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老师主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69集)

●因果者,圣人治天下,佛度众生之大权也。若约佛法论,从凡夫地,乃至佛果,所有诸法,皆不出因果之外。——印光大师。


《太上感应篇汇编》 (第六十九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4/04/20台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069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们研讨《太上感应篇汇编》第十九句,【忠孝】之二十三。请各位同学翻开课本二百一十八页,第二段:

【又曰。岂惟怨怒不可使有宿物。即要父母兄弟从天理上行。要父母兄弟爱我亲我。此是好意。亦不可肚肠太急。着手太重。太重。则执而不转矣。】

这一段比较简单,我们看这个字句解说:

‘宿物’就是累积在我们心中的念头,这个念头,老法师在讲经常常讲,就是“念念成形,形皆有识”。“物”如果从佛法上解释,就是我们的阿赖耶识。“宿”是指我们多生累劫以来的习气。“宿物”,如果照这一段字义上的解释,就是我们跟长辈或是父母之间曾经有一些怨、或者怒,生气的这种阿赖耶识的种子,“宿物”就是我们的业识,佛家讲神识。

我们将神识、业识分成身、口、意三业,身三、口四、意三。身三就是杀生、偷盗、邪淫。口四就是恶口骂人,两舌是非,妄语、绮语;贪、瞋、痴,这个意业最难除。

《俞净意公遇灶神记》,里面就提到,比如说嫉妒念、高己卑人念、恩仇报复念、贪念、淫欲念、褊急念,像这些我们以为别人不知道,但是都入阿赖耶识。法达禅师去见六祖大师,因为法达禅师有傲慢心,因为他读诵《法华经》三千部,他见了六祖大师,他顶礼的时候头不着地,就是不够恭敬。六祖大师说,你心中有一物,那个地方就有提到一物,你心中有个执著,你心中有我慢。这一段我们过去,在讲经的时候讲得很多,“宿物”是儒家的用语,如果跟六祖大师讲的这个你心中有一物就很接近了。再跟唯识学里面弥勒菩萨所讲的,老法师常常在开示讲的,“念念成形,形皆有识”。那个识就是“物”。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把,六根接触六尘,把我们的这个无量无边的,百千万亿的妄想,用一句阿弥陀佛来转念。它的目的就是把它转成阿弥陀佛的种子,那就是清净的种子。

我们的起心动念,其实恶念多善念少,各位如果常常这样去观照的话,你会发现是真的恶念多善念少,我们八识五十一个心所里面,所以这个“宿物”就是,心中有一物、有执著。

‘肚肠’就是心肠、心思。

‘着手太重’,“着手”就是用力。

我们来看这个白话解释,它说,做子女的,你不只不应该把这个,怨恨怒气积存在心中,同时你也要引导父母兄弟,向着天理之路来行走。什么叫天理之路?天理之路就是我们常讲的性德,还有我们前面所探讨过的,天性、血性、真骨血,这个都叫作天理之路。大舜把他的父亲瞽叟,当成至尊、至圣、至神、至仁、至慈,这个叫作天理之路。

那里面我们有提到,我们怎么去孝养父母、去奉事父母?就是要从这个天理之路,天性下去“着手”,没有一些磨擦,没有一些冲突,就是“几未动”,大家没有发生不愉快。家人在一起,兄弟、姐妹在一起,难免在日常生活里面,多多少少都会有磨擦,甚至父子之间 、母女之间都会有,为什么?因为我们的习气、执著很重,我们都随顺习气,随顺情绪,现在讲就是跟着感觉走。所以“几未动,挑动他”。如果你这个种子,没有起现行,你赶快就把这个天性引出来,就挑动他,“几甫动,接引他”。那么已经造作了,那怎么办?就用这个天性来接引他,“几有失,挽回他”。

已经发生冲突了。父母之间、兄弟之间,已经发生这种所谓的怨跟怒,那怎么办?那你要去转这个境界,这个境界在你的心中。不是在对方,在你的执著放不下,在你的我贪、我爱、我瞋、我痴。你放不下这些习气种子,还有傲慢。

如果已经产生冲突了,有怨了,有怒了。那你一定要去化解,这叫“几有失,挽回他”。否则的话,这个鸿沟会愈来愈深,裂痕会愈来愈大。那么是“以心斡心”,前面我们探讨过,用这个心念去转,叫“以心斡心”,“视无形、听无声的工课”,这个无形、无声就是,我们这一念心性,我们的自性,它是无形无相的。你要找它的体找不到,但是作用恒河沙。你根尘接触都是它在起作用,大经里面讲:说我们这一念心叫真空妙有。

实相是什么?就是我们这一念心的本来面目。它无相、无不相,它的体是无相,就是这里讲的无形无声。可是虽然无形无声,你看得到、你听得到,你所看到的一切万物,那就是我们的“见性”,你所听到的声音,不管这个声音是你喜欢听,或是不喜欢听的。就是我们的“闻性”。

毛病出在我们喜欢听的,我们起心动念攀缘了;我们喜欢听的,我们起了贪爱心。我们不喜欢听的,我们起了一个排斥的心,起了一个瞋恨的心,这叫“攀缘取舍”。你喜欢听的,就攀这个缘,就把它抓过来。你不喜欢听的,就把它推出去。都在你这一念心造作。

这个体是无形无相的,这个“见性闻性”,老法师跟我们讲六根接触六尘,你的见闻觉知就变成六识了。如果你觉而不迷,六根接触六尘,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见闻觉知就起作用,听得非常清楚,看得非常清楚。但是内心如如不动,不取于相,我们称那个功夫叫“三昧”,叫“定慧等持”,就是“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所以,“故不待行事不从,当见志不从时”,什么叫“志不从时”?你想要讲的目的,他不一定顺你,你所讲的话,儿子不见得会顺你。尤其是现在这个时代,你讲的他不听,你明明是为他好。他就是不见得会听。

为什么?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有我见啊,坚固不移的,不移是不会改变的,根深柢固的我见,我见的第一条就是身见,破不了。你有你的想法,儿子有儿子的想法,女儿有女儿的想法,你左右不了他。尤其现在吸收的资讯特别快,网络电脑,你还没有讲,他已经知道你要讲什么了。他都去学来了,你怎么讲他,他已经开始,知道怎么跟你回话了。

所以现在的父母对小孩,都很无奈,就这个道理。因为邪知邪见太多,在网络、网络电脑,里面就可以取得了。还有同侪、同学之间,所听来、所薰习来的,还有他自己本身,过去生的习气。

你如果了解以后,你知道每一个人都有这个我见。你要怎么办?你要用智慧,你要去转你的心念。这“依报随着正报转”,你心转,他就跟着你转了。磁场就跟着你转,家里的环境气氛就跟着你转。你不转,统统不会转。所以“志不从时”就是你想要这样,但是他偏偏不配合,他不听你的话,那父亲、母亲也是一样,那怎么办?你要费尽心机啊,孝子要费尽心机,你唯有这样,才有办法能心与之一,你才有办法跟父母同心。未始有违,才不会违逆。才不会产生不孝,如此而诚,如此而顺。

所以最重要的是什么呢?就是要诚跟顺。现在都是父母跟爷爷、奶奶,顺这个儿子跟孙子。在大陆叫作小皇帝、小公主,什么都是他先,对不对?吃东西是小孩子先,吃饭也是小孩子先。《弟子规》里面讲,“长者先,幼者后”。大家都没有把他教好,它说如果你能够诚跟顺,你就可以把父母亲跟我,“联属一本之真原”,每一个人都有天性,每一个人都有这个天理之路,你要去接引他,挽回他。

那么“团团会在这里”,会在哪里?会在这一念天性,就是大舜化解他跟他的父亲、母亲,跟傲慢的弟弟之间。就是团团会在那个天性,最后终于改变了业力,大舜的德行成为圣人,圣人如果按照佛家的标准就是什么?圆教初住位的菩萨,圆教初住位的菩萨就是圣人,为什么呢?他破我执、法执,破根本无明,见法身,就是成佛。在天台宗里面讲的六即佛,叫什么?叫分证佛,叫圣,贤就是菩萨。

