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搜一搜

您的位置 首页 净空法师

凈空法師山東大學演講記錄

凈空法師山東大學演講記錄


山東大學演講記錄  (共一集)  2008/3/24  中國山東大學  檔名:21-466-0001

尊敬的展校長,諸位老師,諸位同學,大家早晨好。我很榮幸能夠在山大跟同學們見面,給同學們做簡單的報告。我們知道現在社會的動亂,是全面性、全世界的,有史以來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狀況。所以許多志士仁人,都希望世界能夠恢復到安定、和平,像從前美好的秩序,也一直都在想,大概想了不少年還找不到方法。我是個偶然的緣分,過去從年輕時候開始進入了佛學的研究,我跟的老師是方東美先生,這是中國近代的一位大哲學家。從哲學裡面進入到佛學,他給我講的哲學概論,最後一個單元是佛經哲學。那個時候我們感到很驚訝,佛教是宗教、是迷信,怎麼會有哲學?他告訴我,他說你不懂,我那個時候二十六歲,我老師那時候大概四十五、六歲,這我父親這一輩,大我二十歲以上。他說釋迦牟尼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哲學家,佛經是全世界哲學裡面的最高峰。這是我把他的話轉達給大家,我在外面沒有這樣說,說了怕人家起反感。所以我換了幾個字,我說佛經是高等哲學,沒有敢說是哲學裡面的最高峰,這是方先生那個時候教導我的,他說學佛是人生最高的享受。我是跟他學哲學,引導我重新認識佛教,他告訴我佛經哲學不在寺廟,在經典,這就是指我一條路子。實在講我們進入佛門之後,這才知道大概在一百年前,一個世紀之前,出家人真的是有學問,不但是佛法通達,這個世間所有的學術也通達。所以佛門裡面稱出家人是天人師,是有道理的,所以佛法是師道。

認清楚之後才曉得,它不是宗教,它也不是迷信。所以佛教,我們用很清晰的言語來體會它,是佛陀的教育。老師教導我,你要學佛,你首先得認識釋迦牟尼佛,你得認識他。我們跟一個老師學,我們要認識這個老師,我們學東西才不會有偏差,才不會錯誤。就要我讀釋迦牟尼佛的傳記。實在講釋迦牟尼佛沒人給他寫過傳記,但是在唐朝時候,有人從經典裡面,把他一生的事蹟是節錄下來,集成一個本子叫《釋迦譜》、《釋迦方志》,有這兩部書。都是在經典裡面,現在講《大藏經》,都是在《大藏經》,收在《大藏經》裡面。在那個時候,這是在五十七年前,五十七年前在台灣這些書都買不到,那時候佛書很少,所以只有到寺廟裡面去找它的藏經樓,查《大藏經》,找出來之後,我們把它抄下來。我記得我還抄過十幾部這些經書,所以到那裡去抄,這樣我們才認識釋迦牟尼佛。

他的本名稱悉達多,釋迦族,這個名號是以後成佛。所以說佛是什麼,我們要把它搞清楚,佛是學位的名稱。像我們現在學校裡面最高的學位,博士、碩士、學士;在佛陀教育裡面最高的學位就是佛陀,所以它是學位的名稱。佛教裡面說人人都可以成佛,就是說這個學位人人都可以拿得到,你應該要拿到。所以佛講經常說,「一切眾生本來是佛」,這個你要知道。佛這個字的意思,是從印度梵文翻譯過來的,它的意思,翻它的意思是智慧、是覺悟。智慧是體,覺悟是用,有體有用。一個真正達到圓滿智慧、究竟覺悟的人,就稱之為佛,稱為佛陀。第二個學位就是菩薩,菩薩是個覺悟人,但是他沒有圓滿,沒有達到究竟,沒有達到圓滿,所以第二個學位。第三個學位是阿羅漢,阿羅漢是剛剛證得,所以叫覺悟,智慧、覺悟他得到了少分,我們講三分之一,菩薩是三分之二,佛就是圓滿,就好比這個意思。所以對這個名詞術語的意思,要搞清楚,你就不至於迷信,你才曉得它很有道理。

佛教在中國傳到的時候,在古時候中國有叢林,佛教叢林,叢林實際上就是大學。因為釋迦牟尼佛在世,他的教學傳教相當中國私塾,很有孔子私人教學的味道,沒有正規的制度。到中國來之後,我們中國這些祖師大德就把它制度化,走向制度,制度就是大學,所以叢林是大學。叢林的主席也叫方丈,就是校長,他底下三個綱領執事,你一看就曉得,跟現在大學沒有兩樣。主管教務的叫首座和尚,首座管教務的;管訓導的叫維那,維那和尚是管訓導的;還有一個管總務的,叫監院,我們一般叫當家師。所以你看這個制度,你看它跟我們現在學校沒有兩樣,有教務、有訓導、有總務,所以這是中國佛教的特色。我們方老師非常讚歎,方老師說佛教如果再復興的話,一定要復興叢林制度,那就是一定要恢復到大學,它才能真正把佛陀的教義發揚光大。

