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做学问 第一集 圣贤教育全球同学网 陈大惠老师主讲

怎样做学问 第一集   各位同学,大家好。这是一个新的课程,我们给它起了个名字叫【怎样做学问】,这里边的内容不是我们自己发明创造的,我们没有那个资格,我们只是作为介绍,把…

怎样做学问 第一集

如何做学问

 

各位同学,大家好。这是一个新的课程,我们给它起了个名字叫【怎样做学问】,这里边的内容不是我们自己发明创造的,我们没有那个资格,我们只是作为介绍,把古人,包括近代的一些有成就的这些大家、学者,他们怎么来学汉学,他们的学习精神、学习的方法,我们介绍给大家。

 

目的是什么呢?让有志于学的这些同学们,首先能开阔眼界,知道做学问是这么个学法,我们大家不能乱学,也不能自以为是,乱学是老师太多,师父常讲,一个老师一条路,两个老师就两条路了,那你要是相反的,那就完全的你不知所终,三个老师三岔路口,四个老师十字街头,现在有的同学十几个老师,你说他怎么能不乱,所以不能乱学,没有老师的情况下不能自以为是瞎学,自己发明创造,那你还是不能够学有所成。

 

所以我们真的要做学问。最近,国内有些地方在筹建汉学院、汉学中心,有河南的,福建的,那么这些地方我们总是建议大家盖大楼、买电脑这些设备,包括这些图书资料是需要,但是更重要的就是这些东西具备了之后,有志于学的人也来了,怎么个教法,怎么个学法,教和学是要融为一体的。“教”那里边一定要有“道”,所谓道统是最基础,然后是学统,就是你的学术要在统系之中,在道统之中,道统和学统是不能分开的。那它用起来呢,用起来就是政统。将来这些人有的可以做官,治理天下,有人向你来求学、问政,学汉学的这些研究员们,他们将来都可以辅佐这些人,所以有大用。

 

那么在刚开始做这个学问的时候,大家一定要知道一百多年来怎么做学问,大家已经不晓得了,知道的你比如说四九年之前是西化和中国原有的这个是参半,搅合在一起,乱套了,我们对西学一定要有一个根本的认识,才知道它和中学是两回事,凡是搅合在一起学的,我们的体会对汉学不通,对西学也没看明白,他就搅合在一起,他认为都好。那么四九年之后,我们大家都知道,先是学苏联,八零年代之后学西方,西化了,现在都是以美国、以英美它们为标准,我们发现越学越乱。

 

在科技上确实能出一些有成就的人,但是在根本之学上,我们讲在哲学、在史学、文学,在各个就是按照西方这个分科来说很少能出人才,出不了,出来的东西根本不能够在学术史上站住脚。那汉学,汉学士都快没了。我们知道在清朝,有清一代,有乾嘉学派,那是汉学的复兴,到清末又没了,那到现在一百多年了,所以各地有志于学的研究员想复兴汉学,光大中华传统文化,怎么办呢?先得从学术、求学开始,先得要会学,所以我们专门为大家开了这么一个课程,把古人他们所学法、所教法介绍给大家,让大家听一听,看看,然后你自己要做到,你也得这么学,不这么学没用,完全没用。

 

我们今天是头一堂课,我们不讲太深,也不讲太远,就讲这是现代的一个老学者叫陆宗达老先生,他是训诂学家、文字学家,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一九八八年过世,(一九)零五年出生,他是谁的学生呢?他是黄侃的学生,黄季刚,黄季刚的老师是谁呢?章太炎,这是近代史上在学术上非常有造诣,有成就的这么两位,章黄学派。我们大家学汉学,绕不开【训诂学】,绕不开【文字学】,绕不开【说文解字】,这两位是近代史上,说话也一百年前了,两位大家。但是章太炎老先生他是个革命家,他和孙中山一起做了好多革命的工作,是个斗士,而且是个很奇怪的人。

 

