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柏霖老师主讲《安士全书》(第72集)文昌帝君阴骘文广义节录69集

《安士全书》 (第072集)

黄柏霖老师 讲于2019年09月26日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

今天我们研讨《安士全书·文昌帝君阴骘文广义节录》,经文第三十八,【印造经文】。

请各位同学翻开课本一百九十二页第五行,我们看经文:

【世尊于无量劫前。为求佛法。亡身舍命。有时为一句一偈。或捐王位。或弃妻子。无所不至。夫固以甘露法门。不能常有于世耳。世俗不知。往往轻视佛典。岂知二三千年后。欲求片纸只字。而不可得乎。法灭尽经云。法欲灭时。比丘所服袈裟。自然变白。况三藏教典乎。(楞严经最先去。弥陀经最后去。)自此以后。当过八百八十万六千余年。(前八百四十万六千余年。当在第九小劫内算。后四十万年。当在第十小劫内算。)而后弥勒菩萨。从兜率天宫。下生成佛。此间方有佛法。(贤劫中第五佛。)第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共四小劫。皆无有佛。(人寿一减一增。为一小劫。每一小劫。计一千六百八十万年。)至第十五小劫。师子佛出世后。相继成佛者。共有九百九十三尊。可称最盛。而十六、十七、十八、十九、四小劫。又无有佛。迨二十小劫。楼至如来出世后。(即韦陀菩萨。)而后千佛之数方满。娑婆世界亦坏矣。自是以后。复经六十小劫。(二十小劫世界坏。二十小劫世界空。又二十小劫。未来星宿劫之世界复成。)方有日光如来出世。(此未来星宿劫第一尊佛。)夫以佛法之难遇如此。吾辈幸生其际。岂可入宝山而空手乎。】

好,我们到这里。我们来看这一段名相注释:

‘世尊于无量劫前,为求佛法,亡身舍命。有时为一句一偈,或捐王位,或弃妻子,无所不至’,这一段是形容我们释迦牟尼佛的伟大,释迦牟尼佛恭敬佛法僧三宝,圆满无上正等正觉,究竟成佛。那我们就提出两件为法忘躯的佛经公案,第一个是长发布泥,第二个是雪山童子四句偈。

长发布泥,就是在过去无量劫前,燃灯佛住世的时候,当时有一位善慧仙人,这个善慧仙人很有善根,他皈依于佛以后,他买了五茎莲花来供养佛。当时燃灯佛为善慧仙人授记说,将来成佛,号释迦牟尼。所以善慧仙人就是释迦牟尼佛在因地的时候,他示现菩萨。那么有一天,善慧仙人见燃灯佛来,因为地上污浊潮溼,就是我们现在讲叫烂泥巴,善慧仙人便将自己身上所穿的鹿皮衣铺在地上,又将头上的头发再铺上去,等于他五体投地地拜下去,然后让他的长头发能够沾到那个污浊潮溼的泥巴,让燃灯佛走过去。于是燃灯佛为善慧仙人这样至诚心,至诚恭敬心,为他授记,燃灯佛说,将来在娑婆世界作佛,度诸众生。善慧仙人便出家修菩萨行。从此经过若干时劫,迦叶佛时,善慧菩萨功行圆满,命终生兜率天。也就是说,现在贤劫的第三尊佛就迦叶佛,那释迦牟尼佛是第四尊佛,那他上生兜率天的兜率内院,那里是一生补处,准备下一世到人间来作佛的,都在兜率内院观时节因缘。这是释迦牟尼佛在因地的时候,他就是长发布泥供养佛。

所以在二○○四年的时候,台湾女众戒律道场,台湾南投南林尼僧苑,以前叫南林精舍,各位在讲座里面都听过我跟南林精舍的因缘。因为台湾九二一大地震把她们在台湾南投国姓乡的道场震垮了,那六、七十位比丘尼没有地方可以安住,就在现在的南投鱼池乡另建新的道场,就南林尼僧苑,那个道场的形状就像一朵莲花,真的是莲花宝地。当时在二○○三年,SARS来的时候,风声鹤唳,那时候景气也不是很好,加上南林尼僧苑她们本身的精进修行,平常也不攀缘,只有打佛七,并没有做这些法会的佛事活动,所以护法的力量非常薄弱。

那当时因为透过我认识的一位莲友周美居士,现在也出家了,她是比丘尼,当时在那边当净人。因为周美以前还没有退休前,是在台湾的中华电信公司上班,那以前我在大安分局当警官的时候,我都在台北市仁爱路的他们中华电信公司,中午都有一个共修,有居士领众,那我大安分局离他们的共修处很近,我用完午斋就过去那边诵经,这样认识的。所以一切在冥冥之中都有佛菩萨在安排,一个共修引出了一大事因缘。一九八五年我在台北市警察局大安分局服务,你看要到二○○四年那个因缘才成熟,但是那个时候菩萨已经安排这个善因在那个地方,就是共修的因缘,认识那位周美居士。

那当时她在南林尼僧苑当净人,她就跟南林尼僧苑的当家法师如慧法师说,只要找到黄警官就没问题。她来找我,我带她到承天禅寺,见了当时的承天禅寺的第三任住持道求法师。因为我们知道广钦老和尚往生前,把所有众生给他的供养,大概好几亿,全部供养出去,供养华梵大学。你看,华梵大学也有一间广钦老和尚纪念图书馆,就是广钦老和尚建了一栋大学图书馆。就我所知道的,譬如说像玄奘大学,那也都有广钦老和尚供养的,还有其他地方。所以我当时去承天禅寺募款的时候,那道求法师就说,没办法,老和尚已经把所有钱全部都布施光了。那后来我就先募了二十个,里面也有法师,那一共二十个,一个人出五万元,先凑一百万给南林尼僧苑,先安顿她们。因为如慧法师已经为了这些欠人家三百万,人家要来请她们还债,她已经非常地忧愁。

那后来我就发了一个愿,我说。因为她们是道宣律师的法脉,律宗的法脉,男众是正觉精舍,女众就是南林尼僧苑。那我们知道,律宗的祖师是道宣律师,在唐朝的时候,在终南山。我们都讲过,跟窥基大师,唯识宗的、法相宗的祖师,他们也是僧赞僧,一个弘扬唯识,一个弘扬戒律。所以为什么取成南林呢?就终南山成道如林,南林精舍。

后来我就发了一个愿,我说,“南方世界涌香云,五百地藏护南林。”那很特别的就是,南林尼僧苑当时她们并没有供养地藏王菩萨,只有一尊小小的韦驮菩萨,大概是一尺多的韦驮菩萨。九二一大地震来的时候,韦驮菩萨坚守法王城,他都没有震倒,他还是屹立不已,没有倒下去,屹立不倒。那后来,我发了这个愿以后,不可思议,在二○○二年一直到二○○四年,总共在三年之内,募了一千三百多万台币,一年平均大概是四百万,是怎么来的,我也不知道啊。后来统计结果,每个月跟我一起布施供养的,这样三年下来,总共五百位菩萨,五百位跟着我一起布施这个福田。

那时候她们也没有大雄宝殿,各位如果现在去参访南林尼僧苑,那大雄宝殿非常庄严,现在也有戒坛。那时候什么都没有,只有一间女众寮房,还有一间念佛堂,小小的,六、七十个比丘尼要挤在一起,根本寸步难行。现在福报很大了。当时就是佛陀舍利要进到台湾来,到她们南林尼僧苑,现在有佛陀纪念馆。她们这个佛陀舍利是真的佛陀舍利,是当时佛陀圆寂以后,阿育王的儿子跟女儿把当时佛陀这个真身舍利荼毗以后,因为当时都保存在印度嘛,就供养到现在的斯里兰卡,是由阿育王的儿子跟女儿供养,送过去的。

那因为刚好南林尼僧苑有派一位比丘尼在斯里兰卡攻读博士,所以跟长老请求供养一颗舍利,当时那个长老只拿一颗小颗的。结果那个比丘尼要回来的时候,那个小颗不见了,她就哭哭啼啼地跟长老说,不行,你再给我一颗。那因为其他都是大颗,只有那一颗是小颗,给台湾。那没有办法,那只好,长老说,好了,那再给妳一颗大颗的啦。因为它是国宝,它们这个有国家鉴定的,有文件的,一离开海关都要送文件检查的,所以当时那位比丘尼捧著这个佛陀舍利经过斯里兰卡的海关的时候,那一颗小颗的跑出来。刚好是两颗,代表佛陀的大小二乘圆满、福慧双修、悲智双运、定慧等持。两颗嘛,大小二颗,大小二乘啊。

