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印光大师

印光法师文钞:千年暗室,一灯即明

2019年已过195天  慎勿放逸 《印光法师文钞》——增广卷四 陕西南五台山 大觉岩西林茅篷专修净业缘起记 良以佛视众生,犹如一子。于善顺者固能慈育,于恶逆者倍生怜愍。子若回心向…

2019年已过195天  慎勿放逸

《印光法师文钞》——增广卷四

陕西南五台山

大觉岩西林茅篷专修净业缘起记

良以佛视众生,犹如一子。于善顺者固能慈育,于恶逆者倍生怜愍。子若回心向亲,亲必垂慈摄受。又复众生心性,与佛无二。由迷背故,起惑造业,锢蔽本心,不能彰显。倘能一念回光,直同云开月现。性本不失,月属固有。故得历劫情尘,一念顿断。喻如千年暗室,一灯即明。

译白

实在是因为佛陀看待众生,如同一个独子。对于善顺的众生,固然能够慈悲化育;对于恶逆的众生,就加倍生起怜愍。儿子如果回心朝向母亲,母亲必定垂慈摄受。又者,众生的心性,与佛没有二样。由于迷惑背离的缘故,起惑造业,禁锢遮蔽了本心,不能够彰显。倘若能够一念回光返照,就如同乌云散开,月亮呈现。心性本来不失,月亮属于本有。所以能够历劫的情思尘缘,一念顿断。譬如千年黑暗的屋室,一点灯就照明了。

——如诚法师译

陕西南五台山大觉岩西林茅篷专修净业缘起记

真如法性,生佛体同。迷悟攸分,苦乐天殊。故我世尊特垂哀愍。虽于尘点劫前,早成佛道。又复悲运同体,慈起无缘。不违寂光,示生浊世。出家修行,成等正觉。拯彼迷流,同登觉岸。

真如法性,众生与佛的本体相同。因迷惑与觉悟的分别,受苦受乐就如天差地别。所以我世尊特别垂慈哀愍。虽然在尘点劫前,早成佛道。又再运同体大悲,起无缘大慈。不违常寂光净土,示生五浊恶世。出家修行,成等正觉。拯救迷惑的众生,同登涅槃觉岸。

说法四十九年,谈经三百余会。随顺机宜,循循善诱。大机则示以五蕴皆空,六尘即觉,毕竟一法不立,直下万德圆彰。小机则曲垂接引,为实施权,令其渐培佛种,以作得度因缘。

说法四十九年,谈经三百余会。随顺众生根机所宜,循循善诱。大根机的众生,就开示他五蕴皆是空无自性,六尘即是清净觉性,直至一法不立,当下万德圆彰。小根机的众生,就权巧方便地接引,为归于真实而施设权便之法,令他们渐渐培植佛种,以作得度的因缘。

如上随机所说种种法门,虽则大小不同,权实各异。皆仗自力,断惑证真,方出生死。故于如来普度众生之怀,未能究竟舒畅。

如上随众生的根机,所说的种种法门,虽然有大乘、小乘的不同,权教、实教各自有异。都是依仗自力,断惑证真,方能出离生死。所以对于如来普度众生的宗旨,没能彻底畅达。

由是于诸法外,又复特开信愿念佛求生净土一门。指极乐世界,以为本有家乡。指阿弥陀佛,以为无上慈父。令其发菩提心,持佛名号,以深信愿,求生西方。

因此,在诸多法门之外,又再特别开启了信愿念佛,求生净土的法门。为众生指明极乐世界是本有家乡,阿弥陀佛是无上慈父。令我们发菩提心,持佛名号,以深信愿,求生西方。

果能拳拳服膺,念兹在兹。则以己信愿,合佛誓愿。生佛相契,感应道交。现生则业障消灭,福慧增崇。临终则蒙佛接引,托质宝莲。其有惑业已断,则即登补处,速证佛乘。纵令博地凡夫,通身业力,亦可仗佛慈力,带业往生。

果真能够牢牢谨记,念念不忘。那么就是以自己的信愿,契合佛的誓愿。众生与佛愿相契,感应道交。现生,则业障消灭,福慧增长;临终,则蒙佛接引,托胎宝莲。如果惑业已断,那么即刻登上一生补处位,快速证得佛乘。纵然是博地凡夫,全身业力,也可以仗佛慈力,带业往生。

既往生已,即得迥出凡流,高预海会。惑不期断而自断,真不期证而自证。此之法门,全仗佛力。喻如跛(bǒ)夫日行数里,若乘转轮圣王轮宝,则顷刻之间遍达四洲。是轮王力,非己力也。

既已往生,就得以迥然超出凡夫之流,高升参预莲池海会。烦惑不期望断除而自然断除,真谛不期望证得而自然证得。这个法门,全仗佛力。譬如跛脚的人一天只能走几里路,如果乘坐转轮圣王的轮宝,那么顷刻之间,就能周遍到达四大部洲。这是转轮圣王轮宝的力量,不是自己的力量。

