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老师主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76集)

●因果者,圣人治天下,佛度众生之大权也。若约佛法论,从凡夫地,乃至佛果,所有诸法,皆不出因果之外。——印光大师。


《太上感应篇汇编》 (第七十六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4/04/20 台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076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们研讨《太上感应篇汇编》第十九句,【忠孝】之三十。请各位同学翻开课本第二百三十八页,经文:

【宝[bǎo]藏经云。孝事父母。天主帝释在汝家中。孝养父母。大梵尊天在汝家中。孝敬父母。释迦文佛在汝家中。故睒[shǎn]魔菩萨。割目救亲。而沈疴愈于一朝。慈心童子。发愿代苦。而火轮消于顷刻。至行动天。真诚感佛。从古皆然。人当笃[dǔ]信。夫从释教者。自己遵依戒律。刻苦修行。又能导亲斋戒念佛。方合如来教旨。九祖得入天堂。皈于道者亦然。今之俗道俗僧。不能知此。辄[zhé]曰。吾出家度亲也。适自欺耳。】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宝藏经’,它是元魏吉迦夜与昙[tán]曜[yào]共译,收于《大正藏》第四册。这本《宝藏经》它是关于佛陀跟佛弟子,以及佛陀入灭后种种事情的因缘纪录,总共一百二十一章,大部分皆是阐[chǎn]述与佛陀有关的故事,包括十奢王与罗摩王子的事情,以及佛陀入灭后两百年间,那先比丘跟希腊弥兰陀王之问答,以及佛陀入灭后四百年祇夜多尊者跟西域的月氏人栴檀罽[jì]尼咤王之间的问答。《宝藏经》收入《大藏经》里,所以算是佛教的经典。整部经分成五类,第一个是孝养篇,第二个是诽谤篇,第三施行篇,第四教化篇,第五斗诤篇。主要是有《阿含藏》,就是《阿含经》系列的藏教的思想。

天台宗把佛陀的一代时教,分为藏、通、别、圆,就是藏教佛、通教佛、别教佛、圆教佛,这是天台的分类,他们的判教。我们上一回讲的,佛陀说法四十九年有五时说法,第一个就华严时,第二个阿含时,第三个方等时,第四个般若时,第五个法华涅槃时,这是五时说法,佛陀讲经说法的五个时期跟五个阶段。《华严经》是在定中讲的,有二七,也有讲三七,净空老法师是讲二七,就是两个礼拜讲《华严经》。《阿含经》是到鹿野苑度五比丘,那是说十二年。《方等经》是说八年。般若会上讲般若经典,是讲二十二年,所以般若是很重要的。我们讲说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大智慧登彼岸。

你念佛的目的是什么?是要开智慧,你不往生极乐世界,你智慧没办法开。所以你从功夫成片,带业往生,然后再事一心不乱,到理一心不乱。到理一心不乱的时候,就能所不二,你就入不二法门了,我们经典上讲性相一如,就入一真法界,那就是破根本无明的法身大士,就是理一心不乱,你就入常寂光净土了,见父母未生前本来的面目,就证法身。

成佛的目的就是要开智慧,我们说明心见性,见性成佛,我们本有的智慧德能把它开显出来。就是佛陀说的,佛陀在菩提树下证果讲:“奇哉,奇哉,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只因妄想执著而不能证得”。若离妄想执著,一切智、无师智、自然智,悉皆现前,你就跟佛陀一样的智慧。所以佛陀是我们的老师,我们称他叫“本师释迦牟尼佛”。我们这个跟其他宗教是不一样的。上帝祂是唯一的真神,所有的人跟上帝有主跟从、尊卑的关系。我们跟菩萨就像同学一样,佛陀是我们的老师。你往生极乐世界,就是要开智慧,你只有开智慧才能够登彼岸。

在天台的判教里面,般若时讲二十二年。最后佛陀要涅槃了,就讲《法华》,《涅槃经》是一天一夜,作最后的遗嘱、最后的交代。《法华经》讲八年。总而言之,一般我们讲佛陀说法是三藏十二部经典,说法四十九年,这个是天台宗判佛陀的一代时教就五时说法。

这个藏、通、别、圆就是它的程度的判别,我们讲说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觉、妙觉,五十二个位次。他们程度上还是有所不同。比如说别教初地的菩萨,等同圆教初住位的菩萨。

这里就讲,主要为阿含藏教思想,我在这边做这样一个补充,以及因缘譬喻来阐示因果关系。佛陀在讲《阿含经》系列的时候,因为众生的悟性还没有到,所以佛陀都是用因果故事,比如说十二因缘,还有四圣谛,苦、集、灭、道来教化他的弟子,这也是一种方便。你教化众生就是方便跟究竟两种。究竟就是最后教他解脱,就像法华涅槃时,《法华经》教你成佛,道理是一样的。

刚才讲西域的月支国,就是我们一般如果字面上来唸,叫月氏人。这个月氏人从古代到现在,是古代西域的一个民族,他们在以前被匈奴击[jī]败,后来就退守到哪里呢?退守到当时的西域。所以这个月氏人,也有读的音叫月是,字面上这样的一个字叫月是,但是也有读肉支国。这个古代的国家是很有名的,也有读月支国,前后有十四种之多。这个是“宝藏经”的意思。

接下来这个字句解说里面的‘天主帝释’,这个“天主”就是忉利天主,“帝释”就是忉利天主,也叫做“帝释”佛法里面讲四天王天再上去叫忉利天,忉利天主帝释,祂非常会修福报,而且祂非常恭敬三宝,所以祂福报很大。祂知道佛陀要灭度了,祂向佛陀启请,佛陀入定到忉利天宫为他的母亲,为了报答他母亲摩耶夫人生育之恩,在忉利天宫说法三个月,就是讲《地藏菩萨本愿经》。所以佛陀到要入涅槃了,还不忘讲戒律,不忘讲因果,不忘讲孝道,佛陀是要叮咛什么?也就是说你到成佛孝道才圆满。

我们常听净空法师讲,真正成佛的时候,你的忠孝才圆满。我们凭良心讲,我们体会不出这个境界,为什么?因为我们还是凡夫,我们有无始劫来毛病习气,我们一想出来就是我父母、我父亲、我母亲、我家人,我们那个“我”就跑出来了。等到你成佛的时候,无我了,你就证得实相了,天下所有年长者就是你父母,你那个“无缘大慈,同体大悲”就出来了,你就有那个悲悯心去度他们了。我们现在还是不行,我们还是有有缘慈跟爱缘慈,我们没有办法做到无缘大慈,佛才有办法。

所以你看,佛讲完《法华经》以后,讲《地藏经》三个月,告诉你到成佛孝道才圆满。最后再讲《涅槃经》,讲戒律。忉利天主,其实他对众生贡献非常大,如果没有启请这一会,我们今天怎么有办法修《地藏经》呢?所以祂修到一个大福报。

因为我跟地藏菩萨也很相应,我本身就有读诵《地藏本愿经》的读诵带,以前是CD,后来就改成DVD,在孝廉讲堂的网站,各位都可以下载。地藏菩萨的功德是很不可思议的,《地藏经》也是很不可思议。净空法师也讲过《地藏经》,你看老法师他也讲《太上感应篇汇编》,他也讲《地藏经》,最后师父专讲一部《无量寿经》,就导归极乐了。但是你在度众生的方便里面,《地藏经》是消业障、尽孝道、明因果,了解三恶道的可怕,知因识果,是非常好的一部经典。

我当时为什么会这样的这么深信地藏菩萨跟《地藏经》呢?那是有因缘的。就是因为我们这边有一个佛教的团体叫“财团法人佛教僧伽医护基金会”。历年来这个董事长就是已经圆寂的道海律师,持戒律的,还有果清律师,现在的董事长是果清律师,也就是定弘法师的师父,现在的师父,正觉精舍的住持。他大概是在十年前,十几年前,这个基金会刚开始成立的时候,那时候发起的法师是一个比丘尼,叫慧明法师,女众的,她是童贞出家,所以她可以讲说非常单纯。她有心要去照顾这些生病的比丘跟比丘尼。我们知道照顾病僧,照顾病人,看病福田是功德第一的,所以能够照顾僧宝,生病的僧宝,这个福报是很大的。

