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悟道法師

对巴黎同修谈话(悟道法师主讲)

对巴黎同修谈话  悟道法师主讲  (共一集)  2019/6/15  法国巴黎  档名:WD32-041-0001 尊敬的诸位同修大德,大家下午好,阿弥陀佛!今天这个时间,非常难得…

对巴黎同修谈话  悟道法师主讲  (共一集)  2019/6/15  法国巴黎  档名:WD32-041-0001

尊敬的诸位同修大德,大家下午好,阿弥陀佛!今天这个时间,非常难得,我们跟李伟芳居士已经很多年没有联系,这次李居士也特别邀请悟道,来到伟雄汽车教室,来跟大家见见面,来跟大家结结缘。时间过得很快,我记得二十年前来,这边好像房子没这么多,感觉现在回忆起来,那时候好像比较郊区一点。现在这个地方也是非常热闹,都是高楼大厦,但是我们这个教室,还是一直在这里三十年了。三十年的时间这个因缘也非常难得,在一个地方三十年时间,也是有很深的因缘。

首先因为悟道要来这里,有跟我们净老和尚汇报,跟他老人家报告来这里跟大家讲讲话,老和尚很重视我们巴黎当地同修,也请悟道代他老人家向大家问好,他老人家中午特别交代,向大家问好。我们净老和尚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办这个活动,从二OO五年开始。二OO五年那次,因为我们华藏也都支援这个活动,那次我没有来。那次来就是没有办成,但是很多人都来了,很多台湾、大陆、香港的同修大家都来了,包括东南亚的同修也都来,那次来因缘还没有成熟。后来到了二OO六年,那一年正式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举办卫塞节,那是泰国主办的卫塞节纪念活动。我们老和尚在这个纪念活动,同时也将二OO四年在他的家乡庐江汤池,办的中国传统文化教育中心,在那边教学的成果来联合国呈现。同时也展出「地狱变相图」,那年也来赠送「地狱变相图」。我们华藏也是全力来支援老和尚这个活动,从二OO六年开始,到今年是一九年,今年的活动好像在十月份,这也有十三个年头,十三年了。这个当中我来参加过几次,没有每次都来,来参加过几次。

第一次来,之前我都到西班牙,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就在西班牙,后来每年都到西班牙一次,所以到了西班牙,到法国来就很方便。那时候西班净宗学会的陈会长他还在世,现在往生七年。他喜欢开车,也喜欢开快车,他就是开车载我游欧洲,一个地方、一个地方游得很过瘾。所以我第一次到法国来是他开车载我来,不是坐飞机来的。在法国这个地方,李居士也发心在这里学习净土,这是我们傅居士的因缘,当时的介绍大家发心学习净宗,所以悟道才有这个因缘到法国来跟大家结缘。我们净老和尚他办了十几年这个活动,也得到联合国有很多国家代表的支持,所以申请了一个办公室,净空之友社。他老人家常常讲,这个办公室它的用途是什么?就是跟各国的这些代表大使喝茶聊天。今天下午我们也就不是正式讲经,也是采用我们老和尚的喝茶聊天,这样的方式跟我们老同修大家谈谈话。我们老和尚讲喝茶聊天,当然他不会聊那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他聊天是有内容的,不是讲些对大家没有帮助、没有意义的话。当然他聊的都是有意义的,内容主要还是提倡学习中华优良的传统文化,儒释道的教育。

现在包括其他宗教,也提倡各宗教,都应该发心来学习他们这个宗教的经典。不要只有举行宗教仪式,对经典内容都不了解,这样就变成迷信,也会让社会大众觉得宗教是迷信,只是求一个心灵上的寄托,就是这样的看待。这样的看法实际上讲是很大的误解。因为每个宗教都有它的内容,内容主要都在经典,如果没有深入经典,当然不了解,也不认识。只看到外面这个宗教仪式,觉得这些都不符合科学精神,特别现代人重视科学,觉得这个不符合科学精神,那是一种信仰。因此大多数的社会大众他就不会太重视,纵然来接触、来信教,他也只是一个形式,他也不会去深入。总是被一个错误概念所障碍,障碍他不愿意进一步去深入经典,认为它是一种宗教,只是个信仰。其实各宗教都有它很深的道理,特别在我们中国儒释道这个三教,它的内容更是丰富,更深广无边。因此,我们净老和尚最近,他就编一个《神爱世人》的小册子,里面内容都是节录各宗教经典的精华,一条一条的。这个一条一条的很方便,而且都是重点,也是精华,很适合现代人。

这个做法早年他在美国做的,大概也是二十几年前,最早他做出来一本就是叫《净土集》,这个书到现在一直有在流通。有时候我到每个地方,那个讲座短期的,一次的、三次的,采用《净土集》就非常方便。他《净土集》有《无量寿经菁华》、《弥陀要解菁华》,《观无量寿佛经》善导大师的《四帖疏菁华》。还有祖师大德的语录,像《行策大师净土警语录》、灌顶大师《大势至念佛圆通章》的菁华节录、《印光大师法语菁华》,也包括《阅微草堂笔记》纪晓岚搜集的,那本叫「草堂集」,最后面就是《圣经》「耶稣基督嘉言录」,当时二十几年前,在美国圣荷西节录的。他老人家节录这个构想,也是根据中国佛教民国初年,律宗的大德弘一大师,弘一大师他有一本叫《晚晴集》,它都是佛经,把不同的佛经节录它里面的重要菁华,包括祖师语录他也有收进去,他收了一百条。我们净老和尚那就更多了,那个几百条很多很丰富的,这个菁华节录。他的构想从《晚晴集》,他讲了一遍《晚晴集》,在美国讲一遍后来他就节录《净土集》。《净土集》也非常方便,所以有到一些地方短期性的讲座,一次、二次、三次的都可以,它每一条都可以独立,也可以连贯。像最近我在香港办大型的法会三时系念,在香港现在每次法会都有一万二千多人,很多人参加。法会圆满第二天祭祖,下午三堂课我就选用《净土集》,这个方式来讲解,也非常方便。

