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老师主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15集)

印光大师说:“太上感应篇,摄取惠吉逆凶,福善祸淫之至理,发为掀天动地触目惊心之议论,何者为善,何者为恶;为善者得何善报,为恶者得何恶报,洞悉根源,明若观火。且愚人之不肯为善,而任意作恶者,盖以自私自利之心使之然也。今之自私自利者,反为失大利益,得大祸殃,敢不勉为良善,以期祸灭福集乎!由是言之,此书之益人也深矣。”


《太上感应篇汇编》(第十五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8/03/17 台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015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们研讨《太上感应篇汇编》经文,【是以天地有司过之神,依人所犯轻重,以夺人算。】请各位同学翻开课本第五十三页,我们看经文:

【是以天地有司过之神。依人所犯轻重。以夺人算。】

这一段经文的白话解说就是说:

所以天地有职掌纠察过失的神明,依据人所犯的罪恶大小,来削减他的寿命。

我们看第一段经文:

【此句至算尽则死为一节。言人之一生。日夜时刻。上下四旁。皆有鬼神鉴察也。天有三官五帝。百神诸司。地有五岳四渎。城隍里社。又有举意司。专主关达人起念处之善恶。凡此皆为司过之神。犯。即自召也。夺。除去也。算。百日也。】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司过’,伺察其过失。“司”通伺,人字旁的伺,就是侦察的意思。

‘算’,寿命。

‘三官五帝’,“三官”是道教所奉的神,分为天官、地官、水官三帝的合称,据说天官赐福,地官赦罪,水官解厄。“五帝”是道教信奉的尊神,即东方青帝、南方赤帝、西方白帝、北方黑帝、中央黄帝,最早见于《周礼》天官大宰云,“祀五帝”。是中国古代神话中的五位天帝,代表五方的神灵。

‘五岳四渎’,“五岳”是中国东岳泰山、南岳衡山、西岳华山、北岳恒山、中岳嵩山。“四渎”是指长江、黄河、淮河、济水的合称。

‘城隍里社’,“城隍”,水庸为护城池之神,称为城隍,道教称管理地方的神,民间相传为阴间判事的官。这个城隍爷,就是老法师说的,我们中国自古以来,孔庙、宗祠跟城隍庙是维持我们优良中国传统文化的三个根、三个基础。那么一般民间,像老法师年轻的时候,他的母亲都会带他到城隍庙去拜城隍。同时拜完城隍以后,做父母的都会带小孩参观十殿阎王,藉这个机会给小孩因果教育。所以城隍虽然祂是一个民间传说,为阴间判事的官,事实上是代表民间的因果教育的象征。城隍的力量,老法师说,可以抵得过一万个,甚至十万个公安警察。所以这个城隍神是很有教化的作用,一般不管恶人,还是为非作歹的不良分子,他看到城隍没有不敬畏的。所以城隍事实上是代表因果教育。

‘举意司’就是主掌人起心动念的机构。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从这一句到‘算尽则死’为一个节次,是在说明人的一生,从白天到晚上的每一个时刻,上下四周都有鬼神在暗中鉴察。在上天有三官五帝,以及各种职司的众神。在地有五岳的山神,以及四水的水神,以及城隍爷和土地神。“又有举意司”,专门主管人有关表达起心动念的善恶。大抵这些都是为司过的神明。‘犯’就是自己去招来的意思。‘夺’是除去的意思。‘算’是一百天。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经文:

【天心仁爱。欲人于独知之地。为善去恶。因有司过之神。检察人之所犯。量度重轻而夺算焉。故曰。人间私语。天闻若雷。暗室亏心。神目如电也。诗书中亦曰。上帝临汝。日鉴在兹。十目十手。神之听之。则吾心独知之地。自有鬼神。更严于昭布森列之时矣。此天人合一之理也。】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十目十手’,“十目所视,十手所指”,就是说人的言行总是处在众人的监察之下,如有不善,无法掩盖。《礼记》大学篇里面说,“十目所视,十手所指,其严乎!”“故君子必诚其意”。所以“十目所视,十手所指”,其实这个“十”不是说,若按照佛经上的解释,不是说十个眼睛,或者是十只手在指着你。它这个“十”如果按照佛经上的解释,“十”表法无量的意思。“十目所视,十手所指”。所以这个是老祖宗跟我们讲的智慧,关圣帝君的《觉世真经》里面讲,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鬼神知,这就是“十目所视,十手所指”。所以君子必须要“诚其意”,必须要端身正意。

再来,‘昭布森列’,“昭布”就是明白宣布、公布。“森列”就是纷然罗列。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天帝的心是仁慈博爱的,希望世人在自己独知之处,要行善除恶。因为天地有掌理鉴察过失的神明,在暗中检察人所犯的过失,并计算其所犯的过失的轻重,以做为削减寿命的依据。所以说,‘人间私语,天闻若雷;暗室亏心,神目如电也’。就是说人间窃窃私语,在上天听来像响雷那么清楚。在暗室做亏心事,在神明的监察,就像闪电一般的明亮。在《诗经》的书中也讲到,上帝亲临你,天天在此鉴察你,犹如“十目所视,十手所指”,神明就在你面前监视听察。明白此理,则在我心中独知之处,自然有鬼神监视,这比森严罗列的公布罪状时更为严格。这就是使我们达于‘天人合一’的道理。

这段有一句重点,有句经文,就是“人间私语,天闻若雷;暗室亏心,神目如电”。因为天人祂们有天眼通,祂们有天耳通。所以我们以前我在讲课的时候,或者是我在分局做副分局长的时候,我常跟我们莲友分享,我说我们警察办案,我们只要跟检察官申请监听票,譬如说我们想根据线索,我们要去监听歹徒,贩毒的毒枭,他们都一定要使用手机,他们会有电话。我们只要向检察官申请监听票,检察官开了监听票的核准公文书,那么警察的执法人员就可以拿到监听票,直接到公家的电信单位,或者像现在民营的,比如说台湾来讲,有远传电信、有中华电信,检察官一般都是会交给刑事人员或者派出所的警员,他们只要拿到监听票,他们就可以进入机房,就可以开始监听你的电话。你手机虽然说,你在手机上都把资料除掉了,但是在电信公司都存有档案,他只要调哪一天,哪一年哪一天,哪一个月哪个时辰,从哪里发出来的讯号,他可以把你这个资料,手机发出去的讯号,他可以查所有的通联纪录。那再开始一个个对,很辛苦,非常辛苦,有专门在监听的同仁。

但是各位也许会想说,那歹徒都很聪明,他不会用自己的名字去登记手机,他会用亲戚朋友,或者用什么?我们台湾警察讲叫哑巴手机。什么叫哑巴手机呢?就是用人头去登记的手机,新买的手机号码。那他认为这样神不知,鬼不觉,警察就不知道。但是你会打给你的党羽或者你的同伙。首恶分子那个部下,他那些爪牙,他可能不知道警察在监听他。那纵使你用我们说叫哑巴手机,或者不是登记在你这个首脑的名下的名字,这个手机,你挂给别的地方,一样从那个地方可以再监听,一样可以找得到,他可以串联起来。这个叫做什么?我们现在讲说现代的科技发明,事实上,我常讲说,监听就像天耳通。

