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搜一搜

您的位置 首页 净空法师

净空法师 山东大学演讲《宗教教育与和平》

净空法师 山东大学演讲《宗教教育与和平》

上集

下集

本文内容来源:净空法师专集网

宗教教育与和平  (共一集)   2007/10/12  山东大学

主持人:尊敬的净空法师,尊敬的诸位嘉宾,各位朋友,老师们,同学们。今天我们这里聚集在一起,在这里我们做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首先就是稍后,我将和老法师一起签署一个合作的协议。实际上这个协议,是老法师支持山东大学的学术发展,和人才培养这样的一个项目。随后我们还将一起聆听老法师的讲演。刚才陈校长介绍了,净空法师的经历,他的贡献,在这里我还想补充特别说明的,除了老法师这样一些头衔和贡献之外,他现在还是我们山东大学校董会的校董,是山东大学的兼职教授。老法师已经欣然同意接受我们的聘任,做我们山东大学的兼职教授。我来代表学校,向老法师以及他的弟子,向各位嘉宾、朋友,来到山东大学,支持山东大学的发展,表示我们真诚的谢意。刚才陈校长介绍老法师周游世界,在世界各地演讲,他的足迹不仅仅是在我们中国,而且有澳大利亚、有美国。他的讲演也不仅是在大学里面、社区里面,还在联合国的和平这样一个论坛。

所以我读到老法师他的经历,最近这一两天和老法师在一起接触,我深深被他这样一种追求,他的阅历所感动。我觉得老法师他所追求的,是一种可以说是超越民族,超越了宗教信仰的一种信念在里面,那就是我们人类共同的一种和平世界的和谐。尽管我自己和老法师的个人信仰不同,但是在这样一种追求目标上,我非常高兴,我觉得我们是一致的。而且和我们山东大学,我们办一个学校培养人才,从事学术研究所追求的目标也是一致的。今天老法师来到山东大学,我想他同样是怀着这样一个目的。同时因为是来到山东大学来,还怀着对我们在座的每个人,和我们整个学校的一种特别的期待。他所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一种资金上的支持,我想更重要的,他是希望我们和他一样,都有一种共同的追求。那就是我们每个人的力量,尽管是有限,我们都应该为我们所处的时代,我们的民族,我们的社会,乃至整个人类的和平,和世界的和谐,做出我们自己的一份努力。

而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这样做了,我们民族的未来,社会的未来,乃至人类和世界的未来,就是不一样的。我觉得老法师能到山东大学,我们也觉得非常有信心,也这种信心和志向。我们山东大学的学者、学生们,能够也应该担当起这样一种使命和责任。因为山东大学是一所地处在齐鲁大地,地处在山东的,具有悠久的历史和文化基奠的大学。在我们生活的这片土地上,诞生过包括孔子在内的,很多著名的哲人,著名的学者,他们的智慧,今天仍然影响我们这个时代,乃至整个人类的文明和进步。因为有这种特别的基奠,我们多了一个信心,也应该多一分使命感。

第二点,山东大学有这样一种基础的实力,因为我们不仅有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我们还有文学、历史,还有理学,我们门有经管法,我们有有医学等等。我们的学科分类非常齐全,可以说我们人类所面临的挑战和问题,都可以在这里利用我们的智慧,利用我们的学术条件,来进行研究。使我们研究成果,能够直接的服务于社会的进步,来贡献于社会的进步,这是我们第二点意思。

最后一点,我觉得非常重要的一点,因为我们有这种广泛的合作,我们有包括老法师在内的那么多的知名人士,和社会的朋友们,以及校友们的关注和期待。他们都期待年轻的学者们,今天在座的我们的学生们,和我们山东大学的学者们,能够在人类文明的近程面临挑战,和重大的机遇的时候。通过我们执著的奋斗,通过我们担当起使命和责任,为我们民族的事业发展,为社会的进步,乃至为人类和平与和谐,做出我们的一份贡献。我想我们应该不辜负,老法师对我们这样一种期待,我们相信年轻的一代,特别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应该从现在就有个伟大的志向。个人的发展、社会的进步结合起来,我们一起致力于人类的和平与文明的进步,我相信只要我们一起来努力,我们的未来是光明和灿烂的。再一次谢谢。

净空法师:尊敬的校长,副校长,学校诸位领导,诸位老师,诸位同学们,大家下午好。校长告诉我,今天来参加的同学们,多半都是研究宗教,研究哲学这方面,这个非常的难得。题目是“宗教与世界和平”。对于宗教这桩事情,我们在年轻的时候,确实都对它有很深的误会,我也是不明白,所以从来也不接触宗教。可是在读书的时代,偶尔也进过寺院去参观,基督教的教堂,回教的清真寺,好奇,都曾经去过。给我印象最深的,当时我还是喜欢伊斯兰教跟基督教,对于佛教是没有好印象。因为感觉得那些宗教有传教士,还能讲出点道理来,我能听听。但是在佛教里面从来就没有看到有讲经的,没有,都是看到所谓是经忏佛事、超度死人做法会,所以它永远是给鬼神挂勾。我们印象当中不但是宗教,而且是泛神教、多神教,是低级宗教。所以这是多少年来,我们不跟它接触,也没有办法接触。

一九四九年我到台湾,那个时候对於哲学非常有兴趣,所以在台湾遇到方东美先生,这是当代的一位哲学家,我跟他学哲学。缘分也很深,方先生是我们家乡人,安徽桐城,他还是桐城方苞的后裔,桐城派的后裔。他给我讲了一个单元,是大单元哲学概论,从西方哲学讲到中国,讲到印度,最后一个单元讲佛经哲学。我就很讶异,因为佛教是迷信,低级的宗教,它有什么哲学?他说“你不懂,释迦牟尼佛是大哲学家,他是圣哲,佛经哲学是全世界哲学最高峰,学佛是人生最高的享受。”我被他这几句话打动了。他告诉我,你要研究佛经哲学,你不要到寺庙去,寺庙你可能找不到。你要到经典里面去找,他介绍我这么个方向。