那当时回到台北中正纪念堂,南林尼僧苑如慧法师说,她也没有办法,因为她没有人,北部没有人,她跟我请求。我说,没问题。我就发动北部地区的居士,大概四百多位,到中正机场迎接佛陀舍利驾到。我当时有两部公务车,一部是德国的Volkswagen,大众的,七人座的,我没有坐过,新车啊,我让给佛陀先坐,我当护法。她们南林尼僧苑的住持惟俊和尚尼,还有如慧法师、常智法师,她们一起到斯里兰卡把舍利请回来。当时我就仿照善慧童子,他是长发布泥,我是没有长发布泥,而且中正机场都是大理石地板,没有办法,当时佛陀是用五茎莲花,对不对?那我也买不到五茎莲花,那么多朵,要四百朵,我买什么?我买泰国兰,那泰国兰比较便宜,一个人发一枝泰国兰,泰国兰花代表五茎莲花。然后那时候我们穿海青,就东西班对面站,排两条长龙,长跪手持泰国兰,恭迎佛陀舍利驾临、莅临。然后在中正机场搭一个临时的坛城,在那边洒净,唱炉香赞、唱赞佛偈,迎接佛陀。

结果没有想到上车的时候,我以为是和尚尼她们要端这个释迦牟尼佛舍利,我当护法就坐在前面,驾驶的旁边,结果没有想到惟俊和尚尼说,黄警官,佛陀舍利让你抱。我就说不得了,如获至宝,比好几亿还有价值,全台湾喔,两千三百万人,只有我抱过佛陀舍利。你看,惟俊和尚尼她们说,她们也抱过,她们在机上抱,飞机上从斯里兰卡抱过来,那我是从中正机场抱佛陀舍利,抱到南林尼僧苑,将近四个小时。

后来她们在传供的时候,因为她进安座大典,要传供,她们有南传的这种传供的典礼。那因为搭那个很大的坛城,我就站在右边,在坛城的上方,左边一位居士,我站在右边,那就是伽蓝韦驮,就是韦驮菩萨、伽蓝菩萨,当佛法的护法金刚。那段回忆让我非常非常地感觉殊胜、法喜。那南林尼僧苑她们这些比丘尼要迎接佛陀舍利到,因为刚好到那边已经晚上了,就放冲天炮,前面点了一盏莲花灯,然后她们用真正的莲花,这样跪下去五体投地,非常庄严。

这个就是长发布泥,讲到这一段,我跟佛陀可以讲说零距离地相处在一起,佛陀加持我,我今天才有这么一个小小的福报,可以办万人念佛,可以办论坛,可以办悟行法师的中峰三时系念,还可以督察退休,继续在全世界弘扬因果教育,这都是佛陀给我的福报,老法师给我的福报,非常感恩有这个因缘。这个是佛陀在因地的时候,长发布泥的这个,他修的这个菩萨行。

那再来,第二个是雪山童子四句偈,“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这个是在《大般涅槃经》,《大般涅槃经》就是《大涅槃经》,也就是佛陀说法四十九年要入涅槃的时候,他最后用一天一夜讲《大般涅槃经》。那么现在佛陀教育基金会简丰文老师正在讲《大般涅槃经》。整部经快九百页,我老师,简丰文老师才讲了两百多页,讲四年。我问老师说,九百多页你要讲几年?他说,两百多页才讲四年,所以还有三分之二,要讲十二年。我说,十二年,老师你都已经很老了。我被老师的精神感动了。我最近发愿去听老师讲《大般涅槃经》。因为我刚开始有去听老师的《大般涅槃经》,后来因为法务繁忙,我就没有去了,最近,我刚好时间上可以调整过来,我又开始去恢复听老师讲《大般涅槃经》,因为我很久没有薰习了。

我当时就很好奇,就问老师一个问题说,佛陀这种首楞严大定,真的是难思难议,你在经典上讲说,在看到说,他用一天一夜讲《大般涅槃经》,可是整部《大般涅槃经》这么厚,老师要讲十二年,佛陀用一天一夜,你看这个功夫差多少呢?所以佛陀在定中说法,那是不可思议的,那是首楞严大定,法身大士才有办法契入,凡夫他根本没有办法,如聋如哑。

这个雪山童子这个偈语,就是我们常常读的雪山童子偈,佛陀在因地的时候,你看佛陀他对法的追求。这一段偈颂是佛法的真理,尤其将世间法跟出世间法、有为法跟无为法说得很透澈明白。“诸行无常,是生灭法”,它是生灭法、是有为法、是世间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是无为法、是出世间法。两个合起来是世出世间法,入不二法门了,圆满菩提。两个合起来四句偈,就是证得无生,花开见佛悟无生。

所以佛陀在过去行菩萨道的时候,他在雪山当童子,童子是什么?童子就是菩萨,雪山是在哪里呢?现在喜马拉雅山,他一直要去追求宇宙人生的真理,问了很多人,没有一个人可以给他一个圆满的答案。有一天,他听到荒野中有一位罗刹边走边唱说,“诸行无常,是生灭法”。雪山童子一听,哇,当时就契入了。这个有慧根的人,他一听就知道说,这种是在说什么?解脱法。所以当时他一听到这个罗刹在唱这首偈语的时候,佛陀就领悟到说,这个世间本来就是无常。这个人今天本来好好的,第二天就往生了。前一刻还跟他讲话,后一刻已经不见了。你所拥有的财产,碰到一个诈骗集团,一下子整个财产它就不见了。这几天就在我们这边有闹一个医学纠纷,有一个女众、妇人,也没有几岁,年纪轻轻的,她要去生产小孩,她那个baby、那个婴儿,十月怀胎要生出来了,结果生出来小孩子死掉了,然后那个妇人现在在命危,命在旦夕。这个在莲池大师里面有讲,你看那个东家妇,东家那个妇人,早上还看她站在门口,晚上已经命属阎翁了,晚上已经命归黄泉了。就是这个例子,说世间本来就是无常。

为什么佛陀跟你讲世间是无常?因为你执迷不悟,它本来是常住真心,因为你有我执、有法执,你有无明烦恼,有尘沙惑、见思惑,你有贪瞋痴慢疑,那佛陀为了让你觉悟,就告诉你真相说,世间是无常的,是苦、空、无常、无我。所以对于众生来说,因为他还有执著,所以佛必须要说诸行无常,必须说苦、空、无常、无我。真正开悟的,常与无常是一件事情。为什么?这《大乘起信论》里面讲的,一切法从本已来,离言说相、离名字相、离心缘相,无有变异、不可破坏。唯是一心,故名真如。所以许多无常都是生灭法,它把世间现象说得非常清楚。我们学佛就是在要体悟这个无常,要体悟这个诸行无常。

所以今年悟行法师来做三时系念法会,我说,“一句弥陀空假中”。我当时在拜佛的时候,我就要体悟说,什么叫“一句弥陀空假中”?这是夏莲居老居士讲的法语。这个佛号,阿弥陀佛,你念到放下,放下什么?放下五欲六尘,你念到放下,心能清净,即是空观。什么叫空观?你心清净就是跟空性相应。空性是什么?空性就是清净、就是般若、就是智慧。所以念到放下,心能清净,即是空观。念到不著,随缘度世,即是假观。念到开慧,大定现前,即是中观。这“一句弥陀空假中”就跟你讲得很清楚,你阿弥陀佛念到完全放下五欲六尘,你心清净了,你就是空观,你有办法可以照见五蕴皆空了。那你念到一切都不执著,有为法也不执著,无为法也不执著,我执也破了,法执也破了,你就可以怎么样?随缘度世了,你可以从空出假了,到世间去度化众生了,这就是随缘度世,那即是假观。你做到空观、做到假观,进入空假不二,念到开慧,智慧开出来了,大定现前,首楞严大定现前了,入不二法门,即是中观,那是进入极乐世界的常寂光净土,最少实报庄严土。