但是他们刚开始成立的时候,现在开始已经十几年来规划,准备将来盖一个如意寮,如意寮就是,我们民间讲叫安养院,但是在出家人的用词里面,就不讲安养院,就讲如意寮,就他准备往生,或者他现在生病,不能够自理了,他住在佛寺里面,佛寺也很忙,没有办法照顾他,必须要有一个专责单位来照顾这些生病的病人。所以这个僧伽医护基金会都到全省各地去做义诊。

所以你看果清律师福报也是很大,他不仅是讲戒律讲得好,老和尚非常尊敬他,他也是李炳南老居士培养出来的高僧大德,对我们中国佛教的戒律传承使命非常地重大。定弘法师现在在他旁边薰习戒律。所以这些都是菩萨在示现人间给我们看。

当时那时候是道海律师,海公在当董事长的时候,还没有交给果清律师,这个僧伽医护基金会也是一个僧团,当然也有居士护法在里面。只要有人有事的地方,就难免会有是是非非,众生嘛,这无可避免的。就有人问印顺导师,有一个学佛的菩萨就问印顺导师说:印顺法师,为什么学佛还会有是非呢?印顺导师就开示说:有人有事就有是非,这是难免。因为大家都有习气,才到人间修行,他到佛门里面去,也是习气还在。所以修行就是修正错误的观念跟行为,简单的说就是修正自己的毛病习气。你毛病习气不改,“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恭录李炳南老居士所讲的这一句开示:该怎么生就怎么生,该怎么死就怎么死。这是自己要自悟自度。

我刚才讲说那个基金会,刚开始创办的时候,里面就有一些居士不懂规矩,是是非非很多,当然推动起来就非常困难。当时因为它创办的时候,慧明法师找我,我就帮她起草整个里面的组织规章、组织的章程,怎么去推动的计画。刚开始还办一个医疗诊所,我还帮她推动成立一个僧伽医疗诊所,在板桥,我们台北县新北市的板桥。现任的副董事长、执行长会宗法师长老,就是我介绍他去的,因为他懂中医,本身又是中医博士。我说你应该发挥你所学的来照顾出家人。所以我跟这个僧宝真的因缘很深。当时他们买X光机,干什么,我都有参与筹[chóu]备[bèi]跟筹募这个基金。

当时因为有这样的一个纷扰,我就在地藏菩萨面前发愿,我说我一个礼拜来这边诵一部《地藏经》,我就带莲友过去。我们就到这个基金会在板桥的会所,我们就诵《地藏经》,我发愿诵一百零八部《地藏经》,总共诵了两年多。结果很不可思议,地藏菩萨威德加持,两年半,大概诵两年半,完了以后,比较有是非烦恼的这些居士突然就离开了,那个地方就恢复清净了。

也就是这个因缘,因为诵了两年半的《地藏经》,莲友就跟我讲说:黄居士,黄警官,你诵《地藏经》还不错,可不可以把它录影下来,录音下来呢?他就这样的一个启请。我就带了十三位的莲友,《地藏经》有十三品,我刚好带了十三位莲友,不是刻意的,是诵完《地藏经》才知道是十三位菩萨。我就带了我们这十三位莲友到我们台北市的重庆北路一家录音室,就去借一个地方。录音室里面就摆了一个香案,我就请地藏菩萨到,我就点很香的那个檀香,还有鲜花素果,我就祈请地藏菩萨莅临加持,我们就开始在那边诵《地藏经》。很不可思议,从第一品诵到第十三品,一气呵成,而且我自己诵完,我自己都吓一跳,很不可思议。

各位如果想要听这个,末学跟这些莲友共修所诵的《地藏菩萨本愿经》DVD,在台湾的youtube网站里面都可以抓得到。因为总共两个小时多,现在的人没有耐性,希望快,连读经都要快。就有善心人士把我这两个小时多的《地藏经》剪接成六十分钟,那感觉味道就是不一样。从这个地方你就可以感觉得出来,是什么东西?三宝加持,地藏菩萨加持的那个磁场,那是不可思议的。所以磁场是无形无相、无色无味道,很不可思议的。但是你就会感受到说,这样听了以后,你会觉得身心舒畅、烦恼顿消,刚才的苦突然间就不见了,这个就是佛力加持,三宝加持。

所以这讲到忉利天主,我就讲到《地藏菩萨本愿经》,就讲我跟地藏菩萨这一段因缘。也就是因为有这样诵《地藏经》,所以十几年来我一直不断的在弘扬地藏法门还有因果报应。到二〇〇九年因缘就来了。净空法师就跟我讲说:黄居士,你到华藏卫视到各地去讲因果给人家听。所以才会有我二〇一〇年在新竹教育大学讲《古往今来X档案,迷信、理智、人生价值》,这是最早期我讲的因果带子。然后二〇一〇年的十月,我到香港佛陀教育协会,胡居士请我去那边讲因果,我就讲了《明因果,解业力,幸福圆满人生》,这个在大陆百度网站也有,你们就可以搜寻得到。

这些都要感恩地藏菩萨,诸佛菩萨以及净空老法师所给予我的福报,我才有办法从这样,非常恭敬的要去护持三宝,这样一个僧团它本身里面的学佛居士的困扰,我诵《地藏经》去化解掉,然后成就自己。所以证明什么?就自利利他,利他也是自利,最后成就是什么?得利的是什么?是我们自己。

所以我们在行菩萨道的过程里面,好像在帮助别人,事实上是在帮助我们自己。所以你看《金刚经》里面讲,佛陀讲的最后的一个境界是说:“度无量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度者”。你要到这个境界。众生是谁?众生就是我们自己的毛病习气,我们的妄想、分别、执著。我们只要有一个贪瞋痴慢疑,我们就是佛变众生,我们就是凡夫。所以你事实上在透过六度,在把自己断恶修善,在把自己转迷为悟,最后把自己转凡成圣。

弘一大师说,《地藏菩萨本愿经》可以当我们净土行人的助修。助修就是可以帮助你消业障。当然如果你现在是一门深入,长时薰修,如果你读《无量寿经》,那你就是依老法师的教诲,你就从《无量寿经》从头到尾就是一个方向、一部经典、一个老师、一个题目,都不要改变,那这是最好的。一句佛号,南无阿弥陀佛;一个目标,南无西方极乐世界;一部经典,《无量寿经》,一门深入,这是非常好的。

接下来‘大梵尊天’,“大梵尊天”祂是大梵天的天王,祂是在我们三界的色界,我们欲界、色界、无色界,所以大梵天王祂自己“自主独存”,祂认为众生就是祂的子民,所以大梵尊天认为自己是众生之父,是众生的父亲,“乃自然而有,无人能造之”,后世众生都是祂化生的,并认为自己都知道这些经典的义理,“尽知诸典义理”,并且认为自己都知道诸经典的义理,而且“统领大千世界,以最富贵尊豪自居”,就是大梵尊天。

‘释迦文佛’就是我们的本师释迦牟尼佛,又叫“释迦文佛”。

‘睒魔菩萨’,这个“睒魔菩萨”我们了解一下,这尊菩萨是谁呢?原文是这样记载,睒摩菩萨,“昔有长者,夫妻两目并丧,入山求道。时有菩萨,名一切妙见。愍其意,生于长者家,名睒摩。至孝仁慈,年过十岁,与父母共入山奉事。著鹿皮之衣,提瓶汲水,时迦夷国王入山射猎,引弓射睒。盲父母仰天曰:睒至孝,天知之,则睒当更生。于是释梵四天,来下睒前,灌神药于口,拔箭更活。父母惊喜,两目皆开。见睒子经。西域记二曰:化鬼子母,北行五十四里,是商莫迦菩萨。(旧曰睒摩菩萨讹也),恭敬鞠养,侍盲父母,于是采果。遇王游猎[liè],毒矢误中。至诚感灵,天帝传药。德动明圣,寻即复苏。”这一段主要是记载“睒魔菩萨”的由来。

我把它翻成白话:

在《佛说菩萨睒子经》里面所记载的,这个睒字唸闪。他过去世有一个菩萨,名字叫做一切妙见。这个迦夷国有一个长者,这个长者夫妻眼睛都瞎掉了,孤苦无儿。“然愿入山修无上慧,菩萨为助之”。这两个夫妻想到山上去求智慧,“无上慧”就是无上正等正觉的意思,叫无上慧,我们讲无上菩提。这位菩萨他就帮助他,而且做为他的儿子。

