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柏霖老师主讲《安士全书》(第70集)文昌帝君阴骘文广义节录67集


《安士全书》 (第070集)

黄柏霖老师 讲于2019年09月07日

台孝廉讲堂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

今天我们研讨《安士全书·文昌帝君阴骘文广义节录》,经文第三十七,【奴婢待之宽恕,岂宜备责苛求】。

请各位同学翻开课本一百八十二页,我们今天继续来看这个经文:

【小奴为祟(感应篇图说)】

【洪州司马。王简易。得腹疾。中有一块。随气上下。既绝复苏。谓其妻曰。吾到冥司。为小奴所讼。因吾约束太过。以至陨命耳。今腹中块。即小奴也。查簿。尚有五年阳寿。故得放回。妻曰。小奴何敢如是。简易曰。世间有贵贱。冥府则一也。越五年。果以块发而逝。】

我们看这一段的名相注释:

‘祟’,作怪、为害。

‘司马’,古代官名。在唐朝的时候,州府佐吏有司马一人,他的官位是在别驾跟长史之下。我们读唐朝的六祖惠能大师的《六祖法宝坛经》里面,有别驾张日用,就是六祖大师的护法。在五祖弘忍大师的禅寺,就是替六祖大师,把六祖大师的开悟偈,“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那就是别驾张日用帮他写上去的。这个别驾跟长史之下还有一个司马。周朝的时候是六卿之一,它是掌握军队的事情。汉朝的时候改为大司马,后来就以兵部尚书来替代。

‘块’是团状的东西,有点像现在人的肿瘤,一块肿瘤,现在都是癌症一期、二期、三期、四期至末期。

‘一’,就相同、一样。

‘越’,经过。

‘发’,疾病发作。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

小奴为祟。(见《感应篇图说》)。

洪州司马王简易,得腹部疾病,腹中有一个硬块,随着这个呼吸的气而上下。有一次,死了以后又苏醒过来,告诉他的妻子说,我刚到阴间,被家里的奴仆告状,因为他在生时我管教得太严、太厉害了,所以就逼死了他,现在腹中的那个小块就是那个小奴。因为阎王查生死簿一看,我还有五年的的阳寿,所以就放我回来了。妻子说,小奴怎么敢这样呢?简易说,世间有贵贱,阴间没有这样的分别,阴间是平等的。过了五年,简易果然因为腹中的小块发作而死了。

那这个就让我们晓得癌症肿瘤怎么来的。癌症是现代的疾病,以前叫脓疮,像阿阇世王他毁谤佛陀,跟提婆达多勾结,他长了那个脓疮,就有点像现在的肿瘤,肿瘤癌症是现代的医学名词。那后来,阿阇世王是因为透过忏悔,向佛陀忏悔,那个疾病才好。那么这里我们就来分析,因为这跟现代人有关。我最近一些家人都是因为癌症往生的,像家兄也是癌症,现在阿姨也是癌症,在台大医院治疗,非常地痛苦,现在在做化疗。

所以到底癌症该不该化疗?我们台湾叫做化疗,就化学治疗,有些是标靶治疗。那化疗呢,它就是打针,是极毒的药物打进去,它就是把你整个的免疫系统里面的细胞,不管是好细胞、是坏细胞,全部都杀死,所以做化疗的人都容易呕吐,所以他要一直补充营养,所以做化疗那是很痛苦的医疗过程,当然最好不要有癌症啦。

今天我们就很特别地,以往我们都在讲《阴骘文》的时候,我们都会提到老法师开示、古圣先贤的开示、佛经的开示,那我们今天这个地方,我们特别提现代人关心的问题,就是肿瘤癌症的应对方法。这一句经文的最后,我们还会提到造成疾病的三个原因,老法师会开示得很彻底、很详细,我们到那个地方再来讨论。现在我们是纯粹讨论说,癌症肿瘤到底要不要化疗?是今天普世的问题,全世界的问题。

那么,有一位居士叫云中凤居士,她的分享,她说,癌症是冤亲债主讨债造成的,化疗只能加速讨债成功。她说,很多得了恶性肿瘤的人,都按照医院的规定,它治疗常规就是你要进行化疗来处理。但是这位云居士她多年来的听闻,看到很多个案,发现并没有因为这样化疗而改善生命的质量,而是必须忍受更加难以忍受的痛苦,最后在痛苦中死掉。本来患了恶性肿瘤就很痛苦了,不但没有减轻病人的痛苦,还要给他制造更大的痛苦。这就是业障啊,这就是业力啊,这就是佛陀跟我们讲以苦为师,这个世间就是八苦,生、老、病、死、求不得、爱别离、怨憎会、五阴炽盛。所以这个就是目前罹患肿瘤癌症患者当前就医的现况。

最近我们广州有一个莲友,年纪也不大,得了肿瘤,莲友好心把他拍照片过来给我们看,我们这边不断地为他祈祷,不断地给他回向。其实以世俗的眼光说,他肿瘤已经形成。以佛法因果角度来说,他的因果已经成熟了,也就是说,我们讲的所谓的定业不可转,他果报已经成熟了。所以广州的这位居士,我们不断地为他回向,也鼓励他旁边周遭的莲友,为他诵《地藏经》忏悔、回向,最后在短短时间之内,缩短这个痛苦,缩短这个折磨,顺利在这几天舍报。

那我也特地到上海为两位老菩萨临终关怀,一位是杨长法居士,在佛堂往生,非常殊胜。另外一位是江秀英居士,是癌症,我特别为她开示,请她放下执著,我离开上海大概一个礼拜左右,她顺利舍报,而且助念的过程以及法相、瑞相非常殊胜。这个江秀英居士,她就不做化疗,她放弃化疗,她求生极乐世界,这个是对的。你做化疗,可能跟极乐世界无缘了。印光大师说,如果你还有寿命,你念佛,业障消除,病苦会好起来;如果你寿命已到,能够蒙阿弥陀佛接引,往生极乐世界,这才是上上之策啊。你做化疗苦不堪言,你已经忘记阿弥陀佛了,你佛念不出来啊,临终要不是昏迷,就是含恨而终,那一定堕到恶道去。

所以每一个肿瘤都是自己的冤亲债主前来讨债。就像这个个案,王简易这位洪州司马,他就是虐待那个仆人,那个仆人死掉以后,到阎王那边去投诉,所以他就来讨债啦,那就是冤亲债主啊。所以他到阴司去,冥王跟他讲,他还有五年寿命,他那一个小块,那一个肿瘤,就是那个小奴,那个奴仆,被虐待死亡以后,他要来讨债、要来报仇,他变成一块肿瘤了,那就是冤亲债主变现的。

那么一个人在身体强壮的时候,他是没有机会报仇。为什么?因为你福报未用完,俗话讲,你的运气正旺,你福报还在啊。老和尚说,禄尽人亡,你福报用完,冤亲债主就现前了。所以等到你身体开始气衰、运弱,身体衰弱的时候,他就伺机上身。很简单的一个道理,假如说,这是一条鱼的生命,或是一个动物的生命,所有动物都有灵性,那你是把牠杀死的人,你亲自把牠宰杀,请问牠死掉以后,牠的灵到哪去?很简单的比喻,牠的灵就到你身上去寄托了,寄附在你身上了。所以当你身体开始衰弱的时候,他是伺机成功上身,附在病患身体最弱的穴位,再一步一步地深入。他知道你最弱是哪里,譬如说肝、胆、胰脏、脾脏、血液中、骨头中,所以现在都有肝癌、胰脏癌、胆囊癌、胃癌、血癌、骨癌,就是这样啊,一步一步地深入。