所以这一句“诸行无常,是生灭法”,雪山童子听了以后非常地高兴、法喜,他说,你道理说得很好,不过还有下一句。你看他的悟性很高,他说,你再说下去。罗刹鬼王说,这是宇宙人生的真理,价值很高,过去的人甚至不惜牺牲生命来追求它,哪里可以随便跟人家说的呢?祂有吝法,其实祂是故意考佛陀的啦,祂不肯说。罗刹鬼王说,我肚子很饿,我要吃肉。雪山童子就跟祂说,你如果肯告诉我,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来交换后面那个半偈。你看,这叫做什么?这里讲的“亡身舍命”,你看人家佛陀敢,你敢吗?佛陀为了追求一句真理,为了开智慧,他可以“亡身舍命”,他连生命都不要了。他说,你告诉我下一句,我听完以后,我纵身一跳,我把我的身体供养你,我的肉给你吃。罗刹鬼王看他心意恳切,就说,听好,这后面的半偈是“生灭灭已,寂灭为乐”。

什么叫“生灭灭已”?当你烦恼心断了,你见思惑断了、尘沙惑断了,再破根本无明,你的烦恼断了,狂心歇,歇即菩提,也有人说,狂心若歇,歇即菩提,当你不再起心动念的时候,就是生灭心断掉了。那寂灭现前呢?“寂灭为乐”,无上菩提觉法乐、无上涅槃寂灭乐就现前了,那是什么?就是无上正等正觉就现前了。

雪山童子满心欢喜,就要履行他的承诺,他爬上树上,高树,要往下纵身一跳,罗刹鬼王马上恢复帝释天的天主的身分的形貌,把他接住,并且赞叹他,实在,他这个至诚求法的精神。这个就是佛陀在因地的时候当雪山童子,他为法舍身。

所以“诸行无常,是生灭法”,世间有为法是无常,还是生灭法,有缘起、缘灭,是不究竟的。什么才是究竟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要把这个生灭法止息了,达到不生不灭,寂灭的涅槃境界,才是最究竟的。所以我们学佛的主要目的就是要体会这个无常的真理,进而灭掉烦恼、我执,灭除人我对待,灭除生活中的种种动乱不安,就能感受到人生的喜悦快乐,你法喜就会现前。

这个是我们解释这一段,“世尊于无量劫前,为求佛法,亡身舍命。有时为一句一偈”,刚才就讲,为了下半偈,他就是能够“亡身舍命”,“为一句一偈,或捐王位,或弃妻子,无所不至”。

好,我们看下面这个“无所不至”,“无所不至”就是周到、无微不至。清朝百一居士《壶天录.卷下》:“慈母爱子之心,无所不至。”母亲对我们,爱护小孩那个心,是无所不至的、无微不至的。

‘固’就是确实。

再来,‘甘露法门’,“甘露法门”,“甘露”,异名天酒、美露。味甘如蜜,天人所食,天人都吃甘露。所以这个“甘露”就是一种,等于仙丹妙药一样,天人所食的。在《光明文句.四》曰:“甘露是诸天不死之神药,食者命长身安,力大体光”。这个“甘露”是诸天天人不死之神药,吃了以后寿命非常长,而且身体非常安康,力量非常大,而且身上会有光。“甘露法门”比喻最上之法。《长阿含经.一》曰:“吾愍汝等,今当开演甘露法门。”佛陀为了五比丘,在鹿野苑为他们说四圣谛、十二因缘,先为他们打下人天的基础,讲阿含,再讲方等,最后二十二年讲般若法门,就是“甘露法门”。

所以相传当年达摩祖师在嵩山石洞中面壁九年,二祖慧可闻名赴嵩山少室峰要求道于达摩祖师,我们来看这个原文:

“大师自到东京。有一僧名神光,昔在洛中久传庄老。年逾四十,得遇大师,礼事为师。从至少林寺。每问于师,师并不言说。又自难(叹)曰:‘古人求法,敲骨取髓,剌血图像,布发掩泥,投崖饲虎。古尚如此,我何惜焉?’时大和十年十二月九日,为求法故,立经子夜,雪乃齐腰。天明师见问曰:‘汝在雪中立,有如何所求耶?’神光悲啼泣泪而言:‘唯愿和尚开甘露门,广度群品。’师云:‘诸佛无上菩提,远劫修行,汝以小意而求大法,终不能得。’神光闻是语已,则取利刀自断左臂,置于师前。师语神光云:‘诸佛菩萨求法,不以身为身,不以命为命。汝虽断臂求法,亦可在。’遂改神光名为慧可。”

我早期的时候,刚开始学的时候,很喜欢听《达摩祖师传》,看了好几遍。上一回到厦门去讲课,住在福州阿弥陀佛大饭店。阿弥陀佛大饭店董事长吴富立先生,老和尚的好弟子,我跟他也很熟,他也请我去到福州讲课,为他们阿弥陀佛大饭店的员工四百多位讲课。吴富立真的是菩萨再来的,家财万贯,好几百亿的身价,早上还是跟我一起吃早餐、早斋,一碗白粥,几块豆干就饱了。他的师姐都在佛寺里面做义工,没有做少奶奶,是百亿的夫人。他的儿子跟女儿都留学回来了,女儿现在负责传统文化的规划工作,儿子跟他一起学习传统文化。这个叫做家风、家学、家道,这个就是以德传家,积功累德传家。那么吴富立师兄陪我去坐动车,我要坐到杭州,我从福州坐高铁要到杭州,他陪我,陪我到高铁站。地上掉了一些卫生纸,他马上跟我抢,因为我的习惯说,如果看到地上有脏东西,我都会捡起来,不管在台北或是其他地方,他跟我抢,他就抢,他就捡起来了。我当时非常佩服,一个百亿身价的董事长能够行这样的对大地的恭敬。

我到他们阿弥陀佛大饭店去住一宿的时候,他的饭店没有夫妻是不能住的,要登记夫妻,要拿身分证出来。里面都是放《了凡四训》,一般外国的饭店都放《圣经》,他真的是老和尚的好弟子,他放《太上感应篇》、《了凡四训》、《弟子规》。那电视里面,你看不到色情的,你看不到新闻的,什么都没有,只有放佛教的影片。我在那边看了一部《达摩祖师》的这个影片。

因为我在那边备课,他刚好放的音乐就是我们现在《安士全书》片头那个音乐,我那一天晚上在阿弥陀佛大饭店听到凌晨两点,我还舍不得睡,怎么这么好听的天籁的音乐。也是台湾的,那后来大概是流通到大陆去,阿弥陀佛大饭店就以这个为他们饭店的主题音乐。我非常地爱听这一首古乐,古乐,百听不厌,听到凌晨两点。去年开始讲这个《文昌帝君阴骘文》的时候,我就以这个音乐做片头。那去年七月我开始讲《安士全书》的时候,要做片头音乐,那我就是用阿弥陀佛大饭店这一个主题音乐,这一条古乐,作为片头的背景音乐。当时我就在阿弥陀佛大饭店听到凌晨两点,其实不能那么晚睡,那么晚睡不对啦,以我这样的年纪是不能那么晚,可是当时那个音乐,就古乐,就我听得非常摄心,非常地感动。

那我相信各位,现在每一个礼拜在收看这个《安士全书·文昌帝君阴骘文广义节录》,我相信你们对这个片头的音乐,或是那些法语,我觉得你们应该也会很感动。那是我们一位美华小菩萨,她是在我们台湾的一个日月光工厂的一位员工,年纪也不大,三十岁左右,这佛菩萨送过来的志工。谈恋爱失败,上网一看怎么去解决。“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男欢女爱是生灭法,她可能还不知道什么答案在哪里。那“诸行无常”就是男欢女爱,“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智慧现前就解脱了,对不对?她上网去找《黄警官讲因果》。所以我因果在YouTube、在百度度了很多人,很多人都看这个以后,我常常到卖场去,有时候到台湾大学去看场地也被认出来,到餐厅也被认出来,连走路都被认出来,有时在机场也被认出来,我不认识他们,他们认识我,因为他们看网络、网络的这个因果教育的影片。

那么这位美华小菩萨她就谈恋爱失败,从网络上寻找,寻找到我们孝廉讲堂来。刚好那一天我在打佛一,她上来参加念佛,被我们这个摄影师兄陈居士发现,他把她叫到房间说,诶,妳会不会设计?就是说搞这个PPT档,她说会啊,就这样发现了。都是阿弥陀佛的安排,都是地藏菩萨美好的安排,这真的是善因善感。

所以这一段我们来好好探讨一下。就是达摩祖师从“东京”,“东京”是什么?不是现在的日本东京,“东京”是现在河南开封,河南开封,以前叫东京,有东京跟西京。“有一僧名神光”,当时有一位神光法师,二祖慧可大师还没有正式授记以前,也就是说他还没有以心印心之前,他师父还没有给他印证,达摩祖师还没有给他印证以前,他叫神光法师。因为过去在“洛中”,“洛中”就是洛阳,他常常薰习老庄学说,他可能喜欢庄子、喜欢老子,老庄的这个思想,那这样他也是由道家跟儒家进来的,他喜欢这个老庄的思想学说。到四十岁的时候,已经够四十岁了,才遇到达摩大师。你看,他那段期间已经出家了,他都要等到四十岁才有办法遇到达摩祖师,他的大善知识。

