王伟勇教授主讲《笠翁对韵》第1集

笠翁对韵-第1集

学生:向老师行鞠躬礼,老师好。

王教授:同学好,请坐。

学生:谢谢老师。

王教授:我们今天上《笠翁对韵》,对于诗词吟唱而言,《笠翁对韵》就是最基础的入门蒙书,我会慢慢引导你们。

我自己编写讲义,PPT是我的助理帮我做,上到哪个单元它自然会呈现。你们手上也有课本,对不对?我想请问,课本今天拿到的举手,今天拿到的,二、四、六、八,请放下。其他的同学是老早就拿到了,有预习的请举手,课本拿来我有看,有预习的请举手,举高,没有关系,二、四,请放下。各位一定要有一个习惯,我今天不会马上讲《笠翁对韵》,我一定会把周边概念,告诉你怎么一回事。但是当我讲周边概念的时候,切入的功夫,自己就要先看。我在休假期间用手写的补充讲义给你们,手写,你们可以看看,我这个眼睛似明非明当中这样写。在你们年轻人前面我可以说,岁数那么大的人,我还用这种功夫来做,如果你们想要成为汉学老师,很多功夫是不能免的。这也就是《千字文》老师为什么教你们写书法。我当然也可以叫助理打电脑,像PPT要做,我就让他们做,但是要补充的资料,我认为这需要下功夫告诉你的,我就会手写。

你假如还没预习,我今天会教你怎么读《笠翁对韵》,用怎样的方式来读。现在你们就翻开《笠翁对韵》,一东韵,我喊三四,你们就开始读给我听,我看你们怎么读。课本打开,蒙书很重要的基本功夫,就是一定要诵读。以前的老师把学生召在一起,每天读,读了老半天,摇头晃脑。有一句话叫做过犹不及,摇头晃脑的结果,没有把意思讲清楚,学生也不知道。但是年纪愈小,他还没有明理的时候,你就先跟他input,很多东西你就让他先吸收,someday他就会output。抱歉,因为有些人来自国外,会讲英文。所以我上课,中美英法苏、闽南话、客家话,如果你不知道,I will translate into Chinese,我都会翻译成中文,你放心。你就好好的让他读,小孩子愈小的时候读,他愈没有负担,愈专注。等到有一天他开窍了,慢慢,咀嚼了,他就想,我上次背的那是什么意思呀?所以愈小,学蒙书有它的好处,很容易就给他灌进去。

但是古代的老师,如果处在现代,他就受不了。因为现在启智教育非常快,学生没有入学之前,透过很多的媒体,他很早就有概念,所以你单单教他这样背这样背,他恐怕受不了。可是各位你们是大人,小时候已来不及背,现在要背为时已晚,所以努力程度要加倍。你的理解程度比小时候,比那些小朋友们要快得多,但是你们的问题是先吞食,你才能够output,知道我的意思?所以蒙书,不管哪一门蒙书,“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你叫他背背背背,滚瓜烂熟。“黎明即起,洒扫庭除”,“既昏便息,关锁门户,必亲自检点。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你就要这样背。哪怕你是一个诵经的人,“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你都先背。那个意思是什么?等到我们上人开示了,我们法师开示,原来我背的那些东西是这个样子。

各位知道我刚刚语重心长的交代吗?所以你就先读给我听,我看看你一东韵怎么读,我等一下自然会教你读。你们都没有默契,今天都是第一堂课,来,“天对地,雨对风”,开始读,就读第一段就好,三四:

学生:“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山花对海树,赤曰对苍穹。雷隐隐,雾濛濛,日下对天中。风高秋月白,雨霁晚霞红。牛女二星河左右,参商两曜斗西东。十月塞边,飒飒寒霜惊戍旅;三冬江上,漫漫朔雪冷渔翁。”

王教授:你觉得以这样的tempo,读下去,读了三遍之后会不会睡着?恐怕睡着了。有没有人能够告诉我,如果这样的内文要让你分层次,你怎么分?来,先回答我,第一段你可能分到哪里?勇敢的说,没有关系,有办法讲吗?有没有办法回答?我今天都不开讲,因为我还有其他资料要先讲。你记得,你每一个段落的节奏感先抓好,再抓rhythm,一个是tempo,一个是rhythm,tempo就是整个节奏,rhythm就是每个句子句式的段,韵律你怎么弄。第一段到哪里结束?长空的空,“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不要忘这是蒙学,第一段。第二段到哪里?非常好,因为它是捉对厮杀,“山花对海树,赤日对苍穹”,第二段。第三段,“雷隐隐,雾濛濛,日下对天中”,第三段。第四段,五言句,“风高秋月白,雨霁晚霞红”,第四段。第五段,七字句,“牛女二星河左右,参商两曜斗西东”,这是第五段对不对?第六段,后面的句子,“十月塞边,飒飒寒霜惊戍旅;三冬江上,漫漫朔雪冷渔翁。”你按照这样的方式念念一遍,每一章都很有朝气了。有没有发现你念的哪个音跟我不一样?ㄇㄢˊㄇㄢˊ还是ㄇㄢˋㄇㄢˋ?这个地方一定要念ㄇㄢˊㄇㄢˊ,我下一次都会说这个道理,绝不念ㄇㄢˋㄇㄢˋ。按照我刚刚给你的tempo。要知道如果读诗句的话,“风高秋月白,雨霁晚霞红”,你会这样念,在高的地方拉长音,在红的地方拉长音。“牛女二星河左右,参商两曜斗西东”,如果你要念七言句子是会这样念,我到时候都会告诉你。

我们的教学目标最起码,抱歉,旁听的不要有压力,我们汉学班,最起码第一阶段要能够读完一半,我慢慢讲道理之后,你就要会作对联。整个《笠翁对韵》上完,慢慢我教你作诗。当然这要看时间,蒙书没有一下子教人作诗。等一下我们看看,古代教育跟我们现在不一样,好多人四岁、五岁、六岁,我的讲义等一下就会说,你们那么晚才要学,不会给你们有压力。但是你读多了以后,很自然的,人没有这样的企图心,你就不要念书了。念念你也很想来一下,你也会向往焉。所以现在你再念一遍,我再告诉你这本书的妙处,为什么这样编。它的结构你先懂了,就回去开始,每天早上没课的时间,放假的时间,早晚你就这样念,自己很愉快的念。三四:

学生:“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

王教授:停,你没有按照我的节奏,我念一遍你听听看。“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山花对海树,赤曰对苍穹。雷隐隐,雾濛濛,日下对天中。风高秋月白,雨霁晚霞红。牛女二星河左右,参商两曜斗西东。十月塞边,飒飒寒霜惊戍旅;三冬江上,漫漫朔雪冷渔翁。”这个节奏不是很好听吗?你的精神不是都抖擞了吗?知道?你还没有到读诗,读诗它是一个对联的结构,四平八稳,你再那样念。我someday,有一天我一定会教你的。但是这口诀似的你就先掌握,因为说不定哪一天你变成老师,你教的学生不是二三十岁,很可能就是小学的小朋友。这个东西我教过小朋友,我在台北还没有南下的时候,我当爱心爸爸,七点四十,八点二十,小学老师他们开朝会的时间,我就到我儿子的班上,一年级教到国小六年级。我的老二要上一年级的时候我南下了。所以你怎么input,他就怎么output,我这样教的结果,老大就看着字成长的。老二因为我不在,我是录音给他听的,他就用听力,听起来的,所以他参加合唱团,听力相当好,因为他从小不是认字,他是听的。

有没有办法那么活泼?我六十几岁都可以这样念,“天对地,雨对风”,好像数来宝,这是蒙书。三四:“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山花对海树,赤日对苍穹。雷隐隐,雾濛濛,日下对天中。风高秋月白,雨霁晚霞红。牛女二星河左右,参商两曜斗西东。十月塞边,飒飒寒霜惊戍旅;三冬江上,漫漫朔雪冷渔翁。”会不会?会了没有?会了。好,我闭嘴,你们来念,念到悦耳我再开讲。每天就要这样念,我要请我们的师父上人都来观察,一大早起来有没有在空地上就这样念。我是花莲的小孩,我们在山在水边长大的,所以我们小时候也不知道,爸爸就教你这样念,我就憨憨跟他念,我也不晓得什么意思,念得好愉快。等一下你们念熟了以后,我告诉你为什么这样的结构。你终于了解,原来这本书人家编的时候是用心的,而且每一段都是这样的tempo,每一段,你去看。我还没有解释,你先念给我听,我看你们的音韵教育好不好。“天对地”,三四:

学生:“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山花对海树,赤曰对苍穹。雷隐隐,雾濛濛,日下对天中。风高秋月白,雨霁晚霞红。牛女二星河左右,参商两曜斗西东。十月塞边,飒飒寒霜惊戍旅;三冬江上,漫漫朔雪冷渔翁。”

王教授:最后一节你们会跟不上,因为它是隔句对,我会说,这没有关系。就是最后一节,斗西东停了以后,十月塞边,稍微顿一下,飒飒寒霜惊戍旅,三冬江上,漫漫朔雪冷渔翁,这样散出去。

来,你们现在看这本书的结构,你看第一个是不是一个字对?天跟地。第二个就是两个字对,大陆对长空。有没有?一个字对,两个字对。好,各位,你有没有看到两个字对了好几组?对句就是捉对厮杀,天对地,雨对风,如果对好了,因为一个字一个字,中国的句子结构基本上是两个字为一个单元的。所以天雨地风如果它算一组的话,没有补一个,就变成奇数,tempo就断了,所以他就补了两个字,大陆对长空。各位开始两个字对两个字,有没有看到?好。现在两个字对两个字就是一组,对不对?所以它就切断,山花对海树,赤日对苍穹,有没有看到?两字两字一组。对完以后进入了三个字对,所以三个字对,雷隐隐跟雾濛濛就对了。请问这个句子,三个字,我说偶数句,两个字,二四六,这才是我们的概念。所以你会少掉了,三个字,你总少掉觉得一个字,对不对?三个字变成四个字,要么就二二,它变成一二,雷隐隐,雾濛濛,一二,就落单了。落单他怎么补齐?他补了一个日下对天中。各位你想想看,两个字不是对完了吗?对完了已经到了三个字,他怎么再来一个两个字对?有没有看到?你就知道他要设计。我们会介绍李渔,他是个戏剧家,家里开戏班子,自己创作很多剧本,所以他对韵文的节奏感很在意的。

所以一字对对完,对两字句,两字句,三字句是一个奇数对,我补一个日下对天中,知道没有?补完了又开始,最基本的诗句就是五字句,当然你说《诗经》是四言诗,可是慢慢我们讲到格律之后,因为对韵很强调的一个是对、一个是韵,开始解释我再会说,把结构先搞好。所以风高秋月白,这是最基本的五言句,我再补一句就变成是双,雨霁晚霞红。这五言对五言,知道?就变成了魏晋以后,所谓的律诗,五言绝句、七言绝句你听过吧?五言律诗、七言律诗,五、七言变成诗坛的主流了,知道?好,五言完了以后就两个七言句对,牛女二星河左右,参商两曜斗西东。它绝不可能跟别人对,因为七对七,五对五,所以它独立了。最后是在对句里头我们经常见,对句有几种,我等一下讲义马上会说,我们经常见的对句就叫做隔句对,十月塞边你要对三冬江上,飒飒寒霜惊戍旅,你要去对漫漫朔雪冷渔翁,有没有看到?所以就是一对三,二对四,就是十月是一,三冬是第三句,第二句飒飒对第四句漫漫,懂了没有?每一个结构都是这样来,所以你要了解为什么人家编这个口诀给小朋友念。我们这班级最少都十几岁,岁数不一样,但是希望你回到小孩子的场域,我今天就是童蒙,带启蒙的学生,你就这样念,你每天根据这个tempo就很愉快。至于五言诗上二下三,七言诗上四下三,下三可以变成一二,又变成二一,这个慢慢我会教你们。

好,三四:

学生:“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山花对海树,赤日对苍穹。雷隐隐,雾濛濛,日下对天中。风高秋月白,雨霁晚霞红。牛女二星河左右,参商两曜斗西东。”

王教授:“十月塞边,飒飒寒霜惊戍旅;三冬江上,漫漫朔雪冷渔翁。”好,每一段落都这样念,可以吗?你看看这个结构都没有动到,都是这样,有没有看到?一直到最后,你就看到最后不管是谁,我的助理全部把它编好在这边,都是这样,没有一个例外。所以人家编的时候,李渔编的时候,是用了苦心在编,用了他的书,你要知道他的苦心才有意义,知道吗?知道,知道这个事情。好,这个就按下,你们就从一东韵的三段,当我开讲之前,我希望你们都很熟。另外一个补充讲义,补充这本书的讲义,我们极乐寺的同仁会印给大家。今天你看我给你们的讲义,为什么要读蒙书那一份?手上有吗?我们就要从这边开讲。我的字是好大的,因为他们要让我眼睛能够看得清楚。

