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老师主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9集)

印光大师说:“太上感应篇,摄取惠吉逆凶,福善祸淫之至理,发为掀天动地触目惊心之议论,何者为善,何者为恶;为善者得何善报,为恶者得何恶报,洞悉根源,明若观火。且愚人之不肯为善,而任意作恶者,盖以自私自利之心使之然也。今之自私自利者,反为失大利益,得大祸殃,敢不勉为良善,以期祸灭福集乎!由是言之,此书之益人也深矣。”


《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九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8/02/10 台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009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们研讨《太上感应篇汇编》,【太上曰:祸福无门,惟人自召。】请各位同学翻开课本第三十一页,我们看经文:

【以上俱精微神化之论。有志者。所当深思力勉。期造纯熟自然而后已。昔宋赵康靖公。置瓶豆二物。起一善念。投一白豆。起一恶念。投一黑豆。初则黑豆甚多。继而渐少。久之善恶二念都忘。瓶豆亦弃而不用。盖消磨至于莹澈矣。又阴骘文曰。人能如我存心。天必锡汝以福。盖存心在我。只求克私复性以事天。任天之报施。则气类相从。自然不爽。是知去祸召福之道。端在存心矣。旨哉。】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精微神化’,“精微”是精深微妙,“神化”,犹言出神入化。“以上俱精微神化之论”是指前面这几位,我们前面探讨的,从六祖慧能大师,再来就是曾子的“三省”,“夜惕四知”。还有宋朝的张载怎么讲“正心”。罗从彦所讲的,人在静坐的时候,看喜怒哀乐还没有发作的时候是什么个气象,这就是“养心”。再来就是孔子讲的,“居处恭,执事敬,与人忠”。瑞岩和尚说的,“主人翁惺惺否”。还有朱熹的学生周彦文说的,“近觉行坐语默,皆瞒不得自己”,就行住坐卧骗不了自己。朱熹说,这是得力处。

宋朝陈烈他没有记性,后来把书本放下来,静坐一段期间以后,书本拿起来就一览无遗,全部都记起来了。那么他就提到说,孟子说,“学问之道无他,求其放心而已矣”,就把失去的心找回来。谢上蔡说,如何恭敬,“要在勿忘勿助长之间”。高景逸说,每天到黄昏的时候,“默检一日所为”,看看自己有没有浪费光阴。还有后面的程明道跟他的弟弟伊川乘船的时候,发生水难,船几乎翻覆,可是程明道先生却是“正襟危坐如常”,他心里存了诚敬。还有真空寺老僧说,人有妄想,有时候是回想过去,有时候幻想未来,种种这些过去、现在、未来这三种妄想,都是生灭心,“不患念起,只患觉迟”,不怕念起,只怕觉迟。

以上这些,我刚才唸过这几个都是这里讲的,“以上俱精微神化之论”,什么叫“俱精微神化之论”呢?就是我们直接探讨我们这一念心性,“精微”就是我们那一念自性的功德,“神化”就是我们本自具足的神通妙用。也就是六祖大师开悟的那五首偈子,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本不生灭,就是“精微”。“神化”就是何期自性,能生万法,就是它的大机大用,这是它的神通变化。都在讲我们这一念心性的体用不二,这就是“精微神化”的意思。

宋朝‘赵康靖’,他是宋朝应天府虞城人,宋仁宗时候的进士,为开封府的推官。他在担任洪州知府的时候,建这个临江的石堤,那么就不再有水患了。后来担任翰林学士,官当到枢密使、太子少师。

再看下面,‘莹澈’就是莹洁透明、晶莹剔透。

再看下面,‘阴骘文’是“文昌帝君阴骘文”,简称“阴骘文”,它是一卷。清朝周安士居士所编辑的《安士全书》,就“文昌帝君阴骘文”、“万善先资”、“欲海回狂”,还有“西归直指”。那么“阴骘”这两个字是起源于《尚书》洪范篇,“惟天阴骘下民”。这个“惟天阴骘下民”的意思就是,冥冥之中上天都暗中护念众生,保定人民,冥冥之天在暗中保定人民。“文昌”,本来是古代的星名,星座的名称,文昌星。文昌帝君祂十七世都到这个世间来示现,所以“文昌帝君阴骘文”就是讲文昌帝君到这个世间示现十七世的一个经过,最后佛陀有给祂授记成佛。祂讲,“吾一十七世为士大夫身”,所以那个“吾”好像是讲文昌帝君本人,其实那个“吾”不是我们每一世转世的那个我,那个“吾”就是如来真性、如来自性,就是我们父母未生前本来的面目,就是真如自性,这个是“吾”。

但是一念无明生三细以后,境界为缘长六粗,一念无明业相起来以后,就能见相、所见相,又称境界相,这个是三细相。接下来,依境缘而产生六粗相。智相,了别境界的好坏。然后就有智相,相续相,相续的念头,妄想不断。再来执取相,紧紧地抓住妄念不放,叫执取相。再来就是计名字相,就一个名字相的执著,比如说他评批我,我很爱他,他欺负我,这个计名字相就出来了。

比如说我的好朋友江松桦董事长,他很慈悲,他是一个行菩萨道的企业家,把《了凡四训》、《弟子规》、《太上感应篇》落实在公司的企业管理。曾经他有两个员工,小女生,因为他们公司的员工年纪都很年轻。有两个女性员工因为iphone手机,美国一种品牌叫iphone手机,因为现在手机很容易在手机的画面上看到对方写的讯息,那么这两位,某甲、某乙这两位女生,有一位看到对方的手机的讯息,被看的这位女生就非常不高兴,两个女生就打起来了。打起来以后,按照他们升恒昌公司的规矩、规定,是要开革的。那江董事长就接见这两个员工,他说,妳们两个没有学《弟子规》,也没有学《太上感应篇》。他们公司都在落实《太上感应篇》跟《弟子规》。他问她们说,为什么打起来?她说,她看我的手机。

这个就是她看我手机的讯息,这个叫做什么?她一念无明起来的时候,就有能见的我跟她所见的对方,这个能见相、所见相的三细相就出来了。然后就智相,就了别说,她偷看我的手机讯息,就会了别善跟恶,喜欢跟不喜欢,就是智相。然后就相续相,就一直想着她看我手机的讯息,她看我手机的讯息,这个妄想就不断的生出来。然后接下来,执取相,就一直执著这个境界,说她看我手机的讯息内容。然后就计名字相,那个名字相就是她看我手机的讯息,这八个字。再来就起业相,两个就打起来。然后就业系苦相,因为两个打起来,就变成恶缘,就会讨厌她,两个就变成恶缘,带着这个打起来的痛苦,两个被董事长召见,这叫业系苦相。这个业,打起来这个身业跟口业,两个相骂,然后自己起一个恶念,这个叫意业,身口意就完成了,带着这个业力,两个变成冤亲债主。这个叫做六粗相。

后来董事长跟她们讲,他说,公司待遇不错,要考进来不容易,所以妳们两个回去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各一百零八遍,再来跟我讲要不要辞职。那干部没有管好,抄五十四遍,一半。这个就是教育,所以好员工也是教出来的,坏员工也是宠出来的,没有教好。所以人确实是可以教育的。后来一百零八遍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抄完以后,董事长再问她们要不要辞职?她们两个说,不辞职了。这个就是什么?人是可以教得好的。这就是为什么必须要进行德行教育?就是这个原因。所以孔子教学,第一个先摆德行,摆第一,第二个再教言语。江董事长就有用孔子的教学,先把德行教育摆第一,教她们改正自己的错误,修正自己的行为,就是修行。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就是教育,就是教她们回光返照,反求诸己,这就是德行就会开显出来,两个就不会变成冤亲债主了。

