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老师主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10集)

印光大师说:“太上感应篇,摄取惠吉逆凶,福善祸淫之至理,发为掀天动地触目惊心之议论,何者为善,何者为恶;为善者得何善报,为恶者得何恶报,洞悉根源,明若观火。且愚人之不肯为善,而任意作恶者,盖以自私自利之心使之然也。今之自私自利者,反为失大利益,得大祸殃,敢不勉为良善,以期祸灭福集乎!由是言之,此书之益人也深矣。”


《太上感应篇汇编》(第十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8/02/22 台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010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们研讨《太上感应篇汇编》经文,【太上曰:祸福无门,惟人自召。】请各位同学翻开课本第三十四页,我们看经文:

【明袁了凡自作立命篇云。余童年丧父。母命弃业学医。谓可以养生。可以济人。且习一艺以成名。尔父夙心也。后余在慈云寺。遇一老者。修髯伟貌。飘飘若仙。余敬礼之。语余曰。子仕路中人也。明年即进学矣。何不读书。余告以故。曰。吾姓孔。云南人也。得邵子皇极正传。数该传汝。予即引之归。告母。试其数。纤悉皆验。余遂起读书之念。孔为余起数。县考童生当十四名。府考七十一名。提学考第九名。明年赴考。三处名数皆合。复为余卜终身休咎。言某年考第几名。某年补廪。某年当贡。贡后某年。当选四川一大尹。在任三年半。即宜告归。五十三岁八月十四日丑时。当终于正寝。惜无子。余备录而谨记之。自此以后。凡遇考校。其名数先后。皆不出孔公所悬定者。独算余食廪米九十一石五斗。当出贡。及食米七十余石。屠宗师即批准补贡。余窃疑之。后果为署印杨公所驳。直至丁卯年始准贡。连前食米计之。实九十一石五斗也。余因此益信进退有命。迟速有时。澹然无求矣。贡入燕都。留京一年。终日静坐不阅文。】

好,我们到这边告一个段落。这一段是非常有名的《了凡四训》第一章节“立命之学”开始的片段。我们在还没有字句解说以前,我们先来谈谈为什么《了凡四训》,“立命之学”、“改过之法”、“积善之方”、“谦德之效”会放在《感应篇》里面?而且是并入《感应篇汇编》里面的一段很重要的经文。那么《了凡四训》这本书,它并不是佛经。了凡先生是明朝时候的宝坻县的县长,《了凡四训》本身是他写给他儿子袁天启的,可以讲说家庭的这一种教诲子弟的一篇文章,总共分四个段落。

所以《了凡四训》它不是佛经,但是要把它当做佛经一样尊重。在民国初年,我们净土宗的第十三代祖师印光大师,他一生中对《了凡四训》极力的提倡。印光大师的弘化社印送这本书大约在百万册以上。末学在早期的时候对于《了凡四训》推动得也不遗余力。当时我的同事王警官他根据黄智海先生所编著的《了凡四训白话解释》,王警官先生把它再重新整理,那时候有做了很多国语跟闽南语的广播有声书。因为早期电脑、手机没有像现在这么发达,所以那个时候还流通这一种VCD,到后来才有DVD跟CD。学人护持很多,做《了凡四训》的广播有声书。

所以印光大师他知道这本书对教化人心帮助非常地大,所以印光大师对《了凡四训》的重视,不仅是大量的印送,而且还不断的提倡,教我们要研究、要实行、要讲说。“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这是诸佛的法印。什么叫法印呢?就是所有十方三世诸佛他们所宣说的如果能符,不管任何人讲经,如果能够符合这四个重点,就是教人家断恶修善,“诸恶莫作”,教人家“众善奉行”,教人家“自净其意”,那这就是佛说,这就是佛经,“是诸佛教”。所以这是诸佛的法印。佛法是讲原则,是讲道理的,所以佛经有五人说,有五种人说,除了释迦牟尼佛以外,还有佛弟子、天人、仙人、化人所说的。所以这五种人说,只要符合刚才讲的“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都可以视同佛说。

所以只要跟佛说的宗旨一样,不违背佛的原则。当然我们要四依法,就佛陀在圆寂灭度的时候,佛陀交代的四件事情,你能够跟佛说的宗旨一样,但是还要依四依法。第一个,就是依法不依人。再来,依义不依语,你要了解它的真实义。依智不依识,你要依照智慧,而不是依照八识五十一个心所,不是依著这个染污识,我们八识五十一个心所就是染污识。第四个就是依了义不依不了义。什么叫了义?教你明心见性,见性成佛的,叫了义的经典。教你出三界,了生死,往生净土,明心见性,见性成佛,这个叫了义的。那什么叫不了义呢?它没有教你出离生死,没有教你出离三界六道的轮回,这叫不了义。所以这四依法也很重要,依法不依人,依义不依语,要依真实义,依智不依识,依了义不依不了义。如果能够这样的话,这个都是视同佛说,佛都承认它是佛经。

所以我们看《了凡四训》这本书的内容,都是讲“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所以等于佛经。佛是讲道理的,佛是讲理的,并不是说只有佛自己说的才称为佛经,这就是佛教值得人家尊敬的地方,值得人家赞叹的地方。因此凡是符合佛陀教育的原理原则,我们都应该看成经典。尤其是这本书《了凡四训》,是经过祖师的证明,一再的提倡,它是我们学佛的根基。不但是学佛的基础,也是一般人在社会上安身立命的根本。所以我们习总书记都在大力的弘扬中华传统文化,要弘扬到全世界。那么党中央中纪委办公室,我就看过那个网站,中纪委办公室的网站就公布《了凡四训》是党员学习的基本课程,这是非常难得,非常有智慧的政策。所以创造命运是有一套学问的,它是有理论、有方法的,这些理论、方法就在这本书中。《了凡四训》它的分量虽然不多,但对于这方面确实掌握住纲领。所以我们想要改造命运、创造命运,乃至于学佛真正有所成就,都要依本书的道理方法为基础,可见《了凡四训》对我们学佛修行是何等的重要。

我们现在来看这一段经文的字句解说:

‘了凡’,“袁了凡”,“明袁了凡”,袁了凡他本名叫袁黄,他是浙江嘉善人,字坤仪,号了凡,明朝万历十四年进士。授宝坻知县,官当到兵部职方司主事。曾经辅佐经略宋应昌军援朝鲜,抵御日本。袁黄先生通天文、术数、医学、水利,著有《历法新书》、《皇都水利》、《群书备考》、《评注八代文宗》,他的著作很多,这只是代表性的。我们来了解袁了凡先生他们的祖先来历,他是浙江嘉善人,也有人说他是江苏吴江人。根据日本学者酒井忠夫考证,日本人很喜欢《了凡四训》。我记得日本在经过三一一海啸袭击日本,当时可以讲说,海啸的惨况非常地严重,日本人,人心惶惶,百废待举。当时他们日本天皇为了安抚人心,公开的请求高明人士提供抚慰人心的方法。据说当时他有请教一位中国的很有德行的人士跟他建议,他说,日本人应该要落实《了凡四训》。所以《了凡四训》在日本是非常有名的。

根据日本学者酒井忠夫的考证,袁了凡他们家的祖先是居住在浙江嘉兴陶庄,元朝末年的时候家境非常富足。明朝初年,因为当时明成祖燕王朱棣,朱棣夺取皇位,就是明朝第三位皇帝,发生靖难之役,就是我们前面有讨论过的,方孝孺他们被明成祖诛杀十族的因果故事。他们袁家与反对燕王的人有交往,当时反对燕王的就是以方孝孺为代表。