因为这计画是我来主持,我邀了几位老师,但这些老师,除了《千字文》的老师跟我同辈,其他基本上可以说是我学生辈。《三字经》的老师,原则上她岁数跟我其实也蛮近的,只是她是后来修我的课,所以她执弟子之礼,其他老师基本上都是我学生辈。所以照道理讲,我应该让他们把每一课,为什么要教这门课的道理告诉你们,你就好清楚。所以为什么学蒙书,后面应该还有个dash过去,就是《笠翁对韵》,我特别要讲对韵,为什么我们要学这些?我收的这些资料你就想想看,我慢慢说。

各位,对,我刚已经说了,让你知道,对句,从对字、对句,这样的概念,然后我讲韵就要知道,这些对句你要注意那个押韵。押韵本身,它根据了我们平水韵,一东、二冬、三江、四支,这样子下来,我会编口诀给你们的,刚刚假如你看的话,口诀其实都在我的PPT上。我今天就举了,从现代人开始来推,推看看古代那些小朋友,从四岁、五岁、六岁、七岁、十三岁,等等等等,他们入学或是看一个人的时候,很有意思,就看你这个人能不能对句。所以我刚刚说了,如果我们汉学班的这些同学,基本上你要能够对,能够对句,以后就要对联。作诗,后面的事情。很多时候,“诗有别材(才),非关书(学)也”。要作诗,甚至于要作有韵味的诗,有另外一种才华,不是学习就能够达到的。你说历史上出了一个杜甫,出了一个李白,后面的人很难敢讲说我跟李白一样,不太敢说了,因为有些才情的问题。所以《沧浪诗话》,严羽讲的话也蛮有道理的,“诗有别材(才),非关书(学)也”,诗有其他的才华,别才,并不是靠学习就能够达到。但是常识你可以有,基本的功夫,你可以有。

我们来看蔡元培,你们认识蔡元培吗?如果你google进去,蔡元培有好多头衔。我提两件事,实在跟教育很有关系的,也令人很动容的。北京大学开始招收女学生,是蔡元培当校长任内落实的。他当时带了一堆学者到欧洲考察,看到他们的女孩子能够进入大学受教育,他觉得你只是不让女生有个学习机会,并不表示她们就要缠着脚,在家里柴米油盐。所以我们在大学教育里头,引进,女子进入高等教育受学,蔡元培,是他在北大首先开先例,后面就跟着来的。所以我们这边女众,女信众或者女学生,应该对他肃然起敬,他给我们机会。

第二个,我也因为他讲的一句话一辈子很辛苦。我毕业的时候,在东吴大学拿到学位,我是东吴校友,中文系毕业,校长竟然找我当总务长。各位,总务长干什么的呢?如果你在国外不知道,在国内,一个学校的硬件,小至一支粉笔,大至一栋大楼,都是总务长的事,我们讲说总管。我一个中文系要去盖大楼,大概谁也没想到可行不可行,我一直犹豫,也想拒绝。当时东吴大学校长是章孝慈先生,他已经往生了,不在了,他哥哥还在,就是蒋孝严先生的胞弟。他就举了蔡元培的话,告诉我,我就很难逃脱了。他说蔡元培说过,一个大学的结构,必须有一些是研究型教授,一些是行政教授。一个行政教授他愿意牺牲奉献,创造一个优雅美好的学习空间,才能够让研究教授很安心的在这个场域里头,发挥他的学术能量。今天听起来尤其动容。各位,你今天能够到极乐寺来,有多少行政的,不管是信众,不管我们怎么称呼女士、先生,他帮忙我们有多少?你才能够安安心心的坐在这边学习。有时候你说大学法规定教授治校,这些名称其实前辈人家已经告诉你。

他是前清的举人,在清代还考过举人,所以他是一个旧时代教育之下,要来接,各位知道五四运动马上就一百年了,在新旧文学交替之下当最高学府的校长,其实是非常困难的。但是他开明的思想、奉献的精神,鼓舞学者勇于出来奉献。所以我们说经世济民,读了书之后,你只能在象牙塔里头之乎者也,没有用的。你要回馈抚育你的社会,你可以从宗教层面让人家更善良,你可以从科学层面让人家更方便,都是功德一件。所以我就提这个人,如果你有兴趣,你可以去了解他,《蔡元培全集》都有的。

他在一篇文章里头说,“我所受旧教育的回忆”。各位我举他,所有代表性人物,他真的是受旧学教育,我讲过他考前清的举人。他们开明,把女孩子都找进大学里头受教,这个人不是封闭的。一个走到现代,五四运动的时候,已经要大鸣大放的时代,他讲他求学经验的时候,竟然要谈到蒙书。我们看下去,“我六岁入家塾”,我大概这样念,不一个一个的,“《百家姓》、《千字文》、《神童诗》”等等。本来上学的学生,“有读《三字经》的,也有读《千家诗》或者《诗经》的,然而我没有读这些。我读了三部‘小书’之后(就是给小朋友念的那些,他就讲“小书”,不登大雅的童蒙书,就是蒙书的另外一称)”,我就跳阶读了四书,四书读完了以后就读五经等等。

我们上人也有这样的心愿,各位,蒙书让你念两年,就要《群书治要》,他已经规画在后面,所以后面的东西我们会慢慢来。

他说那时候“还有识字、习字、对句”,有没有看到对句,有没有看到?各位,识字、习字,你们《千字文》做了没有?有没有?我们为什么《千字文》,张清泉老师不是要你们练字吗?一个字一个字,为什么?你们上《说文解字》念了没有?就是这些基本功夫。念了要习字,我们那个年代,我们正好碰到了推行中华文化复兴运动的那个年代。我读小学到初中,我是初中的,我们的周记,我们的作文,我们的周记,平常你这个礼拜做些什么,有没有时事,有什么的,都要用毛笔写,我们的作文课是毛笔写的。所以下一次印了我的讲义,我现在手写的讲义你看看,我不是书法家,你叫我拿起毛笔写几个字,我还可以,不至于被你们笑,也不至于说拿不上手。我前年在Santiago,世界所有的语言在美国展览,两个小时,当场他们要我们挥毫。“I am Stephenson.I need a Chinese name(我需要一个中文名字)。”史蒂芬森,我就赶快给他写了。“I am John”,我就给他写约翰,毛笔字。写完了以后,他叫你吟一首诗,我就吟诗给他听。我们那个年代的学者,我的老师辈,这都是读书人的基本功夫。蔡元培贵为一个北大校长,这些他都会,懂了没有?何况我们叫做汉学院,你以后要进了汉学院,是汉学院的专任老师、专业老师,你可以不会吗?我有没有说的很语重心长,你就要兢兢业业好好读书。