在那个时候我的缘分很好,没有多久我就认识了章嘉大师,这是佛门的一位大德。现在很多人知道达赖、班禅,对于另外两个人就很少知道,他们是宗喀巴大师的弟子。他有四个学生(四个传人),西藏两个,蒙古两个,前藏达赖,后藏是班禅,内蒙就是章嘉大师,外蒙是哲布尊丹巴,这四兄弟等于是管了中国一大部分。我很难得遇到了章嘉大师,我知道佛法好,就向他老人家请教,我说方东美先生给我介绍,我知道佛法的殊胜,佛法的好处,向他老人家请教,有什么方法能叫我很快的能够契入,我提出这个疑问。大师他就看着我,我们在他的小会客室里,他看了我半个小时,我也看了他半个小时,一句话不说,整个氛围都在禅定当中,都入定了。

半个小时之后说了一个字,“有”,他说有,有之后我再听,耳朵都竖起来听,又没有了,他又不说话,这样大概是停了,这个时间比较短一点,五、六分钟告诉我六个字,“看得破,放得下”。他讲得非常缓慢,那我们到底还是没有他的定力,听了之后似懂非懂,第二个问题接着就来,从哪里下手?“布施”,告诉我这些话。我离开的时候他送我到大门口告诉我,拍着我的肩膀,“我今天告诉你六个字,希望你认真的去做六年。”我实在讲到三十年之后才体会到,他这个教学的殊胜,为什么?一般人讲心浮气躁,你什么都学不会。所以他一定半个小时让我定下来,整个精神意志完全集中,才跟你讲话,你一生都不会忘记。所以这个教学方法古时候有,这个时代我没有遇见过,我还碰到老师,能够让我们理解到了古人的教学。

所以无论是世间学术,跟超越世间那些学问,都要从定中才能获得。如果心不定,你永远没有法子体会,这个道理很深,而且非常重要。大师教我,他说你学佛,你一定要先了解释迦牟尼佛,让我第一本看的书是《释迦方志》、《释迦谱》。这两种书在一般地方都找不到,只有《大藏经》里面有这个书。好像我对于山东大学送了一套《大藏经》,也送了一套《四库荟要》,这是很不容易得到的。那个时候我们向寺庙里面去借,不能借出来,只有利用星期假日去抄,好在分量不太多。那个时候我记得,我还抄了十几本经,去抄书。读了之后才完全了解佛教是什么,佛教现前我们所见到的,这个佛教的形式,在释迦牟尼佛那个时候完全没有。所以释迦牟尼学十二年之后,没有地方再学,他就在恒河边上找棵大树底下入定,入更深的禅定。

这一入定就是后面所讲的,他大彻大悟、明心见性,在这个时候这些问题答案全都出来了,他都明白了,以后他就开始教学。所以从三十岁他就开始教学,他教学跟我们孔子一样有教无类,他不分国籍、不分族群、不分宗教,有教无类教一辈子。他是七十九岁过世的,整整教了四十九年,现在佛门里讲,他老人家在世讲经三百余会,说法四十九年。用现代人的看法,释迦牟尼佛是什么身分?他是道地的职业教师,一生教学,把王位都舍弃了,一生教学。所以我们要认识他,他是个教育家,用今天的话说,他是多元文化的社会教育家。他自己本身的身分,是多元文化社会教育的义务工作者,因为他教学不收学费。他的学生常随众,就是跟着他,他走到哪里学生跟到哪里,这些人经典上记载有一千二百五十五个人,有这么大一个团体。临时来参加的,不是一生都跟着他的,就太多了,所以它是很庞大的团体。

他一生没有建过道场,他没有形式的学校,讲学都是在山林树下。晚上是树下一宿,白天是日中一食,从事于托钵的生活,这个讲的苦行僧,这是给后人做很好的榜样。他真放下了,真正放下,所以他入更深的禅定,就是以后他在经教里面教我们,他说出他自己证得的境界,“一切众生本来是佛”。佛的意思我们要清楚,我们中国人叫圣人、贤人、君子,印度人讲佛陀、菩萨、阿罗汉,就跟我们中国人讲,圣贤、君子是一样的事情。这在学术修学达到高峰的,这是佛陀,相当于中国人称的圣人;其次达到一定的程度,没有到究竟圆满,称菩萨;阿罗汉,是刚刚达到这个标准。像我们学校里面,佛是博士,菩萨是硕士,阿罗汉是学士,它是一个学位的名称。他不是神,也不是仙,他是人,这我们总得搞清楚,才不至于产生迷信。

所以佛教传到现在传了这么多年,在从前的人都知道、都清楚,大概佛教变成宗教,就是大家对佛教完全疏忽了,不再去了解它,把佛菩萨当神仙看待,我想这个历史不到三百年,应该在两百多年,逐渐迷失了自己的本来面目,这是我们不可以不知道的。如果不知道你就会无从学起,不知道学什么,从哪里学起。所以我们学佛就要学释迦牟尼佛,他对于这个世界上学术的贡献非常的伟大。我们不接触佛经不懂,接触佛经之后,我们才了解到,他讲的是什么。我是学了五十五年,我自己教学今年是四十九年,从来没有中断过。佛经里面讲了五个科目,第一个是讲伦理,第二个是讲道德,第三个是讲因果,第四个是哲学,第五个是科学,这五样东西都讲到登峰造极,不能不叫人佩服。

