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徐醒民老师

徐醒民老师《三字经研读》第一集

徐醒民老师《三字经研读》第一集 《三字经研读》第一集 前言 我们现在开始研读《三字经》。《三字经》过去儿童们读这部书的时候,开始先学着背诵,背诵熟了以后,就由老师讲解。我们现在就先…

徐醒民老师《三字经研读》第一集

《三字经研读》第一集

前言

我们现在开始研读《三字经》。《三字经》过去儿童们读这部书的时候,开始先学着背诵,背诵熟了以后,就由老师讲解。我们现在就先背诵一遍看看,背诵《三字经》,有两种背诵的办法,一种就是一句一句的念下去,另外一种,它用这个诵,诵就像诗歌那样吟诵的样子。过去在私塾里面,敎儿童们读的时候,大多数是用吟诵的那个方法,我现在就采取吟诵的方法。这个也没有标准的谱子,就随着个人在读的时候,把这个声音拉长一点,这个意思就是敎儿童们在读这部经的时候,念那一句,口里在诵,心里就在想其中的意思,这个有它的这个作用。现在我就开始这样读了。

《三字经》

人之初 性本善 性相近 习相远 茍不教 性乃迁 教之道 贵以专 昔孟母 择邻处

子不学 断机杼 窦燕山 有义方 教五子 名俱扬 养不教 父之过 教不严 师之惰

子不学 非所宜 幼不学 老何为 玉不琢 不成器 人不学 不知义 为人子 方少时

亲师友 习礼仪 香九龄 能温席 孝于亲 所当执 融四岁 能让棃 弟于长 宜先知

首孝弟 次见闻 知某数 识某文 一而十 十而百 百而千 千而万 三才者 天地人

三光者 日月星 三纲者 君臣义 父子亲 夫妇顺 曰春夏 曰秋冬 此四时 运不穷

曰南北 曰西东 此四方 应乎中 曰水火 木金土 此五行 本乎数 曰仁义 礼智信

此五常 不容紊 稻梁菽 麦黍稷 此六谷 人所食 马牛羊 鸡犬豕 此六畜 人所饲

曰喜怒 曰哀惧 爱恶欲 七情具 匏土革 木石金 丝与竹 乃八音 高曾祖 父而身

身而子 子而孙 自子孙 至元曾 乃九族 人之伦 父子恩 夫妇从 兄则友 弟则恭

长幼序 友与朋 君则敬 臣则忠 此十义 人所同 凡训蒙 须讲究 详训诂 明句读

为学者 必有初 小学终 至四书 论语者 二十篇 羣弟子 记善言 孟子者 七篇止

讲道德 说仁义 作中庸 子思笔 中不偏 庸不易 作大学 乃曾子 自修齐 至平治

孝经通 四书熟 如六经 始可读 诗书易 礼春秋 号六经 当讲求 有连山 有归藏

有周易 三易详 有典谟 有训诰 有誓命 书之奥 我周公 作周礼 着六官 存治体

大小戴 注礼记 述圣言 礼乐备 曰国风 曰雅颂 号四诗 当讽咏 诗既亡春秋作

寓褒贬 别善恶 三传者 有公羊 有左氏 有谷梁 经既明 方读子 撮其要 记其事

五子者 有荀扬 文中子 及老庄 经子通 读诸史 考世系 知终始 自羲农 至黄帝

号三皇 居上世 唐有虞 号二帝 相揖逊 称盛世 夏有禹 商有汤 周文武 称三王

夏传子 家天下 四百载 迁夏社 汤伐夏 国号商 六百载 至纣亡 周武王 始诛纣

八百载 最长久 周辙东 王纲坠 逞干戈 尚游说 始春秋 终战国 五霸强 七雄出

嬴秦氏 始兼并 传二世 楚汉争 高祖兴 汉业建 至孝平 王莽篡 光武兴 为东汉

四百年 终于献 魏蜀吴 争汉鼎 号三国迄两晋 宋齐继 梁陈承 为南朝 都金陵

北元魏 分东西 宇文周 与高齐 迨至隋 一土宇 不再传 失统绪 唐高祖 起义师

除隋乱 创国基 二十传 三百载 梁灭之 国乃改 梁唐晋 及汉周 称五代 皆有由

炎宋兴 受周禅 十八传 南北混 辽与金 皆称帝 元灭金绝宋世 舆图广 超前代

九十年 国祚废 太祖兴 国大明 号洪武 都金陵 迨成祖 迁燕京 十六世 至崇祯