你看还要识字、习字、对句,“是我了解文义的开始”,(我这边省略很多)对句是造句的方法,从一个字开始到四个字,“因为五个字以上便是作诗”,我刚刚已经说了,五言诗、七言诗,我们四句就变成诗了,“可听其自由造作”,所以便不出范句,我们就没有人再编一个诗做为范句。我们当然有给童蒙读的书,各位《千家诗》就是,《唐诗三百首》就是,知道?《千家诗》、《唐诗三百首》,《千家诗》在前,《唐诗三百首》在后,都编给学生读的。我们按照极乐寺的规范,这些假设没有列入蒙书,我会穿插在这里头,你放心,好的作品,当然要全部教,是非常累的事情,工程庞大。所以并没有人说,说哪一本诗,然后叫你学习刚刚这样念,这样tempo,没有。但是《千家诗》、《唐诗三百首》,有人选了一些经典作品让你学习,那是OK的,没有问题的,也有那种。我们那个也叫做蒙书,知道?《千家诗》是按照春夏秋冬,如果你知道说春天有什么诗,有什么植物,你去读《千家诗》,它就春天,春夏秋冬;然后是绝句,五绝、七绝,五律、七律,按照这样子排。所以我现在要中秋,有什么诗,有没有比较著名的什么,你就《千家诗》翻出来它就给你了。《唐诗三百首》只按照体例,古诗、律诗、绝句、乐府,它是这样安排,按照体制编。《千家诗》是按著春夏秋冬,这有兴趣你就可以去了解。

所以对句的方法,好,这边注意看,我后面会开始讲,就从这边入手,你就会知道,《笠翁对韵》它究竟采取哪些方法在对。看好,他说“不但是名词、动词、静词要针锋相对”,我们现在有没有静词这个术语了?现代的文法没有了。我们动词、名词、形容词、动名词、连接词,我们有现代的分类方式。这是当时,其实它的名词跟静词,都是我们现代的名词概念,一个是这个名词道地是名词,一个是静态的,我们等下看他举例。静态词语,它就叫做静词,静态以外的名词它就叫名词,他把它这样划分。我们现在不这样分。他说名词中的动物、植物、矿物跟器物、宫室等,静物中的颜色,有没有看到?性质、数目等等,都要从其类,都要按着它的类别,你要捉对来对。

譬如说先生出了“白马”,各位,这还牵扯到平仄,白马两个字是仄仄。这个白你现在不能用国语来念,下一次我会说这些道理,马上接着就来。“白”,如果你会念闽南语的话,甚至于客家话,你这个白你就很会念,甚至广东话,上海的土话都可以。所以我们读书的时候,“白发搔更短”,老师怕你把它念成白发,把它拼成白发,它叫白,李白叫你念李白,意思就是说白是入声。但是闽南语就很好念,白,白马,白,马上就收音。你们不是上过声韵学吗?你就知道p、t、k收尾音的,没有送气的,都是入声字。所以老师出了“白马”你就对“黄牛”,你就对“青狐”等等,这是好的。如果你用了“黄金”、“狡狐”等等作对,就是不好的。各位,对“黄金”、对“狡狐”并没有说错,这下次我就会告诉你。所以为什么《笠翁对韵》要你先背,这些都是经过他细心编排。当然如果他编了一个“白马”对“黄金”,这本书就俗不可耐,知道。因为很多韵文要强调它的意涵,讲它的韵味,知道?黄金是平平,白马是仄仄,平仄是对的。你现在就知道为什么有些是阳春白雪,有些是下里巴曲。不是说他对的平仄,他都对对了,字面也对了,意境层次不一样,我们等下会再说。

还有一点,对句的时候,你要学习四声的分别,有没有看到四声?就是平上去入,这等一下我接着就会告诉你怎么区别。他说又练习的时候,不但令学生知道平仄,还要仄声中的上去入。我可以告诉你,如果在诗的层次,比较讲究的像杜甫,三声递转,他就很在意仄声,还要分上去入。对一般人来讲,就是平仄两大领域这样就好了。下次我会说,你的声律要追究到什么层次,不是历代诗人每个人都能够把这个分好。等到你进入了词,它里头有些要你去上,去声就去声,上声就上声,“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押入声就是入声。到了词曲有些地方它就规范得很严,曲的时候就告诉你入声没了。蒙古人、北方满人进来,没有入声,入声就派入平上去,三声去了,所以入声从此消失。

对于不能说方言的学生,你只要会说,你食饱吗?食饱吗?食,你就知道是入声,知道吧?你会说客家话,我,客家人,客,你也知道入声。客,一下子没有送气就收音。所以会讲一种方言,你大概就会辨别哪个入声。我们现在很多都说普通话,大陆讲普通话,我们现在说国语,白,你当然就平声了,因为它二声。这个是很麻烦的事情,有很多时候你必须下苦功认识这些入声,才可以在汉学里头教韵文。跟别人应酬的时候,人家写了对子给你,说我儿女结婚了,希望你能不能嵌名字上去?你说我不会,怎么不会你还在中文系混?你说你是汉学院的老师,ridiculous,我生气的时候就会说英文。所以他说还要平上去入,我刚刚讲一般的诗人大概平仄分清楚,精细的诗人,“晚节渐于诗律细”,杜甫就非常在意上去入也要分,词上去入是要分的,曲入声没有了,上去仍然要分。这慢慢说,一下子那么大的话,你头都大了,没办法。好像这每堂课都有录影?我应该讲比较文雅,你的头就昏了,不能说头都大了,没有关系,自然就好。所以对句的时候随时提醒,我的对句有程度,先生就教我作八股文。所以如果你按照蔡元培先生这段话来说,对句似乎是写作的一个基本功夫。我可以告诉你,我后面会举一些例子,有人对句对下去,还可以看你的气度。

如果你把蔡元培先生这一段文字,把它分析一下,其实它很简单的。我后面讲对句会用,他还要你注意词性,有没有?名词、动词,对不对?第二个要教你物性对不对?物品的物,物性。比如说它是宫室还是器物有没有?有没有?他要教你物性。第三个要属性,譬如说你是颜色的,你是颜色字,譬如说白还是什么。还是数目字,你是一二三呢,这个不是,数目字不是物。所以我们现在名词,假如说我们特别分出来了,都叫做名词,我们会一概这样讲。对它而言它是,名词就是动植物那些名称,它的静词就是我们刚刚讲的东西南北,你的一二三四,知道意思,这些东西,方位。所以词性、物性、属性,然后平仄,对不对?他讲的平仄。还有一个就是为什么不能对“黄金”,意涵,对不对,你那个意涵的优雅。这个你放心,你先记得这样子,我到后面会编细目给你看。