所以这个就是刚才提到说,冥冥之天在暗中保定人民,就是文昌星,所以文昌帝君祂说,“吾一十七世为士大夫身”,因为祂在累世轮回。我们下一回就要讲《安士全书》,学人对于“阴骘文”,我以前就曾经翻译过,翻译到一半没有完成,所以希望能够好好地发大愿把《安士全书》演绎出来,能够利益众生,离苦得乐,这是我的心愿。我也希望将来反复的讲《感应篇汇编》,反复的讲《安士全书》,先让大家扎下很好的因果的基础。那以后有机缘,我再来讲解《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也是我最喜欢的一部经,《金刚般若波罗蜜经》,《金刚经》。然后黄念祖老居士的《无量寿经大经解》,这也是我很有兴趣的一部大经的注解。大概我以后的修行会集中在这四部经上面。那当然再加一个《地藏经》,《地藏经》是我最大的一个使命,就是《地藏菩萨本愿经》。

所以文昌帝君祂曾经有一世,祂在四川那个地方,祂往生以后,被皇帝追封为“梓潼帝君”。在《清河内传》以及《梓潼帝君化书》称玉皇大帝委任梓潼神,梓潼神掌管文昌府和人间的禄籍。也就是说,文昌帝君专管人间的功名利禄,“司文人之命”,所有读书人的命统统归文昌帝君掌管。所以我们台湾的龙山寺有文昌帝君,很多小朋友要考高中跟大学,全部去求文昌帝君。台北市万华区的龙山寺,你要是去看的话,那个香火非常鼎盛。文昌帝君前面都摆什么呢?台湾的习俗喜欢摆什么呢?大部分都摆准考证,愈摆愈前面,文昌帝君会看得到你是准考证几号,都祝你考一百分。然后再来买那个葱,粽子也有人买,粽,高中,考试高中榜眼或是状元。再来就是也有人摆那个好彩头,就是台湾的那种菜头,那个萝卜,白萝卜,好彩头。大概都摆这几个东西,不出这几个范围。其实文昌帝君里面也有讲过,你摆这些,你命里会考中就会考中。文昌帝君不可能帮你,帮你拿笔,帮你写,不可能。但是小朋友如果你想要考中好的学校、考上好的功名,最好你就是发愿做好事,孝顺父母,恭敬师长,帮助同学,多做好事,跟着父母养成财布施的习惯。因为读书人嘛,小朋友读书,没有时间做法布施,无畏布施,可以无畏布施,帮同学就是无畏布施。

像我们讲堂有帮助一位她家庭环境非常苦的一位,百慧小妹妹,她就做得很好,所以我们讲堂都护持她奖学金。她的同学的妈妈是越南嫁过来的,越南嫁过来的女子。她爸爸比较有暴力倾向,常常就会父亲打母亲,到后来这位小朋友的妈妈往生了。那我们百慧小朋友就很有同学的爱心,常常去照顾她这个同班同学。她只要一到,她这位同学的爸爸就不敢发脾气,这个百慧同学还是有德行的。这就是什么?这也是利他的无畏布施。

所以小朋友你不用摆准考证,你只要好好孝顺父母,恭敬师长。当然功课也要准备,不能全部寄望于老天爷帮你忙,那这样你会心想事成。当然你最好遵照印光大师所教导的,小朋友从小做扎根教育,教他懂得因果教育,教他背诵《文昌帝君阴骘文》、《太上感应篇》。教他从小要有惜福的习惯。教他小时候不能伤害生命,不能伤害小动物。教他小时候就要念阿弥陀佛圣号、观世音菩萨圣号。教他要帮忙父母做家事,要勤劳。不能有派头,不能学派头,学时尚的这种追逐时尚。假如你能够照印光大师这样开示,做这些善行,保证你一定考上很好的学校,这就是学文昌帝君。

所以以前古时候读书人、士大夫,往往在科举考试前面都要向文昌帝君庙,向文昌帝君卜问功名,要去跟祂求问功名。所以有些我们在《感应篇汇编》里面就有看到了,我们以前有讨论过了,以前有些读书人都到要考试前面的时候,到文昌帝君庙去过夜,住在那边,希望文昌帝君给他托梦。

这个我跟你讲,这个真的有时候也是很不可思议。那一天我跟江董他有一个好朋友是学中医的,我们都称他叫麦医师。这位麦医师年纪轻轻地,福报很大,才三十几岁而已。八岁的时候,他爷爷就教他针灸,他到现在可以讲说,已经可以到刚才讲的出神入化的地步了。他很慈悲,他如果针灸完以后,帮病人服务完了以后,他一定到加护病房去关怀那些生命垂危的病人,接受病人家属的请求,到医院的加护病房。这个是一般中医师不会去做的事情,大家在诊所忙赚钱都来不及了,哪里还有时间去加护病房探望病人呢?这位麦医师就这么慈悲。或者他常常发愿假日,或者是一段期间,就到某一些佛寺去帮出家人针灸。所以他福报很大,他年纪轻轻,他财布施,可以讲心想事成,只能这样说。别的中医师可能不一定会赚很多钱,但是他命中有财布施,他去帮出家人义诊,这是内财布施,一样是得财富。

那一天,他就跟我讲一个有趣的事情,我们台湾早期中医师要特考,非常难考,录取率百分之五到四之间而已,一百个人只有录取三个到五个,比考状元还难考。所以很多大学毕业的,或者学徒出身的中医人员,考不上中医特考。那么你没有办法考上中医特考,你就不能有中医师的执照,不能够挂牌营业,你就变密医了,那密医就会取缔了。那我们这位麦医师当然他不是大学的中医科,中医学科毕业的,他跟着师父学。他跟他师父学医的过程也是很有趣,在这边我就不提了。

那么他要考试的前一天,神医来给他托梦,哪一尊神不知道,但是反正就是神医来给他托梦。因为这些神医,比如说像孙真人,我常常会提孙真人的故事,我们在讲席里面都提过孙真人,《千金要方》,孙思邈,他事实上孙思邈就是佛家里面的药师如来佛。孙思邈他曾经有一次经过路边,一个小朋友在玩弄一只小蛇,几乎要快把牠玩死了,断了两截了。他跟那个小朋友说,你不要玩死牠啦,多少钱我给你买下来。他用药把牠敷好以后,那一条蛇又好起来。那么有一天,他就梦中,龙王来召见他,他就到龙宫去了,龙王特别谢谢他救祂的小孩,那一条差一点死掉的小蛇原来是龙王的儿子。后来龙王要请他,送他很多礼,要请他吃山珍海味的大餐,他都说不用了,听说龙宫有很多珍奇的宝藏。后来龙王就给他看了,最后他相中《千金要方》,带到人间来。孙思邈他曾经发一个善愿,不管贫穷富贵,不管刮风下雨,不管天气好,不管自己多疲倦,只要能够找得到他,他一定去跟他医疗,这叫做大慈大悲。所以我在讲席好几次,我非常赞叹孙思邈这位孙真人,他最后成仙,这个都是菩萨化现的,菩萨示现的。

所以那个麦医师他就是在考中医特考的前两天晚上作一个梦,神医护法神先去跟他告诉,明天要考的申论题是什么。因为中医师特考,最重要就是那个申论题。申论就是你要评论一个,比如说一个症状要怎么医疗,你要写出一篇文章出来,叫申论题。那个神医的护法神竟然告诉他,明天要考的申论题是什么。他吓一跳,他去问他的老师,跟他学针灸那个老师,他老师就是出题的考试官。当然他老师不能泄题。他就去问老师说,老师,明天会不会考这一题?他老师跟他讲说,你用功就好,你不要问我,你用功就好,不要问我。老师当然不能承认说,对,那一题会考出来。就这么一个神来之笔,第二天的中医师特考真的是考出那一题出来,