阉祸后 寇内讧 闯逆变 神器终 廿二史 全在兹 载治乱 知兴衰 读史者 考实录

通古今 若亲目 口而诵 心而唯 朝于斯 夕于斯 昔仲尼 师项橐 古圣贤 尚勤学

赵中令 读鲁论 彼既仕 学且勤 披蒲编 削竹简 彼无书 且知勉 头悬梁 锥刺股

彼不教 自勤苦 如囊萤 如映雪 家虽贫 学不辍 如负薪 如挂角 身虽劳 犹苦卓

苏老泉 二十七 始发愤 读书籍 彼既老 犹悔迟 尔小生 宜早思 若梁灏 八十二

对大廷 魁多士 彼既成 众称异 尔小生 宜立志 莹八岁 能咏诗 泌七岁 能赋碁

彼颖悟 人称奇 尔幼学 当效之 蔡文姬 能辨琴 谢道韫 能咏吟 彼女子 且聪敏

尔男子 当自警 唐刘晏 方七岁 举神童 作正字 彼虽幼 身已仕 尔幼学 勉而致

有为者 亦若是 犬守夜 鸡司晨 茍不学 曷为人 蚕吐丝 蜂酿蜜 人不学 不如物

幼而学 壮而行 上致君 下泽民 扬名声 显父母 光于前 裕于后 人遗子 金满籯

我教子 惟一经 勤有功 戏无益 戒之哉 宜勉力

中国过去小学生读书的时候,开始都是读《三字经》。这个《三字经》,虽然是小孩子开始读的一本书,但是这里面包含的意思很多。它有经书、有历史、有做人的种种的道理,这里面都包含了很多了。所以在小学生读这本书的时候,过去开始只是读,读诵之后能够背了,然后再开讲。开讲也只能够很浅的讲,就儿童们他所能了解的来讲。如果讲得深了,小孩子们是听不懂。但是我们今天感觉到,儿童读这本经,必须有儿童的父母,以及学校的老师,时常的跟他讲解,随着儿童年龄,有不同的讲解的意思。

这部《三字经》,根据古人注解,是在宋朝,宋朝有位学问很好,叫做王应麟,王就是周吴郑王的王,应就是应该不应该那个应,麟就是麒麟凤凰那个麟字,他是南宋人。在他编了这个《三字经》之前,中国的儿童读本,有《千字文》,还有更早的叫做急就章。自从有了《三字经》以后,《千字文》还有人读,那么《三字经》读的人就是很普遍了。现在我们就开始,很简单的、浅显的讲这部经。

《三字经》,三个字一句,经这个字,就中国文化来讲,凡是这个书里面,讲的这个道理,永久的都有它的价值,不论在什么时代,也不论在什么地方。旣是经,它这里道理,都有它的价值在那里,这个价值是教育的价值。换句话说,《三字经》,就今天这个时代来讲,不但在中国,儿童们要读,就是在世界各国的,他们如果要知道,怎样教育儿童,把握了教育的根本,都要教他们的儿童读这部经。现在就看经的内容了。三个字一句,是因为儿童们年纪小好念,三个字一句念起来很容易

【人之初 性本善 性相近 习相远】

第一句人之初,第二句性本善。简单的讲,人之初就是我们这个人,就是刚刚从父母生下来的时候,就是在初生的时候。性本善性就儒家的学术来讲,就是天性。四书里面有一部《中庸》,《中庸》是从礼记里面提出来。《中庸》里面开头就讲:「天命之谓性」。根据这句经文讲,性就是天性,所谓天性是天然的,我们人的天性本来就有的,不是人为的,不是从学习学来的,本来就有这个性,这叫天性,也叫本性。那么这个天性,要彻底的讲的话,它是我们人人都有的这个性,这个性虽是人人都有,但是我们都不认识它。因为这个性,我们中国讲求学,比如说孔夫子教我们求学,他教的学生,最重要的意义,就是教他的学生,学做为圣人。学做圣人,凭什么学做圣人呢,就凭自己都有这个性,把这个性完全自己明了了,也见到自己这个性,就成就圣人了,成为圣人。我们现在虽然有这性,自己不了解。成就圣人,这个性完全都自己见到了。那有什么用处呢,孔夫子的教育,从浅处往深处来学的。浅处来讲,我们学做人之道,从深处来讲,就是把这性,完全把它明了出来。明了出来有什么好处,各位知道,我们人在这个世间,从人之初,我们从父母把我们生下来以后,在初生的时候,这里是讲性的本善的。