“团团会在这里,便把天地同根,万物同体之真原”,团团会在这里。这就是佛家讲的,有情无情同圆种智,就是大慈大悲,无缘大慈,同体大悲。就是什么?成佛。成佛才有办法怎么?才有办法做到这里所讲的,“天地同根,万物同体”。那就是净空老法师常常讲的,一切虚空法界众生都是我自己。佛家常常讲,十方三世佛,同共一法身。不就这个意思吗?十方三世佛,同共一法身。就是这里讲的“天地同根,万物同体”,平等法界。就是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入一真法界,入绝待真如。没有相对的能所,那怎么样才可以,没有相对能所?要破我执,破法执,再破一品根本无明,你才有办法证得六祖大师那个境界,“应无所住,而生其心”,真空妙有。

读到这里的时候就感觉,儒家的境界也很高。只是表达的方式不一样,但是境界、意境跟佛家很接近了,“团团会在这里”。“同共一法身”,就是“团团会在这里”。那只是用词不一样而已,佛家讲叫“同共一法身”,每一个人都有这个,清净的佛性。所以心佛众生,三无差别,迷的话叫众生,悟的话叫作成佛。迷的话佛变众生,悟的话众生成佛。就是“转迷为悟,转凡成圣”。

佛法最后的究竟是什么?“佛佛道同”,每一尊佛,见解都一样,所以《金刚经》里面讲“无诤”,这里讲“团团会在这里”,到这个境界跟你讲结果是怎么样?小到你跟父亲跟母亲,兄弟姐妹,怎么不能感化呢?怎么不能够同生极乐国呢?是你自己做不到,你不愿意放下那个执著,你不愿意放下那个,我贪、我爱、我瞋、我痴,“我”最大,如果你能够做到放下、看破,了解这个“天地同根,万物同体”。那这里讲,“何性命之不周,何位育之不行”。“何性命之不周”就是说,哪一个人不能够,恢复这个天性呢?“何位育之不行”就是说,再怎么样顽劣的人,都可以调伏。哪一个不能够教化呢?老法师说圣贤是教出来的,好人也是教出来的,就是这里讲的“何位育之不行,何天下之事变经权”。哪一件事情,不能够通权达变呢?

以上所讲的,就是这里讲的,你要把父母兄弟引到‘天理上行’,就是这个意思。那么这个,都是在我的“灵明斡运中”,灵明就是我们这一念天性。要让他们,‘要父母兄弟爱我亲我’这是好意。‘亦不可肚肠太急’的意思是说,不要,“肚肠”就是心肠,不要太过心急。

“着手太重”就是做法上不要太过粗重,要怎么做呢?一般俗话讲,无声胜有声,如果家里吵架的话,如果你跟父子、母女,或者夫妻吵架的话,各人看各人的,你吃你的饭、我吃我的饭,你睡你的觉、我睡我的觉,各人回到各人的房间,你看你的电视,我去听我的音乐,问题还是没有解决。还是相敬如“冰”,冰是冰块的冰。

那怎么办呢?就是我们刚才讲的,你慢慢从自己去改变,你不要去改变对方,你改变,你做个示范跟典范,你先把你的习气毛病先改掉,先把你的执著先放下,先把我慢放下。你观照看看,不只是你在读诵经典,在家里念佛、拜佛,读诵经典,你不就是要转成这个清净吗?你不是要转这个苦境吗?你不就是要离苦得乐吗?

所以这里讲,做法上不能够太重,太粗重。反而会怎么样呢?会形成固执的现象,没有转圜的余地,我们中国人讲的,事缓则圆。如果你这样精进用功,再经过佛力加持,“若能转物,则同如来”。

老法师常讲的,依报随着正报转。你心转,一切的好、坏、美、丑,是非善恶就跟着你转了。《地藏经》里讲转经,转三遍,转五遍,就是要转变你的习气,转变你的毛病,转变你的观念,是这个意思。

接下来我们看第二段:

【又曰。又有四等父母。待孝尤切。而不孝之罪。特甚他人焉。一曰老。二曰病。三曰鳏寡。四曰贫乏。父母当少壮时。食息起居。犹能自理。至龙钟鹄立。扶杖易仆。寒夜苦寂。铁骨难挨。又如偏风久病。坐卧不适。遗溲丛秽。席荐可憎。子所难奉惟此时。亲所赖子亦惟此时。又如老境失耦。寒暖谁问。形影相对。心话莫提。丈夫犹自可。嫠妇可奈何。就使儿孙满前。耦者耦。稚者稚。人人鼾睡去。个个乐事归。漏声长处不堪闻。枕边泪湿与谁语。有孝儿孙。颇能顾养。犹将冷意。暂托热肠。不幸而母我者。乘惯撒泼。姑我者。横面阻绝。祇护半点骨血。空博一生凄楚。又有抚字财匮。婚娶力竭。健少年。经营肥暖。老穷人。搔首踌蹰。望一味以垂涎。丐三餐而忍气。夜爨晨炊犹骂闲食。纺绩抱孙尚呪速死。此数等父母。怨气尤足动天。为子孙者。行孝益当倍于常儿。劝化者。亦于斯为吃紧也。】

好,我们来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鳏寡’二百一十九页,“鳏”就是老而无妻曰“鳏”,老而无夫曰“寡”。

‘龙钟鹄立’“龙钟”就是老态龙钟,就是衰老。“鹄立”“鹄”就是一种鸟,站的时候是一只脚,看起来好像很孤独,这叫“鹄立”。“龙钟鹄立”人老的时候行动不便,年老体衰、行动不便的样子,就像“龙钟鹄立”。

‘扶杖’就是拿着拐杖。

‘易仆’就是容易摔倒。

‘偏风’就是中风,半身不遂。

‘遗溲’就是大小便失禁。老人家都会,很麻烦。每一个人都会经过生老病死的过程,那是很痛苦,很无奈的。所以做子女,在这一点上就要尽孝。记得我母亲生病的时候,就曾经有这个现象,大小便失禁。所以你在服侍父母的时候,要特别尊重他,要给他尊严。他们还是放不下这个我执。因为当时,我家的沙发是布做的,不是一般的塑胶皮,是布沙发,像有这样老人在家,就特别要注意、留心。比如我在上面铺一层,防这个粪便渗透的,这种塑胶布,它才不会去渗透到整个沙发,不然你没办法处理,这个必须跟父母沟通,否则他会认为他尊严受损。

我当时就比较麻烦,我妈妈她是瘖哑人,就比较不好沟通。她当时也有这种现象,就是‘遗溲丛秽’,就是粪便失禁,但是她不能转境界。那我们做子女的只有孝顺,来服侍她,我们要和颜悦色,你不能够马上脸色大变,她会感受得出来,说你是不是瞧不起她?你是不是在埋怨她?这个心很不可思议,我们这个生灭心,马上展现在我们的脸上。我们的态度上,我们的表情上。

我们讲那个枢机主教单国玺,他也算修得非常好,我以前讲他的故事,最后的生命之旅的时候,他去演讲的时候,大小便失禁,他在讲席上整个尿出来以后,满地都是尿水,他当时非常非常地难过,非常地难堪。那个“我”跑出来了,他说上帝跟他开这个大玩笑,怎么在众人面前,让他这样的难堪呢?