所以从这个故事让你去印证是不是真有文昌府在掌人间的禄籍呢?籍就是名册,禄就是考中功名的。当然能考上中医师特考就什么意思,你知道吗?一辈子衣食无缺。你如果医术高明的话,这一辈子说不定是大富大贵。但要看你的福报,你过去生有没有造这个善因,这辈子的缘修得好不好?有没有救济众生?有没有寻声救苦?有没有苦病人之所苦?病人苦就等同你的苦,这叫什么?视病如亲。所以一个良医,一个良相,这两个可以救人。就范仲淹说的,他早期去算命,算命的跟他讲,有两种人可以救人,一个是良医,一个是良相。良相,我们用现在的语句叫好的国务院总理,对不对?好的国务院总理可以救整个全中国。你看像国内同胞,大家都怀念周恩来总理、朱镕基总理,对不对?还有邓小平副总理。你看他们历史留名了,邓小平、朱镕基、周恩来对中国近代的革命以及近代的建设功不可没。就如同台湾人怀念什么?怀念行政院长蒋经国,蒋中正的儿子,台湾的人们非常怀念蒋经国,认为蒋经国对台湾有贡献,十大建设。这叫做什么?良相。

那么良医就是孙思邈,所以刚才我讲的这个麦医师,我这位好朋友麦中医师的,神医护法神给他入梦,考试还没有出来以前,都已经告诉他明天要考什么。因为神医知道他将来是个良医,良医一定要让他考中,这会有护法神。所以为什么《地藏菩萨本愿经》有一个坚牢地神,“地神护法品第十一”为什么要派坚牢地神?就是你依《地藏菩萨本愿》发愿去做以后,就会有护法神护念你了。这里古代的读书人往往在科举考试前面去向文昌帝君卜问功名,你只要发愿要做良相、良医,就可以了,你就可以得到上天护念了、护祐了。所以《文昌帝君阴骘文》在明朝、清朝那个时期影响很大,几乎是家喻户晓,收入《道藏辑要》星集第九。

所以我们现在来讲《感应篇汇编》,我们将来要讲《安士全书》,我们都要发一个愿,怎么样?就是要帮助众生离苦得乐,帮助众生断恶修善,帮助众生转迷为悟,转凡成圣,要发这个愿。因为印光大师他是净土宗第十三代的祖师,以他在佛教界的影响力,跟他在佛教界祖师的这个位阶,他大可印很多佛教的书籍。可是老和尚说,他当时在香港中华佛教图书馆所看的那个图书室里面,所典藏的印光大师所印的这些善书跟佛书,印光大师光印《了凡四训》、《太上感应篇》、《文昌帝君阴骘文》、《安士全书》,印了几百万册,老和尚预估最少三百万册,反而是佛经印得不多,都是几千本、上万本这样而已。但是这三本书,善书,印光大师说,以现在的乱世,那时候他们还不是乱世,但是印光大师他说,将来杀父、杀母、杀夫、杀妻、杀子、杀人层出不穷,人心日趋暴戾。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众生不相信因果报应。

所以你看李炳南老师要往生前讲,他说,就是佛菩萨下凡也来不及救了。所以印光大师说,现在去跟他讲伦理来不及了,跟他讲道德来不及了,直接跟他讲因果教育。这因果教育,老和尚说,太重要了。那因果教育,老和尚说,小乘的成实宗、俱舍宗,事实上在宋朝以后就没落了。不学小乘而学大乘,非佛子也,这佛陀讲的。那现在小乘用什么做代表呢?老和尚说,三个根,《弟子规》、《太上感应篇》、《安士全书》,就《文昌帝君阴骘文》,这几本书来代替小乘宗,也就是我们净业第一福,“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孝养父母”就是《弟子规》,“慈心不杀”就是《太上感应篇》,“修十善业”那就是什么?就是佛教的最基础的入门,这三个就三个根。所以《弟子规》、《太上感应篇》、《十善业道经》,这修净业第一福。所以印光大师他洞烛机先,知道现在这个乱世,末法时期,用因果教育可以挽救人心,可以挽救天心。这个就是《文昌帝君阴骘文》在明清的时期影响很大,这个对现在更应该要去推广。

所以我在今年的万人念佛要流通一本小册子,是《弟子规》、《太上感应篇》、《文昌帝君阴骘文》,还有《朱子治家格言》,再来是《佛说十善业道经》,这五本我先推出来,大概小小地,便利携带。我上面给它题一个,就是“积德兴家,传家之宝”,要娶媳妇,要生孙子、生儿子,这一本送给他,我要大力的推动这一套书。这是老祖宗给我们的智慧,也是宝藏,用这一部经、用这一套书,下去积德,就可以兴家,就可以传家。

老和尚说的,建立家业、家风、家学、家道,要怎么建立?你必须要先教小孩,印光大师说,必须要重视家庭教育跟因果教育,还有女子教育。老和尚说,从胎教开始,三岁看八十,从胎教、出生到三岁,这一千天所有教学的责任统统母亲要来担任。现在母亲不会教,所以天下大乱,家庭不和,我们都有这个责任来帮助诸佛菩萨,帮助众生离苦得乐。所以提到这个《阴骘文》,学人特别感触,所以也把这个事情讲出来,就是我这一次要推动的这一本小册子,《弟子规》、《太上感应篇》、《文昌帝君阴骘文》、《朱子治家格言》、《佛说十善业道经》。这本小册子也是我讲了《感应篇汇编》弘法五周年,五年来,我用这样来做一个纪念。这个是“阴骘文”。

再来,‘锡’就是赐予。

再来,‘气类相从’,它是从《易经》乾卦里面出来的,这个《易经》乾卦里面就是“同声相应,同气相求”,“则各从其类也”。这个就是什么?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善有善感,恶有恶应。善缘碰到善缘的,恶缘碰到恶缘的,这就是“同声相应,同气相求”,“则各从其类也”,随各人的因缘去接受因缘果报。这叫“气类相从”,善恶之报相随于善恶之念。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以上所谈的都是具有精深微妙、出神入化功能之理论。有志于此的人,有志于弘扬的人,应当要深深地思考,全力以赴,全力勉行,以期达到纯精熟练而自然为止。从前在宋朝有一位赵康靖先生,曾经准备瓶子和豆粒两种东西,如果心起一个善念,就把一粒白豆投入瓶内,若起一个恶念,就把一粒黑豆投入瓶里。刚开始的时候,投入瓶子的黑豆非常地多,后来慢慢减少,到最后善跟恶两个念头都忘了,瓶子和豆子都抛弃不用了。大致是心中已经渐渐地把念头消除了,使得心中清净而光洁透澈。又《文昌帝君阴骘文》说,凡人能像我的存心,上天一定赐福给你。因为存心是操之在我,只要要求克除私欲回复真性,以事奉上天,任由上天来依理施报,则同气同类就会相随从,这是自然不变的法则。由此可知,去除祸患或招来福祉的方法,都是看在存心而已,这是本篇的宗旨。

那么这里面提到“赵康靖公”,他用瓶子跟黑豆、白豆,他起了一个善念就放白豆,他起一个恶念就放黑豆。刚开始习气很多、很重。所以我们的恶心所有二十六个,善心所十一个,二十六减十一,还有十五个是恶念。所以我们为什么常常会比较容易生气?为什么常常会起恶念?因为我们的阿赖耶里面,恶心所是二十六个,比如说贪啦、瞋啦、嫉妒啦、傲慢啦,这些都是恶心所。善心所就是惭啦、愧啦,这些都是善心所。所以我们的恶心所有二十六个,善心所十一个。