那现在全世界警察都会在什么?在路口建立那个监视系统。我以前在办案的时候,也是从监视系统去抓犯人。譬如说他小偷窃盗,小偷的窃盗分子他故意变装,那离开捷运以后故意骑脚踏车、骑机车,用跳跃式的,去坐公车,再换捷运,再从捷运去换铁路、去换火车,我们一样可以抓得到,只是要找的时候很辛苦,他必须要在人群里面去辨识。这个叫做,我们说监视系统叫做什么?叫做“神目如电”,这叫天眼通。监听你的通讯,叫天耳通,从监视系统里面去看资料,叫天眼通。

那这里这四句,我们就来列举公案,“人间私语,天闻若雷”,人间讲悄悄话,老天,天人听来,就像打雷那么响。你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天神祂们心非常清净。祂们心非常清净的时候,祂们事实上有这种神通感应,祂们可以听得到。

那么在《德育古鉴》里面有这么一个故事,在南京有几个人坐了一艘船要渡江,船到水中央的时候,突然间暴风骤雨,风雨很大,“中流风骤”。忽然在这个船的上面,有一个人听到空中有声音传来的话了,说“黑额者”,就讲三个字,“黑额者”,就是额头黑黑地那个人,叫“黑额者”。那这几个里面有一个人额头是黑黑地。这个“黑额者”是刚好这个人他额头黑黑地,他就在那边想了,诶,空中怎么会有这种声音传来说“黑额者”、“黑额者”呢?他想,空中传来这个话大概是指我吧?这个暴风骤雨,狂风巨浪,就是表示这个船会有危险,可能有翻覆之虞,那是不是说,空中这个讲“黑额者”,就是老天要取我的命。他就说了,为何我要连累这些人呢?于是他就自己跳水了,跳到水中去了。结果他跳下去没多久,那个船就翻覆了,上面的人全部都死掉了。那“黑额者”这个人就刚好攀附到一块“漂木”,一块浮木,就游到岸边了,结果没有死掉。

那后来就人家都觉得很奇怪了,他问他说,你平常有什么修行呢?“问其素行”说,你平常有做什么事情呢?这个“黑额者”就说了,我生平也没有什么善事可以记录,我也没有做什么善事,“无善可纪”。但是有一件事情,我每次想到人生的坏就坏在一个“贪”字。人为什么会变坏?就是贪财。贪财才会去抢劫,才会去诈骗,才会去霸占别人的财产,才会去收受贿赂,变成贪官,都是一个“贪”字。人为什么会造杀业?就是贪吃,就贪美食,就要滋养这个色身。

我们这边有一个企业家,非常有名的,做酱油的。在几年前,他为了养生,有钱人都怕死,为了养生,有钱人都怕死,怎么办呢?就有些祕方了,有些江湖术士就会讲这些祕方,哎呀,吃什么补什么啦。他说,吃蜗牛肉最补,蜗牛肉。蜗牛,就早上起来,草丛边都会有,尤其是下雨天,那个蜗牛后面一个硬壳,那个蜗牛都会伸出头来在那边爬行。那么这个集团的企业家,他们一家好几口,父亲跟儿子他们这些重要干部就想要进补,就去吃了很多蜗牛,结果全部中毒都死掉了。当时轰动了整个台湾的新闻界。就是什么?为什么要杀那个蜗牛?贪吃嘛。那为什么要贪吃?贪生怕死嘛,就想要活命了,想要求长寿啊。他不知道从因地下手,不知道学袁了凡先生,“命由我作,福自己求”。佛家讲从因地下手,想要财富,要财布施。想要智慧聪明,要法布施。想要健康长寿,无畏布施就好了嘛,你多去救济贫穷,做医药布施,对不对?有灾难来的时候去送医药。

像美国企业家Microsoft比尔盖兹,大家非常尊敬他,他虽然那么有钱,世界首富,他把他所赚的钱成立一个基金会,专门做什么?专门生产疫苗,预防疾病的疫苗。打疫苗可以防止疾病,有钱人没有差,可是穷苦的地方,贫穷落后的地方,那他们就很苦了,为什么?没有钱,又贫穷,又生病,这是人生最苦的,贫穷又生病,又没有钱买药,吃饭都没有,哪里有钱买药来治病?这是人间最悲惨的事情,就这种事情,比尔盖兹专门做这个事情。

你看他所做的电脑软件,微软,全世界的。他生意赚全世界,他布施也是全世界。这个叫什么?虽然他没有学儒家的,或是没有学道家的,取之于社会,用之于社会。他这个精神就是什么?你不要看他没有学佛,这比尔盖兹就是什么?比尔盖兹是慈善家。他这个已经有落实做到什么?众生跟我是一体的,虚空法界一切众生跟我是一体的。你只要能够虚空法界跟我是一体的,你的执著就愈来愈淡薄了,你的我执就愈来愈淡薄了,你那个我贪、我爱、我瞋、我痴就愈来愈淡薄,最后断掉了。比尔盖兹的疾病疫苗都专门送到非洲以及中南美那些最落后的地区,去救济那些贫穷人家,贫苦人家,全部免费做疫苗赠送,以及疫苗的这种救济。

所以像这个都是什么?这个就是你要长寿,你要健康,你就必须要无畏布施,比尔盖兹这就是无畏布施。你看我们佛门的供养里面,饮食、医药、卧具、衣服,你看医药是一个很重要的布施,看病福田第一。

所以你贪财,就是变当贪官,收受贿赂。你贪财,就去当窃盗小偷。你贪吃,就去杀生。你贪命,就去杀生害命。都是一个“贪”字。那你贪色呢?粉身碎骨,妻离子散,死无葬身之地,色字头上一把刀,最后的下场都很惨。所以你看,这个人他没有读什么圣贤书,可是他有做人的基本道义,还有人格。所以老和尚说,古代的人他们从小就有扎根教育,他们虽然说也会起恶念,但是他们不敢做坏事,为什么?因为他们有圣贤教育的扎根,有妄想,但是不敢去行动。所以以前的社会,大家都可以和睦相处,犯罪率没有像现在这么严重、这么恶化,就是一个“贪”字。

所以贪财,变贪官,贪财,变成丧失生命。贪生怕死,去害物命,自己也短命多病。贪色,妻离子散,最后付出生命的代价。所以都是一个“贪”字,所以有“贪”字才会起念头,才会起妄念。那么这个黑额者一想到他自己有“贪”这个东西的时候,他会观照,他马上“便以‘恕’字压之”。什么叫“恕”?“恕”,我们用中国《说文解字》来去解释这个字,上面一个如,下面一个心,“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个“恕”字,你要想一想,你把他害死,如果别人也把你害死呢?这将心比心,就是如心。如心就是将心比心的时候,就不敢贪了,对不对?所以他每一次想到贪的时候,就用一个将心比心,用一个“恕”字把自己这个贪念压下来,不敢做便宜的事情。你看最后他救他自己的命,这个黑额者最后救自己的命,为什么?因为他有德行。你不要看他这个字很简单,他想到贪,他就用一个“恕”字压之,这也是一个忏悔法门,这也是一个对治方法。

所以我们佛法度众生有四个悉檀,佛度众生有四个悉檀,第一个,“世界悉檀”,布施有得到财富,参加法会可以法喜充满,想要健康长寿可以去放生,“世界悉檀”,你要的统统给你。等到你开始布施以后,开始学佛以后,进来佛门以后,“为人悉檀”,师父领进门,修行在各人,诶,开始选择一个、依止一个法门,开始去修,“为人悉檀”,“各各为人悉檀”。再来“对治悉檀”,修行愈久,慢慢知道,自己的毛病习性在哪里,用什么方法去对治,把那个毛病习气改掉,断恶修善,转迷为悟,学袁了凡先生改过,这个叫“对治悉檀”。到最后破执著、破分别,再破根本无明,证法身,最后什么?最后入“第一义悉檀”。这四悉檀。

