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老师主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83集)

●因果者,圣人治天下,佛度众生之大权也。若约佛法论,从凡夫地,乃至佛果,所有诸法,皆不出因果之外。——印光大师。


《太上感应篇汇编》(第八十三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4/06/19 台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083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们研讨《太上感应篇汇编》第十九句,【友悌】。请各位同学翻开课本二百六十九页,请各位看课本:

【宋毛烈。与陈祈善。祈有三幼弟。虑其长而析产业。遂先以田。强半私质于烈。累钱数千缗。母死后。但以现在田分之。至年余。载钱诣烈家求赎。烈受钱。有干没心。绐以他日受券。祈自谓素与烈善必无他。后数日至。则烈避而不出。讼之县。县受烈贿。曰。官信文书耳。安得受钱无券。祈竟以诬受杖。后屡讼之官。费公分之产几尽。然还价无凭。田仍归于烈。三弟闻而笑之。世之挟长以欺幼者。有不遇毛烈者乎。】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请各位看第六行,这个‘善’,‘与陈祈善’,这个主要是讲毛烈跟陈祈他们之间的一个等于勾结,来卖祖先的财产。这个“善”就是说交情。这个故事是发生在宋朝,“善”就是交情很好。

‘强半私质于烈’,“强半”就是超过一半,这个叫“强半”。“质”就是以财物抵押的意思,我们现在讲就是抵押担保,这个叫“质”。

‘累钱数千缗’,这个“缗”是金钱的计算名词,古代通常是以一千文为一缗。

‘载钱’这个“载”就是带着,携带、带着,带着钱去见毛烈,这个意思。

‘赎’就是因为当时他把土地质押给毛烈,拿现款嘛,他现在把钱拿回去还毛烈,希望毛烈把这个土地还给他,这个叫“赎”。

‘干没心’,这个“干没心”就是侵吞公家或别人的财产财物,这个叫“干没心”。

往下这个‘绐’,这个“绐”就是欺骗、欺诳。

再下来‘受券’,这个“受券”这个“券”,“受”就是付与,“受”就是给的意思,这个是给。那“券”呢?就是契约书,我们现在讲叫合约书,契约、契据。古代的时候常常以竹木等刻成的,分为两半,把这个合约用竹木,竹片竹木把它刻成,然后大家各执一半,各执其一,合起来就变成一个合约,合以征信,征信就是以表达信用。后来的人,因为纸张就发明了,就是我们现在常常用的这种合约版本,合约书,这个叫作“券”的意思。

‘县’是指县官。

‘文书’就是说以这个文件为依据,这个“文书”叫作文件,比如说以合约书为依据,以契约为依据,这叫“文书”。

‘还价无凭’,“还价无凭”这个“价”就是钱,质押的这个钱还给他。“无凭”就是没有根据、没有凭据。

‘挟长以欺幼者’,这个“挟”就是依靠,“长”就是排行最大的。“挟长”的意思就是他自靠,自己靠着他是长子、大哥,这个叫“挟长”的意思。

我们这一段的白话,我们来给它读诵一下:

宋朝的毛烈跟陈祈他们交情很好。陈祈他下面还有三个年幼的弟弟。陈祈他就是,‘虑’就是他有这个计谋,他就考虑到说他是长子。这个地方不是讲长子,这个地方应该是说,“虑”就是,“虑其长”就是说怕他这三个幼弟,三个年幼的弟弟将来长大,这个叫“虑其长”。就是他们将来长大以后,那要分家产嘛,‘析产业’就是分这个祖先的遗产。然后这个陈祈就私底下,‘遂先以田’,他就把这个田地,父母的这个田地拿了一半,“强半私质于烈”,就把它私下抵押在毛烈那里。毛烈就给他这个,“累钱”,就给他总共数千串,数千文的,这个一千文是一缗,给他数千串的这个钱,押在陈祈那里。

‘母死后’,等到他母亲往生以后,过世以后。‘但以现在田分之’,这个陈祈就很会计算,他先偷偷地把一半的土地先押出去,换句话说只剩下一半了,剩下一半的话,四个兄弟再来分四分之一,他独吞那另外一半。母亲死后,就以现在的一半的土地来分家产。经过一年多以后,财产已经分掉了,这个陈祈就拿了这个数千串的钱,数千文的这个钱去见毛烈,‘诣烈’就是去见毛烈,希望把那个一半的土地归还过来,他再把这个数千文还给他。毛烈把钱拿下来,你看毛烈实在,他这个陈祈已经够阴狠了,毛烈比他更阴狠。他钱拿去以后,毛烈再把钱拿回来,全部把它吃掉。

所以毛烈受钱,就是毛烈把钱收回来以后,“有干没心”,有意要吞没他家的田产。因为毛烈也想说,反正这个事情是你知我知,他不知道还有天知地知,就是《觉世真经》里面讲的,你知、我知、天知、地知,还有鬼神知。一般世间人都是这样,我跟你讲悄悄话,你不要跟别人讲,叫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鬼神知。所以他有吞没他这个财产的心,因为他算准说,陈祈当初是偷偷地把这个田地押在他那里,他认为陈祈不敢讲出去。陈祈如果讲出去的话,那他弟弟就会来分啊。

他这个钱被骗了,钱被拿走了,土地也不见了,就有一点像我们台湾的俗话讲的,台语叫哑巴压死儿子,翻成国语呢?叫哑巴压死她的儿子。因为在床铺上睡觉,妈妈不知道就把儿子压死了,因为儿子哭的声音妈妈听不到,所以叫妈妈压死这个儿子,应该是说聋子的这个妈妈压死他的儿子,台语叫哑巴压死儿子,有苦说不出。这个叫作毛烈拿回钱以后有干没心,就是要独吞。这个事情古代发生,现代也发生了很多,未来还是会有,因为这是人性的贪婪问题,等一下我们一一来分析,这一段文章非常地好,值得我们警惕。我们要明白因果,这一段这个故事事实上在讲因果的现世报,这还不要等来世,这现世就可以报了。

