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栖最爱幽而朴,每至西湖必两来–乾隆皇帝八过云栖

【图说】云栖寺,万竿翠竹,僧众苦行,低矮寮房,以及寺里严守莲池师祖家法,专持佛名,深深吸引了初登云栖的乾隆皇帝。

民国九十年,一行人赴杭州西湖,寻访五云山下梵村的云栖寺。长一公里的云栖竹径,两旁茂林修竹,流水潺潺,蜿蜒深入,进得山寺,“外无崇门,中无大殿,惟禅堂处僧,法堂以奉经律而已。”没有高耸的山门,入得寺里未见大雄宝殿,只有禅堂以安僧众道业,及供奉经律藏经的法堂。至于后方的僧人寮房则“皆出势所自迫而后动作”,随僧众人数增加而渐渐扩充,并不是一起头就整体规画的。

莲池大师道高德盛,寺里设施皆有规约,各方衲子望风而来,这座五云山下的丛林,历久不衰。

明代隆庆年间,莲池大师兴复云栖寺。明亡后,清代一统天下,云栖寺道风不坠。据〈云栖法汇.圣驾幸寺恭纪〉记载,康熙“五次幸山”,五次驾临云栖寺。乾隆则“四临浙水,八度云山”,六下江南,四次驻跸浙江,来云栖寺有八次之多:

(一、二)乾隆十六年,三月初五,驾幸云栖寺。越七日,圣驾重幸。

(三、四)乾隆二十二年,三月初二日,载幸云栖寺。越三日,圣驾再过云栖。

(五、六)乾隆二十七年,三月初九日,圣驾三次南巡,更幸云栖。十一日,圣驾再幸云栖。

(七、八)乾隆三十年,春闰二月,十一日驾幸云栖寺。十六日。圣驾复幸云栖。

(见〈圣驾幸寺恭纪〉)

康熙五次临云栖

康熙、乾隆以九五之尊,多次登临云栖三宝殿,心中关切什么?康熙上来云栖,见到寺里的衣架上都是破衲衣,茶几器皿粗粗旧旧,康熙说:“观此用物,便知僧众都在苦修,不像世间图求名闻利养的人。”问僧:“云栖寺建于何时?”僧跪奏说:“此寺是宋朝初年乾德五年建的,伏虎禅师开山。到明末弘治七年,连绵大雨发生洪灾,殿宇经像随水漂没,几乎成了废墟。过了百年,到隆庆五年,有莲池师祖,法号祩宏,在此编造两间茅屋,许多善男信女来皈依,渐渐开创成寺。至今已一百一十九年了。”

康熙听了,又询问僧人:“云栖寺自开创以来,修行执守什么宗派?”僧再跪奏:“师训专修净土,昼夜六时,持名念佛,惟以守戒放生为事。”莲池师祖训诫,寺众要专修净土,早晚不断持名念佛,以守戒放生为事业。康熙又问:“目前僧众多少?”僧上奏:“全寺有三百多位僧众,从不向外募款化缘,自己也不种植生产。谨遵丛林规约,一粒米也是大众同用,很庆幸依赖天恩,也不觉匮乏。”康熙听后,传令侍卫取五封白金(银)赏赐僧众。

 莲池家法在

乾隆六次南巡,前四次驾临浙江时,每次都上云栖两次,有诗云:“云栖最爱幽而朴,每至西湖必两来。”云栖寺的幽静朴实,让整天活在“云移雉尾开宫扇,日绕龙鳞识圣颜”的乾隆天子,有了难得的安宁清心之处,故每次到西湖,隔几天就想来云栖。每回来寺,关注询问的内容都不一样。

乾隆十六年,三月初五,初上云栖,乾隆问:“当家师就是方丈吗?”僧答:“云栖一向遵循开山的莲池师祖遗训,一年换一次正副当家,不立方丈。”乾隆又问:“修什么宗派,有什么规模?”僧答:“修念佛法门,也讲经,及一切佛门事宜。”问答之后,乾隆进前殿禅堂,向莲池大师像上香致敬。禅堂有四十八位僧众,跪诵《无量寿经》,祝福圣上。乾隆叮嘱僧众“修行勿辍”,便进入竹林深处用膳。临去时,亲赐“南无阿弥陀佛”六字匾额,寺僧则恭呈数件山产,乾隆传谕收了一匣笋干。

七天后,乾隆圣驾重过云栖,仍旧上香礼佛,并询问僧人有没有收藏明代书画家董其昌的真迹,僧人呈上《云栖碑记》一册,乾隆亲题“香光法宝,永镇云栖”于书册页面。并作五言排律:

一碧万竿翠,双流百折澄;

竹泉行尽处,门径得来登;

磬礼悲心佛,畴咨苦行僧;

钟鱼守本色,拳拂谢多能;

矮屋常妨帽,明珠不断灯;