我们再来讲一个有趣的,民国二十一年,清华大学入学考试,出国文的老师竟然出了一个对句。那一年的对句题目是“孙行者”,各位回去好好对,给你五分钟,如果人家对孙行者,你要对什么?结果改作文的改得头痛得要死,引起了学生群体譁然,他说什么时代了,你还在考这些旧东西,如何这般食古不化。陈寅恪先生,各位如果我们要讲陈寅恪是你们的谁,你们就应该说太老师。因为我的老师郑因百先生,郑骞先生、台静农先生,他的老师就是陈寅恪,我的老师是他们,你知道对你们来讲就叫太老师。我们老师的老师就叫太老师,没有叫做太太太老师,也没有叫做师公,不要乱说,加一辈分。我学生的小孩称我也叫太老师,知道,加一个太。各位,陈寅恪,你注意看看,他是历史学者,但是他的文学也非常好,他的《元白诗笺证稿》,好多书都是经典之作。陈寅恪的父亲就是陈三立,一二三的三,站立的立。陈寅恪的时代,是在一八九O到一九六九,各位,要比蔡元培晚一些些,一八九O到一九六九。他父亲陈三立,有人这么说,非常有意思,中国最后一个传统诗人,你看看,可以戴上这个帽子。换句话说,从陈三立之后旧诗人就不存在了。现在在大陆,他们又另外推了一位,说当代第一,他也不敢说是最后一位,因为这个头衔给了,陈寅恪的父亲叫陈三立。他在清代,如果你们熟悉文学史,他就是同光体的健将,同光体。各位,清代同光体就是教你要关心这个时代,走宋诗路子,写议论,批评时政。大山山水都被唐人写尽之后,我们要走同光体,走向现代化宋诗派的前辈。所以陈寅恪从小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当然他的旧学底子毫无话说,他敢出对句,表示他有办法应付这些有意见的人。所以他就写了一篇文章,他说对对子是最有关中国文字特点,最足测验文法的方法,而且研究诗、词,对对子,也是一个基础知识。

所以我刚刚讲,诗、词、曲、韵文你要学好,对对子是最基础的入门。现在你就可以知道最基础的入门,你要背一些优雅的典故,对称、平仄都能兼顾,《笠翁对韵》要好好熟悉。我想这个熟悉以后,我可以跟各位说,大学生没有读这个东西,上诗选的时候,诗选老师会要求。我去教中学附属国小,奎山,在北投,创办人认为这是旧底子,他们一定要学。那个学校叫做奎山中学,它的诗词是我编的。我在后面就编了《笠翁对韵》,顺势教他们这些东西,让他们从小,每一周两堂古文课、两堂古诗课,比公立学校额外多教这些课,私立学校就比较有弹性。所以有些先天环境给你的机会,你假如放弃,他们也可以抗议,我不这样学,可是他们都知道旧底子的功夫好,你才有办法把新的学问做好。

请问他发表这篇文章之后,评出了两个卷子,大家要决定孙行者怎么对。有没有人知道这个故事?非常有名的。我们这边岁数比较年长的人,有没有办法知道?对了两个句子,孙行者是孙悟空,对啊,对句,两个对句让人家讨论了老半天,要谁是第一名,谁是什么。知道那两个对句吗?争执得满久的,一个对,“胡适之”,一个对,孙行者对胡适之;一个对,“祖冲之”。好,胡适之很多人知道,有没有不知道胡适之的?如果不知道就请出去。开玩笑,如果在国外学习的,我不知道知道不知道胡适之。知道吗?很有名,新文学运动的大将之一,陈独秀、胡适之他们。另外祖冲之,至少要有历史知识,说不定海外的同学祖冲之更能够认得。来,如果要你评断,你当然还不知对句是什么,哪一个第一名,哪个第二名。

你看这两个学生真了不起。孙行者,刚刚我们胡师兄说了,就是孙悟空,大闹天空,七十二变。好,你暂时不管它的事功,我们讲小说如果你相信它,或者说《西游记》它另外有个暗指,irony,暗示著什么,怎么言说我们再说。孙行者的平仄是什么?我们一般来讲告诉一二声叫平声,三四声叫仄声,这只能对一半,但是你就姑且这样相信。那孙行者如果按照一二声叫平声,三四声叫仄声,它平仄是什么?非常好,就是平平仄。勇敢回答,我不会一个一个叫起来念,你们就好好听,关键要回答的时候,回答我就好,你们还在学。平平仄,好,平仄要平平仄。请问对句,我们刚才说了,平仄是不是一个关键?是。好,平平仄,你要对要对什么?就只有两个,你怎么对,不是平,就是仄,它平,你就仄。所以,平平仄,你要对什么?仄仄平。

好,如果以平仄的概念来看,祖冲之比较好,还是胡适之?赶快回答,你怎么回答,我都有理由反驳,也都有理由支持,所以你怎么回答都可以对。有人说祖冲之,有人说胡适之,不然就不必争,争论不下。来,祖冲之平仄是什么?仄平平,不错,刚刚一讲你们都有概念了。好,我们就这样散了,不必上了,我回去了。很好,表现不错,仄平平。请问,仄平平对了平平仄没有?应该是什么对它?仄仄平。所以祖冲之有一个问题在,是哪个字?冲,非常好。对不对?那个冲,平仄不对了。好,来,胡适之呢?对,平仄平。胡适之是哪个字不对?胡,平仄平。好,请问诗的写作上,第二个字比较重要,还是第一个字比较重要?这个现在问你们,比较,你应该听过一句话,叫做“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这个话对一半,我下一次都会说。所以第二字是一定关键,不能出错的。所以就有人在这个平仄上就说了,你看祖冲之的冲在关键字,竟然他弄错了,所以他应该押在第二。

可是有些人说祖冲之应该第一,有没有人跟他找理由?各位,我们除了平仄还有什么?字面,对不对?请问胡跟孙,祖跟孙,哪一个比较对?当然是祖,“祖孙”你能不知道吗?人伦上的,他是祖父,我是孙子,对不对?人家说这个祖孙对得多好。然后孙行者,行是动词,冲是动词;者是虚字,之是虚字。他说胡适之,就很难有关系,胡跟孙有什么关系?来,谁能够再解?我告诉你中国字的奥妙就在这边,还是有理由。你听过一句话,“树倒猢狲散”,猢狲猢狲,猢也是狲,狲也是猢,有人就强词夺理。有很多的东西,猢狲两个字联合,连绵词有时候不能拆的,知道。有些字眼,我们说寂寥,或者说我们说“寂寞”,你不能说我很寂,你也不能说我很寞,你必须说我很寂寞。猢狲,你说,我很猢,我很狲。它就是谐音,中国字,胡字边加个(犬),就是猴子。要替胡适争立场,说,胡适之,才如何这般。

