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搜一搜

您的位置 首页 净空法师

净空法师开示:重视宗教教育 挽救社会人心(江苏扬州)

净空法师开示:重视宗教教育 挽救社会人心(江苏扬州)

上集


下集


重视宗教教育 挽救社会人心  (共一集)  2001/4/22  中国扬州

尊敬的江老师、顾老师,诸位法师,诸位居士、大德:

今天时间虽然很短暂,我们看了这边的瘦西湖,这是许多年的向往。尤其是看到扬州学佛的这些居士们,听说还有其他地区来的,我们看了很感动。现在在整个世界上,佛法逐渐推展得也相当有成绩,许多国外的地区,学佛的人数年年都有上升的趋势,在东南亚、美洲、澳大利亚,乃至于欧洲,都相当的普遍。

首先我要跟大家报告,文化决定是多元的,这个我们必须要肯定。就如同我们一个人的身体一样,这个身体是由许多不同器官组成的,像眼睛是个器官、耳朵是个器官、鼻子是个器官,身体是由许多不同器官组成的,决不是单一的。社会也是如此,它有许多不同的族群、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宗教,今天讲不同的学术,这是我们一定要肯定,而不能够否定的。

古代有许多人研究宗教的起源。上古时代,一般的人民看到大自然的现象,感到自己生存的渺小,自然他有一种崇拜大自然的意念产生。一般人认为宗教是这样的起源,这个说法不无道理。可是我们这个世间,各个族群毕竟有很聪明的人,有高度智慧的人,他们将这个自然现象,以种种理论加以解释,使盲目的崇拜变成了理智的崇拜,这样逐渐就形成了宗教。所以,在我心目当中,不仅是佛教,世界上所有的宗教有正有邪,这是一定要辨别的。凡是正教都是圣人。中国人讲“圣”的定义,用现在的话来讲,就是明白人,对于宇宙人生的真相,他们了解,他们明白,而且了解得决定没有错误,这样的人在中国称为“圣人”,也称为“神人”。

“神”,到底有没有?去年,我在北京,“国家宗教局”的叶局长就问我,他说:“我们共产党讲无神论。”我就跟他讲“神”这个意思怎么解释。

我们中国的文字是智慧的符号,这是世界上其他国家、地区、民族都没有的。这个“神”字,我们从右面看是个“示”。这个“示”,要从篆书写,上面是个“上”字。中国古时候的上字是两划,上面一划短,下面一划长,这是上。下呢?上面一划长,下面一划短,这是下。二字两划一样长。你看古篆字,你就晓得那是个上字。下面有三条,这个三条代表上天垂象。上天垂象,用我们现代话来讲,就是自然现象。右边是个“申”字,“申”是通达的意思。通达,用现在的话来讲,对于自然现象,你能了解,你能够通达,你就叫神。

叶局长听了,说:“照这个说法,我们共产党就不要再讲无神论了。”

我说:“是的,‘神’的定义要搞清楚。”

在中国,“神”跟“圣”的意思相同,都是对于宇宙人生彻底通达明了,我们尊称这种人叫“神圣”。在中国,我们以孔夫子、孟夫子、老子作代表,这些人都是神圣。在西方,所有不同宗教的创始人,都是绝顶聪明有智慧的人,所以称之为神圣,都确有其人。

我们把他们的教学归纳起来,他们教我们什么?所有宗教归纳起来,总不外教一切人民三桩事情。第一桩事情,教导我们人与人应该怎样往来,这个关系很重要!人与人的关系处好了,纷争就没有了,也就是人祸没有了。人祸,最大的是战争。为什么会有战争?两个人没处好,才会打起来,才会相骂。这是第一桩事情。

第二桩事情,教导我们人怎样与自然环境相处。如果与自然环境相处好了,天灾就没有了。天灾从哪里来的?我们跟自然环境处坏了关系。今天讲破坏地球的生态环境,破坏地球的资源。像在中国最明显的,去年我到长江游览了一次,我的感观跟五十年前抗战期间,完全不一样!抗战期间,长江两岸都是森林,现在都砍光了,都没有了,所以才造成严重的水灾。这些灾难从哪里来的?我们人跟自然环境没有处好,他教我们这一条。

第三桩事情,这就比较玄一点了,人怎样跟天地鬼神把关系搞好,这一个问题就说得很深。如果往深处来讲,现代科学家告诉我们,空间是不同维次的,不是单一的,所谓“多元次”的空间,我们讲三度空间、四度空间、五度空间、…。从理论上讲空间是无限度的,但是今天科学家能够证明的有十一度空间存在,每一度空间里面都有生物。如何跟不同维次空间的生物相处?这个就是我们讲的如何跟天地鬼神相处。他们讲不同维次的空间,在佛法不叫做不同维次空间,叫“法界”。佛家讲十法界、讲一真法界,那就是不同维次空间。这是往深处讲。

如果从浅处来讲,讲得很浅显,就我们眼前的,如何跟不同的宗教信仰相处,这也是讲与天地鬼神的关系。我们信仰的宗教不一样,我们怎样能够和平相处,怎样能够互相尊重、互相敬爱、互相合作,使我们这个社会能够安定、和平。现在在南洋的新加坡,他们对于种族跟宗教的融合,非常重视!

六年前我到澳大利亚,澳大利亚的政府也非常重视。我去的时候,有几个同修给我介绍,认识了当时昆士兰“少数民族事务局”的局长。现在这个机构取消了,改成“多元文化局”,他现在是多元文化局的局长。我跟他见面,他告诉我:“澳大利亚近来采取开放的政策,新的移民多,从世界上各个地方移民到澳洲。这些人来自不同的国家、不同的种族,当然宗教信仰也不相同。这些人到澳洲来,怎样能够跟澳洲人相处,能够发展澳洲的社会,这是很重要的一个课题。”他们国家联邦成立了多元文化部,专门来调和不同的文化,特别是不同的宗教。所以,州政府、县市政府都有多元文化局,由国家来提倡、政府设立机构来做这一桩事情,这是好事情!宗教与宗教之间,决定是平等对待。我到澳洲跟他们接触,澳洲宗教界之间大的活动,他们都通知我,我也参加过很多次,我也非常的欢喜。