有一次,离厕所大概几步路而已,他走不到,动作很慢,粪便就掉下来了。旁边那个男看护就责骂几句说:几步路你都走不到。他当时两个眼睛,一直看着那个男看护,他显出那种眼神就是很无奈,很痛苦。他说我堂堂一个,台湾区的枢机主教,他们天主教在全世界各地,都有枢机主教。位尊,他的地位非常尊贵,他说我堂堂一个枢机主教,怎么落到今天这个田地、这个地步呢?后来他悟了,他说上帝,就好像他是一棵老树,上面还有几片黄的叶子,还没掉下来。他说上帝,给他这两次的考试,就好像一阵风,把他这棵枯树上的树叶,最后把它扫得一干二净。

这什么意思呢?就把他最后的执著打下来,破他的执著,破他的我执。如果是我们佛家来讲,破我执就是正觉了,就阿罗汉了。如果是菩萨的话,就圆教初信位了,圆教初信位到七信位了。所以这个“遗溲”,是大小便失禁。人都会经过这个,生老病死的过程。

如果子女不孝的话,要送到医院去,要送到安养院去。如果你肠胃还不好,你业障如果重的话,那更可怜,怎么可怜法?大小便不能自理,甚至要用男看护跟女看护,护理人员,连大便都要用挖的。所以《无量寿经》里面讲说,“恶臭不净”,真的是这样。我们这个身体,佛陀跟我们讲,九孔不净。所以还是求生极乐世界好啊,这个身体是业报身,九孔不净,身为苦本,无有乐者。这个“遗溲”,在讲老人的无奈跟痛苦。我们做子女的要去尽孝,就在这个时候。

所以我有一个莲友姓周,他这不错,他以前都跟我一起助念,他现在在哪里呢?在台大医院,照顾那个癌症病人,癌症病人送到那边去,子女都没有到。礼拜天、礼拜六去看一下而已,看一看就走了,把福报给这些护士去修,给像周居士去修。周居士一个礼拜,他做生意,他做建筑里面排水沟的工程,水管工程,他专门在做这个,他自己一个礼拜抽一天,为什么呢?因为他常常跟我去助念,见识到生老病死,很痛苦,他要亲自下去体会苦的真谛是什么?他要去实践,他要去学习什么叫作“转染成净”?人看到大便都会怕,看到粪尿就觉得很恶心,碰都不敢碰。你要有定功,你要有转识成智的“定慧等持”的力量。

这个是什么?是你要有信心,我们性德必须要开发出来。周居士就跟我讲,他一个礼拜去做一次,要喂食,喂食就是喂老人吃饭。事实上,老人身上都有很重的恶臭味,还要帮他沐浴。所以沐浴叫“浴佛”。平常一年一度的“浴佛节”,释迦牟尼佛,那个悉达多太子,我们都会浴那个佛,对不对?但是你有没有去浴这个“佛”呢?家中都有两尊佛,父亲跟母亲,一个是释迦牟尼佛,一个是阿弥陀佛。你有没有去“浴佛”呢?浴就是清净,有没有呢?

还是你交给外劳,去帮他洗澡呢?对不对?所以如果你读《无量寿经》,如果你念佛,你再加上这样尽孝,那你功德圆满,你净业三福第一福修到了。“孝养父母,奉事师长”你做到了,你那个德行不一样,我不骗你的,你所展现出来的磁场跟气质,跟你的法相,跟德性,还有你的德风,完全跟人家不一样,为什么?因为你做到了,你尽性,你尽孝。

我们要学习怎么样呢?要把那个憎爱心拿掉,憎就是讨厌,爱就是喜欢。所以要离开那个善恶对待,不容易啊。好坏、美丑、是非、善恶对待,不容易。“丛秽”,跟前面“遗溲丛秽”一样,“丛秽”就是很多很多的,脏物跟污物,特指粪便。

‘席荐’就是草蓆,草蓆会弄脏,粪便会弄脏,我印象很深刻。我师姐胆结石开刀,在台北的新店慈济医院开刀,要开刀前痛得不得了,一直以为是胃部痛,结果是胆结石。很大,这么大颗,要开刀以前,偏偏是礼拜六,医生、主治医师都休假,要不然就去受训上课。我就求三宝加持,她就是一直吐,一直吐吐到胆汁都吐出来,吐到整个病床上都是这些秽物。那你要拿卫生纸拿布,赶快擦干净,这个时候,这也是尽孝。

你对这些“遗溲丛秽”,你会不会起一个厌恶心呢?这也是修行的一个境缘,那时候我家人,就是我师姐,要开刀前就很恐怖,会害怕。我就开始用观想的,老人家,我岳母就来啦:哎呀,就是做香积,才会变胆结石啦。我就跟我岳母讲:不是啦,做香积,不会变成胆结石,做香积是修福,老人家嘛。

我开始就念观世音菩萨圣号,我就观想,事实上是什么呢?事实上我是在度家人,是要去除她的恐怖心,我们念佛号也是要去除我们的恐怖心。这叫作转境功夫。我念差不多十五分钟“观世音菩萨圣号”,我就说法,我这个方法可以教给各位,家人难免有时候会去开刀,上手术房,你可以用这个方法。有用。一方面祈求观世音菩萨,印光大师曾讲,人在急难的时候求观世音菩萨,观世音菩萨寻声救苦,可以灭罪消灾,是有用的。

我就念《普门品》,观世音菩萨,念念,因为小孩也都在,师姐都在,我念观世音菩萨,念圣号差不多念十五分钟,我就停下来开始说法,观世音菩萨啊,你就化身成麻醉师啊,希望麻醉的时候,能够顺利圆满,不会有任何状况,用这样观想。上达诸佛听,佛菩萨就听到了,那接下来再念十五分钟“观世音菩萨圣号”,再继续说法,事实上是什么?在安病人的心、安大家的心。我说,观世音菩萨,你就化成护理人员,拿这个剪刀、手术刀的时候,希望要顺利。

你不要以为,这是大医院或者是名医,或是什么,就不会出问题,我讲个笑话给你听,我们一个同事,他太太脑瘤开刀,到台北最大的医院去开刀,开刀完了以后,那是早期,现在应该不会这样,现在医学比较进步啦。忙乱中有错误,就在开完刀的时候,线缝好的时候,护士说啊,糟糕了,那个线忘记拿出来,就放在脑里。好了,再重开一次,死掉了,这就是业力,业力牵引。

我就念观世音菩萨,我就观想说,观世音菩萨,你化为无上大医王,就是这个医生,变成无上大医王,用他的智慧跟经验,希望手术精准,而且一切无碍。护理人员能够,成就这个开刀功德,圆满无碍。用这样去观想,后来真的开刀很顺利,是有危险,但是很顺利。开刀完了出来以后,就吐。就吐得很厉害,大概是反作用力。还是怎么样,没有办法医治,压不住,叫护士来也没有办法,后来就是念佛,念佛号,一直念,求三宝加持,后来终于稳定下来。对于‘遗溲丛秽,席荐可憎’,我特别有心得,我自己有这个经验。

再下来这个‘嫠妇’,就是寡妇。

‘漏声’因为古代没有时钟,叫铜壶滴漏之声。铜壶滴漏是什么呢?是古代的一种计算时间的方式跟方法。用铜壶装水,水就答答答滴下来,用滴漏的声音,来计算时刻,这叫作铜壶滴漏。古代的人很有智慧,这叫“漏声”滴漏的声音,像现在家里,如果摆大的时钟,半夜很清静的时候,答答答答, 意思是一样的,叫铜壶滴漏。

再下来‘撒泼’就是无理取闹,耍赖。

‘骨血’就是骨肉,子女等后代。

‘空博一生’的“博”就是得到获取。

‘抚字财匮’“抚”就是抚养子女。“财匮”财匮就是钱财缺乏,没有钱。

再过来二百二十页:

‘经营肥暖’这个“肥暖”就是肥甘轻暖,它是从《孟子·梁惠王章句上》原文是:“为肥甘不足于口与。轻煖不足于体与。抑为采色不足视于目与。声音不足听于耳与。便嬖不足使令于前与。王之诸臣皆足以供之。而王岂为是哉。”“肥甘”“轻暖”是指生活过得很优裕的意思。

《孟子·梁惠王章句上》这一段的意思是说,当时孟子跟齐宣王对话,他说,国王你是不是为了吃东西吃得不够好呢?不够肥甘呢?还是你所穿的衣服,不够温暖呢?不够满意呢?还是你对这些,“采色”是说这些美的东西,比方说图画,布置,是不是这些“采色”,不合你的意思呢?还是放的音乐声音,不合你的意思呢?还是这些宠幸,就是旁边这些嫔妃宫女,不听你使唤呢?是不是这些东西你不满意呢?孟子说:依我看来,国王啊,这些事情,大臣都可以提供给你啊,国王是为这些事情吗?这个意思。

‘踌蹰’的意思就是心情郁闷。

‘一味’就是同一种食物。

‘垂涎’就是,因很想吃而流口水,比喻羡慕的样子。

这个‘丐’就是乞求。

再下来这一句,‘夜爨晨炊’,这个“爨”是指什么?烧火煮饭,现在就是开瓦斯煮饭,开电锅煮饭,这个叫作“夜爨”。“晨炊”就是做早餐,煮粥,这个叫作“夜爨晨炊”。

‘闲食’就是吃闲饭,老人家最怕被人家讲说吃闲饭,无所事事。

‘纺绩’因为古代的家庭里面都有纺织机,妇女就把这个纱,丝跟麻,把它纺织成纱跟线,来去做衣服去卖,贴补家用,这个叫作“纺绩”的意思。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白话:

它又说,又父母有四种情况,更期待儿女来孝顺。如果这四种情况你没有做到的话,有不孝的情形,他的罪过比其他不孝的人更严重。哪四种呢?