可见袁家当时可能跟他们反对燕王的人有交往,因此受到牵连被抄家。袁了凡的曾祖父的父亲幸免于被捕,但是他四处逃难奔走,最后定居在江苏吴江。袁了凡的曾祖父叫袁颢,他做了吴江县徐氏的女婿,并且入了吴江籍,吴江的户籍。他当时就著有《袁氏家训》以训导袁氏后人,可见袁了凡先生他们的祖先有德行,那时候他的曾祖父就有德行,著有《袁氏家训》,所以才会诞生这么好的子弟,袁了凡先生。了凡先生在《了凡四训》中曾经有提到说,他一同参加会试的时候,嘉善县书生为同袍。根据清朝彭绍升所作的《袁了凡居士传》记载,袁了凡的先祖入赘到嘉善县,所以他得以补为嘉善县学生。

《了凡四训》是袁了凡先生的传世著作,共一万一千六百个字,由“立命之学”、“改过之法”、“积善之方”、“谦德之效”四篇文章组成。其中“立命之学”是他在六十九岁的时候,晚年才开始写作的。他七十四岁往生,他延寿二十一年,本来命中是五十三岁,八月十四日丑时要往生。但是因为行善积德,所以延寿二十一年,他到七十四岁才往生。这个《了凡四训》是在他往生前五年作的,也就是六十九岁。“改过之法”跟“积善之方”是他早年在《祈嗣真诠》中的两篇,“谦德之效”是以前的《谦虚利中》篇。就是它事实上,《了凡四训》这四篇里面,写的时间不一样。经过考证,“立命之学”是六十九岁的时候写的,“改过之法”跟“积善之方”是更早一点写,在《祈嗣真诠》,在求儿子的时候的两篇,《祈嗣真诠》。

在《了凡四训》里,袁了凡以其毕生的学问和修养,融通儒道佛三家思想,用自己的亲身经历结合大量真实生动的事例,告诫世人不要被命字束缚手脚,要自强不息,改造命运。《了凡四训》蕴涵着中国文化的深邃和智慧,被誉为“东方第一励志奇书”,问世以来深受推崇,被佛教界称赞为积德行善、改造命运的典范而广为印行。现在在台湾或者是我们国内印制得非常地多,流传足有几千万册。喔,你看几千万册,这袁了凡先生功德不可思量,度了千千万万人,所以他是个菩萨。袁了凡及其《了凡四训》对于提高人们的道德素养,改造社会,产生了重大影响。他可以讲说是,也是我们净业三福的第一福,“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的辅助教材。香港中华道德学会赞美袁了凡以改造命运的精神,创造自己的幸福,以及社会、国家,乃至于全人类的光明前途,称此书是创造幸福的宝典。

我的好朋友,台湾的机场升恒昌免税商店,也就是升恒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江松桦先生是一个菩萨,所有的员工到他们公司去上班,第一天报到,一定发三本善书,就是《弟子规》、《了凡四训》、《太上感应篇》,还有《佛说十善业道经》。去年八月,江松桦先生邀请我到升恒昌公司在台湾四个据点,他们总公司,还有台北市的旗舰店,还有桃园机场,还有金门大饭店四个点,每一个点,把《了凡四训》的每一个章节都在四个点讲一次。比如说“立命之学”在总公司也讲,在旗舰店也讲,在桃园机场也讲,在金门大饭店也讲。这样总共将近用了半年时间,把他们公司的员工全部都薰习一遍。我保守估计,如果以“立命之学”来讲,四个点加起来人数将近会有一千人,整个《了凡四训》学完,大概有四千人学习。这是非常难得的一个企业家教化员工,这么深入,这么投入。

所以清朝的曾国藩先生对《了凡四训》最为推崇。曾国藩先生读过《了凡四训》,他后来把自己的号改为“涤生”,“涤”就是清洗改过,“涤者,取涤其旧染之污也;生者,取明袁了凡之言”,曾国藩先生讲得多好,你看。他的名字取成“涤生”的意思是说,“涤”就是把他过去的这些污染的习气、染污的习气,全部改过迁善,全部把它洗涤干净。“生”的意思是说,改过以后,就学习袁了凡先生的法语,来重新建立了他的人生。也就是他用袁了凡先生的名言,“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从后种种,譬如今日生也”,那个“生”字做为他“涤生”两个字的号的一个由来。曾国藩先生不愧是一个允文允武的清朝的当代的大儒,儒将。所以曾国藩先生把《了凡四训》列为他的子孙、子侄辈们必读的第一本人生智慧的书。你看,这是菩萨教子弟都会这样,教他们如何学习圣贤教育。民国年代,胡适先生则认为《了凡四训》是研究中国中古思想史的一部重要代表作。

那么《了凡四训》这本书的名字,这“凡”字有两种说法,第一种是讲到人,如果不是佛菩萨、阿罗汉这些圣人,就是一个平常的凡人,这个“凡”的意思是这样。除了佛跟菩萨,还有阿罗汉,是出三界,是离开十法界的圣人以外,其他的人都是平常的凡人。“了”就是明白的意思,也就是完结、终结的意思,不想再当凡夫了,要当圣人,这也是完结的意思。“了凡”就是明白做个平凡人是不够的,应该要做最上等的人,就是说凡是平常人所动的那些不好的念头,要渐渐地消除,所以称为“了凡”,这个“了凡”有第一个这样的意思在。平常人,平常凡夫,所会动的念头,我们统统不要了,统统要改掉了,统统要断除了,统统要消除了,这个叫“了凡”。所以你真正学《了凡四训》要学到这个重点、这个核心,也就是凡夫的习气,凡夫所会动的念头,凡夫动什么念头?凡夫动贪瞋痴慢疑的念头,如果你还是一直这个习气、这个念头,那你是标准凡夫。所以你必须要把凡夫所动的念头、凡夫所有的习气,你必须要逐渐逐渐地改掉,这样叫做“了凡”。这是第一个意思。

第二,就是指作者袁了凡先生,刚才我们已经介绍过,他出生在江苏苏州府的吴江县,他是进士出身,做过宝坻县的知县,他喜欢做善事,并且信仰佛教。因为是个大善人,所以大家都尊重他,称他为了凡先生。

以上我们不厌其详的把袁了凡先生介绍给大家认识。

再来看下面,‘养生’就是保养生命、维持生计。

‘夙心’是平素的心愿。

‘修髯伟貌’,“修”就是美好的意思。“髯”就是面颊两边的毛,也称为胡须。“伟貌”是体貌魁梧,叫做“伟貌”。

‘仕路’就是官场,“仕路中人”就是官场中的人。

‘进学’就是科举时童生应岁试,录取入府县学肄业,称“进学”,“进学”的童生称为秀才。

再来,‘邵子’,“得邵子皇极正传”,“邵子”,我们介绍这位邵雍。邵雍是北宋哲学家,距离现在,在公元一O一一年到一O七七年,他生于宋真宗大中祥符四年。他祖先为范阳人,幼年的时候随他父亲迁居到共城,河南辉县,隐居在苏门山百源之上。他非常地勤奋好学,潜心学问。“共城令李之才”曾经授以他“物理性命之学”。共城的县令李之才尊称它叫“物理性命之学”。也就是说共城的县令有教他,有教邵雍“物理性命之学”,也就是周易的象数之学。邵雍深入探索,“多所自得”,他自己有领悟,“以先天象数之学名于世”。邵雍跟“周敦颐、张载、程颢、程颐并称北宋五子”。所以你看那种年代就会产生这样一个大学问家、大思想家。这五位都是在北宋非常有名的,所以邵雍当时是理学里面非常重要的人物。晚年他定居洛阳,和富弼、司马光等交游,富弼跟司马光他们都当过宰相。他所居住的地方叫什么?叫安乐窝。在嘉祐年间曾经屡次被推荐,但是他均坚持不接受官职。在熙宁十年病卒,享年六十七岁。朝廷赠祕书省著作郎,追封他为“康节”,所以一般我们都习惯叫邵康节,他就是邵雍。他著作有《皇极经世》、《渔樵问对》、《伊川击壤集》等。