最近净老和尚提倡的,他讲的内容,就是以中国传统儒释道三教经典为一个核心。这个三教大家应该都很熟悉,他提倡三个根,第一个是儒家的《弟子规》,教做人做事的;第二个就是道家的《太上感应篇》,这讲因果教育的;第三部就是佛家的《佛说十善业道经》,这也是讲因果。佛法讲因果也包括出世间法,就是十善业你再修观就超越六道。道家《太上感应篇》它是要修仙,它还没有讲到超越六道,修长生。所以修长生不老、益寿延年,是道家修学的目标,修学长生之术法门也很多,但是基础还是要《感应篇》的学习。所以《感应篇》里面讲,「欲求天仙者,当立一千三百善;欲求地仙者,当立三百善。」天仙的层次比较高,那你累积的善就要多,一千三百件善事,你累积了一千三百件善事,有这个资粮,你就够上这个条件去修天仙。修地仙,地仙就没有天仙那么高,也要立三百件善事,再去修地仙这样才能成就。所以现在有很多修道家的,修长生之术,没有这个基础还是很难有成就。

《感应篇》讲的就是因果教育,讲因果报应,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部书,也是我们中国佛教净宗十三祖,印光祖师极力提倡的一本。印祖极力提倡《了凡四训》、《太上感应篇》、《安士全书》,这三本书他老人家一生印得最多。这三本书都是讲因果报应,教我们认识善、恶因果,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修善得什么善报,造恶得什么恶报。《安士全书》它是以「文昌帝君阴骘文」,做为基本的经典,用三教的经典来注解这篇文章。这三本书印光祖师提倡最多,这是《感应篇》讲因果教育。《弟子规》讲伦理道德教育,伦理就是教我们认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我们人与自然界的关系,人与天地之间的关系。这个道德,也就是教我们认识是非善恶、真妄邪正、利害得失,道德观念。这称为伦理的教育、道德的教育、因果的教育,这个三种教育称为普世的教育,普世,就是我们世间法来讲,普遍需要的。

普世的教育,现在这个时代是没有了。在我们中国的传统,它这个三种教育是从家庭就开始,我们一般讲家教。家庭就教这个,小孩出生在家庭,就受到这个教育的薰习。像我这个年纪,小时候听我父母讲,还是有些概念。我父母亲不认识字,以前读书的人不多,那个要有钱的才有办法。所以在小时候常常听父母讲,但是他讲的不是普通话,不是我们现在讲的普通话,就是闽南语,新加坡说是福建话,实际福建话是很多种。现在在台湾讲叫台语,其实台语讲的就是指福建闽南语,福建不是只有一种话,福建有二十几种方言。我常常听我母亲讲「举头三尺有神明」,就举头三尺有神明,从小我们就接收这样的观念,也对这个印象很深刻。现在年轻一代可能就听都没听说过,没有这个概念,家里父母可能都受现代科学的影响,认为这些讲鬼神,讲这些统统是迷信,不宜提倡迷信,要破除迷信,就用迷信两个字把这都否定,所以他也不讲。因果教育不讲,实在讲我们这个世界就很乱。

印光祖师一生提倡因果教育,也提倡伦理道德教育。因果教育它是辅助伦理道德教育的,对我们学习伦理道德有帮助,所以因果教育,在现前这个时代就特别的重要。所以印光祖师讲这个时代再不提倡因果教育,我们这个世界的乱象,所有的佛菩萨降临、所有的神仙都降临,救不了这个世界。因为大家不明了因果、不相信因果,拼命造恶业,谁都救不了。世界的乱象,原因不是说天降给我们,不是上帝降给我们,也不是阎罗王他制造的。那是谁制造的?都是人心制造的,人心不善,造这个不善业,所以感召很多灾难。《太上感应篇》第一句就讲,「太上曰:祸福无门,惟人自召」,第一句它就给你讲得很清楚,灾祸跟福报它没有门路的,没有门,没有人给你设定的,灾祸、福报都是人自己找来的,也就是说人自己去制造出来的。怎么制造?我们的人心制造。在佛经里面讲「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好的环境也是人心制造出来,不好的环境也是人心制造出来的,所有这一切都是由人心所感召,所制造出来的,并不是说上帝安排、阎罗王的规定,不是这样。

我来法国巴黎之前,有一个德国的年轻人他到台湾去读书,也到大陆读书,去念中文,现在在台湾政治大学,中文讲得很好、讲得很清楚。他每个星期都来,我们华藏有法师讲经,他都来听,但是他没有听过我讲,因为我常常不在,听我们道场常住法师讲。他现在都拿我们华藏讲经,研究我们华藏净宗学会这二十年来,在那边做的这些事情,他以这个为主题,去写他学校的论文。他到我们道场来听《沙弥律仪》,还有听《太上感应篇》,《太上感应篇》他也问了多问题,他说人做错了,不是个人制造的吗?为什么鬼神祂可以来处罚,给你减少寿命、给你削减福报、给你生很多病、给你灾殃?所以我就给他讲,我说你这个问题是很普遍性的问题,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疑问。这个问题不是说天地鬼神、阎罗王祂有权力,祂要处罚就处罚,不处罚就不处罚,祂做不了主。