要知道这是讲性本善,人之初,生下来以后,就有痛苦的。为什么有痛苦呢,生下来衣食种种的须要,不见得人人都那么富足。有的贫穷,有的衣食都没有的,住的屋子也没有。这还不算,还有生病的时候。生病的还不算,活到年纪老的时候,老有老的痛苦。老的痛苦还不算,最后还有死的时候。有生、有病、有老、有死,这是我们人到世间来,这是最大的痛苦。所以孔子的弟子,子路就问孔子,关于生死的问题。这是记在《论语》里面,孔子就跟他讲,你要知道死的问题,必须要了解人类怎么生来的。生与死整体的讲,这才讲得明白。就是把生与死,生怎么来的,死了以后又到那里去,这个我们一般人,不学儒家的学术,也就是说,我们不学中国文化,我们不能彻底明了。要彻底明了,就必须知道这个性。性这个字,我们人人都有,要知道这个性是没有生老病死这些现象。

我们一旦学这个《三字经》,把这个性字学到了,自己见到本性的话,那就真正见到我们自己真正的我,那是真我。我们现在这个身体,有生有死,这是假我,这是小我。这个性字上面没有这些小我,没有生死这些假相。所以学到这个性字,就能一步一步的成就圣人,生死问题就没有了。这个字小孩子、儿童们,他不会听得懂的。但是我们做儿童的父母,做家长的、做学校的老师们,对于这个字,就是《三字经》里面开头第二句要确认,这个字非常重要。我们学的话,从开始,儿童开始求学,一直学到老,未必就能把它学到。这个当中,对于它由了解它的道理,了解道理之后,还要一步一步的去学习,这不是短时间能够办得到的。虽然如此,你要了解道理之后,做儿童家长,做学校的老师们,你在教自己的子弟,教你的学生,你就能够把握着教育的根本。能够指导儿童,从这根本上去学的话,那么他做人之道学得好,一步一步的可以学到贤人、圣人,这是教育的根本。懂得这个教育根本,其它的学问,不是不学,也要学,学校这些课程都要学,但是有这个教育根本的话,有这个根本的教育在启发,学校里无论在小学里面、在中学里面、到大学甚至到研究所,有这个根本教育在启发的时候,那些世间的学术都能学得更好,更有效率。而且把那些学术,都能提升到跟这个根本教育一致的,它有这么重要。所以《三字经》里面,在一开始就讲人之初,性本善。本来这个性字,讲到彻底的意思,它没有善恶可讲的,不能讲善也不能讲恶,因为善与恶是相对性。讲性善的时候,孔子以后,到了战国的时候孟子是提倡性善。到后来比孟子稍微时间晚一点,有荀子,他就讲性恶。所以善恶是相对的讲。虽是相对的讲,善恶呢,性本善我们可以这样看待它,就相对的来讲,教学生从善的这方面去理解,比较从恶的方面理解要好,没有副作用。从恶的方面去理解,那副作用很多,流弊很多,教育方面,这个不应当采取的。从善这方面去了解,就像孟子讲的,人人都有「良知良能」,从善方面去了解,可以开发良知良能,良知良能就是与这个性很近了,就近乎本性了,这是一个意思。再就第二个意思,我们可以这么说,就拿这个善字来形容本性的,本性它是没有形相,它是哲学所讲的本体,本体是空空洞洞的,没有相,那你怎么样解释呢,就拿一个最好的字来形容它,所以就儒家的学术来讲,讲到最好的一个字就是善字,就拿善字来解释性,让我们从这个字去理解性的意义,这个也可以这么说的。