所以一个人在这一生修行里面,善知识很重要,我要是没有在一九九七年遇到佛陀教育基金会简丰文老师,我也没有机会学这个讲经说法。一九九七年,我在佛陀教育基金会参加第一届的内典研究班,简老师,简丰文老师开始训练我们学讲经。一直到二○○二年,他才准我讲小座,到二○○四年才可以在佛陀教育基金会三楼讲大座,就是对外有信众会来听。那时候大概十几位同学,我们一起研讨。我开始讲的是《地藏经》,《地藏菩萨本愿经》,讲了三遍,现在是讲第四遍,讲《地藏菩萨本愿经科注》,现在在孝廉文化网络电视台也有播放,也有在首播。所以一个人在一生当中都一定要遇到善知识。那我是在一九九七遇到老法师,那时候就开启了我学佛的这一条路,我就踏上学佛这一条路了,在台湾是民国八十六年,我见到老法师是一九九七年。

那么神光法师他当时遇到达摩祖师以后,“礼事为师”。他到少林寺的时候,每一次请问,那达摩祖师因为在洞中面壁九年,都不说话,“师并不言说”,达摩祖师并没有开示。所以神光法师就自己责备自己了,“又自难(叹)曰”,自己就告诉自己说,“古人求法,敲骨取髓,刺血图像,布发掩泥,投崖饲虎,古尚如此,我何惜焉?”他说古人,就是这些历代祖师大德,包括佛陀在内,他们为了求这一个解脱大法,遇到这个法宝,遇到佛法,要“敲骨取髓”。“敲骨取髓”什么意思呢?殚精竭虑,废寝忘食,千里求师,突破万难,“敲骨取髓”,就用尽一切办法,以血为墨,以骨为笔,这样不断地做法布施、财布施,“敲骨取髓”,牺牲生命。“刺血图像”,现在还有啊,用自己的血来抄经啊,我们就看到很多法师、很多居士大德都用自己的血液,刺血来抄《无量寿经》,抄《地藏经》,抄这个《楞严经》,“刺血图像”,或者刺血来画佛像。“布发掩泥”,刚才我们谈过了,善慧仙人他“布发掩泥”。“投崖饲虎”,佛陀舍身喂虎,看到那个小老虎营养不良,他要舍身来供养这个老虎,“投崖饲虎”。古代的大德都尚且如此,那我有什么好珍惜的呢?“我何惜焉”?

“时大和十年”,“大和十年”是唐朝唐文宗的年号,“十二月九日”,“为求法故,立经子夜”,“立经子夜”,“子夜”就是凌晨十二点,十一点到一点之间,这个“子夜”,子时。因为他是站在雪中,要求法,那达摩祖师还在定中,还没有出定,他站在雪地中,那个雪已经下到他的腰部了,“雪乃齐腰”。到第二天天亮了,达摩祖师就出定了,就问他了,“师见问曰”,问他说,“汝在雪中立,有如何所求耶?”你站在雪中站这么久,你到底要求什么?这一段,我们来讲“甘露法门”,那真的是跟这段完全相应,“印造经文”,完全是一样。你要知道,我们今天能够,包括我现在能够学讲这个《安士全书》,我们能够亲近净空老法师,我们能够听闻净土法门,我们都要感恩戴德,我们要有那种难遭难遇想,这样你才会开智慧啊,你才会珍惜因缘啊。你看人家二祖慧可大师,这么辛苦。达摩祖师说,你站这么久,站在雪中,你有什么所求呢?“神光悲啼泣泪而言”,“神光悲啼泣泪而言”,就是神光法师当时哭泣。

就像我这一次在台北剑潭,每年一度的九月分的悟行法师的中峰三时系念,一千个信众这样进进出出进来,竟然有一位造罪业的罪人到我面前来,我就把他叫住了,后来我就请志工把他带进去入席。后来我中午就请他过来我旁边,他跟我讲说,老师,我造了罪业啊,怎么办呢?会下地狱啊。我说,那你要忏悔啊。后来我就请悟行法师慈悲,接受他的这个忏悔,他在法师面前痛哭,就是这里讲的,“悲啼泣泪”,痛哭流涕,悔不当初。我会安排他上台忏悔,回去又鼓励他一定要忏悔,拜《地藏经》,一字一拜。他跟我讲,老师,我都找不到工作。我说,你业障这么重,怎么会找得到工作?你福报没办法现前,因为你业障太重。结果他两天在那边念佛忏悔,参加这个中峰三时系念法会,昨天他打电话来给我,到讲堂来,他说,老师,我找到工作了。你看,不可思议啊,透过忏悔以后,他福报就可以了,就有得度的因缘了。所以印光大师说,“念佛方能消宿业,竭诚自可转凡心”,一点都没错啊,念佛跟忏悔啊。

所以这也是神光法师他忏悔,他“悲啼泣泪”,哭着向达摩祖师求法,“唯愿和尚开甘露门,广度群品”,希望和尚你为我,也是为众生,开甘露法门,让众生可以得度,好不好?“广度群品”,就是六道群灵,十法界众生。“师云”,达摩祖师就说了,“诸佛无上菩提,远劫修行。汝以小意而求大法,终不能得”。忏悔心不够,恭敬心不足,就是会这样。达摩祖师说,“诸佛无上菩提”,可以让你解脱生死、解脱轮回,让你可以往生成佛,是要经过三大阿僧祇劫修行,才有办法开悟,能够见道,才能够明心见性,见性成佛,“远劫修行”。你这样小意,只跪在雪中七天七夜,啊,你就要求这个无上大法,“终不能得”,你还是达不到啊。

“神光闻是语已”,神光法师一听到这个,惭愧不已,乃起利刀自断左臂,就把自己左臂,左手臂砍断了,就捧在手上说,弟子以这个供养三宝、供养老师,“置于师前”。这什么意思呢?就是这里讲的“为法亡身舍命”,你首先要把我执破掉,你把一个手臂砍断,就等于破身见了。为什么叫燃香供佛?为什么叫燃臂供佛?你要学习佛菩萨的为众生都可以捐王位、弃妻子,无所不至,为一句一偈,为求佛法,亡身舍命,为了这件事,他为了佛法,生命都不要了,他断手臂,他怎么会痛呢?他为了法,他怎么会痛呢?他最起码破身见嘛,初果须陀洹。他就自断左臂。

那这里面当然还有一种说法,当时据说,神光法师恳求和尚慈悲,神光法师说,恳求和尚慈悲,传授躲阎王之法。怎么有办法躲开阎罗王的这个妙法。你解脱就躲开阎罗王,因为你不用到地狱去嘛,对不对?躲阎王之法。我们现在,各位,你们现在用功,是不是躲阎王之法?你如果到极乐世界,你就可以躲开阎王了。阎王手上永远有一只钓钩在等你啊,愿者上钩。我跟你讲,阎罗王手上真的有一枝钓竿,那个钓竿是一个鱼钩,上面有鱼饵,就是财色名食睡,地狱五条根,你钩住了,就被阎王钩住,钓进来,钓进来,钓到地狱来了。所以阎罗王手上有此一钓钩,你要记得。所以在瑜伽焰口里面讲,休矣、休矣、休矣,休哉、休哉、休哉,就是放下吧、放下吧、放下吧。你参加那个瑜伽焰口里面都有这句,我很喜欢这句话,休哉、休哉、休哉,休就是好了,全部都结束了,放下吧、放下吧,去极乐世界了,阎王就找不到你了,“躲阎王之法”。

达摩说,达摩祖师说,求法不是容易的事情,等老天、上天降红雪,再传法给你。老天怎么可能下红雪呢?现在下的都是白雪啊。神光一想,释迦牟尼佛往昔作菩萨,为求半句偈,曾经舍身命。这么念头一起来以后,就是刚才我们念那个“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那神光法师想到这一句佛陀的这个法语,福至心灵,他从石壁上就把那把戒刀拿下来,就砍断自己的左臂,血涌如泉,把雪染成红雪。捧红雪跟手臂到达摩大师面前说,请求传法。师父,你不是说天降红雪再传法给我吗?我手臂流血啊,那血喷出来,这个白雪都,那个雪堆都变红色的了,然后捧一大堆红雪跟手臂,师父,天降红雪了,请求传法。