所以《太上感应篇》讲「依人所犯轻重」,依就是依照你人所犯的轻重,「以夺人算,算减则贫耗,多逢忧患。」一算就是一百天,我们人活在世间一百天的福禄,就叫做一算。「小则夺算」,小就是说你犯这个小的过失,鬼神就给你记过,扣掉你一百天的寿命、福禄。「大则夺纪」,如果重大的罪过,夺一纪就是十二年,寿命减短十二年。如果你的福报很大,你的福报就一直消、一直消;如果没有福报的,扣减寿命,以寿命来抵。所以《感应篇》讲的鬼神祂有这个,他问这个问题,他说不是各人造各人去受吗?祂怎么可以有办法来给人家增加福报,或者是减少福报?这个问题就是说,不是祂的权力,祂是依照你所犯的轻重,不是祂的意思。不是说我看你比较不顺眼,就削减一点;那个看得比较顺眼,就给他增加一点福报,不是那个意思。在我们人间可能有这个事情,在法院这些方面可能有这个事情,阳间的法律。

所以我跟他讲,我们阳间法律人定的,法律也有恶法,也有善法。法律人定的不一定是善法,有的定的是恶法,比如说定堕胎合法化,那是恶法,那合法没罪,但是因果律有罪。《太上感应篇》讲「损子堕胎」,有罪,杀人,杀亲生儿女。这个因果律,它是在宇宙间自然的规律,不是谁定的,不是教条式宗教,谁规定这个,没有规定这个就没罪。有没有定,你只要犯了那个,就有业报,这个叫因果律。以前有人讲「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实在讲不见得平等,法律之前不见得人人都平等。但是在因果律之前是人人平等,那是真的,「因果报应,丝毫不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间未到。」时间一到你就报,谁都逃不了。所以《地藏菩萨本愿经》讲,无间地狱的罪报,无论你是天上的天王、人间的人,贫富贵贱,你是国王,还是乞丐,你造了那个业,业报都一样,不分羌胡夷狄,不分中国人、外国人都一样。像《太上感应篇》讲,「凡人有过,大则夺纪,小则夺算」,那个凡是凡事那个凡。凡人它也是两个解释,就是凡夫,我们凡人,在六道里面都叫凡人;另外一个意思就是凡是人,你只要是人都一样,黑人、白人、黄种人什么人都一样。凡人,凡是人都一样的,你造了这个业,造善业,你就有善报;造恶业,你就有恶报。不是专门是给中国人量身制定的,不是的,那是通一切众生的,所以叫凡人。我们要知道这个道理。

《感应篇》讲得很具体,也很扼要,一句一句的很容易明白,这个因果教育特别特别重要。因为我们现在不相信因果、不懂因果,实际上我们人生到这个世间来,没有一桩事情离开因果报应。我们如果再看看其他的公案,譬如说《阅微草堂笔记》,我们老和尚有节录「草堂集」,那个故事也很好,那个故事就是当时纪晓岚他搜集的,有他自己亲自见到的、听到的,还有听人家说的,就是我们现代讲新闻报导,搜集的。我记得有个公案,就是有个人他的名字叫乌鲁木齐,乌鲁木齐大家知道在哪里?在新疆,新疆的省会叫乌鲁木齐。他为什么叫乌鲁木齐?因为这个人他一生就是住在乌鲁木齐,一直到往生。他出生的时候,他的祖父梦到一个人,他说你这个孙子生下来,会一直住在乌鲁木齐住一辈子,所以他父亲就给他取名叫乌鲁木齐。那是发生在清朝时代,果然他一辈子就是住在乌鲁木齐,一直到他往生。我看到这个公案也很多启发,就是这个人都有个命运,有个定数。《了凡四训》讲有个定数,你这辈子吃多少、赚多少、用多少有个定数,你住在哪个地方它也有个定数。像乌鲁木齐他就是住在乌鲁木齐,没有离开那个地方,他跟那个地方的缘比较深。

我们根据这个公案,我们大家今天跑到巴黎来,我们也不晓得是什么原因,跑来这里大家聚在一起,从佛法的角度来看,总是有它的因缘果报。学了佛,总是多多少少会改造一点命运,因为我们现在都是透过佛法弘法这个因缘,有很多因缘,定数当中它有变数,它会变化。假如说我们没有去做弘法这个事情,就会依照我们原来过去生修的善恶业,这一生的定业大概就不出这个范围。如果你没有遇到佛法,大概我们给人家算命,算得比较高明的算命先生,大至算出来都八九不离十,因为你变动的幅度不大,所以他可以算得很准。你遇到佛法,也就会有些幅度的变化,遇到了佛法,你改变命运的幅度大小,还是根据各人的因缘。像善导大师讲「九品往生在于遇缘不同」,为什么有人上上品,有人上中、上下,有人中上、中中、中下,有甚至下三品的?各人遇的缘不一样。

我们大家这一生很幸运,我们遇到净老和尚这个大善知识。我们净老和尚他很幸运遇到三个好老师,他改造命运。净老和尚今年讲经弘法六十周年,我们华藏净宗学会也成立三十周年,今年刚好三十。所以我们上个月底在台北,举办了一个纪念庆祝活动。我给师父报告,我说师父,您讲经六十周年,我听您老人家讲经五十周年,我听经五十周年。他老人家三十三岁出家,他在家就开始跟李老师学讲经,出家之后,三十三岁就开始教佛学院,就开始讲经,台北市开始。所以这次活动,我们台北市华藏办的,是比较有纪念意义的,因为是他老人家出家弘法开始的起点。所以在台北市办也是有它这个意义在,就是他从那里开始的,六十年。