宗教是人类精神生活不能缺少的一个部门,我们决定要重视。如何把人们的错误知见导向正知正见,这是智慧,这是学问。诸位都知道,佛教有十个宗派。十个宗派里面有一个密宗,尤其是藏传的密宗,他们供奉许多的神像是我们显教里面没有的。那些神像从哪里来的?不是佛教的,是印度古老宗教里面所崇拜的神明。释迦牟尼佛聪明!释迦牟尼佛搞的是纯粹的教学、教育,但是不排斥宗教。所有宗教,释迦牟尼佛全部容纳;也就是他的教学跟孔老夫子态度一样,有教无类。所以,我们在经典里面看到婆罗门、瑜伽、数论,都是印度当时那些宗教徒到释迦牟尼佛这边来求学,释加迦牟佛统统接收,没有排斥。他们宗教里面供奉的神明,他们只知道迷信崇拜。佛高明,给它加以意义,就把它变成教育了,这才叫做高度艺术的表现。

譬如,我们讲就近的,在中国佛教里,我们看寺院的建筑。今天上午我们去参访大明寺。一进去,看到天王殿里供奉弥勒菩萨,弥勒菩萨的造像跟藏传佛教就不一样。藏传佛教供养的弥勒菩萨像,类似观世音菩萨;中国人供养的弥勒菩萨像是布袋和尚。

布袋和尚是宋朝人,跟岳飞同时代,他出现在浙江奉化。书籍里的记载比较模糊,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他是哪里人。只知道他出现在奉化这一带,每天背一个大布袋,人家布施什么东西,他也不看,往布袋里一装,背了就跑,所以大家都称他“布袋和尚”。一天到晚欢欢喜喜,笑眯眯的,肚皮很大。

我们为什么供他的像?他在入灭时,就是他在死的时候,告诉别人,他是弥勒菩萨再来的,是弥勒菩萨的化身。说完之后,他就走了,坐化了。所以,以后我们中国人供弥勒菩萨,都供他的像。

他的像很有意义,供在佛庙的门口,也就是告诉你,接受佛陀的教育,要有什么条件?第一肚量要大,肚量小了不能学佛。第二要笑面迎人。我看现在很多提倡微笑运动的,见到人要会笑,令一切众生生欢喜心。所以,弥勒菩萨代表的教学是“生平等心,成喜悦相”。你看看,佛教的教学,就是这两句话,让你一看到这个像,就想到“我心要平等,要包容,我待人要欢喜。”用现在的术语讲,把他变成教学的教具。摆在那里干什么?就是教你不要把他当作神明来膜拜,他是时时刻刻在提醒你,学佛要“生平等心,成喜悦相”。

大家都知道,观世音菩萨代表的是大慈大悲。慈悲就是我们今天讲的爱,平等的爱心,清净的爱心,不附加任何条件的爱心,这就是观世音菩萨。“观”是观看,“世”是世间。世间人苦,我们要关心他,要爱护他。关心爱护他,当然你就要教导他。你要不能全心全力的教导他,你的关心爱护就不能够落实。所以,中国古圣先贤教导世间各个阶层的领导人,不仅是国王、大臣,连县市长、村里长,都要“建国君民,教学为先”。举一个例子来说,建立一个国家,你得到政权了,什么最重要?教学!只要把教学这桩事情办好,你这个国家就巩固了,社会安定,世界太平。所以,没有不重视教育的。

教育从哪个地方教起?从家庭。我们今天家庭教育没有了。像我这样的年龄,还上过几个月的私塾,以后就没有了,私塾变成学校了。我的印象很深刻,我大概是七、八岁的时候上私塾,私塾是在我们一个亲戚的祠堂里。我们住乡下,但是我们那个地区的文风很盛。大家晓得,中国的桐城派就出在我们家乡。桐城、舒城、庐江这三个地区是桐城派的发源地,所以我们乡村都有读书的风气。

在乡下的私塾,老先生在祠堂里教些小朋友,年龄参差不齐。小的,像我那时七、八岁;大的,大概有十六、七岁。三十几个学生在一起念书。我上学的那一天,我的父亲带着我到这个学校(就是私塾学校),先到大殿,原来是祭祖先的大殿,当中供了一个孔老夫子的牌位,大成至圣先师。我的父亲在前面,我在后面,向这个牌位行三跪九叩首的最敬礼。拜完孔老夫子牌位之后,请老师上座,我的父亲在前面,我在后面,也跟拜孔老夫子一样,向老师行三跪九叩首的礼,老师端坐在那里受礼。拜完之后,我的父亲带了些礼物供养老师,送给老师。我们亲眼看到这个样子,你还敢对老师不尊敬吗?看到自己的爸爸对老师三跪九叩首,如果不听老师的话,那还得了!所以,父母怎样教儿女尊师重道?用这个办法。这个办法有时候效果很大,我们一辈子都忘不了,对老师不敢不尊重。老师接受家长这样的大礼,他要不认真好好的教学生,他怎么能对得起人家的家长?他要负责任。

我在福建念小学的时候,大概十一、二岁,当然也很顽皮,跟同学们打架,受到老师的处分。那个时候的体罚是打手心,两个人都被打了,罚跪。当然很难过,哭哭啼啼的回到家去。父母亲问:“怎么了?”“今天被老师处罚,打了。”到第二天,我的父亲买了礼物送老师。从此以后,在学校受了处分,再也不说了。说了之后,父亲还得送礼。

现在学风坏了,哪个学生被老师打了,第二天家长要去告状,那还了得!所以,老师怎么敢管学生?老师想管学生也不敢管,家长反对。我们那个时候,家长跟老师密切配合,老师教我们要孝顺父母,尊敬长辈,家里面父母教我们要尊师重道,这样配合教育叫“家庭教育”。现在这个社会,在中国、在外国已经看不到了,听都没听说过了。所以,我们常常听到同修告诉我:“现在儿女不听话,不好管。”也听到许多作老师的讲:“学生不听话。”当然不听话,老师跟家长没有配合好。真正关心儿女,真正关心下一代,老师跟家长要密切配合,才能把他教好。所以,教育是从家庭教育开始的。

现在家庭教育没有了,学校教育也仅仅是偏重在科学技术教育,人文教育疏忽了,伦理道德的教育更是疏忽了,所以才造成今天整个世界的社会动乱。不是一个地区,是全世界。“青少年的犯罪率”,在从前没有这个名词,哪有什么青少年犯罪,没听说过。前些年,美国那边同修寄了一份杂志给我看,杂志上有统计美国青少年的犯罪率,平均每一天六千九百万件。我都吓呆了,每一天平均六千九百万件!

