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搜一搜

您的位置 首页 刘素云老师

刘素云老师复讲《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第二集)

刘素云老师复讲《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第二集)


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  刘素云老师复讲  (第二集)  2018/3/13  中国  档名:56-214-0002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家好,阿弥陀佛!因为法喜充满,今天咱们还得继续神采飞扬。昨天是第一节课我和同修们说,在正式讲经之前,有五个问题需要和同修们说明一下。昨天说完了三个问题,还有两个问题没说,今天这节课咱们就继续往下说。

要和同修们说明的第四个问题,是我怎样试讲《无量寿经》。这次我用的是这个词“试讲”,就是我用什么方法来讲这部《无量寿经》。首先第一个,试讲的原则是什么?这个原则就是八个字,“述而不作,信而好古”。这八个字是祖祖相传,传下来的,古大德们都是这样做的,夏莲居老居士、黄念祖老居士、上净下空老法师都是这么做的,他们都是遵循这八个字的原则。所以说到我这儿,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新的发明创造,我一定遵循这个原则,来给同修们讲这部《无量寿经》,就是述而不作,信而好古。因为古大德和老法师已经给我们做出了榜样,我们就照着往下做就好了。所以说我觉得如果我这次讲《无量寿经》,是遵循这个祖祖相传下来的原则,一定会得到十方三世一切诸佛的加持,一定会得到龙天护法的护佑,一定会得到老祖宗及古大德的加被,必得十方三世一切诸佛的加持,这是毫无疑问的。所以一定要用这个原则,来为大家讲这部《无量寿经》。这是第一个试讲的原则,八字方针。

第二个,试讲的方法。这个也非常简单,用一句话来说就是复讲与感悟相结合。复讲这个词大家都很熟悉,复讲是什么意思?就是不离老法师多年来所讲的内容。我这次复讲,不是复讲老法师讲的某一个版本,而是把老法师多年来所讲的内容,融会贯通,融为一体,这做为我来说,确实是比较有难度的。为了能够用通俗易懂的方法来讲这部经,让更多的同修能听得清楚、听得明白,所以我力求把老法师多年讲的内容,能够融会贯通,融为一体,用通俗易懂的方法表达出来。比如说老法师讲的《大经解演义》,讲的《大经科注》、《无量寿经讲记》、《无量寿经简注易解》、《还源观》等等,这些的内容可能都要涉猎到,都要把它融为一体,所以这个难度确实是比较大。但是我有信心努力去做,能够达到融会贯通的这个目标。为什么对这个我有信心?我相信佛力加持不可思议,这是二十多年学佛我的亲身经历。所以在这次讲《无量寿经》的过程当中,我想我要把二十几年,学佛的体会和感悟揉合进去。这个可能算是我自己的东西,也不算是我自己的东西,因为什么?我这个东西,我的感悟也好,我的体会也好从哪里来的?是从听老法师讲经说法的过程当中,感悟过来的,所以这个也不是我的发明创造。我把我的体会和感悟,和同修们交流,供大家借鉴和参考。这是第二个,就是试讲的方法复讲。

第三个,试讲的目的。就是我这次为什么要试讲《无量寿经》,要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目的?通俗的说,就是要把《无量寿经》和净土念佛法门,介绍给一切有缘众生。愿一切有缘众生,因这部经、因这个法门而得度,这就是讲这部《无量寿经》的第一个目的。第二个目的,提高自己和一切众生的灵性,再说一遍,第二个目的,提高我自己和众生的灵性。希望我自己和一切众生都能早日回归自性,希望众生能够早日破迷开悟,离苦得乐,早日圆成佛道,这是第二个目的。第三个目的,希望把《无量寿经》弘扬光大,为什么?因为末法九千年,要靠这部经、这个法门救度苦难众生。

最近老法师开始第五回讲《大经科注》,昨天我是听到第七集,我希望同修们也能抽时间,听听老法师第五回讲《大经科注》,告诉我们一些什么重要的问题。老法师为什么在八十五岁那一年,放下了所有的大经大论,就是一部《无量寿经》讲到底,一句佛号念到底,老人家这是在给我们做榜样。昨天我听老人家说问问自己,有没有把握今生成就?师父说没有把握。我想同修们千万不要误会,老法师讲经说法这么多年,怎么往生还没有把握?这是说给我们众生听的,实际老法师是在告诉我们,你有没有把握今生成就?这个千万不能错解和误解。好好听听师父讲的第五回《大经科注》,我觉得同修们会有很大的受益的。所以我这次试讲《无量寿经》,就是希望把《无量寿经》继续发扬光大。因为末法九千年的众生,要靠这部经、这个法门救度苦难众生。这就是我试讲的三个目的。第四个问题,就是我怎样试讲《无量寿经》,就跟大家汇报完了。