所以他想到人生坏一个“贪”字,他就用将心比心把它压掉,这个叫什么?这已经进入“对治悉檀”了,这个黑额者已经进入“对治悉檀”。他只是听到空中有声音而已,他就跳到水里面去。所以他平常在想到“贪”字的时候,他用将心比心,“恕”字把它压下来的时候,天人有没有在听?天人有在听,所以天人都记录下来,‘司过之神’已经把它记录下来了。这是“人间私语,天闻若雷”。

再来“暗室亏心,神目如电也”,我们举两个公案,也都在《德育古鉴》。“朱文公尝忠足疾”,就是朱熹先生,这个朱熹先生,我们知道他学问很好,他又称为朱文公。朱熹他脚有毛病,他脚有脚病,大概是脚痛,我们现在讲关节炎、脚酸这些脚病。“有道人为之针熨”,“针熨”就是什么?针灸。有一个道人就帮他针灸了。诶,一针灸以后,“旋觉轻便”,朱熹先生就觉得,诶,人突然间变轻松了。朱熹就很高兴了,“公喜,赠以诗曰”,你看会写毛笔字的就送人家墨宝,会写诗的送人家诗,他就送人家诗了。大概这个道人也觉得说,朱熹你很有名,你写个诗给我。他是出口成章的,他就马上当下挥毫,就写了一首诗送给这个道人了,他说,“几载相扶藉瘦笻,一针还觉有奇功,出门放杖儿童笑,不似从前勃窣翁。”

这我来解释一下,古人真是学问好,智慧高,人家写出来那个文言文就是非常有意境,现在人写不出来,讲话是白得不得了。白话讲多了,坦白讲,味道就没有,还是文言文好。所以老法师为什么他在推动文言文?老法师有他的智慧。他说,我几年来都是靠拐杖,这拐杖是竹子去做的,我靠竹拐杖扶著。“几载”,就几年。“相扶藉瘦笻”,“瘦笻”就是瘦瘦的竹竿。“一针还觉有奇功”,诶,你针灸一针扎下去,马上针到病除,诶,我脚就轻松起来了。“出门放杖儿童笑”,我脚好了,不用再拿瘦竹竿了,就丢掉了,结果儿童在旁边笑,为什么?因为刚开始还不太敢用脚力,儿童在旁边笑了。“不似从前勃窣翁”,“勃窣”就是行动不敏捷,不像以前行动不敏捷,“翁”,就人。

那么几天以后脚病又发作了,“足疾大作”,脚病又发作了。就再想去找那个道人,“追寻道人”。不知道那个道人到哪儿去了,“莫知所往”。朱熹就叹息了,“公叹曰:‘非欲罪彼;但索前诗,恐持此误人耳!’”他想说,诶,你前面给我针好了,现在我脚病又发作,我刚开始写给你那个好像是神医,那现在你把我那一首诗拿去,那不是人家会相信你的神医、神术、医术吗?你看,朱熹动这个念头,你看他还是圣人,他还会动这个念头,他说,我不是要责怪他啦,“非欲罪彼”,我不是想要怪罪于他啦。我只是要把前面那首诗拿回来,“但索前诗”。“恐持此误人耳”,我怕你拿这首诗当招牌。就像现在跟总书记合照,跟总统合照,挂在墙壁上,诶,这个人医术应该不错,有总统合照没有问题,或是跟净空法师合照,很多人都会这样,不行。他就开始怀疑了,你看我们人的疑惑心就出来了,就怀疑说,欸,我现在脚又没好,你又拿我这首诗拿去到处告诉人家说,你看,朱熹的脚是我治好的,那这个生意就门庭若市了。

他才动这个念头而已,当天晚上梦到天神跟他讲话了,“是夜梦神曰:‘公一念动天矣!’”你动一个念头,我们老天都知道了。我们刚才讲,“人间私语,天闻若雷”,你看,你才动一个念头而已。换句话说,前面那个道人是什么?天人化的,大概知道朱熹也是个大学问家,所以要来帮助他。就朱熹才动这个念头而已,“是夜梦神”,当天晚上神就来给他托梦了,朱熹,你一动念,老天都知道,“公一念动天矣”。讲完以后,“足疾旋瘳”,“瘳”就是什么?病愈,脚就好了,当天晚上脚病就好了。这也是天人给他一个考试。

所以儒家坦白说,儒家也可以称为圣跟贤,但是比起佛家的圣跟贤,佛家的圣是十地菩萨,贤是三贤位。三贤位,地前菩萨都叫三贤位,十行、十住、十回向,都是三贤位。三贤位还没有见性,还没有破法执,所以十地菩萨才称为圣人,才称为圣。一到圣人的时候,他破我执、法执,像法身大士他破根本无明,他不起心、不动念,他是念不退,叫阿惟越致菩萨,阿鞞跋致菩萨,所以他见法身,见了清净法身佛、圆满报身佛,示现百千亿化身佛。所以从这个地方,我们就可以了解起心动念,“十目所视,十手所指”。

再来,第二个公案也是《德育古鉴》的。“林观,莆田人。遇异人授一佳地”,他遇到一个神人,类似一个,“异人”就是什么?“异人”就是很特别的一个修行人,遇到一个很特别的修行人帮他点一块地,“授一佳地”。我们现在讲就是说风水宝地,给他点一个宝地。“谓曰:‘此地甚佳,但未知汝福可堪此否耳?’”他说,这一块地风水宝地,非常好,但是我不知道你的福报,可不可以堪受这个福报呢?所以证明什么?福报要怎么样?福报一定是从修来的,福不是求来的,福是修来的、是种来的,你有种那么多福,自然就有那个福报,如是因,如是果。所以林观就回答说了,“吾德薄,将此地与宗人共之,其间或有一福者”。他说,哎呀,我的德行很薄,我将这一块地跟我们宗族的人共同使用,跟我们家族的人共同使用,我们家族里面至少应该有一个有福报的人吧。你看这个心量多大,自己多谦卑,要是一般人,心胸狭窄的,欸,不行,这个是我私底下,这风水宝地。

你看像范仲淹,他以前在苏州的时候,他买了一个房子,看地理风水的就跟范仲淹讲,他说,哎呀,你苏州这个房子格局非常好,将来后代子孙都出状元,都出公侯将相。范仲淹一听,你看他没有起心动念,范仲淹一听说,喔,那这样,那这一块地,这个房子,我就把它改成书院。我把它改成书院以后,我们整个苏州都出人才,我们整个苏州都出状元,这样更好。

这叫什么?这个就是我昨天在讲《地藏经科注》的时候,《地藏菩萨本愿经》里面,“见闻利益品第十二”里面讲这个经文。我在讲这个品题的时候,青莲法师怎么讲“见闻”?就是要用见性跟闻性,就是要舍识用根。什么是用见性?眼见色、耳闻声、鼻对香、舌尝味、身对触、意对法,六根对六尘。我们六根对六尘,为什么《地藏经》特别挑“见闻”呢?它为什么不挑鼻跟舌呢?为什么不挑?眼耳鼻舌身意,佛陀为什么不挑鼻舌身意呢?眼耳鼻舌身意对色声香味触法,你想想看,我们每天犯最多是什么东西?眼睛跟耳朵嘛。我们用见性,眼见色,用见性,用见性的话,就是见到宇宙人生的真相,用真如,用真心。你耳对声,如果你用闻性,那就是文殊师利菩萨说的,“反闻闻自性,性成无上道”。