“绐以他日受券”,“绐”就是欺骗。这个毛烈就欺骗了这个陈祈,因为当时他要跟他拿回土地的时候,他想,那个陈祈认为说,他因为手上有那个契约,有那个合约书,而且再加上陈祈自己认为‘素与烈善’,就是他认为平常跟毛烈交情很好,这叫“素与烈善”。“必无他”,他认为毛烈不应该出卖他,也不会出卖他,这叫“必无他”。这他不知道,他没有学佛,我们俗话讲,人心难测,人家说人心不足,如大蛇要吞象。所以这个“必无他”就是可以讲他愚痴。所以贪瞋痴是三兄弟,贪瞋痴,孪生兄弟,愚痴嘛,没有智慧。今天他如果有智慧,陈祈如果懂得伦理、道德、因果,他绝对不干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

所以他认为说,他跟毛烈的交情够,所以毛烈不可能对他怎么样。他不知道佛陀跟我们讲,诸行无常、诸法无我、诸受是苦、涅槃寂静。人心为什么会无常?因为凡夫心,他有我执、有法执,有根本无明,他有贪瞋痴慢疑,习气是无量无边,所以心是生住异灭啊。所以老法师说,还没有证到阿罗汉,不能够相信你的心。为什么阿罗汉的心可以相信呢?因为他无我了,他证得无我了。阿罗汉他就是,第一个他杀贼,他杀烦恼贼,他已经断见思惑了;第二个他证果,四果罗汉,他可以接受供养,叫应供;第三个,他证得这个我空真如。

‘后数日至’,后来经过数天以后,毛烈总是避不见面。我想这个东西,如果有私底下借贷关系,或者是有欺骗行为,存心要诈欺,最容易使出的一招就是避不见面,避而不出。你怎么跟他约,他都不出来。有被倒过帐的人,有被倒过债的都有这种经历。他跟你借钱的时候很容易,你现在跟他要回钱的时候,难如登天。

就是“则烈避而不出”,他就不出来。经过数天以后,毛烈总是避不见面。“讼之县”,陈祈没有办法了,只好告官,就向县衙提出诉讼。‘县受烈贿’,县官就接受毛烈的这个贿赂,那就说了,那个县官就跟他讲,就跟陈祈讲,“官信文书耳”,我们公家机关,我们县衙只相信这个文件,你拿出文件出来,你有官方的证明文书吗?就是我们用现在讲说,你有没有去公证啊?我们现在说,你跟人家打合约,你应该到法院去公证,法院给你证明说,你们这个买卖合约有效,这个叫公证,就官方文书。你有官方的证明文书为凭啊。怎么可能还钱给人家而没有凭据呢?因为毛烈把他钱收回去的时候,也没有写一个凭据给他说,我收回你当时质押的数千文的这个钱,他也没有写。你现在钱被毛烈拿走啦,你身上又没那些钱,你有苦说不出啊。

县官本身也是一个贪官,他接受毛烈的贿赂,所以他讲出来的话就比较偏袒毛烈,这叫“官信文书耳”。他说你有官方的文书可以为凭吗?‘安得受钱无券’呢?他说怎么可能还钱给人而没有凭据呢?陈祈,‘祈竟以诬受杖’,陈祈到最后就变成我们现在讲的诬告,因为他要告毛烈,因为没有证据,所以变成诬告罪,还要被打,受到杖责。‘后屡讼之官’,后来一直打官司,现在我们讲的,从地方法院打到高等法院,再打到最高法院,这个叫“屡讼”,一直打官司,叫“后屡讼之官”,不断的提出这个诉讼。‘费公分之产几尽’,把他跟他三个弟弟所分的那一半的家产全部都花光了,几乎用尽所分的家产。“然还价无凭”,但是因为没有凭据,无法取得还钱取回田地的凭据,田地依然归于毛烈所有。‘三弟闻而笑之’,三个弟弟听了这个消息以后,就暗自的窃笑他,偷笑。“世之挟长以欺幼者”,它说世间人依靠自己是长辈,自己是年长,而欺负幼小的人,有那么幸运不会遇到像毛烈这种人吗?

这一段里面我们来探讨一个重点就是,陈祈他在三个弟弟都还年纪小的时候,他认为自己所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他就把这个田产,母亲的田产把它的一半,超过一半,私底下先质押在毛烈那里,私底下拿了这个数千钱,这样的一个可以讲说非常不诚实的行为。这个在《无量寿经》三十五品里面有提到这一段:“机伪多端,更相欺诳,欲自厚己,欲贪多有”,这一段经文等一下我们会探讨,跟用《无量寿经》来印证这一个因果故事。

我刚刚讲说这一种因果故事,虽然看起来是很短,但是古今都会发生,值得我们来探讨启发,希望从这个故事里面我们得到一个智慧。而且现在很多分家产的这个兄弟,我常常在这个讲座里面有提到,甚至分家产会对簿公堂,甚至大打出手,以后兄弟相残,闹出人命,非常地多。曾经这里也有发生过一对兄弟分家产,分了家产以后大家都有怨气。哥哥住楼上,弟弟住楼下,因为分家产不公,甚至心理不平。弟弟住楼下,哥哥住楼上,弟弟干脆就把那个楼梯口堵起来不让哥哥走。所以哥哥下楼就没有楼梯可以走。这很多很多啦。

还有我上次讲的,也是跟这个故事很像,就两个兄弟跟他们姐姐在年纪小的时候,他们父母都还在的时候,那时候大家都,家庭都在奋斗。哥哥年纪长,弟弟那时候年纪幼。但是他们,因为那时候,刚开始年轻的时候,大家感情很好,就跟姐姐跟哥哥跟弟弟,三个人就合资买了这个房子。因为当时弟弟年纪小,哥哥已经年长了,就是姐姐跟这个弟弟就把这个房子就登记在哥哥的名下。可是他们事实上三个人都有出钱。等到这个弟弟也长大以后,也是住在隔壁,父母,跟这里一样父母都死掉了,往生了。因为父母死了就要分家产,弟弟就跟哥哥讲,他说你那个房子是我们当初三个人买的,我的三分之一的份,你要分给我啊。