第一种,就是父母亲年纪大了,‘老’了;

第二个,父母亲生病了,这是‘病’;

第三个,“鳏寡”,就是说父母亲有一个先往生了,变鳏夫寡妇;

第四种,‘贫乏’,父母亲老年的时候没有钱。

这四种你更应该要孝顺,如果你不孝,那你比一般的不孝更严重,这一段的意思是这样。

父母在年纪轻的时候饮食起居,还可以自己照顾自己,‘自理’就是自己照顾自己。可是他老的时候,老态龙钟的时候,像那个鹄鸟孤独站立的时候,拄杖走路的时候,容易摔倒。他在寒冷的夜晚,‘苦寂’就是因为人老的时候都会有病,所以他夜晚的时候,可能就会痛苦难熬、寂寞。‘铁骨难挨’,骨头都不好,所谓现代人讲的骨质疏松症、骨质钙化,膝盖就不行,不是摔倒就是跌倒。身体的骨头僵硬难以忍受。

所以我们学佛人现在有一定年纪的人,五十几岁以上骨头就已经不听指挥了,加上很容易钙化。有一个方法可以延长骨头使用的时间,膝盖、两个腿,什么事情?拜佛,这是我的经验,拜佛你的腰不容易被闪到,拜佛是最好的运动。以前虚云老法师一个晚上都是一千拜、两千拜。忏公老法师每天最少八百拜、一千拜,老人家八九十岁啊。

我知道很多师兄师姐是以拜佛作修行。而且拜佛要慢慢地拜,拜佛本身也是在修定、修慧,修这个禅定功夫。如果你拜的时候怕打妄想,有一个方法,你拜的时候,称念佛号完了以后,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如果你这样给它算的话,大概合掌拜,站的时候是五声,拜下去起来也是五声,刚好是十念法,印光大师说的十念法,也是一个很好的修行,这是印光大师说的。心里想佛、口里念佛、身体礼佛,身、口、意都在礼阿弥陀佛,很容易伏住妄想杂念。

老人家“铁骨难挨”,‘又如偏风久病’,就是中风的人他久病在床,现在的话叫,很容易长褥疮,所以你要定时给他拍背、给他翻身,你不能固定让他睡一个姿势。因为他中风了,他没有办法自行翻过来,你必须常常给他翻背,他才不会长褥疮。常定时给他拍背,帮助他消化,也是等于他运动。中风久病,不论他坐跟卧、躺着,都很不舒服。

“遗溲丛秽”,大小便失禁,草蓆,现在叫床单,都会有秽物,屎尿秽物,污染了整个草蓆,让人看了会很难受,就是‘可憎’。然而做子女的,孝顺也在这个时候,‘难奉惟此时’,难行能行,很难做,这个时候做,就是尽孝;很难做,这个时候做,就是功德;很难做,这个时候做,就不起执著,没有憎爱,就会跟性德相应,就是功德。而做双亲的依靠儿子,也在这个时候。

另外就是‘老境失耦’,年老的时候老伴走了,谁来跟他们嘘寒问暖呢?‘形影相对’,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那边,独自面对自己,叫做“形影相对”。‘心话莫提’,他心中有话要跟谁说呢?做丈夫的,如果他的妻子先走,这个叫做‘丈夫犹自可’,就是说鳏夫还可以自己,男人就比较容易排解寂寞。‘嫠妇可奈何’,如果是说寡妇怎么办呢?

我助念我们以前那个督察室主任,万主任,我们警政单位最高阶的第三号人物,管我们全国所有的警察。他住在我们台北县新北市,靠近新店这个地方,他们住在山上,也算是住得不错的一个别墅。当时这位长官他是三线三星的长官。你要知道,当官当久了,他那个官慢都还在,慢心都还在,他如果没有学佛的话,他是很不容易去看破这个五欲六尘,他是很不容易去看破这个名闻利养,非常不容易。

结果莲友叫我去跟他关怀的时候,因为事实上我也认识他,他叫我跟他关怀的时候,他说黄师兄,你上去不能讲死,不能讲往生,什么都不能讲。我就常碰到这种情形说,你不能讲死,不能讲往生。我说要讲什么呢?你要叫我教他放下,难免会讲到这个生命无常啊,苦、空、无常、无我,我多少会提到这些佛陀开示的道理。他说不能说,你说了他会怕。我去的时候,这位长官就从楼上下来,眼睛一直看着我,我就跟他讲三十分钟。不能讲死跟往生,我只好讲生命的意义,“过去无始,未来无终”,生生不息,只是迷的时候是随业流转,“万般将不去,唯有业随身”。悟的话,往生极乐,往生西方,跟他讲这些道理。结果没有想到是最后的对话,我讲完以后,一个礼拜他就舍报了,他都来不及准备,他只穿运动衣、运动裤。然后他的女儿就赶快、紧急的抱着他上了救护车,送到我们台北的荣民总医院。你看,官当那么大,到那边还是一样。所以我讲说太平间是太平等了,有钱的到那边也是这样,没有钱的到那边也是这样,位尊到总统的也是到那边,贩夫走卒也是到那边。

就在那边助念,助念以后,后来因为晚上去,差不多九点多去,助念到天亮,还不到天亮,大概三四点,助念八小时,那就要送到我们台北市的第二殡仪馆,要冰起来。那么葬仪社的人就把他丢在助念室的入口处的地板上面,那个地板是水泥地,非常不尊重,就把他丢在那边。所以你再尊贵,你到死的时候就是这样。我那时候就马上起一个善念说,大家把他围起来,这样给他一个尊严在。因为在等车子来,车子还没有到。后来就上了大体的车子,送到台北市的第二殡仪馆要冰起来。

我上次有提过这个故事,后来就是他女儿要送衣服进去,殡仪馆的人说不用,我们这里有这边的衣服。那一刹那我就拿着引磬,带着他的太太,就这里讲的变成‘嫠妇’,就是寡妇。还有他女儿,他的儿子比他早走,他的儿子先往生,所以他只剩下那个女儿。我就在凌晨四五点的时候,我看那个墙壁上登记,今天冷藏的大体总共五百多具,我有稍微看了一下。但是那一念心就是菩提心,就是大悲心,想去帮助人家离苦得乐,所以就没有恐怖颠倒。那就拿着引磬,阿弥陀佛,就这样沿着那个冰柜走进去,旁边两边都是冰柜。所以这个佛号真的可以远离恐怖颠倒,无有恐怖,远离颠倒。

后来念完出来以后,我们这位长官的夫人就说,我不想活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我说妳不能这样,他神识已经离体了,冰在那边的是他的肉体,是一个空壳子。后来就这样不断的陪伴她,她后来就开始去学木琴、学书法、听佛经、读诵佛经,我继续常常去陪她、去看她,鼓励她再继续布施,不要泄气,不要退转。她当时有一段期间非常非常地心灰意冷,就是这里讲的,‘老境失耦,寒暖谁问?形影相对,心话莫提’。