释迦牟尼佛他当年开悟,所谓是开悟,觉悟了,他觉悟了什么?他没有用很简单、很具体的几句话说出来,但是在大乘经里面,他常常讲。在中国,诸位晓得中国禅宗第六代的祖师惠能大师,这是在中国学术界,也很有名的一个人物。他跟释迦牟尼佛恰恰相反,释迦牟尼佛好学,求学十二年;惠能大师不认识字,没有念过书。他在五祖弘忍大师那个地方住了八个月,他是在厨房里面做义工,从来没有进过讲堂,也没有进过禅堂,五祖居然把衣钵就传给他了,这是个很不可思议的一桩事情。这些事情都记载在《坛经》里面,《坛经》是他的语录,他开悟说出来,把他所悟的境界跟我们讲出来,讲了五句二十个字。

第一句是“何期自性,本自清净”,用现代的话讲,没有想到我们自己,我们每个人自己的本性是清净的,从来没有染污过。“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从来没有生灭。第三句话讲的是“本自具足”,这个本自具足就是佛在《华严经》上,所说的“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每个人你的智慧跟如来,就是跟佛法里面讲的最高的佛陀没有两样。你的智慧是无所不知,你的能力是无所不能,这是你本有的。德相我们今天讲的福报,没有一样不是具足的,这是第三句所说的本自具足。第四句“本无动摇”,就是讲你从来都没有起心动念过,这是佛家讲的大定,自性本定。第五句是“能生万法”,能生万法这句话就是今天讲的科学。宇宙怎么来的,生命怎么来的,是怎么演变,怎么回事情,这里讲得非常透彻、非常清楚。今天科学家讲的宏观世界、太空物理、量子力学,佛经里面所讲的超过科学家所说的,这在二千五百年前。所以不但是方先生讲哲学是登峰造极,科学也是登峰造极,它里面的内容这么丰富。非常可惜现在没有人认识,把它看作迷信,不愿意去碰它。

我在台湾的一段时期,跟章嘉大师、跟方老师学习,才真正知道这里面的东西。我觉得不知道那情有可原,知道就有使命感,我们要把它承传下来,要把它发扬光大,这是我们有这个责任。它是人类可以说真正是方先生讲的,“人生最高的享受”,究竟圆满的受用。你说这个东西丢掉多可惜!我们要不把它承传过来,发扬光大,那就是释迦牟尼佛的罪人。所以心里要明白这点,佛法是师道,它不是神道,它是师道。所以我们在现在一般习俗里面,诸位细心观察能够体会到,还有这么点痕迹,蛛丝马迹。你看学佛的人称佛为“本师”,根本的老师;像念孔子书的人,称孔子为先师,老师。称佛为老师,自己称弟子,所以我们跟释迦牟尼佛的关系,是师生关系,不是宗教里面神跟信徒,不是这样,是师生关系。

菩萨是佛的早期学生,现在他是我们的学长,菩萨、罗汉都是我们的学长,都是释迦牟尼佛的学生,跟着释迦牟尼佛学习,这不可以不知道,否则这个误会愈来愈深。所以我是一出家之后,就想到要替佛教正名,“名不正则言不顺”,佛教是什么?是佛陀教育,这大家才不至于产生误会。中国人喜欢简单,不喜欢麻烦,所以总是原本是佛陀教育,简称叫做佛教,佛教是佛陀教育,现在没想到它变成宗教。所以我们回过头来,把它再加两个字进去,称为“佛陀教育”这就对了。所以我们认识它,知道他讲些什么,我们跟他学的是什么,这总得清楚。现在我们就可以回归到这个主题了,“宗教与世界和平”。

早年我在美国住了十五年,在那边也都是从事于讲学的活动。在美国的时候,十几个大城市巡回讲演,一九九七年我离开美国,在台湾住了一段时期,不长。一九九八年就是第二年,我就移民到新加坡,在新加坡住了三年。新加坡是个城市国家,种族很复杂,宗教也很多,在新加坡有九个宗教,现在有十个宗教。我有感于多元宗教,与宗教之间要往来、要交流,而且必须以宗教的教育为基础,这样对于社会安定,会有很大的帮助。在那里做和谐社会,我们用什么方法做?我是每家去拜访,每个宗教我都去拜访。而且新加坡的每个宗教都做慈善事业,佛教也有,他们办养老院、孤儿院、医院、学校,做了很多慈善事业。我拜访每个宗教送它一个礼物,送新加坡钱送十万块钱,所以九个宗教差不多是用了一百万,我去送礼帮助他们做这些慈善事业。那个时候我的钱是一些佛门弟子供养的,送给我的。

有些人就问我,“法师,我们信徒的钱,来之不易,你为什么把它送给外道?”这是外道,心里不服。我就给他说,我们要不要办养老院?要。我们要不要办孤儿院?要。我们要不要办医院?要。我说人家办了,我去投资不可以吗?我去入股不可以吗?这样一讲他没有办法,就明白了。我说我去入股他们办的慈善事业,我有股东在里头,这是好事情,他去做,我还不要去经营,你说这个多好!何必要自己去劳神、去操心?慢慢的大家渐渐就认同了,这样把宗教团结在一起。而且我在那段时间当中,我学习他们的经典,我非常认真的学习,所谓知己知彼才百战百胜,我们跟他往来,对他不了解,你就很难说话。所以我要了解他,我要读他的东西,非常认真学习他的东西。所以以后,我跟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见面的时候,他是伊斯兰教的领袖,虽然从政治上退下来,在国际上他是伊斯兰教的领导。伊斯兰教我们知道非常团结,在全世界伊斯兰教的信徒,大概有十亿的样子,所以很有影响力。我跟他很熟。