所以赵康靖公他投黑豆,刚开始的时候黑豆很多,为什么?因为习气毛病不好断。习气到阿罗汉都还有。所以修行,老法师说的,就是在改正毛病习气而已。毛病习气就是粗的就见思惑,细的就尘沙惑,最重的根本无明。所以他刚开始的时候黑豆很多,后来慢慢地他会怎么?会观照啊,会忏悔啦,会改过啦,所以慢慢地黑豆就愈来愈少了。所以你看《了凡四训》,他碰到云谷禅师,这个以后下一回我们会讲到,云谷禅师他是教他先改过,不是叫他先行善,因为你先改过,再来行善,那个善事功德就很殊胜。这个下一回我们再探讨,我们在这边就不提。袁了凡也是先改过,袁了凡改过就是减少黑豆,增加什么?增加白豆,他就是发愿三千善,三千善,一万善,就是丢白豆。

那么久而久之,诶,黑豆愈来愈少,就是恶念愈来愈少了。其实从自性的角度来说,从佛性的角度来说,善跟恶都不究竟,为什么?因为六祖大师说,他教惠明将军说,“不思善,不思恶,正与么时,那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自性里面没有善恶,自性里面没有说好人、坏人。从自性角度看,恶人也是佛,从自性角度看,善也是佛,从自性角度来看,一个桌子也是佛,一个蠢动含灵、一只蚂蚁也是佛,因为自性角度里面没有大跟小,自性角度里面,非青黄赤白,非大小方圆。从自性角度看,尽虚空遍法界,所有一切众生都跟我是一体的,无二无别,这叫做法身佛,这叫做圆满报身佛。能够去帮助众生,这叫千百亿化身佛。佛是要教我们证到这个境界,佛不是只有教我们只证到阿罗汉而已,阿罗汉所证的进入那个涅槃,佛说那是偏真涅槃,那是化城,化,变化的化,还不到究竟涅槃。究竟涅槃是什么?是大般涅槃,是释迦牟尼佛所证给你看的,不住生死,也不住涅槃,那是四十一品无明断尽了,入究竟觉、究竟佛,那个就是畅佛本怀。佛陀要你的就是到这个境界,这叫一佛乘,唯有一乘法,不是人天乘、不是声闻乘、不是缘觉乘、不是菩萨乘,那都是方便说。“唯有一乘法,无二亦无三,除佛方便说”,所以“一乘法”就是一佛乘,就是成佛。

所以赵康靖公他放黑豆、白豆,到最后黑豆愈来愈少,到最后连白豆也不用执著了,为什么?因为善跟恶,善会得乐报,恶会得苦报,这是因果报应的道理。但是不管是善报、恶报,都是在三界六道轮回里面,他没有办法出离生死,因为从自性的角度来看,无始劫以来,自性不生不死、不垢不净、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不垢不净、不生不灭。所以如果你说因为行善而感得乐报,那也是什么?那也是享受福报,并没有出离生死。所以行善,如果你没有开智慧的话,那么那是三世怨,如果你没有出离生死的话,那是三世怨。所以善跟恶都不能够执著,才会跟自性相应。

所以到最后,‘久之善恶二念都忘’,这个就对了,能所不二,跳脱善恶对待,眼见色、耳闻声,没有善恶的对立,自己内心没有对立,境界就没有对立,没有能见的我,所见的境界相。所以境缘无好丑,好丑起于心,到这个境界的时候,善也放下来了,顺境不起贪,逆境不起瞋,因为你逆境会生气嘛,顺境会起贪嘛。当你遇到顺境的时候不起贪,逆境不起瞋,这个时候你就跟菩提心相应,就跟自性相应,这个叫做“善恶二念都忘”。“都忘”并不是离开这一念心,而是把善放下来,把恶放下来,把贪瞋痴慢疑断掉,把我执、法执破了,再破根本无明,那就是“善恶二念都忘”,那就跟不生不灭的自性相应了,那就是所谓的念不退了。念不退都是法身大士的境界,叫阿惟越致菩萨,他不会起心动念了。不起心、不动念以后,做的善事都是本分事,就是《金刚经》里面讲,行一切善,离一切相,所做的一切善事都离一切相,是名诸佛,就跟佛相应了。

所以到最后,“善恶二念都忘”,当然‘瓶豆’也不需要,瓶子跟豆也不需要,因为瓶子跟豆是在断恶修善的层次。你刚开始修行,是要经过第一关,是善恶,要断恶修善,所以你才需要用瓶子跟黑豆、白豆来断掉你的恶念,来起你的善念。最后等到你全部都是白豆的时候,没有恶念的时候,这个时候慢慢你的心就跟自性相应。到最后跳脱善恶对待,跟自性相应的时候,跟菩提相应的时候,那你已经可以过佛菩萨的生活,你已经进入第二关转迷为悟了。等到你转迷为悟以后,你最后经过修行,带业往生,或者明心见性,见性成佛,最后你就转凡成圣了。这个就瓶子跟黑豆、白豆都不需要了,“法尚应舍,何况非法”。所以“瓶豆亦弃而不用”,这个地方,我用佛经角度来跟各位解释。到最后,“消磨至于莹澈矣”,“莹澈”是什么?“莹澈”就是跟自性相应,跟清净心相应,就是“莹澈”,晶莹剔透。

那么第二段的一个重点,就是《文昌帝君阴骘文》里面说,‘人能如我存心’,这个“我”,事相上的解释是跟文昌帝君,能够像文昌帝君这样去利他的菩萨心。但是这个“我”如果究竟来解释,也是跟什么?跟我们的菩提相应。就是如果你能够跟菩提心相应。“人能如我存心”,能够跟菩提心相应,那么“天必锡汝以福”。这就是《了凡四训》里面讲的最高境界,“命由我作,福自己求”,也就是创造变量,改变定数。创造变量,改变定数,就是改变定业。所以如果你没有学佛,你会把命运变成宿命,老和尚说的,过去生有行善,这一辈子得乐报,过去生造恶,这一辈子得苦报,这个就是宿命。但是《了凡四训》里面告诉你,佛经告诉你,虽然佛说定业不可转,但是从断恶修善,转迷为悟,转凡成圣,确实可以改变命运。所以《了凡四训》下半部就跟你讲,“命由我作,福自己求”,就是这里讲的,“天必锡汝以福”。

“盖存心在我,只求克私复性”。“私”就是我们的贪瞋痴慢疑,就是我们的自私自利,就是我们的五欲六尘,就是我们的名闻利养。你把这些都放下来,恢复我们的自性,恢复我们的本性,这叫“复性”。然后来,‘事天’什么意思?接受你这一辈子的正报身心、依报世界,来恭敬上天的安排,一切命运的安排。让上天或是命运,这个“天”应该是指命运,如果从《了凡四训》的角度来说,“天”事实上就是命运,就是我们的定业。让定业来‘报施’就是回报你果报的轻重,善报跟恶报的轻跟重。你能够明白因果,能够真正的了解“立命之学”,了解我们所受的这些善恶果报都是过去生造作的,那么这样的话你就会,印光大师说的乐天知命。能够乐天知命以后,就会“气类相从,自然不爽”。什么“气类相从”?你就会跟天心相应,跟佛菩萨的心相应,那这样的话就可以转祸为福。