我鼓励她深入经藏,后来她每天自己在家,就是读诵经典、念佛拜佛,然后学木琴音乐,然后学书法,来排除什么?那个“心话”,心中的那些寂寞。后来继续布施以后,她终于,皇天不负精进用功的人,佛菩萨三宝加持,她那个女儿本来都不能够怀孕,为什么呢? 子宫不孕,没办法怀孕,没办法受胎。所以后来就用人工试管的方式培植,然后终于怀孕,生出一个孙子出来了。她好高兴,所以每年她都会请我去吃一次饭,这就是陪伴。我们做子女就要这样,去陪伴老人家。

这里讲说那寡妇怎么办呢?即使儿孙满堂就是子女成群,可是有配偶的去找配偶,‘稚者稚’是什么意思呢?有小孩的去照顾小孩。‘人人鼾睡去’,有时候到晚上的时候,每一个人都跑去睡觉了,打鼾了,鼾声。‘个个乐事归’,什么叫“个个乐事归”?每一个人都去做他喜欢做的事情,走啦,孙子,孙子出去;儿子,儿子去做生意;媳妇,媳妇去外面,家里剩下她一个人,这叫“个个乐事归”。

‘漏声长处不堪闻’,半夜的时候,大家都睡得很沉,只有她一个老人家睡不着,只有那个滴漏的声音,钟声来陪伴,分秒难挨,听了都不敢再听,就是“漏声长处不堪闻”。心中的苦闷,泪流沾湿了整个枕头,又有谁来安慰呢?叫‘枕边泪湿与谁语’。

这个地方让我们体会《无量寿经》的劝谕策进第三十三品里:“人在爱欲之中,独生独死,独去独来,苦乐自当,无有代者。”家中父母如果有人先往生,感情好的比较麻烦。我曾经助念过一位师兄的太太,他太太学佛,这位师兄他并没有学佛。他是一个佛门的护法,他是一个生意人,做营造的,搞建筑的。他师姐长得很庄严,但是他们两个夫妇没有生小孩。他透过一个莲友来找我,师姐后来在医院,癌症往生的时候,我去跟她助念,助念的时候非常地殊胜,非常地庄严,所以这个念佛功德不可思议。当时她最后穿的衣服是蓝色的凤仙装,连那个护士都来看,说怎么比活人还好看。这念佛不可思议。

虽然这么殊胜,但是她师兄的情执放不下来,后来他也去做法会,也有佛寺请他去做法会,他做总功德主,他就是一心一意想帮助他师姐,但是他没转这个苦境。后来他师姐的后事都处理得差不多了,他到我家去看我,跟我谢谢,买了一盒水果,在我面前就哭得淅沥哗啦的,很思念他的师姐。这就是这里讲的,“老境失耦,寒暖谁问?形影相对,心话莫提。”

我们要怎么样?度他念佛。像我们讲堂这边老菩萨上午都会来念佛,还有念《无量寿经》。然后我们中午就提供一餐的素食给他们,每一个人都很快乐。早上来念佛,读《无量寿经》,他们下午回去,自己在家里继续用功。

如果我们有学佛的,我们读《无量寿经》,我们就体会到这一段经文的意思。那你要去怎么样?你要去体悟以后,你才有办法放下,而且要有功夫。所以《无量寿经》里面讲,“若曹当知十方人民,永劫以来,辗转五道,忧苦不绝,生时苦痛,老亦苦痛,病极苦痛,死极苦痛,恶臭不净,无可乐者。宜自决断,洗除心垢。”

你看佛陀这么慈悲跟我们开示,我们年纪大的时候怎么办?你会面对这个“老境失耦,寒暖谁问?形影相对,心话莫提”,怎么办?你想阿弥陀佛,净空法师讲,你想阿弥陀佛,怎么想呢?就要知道这个道理,“若曹当知十方人民”,过去、现在、未来,“十方”就是所有任何一个地方,都一样。“永劫以来”,无始劫来,我们就在这个五道里面流转生死,这个五道把修罗道,修罗道会有天界的修罗、会有人道的修罗、会有畜生道的修罗、会有鬼道的修罗,如果把它转出去的话,就说五道,就少修罗。

我们在六道里辗转流转,一般叫“头出头没”。“忧苦不绝”,“忧苦不绝”是在苦乐忧喜舍里,从来没有断过。“生时苦痛”,出生的时候怀胎十个月,我们一般讲叫胎狱,在母亲的肚子里面这叫胎狱,出生的时候也是很痛苦,“生时苦痛”。

如果是善因缘来的,如果业障比较轻的,他就比较容易到人间来,有些就会多灾多难哪。像这次报纸登,两位年轻的夫妇,他们没学佛,他们跑到韩国去玩。那个年轻的太太怀胎大概是六七个月,一般怀胎十个月。她六七个月也敢去玩,现在年轻人就是这样,两个夫妇就到韩国。结果没想到,在韩国的时候早产,受尽了折磨,这叫“生时苦痛”。

“老亦苦痛”,刚才已经有形容过了。“病极苦痛,死极苦痛”,那死更不是说你想死就可以死,有些插管气切的,求生不能,求死不得,那就是“死极苦痛”。“恶臭不净,无可乐者。”所以佛陀告诉我们,我们应该要发菩提心,这个叫做厌离娑婆,就是“宜自决断”,你要厌离娑婆。“洗除心垢”,就是要怎么样?就是要断除烦恼,断除我们的贪瞋痴慢疑,这叫“洗除心垢”。

老人家怎么去度他呢?印光大师跟我们讲,他说你怎么孝顺呢?“夫孝子之于亲,宜先乎本而次乎末”,就是你要抓到根本。“养其体而导其神”,你要怎么样呢?你不只要供养他的身体,你还要引导他的神识,这是你要引导他的灵性。“倘唯知服劳奉养以安之,立身行道以荣之”,如果你只知道说你事业有成,提供父母衣食,比如说带他出去国外旅游,这个叫做什么?就是“倘唯知服劳奉养以安之,立身行道以荣之”,但是你并没有度他学佛。

我有一个莲友叫林美黛,做证券的,她们两个姐妹都学佛,就是唯独没有度她的母亲来念佛。她也想度,但是她母亲业障重、习气也重,就是刚强难调难伏。以前她在跟我共修的时候,我常去问她,我说妳有没有度妳母亲念佛啊?她说有啊,但是她就不听,我说怎么不听?她说没有关系,妳们先替我念,我老的时候再来念好啦。她已经老了,她还不承认她老,说我老的时候再来念。她已经六七十岁她还不念。人家说生命在呼吸间,生命是过秒关呢?还是过呼吸关呢?搞不好还不到一秒妳就过不了了。结果过年的时候快到了,大概是明天过年,她今天就过不了。她母亲中风,送到我们这边的台北市的万芳医院。因为中风以后,她事实上神识是很清楚的,她中风以后,她眼睛张不开,这就是什么?这个时候是业力在作主。我们刚才讲的,“病极苦痛,死极苦痛”,对不对?“老亦苦痛”,老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她没有学佛,所以她到时候她挣扎,因为她的习气重,她就是要反抗,手被绑起来,两个脚被绑起来,因为她被插管。

这个是真的。我母亲是瘖哑人,当时在罗东圣母医院的时候,她就是因为肺部积水,她被送到圣母医院,她瘖哑人她不知道,因为我还没有赶回去。然后她也是这种情形,她就是昏迷,然后就是两个手跟两个脚被绑起来,这叫五花大绑。所以当时我母亲,因为她是瘖哑人,又没有学佛,她只用比的跟我讲她很生气,她气什么?她气那个护士,她说她病好了以后,她要去打她。我说不是,她是要救妳,妳不能打她。老人家她不懂。后来我就求地藏菩萨,要把妈妈救过来,台北医治,因为宜兰那边的医生说没救了,就叫我们回去准备助念。我就拜托我朋友,我从台大医院申请到一部台湾唯一最大的一台救护车,里面有呼吸设备、有急救设备,它里面有氧气,有临时的急救设备,非常地周全,我申请到那一台,全台湾唯一的。那就开车回去宜兰接我妈妈过来。