人之初,性本善。就是《三字经》里面,一开始就教我们怎么样教儿童,就是教儿童开始就从善的方面去学。确认我们人的本性,我们一生下来的时候,这个性是善的,没有任何一个罪恶。那么认识这个善的时候,以后教这个小孩来学的时候,就从处处、时时刻刻的,就要启发他善的心理,让他处处学善,不要学这个恶,这是开头这两句。这个性字非常重要,所以这个字,不是儿童现在就能明了的。必须儿童家长们、学校的老师们,你要指导儿童,老师们指导学生,就要随着儿童年龄的成长,他所受的教育也跟着他成长。儿童到什么年龄的时候,他见解、接受知识,接受教育能力要提升了,你跟他讲这个性,又跟着他提升,又深一层的讲。做老师们的、以至于做家长们的,你的子弟、你的学生,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他接受了世间学校的各种课程,各种课程讲的学说,现在很复杂的,不见得都是对的。除了科学,它是没有什么善恶可讲,它是中性的,还有其它的那些学说,不纯粹。那么做老师的人,你从这个性字,本性这上面,你就可以随时,随着学生到什么程度,你都可以把这个根本的教育来指导他,由他自己把握着这个根本的教育,来领导、学习学校的那些课程。那样的话,只学好,不会学偏了,就有这么重要。因此,你学生家长、老师们,你就可以自己对学生,无论在什么阶段,你都是他的老师,都可以正确的辅导他,往这个学贤人、学圣人路上去走。学贤人、学圣人,除了他自己有好处,最后能够解决生死问题之外,他学圣人、学贤人,不是自己在学,也要把他自己所知道的这个学术,往外去转过来教化别人。比如说你的学生,经过你的辅导,他在学校里面,知道这个教育的根本了,他也可以转过来,教化他的同学们,也让他们的同学们,也了解这个教育的根本,这就是中国的教育来讲的君子儒。这样人人这么教育,对于社会人心,整体的都能改善,社会这些不良的风俗,都能把它转移过来。所以把握了这个根本的教育,你不但教了自己的学生,也连带对于这个社会教育,普遍的都受到你的教化,那你这个老师,不但是学校的老师,也是社会大众的老师,也是全体的,你在中国,你是中国的老师,把这个学术推广到世界,你是全世界的老师。你是家长,你不但是你自己子弟的老师,你也是他人儿童的老师。这样想想看,我们把这个根本教育,一宣扬开来之后,中国文化讲的,一开始讲,从小学一直到大学,着眼点不是讲个人的,由个人推己及人,从个人推广到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学校,自己的社会,以至于全国,再推广到普天之下,这是中国学术的特点。那么想想看,我们的教育重要不重要。我们现在看到世界上,到处不是天灾就是人祸,世界上这些国家,灾难很多。就是像美国,在现在这世界,说是最富强的国家,它还经常有恐怖呢。恐怕恐怖份子随时在破坏它,他也恐怖,他有恐怖在那里,全国的老百姓心理也没有安全。根本问题,要想改善这个问题,免得世界人,多那些恐怖,把它免除掉,使得世界都能永久和平,人人都能心理有安全,那必得要讲中国文化。

中国文化从小学开始,开头就讲人之初,性本善。就把握这个性字,性字学到了,自己固然解决生死问题了,也影响到这个社会、人心,一体的向善,那么这是推广到全世界,真正能够得到世界永久和平,所以这两句是很重要的,所以特地多花一点时间。往下不能这样讲了。这样讲,固然小学生听不懂,就是对于成年人来讲的话,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实际上也一下子讲不透彻。讲透彻的话,必须孔夫子来讲。那么我们现在,别说距离孔夫子那么远,就连孔夫子那些学生,我们也比不上他。孔夫子学生那些大贤人,他对于这个字都了解,他们修持都有非常好的功夫。那今天我们这两句只能讲到这里为止。