我想想,这个不对劲!所以,我就抽出一点时间到洛杉矶,在洛杉矶卫星电视台举行了两次座谈,邀请了大洛杉矶地区的检察长(就是法官),有一位市长,另外是加州大学的校长,我们四个人举行了座谈。好像有录像,现在这个光盘还在流通。我向检察长请教。

我说:“这个数字是不是真的?”因为他是法官,他知道。

他说:“是真的。”

我说:“现在情形怎么样?”

他说:“现在还在逐步增长,没有办法停下来。”

我说:“这个问题严重!”

当时我就跟他说:“这个问题要不能解决,美国自己本身的社会会动乱,恐怕美国亡国不是因为外国人欺负你们,而是你们自己本身出了问题,你们必须要重视这个问题。”这是三年前。如果这个问题不断上升,美国今天每一天青少年犯罪率应当是要超过七千万件。美国有统计,世界其他地区没有统计。这个问题严重!

在澳大利亚,澳大利亚的政府官员也跟我谈过,他们现在最关心的是青少年吸毒的事情,非常普遍!这些全都是教育出了问题。那是学校教育问题,社会教育更不必谈了。你看看现在杂志的内容是些什么?电视的内容是些什么?网络里面的内容是些什么?这些青少年天天接触这些。家长忙着自己的事业,以为孩子每天在网络上很用功。他用的是什么功?完全接受负面的这些教育,这还得了!所以,今天有儿女杀父母的、杀兄弟的、杀老师的、杀同学的。他从哪里学来的?从电视学来的,从网络里学来的。这还得了!这是社会教育。

那么宗教教育呢?我这些年来对这个很重视,访问许多的宗教领袖。我很坦白的跟大家谈,今天的宗教,如果我们一味的止于形式,而没有教育的话,这个宗教是迷信,这个宗教对于社会没有利益。接触宗教多的时候,当然你不能够完全去多说,多说人家会起反感,我们也只能点到为止。宗教的仪规固然很重要,宗教的教育更重要。如果只有仪规,没有教育,就像一个人只有躯壳,没有灵魂。所以,我鼓励大家特别重视宗教教育。如果都重视宗教教育,回教跟基督教就不会有战争了。

我们读基督教的经典、新旧约《圣经》,最重要的教诲,神圣的教诲,他们知道,我们也常常看到在教会里面挂著“神爱世人”的大牌子,晚上还有霓虹灯。神爱世人,怎么可以去杀世人!再看看《古兰经》,这是回教、伊斯兰教的。《古兰经》每一段经文的前面:“阿拉确实是仁慈的”。仁慈的,他会去打仗吗?如果他们都能奉行“上帝爱世人”、“上帝是仁慈的”,这两个教怎么会打仗?所以,还是没有落实到教育。

神教你什么?你天天在喊:“神爱世人”。神怎么爱世人?神到底在哪里?变成抽象的了。所以,我常常提醒他们,我们是宗教徒,接受了神的爱。我们是佛教徒,接受了佛菩萨的爱。佛菩萨大慈大悲,我们要代表佛菩萨,将大慈大悲的心发挥出来,要慈悲一切众生,佛菩萨的慈悲才能落实。同样的道理,你们是基督教徒、犹太教徒、天主教徒,这是一家人,你们要把上帝的爱落实在自己本身,像上帝一样的去爱世人。

我跟他们往来,我说:“上帝爱我。”他们听了很惊讶。我说:“你们的经典上说上帝爱世人,我是世人。经上并没有说,上帝爱基督徒,不爱世人。那么上帝当然爱我。”我读了他的书,我知道上帝爱我。何况这三个教是一家,既是一家,怎么可以有界限?怎么可以不往来?你们想想看,兄弟姐妹不往来,这成什么话!这不是家不成家了吗?

有一次我在新加坡,也是有同修请我吃饭,当中有三位是从南非来的基督教徒,他们向我提出一个问题。他说:“基督教、天主教、犹太教究竟有什么不同?”我说:“这三个教是一家人,我举个比喻你就好懂了。犹太教是皇上这一派的,他拜上帝。天主教是皇后这一派的。基督教是太子这一派的。”他听得懂。他说:“你这个说法很合乎逻辑。”他们这三个教是一部经,《新旧约》。犹太教只读《旧约》,不读《新约》,皇帝这一派的。天主教是《新旧约》统统都读,他们尊重玛莉亚。基督教是专读《新约》,不念《旧约》,耶稣这一派的;耶稣是上帝的儿子。所以,你们要把关系搞好,你们是一家人。伊斯兰、回教是你们的堂兄弟,你们都是一家人,你们吵什么?关系搞清楚了,问题不就解决了。回教在新加坡也分两派:一派是马来人的回教,一派是印度人的回教。听说这两个回教团体过去也不往来,也不说话。我们九个宗教会议把他们拉拢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也握手了,现在也处得很好。

所以,宗教教育就是神圣的教育,真实智慧的教育。它的目的是要求人与人之间要和睦相处,人与大自然、人与一切万物也要和睦相处,与一切动物、与一切植物都要有爱心。人与天地鬼神,我们讲最近的,就是各个宗教都要和睦相处。我们非常希望和睦,但总是合不来。

你看看这个世间,无论中国、外国,口里喊著和平几千年几万年了,到现在愈来愈不能和平,这是什么原因?和是和睦相处,这是我们所希求的,这是果。怎样才能和?平等对待就和。如果不平等,哪来的和?所以,我跟他们接触,不同的族群、不同的社会、不同的宗教,就像我们人的身体一样,我刚才举的例子,眼睛是佛教,耳朵是基督教,鼻子是回教。如果不平等的话,我们佛教第一、最好,其他的都不如我。那我的耳朵不行了,鼻子也不行了,人不就生病了吗?病重,不就死掉了。眼睛第一,耳朵也第一,鼻子也第一,各个都第一!我健康,我没有毛病。这个话他们都能听得懂,都能接受。

宗教与宗教之间平等对待,才能和睦相处。族群与族群之间,不管你这个族群人数多少,也要平等对待。国家与国家之间,不论大国、小国,也要平等对待。我们这个地球是健康的,我们这个社会是没有毛病的,全世界的人民才能过幸福美满的生活。所以,人与人之间一定要互相尊重,要平等对待,互相敬爱,互相合作。

今天我们要想帮助这个社会,帮助这个世间,要靠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教育,我们无能为力,没有办法。现在怎样才能挽救这个社会?只有靠宗教了。所以,希望全世界宗教的领导人、传教师,大家觉悟起来,我们联成一起,走向宗教教学。