那这个地方我们就引用印光大师开示,要怎么样的存心。我们特别来着重“存心”这两个字,很多修行人说,那我要存什么心呢?我要怎么发心呢?这很多人都有这种困惑,我们引用印光大师的开示。印光大师说,凡夫发心,就是菩萨。印光大师说,佛法它度众生,佛度众生有五种方法,就是“五乘”。刚才我们有提过一佛乘,就是“人天乘”,教你持五戒,可以得人身,投生人道。“人天乘”,“人乘”,你是要持五戒。“天乘”就是要当天人,还要加十善,你可以生欲界天,如果你有四禅八定,你就可以投生到色界天,还有无色界天。这个是“人天乘”。再来是第二个,“声闻乘”,声闻乘要体悟苦集灭道,修四圣谛,你就可以成就四果,初果破见惑,入圣流,二果斯陀含、三果阿那含、四果阿罗汉,可以成就这四果的圣位,就是得“四沙门果”,就“声闻乘”,当然他这是属于小乘的。第三个,“缘觉乘”,悟十二因缘,“观十二因缘”,无明、行、识、名色、六入、触、受、爱、取、有、生、老死,悟十二因缘以后,证辟支佛,“得辟支佛”。第四个,“菩萨乘”,“修六度万行,证菩萨果”。第五个就是一佛乘,也就是“佛乘”,“佛乘”就是“行大慈大悲,成等正觉”。这以上五乘是佛度众生的方法。

那么“人天乘、而兼菩萨乘”,而能成就“佛乘”,印光大师说,只有修净土法门才可以做得到。因为“人天乘”,“只修五戒十善”,五戒十善如果没有出离三界,是有漏福报,“有漏功德”。但是净土法门它可以“出三界,了生死”。修净土必须要怎么样?印光大师说要敦伦尽分,就是“敦笃伦常,恪尽己分,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和妇顺”。你把这些人的本分先做好,这叫敦伦尽分。再来要加“四弘誓愿”,“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你还要再加发这个“四弘誓愿”,广大你的道心。然后“自行化他”,让你父母妻子、外面邻里乡党都修五戒十善,都修净土法门,深信切愿,念佛求生西方。就是这一段印祖告诉你是说,如果你是“人天乘”,你想要成就到“菩萨乘”跟一佛乘,就是“佛乘”,只有净土法门做得到。那净土法门除了念佛以外,你还要做“敦伦尽分”,除了五戒十善以外,还要“敦伦尽分”。最后要“自行化他”,要深信切愿,“以深信愿,求生西方”。那么虽然是凡夫,如果能这样发心就是菩萨。怎么做呢?为什么会这样呢?印光大师说,因为你只要能发这个心,发愿求生西方,这个就是什么?这就是“广大其心”,就是菩萨。所以你肯发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就是菩萨,因为他是要成就“佛乘”。

所以印祖在这边特别举一个例子,就是发心的重要性,“人能如我存心”,你要先发心,所以入佛门你要先发心立愿。说以前有一位沙弥跟着一个尊者走在一起,本来沙弥是服务尊者的,沙弥后来发愿了,要自利利他,上求无上菩提,下化无量众生,这个愿,这是菩萨大愿,这是成佛的大愿。那个尊者有他心通,他一看沙弥起这个念,哇,不得了,本来他是走在沙弥的前面,后来马上退到沙弥的后面,甚至帮他提东西了。沙弥就觉得很奇怪,后来沙弥就边走边想,可是菩萨行难行能行,做菩萨很辛苦,度众生很辛苦,要众生度尽,方证菩提,这太累了,我自己先解脱就好,“不如自利”了。那尊者又知道了,又叫沙弥说,你走在后面,因为他又退到小乘了。沙弥忽然间转念想要去度众生,走在尊者的前面,突然间又想说度众生太辛苦了,尊者叫他走在后面。沙弥就很奇怪,就问尊者了,尊者说,你刚才发大菩提心,就是菩萨,那我是罗汉,我是小乘,所以我走在你后面,我退到你后面去了。可是你后来又退失菩提心,又退转菩提心,我是圣人,我是罗汉,是圣人,你还是凡夫,所以你应该走在我后面,“理应在后”。所以他就鼓励这个沙弥要不断的发菩提心,就可以请他走在前面。

由此看来,印光大师说,“发菩提心,功德无量无边”。所以我跟各位讲,发菩提心不容易,一发菩提心,即成等正觉。那你要怎么发菩提心?很简单,你发愿求生西方极乐世界就是发菩提心,你肯发这个心就可以了。也就是蕅益大师讲,很简单的标准,你相不相信阿弥陀佛?你相不相信有西方极乐世界?你要肯相信,就是发菩提心。印祖说这样就功德无量无边了。所以我们想增长善根,“非发菩提心不可”。这是印光大师在《印光大师文钞?三编下?南京素食同缘社开示法语》。

再来,印光大师特别有举几位菩萨,他们怎么发心而得到福报,这里讲“天必锡汝以福”,那我们就必须要举例子来印证。印光大师就举了一位安徽婺源的江易园居士,这民国年代的一位大菩萨。江居士他“品学兼优,志行高尚”,他在担任老师的工作,可是因为他教书大概是很辛苦,后来身体就过度的疲劳,在民国十年的时候,他就生了一个重病。上海所有的名医全部都看过了,没有办法治疗他。刚开始江易园居士对于佛法也没有什么兴趣跟信心,刚好他有一个好朋友,可怜他生病生得很辛苦,就劝他说,你吃素念佛好了。然后就教他说,你读《金刚经》,念《金刚经》,然后告诉他念经有什么好处,有什么利益。江易园居士他就一听以后,善根成熟,马上信受奉行,结果读《金刚经》、吃素、念佛,三管齐下,结果他病就好了,非常感激他的同学。然后最后他就深入研究,才知道佛是大圣人,他的教育不可思议。

江易园居士再推动这些,让他们乡里都能够学儒、学佛,也能够修净土法门。他鼓励他们乡下的这些乡党,这些邻里朋友、乡亲,能够“敦伦尽分”,“各尽己分,诸恶莫作,众善奉行”。那后来江易园居士度了很多人,三、四年之间,让很多乡亲“生信念佛”,非常地多。而且很多感应的,有的预知时至,有的念佛坐化往生。所以这个是印光大师说,这位江易园居士就是发心持斋,吃斋念佛,然后读诵《金刚经》,最后病不药而愈,这就是“人能如我存心,天必锡汝以福”。这个“我”在这个地方用江易园这个个案,就是发菩提心,他就可以得到这个福报。

那么另一个个案,就是有一位程筱鹏居士,他是非常“明敏笃实”的人。他也是读书人,在教书,他后来非常敬佩江易园居士的修行,他就跟他学习了。然后他又觉得江易园居士到后来学佛学得很精进,以为他走入邪教了,迷信了。他想要去探讨说,江易园居士学这个佛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所以去他家拜访,因为他心中有怀疑嘛。江易园居士就跟他开示,拿经典给他看,而且非常努力的去劝导他。这位程筱鹏居士如沐春风,他也投入去研究了,也去修行了。

所以他们两位就大力的从,这个地方是江易园居士是安徽,他从安徽的婺源一直推动到休宁县,再到歙县,还有黟县,这都是那个地方的县的名称,还有祁门县,到处去讲解,鼓励大家要敦伦尽分,然后信愿念佛,然后吃素,不要杀生,劝很多人。后来这样“辗转化导”,经过半年,总共度了四百多人。哇,不简单,这个江易园居士跟程筱鹏,你看本来都一个对佛法没有信心的人,最后度了四百多人加入莲社。