达摩祖师说,达摩祖师说了这句话,非常好,“师语神光云:‘诸佛菩萨求法,不以身为身,不以命为命。汝虽断臂求法,亦可在。’”这什么意思?他说,诸佛菩萨为了求法,“不以身为身”,他已经没有我执了,他也不是这个业报身为他的身体,他以清净法身为他的身,以法为身,以法身为身叫“不以身为身”。当你还有我执的时候,你怎么有办法求这个无上大法?但是你一旦要舍这个身见,这个身心世界要放下来了,“不以身为身”,你不再贪爱这个业报身,这个五欲六尘,这“不以身为身”。“不以命为命”,你不是爱惜这个生命,这个断臂是生命,但是你要求慧命,叫“不以命为命”。身心都可以舍下来,“不以身为身,不以命为命”。“汝虽断臂求法,亦可在”,他说,可以了,可以传法给你了。遂改名慧可。就意思说,他这个“亦可在”说,好,慧可,你可以开智慧了。乃慧可大师,就二祖。

我可能跟二祖慧可大师很有缘,讲这实话。六祖里面,初祖达摩祖师,因为我禅定功夫不行,我不敢讲说我跟他有缘。二祖慧可大师、六祖惠能大师,我跟六祖,这六个祖师里面,我跟这两祖很有缘,其他三祖跟四祖跟五祖,我好像是缘分不是那么深,但这两位祖师,二祖跟六祖,我特别喜欢。下一次我跟各位有机会介绍二祖慧可大师的他弘法的因缘,非常地好。

那么当时又有一段对话,慧可又问哪,那当时就要传法了,那他就问达摩祖师了,“我心未宁,乞师与安。”达摩祖师说,“将心来与汝安。”慧可沉默良久,然后才说,“觅心了不可得。”达摩祖师说,“我与汝安心竟。”

这有一尊雕刻那个达摩祖师的像,手不是伸这样嘛,那个就是将心来,我为你安。当时,二祖慧可大师说,师父啊,我弟子心不安,因为他烦恼很重嘛,烦恼跟我们现在一样。师父,我烦恼很重,怎么办?我妄想很多啊。达摩祖师就说,你烦恼很多,你的心很烦,对不对?将心来,你把那个烦恼心抓给我,将心来,我为你安。那二祖慧可大师说,要去找那个烦恼心,嗯,那到哪儿去了?怎么找不到?“觅心了不可得”。这个不安的心放下来就是真如心,你那个执著心放下来就是清净心嘛、就是菩提心嘛,你那个很爱那个心放下来,那就是菩提心啊,就是佛心啊。

那么“觅心了不可得”,他说,我找心找不到。他那个“觅心了不可得”什么意思你知道吗?因为本觉本有,无明本空,本觉本有。妄心也是遍一切处,真如也是遍一切处,但是烦恼呢?为什么“觅心了不可得”?因为现在心不可得,过去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心生则种种法生,心灭则种种法灭,你在迷的时候,虚妄心嘛,所以他“觅心了不可得”,他说,我找不到这个烦恼心。那达摩祖师说,“我为汝安心竟”,我已经把你心安好了,我知道,我要告诉你怎么找回你本有的清净心。慧可豁然大悟,成为禅宗第二祖。然后二祖慧可大师将衣钵心法再传授于三祖僧璨大师,然后僧璨大师又传给四祖道信大师。

这个道信大师跟僧璨大师有一段很有趣的公案。在僧璨大师在的时候,道信大师那时候年纪很大,他想要出家,他就跑去见僧璨大师。僧璨大师说,你年纪太大了,回家了,你不用来,不要出家了,你年纪太大了。你看,他确实岁数比较大,他说,你年纪太大,不行啊,你不要出家,就回去吧。那道信大师就走了。走了以后,他就圆寂了,圆寂,他又来,又来找那个僧璨大师,他变小孩子了,小孩子很小,他就要求出家。僧璨大师说,你年纪太小,你先不要来了,你在家跟妈妈再生活一下。道信大师就说,我之前来的时候你说我太老,现在来,又说太年轻。你看,他根本没有隔阴之谜,他就是要找僧璨大师。这是一个三祖跟四祖的很有趣的公案。那五祖弘忍大师,六祖惠能大师。

好,这个是讲到这个“甘露法门”。

好,我们再看下面的‘法灭尽经’,“《法灭尽经》”是一部经。就佛陀曾经在涅槃前,在拘夷那竭国。他对他的弟子阿难跟其他的弟子说,他说,我圆寂以后,佛法将会灭亡,社会混乱,魔道盛行。魔鬼会假装成佛教徒,对佛法进行破坏。即使那时候有菩萨、辟支佛、阿罗汉等佛教修行者对这个苦难做出贡献,但是也难免受到这些魔鬼的嫉妒跟贬低,使那些佛教徒没有办法进行修行。而这些魔鬼贪淫无道,毫无怜悯。

这是佛陀当时要灭度的时候,魔王要启请佛陀灭度,那魔王就跟佛陀说,我将来化身你的弟子,穿袈裟到你的僧团里面去毁掉你的佛法。佛陀当时留下眼泪,佛陀就讲一句话,狮子虫身上肉。能够把狮子这个丛林之王咬死的,只有狮子身上的虫,才有办法把狮子咬死,如果狮子身上有一千只虫,那个狮子就死掉了。狮子是丛林之王、万兽之王,谁有办法去毁掉牠?只有牠身上的虫,狮子虫身上肉。一样的道理,我们要不守戒律,我们不遵守因果,我们败坏佛法,我们毁坏佛法,我们追求贪瞋痴,那我们就是等于毁掉佛法,那就是魔王、魔鬼,贪淫无道,毫无怜悯,对佛法不恭敬。

所以佛陀当时就预告说,当佛法要灭的时候,天界的善人哭泣,天逢干旱、粮食无收、瘟疫肆虐、死亡遍野。民众更加苦难,恶人愈来愈多,官吏贪得无厌。最后日月时间变短,寿命也随之短促,男子寿命很短,女子长寿。后来天降大水,众生在混杂水中被鱼鳖吞食,当时有菩萨、辟支佛、阿罗汉等来救,但是众多魔鬼从中阻碍、驱赶。那么有善根的众生,进入山野地方,淡泊名利,遵守佛法,得到法喜。一直到月光菩萨出世,月光菩萨与众人相逢,共同兴盛佛法正道,一共五十二年。

这在这一段经文里面有讲,《佛说法灭尽经》说:“五十二岁,《首楞严经》,《般舟三昧》,先化灭去。十二部经寻后复灭,尽不复现,不见文字。沙门袈裟自然变白。吾法灭时譬如油灯,临欲灭时光明更盛,于是便灭。吾法灭时亦如灯灭,自此之后难可数说。”

就是说,佛法当时要灭掉,第一部经,魔王要破坏的就是《首楞严经》,因为《首楞严经》是照妖镜,所以魔王先要破坏《首楞严经》,那再来就是《般舟三昧经》,首先会消失。十二部经教也后来都会陆陆续续地灭掉,全部不见了。沙门那个袈裟突然间变白色的。因为当时印度人,白衣呢,印度人穿的衣服都是白色的,那出家人的衣服是杂染色的,所以出家人的衣服,僧服,也变成白色的,也就是说,就变成像跟在家人一样。佛法灭时,就像油灯一样,在临灭前光明会稍微格外亮一点,但马上就熄灭了。要过千万年,一直到弥勒菩萨下生世间修证成佛,天下才会泰平,毒气才会消除。风调雨顺,五谷丰收。所以等一下我们就会讨论到,释迦牟尼佛降生的时候是五浊恶世,弥勒菩萨来的时候是五谷丰收,众生长寿,并得以救度。佛陀取该经为《法灭尽经》,希望大家能分别决断。

再来看‘袈裟’,“袈裟”是比丘的法衣,有不正色、坏色、染色的意义。因为出家比丘所穿的法衣都要染成浊色,袈裟是依染色而立名的。它的形状是许多长方形割截的小布块缝合而成,有如田畔,故又名割截衣或田相衣,也称福田衣。有大中小三件,大者大衣是僧伽梨,又名九条大衣;中者名郁多罗僧,又名七条衣;小者名安陀会,又名五条衣。所以这个是佛门常识,就是九条衣、七条衣、五条衣。

