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悟道法師

道德讲堂光碟教学课程开示(第三集)悟道法师主讲

道德讲堂光碟教学课程开示  悟道法师主讲  (第三集)  2019/11/1  台湾台北灵岩山寺双溪小筑三重净宗别院  档名:WD32-054-0003 我们今天这个课就上到这里。…

道德讲堂光碟教学课程开示  悟道法师主讲  (第三集)  2019/11/1  台湾台北灵岩山寺双溪小筑三重净宗别院  档名:WD32-054-0003

我们今天这个课就上到这里。今天是达摩祖师的圣诞,今天我们在这里上课,刚才蔡老师也讲,达摩祖师讲一念顿悟。禅宗的祖师传的是顿悟法门,根性利的人,一念他就顿悟了;根性钝的要渐悟,渐渐修,渐渐放下,渐渐悟,到最后跟顿悟是同样的境界。我们现代大多数人还是渐悟,由小悟累积成中悟,中悟累积大悟,大悟再累积,最后才大彻大悟。一下子我们做不到大彻大悟,所以我们从渐悟开始。

在我们听传统文化的课,每一个人的善根还是有不同,善根福德因缘还是有不一样。同样我们一起听课,但是各人,每个人他的领会、他的悟处、他的感受也有所不同。但是总的来讲,我们有听都是属于正面的,虽然我们根器比较钝,但是薰习久了,慢慢我们也会醒悟过来。我们现在修学没有办法达到这个效果,主要我们薰习的时间还是不够,毕竟我们不是顿悟的那种根器,我们时间不够,所以达不到那个效果。因此我们还是要多加强,加强「一门深入,长时薰修」,这样的一个方式来勉励自己。

现在我个人,我用的方式,我每天讲一则《论语》,走到哪里就讲到哪里。我这个不是讲给大家听的,实在讲,是讲给我自己听的。请大家来,也是给我一个约束。如果没有找一些人,我自己也很容易懈怠,有事情一来、一忙,算了,有时间再说。这个有时间,恐怕就遥遥无期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接着再来看。过去《论语讲记》我也常常看,看了觉得很好,但是总是断断续续的。后来我想这样看了,尤其年纪大了,看的印象又不是很深刻。所以后来我就想到现在有这个微信,那个微信,就是你们现在可以聊天。我弄那个微信不是聊天的,但是也可以说聊天,跟大家聊的就是《论语》,聊这个东西。如果聊那些没有意义的,特别是讲一些是非的,那造罪业了,那个不如不要有这个微信。知事多时烦恼多,识人多处是非多,这个增加我们的业障,那没有意义了。

所以这个学习还是要靠自己,佛门有一句话讲,「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自己要怎么修,还是要靠自己。还有同参道友,大家互相勉励,依众靠众,像我们今天这样一起来听课,就是依众靠众,大家互相依靠。住在道场,大家共修就是依众靠众。自己一个人容易懈怠,容易退转,特别在现在这个时代,如果自己没有高度的警觉,实在讲很容易退转,我们就不晓得退到哪里去了。我们也要认识清楚我们现前的这个环境。

蔡老师讲的可以说非常重要,讲的也都是我们现前这个世界,不止说我们这个国家,可以说我们这个世界所有的问题,每个国家都有同样的问题。我们听这个课,我们要有进步,要提升,现在就是说我们听懂一句,听懂一句我们就去做、去实行,信解行证,去做。你这一句认真去做,你就会有心得;这一句做到有效果了,其他的也会触类旁通。比如曾子讲,「吾日三省吾身」,每天反省自己,再三的反省自己。这个三省,你给它作一个数字也可以,或者解释为时时刻刻反省也可以,所以我们不能呆呆板板。三省吾身,就每天反省三次,上午一次,下午一次,晚上再一次,那这样解释也可以。我们另外一个解释,就是时时刻刻提醒、时时刻刻反省,也就是说时时刻刻反省自己。「传不习乎?」老师的传授,我们有没有去做,有没有去实行、去学习?那反省,就是我们有没有去把它做到,这个反省自己。「为人谋而不忠乎?」我们替人家办事,有没有全始全终?如果没有全始全终,办一办不想干了,这没有忠于我们为人办事这桩事情。我们有没有尽心尽力去给他办好?这个我们可以自己懂得一条,来修一条。