莲池家法在,六字括三乘。

云栖寺,万竿翠竹,僧众苦行,低矮寮房,以及寺里严守莲池师祖家法,专持佛名,深深吸引了初登云栖的乾隆皇帝。

六字真言此重听

乾隆二十二年,三月初二日,乾隆三过云栖,询问正副当家的法号、年龄、籍贯,及禅堂的规矩仪式,僧人一一回禀。仍如上回来寺,上香礼佛,到竹林深处的山亭,稍作休息用膳。

三天后,乾隆再过云栖,当天大雨如注,随从大臣怕道路泥泞,皇上不便上山,都在山下路旁的理安寺、开化寺等候乾隆旨意。乾隆来到江边,命卫士直接鸣鞭入寺。照例上香礼佛。当时众僧正在禅堂唱诵祝祷皇上,乾隆问:“诵什么经典?有那些礼忏事宜?”僧侣威仪整肃,梵音高朗,乾隆在禅堂观听徘徊许久,才进入竹林深处。因大雨刚过,天空初晴,阳光灿烂,照得树影山岚,清凉碧绿如洗,乾隆甚为喜悦,一时兴起写竹二枝,作记赐僧人收藏,又赋七言一律:

路入琳瑯个个青,祛人尘是洗心亭;

七年幻梦谁参破,六字真言此重听;

蝶舞花香自诠注,瀑飞石矗孰流停;

修篁深处忘机坐,适可依然悦性灵。

浙中僧院斯为最

乾隆二十七年,三月初九日,乾隆五过云栖寺。上香礼佛后,询问僧人:“寺里当家、监院,有何规矩仪式?”及《金刚经》:“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四句偈的意义。僧以“光阴如箭,倏忽而过,日月不停”奏答。乾隆点头满意。仍进竹林深处小憩,作四首绝句:

迳入筼筜心洗尘,春山过雨霁光新;

浙中僧院斯为最,不事庄严事朴淳。

静室三间对碧崚,花香鸟语处心征;

雨旸时喜宜菜麦,笑我斯之静未能。

一心念六字真言,衣钵何曾传子孙;

监院岁除依例换,莲池家法喜犹存。

《金刚》真蹟弃香光,索看重题逸兴偿;

四句本来无一字,更何须辨幻和常。

三天后的三月十一日,乾隆再上云栖,也是上香礼佛毕,进修篁深处,并亲题“南无阿弥陀佛”匾额。

【图说】走过一公里的云栖竹径,直到云栖寺,乾隆最喜“修篁深处忘机坐,适可依然悦性灵”。

云栖最爱幽而朴

乾隆三十年,春天润二月,第四次南巡,到浙江海宁观钱塘潮,十一日驾临云栖寺,每处都上香礼佛,询问“正副监院的籍贯、年龄、法号”及礼忏的事宜,听后,即命僧众进行礼忏法会。乾隆专注聆听许久,然后到莲池大师的静室上香礼敬,再入竹林深处,书写一副对联:“水向石边流出冷,风从花里过来香”。赐云栖寺“白金二百两,锦缎八端,安南香四觔(斤),藏香八束,石刻黄龙祖师真像一幅”。

六天后的二月十六日,乾隆第八次到云栖,仍在法堂、禅堂、莲祖静室上香礼拜,再入后山小憩。命侍臣取兰花墨迹,与寺里的石刻核对,作七言律诗:

云栖最爱幽而朴,每至西湖必两来;

依旧矮簷环曲堵,底须香阁耸琱台;

举头竹密藏峰峻,扑鼻兰馨过雨才;

合掌阇黎不饶舌,真言六字已云该。

乾隆赞叹云栖寺是“浙中僧院斯为最,不事庄严事朴淳”,视云栖为世外桃源,每回必来两次。而寺里“监院岁除依例换,莲池家法喜犹存”,莲池大师所立家法历经百年不衰,若非莲祖有德如韾,何能有如此的深远影响!寺僧“一心念六字真言,衣钵何曾传子孙”,只要一心恭念南无阿弥陀佛,人人都是衣钵传人。来到云栖,僧众逢人即称“南无阿弥陀佛”,无须饶舌多嘴,这六字真言已包尽万法精华了。

佛涅般后 法付国王

西湖山外的云栖,朴素庄严、规约严谨、专守净业,深深吸引这位“十全老人”,每至西湖必两来,八度云山上香礼佛。

当年,释尊嘱咐胜光王:“常当一心恭敬三宝,莫生邪见。我涅槃后,法付国王、大臣辅相,当为拥护,勿致衰损。”若能如此,国中风调雨顺,丰乐安隐,灾横皆除,率土太平。想来,乾隆八临云栖,也当如是祝祷:

皇图永固,帝道遐昌,

佛日增辉,法轮常转。

【图说】乾隆在云栖碑记页册,亲题“香光法宝,永镇云栖”。


转载自明伦月刊资讯网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973454358@qq.com

落实弟子规,做好中国人!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