因为早期的佛教僧团他作风刻苦,不事生产,不蓄钱财,为了解决僧人的衣服来源,他们都怎么样?很多僧侣都到坟墓那边去找那个废弃的衣服,也就是从尸体上拔下的衣服了,经过清洗以后,缝合、染色后就能穿了。它这个也是要破除僧侣对死亡的畏惧心,也是示万法无常的道理。所以称为粪扫衣,粪扫衣、百衲衣。那么当时古印度在家人是穿白色的衣服。

那佛教沙门他衣服规定染色不能为正色,什么叫正色呢?纯白色的、纯黑色的、纯红色的,赤色,就白、黑、赤,纯白、纯黑、纯赤色的,红色的,这个叫正色,出家人是不能穿的。你不能穿白色,也不能穿黑色,也不能穿红色的。袈裟要不正色,也可以破除对华艳衣服的贪欲。所以又叫做坏色衣、不正色、染色衣、染衣、污染衣等等这些名称。

但是因为色彩没有办法用言语来定义,所以僧人对于戒律中描述的色彩理解莫衷一是,而且各种不同区域的根据各自的理解传承袈裟的颜色的制度,也因为各部派会用不同的袈裟颜色互作分别。像我们也有看过,大部分的出家人都是穿这个杂色、染色衣,但是我有看过国内的僧人,他们穿深蓝色的,深蓝色的海青。但也有些袈裟也是奇奇怪怪的,你看日本的袈裟就很奇怪啊,我到日本去讲课,我看到日本人,他们僧人穿的袈裟就不是这种颜色,他们就不是这种按照佛制这种规定来做袈裟。那释迦牟尼佛僧团的规模增长以后,佛陀也允许僧侣接受信徒布料的供养,但是必须要将整块布料切割成块,再进行缝合。

我们看这个《四分律·第四十》和《四分律·删补随机羯磨疏》云,佛陀有一次看到成块的成块的这个水田,就令阿难尊者教导僧伽将袈裟切割成田畔阡陌的形状进行缝制,就像稻田里面一样。如此,以田地种粮食养命,比喻袈裟可养慧命,同时以此昭示佛法僧是世间人天的福田,众生见袈裟,知道是出家人,心生欢喜,愿意供养,培植福田。这是福田衣、田相衣称呼的来源。当时也是佛陀的意思,佛陀可能去托钵的时候,看到这稻田,一块一块的,就是福田衣。因为出家人这个僧宝,你供养他,可以修到福报,叫福田衣。那么我们种稻田,有这个粮食可以吃,养这个慧命。这福田衣可以度你入佛门,可以养你的法身慧命。

所以袈裟也称为“三衣”,那么有祖制,是由安陀会(五条衣,五条衣又叫中着衣、作务衣),郁多罗僧是七条衣、上衣,僧伽黎是大衣,聚众时穿的。三种衣服,各有用途。戒律要求三衣不离身,我们说三衣一钵,那个三衣一钵,一个钵,三衣就是三件衣服,三件袈裟。安陀会,它是又叫中着衣,穿在中间,内里里面有内衣,它是由五条布料缝制而成的;那郁多罗僧又叫七条衣,就是七衣,是上衣、入众衣,是上身的衣着,由七条布料缝制而成的,是入众或是寺内诵经、礼忏的衣着;那僧伽黎又叫大衣,他聚众时穿的,法会聚众时,或者见国王、见重要宾客的时候他所穿的礼服,也有分成九条到二十五条都有。也有说偏袒右肩,为表尊敬,故见佛的时候,诵经时,要袒露右肩。现在如果你到正觉精舍、到圆通寺,他们也有僧人是怎么样?偏袒右肩,我们去供僧都看到,他们就是有这个传承佛陀那个时代那种偏袒右肩的,以表示恭敬。

再来看下面‘自然变白’,《摩耶经·下》曰:“千三百岁已,袈裟变白,不受染色。”就是末法法灭的象征,沙门的袈裟与在家的白衣相同,那佛法就灭掉了,那时候袈裟的衣服变白。

‘三藏教典’,“三藏”就是经、律、论。十二部经就是佛说经分为十二类,也称十二分教,就是长行、重颂、孤起、譬喻、因缘、无问自说、本生、本事、未曾有、方广、论议、授记,就佛陀讲的十二分教,三藏十二部,就十二部经典。

‘弥陀经最后去’,这个是指大本,《无量寿经》云:“当来之世,经道灭尽,我以慈悲哀愍,特留此经,止住百岁。其有众生,值斯经者,随意所愿,皆可得度。”《楞严经》先灭,《无量寿经》留到最后一百年才灭掉。这是“弥陀经最后去”。

‘当过八百八十万六千余年’,这个是在我们这个经文里面有这么一句,名相,我们来看什么叫“八百八十万六千余年”。贤劫千佛中,释迦牟尼佛为第四尊,于住劫第九小劫之减劫出世。弥勒佛则为贤劫第五尊佛,于第十小劫之减劫出世,时人寿八万岁。据此计算,今人寿约七十,距第九小劫减劫结束约六千年,用我们现在去推算,再经过一增劫,有八百四十万年,共八百四十万六千年。再加上第十小劫,人寿从八万四千岁,百年减一岁,至八万岁,共四十万年。故曰,八百八十万六千年。

按,人寿八万四千岁时,经过百年,寿减一岁,每隔一百年减一岁,如是减至人寿十岁则止,这样减到最低十岁。复过百年则增一岁,再到十岁的时候,再每隔一百年加一岁,如是增至八万四千岁。此一增一减,名为一小劫;如是二十增减,名为一中劫。一增一减为一小劫,二十小劫为一中劫。总成住坏空四中劫,名为一大劫。这是《佛祖统纪》里面的佛学名词。

我们再来看‘弥勒菩萨’,“弥勒菩萨”,菩萨名,华译为慈氏,我们又称大慈菩萨,慈氏菩萨。现在兜率天内院,是一生补处菩萨,将来当于住劫中第十小劫,人寿减至八万岁时,下生此界,继释迦牟尼佛之后,为贤劫第五尊佛。

那么因为我们平常在讲解这些经典,我们也很少说到释迦牟尼佛跟弥勒菩萨的关系,我们今天就利用这个因缘,讲到弥勒菩萨,我们来介绍为什么释迦牟尼佛比弥勒菩萨先成佛。本来是弥勒菩萨要先成佛,但是后来是释迦牟尼佛先成佛,它的典故从哪里来,为什么是释迦牟尼佛先成佛?那为什么佛陀又在他的弟子里面授记弥勒菩萨成佛呢?为什么不是其他的,像舍利弗、迦叶,为什么不是这些尊者呢?我们来了解一下。

弥勒菩萨比释迦牟尼佛更早发心成佛,比释迦牟尼佛早四十二劫学佛修行,但是为什么释迦牟尼佛后来居上呢?比弥勒菩萨早成佛呢?在《弥勒菩萨所问本愿经》中,释迦牟尼佛说:“弥勒发意先我之前四十二劫,我于其后乃发道意。于此贤劫,以大精进,超越九劫,得无上正真之道,成最正觉。”佛在《弥勒菩萨所问本愿经》里面就提到,他为什么超越了九劫,比弥勒菩萨先成佛。这跟愿力有关,因为释迦牟尼佛发愿在五浊恶世秽土成佛,他要来度化这些顽劣的众生,而弥勒菩萨成佛的国土已经是充满福德之人,浊土、乐土都是众生共业所感,但是成佛的愿力不同,证果也不同。那另一方面,弥勒菩萨过去虽然值佛修行,但是经典上讲,他有注重这个名闻利养,求名利无厌倦;常往来于豪门权贵之家。

我们看《首楞严经》这一段经文,《首楞严经》里面有记载:“弥勒菩萨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忆往昔经微尘劫,有佛出世名日月灯明,我从彼佛而得出家,心重世名,好游族姓。’”

弥勒菩萨你看他,他很谦卑,而且他也懂得跟佛陀忏悔,他说,我在日月灯明佛的时候,我那个时候有跟着这尊佛出家,可是我那时候很重视这个世名,“心重世名”,就还是有一点放不下这个名闻利养。“好游族姓”,我喜欢跟这些大富人家来往,他权贵人家来往的,叫“好游族姓”。就是弥勒菩萨自己说,他在微尘劫前,曾随日月灯明如来出家学道,但是却心重名利,“好游族姓”。

“尔时世尊教我修习唯心识定,入三摩地,历劫已来,以此三昧事恒沙佛,求世名心歇灭无有,至燃灯佛出现于世,我乃得成无上妙圆识心三昧,乃至尽空如来国土净秽有无,皆是我心变化所现。世尊!我了如是唯心识故,识性流出无量如来,今得授记次补佛处。佛问圆通,我以谛观十方唯识,识心圆明入圆成实,远离依他及遍计执得无生忍,斯为第一!”

