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感應篇彙編  定弘法師主講  (第三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  定弘法師主講  (第三集)  2013/1/10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檔名:57-109-0003        尊敬的諸位同修,大家好!請坐。我們繼續來學習《…

太上感应篇汇编及节要专集_定弘法师、黄柏霖警官主讲

太上感應篇彙編  定弘法師主講  (第三集)  2013/1/10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檔名:57-109-0003

       尊敬的諸位同修,大家好!請坐。我們繼續來學習《太上感應篇彙編》,請大家打開經本第五頁。我們接著看,前面屬於《感應篇》篇題介紹,以及結構大意,這是我們上次已經跟大家學習過了。當講完義理之後,緊接著書中又舉出了許多的案例來給我們做證明。今天我們會看一些案例,就是故事。我們來看正文:

       【明崑山進士王志堅曰。博覽群書。兼通內典。嘗語弟子曰。感應篇凡二百九十三言。一篇之中。淺深精粗。先後互見。即如一戒殺也。曰。昆蟲草木。猶不可傷。綦細矣。曰。非禮烹宰。則不禁食肉也。曰。無故翦裁。則不禁衣帛也。又曰。春月燎獵。曰。無故殺龜打蛇。似乎益為之寬其途者。蓋一為學道之人言。一為流俗之人言也。學道之士。得其說而精求之。可以超凡入聖。而流俗習業之人。亦可以去其太甚。不至漫無隄防。此篇須如此看去。便知其不重複矣。】

       這裡《彙編》引用了明朝『崑山進士王志堅』的一段話,崑山就是現在江蘇省蘇州,古時候常常出才子,那裡頭學風很好。這位王志堅是明朝萬曆年間的進士,他在萬曆皇帝之後,就是崇禎皇帝繼位以後,他做到了督導湖廣學政,就等於是專門辦學和資政的一位專家,曾經被禮部推舉為學政第一人,這麼一位大學者。他博覽群書,而且兼通內典,『內典』就是佛經。為什麼叫內典?因為佛法是心學,向內求,不向外求,所以佛教的經典都稱為內典。這位王志堅先生過去曾經跟子弟們這樣說過,這個『嘗』就是曾經,這個『語』(音玉)不讀「雨」,當動詞講,就是跟子弟們這麼說過。底下是他的話,說『《感應篇》凡二百九十三言』,這個凡就是總共,總共二百九十三句話。『一篇之中,淺深精粗,先後互見』,這一篇文章可以說它的攝受根基是很廣的,可以對淺的人講,也可以對深的人講,它的文字有淺深不同的水平;也有「精粗」,精是講得非常精細,粗是比較粗淺,是對不同的人講不同的話。一篇當中即使講一件事,前後都有講到。「互見」就是我們要互相參看,然後要去體會。

       這裡舉出一樁事,『即如一戒殺』。《感應篇》講到戒殺講了很多次,我們該怎麼看?王志堅先生教我們怎麼讀《感應篇》,要掌握這個方法,就不至於覺得好像前後矛盾。這裡說,『曰:昆蟲草木,猶不可傷』,這是講得比較精細,連小昆蟲、小動物都不可以傷害,甚至連草木都不可以傷。這個要求就很高了,要求我們慈悲心要普及到萬物,不僅要對人慈悲,要愛人,還要愛天地萬物。那小昆蟲,一個小螞蟻也是生命,牠也有靈知、靈魂,也有知覺、有家人、有感受,也貪生怕死,所以我們豈能夠對牠不尊重,甚至要傷害牠?牠只是形體跟我們人不一樣而已,人的身體比較大,我們講高級動物,牠身體很小。除了形體不同以外,其他的性能,牠能動,我們也能動;牠有父母眷屬,我們也有父母眷屬,這些都是一樣的。我們豈能以大欺小、以強凌弱?甚至我們看起來無情的草木,實際上它也是有情。現在江本勝博士用水實驗也證明了,不僅草木有情,連那礦物、水都有情。當我們以愛心對它,它結晶就很好看;當我們以輕慢的心、厭惡的心來對它,它的結晶就不好看。你看它都會有反應,證明它也有情、也有識,佛法講受想行識,一切萬物都有,不僅是動物。為什麼一切萬物都有受想行識?原因就是一切萬物都是我們這顆心變現的。受想行識是我們心的功能,所以心所變現的萬物自然就有受想行識。昆蟲草木皆是我們的心變現的,既然是我們心變現的,就是跟我們一體,所以豈能夠傷害它?傷害它不等於傷害自己嗎?這個道理你明白了,你就會非常的尊重一切萬物,用愛心對待萬物,這是「昆蟲草木,猶不可傷」的深義。那是講到『綦細矣』,「綦」跟極點的「極」相通,極其的精細,要求很高了。

       但是《感應篇》又說到『非禮烹宰』,烹宰是講殺生吃肉、宰殺生靈,它沒有說不准,只是說不能非禮殺生,殺生要按照禮來做。像儒家的禮,《禮記》就有講到烹宰要以什麼樣的禮,什麼時候不可以宰殺。譬如說在繁殖期的動物我們不可以宰殺,懷了孕的動物不可以宰殺,這都是按禮。這個是它的要求比較寬了,沒有要求你不殺生,只是要求你不能非禮殺生;不會禁止你食肉,只是讓你要注意分寸。這種要求比較低,當然是對普通人而言,一般人戒不了吃肉的惡習,那就權巧方便,把這標準降低,讓你也感覺到可以去受持,慢慢的提升。底下又說『無故翦裁』,那不是說禁止你穿那些絲織品,或者說不讓你去添置衣服,只是讓你節約、節儉。無緣無故的增加衣服,這等於是浪費、消耗了你的福報,尤其是絲織品,不可以。絲,你要知道一件絲制的衣服是多少蠶的生命,我們豈能忍心殺這麼多的生靈,換這麼一件衣服?這裡講「無故」,就是無緣無故;如果真的有需要,還是可以「剪裁」,這個不是說禁止你。又說到『春月燎獵』,這個燎是燒火、燒森林,為了打獵,你把森林給燒了。在春月裡頭,春天是動物繁殖期,萬物都在生長,我們此刻殺生等於是逆天而行。天道有好生之德,正是在春天生旺的季節,我們豈能夠殺生?這個是絕對禁止。這裡講春月不能燎獵,其他月份可以燎獵嗎?這是對那些不能持殺戒的人來講,也是開一個權巧方便。