在印尼也是如此,我学习《古兰经》,我说我学习《古兰经》,我是安拉的学生,我是穆罕默德的好学生,我绝对不会说那是外道、那是异教,那你就什么都学不到。所以我说耶稣是我的老师,摩西是我的老师,穆罕默德是我的老师,上帝是我的老师,真主是我的老师,我是他最好的学生,我把他的东西都学到了。所以我在新加坡,在他们天主教给他们讲过《玫瑰经》,《玫瑰经》是天主教的早晚课诵,光盘现在在那里都流通。我在印尼的时候,也讲过《古兰经》,他们的阿訇也肯定我没有讲错。所以深入经义之后,我才晓得所有宗教的经典,跟佛教经典一样,里面的内容都是有伦理、道德、因果、哲学、科学,都是这些东西,哪有不同的地方?所以宗教怎么可以说是有差异?所以宗教可以团结,我就做团结的工作,这个工作做得很有效果。

新加坡宗教在一九九九年,我陪同他们到中国来做一次访问,好像是二000年做了一次访问,由中国国家宗教局来接待。这个访问,旅游是最好的机会教育,平常这些宗教领袖,不太容易在一起聚会。虽然新加坡有组织,有宗教理事会,一年有一次的聚会,大家在一起吃饭聚餐,一年一次,所以谈不上团结。旅游是最好的,从早到晚都在一起,这个旅游的日程是十六天,十六天都在一起,什么话都谈,所以这种交流是真正有用处。他请我做顾问,我陪同他们,所以两次旅游之后,就跟兄弟姊妹一样,无所不谈,自己家里丑事也可以拿出来做话题了,很不容易。所以宗教这样就团结起来。晓得所有宗教的圣哲,他们基本相同的地方,仁慈、博爱、诚敬、谦和,这八个字是所有宗教共同点。我们从共同点里面去出发,然后才能够达到宗教与宗教之间的和睦,然后它才能够影响到族群、影响到派系、也影响到政治。这是化解冲突,促进世界的安定和平,一种很理想的方式、可行的方式。

于是我们就想到,宗教要给它新的解释,给它下新的定义,依中国话来说这个“宗”,宗有根本的意思、有尊崇的意思、有主要的意思;“教”就是教育、就是教学。要从中国这个字来讲什么叫宗教?主要的教育、尊崇的教育、重要的教育,这就叫宗教。这个话我相信,所有宗教都能接受,确实是如此。中国几千年的社会安定和平,靠我们传统文化传统文化就是儒释道三家,历代帝王都非常尊重。对于儒释道研究最深、最透彻的、最了解的是雍正皇帝,这在看他许多著作当中,你能够体会得到,他是精通,他不是普通,是精通。非常可惜,他做皇帝的寿命太短了,只有十三年,如果他要能够做上三、五十年的皇帝,我们中国儒释道这三个根,在中国那就真正的扎下去了。他的后人乾隆也算是很不错,但是没有他父亲那样的功底,所以对于推动传统文化,他也是不遗余力,功力比不上他的父亲。宗教的团结,中国传统文化的发扬光大,对于整个世界安定和平,会有很大的贡献。

二000年我移民到澳洲,第二年就是二00一年,昆士兰大学它有和平学院,很少学校有和平学院,它有和平学院。和平学院的两位教授,我在澳大利亚住在山上,他到山上来看我,说明是校长派他们两位来邀请我,参加他们和平学院教授学术的座谈会。我感觉到很讶异,我跟学校从来没有往来,你怎么知道的?这个座谈会的性质是些什么?他就说出来从九一一事件之后,和平学院希望能改变研究的方向。在过去他们都是采取西方这种武力的方法,镇压、报复对付这些恐怖分子。九一一事件之后,知道这个不能解决问题,用强硬的方法不能解决问题,希望用真正和平的方法。我就想他很可能知道,我过去在新加坡所做的团结宗教的事情,所以我就答应他。听了学校的报告之后,才知道全世界有八所大学设有和平学院,而且昆士兰大学在这方面,还做得不错。它和平学院招生有硕士生、有博士生。

学校学院的院方给我做了五十分钟的报告,我才了解他们的一些想法与做法。然后这些教授们请我发表意见,我就告诉他们,这桩事情像大夫治病一样,你们没有把病源找到,冲突的根源在什么地方,你们没有找到,所以你们做起来有困难,会力不从心。他就问我根在哪里?他们看的根都是看冲突的一方,我说这不是,根不在这里。根在家庭,他听了很震惊,根怎么在家庭?我说你们现在都知道,现在离婚率有多少,离婚率说明什么?说明夫妻不和、父子不和、兄弟不和,这就发生冲突。离婚率是夫妻冲突、父子冲突、兄弟冲突,这样的人走出家庭,走向社会,他怎么能不跟人家不发生冲突?这个想法他们从来没想到过。

然后我再告诉他们还有更深的,他们也很注意听,更深的是什么?是你本身的冲突。我们中国人讲的,你的本性跟习性的冲突,《三字经》上开头说出来,“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你的本性本善跟你的习性发生冲突。这种话翻译不好翻,这是中国的哲学很难翻,我说我们换个说法说,我们把它讲浅一点,我说利害当前的时候,你是想到个人我的利益,还是想到别人的利益?这他懂,他非常敏感,立刻告诉我,他说当然是自己的利益。我说每个人都想到自己的利益,这就损害别人的利益,这个他就明白了。每个人都是想到损人利己,这是冲突真正的原因。我说你们如果不在这上面去下功夫,冲突是不能够化解的,而且愈演愈烈,为什么?冤冤相报。我说九一一事件是很明显的例子,这是一种最新型的战争。