每一个经典经句都可以相通的,看我们听懂哪一句,懂的先去做。懂的很多,能够做到很多,当然是更好。如果我们这个理解力比较差,我们就先从一条这样去做,做了有心得,你就会提升了。比如说我们道场,我们出家众学法器,我劝大家法器统统要学习,那我劝了,你有没有接受?接受了,有没有照做?照做了,才是算真正的接受。如果没有照这样去做,那不能算接受。所以我们讲授课,授是两方面的,教授这个授,一个提手旁,一个接受的受,就是我们这个手拿东西给对方,对方他有接过来,叫接受。好像你送个礼物给人,手送给人,那对方有接受过来。如果老师传了,我们要问我们有没有接受?接受之后,有没有照这样去实行?这个都是我们时时刻刻要反省的地方,这样才会进步。不然我们听一听,等一下走出这个讲堂,一出门就忘记了。那记都记不得了,大概不太可能去把它做到。为什么?忘记了,没有提起来,没有记在心里,我们很容易会忘记,这样我们就很难会提升、会进步。

所以我们这一生得到人身,在佛门常讲,「人身难得,佛法难闻」,我们在六道生死轮回,要轮回到人道来做人,这个很难。失去人身,要再得到人身,那就更难,佛在经上也有比喻,盲龟浮木、须弥穿针、爪上土,这些都是比喻我们人一失去人身,要再得到人身,机会很少。得到人身的机会很少,失去人身的机会很多、时间很长,得到人身的时间很短暂,所以才讲人身难得。得到人身,要闻到佛法,那就更难,在《无量寿经》讲,「难中之难,无过此难」,能够闻到佛法,那真是佛法难闻。能够遇善知识,那就更难了。很多人闻到佛法,但没有遇到善知识,不得其门而入,修行不晓得从哪里下手,不知道从哪里下手,修了一辈子,还是烦恼一大堆。这个就说明我们没有进步,没有提升,甚至还退步,这也就是没有遇到善知识。

我们有缘遇到善知识,善知识的开示我们能不能理解?这是第一关,如果理解都不能理解,听不懂,这个业障很重。不能理解,这个善根不够,当然没有办法去修;理解之后,有没有照这样去行、去做,那又是一回事。如果理解,不做,那这就是说食数宝,替人家数钞票,不是自己的,跟自己没有关系。这个就像我们读经一样,经读了很多,但是经是经,我们还是我们自己的妄想、习气,跟我们毫无关系。就是这个经典跟我们没有关系,这个经念了是佛菩萨的,跟我没有关系,这样经对我们就不起作用。这个经读诵,我们还是要解义,解义之后要去修行,修行才能证果,信解行证,这是我们修行必须有这个信解行证,不能有解无行、有行无解。有的人修行很用功,但是不懂理论方法,盲修瞎练,佛门也常讲,佛不赞叹无益的苦行。佛赞叹苦行,但是不赞叹无益的苦行。你那些苦行,理论方法不对,冤枉受那些苦,也得不到结果,这个佛不赞叹。佛赞叹有益的苦行。要修有益的苦行,必须听经明理,明白之后去修行,这样方向才不会错误。