所以印光大师说,所经过的地方,所遭遇的人,所经历的“兵戈有无之境”,所发起的“真信修持”的事情。就是程筱鹏居士他后来跟江易园居士去度很多人,当然那个时候也有一些战争啦,也有一些“兵戈”,就是战争的事情,他就把它记录下来,后来编了一本感应的故事,叫做《宏化日记》。他也到处“随地随缘”,跟人家结缘,度化有缘。程筱鹏居士后来把这个情形,度大众的经过报告江易园居士,江易园居士也非常地赞叹他。

所以印光大师说,学佛的人贵在“实行”,像江易园居士、程筱鹏居士,这个都有去落实,叫贵在“实行”。如果你只有“张罗门面,不修实行”,印光大师说,你只得到一个修行的空名而已。你要“往生西方”,要“自利利人”,必须要“敦伦尽分”,必须要“闲邪存诚。诸恶莫作,众善奉行。真为生死,发菩提心”。也就是说,你真想断烦恼,你必须要发菩提心,那再加一个深信切愿,“持佛名号,求生西方”。为什么要“持佛名号,求生西方”?要仗佛功德。为什么要求生西方?因为一到西方,就是证得阿惟越致菩萨,就是不退转菩萨。

那么“上自父母伯叔,以至兄弟姐妹妻室儿女”,以及仆从,“仆使”就是家里的佣人,以及“乡党邻里亲戚朋友”,一切认识的人,都要加以宣导、加以劝导。如果每一个人都能这样做,自然而然大家就可以互相学习,断恶修善。这就所谓的“以言教者讼,以身教者从”,印光大师用这一句儒家的话告诉我们,如果你用“言教”来说,用嘴巴来说,有时候会产生争执,会辩论、辩解。如果你做给他看,“以身教者”,大家会跟着你学习。就是“以言教者讼”,“讼”就是口舌的纷争。“以身教”,人家就会跟从你,“以身教”,以身作则,“以身教者从”。

所以世出世间的事情,“无一不以身为本”。如果不落实,不确实落实修行而教人家去做,这个只有上智之人可以依从。如果你不是上根利智的,容易遭受人家的毁谤跟非议,反而让对方造口业。所以你就先做给他看,不用说,你做给他看,他自然就会改变。你不做给他看,你光劝导他,除非你是上根利智的,否则会被人家批评,造口业。所以印祖认为说,要怎么去落实佛法?你必须要做给他看,以身作则。他就不会去造口业了,不会毁谤了。做就是了,不用讲太多。如果你真的要去帮助众生,你只要每一件事情都尽自己的本分,每天的日常生活行为,都可以有度人的机缘。也就是说,你只要尽你的本分,你的日常生活,行住坐卧,你的待人处事,都可以做为度化众生的因缘跟机会。久而久之,人家看到了就会相信,人家看到了就会跟从,一定可以达到度化的效果。

这一段就是学佛人的毛病,光一直嘴巴说自己做不到,然后就说众生难度,然后度不了大众。不要说是度大众了,连自己的家人、小孩、亲戚朋友、邻里乡党都没办法度,为什么?这里印祖把你讲出来,印祖告诉你,除非你是上根利智的,你像六祖大师那种的,我跟你讲,你一讲他就听了。一方面上根利智的人,像六祖大师这种大菩萨,他们的威德力够,他们的德行够,他们能够摄受众生。除了这个以外,印光大师告诉我们,你真做给他看就可以了,他就不会毁谤、造口业。

所以你真想要去帮助众生,你只要每一件事情,都尽你自己的本分,老老实实地去做。然后“日用行为”就是你的待人处事、行住坐卧,每一件事情都有度化人的机缘,怎么说?这怎么说呢?譬如说,你平常在做人处事的时候,你的亲戚朋友,你的兄弟、小孩,都会看到你的待人处事,你有没有恭敬心?你做给他们看就可以了。做久了,他们看久了,久而久之,他们就相信佛法。因为他们从你身上看到改变,你以前脾气非常地不好,你以前嫉妒心非常地重,你以前很喜欢说人家的是非,可是你经过学佛以后,你从你的待人处事里面,去改变说别人是非的习惯,你的家人都会看到改变。这个就是“固有不期然而然”,就是你没有想到他对方会改变,结果你做给他看以后,他改变了。

这个是在《印光大师文钞?三编上?覆李尔清居士书》,印祖在民国二十二年九月十五日的答复,这一篇写得非常地好,讲得非常地好,我们在这边来印证“人能如我存心,天必锡汝以福,盖存心在我”。这一段经文,我们用印祖的开示来做印证。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宋衞仲达。初为馆职。被摄至冥。核善恶二录。恶录盈庭。善录只一小轴。冥官色变。索秤称之。小轴反压起恶录。官喜曰。君可出矣。仲达曰。某未四十。安得如许恶状。官曰。但一念不正。鬼神无不知。知即书之。不待为也。曰。小轴中何事。官曰。朝廷尝大兴工役。修三山石桥。君力谏之。此疏稿也。曰谏之未从。善力何能至此。官曰。公用念甚真。言可训世。向使听从。功德何量。乘此度世何难。奈恶念太多。善力减半。不可复望大拜。后果官止吏部尚书。呜呼。仲达之恶。空有其念。尚损作相之现福。仲达之善。空有其言。即压盈庭之恶录。况实作善恶者乎。可见一念起处。即祸福之门也。】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衞仲达’是北宋秀州华亭人,他刚开始名字叫上达,字达可,在宋徽宗的时候,大观三年中进士。他的名字是宋徽宗叫他改的,宋徽宗为他改名叫“仲达”,他在京师朝廷任职。他曾经上书叫朝廷不要修三山石桥,劳师动众,后来官当到吏部尚书。

再看下面,‘馆职’是统称唐宋的昭文馆、史馆、集贤院等处担任修撰、编校等工作的官职。

‘摄’就是捉拿、拘捕。

‘如许’,这么些、这么多。

‘工役’,土木工程。

‘疏稿’,奏疏的草稿。

‘大拜’指拜相。

‘吏部’,旧官制六部之一,主管官吏任免、考课、升降。

‘尚书’,古代的官名,秦朝的时候设置的,隶属少府,汉代的时候以大臣统领,后来职位愈崇高,总掌机衡,明清的时候为各部的首长。

‘压’,塞满,即铺满的意思。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宋朝有一位衞仲达,最初当馆职的官位的时候,有一次他的魂魄被押到阴间,冥官详细的核对他的善恶两本纪录,他‘恶录’铺满整个庭院,而‘善录’却只有一小卷轴而已。地府的官吏脸色都变了,拿秤将‘善恶二录’称一下,结果那一小卷轴的善却超过盈庭恶录的重量。官吏很高兴的说,你可以出去回家了。衞仲达就说了,我年纪尚未满四十岁,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恶行呢?官吏就说了,只要一念不正,鬼神没有不知道的,知道了就记录下来了。衞仲达就说了,这小卷轴中是什么事?官吏就说了,朝廷曾经要动用很多劳工来修筑三山的石桥,这在福建,你上奏尽力去谏止,这是你上疏的稿件。衞仲达说,我虽然进谏,但上级朝廷并没有采纳,善力的功能怎么会那么大呢?官吏就说了,你用心甚真切,这个言论可以做为世间人的训诫,如果上级还能听从,那么功德就无可限量了,如能乘这个念头来度化世人,是没有困难的。怎奈你的恶念太多,以致于善力减半,无法再期望当宰相了。后来果然官位只做到吏部尚书而已。呜呼,仲达的恶,只是心中起的恶念而已,就已经减损他当宰相的现世福报。仲达所做的善事,只是说说而已,尚未见到实效,其善的重量就已经超过满庭的恶录。由此可见,一个念头的起点就已经打开通往善恶的门户了。