我跟他们说这个话,这是一种新的战争形态,让你这些大国拥有核武、拥有洲际飞弹、拥有有坦克,统统用不上力。他出其不意来攻击你一下,让你全国人心惶惶,生活在恐怖当中,你稍微松懈一点,他又来一次,一年给你来个三次、五次,你就受不了。我想如果到三年、五年,你全国如果说有三分之一的人得神经病了,他仗打赢了,他就打赢了。让你精神崩溃,你说这是不是严重的事情?所以冲突要化解,不可以用武力、不可以用报复。怎么个化解法?要从我们自己内心深处,化解我们对一切人的冲突、对一切事的冲突、对一切万物的冲突,从这里化解,使你自己身心和谐,你才能够做和平工作。要不然你那个和平工作是白费力气,你做不成功,所以你自己不从自己内心,这个没法子。这是我教给他的方法,他们能听懂,能接受。

所以过了一个星期他又来找我,学校来看我,要举行第二次座谈。第二次座谈学校就有准备了,他把聘书都写好了,第二次请我做他们和平学院教授,参与他这个工作。是有两个学校送博士学位给我。我就跟校长说,这个东西对我没用处,我不需要这些东西,我们做朋友好了,有什么问题我们坐下来聊聊天,谈一谈,我尽力的帮助你们。这个校长跟我提议说,你还是要接受,我说为什么?他说你这个理念对于化解冲突,给我们一个新的思考方向,这很难得,希望你代表学校,代表我们参加国际和平会议,是为了这个原因。联合国邀请的这些人士都是专家学者,他不邀请宗教人士,所以是这样一个原因我才接受。接受之后最近四年当中,参加了十次国际和平会议,这当中有七次是联合国主导,所以跟联合国产生了关系。

我参加的第一次会议是在曼谷,也是我头一次到泰国。泰国是个佛教国家,也是小乘国家,我在那边住了一个星期,跟这些小乘也结了很好的缘分,结了缘跟他们产生关系。头一次,我是从来没有参加过,所以没说话,完全观察,看,多看、多听、多了解。第二次在日本冈山,第三次也在日本冈山,第二次我就有发言,第三次以后都是排到主题发言。以后是每次主题发言,我都把我们中国传统的方法,提到中国,那些专家学者,确实对中国文化历史非常的尊敬,因为中国五千年来,从来没有跟外国打过仗。你看二十五史里面没有记载,中国跟边界其他国家发生军事冲突,这就肯定这是个和平的族群,非常了不起。最难得的,中国可以说,是长治久安的一个族群,虽然它在朝代的改变的时候,短暂的动乱,时间都很短。可是政权一建立之后,立刻它就恢复了,确实是长治久安。所以说政权建立,我们在历史上会看到,不超过五年制礼作乐,人民生活,就走向安定和平的轨道,都有所遵循。

这次动乱历史上非常的少有,清朝亡国之后一直到现在,国民党时代没有制礼作乐,现在也没有制礼作乐。国家没有礼、没有乐,人民生活无所遵循,所以乱了,乱套了,我们看到实在是很难过。像我们回到国内,看到国内很多,我们都住旅馆,旅馆里面的餐饮全是西方的,中国东西没有了。看到中国有身分的人都穿上西装,外国化了,洋化了,这个事情确实是很难过。在飞机上也是如此,飞机上的餐具都是西方的用刀叉,好像中国东西都没有了。这实在是外国人看起来,说中国人没有文化,没有自己东西,中国在向西方学,这是我们很难过的事情。我们到外国的时候,我们是穿中国自己的服装,我们从来不穿西装,我参加布什总统的宴会,我也是穿我们自己的服装。宴会当中遇到一位出家人,是个美国的和尚,他的师父是日本人,他剃光头走到我面前,给我合掌,他是和尚。我说你怎么穿西装?他说不方便,我才晓得包括联合国也是如此。

我第一次到巴黎教科文组织总部,遇到那边有个宗教代表,跟宗教联系的代表,斯里兰卡的法师,小乘法师,见我的时候也穿着西装。他说他是和尚,我说你怎么穿这样?他说不方便,我才了解这个误会多深。所以以后很多人遇到我说,“法师,大概在国际场合当中只有两个人,我看到这种场合不换服装,我一个,达赖喇嘛一个,走到任何地方,跟什么人见面,都不换服装。”确实我们有自己的文化,我们的文化受到别人的尊重,有些地方可以学,有些地方不可以学。所以外国人很信任我们的东西,我把中国自古以来,“建国君民,教学为先”,那就是政权掌握之后,最重要的一桩事情就是办教育。教育办好了社会就安定,天下就太平,都是在教育,所以中国自古以来是把教育摆在第一位。

佛教是教育,这佛教的教育是外来的特殊教育,是归皇上管的。传统教育对社会大众教育,这是汉武帝采取的孔孟学说,做为国家教学的标准。他这个选择选得非常之好,因为在他之前孔孟跟诸子百家,地位是平等的,没有突出,是平等的。他选择孔孟非常有道理,我们不能不佩服,为什么?诸子百家各人有各人的长处,就是他们都有发明、都有创造。唯独孔子、孟子没有发明、没有创造,是个老实人。所以汉武帝选择什么?选择老实人,没有什么新奇的东西,这很了不起。孔孟的学说是继承过去二千五百年的传统,从黄帝、尧舜禹汤、文武周公,是一脉相承下来的。所以孔子一生“述而不作”,他所学的、他所修的、他所教的、他所传的,都是老祖宗的传统,这个有道理,没有新奇。释迦牟尼佛也是如此,跟孔子一样。