再看下面这一段,“皇极”就是《皇极经世》,北宋哲学家邵雍的著作。又名《皇极经世书》,是一部运用《易经》的道理和《易经》的数推究宇宙起源、自然演化和社会历史变迁的著作,以图书象数之学显于世。“皇极”一词来自于《尚书?洪范》,“孔颖达疏:‘皇,大也;极,中也。’”就大中。“皇”就是广大的意思,“极”就是中庸、中道,这个意思。所以这个“皇极”如果按照我们佛家的解释,广大是什么?其大无外,其小无内,心包太虚,量周沙界,像《大方广佛华严经》那个大,自性那个大,是不可思不可议,这个“大也”。“中”就是不落空有两边,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中道实相,实相是无相无不相,那是中道第一义谛,这就“中也”,“极”。那么以此名书。所以“皇极”它是取自于《尚书?洪范》的孔颖达这一段注疏,“皇,大也;极,中也”,这两个字合起来叫《皇极经世》。“以此名书,意为以最大的规范来经纬世事”,怎么样来治理天下大事,《皇极经世》就是告诉你这样。其学对于后世的易学,就是邵雍他的学问,跟他的学识,跟他的著作,对于后代《易经》的研究,易学跟理学、术数,均有深远的影响。此书编次,历代都屡有改进,但内容大致相同。收入《四库全书》。这是《皇极经世》。

这一段《皇极经世》,老法师也有特别的开示,老法师说,“邵子”就是宋朝邵康节先生,他是个绝顶聪明的人,智慧很高。“皇极数”就是《皇极经世书》,这本书也有相当的分量,刚才我们讲收在《四库全书》里面。它的内容完全是依照《易经》的理论来推算命运,它推算命运的范围非常地广泛,整个世界国家转变都有论定。所以朝代的兴亡、个人的吉凶,完全从数理上推断是可以算得出来的,是一部非常高深的学问,这的确是有根据,相当科学的。这是老法师对《皇极经世书》这本书的评价。老法师赞叹邵康节先生是非常有智慧的,学问非常好,他说,极端的聪明。老法师说,他是绝顶聪明,绝顶聪明的人。

所以老法师说,每一个人,甚至每一桩事情,都有定数,这就是佛法里面讲的因缘果报。我们最怕定数,因为我们迷迷糊糊地过了一生,不晓得定数,这个宿世的业力,什么时候会出现?灾祸什么时候来临?业障什么时候现前?冤亲债主什么时候出现?我们都不知道,这就是因缘果报的可怕地方。老和尚说,只要你起心动念,你就有定数。谁没有起心动念?法身大士没有起心动念。所以为什么我们要念佛?因为我们就是会起心动念,我们烦恼断不了,我执破不了,法执破不了。佛陀悲悯众生,给我们一个带业往生的法门,所以叫做易行道,不是难行道。难行道叫什么?是要自己明心见性,见性成佛,那是难行道,要多久?要三大阿僧祇劫。

所以老法师说,你只要起心动念,你就有定数。换句话说,你只要有起心动念,就有业障,就有业因果报,你就有定数。只要你没有心念,什么叫没有心念?你就是证得实相,证得无相无不相,证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那个叫做无念、无相、无作。你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的时候,你有没有心?你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所以没有心念不是说没有心,不是。就是他破了我执、破了法执,又破了根本无明了,他不起心不动念了,这叫没有心念的意思。你到这个境界来的时候,那你就超越了数字、数量之外,数量跟数字就控制不了你了,束缚不了你了。

那么修行人往往能够超越,比如说历代祖师预知时至,明心见性的,六通现前的,他们就是超越了定数。用什么超越?用三昧,就是定慧等持。所以修行人为什么可以超越呢?因为他入定,入甚深禅定。你最起码要像阿罗汉入第九次第定,你才有办法出三界。入了定,他的心就不起作用,就是心不随境转,他自己心可以当家作主。他没有任何念头,没有念头就不落在数量里面,也就是我们讲的不落入印象,就不落在数量里面。由此可知,只要你有念头,你动念头就必定落在数量里。换句话说,遇到高明的人,他就能够把你的流年命运推断得清清楚楚。

所以凡夫都有数,唯独超越三界,阿罗汉以上的圣者,就可以超越宿命。即使是三界之内,色界天人、无色界的天人,像他们修成了四禅八定,能不能超越数量呢?老法师说,他们确实是在定中,那个数对他们是失去了作用,但是这个失掉的作用只是暂时的,并不是永远的失掉。为什么?因为他的定力若消失的时候,念头又起来的时候,就又掉到数里面去了,所以他没有出三界。所以为什么欲界天人、色界天人、无色界天人,他还在三界内,为什么?他虽然有四禅八定,但是他这个四禅八定有入定跟出定,他是有一个暂时性的,他不是永远都失掉。他的定力如果消失了,他念头又起来了,他又掉到数里面去了,想逃都没有办法逃出去,在那个边缘上,心只要一动就掉下来了,这就是天人为什么永远不能够脱离六道轮回的原因了。

所以只有两种定可以出三界,第一个,就是阿罗汉的第九次第定。再来是离开十法界的佛,他是首楞严大定。要不然就是你要仰仗佛力,自力跟他力,带业往生,这样可以,把烦恼伏住,李炳南老师说伏惑。如果定功再进一步,达到九次第定,永远保持不会退转,他就超越了数量,这个时候他能够脱离六道轮回,佛法里面称为圣人,阿罗汉。我们懂得这个道理、这个原理,所以这个世界一切都是有定数的。既然有定数,我们就用平常心来看待这个世界,好的,顺境的不必喜欢,为什么?因为它有定数,它不可能永远的好。看到不好的逆境,不要悲伤,为什么?也是有定数,一切都是注定的,它也是缘起缘灭的。

以上是我们提到《皇极经世》,老法师对这本书的一些开示,我们提出这样来分享。那么在这个地方,超越定数,不超越定数,我们来举一个公案。以前禅宗里面有一位禅师非常有名,叫金碧峰禅师,他的禅定功夫非常地了得。他一入定,一入定以后,时间非常地长。那么有一次他就入定了,但是他那个定跟刚才讲的色界天人跟无色界天人定一样,他是暂时性的。金碧峰禅师他入定以后,因为他的岁数、寿命到了,黑白无常要来抓他。黑白无常要来的时候,找不到金碧峰禅师在哪里。为什么?因为黑白无常的神通还看不到金碧峰禅师入定的光,因为金碧峰禅师他入定以后,他整个色身就在光中、在定中了。他有一个执著,就他有一个皇帝赐给他的钵,非常珍贵。黑白无常找不到金碧峰禅师,就只好去找土地公,就问土地神,祂说,你晓不晓得金碧峰禅师在哪里?土地神对祂的辖区这些人,祂了若指掌,祂说,我知道,我知道,只要动他一个东西,他就出定了。结果土地神,土地公,就去敲打金碧峰禅师的钵,这个金钵。一碰,当,金碧峰禅师出定了,为什么?动到他喜欢的东西,动了他执著的东西。金碧峰禅师一出定以后,啊,黑白无常就抓到了,当时就要跟着黑白无常走,去报到。