你看我刚才讲说,古代会发生,现代也会发生,就是年长者依靠他是长辈,他是年长,来这里讲的欺幼,欺骗弟弟,欺幼就是欺负,甚至欺骗这个幼小的弟弟。这个弟弟跟他哥哥要当时他有出的那三分之一的钱,房地产现在也涨价了,就跟他哥哥讲说,你把你那三分之一还给我。哥哥不给,不认帐,你拿证据出来啊,跟这个毛烈一样,你拿证据出来啊。当时就是,弟弟只是把钱捧给哥哥,大家彼此信任,跟那个陈祈自认为毛烈不会出卖他一样。这个弟弟就一而再,再而三跟他哥哥要那个钱,哥哥就始终不给,甚至避不见面。跟这里讲的,也避不见面。

弟弟本身住在隔壁,有一天他就趁着他哥哥,因为哥哥是以开出租车为业。弟弟有一天就藏一把刀,等到他哥哥回来以后,把车子停好,到门口去当场质问他的哥哥说:你要不要还给我那三分之一的钱?他哥哥就死不认帐。他一刀就劈过去,当场把他哥哥砍死了,兄弟相残,对不对?所以我们就用儒家说的道理,圣贤说的道理,佛家我们用《无量寿经》说的道理,我们再用《太上感应篇》说的道理,我们来分析这个故事。老和尚讲,我们要相信老祖宗讲的话、圣贤讲的话,老和尚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老人是谁?我们的历代祖先,我们这些圣贤,我们相信佛陀说的话、祖师说的话。

我们先来想第一部分,儒家怎么讲?儒家在《德育古鉴》里面,《德育古鉴》是一本因果善书。它里面讲,它说一生里面兄弟感情最久,在这本《读书录》里面讲,法昭禅师写一个偈语,他说,我们这个也研讨过了,“同气连枝各自荣,些须言语莫伤情。一回相见一回老,能得几时为弟兄。”这一段偈语都很简单,“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不要用言语或是身口意的行为互相伤害感情。这个世间是很无常的,生命也很无常,能够做兄弟还有多少时间呢?

所以它说这一段文章让人家非常地令人,发人深省。它说兄弟,“昆季”就是兄弟,“昆季之爱”就是兄弟之爱、手足之爱。它说古代的人说,人伦有五伦,它说里面兄弟相处时间最长。它说比如说国君跟大臣,这要看缘分,我们现在讲叫长官跟部属,这靠缘分嘛,长的顶多五年、十年。你碰到一个好长官,也顶多说,好,他一直提拔你,他也不可能常常跟你共事。所以顶多也是三年、五年,三年五载就要分开了。所以它说“君臣遇合”,要当长官部属要相遇,要相处在一起,那还不容易啊。朋友相会那更短暂,同学朋友也是很不容易,久久才碰到一次。妻子嫁给丈夫,现在的更短,有的离婚,有的成怨偶,十年、二十年,甚至短到五年、三年就离婚了。比较恩爱的可能是三十年、五十年、六十年,还是分开。你结婚的时候就已经二十岁了,以现在的结婚年龄,现在二十岁是很少人结婚,都拖到差不多二十五、三十,甚至到四十才结婚。如果你是三十岁结婚,就算很恩爱吧,也只不过结婚只有三十年、四十年,就七十岁了。

所以古代这个,《德育古鉴》里面讲,它说一般来讲都以二十岁为标准,但是兄弟他是出生的时候只差一岁,一年到两年,甚至三年到四年,他就出生啦。它说从“竹马游戏”,就是小时候大家一起游戏开始,一直到“鲐(tái)背鹤发”,“鲐背”就是老人,已经到年纪大了,头发白了。“其相与周旋”,大家相处在一起,甚至兄弟有时候比较长寿一点的,多到七八十年之久,超过我刚刚讲那个夫妻嘛。夫妻最多,二十岁结婚,到八十岁也不过六十年而已。有些兄弟活到八九十岁了,像我舅舅他们,现在几个舅舅,大舅二舅三舅四舅都还在,四舅都已经到七十几岁,大舅已经到九十岁了。我大舅妈都已经死掉了,二舅妈也死掉了,四舅妈也死掉了,四个兄弟都还在,就这个道理啊。这里老祖宗讲的没有错啊,兄弟最长。

然后它说怎么讲呢?“恩意浃洽”,就是我们同一个父母生的,要有那种感恩的心,大家这一世来做兄弟,要敬重尊长,要友爱幼弟。“猜忌不生”,如果大家相处在一起,不要互相猜忌、猜疑。“其乐宁有涯哉”,那种和乐怎么会有止境的呢?但是也有兄弟是怎么样呢?它这里讲,“乃有不相往来”,老死不相往来,吵架,为了钱财、为了嫉妒,哥哥比弟弟有钱,弟弟比哥哥有钱,或者说他瞧不起他,互相瞧不起,不相往来,也有啊。我光看我的周边就一大堆,一年见不到一次面,不相往来。

“不通耗问”,就是问个好都不愿意。“遇于途则耻下车”,在路上万一碰到的话,甚至不愿意下车。“阋(xì)于墙则思角讼”,你说兄弟阋墙吵架,要不然就打官司。“结异姓为弟兄”,什么干哥哥啦,称兄道弟的,结拜兄弟啦,这个叫“结异姓为弟兄”。“迎谗夫为上客”,那个嘴巴,那个三寸不烂之舌叫“谗夫”。我自己的亲戚朋友里面就有这种人,我的一些亲戚里面,我就曾经看过这个活生生的故事,就真的有这样的。但后来那些谗夫,那些三寸不烂之舌那些朋友都背叛他,只有兄弟没有背叛他,这我有一个亲族里面有这样的一个故事,“迎谗夫为上客”。“家众操戈”,甚至家里的弟兄刀枪相向,就“操戈”,同室操戈就互相残杀。“野鬼瞰室”,什么叫“野鬼瞰室”?别人就来偷你家的,贪图你家的财产了,叫“野鬼瞰室”。“非所谓第一颠倒相者乎?”老祖宗说,这不就是第一颠倒吗?这是儒家怎么讲手足之情,我们要记住这句话。

