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搜一搜

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老师主讲《安士全书》(第49集)文昌帝君阴骘文广义节录46集

●因果者,圣人治天下,佛度众生之大权也。若约佛法论,从凡夫地,乃至佛果,所有诸法,皆不出因果之外。——印光大师。


《安士全書》(第049

黃柏霖老師講於2019年04月25日

臺孝廉講堂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

今天我們研討《安士全書·文昌帝君陰騭文廣義節錄》,經文第二十三,【敬兄】。

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一百二十三頁,我們看經文:

【敬兄

【(發明)兄弟之間形骸雖異然以父母觀之其愛同也故彼此睽離未有不傷親之心者人能互相友愛則悌也而孝存乎中矣但言敬兄不及弟省文也。】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名相注釋:

『睽離』,意思是兩個眼睛不看同一個地方。那「睽離」的意思就是分離、離散。

『省文』,省略其文字。亦簡稱或略語。連貫上文,這個地方是指『敬兄』其實也包括友弟,只因上下文對仗,所以把友弟的部分省略不言。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

(發明)兄弟之間形體雖然不同,但是父母則認為是一體生下來的,對他們的愛是相同的,所以兄弟不和沒有不使父母傷心的。兄弟能互相友愛就叫做悌,孝就同時存在其中了。這裡只說「敬兄」,沒有說弟,是文字上省略。

好,我們看第二段經文:

【手足之誼每傷於婦人婦人之賢者雖有而不肖者甚多惟其見小不見大知己不知人故爭端易起無如世間男子偏信婦人兄弟雖萬語千言安能及妻妾之一訴乎所以極剛之夫遇妻而柔極勇之夫遇妻而怯極智之夫遇妻而昏極貴之夫遇妻而奴極果斷之夫遇妻而不決極鄙吝之夫遇妻而慷慨極倨傲之夫遇妻而低頭極方正之夫遇妻而諂媚雖以君父之尊不能強其忠孝獨有閨中一婦左提右挈而有餘可憐哉五濁惡世之兄弟也安得家家有賢妯娌使之式相好無相尤也。】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名相注釋:

『婦人』,古時候稱士的配偶叫婦人。在《禮記·曲禮下》,「天子之妃曰后」,皇帝的妃子就稱后,叫皇后。「諸侯曰夫人」,那諸侯的妻子就叫做夫人。「大夫曰孺人」,那大夫的妻子叫孺人。「士曰婦人」,那士的妻子叫婦人。「庶人曰妻」,一般的平常百姓,他的妻子就真的就叫妻子,叫妻。所以這一段〈曲禮〉,《禮記·曲禮下》:「天子之妃曰后,諸侯曰夫人,大夫曰孺人,士曰婦人,庶人曰妻。」後來多指成年女子的通稱,或多指已婚的女子,這叫「婦人」。那麼這個地方是指妻子。

『見小不見大』,「見小」就是眼界狹小,就是眼光短小,眼光短淺。「不見大」,即不能以大局著想。就叫「見小不見大」,一般婦女之見都會有這個缺點。

『知己不知人』,只知道自己,不知道別人,這個意思。「知己」就是心目當中只有自己一己之私。「不知人」就是不懂得為他人設想。那麼「知己不知人」也可以說是指心量狹小。

『無如』,「無如」就是無奈。

『偏信』,相信一方。漢王符《潛夫論·明闇》:「君之所以明者兼聽也;所以闇者偏信也。」那麼這個地方,在漢朝王符《潛夫論·明闇》,另外一個資料它是「君之所以明者,兼聽也;其所以闇者,偏信也。」那麼唐朝宰相魏徵說過,「兼聽則明,偏信則暗。」這個是我們凡夫的,可以講說是常犯的過錯,就是會聽信片面之詞,或者聽信某一部分親信的人的話,這個叫「偏信」,而不能夠廣納諫言,勸諫的話他聽不進去。譬如說,我們一般說忠言逆耳。所以尤其是掌握權力的都會有犯這個缺失,就是不能夠做到兼聽。所以魏徵說,能夠兼聽的話,那這位主政者他就能夠智慧開明;如果偏信一方之辭,則會怎麼?暗蔽自已的智慧,暗蔽就是等於遮蔽了自已的智慧。所以「兼聽則明,偏信則暗。」

再來,『訴』,「訴」就是傾吐、詆毀。

『倨傲』,高傲自大,傲慢。

『獨有閨中一婦,左提右挈而有餘』,「左提右挈」就是相互扶持,左右輔佐,這個叫「左提右挈」。那麼在這個地方,「左提右挈」在這一段經文裡面不一定是指正面的協助。那麼連貫上文,這個地方是說,「閨中一婦,左提右挈而有餘」,就是丈夫偏信婦人之言,婦人「左提右挈」,就會影響到其丈夫的心意,這個叫「閨中一婦,左提右挈而有餘」,反而襯托出這個君父之不足。所以這個「獨有閨中一婦,左提右挈而有餘」,是指唯獨閨中那一個婦人,就是指妻子對丈夫所提的意見,其影響力超過君父而有餘,國君或者是父親。

『妯娌』,「妯娌」是兄弟之妻的合稱,叫「妯娌」。

『使之式相好,無相尤』,「式」就是效法。「尤」就是怨恨、責怪。意思是指說,讓他們兄弟之間互相效法優點,使彼此情感更加融洽,不要互相仇視、責怪。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白話解:

兄弟之間的感情常常被女人損害,常常被婦人損害。賢良的婦人也有,但不好的佔多數。她們的弱點就是「見小不見大,知己不知人」,所以常常容易引起爭端。無奈世上的男人偏偏就是相信女人。兄弟說了千言萬語,怎能抵得上妻妾一番訴說?所以非常剛硬的男人,遇到了妻子就會軟弱膽怯;非常明智的男人,遇到了妻子就會昏愚;非常顯貴的男人,遇到了妻子就會卑微;非常果斷的男人,遇到了妻子就會遲疑;非常吝嗇的男人,遇到妻子就會慷慨;非常自傲的男人,遇到了妻子就會低頭;非常方正的男人,遇到了妻子就會諂媚。雖然處於君王的尊貴權勢地位,也不能勉強一個人忠孝,只是閨房裡的一個女人,就能隨心所欲地指揮男人而且綽綽有餘。或者說只有閨房裡的一個女人,就能隨心所欲地指揮男人而且綽綽有餘。可憐啊,五濁惡世的兄弟們,怎麼能夠使家家戶戶都有賢良的妯娌,互相友好,沒有煩惱呢?