佛教的內容是什麼?方老師當年介紹給我,我跟他學哲學,他就專門講哲學,其他的都不說。那我們通過五十七年的學習,我自己講經教學有五十年了,才真正把它搞清楚。我們概略的來說,它裡面給我們教了五項,五個科目,第一個是哲學,第二個是科學,這是它的精華的部分。在應用到日常生活當中,服務於社會大眾它有三個,倫理、道德、因果,它講這個東西,而且講得非常精彩,非常透徹。方老師說這哲學是登峰造極,科學也不例外,科學也講到登峰造極。現在科學跟佛經科學不能相比,講到太空物理,它的疑問很多,宇宙的起源到現在還打個問號,在佛經裡說得非常透徹。講到量子力學,那跟佛比就差太遠了,現在只能講到基本粒子,講到夸克,佛法講裡面還有數不盡的東西在裡頭,這個科學現在還沒有發現。所以非常好的一門學問,在以前沒有接觸不知道,接觸之後這麼好的東西,沒有人去繼承、沒有人發揚光大,這非常可惜。所以我那個時候一個人在台灣,沒有一切的牽掛,所以老師也勸我,勸我發心繼承這個教學,給我選擇這個行業。所以這出家是個行業,終身教師,這個行業就是釋迦牟尼佛給我們表演的。

所以他老人家十九歲離開家庭,他是王子,是迦毘羅衛國的王子,捨棄了榮華富貴,捨棄了王位,他去求學,十九歲出去求學。這個人你看我們能想像得到,身分特殊,又聰明絕頂。所以在當時印度學術有兩個特色,一個是宗教,一個是哲學,這兩門可以說在整個世界上來講,它都有很重要的地位。那個時候也相當中國春秋戰國,諸子百家一樣,但是印度還沒有中國這樣的戰亂,沒有,他們的學術非常發達,無論是宗教、無論是學術。說宗教,婆羅門教最早,它的歷史,他們自己說有一萬多年,這是我們能夠信得過的,但是現在一般學術界承認它的是八千五百年,比釋迦牟尼佛早得多了。釋迦牟尼距離我們現在,二千五百年到三千年的樣子,所以那很早。譬如佛門裡面講的六道輪迴,是他們說的,這不是佛說的,這個很早。在學術、在哲學,他們所使用的方法都是修定,這跟現代科學他們不一樣。所以佛有科學的精神,那就是求證,一定要拿出證據出來。你說我們聽佛講的東西,聽他說不算數,他不承認,必須你自己證得他才會點頭,才算是什麼?法子。就是真正傳法的弟子,是你自己親證得才算,你聽說不算,道聽塗說他不承認,必須要你親證。

這禪定當中能夠突破空間維次,現在科學家承認,宇宙之間確實有不同空間存在,在理論上講那是無量無邊的,科學證明至少有十一種,十一種不同的空間維次存在著,但是不知道怎麼突破。佛法裡面有方法突破,讓你看到不同空間維次的狀況,這用的就是禪定。所以這個方法不是佛發明的,是婆羅門教一直傳下來的。定功淺深不一樣,這裡頭有很多層次,定功淺的突破時空的面小,定功深的突破就大,佛達到是究竟,全部空間維次統統突破。空間維次怎麼來的?現在我們曉得,它是從妄想、分別、執著變現出來的,你能夠把妄想分別執著放下,它自然就突破。所以他不要用機械、不要用工具,完全用精神的力量把它突破。突破之後你能夠看到過去、你能夠看到未來,所以能夠看到地獄、能夠看到天堂。天還很複雜,不是像一般宗教只含糊籠統講一個天堂。突破之後你看到的天,天有二十八層,這是婆羅門看到的,婆羅門講到過有二十八層天,每一層狀況都不一樣,他統統都能夠達到。所以這在佛法講,它是現量境界,它不是比量的,就是你親眼所見,這是真的。比量是你推斷的,你推斷的無論是用機械的方法,或者是用數學的方法,你能夠推理、推斷那還隔一層,你親自看到的這才是真的。所以他能夠了解許多這些現象的真實相,所謂諸法實相。

他學了十二年到三十歲,大概印度的宗教跟學術學派,他全部都接觸到了,接觸到依舊有幾個根本問題不能解決。譬如六道,佛有這個定功,他有修見到了,但是六道從哪來的?為什麼會有六道?六道之外還有沒有世界?這都在當時宗教不能解答,學術界也不能解答,所以他就把它放棄,學了十二年就放棄了,問題不能解決。到恆河邊上大樹底下入定,這個大樹以後就叫做菩提樹,叫它菩提樹。他在這大樹底下開悟了,也就是說他把他十二年所學的統統放下,那就是入更深層次的定,這個定突破了,是個很大的突破。所以在佛法記載說,夜睹明星,大徹大悟,明心見性,見性這就稱之為佛陀。這才把宇宙人生的真相,在佛教的名詞叫「諸法實相」,一切法的真實相全部明白了。從這之後,三十歲他就開始教學,一直教到老死,他是七十九歲過世的,所以講經說法四十九年,一生教學。你從這上看的時候,我們就能肯定,釋迦牟尼佛一生幹職業老師,他是職業老師。他與神、與仙、與宗教不相干,一生教學。