《颜氏家训》里面有说了,“二亲既没,兄弟相顾”,父母都死掉了,兄弟互相照顾。“当如形之与影、声之与响”,身形跟影子,这个声音跟这个响,就是那个回响。“爱先人之遗体,惜己身之分气”,兄弟就是分气,“爱先人之遗体”就是什么?兄弟就是父母的遗体,你爱弟弟、爱哥哥,尊敬哥哥,就是“爱先人之遗体”,“先人”就是父母。“非兄弟何念哉”,如果是说连这一点都做不到,怎么做兄弟呢?

所以做哥哥的要怎么做?它这边就讲了,“当以兄之友而行父之严”,要友悌,我们这里讲的要友悌,所以做兄长的要友爱弟弟,而要像父亲这样的,我们讲说父亲都很严格,严父慈母,行父之严。“又兼母之慈”,我们讲说父严母慈,要有母亲的慈悲、父亲的严肃。来“教导保恤”,教导幼辈跟晚辈,而且更应该照顾得无微不至,做兄弟的要到这种地步,这是《德育古鉴》里面这样跟我们讲。

我们来看,从这个陈祈跟毛烈的故事,我们看《无量寿经》怎么说,《无量寿经》三十五品,“浊世恶苦”中有提到,“机伪多端,更相欺诳,欲自厚己,欲贪多有”。这个义寂里面说,机是什么?机就是,“机谓幻惑”,他在迷惑对方、欺骗对方,这叫幻惑,用尽各种方法,“伪”就是虚诈。“憬兴云:‘机者机关’”,机关就是一种算计,“即巧言令色,曲取君意”,他在博取你的信任,“能行机伪”,去做那个欺骗人的这种行为。“又机者机心”,“机心”就是我们讲,佛家里面讲的妄语,我们口业里面有四个,恶口、两舌、妄语、绮语。在口业里面,这个“机”就是严重的贪婪、贪爱。所以这个机心就是意业,所以意业,意恶是最难治的。我们在读《俞净意公遇灶神记》里面讲,意恶是最难治的。老法师也讲意恶是最难治的。就是我们的三毒,贪瞋痴三毒。所以这个机就是你那个存心,你那个起心动念,这个叫机心,机就是算计别人、欺骗别人,这叫机心。伪就是不真诚、不诚实,伪就是诡诈。《无量寿经》里面讲,这个黄念祖老居士的注解里面讲,“如是恶人,无论尊卑上下,内外亲疏,皆欺骗诈惑。”有这种心恶的恶人,他不管是尊或是卑,或者是他的长官,或是他的下属,这叫“尊卑上下”,或是他的亲戚,或是他的朋友,“内外亲疏”,都是行欺骗诈惑。

“《会疏》曰:‘三恶相资,炽发邪欲。吸引他财,欲积自己。’”为什么这个世间会有这么多的因果故事?会有这么多的纠缠不清?就是三恶,就是贪瞋痴三恶,你贪不到就起瞋,有贪必定痴,这“三恶相资”,它是互相的。“炽发邪欲”,就帮助了那个,“邪欲”就是邪恶的这种欲念。想吸引,想去占有别人的钱财,希望自己累积自己的财富,叫“欲积自己”,总是希望一夕即富,就像现在诈骗集团,非常地多。

“故云‘欲自厚己’”,都希望自己财产愈积愈多,为什么会这样?这里讲欲贪,就是说我们刚才讲的,这个经文里面讲的“欲贪多有”,这个欲贪就是贪欲跟贪恶。《维摩经》里面讲,“身孰为本,欲贪为本”。我们为什么没有办法解脱?为什么会到六道里面轮回不休呢?都是因为这个我执跟法执,这个身执就是我们这个身见,我们执著这个我身,我这个身体是我,所以凡夫迷惑颠倒。他认为我这个身体是常、乐、我、净,这个身体是,永远保持这个身体是存在的,这个叫“常”。“乐”呢?他把世间这个五欲之乐,财色名食睡,认为是最快乐的事情。“我”,他认为我现在这个黄某某,我这个名字是真实的我,这叫作“我”。他认为我现在所拥有的房子、我的妻子、我的小孩,这都是我的,这都是凡夫严重的我、我所。我们的我执造成我、我所,我有能所,能见的我跟所见的财产、所见的妻子、我所见的事业。他不知道这个财产,佛陀跟我们讲五家共有。

所以《维摩经》讲说,“身孰为本”,老子也讲过,“吾有大患,为吾有身”,老子都会讲这么有智慧的话。哎呀,我还有一个大问题没解决,“吾有大患,为吾有身”。所以身见一破,他就证初果了,须陀洹。所以这个见惑里面,第一个要破的就是身见。凡夫他就以这个身体认为是真我,所以真常、真乐、真我、真净,他以为这个身体是干净的,事实上你两天不洗澡,就臭得不得了,而且九孔不净。所以佛陀跟我们讲要观身不净、观心无常、观受是苦、观法无我,这四念处。

这个《维摩经》里面讲,这里面讲“欲贪为本”,毛病出在这个身体的执著,严重的身见的执著,身见最执著是以什么为本呢?“欲贪为本”。“又《会疏》曰”,欲望有多大呢?它说“欲海深广”,欲海是无量无边的,“不知厌足”,不知道满足。“无尊无卑”,人一贪心起来的时候,他也没有尊卑了,长辈的钱他也要骗,晚辈的钱他也要骗。这个陈祈就是因为他贪财。所以“无尊无卑,无富无贫”,不管是有钱的,他也是会起这个贪欲,穷的人也是一样。“唯求收积”,只希望这个钱财到手就是我的。“嘈杂奔波”,这个欲望就像大海那个波浪一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像那个声音很嘈杂这样,“故云欲贪等”。“欲多占有,故曰‘欲贪多有’。”

