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老师主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6集)

印光大师说:“太上感应篇,摄取惠吉逆凶,福善祸淫之至理,发为掀天动地触目惊心之议论,何者为善,何者为恶;为善者得何善报,为恶者得何恶报,洞悉根源,明若观火。且愚人之不肯为善,而任意作恶者,盖以自私自利之心使之然也。今之自私自利者,反为失大利益,得大祸殃,敢不勉为良善,以期祸灭福集乎!由是言之,此书之益人也深矣。”


《太上感应篇汇编》(第六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8/02/01 台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006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们研讨《太上感应篇汇编》经文,【太上曰:祸福无门,惟人自召。】请各位同学翻开课本第二十二页,我们看经文:

【太上曰。祸福无门。惟人自召。】

我们看这一段经文的白话解说:

太上老君说,祸和福之间,本来就没有一定的门道,只因人心起善恶之念所感召而来的。

好,我们再看下面这一段经文:

【此节合下一节为一篇纲领。乃垂训之大旨也。论圣贤之心。不因祈福避祸。而后为善不为恶。论造化之理。积善积恶。而余庆余殃。固不爽也。】

我们看这一段经文的字句解说:

首先我们看‘太上’两个字,“太上”就是太上老君,那太上老君是道家的祖师,也就是道教的教主,又称为道德天尊。太上老君老子,他是春秋时代的思想家,也是道家学派的创始人。在《史记》里面有记载,老子他本姓姓李,名耳,字伯阳,他是楚国苦县人,在今天河南鹿邑县的东部。他曾经担任周朝“守藏室之史”,有一点像现在的历史博物馆之类的这种官,叫“守藏室之史”。后来辞官,他应函谷关关令尹喜邀的请求,他为这个函谷关的关令著有《道德经》五千余字,后来“莫知其所终”,也不知道他最后是停留在何处。那道家的说法,他骑着那只牛就往西行了。儒家孔子曾经问礼于老子。

再来,‘祸’就是灾害、灾殃,指一切有害的事情。

‘福’就是幸福、福气。在《书经》洪范篇里面,有讲五福临门,是第一个寿,“一曰寿”,就是长寿。“二曰富”,就是富贵。“三曰康宁”,就是健康长寿。“四曰攸好德”,一般都说好德。“五曰考终命”,就是善终。所以我们讲五福临门就是长寿、富贵、康宁、好德、善终。在《礼记》祭统篇上说,“贤者之祭也,必受其福。非世所谓福也。福者,备也;备者,百顺之名也。无所不顺者,谓之备”。所以“福”是什么呢?真正的“福”就是开启本有的智慧。“无所不顺”,那什么境界才会“无所不顺”呢?无所不知,无所不觉,明心见性,见性成佛,那就是“无所不顺”了,这叫“百顺之名”。所以“福”就是“备”的意思。

‘门’就是事物的起点、关键。

‘惟’是副词,相当于只有、只是。

下面这个‘自召’,所以刚才我们念的“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应该是比较正确。“召”就是招引、导致,所以“召”跟招是同一个意思。

‘垂训’是垂示教训。

‘大旨’,主要的意思,大要。

‘造化’是指自然。

‘余庆’是指行善积德,造福子孙。

‘余殃’就是祸延子孙。

‘故不爽也’,“故”,必,一定。“不爽”就是不差,没有差错。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这一节和下一节都是《感应篇》的纲领,这一节就是“祸福无门,惟人自召”,下一节是“善恶之报,如影随形”,这都是《感应篇》的纲领,乃是太上老君垂示训勉我们的大要。讲到圣贤的存心,不是因为祈福或避祸才来行善,行善事不做坏事,‘而后为善不为恶’。“论造化之理”,谈到天地造化的真理,“积善之家”,其德泽一定福荫子孙。造恶之人,造恶的人,其灾殃必定祸延子孙。这本来就是不会有差错的定律。

好,我们看下一段:

【小曰吉凶。大曰祸福。无门。无定门也。自召。自作自受也。言天地无私。因物付物。祸之福之。本无一定之门。听招致以为报应。惟在人心自召耳。然人一念未起时。此心湛然。如同虚空。何有善恶。只因此念才动。所向好事是善。所向坏事为恶。其先不过起一念。行一事。及后日积月累。遂有善人恶人之别。而得祸得福。悉决于起念之时矣。故太上开口曰无门。曰自召。懔懔于为人起念之时。吃紧提撕警觉。觉者。内观洞照也。人心善恶。莫不有几。一念内照。便知向往。易曰。几者。动之微。吉凶之先见者也。于此觑得破。做得主。自然欲净理纯。动与吉会。若毫厘有差。天地悬隔矣。】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听’就是听凭、任凭。

‘湛然’,清澈的样子。

‘懔懔’就是戒慎恐惧。

‘提撕’是教导,提醒。

‘洞照’就是明察。

‘几’,“莫不有几”,“几”就是隐微,多指事物的迹象、先兆。《易经?系辞下》,“几者动之微,吉之先见者也”。《易经》里面讲,“几者动之微”,就是我们心念,起心动念得非常微细的那个地方叫“动之微”。这个时候就决定了吉祥或者是凶恶,所以“吉之先见者也”。韩康伯注,“几者,去无入有,理而无形,不可以名寻,不可以形靓者也”。按照《孔颖达疏》里面解释,“几,微也”,就是非常微细的。“是已动之微”,就已经起心动念了。动者,“心动、事动,初动之时”。那么这个时候,他还没有见到这个理,“其理未著”。“唯纤微而已”,非常微细的一个念头。这叫“几”。

‘先见’,事前显露,就是现。

‘觑得破’就是看得破。

‘动与吉会’,起心动念与善相应。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从小处说是‘吉凶’,从大处说是‘祸福’。‘无门’是没有一定的门道。‘自召’就是自作自受的意思。要知道天地没有私心,造什么因就得什么果,本来就没有一定的门道,完全依据得到的结果做为报应,这原因是在人心自己所招感来的。然而人的念头在未动之时,是很清楚的,是很清净的,是安定的,就好像虚空一样,哪有善恶之分呢?只因念头才刚开始动,心向着好事就是善,心向着坏事就是恶。这刚开始只不过是起一个念头,做一件事情而已,到后来天天‘日积月累’,就会有善人和恶人的差别。至于会得到祸害或福祉,完全是取决于动念之初。

所以太上老君一开始就说,没有一定的门路,就说自己招感来的。这是在警惕世人在起心动念的时候,要战战兢兢地,要加紧提醒自己能够保持警觉。‘觉’是内心观察,“觉”是向内心观察,使能够很清楚明白,人心的善恶一定会有起动的征兆,只要时时向内观照每一个念头,便可以知道心的向往方向。在《易经》系辞下传里面说,征兆乃是微动的现象,所有吉凶可以预见的地方。就在这个地方,能看得透澈,能看得破,能看得透澈,能够做得了主。自然欲望清净,道理纯真,自然欲望就能清净,欲望就能转为清净,就能见到清净的真理,‘欲净理纯’。只要起心动念都能够与吉祥合在一起,如果有丝毫的差错,恐怕将来的结果就会有天地之隔的大差别。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宋灵源禅师谓伊川曰。祸能生福。福能生祸。祸能生福者。以其处危之时。切于思安。深于求理。尤能祇畏敬谨也。福能生祸者。以其居安之时。纵其奢念。肆其骄怠。尤多轻忽侮慢也。】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灵源禅师’,又叫惟清法师,他是北宋禅宗临济宗黄龙派僧人,俗姓陈,隆兴人,就是今天的江西南昌人。他参访晦堂祖心而得悟,并且传他的法脉,并嗣其法就传他的法脉,所以在《佛祖纲目》里面有记载,“惟清,字觉天,自号灵源叟”。“叟”就是老人。世称灵源惟清,著有《灵源惟清禅师语要》一卷传世。