睒摩菩萨对父母亲非常地孝顺,父母亲想要喝水,睒摩菩萨就在自己身上披着鹿皮,提着那个瓶到水边去提水。因为他身上穿着鹿皮,迦夷国的国王以为他是鹿,所以这个迦夷国国王就入山射猎,就打猎,误以为他是麋[mí]鹿,就用一个毒箭射入睒摩菩萨的胸中,这个睒摩菩萨就大叫一声。这个迦夷国王惊悸了一下,到他前面去谢罪。睒摩菩萨当时有讲一句话,他说:你射一镞等于射三个人,包括他的父母,没有人照顾,就是射一镞杀三人,就是这个典故的由来。

睒摩菩萨当时身上被箭射中,他自己不觉得痛苦,所以证明他那时候已经证得菩萨的果位了,他才有办法有痛没有苦。这个有痛没有苦都是菩萨才有办法有这个功夫,他才有这个禅定功夫。为什么?因为菩萨本身没有我执跟法执了,他没有贪瞋痴慢疑,最起码他没有见惑,见惑的第一关就是身见,你身见要打破,你才没有这个身的执著。所以我执第一关要破的就是见惑,见惑要破的第一关就是身见。你这个见惑破了,你才有办法证得什么?初果须陀洹,那是小乘。你后面还有贪瞋痴慢疑。尘沙惑再破,你才有办法做菩萨。

你看他当时被箭射中,他没有喊痛苦,这非常不简单,只有菩萨才能够做到我们讲的离苦得乐。世间所有一切的苦难都跟他无关, 影响不了他。但是他也会示现病苦给你看。睒摩菩萨当时就不说他的痛苦,他只是担忧他的父母,这两个眼睛瞎的父母亲没有人照顾。所以他最后临终交代拜托国王,请你照顾我的父母亲,就死掉了。这个国王乃抱着这个睒摩菩萨的身体,去见他的父母。也有说国王去找他的父母,来到现场看睒摩菩萨的尸体。他父亲是眼睛瞎了,就抱住睒摩菩萨的脚,他母亲就抱住他的头,两个老人就仰天大哭。仰天大号就是号哭。他说:我儿子这么孝顺,为了我要喝水,要采水果、要采蔬菜,他都到山上去采来孝顺我,他也学佛修行,护持三宝,他也想求无上慧,为什么今天遭受这个果报,被毒箭射死呢?

这句话不就在讲我们众生的事情吗?我们要是事业做失败了,我们要是家庭发生问题了,我们要是生了什么重病癌症了,第一个先埋怨谁?菩萨都没有保佑我,对不对?阿弥陀佛都没有保佑我,地藏菩萨都没有保佑我。你要看看,你是不是真修实干啊?你是不是像刘素云居士这样,菩萨这样,老实、听话、真干。如果你真的老实、听话、真干,你就可以像刘素云这样,那么重的病可以转成没有病,对不对?本来那么重的病,现在也恢复健康,又可以讲经说法,又可以大转法轮,帮助老和尚教化众生,你要向她看齐,是不是?

你自己有病,要去扪心自问,要反躬自省,是不是你业障重?你习气重?你因果没有明白?你业障没有消?你冤亲债主没有超度?没有跟你解冤释结?你以前过去生,无始劫来所欠人家的钱债、命债,你统统没有还,你怎么会好呢?你说我有念佛、我有学佛、我有拜佛、我有供养三宝。我以前在学讲经的时候,我们老师常讲一句笑话,他说:学佛人就是这样,要不然一般民众就是这样,买两颗苹果去供奉佛陀,从苹果摆下去开始,从天讲到地,从过去讲到未来,从他自己讲到孙子,全部都求了,两颗苹果求一切,怎么可能呢?

你要学袁了凡居士,是不是?袁了凡就是发三千善,三千善、一万善,了解命运,了解行善之方,怎么去行善?怎么样去积德?怎么样去谦虚?怎么样去改过?袁了凡是这样过来的,从事相上改、从理上去改、从心上去改。袁了凡改变命运了,也消灾延寿了。所以你要没有病,你要消灾延寿,很简单,你就是改过忏悔、行功积德。你学窦燕山居士,窦燕山菩萨,就可以延寿了。

“睒魔菩萨”,他的父母亲他毕竟是,一般的凡夫的想法。他说我儿子这么乖,为什么我儿子这么孝顺,为什么今天会遭受这个厄难呢?很多都是这样。所以因果你要从三世来看,过去、现在、未来。你从三世去看,老法师讲的,没有一个人占到便宜,也没有一个人吃到什么亏。他说你从过去、现在、未来,三世一看,非常公平,因果非常公平。

他父母这样号天大哭以后,感动了天帝。天帝,我们刚才讲“天主帝释”,天帝,帝释就听到了,被他的这个诚心所感动,然后以神药灌入这个“睒魔菩萨”的口中,箭自己自动拔出来以后,复活了。他的父母惊喜,非常地高兴,两个眼睛本来是瞎掉的,突然间张开了。

这有一点像《俞净意公遇灶神记》里面那个故事,俞净意公他早期他那个儿子小的时候不是走失了,后来被朝廷的一个大臣捡到了吗?把他养长大。俞净意公他改过行善以后,他到朝廷里面去当考试的监考官,这个大臣就把他的儿子还给他了。他的儿子回来以后,看到他的母亲,非常地感动。他母亲看他回来,也非常感动。俞净意公的这个儿子,就用他的舌头去舔他的母亲瞎了的眼睛,后来他母亲眼睛就张开啦,这什么意思?这业障消除了。

所以这个地方讲的“睒魔菩萨”,后来这个地方记载,这个“睒魔菩萨”就是释迦牟尼佛的过去生,你看,释迦牟尼佛过去生就这么慈悲、这么伟大、这么孝顺。他因地修行就是这样,积功累德。那个盲的瞎了眼睛的父亲就是父王阅头檀,那个盲母就是瞎了眼睛的母亲,就是后来佛陀成道的这一世的摩耶夫人。这个迦夷国王就是谁?阿难尊者。所以你看佛陀跟阿难尊者很有缘,在过去生的时候,你看阿难尊者当国王打猎,他也是很慈悲,因为他不知道他是披了鹿皮,这个天帝来救这个“睒魔菩萨”的是谁呢?弥勒菩萨。

所以这一个故事让我们很感动,这个“睒魔菩萨”的孝行。同样这个故事,我讲一个现代的,这个是佛典故事,刚才讲那个天王,天帝用神药,他已经死掉了,就把他救活了,各位会觉得说,真的有这个神蹟吗?其实你真正孝道做到极处,老和尚讲的,就是至诚感通。

我讲一个真实的故事,发生在中国。写这个故事的人是谁呢?是我们清朝的一个大学问家,专门讲因果的纪晓岚居士,他是当一个高官。纪晓岚在他写的因果故事里面有提到这一段,纪晓岚他这个故事是他的母亲张太夫人跟纪晓岚讲的。它名字叫孝行感动天,勇渡孝子。

他说在河北沧州有一位田姓的轿夫,可能在帮人家抬轿的,他母亲得了一个鼓胀病,就是肚子胀起来了,快不行了。他听说景和镇有一个医生,有专门可以治这个病的特效药,可是距离他的家乡有一百多里。天还没有亮,他就动身狂奔到景和镇。

这个经验我非常能够去体会,等一下我就会讨论到说,父母亲生病,我们做子女的要怎么办?每一个人,尤其是我们学佛人,家里都会有长辈,最好都不要生病,但是不可能,因为我们都有业障。所以父母到临命终前,那一段过程里面,他都必须经过生老病死的过程。生病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我们所谓的病魔,是一个很大的考验。

所以当时我父亲中风十年,在病床上,我就深深地有这种感受。那时候我就背着我父亲到处去求,坦白讲,就求仙丹妙药,那时候智慧没有开,也没有去亲近佛法。我那时候就背着父亲,坐着车,到处想去给医生看。所以这种情形我能够去体会,总是希望那个医生能够帮我们,帮我父亲或是我母亲把他病治好,我们做子女的都有这种期待。