有人说不能这样,我们要rhythm,我不是讲一个tempo,一个rhythm,我们把它拆开,三句话我们不是可以一二吗?你称我叫做王院长、王教授、王老师,都没有关系,王你单独去,伟勇教授,所以跟王跟伟勇可以拆开。如果这样的话,祖拆开之后,请问冲是不是变成第一个字?冲之。有没有觉得好口辩,听懂没有?听懂我意思吧?你刚刚说“冲”会出律,第二个字关键,那我现在可以讲说胡先生跟冲之先生,如果你用冲之先生的时候,冲就在第一个字,可以不论。头痛得要死。

最后人家就说,那我们来看他们的功劳。你看孙悟空,大闹天庭,如何这般,闹得天翻地覆;胡适之,你看新文学运动,把旧文学什么丢到茅坑里去。我要说明一下,胡先生跟我的老师郑因百先生蛮好的,这是我听我郑老师说的,胡先生跟他讲,“将线装书丢到茅坑里”,绝对不是他说的,他说是陈独秀。我不知道,我是转述。反正那个年代要把旧包袱丢掉,迎向新的。各位很多东西你要记得这个道理,历代的文学运动,历代所有的成功的文学运动,包括你看现在的政坛上的很多运动,都是采取这个技巧。你的心里想要一百分,你攻击的点没有攻击到一百二十分,这个运动绝对是两个字,叫做失败。必须攻到一百二十分,然后有些人来平衡,把你折中一下,一百分,正好你要得到,你就好高兴,终于如我心愿。皆さん,わかりましたか,抱歉,这是日语,各位懂吗?我们有位日本同学,举手一下,有一个日本同学?还没有回来,好那我今天不讲日语了,我今天本来让她亲切一点,在这边也可以听到日本话的,开玩笑。她什么时候会回来?我想请问,我现在上课,他们都听得到吗?在日本也可以听到,OK,OK,那好。日本的同学,你好,澳洲的同学,你好,你们都好,你们要专心的听。他们有没有讲义?没有,不见得,那我讲一下,让他们知道。

所以各位,你说孙悟空他能这样,胡适之也搞得如何这般,那请问在座有没有人知道祖冲之何许人也?非常好,发明了圆周率,各位三点一四一六,三点一四,祖冲之发明的。中国人的数学脑筋,不要妄自菲薄,是八国联军之后,民族自信心消失。我们好多科学家,地动仪,测地震的张衡,我们中国人。三点一四一六,这个算法,是很多人都在算,张衡也算过,祖冲之也算了,是祖冲之算得最多。我不会背,有些人会背,后面还有几位数都背下来,好可怕。我不是数学家,我可以背到三点一四一六就好。各位,圆周率就是他发明的。请问那种大闹天宫,把旧文学丢到茅坑里,这样的乱,这样的变动,跟世界圆周率发明之后,好多东西都可以因为这样宁静的变化而变化,哪一个影响大?对不对?胡适的新旧文学影响中国,孙悟空中国的传统小说,不过他影响天宫还蛮大。所以说祖冲之有圆周率就影响全世界,没有他你就数学不要算了,至少圆周你就不能算了。后来你知道怎么评?人家还是回归到平仄,说他就这样了,胡适之毕竟比较没有问题,因为胡第一个,适是仄声,就给胡适之第一,祖冲之第二好了,功劳我们再说,就是那一届的出对句。

假设我最后一堂课出个对句让你们对,对出来的才出去,对不出来就在这边对,对到对出来,我看明天就没有人来上课了。各位,这是告诉你,所以我说读蒙书,就是读《笠翁对韵》,特别讲这个对句。好,我这样讲毕竟是比较理论。各位我们看第一个例子,前面两个例子是皇上对于对对句的人的看法。乾隆皇帝,来,你们在极乐寺上课,不得不知道乾隆皇帝很大的贡献是什么。对,不要忘了,这是上人非常用心的买了,还捐赠给全世界好多国家。上人跟我讲买了一百多套,了不起,很了不起。我们在学校,刚出来的时候,有些私立学校,要买那一套书都很困难。现在当然你会觉得比较便宜了,纸张的关系,当时不容易。

乾隆皇帝你知道这个文化贡献,我们不管这统治者他的目的做什么,单单这一点。这个文献通考,各位知道,你只要看到乾隆敕撰,绝对不是乾隆编。乾隆皇上有些幕僚,有些智囊团,他说,我们用高压政策来治汉人,不如来整理国库,整理文献,让他们回到自己的汉人的文献上,为他们祖先的文献整理,一定大家都非常用心,就可以无形的压抑了他们造反的思想等等。《四库全书》刚开始编的时候,是有他的政治目的。一部写完了还不行,知道编《四库全书》多困扰吗?把那一些文人集中,以前你练颜真卿的,你练柳公权的,全部规范,大家都练同一个字体。所以你现在看《四库全书》,好像是同样的字体,那是几百个人写的字,知道吧?一个练好了以后,乾隆皇帝就认为我这一辈子没办法看完,你们给我简要,拣一些简单扼要的给我,就《四库荟要》,知道?《四库荟要》,就把精要的给他看。所以他就会想,就像我们上人想,八国联军等下烧掉这一部,那个烧掉那一部,我们怎么办?再手写,再写七部,那个年代,手写,文渊阁、文源阁、文汇阁,文什么阁,这边藏在那边,那边藏在那边,这样藏。台湾的就叫做文渊阁,故宫博物院是文渊,渊,深渊那个渊,知道?我们现在在台湾有流行的是文津阁,知道,三点水那个津,储在北部,八国联军没烧。其他的都烧掉了,七部,两部存,所以很麻烦的。所以他有这个信,我们没问题。所以你看到敕撰,不是说皇帝自己,不是这样,以前编很多的书都是给皇上,包括了《全芳备祖》很多所谓的类书,都是皇上,当然要尊重,专制时代都是皇上敕撰,因为皇上同意了才可以做,就这么一回事,它有它的编辑群。

他说“永乐十一年”,永乐十一年是一四一三,明代明成祖,他说那个时候,“端午节”,皇上的车马就到东苑去,看大家端午节的游戏。讲到端午,我要郑重说明,你只要是守二十四节气路线走的,不管是东方,不管是西方,日本、韩国到越南、马来西亚,我一去,他们也在走这个。所以马来西亚的击鼓,端午,什么的,击鼓节。你不要以为说,韩国把端午节申请做为他们的文化精粹,你就开始紧张了。他们端午节不包粽子,找屈原,内容完全不一样。他们的端午节就是祓除不祥也,到了水边,各位看过韩国人头在甩著,有没有?那就是祓除不祥。所以他们把那个活动精致化,SOP,说我们可以这样这样,古代这样,他们就申请。你也可以把屈原的故事包装,屈原的划龙船,把它做成一个比较安全的,变成世界,像牛津剑桥每年在比,你也可以去申请,知道?说不定哪一天,端午包粽子找屈原,也列入世界文化遗产。所以有时候报导,说韩国人真不要脸,什么端午节是他们的。你不能这样说,这样评断,你就是井底之蛙,知道了没有?很多的节日都是这样,不要紧张。