那一般医生都是叫你开刀,要不然就切除,还叫你写同意书,手术死掉,医生不负责任,而且你还要捧一大堆钱给他。医院给病人切除肿瘤进行化疗的时候,那些被医生手术刀切除的冤亲债主,譬如说胃,有一块,你得胃癌嘛,医生把那一块切除三分之一好了,它附着的地方是冤亲债主,那是肿瘤寄附的位置,你把它切除了,它再移转位置啊。被医生用手术刀把它切除的冤亲债主,再一次于病人化疗的时候上身,再进去。所以为什么说癌症会扩散?医学名字叫扩散,其实是冤亲债主换另外一个地点了,另外一个最弱的地方再攻击了。最终当你在进行化疗的时候,他折磨到你苦不堪言的时候,最后夺取病患的生命,讨债成功。冤亲债主,冤冤相报当然是何时了。所以一般有学佛的人,基本上他们都听祖师的话,听法师的开示,基本上不赞成肿瘤化疗。

那么这位云居士,本身她是得甲状腺结节,已经被医生多次建议去做肿瘤医院同位素确认治疗,都被这位云居士拒绝。因为她知道上述的因果道理,所以她采取不理不睬,跟它,我们现在讲叫和平共处。就像道证法师一样,她也是跟肿瘤和平共处。结果这位居士,因为她拜佛、念佛、忏悔的功夫,以及放生,所以她再一次去体检的时候,发现她结节,这个是,应该是一个医学名词,结节,就是那个病灶已经钙化了,那也就是说癌细胞肿瘤枯萎了,医生说钙化的部分,那个血液流通,血流已经不丰富了。

所以患病后的心念调整很重要,心态很重要。对佛弟子来说,不但要学习放下来,所谓的放松,必须要学习转变念头,学习用念佛功夫来代替、来转化,求三宝加持,用忏悔的心来跟它和平共处,在深信因果的基础上,向冤亲债主念经、拜佛、忏悔、回向,然后大量地放生来超度他们,这才是最上乘的根治之法。

那另外有做一个调查,有四分之三的患癌症的医生和科学家,他拒绝为自己进行化疗。我们孝廉讲堂最近要办一个第四届孝治天下健康人生医学讲座,我们就请了四位讲健康医学的,英国牛津大学的陈惟华博士,他专门讲食物的毒性分析,食物对身体有害的部分的分析。那我们另外请台北医学院的韩柏柽教授,他本身就是肺癌末期,幸好他的夫人不离不弃地、不疲不怨地陪他走过这个人生最痛苦的过程,他透过吃素、放生、忏悔、念佛、诵经,适度的放松,还有整个食物的疗程,用食物做治疗,从食物下手,结果奇蹟出现了。因为韩柏柽博士的发愿,他将来会现身说法,所以他现在到全台湾各地去分享他的肺癌的治疗过程。他抗肺癌已经成功了,他的癌细胞肿瘤已经枯萎了,就这里讲的钙化,血流停住了,所以我们这次特别请他来分享。

那我们有一位师兄,我在佛陀教育基金会《地藏经科注》班的这个殳师兄,他的母亲得大肠癌,末期的。他靠孝心,还有替母亲忏悔,鼓励母亲念佛,然后诵《地藏经》,不断地回向。他母亲活到现在已经八十几岁了,发现大肠癌二十几年,到现在平安无事,而且肿瘤也钙化了,没事了。这就是这里讲的,到底是要相信佛陀、相信佛法,用佛法的方法,还是用医学?医学没有智慧呀。

所以有很多得到癌症的医生,你问这些医生,要不要采取化疗?因为医生他们都知道,化疗是破坏身体,而且成功率很低。所以他们曾经做过调查,用投票的方式跟问卷,四名医生跟科学家中,有三名拒绝为自己进行化疗,因为他们知道啊,可是病人不知道啊,因为它化疗是对整个身体和免疫系统破坏性影响很大,成功率极低。最重要是所有癌症中,有百分之二到百分之四对化疗有反应,其他统统没有。这个百分之二跟百分之四对化疗有反应,只能被证明是苟延残喘。所以化疗基本上对癌细胞、癌症是一刀切的疗法,也就是无差别地毁灭,把那个好细胞跟坏细胞无差别毁灭。

所以他们曾经有一一八名医生参加投票,在国外一所麦吉尔大学癌症中心,他们都是对于癌症颇有研究的科学家,他们进行这个六个不同的实验疗法做出选择。那么这些医生不仅拒绝选择化疗,而且不允许他们的家庭成员使用化疗,因为他们了解这个对身体并没有帮助。

所以这个就是我们因为提到这个王简易腹部中的这一块肿瘤,所以我们提到一个现代人关心的问题,到底是念佛好、忏悔好、听经闻法好,还是做化疗好?那么成功的例子就是东北刘素云居士,得了红斑性狼疮,那也差不多几乎像癌症这样的一个严重疾病,她最后好了,她复活了,她重生了,她现在在讲经说法,讲《无量寿经》,她是最好的阿弥陀佛的见证,我们应该向她学习。

好,这里我们就讲到这里。

那再来,我们看下面这段【按】语:

【尊卑贵贱。犹之南北东西。夫妻父子。不过暂时名目。初非究竟称谓。东邻以吾为西。就东邻言耳。若西邻。则以为东矣。父以吾为子。就父观之耳。若子观。则以为父矣。黄泉路既不闻绕膝儿孙。则鬼门关。岂尚有随身仆婢乎。】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

尊卑贵贱,就好像南北东西;夫妻父子,不过是暂时的名称,不是究竟称谓。东边的邻居认为我在西边,那是就东邻的角度来说;如果以西邻来说,就认为我在东边了。父亲认为,我是他的儿子,那是从父亲的身分来看;如果从儿子的身分来说,那么他又是他将来生下的儿子的父亲。所以黄泉路上,从来就没有听说还有儿孙绕膝,那么鬼门关哪里还有随身的奴仆呢?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难忍能忍(劝惩集)】

【明司徒马森。父年四十。始得子。方五岁。眉目如画。爱之若宝。一日婢偶抱出门。失手跌伤左额而死。封翁见之。即呼婢奔窜。自抱死儿入。妇惊痛。撞封翁倒者数四。寻婢挞之。去矣。婢走匿母家。言其故。父母俱感泣。日夜祝天。愿公早生贵子。次年遂生森。左额赤痕宛然。】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名相注释:

‘司徒’,古代官名。周朝时候是管国家土地和人民的教化。汉哀帝改丞相为大司徒,与大司马、大司空并列三公。后来称户部尚书为大司徒。

‘封翁’,即古代尊称做官者的父亲,也称为封君。

‘奔窜’,逃走隐匿、慌乱逃跑。

‘妇’就是妻也。这个地方讲马封翁之妻。

‘数四’,就再三再四。

‘走匿’,逃走躲避。

‘祝’,祷告。

‘宛然’,真切貌、清晰貌。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

难忍能忍。(据《劝惩集》)。

明朝司徒马森的父亲,到四十岁时候才得到儿子。孩子长到五岁,眉清目秀,父母爱如珍宝。有一天奴婢偶然抱出门,失手将这个五岁的幼儿跌伤,造成左额受伤而死。他父亲见状,就喊奴婢快逃,自己抱着死儿进屋。母亲震惊而痛心,一头撞向父亲,使父亲一连倒地四次。母亲又去寻找奴婢,想要打她,但奴婢早已逃之夭夭了。奴婢逃走后,就藏在娘家,把事情的原由告诉了父母,父母都感动得伤心流泪,日夜向上天祈祷,祝愿马公早生贵子。第二年就生下了马森,左边额头还留着伤痕,和原来那个孩子跌伤的地方一模一样。

那这一段‘难忍能忍’,就忍受奴婢的粗心大意,造成他的爱儿死亡,但是他一念慈悲,叫奴婢赶快逃跑,这一念善心,感得他的亡儿马森又再来投胎转世了,又当他儿子。那这个小孩出生,左边的额头有那个疤痕,那证明是死掉那个幼儿再来投胎的。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的【按】语:

【婢媵之过。孰有大于杀其子者。宽婢之罪。孰有大于纵其去者。杀吾暮年所得之令子。而反纵其逃匿。使吾幷失此婢。此种设心。其子纵不当为司徒。其父已代为植福矣。然则为子女鞭挞奴婢者。不适所以折其福寿乎。】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名相注释:

‘孰’,“孰有大于纵其去者”,这个“孰”,用在表示抉择的反问句中,有比较的意思。

‘令子’就是佳儿、贤郎。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

婢女的过失,哪里有大过杀死自己儿子的呢?宽恕婢女的过失,哪里有超过放纵她逃跑的呢?杀了我晚年所得到的贵子,反而放纵了她逃跑,使我又损失了一个婢女,这样专为别人着想的人,他的儿子即使没有作司徒的命,父亲也已经给他种下了这个福了。那些因为溺爱子女而鞭打奴婢的人,其结果只不过是损失了子女的福寿罢了。

好,我们再看下面最后一段这个公案,【悍妇产蛇】。

那么在这边要说明一下,《安士全书·文昌帝君阴骘文广义节录》,我们讲到现在已经六十七集了,《文昌帝君阴骘文广义节录·卷上》也已经即将要讲完,再往下讲就是《卷下》了,“印造经文”。那么我们在讲这个课程里面,我们所参考的白话解,都是参考湖南,这一本在广州出版的,但是这位作者是曾琦云居士,是我们国内大陆的一位莲友,他发心的注解。那注解也解释得非常好。那台北华藏净宗学会以及其他的佛教单位,也都有助印这一本曾琦云居士所著作的《文昌帝君阴骘文白话解》。可是他这一本《白话解》很特别,就是它没有‘悍妇产蛇’这个公案的白话解,没有。可是佛陀教育基金会所流通的那一本《安士全书》的原文版、文言版,它里面有“悍妇产蛇”这个公案跟经文。那我就不了解,为什么曾琦云居士他这一本《白话解》里面没有“悍妇产蛇”这个公案的原文以及白话解,这我就不明白。所以我们还是依照佛陀教育基金会所流通的《安士全书》的原文版,我们还是把“悍妇产蛇”这个经文把它讲出来,也把它做解释。

那我们来看经文,请看一百八十三页,我们分成两段来解释:

【悍妇产蛇(先大人笔记)】

【崇祯初。嘉定有耿卖面者。其妇素悍。凌虐女婢。甚为不堪。庚辰年春。怀妊将产。两日不下。有王姓收生妪。最能(此下原缺二十一行每行二十字)】

这个意思说,‘最能’下面缺了二十一行,原文缺了二十一行,每一行二十个字,等于缺了四百二十个字,所以“悍妇产蛇”只讲到这里,往下就没有了,往下是在讲不要苛责奴婢的一段经文。

好,我们再往下看:

【下浇风。独有太仓。昆山。嘉定。崇明。松江。几处。有子孙军之说。一经投靠。便如叛逆之人。没入功臣家为奴婢。永不出头。不唯世其为仆。且复例之以军。使其后人。永不得为良家子女。何其酷也。独不思为家主者。现受父母重恩。犹不能及身孝养。今为仆者。不过得此些须身价。直欲使其与天同休。岂不上干天地之和。幽触鬼神之怒乎。夫人虽有良贱。所生子女。一般珍惜。独到有名分之家。则其婚其嫁。总不自由。或女貌有姿色。而家主强逼之以通房。或主母有妬心。而牙妪逢迎之以远卖。致使抱愤抱惭。含冤莫诉。其存其没。家莫闻知。此有子女之惨也。设或家富无子。则一生苦撑财产。家主如同籍没。公然据为己有。甚至家人之女婿。略有赀蓄。便谓伊岳是我家奴。从此借端索诈。而世仆之祸。延及外姓矣。又不特此也。有世仆。即有冒认世仆者。目覩土豪势宦。窥见懦弱之民。有产业田房。或艳妻艾女。即统仆驾船。如擒盗一般。劈空锁归。送官惩治。诬其叛主弑主。且出远年之伪契。以实之。由是吏徇嘱托。官通情面。见此题目甚大。遂谓名分攸关。竟断伪契为真。叛主是实。使茕茕懦弱之人。有屈难伸。无门可诉。尔乃量其家计。逼以赎身。可怜无知赤子。惟恐留毒在后。多方揭债典衣。仰人说合。岂知收银既讫。究竟不还其券。但付执照一纸。于是从前之伪契。得此执照而反真。冒认之虚词。有此赎身而无辨矣。果然不隔三年五年。仍旧唤之服役。此时若竟听其自然。恐曩日之金钱枉费。将欲顾恤体面。则家中之囊槖已空。甚有一诈再诈。直至孑然一身而后止者。】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名相注释:

‘先大人’,“大人”是对父母叔伯等长辈的敬称。这里是指先父。

‘崇祯’,明思宗(朱由检)的年号。

‘庚辰年’,“庚辰年”就是崇祯十三年,西元一六四○年。

‘收生妪’,“收生”就是接生。“妪”,《说文》:“妪,母也。”指年老的女人,或妇女的通称。“收生妪”就是专为产妇接生的妇女,亦称为接生婆。

‘浇风’,浮薄的社会风气。

‘子孙军’,‘世其为仆,且复例之以军’、‘私属不得称军’,这个地方的“军”应该是说如同军队般的编制、管理。所以“子孙军”是指说,大户人家他养的很多仆人,他的编制管理如同私人军队,世代都是做奴仆、做仆从,供人役使之人,这个叫“子孙军”。

‘世其为仆’,就是世仆。古代有那个奴隶制度,所以世代相沿的奴仆,就是父亲当奴仆,他儿子也当奴仆,这个叫世仆,“世其为仆”。相传在明朝的时候,有某姓的村民世代都为另外一姓的村民服役的习俗,这个叫世仆。