但是我们中国人讲的,台湾也有这个习俗,有这个话,真药是医假病。比如说你是感冒,比如说你现在皮肤[fū]痒[yǎng],你就去抓个皮肤药,你去给医生看,把个脉,中医看,针灸一下,或是抓个西药,治一治就好了,对不对?那个药是真的,那个西药是真的,这叫真药医假病。那真病呢?没药医。真病是什么?业障病、冤业病,对不对?那只有靠忏悔、靠改过、靠发愿,就有办法治。佛法是非常科学、非常究竟的。它告诉你一个方法,我们一般讲不是说有佛法就有办法吗?但是你要如理如法去修,才有办法。

我们那时候不懂,这个孝子他是这样,这个田姓的孝子,他就早上一起床就赶快狂奔到景和镇,然后就拿药回来以后,到晚上夜幕低垂的时候,赶快又要跑回去了,累得气喘吁吁,精疲力竭。这一天夜里刚好,因为他要到一百里外的地方去抓药,要经过一个卫河(保卫的卫),这在大陆,卫河。这个卫河有时候会暴涨,河水暴涨,风急浪高,没有一艘船敢载这个田姓的孝子登到对岸去,没有一个人。

当时这个田姓的孝子,就在那边急得不得了,为什么?因为药送不回去,他妈妈今天晚上就没有人照顾,他妈妈的病今天晚上要是有怎么样怎么办?他在那边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所以他就仰天长号,在那边哭,仰天长号,非常地难过,声泪俱下。没有一艘船,在那边没有一艘船愿意帮他载,因为大家也是怕死,等一下载你过去,在半路在河上翻船了,连船夫都死掉,没有人敢。

他在那边仰天长号的时候,在求,但是无可奈何。这时候有一个船家忽然间站起来,就解开那个缆绳,然后一边解开缆绳,一边就跟这个田姓的孝子说:你过来,你上我的船。他讲一句话,他说:只要上天有眼,是不会淹死你这个孝子的,来,我送你过河。坦白讲,这个人也是菩萨,这个船夫也是菩萨,我们讲叫见义勇为,见到大孝。所以人都有恻隐之心,孟子说的没有错,只是我们的习气把它障碍住。

他说:你起来,我送你过河。老天有没有眼?我们常常说老天有眼吗?我跟你讲老天有眼,怎么会没有眼?只是你是不是真的做到至孝。所以我们等一下会讲,‘至行动天’。第四行“至行动天”就这个意思。什么叫“至行”?到究竟、到圆满,跟性德相应的。你要跟大舜一样,舜对他的父亲,对他的母亲,对他的弟弟,都把他当成菩萨。至行动天就会感动上天。

所以这位船家就奋力的划桨,“横冲白浪,如离弦之箭”,就速度非常快,如有神助,转眼之间便到达东岸了。在场的人看了以后,都赞叹不已,合掌念佛。纪晓岚的父亲就说一句话,他说:这位船家笃信孝道。你看孝道的去保护孝道的,孝子去保护孝子,这就是什么?陈大惠老师在圣贤教育里面讲的这一句话:“善有善感,恶有恶感”。善人就会碰到善人,你行孝就会碰到善缘,就这个道理。所以我们要相信因果报应是真的,绝对不是说没有因果报应。

纪晓岚的父亲说,这位船家笃信孝道,比一般儒生还要深摰。为什么深摰?因为他落实了,他真正做到了。你不敢去做你就是不相信佛。所以老法师在学佛的时候,在修学的时候,他跟着李炳南老居士在一起修学。李老师跟净空法师讲,现在的人没有真正信佛。你们知道这句话是,这句话有很深的意思在里面。你真正做到信佛了,你那个信建立起来,真正信愿行,那个深信起来,开发出来,你的性德就流露出来了,怎么不会改变业力呢?怎么不会改变命运呢?就是你不信,你就变成迷信,你就心外求法了,你有所求了,你不是真正的信佛。那就是李炳南老居士所讲的,李老师说的,玩弄佛法。你求的是名闻利养,你求的是财色名食睡,你求的是自私自利,你怎么会满愿呢?五欲六尘、名闻利养、自私自利、贪瞋痴慢,老和尚讲这十六个字,你统统有了,既然统统有,怎么会改变命运呢?怎么会改变业力呢?当然你没办法心想事成,怎么会满你所愿呢?

你真正做到这个孝子这样,这个田姓孝子,你真正做到“睒魔菩萨”这样,睒魔菩萨都被箭射死了,天使都来救他,就这个意思。这叫至诚感通,老和尚讲这一句话,至诚感通,是有很深的意义在里面,我们要好好去体会它。你真正落实了,你真正真干了,你真正老实了,你就会跟这一句话相应了,这一句开示相应了。你如果是做表面功夫,那是不可能相应的。这叫做至行动天,我们可以讲说至行感佛,也可以这样说。

所以有关父母的生病,要怎么去度父母?印光大师在写给黄智海居士的,黄涵之居士书里面讲得很清楚。他说人都会生病,但是人,众生就在怎么样?人都是在家人生病的时候,不知道去救他的命,就是救他的慧命,而是去救他的身命。所以都去求药,都去求世间的药,而不是去求那个阿伽陀药,问题就在这里。印光大师说,他说你求世间的药,你不如正好用万病总持的阿伽陀药,因为阿伽陀药是南无阿弥陀佛,它是无价、无病、不死之药,它功高而且价值无量,为什么?

这个我如果讲说无价、无病,还有功高,价值无量。很多人说黄居士你在讲的这是真的还假的呢?我讲个真实公案给你们听,也就是说阿伽陀药的现代版。我认识一个陈居士,他是我们台湾某一个学佛团体的一位学佛的居士,刚开始有在做环保,他对念佛法门其实也没有很深入,但是他有那个善根。结果他后来得了癌症,非常地严重,住在我们台大医院。他是在那一年的国历十一月份进到台大医院的癌症病房,我们一般叫做安宁病房。

他进到安宁病房以后,非常地痛苦,为什么?里面那个味道非常地难闻,都是西药的味道,他非常地害怕,非常地紧张。里面刚好有一群菩萨,是在那边做临终关怀,也有义工,也有出家师父,也有慈悲心的仁医。我一个好朋友,也就是刚才我讲的那个僧伽医护基金会的一个义工的医生,叫做殷光达医师,我都称他叫仁医,因为他常常去义诊,帮出家人看病。殷光达医师我认识他,在台大医院,他是一位家庭医师。

刚好这个陈居士到走投无路的时候,碰到死神来临了,不知道怎么解脱,又害怕,又恐怖,又知道死路一条,不知道怎么办。就是这里讲的他求到阿伽陀药,他当时很徬徨无助,他就问其他的那些病人,还有问其他的这些护理人员,没有一个人可以给他答案。他问到这个殷光达医师,殷光达医师跟他讲,他说现在你已经癌症了,而且是病入膏肓了,坦白讲,我也跟你讲老实话,这个生命是很快就结束了,也没有什么药可以延长你的寿命,你如果痛的话,我顶多给你打吗啡。

所以得到癌症是真的是很值得我们同情,很值得我们去关怀的。所以我写的那一本《知苦乐法》,里面就是专门写癌症的菩萨怎么样去离苦得乐的一个心路历程。将来有因缘的话我们就挂在我们孝廉讲堂的网站,各位可以从电子书里面去看。现在可能大陆要看到这本书,恐怕比较没有那个机会。这个《知苦乐法》老法师也看过,老法师非常地支持,也给我赐个墨宝,也给我题序文,老法师说病苦是真的要关怀,生病是很可怜的事情,这给他们一个信心,给他们一个希望,给他们一个力量。

我是看到我一个学佛的莲友,帮我打木鱼的陈居士往生,我吓到了,我写这本书,因为我真的看到他癌症,我真的吓到了,怎么突然间变成这个样子啊?而且从发病到死亡一年多,真的把我吓到了。所以我们要怎么样?我们要知苦乐法,《地藏经》的开头就讲,我们见苦知苦,我们要知道怎么去离苦,不要再迷迷糊糊地。