不但是他教,他做出來給人看,這就很難得,身教,以身作則,所以他能產生那麼大的影響力。我們就深深感觸到,現在有很多人,我在國外都遇到很多,家長來告訴我,兒女不聽話,不好教,來訴苦;有很多在學校擔任教職員的,遇到也來訴苦,學生不好教。所以我就跟他說,釋迦牟尼佛教得很好,中國孔子教得很好,孟子也教得很好,怎麼會教不好?這裡頭一定有問題。不能說孩子不好,不能說學生不好,要怎麼說?我做老師的沒教得好,我做家長的沒教得好,這是我們中國祖宗傳下來的教誨,「行有不得,反求諸己」。所以釋迦牟尼佛他們能教得好,他本身做到了,所以他教學成功。中國人最懂得教育,有教學的智慧、有教學的經驗、有教學的方法、有教學的成效。五千年來能夠維持大一統,維持著長治久安的社會,靠什麼?靠教育。中國的教學從什麼時候開始?從胎教,母親懷孕的時候,就開始教她還沒有出世的嬰兒。為什麼?母親的情緒、母親的思惟、母親的造作對胎兒都有影響。在中國胎教是很普遍,記載最清楚的是周朝,開國的時候三太,太王的妃子太姜;王季的妃子太任,就是周文王的母親;文王的妃子太姒,所以中國稱婦女稱太太,就從這兒來的。太太是什麼?聖人的母親,她所教的兒女是聖人。所以太太這個名詞無比的尊貴,說中國人不講女權那是笑話。國家的興衰、國的興亡全操縱在誰手上?操縱在太太的手上。懂教育!

所以小孩生下來,你不能說他無知,他眼睛會看,他耳朵在聽,他已經在模仿,已經在學習。所以我們中國把這個教育失掉了,大概是一百年,時間不算長也不算短。但現在提起大家沒有人知道,不但你們不知道,你父母也不曉得,祖父母也不曉得,大概到曾祖父母,他才聽說過。所以這是全世界所沒有的。我們今天提倡《弟子規》,這是傳統教育的根,我們今天講儒家,儒是代表中國傳統,為什麼?孔夫子,這大家都曉得,他老人家是集大成者。集大成是什麼?是集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就他以前的二千五百年,他做了個集大成。夫子,我常常說他是老實人,唯有老實人靠得住,可靠,老實人不作怪,所以他沒有創造、他沒有發明。你看夫子所說的,「述而不作,信而好古」,你就曉得,《論語》裡面所講的是不是他的?不是的。過去二千五百年那些古聖先賢傳下來的,他把它集大成,所以這個很了不起。秦統一了中國,它是用法家的,不到二十年就亡國。

所以接著漢統一中國,政權鞏固之後,就想到怎樣教化人民。漢武帝也很聰明,要求他這些大臣給他提建議,當時諸子百家,董仲舒建議他用孔孟學說來教化,他接受。這是非常有智慧、非常有學問的決策。他選的孔孟就是孔孟老實,沒有創造、沒有發明、沒有新點子,全是祖宗傳下來,經過歷史的證明是個好東西。又簡單、又容易做,能夠幫助社會安定、天下太平,非常有道理。你說諸子百家,都有他自己的思想、都有他自己做法,看起來很好,能救一時,不能長治久安。唯獨中國傳統老祖宗,孔老夫子繼承的長治久安。這個東西發揚到全世界,不同的族群、不同的文化統統能適應,這是了不起。釋迦牟尼佛跟孔老夫子一樣,也是個老實人,沒有發明、沒有創造。清涼大師講《華嚴經》經題,他就把釋迦牟尼佛介紹得很清楚,他說釋迦牟尼佛一生所說的,都是古佛所講的,他沒有在古佛經典上加一個字。這都是老實人,老實人才可靠,老實人有福。現在這個思想都要創新,這一創新,都奇奇怪怪的東西出來了,怎麼新都比不上老的好,這是確確實實。所以這是我們應該要有新的認識。

現在西方人都講創新、都講科技,現在已經走到末路,苦不堪言。科學家提出警告,這個地球人類還能不能在地球上,再生存五十年?你說這多可怕。所以大家都在危機意識現前了,這是什麼?科學技術帶來的災難。怎麼拯救?拯救有沒有方法?依照我們中國傳統學術,依靠佛法來講有方法,只要把那個創新放下,回頭找老祖宗就行了。曾經有人問過我,現在這個世界的動亂,這個嚴重問題怎麼辦?我就告訴他,我說你看三歲小朋友,他遇到困難了,你看他找誰?他找他的爸爸媽媽。我們現在遭遇到這麼大的困難,就找老祖宗才能解決問題,你找科學家這解決不了問題,你找老祖宗一定能解決問題。所以這個事情不但我們懂得,很難得,英國哲學家湯恩比博士他知道,他曾經說過「要解決二十一世紀的社會問題,只有中國孔孟學說與大乘佛法」。前年我在倫敦訪問,我訪問牛津大學、劍橋大學跟倫敦大學,我就提這是你們英國人講的,這不是我說的,英國人講的。這三個學校都有漢學研究,研究得很不錯,我去過兩次參觀,跟他們同學們、教授交流。我就提出問題,我說湯恩比博士的話是真的嗎?你們能相信嗎?我一問的時候他們都沒有話說。我說你們這三個學校,我們說中國的,你們都很熟悉,你們研究漢學,我說你們研究四書五經十三經,能解決問題嗎?