這一段經文裡面有提到說,「無如世間男子,偏信婦人,兄弟雖萬語千言,安能及妻妾之一訴乎」。那麼這個地方就提到我們五倫裡面的夫婦有別,我們來舉歷史上的一對夫婦有別的夫妻典範,就是唐太宗跟他的夫人長孫皇后。

我們古代有講說,婦人干政叫做牝雞司晨,本來是公雞要報曉,變成母雞報曉,這個就是在古代比喻婦人竊權亂政,婦奪夫權,這個都叫做牝雞司晨。那母雞代公雞執行清晨報曉的鳴啼,這個在《舊五代史·卷三十四》,〈唐書·莊宗本紀八〉,史臣曰:「外則伶人亂政,內則牝雞司晨。」外面有這些伶人戲子來亂政,那朝廷內、宮廷內有這個牝雞司晨,皇后或者皇妃來干預朝政,這個意思。

所以這個地方我們就要來探討,究竟做婦人、妻子,應該如何來扮演這個角色。

那麼在唐朝的時候,唐太宗他有位賢良的妻子,叫長孫皇后。長孫皇后她出身官宦世家,從小就飽讀詩書,受過很好的教育,通達世理,有那個大家名門閨秀的風範。所以教育很重要,有賢母才會有賢女,有賢女才會有賢妻,然後才能生出賢子出來。這個我們在探討《天下太平之根本》裡面,我們提了很多。那麼在唐朝那個時代的人比較早婚,所以長孫皇后她在十三歲的時候就嫁給了唐太宗李世民為妻。那麼由於唐太宗李世民他不是長子,但是因為他的軍功顯赫,跟太子,他的長兄李建成之間,由於爭奪皇位而有嫌隙。那麼身為李世民的妻子,長孫皇后她非常地聰明賢慧,她在李氏兄弟鬩牆時候,她對她的公公,也就是高祖李淵,盡心侍奉,對眾婆婆們,就是李淵的這些嬪妃,她也把她們這些後宮的嬪妃很殷勤地、恭順地侍候,以爭取她們對李世民的同情,那成功地化解了一些誤會。

那麼在玄武門之變的前夕,長孫皇后對府中的幕僚十分地親切,讓左右將士大為感動。唐太宗登基以後就冊封她為皇后。唐太宗很欣賞自己妻子的睿智慧黠,所以經常和她談起國家大事。但是長孫皇后就會正色地回答唐太宗說,古人有說,母雞清晨報曉會招來災禍,我是婦道人家,豈能與國君議論天下之事呢?雖然如此,唐太宗還是常常對她滔滔不絕地說著,不過長孫皇后都很守本分的,始終保持沉默不語。這個就是長孫皇后她本身有德行,而且很有智慧。

那麼唐太宗他的諫臣魏徵,有一回說話說得太直接了,氣得唐太宗在後宮大發脾氣,揚言要殺了這個大臣魏徵。長孫皇后聽了以後,立刻換上鳳袍,向唐太宗行大禮,她說,恭喜皇上,賀喜皇上。唐太宗十分納悶。她接著說,陛下有忠臣直諫,表示陛下能察納忠言,將成為一代聖君,而我大唐自能開創盛世,當然可喜可賀。這證明長孫皇后她的智慧。

後來確實,大唐盛世,魏徵扮演很重要的角色,而且也幫唐太宗編輯《群書治要》,幫助唐太宗治國。因為唐太宗他書讀得不多,他馬上得天下,沒有辦法馬上治天下。那麼雖然嘴上說女人不得干政,但是長孫皇后她還是很巧妙、很有心思地倒是讓魏徵成為一代名臣,唐太宗也確實是一代聖君,開創了大唐盛世,貞觀之治。

那麼在故事中,長孫皇后雖然嘴裡說,女人掌權會招來災禍,可是必要的時候,她會提供她的諫言以及她的看法。她的勸諫讓唐太宗怒氣全消,魏徵也繼續為唐朝賣命。所以長孫皇后她以退為進,謹守分際。唐太宗也是個開明的國君,他心知肚明長孫皇后不但蕙質蘭心,而且還幫著他一手打造唐朝盛世登基之路。

這邊因為我們提到唐太宗,老和尚在開示的時候也提過唐太宗在地獄。那麼看唐太宗墮地獄,我們就來談談學佛的目的是什麼。

老和尚說,唐太宗墮地獄,一直到《群書治要》這本善書在這個世間出現,老和尚大力推廣《群書治要》,唐太宗因為這個功德才離開地獄。老和尚說,他在地獄也將近快一千多年了。為什麼會墮地獄呢?因為造了很深的殺業,很重的殺業,還有老和尚也有說,他情執很重,也就是說,他對長孫皇后的情執非常地深,是這兩點,殺業跟情執重墮地獄。

所以老法師開示說,學佛是為了離苦得樂。我們學佛,學佛第一個目標就是離苦得樂,那我們有沒有離苦呢?有沒有得樂呢?真的有離苦得樂,那是得到佛法的受用。所以佛陀首先在講經說法四十九年,在二七當中,定中講《華嚴》,後來到鹿野苑度五比丘,在阿含時講了十二年,裡面就是講苦集滅道,還有十二因緣。所以佛陀在圓寂的時候開示,也告訴弟子們,要以苦為師。所以老法師說,你真的有離苦得樂,才能得到佛法的受用。

那怎麼樣才可以離苦得樂呢?你絕對要轉煩惱為菩提,才有辦法得到佛法的受用。那苦從哪裡來呢?老法師說,苦從念頭來的,起心動念,我們起心動念都是貪瞋癡。所以苦集滅道的苦裡面有三苦啦、八苦啦,三苦就是苦苦、壞苦、行苦。就是欲界、色界、無色界有苦苦、壞苦、行苦。那八苦,生、老、病、死、求不得、愛別離、怨憎會、五陰熾盛。那麼苦集滅道告訴你苦從哪裡來?就是貪瞋癡積聚而來,叫苦集嘛。所以老和尚說,苦從哪裡來?從念頭來的,念頭就是貪瞋癡,從起心動念來的。你要是做到不起心、不動念,那苦就滅掉了。