什么叫见性?我跟各位讲,简单的说,比如说现在灯打开,我们的见性是“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心经》里面讲,“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比如说灯打开,你灯打开见到明亮的灯光,这是见性的作用。我现在把灯关掉了,你的见性有没有在看?有在看。你见到一个没有灯光的黑暗,你说,啊,灯关掉了,暗了。如果你没有见性,灯关掉你怎么知道?所以见明、见暗都是见。问题在哪里?问题在我们第一念的时候是见性起作用,第二念的时候,我贪、我爱、我瞋、我痴就跑出来了,到第二念的时候是什么?是用识了,见性就变识了,眼识了,眼见色就变眼识,所以你第二念的时候就攀缘取舍。

这个在禅宗理面讲,“知之一字,众妙之门”。我们本来就有见闻觉知,有情、无情都有见闻觉知,如果你保持那个“灵知心”,就是三时系念里面那个灵知心,那是真如。可是问题就出在那个什么?“知之一字,众妙之门”,再来是什么?知见立知,是无明本,完了,我知道这个是亮的,这个是黑的,分别就来了,执著就来了。我知道这是甜的,我知道这是酸的,知道的当下不起分别执著,那个知就是见性,那个知就是尝性、嗅性。如果你再立一个说,我不喜欢,我喜欢,那个就变成什么?那就变成眼识、舌识、鼻识、耳识了。所以六根对六尘,眼见色、耳闻声、鼻嗅香、舌尝味、身对触、意对法,六根对六尘,产生六识,变十八界。所以六根、十二入、十八界,所以地狱为什么会有十八个地狱?就是这样来的,六根对六尘产生六识,那就十八界,就造成无量无边的罪业,那就十八层地狱。

所以林观他就说了,我们的家族里面应该有一个人有这个福报吧。这个心量就大。所以你看范仲淹也是这样,风水师跟他讲,他苏州的房子是可以出状元,出了很多公侯将相。他说,那就把这个福报送给大家吧,就盖一个书院,可以培养很多人才,让我们苏州更多的人能够中状元,能够出公侯将相。这个叫做心包太虚,量周沙界。这个就是我刚才讲,《地藏经》里面讲到“见闻利益品第十二”,佛陀教你用见性、用闻性,那就是以天下之见为见,以天下之闻为闻。如果你用见性,你用闻性,那就众生跟我是一体的,那就是心包太虚,量周沙界,我就破掉了。范仲淹我就破掉了,他把他的风水宝地改成书院,他我就破掉了。他我一破掉,他福报就现前了,所以他有八百年的福报。范仲淹的家族有八百年的福报,怎么来的?把我破掉了。再把法执破掉,佛家讲再把根本无明破掉,证法身,三千大千世界示现作佛。在三千大千世界,一个三千大千世界示现作佛,那个福报多大?

这个林观虽然他是很平凡的一个凡人,人家就有这个心量,他说,哎呀,那我家族里面应该一个人有这个福报吧。这个异人马上说话了,“即此一念,福德甚厚”。你看接下来加“德”,前面只有说“福”,“汝福可堪此否耳?”只讲“福”而已。到后面就不一样了,“即此一念”,就光凭你这一念。所以为什么在《无量寿经注解》里面讲说一念必生?十念也必生?为什么一念净信就可以往生呢?一念净信就是,一念净信,一念就见到自己父母未生前本来的面目。所以“即此一念,福德甚厚”,这个异人就跟他讲说,哎呀,就凭你这一念,你的福德非常地厚。你看加一个“德”。“观遂取族二十余柩,与亲偕葬之”,林观就把他家族里面的二十几口的棺木,这已经往生的这个家族长辈的棺木,全部,包括他的父母亲也葬在这个地方。

结果一葬下去,“生子元美”,他的儿子林元美考上进士。孙子林翰,曾孙林廷 ,“昂”是原来的字加木字旁的 ,我在电脑里面查不到这个资料,木字旁的 。曾孙林廷机,玄孙林燫,“燫”是火字旁加一个廉节的廉。几代了?儿子、孙、曾孙、玄孙,四代,富过三代,他已经过了四代。三代四个尚书,喔,不得了,三代出四个部长,只有这一念善念而已。

所以这是出在《德育古鉴》里面的这个故事、这个公案,我觉得非常值得我们学习,心量要广大,人家说量大福大是这个意思。现在人都是自私自利,老和尚说了,对我有利才是朋友,对我不利就不是朋友,不讲道义。所以《德育古鉴》里面就注解了,它说,“异人只说‘福’,林便言‘德’”,这个异人只对林观说一个“福”字而已。林观说完他的话以后,就把他的心量拓到整个家族,“德”就出来了。

所以我家的祖先,我是姓黄,我黄姓祖先,跟我爸爸他们那一代,还有一个我二叔的他们的,因为他是被人家招赘,所以游姓祖先也一起供奉,那我们家就是有黄姓跟游姓的祖先。那我们的祖坟,其实当时我哥哥是有请风水先生来看,也说这是风水宝地。但是取了风水宝地,它坟墓前面的驳坎,就台风来了、雨水来,就冲刷,就比较不牢靠,那已经伤到我们祖坟的门庭了,这个庭院了。我们那个祖坟还算满大的,伤到那个庭院,几乎要动摇到我们祖坟那个纳骨的地方。所有我爸爸四个兄弟里面,亲戚朋友里面,没有一个人愿意出钱,祖先的坟墓都已经摇摇欲坠了。我二话不说,我说,全部我做,你们一毛钱都不要出,二十万台币都我来做。

我就开始研究了,我要怎么样,这个要真心,要怎么样让祖先这个祖坟能够地坚牢固,这个地以后不要再流失了,希望能够地坚牢固,至少也能够放个一、两百年。我就开始研究,怎么样把地基重新再做。因为我们要去扫墓的时候都总是经过别人的坟墓,这总是非常危险,那个路才小小,很容易翻下去,我重新造了一个很好的路上去。我发心真诚,那果地就殊胜,从我盖到现在,重建到现在,应该快将近十来年了,一点受伤都没有,一点损失都没有,坚固得不得了。我让祖先住得舒适,我自己住得也很安逸,我自己的家也都很平安。

这就是什么?这就是刚才讲,异人只说一个“福”字,林观说完以后,异人就说“德”,便加“福德”。所以“异人乃兼言‘福德’”,因为林观讲说,我福报不够,我德很薄。光讲这句话,他德就很厚,德很厚的人都很谦卑,用通俗的话说,他都会缩小自己。他说,我应该跟宗人家族共享,那这个德就出来了。所以德要在哪里?德要在你心胸广大的时候,你的德行就出来。所以这个“异人乃兼言‘福德’,勘得‘福德’二字合离之义”。所以你看《金刚经》里面讲,菩萨有福德,不受福德,菩萨有福报,不享受福报。要怎么样去“勘得‘福德’”呢?怎么样可以去看得破“福德”两个字呢?在我们佛家来讲,就必须要从戒定慧来着手,要息灭贪瞋痴。很简单,这六个字都很简单,息灭贪瞋痴,勤修戒定慧。你只要息灭贪瞋痴,勤修戒定慧,你的福德、功德就出来了。所以“勘得‘福德’二字合离之义”,你要了解福跟德分开、合起来,它里面蕴含的妙义在哪里。如果你能够看得懂、悟得透,那里面的智慧德能、功德利益,你就已经得到了。