下面我想说第五个问题,第五个问题是什么?就是这部《无量寿经》的讲稿,我写完了之后有什么感悟,我也想和同修们交流一下,也供大家学习、参考、借鉴。我这部《无量寿经》讲稿,是二O一八年一月二日中午正式完稿的。写完这部稿以后,我真是感到如释重负一身轻松,心里特别欢喜,不说法喜充满,也差不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受?所以我告诉大家,完稿之后的我第一个感受,就是说我写这个讲稿有如神助,我用这四个字来形容,有如神助。我又把这个神字用上了,但是我该说的我还得说,怎么个有如神助?因为那么多年,我在省政府工作的时候,大部分时间是搞文字工作,很多时候给省里打报告、给国家打报告,那个报告也都是万八千的文字。但是那个时候的报告,和我这次写四十万字这部讲稿比,没法可比。我想这个如果没有神助,没有佛力加持,这个稿我可能写不出来。因为你们想想,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写这部讲稿写了七十天,每天写八个小时,七十天之内,把这个稿是一稿完成的,中间没有经过任何修改。我现在讲的,就是我写的这部稿的原稿,没有经过修改,这个对我来说应该是一个奇蹟。

尽管我以前搞文字工作,写过大部头的材料,但是一次写四十万字材料一气呵成、一稿成,从来没有过。所以我说,这不是我本人有什么能力、有什么辩才,完完全全是佛力加持,这种感受我非常深刻。我记得写完了那天中午,写完了以后我看着那厚厚的一摞讲稿,我都不敢相信这是我写出来的。我真的问自己,这是妳写出来的吗?妳怎么写出来的?冥冥中给我的答案,是佛力加持写出来的,是妳写的。大家想想,这是不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你想不要说一天坐那写八个小时,就是不写东西,你就在那坐八个小时,是不是也感到会累、会疲劳的。但是我在写这个讲稿的过程当中,没有一次感到累、感到疲劳,愈写心里愈欢喜。所以我这个稿,真是一气呵成完成的,对我来说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觉得是个奇蹟。这个佛力加持对我来说,我这次用了一个新的词汇来形容,是一种无以言喻的不可思议,就没法用语言来把它表达出来,究竟怎么个不可思议,我怎么说都不过分。这是我第一个最突出的感受,就是写这部稿有如神助。

第二个感受,一支和合的护法团队,是我这一次顺利完稿的有力保证。我这次真是深刻的认识到,和合的护法团队是多么的重要,这个可是经过这次实践检验了。我从两个层面来说,第一个层面,从我看得见的护法团队来说,就是我现在所在这个道场,里里外外我们也就十来个人,包括做饭的、搞卫生的、打字的等等,全都算在内了,一共也就这么十来个人,这是我看得见的护法团队。就是这么十来个人的护法团队,护持我顺利的把这四十万字的讲稿完成了,现在又继续护持我把《无量寿经》讲圆满。这支护法团队它为什么能起这么重要的作用?在这里我可以告诉大家,和合二字非常重要。这次我感受到,我们就这十来个人,大家想的是一件事情,努力的目标是一致的,就是要把这件事情做好,任何事情都要为刘老师写稿、讲经让路,这一条我的护法团队是完完全全做到了。我七十天写稿的过程当中,没有受到任何干扰。因为我是在三楼写稿,护法团队的成员,没有极特殊情况,不会到三楼的,我是每天不吃饭不下楼。因此那个环境确实是非常清静,我集中精力把这个讲稿完成了。所以说和合的团队太重要、太重要了。如果没有这支团队的护持,我这个讲稿写不出来,这个《无量寿经》我也讲不出来。所以我在这里非常感恩,我这支和合的护法团队,这是从一个层面上讲的。

从另一个层面讲,看不见的护法团队,我知道我的护法团队,看不见的是无量无边的。这可以又是从两个层面来说,第一个层面,在网上听我讲课的这些同修们,他们对我的那种支持和鼓励,是我往前走非常重要的动力。我在这里实事求是的跟大家说,当我被攻击、被毁谤、被谩骂最凶的时候,有同修可能问,刘老师,妳有没有想退的时候?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这个念头我曾经起过,因为那个时候有点想不通。我想七十多岁的人,人家都在网上问妳,妳刘素云图个啥?意思是妳七十多岁了,妳出来咋咋呼呼的,妳老实猫著得了。人家说的这个,我不是不往心里去,所以那个时候我也有往下退的那种念头。但是这个念头很快就过去,我问自己,妳出来跟大家交流,妳做这些、妳说这些,妳为什么、妳图什么?我自己给我自己的回答是,我什么都不图,我什么都不求,名利和我一点儿不沾边。我为了众生,所以我要来说这些话,要来做这些事,我的心就安了。我自己最了解我自己,我相信网上听我讲课的同修们,他们了解我的真心。