       又『曰:無故殺龜打蛇』,這也是一樣的道理,前面加個無故,就好像給你做了個開緣。本來龜、蛇是絕對不能打、殺,牠們都是有靈性的動物,特別是道家,對龜、蛇都非常的尊重。但是有特殊的情況就得開緣,像春秋戰國時期,楚國有一位孫叔敖,《文昌帝君陰騭文》就有講到他,「埋蛇享宰相之榮」。他年輕的時候,有一次在野外見到了一條兩頭蛇,兩個頭。兩個頭的蛇是非常的毒,毒到怎麼樣?只要你見了牠就得死,不用牠咬你。牠那個毒得,就是牠周圍那個磁場都是毒,你進入牠的磁場、你看了牠,就中毒了,這是傳說中的一種非常毒的蛇。結果孫叔敖看到了,他知道見到這種蛇自己一定得死,結果他就乾脆把這個蛇給斬殺了,然後把牠埋起來。然後回到家裡,自己心情就很苦悶,他母親問他:「怎麼回事?」他說:「孩兒不能夠盡孝了。」母親說:「你怎麼了?」他說:「今天我見到了兩頭蛇,知道自己必死了。」然後他母親問他:「那你這個蛇怎麼處理的?」孫叔敖說:「我把牠殺了,埋起來。因為我不願意再有人見到牠,像我一樣的命運。」他母親聽了之後微笑著說:「孩子,你不僅不會死,而且你將來會很發達,就你這點存心就帶來很大的福報。」為什麼?你看他自己死,不願意別人死,這種慈悲心當然會感召自己健康長壽。果然他後來真的做了楚國的宰相,而且是一位很賢良的宰相。所以這是屬於開緣,他存心不是為了殺生,而是為了救生、救人,這個就不在「殺龜打蛇」之戒裡頭,屬於開緣。所以,戒全是看你的用心,你存心善,戒就圓滿;存心不善,還是自私自利,哪怕是持戒,也沒有利益。

       《感應篇》這裡頭講到殺生就說了五樁事,五個角度來談,甚至講殺蛇打龜都可以。『似乎益為之寬其途者』,就是把這個道路放得很寬很寬。益就是更加,更加為讀者擴寬道路,就是能讓更多的人走這條路,這是太上的善巧方便,接引更多的眾生。它不是前後矛盾,前面說昆蟲草木都不可傷,怎麼後面說還可以殺龜打蛇?不是這個意思。後面就講了,『蓋一為學道之人言』,蓋就是提起這個句子的語氣詞,一個是為學道的人講的。「昆蟲草木,猶不可傷」,這是對學道人,要求很高,你想修道、證道,那一點殺心都不可以有,純是愛心、純是慈悲,養天地之間的生意、和氣。『一為流俗之人言也』,另外一個講法,像不能無故殺龜打蛇、不能春月燎獵,這是為流俗之人、世俗人講的,那些人不可以禁殺,就跟他講一個方便。好比佛家雖然有吃三淨肉的說法,這是為那些不能斷肉的人說的。就告訴你,你要吃三淨肉,只要這肉不是為你殺的,殺的時候你也不在場看到,也不聞其聲(聽不到殺生的聲音),這種肉你可以吃。這都是權巧方便,是為流俗之人講。

       所以『學道之士,得其說而精求之,可以超凡入聖』。你要是發願求道,就要以最高的標準要求自己,得到了這麼一個教誨、這種說法,要精而求之、精益求精。講到戒殺,不僅不能夠傷害萬物,而且要養自己的大慈悲心,儒家講仁,宗教裡講愛,佛法講慈悲。要把慈悲養到極處,對整個宇宙、虛空法界一切眾生視為是自己,這個叫「精而求之」,那你就能「超凡入聖」,你不再是凡夫了,你可以做聖人。『流俗習業之人』,一般的世間人做不到、達不到這麼高的標準,就可以用比較低的標準。這也『可以去其太甚』,不能夠做得太過火、太離譜。『不至漫無隄防』,什麼防備都沒有、隨便、為所欲為,這就不可以了。所以本篇『須如此看去』,這樣來讀《感應篇》,『便知其不重複矣』。論一樁事它沒有重複,標準不同,對不同根性的人講,所以這篇《感應篇》可以說是三根普被、利鈍齊收。有對凡人講,有對真正學道人講,看你自己希望做什麼人。我們再看下一段:

       【持此篇者。須是時時心中默念。字字反入身來。有無是事。漸漸寡去。日日如此。年年如此。自然動處是善。觸處是善矣。】

       先看到這裡。受持《感應篇》的人,需要怎麼做法?『時時心中默念』。所以這篇文章要把它讀熟、背誦,這不難,真正你要努力,很快就能背。背熟了你可以經常把那個經文句子提起來,在境界上你馬上就想到《感應篇》怎麼教誨,就不會犯過錯。『字字反入身來』,這就叫反省,學《感應篇》不是用它來照別人,是用它來照自己的;如果你用它來照別人,那完全學錯了,不僅沒有任何功德,反而是造罪業,還不如你不學。拿著它來造罪業,看人的過失,還說人過失,這怎麼可以?要反求諸己,反省自己『有無是事』,這裡頭講到的善惡,講的一百多種,看看我們自己有沒有犯。我計算了一下,這篇文總共一千二百八十八個字,我們過去也做成了功過格,現在網上,像六和敬共修網、無量壽經專修網,這上面都可以下載。功過格總共講到的是一百九十五條善和惡,這一百九十五條項目要字字反入身來,自己對照自己,有沒有這些善、這些惡。有善,善的要保持,惡的要趕快去除。如果還沒有這種善,我們要趕緊去修;如果還沒有犯那些惡,那要防範,不能去犯。這就是每天用它來反省對照,「反入身來,有無是事」。

       所以《感應篇》每天都得念,最好一天念三遍,當做定課。一遍讀下來不難,也就十分鐘,每天你花半小時就能讀上三遍。可以合在一起讀,可以分開讀,早、午、晚三段各拿出十分鐘,不難。讀的時候就是反省的時候,如果有犯那些過錯,『漸漸寡去』,寡就是寡過,把那過失改正,慢慢減少。『日日如此,年年如此』,這就是勸我們要把它當做定課,改過是終身的事情。過去春秋時期蘧伯玉,這也是孔子很敬佩的人,他在二十歲的時候就知道自己十九歲的過錯了,這十九年當中有什麼過錯,所以就發願改過;到二十一歲,反觀二十歲,還是很多過錯;到二十二歲,又回顧二十一歲,依然有不少。每年都在改,每天都在改,一直到五十歲,反觀過去四十九年,還有過錯,還要繼續改。所以古人改過修行這樣的真誠,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終身都不間斷,最後就能成聖成賢。有過錯也不必去內疚,實際上誰沒有過錯?能改就為貴。古人講,「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過而能改,善莫大焉!」年年能改,終身不斷的改,改到最後就成聖賢。

       連孔老夫子晚年學《易經》都非常感嘆,說如果天再給他多幾年的壽命,「加我數年,五、十以學易」,五年或十年來學這部《周易》,「可以無大過」,孔老夫子說自己沒有大的過失了,換句話說,小過失可能還有。聖人對自己的行持檢點得非常的細膩,即使是非常小的過失都不放過,這些古聖先賢的典籍就是最好的檢點的標準。而前面我們看到《感應篇彙編》有說到,《周易》這些聖賢典籍有講到很多怎麼改過的問題,但是比較零散。這篇《感應篇彙編》可以說是非常集中、非常具體、非常細緻的給我們說明,哪些是善、哪些是惡,這便於我們受持。果然能夠依教奉行,你也可以跟孔子一樣,可以無大過了,甚至你比孔子還殊勝,孔子當時還沒有看到《感應篇》。《感應篇》相傳是老子所作,孔子雖然過去曾經拜訪過老子,去求教,但是沒見他說過得到《感應篇》。而《感應篇》正式最後成書,有人估計是在宋朝,這等於是綜合了古聖先賢的教誨,這一篇是古聖先賢教誨的會集本,也就是精華本。我們就很有福報能夠得到它,天天都得讀誦,像過去彭際清彭家終身受持。『自然動處是善,觸處是善矣』,一舉一動都能純善無惡。底下又說:

       【他刻卷首。載持誦儀則。及諸聖號。只是教人攝心為善之意。】

       『他刻』就是其他的刻本,過去印刷是要刻印流通,往往很多是用木刻。《感應篇》在過去就流通很廣,各地都有刻印,以前的版本很多在卷首,就是在這本書開頭的部分就印上『持誦儀則』,也就是這個儀式該怎麼做。就像佛經有一些經本前面也印上這些持誦儀則,最簡單的是三稱「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然後是開經偈,有些還甚至唱爐香讚,這些都屬於持誦儀則;道家也有它的儀式,還有些聖號,譬如說「太上老君」、「道德天尊」這些聖號,用道家的經典。這些都是『教人攝心為善之意』,這個不是迷信,是讓人生起恭敬心。攝心就是讓人生恭敬心,把你心收攝起來、專注,專注就是恭敬;心思散漫,有很多妄念,這心就不恭敬,不恭敬你什麼都學不到。印光大師講,「一分誠敬得一分利益,十分誠敬得十分利益」。如果我們學這篇文章,學著學著就想東想西、心猿意馬,甚至就跑出去、開小差、說小話,這都不是攝心,這是散心,得不到功德、得不到利益。要知道,這篇文章天地鬼神都護持,後面我們講到很多這些故事,馬上就講到了。這篇文章所在之處都有神靈在護佑,我們讀誦,更加得到神靈的恭敬,我們恭恭敬敬的讀,我們肉眼看不到他,實際上天地神靈都會合掌向我們致敬,「你是個善人」;如果我們隨隨便便的話,神靈看了之後就瞧不起我們,有的瞋恨心大的可能會找我們麻煩。所以這些持誦儀則和聖號教我們攝心為善,這個意思我們要懂,就是生恭敬心。我們現在學習把這些就省略了,重實質不重形式,真正把這種恭敬心拿出來,就達到目的了。下面說:

       【學趙閱道焚香告天故事可耳。】

       這是舉一個例子說明,講怎麼樣生起恭敬。趙閱道,宋朝人,《了凡四訓》裡面有提到他,這是一位聖賢,他在宋朝時候進士及第。進士就是過去最高的學位,就像現在講博士,博士是最高學位。進士及第之後,一般朝廷就會請他做官了。他在宋仁宗時期做到了殿中侍御史,幹什麼的?就是在朝廷上專門彈劾那些失儀的人,就是不守規矩的、威儀不夠的,趙閱道就會彈劾。可見在宮廷裡頭非常注重威儀,站有站相,坐有坐相,不能扭扭捏捏,趙閱道看到這種人一定就向皇上彈劾。沒有威儀的人就沒有恭敬心,沒有恭敬心實際上就不忠君、不敬天,這種人就不是聖賢君子,皇上就不能重用這種人,他在大節面前可能道德就守不穩。一定是平常都恭恭敬敬、謹小慎微,才能養他的大德。趙閱道本人就是這種人,所以他敢彈劾別人。人家做不夠,他就敢批評,為什麼?他做得正。他要做不正,那他自己就被彈劾了,所以皇上任命他做殿中侍御史,就因為他真的做到了。他為人是器宇軒昂、莊嚴正直,在彈劾人的時候不避權貴,不管你是皇親國戚也好,還是什麼大官也好,凡是你犯了錯誤,他就批評、向皇上稟報,正氣十足。所以京師稱他是鐵面御史,他是剛正不阿、大公無私的人,不講私情,只講公理。這位趙閱道早年就崇信佛法,跟一位法師(叫佛慧禪師)很熟。趙閱道對三寶非常恭敬,每次見到佛慧禪師都虛心的請教佛法,不厭其煩。而禪師對他反而是呵斥,從來不好好的跟他回答問題,只是罵他,而且不給他機會去辯駁。

       趙閱道修養也很好,你看他身為大官,在禪師面前就做一個小學生,挨批挨罵都不敢、不會去反駁、為自己辯護甚至頂嘴,不敢,這是尊師重道。為什麼他能尊師重道?師道是建立在孝道基礎上,你在家能夠孝養父母,對父母能夠盡孝、能夠恭敬,自然你對老師(禪師,這是老師)就會有恭敬心。你不敢跟父母頂嘴,你當然也不會跟老師頂嘴,你就會一切順從、聽話、老實,你在朝廷做官也自然能夠忠君愛民,所以一切德行全是建立在孝道基礎上。趙閱道就是這樣的人,所以他學佛也非常有成就。你看他,這裡講每天都是『焚香告天』,實際上他就是用《感應篇》、用這個功過格對照自己。一天犯了哪些過錯,絕不苟且,犯了過錯一定把它記錄下來;今天行的善事也把它記錄下來,這叫功過格。功就是善,過就是過錯,把一天的善惡記錄,等於我們現在講做日記。日記應該怎麼寫?不是寫你今天去哪玩、見到什麼人、聊什麼天,不是寫那些廢話,就是寫你今天修行,行了什麼善、犯了什麼過、有什麼心得,寫這些,修行日記。他寫在黃紙上,然後每天晚上在他的庭院裡頭設上几案、焚上香,把這個紙焚化,稟告上天,請天地鬼神來監察他,他講的這些全是真實的,不敢欺瞞天地鬼神。晚上不敢寫的,白天就不敢造,用這種方法來激勵、鞭策自己斷惡修善,這是他改過的方法,純用真誠心。古人都敬畏天地、敬畏鬼神,他們知道真的有。

       有一些人有天眼,他能看到,像有些小孩,受的污染不多,心思比較純淨,他就能看到。看到了他自己可能不知道怎麼回事,他去問大人,大人也覺得這小孩是不是胡說八道?以為是幻覺,實際上不是幻覺,真的看到了。但是他慢慢長大,知道的事多了,心就不清淨,慢慢就看不到,就是那天眼沒有了。這是他報得的天眼,剛剛生下來他這天眼能保持,但是慢慢就沒有了,為什麼?心污染了。想要保持,沒有別的,就得修行,保持自己的心地純淨純善,你才能夠保持本來天性中帶來的這種功能。趙閱道學佛也很用功,修行改過也非常認真。結果有一次跟同僚一起吃茶、宴坐,忽然聽到一聲雷鳴,當時趙閱道聽到雷聲,當下大悟,開悟了,結果說了一首偈子。佛慧禪師聽到這首偈子,給他印證,這第一次讚歎趙閱道,說「趙閱道撞彩了」。撞彩了意思是說他已經打開他的玄關,開悟了,碰上了。開悟確實要碰上,但是我們自己要做好這個準備。怎麼才能開悟?把心裡空了,你才能開悟。什麼妄念都沒有,心全空了,這就是法器。這個法器還沒有開悟,但是遇到一個因緣的時候,譬如說趙閱道聽到雷聲他就開悟了,震開他的悟門了;有的人可能看到雨打芭蕉開悟了;有的是他的老師給他點了一句話開悟了。每個人開悟因緣不同,但是條件是一樣的,就是我們的心是空的,完全清淨、沒有妄念,這時候就能開悟。你要想沒有妄念,下手處就得學趙閱道用功過格檢點內心,先斷惡修善,把心中的惡念都洗刷乾淨,然後善念也自然就很容易洗刷掉。當你把善念都放下了,不思善、不思惡,這時候遇到開悟的因緣就能大悟。

       趙閱道後來官做到很大,做到了太子少保,就等於是太子的老師,然而他的修行並沒有間斷過。他在自己家裡面築了一個小屋,在一個高處築了一個小屋,每天退朝之後就在那裡獨坐、禪修,真的是非常的精進,持戒也很精嚴,生活非常儉樸。後來七十七歲的時候,就在他自己築的這個「高齋」(他自己命名叫「高齋」,就是高處一個小屋)坐化,他預知時至。坐化之前寫了一封遺書給佛慧禪師,感謝他,跟禪師說,「非師平日警誨,至此必不得力矣」。就是如果不是師父你平日每次對我的那種警策、教誨,甚至是棒喝,到這個時候(就是臨死的時候)功夫必不得力。意思說現在功夫得力了,也是靠師父對我這一生的教誨。所以這是一個真的開悟的大德,在《五燈會元》裡頭有對他的記載,這屬於禪宗祖師級的人物,雖然他是在家人。從這裡可以看到,你想修行有成就,下手就是用功過格、《感應篇》,天天都是字字反入身來,反省檢點。我們想求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也要用這種方法,所以我們學《感應篇》絕不會耽誤我們修淨土,反而是輔助我們能夠更好的念佛。