所以他去看,你看你端午,他不去看划龙船,他去看击球,知道?击球。有人说足球就是中国人发明的,早年就是踢这个球,毛毛球,我手上踢,踢到你那边,汉代就有了,知道?真的,不开你玩笑,足球的缘起。好多的国家都不愿意这样,开玩笑怎么会是你们的呢?等到你世界杯冠军拿到了,说话就算数了,不然什么都不是你的。秋千,请问是哪里来的?那是战国时代就有了,齐桓公时代,胡人这样传进来,就这么荡秋千就秋千。下一次我会告诉你,怎么样区别,哪个是汉人的东西,哪个不是我们汉人的东西,很多就是常识。所以《笠翁对韵》好多的典故、好多的常识,你学会了,好多的国学基础文学概念,你都会有。

好了,他非常高兴,对不对?一个看着一个,就叫射柳,对不对?礼乐射御书数,古代的。好了,射完了以后,皇上就说,“给我出对子”,皇上就出了,“万方玉帛风云会”。你看,多神奇,“万方”,好拽,那时候就是以中国为主。不过明代,西洋传教士很多都已经进来了,利玛窦他们,就是晚明的时候,明初还没有,到晚明,例如《农政全书》,农业的知识科技,都进来,包括他们的数学,我们都开始跟他翻译了。所以那时候两方面的关系还蛮好。跟西洋的关系不好是从清代,那时候尤其是慈禧以后,更糟糕,锁国之后就麻烦了。所以你看一个皇上的气度多大,所有的那个玉帛,都来到我这个大明天子之下。

各位有些时候,我们看看一个皇上他起来的时候,那个手段,包括唐太宗,兄弟之间相残。很多的恩怨,我告诉你,到最后就唐太宗游地府,佛家有这样的一幕,戏剧也演这样的一幕。前生的、今世的,所做的那一些罪孽,要几世纪,历经几劫来弥补过错,有本事就去面对它。唐太宗为什么这一出戏会这样留下来演下来?因为他最后登基之后,他真正的做了一个皇上该做的,爱民如子,贞观之治,各位知道吧?如果前半段是很狠的手段,后半的功,没办法洗了你的劫数,我们佛家讲的劫数,千万不能轻易尝试。好多的政治,为了夺取人世间的权力,杀人不眨眼,让人看了非常寒心。所以你倒不如来听,王老师我的天对地,雨对风。想到这些,想到这个世界你会很痛,有时候会很苦,那你说,我们能做的是什么?走一步算一步。有时候我一直想,上人,九十岁他还有这样的信心,我这何许人也?我当然是亦步亦趋,所以缘分一点头,我就说我来,我来帮你,语重心长。

一个气度怎么样?各位对下去,“万方”,为什么第一个字它用仄声,这以后我会讲,照道理应该平,它的平仄是平平仄仄平平仄,第一个字万不论。如果你是七言诗,一三不论,不会造成诗律上的问题。五言诗,如果你第三字不论,七言诗你第五个字不论,都会造成声律上非常严重的问题。所以一三五不论,是讲给一般人听的,行家绝对一三五,我们要推敲。请记得五言诗的第三个字,七言诗的第五个字,仍然要好好斟酌。一,五言诗的第一个字,七言诗的第三,一、三两个字,比较无所谓,听懂吗?慢慢,你今天如果没听懂,没有关系,因为你们刚刚入门。所以我的意思就是说,万字应该是平声,它现在是仄声,平平仄仄平平仄。对过去,“一统山河日月明”,仄仄平平仄仄平,后面这个臣子的对句,是对得非常好,平仄都对,仄仄平平仄仄平,有没有看到?对得非常有境界,尤其在皇上前面。我刚为什么提到明成祖?明成祖也是对惠帝,也动了非常不好的手段才登基。但是臣子如果,一统山河日月明,对于皇上来讲,他听了,very comfortable,这当然是好的对句,就好多的什么绮罗什么。有没有看到最后三个字?“蕃国布”,就海外外国人送进来的那些东西,我都拿出来犒赏。所以我说那时候中西交流很频繁了,在明代开始,知道?尤其是在中晚明之后,更是如此。这是一个皇上对于对句的重视,在必要的时候,我在朝廷盛会,皇上也要出对子给臣子对。

各位,我们再看清代,查应光,这个字要念ㄓㄚ。我们知道有很多的姓氏,就好像我们刚刚叫你背,不要念ㄇㄢˋㄇㄢˋ,要念ㄇㄢˊㄇㄢˊ,也都是平仄的问题。我一讲平仄,你回去对一下就知道,原来那个地方不能念ㄇㄢˋㄇㄢˋ。你念ㄇㄢˋㄇㄢˋ朔雪,变仄仄仄仄,应该是平平仄仄,ㄇㄢˊㄇㄢˊ朔雪。说一个平仄,你就,原来概念是这样。

你可以看,这个记载,李西涯跟程篁墩,我要说明,我们汉学院,尤其是同仁,你以后要走这个路子,两个很大的困难,是什么?我们古代人,对人非常尊重,所以称人家,你绝对不会说王伟勇,不会这样。你弱冠以后,我们讲弱冠二十岁以后,你自己独立,要去应对进退,你成人了,要去跟人家应酬。之前,出生了爸爸就会给你取个字,苏东坡,苏轼,字什么?子瞻;苏辙,字什么?子由,这应该有基本概念。为什么叫做瞻?因为轼是车前横木,车子在驾的时候,你不稳会越出去,所以轼是摆在前面的。轼,都是给人家看的,在前面,叫做子瞻,子是男子的。古代子也可以讲女子,这以后我讲,称太太,叫内子,内子。女孩子称你,就叫做外子。绝对不叫内人,内人是唐代以后,歌妓叫做内人。现在我们到处都说,这是我内人,其实跟原始典故是有落差的。古代内人是擅于才艺的歌妓,譬如说现在大使来了,请弹筝弹瑟的内人出来演奏。所以你家那一个都是在弹筝弹瑟的。不是,妳要称他这是外子,他就说这是内子,太太就称你叫外子,你称她叫内子,所以这个子本来都可以用的。但是文字有它的时代性,一用了男孩子之后,好像女孩子很难再用。其实到现在如果你在北方,这是你家女公子啊?女孩子也有人叫女公子,听过吗?下一次我们在对韵里头会碰到我再说。