‘伊川’就是程颐,这个是北宋,这两兄弟,一个是程颐,一个是程颢,他们都是北宋的哲学家,也是北宋理学家的创立者之一。字正叔,河南洛阳人,一般学者都称他叫伊川先生。他在十四、五岁的时候,跟他的哥哥,跟他的长兄程颢,一起拜周敦颐为老师,就“同学于周敦颐”就是拜周敦颐为老师。在游太学的时候,太学是当时国家的国立大学,伊川先生就作《颜子所好何学论》,“颜子”就是颜回,《颜子所好何学论》这篇报告。他这篇报告一出现出来以后,当时主管太学的胡瑗非常惊讶他的才能,认为他是个人才,程颐是个人才。但是当时的宰相是王安石,王安石当时当宰相,王安石我们知道他是变法,王安石变法,所以当时是他主政的。所以当时在王安石那个时代,伊川先生没有被重用,所以他跟他的长兄程颢在洛阳讲学。

在司马光执政的时候,司马光当宰相的时候,他被推荐为“崇政殿说书”,这个应该是当时一项文职的工作,比较偏向学术,所以叫“崇政殿说书”。“与修国子监条规”,就参与修编国子监条规,“国子监”就是现在的国立大学。在宋哲宗的时候,伊川先生就担任了宋哲宗的侍讲,“侍讲”等于讲课给皇帝听,或者陪皇帝研究经学。其“为哲宗侍讲期间”,程颐他“敢以天下为己任”,所以他敢议论时政,也就是说批评时政,褒贬时政,叫“议论褒贬”。毫无所顾忌,没有任何顾忌,所以还是有学者的骨气跟风范,“无所顾忌”。他的声望跟名气非常地高,“声名日高”。跟随他学的非常地多,“从游者日众”。后来程颐因为反对司马光的新党执政,他就被贬官了,“而被贬”了,担任“西京国子监守”,就有一点是大学的教职。不久就被削职了,就被免职了,不久就被免职了。而且还被遣送到哪里呢?四川的涪州。交给地方管制,就是没有工作,还被派到四川交给地方管制。程颐在被贬官期间完成著作《周易程氏传》。

你看这个,看似灾祸,贬官,往往就是什么?作逆增上缘。就像我第一次贬官的时候,我第一次贬官是在一九九四年,担任台北市警察局大同分局组长,被贬官。当时我在当大同分局督察组长的时候,我是管二百五十多个警察。那么被贬官以后,也是莫须有的原因就被贬官,贬官以后,就被派到台北市警察局的大安分局担任民防组长。督察组长在警察局里面是很热门的,他是专门管警察风纪的,那侦察队长是管刑事侦察的。这两个是一个分局长里面的左右,武的就是侦察队长,文的话就督察组长,一个管风纪,一个管刑案。那是在我,可以讲说我担任警官的算是最高峰的状态之下,当时被贬到大安分局,拉下来,担任什么?担任民防组长,管民力组训。就一般民警,在我们国内叫民警的一种组训工作,组织训练的工作,管两个人,就管两个人而已。

那个时候我很多同仁,也有同学被贬官了,到后来借酒消愁,后来就变成肝癌。我是转祸为福。在那个时候我就,刚好因缘来了,看到中国时报刊一个广告,是当时中国佛教会的会长悟明长老,一般都称他叫观音老人,他是从浙江普陀山请了一尊观音菩萨到台湾来。那当时在以前的台北县,现在的新北市树林镇的海明寺,我当时就在那边受戒,海明寺,悟明长老的道场在海明寺。

讲到这个受戒也是很有趣,当时我就去见我师父,我师父是承天禅寺广钦老和尚的知客师。因为那时候我酒量非常好,而且都是喝洋酒,XO啦,还有Johnnie Walker、约翰走路啦,还有二十一年的威士忌,英国皇家礼砲,我们台湾叫皇家礼砲,就是英国最有名的酒,叫二十一年威士忌。那都很贵,一瓶合台币五千元。那抽的菸都是抽好菸,就是抽德国的Davidoff,那个牌子是黑色的,Davidoff的这个名牌的香菸。所以那时候我要去报名受戒的时候,我师父就有一点点说,你能受戒吗?他就这样看我,一个充分存著怀疑的眼光。他就教我一些方法,就能持否?你不要出声音,那师父就教我。他就叫我拿着香跟着他拜,讲到不杀生能持否?你不要出声音。

后来我就去报名以后报到,悟明长老就通知寺务室,要约见我。当时我们戒子,五戒有四百多人,菩萨戒有四百多人。早上都是拜大悲忏,因为悟明长老就推展大悲忏,他在台湾弘扬大悲忏非常非常地深入,所以一般人家也称他叫观音老人,他是专门推展大悲忏。所以当时他在带我们大悲忏的时候,早课都大悲忏,那老人家年纪大了,那时候他已经是七、八十岁了,他活到一百多岁坐化。他身材就是非常发福,个子不高,讲话非常地慢,非常慈悲的老人。

那时候带我们拜大悲忏的时候,他就说他拜下去起来,他看到满地都是黄金,他说地板都金光闪闪。那时候就跟我们开示了,哎呀,你们在座一定有菩萨再来的。就说我们是,这不是我啦,你们在座有菩萨再来啦,我老人家,我不打诳语。他说,就佛光普照,满地都金光闪闪,是这样跟我们讲。我那时候早课听到那个大悲忏,那个唱诵的时候,我在哭得一蹋糊涂,真是伤心,忏悔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就像那个迷失的羔羊一样,好不容易找到家了。就像窥基大师一样,本来不想出家,就是玄奘大师度他,那他开出三个条件,三车,第一个要一部车全部装书,那一部车专门装金银珠宝,那一部车装服务他的这些美女。玄奘大师答应他说没问题,那三车照单全收,一带他到大雄宝殿,炉香赞一唱下去,他也哭得淅沥哗啦,三车统统不要了,回去了,回去了。这就是什么?这叫金刚种子浮出来了。

所以我们现在薰什么,都入我们的阿赖耶,我们薰善的种子,也入阿赖耶,我们薰恶的种子,也入阿赖耶,我们薰金刚般若的种子,也入阿赖耶。所以唯识学里面讲说,善、恶、无记,无记就是不善不恶的,都入阿赖耶里面。所以以前我们在内典研究班的时候,简丰文老师就跟我们讲,就是佛陀教育基金会的创办人,他说,你们这一辈子薰多少般若,你能够薰到十分,下次乘愿再来,从第十一分开始修起,你这一辈子金刚般若零分,下辈子从零分开始修。我觉得他讲得很有道理。老师跟我们讲一句话,很有意思,他说,你这一辈子薰金刚般若,你下一辈子纵使乘愿再来,或者是你带着业障来人间。你没有往生极乐,当然是带着业障来人间,变业报身嘛。

老师跟我们讲一句话,他说,你这辈子所薰的佛法的种子,金刚般若种子,等到你下一次,你遇到因缘会逢时,遇到善知识,遇到你的启蒙老师,遇到佛陀的三藏十二部经典,你只要遇到般若经典的时候,你那个金刚般若种子就浮出来以后,你那时候的习气就是,你的习气在遇到金刚般若的时候,豁然顿脱,就断掉。比如说你去受戒,受五戒、菩萨戒,你本来没有办法改变的习气,没有办法去断恶的习气。比如说你很爱吃肉,可是你受完五戒以后,你得到那个戒体以后,那个戒体产生一种力量出来。那个戒体就是你完全做到,你发心立愿都很真诚,你有这个受戒的心,那就得到这个受戒的德,就得到这个受戒的体。所以戒体很重要,你戒体一得到以后,那个习气就脱落了,至少那个习气就被伏住了,被戒法伏住了。

所以当时悟明长老叫我受菩萨戒,我当时不敢接受,后来就还是去从五戒,又受了菩萨戒。那后来我就是跟悟明长老,他的寮房旁边的那尊老观音,就是他的寮房对面有一个观音殿,我就去祈求那尊老观音菩萨,就是悟明长老从中国普陀山请过来那尊老观音菩萨祈愿了。我就跟观音菩萨说了,我说,我酒放不了,我菸也放不了。那我就跟观音菩萨谈条件了,我说,那酒不能喝,可不可以喝药酒呢?我就要求三杯药酒,可不可以抽菸呢?你看,没有戒心,哪来的戒体呢?