金碧峰禅师非常地后悔以及懊恼,他为什么还贪恋这个钵呢?这个执著放不下来呢?他就跟那个黑白无常商量,他说,等等等等等等,我已经被你们抓到了,也跑不掉了,你们再让我玩弄一下那个钵,好不好?黑白无常说,没问题。他一回头就把他那个钵,往虚空一丢,就双腿一盘,就入定了。入定以后,在临走前讲说一首偈语,他说,若要拿我金碧峰,除非铁链锁虚空,虚空若能锁得住,再来抓我金碧峰。找不到了,为什么?他出三界了。他就是,他的禅定功夫跟虚空一样,虚空锁不住,你铁链怎么锁虚空呢?所以我们佛法里面常讲的,心包太虚,量周沙界,心等虚空。所以这个公案就告诉你,这个世间都有定数,但是除非你超越定数,那怎么超越?必须用禅定功夫才有办法超越。

再来,我们看下面这一个,‘纤悉’是细微详尽。

‘起数’是起课、卜课,占卜方法的一种,或用六壬课,或摇铜钱看正反,或掐指推算天干地支以推断吉凶,这个叫“起数”,算命都会起数、卜课。

再看下面,‘县考’,“县考童生”,“县考”是县试,清代由县官主持的考试,取得出身的童生由本县廪生保结后,才能报名赴考,约考五场,试八股文、试帖诗、经论、律赋。事实上第一场录取后,即有参加上一级府试资格,这叫“县考”。“童生”是习举业而未考取秀才的读书人,考取的就叫秀才,没考取的叫“童生”。

‘提学’就是当时明朝的官名,掌管州县学政,有一点像现在省的教育厅长,或是县里面的教育局局长,这叫“提学”。

‘休咎’是吉凶、善恶。

‘补廪’,明清科举制度,生员经岁、科两试,成绩优秀者,增生可依次升廪生。廪生,公家会给他膳食的生员,谓之“补廪”。

‘某年当贡’,“贡”就是成为贡生。

‘大尹’是对府县行政长官的称呼。

‘告归’,旧时官吏称告老还乡或请假回家,叫“告归”。

‘正寝’,寿终正寝。“正寝”,旧式住宅的正屋,有时候泛指人死去,叫“正寝”。

‘考校’是考试。

‘悬定’,就预定。

‘廪米’指官府按月发给在学生员的粮食,叫“廪米”。

‘石’是计算单位,计算容量的单位,十斗为一石。

‘出贡’,秀才一经成为贡生,就不再受儒学管教,俗称“出贡”。

‘宗师’,明清时对于提督学道、提督学政的尊称,叫“宗师”,就像现在教育厅长。

‘署印’是代理官职,旧时官印最重要,同于官位,所以署理是兼摄,指代理、暂任或试充官职。

‘丁卯年’是西元一五六七年。

‘澹然’是安定。

‘燕都’是指北京,又称燕京。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明朝袁了凡在其自己所作的《立命论》,“立命之学”,《立命论》一篇中说,我童年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母亲命我放弃学业改学医术,说这不但可以养活生命,还可以济助别人,而且学习一种技艺可以成名于世,也是你父亲平素的心愿。后来我在慈云寺遇到一位老先生,长得满腮修长的胡须,面貌丰伟,飘飘然有如仙人临凡,我就向他行礼致敬。他告诉我说,你是官场中人,明年就可以进入学府,为什么不读书呢?于是我就把原由告诉他,并请问他姓名府居。他说,我姓孔,是云南人,得到宋朝邵康节的《皇极经世》正传,《皇极经世》的正传,依照数理应该要传给你。袁了凡就即时带引他回他的家,面告他的母亲。对他所说的数理加以考验,无论再小的事情都说得很准确,我因此起了读书的念头。

孔先生为我再卜筮,得到县考童生可得到第十四名,府考可得第七十一名,提学考可得第九名。当明年赴考,所得的结果三处都符合。他再为我卜终身吉凶祸福的命运,说于某年可考上第几名,某年可以补实领粮食,某年可以当贡生。当贡生后,某年可当选四川省的一位知县,在位三年半,就应该要告老归乡。在五十三岁那年的八月十四日丑时,魂归西天。可惜一生无子女。

我就将这些话都很谨慎的记录下来。从此以后,凡遇到考试,所得到的名次先后,都没有离开孔先生所测定的范围。唯独算我食廪米满九十一石五斗的时候,当会成为贡生,所以当领廪食九十一石多的时候,屠宗师就批准我补贡生,我私下就很怀疑。后来此案果然被代理杨公所驳回,直到丁卯年才准予成为贡生。此时连以前所领食米一起计算,刚好是满九十一石五斗。我因此更加相信,进退都有命运的依据,快慢都有时间的配合,从此心情恬静下来,不去妄求了。当进入燕京当贡生时,我留在京城一年的时间,整天静坐,不去批阅任何的文件。

以上是第一段的白话解说。那么这一段我们探讨两个重点,第一个重点就是,我们来探讨这个“立命之学”。老法师说,《了凡四训》是四种教训,也就是本书所说的四篇文章,第一是“立命之学”,第二是“改过之法”,第三是“积善之方”,第四是“谦德之效”。这是了凡先生把他读书所得到的心得,以及他一生奉行《太上感应篇》的经验,写了这本书来教导他的儿子,所以此书是他的家训。“立命之学”,第一篇,这个“立命之学”是世间每一个人都想要明白的课题。我们一般所见所闻,这个世界上的人有富贵、有贫贱、有长寿、有短命,都认为是命里注定的。我们一般俗话说了,富贵由天,生死由命,这就是标准的宿命,认为富贵、长寿、贫贱、短命都是上天注定的,是命里注定的。老法师说,这种说法,不能说它完全错。因为一个人若是前世做好人、做好事,那这一世自然是一个富贵长寿的人。若是前世做坏事,这一世自然是贫贱短命的人。这是平常的道理。

可是我们要晓得还有特别的,就是命运可以改变的道理,学袁了凡《四训》,学《了凡四训》就是在学这一段。我们要晓得还有特别的,就是命运可以改变的道理。若一个人本来的命运注定富贵长寿,但是他做了极大的恶事,等不到下一世去受报应,就在这一世变成贫贱短命的人了。这是一种。

但是又有一种人,本来是命里注定是贫贱短命的,因为他做了极大的善事,不必等到下一世来享福,就在这一世变成富贵长寿的人。这确实是有。这种事自古以来,中国、外国历史上的事例很多。所以虽然说,今世所受的都是前世所作的,就是今世所受的都是前世所作的。我们说,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就是前世所作的,今世所享受的都是前世所作的,命里早就注定了。但是他也不一定会被命运束缚,还要看他自己现在去创造。

第一篇“立命之学”就是了凡先生把他自己改造命运的经过,同他所看到的一些改造命运的人的种种效验告诉他的儿子,要他儿子不要被这个“命”字束缚住,要竭力去做种种的善事,不可以做坏事,这就是“命”的意思。“立”就是建立的意思。所以“立命”这两个字,就是命不能束缚我,是我创造命运。所以我们第一段探讨的这个“立命”两个字,我们就是探讨第一个字,“立命”就是命不能束缚我,是我创造命运,这叫“立命”的意思。我们今天探讨到这一段,我们必须要晓得什么叫立命?就是创造命运,命运是我建立的,是我创造命运的。命运掌握在我手里的意思,这叫“立命”的意思。所以“立命之学”就是论立命的学问,讲立命的道理。反过来说,我们念佛修行的人若能够按照这个方法去做,念佛一定可以往生西方,得到一个快乐美满的人生。这是第一段我们探讨的,了解什么叫“立命”。