释迦牟尼佛一生所教的,是古佛所说的,没有改动一个字,没有增加一个字,古佛怎么说我就怎么说。所以这些人是老实人,没有创造、没有发明,着重是开发人的悟性,帮助人回到自性,就是回到本善。佛讲的是觉悟,讲佛这个意思就是觉悟的意思,回归到本觉。佛家里面讲“本觉本有”,中国讲的是本性本善,无非是回到本善、本觉而已,哪有创造、哪有发明!一创造、发明的时候,弊病就生了。一回归到自性,自性本有无量智慧,本有无量德能,本有无量相好,你为什么不恢复它?你要去搞新花样。这个我觉得汉武帝是个非常聪明的选择,确实孔孟超过诸子百家,你愈研究是愈有道理。我们是以东方圣贤伦理、道德、因果,这个理念去介绍给联合国,参与和平工作这些朋友们,他们能够接受,都能欢喜。可是会后告诉我,他说“法师,你这是理想,这不能落实。”这个话说的时候我就没有法子了,怎么能证明古圣先贤的东西,在现在这个时代还会起很大的作用。

我们也相信英国汤恩比博士所说的,“解决二十一世纪社会问题,只有孔孟学说跟大乘佛法”。这是外国人讲的,我也在大会当中给外国朋友,一般人说到孔孟,都想到四书五经十三经;讲到大乘佛法,一定想到《华严》、《法华》、《般若》,都想这些东西。我说这些东西真管用吗?真能化解问题吗?不但外国专家怀疑,我们在国内有些学者也怀疑。他们话有没有说错?我认为他们没说错,我们要怎么样去解读?他讲中国的文化,实在讲就是儒释道这三个根,根在哪里?我们要找根,要从根上下手。就像我们刚才看到小学生写字一样,那个根是什么?根是讲一点、学一点,要学多少遍?要学一万到两万遍,学写个一,那个一字写多少遍?也要写一万到两万,先扎根然后你才能学得好。你没有根怎么行?没有根只是盆栽,你看到很好看,它没有生命,它不能开花结果。

儒的根学做人,童蒙的教育,所以我们就提倡儒的根,就是《弟子规》。有很多学者说《弟子规》是教小孩的,我说教小孩才是扎根教育,你没有学过扎根教育,所以你今天救不了世界,也影响不了别人,必须要从根。道的根《太上感应篇》,佛的根《十善业道经》,这三样东西确实像汤恩比所说,真的能够化解冲突,能够把世界带向安定和平,所以扎根的教育重要。这扎根的教育在孔子教学四科,德行、言语、政事、文学,他的文学里面包括文学、哲学、科学,范围很丰富,可是根是在前面两条,德行跟言语。《弟子规》虽然只有一千零八十个字,一句三个字,三百六十句。这里面所写的这些文,你细心去观察,都是出于四书五经十三经,都是出在这个地方;换句话说,它是儒家生活的学术化。儒家学术落实在生活、落实在工作、落实在处事待人接物,你说这个多重要,可是疏忽了,应当从这里学起。

所以参加会议以后,人家问我这句话之后,我就想的是我们必须做实验,不做实验他们不相信。所以我在美国找过不能成功,在新加坡也是没有法子,真的是尽心尽力,缘不成熟,土地找不到。在澳洲我选择的是小城,市长告诉我,这个小城里面信仰宗教的只占百分之二十二。其他的不信宗教,而且是各个不同的国家地区移民过来的,很不容易团结,这是没有法子。回过来到故乡去看看,回老家看一看,我就把这个事情给家乡的父老兄弟们说,说了大家都很高兴,“回家来做,我们家乡可以做”。所以这一来正好,也碰到有位居士送了一笔钱给我,做这个事情也就够了。所以就在庐江选定汤池小镇做这个实验,这个实验开始,是从二00五年的十一月先招老师,先培训老师,由我们杨老师来负责。一共招了三十七位老师,报名的就有三百多个,取十分之一。

我对老师们谈话的时候,鼓励他们,你们不是平常的老师。我们这个老师对象是有教学验的,幼稚园的老师、小学老师、初中老师,我们招这样的人。我就告诉他们,今天我们要做一个大事业,把中国传统文化带起来,做给联合国看,做给他们看。说明中国传统文化在现在这个时代管用,确实能够化解冲突,促进世界的安定和平。我说你们怎么做法?《弟子规》这个小册子,希望你们在四个月当中百分之百落实,你们得做到。我说孔子教学,为什么他能够成功,释迦牟尼佛教学成功,为什么?他先做到了然后再教,这个影响力就大了,这是圣人。我说我自己做到教别人,圣人;自己说到之后就能做到,这是贤人。自己说了教别人做,自己做不到,那是骗人,骗人总有一天被人拆穿,一文不值。所以我说你们一定要学孔子,做现代的孔子,做现代的释迦牟尼佛,你成功了。给他这样的鼓励,给他这么个使命感,没有想到他们两个月就落实了。我们非常感动,这是祖宗之德,两个月他统统做到了。

杨老师告诉我,我说那行,下乡到每个村庄,分头到每个村庄去教,到每个农民家里去教,不是言教,身教!你家的老人,我把他看作是我的父母,我怎样孝敬父母,我怎样照顾父母,让他老人体验,让他家里儿女看到,这样把这个地区的男女老少、各行各业都感动了。我们原先预定的,想的是大概要三年才能看到效果,没有想到三个月,三个月这里民风整个转变,我非常感动。我说这不是我们的能力,这是祖宗之德,是中国文化底蕴非常深厚。我们希望这个效果要推到联合国,希望联合国能够主动推动每个国家,世界上每个国家至少有一个,像汤池镇这样的实验点,大国希望能够有三、五个点。然后每年有个检讨会,来认真检讨、来改进怎么样推广,我们可以在每年在联合国开一次大会,做一次检讨工作会议,那就很有效果。所以我们现在目的是向联合国推动。