所以在《般若波羅蜜多心經》裡面,開頭就跟你講:「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他就跟你講「度一切苦厄」了,那怎麼樣?觀自在菩薩怎麼樣?「行深般若」,「深般若」就是不共般若,不共般若是只有佛跟法身大士,不共二乘的。那「深般若」是什麼樣?就法身大士他不起心、不動念。所以老和尚說,我們不起心、不動念,苦就滅掉了。那世間人以什麼為樂呢?財色名利、七情五欲,以這個為樂,而不知道佛說這些東西是苦本,是一切苦難的根源。你在這個裡頭起貪瞋癡慢,偶爾嘗到一點甜頭,後面是苦不堪言,這個要知道。

唐太宗那個光碟,老和尚看過。老和尚說,他自己說得好,唐太宗說,他的光碟可以度很多人,很多很多人。老和尚說,這個話我相信。他是個好皇帝,死了以後到哪去呢?墮地獄。什麼地獄?無間地獄。人家問他,為什麼你墮無間地獄呢?因為造無間地獄的業,當然要受無間地獄的果報,無間地獄太苦了。問他,你造什麼業呢?他說,造殺人。老和尚也說了,唐太宗他的弓箭的武藝非常高超,他的弓箭也射殺了非常多的人,在戰爭的時候射殺很多人。所以這個殺業的確造得非常地重,他不只殺他的兄長,他也殺了很多人,殺他的哥哥,又殺他的弟弟。

他的父親做了九年皇帝,後來把王位讓給唐太宗。老和尚說,為什麼他的父親會把王位讓給唐太宗呢?因為他的父親對於兒女很重視,有愛心,他看到這個家變成這個樣子,兄弟互相殘殺,他父親心裡非常難過,皇帝不做了,讓給你,你說多麼傷心呢。為了爭奪政權,造這麼大的罪業。其實這個不只是唐朝是這樣,現在也是一樣啊。老和尚說,殺兄弟,兄弟是父親心中所喜愛的,這個叫大不孝。

雖然做皇帝做得不錯。我們知道,唐太宗他也護持玄奘大師,他也提拔玄奘大師為國師,那玄奘大師事實上對佛教影響也很大,甚至玄奘大師從西域取經回來,唐太宗還親自到城門外迎接。所以他很護持三寶,沒有錯,皇帝做得也不錯,是個好皇帝,替人民做了很多好事,因為我們知道,貞觀之治。可是他墮地獄,無間地獄哪有那麼容易出來的呢?雖然唐太宗對佛門做了這麼多好事,他是所有宗教的總護法,他對宗教很尊重,唐太宗在做皇帝的時候,基督教傳到中國,稱為景教;拜火教也傳到中國;伊斯蘭教,就是回教也傳到中國。那麼唐太宗對於佛教都平等對待,都尊重,而且都護持,這是善心善行。後來唐太宗他自己懺悔了,離開地獄。

所以老法師說,唐太宗因為他起義的時候,年紀太輕,他十六歲那時候起義,做皇帝的時候是二十七歲,但是唐太宗他壽命不長,他只活了五十歲而已,所以他皇帝是做二十三年,做了二十三年就過世了。這個非常值得我們反省的是,唐太宗是我們的一面鏡子。你得天下要如理如法,何必相爭呢?爭來爭去,到最後都爭到地獄去了。老和尚這句話講得很好,尤其給現在當政者很大的一個反省。爭來爭去,到最後都爭到地獄去了,爭著走向無間地獄,大錯特錯了。所以老和尚講到這一塊,我們特別有感觸,爭著走向無間地獄,大錯特錯。

他說,其實要救人救世,並不一定要當帝王,實在講,講經教學、辦教育,這是第一的,實在講教學是第一。他說,唐太宗如果真正能夠想到,皇上可以讓他哥哥來做,自己一生搞教育,做孔子,不做皇上,那他還得了嗎?他不會墮地獄,也不要這樣被關了一千多年。他要不求生、往生西方淨土,他到天上作天王去了。二十三年的皇帝不長啊,可是果報在無間地獄,這個多麼可怕。

所以人生在這個世間,佛教我們要知足常樂。我們的日子能過得去,好。日子要苦一點,不要太富裕。富裕是什麼?富裕對這個世間會起貪戀、捨不得離開。生活比較清苦,出離的心就不會中斷。各位記得,生活比較清苦,出離的心才會生出來。你生活太富裕,對這個世間會貪戀,會捨不得,放不下,你沒有辦法離開,而且捨不得離開。因為你過的比較清苦的生活,你就常常想著要離開這個六道輪迴。老和尚說,這個好,起心動念跟佛陀教誨相應,不求名聞利養,有這個機緣也應該要捨棄名聞利養,要這個幹什麼呢?這個東西沒有好處。真正做一些好事,也不必要人家知道,沒有這個必要。做好事是應該做的,理所當然,不應該做壞事,應該做好事。

以上是因為提到唐太宗,我們就附帶的提到唐太宗墮地獄,那我們來談學佛的目的是做什麼?離苦得樂。我們就補充到這裡。

那我們再看下面,【下附徵事(二則)】。我們看經文:

【愛敬交至《感應篇解》。】

【明趙彥霄與兄彥雲同爨十二年彥雲游浪廢業。遂求析箸。甫五年而兄產蕩盡霄乃置酒語兄曰弟初無分意以兄不節敬為兄守先業之半尚可供朝夕請歸仍主家政即取分契焚之付以管鑰且代兄盡償諸逋兄慚受而改轍次年彥霄父子同登進士。】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名相注釋:

『同爨』,這個「爨」就是灶的意思,或燒火做飯。「同爨」就是同灶炊食,同居而不分家,這叫「同爨」。

『游浪廢業』,「游浪」就是放浪。「廢業」,荒廢事業,或謂傾家蕩產。意思指遊手好閒,不務正業。

『析箸』,「箸」就是筷子。「析箸」就是分家的意思。

『置酒』,陳設酒宴。

『朝夕』,指度日之需。

『分契』,「契」就是證券,證明買賣、抵押、租賃等關係的文書。那這個地方,「分契」是指兄弟分家的契約。

『管鑰』,「鑰」就是鑰匙、鎖匙。這個地方是指主持家政,執掌出納、管理等鑰匙者。

『諸逋』,「逋」就是,原始的意義是指奴隸逃亡,後稱拖欠、欠稅。例如逋債、逋租。逋債為拖延付債,逋租就是拖欠租稅等。「諸逋」這是意思指諸多所欠的債務。

『改轍』,改變行車的路線,比喻改變原來的方法。「改轍」在這個地方是指改過。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