这个是这一段公案,我提出来分享,做为这一段经文的补充。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华严经曰。人生各有二天人随之。一曰同生。二曰同名。天人常见人。人不见天人。即善恶二部童子是也。人于每日十二时中。举意发言动步。遇物应缘之处。常念此二天人。勿令恶念相续。偶或起一恶念。急着精彩。拽转头来。克己须从难克处克将去。直穷究到念头起灭处。则无边业障。一时清净。湛然如太虚矣。如此。则与夺之权在我。鬼神不得操之。尚何司过夺算之足云乎。】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华严经’,全名叫《大方广佛华严经》的略名。“大方广为所证之法,佛为能证之人,证得大方广理之佛”,这个是大方广的意思,还有佛的意思。华严二字喻为此佛,“因位之万行如华,以此华庄严果地,故曰华严”。“又佛果地之万德如华,以此华庄严法身,故曰华严”。我们知道《华严经》是佛陀在菩提树下证果之后,在定中二七日讲《华严经》,也有讲三七日,那一般都是讲二七。与会的这些二乘以下,这些声闻人如聋如哑,没有办法,悟不透佛陀讲的华严境界,因为《华严经》是佛菩萨的生活。所以当时佛想要入灭度,大梵天王就请佛住世,所以佛陀才到鹿野苑为五比丘说十二因缘、四圣谛。所以这个《华严经》是非常重要的一部经,人家说,不读《华严》,不知佛家的富贵。所以这《华严经》我们来介绍一下。

在复庵和尚《华严纶贯》里面提到《华严经》,他说,佛灭度以后六百年,我们知道当时龙树菩萨他是根机非常利的一位菩萨,龙树菩萨他把世间的文字全部都读完了,所以他就起了一个慢心出来了。那大龙菩萨就度他到龙宫看《华严》,“龙宫看藏”,你去看那个佛陀的华严世界。结果一看,降伏了龙树菩萨。龙树菩萨总共看到“华严有三本,上本中本下本”。上本有十个三千大千世界微尘数偈,听清楚,十个三千大千世界微尘数偈。“一四天下微尘数品”,光那个品题就“一四天下”,“一四天下”里面的那个“微尘”,每一个微尘算一品,“一四天下微尘数品”,这是上本的。“中本有四十九万八千八百偈,一千二百品。下本有十万偈,四十八品”。龙树菩萨就记录下来,“遂记得下本”,他只记了下本,“回归西土”,回到印度。再从印度,从西土“传到此方”,到中国来,乃八十华严,“八十卷经,三十九品”。

“品分为七处九会”,总共佛陀讲这个《华严经》,在七个地方,九会里面,讲到《华严经》。那“七处九会”在哪里呢?“初菩提场,说经六品,十一卷。二普光明殿,说经六品,四卷。三忉利天宫,说经六品,三卷。四夜摩天宫,说经四品,三卷。五兜率天宫,说经三品,十二卷。六他化自在天,说经一品,六卷。七重会普光明殿,说经十一品,十三卷。八三会普光明殿,说经一品,七卷。九逝多林,说经一品,二十一卷”。所以这个“逝多林”应该是在印度当时人间,其他你看,佛陀都在什么?在欲界六天还有普光明殿说法。这个是“下本前分四万五千偈”,“尚有五万五千偈,九品在西土”,九品在印度。“经虽未足”,而序分跟正宗分跟流通分的意思已经完备了。怎么知道呢?“清凉国师判五卷经为序分”,五十五卷半经为正宗分,“十九卷半经为流通分,行愿品为别行”,普贤菩萨行愿品为别行。

“大方广佛华严经者”,“大”是什么?其实大方广就是我们的性体,“大以当体得名”。我们这个“大”就是我们自性本体,小而无内,大而无外,就是这个“大”。“常遍为义”,就遍一切处,你这个大小的大还有个对立,说这个很大,这个很小,你大小还有对立,《华严经》里面这个“大”它是遍一切处。“常则竖穷三际”,就是为什么叫“常遍”呢?什么叫常?通过去、现在、未来,叫“竖穷三际”。“遍”是空间,时间是“竖穷三际”,过去、现在、未来一如,“遍则横遍十方”,东、西、南、北、东北、西南、西北、东南、上、下,十方。

“方”就是以法得名,“轨持为义”。所以大方广佛,“方”就是法,就是“轨持”,怎么修就是“方”。所以“轨则轨生物解”,“轨持”这个“持”,“任持自性”,这称性而为,这叫“持”,就是“轨持”。你如果说从体起用,称性而为,那一定是我们自性的妙用。

“广”是从用上来说。所以大方广就是体相用,体大、相大、用大,所以大方广就是体相用,所以“广”是“从用得名”。“包博为义,包则为广容,博则普遍”。大方广就讲我们自性的体大、相大、用大,体相用。

大方广佛,“佛”就是因人得名,“觉照为义”,“觉则悟大夜之重昏”。佛陀耶的佛,旁边有一个人字,佛从人修得的,所以佛以人得名。所以佛就告诉你,每一个人都是本觉本有。所以“觉照”,每一个人都有“觉照”的本能,就“觉照为义”。如果能够觉悟的话,就可以“悟大夜之重昏”,“大夜”就是漫漫长夜,就是根本无明,无始的无明,“重昏”就是无始的无明的轮回,这叫“大夜之重昏”。“照”,觉照的照,“照则朗万法之幽邃”,“照”就是一起作用之后,就像电灯一打开,千年的幽谷就为之光明了,就是“照则朗万法之幽邃”,所有万法都重现光明了。这是大方广佛,“佛”的意思是觉照的意思。体相用代表我们的自性,自性必须要返迷归悟,要转凡成圣,就是要觉照,所以佛就是觉照。

华严的“华”是从比喻得名,所以《大方广佛华严经》是人法喻立题,大方广是法,佛是人,华严是喻。所以《大方广佛华严经》如果按照七种立题的话,它这是什么?人法喻立题,有人,有法,有喻。所以“华”以喻得名,比喻。“感果严身为义”,我们一般讲“华”就是智慧,以智慧来庄严,以智慧感得果位的庄严,“感果严身为义”。“感果则万行圆成,如桃李华,先华后果”,就像桃李一样,一开花就会结果。“严身则众德备体,如金玉华,但有严身义,而无结果义”,你像金玉的花很漂亮,可是产生不了结果,但是桃李就不一样,它开的花很漂亮,最后会结桃李,桃子跟李子,就有结果了。所以以金玉这种花它只有庄严,它是没有结果。如果以桃李的花,它先开花后结果。