‘例之以军’,“例”就是比类、比照。意思是指说比照军队的编制、管理。

‘家主’,主人、家长、一家之主。

‘及身’,就在世的时候。这个“及身”就是在世的时候。

‘些须’就是少许、一点儿。

‘身价’,旧时娼妓婢妾卖身的价钱、价格,卖身价,这叫“身价”。

‘与天同休’,“休”就是歇息、停止。“与天同休”意思就是说,存在的时间与天一样长,比喻无穷无尽,没完没了。

‘岂不上干天地之和’,“干”,“干”就是冒犯、触犯,我们称,我们说干犯。

‘通房’,“通房”就是被主人收为姬妾,就奴婢被主人收为姬妾,但比正式娶的妾地位低下的丫环,这个叫“通房”。

‘主母’,婢妾、仆役对女主人的称呼。

‘牙妪’,“牙”就是买卖介绍人、经纪人。这是古代的商人的一种称呼,仲介买卖的叫牙商、牙贩,就是牙人。“牙妪”又称牙嫂、牙婆,以介绍人口买卖为职业,从中获利的妇女。

‘逢迎’,违心趋奉迎合。《孟子·告子下》:“逢君之恶其罪大。”你为了逢迎国君他所犯下的过错跟缺点,这个罪过是很大的。赵岐《注》,汉朝赵岐《注》:“逢,迎也。君之恶心未发,臣以谄媚逢迎之,而导君为非,故曰罪大。”赵岐注解这一段《孟子·告子下》的“逢君之恶其罪大”意思是说,“逢”就是迎合。国君的这个恶心,他自己没有发现,做臣子的却是以谄媚逢迎而误导国君去做恶的事情,所以这个说,罪过很大。

‘籍没’,“籍没”就是,“没”就是,这个音要念莫,不是没。“籍没”就是古时候登录财产或是家口,以没收充公。

‘赀蓄’,“赀”通资本的资。“赀蓄”就是积蓄的钱财。

‘伊’,彼、他(她)。

‘借端’,假托事由,借口某件事。

‘目覩’是亲眼看到。

‘土豪势宦’,这个“土豪”是古代的用词,不是现代的用词。我们常常形容说,这个人暴发户,很有钱,可是水平很低,文化水平很低,没有什么德行,财大气粗,我们一般都是说称土豪。地方上有钱有势的家族或个人,特别指乡村中有钱有势的恶霸,这个叫“土豪”。“势”就是权力、威力。“宦”就是官吏。“土豪势宦”是指地方上有钱的恶霸或弄权为恶的官吏,两者狼狈为奸地勾结。

再来,‘艾女’,“艾”就是美好、漂亮的人。“艾女”就是美好漂亮的少女。

‘统仆’,“统”就是率领。“统仆”就是带领仆人。

‘劈空锁归’,“劈空”就是突然地。毫无理由地,突然地将人綑绑带回。

‘契’就是证券,买卖证明、抵押、租赁等关系的文书。

‘徇’,顺从、曲从。指为了私情而做不合法的事情。

‘情面’,情分和面子,多指私人间的关系。

‘茕茕懦弱’,“茕茕”就是无依无靠、孤苦伶仃。

‘攸关’,“攸关”就是有关,关系重大。

‘赤子’,比喻老百姓、人民。

再来,‘揭债典衣’,“揭债”就是举债、借债。“典衣”就是典押衣服。意思是指以借钱、典当来筹款。

‘券’,古代的契据,常分为两半,双方各执其中一份,现代是指票据或者凭证的纸片。

‘执照’,官府所发的文字凭证。

‘曩日’,“曩日”就是从前。

‘囊槖已空’,“囊槖”就是袋子。“囊槖已空”就是一贫如洗。

‘孑然一身’,“孑然一身”就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

悍妇产蛇。(《先大人笔记》)。

明朝崇祯初年,嘉定(在今天的上海)有一位姓耿的卖面的人,他的妻子素来很彪悍,喜欢凌虐婢女,打骂到非常不堪。庚辰年春,耿妇怀孕将要生产,但是两天都生不下来。有一位王姓接生婆,最能够接生小孩。(此下面原来缺二十一行,每行二十个字)。那么这一段后面就没有了。它的意思就是说,这名悍妇,可能是指这名悍妇产下一条蛇,就符合这一段公案,“悍妇产蛇”。这个公案是,因为后面这一段不见了,所以也没办法去解释,也无从去考证了。所以我们就解释到这里。

再看下面,今天社会风气浇漓败坏,只有太仓、昆山、嘉定、崇明、松江这几个地方还有子孙军的这种说法,就是管理奴仆像军队。有一些奴仆投靠来做奴隶,便像逮到叛逆的人一样。奴仆被没入到功臣家中做奴仆,永远出不了头,不仅世世代代做奴仆,而且比照军队管理,使奴仆的后代的人永远不能做良家子女,这是何其残酷啊。作为一家的主人,为何不想一想,奴仆现受父母重恩,他也有父母,父母还在世时,他还不能够亲自孝养,今天做了我们家的奴仆,只不过是得到一点点卖身酬劳而已,却要辛苦地工作一生,苦命简直使他们与天同休,这个岁月,一辈子工作,这岂不是冒犯了天地之和吗?触怒了幽冥鬼神吗?

人虽然出身有优良贫贱,但他所生的子女,则跟平常人一样珍惜可贵,独独到有名分的家,奴仆到该结婚的时候,婢女总是不得自由。女仆容貌稍有姿色的女子,则被家的主人强逼作为姬妾,有的遭致主人妻子嫉妒怨恨,而有些遇到买卖妇女的牙婆,因为逢迎买主,所以把仆人卖到远方去了,致使被卖的婢女抱恨惭愧一生,含冤莫由申诉,到底是活着还是或者死亡,婢仆的家里,父母均不能知道,这是身为子女作仆的悽惨情形。设有些家中的主人富有,但是他无子,则一生苦撑著这个财产,家主人对待这些奴仆,如同家产一样没收,公然据为己有。甚至有些家主的女婿,本身也略有钱财,便说他是我岳父的家奴,从此借口使唤婢仆,需索欺诈,这是世代奴仆的灾祸延到外戚家族了。

又不仅是如此,有些世代奴仆,即有冒认世仆者。亲眼目睹地方上有钱的恶霸及弄权为恶的官吏,两者狼狈为奸地勾结,窥见懦弱的这些奴仆,有的有产业田房,有的有美艳的妻子,漂亮女儿,这些土豪,这些恶人,也可以讲说这些恶霸,就带领仆人驾船,像抓强盗一样,毫无理由地突然将人綑绑带回,送官府惩治,诬告奴仆背叛主人,或者是弑杀主人、刺杀主人,并且拿出久远多年的伪造契约以充作证据,加上因为官府官吏的徇私嘱托,打通官府人情。官员见到这个案子太大,就说这个跟名分有所关,竟然裁断这伪造契约是真的,奴仆背叛主人是真实的,使这些无依无靠、孤苦伶仃、懦弱的人有委屈难伸,无门可投诉。