(摘自《感應篇解》愛敬交至)。

明朝時趙彥霄和他的哥哥趙彥雲同吃同住十二年。彥雲遊手好閒,揮霍浪費,不務正業,要求與弟弟分家。才過五年,哥哥就把家產蕩盡了。有一天,弟弟給哥哥安排酒菜,對他說,弟弟本來沒有分家的意思,因為哥哥不太節約,就代替守住祖輩一半家產,到現在還可以維持每天的生活。就把哥哥請回家中,仍然讓他當家,把分家的契約燒毀了,把管家的鑰匙也交給他哥哥,並且代替哥哥償還了所有欠賬。哥哥很受感動,非常慚愧,下決心改變舊習。第二年,彥霄和他的兒子都考上了進士。

好,我們再看下面這段按語:

【臨財之際兄弟尤易參商。所以為親用財則互相推諉分親所有則彼此爭競也善哉功過格云人子當養生送死時應作譬如父母少生一子想當析產受業時應作譬如父母多生一子想觀趙君所為何嘗有財產之見在其意中哉。】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名相注釋:

『參商』,「尤易參商」,按語說,「兄弟尤易參商」,「參商」是指參星和商星,兩星是不同時在天空出現,因此比喻親友分隔兩地,不得相見,或喻人與人感情不和睦。即彼此對立、不和睦的意思,就叫「參商」。

「析產受業」,「析產」就是分割財產,是指分家。「受業」是繼承前人的基業。

我們看這一段按語白話解:

涉及錢財,兄弟之間最易產生意見,應當為親人用財時,就互相推諉;而分親人財產時,就爭多嫌少。說得好啊,《功過格》上有這樣一段話,為人兒女,養老送終的時候,就應該做就算父母好像少生一個兒子的想法;分家立業的時候,就應該做就算父母多生一個兒子的想法。看看趙君的所作所為,哪裡還有財產你我多少的想法呢?

那麼這一段的趙彥霄、趙彥雲兄弟,尤其這個弟弟趙彥霄,他敬愛他的兄長趙彥雲。那麼按語裡面講,「臨財之際,兄弟尤易參商」,但這個在現在是非常普遍。所以父母親要用錢的時候,兒女要孝養父母的時候,都互相推諉,現在是非常地嚴重。那分父母親的財產的時候,都彼此對簿公堂,互相競爭,互相地爭多嫌少,這叫『爭競』。所以《功過格》上說,做兒子的,如果你負擔的比較多,要來孝順自己的父母,為父母做養生送死的時候,你應該把它當作說,父母少生了一個兒子,所以你要負擔得比較多。可是在分財產的時候,大家一定會爭多嫌少,你就要把它當成什麼?要推讓、要禮讓、要謙讓,你要把它想成說,父母多生了一個兒子想。這個叫齊家的道理,家和萬事興。

所以老和尚說,在儒家中講到齊家、治國、平天下,它的根本是什麼呢?怎麼齊家呢?齊家就要有家道。那麼剛才看趙彥霄、趙彥雲,他們的家道就是讓。所以齊家就是要有家道,你只要有家道就能夠齊家,就能夠家齊。齊家就是要有家道、家風、家學這三個,能夠將幾百人的家族和睦相處、互敬互愛、互助合作、平等對待。擴大來說,到國家就能治國,家庭都能夠這樣,那國君自然可以垂拱而治,這就是中國傳統的家。

所以以前都是大家族,所有的子弟奮鬥都是為這個家,所以如果你為非作歹、貪贓枉法,家族為你蒙羞,所以一切所作所為都是為了這個家設想,這就是家道跟家風跟家學它的道德力量。所以家道就是要遵循五倫的關係,家風就是五常八德,家學是孔孟之道,家業就要通過教育後代來傳承,這才是中國能夠綿延五千年,長治久安、盛而不衰的原因。

那麼過去家的組合由於血緣的關係,現在這個社會都比較流行小家庭,所以要恢復傳統的家已經很困難了,現在都是小家庭。所以老和尚說,他就想到了企業家,這是一個大家庭,用企業團體來繼承家的精神與功能,一個企業也可以組成一個家,一個社團也是一個家,過去的家是血緣關係,現在的家要用道義。

如果一個企業能夠用道義來運作,就像蘇州固鍀吳念博居士,吳念博老師他就是用道義,他建立了幸福企業,推廣到全世界,推廣到新加坡、馬來西亞,他就是推動幸福企業,也是用道義來運作,讓每一個人在這個企業裡面都能找到家的溫馨感覺與功能。確實吳念博老師他都做到這一點,他的員工子弟都是不用打卡的,都是就像一個家的溫馨的感覺和功能,而且吳念博老師逢年過節都還會寫信給他們的工人的父母,感恩他們,而且還會辦理他們工廠跟家庭之間的團圓。

這個就是中國傳統家庭的這個道義的功能,也就是要解決一切員工們的養老與育幼的問題,企業團體有自己的老人樂園、醫療中心和子弟學校,這樣企業職工就沒有後顧之憂,視企業為自己的家。企業中的領導就像是家族中的長者,將敬愛、關懷、照顧、互助和謙卑落實到每一個人的身心,使企業的員工都有一種歸屬感,人人和睦相處,平等對待,把他人都當成自己的親人,從內心真正化解對立,做到相親相愛如一家人。

這個是現代版的,老和尚說的,現在要做到齊家,只有寄望這些企業家來做,只要企業家能做到家道、家風、家學,那每一個員工的小家庭就齊家的了,就家齊了,那這樣就國治而天下平了。

好,這裡是講到這個公案『愛敬交至』,我們特別引用老法師的開示,如何來做到齊家治國平天下,根本就是要把齊家做好。那齊家要做好,必須要有家道、要有家學、要家風。

好,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

【至性感人《功過格》。】

【歸安嚴溪亭鳳天性孝友與同邑施翊之乘舟施愬兄分產不均公頻蹙曰。吾兄懦。吾正苦之。使得如令兄之力。可以盡奪吾田吾復何憂因揮淚不已翊之惻然感悟蓋相之與翊之兄弟也皆以知州致仕因田產而成隙者累年矣自是兄弟交讓終身無閒言。】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名相注釋:

『歸安嚴溪亭鳳』,「歸安」是地名,位於今天浙江省湖州市。「嚴溪亭鳳」是人名,就是嚴鳳,他明朝人,字季祥,號溪亭,人家稱他叫溪亭先生。弘治(明孝宗年號)十四年辛酉考上舉人,授分宜知縣,升南昌同知,擢鎮遠知府,仕途就是他的這個任官,擔任到南刑部郎中。