后来在五戒过堂的时候,观音菩萨就让我去领悟。在过堂的时候,我夹的第一道菜是香菇。因为我们那时候受的是在家《优婆塞戒经》里面的那个六重二十八轻,那个六重第六条是酤酒戒,就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大妄语、不说四众过、不酤酒,不酤酒就是不能卖酒,不能送酒,最后一条戒是不酤酒戒。后来我们搭上缦衣过堂的时候,我夹的第一道菜就是香菇,结果香菇没有到嘴巴,就掉下去了,把我缦衣弄脏了。我这个人早期是有洁癖的,为什么我的缦衣会弄脏呢?那我受戒马上就有罪恶感,那我的缦衣都脏了怎么办?当时当下就悟了,我放不下两个东西,一个是香菸跟酤酒戒,两个加起来刚好是香菇,香菸跟酤酒戒,所以我是香菇度我的。

所以有情无情,同圆种智。你看那个永明延寿大师开悟偈,“扑落非他物”,他有一天经过一座桥的时候,看到有人在丢一个石头,丢到河里面咚一声,也有说在砍柴、劈柴的声音,柴掉下来那个碰的一声,他开悟了。当然我不是开悟,我只是有所领悟。“扑落非他物,纵横不是尘,山河及大地,全露法王身”。开悟,法无定法,哪一法不是佛法?劈柴也是佛法,只要能让你觉悟,劈柴也是佛法。只要能让你开悟,香菇也是佛法,让你开悟,让你悟说这些习气该断,那香菇也是佛法。所以佛陀说,“说法者,无法可说”,“法尚应舍,何况非法”。哪一法不是佛法?这佛陀说的,真能够让你悟,香菇也是佛法。

所以我那时候就生起一个惭愧心,就觉得自己很惭愧,来受戒还放不下这些习气。七天以后回到家就把肉断掉,把酒断掉,把香菸断掉,只有七天而已。所以老和尚说,戒律很重要。确实,如果没有戒律,我现在还在吃肉,我哪里有资格讲经呢?如果我没有受戒,我现在还在抽菸,对不对?如果我没有受戒,我现在还偷偷喝药酒。但是这三个习气全部断掉,一个礼拜而已。所以老和尚说,戒律很重要。确实很重要。

所以提到这个地方,提到程颐在被贬期间完成著作《周易程氏传》,有时候就是转祸为福在一念之间,那他这个是逆增上缘。我们上次有讲到《易经》,对不对?伏羲做《八卦》。那《易经》里面,三个人做的,一个是伏羲,一个是文王,周文王,一个是孔子。文王做《六十四卦》的时候,在哪里做?在监狱里面做的。所以可见,像你看这个程颐被贬官期间,他完成了《周易程氏传》。所以到南宋的时候,他被追封为“正公”。这个是“伊川”。

再来,‘祇畏’就是非常地害怕,非常地敬畏。“祇”就是大的意思。

‘侮慢’就是对人轻忽,态度傲慢。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宋朝灵源禅师对伊川先生说了,祸能够生福,福也能够生祸。祸之所以能生福的原因,是因为人处在危险的时候会提醒自己,要真切的思考如何转危为安,深深地反复在实理上推敲,尤其能够保持恭敬畏惧,谨慎自己的言行。而福能生祸的原因,是因为人在居安的时候,往往在不知不觉当中放纵欲念,并让自己的骄傲、怠慢的心态无所节制,尤其大多数的人都会有轻浮疏忽、欺侮傲慢的作为所导致的。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东岳大帝训曰。行善如春园之草。不见其长。日有所增。行恶如磨刀之石。不见其损。日有所亏。祸福密移。迷者罔觉。】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东岳大帝’是道教崇奉之泰山之神。泰山是我们中国五岳之首,中国古代,各朝各代帝王大都要朝拜祭祀泰山。东岳大帝掌管人间的生死,人死后魂都要到泰山。道教所建的东岳庙就是祭奉东岳天齐大帝,每年农历的三月二十八日是开庙祭祀之日。

再来,‘训曰’,《东岳大帝宝训》,一日作善,“福虽未至,祸自远矣;一日行恶,祸虽未至,福自远矣。行善之人,如春园之草,不见其长,日有所增;行恶之人,如磨刀之石,不见其损,日有所亏”。东岳大帝这个《宝训》,也很多人都把它做成标语,贴在醒目的地方提醒世人。“一日行善,福虽未至,祸自远矣”,我们一天做一件善事,福报虽然还没有到,但是灾祸已经远离了。我们“一日行恶”,一天造恶,“祸虽未至,福自远矣”,灾祸虽然没有来临,但福报已经离开了。所以《太上感应篇》里面讲,“一日有三善”,一日三善,“三年天必降之福”。我们讲说,“语善、视善、行善,一日有三善,三年天必降之福;语恶、视恶、行恶,一日有三恶,天必降之祸”。它不讲“三年”,这个我们以前有讨论过。所以你“一日行恶,祸虽未至,福自远矣”,福报就已经离开了。行善之人,像春天花园的花草一样,你没有发觉它在长大、长高,但是“日有所增”。造恶的人就像磨刀之石一样,你不感觉这个石头有亏损,但是它“日有所亏”。

‘罔觉’就是无知。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东岳大帝说,行善就像春天时花园的草一般,虽然肉眼看不出它在长大,其实每天都在增长。做恶就像磨刀的石头,虽然肉眼看不出它在减损,其实天天都在亏蚀。祸福的移转都是在暗中进行的,迷惘的人是无法察觉得到的。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经文:

【唐六祖慧能曰。一切福田。不离方寸。经云。吉凶祸福。皆由心造。又云。罪福二轮。苦乐两果。皆三业所造。一心所感。若一念心瞋恚邪婬。即地狱业。悭贪不施。即饿鬼业。愚痴暗蔽。即畜生业。我慢贡高。即修罗业。坚持五戒。即人业。精修十善。即天业。证悟人空。即声闻业。知缘性离。即缘觉业。六度齐修。即菩萨业。真慈平等。即佛业。夫心净则香台宝树。净刹化生。心垢则邱陵坑坎。秽土禀质。非从天降。岂属地生。祇在最初一念所致。离却心源。更无别体。】

那么这一段也非常地好,这一段我们会用比较久的时间来探讨这一段,那么这一段也可以讲说是佛经的精华。所以《感应篇汇编》是儒释道三家的菁华,一点都没有错。像前面这个东岳大帝就属于道家的。那再往前,灵源禅师,这个也可以讲说是儒家的,因为伊川先生是儒家的。那么这一段它引用六祖惠能大师的开示。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首先我们介绍六祖惠能大师。那么我个人跟六祖大师的因缘非常地深,我讲我怎么会去薰习《六祖坛经》呢?《六祖大师法宝坛经》呢?我把这个因缘稍微提一下。我是佛陀教育基金会第一届内典研究班的同学,那我们的指导老师就是净空老法师的高足。当时净空老法师在台湾早期弘法有两大护法,一个男众,一个女众,女众就是景美图书馆,台北景美图书馆,其实我的旧家距离老和尚的景美图书馆很近,走路大概十分钟。