基督教要教《圣经》。当然,经典上很多就像佛教经典一样,里面讲的都是原理原则。如何针对目前社会来教学,选择经文时,决定要与其他宗教不相冲突,求同存异。我们讲的是一样的,我们来发挥、来教导。如果宗教与宗教之间讲的不一样的,我们这一部分就把它放下,暂时不要去提它;等到我们自己的境界往上提升,那个问题自然就化解了。如果我们不向这个方向去努力,宗教与宗教之间依旧是不平等,决定不能和平相处。你是在这个世间制造争端,你是神圣的罪人。神要爱世人,你要破坏神的爱心,那你不就是神的罪人了吗?学佛如果有成见,我们宗教跟其他宗教不能融洽,我们是佛菩萨的罪人。所以,这是神圣的教育。用中国的话来说,这是伦理道德的教育。

过去,因为不了解这个事实的真相,以为孔老夫子所教的是吃人的礼教,是被古时候封建时代他们所利用的工具。这个说法,我不赞成。我仔细去读这些书,我明了孔老夫子他老人家自己说得很好,他一生“述而不作”,他自己一生没有创作。他所讲的是述古圣先贤的,不是他自己的。这个话不是谦虚,是事实。他所讲的是古圣先贤的东西,不加丝毫自己的意思在里面。我们加丝毫意思,就是我们的成见。他没有加成见在里头,只是传述古圣先贤的教诲。

释迦牟尼佛也是这样的。我们在《华严经》清凉大师《疏钞》里面,清凉大师告诉我们,佛四十九年确实没有说一句话。明明说了四十九年,怎么说没有说一句话?没有说自己的一句话,都是说别人的。说哪些人的?过去古佛的,佛佛相传,他自己没有加一句话在里头,没有加自己一点意思在里头。

那我们再要问,过去古佛是谁?孔老夫子讲的古圣先贤是谁?我们细细的去体会,终于明白了,那是我们自己的真心,那是我们的本性,所以他们的东西是真心本性里头流露出来的。真心本性,一切众生都是一样的。如果你觉悟了,你达到他那个境界了,你所说的跟他决定是一样的,所谓“佛佛道同”,真心是一个,全是真如本性里头流露出来的东西。如果我们能够看到这一层,就晓得我们接受古圣先贤的东西,就是接受我们自性里面的性德,决不是被别人牵着鼻子走。被别人牵着鼻子走,那是邪教,不是正法。正法是从自性里头流露出来的,纯善纯真!

所以,我们念《三字经》,不能不佩服编《三字经》的这个人,很有学问!头一句就说:“人之初,性本善。”那个“善”是真善,不是善恶的善。那就是真心、就是本性,这是纯善。善恶的善,不是真性。善恶的善从哪里来的?是习惯里来的。习性已经被污染了,被污染之后才有善恶。佛家讲:“入不二法门。”我们套《坛经》的公式,就可以这样说:“善恶是二法,二法不是佛法,佛法是不二法。”所以,“人之初,性本善”那个善是不二法的善。

“性相近,习相远”,这是孔老夫子《论语》里头说的。所以,夫子也承认“性相近”。大家都一样,都是纯善,可是后来怎么变的?习惯变了,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无量劫以来,习染不一样,所以大家才有善恶。

现在我们社会环境的污染,这是有史以来,中国、外国从来所没有的。这是大染缸,要让这些青少年不受污染,不可能的,做不到的。心地被污染,社会就会动乱。要想社会恢复秩序,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这个环境里,我们怎么办?这个才是真正的危机。一般人讲信仰危机,这是全世界的信仰危机。不是一个国家地区,每一个国家地区,我们都看到这个危机的存在。这个危机不仅是信仰,可以说关系到全世界一切众生生死存亡的危机。在我们国家,可以说是我们几千年文化命脉兴亡的一个危机,非常非常严重。

谁能救呢?两种人能救。一个是国家领导人,能够改变政策,他能救。另外一种人,有权力控制网络跟卫星电视台的,这个人能救。如果我们在网络和卫星电视里面,每天能播放一小时伦理道德的教学,我相信一年之间,这个社会上一般人头脑就清醒了。

在中国,大家晓得法轮功的邪教震动了整个社会。什么原因?没有正法。谚语常说:“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如果有正法的宣扬,大家把它跟法轮功一比较,就晓得哪个是正,哪个是邪?我们应该选择哪一个?那不就很容易解决了。这个经验,我们有。在国内,在国外,有不少学法轮功的,听了我们讲经的这些录像带、光盘之后,他们回头了。来告诉我,他们从前学法轮功,现在知道错了,他们会比较。一比较,问题就解决了。

还有人问我:“法轮功是不是佛教?”不但不是佛教,连宗教都不是。它不是宗教,为什么?宗教都是劝人为善。大家晓得,佛弟子无论出家、在家都要受戒。《梵网经》里面,一般出家人受的是菩萨戒。《菩萨戒经》里头有两句很重要的话,一般人把它疏忽了。第一条是“不做国贼”。这是什么意思?用现在的话来说,决定不可以做伤害国家社会的事情。“不做国贼”,贼是贼害,这不一定是讲汉奸,你做的事情对国家社会有伤害,你就是国贼。第二个是“不谤国主”。国主是国家领导人,决定不能毁谤国家领导人。为什么?他是人民的象征,是一个国家团结信心的象征,你破坏他的时候,你动摇了整个社会,这是佛的大戒。

《璎珞经》这是一般在家菩萨所受的,在家菩萨也有受《梵网经》的,多数都受《优婆塞戒经》,六重二十八轻。《璎珞经》里面,佛也有两条教诲。第一条是“不漏国税”,人民对于国家有缴纳税的义务。你要想方法逃税,你就犯了菩萨戒,你不是佛的学生。第二条是“不犯国制”。国制是国家法律,决定不容许违犯国家的法律。国家法律的引申,那个意思很长,不仅仅是有条文的法律,没有条文的这些风俗习惯、道德观念都要遵守。不能说这个没有条文,这个没有写上,可以不遵守;不行,都要遵守。

现在地球缩小了。我相信很多同修都已经知道,美国现在在发展快速飞机。这个发展快速飞机的研究,很多年前我在美国就知道了。现在发展出来了,超乎我的想像。我们那个时候想的,大概这个快速飞机比现在喷射机的速度,应该高到一到两倍。现在一看,不止!高出的倍数太多了,它这个超音速可以达到七个音速到十个音速。这个飞机发展出来之后,从美国飞到中国只要两小时。地球愈来愈小了,人与人接触的关系愈来愈密切了,地球确实像现在人所说的是一个“地球村”。

我们同住在这一个地球村,我们的生活,我们的生命,彼此息息相关。所以,资讯发达,旅游方便。我们每到一个国家,一定要尊重他们的生活习惯,尊重他们的历史,尊重他们的文化,尊重他们的法律,尊重他们的礼俗、道德观念、宗教信仰,他才会欢迎我们。如果我们坚持自己的,不能跟人家相容,彼此格格不入,别人一定排斥你。别人排斥你,你在那个地区、国家,你就很难立足。这些都在这四条戒律里头。这四条戒律的意思,你真正懂得,你真正坚持,你走遍世界任何一个国家地区,都会受人欢迎。佛真实智慧的教诲,我们不能不知道!