『愬』就是訴說、控告。

『頻蹙』,「頻蹙」就是皺眉頭。

『相之。與翊之』,這個就是施氏兩兄弟,兩個人的名字叫做施佐、施佑,施佐就是施相之,施佑就是施翊之。

『致仕』就辭去官職。

『自是』,從此。

『交讓』,互相謙讓。

『閒言』,「閒言」就是非議、異議,也可以解釋為離間的話。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

至性感人。(摘自《功過格》至性感人)。

歸安人名嚴鳳,他號溪亭,天性慈善,孝敬父母,友愛兄弟。有一次和同鄉施翊之一起坐船,施翊之訴說家裡分產不均,嚴公聽後,頻頻皺眉說,我的兄弟懦弱,我正在苦惱。假使能夠像你尊兄這樣,可以馬上全部奪走我的田產,我還有什麼憂慮呢?說完就揮淚如雨。施君見狀,惻隱之心油然生起,很受感動。原來相之與翊之是兩兄弟,都擔任知州一職,因為分田產而造成矛盾已經幾年了。自從和嚴君相遇之後,兄弟之間就互相謙讓,一生都不再有閒言閒語了。

好,我們看下面這段按語:

【嚴公之致仕也兄貧且老迎養於家每宴客必兄執爵公執箸隨後一日進箸稍遲兄怒批其頰公欣然受之終席盡歡酒罷送兄入臥次旦天未明隨至榻前候問未幾兄卒哭葬盡禮公之事兄若此知其對施之言字字由中而發矣。】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名相注釋:

『執爵』,「爵」就是裝酒的禮器,形狀像雀,青銅製作,有流(流就是倒酒的這個流槽),兩柱,三足,用以溫酒或盛裝酒,後指酒杯,這個叫「爵」。「執爵」就是拿著酒杯。

『批』,用手掌打。批頰就是打嘴巴。

『未幾』,不久。

『中』,內心。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

嚴公做官的時候,哥哥貧困並且衰老,嚴公就把他請到自己家中贍養。每次宴請賓客的時候,一定請哥哥拿酒杯,嚴公則拿筷子跟隨在後邊。有一次,嚴公進筷稍微慢了一點,哥哥很生氣,打了他一個耳光,嚴公欣然接受,宴席氣氛始終歡快。酒席之後,哥哥就寢了,第二天早晨,天還沒有亮,嚴公就來到床前問候。沒有多長時間,哥哥就去世了,嚴公傷心痛哭,按禮節送葬。嚴公對待兄長如此盡心,所以前面和施君所說的一席話,的確是字字出自肺腑,沒有半句假話。

好,那這一段裡面我們提到嚴鳳陪其兄敬酒,被其兄打耳光,還有前面趙彥霄恭敬其兄趙彥雲,這兩個公案是我們「敬兄」裡面二則的徵事。這裡面都提到一件事情,就是誠敬兩個字,不管是趙彥霄對其兄長趙彥雲,還有嚴鳳對他兄長的恭敬。所以在這個地方,我們就來聆聽老法師的開示,誠敬。

第一點,老法師說,求學、求道都在一個求字,是要自己去求得的,自己不肯,那就沒有人跟你說了。因為眾生不知道,也不懂得求,所以諸佛菩薩大慈大悲,現身說法,以代眾生求。我們在佛經裡面看到,那些當機者,像阿難尊者、舍利弗、須菩提尊者,他們都是當機者,就代眾生請法,這個意思,代眾生求道,就代眾生求法。像在《無量壽經》裡面,阿難出來啟請,就是代眾生請法。這個是諸佛菩薩的大慈大悲。

第二點,道與學一定是要有求才會說的,他的用意是重道。我們講說尊師重道,唯有尊,唯有重,學的人才真正得受用。這是尊師重道它的意含,一個尊,一個重。如印光大師說,一分誠敬得一分利益,二分誠敬得二分利益,十分誠敬,往往人就開悟了,得大利益啊。所以古人常說,不誠不悟。沒有誠敬的心,什麼利益都得不到,縱然來聽,也不過是記問之學而已,是無法得到真實的利益的。

第三,真實利益就是儒家所講的變化氣質,也就是佛法所說的轉識成智。這就是《無量壽經》裡面講的三個真實,就「開化顯示真實之際」,讓你開智慧,幫助你明心見性,這叫「開化顯示真實之際」。「住真實慧」,就是般若德現前,法身德現前,解脫德現前,法身德、般若德、解脫德,三德祕藏現前,這叫「住真實慧」。「惠以真實之利」,什麼意思啊?就是證得根本智,後得智起作用,根本智就是自覺,後得智覺他,最後覺行圓滿,所以這個就是這裡講的「真實利益」。

所以老法師說,在儒家來說,真實利益就是變化氣質,從凡夫變成君子、變成聖賢。在佛法來說就轉迷為悟、轉凡成聖,當然會先從斷惡修善開始,到最後成就的時候是轉識成智,轉八識成四智菩提,那就法身大士的地位,法身大士的境界。果然變化氣質,就是轉凡成聖。不會聽的學生只是聽語言、文字而已,與自己的心性毫無相關。若絲毫的誠敬心都沒有,所得的也不過是皮毛、表面而已。如果大家留意一下,對這些現象就會看得很清楚。

這一段主要老和尚的開示說,要想得真實利益,前面老和尚先說,一個尊,一個重,那尊師重道的尊跟重就是誠敬兩個字。

第四點,老法師說,也許我們自己會認為我對老師的確很恭敬,對佛法也是很恭敬,自己也很深入,那為什麼得不到利益呢?試想,老和尚說,你想一想,我們對惡人呢?我們有沒有恭敬呢?我們對討厭的人呢?有沒有做到恭敬呢?