我见净空老法师的时候是一九九七年,韩馆长要往生前半年,当时是人家介绍我去见净空法师。当时在台北市的景美华藏图书馆的时候,韩瑛馆长,老和尚有讲过,韩瑛馆长护持他三十二年,没有韩馆长的护持,就没有今天的净空老法师,所以老法师非常感恩,也非常怀念韩瑛馆长。我那时候在跟老和尚,在知客室见师父的时候,我就跟师父请示佛法的问题。我当时不晓得怎么来的勇气,直接跟师父说,第一次见面就这样说,我说,师父,你讲经说法,讲得这么好,那你往生以后,老和尚现在还在,你看已经隔二、三十年了,你往生以后,这些你所讲经说法要怎么保存下来?那师父就跟我讲,那韩馆长说,里面有一间房间要帮我装电脑,以后所有资料都存到那个电脑里面去。就这样一个对话而已。

隔了半年以后,韩馆长就往生了,老法师在景美图书馆的因缘就结束了。当时老法师是在新加坡弘法,新加坡居士林,李木源居士护持。那么当时也可以讲说老和尚的第一次法难,那所有悟字辈的法师都陆陆续续离开景美图书馆。当时师父的侍者悟全法师,现在做澳洲净宗学院的副院长,我跟他熟,还有悟道法师,当时他们就叫我传一份资料给师父看。

那么师父后来就回到台湾来,召集了重要的这些出家弟子跟在家居士,在台北市火车站对面的来来大饭店。因为师父他没有道场,所以变成他没地方去,只好住饭店。在台北市来来大饭店召见了悟道法师,还有我,还有也可以讲说,老和尚跟悟道法师的护法,陈永信大居士,就现在新北市双溪小筑的功德主陈永信居士,他是非常护持悟道法师的。当时老法师就慈示我,黄警官,你筹划办理社团法人华藏净宗学会。我们当时就发起一个因缘,就把现在华藏净宗学会的会所,台北市信义路四段三三三号二楼买下来。我都是参与当时的整个道场的设计跟规划,还有装潢。当时我们几个居士就发起,我当时也发心了五十万台币,陈永信居士一个人捐了八百万,另外再募七百五十万,凑起来一千五百五十万,买现在的华藏净宗学会的会所,那就开始推动了。

那时候后来筹办的社团法人华藏净宗学会成立以后,老法师主持第一次的社团法人的理监事会。按照台湾的法令规定,要召开会员大会,还有理监事会,然后就布达第一任的理事长。当时老法师主持这个会员大会的时候,老法师是坐中间,悟道法师坐右边,我坐左边。当时老法师就说,第一届华藏净宗学会理事长,委任悟道法师担任理事长。所以这是悟道法师担任华藏净宗学会的因缘以及由来。后来有华藏净宗学会,我当时早期也参与理事跟监事的工作。理事是执行业务,监事是监管、监察业务。后来悟道法师就创办了华藏弘化网,就现在的网络电视。

你看所有老法师的在香港佛陀教育协会讲经的经典,全部汇集到华藏弘化网,再做成光盘,再做成网络电视,送到全世界。这不就是当时我跟老法师第一次的对话,我说,师父,将来你讲经说法的带子,要怎么弘传到下面下一代去?师父说,用电脑。就等于我们现在讲的数位化,那国外叫做数码化,我们国内叫数码化,我们台湾叫数位化。就存所有这么大的档案,再存到一个硬盘里面,就可以存进去了,大硬盘。这是我跟华藏净宗学会跟师父的第一次的因缘,就在一九九七年。

那我现在提到六祖大师的因缘就是,老法师的女众护法是韩馆长,那男众护法就是简丰文老师,就是佛陀教育基金会。今天中国大陆佛教会这么兴盛,都是当时在开放以前,我们邓小平副总理在南巡的时候,整个经济大开放的时候,当时其实两岸是没有直航的,也还没有开放探亲。当时我的老师简丰文老师就到中国大陆去,把所有法宝带进去,包括净空老法师讲经的光盘,还有经书、佛经,全部带进去。那老师到中国大陆去弘法,不是弘法,送法宝过去,那整个手提箱都是美金,那都是几百万美金。所以简丰文老师,我可以这么说,带领早期佛陀教育基金会,把佛法传到中国大陆,立功厥伟,功不可没,影响非常地深远。后来才有法鼓山的经书进去,后来才有佛光山的进去,后来才有慈济功德会进去,早期都是佛陀教育基金会把法宝送进去。所以我对简丰文老师非常地尊敬。

那么当时佛陀教育基金会的董事长就是净空法师,老法师。那当时有个华藏讲堂,也是在佛陀教育基金会的三楼,是讲堂,是讲经的地方,叫华藏讲堂,我在那边都讲过经。那我一直到现在,还在佛陀教育基金会带经典研讨班。那我是参与第一届的内典研究,所以我很感恩老法师的因缘,也很感恩简丰文老师的指导。如果没有启蒙老师,我今天就没有机会在这边跟大家研讨《感应篇汇编》,他帮我打下很深的基础。

我们内典研究班,从《佛学入门》、《四十二章经》、《八大人觉经》、《阿难问事佛吉凶经》,再到《地藏经》,都跟着老师研讨一遍以后,简丰文老师跟我讲,黄警官你专攻“地藏三经”。就是造成我今天,成就我今天讲因果的由来。《地藏经》是一个基础,孝道,是孝经。所以当时老师就跟我讲说,你专攻“地藏三经”,也就是《地藏菩萨本愿经》、《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还有《占察善恶业报经》。这三部经,我都在佛陀教育基金会讲过,尤其《地藏经》讲得更多次。

那么《六祖坛经》,也是我跟着老师学习一遍以后,简丰文老师叫我开始习讲,练习讲《六祖法宝坛经》,我在佛陀教育基金会讲了大概两部,两次。所以我跟六祖大师的因缘很深,我也很喜欢《六祖法宝坛经》。那讲一个有趣的事情,有一次我在还没有讲经以前,到台北市的某一个,那个也不算是佛教的道场,是朋友带我去的,有一点像台湾的一贯道或是道教的一个道场,我朋友因为他认识他们,带我去。

结果那个道场的主事者,他有到广东的南华寺去参访,他有请了两尊的,就是装像框的六祖大师的法像,就是这一张,这一张就是我当时在台北市中山区有一家道场,那家道场那个住持,刚好到广东南华寺请了这个六祖大师的法像回来。就这么巧,他带两张。那么这一张就放在他椅子旁边,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我只看到这个六祖大师说,这一位是谁?我当时也不知道他是谁,他是肉身菩萨,我还问那个住持说,那这一位是谁?他说,这一位你不知道吗?他就是鼎鼎大名的六祖大师。我说,我很喜欢他。我不知道怎么说,我就说,我很喜欢他。他说,好,那你喜欢,我就送给你。就送这一尊给我,一直跟着我,一直护念着我弘法。

那我在佛陀教育基金会讲了三部的《六祖坛经》,我相信也是得到六祖大师的加持,我才有办法讲出《六祖大师法宝坛经》。我们知道净空老法师也讲过《六祖大师法宝坛经》。那我就把它裱框起来,每天就见到六祖大师。这张法像,六祖大师的法像,我跟随他已经几年知道吗?差不多将近二十年,我非常地珍惜这个因缘。这就是我跟六祖大师的因缘由来。所以我今天再藉这个机会,我记得我们前面的课程里面,好像没有单独的介绍六祖大师,所以今天要很完整的来介绍六祖大师的一生。

我们现在看字句解说:

‘六祖慧能曰’,他是唐朝人。这个地方,“慧能”是用智慧的慧,那有很多人就会疑惑了,到底是恩惠的惠呢?还是智慧的慧?两个都有人用。像《感应篇汇编》,这个地方是用智慧的慧,就慧能大师,但是一般都是用恩惠的惠,一般是用恩惠的惠。那么在《六祖大师法宝坛经》里面,是用恩惠的惠,他是禅宗第六祖。我们现在来介绍他关于这个名号的由来,就是惠能大师这个名号的由来。他后来往生以后,皇帝追封他为大鉴禅师,他是公元六三八年到七一三年,唐代的高僧。