探讨的第二点就是在三十五页的“余因此益信进退有命,迟速有时,澹然无求矣”,这一段很重要。了凡先生他用他自己食廪米九十一石五斗的这个经历,他最后还是吃九十一石五斗,经过三个教育厅长,第一个是屠宗师,第二个是署印杨公所驳,到最后他被补贡了。这样的过程里面,我们来探讨这一块,这一段,就是“进退有命,迟速有时”。一个人官要当多大?什么时候升官?什么时候退下来?什么时候离开官职?这个快慢都有时节因缘。如果你能够明白了,你就能够心安理得,你心安。心不安,理就不能得到。理就是什么?理就是明白道理,明白因缘果报。

所以老法师说,由这个地方来看,屠宗师是很了不起的人,看到袁先生的卷子,马上就想提拔他。因为他有看到了凡先生的五篇奏议,五篇论文。所以屠宗师想要提拔他,但是代理的人杨先生,署印杨公他把他驳回去了,不同意。所以屠宗师是袁了凡先生的贵人,可是了凡先生跟署印杨公就比较没有缘分了,他把他驳回了,这是两个人的看法不一样。所以为什么我们在这个人世间要跟人家结好缘,不跟人家结恶缘,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袁了凡是有才干,可是从这里,我们得到一个很大的启示,那就是有才还要有命,有才华还要有命。所以人的一生命运主宰了一切,命跟时、因缘都有定数,命、时、因缘都有定数,这里面讲才、命、时三种,才、命、时。袁先生一定要遇到殷秋溟,遇到殷秋溟,他的贵人,他的因缘才成熟,这些我们都应当要明白。所以了凡先生更加的相信“进退有命,迟速有时”,“澹然无求矣”。从此以后,袁先生真的觉悟了,真的明白了,一个人一生的际遇,吉凶祸福、贫富贵贱都有命,都有时节因缘,不能强求,命里面没有的,怎么动脑筋也求不到。

这个我有经验。我以前在当官的时候,我还在当科员的时候,一直想要升组长,那时候没学佛,名闻利养这个心还有,想要求功名。那时候还没有接触佛法,也没有学到袁了凡先生这个方法,一天到晚叫朋友、长官给我写推荐函,尤其我刚官校毕业的时候。所以我以前习气也是很重,不懂这个道理,不懂从因下手,请托人事,这个我都也干过,后来自己觉得很惭愧、很后悔。

学了佛以后,当我升到两线四颗星的时候,就是当主任的时候,我不求了,我躲在台北市警察局民防管制中心当主任,在那边当八年,在那边扎下我很深厚的讲经基础,就在那个地方决定的。我在那边抄了一部《六祖坛经》的讲义,我老师讲的。我全部按照卡带把它,听他的卡带,那时候叫卡带,我听他的卡带,一分钟一分钟的这样记录下来,把它写成笔记大概有这么高、这么厚的一个笔记,《六祖坛经》的笔记,我八年在那边写出来。在那边积功累德、行善积德,在那边反躬自省、修身养性、惕励自己,才奠定到我后来能够学讲经说法的因缘,这叫“澹然无求”。

在还没有当主任以前,我跟一般当官的都一样,逢人就希望长官提拔我们。就这里讲的,命里没有的,怎么动脑筋也求不到,也有叫人家写,我们讲叫八股的推荐信。命里有的,什么念头不想,到时候自然来了。跟我一样升中队长的,交通大队中队长,我一个同事,就邱丰光,以前的台北,前任的台北市警察局局长,官拜三线三颗星,现在当警政署的副署长。当时我跟他一样是两线两颗星的中队长,人家他后来升到大队长、局长,台北市警察局局长。就这里讲,什么念头不想,到时候自然就来。

所以袁了凡先生明白了,从此以后无求、无得、无失,心地真正平静下来。所以老法师说他读《了凡四训》,老法师读《了凡四训》,学佛以后第一本书就是学《了凡四训》。谁给他的?朱镜宙老居士送给他的,因为他们都是李炳南老师的学生。朱镜宙老居士他的岳父就是章太炎先生,清朝大儒,就是到阴间当判官那个章太炎先生。那朱镜宙老居士非常喜欢讲鬼故事给净空法师听,他年纪大他,那时候他已经六十几岁了,老法师才二十几岁,年轻小伙子。《了凡四训》是朱镜宙老居士送给净空老法师的第一本善书。所以老法师说他学佛以后,可以称袁了凡在这个阶段是一个标准的凡夫。我们一般的凡夫,我们一般的凡夫都还不够标准,为什么?心不清净,一天到晚还胡思乱想。人家袁了凡先生妄念都没有了,对一生的休咎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所以古德告诉我们,君子乐得为君子,小人冤枉为小人,为什么?因为君子知道命,知道一饮一啄,莫非前定。所以君子乐得为君子,因为他明白了,他欢喜接受了,他心不随境转了,他了解一饮一啄,莫非前定,都有定数的,所以他过得很欢喜,过得很快乐,叫乐得为君子。小人很冤枉,拼命的追求,不知道这是命里有的,努力拼命求得到的,还是命里有的,你说冤枉不冤枉?命里没有的,一直求,还是没有,冤枉。这是指定数,一般人都在定数里面。这个时候袁了凡只知道有定数,他还不知道定数之外还有一个变量。所以我在升恒昌公司讲课的时候就说,我们要创造变量,不要被定数束缚住,那就要发心立愿。所以命运是可以改变的。

那么往下我们要探讨的就是讲变量,讲立命的理论方法,要按照真正的理论方法去求,就能够改变你的命运。你想求什么,就能得到什么,一切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就是你要按照立命的理论方法,“立命”就是创造命运、掌握命运的理论方法,你按照这个理论方法下去实践,下去求,你就可以改变命运。佛家所讲的布施,你想得到财富,就必须要财布施。想要得聪明智慧,那就要行法布施。想要长寿平安,那就要行无畏布施。这就是正确的创造命运的方法。按照正确的理论方法去求,都可以得到你所要得到的,甚至连成佛也求得到,何况是这些世间的小小福报?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看三十六页,课本三十六页:

【后归游南雍。未入监。先访云谷禅师于栖霞山中。对坐一室。凡三昼夜不瞑目。云谷问曰。凡人所以不得作圣者。只为妄念相缠耳。汝坐三日。不见起一妄念。余曰。吾为孔先生算定。荣辱死生。皆有定数。即要妄想。亦无可妄想。云谷笑曰。我待汝是豪杰。原来只是凡夫。问其故。曰。人未能无心。终为阴阳所缚。安得无数。但惟凡人有数。极善之人。数固拘他不定。极恶之人。数亦拘他不定。汝二十年来。被他算定。不曾转动一毫。岂不是凡夫。余问曰。然则数可逃乎。曰。命自我作。福自己求。诗书所称。的为明训。我教典中说。求功名得功名。求富贵得富贵。求男女得男女。求长寿得长寿。夫诳语乃释迦大戒。诸佛菩萨。岂诳语欺人。】

好,我们先暂时到这里,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南雍’,明代称设在南京的国子监。北京叫北雍,在南京的国子监叫南雍,在北京的国子监叫北雍。“雍”就是辟雍,古代的大学,古代国家办的大学。