奴仆为了承担家中生计,被逼卖身。可怜无知的老百姓,这些仆人,惟恐留祸害、债务给自己的后代,想尽办法举债典当来筹款,仰望雇家主人说好谈合。岂知,哪里知道,家主人收了银子完毕,最后却不还奴仆的卖身契约,只拿到官府给发的文字凭证一张纸。于是以前所伪造契约,得到官府发文字凭证,反而不是真的那张卖身契,主人冒认空虚凭证文词,有此张凭证赎身,但没有办法根本解决。果然不到三年五年,仍旧被家主人叫唤去服劳役。这时候若听其自然,恐怕从前所归还的金钱便冤枉浪费了,将想顾及体面,则家中还是一贫如洗。甚至有些主人一诈再诈,直到奴仆穷苦孤独一身,到老了,主人才肯罢手。

那么这一段主要是讲奴仆的悲哀,以及无依无靠,被家主人欺凌。

好,我们再往下看下面这一段:

【此真衣冠之大盗。名教之虎狼。止因未除世仆之刁风。所以生此无穷之贻累。夫卖一两而赎一两。在彼一生之屈节。已付东流。若出一倍而索数倍。在我片念之贪婪。殊伤天理。奈何同此钱财。家主用以买仆。则三两五两。重于泰山。奴隶用以赎身。纵累百盈千。轻如草芥乎。伏愿。当代仁人君子大发慈心。鸣诸当道。谕以私属不得称军。仆人不当以世。凡系投靠之人。总以及身而止。且饬婚嫁者不得收其财礼。赎身者不许过其原银。倘以上世之叛仆为词。即以现今之索诈而论。取遵依于各属。勒碑石于通衢。不唯使千万家之祖父。可以无累于后人。千万家之子孙。可以不尤其祖父。且可使千万家之良善。可免劈空诬陷之灾。千万家之女郎。可免强暴失身之辱。从此大姓之子孙。各各安分自守。不萌邪僻之念。不取非义之财。所以培植其宗祧者。不更厚乎。文昌帝君阴骘文广义节录卷上终】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名相注释:

‘名教’,《后汉·孝献皇帝纪·卷第二十六》:“夫君臣父子,名教之本也。”“名教”就是指常理、伦常、常道。凡彝伦之所关,圣贤之所,皆是也。我们现在讲叫礼教,也就是“名教”。

‘刁风’是指败坏风气,坏风气。

‘贻累’,留下负担、包袱,指连累了、牵累。

‘屈节’就是指失节归附。

‘殊’就是很。

‘鸣’就是申告。明朝祁彪佳诗,“重者鸣官究治。”

‘当道’,指执政者、掌权者。

‘世’,一辈一辈地相传,一代一代地相传。

‘上世’就是先代,上一代。

‘取遵依于各属’,“属”就是有管辖关系的。“各属”就是各个相关单位。意思就是要求各个相关单位遵循,依照办理。

‘勒碑石于通衢’,“勒”就是雕刻。“衢”,“通衢”就是四通八达的道路。意思就是说,在各交通要道刻碑,以昭告百姓。上一句是告知官府,这一句是告知人民。“取遵依于各属”就是告知官府,“勒碑石于通衢”是告知人民。

‘尤’就是怨恨。

‘邪僻’,“邪僻”就乖谬不正。《管子·正世》:“夫民贪行躁,而诛罚轻,罪过不发,则是长淫乱而便邪僻也。”

‘宗祧’,“宗祧”就是指古代称为远祖的庙,即宗庙。引申指家族世系、宗嗣、嗣续、宗祠。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

这样主人真是衣冠之大盗,礼教之虎狼。只是因为未破除世代奴仆的刁蛮风气,所以生出这无穷的牵累。卖一两而赎一两,在奴仆一生之卑屈节操,已付诸东流。若出一倍钱却索回数倍钱,作主人的,我们一念的贪婪,却伤害了天理,奈何要发这种钱财呢?家主人用钱买奴隶,一般是三两、五两,而主人人格是重于泰山;奴仆用钱来赎身,纵使积百满千,奴仆的命运仍然轻如一根草芥一样。

伏请恳愿,当代仁人君子大发慈悲心,告诉这些有权力的官员,告诉他们不能把奴仆当成私人军队般来管理,仆人不应当当世代奴仆。凡系投靠的奴仆,总以用到奴仆在世为止,不要延到后代。而且要求主人,若婢女婚嫁者,不得收她的钱财礼金。能赎身者,不允许收超过他原来卖身的银两。如果以上一世奴仆叛逃为借口,拿来作现今勒索敲诈的理由,这个是不允许的。以上这些要求,希望各方官府都能遵守执行,把这些规定刻在碑石上,树立在各通衢大道路口上,使百姓都能知悉明白。不仅使主人千万家的祖父可以不连累他的后人,主人千万家的子孙可以不责怪他的祖父,且可使千万家都保持良善的心,可避免使奴仆被凭空诬陷的牢灾,千万家的婢女可免被强暴失身的侮辱。从此有名望大姓家主的子孙各各安分自守,不会生出邪僻的念头,不取非义之财,所以培植他们家的福德,他们家族子孙不是更丰厚吗?

那么这一句经文,“奴婢待之宽恕,岂宜备责苛求”,因为这里面有提到这个‘小奴为祟’以及“悍妇产蛇”,所以我们来聆听净空老法师开示,疾病根源有三种。

老法师说疾病有三种,第一个是生理病,第二个是冤业病,第三个是业障病。

一,第一是生理病。《华严经》讲,虚空法界一切诸法,都是“唯心所现,唯识所变”。这是佛法的基础以及根本,一切诸佛就是从此基础上建立佛法,为众生说无量无边的法门。所以事实上,事实的真相什么呢?“依报随着正报转”,正报就是你的心识,能变现的是正报,所变现的是依报。若依报一切都能随顺正报,所谓“随顺自然生态”,这是最健康、最美好的。也就是说,你的依报就是你的身体,你的依报要好,你的身体要健康,那依报是跟着正报转的,正报就是你的心识,也是你的心。因为你现在是染污识,阿赖耶识,所以我们称心识,如果我们没有染污心,我们开悟了,没有无明,叫心性。所以老和尚说,“随顺自然生态”是最健康的。

第二,我们这个身体像小宇宙,每个器官、每根微血管、每个细胞,都能随顺自然生态。自然生态是什么?自然生态就是平衡、就是平等,就是随顺性德。你能够随顺性德,就是随顺自然。我们本来是什么?六祖大师说了,“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那“本来无一物”就是自性它本来的面貌、本来的样子,那就是自然啦,那就可以百病不生了。反过来说,你违背了性德,就是违背自然,你不能够随顺自然,就是违背你的心性,你的身口意行为都违背你的心性,那就是违背自然,不能随顺自然,那就会生病。这个原则我想我们要掌握住,你才知道怎么样可以不生病。也就是说你必须随顺性德。那随顺性德是什么?清净、平等、觉,都是戒、定、慧,都是慈、悲、喜、舍,都是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如果你能够知道,你如果违反了性德,就是不能随顺自然,那就会当然生病了,所以这个是属于生理上的病源。