六祖大师法号的由来是这样的,有说是智慧的慧,也有说是恩惠的惠。因为六祖他在出生的时候,在六祖门人曹溪法海曾经记载,“专为安名,可上惠下能也。父曰,何名惠能?僧曰,惠者,以法惠施众生;能者,能作佛事”。这个地方我解释一下,当时六祖大师出生的时候,有两位僧人到他家去敲门,他父亲就把门打开,那两位僧人就恭喜,恭喜这位六祖大师的父亲,俗家的父亲卢行瑫。他说,哎呀,恭喜菩萨,你们家得贵子。贵子就是很好的一个小孩。可以帮他取名,取什么名字呢?可以取惠能。那他父亲就问说,他说,为什么取惠能呢?他说,为什么取这个惠能名字呢?那个出家人就说了,“惠者,以法惠施众生”。果然讲对了,六祖大师是古佛再来的,也是菩萨乘愿再来的,以法来帮助众生,《六祖大师法宝坛经》就是“以法惠施众生”。“能者,能作佛事”,什么叫“佛事”?“佛事”就是清净的事情叫“佛事”。所以六祖大师他天生非常地聪颖,他一听到法,他就悟,但是他不认识字。六祖大师,安放他的真身的,也就是他肉身菩萨,那个南华禅寺,南华禅寺也是用惠能,恩惠的惠。所以我们习惯是用惠能,就是恩惠的惠,惠能大师为准。

惠能大师的早年生平是这样的。在《六祖坛经》里面,惠能大师自己叙述他的家庭,他祖籍是范阳人,就今天河北省,那个地方的地名叫范阳。父亲是卢行瑫,也是担任官员,后来被贬官放逐到岭南,就今天的广东跟广西这一带。那贬官以后,就在岭南这边就往生了。那么六祖大师他父亲早亡以后,他家境非常贫穷,他就以卖木柴为生来孝养他的母亲。他不认识一个字,不认识字。

有一次,惠能大师在挑木柴到客店去卖,听到一个客人诵《金刚经》,诵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他豁然顿脱。也就是说他在那一刹那,他明心见性,见性成佛。他就问客人了,你在读什么经呢?客人就跟他讲,读《金刚经》。那么六祖大师听了他读诵《金刚经》的时候,他便开悟了。他就问,这个《金刚经》从哪里来的呢?读诵的这位客人说,他从蕲州黄梅山东禅寺请来的,那里有五祖弘忍大师在弘法,也就是禅宗的第五祖,法门非常兴盛,座下有一千多个弟子,有一千余人。

后来就有一位功德主,有一个人出资金钱,帮助六祖大师惠能大师,去黄梅山东禅寺去请法、去参学。这位善心人士取银十两供养他的母亲。惠能大师就告别他的母亲,前往黄梅拜见五祖。他拜见他的师父五祖的时候,他的师父有问他,你来这边做什么?问其所来以及“欲求何物?”,你来这边做什么?那六祖大师就回答说了,“师答曰:‘弟子是岭南新州百姓,远来礼师,惟求作佛,不求余物。’”这口气非常大,果然是大菩萨再来。他说,我是岭南新州的百姓,我老远到这个地方来顶礼老师你,我只有求作佛,其他我没有想求的。直接了当,我只求作佛,“不求余物”。“五祖谓:‘汝是岭南人,又是獦獠,若为堪作佛?’”他说,你“是岭南人,又是獦獠”。“獦獠”是那时候,因为岭南广东广西那一带都没有开发,所以用现在的话说,那个地方是没有文化的民族。他说,你又是“獦獠”,就是没有开发的民族,没有开化的民族,就是没有文化的地方,你怎么可能作佛呢?“若为堪作佛?”

“惠能曰:‘人虽有南北,佛性本无南北’”,獦獠身与和尚身,“獦獠身与和尚不同,佛性有何差别?”这讲得真的是掷地有声,他说,人虽然有南北,师父你是北方人,我是南方人,佛性哪里有分南方的佛性跟北方的佛性呢?佛性就是佛性,不增不减,不垢不净,不生不灭。佛性就是“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故名如来”,《金刚经》里面这样说。所以他说,佛性没有分南北,所以每一个人都有佛性,那蠢动含灵也有佛性。那獦獠身跟和尚身不同,我是没有读过书的人,那和尚你是一个出家人,我是獦獠身,我跟和尚,虽然我们的因缘不一样,那佛性有什么差别呢?五祖大师一听就很惊讶说,这个人的根器怎么这么利?不认识字,他能讲出这样的话出来。所以开悟与否,非关文字。

所以为什么《大乘起信论》里面讲,“离言说相”,“一切法从本已来,离言说相、离名字相、离心缘相”,就这个道理。“毕竟平等、无有变异、不可破坏,唯是一心故名真如”。“毕竟平等”就是没有分南北,没有分獦獠身、和尚身,这“毕竟平等”。“无有变异、不可破坏,唯是一心,故名真如”。所以五祖弘忍大师觉得他根机太利了,“禀性非凡”,就派他到厨房去舂米了,你到厨房去做事。总共在那边待八个月,他只做两件事情,舂米、破柴,从来没有一次上过大殿,也没打过一次禅七,也没有听过一次法会,都没有。

你看,当时五祖弘忍大师准备要传法,他就叫弟子要写一首偈语出来,来勘验他们的修行境界,以便来传衣钵,“传衣授法”。那么当时神秀大师就在南廊壁上写一首偈语,“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弘忍大师出来一看,他说,这个偈语没有见性,叫大家拿香祝拜就可以了,依这样去修行,就可以得到利益了。为什么?因为神秀大师这个“身是菩提树”,我们这个清净法身也不是菩提树,菩提树只是一个比喻而已。我们有清净法身佛、圆满报身佛、百千亿化身佛,我们一体三身佛,这是我们本来的面目。所以我们这个身,神秀大师是以菩提树做比喻,就表示他还有一个依止。那他以明镜台比喻我们的本心,“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就好像那个镜子一样,镜台常常给它擦拭,上面会有灰尘,常常把它擦拭,不要让它惹尘埃。这个偈语,他没有开悟,他还有一个依止,也就是法执未破。所以五祖弘忍大师说,拿香祝拜可以得到利益。

惠能大师他当时在舂米房,听到童子在诵这首偈语,他也说,这个偈语没有见本性。然后他后来请人代劳,他也想跟众生结来生缘,他就到这个壁上,他也写了一首偈语,请人家代写,他说,“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个本来无一物就是什么?本自清净、本自具足、本不动摇、本无生灭,你只要不起心、不动念,怎么还会有烦恼呢?“何处惹尘埃”呢?所以菩提本来具足,树只是一个比喻而已。那菩提自性非大小方圆,非青黄赤白,所以也不是树可以去比喻的。“明镜”就是我们的心镜,我们这个心镜也不是用一个镜台可以去比喻。我们的心镜,我们这个心的照性,我们的觉性,镜子有照性。那我们这个真如自性有觉性,我们这个自性的本体就是我们的见闻觉知,有我们的觉性。我们的觉性在哪里?我们找不到。本体见不到,作用看得到,就像镜子,镜子的照性在哪里?镜子的照性,你见不到,你走过去,它就照,你不走过去,它也在照。你走过去,照一个,“胡来胡现,汉来汉现”。胡就是外国人,外国人走过去,它照外国人,本国人走过去,它就照本国人,所以“胡来胡现,汉来汉现”,没有人走过去,它还在照。所以这个照性你找不到,但是在相上见得到。