那时候我们台北到宜兰,没有雪山隧道,雪山隧道是台北到宜兰一个快速的道路,开车大概三四十分钟就到宜兰。以前还没有那个隧道,要经过滨海公路,要两个半小时到三个小时。那时候我就借到这台车,就回到宜兰圣母医院,把我妈妈接回来台北要急救。我很怕她半途发生状况,比如说断气、比如说呼吸急救,我一直求阿弥陀佛、地藏菩萨加持,很奇怪,不可思议,沿途从宜兰的罗东到台北三个小时的车程,我妈妈都在睡觉,安全的送到台大急诊室,给她多住了人间大概半年。也就是因为那个因缘,所以她到台北来,虽然她中间经过SARS的折磨,一个月的折磨。后来在台北市署立医院还是插管一个月,最后往生。但是成就到后来助念的时候,有二百五十个人跟她助念这个因缘。她如果当时在宜兰往生,就没有这个因缘这么殊胜,所以一切都是阿弥陀佛的安排。

我刚才讲,林师姐她妈妈在万芳医院就是这样,五花大绑。当时她叫我去跟她说法,怎么样她都听不进去,为什么?她听不进去,这个时候业力作主、恐怖作主,惊慌恐怖,她心念只有什么?你赶快把我松绑就好了,就好像我们人被抓去,被歹徒押走了,被强盗押走了,你赶快来救我,帮我松绑,道理是一样的。所以这个“生时苦痛,老亦苦痛,病极苦痛,死极苦痛”,这是真的。所以如果你不好好用功,没有念佛,业障没有消,面对这一关的时候,真的是很难过,不好过。

我助念过一个师姐,是我们某某一个佛教团体的一个资深的师姐,她也说她做菩萨做二三十年了。她在台北国泰医院的时候,我去看她的时候,因为她很喜欢听我讲经,她那时候手脚,就刚才讲的骨头难挨,“铁骨难挨”。她住在五楼,因为她是很早就丧偶了,她养了两个儿子非常孝顺,做生意也赚了很多钱,有给她奉养。她住的地方也很富裕,住在五楼,前面是花园,一个小花园,在空中的庭院花园,左边就是佛堂,右边就是她的起居室,一个人就使用一层楼,非常地舒适。

结果她叫我去跟她诵《地藏经》,我就带着莲友去跟她诵《地藏经》,她说希望祈福。诵完《地藏经》,我就开始度她,我说老菩萨,她叫苏师姐。我说苏师姐,妳要念佛。她说我没有念佛习惯。我说那妳念观世音菩萨,我说妳听妳的师父开示,妳早上早课起来,我跟她讲,妳早课几点做,做完以后就念观世音菩萨圣号。所以这一句佛号不是每个人都会喜欢念的,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至心信乐,不是这个意思。那要有善根,不得少善根、福德、因缘。

结果她到要往生前,她的媳妇也学佛,她们都有在募善款,一募就是一两百个会员。我就跟她讲说,妳可以移交给妳媳妇了,妳好好制心一处、一心念佛,结果她没有听进去。后来我到医院去看她的时候,她胃出血, 血是用喷的。血用喷的时候,我那时候跟她讲说,苏师姐妳心要定下来,心念佛,心定下来,我在旁边一直鼓励她。她媳妇没有很深入经藏,也没有智慧,她婆婆要送加护病房的时候,手术房的时候,跟她讲一句话,我觉得不太得体。她说,妈妈,我们跟它拼看看。妳怎么跟阎罗王拼啦?妳怎么跟业力拼哪?“能敌须弥,能深巨海,能障圣道”,业力不可思议,圣力也不可思议,念佛也不可思议。妳为什么不这样跟她开导?妳跟她讲说拼拼看,怎么拼?

结果送进去以后,做完手术出来,就到加护病房,病床上诊疗。我去看她的时候,我找了半天找不到她在哪里,为什么呢?整个人都变了,她平常头发会梳起来还很庄严,可是躺在那边的时候,披头散发,我就认不出来哪一位是苏师姐。后来好不容易认出她的媳妇,她说这就是我母亲。我就到旁边跟她讲,苏师姐,再讲佛法给她听,但是都已经来不及了。她知道我来以后,因为她很熟悉我的声音,虽然她眼睛张不开,但是她熟悉我的声音。她的意思是说你赶快救我,这谁能救得了谁呢?只有自己救自己。六祖大师说的,自度自悟。“独生独死,独去独来”,刚才讲过,“人在爱欲之中,独生独死,独去独来。”结果她一听到说我来的时候,她的鼻孔出血,鼻孔当场出血,她是激动。

所以这里讲的,年纪大的家中老人家,你怎么去度他?就是度他念佛,求生极乐世界。印光大师说,你不知道用“常住无生之道”,什么叫“常住无生之道”呢?如何脱离这个六道轮回,往生极乐,就是“常住无生之道”。这个“常住”就是我们的常住真心。什么叫极乐?极乐就是永不变易,我们讲常寂光净土,常者不变,寂者清净,光者智慧。永不变易是什么呢?是我们这一念常住真心,所以极乐世界是什么?就是一真法界,它是绝待的法界,绝待的世界,没有相对的。相对是什么?这个娑婆叫相对,有好就有坏,有对就有错,有是就有非,有长就有短,有富贵就有贫贱,有高兴就有不高兴,有喜欢就有讨厌,这就是娑婆世界。极乐世界没有这些东西,所以它没有三恶道。

你要告诉父母常住无生之道,“无生”就是我们这一念不生不灭的心,就是六祖大师讲的,“何期自性,本不生灭”的意思,这是无生。你应该用念佛往生之法,“谕令修持”,你告诉他修持这个念佛往生之法,让他在活的时候能够“生念佛号”,死的时候可以往生佛国。然后“辞生死之幻苦”,让他能够离开六道的生死幻苦,为什么叫幻苦呢?因为迷的众生他不知道,他不知道佛陀开示的,“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他没有办法。我们凡夫就像什么?凡夫就是在一个大梦里面,在说梦话。这叫做“辞生死之幻苦”。往生了,那就“享常住之真乐”。

然后印光大师说,往生极乐以后就“承事弥陀,参随海众”。“闻圆音而三惑净尽”,“三惑”就是什么?就是见思惑、 尘沙惑、根本无明。“睹妙境而四智圆明”,“四智”是什么?我们以前有讲过,第六识的分别转成什么?转成妙观察智;第七识的执著末那,转成平等性智;第八识,到唯识学里面讲的十地满心,转成大圆镜智。前五根,眼耳鼻舌身转成,成所作智,这叫转八识成四智菩提。八识就是眼、耳、鼻、舌、身、意、末那、阿赖耶识。我们刚才讲第六识就是意,就是分别,第七识末那就是执著,第八识阿赖耶识,就是藏识。

你到唯识学里面的初地菩萨,第六识的意,它就转成妙观察,什么叫妙观察?智慧,智慧就会观察。第七识的执著怎么样?他就放下执著了,就转成平等,什么叫平等?没有好坏,没有憎爱,没有是非的对待,他憎爱心放下来,就平等了。那就第七识的末那执著,转成平等性智。到八地菩萨的时候,不动地的时候,第六识就转成什么?中品的妙观察智,第七识的末那转成中品的平等性智。到十地满心的时候,第八识阿赖耶识转成大圆镜智,第六识转成上品的妙观察智,第七识转成上品的平等性智。等到你都转了以后,前面的五根转成,成所作智,就是完全都清净了,一真一切真。

所以印光大师说,你应该这样做,让慈亲跟你自己、跟你的家眷能够“同出娑婆,同生安养,同证无量光寿,同享寂灭法乐,同作弥陀法王子”,法王子就是菩萨,“同为人天大导师”,就是人人都可以成佛。印光大师说,这样才是真正尽到孝慈之心,“与夫教育之谊”,所谓孝慈教育,它是真正的孝跟慈,真正的慈悲就是这个意思,这才是真正尽到大孝,让父母永离生死之苦。