回过头来,说到我们自己的佛教。我年轻的时候很喜欢接触宗教,我很喜欢研究,很好奇。这位关老师是我的同班同学,我小时候的情形,他了解不少。我学基督教,我在基督教里面两年,我在回教里面一年,我探讨他们的教义。在南京,学基督教时,同学要我去受洗,我曾经提出了七十个问题。我的疑问,牧师要能够给我解答,解答还得我满意,我就去受洗,不能糊里糊涂的去迷信。我这七十个问题中,一个问题他都解答不了,那就算了。所以,两年没有去受洗。他们说我太顽固了,大概背后都说我是魔鬼。

可是对佛教没有接触。我小学的时候,学校就是佛教的寺庙。为什么没有接触佛教?佛教经典太深了,看不懂。从来也没有听说过出家人讲经的,都是听到和尚念经,没有听说讲经的。基督教牧师讲道,伊斯兰阿訇讲道,我听了他们讲道,我就很欢喜,就欢喜跟他们接触。

所以,那个时候看他们的教义,我很欣赏伊斯兰教义。伊斯兰教义讲到“五功”、“五典”,怎么样侍奉上帝阿拉?人与人之间怎么样相处?“五功”、“五典”与中国儒家讲的“五伦”,非常接近,他们也重视伦理。实在说,伦理是天道。天道,我们称为天然之道,它不是人发明的,也不是人创造的。天道就跟“春夏秋冬”一样,“春夏秋冬”不是人为的,是自然的。人之间的“夫妇、父子、兄弟、君臣、朋友”,这是天道,天然的秩序。这个秩序不能乱,哪里是人为的!你要说这是孔子发明的,那为什么伊斯兰教里面也有?阿拉伯人没有跟孔子商量过。

天道是天然的秩序,不能违背,违背了是大不吉祥。今天世间人遭这么大的苦难,是违背了天然的秩序。我们看神圣所说的,即是佛在《戒经》里面讲的这四句话,都是天道,没有丝毫勉强的意思在里头,人应该要这么做。我们人要爱人,爱人就要这样做。我们到别的国家,也要爱那个国家,也要爱那边的土地、爱那边的人民,那我们当然要缴税。不但要缴税,看到那边有些事情需要帮助的,我们全心全力去帮助,自然得到他们对我们的爱心,所谓“爱人者人恒爱之”、“助人者人恒助之”。我们走到哪里都走得通,这叫天道,这叫真理,这叫大道。

佛教给我们“人与人的关系如何建立”。要说得粗俗一些,人与人的关系应该怎样建立?往来应该怎么建立?佛讲“四摄法”,“摄”是摄受,这是四种方法。一般法师讲经,四摄法是什么?我们法师怎样对信徒,换句话说,怎样拉拢信徒的方法,笼络信徒的方法。这个说法,意思太窄小了。佛不是这个意思,佛的意思很广大,大到什么程度?小到夫妻两个,夫妻两个如何能百年好合,你要懂得“四摄法”,真的是百年好合。家庭、公司、行号、机构乃至国家、世界,这个它都行得通。

第一个是“布施”。“四摄法”里的布施,我们讲得很多,讲得很通俗。布施是什么?送礼请客。夫妻两个也不要忘记常常互相送礼,常常互相请客,问题不就解决了。哪里还会有夫妻离婚!不会有这个事情。

第二个是“爱语”,这一条很重要。爱语就是彼此关怀、彼此相爱。我们看到现在这个社会,男女在没有结婚之前,彼此相爱。为什么?彼此都看到对方的长处,没有看到对方的缺点。人家告诉他对方有缺点,他听了还要恨他骂他,不肯相信。结婚之后,麻烦了!专看对方的缺点,把对方的优点全忘掉了,他怎么能不离婚、不天天打架?如何能保持住?佛告诉我们,永远看对方的优点,永远不要看对方的缺点,你才能“百年好合”。

中国古圣先贤教导我们要“隐恶扬善”。佛教给我们不是隐恶,那个恶根本不能放在心上,心地里面绝不容纳著恶。《十善业道经》里,佛讲得很好,教菩萨也是教我们学生,“昼夜常念善法”,念一切人的善法。在家庭里,太太念先生的善法,先生念太太的善法,这是“常念善法”,学了你要会用。“思惟善法”,想他的善法。“常念善法”,你的心善;“思惟善法”,你的思想善;“观察善法”,你的行为善。后面佛说:“不容毫分不善夹杂。”比儒家讲的“隐恶扬善”又提升了一级。一对夫妻能够遵守佛这样的教诲,我相信他们一生永远相亲相爱,你说这个家庭多美满!家庭美满,社会就安定,国家就富强,这是一定的道理。

国家、社会的基础是家庭,所以我观察一个社会,我先去问离婚率。离婚率高,这个社会决定不安定。孔老夫子教导我们:“危邦不居,乱邦不入”。我考虑要到哪里去居住,我要想办法移民,什么地方安全,适合我们居住?你调查离婚率低,我们就知道那个社会结构完整,社会结构没有出大毛病。

我选择澳洲,尤其选择澳洲的一个小城。有许多人问我:“为什么?”我有我的想法,我有我的标准。小城人口少,非常保守,当然离婚率很低。教育很发达,四分之一的人口从事于教育事业。很小的一个城,有二十几个中学,有一所世界上非常著名的大学;特别是这个大学的远程教学,排名在世界第一。我今天到这边的扬州大学来,我鼓励江丹,希望帮助扬州大学能够发展远程教学。远端教学,学生不必到学校来上课,用网络,用电脑,他在家里面就可以上课。南昆大的网络教学,涵盖全世界六十二个国家地区,学生在网络上课,在网络考试。毕业时,学校把学位文凭寄给你。他们学校在校的学生有五千多人。

我去参观,我对这个学校非常欣赏,看到它的设备,我就向校长商量:“我讲《华严经》,能不能利用你们的设备?”