《无量寿经》里面讲,“天地之间,五道分明,善恶报应,祸福相承,身自当之,无谁代者。”黄念祖老居士在注解里面讲,他说天地之间,事实上五道是很清楚的,你造什么样的业因,就堕哪一道去。所以“天地则所依器界,总标三界”,我们讲欲界、色界、无色界,五道,讲五道是因为把修罗道拿开,放在天道里面,放在饿鬼道里面,放在畜生道里面,这讲五道,人道也有修罗。所以“五道则能依有情,善恶通举。苦乐因果,人人常见”。我们常常看到这个世间的苦乐因果,事实上都是因缘果报它所显现出来的。“表因必有果。如是业因,如是果报,一丝不爽也。”

《无量寿经》里面讲说,这些造的因果都怎么样?苦乐自受,无有代者。它说善恶报应,报应就是什么?有施必有报,就像刚才那个陈祈把父母亲的土地,欺骗了他三个弟弟,把它私底下质押给毛烈,这叫作“有施必报”。“有感必应”,故现前所得的祸福,“皆是宿因之报应”。

这个我有一个朋友就发生真实的故事。我现在有一个莲友,他在几十年前的时候,他生意做得很大,是做纺织的。做纺织的时候,那时候他并没有学佛,他认识就是一个也是修行的,他都叫他师父,他懂得风水地理。所以在那时候他做事业做得很顺,他就曾经有钱借给,也算是他一个朋友,在我们新北市的某一个地方。当时钱借给他的时候,比如这个房子是价值一千五百万,当时他大概是借给他八百万、一千万这样。那个房子就给他抵押。后来这个人,跟他借钱的他这个朋友,后来因为没有钱可以还,他就跟我这个朋友讲,他说我这个房子被拍卖,因为他后来不能还钱,我那个朋友就把它诉请银行拍卖。但是原来这个屋主就一直求他,他说你给我一点东山再起的机会,如果银行是拍一千两百万,希望你多给我一点钱,就一千三百万,一千五百万标下来,让我多了三百万可以东山再起。后来跟我学佛那个朋友,他就跟他讲说不行,我偏偏要标一千一百万、一千两百万,我要把我的钱拿回来,甚至我把你这个房子我也要要过来。

就这里讲的,我们讲说有施必报、有感必应。你怎么样去对待别人,他就怎么样回报你,这叫感应。你用三十磅的力量打墙壁,反弹回来的痛苦就是三十磅的力量,这是因果不虚,《太上感应篇》就是在讲这个道理,有施必报、有感必应。结果事情隔了几年以后,当时原来那个屋主,因为看到自己一生的积蓄,房地产被银行拍卖掉,一无所有,后来在里面上吊自杀,上吊自杀了。后来我那个朋友就要去住这个房子,结果里面闹鬼。那时候他叫我去,叫我去捉鬼。我说我不会捉鬼,我只会带共修念佛,我不会,他叫我去。倒不是说我胆小,我觉得学佛是学智慧,干嘛去搞这种东西呢?所以我就不去。他说黄师兄,你就带我们共修,你到里面去跟这些原来,好像是自杀的冤魂,跟祂讲一讲好不好?我说我没有办法,我都没有功夫,你不要找我。

后来我这个朋友,后来他事业开始败的时候,他也同样跟朋友借钱,那没有办法,只好拿这个房子,一样这栋房子给别人设定抵押。所以后来他的房地产,后来他银行贷款也缴不出来,借的这个钱也还不出来,他跟这个后面,这个借的朋友的钱还不出来以后,人家只好一样把它拍卖。结果他也同样的语气,跟前面那个第一个地主一样,同样的语气拜托我这个朋友借钱的朋友说,你再给我多一点钱买下来,让我东山再起。对方一样跟他讲说,我为什么要多给你钱让你东山再起?你看马上,“现前所得之祸福,皆是宿因之报应”。结果后来他真的还是被他朋友出卖,一样把房子标下来,这个房子就变他的了,这证明是五家共有。

所以“《会疏》云:‘善恶约因,报应约果。’”“因有善恶”,你造了善恶的因,果就感苦乐。“形声影响,毫厘不差。”“影必随形,回响随声”,各位一定要记得这句话,很重要。你造了那个善恶的因,它就一定感苦乐的果,有形一定有这个影子,有声音一定有回响,“回响随声,一丝不爽。业因果报,亦复如是。”“苦乐相继,祸福相倚。”“祸福相承”,《无量寿经》里面讲“祸福相承”,所以“作善得福,造恶得祸,皆是自作自受。”所以因果里面,最清楚第一点就是自作自受,不作不受。《无量寿经》里面讲,黄念祖老居士注解说,“身自当之,无谁代者”。

我们来讲这个,刚才讲说《德育古鉴》跟《无量寿经》讲这样的一个圣贤的话,我们来看这个报应的启示。《了凡四训》里面有讲,“荣辱死生,皆有定数”。这个陈祈本身没有那个福报,想要独吞他父母的财产的一半,这个叫什么?他不知道“荣辱死生,皆有定数”,连生死都有定数,何况是福报呢?如果你有读《了凡四训》,就不会做这种事情出来。因为你懂得这个圣贤道理,你就不会去欺骗弟弟,造了这个因果啊。最后他也被毛烈骗啦,连土地的一半都骗走了。

所以这个荣辱死生,我们讲说什么?我们业力,业力在主宰。所以以前我们就有一个真实的故事,也是笑话,这个老和尚也有讲过。这以前我们台湾的蒋介石先生,他从大陆撤退到台湾来,曾经就有一个少将,老蒋先生要给他升中将,大概通知明天就要授阶典礼。这个少将就很高兴,因为一辈子能当到中将上将,都是三生有幸。当天晚上就跟朋友去庆功,我终于升中将啦,结果跟朋友一庆功以后,酒一喝多了,当天晚上就死掉了,第二天就不能授阶啦。这叫什么?这叫“荣辱死生,皆有定数”,一命就呜呼了。所以要怎么样呢?福报是怎么来的?要积功累行,以基厚福,我们叫厚德载物。