我曾经请教过师父老人家,我说这么一个被人称为章疯子的这么个人,他的学术我们怎么办呢?学术很有造诣,怎么办呢?师父说你其它的不要管,就光看他这个学术这就可以了。我就明白了,那么他的这个学术一直到今天确实学界所公认,那是真是相当高的水准,在文字学上。那么我们在学的时候也可以参考,不必完全依靠,可以参考。他的学生是黄侃,那么章黄再往下就是陆,所以他们这个学界有一个说法,叫章黄陆许。陆,陆宗达,许是许嘉璐老先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

 

那么我们就专说这四位当中的这个陆宗达老先生,他能自成一家,在文字学术上边能有立足之地吧,一家之言吧,他怎么学成的?可以说是现代的这么一位学者怎么学的,要想学成,我们这找到一篇文章,标题叫【我与《说文》】,他自己说的。他说二六年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二十一岁,他认识了季刚先生,就是认识了黄侃,拜他为师,被他的学问和治学方法所折服,拜他为师,怎么学呢?跟老师在一起,上来这个黄先生就说你去买一本【说文解字】,【说文解字】(段注本),经韵楼版的,大家看这么厚一本,段玉裁注解的,没有标点,求学的人都知道这古文没有标点可是非常难读,你不知道是在哪停下来,这就是叫什么呢?叫点书,给这个书做标点,古代的时候把这标点叫句读,所以这个季刚先生就说,这本两个月从头到尾一句一句的把它点出来,点【说文解字】,这么厚一本,这比原文要厚多了,段注的嘛。两个月点完了,这二十一岁的这个小伙子陆宗达先生交给老师了,这老师看都不看,说你放那儿,再去买一本,再买一本再点一遍,那本不许看。再拿出来这一本,上边没有句读,自己在那拿着毛笔,那个年代是毛笔,一点一点点,不能点错了。

 

各位有机会可以看一看,【说文解字】(段注本)的原文,你看看那边上它有句读,没有句读你能不能读得懂,读不懂就点不成,点不成这作业就完不了,人家就不认你做学生,不收你。好了,又过两月,又拿过来,老师,这是我作业,已经点完了。老师还是看都不看,放那,再买一本,然后再点一遍,我点了两遍了,再点第三遍,以前的不算,不许参考,再来,这样点。用的都是这样的小楷笔,沾着那红墨汁一点一点这么点,一篇一篇的,大家可以想,厚度咱不说,你看都不好懂,这么过来的。如果说一部是两个月,三本半年过去了,你找老师来问,老师没空理你,自己看去,都是自学,有了这功夫,老师一看,好,大概翻翻,把那个带句读的交给你,你自己去看有没有点错,没点错来跟老师报告,再接着往下学。他说三遍这下来了,他说好多不懂的问题豁然开朗,为什么?他心是定的,叫戒定慧三学,没有不走这条路的。老师给你讲课,你是想得挺美,就看你这个诚意,那你说我点一半我不点了,这东西挺心烦的我也看不懂,那你就别学了。老师收什么样的学生?收有诚意的、能吃苦的,这样的学生收。

 

陆宗达老先生后来成为学界的顶尖级的人物,怎么来的?二十一岁连点三部【说文解字】(段注本),后来他成为语言学界的大家怎么来的?这么来的。今天人说我也有志于学,今天你看看这个节目,我告诉大家,【说文解字】(段注本),无句读版的我们马上就要做出来了,你要是想学汉学,你也连点三部,你能不能先点一部,我们这个年代跟那个年代没法比,你像他二十一岁,他小的时候一定上过私塾,那一九零几年都是私塾没学校,他有很好的根底,他对老师有诚敬心,他能听话,你不学,你给谁学呢,你不学就不学嘛。所以说现在学就难了,谁来愿意学,你自己可以找参考资料,你自己把它顺下来,你可以看,不能自己骗自己,那个怎么点的我也怎么点,那有什么意义,那不是骗人嘛。一定要记住会读,要会读。

 