至于对一些人所谓的不理解,我想要谅解他们,因为不可能大家对妳都是赞叹、都是表扬,是不是?我的理念不是这样的,你赞叹我也阿弥陀佛,你毁谤我、谩骂我也阿弥陀佛。我只是有一个愿望,我不希望因为我,让一个众生生烦恼,这是我的真实想法。所以我非常感恩这个层面上的护法团队,就是在网上支持我、鼓励我,让我继续往前走的这些护法团队。只是我没见过面,我不认识。我在网上看到同修们的一些留言,真是让我发自内心的感动。如果我的念头转不过去,我还想往下退,我一想起这些同修们的留言,我都不好意思往下退,因为大家对我寄托了太多的期望,我不能让网上的同修们失望,这是一个。

再一个层面,就是看不见的众生的团队。我自己隐隐约约有点感觉,我看不见的我那些护法们非常厉害。这个厉害怎么理解?就是他们非常有本事,一直到现在,我看不见我那些众生的护法团队。但是我隐隐约约的有感觉,我知道他们的本事很大,如果没有他们坚强的护持,可能我也早垮了。二十多年也不是一帆风顺走过来的,也是坎坎坷坷的,为什么能走过来?这几支护法团队都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缺一不可。这三支护法团队,就是我能看得见的,我身边的护法团队;再一个,是我在网上的护法团队;第三个,我看不见的、冥冥中的护法团队。因此第二个感受,就是这个护法团队是太重要了。

再一个我觉得我最大的护法,是阿弥陀佛,是释迦牟尼佛,是上净下空老法师,这是我最坚强的后盾。在任何时候,我都能感受到佛菩萨对我的眷顾和鼓励、加持。二十几年来这个感受,我是愈来愈深的。所以第二个最深的感受,我跟大家说,对和合团队我的认识有了进一步的提高。我这次把讲稿顺利完成,现在又开始正式试讲《无量寿经》,我的所有护法团队功不可没。我这份讲稿,是整个护法团队辛勤护持的劳动成果,也可以说是我们集体智慧的结晶。那我是干什么的?我把我的位置说得很明白,我是一个代笔人,我把同修们想要说的,通过我用笔把它写出来。因为同修们知道,我现代化的武器一样不会,手机还弄不明白,所以什么ipad的,这个名我没说错!好像叫ipad,这个我是一窍不通的。这一次我讲这部《无量寿经》,小于就建议我用ipad,我说咱还是把握一点。我就举了一个什么例子?我说比如我学自行车跟头把式的,我刚会跑,妳现在又给我换了个摩托,那我要摔跟头的,咱们还是骑自行车比较稳当。所以我的讲稿真的是一笔一划、一字一句写出来的。我这次讲,他们把这个讲稿给我打字了,说比较规矩一些。如果要不是这样,我说不用打字,我就用我写的那稿讲也行。所以现在同修们对我每个方面都在关心、照顾。

同修们可能说,刘老师,这次怎么没戴眼镜?我在这儿跟大家解释一下,我这次真想戴眼镜讲,为什么?不是说我看不见讲稿。因为九月份,我自己不小心,我从床上掉下来摔了,鼻梁子这儿磕了一个小疤痕,到现在它没完全掉下去。我上一次讲“真情无限大爱无疆”,那个时候哈尔滨的同修就看出来了,说刘姨,妳那个鼻梁上怎么有个横疤?我说摔了以后它那疤没掉。所以这次我要戴眼镜,就想用眼镜把那小疤痕遮住,不让你们看出来又替我担心。但是同修们说,老师,妳不戴眼镜,我们觉得慈祥亲切;妳一戴眼镜,我们感到严肃。那我说恒顺,你们说不戴眼镜好,那我就不戴眼镜。这个也可以说是我这次写稿的一个奇蹟。

我前边可能跟大家说了,有同修知道,有的人不知道。我这老花镜我是戴了多长时间?我算一算大概戴了不到二十五年,也差不多,我是四十多岁不到五十岁就戴上老花镜了。是为什么戴的?是我们一个老书记,他要去配眼镜,他让我陪着他去。他老伴也说,素云,去吧!帮你大哥研究研究配哪个。我就跟着人家去了,去了我这个老大哥他配了两副,一副是花镜,一副是散光。结果他配完了,他就跟我说,素云你也买一个。我说买这干啥?他说戴着玩。我说那行,那我就买一个。我记着我花了十八块钱,我就买了一副眼镜,我也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度数,这个都不知道。拿回办公室以后,我好奇心强我就把它戴上了,戴上一看报纸,这个东西挺好,报纸那字怎么变大了,这不就戴着玩,戴一天、两天,戴一个礼拜以后拿不下去了,再一摘下来看字变小了。我这个老大哥说,不行,你就戴着吧。所以说我四十多岁就把这老花镜戴上了,一直戴到今年。结果我这个四十万字的稿写完之后,就发生了这么一个奇蹟,我的老花镜就摘掉了。我戴上老花镜看字,就不如我不戴老花镜看字那么清楚,翻过来了。所以从现在开始,以后可能我就不用戴老花镜,它就跟我拜拜了,就这么回事。所以说写这篇稿,为什么我要把我的感悟跟大家说说?太奇怪了。你们怎么说我,我都不介意,我必须把实际情况告诉大家。这是第二个感受,和合的护法团队。