這一點老實說,我們凡夫容易落入分別、執著,我們對惡人,我們就總是什麼?我們總是產生厭惡的心、嫌棄的心,我們那個恭敬心並沒有生出來。我們對於討厭的人,我們也生不出恭敬心出來,甚至生出排斥的心出來。所以我們對於惡人,對於討厭的人,我們都生不出恭敬心,那這樣就得不到真實的利益啊,你自己得不到真實的利益,也就是你沒辦法轉識成智,那你也沒辦法變化自己的氣質,你還是凡夫俗子,是不是?所以為什麼法身大士他可以轉識成智呢?因為他對善人跟惡人都能夠怎麼樣?做到清淨、平等、覺。

所以那一天,我在跟蓮友分享《無量壽經》,黃念祖老居士的《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的註解,在〈禮佛現光第三十八〉品,這個「禮」字就告訴你什麼?「禮」字就是恭敬。

〈禮佛現光〉:

「佛告阿難:若曹欲見無量清淨平等覺,及諸菩薩、阿羅漢等所居國土,應起西向,當日沒處,恭敬頂禮,稱念南無阿彌陀佛。」

這個是〈禮佛現光〉的第一段的經文,當時我在看這一段的時候,我也跟一般的蓮友一樣,讀完就過去了,一直到我要講課的時候,我看到這第一段的時候,我忽然間有去體會到佛陀為什麼講這一段的用意。

佛陀告訴阿難尊者,「若曹」就是你們,「欲見」,你們想見阿彌陀佛。

我分享給我們蓮友聽,老法師到我們孝廉講堂開示三次,第三次的時候,老和尚升座說法,同樣的佛堂,同樣的地藏王菩薩,同樣的西方三聖,老法師講完經以後下座,禮佛三拜,我們蓮友在旁邊用手機一拍,錄影的時候,老法師是拜在蒲團上,現紫磨真金色身,紫色的,紫色的黃光,應該是說紫色的金光,有紫色光,那個檔案我們現在都還在,我們也不敢公開。可是我們也在那邊禮佛,為什麼我們禮佛不能現光呢?老法師為什麼可以禮佛現光呢?恭敬心,老法師做到這裡講,他對惡人也恭敬,對討厭的人也恭敬,所以他能怎麼樣?老和尚能夠轉識成智,他就可以得到真實利益。

所以我當時在講這一段的時候,「佛告阿難,若曹欲見無量清淨平等覺」,「無量清淨平等覺」是誰呢?自性彌陀,也是我們的經文,「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所以「無量清淨平等覺」就是究竟佛,就是分證佛。因為怎麼樣?他已經破執著、破分別,再破妄想,妄想就是無明,有四十一品。所以佛陀說,你們想見自性,像六祖大師一樣見自性,「無量清淨平等覺」,因為要見到自性,要明心見性,見性成佛,就是法身大士以上的,他要怎麼樣?他要破我執、要破法執。老和尚有講過,破執著,離開六道;破妄想,就離開十法界了,就證一真了,就跟一真法界相應了。所以「無量清淨平等覺」就是離開十法界,入一真法界。為什麼是無量呢?我們自性取之不盡,用之不竭,還是離開相對待的,所以叫無量。有量的話是相對待世界,那都是生滅法。無量就是不生不滅,證得無生。

所以「若曹欲見無量清淨平等覺」就是一切種智,一切種智就是佛智。你證得一切智,阿羅漢,他證得清淨;你證得道種智,菩薩;你證得一切種智,就是能夠入不二法門,所以「無量清淨平等覺」就是入不二法門。「及諸菩薩」,菩薩是怎麼樣?菩薩有權教菩薩、實教菩薩。權教菩薩還在十法界,他破塵沙惑。那阿羅漢呢?阿羅漢是破執著。所以這裡面就講了,破執著,證得阿羅漢;破塵沙惑,證得菩薩;破根本無明,證得無量清淨平等覺。

這個裡面佛陀告訴你說,你想證得佛、菩薩、阿羅漢,所居的國土,「應起西向,當日沒處,恭敬頂禮」,佛陀告訴你,恭敬中求。

所以在講到第二段的時候,「阿難即從座起,面西合掌,頂禮白言:『我今願見極樂世界阿彌陀佛,供養奉事,種諸善根。』頂禮之間,忽見阿彌陀佛,容顏廣大,色相端嚴。如黃金山,高出一切諸世界上。又聞十方世界,諸佛如來,稱揚讚歎阿彌陀佛種種功德,無礙無斷。」

這一段我跟蓮友怎麼分享?我說,「阿難即從座起,面西合掌」,「面西合掌」什麼意思呢?西方表法圓滿,合掌代表十法界歸一真,還有權實二智,就是合掌,也是代表恭敬。「頂禮白言,我今願見極樂世界阿彌陀佛」,我現在想見阿彌陀佛。那要怎麼樣?要「供養奉事」,「供養」就是什麼?普賢菩薩七大供養。老法師說,什麼叫供養?布施如果有清淨心、孝順心、平等心、恭敬心,那個布施叫供養。所以供養是普賢菩薩所做的,「一者禮敬諸佛,二者稱讚如來,三者廣修供養」,他沒有說廣修布施。所以「供養奉事」,「奉事」是什麼?老和尚說的,為眾生服務,不要為自己服務。所以無我了,無我的時候一定是供養,一定是為眾生服務。

「種諸善根」就是無貪、無瞋、無癡。你如果能夠修「供養奉事,種諸善根」,不得少善根福德因緣嘛。所以「供養奉事」是福德,「種諸善根」是不得少善根,我們說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不得少善根福德因緣。所以「供養奉事」就是修福,福德。「種諸善根」,善根,三善根。

再來,「頂禮之間」是因緣。我跟蓮友說,什麼叫「頂禮之間」?為什麼老和尚頂禮下去可以現紫色光,我們頂禮下去,為什麼我們見不到呢?為什麼禮佛現光,高僧大德可以現光,我們現不了光呢?不是佛光不存在,不是佛光不存在。佛陀跟我們講,祖師也跟我們講,佛光就像太陽,就像月亮一樣,但是盲人見到太陽、見到月亮,他見不到啊。那為什麼盲人見不到呢?因為他有業障啊,他眼睛盲,他見不到陽光跟月亮啊,但是不是陽光月亮不存在,存在啊。所以我們見不到佛光是我們的業障,不是佛光不存在。佛常住常寂光淨土,一真法界,是我們的識心變現十法界,心現識變。

所以這個地方我就跟蓮友說,「頂禮之間」就是因緣、就是開悟。「忽見阿彌陀佛」,「忽見阿彌陀佛」是什麼?頓悟,直下會取。「容顏廣大」就是見到法身德、般若德、解脫德,見了一體三身佛,清淨法身佛、圓滿報身佛、還有百千億化身佛。為什麼「容顏廣大」呢?我們讀讚佛偈時候,「阿彌陀佛身金色,相好光明無等倫,白毫宛轉五須彌,紺目澄清四大海」,那就是阿彌陀佛的「容顏廣大」。誰見到佛身呢?誰見到佛的法身呢?見到應化身還不是真佛。所以佛的容顏沒有辦法形容,法身遍一切處,我們只能用一句話來形容,盡虛空遍法界。所以「容顏廣大」是什麼意思?我的體悟,見到法身了。