那我们的觉性在哪里?我们的觉性在六根接触六尘的作用上。你有没有起心动念,你就知道了,你眼见色、耳闻声,你就有喜欢跟不喜欢。那你眼见色、耳闻声,如果你没有憎爱,没有喜欢跟不喜欢,那个叫见性。你耳闻声,没有分别、执著,没有妄想,那叫闻性。可是如果你听到这个声音、音乐很喜欢,你起了贪爱,那就变闻识了。你听到这个音乐,很不喜欢,生起一个讨厌心,那闻性就变闻识了。这个照性,你就见不到了,这个觉性,你就见不到了。所以大经里面讲说舍识用根。所以镜子的照性在哪里?“胡来胡现,汉来汉现”,在作用上,在相上,你去找那个、见那个照性。那我们的觉性呢?我们的觉性在根尘接触的时候,第一念是清净的,是本自清净、本自具足、本无动摇、本不生灭,那你起了憎爱以后,那就由真如变成烦恼。所以本来无一物,怎么会惹尘埃呢?你起心动念了嘛。

那么大家就很惊讶,弘忍大师见了以后告诉大家,这个也没有开悟,就把这个偈子擦掉。后来弘忍大师就到舂米房去,就用拄杖在地上敲三下,那六祖大师就明白。到三更的时候,五祖为他袈裟遮围,印证,用《金刚经》印心,因为禅宗从初祖到五祖都是用《金刚经》印心的,用《金刚经》印心。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大彻大悟,然后再提出他的心得报告,就是何期自性,本自清净、本自具足、本无动摇、本不生灭,何期自性,能生万法。这个五个偈子是他的心得报告。本自清净、本自具足、本不生灭、本无动摇,是它的本体。何期自性,能生万法,是它的作用,他证得体用不二。所以五祖决定他就是衣钵传人,并且咐嘱六祖大师坐船南下,等待时机弘法。那衣钵就不再传了。当时有告诉他,“逢怀则止,遇会则藏”。就到广东四会县的时候,你就隐藏起来。“逢怀’就是到怀集县,四会县跟怀集县都在广东。“遇会则藏”,“逢怀则止”,到怀集县的时候,就在那边就停止了。

后来六祖大师也没有马上出来弘法,在猎人堆待了十五年,帮猎人服务。这个叫做和光同尘,猎人是杀业最重的,烦恼习气最重的,六祖大师还要在那边服侍猎人十五年。在那边猎人所捕猎回来的动物,活的就被他放生了,所以他吃锅边菜。后来他在猎人堆待了十五年以后,认为机缘成熟,在三十九岁那一年,因为他二十四岁开悟,在猎人堆待了十五年,等于三十九岁。所以你看,六祖大师二十四岁就开悟了,他没有马上出来弘法,也没有去做什么方丈住持,都没有。

他当时还是居士。就到广州法性寺,当时印宗大师,印宗法师在讲《涅槃经》,他就坐在后面听课了。那刚好挂著幢幡,风在吹,风动、幡动,当时两个僧人在那边争辩,他说风动,一个是幡动。六祖大师坐在后面,他说,不是风动,也不是幡动,“仁者心动”。你起心动念了,风在吹,幡在飘,这是自然现象。你心动了,那境界跟着动了,你心被境转了。你心不动,风在吹,幡在动,你如如不动,不取于相,你心不随境转,所以说“仁者心动”。这两位僧人就马上跟印宗法师报告,那么印宗法师,就非常地器重他的悟性,他说,你是不是得到五祖弘忍大师衣钵的这位传人?六祖大师就提示他的衣钵,确定他是禅宗的传人。然后印宗法师就为他剃度,为他剃度以后再反拜他为老师,就反拜六祖大师为老师。所以老和尚说,其实印宗法师跟六祖大师,其实都是菩萨示现,互相表法。

在仪凤二年,韶州刺史韦璩仰慕六祖大师的道风,率同僚入山,请惠能大师入城,在大梵寺讲堂为众说法,兼授无相戒,僧尼道俗有一千多人。门人法海禅师编录其法语,名为《六祖法宝坛经》,就是我们现在在读诵的《六祖坛经》。

那惠能大师到曹溪宝林寺,在今天广东韶关南华寺弘扬禅宗,主张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顿悟法门,影响华南诸宗派,所以一般人家称他叫南宗,在这个地方传法长达三十七年。当时六祖惠能大师他的同门师兄神秀大师主张渐悟,在华北地区也非常地兴盛,号称北宗。所以一般历史上称,“南顿北渐、南能北秀”。

在唐中宗神龙元年,武则天跟唐中宗遣内侍薛简,前往曹溪迎请六祖大师,入宫接受供养。当时惠能大师他以年纪老迈,久处山林,推辞武则天的好意,他就不去京城接受供养。薛简就恳请说法,而且记录下来带回去,回报武则天跟唐中宗。唐中宗当时赐摩纳袈裟一领,以及绢五百匹,以及水晶钵,供养六祖大师,并且命改称宝林寺为中兴寺,由韶州刺史重修。所以以前的皇帝都是佛教的护法。又给予法泉寺寺额,并以惠能新州的故宅为国恩寺。

在唐玄宗开元二年,在河南滑台的无遮大会上,惠能大师的弟子荷泽神会,辩倒了神秀大师的门人崇远跟普寂法师,使得南宗成为中国禅宗的正统。在延和元年,公元七一二年,惠能大师回到新州。唐玄宗先天二年,六祖大师交代弟子,开始建报恩塔,并且预告第二年的七月,他要返回国恩寺。八月就示寂,就是准备要往生了,在国恩寺往生,世寿七十六岁。唐宪宗追封他为大鉴禅师。

惠能大师圆寂以后,他的真身不坏,就是肉身菩萨,至今仍存在,仍保存在。那么就是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被我们习总书记的父亲习仲勋保护之下,让六祖大师的真身、肉身菩萨不会被破坏,这是真的很大的功德。六祖大师他的肉身、真身不坏,运回韶州曹溪,经过他的弟子给他涂漆上金身,上金箔,这个真身塑像,现在仍然保存在南华寺,供奉在六祖殿中。那么六祖大师他留下了《六祖坛经》一卷,《金刚经口诀》,这个是六祖大师所留下来的法宝。

惠能大师他为禅宗发展奠定了理论基础,对后来各派的禅师建立了门庭,影响很大。那么他圆寂以后,他的弟子传承禅法。那么在六祖大师惠能大师圆寂以后,禅宗分成南北二宗。惠能禅法,就南方跟北方。以北方的话,北宗是他的弟子荷泽神会禅师的门下,称为荷泽宗。南宗是以南岳怀让门下的洪州宗,跟青原行思、石头希迁一系的石头宗为代表。惠能大师的弟子,他的禅法在他的弟子荷泽神会禅师一派的推动下,在北方取代了神秀大师一系的地位,成为禅门的正宗。但是后来荷泽禅师这一派,因为后继无人,所以在唐末的时候,唐朝末年就衰亡了。

那么对后世影响比较大的,反而是南方的南宗的六祖大师的门下,当时南宗的门下,形成了河北的临济宗、江西的曹洞宗、湖南沩仰宗、广东的云门宗、江苏法眼宗,这五宗。就是达摩祖师所开示那个法语,“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就禅宗分成这五宗。加上从临济宗分出来的杨岐派跟黄龙派,称为五宗二派,就是七宗。后来法眼宗远传到泰国、朝鲜。韩国还有曹洞宗。云门宗跟临济宗更为传扬到欧美,所以临济徒孙满天下。在中国、日本,则是临济宗、曹洞宗两宗最盛。

那么六祖大师的弟子里面,开悟的有四十三位,就是嗣法四十三人,就传法的。那比较有名的就是荷泽神会禅师、南阳慧忠国师、永嘉玄觉禅师、青原行思禅师、南岳怀让禅师,还有石头希迁和尚、净藏禅师。以上是介绍六祖大师的生平。