第三个感受,就是怎么样对待外面的精彩世界。这个我事先没写稿之前,我没有估计到,我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就是我一说精彩的外面世界,大家可能有的同修明白我在说什么,我要告诉大家的是,外面的精彩世界,它成了我完成这部讲稿的一个动力,不是我的阻力。因为这个事情,我是在什么时候知道的?就是我大约写这部讲稿写了一半的时候,那也就写二十万字左右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件事了,但是我跟周围的同修没说,他们也不知道我知道。后来这个窗户纸怎么捅破的?有一天,刁居士坐在床上生气,因为刁居士在我身边十年多了,我非常了解她的脾气秉性。她这个人是心里藏不住事,所有的喜怒哀乐都在她这张小脸儿上。我一看,呼哧呼哧生气,我说小刁,谁惹妳生气了,跟大姐说说。不跟妳说,怕影响妳写稿。我说什么事能影响我写稿?妳憋也憋不住,妳等我写完稿,还有二十来万字,妳会憋坏的,妳还是把它说出来!寻思寻思,不说,我说妳不说就拉倒。

她一看我这个态度,还是憋不住,还是跟我说,那我就跟妳说说,我说那妳就说!妳只要把气撒出来就好。她说网上有人批评妳、骂妳,全是造谣,不是真话。我就笑了,我说小刁,这么多年这个定力也没长点?就这么点小事妳就放在心上,噘大嘴巴子生气,犯得着吗?我说这不是骂我、批我,也没骂妳、也没批妳,和妳有啥关系?妳何苦生这么大气?她眼睛瞪圆了:大姐,妳知道了。我说我知道了,我比妳知道得早。那我怎么没看出来?我说妳想让我怎么表现,让妳看出来?我也像妳一样噘个大嘴巴子?我说准备个油桶,谁噘嘴巴子给谁挂上,逗她开玩笑,要不她不开心。她说那妳怎么没生气?我说干嘛生气?嘴长在人家脑袋上,人愿意说啥就说呗,妳自己不了解妳自己吗?我说我了解我自己,妳也跟在我身边十来年了,妳也了解我。她说正因为我了解妳,我才生气,他们凭什么造谣!我说妳认为人家是造谣,人家说的还认为是实际情况,是不是?就是不是实际情况,说错了,咱们也应该谅解,妳怎么心量那么小?

小刁说我不像妳那么心大,我不知道妳心这么大。我说我告诉你们了,我的心像虚空法界那么大。这点小批评、小谩骂妳都受不了,那我二十多年学佛我就白学了。现在我相信自己,这点定力我还是有的。这个事就是这么捅破的,要么他们谁都不知道我知道这个事。后来我就跟他们说,我说我的态度是这样的,你们要是知道了想不开,你们可以跟我叨咕。放心,不会影响我,也不会影响我写稿,也不会影响我将来讲这部经。如果你们自己能把它晾得开,能想得明白,你们就不用跟我说。就是你们自己能摆得明白,说明你们长进了,定力增加了,这个得锻炼,这个定力也是日积月累的。十几年前、二十几年前,我要遇到这事,那我自己都得暴跳如雷,凭什么是不是?我说现在你们看我态度,平和不平和?所以我觉得这件事情,对我这次写稿和对我这次讲经,真的是没有起一点负面的作用。我真的感谢这些个同修们,他们一给我消了业障,二给我增加了前进的动力。你说不应该感谢吗?你们应该能感受到,我说的是真话不是假话。

前段时间,我说我每天绕完佛,专题一个回向,就是这个内容。到现在我仍然是这样做,每天早晨绕佛之后的回向,第三个项目,就是给这些同修们回向。我想,只要我用的是真诚心,早晚有一天会把他们感化过来的,感动过来的。实在感化不了,感动不了,说明我自己修得还不行,我继续好好修,当我成佛那一天,我一定会帮他们一把的。这就是我的真心话。我现在觉得,就这样小小的干扰也好,阻挠也好,不会影响我讲这部经的。因为现在没有任何人、任何事情,能够阻挡我做我想要做的事情。我现在想要做的事情就是两件事,一是把《无量寿经》和阿弥陀佛佛号继续弘扬光大;二是把一个真实的上净下空老法师,介绍给一切有缘众生。这就是我要做的两件事,这两件事是任何人、任何力量都阻挡不了的。