所以“严以功用得名,资庄为义,资则资广大之体用,庄则庄真应之佛身。经以能诠得名,摄持为义,摄则摄众生之无边,持则持性相之无尽。故名《大方广佛华严经》”。

然后大方广佛,“大”就是“遮那之体”,我们说毗卢遮那佛。“方是遮那之相”,就是刚才我讲的,大方广就体相用。所以大方的“大”是毗卢遮那佛的本体,“方”是毗卢遮那佛的相,相好庄严,“广”是毗卢遮那佛的用。一切万法都不离开自性的体、相、用。我们知道,清净法身佛就毗卢遮那佛,圆满报身佛就是卢舍那佛,所以“大”是毗卢遮那佛的本体,“方”是毗卢遮那佛的相,“广”是毗卢遮那佛的用,“佛是毗卢遮那佛”本尊,“华是普贤属大行”,“严是文殊属大智”。

所以你看我们一般为什么说,佛寺里面有释迦牟尼佛,有文殊师利菩萨,有普贤菩萨,叫做华严三圣,就这样来的。中间那一尊佛,自觉觉他,觉行圆满。用什么去自觉觉他,觉行圆满呢?用旁边的文殊师利菩萨的智慧,左边的普贤菩萨的大行,“咸共遵修普贤大士之德”。四大菩萨的地藏菩萨表孝,观音菩萨表慈,那是入门,到最后要成佛,用大智、大行。所以华严是表,“华”是代表普贤菩萨的大行,“严”表文殊菩萨的大智慧。这个大意就是说,你想要成佛,“先以文殊之大智,运普贤之大行”,关键字就在这个字,以文殊师利菩萨的大智慧去运普贤菩萨的大悲、大愿、大行,庄严毗卢遮那佛的佛果上的体大、相大、用大。故名《大方广佛华严经》。

所以再来解释说,“大字配法身,方字配智身”,“广字配化身”还有“意生身”,“佛字配菩提身及威势身,华字配福德身及愿身,严字配相好庄严身,经字配力持身,故名《大方广佛华严经》”。

好,这个地方,我们就解释到这里,已经解释得非常地详细。

再来,‘一曰同生,二曰同名’,在《六十华严?入法界品第三十四之一》里面有这么一段经文,“如人从生,有二种天,常随侍卫,一曰同生,二曰同名,天常见人,人不见天。如来神变,亦复如是,非诸声闻所能知见,唯诸菩萨乃能覩见。”

再来,‘遇物’,犹言待人接物。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华严经》说,人一生下来都有两位天神跟随,一位叫同生,一位叫同名。这两位天人经常看到人,人却看不到天神,就是主掌善恶二部的童子。人在一天的十二时辰中,这个十二时辰是我们中国古代的子丑寅卯,那在印度的话,就二六时中,昼三时、夜三时,在古印度叫昼三时、夜三时,到中国就是十二时辰。人在一天的十二时辰中,每当要举意、发言或有所动作,就是起心动念、言谈举止、待人接物,要经常记得这两位天神跟随在身边,不可让恶念连接相续。若偶然起了一个恶念,正是急于发作的时候,就要赶紧提高警觉,回过头来,克除自己的恶念。要从最困难的地方尽力去克制,一直穷究到心念最初的起灭处,如果能够这样用功,则无边的业障就能够在瞬间清除干净,清澈如天空无云一般。如果能做到这个地步,则一切的给予或夺取的权利操之在我,鬼神不能够操纵,更不能让“司过之神”明有夺算的机会。

好,我们解释到这里。那么这一段里面,有一个最重要的一句经文,就是后面这一句,就是说你能够‘拽转头来’,克服自己的习气,要从最难克服的习气开始断掉。比如说你好色,你就必须要持戒念佛,必须要把好色的习气、淫念的习气,要穷一切力量把它斩断,用全部的力量把它斩断,一直探究到什么?到念头的起灭处把它斩断。如果你能够斩断贪瞋痴慢疑这个恶的念头的起灭处,那么无边的业障就‘一时清净’了。所以本觉本有,无明本无,也有讲说,本觉本有,不觉本无,你怎么清净身口意三业呢?你到念头的起灭处,从那个最难克服的妄想、念头,把它斩断,那么业障就消除,就‘湛然如太虚’。如果你做到这个境界,那么夺纪夺算这个权力就不在“司过之神”了。就“天地有司过之神”,你如果能够这样断恶修善,能够纯净纯善,那么夺纪夺算这个权力是在你自己,不是在鬼神了,鬼神不能够操控。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那怎么可能有“司过夺算”,祂夺算的机会呢?

这个地方我们就举一个公案,就也是在《德育古鉴》里面的故事,这个我们在《感应篇汇编》有讲过这个故事。就元朝有一位元自实,他对于缪材,这个缪姓,有一个姓缪的这个人叫缪材,他对他有恩,但是这个缪材后来就辜负了自实先生,所以自实先生心不能够平复,那天晚上想去杀缪材。“道经一庵”就是经过一座庙。“庵主轩辕翁”,这个人也是一个道士,在家人,看到自实要前往。道士轩辕翁他有一点点小小的法术,一个小神通,他看到自实先生旁边有几个奇形鬼怪,有数十个人跟在他后面。又看到自实先生回来了,诶,突然间旁边跟的几百位、几十位的穿得“金冠玉珮”的这些人、这些天人在旁边陪着,“金冠玉佩百十从焉”,他旁边跟了很多,几百个、一百多个的,带着金冠,金做的帽子,还有戴玉珮,跟在旁边。

这轩辕翁就觉得很奇怪了,第二天天亮就前往去了解了。那自实先生就说了,他说,我恨缪材忘恩负义,所以我想去杀他。可是我到他家门口,我想到说,虽然他辜负我,可是跟他妻子有什么关系呢?跟他妻子有什么关联呢?而且他还有老母,我杀他,他老母要依靠谁来养活呢?“且有老母,杀之何依”。于是我就没有进去,就隐忍下来,就走回来了。轩辕翁就把他昨天所见的情形就告诉自实先生了,他说,你“一念之恶”,凶鬼、恶神就跟在你旁边了,你“一念之善”,那福神就跟着你来了。那么你的事情,“子之事,已知于神明”,你的事情,神明已经知道了。“将有厚福矣”,你就会有大福报现前了。后来自实先生就担任庐山的县令,而那个忘恩负义的缪材最后家庭也荒废了,最后这个家就灭绝了。

我们这个德育故事就表示说,夺纪夺算这个权力是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中。自实先生因为一念善,虽然一念恶几乎家破人亡,可是一念善以后,天降厚福,后来担任了庐山县令。

好,我们再看下面这一段:

【明沂州王用予。为人厚重简默。素奉文昌最谨。与里中结社。每岁元旦。轮建醮坛。祈福于云中山顶之文帝行宫。社中俞麟者。以孝谨称。远近皆负笈相从。又郁从周者。姿伟气俊。议论风生。下笔千言立就。里中推服二子。正统辛酉元旦。用予先期赴宫宿坛。梦帝君升殿。天下城隍汇报乡试榜册。一朝冠绛服神。抱大册。送帝君签押。用予潜问抱册神曰。本省榜中。有王用予及俞麟郁从周否。曰无。少顷诸城隍神退候。绛服神抱册入殿。跪陈几前。帝君一一披阅。每名下书一押。亦有踌躇不下笔者。良久。绛服神发册宣谕云。仍付各省城隍。速查阴德之家。仁厚之子。报名以换榜中未押者。用予隐身柱下。忽闻殿内传呼王用予入见。用予匍匐阶下。召进几前。帝君曰。功名事。为天曹祕录。未可轻泄。因汝至诚。十余年如一日。故召汝析之。汝祖父甚朴谨。自食其力。从无负人。已注尔前榜乡科。彰传家忠厚之报。因汝平生遇神佛稽首。但默求功名如意。及妻杨氏病痊。白头相保。孀母在堂。并未祈佑一语。以此降尔两科。中在下榜五十三名。汝宜改行。毋更触天心也。用予叩头谢罪。】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沂州’,相当于今天的山西忻州市。