所以“太甲曰:‘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逭。’”就这个道理。所以我们刚才讲说,厚德载物,你的福报要怎么样?要有德行去支撑。所以《诗经》里面讲,“永言配命,自求多福”。只要扩充你的德行,“力行善事,多积阴德,此自己所作之福也,安得而不受享乎?”你还没有到达菩萨跟佛的境界,你追求的就是福报、福德,那你要怎么样呢?你要有德行去支撑这个福报。所以云谷禅师说,“世间享千金之产者,定是千金人物”,他这辈子有千万、有上亿的财产,他一定过去生有布施百万千万的这样的因在里面。我们刚才讲,善恶约因,祸福约果。他过去生有财布施,这辈子得富贵。老和尚常讲,过去生有布施,法布施,这一辈子得聪明智慧、学问渊博。过去生有布施,无畏施,这一辈子健康长寿。

所以这里讲,“世间享千金之产者”,他有千金就是,我们现在讲的用语叫有亿万家产的人,他过去生一定有这样布施的因,所以他一定是,他的业报里面、福报里面,一定是享千金的人物。也就是他的福报里面就是亿万富翁。“享百金之产者,定是百金人物;应饿死者,定是饿死人物。天不过因材而笃,几曾加纤毫意思。”老天没有把你挪开,老天没有这样再给你加一点,没有,都是你自求多福,自己种来的。所以福报是种出来的,福报是修出来的,福报不是求出来的。你什么样的土壤,加什么样的种子再下去,再用什么样的土壤,加什么水,跟阳光,跟空气,它自然就发芽。这一块福田,“一切福田,不离方寸”,就在你这一念心,我们讲心田。所以我们讲这个福田里面有恩田、悲田、敬田。

所以第三个就是说这个果报不虚,我们讲因果不空,证明这个陈祈跟毛烈,也给我们说明是因果不空。佛在经上说,人不是只有一世,若只有一生,那死了就算了,但问题不是这样的,人都有来世,一切有情也都有来生。最基本的原则,欠命要还命,欠债要还债。所以佛经上讲,“假使百千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逢时,果报还自受。”《楞严经》里面讲的,“汝负我命,我还汝债,以是因缘,经百千劫,常在生死”。还债的时候,不是少一点,便是多一点,来世再互相纠缠、互相追讨,永远扯不清,没完没了。就是这里讲的,毛烈跟陈祈,陈祈他欺骗他这三个幼弟,就算这一次给他得逞了,他还是要还他这三个幼弟的这个福报跟家产。

所以这里再下来有讲,人有机心,天有巧报,《感应篇汇编》里面讲,“人间私语,天闻若雷;暗室亏心,神目如电也。”《诗》《书》中讲,“亦曰上帝临汝,日鉴在兹,十目十手,神之听之,则吾心独知之地,自有鬼神,更严于昭布森列之时矣。”人可以不用怕法律,你可以说我不怕法律,你可以说用尽所有机关的机巧的方法,但是你逃不过鬼神,逃不过灾祸。我这里就讲两个故事,来印证这个因果不空,也跟这个毛烈跟陈祈的故事一样的。

故事一,就人算不如天算。在《安士全书》里面,《阴骘文》里面有讲这一个故事,就《文昌帝君阴骘文广义节录》,周安士居士所注解的这一本善书里面有说这个故事。这个故事讲四川,刘备在建国的时候,当时因为遇到大饥荒,巴西一带特别的严重。有一个很富有的农夫叫罗密,他存的稻谷有五千多斛,斛是古代的一个计量单位,左边是一个角,右边是一个北斗星的斗,这个字唸胡。一斛是这样,它是以十斗为一斛,也有以五斗为一斛。他五千多斛,就换句话说,乘以十斗的话,他有五万多斗的米,他藏起来不卖,他让那米价一直涨得很高的时候他再卖。我们刚才讲的,十目所视,十指所指,上帝临之鉴之,神之听之,老天都在听你,老天在看你,天地有司过之神。

结果这个罗密他认为神不知鬼不觉,我藏米谁知道啊?我等到它涨价我再来卖,谁知道啊?就我刚才讲说人算不如天算,他就这样算好了,一定可以涨价,一定可以大赚一笔。现代人还不是这样吗?买股票、炒基金,用诈术去骗人家的土地钱财,他认为神不知鬼不觉,对不对?这个罗密他认为他这样没有人知道,所以他门关起来不卖米。当时闹饥荒,当时有一位义士,义士就是我们现在讲很慈悲的人,我们讲说像菩萨一样,他叫什么呢?他叫许容,许容他倾家荡产,把他所有钱财全部拿出去救济,赈济贫困。但是他全部都用完了,力不能相继,可是看到灾民不断的挨饿死亡,他心里非常地不忍心,这个许容。

不久之后,突然间发生一件奇怪的风灾,我跟你讲说,你可以不怕法律,你可以不怕政府官员,但是老天拿你有办法,天灾、鬼神拿你有办法。结果突然间发生一个怪风,把罗密家那个谷仓吹倒,谷粮随风飘,撒到各处,成包成团的降下来,县城里面的人都捡到了,有米可以吃,罗密所积的这个稻谷一天之内全部被风吹走。真是人算不如天算,灾民都被许容的义举善行感动得来感谢他,对罗密幸灾乐祸,拍手称快,不久罗密就因为气愤,上吊自杀身亡。跟这个陈祈、毛烈这有什么差别?这是第一个故事。