我曾经说过,我说我既然入了佛门,我就要说佛门的话、做佛门的事,我不会给佛门抹黑。不是说荷担如来家业吗?如来的家业是什么?如来的家业就是度众生。你离开了这个,你何谈荷担如来家业?我们每个人就是说话要算数的,不能喊口号。我现在觉得,我要兑现我说过的每一句话,弘扬正法、护持正法是我生命的全部。下面的一句话,就算是我自己的一句名言!我常常用这句话来鼓励我,尤其是当我遇到磨难,有点过不去坎的时候,我就把这两句话拿出来问我自己,这是不是妳说的?妳说的话算不算数?哪两句话?就是这么的,“我的一切都是属于苦难众生,没有一样属于我自己。”这就是我自己的名言,我时常就是用我自己的这两句名言,来鞭策我自己、鼓励我自己,一旦我有点想退的时候,这两句话绝对起作用。我想我这一辈子最大的特点也好、优点也好,就是我不打妄语,我不说空话。我做不到的,我一句不说;我说出来的我一定去做到,这是我非常明显、突出的性格特点。到现在我仍然坚持这条路,我要继续走下去,我说过的话一定要算数,一定要兑现。这是第三个感受,就是外面的精彩世界,是我的动力。

第四个感受,写这篇讲稿谁最受益?我自己最受益。所以我说写完这篇讲稿,第一个受益的人是我自己。因为我这篇讲稿写完以后,大部分同修谁都没有看到过,除了有同修给我打字的时候,看到我这篇讲稿,没有让大家普遍的都可以看。我的意思是我讲完了以后,大家随便看,因为你听完了可能你印象更深一些,光看讲稿你的感受不会太深的,我不想让大家吃夹生饭。所以我对同修们说,在我讲之前,最好你们不要看,留一个余地,这就是我的真实想法。为什么说第一个受益的人是我?我还得给你们讲讲,我的真实感受,因为刚开始写这篇稿之前,我自己信心不是太足的。现在我能不能告诉大家,我为什么想讲这部《无量寿经》它有个缘由,这个缘由是什么?很多同修不知道这个缘由,就是去年的十月中旬,有一天突然是念头,还是灵感,还是冥冥中的一种加持,我不知道。我只能把我真实的情况跟大家说,你们可以帮我分析,到底是一种什么情况。

那是一天中午,快到吃中午饭的时候我就很困,我就回床上躺着去了。在这个过程当中,你说我睡着了,我觉得没完全睡着,那时候也就差十五分钟左右,就该中午吃饭了;你说我没睡着,似乎又不是在非常清醒。那个时候,就是介于似睡非睡之间的那种情景,就不知道谁告诉我说,就一句话:妳该讲《无量寿经》了。就这句话我立马还反驳人家一句,我说我没那本事。就是两句话的对话,一个是告诉我,妳应该讲《无量寿经》,然后我马上说,我没那个本事。后来这个事,我确实放心里掂量著怎么回事?这是真的、还是假的?有一天我就跟道场的两位同修说,我说我这个感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两个同修一听,马上兴高采烈的说,老师,妳就是该讲《无量寿经》,这机缘成熟了,这不都点化妳了吗?我还是跟她俩说,不行,我没那本事,我哪能讲《无量寿经》?这两个同修教我一招,你不是有事都问阿弥陀佛、问观世音菩萨吗?妳这回这么大事妳咋不去问?我说这个主意好。

所以那天我真的去佛前问去了,我说这么大的事,可别让我打妄语,到底是咋回事?谁说的?如果是佛菩萨点化我的,就告诉我明白一点,因为我傻,我不会分析,我不会理解。我就求阿弥陀佛、观音菩萨,如果是佛菩萨点化我,就告诉我准确一些;如果不是佛菩萨告诉我,就没有声息,我就知道那不是佛点我的。结果那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真的就给了我四个字,这四个字,你说我说还是不说?我说吧,吹牛,是不是不谦虚?你说我不说吧,真实情况还真是那么说的。就四个字请同修们原谅我,这四个字我暂时先保密好不好?如果若干年以后,机缘成熟了,你们还记着这件事,我再告诉你们这四个字是啥。这四个字我只告诉道场那两个同修,我在这里我也请这两位同修帮我保密,别把这四个字说出去好不好?路咱们接着往前走,但是这四个字暂时给我保密。到我该说的时候我一定会告诉大家的。

我写这篇稿,为什么到现在,我觉得那种法喜充满的劲儿都没过去?写这稿,我告诉你们,我吃饭的时候我一到斋堂,同修们都在那基本都坐好了。我一进屋,同修们就说,刘老师,妳今天怎么这么漂亮!满面红光,你那个脸都像孩子脸似的。实际不用他们说,我自己的感觉也是这样,但是我不能说,那种心里的喜悦溢于言表。我不用说,他们都能看出来。我就告诉他们,你们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这么高兴?为什么这么漂亮?你们知道我干啥去了?他们说老师,妳不是写稿的吗?我说你们说我写稿,我告诉你们,我到西方极乐世界旅游去了,我观光去了。他们的眼睛瞪圆了,老师给我们讲讲怎么回事?我说现在给你们讲,可能我没有那么多语言、那么多词汇,我能表达出来,我心里知道那种感觉是什么?似梦非梦,身临其境。我就想了半天我想出这八个字,“似梦非梦,身临其境”。