他老人家常讲,他跟两个戒兄弟同年的,同年都出家,都同一期去受戒的戒兄弟。他们三个同时去给人家算命,都算四十五岁,超不过四十五岁就要走了。老和尚他也很相信,因为他的父亲就四十五岁走的,好像他的伯父也是四十五岁走的。他想一想,自己这一生又没福报,寿命又短,他也很相信四十五岁。后来四十五岁那年,你看他那两个戒兄弟一个去学密,另外一个就不太清楚,一个是二月份走的,二月份就往生;一个是五月,那个学密的五月走的。他自己身体不舒服,还跑到医院急诊室,到急诊室往生的,自己坐公车去的。他也很认真修,但是命运没有改变过来。这个学密的就跟我们老和尚讲,他说你那个讲经讲了半天,人家也不相信;我去学密宗有神通,一显神通,大家都相信了。后来他说这个学了密之后,神通没有得到,得到鬼通,他到晚上、傍晚在街上看到很多鬼,有了鬼通,但是他的命运没有改造过来。老和尚走讲经弘法这条路,延长他的寿命。所以四十五岁那年,我已经在听经听两年,他老人家四十三岁的时候,我去第一次听经的。

听他老人家讲经的因缘,实在讲也是从星云大法师这边来的。以前我订了个「觉世旬刊」,那个时候还没有佛光山,那是高雄寿山寺,叫做「觉世旬刊」,觉悟的觉,世间的世,十天出一版,我去订了一份。我十九岁那年订来看,看到老和尚在台北市莲友念佛团讲《楞严经》,跟我弟弟就去听经,我十九岁那年一听就听到今年六十九岁,五十年了。所以他老人家讲四十五岁那年就要往生,这个事情我可以作证,因为那个时候我已经听经。那个时候在台湾基隆大觉寺讲《楞严》,我记得跟我弟弟去听了好像三天,之后我们要再去听经,说法师有事不能来,不知道什么事情。后来经过一个月,我们又接到信息,又在台北市李月碧讲堂开始讲经,我们又去听。后来听师父在讲席当中说,我四十五岁,我们戒兄弟三个人同年,同样去算命,算命先生说我们三个都过不了四十五岁。第一个二月份走的,第二个五月份走的,他七月份生病。他说轮到他了,他也不吃药、不看医生,知道医生只能医病,不能医命,命到了,神仙都医不了,所以他也就没有去找医生,床上躺了一个月。那个时候大专佛学讲座的学生照顾他,两个学生照顾他一个月,每天煮稀饭给他吃。躺了一个月,病又好了,好了又继续讲经。

今年九十三岁,已经延寿四十八年,一般延长寿命这么长的很少见,很少。一般如果延一纪那就很不得了,一纪就十二年,比如说他是四十五岁,那延一纪十二年是五十七岁,延两纪就是六十九岁。像袁了凡先生,他延寿是延二十一年,袁了凡给孔先生算命,他是五十三岁八月十四日丑时,要在他家里寿终正寝,他是五十三岁,后来袁了凡先生活到七十四岁,他延寿二十一年。我们老和尚延寿超过袁了凡二、三倍,后面他的寿命还是很长的。他的寿命长主要是奉献,奉献给众生、奉献给佛教,没有为自己。如果为自己肯定受命运的束缚,完全为众生,他的生命就不属于他自己个人。众生需要,佛力加持他就必须要留下来;如果众生不需要,那当然他随时可以走。所以七十九岁那年,他也在北京病了一次,差点往生。那一年他也听到一个声音跟他讲,他说你还有什么事情吗?他说没有了,统统放下了,要走现在也可以走了。后来他又讲,他说如果佛菩萨需要他,那我再留下来也可以。一切由佛菩萨安排,要我现在走就现在走,要留下来就留下来,看需不需要?不需要我就走了,需要就再留下来。

当然我们修净土的人,总是希望早一天去西方早一天好,在这个娑婆世界多待一天就多受一天苦,这个大家都知道的。因为如果你不知道有个西方极乐世界,当然你没得比较,你也没办法,你只能在这里受苦。现在有个极乐世界摆在那里,当然我们是很向往,那世界多美好,人也没有生老病死,思衣得衣、思食得食,也不用为这个生活在忙碌奔波。还有神通,你要去哪个世界游览,也不用买飞机票,坐莲花就去了,也不用办签证,很自在的,谁不想去?都想去。这是大家共同的愿望,我们知道有西方净土,当然我们希望往生西方,这是大家的人之常情,很正常的心愿。但是这边众生有需要,我们也不能不帮助。所以老和尚现在也是为众生,特别是中国传统文化现在快要断绝了,只有他老人家在提倡、在呼吁、在学习、在挽救中华传统文化,他发这个愿也得佛力加持,祖宗庇佑。所以现在九十三岁体力是比较虚,但是精神还可以,还需要他老人家多住世一段时间,才能把这个带动起来。

最重要当然他就是培养接班人,接班人非常重要。这个接班人还青黄不接,他老人家不能走,一定要带上路这样才可以,不能这样一丢就跑了,这个不行。现在我看他的饮食还可以,食量还可以,所以能吃能睡就没什么问题,只要不要太累就可以了,这个年纪不要太累。所以大家发心多多少少,我们虽然没有修到老和尚那个层次,多多少少也会有些改变。如果都是想个人,想自己、家庭,想自己个人这方面,如果努力断恶修善,当然也是能改造命运,但是改造的幅度,当然没有办法跟老和尚相比。像袁了凡他是改造命运,断恶修善那修得最标准的,他延寿二十一年,命中没有儿子,后来两个儿子都做大官,对个人修持来讲算是很殊胜。老和尚怎么超越这么多?我们从这个经教里面,还有长期听老和尚讲经,知道他不为自己,为众生。所以现在来到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这个弘法的平台,老人家也非常重视,也希望我们巴黎的同修,大家发心长期来护持。大家都来护持,你也会有很大的福报,因为我们参加老和尚弘法的行列,当然我们大家也都会增长福慧,福慧也会增长。所以这也是大家要同共发心来护持。