他听了很欢喜,很高兴,说:“可以。”

我说:“我用你的设备,当然要付钱的,这个钱怎么付法?”

他跟我讲:“大概每一个小时两百块澳洲钱。”

过了差不多一个多月之后,他正式的送一份资料给我,把帐目清单算出来,星期一到星期五,每一个小时一百五十九块五,星期一到星期五就是一百六十块钱。周六周日他们放假,放假我们要用,那他们就要加班,费用就高,星期六大概是要两百二十几块钱,星期日要三百块钱。

我想我用你的设备,星期一到星期五,一天用两个小时,一个星期用十个小时。一个星期用十个小时,只需要付一千六百元澳洲钱,这个比我自己搞一套设备便宜多了。我自己搞一套设备,至少要花一百万,但是技术人员跟机器的维修换新,很麻烦。我利用人家现成的设备,他们有高品质的机器,最优秀的技术人员,他都替我服务,我什么心都不要操。学校跟我的教堂在一条街上,我住在北面,他住在南面,街很长,开车约五分钟,所以我就决定利用他的学校。

我们真正想不到澳洲人真好。学校校长为我这个事情,召开了一个会议,成立一个小组,专门支援我。这一来,我不去也不行,盛情难却!不去,我感到愧对学校,对不起他们。所以,今年下半年,《华严经》我就移到南昆大去讲。在大学里面讲也非常好,对全世界,在中国也可以收得到,它的网络包括中国。所以,佛教的道场就是学校,就是佛教教学的机构。

佛教道场称为“寺”。寺的来源,佛教从东汉明帝永平十年,摩腾、竺法兰到中国,这是当时中国帝王派特使,从西域那边请过来的,是我们请他们来的。来了之后,由国家的鸿胪寺接待。鸿胪寺就是现在的外交部。古时候,外交是皇帝自己管,宰相只管内政,不管外交。皇帝下面办事的机关有九个,你们到北京故宫还能看得到,这个机构都称作寺。寺的意思是永远设的机构,不会被撤销,不会被改变的。宰相下面机构称为部,可以撤销,可以改变。寺是皇家永久设立的,永远不会改变。从汉朝一直到清朝都用寺,真正是永久设立的机构。

佛教传到中国来之后,跟我们中国朝野相处得非常融洽。我们中国人就希望这两位法师常住中国,不要回去了,就给佛教设立一个机构也称寺,当时这个寺叫“白马寺”,是纪念白马驮佛经、驮佛像。从这个地方,可以看到中国人的心厚道,畜生有那么大的功劳,不能埋没牠,也得要永远纪念牠,才称“白马寺”。

要用现在话来说,白马寺就是佛教教育部,来推动佛教教育的。于是中国社会就接受两个教育,一个是儒教教育。儒教教育是归宰相来推动的,宰相底下有个机构叫礼部,礼部就是教育部,采取儒家作为教学的主流,这是汉武帝定的。汉武帝时,采纳、制定的国家教育政策,采取孔孟的学术。实际执行的是礼部尚书,尚书就是现在讲的部长。由礼部设立这个机构专门推动。

佛教到了中国之后,帝王设立寺,自己来推动。古时候,中国人对帝王的感情,跟对宰相不一样,皇帝来推动,上行下效,那个效果就远远超过了儒家教学。所以,佛寺遍满在中国,连城市、乡村统统都有。

那时寺里面教些什么?佛家讲“解行并重”。国家最大规模的寺院,重要的是翻译经典,就像现在的“国家编译馆”一样。翻译经典、讲解经典、指导学习,它做这三桩工作。

到唐朝时,佛教在中国可以说起了一次大的革命,就是把佛教完全本土化、中国化。这是百丈禅师跟马祖道一和尚他们两个人发起建丛林,丛林制度是佛教里的一个革命。在丛林制度之前,佛教教育就跟私塾一样。丛林就是正规的大学,走上制度化。丛林的主席、方丈是校长,首座是管教育的,维那是管训导,监院是管总务。名称不一样,但是跟现在学校里的分工完全相同,没有两样,这样展开大规模佛教的教学。所以,中国佛教人才代代辈出,对社会的影响很大。

历代许多德高望重的法师,几乎都是帝王的老师,而且帝王常常礼请法师到宫廷里面讲经说法。清朝的帝王,我很佩服他们。他们统治中国不容易,少数民族统治多数民族,这个难!多高的难度。清兵入关的时候,你知道多少人数?十二万人。十二万人打败明朝,把中国征服了,统治中国。

凭什么?凭佛教。所以,清朝在早年,顺治、康熙、雍正、乾隆都礼请法师到宫廷里面讲经说法。他不用什么主义。皇帝说:“不是我的意思,我们都听佛的意思。”大家心就摆平了。佛教教我们这么做的,皇帝也遵守,大臣也遵守,全国人民都遵守,这没话说了。如果说是皇帝的意思,他要搞个什么东西出来,一切都是他的,我们中国人不服,“我为什么听你的?”他要说:“这是佛说的。”中国人服了,没有一个不服的。高明极了!

宫廷里面讲经的制度被慈禧废了。宫廷里面主要讲什么?《无量寿经》,《无量寿经》是清朝初期帝王大臣们主修的一部经典。我想为什么慈禧太后把它废除了?大概里面讲的好多教训,慈禧太后都犯了,听了恐怕不太好意思,她难堪,她不能做到,所以她把这个制度废除了。这一废除,清朝的国运就下去了。很有道理!清朝如果始终奉行祖宗的这个传统,一直保持下去,我想今天还是大清帝国。所以,圣贤人的教诲,我们不能不重视。

今天世界上,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是战败国,他能够在这么短的期间又能够复兴,我到日本仔细去看看、去观察,我知道原因。他能够复兴,完全是中国儒家的道统和大乘佛法,这两样东西他们没有舍弃。虽然他们学习西方的东西,但是对于从中国传过去的立国的精神,他们没有丢掉。