也有不少研究大乘佛法的,我遇到一個同學,他以《無量壽經》寫博士論文。我說你用哪個版本,《無量壽經》有九個版本,你用哪個版本?他說他用夏蓮居的會集本。這就是我們這些年常常提倡的,現在我們國家也肯定這個本子。他用這個本子寫的,很難得,我說能解決問題,真的有懷疑。湯恩比的話是不是講錯了?我說沒有講錯,他講的話沒講錯。你們聽到這個話,四書五經十三經是儒家的花果,你看到這個很漂亮、很好看。你看到大乘佛法,像《華嚴》、像《般若》、像《法華》,也是花果,你看到這個東西,解決問題,花果不行,要根。儒釋道是漢學研究的中心,根在哪裡你們有沒有注意到?根如果沒有注意到,這個解決不了。絕對不是湯恩比說錯,是我們對他的話,體會錯誤。中國傳統儒家代表了,講儒家就是中國五千年傳統的學術,它的根在家教,這個要知道。現在家教沒有了,家教是什麼?很難得,朱夫子把家教做了一個結集,編成一個小的叫做《童蒙須知》,我看過這個本子,《童蒙須知》。以後才編成《弟子規》,《弟子規》是依《童蒙須知》編的,編得很好,押韻,三個字一句,三百六十句,這是根,這是中國傳統教育的根。這個根不是教小孩念的,不是教小孩背的,也不是講給小孩聽的,這個根是什麼?是父母做出來給小孩看,身教。

你看小孩從出生,中國有句話也許諸位聽說過,叫「教兒嬰孩」,不是小孩,嬰孩剛出生。所以最重要的教育,是從出生到三歲這一千天,這一千天紮根教育,完全是父母在嬰孩的面前,言談舉止樣樣都要守禮,讓他看到的、聽到的、接觸到的,純正的,這是做人的規矩,這一千天三年下來,根深蒂固,這根紮好了。所以諺語才有句話說,「三歲看八十,七歲看終身」。如果你不懂得這個道理,聽了這兩句話會搖頭,不相信,你真正明瞭才曉得它有大道理在。我們如果能懂得這個道理,你就曉得湯恩比的話沒有說錯。所以我們要紮儒釋道的三個根,道的根就是《太上感應篇》,佛的根是《十善業道》。所以你看現在學佛的人很多,他不學十善業道,他不能落實十善業道,沒根,講得天花亂墜也無濟於事,也影響不了這個社會,所以你要重視三個根的教育。我們今天把根疏忽了,全搞的是什麼?好像展覽一樣,展覽廳裡頭琳琅滿目,全是花瓶各種花,你看到的統統沒有根,三、五天之後都爛掉了,都死了,枯死了,所以說紮根是比什麼都重要。

人確實是很好教的,中國這幾千年來,教學的理念、指導的方針非常簡單,就是《三字經》前面的八句話,最重要基本的理念,就是肯定人性本善,「人之初,性本善」,這是真正徹底了解宇宙人生之道,人性本善。在佛法裡面講人性本覺,覺跟善的意思很接近,因為佛說一切眾生本來是佛,佛就是覺悟的意思,本來覺悟。現在為什麼迷了、不覺了?迷了因為你有妄想、你有分別、你有執著,這三樣東西把你的本性迷了。佛講得很透徹、很清楚,佛說「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德相」,德是道德、是能力,叫德德能;相是相好,我們今天講的福報。智慧、德能、相好都是平等的,沒有說哪個比哪個多,哪個比哪個差一點,沒有,平等的。所以佛佛道同,成了佛確實完全達到平等境界,平等是真理,平等當然它的作用就是和諧。所以宇宙是和諧的,你看太空星系是和諧的,它不亂,地球也是和諧的。再縮小,我們的身,身,你看外面眼耳鼻舌、身體,裡面五臟六腑它是和諧的,它要不和諧就生病。所以不和諧的是反常,和諧是正常,隨順是正常,你要想改變它叫反常。你一定要隨順,叫隨順自然,這就是自然的運作是道,隨順是德,叫道德,隨順。

你看現在我們看到的,從人體上來看到的反常現象,美容,美容是反常,你父母生下這個樣子,你偏偏要把它改變。改變好像是改變得不錯,你很滿意了,可是十年二十年之後,你就痛苦不堪,為什麼?毛病就現出來。我在澳大利亞,我們道場有個義工,鼻子很痛苦,我說怎麼搞的?她說隆鼻子做美容,二十年前做的現在才受到報應了。這就是什麼?這就反常。她父母生下來是最健康的,她要把它改變,毛病出來了。你就曉得,我們地球自然生態環境是自然的,現在科學技術把它變更,帶來地球的反抗,帶來許多災難。現在大家可能也很關心的,地球變暖了,南北極的冰要融化,海水要上升,科學家計算得很精確,要上升六米半。六米半沿海的地區全沒有了,這是全世界人都在擔心。有沒有辦法解決?在佛法裡有,在科學裡頭沒有。佛法說溫度上升從哪裡來的?他們都說是排出的這些廢氣二氧化碳。這是緣,這不是因,這是小事,這不是大事,大事是什麼?人心的瞋恚。你看脾氣多大,傲慢多大,一發脾氣溫度就升高,這才是真的。如果全世界人都不發脾氣了,溫度馬上就下降,這是佛法說的。佛法說災難從哪裡來?貪瞋痴帶來的,貪帶來水災;瞋恚帶來的溫度上升,帶來火災;愚痴帶來的風災、沙塵暴,這貪瞋痴。所以佛說「勤修戒定慧,息滅貪瞋痴」,天災人禍都沒有了。

