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净空法师

传统文化扎根教育不能疏忽

汤恩比博士说,对治二十一世纪社会问题,只有孔孟学说跟大乘佛法。这什么意思?我也问过很多人。二00五年、二00六年我两次访问伦敦,去看牛津大学、剑桥大学跟伦敦大学,这是欧洲汉学中心,…

汤恩比博士说,对治二十一世纪社会问题,只有孔孟学说跟大乘佛法。这什么意思?我也问过很多人。二00五年、二00六年我两次访问伦敦,去看牛津大学、剑桥大学跟伦敦大学,这是欧洲汉学中心,我跟他们汉学系的学生交流,跟他们教授交流。我问他们,汤恩比是英国人,他说的话你们赞同吗?因为他们是研究汉学的,我可以这样问他,他不是外行人。他们拿著汉学去写博士论文,很高明,我们不能不佩服,里面有个同学告诉我,他的博士论文是用《无量寿经》。我问他,《无量寿经》有九种不同的版本,你用哪个?他用夏莲居的会集本。还有个同学用《孟子》,另外有个同学用王维,唐朝的文学家。我问他,汤恩比这个话你们觉得对不对?他们对著我笑,不说话。我等了几分钟反问他们,难道汤恩比的话说错了?也没有人回答我。我说你们很高明,既不赞成也不反对,这表示你们的立场。最后我告诉他,我说汤恩比没有说错,而我们把它解读错了。这就提醒他们,解读错了。

我说提起儒,你们马上想到四书五经、十三经;提到佛,你一定想到《华严》、《法华》、《般若》,都是这些大乘经论,这个东西都是你们现在天天在研究的。今天社会这个乱象,你们有能力把它化解吗?所以你们不敢讲、不敢表态,你们有疑惑,你没有把握。这是应该的,这是我能够理解的。我说你们提到的那是儒释道的花果,你们看到的是花果,太高了,它应对现前的社会从哪里下手?你们找不到下手的地方。我告诉他,花果从哪来的?枝条上生的;枝从哪来的?枝从干来的;干从哪来的?干从本来的;本从哪来的?本从根生的,你有没有想到儒释道的根?没人想到过。儒的根是什么?《弟子规》,道的根《感应篇》,佛的根《十善业道经》,这些他们没想到过。

我说中国自古以来,学习儒释道都要扎三个根,儒要扎这三个根,道也是这三个根,佛还是这三个根。这是什么?像盖大楼一样这是地基,地基大家都一样,你能从这上扎根,你学儒可以成圣、成贤,你学佛可以成佛、成菩萨,你学道可以成神、成仙。你如果没有这个根,那你们搞的是,搞了一辈子是花瓶里头的插花,很好看,不中用,几天就死了。那是什么?那叫知识,你们搞的是知识,我说你们不可能像我学得这么自在、这么快乐,他们都笑起来了。为什么?我说我学跟你们是相反的。他听不懂,我们写两个字在黑板上,「儒学」,外国人是从这边念过去的,儒学,那是知识;我们中国人是从这边念过去的,这边念过去是「学儒」,味道不一样。你们是搞的儒学、道学、佛学,全是搞的知识,知识不能解决问题,解决后头有后遗症。我说中国古人的学法是学儒、学道、学佛,是开智慧,智慧解决问题没有后遗症,真能解决问题。我跟他们说话的时间不长,每个学校就一个小时,但是给他们一个很好的启发。我们真正要做学问得受用,要学佛、学儒、学道。我说学儒要学得像孔子一样,你就知道了,如果在这个时代出现几个孔子、出现几个释迦、出现几个老庄,这世界问题真能解决,汤恩比说的话没错!那个根多重要,你们把根全忘掉了。

我们疏忽了这个根、扎根教育,大概有两百年。彻底疏忽是在民国年间,清朝末年还有人讲,没有人真学了,都迷在西方;西方科学传到中国来了,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都跟外国人学。

虽然丢了两百年,要把它找回来不难,毕竟它有几千年的根在。我们在汤池做实验感到非常惊讶,原先想的丢了这么久,要做总得二、三年才能看到效果,没有想到三、四个月效果卓著,所有老师都惊讶。我们做总结的时候两句话,因为那个地方是桐城派的发源地,文化底蕴很深厚,有这个原因。我们这个做法证明了老祖宗所说的人性本善,我们承认这句话,你看他们一教就好了,他就明白了,那么快。第二个,证明了人民是很好教的,就怕你不教,你要教很好教。几个月的时间,人的良心唤醒了,这就是教育成功,把良心唤醒了,就是佛法讲的破迷开悟,对中国文化就会产生信心,知道这个好,我们要学习。

那一次这个活动是被联合国逼出来的,我们自己从来没有想干这桩事情,而是十几次参加联合国的和平会议,我们看到西方人思惟的方法不能解决问题。解决今天世界问题,今天整个乱掉了,东方乱掉、西方也乱掉了,整个地球一团乱,真的要用孔孟学说。孔孟学说是什么?我提出四个字,「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孔孟是仁义两个字做代表;「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用什么方法来落实仁义?忠恕。忠,我们自己心要正,不偏、不邪,这叫用心要用真心,大公无私的心。恕是什么?所有一切过失一笔勾消,饶恕他,不要再追究,无论干什么坏事。为什么?没人教,好多代都没有教了,你现在再要追究於心何忍!我们承认他本性本善,大家一起来学三个根的教育,大家一起来学《群书治要》、《国学治要》,我们慢慢从根就生起来了。受过这个教育再要做错事情就不能原谅了,那要接受处分;没有接受这个、学过这些教育,你做错事情不追究了,要宽宏大量。大乘佛法,真诚慈悲,我们用这八个字就能把世界问题解决,孔孟的「仁义忠恕」,大乘的「真诚慈悲」。我在澳洲,陆克文的哥哥来问过我,如何解决现在这个社会纷乱的问题,我就给他提出这八个字,他相信。

今天社会不可以动乱,一定要稳定。如果这些做坏事情的人,贪赃枉法一追究,那个很麻烦,人数太多,他们那个集团是一个反抗的力量,会把社会搞动乱,那我们这个圣贤教育没有办法推动;在稳定当中把圣贤教育扎根、圣贤教育普及,现在做这个不难。我认为我们有五、六十个好老师,像《群书治要》总共只有六十五部,有六十五个老师,每个人专攻一样、专教一样。用什么方法教?用卫星电视来教、用网路来教,每天二十四小时,这些人不断在讲解,全世界人都能够收看。国家如果把这个看作是一门功课,让所有公务人员都要去学习,来参加考试,个个人都学好了。不难!没有这个工具真难,那怎么办?这个工具好,一年天下太平,社会安定,不会再有这个乱象。

节录自:净空老法师主讲 净土大经科注  (第一九七集)  2012/2/17

声明:本文所有素材(文字、图片、视频)均来源于网络搜集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处理删除。(客服微信号:973454358)本文地址:https://www.guoloujiang.com/61995.html

意见与反馈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