就是佛在《楞严经》二十五圆通里面问他,弥勒菩萨告诉佛陀,他怎么样能够圆通呢?他说,我当时跟这尊佛修唯心识定,所以我们唯识学的祖师就是弥勒菩萨,他当时修唯心识定,入三摩地,得三昧。他在历劫以来都是以这个三昧来供养诸佛,恒沙佛。那么这样经过累劫的修行,他那个追求世名那个名利心就断掉了。所以无明本无,本觉本有。

他到燃灯佛出现在世间的时候,我那时候就成就了“无上妙圆识心三昧”,他证得这个三昧。“尽空如来国土净秽有无”,他当时就已经入不二法门了,净秽一如了,这些净秽国土都是我们识心变现出来的。我明白了“如是唯心识故”,转八识成四智菩提的时候,“识性流出无量如来”。这个识心就是我们的阿赖耶识,它的本体是真如自性,迷了以后叫做烦恼,悟了以后叫真如,同一体性,叫“识性流出无量如来”。今天我能够被授记一生补处,“次补佛处”。

佛就问圆通,“我以谛观十方唯识,识心圆明入圆成实,远离依他及遍计执”。依他起性及遍计所执,这个在佛学字典里面有,各位可以去了解。再依他起性,遍计所执,最后圆成实性,就“证无生忍,斯为第一”。

所以弥勒菩萨,他是经过日月灯明如来,日月灯明佛教他修唯心识定,观察三界唯心,万法唯识,他明白一切处境无非是心识所变现的,原来“人间富贵花间露,世上功名水上沤”。这句可以好好背起来,“人间富贵花间露,世上功名水上沤”。所以弥勒菩萨他证得这个唯心识定了,他就体悟了这个“人间富贵花间露,世上功名水上沤”,他彻底了解“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他这个名利的心彻底地断掉了。

后来在往劫中,释迦牟尼佛跟弥勒菩萨曾经同在弗沙如来座下修行。弗沙如来观察二人的善根根基以后,弗沙如来决心先度释迦牟尼佛成佛。当时在宝窟中入火光三昧,他等释迦菩萨到来。释迦牟尼佛上山采药,看见弗沙如来坐在宝窟中大放光明,法相庄严,心里生起无上的欢喜敬信,合掌向佛,一心谛观,七天七夜用一偈赞佛。

就像我前天,九月二十一、二十二日,在剑潭活动中心,悟行法师主持两天的三时系念法会,到结束的时候致感恩词,我就是用一首偈语跟大家感恩,我说,“主法和尚大开示,振聋发聩度迷惘,慈悲劝众求往生”,这是赞叹悟行法师,在这两天的法会,开示净土妙法,慈悲劝大众求生西方。再来,就是刚刚在这个八百多个信众里面,有一位曾经造无间罪业的会众,他竟然被我认出来,来跟我讲,我带领他跟悟行法师忏悔,也安排他忏悔,所以我就说,“念佛功德不思议,无间罪人今日来,佛前发露求忏悔”,是讲这位众生,这念佛功德不可思议,你看他发心来参加这两天的三时系念,他罪业就有消除的这个机缘、机会啊。

那最后就是,因为我们使用的场地剑潭活动中心是台湾救国团他们的创办的这个会所,那台湾救国团的创办人,主任,就是蒋经国先生,那这个剑潭青年活动中心就有立一尊雕像,经国先生的雕像。我在那边经过好几次,我都不晓得,也忘了说应该给他写个超度牌位。九月二十日的时候,就是法会前一天晚上洒净,我当时非常地昏沉,全身无力,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以为自己劳累过度,那一天晚上也不能安眠。第二天早上,九月二十一日,法会要开始前,七点多,我经过经国先生的铜像,他突然间给我感应说,他要写超度牌位,我马上给他立一个大牌,还有蒋介石先生,也帮他立个大牌,我请他好好跟我们念佛共修,也护持我们这个道场。所以两天的法会非常地殊胜,非常地法喜。

所以我就最后三句是讲,这个经国先生请求超度,“经国先生求超荐,一句弥陀空假中,系念不乱终不退”。这个“一句弥陀空假中”我刚才已经解释过了。《佛说阿弥陀经》,罗什大师教我们,“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心不乱”,他的标准是一心不乱。一心不乱很难,那是法身大士的境界。但是玄奘大师在翻译《佛说阿弥陀经》的时候,他讲“系念不乱”,“系念不乱”。所以只要能够抓住这句佛号,“系念不乱”就可以了。

所以当时释迦牟尼佛在宝窟中见到弗沙如来大放光明,写一首赞偈,这个赞偈我们都读过,“天上天下无如佛,十方世界亦无比;世间所有我尽见,一切无有如佛者。”世间最美的东西、最庄严的是什么东西?佛的三十二相,佛的庄严无比的法相,三十二相、八十种随形好,所以清净庄严无等伦,白毫宛转五须弥,绀目澄清四大海。所以释迦菩萨在七日七夜以一偈赞佛功德,令他超越弥勒菩萨九劫成佛。这也是从无始以来重视慧学并喜好从事社会活动的弥勒菩萨,在定学上勇猛精进不如释迦牟尼佛的结果。

有一次,弥勒菩萨跟释迦牟尼佛游化到迦维罗卫国时,大爱道比丘尼以一件金缕袈裟供养佛,释迦佛不接受,释迦佛非常地慈悲,想让大爱道比丘尼供养比丘僧众,但是当时没有人敢接受。唯有弥勒菩萨坦然接受,而且竟然穿在自己的身上,跟随佛游化。这件事引起一些比丘的议论,但是弥勒菩萨他无碍自在。释迦佛不仅器重弥勒,口授他一些密诀,还在众多弟子面前授记确定他成为接班人。佛陀当时就预告了,弥勒十二年以后,将要到原来他出生的地方灭度,然后会往生到兜率天内院。他到内院后,自身光明照亮四层弥勒内院,各大天人护法迎请,仙乐齐鸣,放大光明,振动十方世界,他以最大的补处菩萨身分住于兜率天,为天人说法解疑。经过五十六亿万年,弥勒当下生于阎浮提,在龙华树下证得佛果,以救度众生。当时佛就先预告,就授记了。

所以当时因为弥勒菩萨将要替释迦牟尼佛说法,所以他被称为一生补处菩萨,也就是未来佛。那作为佛的接班人,当时佛旁边的一些弟子确实也有些不了解的地方。譬如说持戒第一的优婆离尊者,对于佛授记阿逸多比丘(就是弥勒菩萨)“次当作佛”,似乎不太理解,他就请教佛说,这个阿逸多是凡夫身,而且还没有断诸漏,断离诸漏,那为什么他可以受记成佛呢?当时不是只有这个优婆离尊者,所有这些十大弟子,一千二百五十人常随众,也有很多大阿罗汉,他们也都证到阿罗汉果,那为什么不是他们呢?譬如说像智慧第一的舍利弗,神通第一的目犍连,这些力修戒定,断尽烦恼的大阿罗汉比丘,都没有那个荣膺后补佛的这个授记。那佛在《佛说弥勒上生经》、《佛说弥勒下生经》中都有授记的内容。

释迦牟尼佛自然就有无碍无漏的智慧跟高远的预见,知道自己灭度以后,有人会自称是佛,所以他明确地给予授记,下一尊佛是弥勒佛。他还付嘱迦叶尊者不应该入涅槃,须等待弥勒出现世间。所以剩下的弥勒菩萨所要化尽的弟子,就是佛陀还没有度完的这些众生。所以迦叶尊者现在还在鸡足山入定,他要在龙华三会的时候他才会出来,把这一件金缕衣供养给弥勒菩萨,弥勒佛,这个金缕衣就是佛陀那一件托付的金缕衣。