第二个故事,就是一念之差。有一位叫龚僎(zhuàn)的这个人,他本来是一个船夫,在长江以渡船为业。有一天有一个人就搭了他这艘船,当天月黑风高,风浪很大,狂风大雨,结果因为月黑风高,狂风大雨的话,船的上面只有他跟这个富翁,他想说反正没有人知道,我把他推下去谁知道呢?但是他看到那个富翁带了一大笔钱,贪他那大笔钱,黄金。他就趁他没注意的时候,把那个人推到那个海里面去,溺死了,他以为这样就没事了。老和尚讲,你把他杀死了,他最慢四十九天之内找你报仇,没找你报仇,到你家投胎当你的儿子,将来继承你的财产,全部又还给他了。

这个龚僎他就挤下这个巨商,落水以后,然后夺取他的财富财宝,后来这个船夫就没有再做渡船为业了,他变成富翁啦。后来这个船夫就住在维扬,就今天的扬州,他生了一个儿子,长大以后,他看他父亲像仇家一样,仇人一样。龚僎就很生气,因为被这个儿子气死了,就跑去问乩仙,就扶鸾那个乩仙,这个乩仙就说了,祂说,“庚子八月西风恶,扬子江中波浪作,二十年前一念差,贵君试把心头摸。”

这鬼神真的很厉害,二十年了,这鬼神都知道,鬼神祂有神通,我们说祂有天眼通,祂有天耳通。你看祂把他断得准准地,庚子年那一年,就那一年叫庚子年,而且时间是八月,祂都跟他讲出来,“庚子八月西风恶”,“西风恶”是什么?长江江上狂风大作,月黑风高,“扬子江中波浪作”,所以证明刚才我们讲说,天眼洞视、天耳彻听,神之听之,十目所视,十指所指一样,这里就给你做一个印证了。“扬子江中波浪作”,连发生地点都给你点出来,在长江,而且那一天波浪很大、风浪很大。“二十年前一念差”,你只贪那一袋的钱。你看,你动那个心念,上天都知道,这叫什么?“二十年前一念差”。“贵君试把心头摸”,你摸一摸你的心头。

这个龚僎大惊失色,因为断得太准了,他二十年前推人下海,夺财的祕密事,时间是庚子年八月,地点是扬子江,天气恶劣,这些隐微事老天怎么都知道呢?对不对?老天当然知道啊,那个乩仙叫他摸心头。后来龚僎离家出走,因为他想天都知道,那地狱也知道啊,他就离家出走了,在他乡死无其所,客死他乡。龚僎谋夺别人钱财,不能够自用,最后还是落入怨家不孝子手里,就是前世被他杀死,这个钱财的主人的手中。所得到的只是二十年的提心吊胆及不得好死,但阴司的帐还没算咧,因为杀人,欠命的要还命,欠债的要还债。欠债还完了,那欠命呢?

所以最后《太上感应篇汇编》里面这些法语我们把它唸一遍,“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世间没有百岁的人,天就有未了结的案,报应里面有现报、有生报、有后报。“念有转移,报宜斟酌。或在本身,或在子孙;或在现世,或在后身。大小迟速,变化迁移,丝毫不错。”这一段可以把它背起来。报应不是在你自己,就是在你的子孙,不是在现在,就是来世,就下一世。但是不管怎么样,大小快速,变化迁移,绝对不会错,这丝毫不爽。所以我刚才讲报应有现报、有生报、有后报。现报,现做现报;生报,现在做来世报;后报,等三世,十百千万生才受报。

刚才讲这个陈祈、毛烈,还有刚才龚僎这个案子,这都是什么?这叫我们刚才讲的,报应里面有显报跟直报。我们前面《太上感应篇汇编》里面有提过,有显报、有直报、有隐报、有巧报。显报就是你看得到的,他去抢劫,被人家警察移送法办,被判刑了,这叫显报。那直报呢?直报就是直接得到报应,这叫显报跟直报。那隐报跟巧报呢?就有些人在一生当中,可能做出一些不为人知的善事阴德,或隐藏一些别人不知道的损德恶事,所以他所受的果报就不是我们平常表面上所看到的善恶行为造成的,他可能有积阴德,他可能做损德的事情,别人不知道的恶事,他可能有做别人不知道的善事,这叫隐报跟巧报。所以他所受的报应的轻重,就可能不是我们这些所看得到的善恶行为可以决定。他还有隐恶隐善,阴德,隐善阴德,或是隐恶缺德的事所造成的。

这个在《感应篇汇编》也好,或是《印光大师文钞》里面也有提到这么一个故事,就我们讲秦桧的一生,就害岳飞嘛,或是曹操的故事,我们都很清楚。曹操他三国时代,他奸恶一世,但他死后王位被篡,妻妾被夺,而且轮回到一千四百多年,在《印光大师文钞》里面有提到这一段。说在清朝乾隆时,在苏州有一条被宰的猪的肺肝上,还写着曹操两个字。当时有一位青年看了以后,心生惊惧,因果无常,出家修行,法名佛安。这印光大师说出来的故事。所以证明什么?刚才我们讲现报、生报、后报,所以因果不空啊。老和尚讲万法皆空,因果不空,这个故事就得到最大的证明。

我们再来讲下面这一段:

【句容民。兄弟三人。伯氏客蜀。三载不归。仲以嫂美。令人诈称兄死。嫂为泣哭成服。久之。察其心无嫁意。乃私受贾(gǔ)人金。鬻之。仍绐贾人曰。嫂性欲嫁而多矫饰。若好语则费时日。汝可率徒众猝至。见素笄者。拥而登舆。但云。明日讲话。登舟为汝妇矣。计定。其夜贾人率徒众至。仲季皆避去。然季瞋分银少。已先潜以语嫂。仲妇不知也。嫂因泣告仲妇曰。汝夫嫁我。幸是富客。但何不早言。令我饰妆。今吉礼而素妆可乎。幸以缁冠相易片时。仲妇授之。自著素笄。嫂即匿去。客众见仲妇。随拥而去。乘风舟发。仲归。始诧失妇。追之。则千帆杂乱。不能得矣。及次朝。伯氏肩其重橐归。夫妇重聚。里人皆来劳远。仲惭愧殊甚。闻其二稚。啼索伶仃。肠为寸裂。里人有知。无不揜(yǎn)袖胡卢者。凡敬顺欺悖之于兄弟。较之他人。其祸福之报十倍。若父母则百倍矣。可不畏哉。可不戒哉。】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句容民’,这个“句容”,这个字唸钩,不唸聚,叫句容。句容它是县里面的一个名称,叫句容县,这句容县在哪里呢?在今天的江苏句容县。