我到日本去访问,我对于日本人不能不佩服。我们读《礼记》,读中国古籍,在中国已经完全绝迹,完全看不到了,在日本还能看到。日本人的生活方式,还是中国古时候的生活方式。日本人的衣服叫“和服”,这是他们改的名字,原来叫吴服。吴是什么?就是江苏,古时候是吴国,春秋是吴国,那个时候传过去的,他们现在还用这个服装,还没有改变。他们的民族叫“大和民族”。很可惜,他自己和,对别人不和,所以麻烦事出来了。

我去日本的时候,那个时候佐藤荣作刚刚死,他的儿子佐藤兴二接待我,还有一些国会议员。我跟日本那些国会议员分析,我向他们解释说明,你们之所以到今天,是心量太小了。我那时候告诉他们,中国是一个非常能够包容的民族,在政治上,元朝时能够接纳蒙古人,清朝时能够接纳满洲人。为什么不能接纳日本?如果日本人能够效法清朝当年那几个皇帝,日本人就统治中国了,我们中国人欢迎你。你们把中国人不当人,欺侮压迫中国人,中国人反抗你,你自己走的是死路,你要好好的反省。现在知道武力失败了,如果今天这种侵略别人的意念不能够悔改,改成用宗教,用经济,你走到别的地方,人家还是恨日本人,你们始终还是起不来。

你们学儒家的东西没有学到彻底,学佛也不透彻。学了一点点,不错,自己能够相处,但是对别人的时候,你们完全违背了儒佛的教诲,所以在国际上依旧是行不通。如果不能够完全改正过来,后面还有苦头吃,千万不要自满。你们国家现在国力强大是假的,不是真的。为什么?面积太小,没有资源。你的强盛不过是一个世界上物质文明的加工厂而已,如果外面的资源一不来,你们的工厂就要倒闭,你的工人就要失业,你凭什么骄傲?我说真话,他们非常感激,他们在我面前都低头。你凭什么骄傲?完全是个加工厂。日本人有个好处,细细给他分析,你说得有道理,他真的佩服,他也很感激。所以,我离开日本多年,那些人对我还很怀念。有些人到台湾的时候,他们还带信来问好。

所以,我们自己要认识历史,要了解中国五千年的文化道统,也要了解今天整个世界其他国家民族历史文化。因为今天绝对不是自己一个国家可以独立生存在这个世界,一定要谋求全世界和睦相处,平等对待。我们心胸要大、要包容,要帮助他们,要教导他们。他们是属于哪一个宗教,我们就希望用他们自己宗教的教义来教他们。

现在我们有一个非常好的开端,天主教找我去讲他们的经。我回到新加坡,五月三日要到天主教去讲《玫瑰经》。《玫瑰经》是天主教很重要的一部经典,这个经不长,就像佛门里的早晚课诵本。你看多重要!天天要念的。我去讲这个经给他们听,让他们比较一下,他们的神父跟我讲的一样不一样。我非常欢喜到各个宗教,不是讲佛经,是讲他们的经。希望宗教与宗教之间,逐渐趋向平等对待。

所以,我跟这些宗教徒、宗教领袖们说,他们肯定世间只有一个真神,基督教说他的上帝是真神,回教说他的阿拉是真神,印度教说大梵天是真神,都说真神只有一个。我说一点也没错,真神确实真的是一个,在基督教名字叫“上帝”,在伊斯兰名字叫“阿拉”,在印度教名字叫“大梵天”。确实是一个人,在这个地方换个名字,在那个地方又换个名字,都是一个。你们打什么架?如果你尊重我这个神是真的,我也尊重你这个神是真的,你晓得他是一个人,大家就不打架了。他们想想也有道理,真神是一个。在佛法里,不是讲真神,是讲本性,本性是一个,真心是一个。明白这个道理之后,我们可以能够平等对待,可以能够和睦相处。一个层次、一个层次需要教,不教怎么行?

所以有许多我们国家的这些公务人员,特别是主管宗教部门的,我常常提醒他们,今天我们国家最需要的是传播固有文化的队伍;也就是今天讲的精神文明的教师。现在找还来得及,大概七、八十岁的这些人,对中国诸子百家、佛教或其他宗教里面,还有一些真正有修有学的这些老人。不要多,能够找个十个、八个就行了。成立一个小组,开班教学,教底下这些年轻人。要不等这些人死了之后,根就断了,那才叫难。能够培养三、五十个学生,在三、五十个学生里面,真正成就十个、八个就够了。让他们把他们讲的东西,每一天在电视台上播上两个小时,我相信,半年到一年,我们中国的社会就天下太平了,什么样的邪知邪见都绝迹了。

这就是古人所讲的“破邪显正”,正的不显,邪的永远没办法破。你要想消除邪知邪见(也就是错误的想法、看法、说法、作法),就要提倡正法。正法必须要能够服人,哪些正法能够服人?古圣先贤的东西能服人,他们能够经历至少二千五百年。孔老夫子的东西,二千五百年还被人尊敬,这个东西是真的。如果是假的,早就被人淘汰了,哪里能传得到这么久远!只有真理,不加自己丝毫意思在里面,才能够永远的传下去,超越时空。

这个事情我们要做,如果我们不做,又会落在人家后面。七十年代,英国历史哲学家汤恩比博士在欧洲一次国际会议里面发表讲演。他里面有两句话,很值得我们注意。第一句话说:“解决二十一世纪世界问题,只有中国孔孟学说与大乘佛法。”第二句话:“十九世纪是欧洲人的,二十世纪是美国人的,二十一世纪是中国人的。”这是他说的,他的话影响很大。所以,在前几年,英国把儒家学说、大乘佛法编入学校教科书。他们小学教科书、中学教科书、大学教科书里面,有儒家的思想和佛法的思想,他们已经在做了。

前年,大概差一年,澳大利亚也在做。澳大利亚有些官员来找我,希望我提供些资料给他们编教科书。他们现在小学、中学、大学的教科书里头也有佛学。他们把这些教科书送给我看,我看了一下,不甚理想。因为他们找到的这些法师,多半是小乘的,讲得不够透彻。换句话说,虽然讲的是佛法,没有办法跟现代生活结成一体。如果我们学的东西,不能落实到生活上,学它干什么?我学的东西,完全落实到生活,生活用得上,才真正快乐,才真正得到享受。如果所学非所用,那我们浪费时间,浪费精力,这是错误的。