那么这个就是我们提到“弥勒菩萨”,特别再介绍一下为什么释迦牟尼佛先成佛,我们在这边做这样的补充。

好,我们再看下面‘千佛之数’,“千佛之数”,“千佛”就是指贤劫千佛,就过去、现在、未来三住劫,各有一千尊佛出世。《佛祖统纪.三十》,勘考诸经论,依其所记,则住劫有二十增减,其前八增减中,为无佛之出世。于第九减劫,始有佛,名拘留孙佛。是为千佛之第一。次为拘那含牟尼佛,次为迦叶佛,次即今之释迦牟尼佛。自此至第十增减之减劫,有弥勒出世,次于第十五增减之减劫中,有师子佛等九百九十四佛。次于第二十增减之增劫,有楼至佛出世。合计一千佛。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

世尊在无量劫前,为求佛法,舍生入死。有时为求一句偈,或捐王位,或舍妻子,只要能求得佛法,一切都可以舍弃。本来嘛,像甘露一样滋润心地的大法,世间怎么能够经常遇到呢?但世人,但世间人不知佛法难值难遇,往往轻视佛教圣典。他哪里知道,再经过二、三千年,想要再看到一片纸、一个字,已经不可能了。《法灭尽经》说,佛法将要消失的时候,比丘所穿的袈裟自然变白,怎么能还谈得上有三藏圣典呢?(《楞严经》最先消失,《弥陀经》最后离开)。从此以后,要过八百八十万六千多年,弥勒菩萨从兜率天宫下生我土,八相成道,才会再有佛法。(贤劫中第五佛)。第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共四个小劫,都没有佛。(人寿一减一增作一个小劫,每一个小劫是一千六百八十万年)。到第十五小劫时,师子佛出世后,相继成佛的就有九百九十三尊佛,可说是最为兴盛的时期。到第十六、十七、十八、十九,共四个小劫,又没有佛了。等到第二十小劫,楼至如来出世后,就是韦驮菩萨(即韦驮菩萨),就满了一千佛的数目,所以到这个时候,娑婆世界就坏了。从此以后,再过六十小劫(二十小劫世界坏,二十小劫世界空,又过二十小劫,未来新的星系形成),才有日光如来出世(这是未来星系出现的第一尊佛)。佛法是这样地难值难遇,我们有幸生活在释迦牟尼佛出世后的时代,恩遇三藏圣典,怎么能进了宝山却空手回去呢?

这是过去庄严劫、现在贤劫、未来星宿劫,这一段叙述得非常详细。

好,那么时间的关系,我们最后用一点时间,好,我们看净空老法师开示,印经功德。

一,我们要真正相信、要受持、要读诵,自然要自修自行。除了这个以外,还要宣导、还要宣传,宣传就是“广为人说”。经典要流通,这是宣传,我们要多印,印得非常精美,到处送人。印经,大家不要害怕,怕什么?怕造罪业,怎么造罪业呢?怕人家拿到这个经典不把它当作经典看待,把它当成一般书籍在看待,甚至人家不相信,把它丢到字纸篓里面去了,把它毁掉了,造这个罪业了。

现在确实是这样,我以前在八德环保站为他们分享佛典故事,那八德环保站那个环保的志工竟然把这些佛经都用撕掉的,作资源回收,而且还就是华藏净宗学会印的,都还没有开封,新新的,就撕掉了。那当时我就跟八德环保站的师姐负责人讲,我说妳有多大的福报,可以把佛经撕掉再回收呢?她说,这不是说撕掉可以回收吗?我说,谁说的?我说,那妳们上人的经书妳怎么没有撕,妳怎么还一直保存?那其他佛经难道不是佛经吗?我当时有跟她这样讲,说妳不能这样分别啊。她说,黄师兄,那怎么办?我说,妳都会有二手货的回收中心,就是二手的衣服,二手的这种家具啦,二手的这些家庭日常用品在做回收,我说,妳都有二手物品流通中心,那妳为什么不能够二手经书流通中心呢?后来我就告诉她说,妳可不可以开辟一个专区,作为这些回收经典的流通中心呢?有缘的人他就会来拿。她说,有人会吗?我说,会啊。经书是这样,你到不能看的时候,字迹模糊,经文脱落了,印光大师说,是可以焚毁,焚毁以后就包起来,放到清澈的溪河旁,河流旁边,让它沉到海底,以示恭敬。

所以老和尚说,你不要说怕印经书,人家把它丢到字纸篓,那就不要印了,这不行,不能这样。

第二,我们要有普贤菩萨的度量,我印一千本书,有九百九十九本都被人家丢到字纸篓,有一本有一个人看,就值得了。这跟印光大师讲的一样,印光大师说,印一千本,有一个人看了开悟了,那就值得了,有一个人被得度了,那就值得了。所以能够这样设想我们就不要怕了。做好事,自有功德,自有善果,不要看到人家造罪业,我们就连善事都不敢做,这叫因噎废食,这是错误的。就像放生一样,诶,我在国内也是常常碰到这种情形,上游在放生,下游在钓鱼,我们不要放了,对不对?这个是世间人的想法说,你们拼命地放、尽量放,后面的人都在捞鱼,是没有错。老和尚怎么说你知道吗?我们来看老和尚怎么说,老和尚说,上游放生,下面的有人在钓鱼,看到钓鱼的人,我就不放了,老和尚说这是错误的。我放我的,他钓他的,我修我的福,他造他的罪,各人干各人的,不相干,要明白这个道理。放心大胆去行善,这才是对的。

我就是照老和尚这个理念去做。当然我放生的时候,我带莲池放生会,现在都是在基隆的外海,堤防外面放,所以他们也钓不到。我们那个卖鱼的菩萨,他们也很有智慧,就把我们引导到堤防,靠近堤防的地方,已经快近,靠近外海了,所以一放就到外海了,那就钓客也钓不到,当然是比较有福报了。

再来,第三,佛教我们一定要修福,不能没有修福,成佛一定是福慧圆满,不会偏在一边的,福很重要。修福里面,大乘经典常常讲布施供养,三种布施,财施、法施、无畏施,法布施为最。《金刚经》里面告诉我们,《华严经》上普贤菩萨广修供养,“一切供养当中,法供养为最”,那这都是讲修福。法供养里面,第一殊胜就是讲经说法。但是讲经说法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得到的,我们没有能力,为什么没有能力?业障太重了,没有能力,所以机缘非常不容易遇到。所以会讲经说法是最好的法供养,当然这也是修福啦,那没有能力人怎么办呢?

接下来老和尚开示第四点,现在科技发达,讲经说法人人都能。怎么说人人都能呢?你要修这个福,多买几套讲经的录音带送给别人就可以了。把讲经的录音带送给别人,送给别人的道场,那就是讲经说法度他,不用自己讲嘛,请人家代讲,他说这个高明。好像你办学校当校长,可以不用上课,我可以请老师,聘请老师代替我上课教学生,功德是你的。

第五,在以前没有办法,以前是要聘请法师到我们这个地方来讲经说法,那条件比较困难。现在买录音带,买录音带很便宜。现在还不是录音带,现在DVD、CD、SD、播经机,这个都已经很先进了,很科技化了。这种弘法利生,法布施、法供养人人都有机会,问题是你要会做。另外,印经书也是非常好的法供养。老和尚说买录音带、录影带,印经书,你都要花钱,钱是财布施;你布施的物品是佛法,那就法布施,财、法都有。

第六,别人听经,从经典里面开悟,得到法喜,烦恼减轻了,智慧增长了,这是无畏布施。所以你一个做法,财、法、无畏三种布施都俱足,一举三得。你的果报,你得财富、得智慧、得健康长寿,财布施得财富,法布施得聪明智慧,无畏布施得健康长寿。老和尚说,一生当中就做这件事,是好事,你要真正有智慧,老和尚说,只有这一桩,印经,是真正的好事,除这一桩以外,都不见得是真的好事。所以老和尚一生都在印经,你看他印《四库全书》、《群书治要》、《大藏经》,到处跟大学结缘,全世界结缘。

第七,你花很多精神、时间、金钱,未必能得到效果,唯独修法布施,这个功德是圆圆满满的;而且费用不多,人人都能做,人人都做得起。古人看到我们现代人,羡慕得不得了,他们也想做,做不到。所以要明白这个道理,要了解事实真相,要抓住机缘,善巧运用科学技术,帮助一切众生能够听闻正法,这是修大福德,修真实的福德。

所以学人在二○一七年九月成立这个孝廉文化网络电视台,现在就是把老和尚的讲经说法弘扬到全世界,收看的人非常地多,这也是我学习老和尚说用现在的网络来作法布施。

今天时间的关系,我们就讲到这里。感恩各位同修大德,若有讲得不妥之处,敬请同修大德批评指教。阿弥陀佛。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973454358@qq.com

落实弟子规,做好中国人!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