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刘余莉教授

刘余莉教授:德音雅乐带给我们什么

中国古代所有的社会教育形式,包括我们看的诗词、歌舞、戏剧、小说等,都秉持了孔老夫子的一个理念,那就是“思无邪”。不要可能引起人们邪曲不正思想的内容,要的都是教导人们“孝悌忠信、礼义…

中国古代所有的社会教育形式,包括我们看的诗词、歌舞、戏剧、小说等,都秉持了孔老夫子的一个理念,那就是“思无邪”。不要可能引起人们邪曲不正思想的内容,要的都是教导人们“孝悌忠信、礼义廉耻”的内容。

我们看古代的诗词,比如《群书治要•诗经•蓼莪》上这样写道:“蓼蓼者莪,匪莪伊蒿。哀哀父母,生我劬劳。无父何怙?无母何恃?出则衔恤,入则靡至。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欲报之德,昊天罔极。”这是当时斥责周幽王的政治太过暴力,连孝子都难以奉养父母的一段诗。这一篇诗中也教导人要孝敬父母。看那个又长又高的莪蒿,原来不是莪蒿而是青蒿。可怜我的父母,生养我多么的辛劳!没有父亲有何凭依?没有母亲何所依靠?出门在外心里就思念着父母,回到家里却又见不到父母的面。父亲是您生了我,母亲是您教育我。生养我,照顾我,牵挂我,出门进门抱着我。想要报答父母恩,父母恩高像天无以回报。

这一段话讲,父母是儿女的依靠,对儿女的牵挂和爱护无微不至。比如,我们自己会说我好久没有吃什么什么饭了,这无意中的一句话被母亲听到了,下一次我们回家的时候,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就被端到了饭桌上。我们都已经习以为常了,体会不到父母无微不至的关爱。

还有很多的礼乐也是教导人培养起正确的好恶,返回到人道之正上来。《礼记》上说,古代的圣王制礼作乐,并不是满足人们口腹耳目的欲望,而是教导人们养成正确的好恶观念,返回到做人的正路上来。

像我们在传统文化的论坛上,经常能听到靳雅佳老师的《移风易俗,莫善于乐》。我第一次去听的时候,自己也是泪流满面。本来我自己是要参加一个到西藏的考察访问,我觉得西藏是梦寐以求想去的地方,就报了名。正好母亲没有事做,我就让我的学生带着母亲去参加一个传统文化的论坛。但是,恰巧这个考察取消了,于是我自己也去参加了这个传统文化的论坛。好像是上天的安排,就是在这一个论坛上,我第一次听到了靳老师唱的《移风易俗,莫善于乐》。我们当时听得泪流满面,从头哭到尾。因为什么呢?因为好像都是在讲自己,自己做得太差了。从那以后我才知道,需要学习的人不是父母,而是我自己。从那时起,我才走上了真正学习传统文化的路。这就是音乐的力量。

在《吕氏春秋》上还讲了各种各样的音乐的特点。“乱世之乐,为木革之声,则若雷;为金石之声,则若霆;为丝竹歌舞之声,则若噪。以此骇心气、动耳目、摇荡生,则可矣,以此为乐则不乐。故乐愈侈,而民愈郁,国愈乱,主愈卑,则亦失乐之情矣。”意思是说,乱世的音乐,演奏木制、革制乐器的声音就像打雷,演奏铜制、石制乐器的声音就像雷霆震怒,演奏丝竹器之类的歌舞音乐就像大嚷大叫。这样的噪响,用来惊骇人们的精神,震动人们的耳目,动摇放荡人们的性情,倒是可以办到的,用来作为音乐演奏,那绝对不可能给人带来欢乐。所以音乐越是奢华放纵,民众就越是抑郁,国家就愈是混乱,君主的地位亦越是卑下,这样也就失去了音乐的本来意义了。

从这里我们知道,我们现在的流行歌曲大多数都不是德音雅乐。因为什么呢?听了这些歌曲,没有让人心平气和,生起喜悦,反而就像大嚷大叫、雷霆震怒,伤害了人的性情。古人说:“移风易俗,莫善于乐。”一个人走到一个地方,还没有问这个地方政事办得如何,只是听这里流行什么歌曲,就知道这一个地方的民风如何了。所以,我们也要注重通过音乐的教育来引导孩子。像用古筝、古琴弹奏的乐曲,就非常的平和。本来你心情很烦躁,听上这一段舒缓的音乐,烦躁的心一下子就给抚平了。

(摘自《群书治要十讲》)

文章来源网络整理!版权属于原作者!感恩您的阅读!如果你觉得文章还不错,就请发送给朋友或者转发到朋友圈。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喜欢就请关注我们吧(微信公众号:传统文化扎根网)本文地址:https://www.guoloujiang.com/34876.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