你要真正懂得“四摄法”,连夫妻都用得上,一个家庭用得上。你做生意,在你公司用得上。你要会用“四摄”、“六度”,没有不兴旺的,没有做不到世界第一的。佛法里面讲:“佛氏门中,有求必应。”那不是佛菩萨保佑,他有理论、方法,有道理在。你懂得这个道理、方法,认真去做,就可以做到世界第一。无论哪个行业,行行都可以做到世界第一。佛法是这样的好东西,真实智慧,真实的善巧方便。善巧方便是佛家术语,用现在话说,它是最好的理论、最好的方法,能够帮助你,不管你在哪一个行,你都能做到世界第一。你得要认真去做,你要彻底了解。

今天佛门最需要的是讲经说法的人才。我到晚年才认识黄念祖老居士,在北京他是了不起的一个人,我不知道他还活在世间。从前听说过这个名字,是我的老师讲经的时候曾经提到过他,但是不知道他还活在世间。跟他的缘分,是有一年我在美国首都,那边有一个“华府佛教会”,他们邀请我去做会长。同修当中说要请一个上师到美国来弘法,征求我的意思。

我说:“你们专修净土就好,不要再掺杂了。”他们对这个上师很佩服。

我说:“这个上师是哪个上师?”

他跟我讲是黄念祖上师。我听了之后也没有在意。到第二天,我忽然想到,我打电话问他:“黄念祖是不是梅光羲的外甥?”

他说:“是。”

我说:“那行,赶快请他来。如果是梅光羲的外甥,这个人决定是正知正见。梅光羲老居士是李炳南的老师,我的老师是李炳南,我的老师是梅光羲的学生。如果有这样好的师承,那决定没有问题。”

所以,我就同意他们邀请老居士到美国。到美国之后,他也听说我在美国讲《无量寿经》,他非常欢喜。因为《无量寿经》的会集本没有人讲,在外国就是我一个人讲,在国内就是他一个人讲。所以,我们碰到之后,真的是知己。他回国之后,我到北京就是为了去访问他。

他遇到我之后,也非常欢喜,一再劝我,培养人才重要!他说:“你在国外弘法,奔波这么多年,你不要再走动了,不要再讲经了,你要著书,你要教学。”我听了,我说:“我知道,我也很久就有这个意思,缘没有成熟。我自己没有道场,我也没有财力,办个佛学院需要道场,需要财力,我没有,我只能教学,我等待机会。”他跟我讲过很多遍,写信也劝我,就怕我把这个事情忘掉。

一直到新加坡,这三年我才算是定居下来。李木源居士发心协助办“培训班”,所以招生主办是他,我只是教学。有很多同修来找我,要参加培训班,我说:“找我没有用处,我是教员。你要找校长,校长是李木源,要向他申请。”当然,最理想的是在我们国家自己来办培训班,这就好,省事!到新加坡申请居留,相当不容易。新加坡国家太小了,对于人口控制得非常之严,移民条件很苛刻。最好能在自己的国家来培养人才。

这个四年,我们在那边培训大概有六、七十个同修,能够讲经的大概有三十几个人,这个成绩还算是不错。现在是第五届。第五届以后,我就比较轻松了,常常可以到外面去走动。第五届我是用前面的学生教新学生,这个作法就是把老学生提升起来。第五届有十几个同学担任助教。到第六届就提升他们做讲师。到第七、第八届,给他们副教授的名义。到第十届,他们就是教授。我用这个方法把他们带起来,后继有人,我对得起佛教,我就没有遗憾了。

现在我要住到澳洲去,依旧还是照顾新加坡的培训班。在澳洲,我也培训,培训的条件比新加坡格外严格,特别重视基础教育。这个基础教育就是中国古代的小学教育,我开的课第一门课是《弟子规》,这是我们中国古时候五、六岁小朋友念的。现在我要让学生从这里念起,为什么?你们没有念过书,你们没有受过教育。现在居然三十几岁了,还念幼稚园,恢复到五、六岁。严格的督促这个书要会背,要会讲,而且要能做到;你做不到,不行!这个课程教完了,第二个课程是《三字经》,《三字经》是整个中国文化的一个纲领,不能不知道。第三个课程是《了凡四训》,今年下半年我自己亲自去教《了凡四训》。《十善业道经》排在第四个课程。都是佛法的大根大本,你不从这上面扎下根基,你所学的东西都是空的,都是浮萍,没有根!所以,先做扎根的教学。

这个教义教完后,我准备用一年时间让学生认真读一百篇古文,从《古文观止》里面选一百篇,要学生能背能讲。这个原因是什么?他有一百篇古文的基础,他就有能力阅读中国的古籍,我们《大藏经》不用翻译,像《四库全书》,你就有能力阅读。我一生收藏的这些书,他们都可以用。否则的话,书摆在那边,你没有能力去阅读,那一堆书不等于一堆废纸。为了培养他们能够阅读古籍的能力,必须要用一年时间,督促他们背一百篇古文。所以,学生学得非常辛苦,但是他们学得非常欢喜,有成就感。

我这个年龄现在弘法不重要了,我要当护法,我来护持这些年轻法师,把他们培养出来,将来对全世界弘扬佛法。同时他们跟着我,我也给他们做个样子,把全世界的宗教联合起来,希望不同的族群,不同的宗教,都能做到平等对待,和睦相处,绝不排斥任何宗教。我们要辅导其他宗教,决不可以排斥其他宗教。我们尊重其他宗教,绝不轻慢其他宗教,我们才能够真正做到平等相待,然后才能和睦相处。

佛法是智慧的方法,佛教是智慧的教育,我们应当要接受,应当要认真努力去学习。佛法的修学,确实能带给我们一生最高的享受。我是二十六岁时,老师跟我说了这句话,我听了很欢喜,我就去找佛经看。我一生对老师感恩,为什么?他要不指出我这一条路,我这一生非常烦恼,非常痛苦,哪有一生这么快乐!“人逢喜事精神爽”,生活在快乐当中,人不会衰老,不会生病,这就是最大的好处。

我们今天在全世界与其他不同宗教一接触,人家就仰慕:“法师,你的身体这么好!”一问年龄,他们都比我小,他们的身体都不如我,他们也没有我这么快乐,没有我这么自在。这一点就把他们折伏了,他们就不得不服。你要想身体好,想不老,想不生病,想快乐,你跟我学,你就会得到。好,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今天就谈到此地。谢谢大家。

声明:本文所有素材(文字、图片、视频)均来源于网络搜集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处理删除。(客服微信号:973454358)本文地址:https://www.guoloujiang.com/56233.html

意见与反馈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