而且我介绍联合国,希望联合国将来办一个世界宗教大学,每个宗教是一个学院,将来宗教自然就团结。为什么?同学,就不同科系而已,都是一个学校毕业出来的,宗教自然就团结。宗教团结起来之后,会影响政治、会影响族群、会影响派系。因为现在走向民主,民主需要选票,所以他统统会产生影响,确实能够把冲突化解,把世界推向到和平。希望再能够有个多元文化大学,是让全世界族群古圣先贤这种教诲,我们也能够把它变成一家人。世界跟从前不一样了,从前是交通不发达,没有资讯,真的是老死不相往来,所以变成许多族群地区的特殊文化。现在交通便捷,资讯发达,新的科技将来比卫星电视还方便。宽带网际的电视我已经看到过,他们的样品拿来给我看,接收更容易,手机可以接收。它一个小电视机,就跟香烟盒一样,装在口袋里,无论在什么地方,一点限制都没有,随时你能够收看资讯,全世界资讯,都能够收到。我想这个开发不会超过三年卫星电视会淘汰,因为卫星成本太高,会淘汰。所以愈来愈简单,将来的教学一定要走向大众媒体,这是我们要注意到的。

佛教、宗教教育这么好,被人误会了,所以说非常可惜,我们感慨万千。要用的手段必须要用高科技,我自己讲经教学我用互联网有十几年,所以产生很大的效果。我用卫星也用了五年,二00三年元旦开始用卫星,我们用了五颗卫星覆蓋全球,无论在什么地方二十四小时都能够收听到,所以必须用这种方法来教学。这是我向联合国建议的,希望联合国能够有自己的电视台,有自己的宽带、互联网的电视,有多元文化大学,有宗教大学。把宗教团结起来,把族群团结起来,世界和平,世界确实走向了一家人,这是我们这些年来做的工作。宗教跟世界和平总算是有点具体的眉目,还在不断的向前推进。总是希望地球变成一个地球村,任何地方发生冲突,跟我们都息息相关,我们不能不关心。所以我们今天求的是全世界和平安定,学习释迦、学习孔子,他们用的方法是办班教学。办班我们现在讲的活动,释迦牟尼佛讲经三百余会,那就是办班三百多次。他一生办的活动,大的活动连续好几年,小的活动可能只是几个小时,大大小小的,他一生办的这种活动,教学活动三百余次,教学四十九年。

所以从他一生的行谊上来观察,他确实是大教育家、大哲学家、也是个大科学家,这是我们不可以不知道。他用的方法确实跟中国古人很接近,跟现在的西方不相同,他用的方法都是用禅定。他用禅定,他不用机械,用禅定的方法突破空间维次,而且禅定是每个人自己本来都有的。所以问题发生在什么地方?问题发生在妄想、分别、执著。所谓是《华严经》上所说的,“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但以妄想执著而不能证得”。所以你只要把妄想分别执著放下,你的本能,科学里面所讲的,你潜意识的能量全都发挥出来了。现在你是被妄想分别执著障碍住了。释迦牟尼佛给我们示现,他是学了十二年,放下了,最后在菩提树下入定,都放下了,把妄想分别执著统统放下,他的自性里面本有的德能全部现前。六祖惠能大师不认识字,没有念过书,没有参学过,他也是在五祖房间里头,半夜跟他讲《金刚经》大意,他大概听了三分之一,他放下了。这一放下他就开悟了,说了这几句话,他这个境界,跟释迦牟尼佛当年在菩提树下那个境界,完全相同。

释迦牟尼佛是以佛身来教化众生,惠能大师以祖师身分来教化众生,这就是应以什么身得度就现什么身,得大自在!所以问题是在你肯不肯放下,不在别的。你看无尽藏比丘尼拿着《大涅槃经》,向惠能大师请教,惠能大师说我不认识字。无尽藏比丘尼说你不认识字,你怎么懂得意思?他说佛家讲的义理跟文字没有关系,这个话是真话不是假话,你要真的能够放下。所以佛讲的是你放下执著,我们对人、对事、对物不再执著,你就是阿罗汉。三大类的障碍,第一类就是执著,不执著你就成阿罗汉;放下分别,不分别了你就是菩萨;最后是不起心、不动念,你本来是佛,你看看就这么简单。从前我跟章嘉大师,大师曾经跟我说过,佛法的修学,在哲学上讲确实是知难行易,怎么行易?你放下就是。所以转凡成圣,凡夫变成佛在一念之间,你这一念放下就是佛,一念迷就是凡夫,一念觉就是佛。

所以佛在经上有两句名言,说“迷唯一念”,那一念就是起心动念,起心动念你就迷了。“悟止一心”,你真正觉悟的时候,一心,一心没有念头,那你就悟了。所以经典你是愈学习愈有受用,真正是方先生所说的,“人生最高的享受”。所以东西不需要学得那么多,只要你真放下,你智慧就开了,你就能应付一切的疑难杂症,没有应付不了的,为什么?你有圆满的智慧。所以佛教人谦卑,谦卑,要知道尊重别人、关怀别人、爱护别人、帮助别人。看别人都是一尊佛,不要去管他是善人、是恶人,用平等心去接待。所以真诚、清净、平等、正觉、慈悲,是你的真心,你本来就是这样;那在儒家讲的是伦常大道,你本来就是。现在做不到,那你是迷失了本性,不是你做不到,是你迷了,如果你觉悟了就回头了。

所以这是我们在汤池教学得到的体验,在我们没有去教的时候,那些人也是很难相处的,自私自利,起心动念都是损人利己。能通过三个月教学之后,我们讲良心恢复了,羞耻心起来。主动,不需要人劝他,不愿意做违法的事情,他认为做不好的事情,羞耻。感动人的故事非常之多,真的是回头是岸。这是初步就有这样的效果,更深,向上提升那就是要栽培,真正就是道德、学术一流的人才。这是去年我们巴黎活动完了之后,我们到伦敦去访问牛津、剑桥跟伦敦大学,我跟他们的汉学系,这是世界最著名的大学,汉学系里面的这些教授、学生跟他们交流,我给他们上了两堂课。很难得,因为都是学汉学的,普通话都讲得很好,不需要通过翻译,直接交流,非常方便。