我当写到西方极乐世界,那一大段、一大段的时候,我真的就像随着旅游团,到各个景点去旅游、去观光去了。我当时一边写一边想,我得好好看看,我看明白了以后,我就代表同修们,我给你们踩点来了。哪个风景点最美最好、最适合你们去,我回来讲给你们听,你们就不走弯路,抄近道,直奔那最美的景点,我当时就是这种心态。最美的景点是哪?当然是西方极乐世界。是不是这样?所以我整个写这些稿的过程当中,我就是旅游。我不单单去西方极乐世界旅游,那好的景点妳看了,那不好的景点妳也得去看。妳看明白了,好回来跟妳同修介绍,让他们上哪个点、不上哪个点。有一天我又下楼吃饭,同修们一看我,老师,妳今天不舒服,今天脸色这么不好?我说又被你们看出来了。我说我今天上哪去溜达去了?没上西方极乐世界,你们能不能想像到,我上哪去溜达去了、去观光去了?

你不能光上好地方,那不好地方你也得去看。就像我上次胳膊摔断了以后,我去做手术,人家把我推到第一道门,那是待手术区,就是手术室还没到,你先在这等著,这是我理解的。然后我就是什么心情?我来旅游来了,我来观光来了,我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如果这个地方好,将来我同修,我告诉你们,那地方不错,可以去;如果这个地方不好,我告诉他,那地方不能去。我在待手术期间,就那么二十分钟左右,我是什么感受?这不是人间地狱吗?因为我做的是骨科手术,到那个地方除了割胳膊、就割腿,不就这个地方吗?所以我说这个地方是人间地狱,我得好好看看,看明白了回去给我同修们介绍,那个地方千万不能去。我这回写这篇稿就那种心态、那种境界又出现了,所以那天他们说,我脸色不好,问我是不是不舒服?实际那天我告诉他们,我上哪溜达去了?我上地狱去溜达去了。上西方极乐世界溜达完,回来红光满面、兴高采烈;从地狱溜达完回来,因为那一段就写地狱怎么回事,三恶道怎么回事,所以他们就看我脸色不好,这很正常。比如说边地疑城,妳这些地方既然去了,都要看看,要看个遍是不是?

所以我这次写这稿,真的,第一个受益人真的是我自己。因为整个七十天的过程,我就是在观光旅游,哪个点我都看了。所以我有信心,我把最好的那个点介绍给我的同修们,那不好的点,我一定劝你们千万不能去。我劝你们上哪?劝你们上西方极乐世界。天道都不能去!人天两道就是三善道里最好的了,上天道,我都劝你们不要上天道,不究竟、不圆满,到时候还得往下堕落。而且是你到天道以后,你享受你就忘了这六道轮回的苦,从天道到时候直堕地狱,那个可是没研究,没说的。我看明白了,我告诉你们,一定要今生了生死出轮回,一定要去西方极乐世界,回归自性,回归常寂光土。这是我一定要苦口婆心劝导我的同修们,就这个西方极乐世界是最好、最好的景点,一定要上这个地方去。

我自己写完了这篇稿子以后,我感到我的境界又提升了一步。过去每发生一件什么事情,小刁都跟我说,比如说我胳膊摔伤了做手术,她说大姐,妳这次手术完了以后,妳就上了一个大台阶。我说我摔伤了,妳搁那沾沾自喜,还说我上了一个大台阶?她说我的感受就是这样的。所以说每当遇到一次什么磨难也好、怎么的也好,真的都是一次提升的机会。我这次写这个稿,我明显的感到境界又提升了一步,表现在什么地方?衡量就是我的心态如何。这几年我的心态是愈来愈平和,写完了这部《无量寿经》讲稿以后到现在,我就觉得我的心态的平和、宁静、安宁、祥和,反正所有的好词,我都想给它凑合到一起来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明显、都突出。就遇到一些什么问题,智慧来得快,我这么说可能浅显易懂一点。如果要跟以前遇到一些难题,可能我得转转这问题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写完这篇稿以后,我自己明显的感受到,遇到什么难题,那个智慧立刻现前,不用我转脑筋,不用我去琢磨、去想了。真是非常美妙,非常美好,妙不可言,就这种感受,只有我自己能感受到。