毕世修行者,固然如是。即五逆十恶极重罪人,临命终时,地狱相现,若能志心念佛,即得蒙佛接引。一辈子修行的人,固然是如此。即使是五逆十恶极重的罪人,临命终时,地狱相现,如果能够志心念佛,也立刻能够蒙佛接引。

良以佛视众生,犹如一子。于善顺者固能慈育,于恶逆者倍生怜愍。子若回心向亲,亲必垂慈摄受。

实在是因为佛视众生,如同孩子。对于善顺的,固然能够慈悲化育;对于恶逆的,则加倍生起怜愍。孩子如果能够回心朝向母亲,母亲必定垂慈摄受。

又复众生心性,与佛无二。由迷背故,起惑造业,锢蔽本心,不能彰显。倘能一念回光,直同云开月现。性本不失,月属固有。故得历劫情尘,一念顿断。喻如千年暗室,一灯即明。

又者,众生的心性,与佛没有二样。由于迷惑背离的缘故,起惑造业,禁锢遮蔽了本心,不能够彰显。倘若能够一念回光返照,就如同乌云散开,月亮显现。心性本来不失,月亮属于本有。所以能够历劫的情思尘缘,一念顿断。譬如千年的暗室,一盏灯就可以照亮。

此实一代时教最妙之法,上圣下凡共由之路。遍透九界之机宜,极畅如来之本怀。猗欤懿哉。何可得而思议也。

这实在是一代时教,最妙的法门,上圣下凡,共同经由的道路。完全摄受九法界众生的机宜,极度畅达如来的本怀。实在是太好了!如何能够心思口议呢?

及至大教东来,庐山创开莲社,一唱百和,无不率从。千五百余年来,潜修显化者,多难胜数。

等到佛教东传,庐山慧远大师首创开设莲社,一唱百和,无不相率跟从。一千五百多年来,潜密修证,显明教化的人,多的难以胜数。

举其尤者,元魏则有昙鸾。陈隋则有智者。唐则有道绰,善导,怀感,飞锡,承远,法照,少康,大行。如上诸师,悉皆道超十地,德震九重。无一法而不通,唯此法以是尚。

举出其中突出卓越的,北魏有昙鸾大师。陈隋有智者大师。唐朝有道绰大师、善导大师、怀感大师、飞锡大师、承远大师、法照大师、少康大师、大行大师。如上诸位大师,全都是道行超过十地菩萨,德行震动九重天。没有一法不通达,而唯独崇尚净土法门。

宋则有永明,昭庆,四明,长芦。永明则汇禅教律,归于一心,作四料简,偏赞净土。昭庆则血书华严,社结净行,宰辅牧伯,争先归依。四明则钞述妙宗,理极观道。长芦则拟结莲社,大圣书名。

宋朝有永明延寿大师、昭庆省常大师、四明知礼尊者、长芦宗赜禅师。永明延寿禅师则汇集禅宗、教下、律宗,归于一心,作了四料简,偏重赞叹净土。昭庆省常大师则血书《华严经》,结净行社,宰相州官,争先恐后来归依。四明知礼尊者,撰述《观无量寿佛经疏妙宗钞》,用义理极度阐明观想之道。长芦宗赜禅师,打算结建莲社,普贤、普慧二位大菩萨,写上名字,参与法会。

明则有楚石,妙叶,莲池,蕅益,清则有省庵,梦东。莫不宗说兼通,行解相应。专重净土,普劝修持。

明朝有楚石梵琦禅师、妙叶禅师、莲池大师、蕅益大师,清朝有省庵大师、梦东禅师。无不是禅宗教下兼通,行持解理相应。专门注重净土,普劝大众修持。

在昔之时,禅宗诸师,多事密修,殊少显化。自永明后,率多明垂言教,切劝往生。如死心新,真歇了,中峰本,天如则等。

在古时候,禅宗诸师,大多从事密修净土,很少显明教化。自从永明延寿大师作四料简之后,大多显明垂示言教,迫切劝导大家往生。如死心悟新禅师、真歇清了禅师、中峰明本禅师、天如维则禅师等。

至于宰官居士,若刘遗民,白居易,文彦博,杨无为,王日休,袁宏道,周梦颜,彭绍升等,或结社以精修,或著论以敷宣。

至于官吏居士,像刘遗民、白居易、文彦博、杨无为、王日休、袁宏道、周梦颜、彭绍升等,或者结莲社以精进修持,或者著论来宣扬净土法门。

如上若圣若贤,若缁若素,异世同音,极力弘阐。故得莲风大振,普遍中外,滔滔然如百川万流之朝宗于海。

如上圣人贤者,高僧居士,不同时代,却共同发音,极力弘扬阐明净土。所以莲风大振,普遍中外,滔滔然如同百川万流朝归大海。

良由华严法身大士,证齐诸佛之后,尚以十大愿王回向往生。观经五逆十恶,将堕阿鼻之时,若能十称佛名,即得高预末品。故得无机不被,无法不摄。

实在是由于《华严经》中的法身大士,证得齐等诸佛的等觉位之后,尚且以十大愿王回向往生极乐。《观无量寿佛经》中五逆十恶之人,将要堕入阿鼻地狱之时,如果能够十称佛名,即得高预下品莲台。所以无机不被,无法不摄。