陈居士,住到台大医院这个朋友,他就问殷光达医师,殷光达医师跟他讲一句话,他说没有药可以医了,只有一帖药,阿伽陀药。当场这样讲,就这里讲这样,他说只有它是不死,没有病,价值无量。我们这里讲的功高,价值无量,不死之药,无病。

你要知道生病的是这个色身,生病的是这个业力。就好像我们出麻疹一样,你看到的是麻疹,是生理现象,是有形的病,那是业所感召出来的,依报所感的这种果报呈现下来的现象。你要看到最原始那个地方,是那个业力的源头,是因果,是造那个十恶业的因果,是有冤亲债主,这样你才有办法对症下药。否则你会怎么样?你会盲修瞎练,你找不到对症之药。

结果这位陈居士他用破釜沉舟的决心,反正他已经是癌症末期了,他就放下这个色身,但是他要求一个解脱,怎么解脱?短短才几个月,阿弥陀佛做到了,我跟你讲,他十一月份进去的,对不对?他几乎用不到半年,十一月、十二月、一月、二月、三月、四月,六个月,他变了一个人,我亲眼见证的。因为我去跟他录影,我去跟他访问的,所以我可以作见证。基督教里面讲的作见证,我就可以见证。

他那时候已经走投无路了,他就开始念阿弥陀佛,就一句佛号,就真的把他的恐惧治疗了,把他的害怕治疗了,把他的痛苦治疗了。因为我刚才讲,痛到没有办法的时候要打吗啡,他就靠这句佛号,撑住他的那一念心,不会颠倒、不会恐惧、不会害怕。

所以这个就是佛陀一再跟我们讲的,《无量寿经大经解》里面黄念祖老居士里面一再提的,“暗合道妙,巧入无生”,各位一定要记住这八个字。你就找到一个关键点,总要有一个钥匙契进去。结果他就靠这句佛号,开始这样度过那三四个月的恐怖期,他已经对这些不好闻的味道,他已经不恐惧了,他不会害怕了。我们《心经》里面不是讲吗?“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吗?

到第二年的三月份的时候,同样照顾他的一个同修,也是姓陈的,陈师兄夫妇,他们两个都姓陈,都是同门师兄弟。他告诉那个照顾他的陈师兄说,因为陈师兄跟他太太想利用那个时间到意大利罗马去观光,他们还是很快乐的一对学佛人,还有机会观光。像我都没有机会观光,对不对?

这位生病的得癌症的我这个朋友,就跟照顾他的陈居士讲说:你不要走了。因为快接近浴佛节了,农历四月八日的浴佛节。他就跟他预告,他说我浴佛节前会走。你看,预知时至,才几个月他就可以预知时至。

我刚才讲十一月生病以前,他根本对念佛法门一窍不通,他碰到殷光达医师才知道,捡到这个法门,这阿伽陀药。我今天是来帮阿弥陀佛来作一个见证。有人常常跟我建议,你常常帮地藏菩萨代言,就是讲《地藏经》的殊胜,《地藏经》的好处,《地藏经》怎么样。拜托你帮阿弥陀佛作见证,你也帮阿弥陀佛宣导宣导。我现在就帮阿弥陀佛宣导宣导,它是最究竟的法门,《地藏经》是先接引你入门,帮你把这个表象的病,业障病先治好,阿弥陀佛是专门救你出离生死的,完全离开轮回的这个大病。

结果他跟那个照顾他的陈居士说:你不要去意大利,我浴佛节前会走。我跟你讲,人就是没有办法信佛,这李炳南老居士讲的,很少很少。真正到已经相应智慧的时候,他才真正信佛,我们称他叫什么?有悟处了,圆教初信位的菩萨就信佛了。“制心一处,无事不办”,诸佛菩萨都告诉我们这个道理,我们偏偏就是求世间法,求这个仙丹妙药,求我们人的方法,人的方法能解决问题吗?要能解决早就解决了,比我们聪明的人更多,比我们有钱的人更多,为什么解决不了?他到临死都措手不及,根本来不及交代,钱放在哪里都不知道,对不对?但是他真的信到极处的时候,他就可以预知时至,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交代。

结果我们那个照顾他的陈居士,他就真的到意大利去,回来时他已经往生了。偏偏他的告别式是我朋友帮他做的,杨师兄,杨明德师兄,我们这边一位法鼓山的师兄,非常地发心,也很护持我们孝廉讲堂。我每次拜托他来,他就来跟我帮忙,非常难得的一位菩萨。他虽然是做礼仪,我们台湾叫葬仪工作,我们一般叫礼仪文化,就是人有往生,他帮他处理往生的事情,但是他就是菩萨,他的道场就在殡仪馆,他是在停尸间。我们的道场是在这么一个庄严的地方,他的道场是在停尸间跟助念室,跟火葬场。每一个菩萨他所行教化的地方是不一样,各位要搞清楚,不是只有我们这里才是菩萨,到处都有菩萨。

结果我就跟杨明德师兄提,杨明德师兄后来才知道说,这位生病的陈居士是我的朋友,因为我事先不知道他去找杨明德。后来我带了几位师兄师姐到这个陈居士家去帮他录影,因为我要把他最后的交代录像录下来,我看了我吓一跳,他住在我们台北市大同区的环河北路,靠近民生西路口,就是我们台北市的环河北路民生西路口,一个二层楼,二楼的房子。他师姐也是学佛,但是对净土法门并不是很深信,是到生病的时候才深信。

他住在二楼,单独一个病床,就是等于他的书房。里面什么都没有,一张床,他的头看着对面的墙壁,就是床铺的尾巴上端挂一尊阿弥陀佛,因为什么要这样?因为他只要躺在病床上,痛苦的时候,他就可以看到阿弥陀佛,就念佛,右侧那个楼梯要上来的时候,右侧的地方,他挂了一尊很大尊的阿弥陀佛。他只要痛到往右转,右侧一转过来他就看到佛,看到佛他就忘记痛苦。也是看了很感动,这一幕看了很感动,这么一个到病苦的时候,他要往生,他才求阿弥陀佛的无缘大慈的摄受。阿弥陀佛真的满他的愿。

他要见我,知道我在楼下等他,他端正衣冠,虽然生病,把衬衫穿好,把领带扎好,把西装穿好,上面还有那个吊点滴的管子,脚的外面,腰部前面还挂一个导尿管,他必须要导尿,这样下来。我看到他,我吓一跳,整个脸比健康的人还健康,没想到我给他录影完,大概不到一两个月他就往生了,脸色非常地红润,然后他带了一百零八颗念珠,大颗,像一般大和尚或是师父挂在胸前的那个,一百零八颗念珠,就缓缓地这样走下来,就在椅子上坐下来。

你从他的行住坐卧,走路的姿势里面他都充满了定,心已经定下来了,他已经有得定的功夫了,后来我才知道,在我跟他录影完了以后,他就跟我这个杨师兄规划他的告别式要怎么设计。你看看,他可以设计自己的告别式,他是不是生死无惧了?他是不是已经跳脱生死了?换句话说他已经解脱生死了,一句佛号把他这样救起来,你说多么不可思议,完全不依靠吗啡,完全不依靠化疗的药,就这一句阿弥陀佛,阿伽陀药,竟然他可以做到,做到把自己的告别式画出来。要是我们呼爹叫娘。印光大师说,呼爹叫娘,如热锅上的蚂蚁。

结果我在跟他录影的时候,在录影前,他不是说马上录影,所以你看要往生西方的人,他就有这种禅定功夫,我们就讲不疾不徐。他跟我讲一句话,他说黄警官,等一下再访问好不好?我们先念佛。我们本来众生都很浮躁对不对?我们心都心浮气躁,人家他不心浮气躁,所以这个叫什么?老和尚讲的,他有定。

结果他就把那一百零八颗念珠拿出来,坐在我前面,他一个佛号一字一字的这样念,我看把那个一百零八颗的念珠,他按照他的速度念,我跟它算,大概念了将近十分钟,才把一百零八颗,好像不只十分钟,我记得念了很长,最少十几分钟以上,一百零八称的佛号而已,他念得非常地慢,慢到我们在旁边都有点急性子就跑出来了,你看我们没有耐性。他得到那个三昧的人就是不一样,他乐在其中,你急他不急,等到一百零八颗念完以后说,我们来录影。那个录影,请教他在生病期间的感言,他生病怎么去面对,他滔滔不绝,完全不看稿,两个小时讲完。