我们现在在观念上,第一个先学习经教,观念上不要有偏差、有错误。如果这个念头偏差错误,修行也是跟着错了。所以这个听课,实在讲过去老师还是要考试的,有听,到底有没有懂?听有在听,但是没懂,没懂还是要继续听,哪里不懂,或者听错了,要把它纠正过来。所以师友都是这个作用,叫做协助我们。所以这个第一个观念很重要。现代人,一个观念都错了,你能要求他怎么修?那愈修愈离谱,基本上他的念头就不对了。这个念头就是知见,他的认知、他的见解不对、错了,佛法叫邪知邪见,偏邪了。这个知见就像我们开车的导航一样,开飞机、开船,现在开车也要导航,那个导航导得不对了,那你开了就达不到你的目的地。过去那个导航还不是很正确,我也常常听人家讲,导航被导到田当中去了、被导到去碰到铁门,说你的目的地到了。这个问题就是我们认知、知见不对,那个就是在导航,它引导你的,引导你去行的,但是它引导的方向不对,你再怎么走就是达不到目的地。所以首先我们修行必须要有这个正见,所以八正道第一个就是正见。为什么把正见摆在第一个?因为那个见错了,你后面那七个全部都跟着错了,所以这个知见非常重要。我们听经,就是让我们有一个正知正见的标准,所谓正字标记,正知正见的标准。所以听经闻法这个非常重要。

蔡老师讲的这个非常重要,实在讲,这个是要普及的去推广。我现在也是一直想怎么把蔡老师讲的《群书治要》推广,我们净老和尚在联合国也是首先推的就是这部《群书治要》。现在听说有翻成十个国家的文字,但这个目前还不普及。我们中国自己不修,你也不能影响世界。好像我们要教人,也要自己先修,自己没有修好,一直希望别人去做,这个也很难。总是什么事情都要自己带头来做,自己来修。我们台湾现在选举又快到了,大家感觉我们这个社会,新闻一看,就是一个字,乱,就很乱。就像《感应篇》讲的,「以直为曲,以曲为直」,直是有道理的,给它讲成没有道理;那个没有道理的,讲成有道理,是非颠倒,善恶不分。现在这个社会就是这个现象,全世界都是这个现象。因此这个经典的推广,是非常迫切需要。

所以刚才我们听蔡老师讲,这是九年前在马来西亚汉学院那边讲的,当时老和尚推《群书治要》,就是看到这个世界政治很乱。因为现在的人不懂什么叫政治,政治两个字也不懂,以为当官、去选举就是政治。有一些人讲不要去碰政治,政治很黑。政治怎么会黑!政者,正也,那个政就是正,正正当当那个正;治是治理,政治是管理众人之事。《孔子家语》讲,「天道敏生,人道敏政,地道敏树」,人道办政治最重要,政治办好了,大家得到公安;政治办不好,大家很乱,心不安。实在讲,我们哪一桩事情离开政治?政治不是说你当官就是政治。你没有当官,你在家庭,你一家人,你这个家治理得好不好,那个就是政治。所以在《论语》里面也讲到,有人跟孔子讲,你这么大的学问,怎么不去当官、不从政?孔子说,我在家里实行孝悌就是办政治,这个就是政治。所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政治。一个家离不开政治。你一个小商店,管二、三个人,那也是政治。如果你不懂政治,你二、三个人你都管不好,一个小商店你都搞不定。一个工厂、一个公司、一个团体,乃至我们一个道场、一个国家,哪一个离开政治?你说不要政治,那就不要去管;不要管,乱七八糟的,大家都不安。所以现在人把政治两个字,他意义也都没搞清楚,看到那些贪官污吏,那些胡作非为的官员,以为他们在办政治。那政治不是这么办的,政治怎么办?这部《群书治要》就是办政治的。