‘入监’,旧时称进国子监读书为“入监”。

再来介绍这位‘云谷禅师’,云谷禅师是明代高僧,“嘉善胥山”,浙江嘉兴人,俗姓怀,讳法会,叫云谷会禅师。幼时出家于大云寺,他常常在想一个问题,“出家以生死大事为切,何以碌碌衣食计为?”就是说我们应该,为什么要出家?我们就是要了生死大事。什么叫生死大事?断烦恼,破我执、破法执,再破根本无明,这叫生死大事。把执著放下来,把分别放下来,再破一品根本无明,就是了生死大事。了生死大事就是离开三界六道,离开十法界了,那才是真正的生死大事。所以这个生死大事不是我们一期一期的生命,是把分段生死了了,把变易生死也了了。阿罗汉是了分段生死,他离开三界六道轮回。菩萨他是了变易生死,他破尘沙惑。所以佛是把分段生死跟变易生死,二死永亡,那是了生死大事。什么人可以了生死大事呢?法身大士以上都可以称为了生死大事。也就是佛陀在《法华经》里面讲的,诸佛以一大事因缘,开示悟入众生佛知佛见。所以了生死大事就是明心见性,这才是真正的大事,其他这些庸庸碌碌地,为这些衣食奔波,这都是小事,何必再计较呢?叫“何以碌碌衣食计为”。

所以当时云谷禅师就自己想到这个生死大事,决定要到各地参学,“决志参方”。“登坛受具”,他去参加三坛大戒,受具足戒。一般剃度出家的比丘或者是比丘尼都要参加三坛大戒,就是沙弥戒、菩萨戒、比丘戒,这叫三坛大戒。后来他听说天台小止观法门,专精修学,他也修天台的小止观。我们知道天台它有止观法门,有小止观跟摩诃止观,那他专修天台小止观。时有法舟济掩关于杭州天宁寺,当时有一位法舟济这位法师,“掩关”就是闭关,在杭州天宁寺。云谷禅师前往参叩,就是前往叩关,跟他请法。法舟禅师“授以念佛审实话头”。也就是说你修禅宗的参话头,什么叫参话头?老法师有讲过,禅宗讲的参话头就是我们净土宗念佛的离开心意识参。什么叫离开心意识参?就是离开第六识的分别,离开第七识的末那执著,离开第八识的阿赖耶识,就是不落入印象,这叫做离开心意识参。那么禅宗都是修参话头,法舟禅师教他同时要加念佛法门。“直令重下疑情”,叫他要打破疑情。禅宗就讲念佛人是谁?一直参,参念佛人是谁,把那个自性的真我悟出来,把疑团打破。

那么云谷禅师就依法舟禅师教他的方法,“日夜参究”,日夜用功,“寝食俱废”,就是废食忘寝。有一天在接受供养的时候,“一日受食”,人家给他供养。“食尽亦不自知”,等到吃完,他自己还不知道,吃饭都入定了。我们吃完,吃不够都还知道,没吃饱也知道,妄想。人家云谷禅师接受人家供养,“一日受食”,吃完他还不知道吃完了,“食尽亦不自知”,这功夫了得。“碗忽堕地”,突然间碗掉下去,碰,打破了,“碗忽堕地”。“猛然有省”,觉悟了,“猛然有省”,他有所领悟。再去请教法舟禅师,问他讲说,我这个境界是什么境界呢?法舟禅师给他印可说,诶,你已经闻到味道了。我们在《三时系念》里面不是讲一句话?“还有者个消息也无”,那个就是闻到味道了。“还有者个消息也无”,各位有没有印象呢?中峰禅师,《中峰三时系念》里面有一个“还有者个消息也无”,就是大师要给你印可了。

他就开始读永明延寿大师的《宗镜录》。末学也有一套,我也很想看,可是实在是太深了。那个永明大师文言文之好,哎呀,我们是望尘莫及。他又阅读《宗镜录》,“大悟唯心之旨”,“从此一切经教”以及“诸祖公案”,“了然如睹家中故物”。他看完《宗镜录》以后,从此以后他看一切经教,以及历代祖师的公案,就像看自己家中的物品一样那么清楚。悟了啦。以后他就定居在“金陵”,就是南京,“天界毗卢阁”三年。后来到“摄山栖霞”,结茅棚“于千佛岭下”,在那边有个山头叫千佛岭,他在那边结茅棚。

当时有一个小偷侵入,想要偷云谷禅师的东西,把云谷禅师所有寮房里面的东西全部偷走了,走路夜行到天明、到天亮。那个小偷去偷云谷禅师的东西,晚上去偷东西,绕了半天,还是没办法离开千佛岭那个庙,“尚不离庵”,就是怎么转都转不出去,被人家抓到,“人获之”。这小偷就是老和尚说的,他命里没有,他偷出家人的东西还是被活逮。后来人家就把这个小偷抓到云谷禅师那个地方,“送至师”。云谷禅师很慈悲请他吃饭,“师食以饮食”,送食物给他吃。然后把他所有东西,都全部送给这个小偷,说你拿走吧,没有关系,“尽与所有持去”。那个小偷惭愧了,听到的人还有那个小偷都被感化了,都被感动。后来护法就开始慢慢增加,就为云谷禅师建禅堂,然后就大开讲席,就是开始讲经说法了。来这边听课的,来听经的,愈来愈多,“往来者众”。

在明朝万历三年示寂,他就示现要圆寂了,世寿七十五岁。这些高僧大德有开悟的,我发现他们的岁数都不是很长。你看蕅益大师是净土宗第九祖,才活到五十七岁而已。云谷禅师他世寿才七十五而已,“僧腊五十”。接受他感化的有多少人呢?千万人。憨山德清法师,憨山大师也是开悟的圣僧,憨山德清他也曾经去请示过,去请法云谷禅师,而且受到他的教诲而开悟的。云谷禅师平常“脇不至席”,“脇不至席”是什么意思?他是不倒单的,跟广钦老和尚一样是不倒单的,“脇不至席”。他“终身礼诵”,终身礼诵经典,每天都诵经,没有一天停顿,“未尝中辍一夕”。我们要学祖师这个精神,“未尝中辍一夕”。“从来接人软语低声”,他跟人家话都讲得很柔软,而且声音都很低。像我这个大嗓门儿就不行了,他是轻轻地说。“一味平怀”,“一味平怀”是什么?就是和蔼可亲,非常容易亲近,平等心对这些众生。“寻常示人”,你看他的样子,好像是一个很平凡的出家人,“寻常示人”。但是他告诉人家,虽然他也是修禅的,可是他告诉人家,只有教人家修净土法门,惟“揭唯心净土法门”,也就是说,以般若为导,以净土为归,用这样来形容是最理想的。“特揭唯心净土法门”,就是以智慧为导,以般若为导,以净土为归。

他“生平任缘,未尝树立门庭”,也就是说云谷禅师在讲经说法,弘法利生,接引大众,从来不摆派头,“未尝树立门庭”,他不树立他自己个人的门派。“诸山但有禅讲道场”,常请师为方丈,可是却有很多的佛寺、很多的道场,有很多的禅宗的道场,或者是想要讲开示禅宗的道理,都争相的请云谷禅师为方丈和尚。云谷禅师虽然他自己不树立门派,可是他一到那个地方讲经说法,他都“举扬百丈规矩”,他就把百丈清规的道理讲出来,树立这个规矩。“务明先德风范,不少假借”,告诉大家说,你们要遵守百丈清规,要先树立这个“先德”,就是要明白祖师大德这个“风范”,“先德风范”。“不少假借”,不可以偷懒,不可以马虎从事,叫“不少假借”。