       【若不實意奉行。而落諷誦祈福之見。其失遠矣。】

       這是告誡我們,如果我們不是真實去依教奉行,這個『實意奉行』非常重要。善導大師說,一切都須從真實心中作。修行得修真的,不能搞假的,搞假的是什麼?有過不肯改,縱容自己因循苟且、蹉跎歲月,這叫自欺,這就不是實意奉行。你因不真,果就不真,你就得不到那個功德。雖然也希望往生西方,但是你不能夠認認真真的改過自新,你說你有信有願求生西方,那是假的,你叫自欺欺人而已。欺人,人未必有損失;自欺,自己損失就大了,到最後得搞六道輪迴,很可能還得下三惡道。所以修行千萬不能搞假的,這裡舉出兩個例子,『落諷誦祈福之見』。讀《感應篇》,有的人專門用它來做為「諷誦」,口頭上學,你把它讀得爛熟、背得爛熟,不肯去照做,沒有用。《感應篇》不是光靠讀誦就叫修行,不能夠落實於生活,不能夠落實在你的行動,一點用處都沒有,所以一定要用真的。祈福,這也是不對的,聽到《感應篇》裡頭講到,我心起於善,吉神就隨之,福祿隨之,人皆敬之,這個好,我要。希求這種福報,這也是過失。雖然這種福報會來,它是自然的,你斷惡修善,肯定就會有福報,你不必去求。要求就求每天能夠改多一點過、修多一點善,但問耕耘,不問收穫,收穫自然來。用有求的心學,這已經『其失遠矣』,就偏失了,這個正確的方向給偏了。所以《感應篇》該怎麼修,我們自己要把握好,不求果報,更不求名利。你學《感應篇》,做一個正人君子,人家都尊敬你,這叫名,不必求這個,統統都放下。我本來就應該改過自新,我本性本善,現在為什麼不善?這是毛病習氣,要把它改過來,本來就該做的事情,不是為了求福才做的,是回歸自己的本來面目,為這個來做的,應分的事情,這樣的心態就對了。再看下面一段:

       【此篇專以人心修悖為言。儒教有惠吉逆凶之理。得此倍覺詳明。釋教有因果輪迴之說。得此可見梗概。三教一貫。異事同功。信超凡入聖之階。實轉禍為福之路也。普勸同人。信受奉行。靈驗事實。開列於後。】

       這篇《感應篇》專門以『人心修悖』為它的言論,這個修悖講得簡單一點就是善惡,「修」修的是善,「悖」就是悖逆天道。依天道而修,這就是善;悖天道,悖離天道、悖逆天道了,這就是惡。整篇《感應篇》就是講善惡,講得很清楚,它跟儒、佛講的完全是異曲同工,不僅沒有任何的矛盾,反而互相的彰顯、互相的輔助。所以『儒教有惠吉逆凶之理』,這就是《尚書》裡講的「惠迪吉,從逆凶」。惠當順字講,中間有個迪,迪當道字講,就是順道就吉。這個道是什麼道?就是天道,就是性德。你能順就吉祥,如果你逆著,就是凶了。所以順道者善,善者得吉祥;逆道者惡,惡者得災殃。這是天理,儒家講得也很清楚,《尚書》講的跟《感應篇》完全是一致。『得此』,就是得到了《感應篇》,『倍覺詳明』。所以《感應篇》其實就是在開演「惠迪吉,從逆凶」,《尚書》的這句話。『釋教』,就是釋迦牟尼佛的佛教,有講到因果輪迴之說,這是真的。現在西方的科學家、醫學家用大量的案例證明因果輪迴真實不虛。我在二OO六年,應該是七年前了,當時還在昆士蘭大學當教授,我發心把西方的科學界、醫學界這些輪迴的案例蒐集起來,全世界各地去講,講了五十場。當時聽的人也不少,光碟也流通挺廣的,證明因果輪迴這是現在已經得到科學證明了。所以佛法講的(三千年前就講了),現在開始證明了。三世因果,「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來世果,今生作者是」。你想知道你過去是什麼樣的、做了什麼事、造了什麼因,從你這生受的果報就能夠推測出來,不必去問人;你將來得什麼果報,從現在你幹的就知道了。

       三世因果講的這些理、事,比儒家、道家講的就更為博大。在時間上講,它是講三世,儒、道(包括《感應篇》)只是講到當生,沒有講來生;在空間上,佛家講了六道輪迴,儒、道只講人道、講鬼神道,也講畜生道,時空上佛家都更加的廣博。後來佛教傳入中國,儒和道都吸納了佛教裡面因果輪迴的這些說法,特別是道家。『得此可見梗概』,梗概就是大概,對於因果輪迴你能夠了解個大概了,學《感應篇》就能知道。特別是我們讀《彙編》,實際上裡頭很多案例都有講到因果輪迴,這是歷史上的案例,全是真人真事,沒有杜撰,實質上這也是因果輪迴的科學證明、歷史證明。所以儒釋道三教是一貫,『一貫』是什麼意思?一以貫之,相通的。一以貫之這個「一」是什麼?就是因果。你細細去讀儒家的四書五經,尤其是古老的《尚書》、《春秋》、《易經》,都有講因果之理,這個因果是貫穿於始終;道家的更是,《感應篇》、《陰騭文》,這無不是講因果;佛講得更加詳盡,整個佛法,古德講的,佛四十九年講的就是因果二字。連一乘圓教,我們講成佛的法門,像《法華》講一乘因果,《華嚴經》講五周因果,無不是因果,淨土講念佛成佛,這也是因果。