那么佛说我们的心性是“真心离念”,什么叫“真心离念”呢?真心就是离一切虚妄之相,离一切妄念的,真心没有一个妄念,才叫做自然。真心如果有妄念,那就不自然,你的动作不自然,说话不自然,这个面相不自然,这是为什么?你不是用真心嘛。由此可知,起心动念是妄想、分别、执著,那就是违背自然,违背心性,破坏了我们的器官、血脉、细胞等组织,你违背道德、违背伦理,就是违背心性,所以你的器官、血脉、细胞相对就被破坏了,这是疾病产生的原因。所以老和尚的智慧就像科学家一样、像医学家这样在分析,用佛法的般若角度来分析疾病的根源,那是最究竟的,这是科学仪器检查不出来的。科学仪器只能知道结果,它不知道病因,因为它为什么?因为机器是死的,它没有智慧。但是智慧可以怎么样?它可以看过去、现在、未来。

所以老法师说,了解这个疾病所产生的原因,我们就保持心地愈清净,那疾病就愈来愈少,业障也就愈来愈减轻。所以麻烦是从妄想生出来的,这不但是病苦的根源,也是六道生死轮回的根源。我们懂这个道理,要修清净心、平等心、真诚心,回归自然,回归法性。

第三,回归法性,就是“法身菩萨”,永远没有生死、没有烦恼、没有病痛。这样的境界,就是一真法界、华藏世界、极乐世界,诸佛菩萨的报土都是这样的。众生迷失了自性,违反了自然,所以才遭受种种的苦难。真正有志气、有智慧的人,要去寻找苦难的根源,而且把它消除,恢复到最健康、最幸福的长寿之道,就是“无量寿”,也就是《无量寿经》里面讲的“无量寿”。无量寿是每个人本有的,只是因为有妄想、分别、执著,才变成生死轮回,才产生一期一期的生命,那种分段生死,造成现在眼前这种恶相。

第四,第二种是冤业病,冤业病就是有冤亲债主来缠身。例如《慈悲三昧水忏》那一位唐朝的悟达国师,他是十世的高僧,修行功夫也不错,持戒精严,他连续十世都出家修行,到第十世智慧福德也是有成就,于是他作了皇帝的、帝王的老师。

第五,悟达国师接受皇帝供养沉香宝座,就是沉香去雕成的太师椅。他要升座说法的时候,脚去踢到这个太师椅的椅座。他因为当时那一念,就心生欢喜说,这么年轻就当了帝王的国师,这个念头起来就是妄想,这个念头就是,欢喜就是一个烦恼,它属于七情五欲,就喜、怒、哀、乐、爱、恶、欲。一念欢喜的心,护法神就退开了,冤亲债主就找上身了,就长出了人面疮,苦不堪言。皇帝当时找了一流的大夫为他诊断,没有办法。他虽然生生世世都用功,但是现前接受这个供养,也就是说,他并没有明心见性,见性成佛,他没有破根本无明,他不是证法身,他不是我们刚才讲的法身菩萨,他还有这个贪瞋痴,还有这个尘沙烦恼,皇帝给他供养,他就心生欢喜,就表示他还会起心动念,他不是像法身大士,不起心不动念,他念不退,他做不到,所以他烦恼现前。所以佛陀交代我们说,要“以苦为师”是没有错啊。老和尚说,很多修行人接受五欲六尘的供养,老和尚说,这些人就回到阿鼻地狱去了。他说,释迦牟尼佛示现三衣一钵、树下一宿、日中一食,绝对不会退堕的。

第六,人面疮是悟达国师的宿世冤家债主,也是被他害死的同事,就是晁错,西汉的晁错,那悟达国师是袁盎,他们当时是一起当大臣,是同事,晁错是被他害死的,所以这个怨结得很深。那袁盎因为他十世都是修行人,有护法神保护,虽然冤亲债主生生世世都环伺在旁边,但是不能靠近。到第十世,终于有机会了,冤亲债主就附身了,那悟达国师就有这个灾难了。因为悟达国师他在当知玄法师的时候,小和尚的时候,他照顾了迦诺迦尊者,迦诺迦尊者是一个病僧,身上的臭味难闻,没有人想靠近,没有人敢靠近,但是知玄法师把他照顾得很好。迦诺迦尊者告诉他说,将来你有难的时候,你到四川彭州九陇山来找我,以山上有两棵松树作标志。

第七,悟达国师到了四川去找他的时候,果然看到这两棵松树,他就跟沙弥讲,沙弥说你稍事休息,和尚待会再见你。后来他见了和尚以后,跟他讲这个人面疮的痛苦。那迦诺迦尊者说,没关系,你到后面去洗这个三昧水就好了。当他要洗三昧水的时候,这人面疮就讲话了,祂说,等等,等等,你读过《西汉书》没有?他说,我读过。祂说,那个《西汉书》里面那个袁盎、晁错,你知道他们的故事吗?他说,知道。它说,晁错就是我,袁盎就是你,我以前被你害死了,我追你十世要报仇,一直没有机会,因为你十世都当这个高僧,我没有机会报仇。最后,这位冤亲债主,就晁错,因为看在观世音菩萨的化身迦诺迦尊者的化解,祂才愿意原谅他。但是我们要知道,这个迦诺迦尊者,老和尚说他是一个大阿罗汉,他也有可能是,他是观世音菩萨化身来的,要来帮助悟达国师。

最后悟达国师用这个三昧水来洗这个人面疮的时候,痛彻骨髓,就晕眩一样。醒来以后,人面疮就不见了,病就好了。后来他就在那边搭茅棚,精进用功,忏悔业障,写下了这个《慈悲三昧水忏》的由来。那么后来,等到悟达国师醒过来之后,那一个化境,就是迦诺迦尊者那个道场的化境,就不见了。

第八,所以老和尚说,一个人在这个世间,不要与人结怨。人家毁谤我、侮辱我、陷害我,我们要甘心忍受,把它当成消业障。就《金刚经》里面讲,“先世罪业,应堕恶道,以今世人轻贱故,先世罪业则为消灭,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也就是说,你这一辈子被人家轻贱、陷害、侮辱,你所造的罪业本来是应该要堕到恶道去,到地狱去的,因为人家轻贱你、侮辱你、毁谤你,你的业障就消了,“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你就可以开智慧了。所以老和尚说,不能有报复的念头。如果你还有报复念头,那就会冤冤相报,没完没了。所以他今世侮辱我、陷害我,甚至杀害我,必定是过去生中我曾经害过他、侮辱过他,今天他对我如此,这个帐就了结了,一笔勾消。所以,一切都要当还债想,来世再相遇就是好朋友,不会再做冤家对头了。因此,不能有一丝毫伤害别人的心,不能有一丝毫伤害别人的行为,这才是修行,这才是真正的有福报的人。

第九,不可以跟一切众生结怨,连一切畜生都不可以结怨。《楞严经》上讲,“人死为羊,羊死为人”,人吃羊肉,人死了以后变羊,羊死了以后变人,人又吃羊肉,生生世世吃来吃去,冤冤相报没完没了。报,绝对不会报得刚刚好,会报过头,每一世都报过头,到后来就造成大劫难了。