接下来,我们再看看经文。又有些老人,他虽然有孝顺的儿孙,也能够给他顾养,子孙如果能够孝顺,还可以怎么样?‘犹将冷意,暂托热肠’,什么意思呢?因为子孙孝顺还可以把这个孤独寂寞的心情叫“冷意”,暂时有个寄托,“暂托热肠”,就是说子孙很热心很孝顺的孝心,这叫还可以把这个孤寂的心情,暂时寄托在儿女的孝顺热情上。

‘不幸而母我者’,什么意思呢?如果“不幸”,儿子要孝顺你,但是,“而母我者”什么意思呢?他习惯于妻子的撒野泼辣,就是他的太太很泼辣凶悍。‘姑我者,横面阻绝’,媳妇如果对儿子孝顺公婆,处处用蛮横的阻碍隔绝,对老人家来讲就非常地痛苦。‘祇护半点骨血,空博一生凄楚’,父母亲他只为了保护儿女这一点骨肉亲情,他努力了一辈子,“空博一生”就是努力了一辈子,却换来一生的“凄楚”,凄凉跟苦楚,白白地牺牲了青春。

那么这一段我们在这边先告一个段落,我们来探讨一下,这里面讲的,媳妇如果是‘乘惯撒泼’,“撒泼”就是泼辣,万一你的太太很凶怎么办呢?有些人会娶到一个脾气很强的太太,怎么办呢?你做儿子的怎么办呢?你妈妈还在,对媳妇来讲,公婆都还在。公公比较没有问题,跟婆婆相处,所谓传统讲的婆媳之间要怎么办呢?你做儿子的要怎么做呢?这里我就跟你们引用一段圣贤的话,就是婆媳关系,以及如何当一个好媳妇。

我是男众,比较不适合来讲这个问题,这个应该由陈静瑜老师来讲女德,她是非常适合的。我跟陈静瑜老师也很熟,她讲女德讲得很好,她当时怎么去调适跟她婆婆的关系。东北热河省朝阳县有一个圣人,我想大家都耳熟能详,叫王凤仪。王凤仪这位老菩萨,他一生都在讲病,人为什么会生病?病从哪里来?跟我们莲池大师,净土宗的第八祖讲的很接近。莲池大师说,“病由业起,业由心造”。王凤仪老菩萨讲病都在讲心,他一生讲病,劝人家行善,劝善,度很多人,化世就是他教化了很多世间人,一共在东北那边讲病教化四十年。

王凤仪老菩萨他有一本善书,叫《王凤仪言行录》,里面提到媳妇道,怎么做媳妇?就是媳妇道。天有天道、人有人道、夫有夫道、君有君道、臣有臣道,在《群书治要》里讲了很多。这个地方讲媳妇道,怎么做媳妇?这个道就是我们的心、我们的性德,我们说,“体解大道,发无上心”,“体解大道”就是体悟我们这一念心性。

他在开示里讲,媳妇性如水,媳妇那个本性要怎么样呢?要像水一样,性子要像水一样的温柔,水它弯弯曲曲地流下去,说不定流千里终归大海,他用这样作比喻,大海就是什么?大海就是我们的功德,我们佛法里叫“萨婆若海”,萨婆若海就是功德海水能够弯弯曲曲地,虽然中间经过很多波折,叫做弯弯曲曲,但是它终会流到千里之外的大海。媳妇的意也要那么长,做一个媳妇的心,也要有那种长远心、有那种愿力,就是媳妇的意也要那么长,把全家人都担起来,像水漂浮东西一样,做媳妇要有那种承载的使命、承担的使命。就好像在这一家里面,妳去担待,这叫漂浮东西,像水它可以承载万物。会当媳妇,一定准生贵子,他说孝媳一定生贵子。

你看那个水,能养万物,每一个人都需要水,人需要水,动物也需要水,植物也需要水,所以能养万物。水在佛法里讲,叫般若法水、叫智慧水,我们大悲咒水,“杨枝净水遍洒三千,性空八德利人天,福寿广增延,灭罪消愆,火焰化红莲”,那就讲这个境界。

水能养万物,然后又不与万物相争,哪个地方都需要它,但是它不跟人家争。你看,水它不跟人家争,处在最低的时候,它随方就圆,水永远是在最低的地方,这最谦卑。所以妳有智慧,妳一定是最谦卑的,处在最低的地方,为什么它随方就圆呢?妳用四方形的杯子,把它装这一杯水,它就变成四方形的水;妳用圆杯给它装,它就变圆的水;妳用碗给它装,它就变一碗水,所以水它是随方就圆。

合五色,哪五色呢?青黄赤白黑,青黄赤白黑任何一色,妳只要把水加下去,它就可以融合。调五味,哪五味?酸苦甘辛咸,辛就是辣,这五味也都需要水,妳不加一点水的话,妳会受不了,那个酸味、那个苦味、那个甘味、那个辣味跟那个咸味,妳不加水不行,太咸太辣,加一点水就不辣,水有这个合五色、调五味的功能。

原质总是不变,妳看,把水倒下去,倒在这个五色里面,倒在这个五味里面,它不变,水还是水,体性还是在。所以我们三时系念里面讲,那个波跟水,那个波就是我们的烦恼,那个水是我们清净的智慧,识智本一家,识就是那个烦恼,智就是我们的智慧,烦恼即菩提。

佛法最高境界是烦恼即菩提,烦恼跟菩提是不二的,迷的时候叫烦恼,悟的时候叫菩提,迷的时候叫众生,悟的时候叫佛。所以识跟智,迷的时候叫八识,悟的时候转识成智,叫四智菩提。所以佛法是不二的,所以原质总是不变。

所以当媳妇的要能够性如水,做媳妇的,妳的个性,妳要像那水一样,充满智慧,怎能不合道呢?怎么不会跟智慧相应呢?妳随贫随富,妳嫁给贫穷的、嫁给富有的,可高可低,总不变它的本性。就像水一样,随方就圆。人如果能够这样得道,也就是媳妇佛啦。所以王凤仪老菩萨就说,如果妳能够体悟这个道理,能够做到了,妳就是媳妇的如来佛。他讲得我觉得讲得非常地殊胜。

所以这个地方我就再提一下,就是说有些媳妇,她会傲慢的原因,她是比较会顾自己,尤其现在会有很多纷纷扰扰的原因是什么呢?她比较顾娘家,所以造成婆媳不和。或者她本身视财如命,一毛不拔,悭贪不舍,锱铢必较。或者恃自己的美色而骄,或者恃自己的高学历、收入高而骄,那态度就傲慢,就是这里讲的乘惯撒泼,就是泼辣凶狠。吃饭,吃饭就是吃大饭店,就是享用高档的奢侈品。

所以应该怎么当媳妇呢?这里有一段跟大家共勉,就是要将心比心,孝道根本,古代的人说,女人要三从四德,嫁丈夫要孝顺公婆,顺从丈夫,终其一生守护家庭。现在这句话讲给现代的女性听,她们听不进去,所以现代的孝媳就凤毛麟角。男女现代强调平等,所以离婚率很高。

陈大惠老师在《圣贤教育改变命运》里提到这一段,他说母鸡打鸣,母鸡打鸣什么意思?大陆的用语叫打鸣,我们台湾来讲的话,就是母鸡司啼,早上起来母鸡负责,应该是公鸡司啼才对,对不对?公鸡来叫起床,现在不是,现在母鸡打鸣,就是母鸡来司啼,公鸡变什么呢?公鸡变孵蛋,丈夫变带小孩。

所以这个地方,结婚的时候,有一位法师就跟他的弟子讲这一句话,他的弟子,她就跟这个师父诉苦,这个法师就跟这个弟子讲,他说妳要互换父母,做公婆的要用什么角度想呢?做公婆的要想说多了一个女儿,做岳父母的人要想说,多了一个儿子进来,要将心比心,两边都孝顺。