於是我們才明瞭,佛法講的極樂世界,《華嚴經》講的華藏世界,為什麼那麼美好!我們這個世界跟它那沒有兩樣,確實講沒有兩樣,為什麼他那麼好,我們這變得這麼壞?你就要想一想,人家那個地方是「諸上善人俱會一處」,上善當然沒有貪瞋痴,沒有殺盜淫,沒有妄語、兩舌,上善之人,所以他的環境也變好,它自然就變好了。佛法裡面講「境隨心轉」,我們居住的山河大地,這個環境隨著我們念頭轉,我們念頭善,沒有一樣不善;念頭不善,沒有一樣是善的,這是大道理!佛給我們講解這個道理,講得我們心服口服,講了四十九年,不是短時期,而且他所講的,你都要把它證實。現在用科學方法,很難得的,就是日本江本勝博士,他做了今年應該是十二年了,做水實驗。他也是偶然的緣分,就用水,無論什麼地方的水都可以,他做這個實驗。他實驗的方法是讓水看、聽,我們人的意思對著它,它有感覺,所以實驗出來,水會看、會聽、會懂得人的意思。這杯水「我很喜歡聽、很愛你」,它裡面的結晶就非常之美好。他把它放在小玻璃瓶裡面,放在攝氏零下五度開始結冰,結冰的時候在顯微鏡裡面去看,它結出的雪花。善的,接觸到善的,圖案非常的美;如果是惡的,惡的念頭、不善的,就很難看。這個實驗在聯合國做過多次報告。

這就說明什麼?物質是隨著我們念頭轉。所以江本博士跟我講,他說你們宗教在吃東西之前做禱告,非常有道理,一禱告的時候,那個飲食都變了,都變得最美、最好,他說出這個道理。他不是宗教徒,他不相信宗教,他相信科學,最初的時候他對宗教排斥,怕人家說他是迷信,跟我接觸之後,他相信了。我說這跟佛經上講的是一個道理,難得你把它證明,但是你證明了一部分,你沒有完全證明。他說怎麼?我說不但是水,所有的物質都有見聞覺知,都有這個能力,你才實驗出一種,其他的統統都有。而且你只能實驗到看到它的色相,它美麗的結晶,它有色聲香味,你看,音聲你沒有聽到,味你沒有嘗到,香沒有聞到,你還差得很遠!我說佛的科學比你進步,你再把它證實。他很接受我的話,跟我也交了朋友了,我讓他繼續再做這個實驗,任何物質都有見聞覺知。

所以說是精神跟物質,它永遠是結合在一起,沒有辦法分開,有物質就有精神,有精神它就會結成物質,心跟物真的是一體,永遠沒有辦法分開的。所以精神就是見聞覺知,物質就是色聲香味,這佛法裡講得很清楚。所以科學慢慢的,我相信可以證明到一些,愈來愈接近。但是徹底了解,他要放下他的方法,他的方法是錯誤的,他只能接近,他不能了解到真實,為什麼?他用思惟,就是說他還用分別執著。要放棄分別執著你才能見到真相,最後徹底見到的時候要放棄起心動念,妄想就是起心動念。我們見色聞聲做到不起心、不動念,那是完全明瞭,起心動念他就迷了。這個比喻佛經上有,佛經把水做比喻,水很乾淨,沒有染污,沒有波浪,它像一面鏡子一樣,外面的境界在照得清清楚楚。如果它一動,動它就起波浪,起波浪它看到的東西就不完整了,就支離破碎了。所以起心動念是小波浪,分別是中的波浪,執著是大風大浪,所以一有執著是什麼都看不到,你所看到全是虛幻的,是從你意識心裡頭變現的,不是事實真相。所以事實真相,一定要把妄想分別執著放下。

所以佛法裡面修學,講到最高的原則,就是放下,把妄想分別執著統統放下,這個人就是佛,就是無上正等正覺;如果有妄想,分別執著沒有了,這是菩薩,沒有分別執著有妄想,就是有起心動念;有起心動念、有分別,沒有執著,這是阿羅漢。如果這三個都有,這叫凡夫,我們這些人是三個都有的。所以你想成佛,你把這三樣東西一下放下,在理論上講一念之間,所以凡夫成佛是一念之間,只要你肯放下。我們從什麼地方看到?從釋迦牟尼佛表演給我們看到的。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他就是放下了,你看他學了十二年,十二年問題不能解決,到統統放下,這一放下就明白了,這他給我們做了一個示現。在中國有個例子,禪宗六祖惠能大師,他不認識字,他沒有學過,他什麼也不知道。但是,他能把妄想分別執著統統放下,他這一放下,你看五祖忍和尚衣缽就傳給他,就這一念之間。他在黃梅八個月,講堂沒有進去過,禪堂也沒有進去過。他是做義工,五祖分配的工作是義工,是在碓房,是在廚房裡面舂米破柴,他是樵夫,叫他幹他的本行,所以幹了八個月。

五祖傳法的時候,大家都是看定了,肯定是神秀,神秀是學生當中的班長,肯定是他。五祖要求大家把自己修學的心得,作一首偈子送給他看看。所以神秀寫了一首偈子,別人也不敢寫,「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台,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這首偈子傳到碓房裡,舂米的惠能聽到了,惠能就找人說,我要到偈子面前去拜一拜,當然有好心的人士就帶他,就帶他到偈子那邊拜。拜完之後,他說我也有一首偈,我不會寫字,哪個人幫我寫一寫。當時張別駕,別駕是個官名,也在旁邊聽到了,他說好,你說我來幫你寫。他把那個偈子修正了,「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你看看這兩個境界就不一樣,你從理上有分別執著、沒有分別執著。神秀還有分別、有執著,六祖能大師這首偈分別執著沒有了。所以五祖給他說法是半夜,我們想想頂多兩個小時,他一生就聽兩個小時講經,講《金剛經》那講大意,講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他就悟了。他就說了二十個字五句話,說出他的感受,他的心得。