如天普盖,似地均擎。森罗万象,无一不在其中,能出其外者。诚所谓九界众生离此法,上不能圆成佛道。十方诸佛舍此法,下不能普利群生。由是恒沙如来,出广长舌以赞扬。诸宗尊宿,发金刚心而流布。

如苍天普盖一切,似大地承载万物。森罗万象,无一不在其中,没有能够超出其外的。实在是所谓的:九界众生离此法,上不能圆成佛道。十方诸佛舍此法,下不能普利群生。由此,恒沙数的如来,出广长舌相来赞扬。诸宗高僧,发金刚心加以流布。

南五台者,系观音大士降伏毒龙,现比丘身所开道场。自隋至今千三百余年,其间高人轶事,以屡更沧桑,悉皆湮没,无由而知。

南五台山,是观音大士降伏毒龙,示现比丘身,所开的道场。从隋朝到现今,已有一千三百多年了,这期间的高人轶事,因为世事沧桑,全都湮没,没办法知道了。

至明季时,有性天文理老人,隐居无门洞。(俗讹为湘子洞)后因游方至杭州,住于黄龙庵。

到了明朝末年,有性天文理老人,隐居在无门洞。(俗人错认为湘子洞)后来因为游方,到了杭州,住在黄龙庵。

莲池大师在家时,即与夫人汤氏归依座下。继则依之披剃。不久老人复返长安。莲池中兴净宗,其源实发乎此。理老若非出格高人,莲池岂肯屈身座下,始终依止乎。事载云栖法汇,莲池及太素塔铭中。

莲池大师在家时,就与夫人汤氏,归依在他的座下。接着就依老人披剃出家了。不久老人回到长安。莲池大师中兴净宗,源头实际发源是在此处啊!文理老人如果不是杰出的高人,莲池大师岂肯屈身在他的座下,始终依止呢?事迹记载在《云栖法汇》,《莲池大师塔铭》以及《武林孝义无碍庵主大尼太素师塔铭》中。

夫观音大士,辅弼弥陀,度脱众生。此山又为中兴净宗发源之地。其主其山,皆与众生有大因缘。

观音大士,辅弼阿弥陀佛,度脱众生。这座山又是中兴净宗的发源之地。山主与山,都与众生有大因缘。

鹤年居士高恒松者,出身江苏,笃信佛乘。才登仕版,即弃簪(zān)缨(yīng)。备询宗匠,效善财之遍参。普礼名山,同紫柏之游历。至止此山,已经二三。

高鹤年居士(高恒松,字鹤年),江苏人,笃信佛乘。刚登仕途,就抛弃富贵。到处参访禅宗大德,效仿善财童子五十三参。普遍巡礼名山,如同紫柏尊者的游历。到这座山止住,已经有二、三年了。

于民国三年,纠合秦僧,修普同塔于大台之下。俾十方禅侣,死有所归。复建二静室,专修净业。以期若存若亡,咸获往生。

在民国三年,高鹤年聚合秦地僧人,在大台之下修建普同塔。使得十方禅侣,死后有一个归宿。又建造二间静室,专修净业。以期望无论生者死者,都获得往生。

后于禅悦之暇,游于灵应摄身二台之下。(摄俗讹作舍)见其岩高峻,其地平敞。恍悟宿世曾住此处,遂名其岩曰大觉。因建茅篷二座,专修净业。以远宗庐山,近法云栖,决志西归,故曰西林。

后来在禅悦的闲暇,游览灵应台、摄身台之下。(“摄”字,世俗错认为“舍”字)。见到这个地方的岩石高峻,石地平敞。恍然觉悟宿世曾经住在此处,于是命名那座岩石为大觉岩。因此建了二座茅篷,专修净业。因为遥远宗奉庐山慧远大师,近则取法云栖莲池大师,决心西归,所以名为西林茅篷。

(量)出家此山,曾侍大士香火。后以参叩知识,云游诸方。迄今三十余年,道业未成。以故久寄海上,无颜复回故乡。

我出家在这座山,曾经侍奉观世音大士的香火。后来因为参访叩拜善知识,就云游各方。至今已三十多年了,道业未成。因此长久寄住在普陀山,无颜再回故乡。

一日居士自长安来,令将净土法门,及此山此篷作一缘起。拟先刷印若干张,俾见闻者开发信心。继则立石篷中,以垂永久。因喜不自胜,撮略述之。虽词旨拙朴,无补法道,亦不暇顾云。

一天,高鹤年居士从长安来,令我将净土法门,以及南五台山、西林茅篷作一个缘起。打算先印刷若干张,使得见者闻者,启发信心。接着就刻石在茅篷中,以流传永久。因此,我非常欢喜,撮略叙述其中的缘由。虽然文词义旨拙朴,无益法道,也顾不上了。

声明:文章来源网络整理!版权属于原作者!感恩您的阅读!本文地址:https://www.guoloujiang.com/44899.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