性相近,习相远。这两句话是孔夫子讲的,孔夫子是对他学生说的,是记载在《论语》里面。你看孔子讲这两句话,就没有讲是善的是恶的,没有说,孔子对于这个性,旣不讲善也不讲恶。只讲相近、相远。相近相远是就什么地方讲的呢,性是它的本体,没有相。有了相,由这个本体,起了这个相,这个相还是没有善没有恶。比如说我们人的身体,我们这个生命,我们身体,无论什么人的身体,古时候做天子他的身体,一般老百姓他的身体,一般老百姓里有好人有坏人,那做天子到后来,也有明君,也有暴君,有善有恶,但是他们的身体,你说它是善是恶的,没有。所以性的本体是没有相的,起了相,有了身体了,这还是没有善恶。有善有恶是什么,心理,这个心理不是那个真心,不是那个心,从心里面起来的作用,那是没有善恶的。就是我们普通人,不了解自己的本性,完全自己迷迷糊糊的,只认识我们自己现在这个身体,能够思想能够动作这个身体,有思想这个心理,只承认这个是我,刚才说了,这是小我。这是小我什么呢,他的言语、他的心理,这说明习气,习气有善有恶的。这两句话跟前面两句话,人之初从人开始初生的时候,心是善的。这个生下来以后这个习气,顺着这个习气,顺着这个习气那就有善有恶的了。一出生以后,父母懂得这个教育,处处让小孩子向本性上去学。教学生、教小孩子,处处向这个善的方面学,向善的方面学就近乎本性了。如果不懂这个教育、这个道理的话,顺着儿童往习气上面学。儿童习气他在未生之前,没有生下来之前就有,这个过去世都有,不过不那么显著而已。生下来以后,在未生之前是先天的,生下来以后是后天的。后天的习气从那里来呢,就从家庭里面的人、在社会上的人、在学校里面的同学们,互相学习、互相感染,来种习气。古时候如此,在现代还是这样。那这个习气好的少,不好的多。你要顺着儿童让他去,在家庭里不去教他,到学校里面,也不拿根本的教育来教他,让他顺着他的习气来发展,顺着他在社会上,看见那些罪恶的事情,让他去学习,那一天一天的跟这本性远了,愈到后来愈远了,所以性相近,习相远。意思是这样。

那么教他完全向本性上去学,时时刻刻指导他从理性上,性是有道理的,从理性上去开发他的良知良能,启发他的善心,就跟性一天一天接近。如果不是这样指导他学的话,教他顺着他的习气,尤其现在来讲,很多都是些恶习气,坏的习气,愈到后来愈距离理性远了。距离本性远,那这个人,你在家庭里,教他成为好子弟,那就办不到。在社会人羣,教他做一个好国民,也办不到。所以性相近,习相远。它有这么重要。就是借着前面讲的,儿童一生下来,就要指导他向善的这方面学,这还是从浅近方面来讲。

中国古时候懂得这个教育原理,不但从儿童生下来教,儿童一入胎,妇女这个母亲一怀孕,这个做母亲的人,她就要注重胎的教化。儿童一入了胎的时候,做母亲的人,眼对于外面不正当的东西,她不要去看,外面那些不正当的声音,也不要去听。比如说现在那些黄色的音乐不能听,那些犯罪的事情,杀人放火的那些事情,看到了也不要看,听到了也不要听。为什么呢,在胎里面的这个婴儿,看了听了就影响胎儿。除了这个以外,母亲怀了胎之后,吃东西要注意了,刺激性的东西,过份酸的、过份辣的,这个不能多吃。荤的东西,肉类也不能多吃,因为那些东西都是影响胎儿成长。做一个孕妇,饮食、起居,身体行住坐卧,一切都要端正,深怕影响在胎里面的儿童。还不能随便发脾气,喜怒哀乐,心理保持中和。过于喜也影响了胎儿,过于发怒更是影响胎儿,所以喜怒哀乐都要自己能够控制,这都是胎教。过去那些懂得教育的中国做父母的,都是这样教育他的儿女,所以小孩子一生下来,这里讲性本善,生下来就是善,为什么呢,他在娘胎里面,就受到好的教育了,生下来就是善的。这样说起来,性相近,习相远。可以了解,这是中国的教育,讲到深处,是讲到那个程度。拿这个再看看我们现代的教育,就知道我们在台湾讲教育改革,提倡教育改革这些教育家们,我在这里很诚恳的希望他们,虽然他们现在有的在教育行政高位置上面、有的在教育教大学,实际上他要对于中国文化多了解一点,对于中国的教育原理要了解,了解从那了解,我劝他还要看看,读一读《三字经》。在台湾这些讲教育改革的专家们,他要把《三字经》,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他要了解几分之几的话,对于教育改革,那就可以知道怎么样改革了,就不会乱了。