明朝末年,袁了凡先生跟憨山德清大师都非常佩服云谷禅师的为人处世的修持。德清法师,就是憨山大师,这是明朝四大高僧之一,憨山大师是明朝四大高僧之一,莲池大师,跟蕅益大师,跟憨山大师,这些都是明朝的高僧。德清法师在他所撰的《云谷大师传》曾经誉为,赞誉他为“中兴禅道之祖”,就是中兴禅宗的祖师,“中兴禅道之祖”。这是“云谷禅师”,我们很详细的把他介绍。

‘栖霞山’是摄山,在今天江苏南京市东北的栖霞山。相传这座山,“山多草药,可以摄生”。就是这座山产很多草药,可以帮人家治病,所以叫做“摄山”。这座山它的山形方正,四面重岭像伞盖一样,像一支伞一样,所以叫做伞山。南朝齐建元中,明僧绍隐居在这个地方,后来他住的地方改成佛寺,称为栖霞寺。

再来,‘阴阳’,“阴阳所缚”,“曰:‘人未能无心,终为阴阳所缚’”,“阴阳”是指宇宙间贯通物质和人事的两大对立面,指天地间化生万物的两气。我们这个经文里面有一段就是,“人未能无心,终为阴阳所缚,安得无数?”这一段也是我们今天第二段这个经文里面,非常重要的一段经文,若人不能够到达不起心、不动念,人不能够证得念不退,用佛家角度来说,什么叫“无心?”就是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也就是不起心不动念,念不退了,还不能够证得法身以前,你终究会被阴阳所缚,怎么可能没有定数呢?这个意思。

所以我们广钦老和尚讲过一句话,说人还没有到开悟以前,这个世间的金木水火土还可以控制你,你要看座向,到底是坐北朝南?还是坐东朝西?这叫“阴阳所缚”,还是必须要讲求风水。但是人一旦开悟以后,风水没有用。就像老和尚讲的笑话,香港大埔,老和尚那个道场,其实道场不像道场,住家不像住家。老和尚那个大埔,如果各位有去过的话,大埔那个教学楼的对面就是一座山头,那个马路是很小、很窄,那开门就见山了。那按照风水学来讲,没有什么前面是明堂、广阔、案山,什么都没有。那弟子就跟老和尚说了,老和尚,我们这个门,开门就见这个山头,而且还有棱有角的,这风水不是很好。老和尚说,很简单,在我们的教学楼上方写南无阿弥陀佛,就破掉了。所以你到香港大埔,那个教学楼上面就是南无阿弥陀佛,把它风水就破掉了,就变成好风水了。圣人住在那边,还讲求什么风水呢?老和尚就不被阴阳所缚了。

所以老和尚他可以什么?他为什么寿命只有四十五岁,后来又延了四十五岁,他现在九十二了,超过两年了,再变成第三轮了。老和尚改变定数,他改变定数,创造变量,他不会被数所束缚,那阴阳没办法束缚他。老和尚就示现给你看,表法给你看。你要学他,他不管钱、不管人、不管事,你就学他这三点。至少你学一条,不管钱、不管人、不管事,你至少学一条,你还可以得到老和尚的三分之一的功德。如果你三条都学了,那你跟老和尚一样。

所以我还没有解释白话以前,我们先把这一段先来讨论一下。人没有办法到达“无心”的时候,“终为阴阳所缚,安得无数”,老和尚说,了凡先生向云谷禅师请教,这是什么缘故呢?就是说明“数”的道理,我们今天学袁了凡《了凡四训》,我们就是要了解,“数”的道理到底从哪里来的呢?人为什么会有命运呢?为什么会落在“数”里面呢?人如果到了“无心”,就超越了数量了。袁了凡先生有没有到“无心”呢?没有。讲白了,他还没有看破,他还想求儿子。他还想求什么?他还想求功名,他还想求延寿。他没有“无心”,他只是什么都不想而已,他只是不要想,因为他被算定了,被孔先生算定,过了二十年的定数的生活,所以他什么都不要想了。因为想也没有用,反正只有算他活到五十三岁,八月十四日丑时,命中没有儿子,那想有什么用呢?换句话说,他还是标准凡夫,他还是有一个妄念,就是我什么都不要想这个妄念,有这么一个妄念,这个妄念还在,还有心。有妄念就有生死,有生死就有轮回,并不是“无心”。所以袁了凡常常心里有一个念头,我这一生都被算定了,一生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所以他并没有达到真正的“无心”。既然没有达到真正的“无心”,那就被阴阳所绑住了,“为阴阳所缚”了,怎么会没有定数呢?“数”就是数量,以数学的原理,推演出来过去、现在、未来。甚深禅定,不是一般世间人所有的,佛门里面像黄檗禅师,他是在定中所见的境界。这个是老法师提到。

我稍微提一下黄檗禅师,因为老法师有提到,我就稍微介绍一下。黄檗禅师,又叫黄檗希运大师,唐代高僧,福州人。幼年的时候,在福州的黄檗山出家,他相貌跟一般人不一样,额头间隆起有一个圆珠,身高七尺高。他生性淡泊,精通内外诸典,内外诸典就是佛经跟其他的一般世间的书。

黄檗禅师他是开悟的圣僧。有一次黄檗禅师在礼佛,大中禅师见面就问他了,问黄檗禅师了,黄檗禅师虽然是在开悟礼佛,他道理悟透了,他还是不废事修。也就是说你纵使开悟,你还是要挑柴运水,还是要做事,开悟是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还是要利益众生。所以黄檗禅师他不废事修,他还是继续礼佛。大中禅师见到他,就问他一句话了,你既然已经开悟了,“不著佛求,不着法求,不著僧求”,礼什么佛,“用礼何为?”我们不是要顶礼三宝吗?他说,你既然已经开悟,你就证得自性三宝,所以你不能够说我还求一个佛,或说我要求一个法,或说我要求一个高僧,你还不能有所求,要到什么?要到离一切相,行一切善,要离开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对不对?大中禅师就问他了,他说,既然“不著佛求,不着法求,不著僧求”,“用礼何为?”你还礼什么佛呢?他礼什么佛呢?黄檗就打他一巴掌,黄檗赏他一巴掌,曰,我这个也是“不著佛求,不着法求,不著僧求,常礼如是事”。我打你痛不痛啊?如果你说,我不痛,你是变木头。如果是打痛,你还有觉性。

这个是禅宗的公案,很有意思,各位好好去参。就是你道理懂了,你要做到,你做到佛经那个开悟的境界,你还是跟平常人一样的生活,你还是一样不废事修,是这个意思。所以黄檗禅师就赏大中禅师一巴掌,说这个也是“不著佛求,不着法求,不著僧求,常礼如是事”。这是题外话,讲这个笑话给各位听。

接下来,我们再继续把刚才老和尚讲的部分,我们把它讨论完。因为都在禅定中,时空都突破了。时空都突破了以后,过去、现在、未来自成一片,全部都看到了,那是决定的真实。也就是如果你入到这个禅定以后,这个甚深禅定,那么阴阳就绑不住你,为什么?因为你没有过去、没有现在、没有未来,过去、现在、未来,你全部看到了,那是决定真实,一点都不会差错。为什么?因为他看到未来的事,不是靠推算的,而是眼前亲见的,谁见到?自性见到的。这要相当的功夫才行,在佛门当中,至少三果阿那含以上的,他们才有甚深禅定,能够见到过去、未来,这是不会有错的。