好,这一段,我们看到衞仲达先生他还没有四十岁,他的恶录、恶的资料就已经铺满整个庭院了。那么他的善念只建议皇帝不要“修三山石桥”,皇帝还没有采用,它只是一个上奏的疏稿而已,但是他那个善力只有一小卷轴就已经压过,它的重量超过‘盈庭’的恶念了。也就是因为他有这些恶念,他本来命里是可以当到宰相的,但是因为有这么多恶念,所以他也被损福了,折损他的福报,只做到吏部尚书,变成不能当宰相,只能当到部长。这很可惜,如果他没有这么多恶念,他就是宰相了。所以祂最后这几句话讲,祂说,呜呼,仲达的恶念,他只是一个恶念而已,有些都还没有去行动,就已经损掉做宰相的现世福报。那仲达只是起一个善念说,叫朝廷不要“修三山石桥”,只是在讲讲、建议而已,‘空有其言’,就已经压过满庭的恶录。

它这一段来做结论就是说,要告诉你恶念的可怕、善念的可贵,等到你到阎王那边就知道善念的可贵、恶念的可怕。阎王在审问你的善行跟恶行的时候,你就知道善行善念的可贵。所以现在有机会行善,要多多行善,要多多断恶。所以最后告诉你,他只是做一个空念跟空言而已,何况你还真去做呢?‘况实作善恶者乎?’可见一个念头起来的时候就是‘祸福之门’,善恶“祸福之门”。

这个地方我们就来探讨这一段老法师的开示。

老法师说,真正相信业因果报,连恶念都不敢起,也不会发生了。那么在《无量寿经》里面,“‘或于寿终,入三恶道’,乃后世之果报,明五烧也”,在黄念祖老居士的《注解》里面,老法师引用这一段,就是到地狱的果报,《无量寿经》里面有“五恶、五痛、五烧”这种果报。所以造作恶业,肯定要到恶道受报。那恶道从哪里来的呢?老和尚说,我们现在明白了,恶道是自己的恶业变现出来的,自然变现饿鬼、地狱、畜生,没有人设计,没有人去建造,全是业报现前。所以我们仔细的思惟观察,在这个世间,一生当中我们所有的遭遇、所有的机遇都是自己的业报所感召来的,同样的也没有人在策划,也没有人在设计、没有人在制造。所以你要看清楚,想明白了。我们就会对这些话五体投地,真的佩服,不再怀疑了。完全接受,完全相信,佛说的话真实不虚。

所以经典上,《无量寿经》里面讲说,“愁痛”,“忧悲苦痛”,这就是什么?就是我们现在所受的果报就是忧虑、悲伤、苦痛、“酷毒”,“酷毒”是死了以后到三途果报,极惨的苦报,“酷毒”。“燋然”,“燋”就是被火烧,“然”就是燃烧,都是讲地狱果报,就像刚才提到衞仲达被抓到地狱去一样。所以《会疏》里面说,“燋然”就是地狱之火剧烈的样子,形容地狱的狱火,这是自业所招感,“自相燋然”。

所以人不能够造恶,造恶没有好处。那为什么喜欢造恶呢?老和尚说,为什么要造恶呢?就是我们的贪瞋痴没有断。造恶就是刀头舐蜜,就是一支刀上面放了一点蜜,你在刀头上面,嘴巴去舔蜜,刀头舐蜜。锋利的一把刀,刀上涂了蜂蜜,愚痴的人贪蜜的甜头。你贪蜜的甜头,事实上也割到自己的舌头了,这个比喻。所以你贪得眼前一点点小小利益的诱惑,你敢造作罪业,起了杀盗淫妄的心。你敢造业,只是想获得这一点小利益,去干杀盗淫妄的事情。利益你是得到了,老和尚说,你利益得到了,是你命里所有的。你命里没有的,你得这小利益,你就必须要付出因果报应的代价,你又何苦呢?你命里有的,你不造这些业,只是慢了几天得到而已。你命里如果有这些福报跟利益的话,你不造业,你只是晚一点得到而已。你造这个业是提早几天得到,那又何苦呢?

所以老法师说,因果报应它有个缘,无论是善是恶,缘成熟了果报就现前。聪明的人有耐心,缘不成熟,不动,等待机缘成熟,自然就丰收。就像我们种稻一样,种蔬菜一样,一定要等缘成熟了,让它长成了,你再去收割。还没有长成的,还没有成熟的,你去收割,是生的,不能吃,吃了要生病。所以要忍耐,要耐心的等待,不要贪小便宜,不义之财决定不能取,你要是取了,肯定后面有灾难,现前真的有忧愁苦痛,死了以后有三途恶报,那又何苦呢?所以真正了解,真正明白因果,才真正的相信业因果报丝毫不爽,决定不敢造恶。不敢造恶不是说恶不敢做,是连恶念都不会发生,都不敢生起来,这才是真正有智慧、真正聪明的人。

这是老法师在《净土大经解演义》所开示的,我们在这边印证衞仲达这个个案,就“一念起处,即是祸福之门”,来做这样的补充说明。

接下来,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宋廖德明。朱晦庵弟子。少时梦怀刺谒一庙。门者索刺。出袖中。乃宣教郎廖某。遂觉。后登第。果以宣教郎宰闽。德明思前梦。恐官止此。不欲行。乃质诸晦庵。公指案上物曰。人与器不同。如笔止能为笔。剑不能为琴。故成毁久速。有一定之数。人则不然。固有朝跖而暮舜者。其吉凶祸福亦随之而变。难以一定言。今子赴官。但当充广德性。力行好事。前梦不足芥蔕。德明如其言。后官果至正郎。】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廖德明’,宋朝南剑州顺昌人,宋孝宗乾道五年进士。他以宣教郎担任福建莆田的知县,他重视教育,然后他能够压抑当地的这些豪强劣绅,就是地方上一些德行不好的富贵人家。后来担任广东提举刑狱,从事司法工作,弹劾不避权贵。他小时候学佛经,后来学习儒家,跟朱熹修习儒学,了解圣贤心学之要,他确实也遵守朱熹的教导,不为当时的言论所改变。这个是“廖德明”。

再来,‘朱晦庵’,我们有介绍过朱熹,是南宋的哲学家,他号“晦庵”,徽州婺源人,现在属于江西,以前属于安徽。他三十一岁的时候,拜程颐的三传弟子李侗为老师,专心学儒学,“后来成为程颢、程颐之后儒学的重要人物”,这个我们在前面有介绍过。他讲学“以穷理致知,反躬践实以及居敬为旨”,“穷理致知”,还有反躬自省跟落实,以及培养恭敬心,为他的教学宗旨。他继承了程颐、程颢,又自己能够独立发挥,成为自己的一个教学体系,后来被称为“程朱理学”。那么朱熹的一生教学工作做了四十年,做官只有做十来年。他在地方当官的时候,体恤民情,节省税赋,“节用轻役”,就是不太动用老百姓来做劳役的工作,“限制土地兼并”以及高利益的剥削,并实行一些改革,也镇压了一些农民起义的活动。朱熹在从事教育工作,“对于经学、史学、文学、佛学、道教以及自然科学”,都有涉及,而且也有这些方面的著述。那么他的著述非常地广,有《四书集注》、《四书或问》、《太极图说解》、《通书解》等等,还有《周易本义》,就是《易经》的,后来就全部编入《朱文公文集》。