我想大家,如果你们听完这部经,可能你们也会有一定的感受的,你们的境界也会有提高的,只是提高的程度不一样而已。听明白多的,提高的就多一些;听明白少的,提高就少一些,人人都会有提高的。我希望抓住这一次机会,不是因为刘老师讲,我就要求你们要好好的听,不是这样的。我真是真心诚意的,要把我二十多年学佛的东西和盘托出,原原本本的教给你们。哪些你们有用的,你们就拣去;没有用的,你就给它舍掉。这就是我最最真实的想法。说到境界的提高,第一个,我觉得我离西方极乐世界愈来愈近了;第二个,我离阿弥陀佛愈来愈近了。现在不是近了,写完了这篇讲稿,我觉得我和阿弥陀佛融为一体了,阿弥陀佛就是我,我就是阿弥陀佛。我记着昨天我说了三句话:阿弥陀佛是我的心,阿弥陀佛是我的愿,阿弥陀佛是我的行。你想想,心、愿、行和阿弥陀佛都相应了,那是不是阿弥陀佛就是我,我就是阿弥陀佛!

第三个,回家的日子指日可待。我说这句话,大家不要误会,说刘老师,是不是又琢磨要往生了,要回家了?不是的。回家的日子指日可待,这个指日可待谁说了算?阿弥陀佛说了算。上次因为我想往生,这小刁急眼了,不是去问师父吗?我刘大姐要往生,师父,您说行不行?师父给她回答说,现在她说往生不好使,阿弥陀佛说了算,阿弥陀佛不来接她,她往生不了。这小刁就乐呵了,说这回妳往生不了了。我现在没有这个念头,我想要什么时候往生,既然交给阿弥陀佛了,阿弥陀佛说了算。但是这个日子是指日可待的,对不对?所以大家不要担心这个。我这三句话我觉得比较贴切,就是离西方极乐世界愈来愈近,离阿弥陀佛愈来愈近,离回家的日子指日可待。这是我真实的想法,就是我目前的心念,就是这个,这是我写完稿的第四个体会。

第五个,我想跟大家说说,怎么样继续走好人生路?怎么样继续走好学佛的路?怎么样继续走好成佛的路?为什么这个感受我要和大家说?因为师父老人家给我的任务,就是要给众生做个好榜样。这句话我是牢牢记在心里,一天一时都不敢忘记。所以那个时候我不是跟师父说吗?我说“恩师恩师请放心,弟子日日在精进,为了众生离苦厄,弟子不敢掉轻心。”这是几年前我说的四句话,现在这四句话我仍然牢牢的记住。你看,这几句话我没有写在稿上,我是直接对你们说的,它已经印在我的心里,我一天也不敢松懈。我松懈我觉得谁都对不起,尤其是对不起师父对我的期望和信任,我也对不起广大同修们对我的期望和爱戴。我一天也不敢轻松,我每天都在做我所做的事情,按刁居士说的,妳白天干妳白天干的事,晚上干妳晚上干的事。你看我就这样,黑天、白天我都不闲著,我还不疲劳。你们看出我有疲惫的样子吗?没有。为什么?佛力加持,是不是?人的精神头,人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刚才一开始我就说,今天还得继续神采飞扬,这不就飞扬!你要愁眉苦脸的,你想飞扬也飞扬不起来,对不对?所以我就想,一定把老法师对我的嘱托牢记心中,把它落实在实际当中。

现在三条,第一条,做人要做个好人,这条我应该说基本上做到了。第二条,做修行人,要做一个好的修行人,我现在这个应该做到了百分之八十左右。我不知道这个评价是不是高?我努力要做一个好的修行人。第三个,要做一个成佛的好榜样。我掂量来掂量去,这个好榜样怎么做?我一看海贤老和尚给做出样子来,预知时至,自在往生。你说这是不是好样子?我姐姐刘素青老菩萨做样子了,预知时至分秒不差,自在往生。你说两个好样子都在这里,那我要给大家做一个成佛的好样子,拿什么来表达?就得像海贤老和尚、像刘素青老菩萨这样,到我往生的时候一定是预知时至,自在往生。这才是我三个样子我就圆满了,做好人的样子,做好修行人的样子,做成佛的好样子,这三条我就圆满了。现在这就是的我努力方向。

我记得我跟大家说,二O一八年一月四号我和老法师通电话的时候,师父第一句话就问我,妳有没有把握今生成就?我非常惊讶。因为这个话,我从见师父到现在八年多,师父从来没有这么直接的问过我,这次电话里是直接问我这句话。我当时心里一愣,但是我没打喯儿(没停顿),我立马回答,我说师父,请您老人家放心,我今生有信心一定成就自己!师父高兴了,好好好、好好好。我现在在这里跟大家说,什么意思?你们以为师父是在问我吗?不是的。我理解是这样的,师父在问我们每个学佛人,你如果是这样理解就对了。你如果理解成那是老法师跟刘老师说的,和我没关系,错了,你不会有长进的。你就认为师父直接是问你,你有没有把握今生一定成就,你怎么回答师父?反正我回答是非常坚定有力,一点没打喯儿,一点没犹豫,我就直接回答了。因为这是我的人生目标,我一定要达到这个人生目标。