他们有用《无量寿经》写博士论文的,我都很惊讶,这在中国都不容易。《无量寿经》的翻译本子很多,我问他用哪个本子?他说用夏莲居老居士的会集本。夏莲居是山东人,跟我们有关系非常不容易。另外一个学生用《孟子》,还有王维唐朝文学家做论文。我跟他们说,“你们可以拿中国儒释道三家写论文,拿到博士学位、拿到硕士学位,可是你们的一生,依旧会生活在烦恼跟痛苦的世界。”我说他们都笑起来了,教授也笑起来,我说你不可能像我这么快乐,我这一生是真的生活在幸福、快乐、圆满的世界里。正是方老师当时介绍给我的,“人生最高的享受”,我说我是真得到。所以我非常感激老师,每天念念都不忘老师,不是老师的教诲,我也生活得很痛苦,哪有这么样的自在,哪有这么幸福!我说你们都不懂,他们听了,眼睛都睁得大大的,为什么?因为你们所得的是佛学、儒学、道学,可人拿到世间的学位。

我学的跟你们恰恰相反,你们搞佛学,我是学佛;你们搞儒学,我是学儒;你们搞道学,我是学道。那两个字颠倒就不一样,学儒要学孔子,孔子是我们的典范,我们要学得跟他一模一样那就很快乐,“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学佛,佛给你讲的法喜充满,常生欢喜心,你才真正得到。我那一个小时的上课,对他们很有启发性,都在那里点头,这难得,很重要,你可不能搞错了。你要把它专门当作一门学问来研究,与你自己的生活不发生关系,这错了。学以致用,学的东西一定变成自己的生活,变成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见解、自己的工作、自己的待人接物,这就成功了。我勉励同学真干,不能干假的,要干真的,古人说得好,“人人可以为尧舜,人人可以作孔孟”,问题是你肯不肯去做。孔孟从哪里做起?从《弟子规》做起,只要三个根扎下去之后,你就具足圣贤的基础条件,再上升就没有问题。

所以回来之后,我就想到,现在世界没有一流的好老师。这三个学校我就看得很难过,不能够怪别人,我们国内没有一流的老师,外国人达到第一流当然不容易。所以这次很难得,剑桥大学的指导教授,他下个月也要到汤池来参观,跟我联系,跟使节团一起,一起来这儿参观。所以一定要做到,学的东西做不到,你学它干什么?白费时间,白费精力,学了要做到。所以我也勉励我们山东大学的同学,你们在这里学哲学、学历史、学宗教,你要学作圣人、你要学作贤人,那就有价值了。不但你真的把中国传统东西复兴起来了,而且对于全世界安定和平,会做出最伟大的贡献。提升,由基础提升那就还是中国的老方法,“十年寒窗,一举成名”。学只学一样,决定不能搞多,多了你精力、时间都分散,你不能够集中。所以中国的传统教学,从小就是教你学定,连小孩都学的定功,小孩学写字,心不定写不好。无论学什么东西都在清净心里面出来的,这是外国人不懂,认为小孩总要活活泼泼的,那个学不到东西,一定在定中才能学到东西。

要专一,《三字经》上前面八句话,是中国五千年传统学术最高的指导原则,这个不可以不知道。头一句“人之初,性本善”,这是每个学习的人、教学的人都要肯定。我在国外许多学校,跟校长、老师都谈过这个问题,人性本善。说学生不好教,不是学生不好教,是你老师不会教,你说不好教把他开除掉,你的教育失败。教育的目的就是把恶人变成好人,把迷惑颠倒的人变成聪明的人,转变他,你教育才成功,这个东西你自己一定要懂得,肯定人性本善。所以有个教授,刘教授那是在昆士兰大概很有地位,我看他座位排在院长旁边,我想他的地位很高。他就问我,希特勒性也本善吗?我说是,是本善,他变成不善那是习性,那不是本性,本性本善这个要肯定,本性本觉。我们要帮助人恢复到本善,恢复到本觉,这是教育成功。

所以要晓得,“性相近”大家都是一样的,就像佛所说的“一切众生本来是佛”。“习相远”,所以教育是从这兴起的,这个习惯是跟你本性就愈来愈远的。“苟不教,性乃迁”,这就需要教育。“教之道,贵以专”,这两句话比什么都重要,教要专,学也要专,不要学得太多。学一样东西,你学一样心是定的,定到一定的程度,就开智慧,就觉悟了,一觉悟就通了。所以佛家讲“一经通一切经通”,到你真正觉悟,世间所有一切学术全都贯通,这才是捷径。不是说学多了,学多了你的常识很丰富,真的是叫一窍不通。所以是一门通门门通,一定要先定下来、静下来你才能有受用;如果心浮气躁他学不到东西,这非常重要。

学东西的时候你对于道叫尊师重道,为什么尊重老师?重视你的道业。对老师有怀疑,对你所学出的东西不尊重,你学不到。无论学什么东西,你一定尊重他,对教导你的老师你一定要尊重。我有信心,没有丝毫怀疑,你才真学到东西,你学到的可能超过老师,所谓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是一定的道理。每个做老师的希望学生超过自己,他成功了;学生不如自己,他教学失败。一代要比一代提升,向上提升这是正确的,所以绝对没有嫉妒、没有怨恨,全心全意帮助下一代,下一代超过你,一代一代超过,这个社会永远在进步。现在时间不早了,我想我的报告就到这个地方,谢谢大家。

声明:文章来源网络整理!版权属于原作者!感恩您的阅读!本文地址:https://www.guoloujiang.com/49865.html

意见与反馈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