媳妇就向这个师父诉苦,她抱怨她婆婆,一看到她婆婆就气。法师就问这位女弟子,他说那妳对妳的先生看法怎么样呢?她说太好了,打灯笼找不到,是一个好丈夫。师父就跟那个女弟子开示,妳要感恩婆婆,她生了一个好丈夫给妳。这个媳妇一听,如梦初醒,原来自己幸福是婆婆给的,搞不好过去生是妳妈妈,六道互为眷属,只是迷了以后不知道,有隔阴之迷,不知道啊。所以我们要怎么样呢?服侍婆婆,一家自然而然恢复幸福。

这里就有一个故事,是我们常讲的,不孝,有福没德,不能享福。有一位发生在我们台湾这个地方,在我们新竹苗栗这一带,有一位富裕人家。这位媳妇她嫁到这个家,她这个房子是一个豪宅,非常豪华的别墅。但是因为她曾经为了教养小孩的问题,跟婆婆跟公婆、跟丈夫起了争执,媳妇没有体会到性要如水,水要随方就圆,嫁富随富、嫁贫随贫,随高随低。妳要有这个智慧,她就没有做到。结果因为跟婆婆,跟丈夫,为了教育儿女起了争执,她一气之下就带了三岁跟七岁的小孩离家出走,住在饭店。然后让小孩子服那个药睡着,再把他们亲手闷死,自己再上吊自杀。这个女的才四十岁,留下遗书,她的母亲看了以后崩溃,丈夫看到遗体伤心欲绝。这个女的娘家跟婆家都非常地富裕,能孝顺是有福有德,厚德载物,所以善人,“人皆敬之,天道佑之,福禄随之,众邪远之,神灵卫之,所作必成”。反过来讲,如果你不孝的话,就是没有福,那就是灾祸临之,吉庆避之,凶神随之,三年天必降之祸。这一段我们用这样的故事,来作一个说明。

接下来我们看二百一十九页的最后一行。又有父母抚育子女,导致自己的财力非常地困穷,虽然如此,也要尽力将儿女的婚姻嫁娶办得很风光。父母亲将年少的儿女养得健康,照顾得温暖又肥壮,就是把小孩照顾得很好的意思。‘老穷人’就是老夫妻自己反而变得穷苦不堪,‘搔首踌蹰,望一味以垂涎’,他焦急思虑,“搔首踌蹰”就是他很焦急思虑、犹豫不决,他想说又没办法表达出来,欲言又止。‘望一味以垂涎,丐三餐而忍气’,只为了吃好吃的食物,他只希望这样,但是得不到,‘丐三餐而忍气’,为了要吃这三顿饭,要忍气吞声。

‘夜爨晨炊犹骂闲食’,帮小孩、帮子女煮饭,煮晚餐、煮早餐,还被子女骂说吃闲饭。‘纺绩抱孙尚呪速死’,她抱着孙子,为家人做纺纱的工作,还被子女诅咒还不赶快去死。‘此数等父母,怨气尤足动天’,这数种父母,就是刚才讲的,老、病、鳏夫、寡妻,还有父母财力匮乏,如果这数种父母你对他不孝,这种“怨气尤足动天”,会惊动天地,父母的怨气会惊动天地。那么‘为子孙者,行孝益当倍于常儿’,所以有这四种情形的子女更应该比平常人加倍照顾父母,劝告子女尽孝的人,在这个地方要特别地加强。

你看一个人,如果他不爱他的双亲,而说爱他人,这个叫悖德。《群书治要》里面讲,“故不爱其亲而爱他人者,谓之悖德。”不管他从事什么工作,地位有多高,如果不孝敬他的父母亲,你说他爱其他的人,这种人不可能,因为他悖德。“不敬其亲而敬他人者,谓之悖礼。”

这一段里说,父母亲如果老了、病了、没有钱了,你如果诅咒他,这个怨气会惊动天地,果报当然是很惨烈,而且非常迅速。《太上感应篇》里面有讲,“善恶之报,如影随形。是以天地有司过之神,依人所犯轻重,以夺人算···算尽则死。”这里有一个公案,就是不孝子被雷电电死,这发生在我们台湾,一九八七年的七月,当时台湾的天气很热,温度大概是达到三十五度,那个时候三十五度很热,现在更热了,因为气候变迁,极端气候。

当时媒体报导,我们台湾的中山高速公路发生一件离奇的命案,死者是被雷电打死的。他是从台中跟他朋友驾车要到台北来,要喝喜酒,可能一时尿急,车子就停在旁边,下来那个边坡,在旁边树林底下,他就在那边小解,就在那时刻,突然间一个闪电,当时把现场这位男士电死在现场,脸部焦黑。

当时检警,检察官跟警察来处理这个命案的时候,就觉得很奇怪,怎么大白天突然就发生雷电?后来查他的身分,查出来,这个人叫蔡如凯,他的父亲叫蔡长炼,他们是中部人。蔡长炼生了四个女儿,才有这个儿子,因为他是做木材商,当时在东南亚、印尼设有工厂,家庭非常富裕。他很宠爱这个小孩,我们前面也有研讨过,小不孝里面骄宠,还有习惯,坏习惯成自然,还有第三个乐纵,你放纵他,第四个小不孝是什么?从小就变成小不孝,叫忘恩记怨。

这个小孩子小的时候,他父母亲带他去南投竹山玩,经过马路旁边,看到人家稻田里芒果树,他吵著说,我要吃那个芒果。他爸爸车子停好以后,就爬上去偷摘人家的芒果,被抓到,抓到以后赔钱了事,后来讲一句话,这句话害死他一辈子,也种下他儿子乐纵骄宠的种子。他说只要能够用钱解决,都可以好办,他讲这一句话。他小孩子骄生惯养,后来他也送他去补习,补英文跟日语,补很多,但是这个小孩子不是读书的料,后来去当兵。在还没有当兵以前,他在读书的时候,一直在换学校,为什么?很顽皮,有一次作弊就被老师抓到,他爸爸就仗势欺人到学校去,靠着家长会,跟老师跟校长讲,还当着那个老师讲说,我出钱最大,那个老师一气之下就辞职了,不干了。所以他这样的骄生惯养,助长他的气焰。

后来他当兵回来以后,他爸爸就把这个事业交给他经营。结果他是一个讨债报怨来的不孝子,经营企业经营得很不理想,公司一直在赔钱,有一次年终奖金发不出来,他爸爸就体谅他说,可能年纪轻,不会经营。结果没想到后来变本加厉,他不给他爸爸管事,事业就一败涂地。后来就拳打脚踢,打他爸爸跟妈妈。后来就把他们赶出去,他爸爸妈妈没有办法,在公园里面的凉亭,在那边逗留,被警察带走。后来他想想,可能儿子一时事业不顺,所以才这样不孝。他就到一个佛寺去打禅七,台南,师父就把这个儿子叫去,把他父母带回去。他就又打他父母,他说你是故意要让亲戚朋友知道我是一个不孝子吗?

你看,我们前面有讨论过,他很怕人家说他不孝子。后来就把他爸爸关在一个房间里面,他妈妈后来就变成失智老人,后来就往生了,他爸爸后来中风,中风以后,一样给他不好的脸色看,几乎是接近虐待他,他那两个女儿也不管。后来他爸爸就在这个情况之下,他有怨跟怒,当时就讲一句话,他说你这样不孝,你将来会被雷电打死。我们以前小时候,父母都跟我们这样讲,不孝的话会被雷公打。然后你们这两个女的不孝,一个会不得好死,妳们两个都会得到不治之症。后来蔡如凯就在高速公路上,一时尿急,被雷电打死。他两个女儿,一个得到爱滋病,另一个得癌症死掉,这果报非常迅速。这个就告诉我们这四种父母,如果你让他们有怨气的话,那么足以惊动天地。

我们今天就讲到这里,若有讲得不妥之处,请各位同修大德批评指教,阿弥陀佛。


文字稿来源:因果教育弘化网


感恩您的阅读!如果你觉得文章还不错,就请发送给朋友或者转发到朋友圈。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喜欢就请关注我们吧~https://www.guoloujiang.com/30743.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