所以不能没有政治。但是政治你要怎么样才能办得好?这《群书治要》它是一个标准。所以我们净老和尚在联合国就推这一部,我们也有义务责任响应我们净老和尚推广《群书治要》。我们老和尚还请人节录《36O》,怕那个一套大家看也看不懂,没有兴趣去学习,所以编这个《36O》先让我们学习比较方便,然后再去深入。我们从这个方便,学到一句、两句,实在讲我们终身都受用不尽,这是无价之宝,我们有缘遇到,我们就不要当面错过。现在电脑网路也很方便,大家要收听我们华藏网,或者你随便点哪个网站,要搜寻这个都不难,这个大家可以自己利用时间。因为毕竟我们在一起听经的时间还是有限,现在是一个月一次。一个月一次,一年十二个月就十二次,这个时间还是有限。所以还是平常细水长流,一天我们就学一条。这个《36O》是什么意思?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天学一条,就这个意思。这个学完了之后,从头再来,学一遍是不够的,所以我们要一门深入,长时薰修。

我们念佛人,这个就是帮助我们念佛功夫得力,是助修。不然我们念佛念了一辈子也没功夫成片,不要说事一心不乱、理一心不乱,功夫成片都达不到,那还谈什么事一心、理一心?为什么达不到?没有这个基础,没有传统文化、人天善法这些基础,这些没有。没有,我们起心动念、言语造作都在造恶业,我们念佛功夫怎么会得力?不可能会得力的。所以雪庐老人九十一岁还讲《论语》,他的对象是谁?台中莲社的莲友,念佛人。这就给我们说明,学《论语》帮助我们念佛功夫得力,得功夫成片,往生才有把握。如果我们不在这个基础下功夫,我们现在念佛功夫不得力,临终往生,实在讲没把握。所以我们功夫要得力,就是在生活当中我们去断恶修善,把错误的一些观念依照经典这个标准给它修正过来,在《论语》、在《群书治要》,都在这个当中,这个叫政治。政治办好了,大家心安;办不好,心不安。

刚才传师也跟我问了一个问题,他说现在有同修念《感应篇》,都有把一章一章(我们那个《直讲》有分「明义章」、「积善章」、「诸恶章」)那个章的名称也念下去,说这个可以不可以?这个不是不可以。我们现在早上在念的,我们是没有念这些章名。如果我们在同一个道场,有的人有念这个,有的人没有念这个,大家想一想,你要依哪一个?这个就是政治。大家政治,你不要想到去投票、去当县长、市长,当总统。其实当总统也是这个道理,你要听哪一个?你要依哪一个?你一个道场不能有两种模式,让人家无所适从,不晓得依哪一个。

所以过去三重净宗学会,在二十几年前,为了念佛,有的要念四字,有的要念六个字的,吵起来了,吵到水火不相容。有的要念六字四音的,有的要念四字四音的,这个弄得没办法。它原来用台中莲社四字四音,后来他们又有一些同修喜欢六字四音的。当时要问这个问题,老和尚也不在,我们老和尚到美国去了,到图书馆去只有我在,那只有问我了。他们听经也有各人的解读不同,有同修就讲,老和尚讲经讲《弥陀疏钞》说,莲池大师教别人念,念六个字的,人家问他,你老人家自己念四个字,还是念六个字?他说我念四个字。为什么念四个字?他说我就决定要往生,就不用客气了。南无是皈依、恭敬的意思,我就决定要往生,这个客气话就免了,念四个字的。那为什么教别人念六个字?他说别人未必要往生,所以恭敬一点好。这个要念四字四音这一派,就说我们是一定要去西方的,所以我们不念六个字;念六个字的说,那个是助念的,有很多同修听到那个四字四音,就是人快断气了,念得大家听了毛骨悚然,就是听了很恐怖。所以念六字四音的,那打起来了。

