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印光大师

印光法师文钞:复戚智周居士书一

既在杭州,便可息心办道。何须待香会过,又来普陀。你既然在杭州,就可以息心办道。何必等到香期过了,又要来普陀山。大士无刹不现身,何处不好礼拜供养。即曰特为见光,亦不必来。观音大士无刹…


既在杭州,便可息心办道。何须待香会过,又来普陀。
你既然在杭州,就可以息心办道。何必等到香期过了,又要来普陀山。

大士无刹不现身,何处不好礼拜供养。即曰特为见光,亦不必来。
观音大士无刹不现身,哪一处不好礼拜供养呢?即使说,是特别为了见我,也不必来。

文钞此番所印,有九十余篇。光满腹中草料,通通倒出矣。岂更有口传心授之秘诀,以私授于汝乎。
《文钞》这次所印的,有九十多篇。我满肚子的草料,已经通通倒出来了。哪里更有口传心授的秘诀,来私自传授给你的呢?

光学识褊(biǎn)浅,无大发挥。然能依之而行,决定有益无损。决定能了生死于现生,侍弥陀于没后。诚恐视为卑劣,则卑劣矣。
我学识狭隘短浅,没有什么大的发挥。然而能够依着《文钞》去行,决定有利益没有损害。决定能够在这一生了生死,在往生之后承侍阿弥陀佛。实在恐怕你将其看成卑劣,就真的卑劣了。

譬如金木泥彩所造之佛,以真佛敬之,即可成佛。以金木泥彩视之,则亦金木泥彩而已。然亵金木泥彩,则无罪愆。若亵金木泥彩之佛像,则罪过弥天矣。
譬如金木泥彩所造的佛像,当作真佛来恭敬的话,就可以成佛。当作金木泥彩来看的话,也只是金木泥彩而已。然而亵慢金木泥彩,没有罪愆。如果亵慢金木泥彩做成的佛像,那罪过就弥天了。

善得益者,无往而非益,鸦鸣鹊噪,水流风动,无不指示当人本有天真。(禅宗所谓祖师西来大意)况光之文钞,文虽拙朴。所述者皆佛祖成言,不过取其意而随机变通说之,岂光所杜撰乎哉。
善于得利益的人,无论到哪里都有利益,鸦鸣鹊噪,水流风动,没有不是指示我们本有的天真佛性。(禅宗所说的,祖师西来大意)何况我的《文钞》,文字虽然拙朴。所叙述的都是佛祖的成言,我不过取用其意,而随机变通来加以叙说,哪里是我所杜撰虚构的呢?

光乃传言译语,令初机易于晓了耳。然虽为初机,即做到极处,亦不能舍此别修。以净土一法,乃彻上彻下之法。非如小乘之法,大乘便不用以修习也。
我只是传达翻译佛陀祖师的言语,令初学人容易知晓了解罢了。然而虽然为初学人,即使做到极处,也不能舍离净土而另外修学其它法门。因为净土一法,是彻上彻下的法门。不像小乘法,大乘就不用修习了。

声明:文章来源网络整理!版权属于原作者!感恩您的阅读!本文地址:https://www.guoloujiang.com/44442.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