你看唐彪老先生的【家塾教学法】,我们这个课程教给大家怎么做助教,怎么做助教?我告诉大家,这一篇文章拿到,毛序也好,仇序也好,你在备课之前,就查生字、找这些背景资料之前,这一篇序先读五遍,找完资料之后,句读你给点好了之后,资料找完了,再读五遍,读十遍,这么做助教,然后再来找老师,这些东西没做你找老师干什么?读起来吭吭哧哧,那不行。所以我们要知道没有这苦功夫,你说想做学问,想弘扬汉学,字你都不认识,这句话你都不会断,你怎么学?所以要想做学问从这开始。你看陆老先生在他这个传记里边他就说:【说文解字】搞熟了,再去研究【尔雅】【玉篇】【广雅】【广韵】【集韵】这些书很容易了,他说后来季刚先生让我根据【集韵】的反切把【说文解字】的字做成韵表,我用了半年的时间把它做成了,也就摸清楚了【说文解字】的文字、声音变化的轨迹,把文字和音韵这两个学问交织在一起,又上了个新台阶。他这篇文章在我们的书里都有,叫【家学与师承】,这部书是这个名字——“著名学者谈治学门径”,这是做学问,非常可惜,可惜在哪里呢?我们有机会看看章黄的学术文章,我们这里的书单上都开列出来,你仔细去看,章还好一点,到黄的时候,他已经有点中西参半了,受时代影响了,这就麻烦了。

 

等到陆老先生的时候,他自己说了,他说我们要用批判的精神来看待中国传统文化,看待【说文解字】,用批判的精神来继承,这个非常可惜,基础很好,赶上的时代不好,怎么样,打倒孔家店,五四开始,再到后来西化,学苏联,学西方,完了,好可惜!但是这种古法,这种做学问的方法,治学的方法我们看到了,我们见识了,这么厚一本书连点三遍,开眼界,长见识,做学问是这么做,对了,大家不要做外行,说了半天让人内行一听你是个爱好者,你是搞俱乐部的,你不是真正做学问的,真正的学问你弘扬不起来,为什么?你不懂行,没有苦功夫不行。所以我已经很多年不参加论坛,宣传的工作做完了,功德圆满,剩下来我们该沉下心来做学问,没有比这个再重要的了。

 

我们还给大家推荐一部书,古人治学三百事,叫【学海通鉴】,这个我们已经翻印出来了。古人是怎么治学的,大家有机会好好看看,他们的治学精神、治学的方法都在里边。还有一部书是张舜徽老先生作的,张老先生也算是近现代,那一九一一年出生,也算是近现代的史学界的一位大家。在这些人身上都保留着很多古法,治学的古法,现代方法大家记住,不可以传承汉学,那是破坏汉学的,一定要用古法来治学、求学,所以做学问我们通过这些典籍都能看得出来,老先生的【清儒学记】,有一套书叫【清儒学案】,那是民国的徐世昌老先生,他原来做过总统,退了之后他找人作的。徐世昌,我印象中他应该是清末翰林,也是进士出身,大学问家。他从总统位上退下来之后,一定要发誓编一套书【清儒学案】,这个我们也能买得到,人民出版社的。大家可以看,清朝,有清一代那些大学问家,数得着的几乎都在上边,他们怎么做学问,做学问的精神、方法也在里边,【清儒学案】。这个叫【清儒学记】,简单一点。那么我们总是希望大家从这些书里边来了解古法到底是怎么做学问,听都没听说过,你现在去大学说,你问那个老教授他都没听说过,这个东西他小时候可能听说过,被打倒了,抛弃了,我们今天要把它捡起来,捡起来之后才能出来好学生,有好学生将来才有好老师。自己不会学,不是好学生,他怎么当好老师,他怎么教人?这是绝对不可以的,我们今天这堂课就到这里。

 

时时为孩子做好的榜样

欢迎关注传统文化扎根网微信公众号:guoloujiang , 网址 www.guoloujiang.com

时时为孩子做好的榜样

 

感恩您的阅读,欢迎转载分享!https://www.guoloujiang.com/5154.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admin@guoloujiang.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