后来真的正如他跟那个照顾他的陈居士的预告,他在浴佛节前一天离开。陈居士回来以后,已经见不到他了。你看多神奇,预知时至,而且可以在三个月前,他先跟他预告说,我浴佛节前会走,果然是在浴佛节的前一天走,了不起。就是这里讲的阿伽陀药。

所以印光大师说,如果我们的父母、我们的长辈有大病临身,印光大师跟我们交代,“当此大病临身,存亡莫保之时”,就是他到底能不能活,你根本搞不清楚,为什么?因为我们没有智慧,我们没有神通,我们怎么知道他什么时候会走?佛知道,阿弥陀佛知道,龙天护法会知道,就是我们凡夫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习气太重了,我们烦恼的事情太多了,多到我们的智慧都没有办法出来。

印光大师说,存亡莫保之时只有一个办法,“教以各各为其母志诚恳切念南无阿弥陀佛”,这度家人。祈求“寿未尽则速愈”,假如她寿命没有到,就让她病好起来。“寿已尽则速得往生西方”,如果她寿命已到了,世缘已了了,世间的因缘已经了了,就让她可以蒙佛接引往生西方。他说利用这个病苦因缘,甚至可以度你的家人,他这里讲的是黄智海的小孩。

所以印光大师说,“凡人有病,可以药治者”,就是你生病,你可能需要用药把他治疗的,印光大师说,“亦不必决不用药”,他说没有必要决不要用,“亦不必决不用药”。不可以用药治的,也就是你药吃下去也没有用的,“虽仙丹亦无用处”,就是仙丹也没有用,“况世间药乎”。

我讲你要是读到圣贤的书,你才是有智慧,救自己又救家人,又救别人。你没有读到印光大师这个大善知识的开示,这些古德、这些祖师大德的开示,你到时候遇到事情就是慌慌忙忙、手忙脚乱。我讲个笑话给你听,我在分局就批过一个公文,真实的故事。

我们这里台北有某一个医院,我就不要讲了,他本身是医生,还是医生咧,但是跟刚才那个殷光达是天差地别。同样都是医生,一个是医王,一个是糊涂医生。

有个企业家他的老婆得癌症,肝癌,他就告诉他,因为他是外道的修法,我就不要讲说是哪个宗派的,就是外道的修法。因为他这个企业家的太太还到大陆去换肝,换肝回来以后,她想求长寿,就刚才印光大师说的,如果寿命已尽了就求阿弥陀佛,如果寿命未尽,就求她好起来,念佛一样可以让她好起来。

结果这位企业家就刚好碰到这个医生,这个庸医,他本身有一点宗教信仰,但是那个宗教信仰是迷信的宗教信仰。他告诉他怎么样呢?他说我跟你讲,我告诉你到内湖区那一个路几段,有一个宫庙,你去那边给她超度祖先,你家的祖先都没有超度,他说要怎么超度?他说一个十万块台币,他这个要谈价钱,一个十万块台币,他真的拿几十万出来去超度。正在躺在病床上的你不超度,你偏偏去超度,听他这种庸医的说法。他真的花十几万、一二十万去超度,超度完,他太太也死掉了,也没有蒙佛接引。就是这里讲的,印光大师说的,“虽仙丹亦无用处,况世间药乎”,何况世间的药呢?

“无论能治不能治之病,皆宜服阿伽陀药”,就算她的病治得好,阿弥陀佛给她加持,不是更好吗?如果她的病不能治好,阿弥陀佛还可以救她的慧命,可以助她一把往生西方。就刚才我那个陈居士就是一个活生生的见证。他说,“此药绝不误人,服则或身或心,必即见效”。你们好好记住印祖这句开示,你只要服这句佛号这个药,“服则或身或心,必即见效”。

“然人生世间,无论久暂”,人活在世间不论你是多久,“终有一死”。他说死其实不值得珍惜害怕,死以后要安到哪里去,所归何处那才重要,“可不预为安顿乎”?他说你不需要为它安顿吗?所以我们父母如果生病,你要想到印光大师这个开示。他说有力量的,就是你有修行的,他自己可以安顿自己,不要靠别人助念,对不对?“临终固不须他人为之辅助”。没有修行的,就靠人家辅助,就必须要更为得力了。所以没有力量的人,就是没有修行的,我们的长辈父母,我们家属就要代为念佛,让他提起正念,“不致恩爱牵缠”。就算他活一百岁,他终有离开的时候。

所以印光大师特别勉励黄智海居士,他说你不要只有注意医药。你看,黄智海是一个大居士,他为了照顾他太太,他都还会有这样一个想法,写信去请示印光大师。印光大师特别写一封信给他,告诉他说,你不要只光注意医药,他说你这样做是舍本逐末,你得不到,“益不能得”。而且反而将一心念佛因为忙碌于医药而成间断。听清楚,就是说你一直去注意医药,怎么样把她治好,好了,糟糕,念佛没有功夫,反而让念佛功夫间断掉了,一心念佛的这个功夫因为医药而间断,那就不能够纯一,不能够纯一就是不能够专注,那就变成怎么样?不能够感应道交,那么损失呢?印光大师说,“其损大矣”,这损失就大了。她万一死了,不就到三恶道去或是其他道去,那不就损失大了嘛?

所以印祖说,借你夫人生病,“借夫人之病,预为阁下陈其尽心力于亲之神识得所,以期阁下究竟能报亲恩耳”。同样的道理,他只是告诉黄智海居士怎么去度他太太,我们的父母,我们的长辈有碰这种情况,我们就要学印祖这一段这么好的开示,这样的话才是真正的大孝,才是真正的尽孝。

接下来我们再看二百三十八页的第三行,‘沈疴’,就是重病。

‘慈心童子’,即慈童女长者子的意思,慈童女长者子,这个慈童女是长者之名,他不是女人,非为女人。《在杂宝藏经》里面有说:“佛于过去世为一慈女,由事发愿,愿一切受苦者,尽集我身,命终生于兜率。即教父母少为不善,则得大苦报,少为供养,则得无量福。”它的意思就是说,佛在过去世的时候,曾经示现过一个很有慈悲心的女众的学佛人,她因为有事情发愿,她要代众生受一切苦。我们菩提心里面有一个叫做代众生受苦,她这个就是发菩提心。她说希望众生所有的苦都在我身上,这位慈女命终生在兜率天。它就是告诉我们说,你只要不要去做不善的事情,就不会得到苦报,你只要修一点点的供养,你就可以得到无量的福报,它就告诉我们这个道理。

所以根据《梵网菩萨戒经义疏·发隐事义》里面卷一,什么叫做刚才讲的那个慈心菩萨所修的菩提行呢?就是慈心代苦,所以我们要学这个慈心代苦什么意思?有些人就会比较有罣碍跟执著,去关心别人的时候,自己如果得到一点挫折,说我是不是因为这样而得到这么一个果报呢?没有,你要发慈悲心说我是慈心代众生受苦,这样,你有这个慈悲心,代众生受苦,事实上是在帮助你去掉你的执著、你的我执。

“慈心童子”他当时就断了母发一茎,断母发一茎,“堕火轮地狱”,“见诸罪者受苦无量”,她当时到地狱去,火轮地狱,她就“即立誓言”,就发誓了,“彼之所受”,他们所受的苦,“我悉代之”,我全部替他们替代。“发是誓已,火轮即灭”,这个火轮就灭掉了。我在看江逸子老师画的《地狱变相图》里面就有这个地狱,就是类似这个火轮地狱。

释迦牟尼佛曾经示现,他示现菩萨,他就看到那个地狱的众生有一种拔那个筋,拔那个筋受苦,去拉那个筋,火车拉他那个筋出来。你看,我们只要弄我们的皮就很痛苦了,何况是还把你的筋抽出来呢?那更痛。真的你去做这个手术的人,或是做这个医疗的人,才会知道那个痛苦。佛陀当时就觉得说,这个地狱的这个苦太苦了,把那个筋拉开这样受苦,非常地难过,佛陀就发一个慈悲心说,我替他们受苦好了,拉我的筋受那个苦,结果那个恶人就从地狱出离了,那个地狱的相就化成莲池了,就化掉了,就跟这里一样,所以佛陀也是慈心代苦。