这是讲到因果,讲到因果这方面我们一定要相信。现在老和尚有这么好的平台让我们来修,我们要抓住这个机会,大家同共发心,功德都是圆满,都是一样的。你就是在做这桩事情当中,扫个地、抹个桌子都是无量功德。好像一滴水,你丢到大海,跟大海不就成一片了吗?如果你只有我们这一滴看起来很渺小,你丢到大海,那还分出你哪一滴吗?没有了。三时系念讲「投入弥陀大愿海中」,你投进去那跟整个大海都一体了,没有分别。所以这个发心非常重要,发心来护持正法、护持佛法,这个功德的确是不可思议,甚至比弘法还殊胜。过去我们净老和尚常讲,护法的工作比弘法还殊胜,这个话也不是恭维的话,的确也是有这样的,这个事实。

所以我们大家发心来学习儒释道三个根,这个非常重要。特别教育下一代,因为下一代的子弟没有教育好,将来大家都很苦,他们是更苦。因为他不懂,不懂做人、不懂做事、不懂因果,往往做错事了,这个因果都要自己去承担,自作自受,别人也代替不了,没有人能代替的。这个道理也不难懂,就像我们自己身体一样,《无量寿经》佛也讲,「生时苦痛,老亦苦痛,病极苦痛,死极苦痛,恶臭不净,无可乐者」;「苦乐自当,无有代者」。你受苦、快乐都是自己要去承当,没有人能代替你,都是自己自作自己受。好像我们肚子痛,我帮你痛一点,你不要那么痛,佛都做不到,大家想是不是?父母对儿女,天下父母亲哪有不爱护儿女的,他在生病、他在痛,你能说你少痛一点,让我给你分摊一点?没有办法。像我父亲要过世的时候,有够痛苦的,真想说分摊一些,没办法。所以那年我出家,我父亲往生四十九天出家,这是给我很大的打击,真的。那个时候,以前听经,还没遇到亲人生离死别那种痛苦,听听听感受不到;自己真是碰到了,才知道那种生老病死之苦,真的是苦乐自当,无有代者,苦、快乐都是自己要去承当,别人他代替不了。

所以佛他能帮助众生、度众生,就是把这个事实告诉我们,告诉我们正确的理论方法去修学,你为什么得到苦、为什么得到乐,这原因是什么。好像生病,把这个病因找出来,病因消除那你病就好了,这是佛大慈大悲他能做的。至于怎么修,还是众生自悟自度,自己觉悟,自己度自己。《六祖坛经》惠能大师讲,「迷时师度,悟时自度」。迷惑颠倒的时候,老师来度、来指点,觉悟了就是你自己要自度,老师就帮不上忙。迷的时候给你指点,我们在佛门里面有句话讲,指点迷津,佛菩萨他是给我们指点,我们不懂、不知道方向,给我们指出一个正确的方向去修学,我们问题就解决,这是我们要认识的事实。所以佛法讲到彻底,实在讲一点都不迷信。佛法是觉悟、智慧的意思,觉是破迷的,破迷开悟,离苦得乐这是佛法修学的宗旨。苦是从迷来的,乐是悟来的,你觉悟了,你不造业,你就自在,就解脱了。现在我们迷惑颠倒,造业受报,就不自在,就痛苦,这是我们学佛的人,大家听经也都知道这个道理。

现在重要的,还是我们怎么具体来落实。但是因果教育,我觉得还是印光大师讲得没错,当今还是非常重要,以这个来辅助伦理道德教育。这个三方面现在都要同时来学习,可以说也是缺一不可,伦理教育、道德教育、因果教育缺一不可。现在我们讲到改过,当然也有一定的难度,特别我们年纪大的,烦恼习气养成几十年,实在讲要改也不容易,没有很大的毅力这个也很难。我举出一个例子,我当兵的时候还没有抽烟,我二十一岁当兵,台湾有义务役两年,部队都有一个月分两条烟,部队里面发的两条。两条,我没有抽烟,我们同班的他两条抽不够,都卖给他们,卖钱卖给他们。二十三岁退伍,退伍之后在社会上工作,工作上慢慢就朋友同事请抽烟,抽抽抽就抽上瘾了。那个时候抽得真多,以前看我父亲抽烟,我父亲也是抽了一辈子的烟,所以两个手指头都黄了,后来我抽一抽看到自己也黄了。一直抽,抽到我三十四岁那年出家,我们老和尚三十三岁出家,我三十四岁,我父亲往生那年出家。