后来去找我,我说,实在讲,念六个字、念四个字,只要有真信切愿都能往生。甚至你不是念阿弥陀佛,你念南无观世音菩萨、念南无大势至菩萨、地藏王菩萨,你真信发愿要去西方,也能往生。这蕅益祖师在《梵室偶谈》讲,他说有的人他是参禅的,你不要改变你参禅,你还是参你的禅,你只要真信发愿要去西方,就用你参禅这个修行回向就好了。这个在《观无量寿佛经》十四观到十六观,这三观讲的九品往生里面就有讲到,读诵大乘,大乘经不一定读哪一部经,只要回向发愿。关键你真的愿意往生西方,真的相信有西方,你真愿意去,那你修什么法门统统可以回向。做世间任何善事,你去放生、做好事、救济贫穷,统统可以回向西方。真信发愿,这个行门就很多了,这个行门,念佛是主要的,其他也有很多行门。所以我就跟他们讲四字、六字,只要真信切愿都能往生,这蕅益祖师不是在《弥陀要解》讲得很清楚吗?但是有的人要念六字四音,有的人念四字四音,后来我就讲,你们喜欢念六字四音,再去弄一个道场,后来他们也接受了,要念四字四音的就留下来在这里。后来他们也接受我的建议,再去弄一个六字四音的道场,喜欢六字四音到那里去念,喜欢念四字四音的在这里念,这个问题才解决。请问大家,那这是不是政治?这个就是政治!政治很黑吗?你没有这样处理,大家都住在那边不一天到晚打架?他要念四字四音,他要念六字四音的,不就打起来了?你说行吗?

所以传师刚才问的这个问题,我们现在每一天读,就是没有加上这一个;如果你另外一个道场,专门有加上这一个的,那可以。在我们华藏这个系统,我们大家都这么念,就要照这么念,这样才不会让人家无所适从。到时人家说:师父,到底我是念哪一种好?对不对?所以道场为什么那么多?就是它有不同的修行方式,你喜欢哪一种,你去选择适合你的那个方式去修行,道场才需要那么多。

所以建立宗派也是方便每一个人他根器不一样,他有的要修禅、有的修密,同样一个宗,它也有修行方法不同。禅宗也有五派(五个宗派),我们净土宗有实相念佛、观想念佛、观像念佛、持名念佛,持名念佛又有六字四音,又有四字四音。我们现在用四字五音的。所以那天我到双溪去,休息时间放四字四音的,我们三时系念念四字五音的。后来我叫他们调整一下,我们双溪是系念道场,都常年在做百七,不要一下子念这个调、一下念那个调,让人家也是很难适从。我们这个系念道场(在华藏图书馆就是六字二音),四字五音我一直到现在都没变。所以我们一个道场,你不要很乱、很杂,人家来了不晓得该用哪一个,所以你不得不定一个标准。这个不是说哪一种音好、哪一种音不好,都好,整齐就好,不乱就好。如果乱、不整齐,那统统不好。

所以这个就是让大家得到公安,这个就是政治它的目的。《群书治要》讲的就是政治,所以我们台湾现在,实在全民都要上这个课。你没有上这个课,没有听蔡老师这么讲,你不懂,你怎么会选人?好人出不来。好人为什么出不来?你不认识,你把好人看成坏人,把坏人看成好人,那颠倒了,怎么会好?政治怎么会办得好?我们现在用《群书治要》这个标准,你看看现在全世界的领导人,先不要去看别的国家,先看我们台湾,我们台湾的领导人。发生了一些事情,有没有一个总统说,「万方有罪,罪在朕躬」?有没有?他们没有。推卸责任,人家去指责他有些错的地方,「那是我的错吗?」他问你那是我的错吗?如果你没有这个经典,真的,你没有一个标准;你有经典,你眼睛就亮了,这个领导人他正确不正确。是不是?所以这个选举不能感情用事,不能意气用事;你感情用事,意气用事,那就把台湾给毁了。

好,就讲到这里了。因为我晚上七点半还要讲经,所以提前五分钟下课。我就不在这里用药石,剩下两个小时,回去还要盥洗,还要准备一下,所以先提前一点,我们就讲到这里。祝大家福慧增长,法喜充满。阿弥陀佛!

声明:本文所有素材(文字、图片、视频)均来源于网络搜集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处理删除。(客服微信号:973454358)本文地址:https://www.guoloujiang.com/61938.html

意见与反馈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