第十,第三个是业障病,不属于生理病,也不属于冤业病,是自己造作恶业太多。这种病是属于业障病,医药没有效果,诵经、拜佛、回向也没有效果,只有用真诚忏悔的心才有救。其实,诵经、拜佛、回向还是有效果,只是会比较缓慢一点。真正那个真诚忏悔心,就是忏悔过去,悔不再造,那个业障才会消,就像了凡先生一样。换句话说,你要以真诚心修忏悔法,改过自新,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才能消除这种病苦。凡是病痛必有原因,将原因消除了,才能恢复真正的健康。

第十一,这三种病,在现前社会上常见到,得病的人如果知道病因,如教修行,无一不得救,也就是说每一个人都可以得到救度。这些事情,只有佛法讲得透澈、圆满。我们学佛必须要知道。有健康的身体,心地清净、平等、慈悲,菩提道上的障碍就减少了很多,修行证果才能一帆风顺。

以上是我们讲这个“奴婢待之宽恕,岂宜备责苛求”,到这边就告一个段落。那么《文昌帝君阴骘文广义节录·卷上》也到这边圆满结束,下一回我们就开始要讲《文昌帝君阴骘文广义节录·卷下》了。

那么接下来就是在《安士全书》的原文里面有这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叫<禁淫书>,是民国初年的大德所编辑的,把它放进去《安士全书》里面。我们现在就来看这个原文:

【禁淫书。节录家庭宝筏】

【颜光衷曰。刻淫书。诱荡子。杀人不见血。有圣人者出。急应收毁一切淫污邪书及书板。有翻刻者处以极刑。比于五逆。罪在不赦。庶乎风俗醇而士习可正也。】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名相注释:

‘颜光衷’,人名,又叫颜茂猷,他字光衷,这个在《感应篇汇编》里面我们常看到他的文章,他号完璧居士,明朝福建人,崇祯进士。著有《迪吉录》,从因果报应立论,所采的故事都从历史的古籍中来编辑。

‘书板’就是我们现在讲的雕版,就是印刷版,以前叫刻书嘛,现在叫印刷,叫印刷版。那我们现在应该叫做电脑版,以前叫铅版,现在叫电脑版。

‘极刑’,酷刑、处死、死刑。

‘五逆’,杀父、杀母、杀阿罗汉、出佛身血、破和合僧。

‘庶乎’,就几乎、差不多。

‘醇’,朴实。

‘士习’,士大夫的风气,读书人的风气。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

〈禁淫书〉。节录《家庭宝筏》。

颜光衷说,刻印淫书,引诱浪荡之子,如杀人不见血。有圣人菩萨出来呼吁,应该急着收拾焚毁一切淫污人心的邪书以及淫书印刷版。有翻刻者处以极刑,比照五逆重罪,罪在不可赦免。这样才可端正风俗,士大夫的风气、读书人的风气才可以端正。

好,我们再看下面这一段:

【袁了凡曰。取淫秽邪书恶状及谤语焚化者。得子孙忠节孝义报。好阅淫词小说将此等淫秽书与圣贤书并贮者。得子孙淫佚报。翻印淫词小说恶状贩卖射利者。得子孙娼优下贱报。】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名相注释:

‘恶状’,“状”,叙述事实的文章。指不善的文章。

‘淫佚’,恣纵逸乐。《国语·越语下》:“淫佚之事,上帝之禁也。”那么“淫佚”是指男女的事情。

‘射利’,谋取财利。

‘娼优’,从事歌舞的艺人,后多指妓女。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

袁了凡说,能收取淫秽邪恶文章及毁谤的书,焚化淫书的人,可得子孙忠义节孝的果报。喜好看淫词小说,并将此等淫秽书与圣贤书籍一同贮藏者,得子孙淫佚果报。翻印淫词小说恶状贩卖谋利者,得子孙娼优妓女下贱果报。

好,我们看最后一段经文:

【毕效良曰。淫书淫画。实杀人之利刃。惟愿青年子弟。闺阁少女。一遇此等杀人毒物。立即撕毁。遇若辈邪友。摈弃勿面。更宜互相警戒。勿蹈无形杀人之危机。我今九顿首于出版界著作界之前曰。谁无子弟。谁无妻女。而忍令其入黑暗。蹈死亡。断宗绝嗣乎。我又九顿首于各校长各家长各号经理先生之前曰。务各随时严行稽察。循循劝导。使各青年子女。出黑暗。免死亡也。而其源则仍在于出版界著作界之好行其德也。倘采及刍荛。竟毁版而绝笔焉。吾知其子弟妻女。必为共和国之大伟人大阃范矣。倘谓淫书中寓有恶果报。阅者自能警惕也。试问何册淫书。不寓果报之说。何以只见阅者之沉沦陷溺乎。故我又拜手稽首于作艳情之著作家绘淫画之美术家之前曰。椽笔谋生。何求不得。何苦自留污点。自累盛名。引社会于黑暗。陷青年于死亡。所博者祗蝇头之微利耳。阴骘因果之说。浅学每谓渺茫。然圣经贤传。二十四史。一一具载。况近贤见闻。记录甚多。以故丁福保先生。约略辑录。以为世劝。诸恶之中。淫为第一。生前暗中种种报应。死后灵魂必永受痛苦。凡我同胞。能不触目惊心耶。如得海内盛德长者。联合同志。开会集议。妥筹扫除淫书淫画方法。同时并将戒色尊生敦品励耻等好书。广行流布。多方奖劝。造福社会国家。实无限量。不禁馨香百叩以祷之。】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名相注释:

‘闺阁’,“闺阁”就是闺房。

‘若辈’,这些人、这等人。

‘摈弃勿面’,“摈弃”,排斥、抛弃。“面”,就会见。这里指不要与之交往,叫“摈弃勿面”。

‘顿首’就是磕头、下拜。

‘号’,商店的代称,就指公司行号。

‘循循’,就是顺序的样子。

‘刍荛’,就割草叫“刍”。打柴叫“荛”。割草打柴的人。后来常作向人陈述意见的谦辞,叫“刍荛”。

‘阃范’,“阃”就是内室,就指妇女。“阃范”就是妇女的道德规范。

‘拜手’,古代男子跪拜礼的一种。跪后两手相拱,俯头至手。

‘稽首’,“稽首”就是顶礼,古时候的一种跪拜礼,叩头至地,是九拜中最恭敬的。

‘椽笔’就是以此大手笔,称誉他人的文笔出众,叫“椽笔”。

‘博’就是换取。

‘浅学’,所学不广。

‘圣经贤传’,指圣人手订的经典,贤人阐释的著作。

‘约略辑录’,指丁福保先生所辑录的《六道轮回录》。

‘妥筹’,妥善筹划。

‘不禁’,不由自主。

‘馨香百叩以祷之’,“馨香”,祷祝时心诚意切。意思是说心诚意切地叩拜祝愿。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这一段的这个<禁淫书>节录《家庭宝筏》,同样这一本曾琦云的《文昌帝君阴骘文》白话解,它里面也是没有翻译,所以我们也,这一段我们也是同样把它照原文把它翻译出来。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