出家前一天还在抽,因为那个时候在佛陀教育基金会做义工,那个管理员是个退伍军人,他有抽烟,平常我去做义工下来,因为我是在家居士,坐在那边抽来抽去,大家也不会觉得很奇怪。有时候他请客,有时候我请客,他请,我不请也不行,前一天还在抽,抽来抽去、抽来抽去。第二天剃度了,换这个衣服我走下楼梯来,那管理员叫老陈就拿了一支烟,来来来抽一支。我本来要接过来,看不行,今天换衣服了,很想拿过来,但是看看不对。我在家这个十年当中,在社会上染上一些不好的习气,就是这个抽烟,还有吃肉,酒是喝不多,我没有喝酒。生活也是晚上都不能睡,睡到很晚。当兵的时候实在讲它会有规律,生活正常。在社会上,有时候今天没有上班就睡晚一点,那就不好,对身体也不好。所以三十四岁出家,你看这习气三十四年,那个时候要克服自己这个习气也是很痛苦的。第一个抽烟不行,第二个吃肉不行,所以出家前一天晚上,赶快去吃一顿,明天没得吃了,寺院没有煮肉。我常常讲给同修大家笑笑,但是这是事实,的确是这样的,那个嘴馋的习气太重,习气。

晚上睡不着,日常法师规定早上四点起床,十点睡觉,四点起床,四点半做早课,这个规定的,要放闹钟的。做早课之前,我们吃饭不能挑剔,在家以前跟我父亲,我父亲杀生吃肉,都是讲求那些吃的。出家都不行了,什么煎的、炒的、炸的,统统不行,跟日常法师出家就是吃大锅菜。就一锅水倒下去,然后比较耐煮的菜先放下去,比较不耐煮的快起锅再放下去,然后再加盐巴,火关掉,油再淋上去,一点油烟都没有,一只蟑螂也没有。日常法师讲有营养就好,讲求什么色香味,到肚子下去出来不都一样吗?想一想也有道理。也不用吃水果,他说我是学科学的,我们吃素的人,那个素菜,蔬菜本身就是维他命C,还吃什么水果,不用。只有过年大年初一早上,一个人发一颗橘子,我们一年就吃一颗橘子(水果)。平常每天吃大锅菜,早上我们要自己煮饭,要自己买菜,去做早课前把饭(稀饭)在电锅按下去,去做早课。做完早课,那些菜,大锅菜煮一煮很快上桌,大家就吃那一锅。以前在家的时候,嘴馋得不得了,山珍海味嘴馋得不得了,现在天天吃大锅菜,都是吃那一样的,刚开始很不习惯。我在家的时候晚上都睡不着,都快天亮的时候,大概钟表响六点的时候才开始睡,那时候一睡就要到十二点。一出家十点躺下去其实都睡不着,两个眼睛大大的,到四点要起床,快接近四点开始要瞇一下,结果闹钟响了不能不起来,起来头都晕晕的,我很多习气。

还有过午不食,晚上不能吃的。以前我是在家吃五餐,晚上还要吃夜宵,睡觉前还要再吃一顿的。过午不食,肚子饿得发慌就不能吃。老和尚他比较慈悲,当时就跟日常法师说,我们用渐进式的。日常法师说不行,一刀两断,你昨天没剃头我不管,今天剃头就要听我的。真的,我整个那种习气,被日常法师一百八十度的扭转过来。后来我想这出家出佛操,比当兵出军操还辛苦、还严格。上早殿,如果上早殿慢一分钟,就要去忏悔了。有一次我们慢了,日常法师说我们四点半,四点三十一分了,你去忏悔,说你慢一分钟。我看我的是刚好,他老人家的可能快一分钟。因为我有当过兵,当过兵我还有这个概念,因为我们当兵的人有时候会偷鸡摸狗,自己调时间。值星官、值星班长说几点集合,然后就有些人会偷鸡摸狗自己调一下,到时候讲理由。后来值星班长说,你们统统不算,以值星官的表为准。后来我就出家了,要以日常法师为准,后来我们就赶快调快一点,快个一、二分钟。

所以我们要改个习气的确也不容易,我自己回想,我如果这辈子没遇到佛法,没有听经,没有闻法,没有出家,现在可能不在了,不会坐在这里跟大家讲话,不晓得死到哪里去。因为很简单的,也不用算命,你照那个习气一直下去,你说你还能活多久?社会又是大染缸,你要学好的很难,学不好的很容易,你有什么能力能够去避免,这个很难。所以有这个因缘也是一个大的转变,我自己对自己也很清楚,因此我们现在这个习气不好改。最近我在学习雪庐老人《论语讲记》,他有一句话我觉得是很有道理,「以楔出楔」,雪庐老人讲你们过改不了,但是你现在改不了,你就善的方面努力去做,也会抵销你这个,就是你善的方面要认真去做;你不要造恶很积极,做善很消极这就很惨。你现在说造恶也很厉害,你做善这方面也很积极去做,如果你造善这方面大过造恶的,那福能消业,福报也可以转业。所以这个我觉得很有道理。

所以老和尚提倡的这些,我在家的时候我也这个概念。比如印经,我们就赶快去印,这好事;做义工我也去做,这也是好事我也去做,我们尽量从善这方面积极去做。现在老和尚提供我们的项目就很多,我们都可以努力去做,去压过那个造恶的。这个以楔出楔也是很有道理,不然你要没有从修善这方面,从断恶这方面实在讲有相当的难度,特别是没有那个环境。像抽烟这桩事情,我自己也尝试戒一个月,我自己在家的时候戒一个月。但是戒了一个月之后,朋友又来拿一支给我抽,我一抽比以前更厉害,本来是一天一包,后来变两包。好像停了一个月没抽,现在要补回来,好像那种心理,这个不容易。所以我能体会雪庐老人讲的,过不好改,但是你要从善的方面去努力修,这也能够去转恶的业。这些都是我们大家可以这样来学,从这方面来做。