再来,‘刺’,就名片。

‘谒’,晋见。

‘宣教郎’是官名,是七品官。

‘宰闽’是在福建莆田县的宣教郎,“宰”就是治理。“闽”就是古代种族的名称,生活在今天浙江南部、福建一带,后来称福建为“闽”。我们说闽南人,就是“闽”,那是古代的一个种族。

“质”就是质问。

‘朝跖而暮舜’就是改过迁善,早上本来是个盗贼,到晚上就改过迁善,学习舜帝。“跖”是古代的一位大盗,《孟子》尽心篇上说,“鸡鸣而起,孳孳为利者,蹠之徒也。欲知舜与蹠之分,无他,利与善之间也”。孟子说,早上鸡叫起来就整天为了利益奔波,这个是大盗盗跖的徒弟。所以想要知道,舜帝跟盗跖的分别,没有什么,利益跟行善的差别而已。

‘芥蔕’就是细小的梗塞物。

‘正郎’是尚书省六部诸司郎中的通称,是尚书、侍郎下面,就是在部长跟副部长下面的高级官员,叫“正郎”。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廖德明是宋朝大文学家朱子的学生,在年少的时候,梦见怀中藏一名帖拜见一座庙。守门人向他要名帖,德明从衣袖中拿出来给他,上面写着宣教郎廖德明,就醒过来了。后来考试登榜,果然以宣教郎任命为福建莆田县的知县。廖德明想一想以前所作的梦,恐怕官位只有当到宣教郎,只做到此,不想上任,所以就到朱子处请教。朱子就指著桌上的东西说,人跟器物是不同的,就像笔只能当笔,剑不能当琴用,所以成功与毁败,成败的长久与快速,这些都有一定的定数。人就不一样了。本来就有早上为盗跖之恶,晚上却改变成为舜帝的良善,因此他的吉凶祸福也会随时改变,因此命运的吉凶祸福也会随时改变,很难有定论的。现在你可以去上任当官,但要充实广行德泽,努力推行好事,之前的梦境就不要放在心上来干扰自己了。廖德明就照着老师的话去做,后来官位果然做到正郎的职位。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毕?家富。惟以智术欺人。苛刻立业。生二子。有卖产于彼者。阳拒之曰。我不欲也。既又使人阴钩之。及至。又曰。实不欲也。其人无奈。则得减价以就。及成契。又曰。我银不便。期某日来取。及取时。或以色银。或以米谷凑与之。原数并不得全。平生事事如此。后长子以人命系狱。破产死。次子以淫赌流落。丐食他方。毕?竟至嗣绝。】

好,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阳’,指表面上。

‘色银’就成色不足的银子。

‘系狱’,囚禁在牢狱之中。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毕?家里很有钱,只是常以奸诈的方法来欺骗人,他常用尖酸刻薄的方法来经营事业。生了两个儿子。有一个人将土地要卖给他,他表面上拒绝说了,我不想要买。既然如此,却又暗中教人去勾引他,使他就范。等到土地的所有人来的时候,他又说了,我实在是不想买。这个人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之下,只好减价将就的卖给他。等到谈好价钱了,谈好买卖了,完成契约了,又说了,我的手头银两不方便,希望改天再来拿。等到来拿钱的时候,又说了,给的时候又给不足成色的银子,有些钱还用米谷抵价来凑合,而且还比原来的买卖总数还少。平常为人处事都是这个样子。后来他的长子因出人命而被关在牢狱里,破产死了。次子因邪淫好赌而流落他乡,到处行乞。毕?终于绝子绝孙。

最后剩下一点时间,我们来报告老法师对于“太上曰:祸福无门,惟人自召”的开示。

刚才我们有提到宋朝衞仲达的故事,衞仲达的神识魂魄被摄到阴司去、阴间去。老和尚说,这种事情一般人听起来,现在的人都认为是神话,其实这是真的。老和尚特别就举衞仲达的故事来讲述他小时候,他在他外婆家,老和尚有遇到一件事情。他外婆家附近一有户人家,有一个人生了重病,病中就说城隍爷要拉他去当挑夫,就当这个差事。有人就问他了,因为城隍爷要拉他去当差事,就是要死掉了,就是要死掉的意思。有人就问他了,当什么差呢?那个人就说了,城隍老爷要搬家了,要抓几个人去做挑夫。又说,你们给我烧一些纸钱,然后这些纸钱我去雇人,我就可以不用去了。那家里的人就为他烧纸做的马、纸做的人、纸做的钱,以后他的病就好了。过了三天,城隍庙被军队占领,里面一些神像都被破坏掉了,他才恍然大悟,说城隍要搬家,原来是城隍有神通,知道军队要来了。军队要来以后,就要占领这个庙,要扎营,就把神像破坏掉了。所以城隍神祂有神通,祂知道,祂三天前就搬家了。

老和尚说,这是他亲眼看到的,人以外的这些鬼神界的事情,他第一次亲眼看到。那因为刚好是他外婆家,这个人讲出来的话。所以老和尚说,举头三尺有神明,不管你信不信,你信,祂还是存在,你不信,祂还存在。现在人不读圣贤书,不相信这样的一个忠实劝导。老法师说,他亲眼看到的事情很多,对于古人所记载的典籍,他都深信不疑。比如说《聊斋志异》啦、《阅微草堂笔记》啦、《子不语》啦,这些绝大多数是事实,不是凭空捏造的,不是寓言。

所以老法师说,实际上举衞仲达这个故事来做为因果教育的例子,是告诉我们,他造的恶业多。所以衞仲达因为恶念多,影响到他当宰相的命跟福报,他假如不造这些恶念,他是有宰相的命。但是因为他有上书给朝廷,不要盖三山石桥,所以这个善念也等于救了他,最后他当到吏部尚书。老和尚就说了,他说,衞仲达还不到四十岁,恶念这么多。那现在人更多了。比起现代人,衞仲达他的恶念造的业还算少。现代人,尤其现在网络发达,手机发达,交通方便,造的罪业更多了,无量无边。像现在网络发达,以前没有网络、没有手机,造的业可能只有一个城里面的人知道。现在不是,现在只要把相片铺上去,把你那个恶的事情铺上去,全世界都知道了,这个罪业就无量无边。

所以古代的人从小接受圣贤教育,虽然他有恶念,但是没有行为,他没有行动。现代人不仅没有受圣贤教育,不但有恶念,甚至有恶的行为,最大的罪业就是不孝父母、侮辱三宝,此罪业甚大,何况是其他。尤其是台湾,名嘴治国,名嘴干政,非常地严重,口业泛滥,臭业薰天,这恶业薰天。所以佛菩萨可以原谅造作罪业的人,可是鬼神不会原谅,为什么?因为鬼神祂还没有开悟,鬼神祂还是会有,老和尚讲,祂还是会有习气毛病,祂没有出三界,欲界的鬼神都还有财色名食睡,祂们还是贪瞋痴慢疑没有断。贪瞋痴慢疑要到什么时候才会断?最少要阿罗汉的境界,阿罗汉境界才有办法断贪瞋痴,思惑。所以还没有出三界的这些天龙八部的鬼神,祂们还是会生气。

所以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我们从衞仲达这个故事一定要深信,只要你造业,绝对有六道,你不造业,六道跟你无关。所以还是要念佛求生极乐世界,才是真正人间最大的善事。

今天我们就讲到这里。若有讲得不妥之处,请各位同修大德批评指教。阿弥陀佛。


(文字稿来源:因果教育弘化网)


感恩您的阅读!如果你觉得文章还不错,就请发送给朋友或者转发到朋友圈。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喜欢就请关注我们吧~https://www.guoloujiang.com/30891.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