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佣人与狐精

沧州刘士玉孝廉,有书室为狐所据。白昼与人对语,掷瓦石击人,但不睹其形耳。知州平原董思任良吏也,闻其事,自往驱之。方盛陈人妖异路之理,忽檐际朗言曰:公为官,颇爱民,亦不取钱,故我不敢…

xiao

沧州刘士玉孝廉,有书室为狐所据。白昼与人对语,掷瓦石击人,但不睹其形耳。知州平原董思任良吏也,闻其事,自往驱之。方盛陈人妖异路之理,忽檐际朗言曰:公为官,颇爱民,亦不取钱,故我不敢击公,然公爱民乃好名,不取钱乃畏后患耳,故我亦不避公。公休矣,毋多言取困。董狼狈而归,咄咄不怡者数日。刘一仆妇甚粗蠢,独不畏狐。狐亦不击之,或于对语时,举以问狐。狐曰:彼虽下役,乃真孝妇也,鬼神见之犹敛避,况我曹乎。刘乃令仆妇居此室,狐是日即去。

译白:

沧州刘士玉举人家有间书房,被狐精所占据。这狐精白天同人对话,掷瓦片石块击打人,但就是看不到它的形体。担任知州的平原董思任,是个好官吏,他听说这件事后,就亲自前往驱除狐精。正当他在大谈人与妖路数不同的道理时,忽然屋檐头大声说:“您做官很爱护百姓,也不捞取钱财,所以我不敢击打您。但您爱护百姓是图好名声,不捞取钱财是怕有后患罢了,所以我也不躲避您。您就不要再多说了,以免自找麻烦。”董狼狈而回,好几天心里都不快活。刘有一个女佣人,很是粗蠢,独独不怕狐精,狐精也不击打她。有人在与狐精对话时问起这件事,狐精说:“她虽然是个低微的佣人,却是一个真正孝顺的女人呵。嵬神见到她尚且要敛迹退避,何况是我辈呢!”刘于是叫女佣人住在这间房里,狐精当天就离去了。

声明:文章来源网络整理!版权属于原作者!感恩您的阅读!如果你觉得文章还不错,就请发送给朋友或者转发到朋友圈。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本文地址:https://www.guoloujiang.com/5917.html

底部文章广告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