因此有一个环境还是很重要,我们有个道场大家依众靠众,这还是很重要,还是很需要的。所以我们这个地方,大家可以常常有个聚会,因为大家依靠。古代祖师大德建丛林就是为什么?现在人你说一个人修要修得多好,很难,很容易懈怠。如果大家在一起依众靠众,大家互相勉励,相助为善,这样大家要同步提升比较容易,所以共修它的作用在这里。不然修行的确一个人也可以修,问题是我们会不会退转?会不会懈怠?比如说念经,今天累了先休息再说,等精神好一点再说。现在要是遇到做法会,你再累也得上去,不然你坐在那上面睡觉,别人念给你听,你也不得不听,你就受益了。如果没有,自己就睡大觉,也没人管,你自己要提升很难。特别我们有这种不好习气,你要提升很难;除非他的根器很好的,自己可以自动自发。像我这种根器自动自发就不行,各人根器不一样。

另外举出一个吃素这方面,如果我没有出家,我出家前一天晚上还吃肉,你说我在家我会吃全素吗?不可能。这习气是会愈来愈重,不会愈来愈轻,所以出家也是依众靠众。但是我大哥跟我弟弟,他们在家在做工程的,要喝酒吃肉应酬,大家都是这样。但是他们就是不喝酒、不吃肉、不抽烟的,而且吃素。这点我就不如他们,同样父母生的,这根器不一样,我就嘴很馋,他们就不馋,这个我就无法跟他相比。像我这样,我就需要依众靠众;他们这方面,他们不需要,在家他就可以做到,他就不需要。各人根器不一样,烦恼习气不一样,所以各人的烦恼习气是偏重在哪一方面,我们要用什么方式来对治?每个人也不相同,但是可能大多数人需要依众靠众。在佛陀的时代都是各人修行各人的,只有听经在一起。佛法传到中国,共修是从净宗初祖晋朝远公(慧远大师),在江西庐山建莲社,一百二十三个人共修,这是最早的。后来到了唐朝马祖建丛林,百丈立清规,那是规模了,好像佛教大学,共修的规模化,分执事分得很细。

这个共修,就是那个时代的人,已经不如世尊那个时代,差一千多年了;我们现在距离唐朝又一千多年,我们就更差了。所以现在这个时代,没有一个依众靠众共修的地方,实在讲也不行,也是有需要的。所以我们有道场提倡共修,提倡讲经说法、念佛共修,这也是有需要的。有因缘我们这里,也可以大家找个地方共修,这也是有需要的。所以我们再去参观佛光山,看看佛光山人家怎么做,参考参考。你有寺院道场要有内容,不能只是有一个形式摆在那里,实质上的内容还是最重要。我们大家现在有听老和尚的经,一门深入,长时薰修,这个还是非常重要。有一门深入、长时薰修效果会比较好。你杂修,当然也有效果,但是效果当然没有一门深入那么好,这个也是必然的。所以我们修学,也是看各人的根器。

有些道场它的形态不一样,有些道场它是属于结缘式的,反正跟社会大众结结缘,接引大家来接触佛教,跟他种个善根,这样性质的可能占大多数,这个也需要。接触之后,你要得到经典上讲的效果,当然这样是不够。一定要深入经藏,没有深入的去学习经教、去修行,达不到经典上讲的功德利益,这个功德利益就达不到。所以这个道场的形态,各种不同也是需要的,因应社会大众。像佛光山他们办一些活动,接引大众来接触佛教,这个也是有需要的。因为有些人来,你说请他来听经,他也听不懂,坐在那里就打瞌睡,他听了就很辛苦,这就对他来讲不契机。如果办一些活动,什么插花、教煮菜,办一些佛事活动,大众会比较有兴趣来参加。但是主要讲经说法是上课,这还是主流的,是主流;接引的多多益善。

过去日常法师给我们讲,你这辈子学佛,你要的是结果的还是结缘的?结缘就是这一生结结缘,这一生没有结果的,这一生你也不能了生死出三界,没有结果,来生再说,这一生结结缘。结果的,就这一生要了生死出三界,往生西方,这个有结果。你要的是哪一种?他常常问我们这个话,你要结缘的还是要结果的?当然我们都说要结果。但是要结果的做法跟结缘不一样,你要结果就是要深入经教,要上课,这些理论方法你要搞懂、搞清楚,这样依教奉行你就有结果;如果结结缘当然就没有关系。结果的人当然不多,在精不在多;但是结缘的多多益善,结缘的愈多愈好,反正是结结缘。像现在的皈依,结缘的皈依;密宗的灌顶,灌顶也是结缘的,每个宗派都有结缘的。但你要结果,没有深入经教,没办法的,你要上课,上课还要及格、还要懂。好像你去读书,你读不懂也不行的,好像我们这个驾驶班,你要考个驾照你也要去学习;你考不及格,驾照不发给你。这一样的道理,所以我们学佛一样的道理。

所以我们老和尚一生,他提倡的就是讲经说法,教学,这是佛教,佛陀教育的主流教育。其实各宗教都是这个,各宗教没有讲经说法,这都变成一个形式,都是结缘的没有结果。好像基督教、天主教、伊斯兰教都讲生天,你也生不了,你就这样念,念念念,不依照你们那个教的经典去修,念得再多也去不了天堂,天堂还是有它的条件。这个不讲,一般信众他不懂,不懂变成一个宗教迷信,变这样,给社会大众他就瞧不起、不重视。所以我们佛教,老和尚也讲要带头,我们带头来做,带动其他宗教大家学习经典,这样来团结宗教才有可能,团结族群达到世界和平才有可能。如果没有从这个地方下手,世界和平是个口号、是个理想,是达不到的。大家都希望和平,世界和平是果报,是结果。你没有修这个世界和平的因,它怎么会有那个果?因怎么修?就是要学习经教,而且世界宗教是一家,互相要学习。最核心的价值观,就是「神爱世人」,不管什么教都是讲这一句。要怎么样修、怎么样做才叫神爱世人,这个要讲清楚、说明白,不然你讲神爱世人,实际上都是在恨世人,那怎么对?跟神讲的完全是违背的,当然你就得不到经典上讲的这种殊胜果报。