第一句是「何期自性,本自清淨」,這個自性是真心,你的真心,沒有想到真心本自清淨。有沒有染污?沒有染污,這是真的,決定沒有染汙。第二句是「本不生滅」,沒有生滅;第三句說「本自具足」,這個具足就是《華嚴經》上講的,智慧、德能、相好一切具足,你從來沒有一樣欠缺的。第四句說「本無動搖」,你的心是定的,你從來沒動過。最後一句「能生萬法」,前面四句是屬於哲學,後頭是科學,整個宇宙是你自性變現出來。五祖聽了之後,後頭就不要說了,衣缽就送給他。這是說明放下就是,所以凡夫成佛不難,一念之間,難在哪裡?難在你不肯放下,那有什麼辦法?為什麼你不肯放下?這也不能怪你,你已經很久遠的時間養成習慣,就變成習慣成自然,習性。我們中國老祖宗講的,本性跟習性,本性是佛性,是完全相同的;但是習性就不一樣了,習性千差萬別。所以說是「性相近,習相遠」,從本性上來說,佛講的從本性,「一切眾生本來是佛」,本來是善、本來是佛,這從本性上講的。孟子講性善、荀子講性惡是從習性上講的,夫子在《論語》裡面講的「性相近也」,這是從本性上講的。所以善惡本性上沒有,沒有善惡,不但沒有善惡,染淨都沒有。起心動念,這是染淨,起心動念就不淨,就染污了,不起心、不動念是淨,這是染淨。染淨裡面,染裡面才有善惡,淨裡頭連善惡都沒有。所以對立是衝突的根源。

我是在澳洲,我住在山上,跟學術界發生關係,是九一一事件之後,昆士蘭大學的校長派來兩個教授,到山上來邀請我,希望我能到他們學校跟他們和平學院的教授,舉行一個座談會,來討論化解衝突的事情。我聽到這個事情我就同意,因為這個事情,確實是很嚴重的社會問題,世法、佛法都要建立在和諧的社會裡,才能夠成長。動亂對我們傷害非常之大,世出世間都不能夠建立,所以我應當去參加聽聽他們的說法。去之後才曉得,因為在大學裡頭,沒有聽說過和平學院,沒有聽說過,才知道全世界有八個大學有和平學院。他們也招學生,也有博士班,有和平學院,有十九位教授來做研究這個工作。首先我聽他們的報告,知道昆士蘭大學這個和平學院,在八個學院裡面還算很優秀的,大概排名是第三的樣子,相當優秀。提出來就是九一一,他們以前化解衝突這個理念,是從西方人的看法,他們用報復、用鎮壓,用這種手段。事件發生之後,才感到這個不能解決問題,是不是能真正從用和平的方法來解決,他們找我。找我大概是以前聽說,我在新加坡住了三年半,我把新加坡九個宗教團結成一家人,變成兄弟姊妹,有這麼一個經驗,大概他們聽到了來找我。

所以我聽他們的報告,聽完之後我就告訴他,我說這個事情就像大夫治病一樣。現在病發生了,治病要把病根找到,從根本上治療,這是對症下藥,藥到病除。你如果要是找不到病根,你永遠治不好這個病。我說病根在哪裡?這個衝突的病根,我說在家庭,這他們從來沒想到過。我說你想想看,現在的社會離婚率多高,離婚證明什麼?夫婦不和。家庭的核心是夫婦,夫婦不和,兄弟不和,父子不和,跟鄰居不和,他走向社會,他跟誰能和睦相處?這是他們從來沒想到的,你們要化解衝突一定是雙方,不是這個錯就是那個錯。我說他們都沒有錯,錯在哪裡?錯在我們自己,沒想到過。說到這個的時候我再補充一句,我說還有更深的病因。他說更深的,更深的在哪裡?更深是你本身跟自己衝突,這他更想不到,這什麼?就是中國人講的,本性跟習性的衝突。這個話講起來很難講,他聽不懂,翻譯也沒法子翻,真的不好懂。我就舉個例子,譬如說我們有利益當前,擺在面前,你首先想到是自利,還是想到利他,這他懂。他說那當然想到是自利。我說你自利你就損害他,那衝突就發生了;如果利害當前的時候,我替別人著想,衝突就沒有了。所以美國人一開口,「為我美國國家的利益」,我說這麻煩大了,這個話是什麼?這個話叫製造衝突,這不是化解衝突。

你們現在的思惟,都是這種思惟法,所以你不是化解衝突,而是在製造衝突。我跟他們第一次會議開完之後,我說真正化解衝突,首先要化解自己在內心深處,對一切人的對立要化解,對一切事、對一切物的對立要化解,使你自己身心和諧,你才能做這個工作,這是他們沒想到的。第二個星期再來找我,學校就有準備了,我去了,會議開完之後,學校就送一個聘書給我,請我做他們學校和平學院的教授。當時我就拒絕,我說我們出家人,這個東西學位跟這些都不需要。結果格里菲斯大學校長,兩個學校校長來找我,一定要我,我說為什麼?他說法師的理念,確實可以對和平有新的思考方向。希望你能夠代表學校、代表澳洲參加國際和平會議,國際和平會議都聯合國召開的,聯合國不會請法師,不會請出家人,他要請學者專家、要請教授。這樣子,我就接受學校的學位跟職稱,所以就代表學校,先後參加了十次世界和平會議。十次裡面有七次是聯合國主導的,所以跟聯合國就掛了勾。最後這個一次是在聯合國總部,跟聯合國合作主辦一個活動,所以從最初的協辦,以後到主辦,才真正知道這些問題。