昨天,我听讲《大经科注》第七集的时候说,你拿没拿到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护照、通行证?以前有的同修不理解,因为我以前讲过,我说你拿没拿到这个通行证?有同修理解错了,以为就是真的发什么通行证之类的。实际这不是一种比喻吗?就是如果你坚守持诵《无量寿经》这一部经,坚守念阿弥陀佛这一句佛号,你就一定拿到了这个护照,和去的通行证。是不是这样?所以我们有些同修听经,听了这么多年,真的有同修没听懂,他把师父的话误解了。所以我现在愈来愈理解,为什么开经偈说“愿解如来真实义”。我们这些个凡夫,真把如来的真实义给扭曲、曲解、误解、错解了,佛菩萨都流眼泪,我们真冤枉了佛菩萨。所以我们一定要正确的理解,佛菩萨的教诲。为什么读经不让你去研究?你一研究就是你凡夫的知见,那不是佛菩萨的意思,是你的意思。佛所说的话,佛所给我们留下的经典什么意思?没意思,真的没意思。可能我这句话有很多同修都不理解,那佛经怎么是没意思?佛真的没意思,他是应众生的根机,是随机说法的,你不能硬套。

因此我一再说,学佛一定要活学活用,别把佛学死了。过去我们学毛主席著作,不是提倡活学活用吗?这是一个道理,别把它学死了,守戒也别把它守死了,就是这样的。做为我来说,我就应该永远记住,老法师第一次启讲《大经解演义》的第一堂课,我和师父斜对面坐着。说实在的,那时候我听师父讲《大经解演义》,不完全能听懂。尤其是听到师父说,一定要独善其身,然后还要兼善天下,就这两个词我当时没听懂。但是我注意到了,师父说了两次这个词,独善其身和兼善天下,两次师父都拿眼睛看了我一眼。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误解师父的意思,我就觉得师父这两句话是跟我说的。但是我又没明白是什么意思,隐隐约约觉得,独善其身就是把自己的事做好,我就理解得比较简单。

后来回去以后我就查了字典,这两句话什么意思?我明白师父说的是什么意思了,就是你今生最底线,你一定要独善其身。这个独善其身的最底线是什么?就是你一定能今生了生死、出轮回,能够脱离六道轮回,这就是独善其身的最底线。如果你不能突破这个最底线,你这一生就白走一遭了。为什么还要兼善天下?有的同修开悟得早、证果得早,那你开悟、证果了以后,你应该怎么办?应该帮助还没有开悟,还没有证果的众生,让他们明理。帮助众生开悟,帮助众生证果,这是已经开悟证果以后,菩萨们的一个任务和使命。就不能自私自利,说我证果、我开悟就可以了,那是不可以的。就是你在完成了独善其身的基础上,一定要兼善天下。所以这也是我下一步,要继续往下走的,要坚守的一个原则。

到现在为止,我觉得我不是一个自私的人。我知道什么,如果能跟大家说不是泄露天机,我会不保留的,跟你们都说完全的。但是有些时候如果涉及到是天机,请同修们原谅,那我不能说,我说了以后对谁都不好。因为这个问题,以前我是一点不懂的,那是一九九几年,那个时候我就知道好多事。我以为我知道的,大家都知道,所以我上办公室我就跟人家说,报告新闻之类的。人家问我这是哪儿的新闻?我想怎么说?还得说真话,我说这是刘素云广播电台广播的新闻。后来隔了好几年,有人跟我说,妳有些话不能往外说,妳知道的不等于别人知道,妳说了是泄露天机。那时候我可紧张了,我说我也不知道,哪条是天机,哪条不是天机,也没告诉我,我以为都可以说。所以从那以后,我怎么约束自己?我啥也不说。我们办公室的老同志问我,素云,最近咋啥也不报告了?我说不能说那是天机。我就照本实话,我说天机不可泄露。所以从那以后到现在,我基本上是比较谨慎的。有时候可能还能不经意的秃噜出一点,要不人家咋批我神通?所以这个都很自然的现象。所以我跟大家说的意思,就是好好念一句阿弥陀佛佛号,好好的读这一部《无量寿经》。老法师八十五岁把所有的大经大论放下,就坚守这一部《无量寿经》,坚守这一句佛号,这就是老人家给我们表法。能不能看明白?老法师都这样做了,我们还有什么别的说?我们就跟着师父走,是没错的。

今天的时间到了。囉囉嗦嗦跟大家说了这么多,但愿大家听了以后能生欢喜心,能够法喜充满。我希望同修们每天都神采飞扬,这是我们学佛人给众生做个好榜样。感恩大家,阿弥陀佛!

声明:本文所有素材(文字、图片、视频)均来源于网络搜集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处理删除。(客服微信号:973454358)本文地址:https://www.guoloujiang.com/56181.html

意见与反馈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