「色相端嚴」,就是「相好光明無等倫」,就「阿彌陀佛身金色,相好光明無等倫」,沒有辦法去比喻的。「如黃金山」,佛陀只好跟你講說,「如黃金山」,像一座黃金一樣,晃耀光明。接著佛陀說,「高出一切諸世界上」。為什麼他「高出一切諸世界上」?那極樂世界嘛,一真法界啊,法身大士他所證的就是「高出一切諸世界上」,他入一真法界了,所有一切其他世界都不能夠跟他比。

所以「又聞十方世界,諸佛如來,稱揚讚歎阿彌陀佛種種功德」。「阿彌陀佛種種功德」是什麼?我們的自性的無量德能、無量智慧。佛跟我們講,佛有三明、六通、十力、十八不共法,那就是「種種功德」,簡單來說歸納為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香,五分法身香。「無礙無斷」,他沒有障礙啊,他沒有間斷。

所以在這一段經文裡面,我把它歸納這三點,你怎麼去見佛。第一個,「頂禮」,代表恭敬,至誠恭敬。第二個,「忽見」,剎那頓悟,就是我常講的,「久修百千劫,悟在剎那間」,你念佛念到功夫成片了,再提升到事一心不亂,再進入理一心不亂,你就頓悟了,你就契入了,什麼經你都看得懂。

就像浙江的一位王姓的師兄,王居士,他因為好賭,輸掉幾百萬人民幣,害死了他的妻子。他發了一個大願,今生不求生極樂世界,永墮阿鼻地獄。讀了兩萬遍的《無量壽經》,現在會講經說法,會講《無量壽經》了,會講江味農居士的《金剛經講義》,他「忽見阿彌陀佛」了,這叫「忽見阿彌陀佛」了,這叫什麼?「願解如來真實義」。老和尚說,你會嗎?你會嗎,就是契入了嗎?你能契入,你會,就是「忽見阿彌陀佛」。那為什麼叫「忽見」呢?契會嘛。理可頓悟乘悟併銷,事須漸除因次第盡。這是古德說的。法身大士還有四十一品無明,到等覺菩薩還有一品生相無明。所以這個「忽見」就是剎那頓悟。「容顏廣大」是三德祕藏。

所以這一段經文裡面,首先跟你提出來就是頂禮恭敬,「恭敬頂禮」,跟我們這裡講的恭敬心,老和尚說,就可以得到真實的利益。

第四點,也許我們自己會認為我對老師也是很恭敬啊,我對佛法也是很恭敬啊,那為什麼會得不到利益呢?老和尚特別跟我們講說,那你想想看,你對惡人、對討厭的人你是不是也恭敬啊?真心裡面是沒有分別的,有分別就不是真心。我對這個人恭敬,我對那個人就不恭敬,這是分別,這個心是假的,是妄心,是二心。所以毛病就發生在沒有誠敬心,沒有恭敬心。

所以「敬兄」這一段經文主要講恭敬,包括剛才我們講的趙彥霄對他的兄長趙彥雲,還有嚴鳳對他的兄長,這都是表示恭敬心,他們真的是做到誠敬,這是真心。所以老和尚說,得不到真實利益就是因為沒有恭敬心。

第五,真正恭敬心就是一心,就是平等心,就是清淨心。無論表現怎麼樣虔誠,心裡有分別、執著,就不是一心。有分別就不平等,執著就是染汙、不清淨,這就是聽法、讀經不能得到真實利益的關鍵。

那麼「敬兄」我們就講到這裡。接下來我們就講經文二十四,【信友】。『信友』這一段裡面,可能我們時間上不一定講得完,那麼我們講多少就算多少,沒有講完的地方,我們下一回再繼續研討「信友」的部分。

我們先來看一百二十五頁,「信友」。我們看經文:

【(發明)據字義言。則多人為朋。少人為友。然此處不必強分。凡同朝同類同窗同事者。皆可為友。信即不欺之謂。非獨指踐言一端。是故謀事不忠。非信也。負人財物。非信也。面譽背毀。非信也。緩急不周。非信也。知過不規。非信也。絕其不信之端。所謂信者。在是矣。】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名相注釋:

『多人為朋,少人為友』,《易經·兌》篇:「君子以朋友講習」。孔穎達《疏》解:「同門曰朋,同志曰友」。那「多人為朋,少人為友」就是指同門未必同志,故朋多友少。

『踐言』,履行諾言。

『面譽背毀』,當面稱讚,背後毀謗,這個叫「面譽背毀」。隋朝王通《中說·關朗》:「親朋有非義者,必正之,曰:『面譽背毀,吾不忍也。』」

再來,『緩急不周』,「緩急」是指危急之事或發生變故之時。這一段這個講「緩急不周」,就是指他人遇到危急的時候,不施予救助。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

(發明)根據字面上的意思來說,則多人為朋,少人為友。但這裡不必強分,凡是同朝、同類、同窗、同事的人都可以稱為朋友。信就是不欺的意思,並不是專指履行諾言這一條。所以辦事不盡心不是信,欠人財物不是信,當面讚揚,背後毀謗不是信,朋友有困難不幫助不是信,知道朋友的過錯不規勸不是信。斷絕了不信的這一面,所剩下的就是信了。就是斷絕了不信這一個部分,你斷絕了不信這個部分,所剩下來就是信。

我們看下面下附徵事,【下附徵事(二則)】:

【千里赴約。《史林》。】

【卓恕。還會稽。辭太傅諸葛恪。恪問何日復來。恕言某日。至日。恪宴客。停不飲食。欲以待恕。客皆曰。會稽建康。相去千里。道阻江湖。安能必來。俄而恕至。一座盡驚。】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名相注釋:

『會稽』,地名。西晉至南朝末年,會稽所轄的約今天的紹興、寧波一帶。

『諸葛恪』,字元遜,琅邪陽都,就今天山東沂南人。三國時東吳重臣諸葛瑾之子,他是東吳的權臣。諸葛恪在吳朝,吳國官當到太傅。東吳孫權臨終的時候,他任命諸葛恪為輔政大臣,輔助太子孫亮。孫亮即位後,諸葛恪獨攬軍政,初期籠絡民心,東興之戰勝利頗有眾望,但窮兵黷武,大舉進攻魏國,最後輕敵大敗而回,漸失民心,他還未有反思,仍獨斷專權。最終遭到孫峻刺殺,夷滅三族,死的時候只有五十一歲。

『建康』,東晉、南朝宋、齊、梁、陳五代京師的名稱叫「建康」,也是六朝的時候中國經濟、文化、政治、軍事中心。更建鄴名為建康,它本來是建鄴,那麼就是今天的南京市。

『相去千里』,就是指紹興、南京相距約四百公里。古時候古里小一倍,所以雖然相距是四百公里,但是大約相當千里。

『爽』,差失、違背。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

相隔千里,如期相會。(摘自《史林》千里赴約)。

卓恕回會稽,告別太傅諸葛恪,恪問哪一天再來?恕就確定了日期、日子。到了這一天,恪宴請賓客,停止不吃,想要等待卓恕。客人都說,會稽建康相隔千里,江湖路遠,怎麼能說來就來呢?沒有一會兒恕突然來到,滿座大驚。

【按。此特信中之一耳。然能不爽千里之約。信何如之。】

這段按語的白話解就是說:

這就是講信的一個例子,能夠不違背千里之約,哪個能比得上呢?