所以我说第一困难的是好多字号,痛苦。通常字是爸爸你一出生就会取,读书人家都会跟你取,你叫子瞻。因为辙就是走的轨迹,由就是遵循,车子要走的时候车轨,知道,那个轨道就叫做由,我叫做辙,就叫子由。姓名非常有关系,姓名关系也不见得相辅相成,有时候是相反相成。譬如说朱熹,朱熹,大家叫他晦庵,熹就是光明,光明之前的黑暗,所以叫做晦庵,知道吧?它就是相反相成。诸葛亮,孔明,亮,非常的光,孔明,什么意思?什么话也没有说,有录影我不要唱。非常好,孔就是非常,所以我们说这个人孔武有力,就是非常有力。孔不是说那个孔,いいえ非也。孔就是非常,非常,孔武有力,知道?孔明就是非常的明,非常的明就是什么?就是亮。我现在看这个灯是非常亮,你知道吗?这个水晶体,你有多少光,我就反射多少,而且两个眼睛炯炯有神。所以第一个就是这个字,什么时候你会有号?原则上,字是有读书的人家,你的父执辈就会替你取字,号都是自己喜欢的。譬如说我苏东坡被贬黄州,常常拿着弹簧杖在东坡上这样走,哐啷哐啷哐啷走,我叫做东坡居士。请问,后来的人同侪之间称呼,比较常用他的字,还是比较常用他的号?常用他的号。正式的政府文书,譬如说苏轼考进去,他绝对会写字子瞻,政府的文献一定写,因为那时候他还没号。等到他觉得我人生际遇,我有某种体会,我怎么样的,我取了号,大家认为这个号是你最喜欢的,就开始东坡、东坡、东坡,就这样称了。所以请问你,我们现在称他称苏子瞻比较多,还是苏东坡比较多?苏东坡,因为东坡是他自己的,知道没有?所以这个东西小常识你记得。

第二个困难是什么?这是比较麻烦的事情,因为你的字号做什么等等,有时候历代字号的姓名别号索引,一查就会有,现在很容易了google。我不晓得极乐寺,允许不允许我们的学员手机google?允许。好,那就听我一句话,我不只是跟我小孩讲,我还跟我学生讲,你手机现代化没有问题,我们是现代人,不能没有,而且你跟家人联络怎么联络?但我有一首诗是写的,你一开手机,就是为了增长知识,否则你就不要开。听懂意思吗?我只有查资料的时候,我开手机,现在好方便,好多东西都丢进去,云端,丢进去。所以很多同学说,“老师,你有没有line?”我没有line,我现在也不要你line。我天天line,我怎么得了?我只跟家里一个line,跟小孩一个line,其他人都不准。有一次小孩误触了,把我的号码一输进去,乒乒乓乓五六百个line都来了,我都全部删,天天看那个,你的头都昏了,不需要。

你要读书,我告诉你说这个人字号是什么,痛苦的是我讲的第二个,他的諡号,知道吧?一个人过世对国家有贡献,是对文的有贡献,就加文,对武的有贡献,就加武。所以诸葛亮叫诸葛什么?诸葛武侯;韩愈叫韩什么公?韩文公。知道吧?欧阳脩叫欧阳文忠公。所以文武是古代两个方面的,文字有功,武事有功,底下加进去那个东西,才是按照你的官阶。譬如说曾文正公,曾文正公是谁?曾国藩;左文襄公是谁?左宗棠。你看文正跟文襄,各位,之间差了二十一级,我没有算过,所以这中间还有差别的。可是你可以知道他们都是对国家有贡献,对朝廷。懂了吗?岳飞叫什么?岳武穆。还记得吧?武,所以你知道它就是武諡。所以諡号很麻烦的,除了文武你可以辨,底下那个字,真痛苦。

我现在要讲的,就是李西涯,你知道諡号还不要紧,这个西涯,还是他的字号。你知道那个程篁墩,要你找的时候,你就痛苦了,程篁墩是他的集子,《篁墩集》,这简直是痛苦得要命。程敏政我非常的熟,但是我不晓得怎么搞的会有个篁墩?他客气,因为他是神童。

我查到以后哈哈大笑,那个李西涯,就是李东阳,东边的东,太阳的阳,李东阳。我告诉你,你记得这个人,他的时间是一四四七到一五一六,一四四七,明代比较偏前面,一四四七到一五一六。他是湖南人。在明代有个茶陵诗派,就是喝茶的茶,山陵的陵,茶陵诗派,他就是领导者之一。我为什么叫你注意这个人?这个人是个文士,各位,通常像欧阳脩,到了参知政事,参知政事就是副宰相,我们讲了知政事就是宰相。有时候我们喜欢称俗称,宰相大家都听懂,你说他叫知政事,他叫做参知政事,你还搞不懂。各位,李东阳除了在诗坛上他是所谓的茶陵诗派,很重要,他是一个文人,受了皇上重托,他当到了宰相的位置,好难得。所以李西涯就是李东阳。其实他著名的文集就是《怀麓堂集》,怀念的怀,那个麓就是山麓的麓,有个林,底下一个鹿,deer上面加个林,双木林,知道,《怀麓堂集》。所以西涯,你还知道是他的号,比较容易。

这个程篁墩,蛮痛苦的,就是程敏政,敏捷的敏,政治的政,程敏政。我告诉你,这两个人常常被混淆,等一下我们看他事迹就知道了。这里头有一个被叫做神童,就是程敏政,敏捷的敏,一个每天的那个每,敏锐那个敏,敏捷。程敏政、李东阳,一个用他的号,一个用文集的名字,太麻烦了。所以我说第一类比较好,字号,我们有书可以查。然后用文集,譬如说我的集子,譬如说我叫伟勇,你们想不想知道我的字号叫什么?取名字我讲过,有时候是因缘的关系。譬如说孔子的儿子出生的时候,孔子的儿子叫什么?孔鲤。为什么叫鲤?对了,那个小孩生的时候,人家正好送鲤鱼到,他觉得非常好,对不对?我们鱼跃龙门,好,就叫孔鲤。有时候是机缘的关系,有时候是相辅相成,有时候是相反相成。名字的学问,我也可以谈老半天。

所以你记得这两个人,好,我们来看,请记得这两个人在记载上,有人说李东阳是神童,有人说程敏政是神童。我非常严肃的查了资料,程敏政真的是叫做神童,李东阳只有一个记载,我觉得那个大概是错了,等一下我们看到后面会说,不管了。这两个明代的大将,一个是在明代前期,程敏政跟李东阳,OK,他们都是属于明代比较前期。明代的时间是一三六八到一六四四,如果说我们讲说,前期、中期、晚期的话,一五多少年以后,它们过后就叫做晚期,你一三六多少到一五多少,大概都可以叫做中期,所以他是前中期的人物。

刚刚说时间到,我们休息一下,OK。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973454358@qq.com

落实弟子规,做好中国人!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