我们大家发心跟随老和尚来学习,走这条路就不会错,我跟了五十年,跟了五十年知道这条路才是正确的。如果不从这条路去发展,不管什么教都没前途。特别现在年轻人他不信,好像现在信基督教的很多,那只是个形式,什么形式?比如说圣诞节,圣诞节你这些年轻人是干什么?去那边祷告吗?去那边斋戒吗?吃喝玩乐造业,我们讲造业,那你说这样会有什么好结果?要庆祝圣诞节,应该那一天要斋戒,好好读《圣经》,把《圣经》讲解。然后大家这天年轻人都去做义工,街没有人扫,去帮忙扫,上帝看了就很欢喜。你去吃喝玩乐造恶业,造恶业就有恶果,你说他信教吗?他不是信教,他信吃喝玩乐他信那个。要搞清楚那不叫信教,信吃喝玩乐、信享受信那个,奢侈在佛法讲损福报,他信那个。他只是藉这个名义,然后大家吃喝玩乐去享受,去造业,这个没有意义。

所以中国传统文化如果你学习之后,会帮助我们了解佛法;学了佛法,又帮助我们更深入中国传统文化,才知道孔子、老子、庄子他们在讲什么。的确像英国汤恩比教授讲的,佛教传到中国,中国本土的儒道有这个心量去接纳,丰富了中国本土的文化。的确这句话不是一般人能讲出来的,他如果没有那么深入的去了解,认识各个国家的历史文化,这个话他说不出来,他也不是随便讲的。所以他讲二十一世纪,这个世界的社会要恢复秩序,一定要推行中国的孔孟学说跟大乘佛法。上个世纪讲的,讲这个话是一九七O年代,那时候大陆正在闹文革。当时很多人对他讲这个话提出质疑,他说你现在提倡这个,人家中国人他都不要了,你还在提倡这个,你是不是头脑有问题?当时很多人质疑他这个话。现在到了二十一世纪我们再看看,现在这个世界真的是一年比一年乱,灾难也是一年比一年多,这个乱象似乎无法掌控,你说要维持一个不要再乱了,那都达不到,会更乱。所以现在老和尚提倡,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这几个国家有来接触的代表大使,他们慢慢明了,知道这个才是救世的良方,现在慢慢大家有这种认识了。

所以我们现在在联合国这个地方,这个平台虽然不是什么大庙,但是这也负担起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儒释道,包括其他宗教的教育,救世界这个使命任务是非常伟大的,这个也是大家要同共发心,弘护一体。大家弘护一体,我们大家同共发心,来完成净老和尚他这个愿望,就是希望世界不要发生战争。他老人家常常讲,发动战争、引发战争果报都在阿鼻地狱,二话没有,打赢了也要下阿鼻地狱,打输也要下阿鼻地狱,统统要进去。因为一个战争伤害无辜的有多少?无法估算。所以战争绝对不是好事,用战争解决问题绝对不是好事,后面果报很惨。但是世间人不懂因果他不信,他不相信,拼命发展科技,愈发明杀人的武器愈厉害,那结果是什么?大家同归于尽。实在讲大家打起来也没有谁赢谁输,大家统统输,是双输不是双赢,只有避免战争才是双赢。所以这个世界要恢复和平,一定要所有国家大家认识到这方面,把经费用在发展学习中国传统文化、大乘佛法这方面,包括其他宗教教育这方面,世界才会和平。不然花了那么多钱去发明那么多的武器,只是毁灭地球,这是造的业非常重,这个他们不知道。你现在做了领导人,不知道因果,过去生有修一些福报,这一生造这么重的恶业,这一生过去之后,那无间地狱就有分,这个非常可怕的事情。

好,今天跟大家闲聊,我们就是喝茶聊天,老和尚说在联合国喝茶聊天,我们下午也是喝茶聊天,这个不是讲经,也不是讲开示,就是聊聊天。大家以后有机会也都可以找个时间,大家聚一聚聊聊天。我觉得我们用一个比较轻松自在的方式,好像聊天式的这样大家来探讨佛法、传统文化,这样会更自在,也更殊胜。后面还是要请大家多发心,护持净老和尚联合国这个平台,特别我们巴黎的同修,我们在地人,这个大家发心。因为老和尚到这边来也是因缘,也是我们这个地方之福,实在讲也是全球人类之福,因为联合国它是对全球,所以也是全球人类之福。大家发心来护持老和尚这方面,真的是功德不可思议。非常感谢大家,非常感谢李伟芳居士的邀请,我们认识这么多年,能够再来这里聚会也是感觉非常的亲切。感觉人就是会常常念旧,这个人心表示厚道,中国传统文化就讲这个。特别联合国也是李居士她当时开启这个因缘,这也是功不可没。非常感恩有这么一个殊胜的因缘,总是有个因缘发起,在佛法讲叫发起因缘,这个发起的因缘非常殊胜。重要的我们后续,要怎么样把它延续下去,这是我们后面大家要努力来做的工作。

好,今天就跟大家谈到这里,祝大家福慧增长,法喜充满。阿弥陀佛!

声明:本文所有素材(文字、图片、视频)均来源于网络搜集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处理删除。(客服微信号:973454358)本文地址:https://www.guoloujiang.com/52886.html

意见与反馈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