我們把中國傳統東西向大會提出,與會的這些人確實都是好人,這從世界各國來的這些教授們、學者們,都是好人,都是真心想做,聯合國本身也想做,這我們能看得出來,做不出來沒有法子。聽到我們這個,這是新的一個想法、一種思惟,但是會後我們在一起聊天吃飯就告訴我,「法師,你這是理想,你做不到,這怎麼做?怎麼落實?做不到。」這個問題提出來,這很嚴肅的問題,所以我就想到,必須像我們中國的術語,要做個樣板給他看,要做出樣子給他看,他才會相信。如果我們做不出來,這個時候他的信心不能建立,信心比什麼都重要,所以沒有堅定的信心,這事情做不成。所以我就在新加坡、在澳洲,想找一個小區來做實驗,緣都不成熟。所以前一年,二00五年我回到老家,去看看老家的鄉親父老,七十年沒回去了,回去看看,談到這些事情,我們家鄉的鄉親父老說,在我們家鄉幹,我們來做實驗。就這麼大家一起鬨,就把這個事情落實,就在湯池小鎮。這個小鎮十二個村莊,四萬八千居民,我說好,就用這個地方來做個實驗,我們辦一個文化教育中心。

那怎麼教法?那我們曾經聽說,梁漱溟先生早年也曾經做過,但是沒有成功。所以那時候我就跟楊老師、蔡老師說,我說他沒有做成功最大的原因,就是老師沒有能夠做到示範帶頭的作用。所以我就告訴大家,我們要學釋迦牟尼、要學孔子,先做到再教人;沒有做到不能教人,人家不相信,那是個失敗的。所以我們就自己先做到,然後我們就招聘老師,居然有四百多人報名,我們從當中選了三十七個人。要求老師,我要求老師四個月,把《弟子規》百分之百的落實,真正做到,然後再去到農村裡面、到每個家庭裡面去教。教不是用言語,就是你去表演,這家裡的老人是我們的父母,我用什麼樣態度去孝敬他。他們家的兒女,那是我們的兄弟姊妹,我們怎麼對待他;他的小孩是我們的小孩,做給他看,這他感動了。我們原先是預定的,兩年到三年看到這個小鎮的成果,把它這個風氣整個轉移過來。沒想到三個月到四個月,整個小鎮起了變化,非常明顯的變化,真轉過來。我們無量的歡喜,這不是人力,這祖宗之德,怎麼這麼快,我們感覺到人怎麼是這麼好教的!所以當時就想到,就想了個念頭把它介紹給聯合國。沒有想到七月聯合國來找我,我都曉得,這都是咱們祖宗之德。聯合國從來沒有碰過宗教,他想了一個「釋迦牟尼佛二千五百五十週年」,聯合國做了個活動,辦個活動,主題是「佛教徒對人類的貢獻」,有這麼個主題。

他來找我我就很懷疑,因為我們在澳洲只是一個學院,還不是個大學,他怎麼會找我?聯合國找的對象是國家,它不可能找我。所以我很懷疑,派了三個人到巴黎去,到教科文總部去打聽一下,真有這回事情,他找的是泰國。我說那就對了,他找泰國,泰國是佛教國家這正確的,泰國大使找我那是真的不是假的。我跟泰國還有點緣分,因為第一次參加聯合國的會議是在曼谷大學,我在泰國住了一個星期,跟泰國結了緣。泰國當時的副總理查瓦利將軍接待我,他也是泰國的三軍總司令,所以對我非常的優厚,結這麼個緣。我說泰國找我,這不是假的,我就答應了,我說機緣來了,這一次我們活動的主題兩個,第一個是告訴聯合國宗教是可以團結的。所以我把新加坡九個宗教帶到聯合國,在聯合國的大會堂做和平祈禱,為世界和平祈禱。第二,就介紹我們湯池這個辦班教學,不是理想,是可以做得到的,而且很容易做得到的。在聯合國要了一個展覽廳,最大的展覽廳給我們,做了三天我們湯池教學的展覽,產生很好的效果。所以一直到去年年底,駐聯合國的使節們,各國的代表一百九十二個國家代表,都要到湯池來參觀。我們中國政府也是正在這個時候,好像是國家有個會議,也忙著今年的奧運。所以這麼多國家來,外交部感覺得很困難,就希望分批,分四個梯次,一次三十個國家這樣子。

所以第一批他們名單都送給我,二十六個國家三十七個人。外交部告訴他們把時間推遲,推遲到今年,看今年,這個活動現在由國家去做了,我們湯池辦成功了,我們的目標達到了。目標是什麼?讓外國人信心建立,就是建國君民,教學為先,修身為本,才能做得出來,讓他們來看看。現在中心我們也交給國內企業,跟政府來接著辦,我相信會辦得更好。所以這是真正把中國傳統的聖賢教誨,落實到自己的生活、落實到社會,再能夠把它擴展到全世界,世界會有和平,認真努力來做不是做不到的。所以我看了胡主席十七大的報告,對中國傳統文化,可以說是十分的肯定,湯池所做的就是他所講的。湯池我們做了個實驗鎮,山東有不少的領導到那裡參觀,看了很歡喜,他們要做一個實驗縣,選擇慶雲縣,慶雲做一個示範縣,和諧示範縣,就是把我們在湯池做的擴大,我們全心全力來支持他。