【苟不教 性乃迁 教之道 贵以专】

茍是当诚字讲,是很诚实的诚。不教,诚然养下来这个儿女,或是在家庭里面,或是上了小学了,你真的不教他的话,那怎么呢,性乃迁他的这个本性,本来我们普通人,对于自己的本性已经不认识了,都是习气在那里指导我们。如果说再不加以教,不教他学善的事情,不启发他的良知良能,那么这个小孩子的性,就迁了。什么迁呢,就是习相远,愈到后来,这个本性愈到后来,他愈是不了解了。愈不了解自己本性,他做事情也好,对待别人也好,只晓得自私自利,不会同情人家的,不会来善意待人家,甚至于他也把别人的善意,也误会为是恶的意思,这样的人,就叫做性乃迁,从本性善的这方面,迁移到恶的这方面。这就是不用中国文化、这个教育根本来教他的话,他这个天性就变了,变成恶性的。教呢,这里是教我们注重要教。教什么呢,教之道,贵以专。教小孩子的道理,当然不能够教他,这样讲道理给他听。怎么教法子呢,处处依照儿童所了解的,他的事情,让他从这个事情上面教他。比如说小孩子,在不懂事的时候,处处让他看好的东西,听好的声音。拿音乐来讲,小孩子是不会讲话,不会讲话,拿好的音乐让他听,他就在他心里就有好的影响。拿这颜色,好的颜色给他看,它对他的影响也有发生教化的作用。等他长大的时候,可以做点家事了,教导他洒扫应对,教他怎么样扫地。古时候那个地,不像我们现在啊,那个地铺得很好,有的是用种种装饰起来,地面非常好。古时候都是泥土地,泥土地在扫的时候,先用水洒一洒,然后扫起来灰土不会飞扬起来。所以教学生、教儿童洒扫,你扫地的时候,先洒水然后再扫地,学这种规矩,学办事这种程序。应对呢,在家庭里面,怎么样称呼父母,怎么样称呼哥哥、姐姐、妹妹、弟弟,各有各的称呼,不能直接称呼名字,这就从小教他。有客人来了,那么怎么样,家长要介绍,把儿童介绍给客人,那么客人,你这个儿童怎么样对客人,表现礼貌,这叫应对进退。这就从小,这个儿童知道的,也可以从行为上去教育他,这就教养之道。这些处处教他学规矩,学正当的这种行为。那么对人来讲,教他学同情人家,处处存着善意来待人,这是儿童都了解的。贵以专,专是要专心,除了专心以外,他这个儿童从入胎的时候,到了出胎,出胎以后,长大到能够教他洒扫应对,然后到了学校。就用这个。教他学规矩、学善意,启发他的良知良能,随着他的学习的层次、他的年龄,跟着他一贯的去教,这叫做专。不能说,他在小学我们这样教,到了中学了,我们就放弃了,让中学老师去教了。或者教到中学,他入了大学,入了大学,他自己懂得怎么学了,就让他自己学了,这都不行的。你做家长的,你做学校的老师,在那一个阶段,就由那一个阶段的老师,就依照我们中国讲的教育原理,就一贯的去教他,不要学坏了。你做家长的更辛苦,从入了胎、出了胎、然后到学校,儿童到了入了大学了,入了研究所了,研究所毕业到出来做事情了,你做家长还要教他,他年轻学的阅历不够,你做家长你陪着子弟,跟他一起成长,所以这叫做贵以专。专就是专心的、一贯的,不要间断的这样教他。

祝愿:

克己复礼,

敦厚伦常,

世风淳厚,

国泰民安,

世界和平!


声明:本文所有素材(文字、图片、视频)均来源于网络搜集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处理删除。(客服微信号:973454358)本文地址:https://www.guoloujiang.com/61909.html

意见与反馈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