再来看下面这一段,‘一切福田,不离方寸’,“方寸”就是指心,它是从《了凡四训?立命之学》里面,云谷禅师说,“汝不见六祖说:‘一切福田,不离方寸;从心而觅,感无不通。’”那么在《六祖大师法宝坛经》里面,行由第一品里面讲,原文是这样,原文说,“惠能启和尚”,因为六祖大师根机太利了,他的师父叫他到舂米房去舂米,去修福。那六祖大师就告诉他的师父说,“惠能启和尚,弟子自心,常生智慧,不离自性,即是福田”。那我还修什么福呢?他说,我常常就是,我心很清净,我很清净就是常常生智慧了,生智慧就最大的福田,我还修什么福田呢?“不离自性,即是福田”。“福田”是佛教的用语,可以生长一切善法,“于应供养者供养之,则能受诸福报,犹如农夫播种于田亩,有秋收之利。故名福田”。

这个地方,“一切福田,不离方寸”,我们就来探讨一下,佛门里面常常讲的布施。那怎么布施呢?福田要怎么种呢?什么才是最大的福田呢?福田到底要怎么耕呢?我们说福田由心耕,那心要怎么耕呢?福田由心耕,要用什么心去耕这个福田呢?我们就来探讨这个问题,为什么六祖大师说,心中常生智慧,不离自性,即是福田。我们来谈财布施。

在《六祖坛经》里面有预记,六祖是禅宗的第六代祖师,那马祖道一禅师,可以讲说是第七代的祖师,老法师是这样说,事实上禅宗只传到六祖。但是马祖道一禅师也是六祖大师这一系的法脉,因为在《六祖坛经》里面的参请机缘第六,里面有先预告,六祖大师先预告。六祖大师在参请机缘第六品里面,他有告诉来参学的怀让禅师说,他说,“西天般若多罗谶,汝足下出一马驹,踏杀天下人”。般若多罗祖师当时就预告说,禅宗将来后代会产生一匹骏马,“马驹”就是良马,就是马祖道一禅师。我们说“马祖建丛林,百丈立清规”。马祖道一禅师的弟子叫百丈禅师。那么这一匹马驹,在般若多罗祖师那时候就预告了。“踏杀天下人”就是什么?他讲经说法是祖师,叫“踏杀天下人”。

老法师说,在《六祖坛经》预记里面,马祖道一禅师将有两个徒弟是菩萨化身再来的,一个是在家,一个是出家的。这个在《六祖法宝坛经》里面,付嘱流通品第十里面有预告,“吾去七十年”,你看六祖大师,他可以先预告七十年后的事情,“吾去七十年,有二菩萨从东方来,一出家、一在家。同时兴化,建立吾宗,缔缉伽蓝,昌隆法嗣”。就是说七十年后,有两位菩萨从东方诞生,就是中国,一个是出家、一个是在家,“同时兴化”,弘扬佛法,弘扬禅宗,建立了禅宗。“缔缉伽蓝,昌隆法嗣”就是弘宗演教。那么这个在家是谁呢?这个在家是庞蕴居士。庞蕴居士他表演了一招,有一天他把这些金银珠宝坐船放到海中央,把它沉到海里面去。人家问他说,你为什么把这些金银珠宝放到海里呢?为什么不拿去做善事呢?那庞蕴居士就说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无事,好事不如无事。什么叫无事?无事不是不要做事,无事是心里没有事,心里没有烦恼就是无事,你心里没有烦恼就是无事。那为什么好事不如无事呢?你做好事但是你烦恼没有断,那是有漏福田,你是做有漏的善事,那你断烦恼是无漏的好事。所以你做好事,没有断烦恼,好事不如无事,无事是没有烦恼,是无漏了。所以心地清净,无论做什么事,一尘不染,决定是没有妄想、分别、执著。

老和尚说,你能够心里无事,才能真正做好事,才能为众生服务,做再小的善事都是大功德。但是你心里有事,就是你起烦恼了,你有执著了,那做多少事都是福报而已,不是功德,所以要紧的是心里无事。心里无事,不是身体不做事,身无事,你就不会去修福。所以心无事是没有烦恼,为一切众生服务,第一是布施,布施金钱、布施体力。那体力是内财布施,金钱是外财布施。所以老法师说,做义工就是内财布施,做义工的功德超过外财。有钱人到庙里面去布施几百万,还不如到道场做义工,用身外财力来布施。用身外财力来布施,功德小,而内财布施,功德大。

老法师说,到法身大士的时候,就不谈布施了,讲供养。普贤菩萨十大愿里面讲,广修供养。供养跟布施实在讲是一件事情,但是用心不同,供养是以孝顺心,布施不是孝顺心。所以大乘菩萨用布施,普贤菩萨用供养。普贤菩萨代表法身大士,《华严经》的四十一位法身大士都是普贤菩萨,都是修普贤行。就是我们《无量寿经》里面讲,“咸共遵修普贤大士之德”。所以普贤菩萨就是用孝顺心,用真诚心、用清净心、用平等心、用孝顺心,就是修普贤行。普贤行的功德是圆满的,做的事情再小,就算布施一块钱,功德都是称性的,与虚空法界一样大,因为心是圆满的。就算对常住做一点小事,扫地,抹桌子,功德都是尽虚空、遍法界。修的是小福、小事,果报则是无量无边。若心地不清净,布施供养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的家庭,为自己的小道场,即使布施亿万财富,所得的福报也很小。这当中的道理,凡夫如何能明了呢?凡夫只看外表,连外表都看不清楚,如何能观察事实的真相呢?

那老法师特别提到,救急救难这个事情。老法师说,在《印光大师文钞》里面,印光大师大部分的善款都拿去印经,只有抽出一部分做救灾救急的工作。他说,印光大师是大势至菩萨再来的,大势至菩萨在末法为我们表法,接受供养要以这种方式,要这种做法。但是时代跟环境不同,方法要变通,要通权达变,功德才会圆满。所以老法师认为,用印光大师的这种方式也是正确的,就是全部去做弘法的工作、印经的工作。

那老法师特别提到,新加坡一位谈禅老法师。我这一次到福州去讲课,我就有到福州大觉寺,去拜见已经圆寂的这一位谈禅老法师,他修得非常好。老法师说,他都在城隍庙摆摊子卖香、卖蜡烛,那卖这些香跟蜡烛的钱帮大陆的佛法,捐款都是美金几十万、几百万。老法师说,他在旧金山大觉莲社讲经,大觉莲社的道场,当时买下来是美金七十万,谈禅老法师一个人就供养了四十万美金。到新加坡之后,老法师亲自去拜见谈禅老法师,才知道他是一个穷苦的和尚,是一个苦行僧。老和尚去拜访他的时候,他买矿泉水供养师父,自己去喝自来水。老法师就问他一个问题,他说,你卖香、卖蜡烛,供养这么多钱给国外的道场跟国内的道场,他们会好好用你的钱吗?谈禅老法师说,供养是我的事情,怎么用钱是他们的事情,因果他们负责。这句话讲得很好。

所以后来我到大觉寺的时候,大觉寺的方丈和尚尼,一讲到谈禅老法师就老泪纵横,她就跟我讲一个不可思议的感应故事。谈禅老法师他现在的骨灰还在福州大觉寺,她有帮他设一个佛堂,我特地到那个佛堂去顶礼谈禅老法师。那个谈禅老法师的骨灰要进福州机场的时候,海关的官员要求和尚尼把那个骨灰坛放在行李的检查输送带上面。和尚尼说,不行,这是我师父,要经过X光机。他说,不行,一定要放在行李带里面。结果那个谈禅老法师的骨灰坛经过行李带的时候,海关官员在看他那个Monitor,电脑那个萤幕,就出现谈禅老法师的整个法像,把那个官员吓到了,他说,怎么会变成一个人?不是骨灰坛吗?这个是一个很有趣的感应故事。