‘简默’,简静沉默。

‘文昌’,就文昌帝君,文昌帝君,就梓潼帝君。在《明史?礼志四》,“梓潼帝君者,记云:神姓张名亚子,居蜀七曲山。仕晋战没,人为立庙。唐、宋屡封至英显王。道家谓帝命梓潼掌文昌府事及人间禄籍,故元加号为帝君,而天下学校亦有祠祀者”。就是梓潼帝君就是文昌帝君,他曾经有一世“姓张名亚子”,就张亚子,住在四川的七曲山,在晋朝的时候担任官职,后来战争死亡,人家纪念祂,建了庙。那在唐朝、宋朝屡封祂“至英显王”。那道家称文昌帝君、梓潼帝君,“掌文昌府”、“人间禄籍”。元朝的时候“再加号为帝君”。

‘里中’就是同里的人。

‘醮坛’,建醮,“醮坛”是道士祭神的坛场。

‘云中山’,在今天山西忻州市西北八十里。

‘孝谨’,孝顺而恭谨。

‘负笈’就是背著书箱,古代读书人游学在外,“笈”,就竹子去编成的,由竹子跟藤去编成的,常用来放置书籍、衣服、毛巾、药物。所以我们说游学在外,叫负笈在外。

‘推服’是推许佩服。

‘正统辛酉’就是明英宗正统六年。

‘乡试’,明清两代每三年一次,在各省省城举行乡试,中试者称为举人,即会试不第,也可依科选官。

‘朝冠绛服’,“朝冠”就是君臣上朝时所戴的冠、帽子。“绛服”是赤色的官服。

‘签押’是署名、画押,表示负责。

‘潜问’,“潜”是暗中、祕密。

‘书一押’就是签名。

‘踌躇’,犹豫不决。

‘宣谕’,宣布命令。

‘匍匐’,就匍匐前进,倒仆伏地,伏趴。

‘天曹’,道家所称的天上的官署。

‘朴谨’,朴实而严谨。

‘稽首’,跪拜礼,是九拜中最恭敬的一种礼拜。

‘孀’就是夫亡守寡。

‘降尔两科’,“科”是指科举考试的届次。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明朝沂州有一位王用予,为人忠厚老实单纯,很少讲话,平时供奉文昌帝君最为严谨恭敬。与乡里中的社团,每年元旦轮流建法坛作醮,祈求祭祀在云中山顶的文昌帝君行宫。在乡里中有一位俞麟的人,以孝顺谨慎著称,远近有很多学子都来跟他求学。又有郁从周的人,姿貌雄伟,气度俊秀,在议论中谈笑风生,下笔如神,立即可成章。乡里中最推崇两位的学养。

在明英宗正统六年的元旦,王用予前一晚先到行宫法坛寄宿,梦到文昌帝君在殿上升堂,天下的城隍都来汇报乡试的入榜名册。有一位头戴官帽、身穿大红袍的神明抱着一大本名册,送给帝君圈选。用予暗中问抱名册的神明说,本省上榜的有王用予、俞麟、郁从周等人吗?神明回答说,没有。一会儿,所有的城隍爷都退下等候,穿大红袍的神明抱册子到殿前,跪在案前将册子陈列。文昌帝君一一批阅,在每一中榜的名字底下做一记号,也有犹豫不下笔的。过了好一阵子,穿大红袍的神明发回册子宣说,仍要交付各省的城隍,赶紧查明积有阴德的人家,居心仁厚的人,报上名,以便换取榜中没有画押的人。

王用予藏身在大柱之下。忽然听到殿内在呼叫他进入,晋见帝君。用予跪爬到阶下,被宣召到案前,帝君说,功名这件事,是天曹的祕密纪录,不可轻易外泄。由于你存心至诚,十余年来像一日没有间断,所以召见你,来让你了解。你的祖先、父亲都能够以简朴谨慎自持,并能自食其力,从不亏欠人,本来已经注定你在前科就考中乡试、乡榜,以表扬你祖先以忠厚传家的报应。但由于你平时遇到神佛,向祂们敬礼,心中只默默求取功名能如意,以及妻子的病体能早日康复,能够白头偕老,对于堂上的寡母,从未发一语以祈求保佑,因此把你的功名降后两科,所以你在下一次放榜考中第五十三名。你应该要尽速改变你的行为,不要再触怒天心了。用予向帝君叩头谢罪。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帝君又曰。同社周吉。今科本省解元也。时社中惟吉最恂懦。而文字复不胜诸人。闻之不胜愕然。因叩问中元之故。帝君曰。周吉父祖俱为士。从无一字入公门。从不奸淫一妇女。相沿三代。未尝形人一短。暴人一恶。且其曾祖作百忍说以劝人。感化者多。故其父子祖孙。以简静基福者。六十余年。最上阴德。人皆不知。上帝克嘉。注昌三代。今吉发元。特福泽之肇端耳。用予复叩首云。同社俞麟。郁从周。未审发科第否。帝君检阅太原士子册。色若不怿云。俞麟应得一科。因事亲腹诽。且谿刻论人。不近情理。而妄以君子自命。故黜其科。使其穷年潦倒诸生间矣。用予请问。何谓腹诽。帝君曰。彼于父母。言语举动。心辄不然。但勉强不露声色。浮沈顺之。真性日离。伪以相与。是视亲如路人矣。假行窃名。最撄神怒。故尔罚之。至郁从周。生畀异才。二十六成进士。三十余应迁中丞。四十五晋大司空。兼领司农司寇诸印。五十四以少保致仕。至六十九岁善终。缘自十七岁为诸生后。恃才傲物。谐谑讥弹。语多凑巧。冥司录其轻薄口过。已满二千四百七十余条。上帝震怒。注于阴恶籍中。悉除所有。倘不知悔过。溢三千条。将夺其寿算矣。将录其子孙入丐籍矣。伤天地之和。犯神明之忌。莫此为甚。故其罪与杀生邪淫等。尔辈慎之。良久。又谕云。淫杀口过。丝粟有报。不待言矣。但淫杀二业。自爱者。犹知禁戒。至于口头讪笑。随意讥弹。诛隐贼心。习矣不察。究至言貌心胸。尽成轻薄。鬼神悉记。凶恶相随。向来福泽胎元。顿易为贫穷躯壳。可惜可惧。汝当广劝世人。鉴兹为戒。毋烦吾签榜时。大费踌躇也。用予再拜而退。晨钟惊寤。鸡三唱矣。遂叩谢而援笔记之。及秋榜开时。周吉果冠一省。用予因布此告世云。】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解释快一点:

‘解元’就是科举时乡试第一名。

‘恂懦’就是恭敬、畏怯。

‘愕然’,惊讶。

‘中元’,高中,中试。

‘以简静基福’,“简静”就是沉静,“基”就是奠定基础,“福”就是福报。

‘克嘉’,能够嘉许。

‘发元’,在发迹兴旺中长出某种人才,这叫“发”,“元”就是解元。

‘肇端’,开端。

‘审’,明白。

‘怿’,喜悦。

‘腹诽’,口里不说,心中讥笑。

‘谿刻’,刻薄。

‘黜’,废除。

‘诸生’,明清两代已入学的生员。

‘浮沉’就是追随世俗。

‘相与’,交往,相交往。

‘撄’就是触犯。

‘生畀异才’就是天赋异禀,“畀”就是赐予。

‘中丞’就是明清的时候的巡抚。

‘大司空’就是工部尚书。

‘司农’就是户部尚书为大司农。

‘司寇’就是刑部尚书。

‘少保’就是太子少保,辅导太子的官。

‘致仕’,就辞去官职。

‘丝粟’就是比喻极小或是极少。

‘诛隐贼心’,“诛”就是指责、责备,“贼心”就是邪曲之心。

‘胎元’,事物的初始。

‘惊寤’,惊醒。

‘援’是执、拿着、持这个意思。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文昌帝君又说了,同乡里的周吉,这一科是本省的解元。当时在乡里中,只有周吉是最谨慎懦弱,而且文章也不能够胜过其他的人,听到这个消息不禁让人很惊奇,因而向帝君叩问周吉考中解元的原因。帝君说,周吉的父亲、祖父都是读书人,从来没有为一事进入衙门,也从不奸淫一个妇女,互相沿续三代,不曾说人一件短处,也不暴露他人的坏事。而且其曾祖父曾写作《百忍说》来劝诫人,受他感化的人非常多。因他们周家父子祖孙都能以简朴清净来积累福德,在六十多年来,种下最上等的阴德,别人都不知道,蒙获上帝嘉勉,注记要周家昌盛三代。今年周吉发表解元,只是福泽报应的开端而已。

王用予再次叩首问说,同乡里的俞麟、郁从周,不知今年能考中科第否?帝君检阅太原地方的士子名册,脸上露出不悦的脸色说了,俞麟本应得一次科举,由于事奉双亲,表面虽没有意见,内心却有非议之处,而且以尖酸刻薄的语言来评论人,已到不合情理的程度,而且还妄自以君子自居,所以除去其科名,使他在同学中过著终年穷极潦倒的生活。用予请问,什么是“腹诽”?什么叫做“腹诽”?帝君说,他对于父母,从表面的言词举动好像很孝顺,心实不然,只是勉强不表露于言语脸色,随意顺从。内心的恩情已经渐渐离去,只是虚以应付。这就是对待亲人像路人一样。假装有孝顺来窃取名义,这是最易招惹天神的愤怒,因而才处罚他。

至于郁从周,天生有奇特的才华,二十六岁可考上进士,三十多岁可调升中丞,四十五岁可晋升大司空,兼领有司农、司寇的印信,五十四岁可以少保的官职退休,到六十九岁善终。由于十七岁当秀才时,依恃才华而傲慢于人,谈笑间多是诙谑讥笑伤人的言语。虽然这些讥笑伤人的话好像很巧合,但是阴府记录他轻薄口过的罪业,已经超过两千四百七十余条。上帝非常生气,将这些注记于阴恶的簿册上,将其所应拥有的福报消除掉。假如还不知悔过,所犯的罪过超过三千条,就要削减他的寿数,并将他的子孙记录在乞丐簿册上。像如此伤天地的和气,触犯神明的禁忌,没有比这更严重了,所以他的罪过和犯杀生、邪淫同等罪过,你们应该要谨慎。

过了一阵子,帝君又训谕说,犯邪淫和杀生、口过,无论多小是有报应的,这不用多说。但所犯的淫杀二业,知道自爱的人还知道禁戒。至于口头上不经意的嘲讪和讥笑,暗中诛伐贼害他人的心态,已经成为习惯而不去省察,最后充斥于整个心胸,表现于外貌言行,都已成为轻薄的举动,鬼神将其完全记录下来,凶恶的命运随之到来。本来是积蓄福德的胎元,瞬间变成贫穷的躯壳,真是可惜,也很可怕。你应该要广劝世间人以此为鉴戒,免得我在签榜时犹豫不决,大费周章。

王用予再次拜谢后退出,刚好被早晨的钟声惊醒,公鸡已经啼叫三回,于是叩谢文昌帝君,拿起笔来将这些情景记录下来。到了秋试开榜时,周吉果真考上本省的第一名。用予于是将这件事公布,来告诉世间人,以便警惕世人。

好,我们看最后一段:

【宋光孝安禅师。定中见二僧相语。初有天神拥护。倾听久之。散去。俄而恶鬼唾骂。仍扫脚迹。盖二僧初论佛法。次敍间阔。末谈利养也。夫谈及世事。尚被鬼神瞋责。况今人之身口意业。有不止此者。其为神瞋鬼责。又当如何。亦可畏已。】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宋朝光孝寺的安禅师在禅定中看到两位僧人对话,首先有天神拥护他们,在倾听一段时间后就离去了。接着不久竟有一群恶鬼对他们鄙视、辱骂,而且扫除他们的足迹。大概是二位僧人最初是谈论佛法,接着是互相叙述久别之情,最后谈到财利供养的事情。二位僧人只是在谈论世俗的事情,就被鬼神瞋怒责骂,何况今世的人纵情于身口意业,还不止如此。这样的行为被鬼神所瞋责,又会到什么地步呢?想起来真让人觉得可怕呀。

好,最后我们来看净空老法师对于“是以天地有司过之神,依人所犯轻重,以夺人算”的开示。

老法师说,老法师开示的第一点,他说,天地有天神、有鬼神,天神、鬼神里面有一类专门做调查工作,就是“司过之神”,就是做鉴察工作的这些人,祂们常常在世间观察。各位要知道,佛在经上讲,天神跟鬼神都有五通,这五通是报得的,祂没有漏尽通,天眼、天耳、他心、宿命、神足通,祂们统统都具足。地神通的力量比不上天神,当然天神这个能力又比不上修行证果之人,但是对我们世间人来说,祂那个能力足够了,我们起心动念,祂们都知道,都有档案记载,死了以后必定受审判。审判的事情,这本书里面讲得很多,我们起心动念都是造作,至于行为就更严重了。明白这些事实真相,我们畏心就起来了,畏心是恐怖恶报,你起恶念,做恶事,将来恶报决定逃不过,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第二点,这个道理与事实,现在知道的人很少,没有善根、没有福德的人,你跟他讲,他说这是迷信、这是神话,他不能相信,他不能接受,等到果报现前了,后悔就来不及了。他不能相信,这是疑,贪瞋痴慢疑,这是重大的烦恼,障碍你的智慧,使你造作无量无边的罪业。佛在《华严经》说,每一个人出生的时候,就有两个鬼神跟着你,一个叫同生,一个叫同名,一生都不会离开你,这两个神在肩膀上,我们自己不能觉察,人家也看不见。这两个天人也算是天神,祂一生鉴察我们,日夜都不离开。而这两个神,佛经上也有别名,叫做什么?善恶童子。一个神看你的一生行善,另外一个神看你一生造恶,你能逃得了吗?你能逃得掉吗?没有办法避免。大乘经上讲‘善恶二部童子’就是《华严经》讲的同生、同名。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讲到这里。若有讲得不妥之处,请各位同修大德批评指教。阿弥陀佛。


(文字稿来源:因果教育弘化网)


声明:文章来源网络整理!版权属于原作者!感恩您的阅读!如果你觉得文章还不错,就请发送给朋友或者转发到朋友圈。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本文地址:https://www.guoloujiang.com/30860.html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