       『異事同功』,雖然從不同的角度,說的事不同,理是一以貫之,都有同樣的功德。『信超凡入聖之階』,信就是我們要相信,相信因果是超凡入聖之階。因為人信了因果才有敬畏心,說話、行動自然就會收斂、謹慎,知道一舉一動都有因果,豈能夠掉以輕心?而能夠這樣細密的去觀照自己的行為、念頭,你就一定能超凡入聖。凡夫跟聖人不同,就是他們用的心不同,凡人的心是自私自利、貪瞋痴慢,這都是煩惱情見。而聖人把這些煩惱情見、習氣毛病全都放下,讓自己純善純淨的本性恢復了,這是靠因果,聖人明信因果。像淨土宗十二祖徹悟禪師說的,「深信因果者,終必大明乎心性」,你能深信因果,一定能大徹大悟。我們剛才講的趙閱道的事例,不就證明這一點嗎?所以信因果是超凡入聖的階梯,必須從這走,沒別的路。『實轉禍為福之路』,禍,人人都想避;福,人人都想得。你想得到福報、避免災禍,怎麼辦?求老天爺行嗎,求鬼神行嗎?靠外求不行,得求自己,自己真正斷惡修善、改過自新,你就轉禍為福。這是唯一的路,捨了這條路,想轉禍為福,那只是妄想。斷惡修善,必然轉禍為福,這不就是因果嗎?你能深信因果,才可能斷惡修善,那果報就是轉禍為福。

       所以這裡《彙編》『普勸同人』,同人是志同道合者,想轉禍為福的人、想超凡入聖的人,我們信受奉行,相信它、受持它,依教奉行,要去做、要去落實;你不想轉禍為福、不想超凡入聖,那就算了,你不相信,你就逆著它來做,隨自己的意,到時候果報現前了,你後悔都來不及。現在你遇到這個教誨,說明是天要賜給你福了,你肯不肯接這個福,就看你肯不肯信受奉行。『靈驗事實,開列於後』,後面講到很多靈驗的事實,就是為了增強我們的信心,完全是真實不虛。你能相信、受持《感應篇》,你能依教奉行,得到的福報太大了,後面開列出二十一則故事給我們作證。《感應篇彙編》的編輯方法跟佛經三轉法輪是相應的,所謂示轉、勸轉、作證轉。《感應篇》本身這篇文章示轉,告訴我們該怎麼做;然後勸轉,寫了這麼多理,就是勸我們要信受奉行;最後寫了很多案例出來,佛法講公案,現在我們說故事,講這些真實的故事給我們作證明、作證轉。先看第一則故事:

       【南宋峨嵋令王湘。紹興三十一年。發心誓行此篇數十事。一日因病悶絕。男女環泣。湘覺身在半空。聞哭聲細如蜂蠅。少頃有神云。王湘方欲力行感應篇。宜速放還。後壽一百二歲。】

       這則故事講受持《感應篇》能增壽,講南宋時期,峨嵋縣(峨嵋在四川)有一位這樣的縣令叫王湘。在紹興三十一年,也就是公元一一六一年,他發心按照這篇《感應篇》來修行。這裡講『此篇數十事』,這是歸納得比較簡約了,如果用我們功過格分詳細一些,總共一百九十五條。王湘發心、發誓要力行《感應篇》,結果他壽命到了。有一天病了,這個病很嚴重,昏迷不醒,『悶絕』,就是不省人事。『男女環泣』,這講他的兒女就在周圍圍繞著哭泣。王湘的神識飄起來了,覺得自己身在半空,看到自己身體,聽到兒女的哭聲,不是很清楚,『細如蜂蠅』,像蜜蜂、蒼蠅在那叫。換句話說,他已經離開他的身體了,他這些事情都看得到。現在的醫學也證明了,這個現象叫做「瀕死體驗」。人瀕臨死亡之前往往會遇到這種情況,他的靈魂飄出體外,看到了種種現象,最後搶救過來,他又回魂了。甦醒過來之後,可以跟人講剛才發生什麼事、見到什麼景象,這屬於瀕死體驗。根據西方死亡醫學家的案例顯示,大約百分之三十五的人都會有瀕死體驗,也就是超過三分之一的人。我們這坐了三個人,其中就至少有一個人會有瀕死體驗。

       我奶奶也跟我講過,她也有一次瀕死體驗,她是五十歲的時候得了中風,也是昏迷不醒。她今年已經九十二了,她五十歲那一次是個劫,差點過不去。她說自己神識(就是靈魂)飄起來,看到自己的身體躺在那,也是兒女環泣,他們在那哭。她自己就往前走,走到看到前面有條河,有一個黑衣人拉著她走,要過一條橋(那條橋不知道是不是傳說裡面講的奈何橋,過去了之後就過不來了)。拉到橋頭的時候,她說她看到一個白胡子老頭,拿著個枴杖擋住那個橋,不讓她過,那黑衣人拉著過,她過不了,結果那黑衣人自己就走了,這白胡子老頭就把她往人間一推,她又回魂了。她說很清楚,她跟我講過好幾次。這是大命不死必有後福,她到晚年學佛,現在一心念阿彌陀佛求生淨土,一天念三萬佛號。假如那個時候就走了,淨土就遇不上了。所以能遇淨土是大福報,我想那個白胡子老頭可能就是觀世音菩薩化現的,看她有佛緣,晚年可能會學到佛。當時我還沒出生,她學佛是我介紹她的,她得等到我出生、長大,我學佛了,她才能夠接受佛法。你看她有這麼個緣,佛菩薩就救她。