所以老法师说,像谈禅老法师这种示现都是深明因果的人,了解业因果报的事实真相。所以在这种末法时期做示现,一般粗心大意的人是看不出来的。所以老法师特别在讲经里面,提到这位谈禅老法师,老法师说,他是真善知识。就是谈禅老法师是真善知识。佛教里面的明师,明是光明的明,不是知名度很高的名。知名度很高,不见得有用,不见得是真的。这是提到什么是真正的福田。

好,再看下面这个字句解说:

‘罪福二轮,苦乐两果,皆三业所造,一心所感’。这个是引用永明延寿大师的《万善同归集》里面卷上。

再来,‘瞋恚’就是瞋心。

‘邪婬’,‘悭贪’,这个大家都知道。

‘愚痴’,贡高我慢。

‘修罗’,这个大家都知道。

还有‘十善’,我想各位也都知道,我们就不解释了。

‘人空’就是破我执。

‘声闻’,就修四圣谛,苦集灭道。

‘缘觉’是修十二因缘。

‘知缘性离’,就无明、行、识、名色、六入、触、受、爱、取、有、生、老死,修十二因缘,证辟支佛。

‘六度’是菩萨所修的。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唐朝的禅宗六祖惠能大师说,一切种植福祉的地方,都不离开自己的心地。佛经说,众生的吉凶祸福都由自己心造。又说,这罪和福二者运作,所得到的痛苦和快乐的结果,都是由身口意三业所造成的,由心地所感召的结果。如果心存瞋恚、邪婬,就是种地狱的业因。心念贪求不满足而吝于布施,就是造饿鬼道的业因。如果心中愚昧痴妄、无明障蔽,就是种畜生道的业因。如果执著我慢,贡高自大,就是造阿修罗的业因。如果能坚持修持杀、盗、淫、妄、酒等五戒,就是种人道的业因。如果能精修十善,即是造天道的业因。如果能证悟我空真如的,就是种声闻道的业因。如果能了知十二因缘,而使本性脱离诸业的染著,就是种缘觉的业因。如果能在六度上一起齐修,就是种菩萨道的业因。如果能使心真行慈悲平等,能够使心清净平等慈悲,就是种佛道的业因。如果心能够净化,心念清净,则感得香花莲台、七宝行树的自然现前,成就了庄严佛土化生,成就化生于庄严佛土。如果心地污垢蔽障,则感得丘陵坑洞坎坷,在浊恶的秽土受生。这并不是从天而降的,也不是由地所生的,只是在心动最初的那一个念头所导致的。离开了心源的因素,其实就没有别样东西会造成这个结果。

好,那么这几段,我们就研讨到这里。接下来剩下一点时间,我们来报告老法师对于,“太上曰,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这一句的开示。

第一点,老法师说,“祸福无门,惟人自召”是主,“善恶之报,如影随形”是辅,这两句如果参透了,就能够趋吉避凶,就能够成圣成贤,就能够作佛作祖。

第二点,老法师说,吉凶祸福苦乐从哪里来的?自己感召来的。求佛菩萨神明保佑,有用吗?求佛菩萨神明赦免我们的罪过,有用吗?如果是这样求佛菩萨赐福给我们,求佛菩萨神明灭除我们的罪业,老法师说,这个是迷信,这个是心外求法。《太上感应篇》跟你讲,“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吉凶祸福苦乐都是自作自受,自己招感来的。所以老和尚说,你如果悟透了,“命由我作,福自己求”。就像学袁了凡先生一样,他遇到云谷禅师以后,云谷禅师为他开示,先改过,再行善,发愿三千善,三千善,一万善,他改变了命运。没有儿子,有儿子。礼部考试本来命中是第三名,考第一名。本来是短命的活到五十三岁,八月十四日丑时,后来延寿到七十四岁,延了二十一年的寿命。这就是命由我造,福自己求。

第三点,“祸福无门,惟人自召”,自己造善,自己得福;自己造恶,自己招祸,与别人不相关,这是真理。佛不度众生,众生是自修、自悟、自度。这也是六祖大师告诉我们的,众生是自己修行,自己去觉悟,自己去度化自己。你修五戒十善加慈悲喜舍,生天。造五逆十恶,堕地狱。这叫“惟人自召”。

第四,老和尚说,你今天享福了,哪里来的?布施来的。佛跟我们讲,很清楚,我们觉悟了,我们按照佛教的方法去做,我们想要财富,我们就去做财布施。我们想要聪明智慧,我们就去做法布施。我们想要健康长寿,我们去做无畏布施,你就可以得健康长寿。所以财富、聪明智慧、健康长寿都是从布施得来的,你种这个因,就感召这个果,这佛教我们的。所以我们觉悟了,我们听佛的话,我们去行善,那祸就远离了,我们努力行善,那褔报就现前了。我们去断恶,我们的灾祸就远离了。我们努力行善,褔报就现前了。老法师说,个人是这样,家庭的命运也是这样,社会国家也是这个道理,这是第四点。

第五点,因果感应的道理,老和尚说,在我们这个世间科学已经印证了,电波的速度,一秒钟是三十万公里,这速度算快了,那光波超过电波。可是人的念波超过光波、超过电波,人一起心动念,马上就是尽虚空遍法界了。

第六点,老和尚说,因果报应的事情,或是感应的事情,其实在我们的日常生活里面,在我们周边的一些周遭的人事里面,都可以看到感应的故事。我们身边的一些人,我们冷静的观察,人一生当中的遭遇,其实全部都是因果现象。我们能够去体验到感应是真实的现象,这就是西方人所谓的真理。

第七点,这个《汇编》里面有提到,唐代禅宗六祖惠能大师在《坛经》里面讲,他说,“一切福田,不离方寸”,这一句话是总说,跟此地讲的“祸福无门,惟人自召”是同一个意思。“方寸”就是我们的念头,你心里面起心动念就感得吉凶祸福,小的果报叫吉凶,大的就称为祸福。佛在经上说,吉凶祸福都由心造,又说罪福这两件事情,苦乐这两种果报,都是身语意,就身业、口业、意业,三业造作所招感来的。世间人不懂这个道理,如果明白这个道理,那才是真正说得上自求多福。为什么叫自求多福呢?你只要想要求福报,你身语意清净就有福报。如果你身语意三业不清净,那就灾祸来临了。所以世间人不明白这个道理,就随顺自己的烦恼妄想在造作,那决定招感凶祸。

以上是老法师在开示这个“祸福无门,惟人自召”里面,老法师跟我们开示这个七点。最主要就是什么?老法师告诉我们,你首先要了解,这个“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就跟六祖大师讲的“一切福田,不离方寸”,所以吉凶祸福苦乐都是我们自己心造的。那你明白自己心造的,那就是明白自作自受,自己造作的,这是感应的根本道理。所以佛陀说破迷开悟,离苦得乐,也是在讲这句话。迷悟是能召,苦乐是所召,智跟乐是福,迷跟苦是祸。这是这一篇的主要宗旨,这也是圣贤人的存心,也就是佛菩萨的存心。我们想要祈福避祸,求佛菩萨、求神明保佑,这是求不到的,这个就不合感应的道理。所以老法师说,我们如果悟透这两句,参透了,我们就可以改变我们自己的命运,我们就可以创造自己的福报,我们就可以成就自己的法身德、般若德、解脱德,不仅是可以脱离六道轮回,而且还可以成圣成贤,还可以成佛作祖,都不离开这个心地。

今天我们就讲到这里。若有讲得不妥之处,请各位同修大德批评指教。阿弥陀佛。


(文字稿来源:因果教育弘化网)


声明:文章来源网络整理!版权属于原作者!感恩您的阅读!欢迎关注传统文化扎根网微信公众号。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本文地址:https://www.guoloujiang.com/30889.html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