毕效良说,淫书淫画,实在是杀人的利刃,惟愿青少年子弟,在家有德行的少女,一旦遇到此等杀人毒物,立即撕毁,遇到这些好淫平辈邪友,应该摈弃勿见面,更应适当互相警戒规劝,不要踏入这无形杀人的危机中。

我今天九叩首在出版界、著作界之前说,谁家无子弟?谁家无妻女?而你忍心让他们步入黑暗,走进死亡,断绝宗嗣吗?我又九叩首于各学校校长、各家长、各公司经理先生之前说,请务必各随时严行稽覈考察,循循劝导,使各学校、家庭、公司青年子女走出黑暗,免于死亡啊。而其根源则仍在于出版界、著作界的人要好行其德啊。倘若采取我的意见,完全毁掉印刷版及永绝写淫色文章,我知道你们子弟妻女必然是共和国之大伟人、大德模范了。

倘谓淫书中寓有恶果报,阅读者自己就能够警惕,请问哪一本淫书不是寓有果报之说呢?为什么只看见阅读者沉沦陷溺呢?故我又拜手稽首于作艳情淫书著作家、绘画淫画的美术家之前说,有能写大文章谋生,怎么会求不得利益呢?何苦自己留下污点,自己累积盛名,却引导社会到黑暗呢?陷害青年于死亡?所博得的利益只是蝇头小利而已。

阴德因果之说,浅学的世人都说渺茫。可是圣贤经典、贤人传记、二十四史一一都记载,何况近代菩萨所见所闻,记录很多因果善书,以故丁福保先生,约略辑录《六道轮回录》,以作为劝世善书。诸恶之中,邪淫为第一,生前暗中种种报应,死后灵魂必永受痛苦,凡我同胞,能不触目惊心吗?如得海内盛德长者,联合同志,开会集议,妥善扫除淫书淫画方法,同时并将戒色、尊重生命、敦品励耻等好书,广行流布,多方奖励,造福社会国家,实无限量,不禁一束馨香百拜,以祈祷祝愿之。

好,最后剩下一点时间,我们来聆听老法师开示戒淫。老法师这个地方,我们用三个段落来说明,一个是万恶淫为首,第二个是邪淫的罪过很重,第三,淫心不除,尘不可出。但是因为时间的关系,可能我们没有办法全部讲完。

第一,万恶淫为首。淫欲是邪业,是六道轮回生死的根本,六道凡夫往往因为淫欲,而造了种种杀业、盗业。

二,你看这个社会,情欲泛滥到现在已经太普遍了,所以社会动乱,世界不太平。这个事情不是小事情,也不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情,如果是两个人的事情无所谓,那个罪不大,这是大事情。一个家庭里面,夫妻不和,现在讲外遇,多半是先生外遇,或者是太太有外遇,这个家庭问题就来了。有了怀疑、嫉妒、瞋恨,口角决定不能避免,影响之大,不只两个人,直接受害的是子女。尤其子女在童年的时候,父母是他心目中的榜样,他天天在看,如果父母做出不善的榜样,这是影响他一生;他再影响社会,这个影响逐渐地扩大。

第三,由此可知,外遇是邪行,搞外遇是造无量无边罪业,很少人能想到这些问题,很少人能了解这个事实真相。所以夫妻不和,家庭破裂,就是社会动乱的根源,你说你背的因果有多大呢?现在这个世界不安定,社会动乱,就是从这里来的。今天我们看到全世界离婚率这么高,说这个世界不乱,哪有可能?关系太大了。

第四,如果没有这么严重的关系,佛怎么会把它定为根本戒呢?中国古大德常说,“万恶淫为首,百善孝为先”,我们要细细地体会这句话,要了解这个道理。淫欲是邪业,外遇是邪行,来生决定堕三途;不淫欲是培养自己的清净心,决定能超越三界,了脱生死,所以不论是出家、在家,淫欲要断,不能断要渐渐断。一定要记得古圣先贤的教训,“万恶淫为首,百善孝为先”。

第二,邪淫的罪过很重。

五,在家信众,佛没有禁止不淫欲,只讲到不邪淫,但是不邪淫里面,含的意义很深很广。凡是一切事情过分了,都称为淫。由此可知,“邪淫”这个含义很深很广。

六,老和尚说,不邪淫的人有福报,他得健康长寿、色身端庄的果报。夫妇不邪淫,得家庭和睦、眷属和睦的果报。你真正修因,你就能得殊胜果报。现在社会,仔细观察,一般家庭确实不像家。为什么夫妇不能好合?为什么常常有闹离婚呢?那是邪淫的果报。

第七,佛在《地藏菩萨本愿经》告诉我们,邪淫的果报是抱柱地狱。抱柱地狱就是炮烙地狱,铁柱烧得红红的让罪人去抱,这个地狱是非常非常地残酷。佛在经上说,世间愚痴众生染爱邪淫,堕这个地狱。老和尚说,这个地狱的刑罚不是阎罗王设置的,是自己的罪业自然变现出来的。

第八,世间人哪里晓得这个事情呢?跟他讲,他摇头,不相信。临命终的时候,地狱相现前,那就后悔莫及了。佛说,你贪图邪淫,罪过很重,只是片刻之欢,那后面要受无量劫的罪报。这个帐算一算,你就不会干这种事了。佛在经上说,“爱不重不生娑婆,念不一不生净土。”,所以六道皆以淫欲而正性命。人怎么会到六道来投胎呢?就是淫欲没有断掉。

第九,所以我们要想出六道轮回,就要离开淫欲;不但淫欲的行为不可有,最重要要把淫欲的念头给断掉。

第三,淫心不除,尘不可出。

第十,六道众生,每个人的烦恼习气不一样,有人贪名,有人贪色。好色的念头是淫心。淫心是我们罪业的根源,世间许多罪业都从这里生出来的。世间人常讲“业障深重”,其实淫心就是业障的根源。

第十一,《楞严经》说,《楞严经》上讲,“淫心不除,尘不可出”,你淫心不断,你出不了六道轮回。六道凡夫总离不开淫欲,有一些同修问,淫心很难断,净土宗讲“带业往生”,那我这个念头没断,我能不能往生呢?老和尚说,老实告诉你们,断有二种,一种叫灭断,一种叫伏断。“伏”是把它伏住,虽有这个念头,它不起作用。灭断难,伏断容易。

第十二,《楞严经》上讲的是灭断,为什么?因为这个经不是专门对净土宗讲的。换句话说,修其他法门的要灭断,才能出三界;修念佛法门,求生西方极乐世界,不灭断也行,但要伏断。所谓“伏断”,就是用一句“阿弥陀佛”把这个念头控制住,有人比喻叫做石头压草。这个佛号有力量,你能善用这句佛号,你就能往生。其他法门是斩草除根,那个当然是要除得很彻底。净宗不必斩草除根,只要把这个念头控制住,不让它起作用,你就能往生,古德讲这个法门叫“万修万人去”,就是这个意思,所以净宗法门无比殊胜之处的地方就在这里。

今天我们就讲到这里。感恩各位同修大德,若有讲得不妥之处,敬请同修大德批评指教。阿弥陀佛。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973454358@qq.com

落实弟子规,做好中国人!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