       跟這個故事裡講的一樣,你看,他說『少頃有神云』,他自己飄在半空,這個王湘見到一位神靈。這跟西方現代科學家、醫學家講到那個瀕死體驗非常相像,往往很多人都是見到神靈,有的說甚至見到耶穌,信神的、信基督的見到這種神。神這個時候告訴他,『王湘方欲力行感應篇』,這個人正要發心去力行《感應篇》,結果壽命到了,於是給他延壽。『宜速放還』,這是神靈主宰他的壽命,看到他發心要斷惡修善了,好,給他機會。所以應該(宜就是應該)速速,快速的把他放還人間。結果他就回魂了,後來活到壽命一百零二歲。上天給我們壽命,是為了讓我們斷惡修善,王湘是上天給他壽命力行《感應篇》。上天多麼慈悲,只要我們有一念善願,天都會保佑我們、護持我們,讓我們的善願圓滿。假如王湘沒有發這個心,壽命到了他就肯定走了。所以能發心力行《感應篇》、斷惡修善,必得天助、必得神佑,你不用求,天都會助你,神都會保佑你;你求他們而不去力行《感應篇》,他們也不會助你,也不會保佑你,你要抓住根本問題。下面一個故事:

       【南宋遂寧府周篪。日誦此篇。又好與人講說。紹興二十一年仲春。暴死。經日還魂。謂妻曰。我至陰司。見左右皆鄉里餓死者。殿上一官呼我諭曰。汝本在饑饉籍中。因虔奉感應篇。為人講勸。聞而回心行善者甚多。今改註爾祿壽。若再堅固修持。可證大道。不復來此矣。出遇一吏。戒曰。汝還陽。更宜將此篇廣布。若一方受持。則一方免難。天下受持。則天下豐治。傳授者。受持者。皆功業不淺。不但脫水火刀兵盜賊疾病之厄。求嗣求壽求祿求仙。皆在此經云。】

       這個故事也是講南宋,也是紹興年間,在遂寧縣,這在四川。遂寧縣府有這麼一個人,大概是一個官吏,就是我們現在講公務員,叫周箎。這個人每天都讀誦《感應篇》,不僅讀誦,而且他很喜歡跟人講說,就是勸人也來讀誦受持《感應篇》,這個功德很大。就是佛經裡常講的讀誦、受持、為人演說,演就是表演,你要做到,說是你跟人講,演是身教,說是言教。結果這個人在紹興二十一年,就是公元一一五一年,『仲春』,就是春天第二個月,叫仲春。春天三個月,用農曆來講,一、二、三三月,所謂孟春就是一月,仲春是二月,季春是三月,仲春就是那年的二月份,都是講陰曆。結果壽命到了,『暴死』,就是突然死亡,我們講猝死,像現在講的心肌梗塞這類的。實際上那個病只是一個表面現象,實質是他壽命到了,壽命到了怎麼醫都醫不回來。像他這個壽命本來到了,又還魂,就是延壽了。『經日還魂』,過了一天,第二天他又甦醒過來了。本來都斷氣了,停屍在家準備埋葬,第二天他竟然活過來了,這就是很典型的瀕死體驗。

       甦醒過來之後跟他妻子說,「我到了陰司(就是地府)」。那是什麼?閻王爺審判這些要準備投胎的人,按照他們的善惡錄,一生的記載,他行多少善、做多少惡,來判他要去哪一道投胎。他見到『左右皆鄉里餓死者』,周圍很多都是他同鄉里的人,這都是餓死的。又發現閻王殿上有一個官,這是個陰曹鬼官,就像判官似的,他叫周箎。『呼我』,這是周篪自己說,「這個官就叫我了」。然後給他讀上諭,這個『諭』就是閻羅王的判決書,說『汝本在饑饉籍中』,說周篪你本來應該在饑饉籍中,就是應該是餓死的,所以你見到周圍都是餓死的人。換句話說,該餓死的,陰曹裡早就有登記了,你該怎麼死,陰曹地府全都有那個檔案。你是該車禍死的,還是該病死的,還是該餓死的,全都已經預先做好檔案了。為什麼?因為你造的那個惡自然就感召,惡一犯的時候,善惡錄上就已經做登記,後頭的果報就注定了。但是可以改,怎麼改?斷惡修善就能改。所以他底下講,『因虔奉《感應篇》』,因為你虔誠的奉行《太上感應篇》,而且還『為人講勸』,還勸別人也來受持,使聞者『回心行善者甚多』。學了《感應篇》確實能夠回心轉意、能夠回頭,因為知道自己犯了過錯,也知道惡有惡報,就會回心;知道善有善報,自然就會發心行善。所以周篪當時勸不少人回心向善,這個功德很大。所以『今改註爾祿壽』,就是現在把你從「饑饉籍」這個檔案裡頭提出來了,你這是特別案例,因為你修了很大的善,現在放你在有祿壽的那個檔案裡頭。祿就是福祿,壽是壽命,換句話說,給你增福增壽。這個「爾」就是你,給你加添了福和壽。所以你看,受持《感應篇》有好處,如果能勸人受持《感應篇》,就更好了。