以上我补充这一段,是老法师讲到“阴阳”两个字的时候,他做这样的一个开示。那么刚才提到黄檗禅师,我们附带再提一下,黄檗禅师有一次云游时,一天游到天台山,就是在浙江。我曾经去过浙江天台,礼智者大师的道场。那么他路上遇到一位僧人,目光“烂然射人”,就是目光炯炯有神,就是这位僧人。两人就“一见如故”了。然后两个人就“结伴同行”,去云游了。那么有一天走到一条小溪,看到那个溪水暴涨,而且非常地湍急。那个僧人就说,渡河吧,渡河吧。黄檗禅师回答说,“兄要渡河,请自渡吧”。他们那种禅宗都是高来高去的,这讲话都有禅机。兄要渡河,请自渡吧,你自己过。那个僧人随即就开步渡河,就是他没有船,他就是走在河上,就这样走过去,就像走平地一样,开步渡河如在平地行走。而且不时的回头,向黄檗禅师招手大声喊著说,“赶快渡河,赶快渡河”。黄檗禅师于是就斥责他说,“你这个自了汉,早知道有此古怪,我应该先斩你的脚筋”,把你的腿砍断。僧人就赞叹他说,“你真是个大乘法器,是我所比不上的”。

各位,这什么意思你知道吗?他显了一点小神通给他看,我不用船,我就可以过河。你到开悟还需要这些神通吗?这些神通全部都现前了,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漏尽通,像佛陀一样,他有三明、六通、十力、十八不共法,众生过去生在哪一世,在哪里投胎转世,在哪一世做什么官、做什么生意,佛陀都知道,那才厉害。你在河上走路,你就显出你的了不起,是不是?他就骂他说,你这个自了汉,我早知道你有这个古怪行径,我早就把你脚根砍断,斫你的脚筋。那个僧人就赞叹,那个僧人不是普通僧人,那是护法神啦,僧人就赞叹他说,“你真是个大乘法器,是我所比不上的”。因为功夫差太多了,因为黄檗禅师他是开悟的圣僧。那个僧人说完以后就不见了。这是什么?这也是在考他的。僧人说完忽然就不见了。有趣,就附带提到这一段故事,跟各位分享。

我们讲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后来归乡到南京的大学堂就读国子监。在没有进入国子监之前,先到栖霞山拜访云谷禅师,两个人就在一室中对坐,大约经过三天三夜,不曾合眼睡觉。云谷禅师就问说了,凡俗的人之所以做不得圣贤,只因为妄念缠身。你静坐三天,没有看到你起一些妄念,是如何做到的呢?了凡先生回答说,我已经被孔先生算定了,一个人的荣辱死生都在定数之中,就是要妄想也没有作用。云谷禅师说,我本来以为你是豪杰来看待你,如今才知道,原来你只是凡夫一个。

于是了凡先生就问它的原因了,云谷禅师说,人如果不能达到无心的境界,终究为阴阳的气数所束缚,怎么会没有定数呢?但只有凡人照着定数走,极善之人,气数本来就拘他不得,极端造恶的人,定数也是拘他不得。这二十多年来,你被孔先生算定了,不曾有些许的转变,那岂不就是凡夫吗?了凡先生就问说了,然而气数真的可以脱离吗?云谷禅师说,命运是自己造作的,福祉是自己求来的,《诗》《书》上已经清楚的训示我们。在我佛教的经典中也说,求功名可以得到功名,求富贵就可以得到富贵,求男女就可以得到男女,求长寿就可以得到长寿。说到诳语,是释迦佛的大戒律,诸佛菩萨怎么可能欺骗我们呢?

这一段白话我们就解说到这里。因为时间的关系,这个求富贵得富贵,求男女得男女,求长寿得长寿,求功名得功名,我们下一回再探讨这一段,其实是满精彩的。

在剩下一点时间,我们把这一段里面另外一个重点,‘命自我作,福自己求’。因为我们在探讨,每一段经文里面,我们都必须要找出一个核心的重点,对我们修行有什么帮助,那这样我们来薰习就是帮助很大。这里面我们就来讨论,“命自我作,福自己求。《诗》、《书》所称,的为明训。我教典中说,求功名得功名,求富贵得富贵,求男女得男女,求长寿得长寿。夫诳语乃释迦大戒。诸佛菩萨,岂诳语欺人?”这一段是一个重点,我们来报告一下。

老法师说,云谷禅师教导他改造命运,也就是跟他讲定数里面有变量,这是袁了凡原本不知道的。云谷禅师承不承认有定数呢?云谷禅师承认,前面讲,“人未能无心”,“安得无数?”世俗里面讲的命运,云谷禅师完全接受、完全肯定、完全承认,确实有命运。但是命运自己可以改变、可以创造,所以佛家不是宿命论,佛家是创命论,自己创造美好的前途。但是立命要靠自己,任何一个人都帮不上忙,没有人能够代替我们改造命运,决定要靠自己觉醒,要靠自己觉悟,靠自己改造。了凡先生是个读书人,所以就先用《诗》、《书》里面的道理,云谷禅师用这个道理来先开导他,“命自我作,福自己求”,这是儒家所讲的,《诗经》《书经》中所说的,云谷禅师懂得,他说,这是明明白白、的的确确的教训,这是事实。

再看看我们佛经讲的,“我教典中说”,云谷禅师是佛门大德,“我教”就是佛教经典中所讲的,“求富贵得富贵,求男女得男女”,命里没有儿子,你要求,可以求得儿子。怎么求?你要从因地去改变。求长寿得长寿,怎么求?你从无畏布施去改变,因为他短命,寿命只有五十三岁。这就是告诉你,你求什么得什么,这是真的,一点都不假,问题你必须从心地去改变。

章嘉大师说过,佛氏门中,有求必应,但是章嘉大师有解释,有些人在佛门当中求,求不到,是什么原因?那是不如理、不如法。你懂理论、懂方法,如理如法的求,就有求必应。如理如法的求还是得不到时,是自己的业障没有了,自己的业障重。必须把业障消除,没有障碍才会得到感应,这一点很重要。你说,我也学《了凡四训》,我也如理如法去求,可是为什么我得不到呢?你的业障还在,你的毛病习气还在,你没有把它断掉,你没有把它排除。这是章嘉大师说过的,没有求不到的。从根本的原理来讲,世出世间法,唯心所现,唯识所变,我们一切的需求,就是求作佛也能成佛,都是根据万法唯心的这个原理,《华严经》上说,“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

所以我们求,基本的原理就是真如本性,方法最圆满、最恰当的就是佛陀的教诫,是依据佛法的理论、教训去求。我们求不老,求不病,求不死,能不能求得到?决定求得到,确实求得到,都在佛门之中。云谷禅师传给了凡先生的只有极小一个部分,因为了凡的志向不大,只求世间的功名富贵,只是求这些,所以云谷禅师只教他这个部分。云谷禅师满他的愿望,他想得到功名富贵,就告诉他求得的方法。特别告诉他,“妄语乃释迦大戒”,戒里面有四根本戒,就是杀、盗、淫、妄,所以妄语是佛家的根本大戒。佛怎么会妄语呢?怎么会骗人呢?换句话说,告诉了凡,求男女得男女,求富贵得富贵,求长寿得长寿,这是事实,决定可以得得到的。了凡先生依教奉行,依教修行,这三个统统最后如愿获得。

今天我们就讲到这里,感恩各位同修大德。若有讲得不妥之处,请各位同修大德批评指教。阿弥陀佛。


(文字稿来源:因果教育弘化网)


声明:文章来源网络整理!版权属于原作者!感恩您的阅读!欢迎关注传统文化扎根网微信公众号。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本文地址:https://www.guoloujiang.com/30869.html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