這個縣做好之後,在國外,我們希望澳洲能做示範國。澳洲的新總理,我跟他也有緣分,這很難得,他的哥哥陸克林,總理陸克文,陸克文總理今年五十歲,他哥哥五十三歲,這次我們約的在浙江,我們要碰頭。他的兒子在青島大學念書,想轉學轉到北大,我見了面我讓他到山東大學來,轉到這來,我讓他來參觀山大。兄弟兩個都是好人,這個能跟中國合作,能跟胡主席攜手,中澳兩國確實能把世界帶回到和平安定,這是我們一個很大的期望。所以澳洲也要走向安定和平,我跟總理的建議,希望澳洲,因為澳洲它的歷史環境很優越,從來沒有跟外國人打過仗,它在國際上沒有冤仇、沒有怨恨,所以我們希望澳洲將來能開放。

因為人類,家破壞了,所以,中國的根本是在家,現在家沒有了,家沒有的時候人心就不定,人心就是浮躁,心浮氣躁。所以從前這個家族觀念,他一生中的心是定的,他是清淨的,所以他有智慧,那個完全不同。現在家沒有了。家的功能,三個最重要的功能,第一個是養老,人都會老,老的時候怎麼辦?家養老,所以是養老的一個依靠。現在老人很可憐,雖然澳洲的老人院辦得很好,澳洲人不願意進養老院,為什麼?沒有精神生活,所以說養老是個大事情。第二個是育幼,你不能夠把小孩教好,你下一代怎麼辦?所以往後的社會是非常值得憂慮的事情。育幼就是倫理、道德、因果教育,從什麼時候教?現在就是最晚要從幼稚園教起。如果不從這教,問題嚴重,所以這育幼是個大問題。第三個就講家族,傳宗接代,這是三樁大事情。這一條是全世界中國人獨有的,就是中國人有祠堂,紀念祖先;中國人有家譜,家庭歷史。中國所以在世界文明古國沒有被淘汰,就是靠家,每個人有家庭歷史。你知道你自己家庭歷史,你才會真正愛家,你不會為家人做一切不善的事情,讓祖宗遺羞,這是不願意做這個事情的。所以家庭歷史非常重要,這家譜。

我們經過文化大革命,祠堂沒有了,家譜也毀掉了,很遺憾一樁事情。我們在海外對這個事情非常關心,所以回來之後,回到家鄉就問還有沒有家譜?我回去問的時候,我們有一個族兄弟,他說有。我說在哪裡?他說在他家。我說怎麼會在你家?他說文化大革命的時候,他從祠堂裡面偷出來就藏在家裡,沒有跟人說過,我問他的時候,就頭一次開口跟我說。我說你拿出來我看看,線裝書,宣紙的本子寫成的三十七本,堆起來這麼高,一大堆,就這麼一套。我說這太珍貴了,這個趕快把它複印,印三百套,一百套贈海外大學的圖書館收藏,另外一百套贈國內圖書館收藏。還最重要的我們再續譜,因為我們的名字都不在裡頭,父親的名字在,母親的名字在,那是民國四年修的,所以這是九十多年前,我們還沒有出世的時候修的。所以現在要續譜,從家譜上非常完整的記錄,我們的老祖宗黃帝,從黃帝到我這一代一百三十六代,你說他怎麼會不愛家!愛家才會愛國,所以民族凝集的力量,這個比什麼都重要。所以我們從譜上來看,大概漢族都是炎黃子孫,黃帝有二十五個兒子,當時有姓氏的就有十四個所以以後慢慢的延,在我想漢族應該都是炎黃子孫。

所以複印,我還有一套送到山大圖書館來,上一次校長帶來的。這叫尋根,根找到,所以統統都是炎黃子孫。我們愛這個族群,這個族群你看,五千年發展,成為這麼大的一個團體,外國人很羡慕大一統,這非常難得。所以搞分裂那是大不孝,分家這大不孝,這一家人,一族人。所以連湯恩比都非常讚歎,中國兩千年來維持著統一,全世界找不到第二個。所以他的理想,整個世界要恢復到和平,世界要變成一個國家,要統一。他說什麼人有資格統一?中國人有資格統一,因為他統一了兩千年,他有統一的智慧,他有統一的經驗,他有統一的方法,這有效果,這應該是中國人的事情。這個話是英國人講的,在我們講的時候不相信,他講的,這非常有道理。所以一定要珍惜這個統一,全世界統一了,每個國家還存在,每個國家等於變成一個省一樣的,行政單位。全世界統一,戰爭就沒有了,這個大的衝突就不會再發生,所以像世界大戰、核武、生化,是會永遠消滅掉。這個思想是正確的,是一個很好的指導的方向。所以我們首先要團結宗教,要團結族群,要把中國文化傳遍全世界。

澳洲陸克文總理,他是在台灣留學的,他是台灣師範大學畢業的,所以他的華文非常好,文字沒有問題,語言也沒有問題,我們跟他往來直接用中文寫信,所以非常方便。但他的哥哥,他對中國的東西知道得很多,他是學英語的,所以他來的時候還帶翻譯過來,我讓他來訪問大學。昨天晚上書記請我吃飯,我就談到昆士蘭大學的和平學院,他馬上靈機一動,他說我們山大要開這個學院,我說那太好了,非常好。中國大學還沒有和平學院,我們到昆士蘭,去看看昆士蘭大學的和平學院,中國要建一個。中國應該要建,因為國家主席提倡的「和諧社會,和諧世界」,由和平學院來落實這個工作,向全世界推展非常有意義,應該要做。今天我看時間到了,謝謝大家。

声明:文章来源网络整理!版权属于原作者!感恩您的阅读!本文地址:https://www.guoloujiang.com/49790.html

意见与反馈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