好,這一段「信友」,我們大概時間的關係,只能講到『千里赴約』。那麼從「千里赴約」裡面,我們看到這個卓恕跟太傅諸葛恪他的約定,到約定的那一天,賓客以為卓恕應該不會來,因為會稽跟建康相距千里,結果卓恕他準時赴這個約會。這就是什麼呢?這一段告訴我們說,要用真心待人,這個卓恕就是用真心對待諸葛恪。

所以這個地方,我們就剩下一點時間,我們來聆聽老法師開示,要用真心待人。

第一點,老法師說,真心其實它是相對菩提心,菩提心就是發真誠心、清淨心、平等心、正覺心跟慈悲心。因為真誠是體,對任何人都要用真心待人,他騙我是他的事情,但是我對他是要用真心。能夠感化他很好,不能感化他,你也要用真心。要知道,這一生不能感化他,來生他也會被感化,佛菩薩就是這樣對我們,佛菩薩用真心。所以我們絕對不能夠因為他虛情假意,那我也虛情假意對待他,老法師說,那這樣就錯了,你就不是淨宗法門的人。老法師說,淨宗法門的人絕對不能說假話。這一點我們做到了嗎?但是我們受五戒,不妄語,這個我們是持戒的人,我們一定要做到不妄語,不妄語就是不說假話。

老法師說,你用真誠心待人,怎麼對待自己呢?對待自己要清淨啊,絕對不能有染汙。什麼是染汙?自私自利是染汙,名聞利養是染汙,五欲六塵是染汙,貪瞋癡慢是染汙,至少要把這些染汙離開,那你心就清淨了。

平等心沒有高下,對待任何一個人,對待任何人都一律平等,我對待佛跟對待一切眾生是一不是二,真誠心就在這裡。我對待佛,我們怎麼恭敬佛,我們就怎麼恭敬眾生,眾生歡喜,佛就歡喜。所以真心要怎麼去建立呢?要怎麼去成就呢?就是你怎麼樣的心對待佛,就用怎麼樣的心對待眾生,那就是真心。那就是不能妄語,不能虛情假意。

老和尚說,平等心沒有高下,對待任何人一律平等,你對待佛跟對待一切眾生是一不是二,一種心,就是平等心。我對佛恭敬,我對人不恭敬,那對佛的恭敬是假的,不是真的。我對佛恭敬,對蚊蟲螞蟻不恭敬,那對佛的恭敬還不是真的,還是假的。乃至於對花草樹木,對山河大地,學普賢菩薩禮敬諸佛,平等的。

老和尚說,覺不需要求,真正做到清淨平等,自然就會覺悟。這個地方就是重點哪,就是你不用去求覺悟,怎麼覺悟?老和尚說,你真正做到清淨平等,覺悟就現前了,自然就會覺悟了。要知道,清淨從戒裡面得來的,平等從定裡面得來的,覺是開智慧啊,覺是開智慧啊,禪定功夫深了,必然有一天你大徹大悟,明心見性。

第二點,老法師說,清淨平等覺就是三學,戒定慧,也是三藏,清淨是律藏,平等是經藏,正覺是慧藏。老法師這個開示是我第一次見到的。所以三藏是通三學,三學就是三藏。戒定慧,三藏經律論,它跟三寶相應。清淨是僧寶。我們說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皈依僧是清淨不染,皈依法是正而不邪,皈依佛是覺而不迷。所以你皈依清淨,皈依僧的意思就是皈依清淨。所以老法師說,清淨是僧寶,那麼平等呢?是法寶,正覺是佛寶,佛法僧,當然他就是佛種性。

所以我們知道,經裡面教導我們發菩提心,一向專念,一個方向,一個目標,一生當中決定沒有動搖。要學善財童子五十三參,接觸很多法門,讓我們明白,讓我們瞭解,那是慧,是後得智,無所不知。可是你心是定的,你沒有受它干擾,我還是老實念佛,求生淨土。法門再殊勝,我想學,到極樂世界再學,現在不學,一心一意地求生淨土,這就對了。

老法師這裡為什麼說,善財童子五十三參是教我們廣學多聞,接觸了很多法門?老和尚說,我們很感謝,你讓我們瞭解明白,那是智慧的境界,那是後得智,就無所不知,無所不覺。所以根本智是什麼?根本智是般若無知。那後得智呢?無所不知。那你「法門無量誓願學」,你都根本沒有證得根本智,你怎麼去學其他法門呢?你要先證得根本智。根本智是什麼?般若無知。般若無知,什麼叫無知啊?離盡一切虛妄之相,離開妄想、分別、執著,就契會了般若無知。所以般若無知就是什麼?就是我們禪宗裡面講的,「知之一字,眾妙之門」。那個「知」,「知之一字」那個「知」,就是我們的佛知佛見,它是「眾妙之門」。所以你先去要證得那個本體,般若無知,你才有辦法後面的用,無所不知。

所以老和尚為什麼說,我還是老實念佛,我求生淨土,為什麼?因為你先證得根本智,你到極樂世界才有辦法證得根本智。那法門再殊勝,我想學,我沒有辦法,我要發菩提心,一向專念。老法師說,到極樂世界再學,現在不學,為什麼?因為你沒有證得根本智。你唯有一心一意求生淨土,這就對了。到那邊,你證得根本智,再倒駕慈航,普度眾生,那是後得智,就無所不知。

今天因為時間的關係,這個「信友」我們沒有辦法全部講完,等到下一集、下一回,我們繼續來探討「信友」。

那麼今天我們就講到這裡。感恩各位同修大德,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声明:文章来源网络整理!版权属于原作者!感恩您的阅读!本文地址:https://www.guoloujiang.com/45496.html

意见与反馈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