所以《无量寿经·积功累德第八》里面有这段经文也是跟这里一样,“于诸有情,常怀慈忍”,“不计众苦,少欲知足”,这里面讲说不计众苦,“于诸有情,常怀慈忍”,就是慈心代苦,不计者就是不计较执著也。《佛地经五》讲,“逼恼身心名苦”,众苦它有两种,有二苦,就是内苦跟外苦。三苦,有苦苦、有坏苦、有行苦。内苦就是我们内心的烦恼的痛苦,外苦就是我们身体上的痛苦,这叫外苦。三苦里面有苦苦、坏苦跟行苦,这个苦苦就是欲界的苦叫苦苦,色界叫坏苦,无色界叫行苦,这是三界内的苦。

比如说你前世造了杀生的业,你感得这一世就是短命多病,你前世造了那个苦因,你感得这一世就是短命多病,造成现在的病苦,这叫苦苦。你前世偷窃,造了那个苦因,这一世就是贫穷下贱,这是苦苦。四苦就是生、老、病、死。八苦,我们《佛学入门》里面有讲生、老、病、死、求不得、爱别离、怨憎会、五阴炽盛,这是八苦,佛法的常识。这表示这个苦类众多。

菩萨他为什么可以代众生受苦?因为菩萨他已经没有我执,没有法执了,菩萨已经证得无我了,他没有身见,没有贪瞋痴慢疑了。所以菩萨他了解了达一切诸苦皆是虚妄,因为众生就是因为虚妄心起,所做的虚妄的十恶业,感得这个十恶业的苦报。对佛来讲,这个果报也是虚妄的,所以佛陀才说众生叫可怜悯者,这个意思。

所以菩萨他了达一切诸苦皆是虚妄,毕竟不可得,为什么?因为业障是自作自受的问题,他受完以后他解脱了,他念佛求生极乐世界了,苦也不可得,业障也不可得。可是你在还没有开悟以前,你在还没有往生以前,他是真的有这个苦在受,为什么?因为他有那个执著,有那个我执在承受,他有那个贪瞋痴慢疑,他有那个贪生怕死,他就会觉得苦,他会有那个求不得,爱别离的那个苦。等到他智慧开了以后,豁然顿脱了,没有我、我所了,哪来的苦呢?哪里有能受的我,跟所受的苦呢?所以菩萨了达一切苦是毕竟不可得。这《般若经》里面讲,老法师常在讲,不可得,毕竟空,无所有。

用一个最简单的比喻,我常常引用《地藏经》里面光目女的母亲她造业,造了杀业,喜欢吃鱼卵,就得到短命的苦报,到恶道去受报,福报用尽了。投胎到人间来,变成光目女的婢女之子,才活十三岁,短命。妳前世造那个苦因,就苦苦,这一辈子再来,福报用完了,就当婢女之子,才活十三岁。所以一出生就会讲话,这是菩萨感应道交,光目女就是菩萨的应化身。她就看到她母亲变成一个婢女之子,而且刚从恶道出来,她悲欣交集,非常难过。她就为她母亲发愿,要度尽所有众生,都不要受这种苦。

她母亲因为光目女这样发愿,舍报以后到第三世就当梵志修行,到梵志再修行一世的时候,第四世的时候就到无忧国土了,到极乐世界去了。到无忧国土的时候,前面那个婢女之子的业障何在?那个短命之报何在?那个病苦何在?都没有啦。就是菩萨了解诸苦皆是虚妄,毕竟不可得,但是这个境界是要到成佛你才了达。如果你当凡夫,苦还是苦,痛还是痛,对不对?这叫天天不应,同样道理。所以必须要学佛修行,要了达这个一切法毕竟空,那就要开智慧,对不对?

我们再来看看,再看这个“至行动天”,我刚才已经解释过了,我们就不再重复,就是他非常高超,非常了不起的,究竟圆满,跟至德要道相应的这种行为,这叫“至行”。

这个‘适’,最后第七行‘适自欺耳’,这个“适”就是但、仅仅,这个意思。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

《宝藏经》说能以孝顺父母,如果你能够孝顺父母,那么天主帝释,帝释天王就是我们现在民间讲的就是玉皇大帝,玉皇大帝,忉利天主就在你家中。也就是说忉利天主跟天王就会护持你。如果你能够孝养父母,大梵尊天的天王就在你家中。你能够孝敬父母,释迦牟尼佛就在你家中。所以睒魔菩萨他割目救亲,‘而沈疴愈于一朝’,刚才我们已经提过了,因为睒魔菩萨的这样死亡,感得天帝用神药把他救活了以后,他父母亲本来瞎的眼睛突然间就开了,就开始见到光明了,这叫做“沈疴愈于一朝”。慈心童子他代众生受苦,发愿代众生受苦,而火轮突然间就消失掉了,这个都是什么?至行感动天地的一个证明,真诚感动诸佛菩萨,自古皆然,从古代到现在都一样。

我刚才特别解释河北沧洲那个田姓孝子,也是一样真诚、至行动天。本来那个波涛汹涌的波浪,你一个船渡过去,他说只要上天有眼,你就可以渡过去,后来就平安到达对岸,这就是跟这里讲的一样,‘从古皆然’,我们都应该要深信,‘人当笃信’。

‘夫从释教者’,我们学佛人,我们依照佛陀的教典,我们要遵行佛陀的戒律,要刻苦修行。不管我们是在家人或是出家人,我们就要好好地刻苦修行,就是我们要以苦为师,佛陀跟我们交代的,以苦为师,要努力精进的修行。我们又能够斋戒念佛,‘斋戒’就是清净心持戒念佛。‘方合如来教旨’,我们这样才有办法符合释迦牟尼佛教化的宗旨。这样九祖才有办法,历代祖先才能够进入天堂,也就是说九祖得度,“一人得道,九祖升天”。‘皈于道者亦然’,就算你是修道人,你是一般修道,就是我们讲的道家也是一样。‘今之俗道俗僧’,就是现在一般修行的道士,或者一般修行的出家人,或是学佛人,这叫做“俗道俗僧”。‘不能如此’,你不能够依照佛陀这样的教诲,依照戒律刻苦修行,斋戒念佛这样才是符合如来教旨,它说不能够做到这一点,常常说我出家是要度父母亲,它说这个刚好是自己在欺骗自己。这一段写得非常地好,讲得非常地好,值得我们好好学习。

最后面这一段里面,依照戒律,刻苦修行,又斋戒念佛,我引用莲池大师他在《竹窗随笔》里面,莲池大师有这一段的开示也很好, 我把它引用出来。莲池大师跟我们开示说,什么叫出世间的大孝?我们唸这一段经文:

他说:“人子于父母”,我们做人家子女的,我们怎么去孝顺我们的父母?“服劳奉养以安之,孝也”,我们能够帮父母亲服务,我们能够供养父母的衣食,这个是让父母得到一个安顿,这只是最起码的孝,“孝也”。

“立身行道以显之,大孝也”,如果我们能够端正自己的身口意,我们能够去行菩萨道,我们去帮助别人,去自利利他,去积功累德,我们走上修行这条路,我们走上解脱这条路,我们要求生极乐这条路,这是能够让父母觉得说,你能够从这样去得到利益,那这样的话是大孝。

第三个,莲池大师说,“劝以念佛法门,俾得生净土”,就是刚才印祖那个开示,这个是“大孝之大孝也”,他说这个才是真正的大孝中的大孝。

莲池大师自己自叹,他自己生得晚,他刚听到佛法,“甫闻佛法,而风木之悲已至”,他才刚要学佛他父母亲就往生了。你们如果有看过莲池大师的传记记载,他是他的父母亲都往生以后,他才真正走上出家这条路。他后来就是背着他母亲的神主牌位去参学,一心念佛,后来得道,成为净土宗的第八祖。所以莲池大师是非常孝顺的。

他才说刚听到佛法,“而风木之悲已至”,他父母亲已经不在了。“痛极终天”,他非常地痛苦,非常难过,非常地悲伤。“虽欲追之,末由也已”,想要再去尽孝,没有机会了。“奉告诸人”,他说劝我们世间人,“父母在堂,早劝念佛”,你父母在,赶快度他念佛。