       我在這裡給大家講《太上感應篇》,我是興致勃勃,你看上天增我們福壽。當然我們不用求福壽,我告訴你,你要不求福壽,你福壽會更大,因為你心是真誠的,純粹是為眾生,你的福報就不可思議,功德不可思議。為什麼?功德、福報隨著你的心量擴大而擴大。不想自己了,只為眾生,這個心量是盡虛空遍法界,那你這個福報、功德也是盡虛空遍法界。所以我講這《感應篇》是願普天之下所有眾生都能夠聞到正法,都能夠學《太上感應篇》,依教奉行。這就是後面講的,『若一方受持,則一方免難;天下受持,則天下豐治』。要為天下人,甚至你心量要擴大為虛空法界一切眾生。所以我們這裡講課沒什麼聽眾,對著攝影機講,偶爾有幾個聽眾就覺得很不錯了。但是這個錄下來放在網上,可能有無數的聽眾在聽,還有天地鬼神在聽,連鬼神他們也要學習《感應篇》,大家都同受法益。所以我們學,學得很歡喜;講,講得很起勁。大家聽了之後要覺得好,可以向別人推介,普勸大家一起受持,你的功德不會亞於周篪。

       這裡也還是閻羅王的上諭,『若再堅固修持,可證大道』。你看,這是等於給他授記一樣,預言了。你要繼續努力的堅固修持,用堅固心、用決定心,不退轉去修、去依教奉行,可以證得大道。這個大道就是開悟、成佛,我們現在求往生一樣可以證得,而且品位不會在中下,定是上品往生,甚至你要是開悟了,往生是實報莊嚴土。所以『不復來此矣』,你就不用再去閻王陰曹地府那裡,跳出三界外了,閻王爺都拜你為師,那個牛頭馬面怎麼敢來鎖你去?你是天人師了。這是陰曹地府裡頭的判官,傳達閻羅天子的意思,就是勉勵周篪要努力去力行《感應篇》。他出來又遇到了一個鬼吏,這個鬼吏就告誡他說,「你還陽之後」,回到陽間了。『更宜』,宜就是應該,更應該『將此篇廣布』,把這個《感應篇》廣為流通,讓愈多的人得到它、學習它愈好。為什麼?若一方受持,則一方免難。現在我們希望消災免難,護世息災,怎麼做?推行《感應篇》。印光大師說,若欲挽回世道人心,除了靠因果報應之說,聖賢佛菩薩再來都沒其他方法了。所以要挽回世道人心、消災免難,推行《感應篇》最好,一方能受持,就一方沒有災難。這一方可以是一個小鎮,可以是一個城市、一個國家,甚至一天下、一個地球。不管地方有多大,只要裡頭的人都能受持,這些人全都可以消災免難,上天給他延壽。

       「天下受持,則天下豐治」,豐就是得豐收,我們講物產豐富、經濟發達,治就是安定,社會安定,因為什麼?人心向善。現在講和諧社會可以實現了,《感應篇》是最好的教材。如果這個《感應篇》能夠由國家去推動,宋朝當時就是這樣的,北宋年間,你看像趙閱道這樣的聖人都出來做官,感召的。那個時候有一段時間天下大治,因為人人都學聖賢。我們希望現在和諧社會,最好的方法就是全民一起學《感應篇》。中央黨校劉余莉教授出了一本書,就叫《大家都學感應篇》,那本書很好,要大力推廣。黨校如果用它來做教材,那黨員全是好人、全是清官,個個像趙閱道一樣,絕不會貪污受賄,自然天下清明、國豐民安。時間也不用長,一、二年就能見效果,但必須全民推動,用國家媒體、國家力量,非常快。『傳授者、受持者,皆功業不淺』,「傳授者」,這是做老師的、做教學的,以《感應篇》來教導世人。現在有遠程教學的工具,有網路、有電視台,老師不用多,真有那麼幾個真能落實《感應篇》的正人君子,他出來教化,讓全民一起學,那三、五個老師就能把全國人民都教好。「受持者」,自己認真的去做,你做到了,自然能感化別人,這個功業不淺,也就是功德很大。『不但脫水火刀兵盜賊疾病之厄』,這是你個人會消災免難,水災、火災、刀兵,就是戰爭、盜賊、疾病,這些困厄、這些災難你都會脫離,這是離苦了。你還能得樂,『求嗣』,就是求兒女,『求壽求祿』,就是我們現在講求福,乃至『求仙』,道家講求仙,佛家講成佛、往生,『皆在此經云』,就這一篇《感應篇》,你能做到。下面第三個故事:

       【明河間楊守業。日誦此篇。六十無子。萬曆六年。病死忽生。謂家人曰。至冥見一官。持簿點名。言我無子。因恆誦感應篇。當增祿壽。賜一子。明年果生男。養老送終。且登科第。】

       這是受持《感應篇》得貴子的,講明朝『河間』(在山東)有這麼個人,叫楊守業,每天都讀誦《感應篇》。你看就是讀誦就有這麼大功德,所以我們要天天讀誦,最好一天三遍。他的福報在哪裡體現?無子而得子,本來到六十歲都沒有兒女,命中沒有兒女。所以想求子的,讀《感應篇》可以得。你看這裡講,『萬曆六年』,就是明朝萬曆六年的時候,他病死了,六十歲,壽命到了。突然又活過來,跟家人講,「我到冥間陰曹地府,見了一個官,這個官員拿了一個生死簿來點名,跟我講,說我命中無子,但是因為我恆常誦讀《感應篇》,應當增福壽」。壽命也增加、福報也增加,還給他賜一子,這是天給他賜的子,是貴子。結果第二年果然生了一個男孩,這個男孩長大了給他養老送終。你看六十歲得子,這個兒子而且還『登科第』,科是舉人,第是進士,考上很高的學位,光耀門楣。讀《感應篇》這個感應是不可思議。

       今天時間到了,我們就學習到這裡,下一次再跟大家一起分享。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大家多多批評指正。謝謝大家。

感恩您的阅读,欢迎转载分享!https://www.guoloujiang.com/4997.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admin@guoloujiang.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