我是很遗憾,就是说我才刚去学佛的时候,我跟莲池大师一样,我父亲就已经舍报了,那时候我没有机会度我父亲念佛。我母亲又偏偏是瘖哑人,她正在病苦的时候,我印象很深刻,她痛到不行的时候,我拿念珠给她念佛,她只会一个阿阿阿,她念不出来,瘖哑人只会一个阿,阿而已,她弥陀佛都念不出来。

莲池大师说,“虽欲追之,末由也已。奉告诸人,父母在堂,早劝念佛。”常常要劝父母念佛,度他来佛堂,一次不能度,两次不能度,他总有一天,你做个表率给他看,你行为要改善,你要端正身口意,你的毛病习气要改,你只要做到你的德行出来了,你就有办法感动他,他来学佛,他来念佛。所以莲池大师跟我们讲说,要早日劝他们念佛。

父母亲往生了,“父母亡日,课佛三年”,听清楚啊,父母往生要帮他念佛念三年,这有谁做到?对不对?“其不能者”,他说假如你不能做到,“或一周岁”,念一年,“或七七日”,念四十九天,“皆可也”。

但是我上次不是在讲经里常常讲吗?连四十九天都做不到,孝道之衰微矣,这真的是已经不行啦,我们再不呼吁,老和尚再不讲三个根,《弟子规》、《太上感应篇》、《十善业道经》,你孝道没有尽到,怎么往生西方?净业三福第一福,“孝养父,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第一福都做不到,怎么过关呢?对不对?

所以我们不要小看这个《太上感应篇》,它等同佛经,你用称性的角度去看,你用佛的角度去看,它跟《华严经》跟这些大乘经典无二无别,要太小看它。所以我也希望要抱着长远心,我也要在这里鼓励我们东北共修网,中国大陆东北共修网的莲友,你们务必要有长远心。我都这样长远心,你们也要长远心。我是感恩戴德,佛菩萨给我这个机会跟使命。

像我这几天因为要办个企业精英孝廉文化论坛,定弘法师叫我办这个,度企业家来学佛,讲孝道文化,孝廉文化,非常地忙碌。我一天的睡眠不到六小时,又要忙着公务,又要开会,又要准备录影讲经。一个礼拜要是讲录两集,我就没有办法,我就调不过来了。每一部经讲完,等到你们在网上看到的,弘化网看到的,我一个人要亲自看四遍。听打组的听打资料出来,我要看一遍,剪接组的剪接带子出来,我要听一遍,等到大陆东北共修网李师兄帮我听打字上网了,上字幕了,我还要再看一遍。我自己讲的,我都还要看这么多遍,最少四遍到五遍。所以我能够体会佛菩萨、净空老法师、定弘法师给我这个机会跟福报修啊!我才有办法做到我们这里的一门深入,长时薰修。我们讲堂左边右边就是一门深入,长时薰修。

各位,你们在看这个网络,弘化网这个《太上感应篇汇编》的研讨,坦白讲,我自己跟你们都是同学,但是我深受其利,我也希望我们互相共勉,要有长远心。如果你真的能够老实发愿,在今生今世,不管是用两年、用三年、用四年,你能够把这个《太上感应篇汇编》通达,我相信你会有悟处的,你会相应的。我常常讲的,“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久修百千劫,悟在刹那间”,没有天生的释迦牟尼佛,也没有天生的阿弥陀佛,都是千锤百炼成就的,“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我前几天翻到印祖的开示,印祖一直鼓励我们,他就告诉我们要怎么去修行。有人就请示印祖,他说:学佛修行念佛太苦了。世间人都喜欢吃喝玩乐最享受了,最快乐了,对不对?迷惑颠倒,印祖怎么跟这些居士讲?他说念佛怎么会苦呢?他说你眼前不吃苦,你以后苦更多。他说你眼前不吃苦,以后的苦,流转生死,你到恶道去,到三恶道去流转,你到畜生道,到鬼道,那更苦,到地狱道去,一滴水都没有。你来生他世,贫穷下贱,短命多病,那更苦。为什么现在身体好好的,你不赶快好好修行呢?不好好把握因缘呢?佛法难闻今已闻,对不对?人身难得今已得。若不利用今生度此身,你要等到什么时候才度自己啊?

我要鼓励我们《太上感应篇汇编》东北共修网的同学,务必一定要发坚定的信愿,在刘居士的带领之下共修,我希望我们能够共修共学,最后能够共同成就。千万不要学到一半说,这太长了,讲得太多了,这个我也懂,就不想学了,那就很可惜。

台湾这里很多居士为著这样的一个讲座,大家都是劳心劳力。所以一个因缘的成就,法不孤起,仗缘而生,我们都要珍惜这个因缘,我们都要感恩,有这个福报能够薰习《太上感应篇汇编》,这印光大师说是天下第一奇书,最好的经典。

所以莲池大师说,如果你不能够的话,你最少一周岁,一年,或者是七七日,四十九天,都可以“孝子欲报劬劳之恩”,我们要报父母养育之恩,不可不知。

接下来剩下一点时间,我们就来跟各位报告老法师对于忠孝的开示。老法师说我们学佛是要学什么?我们要观照我们自己起心动念,我们的言语造作,到底有没有跟忠孝相应?我们是不是在学佛?如果我们不是在学佛,我们就变造业了。所以我们应该要怎么样清楚明白?

所以老法师说学佛要学得好,要把自私自利的念头拿掉,功夫才会得力。念念才会为众生,为正法久住、为佛法而努力。接下来,老法师说,我们有善心,学佛的心是至善的心,要学得像,如果学得不像,那是假的,不是真正的。

他遇到章嘉大师,章嘉大师跟他开示,“看得破,放得下”,老法师说他这一生落实了五十几年,这六个字,才有一点点像,他说我们要学什么?我们要学古德,老法师特别推荐两位,一位是我常常在讲座里面提到的虚云老法师,还有印祖大师。所以我们都很幸运的,我们都能遵照老法师的开示,我们学虚云老法师,我们学印光大师,他们一生的行谊也就是这六个字。将来有因缘我会再引用虚云老和尚的一些开示,他开示的意境非常地深,他跟印祖都是我们当代了不起很有成就的修行人。

印祖跟虚云老和尚,为什么老和尚这么赞叹他们?是因为他们两位都在帮助别人,但是自己没有道场。虚云老和尚也是这样,他盖好了以后,他帮助完以后,他就走了。像那个福建鼓山涌泉寺,就是他成就的,成就完他就走了。像云栖寺也是他成就的,成就完他就走了。这个将来有因缘,我会引用这些典故来跟各位分享。

印祖跟虚云老法师,他们的信徒非常地多,尤其像虚云老法师,跟印祖一样,很多的政府官员、商人,他们都非常地仰慕,都会去供养,去亲近,信徒很多。但是他们两位老人家都是劝大家念佛修行而已,他们除了这个以外,他们心里一尘不染,这个就是我们要学他们的地方。

老法师说他自己本身也没有信徒,他说真正做到这样心地清净,一尘不染。老和尚常讲,他自己不管钱、不管人、不管事,他说他没有烦恼,他没有牵挂,他没有忧虑,那就等于离开苦乐忧喜舍了,心中充满了智慧慈悲。他说我们就要学这样。我们要学印祖,我们要学虚云老法师,我们更应该要学净空老法师,他说这样才叫真正学佛。

他说如果真正学佛了,人多了,这个世间就有福了,就没有灾难了。老法师特别提到说,中国大陆据说有一亿人在读《无量寿经》,换句话说有一亿人在念佛,中国就有救了,中国就充满著希望跟光明,中国就是有福报的地方。他说我们同学不管出家在家,我们一定要记住要做一个好榜样,要做一个典范,这才是释迦牟尼佛的好弟子。在家人要做在家人的好榜样,学什么?学维摩诘居士,学李炳南居士,出家人学虚云老法师,学印祖,学净空老法师。这样我相信你的今生修行一定能够成就圆满。

我们今天就研讨到这里,如果有讲得不妥之处,请各位同修大德批评指教。阿弥陀佛。


文字稿来源:因果教育弘化网


感恩您的阅读!如果你觉得文章还不错,就请发送给朋友或者转发到朋友圈。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喜欢就请关注我们吧~https://www.guoloujiang.com/30750.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