‘伯氏客蜀’,“伯氏客蜀”这个“伯氏”是长兄,“客”就是旅客、旅居,寄居在外,在外面做生意,这个叫“客”。“蜀”是四川,也就是说兄弟三人,这个大哥在四川做生意。

‘仲’,‘仲以嫂美’,这个“仲”是中间的意思,中,是排第二,兄弟或姐妹中排行第二者。古时候兄弟姐妹排行是怎么称呼呢?叫作伯仲叔季,伯就是大哥,仲是排第二,叔排第三,季是排最后,伯也有一个称孟,这是古代兄弟的排法。

‘成服’就是古时候丧礼的大殓之后,亲属按照跟死者的关系亲疏,所穿的不同的丧服,这个叫“成服”。

‘贾人’,“贾人”就是做生意的人。

‘鬻之’,“鬻”就是把她卖掉,谋取私利而出卖。

‘仍绐贾人曰’,这个“绐”是欺骗,刚才前面有讲过。

‘矫饰’,“矫饰”的意思是说矫揉造作,用现在的用语叫矫揉造作,造作夸饰,说矫揉造作比较贴近事实。

‘猝至’,“猝”就是突然间、忽然。

‘素笄’,“见素笄者”这个“素笄”,“素”就是白色的,“笄”是古时候女众来贯穿上面那个头发,把它竖起来,把它固定的,这个叫“笄”。古人盘发髻所用的这个簪,这个发器发夹就是了,就发簪这样插下去,这叫“素笄”。

‘舆’就是古代的轿子。

‘仲季’呢?“仲季”就是刚刚讲的第二个跟第三个。

‘潜’,再下来这个“潜”,“已先潜以语嫂”,“潜”就是潜语,这个“潜”就是暗中、祕密的。“语”就是告诉大嫂。

‘幸’,‘幸是富客’,“幸”是幸好。

‘饰妆’,“饰妆”就是打扮。

‘吉礼’,“吉礼”就是指婚礼。

‘素妆’就是淡妆,妇女打扮得比较淡雅不浓艳,这个叫“素妆”。

‘幸以缁冠相易片时’,这个“幸以”,“幸”就是希望。“缁冠”,“缁”就是黑色,我们一般讲佛门缁素,佛门这个字也常用,也是用在佛门,这个缁素,缁素就是指在家众跟出家众。“缁”就是黑色,“冠”就是帽子。“幸以缁冠相易”,“易”就是交换。古人行冠礼的时候,他会戴缁布冠。

‘匿’就是隐藏躲避。

‘诧’,‘始诧失妇’,“诧”就是惊讶。

‘肩其重橐归’,肩膀上扛着很沉重的行李跟物品,“橐”就是行囊,就是我们现在讲,就是行李的这个袋子,这叫作“橐”。

‘里人’,“里人”就是同乡的人。

‘劳远’,“劳远”就是什么呢?“劳”就是慰劳。

‘仲惭愧殊甚’,这个“殊甚”就是非常,很怎么样的这个意思。

‘二稚’就是两个小孩都还小。

‘啼索伶仃’,“啼索”就是小孩子哭得很伤心,叫悲啼,悲啼就是叫啼。“索”,小孩子总是要吃东西嘛,叫“啼索”,幼儿因为母亲不在了,“啼索伶仃”,“伶仃”就是孤独、没有依靠的样子,叫作“啼索伶仃”。

‘揜袖胡卢者’,这个“揜”就是,因为古代的衣服都比较长,用这个袖子遮没在那边偷笑,这个叫“揜袖”,遮蔽掩盖,“袖”就是揜袖。那“胡卢”呢?就喉间呵呵呵呵这种笑声,这个喉间的笑声叫嗤笑。

‘欺悖’,“欺悖”就是欺骗。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白话:

以前在江苏有一个句容这个地方,句容这个地方的一位老百姓,他们有兄弟三个人。大哥就到四川去做生意,三年都没有回家。二弟因为大嫂长得貌美漂亮,所以就派人诈称说大哥已经客死他乡了。大嫂因而著丧服,痛哭流涕。经过一段时间以后,观察大嫂她没有改嫁的意思,就私下接受商人的礼金,将大嫂卖给这个商人。于是就向商人说啦,欺骗说,大嫂其实想要嫁,但是矫揉造作,不好意思说出口,所以有很多推托掩饰。如果,‘若好语则费时日’,如果你要劝她嫁,又要费很多的口舌跟时间。他说你可以率你的家丁,率领众人出奇不意到我家来,见到一个头戴素笄的妇人,头上有绑素笄的这个妇人,你一拥而上就把她押到这个轿子里面,就把她抬走了。他说,你只要说话,明天开始讲话的时候,‘登舟为汝妇’,这个妇人就被押到这个船的上面,她就是你太太啦。只要一登船,就是变成你太太啦。

‘计定’,这个计谋一决定以后,当天晚上这个商人,就富有的商人,就率著徒众就到了,到他家中。二弟跟三弟都避开,‘然季瞋分银少’,但是那个三弟,他就气愤他的二哥,他所分的钱银,这个钱财很少。“已先潜以语嫂”,就暗中告诉他大嫂,说二弟要把妳卖掉,卖给商人。但是二弟的太太不知道这个事情,就‘仲妇不知也’。‘嫂因泣告仲妇曰’,这个大嫂就哭着告诉那个二弟的太太说,‘汝夫嫁我’,妳丈夫要把我嫁出去,幸好是富客,幸好对方是有钱人。‘但何不早言’,但为什么不早一点说呢?“令我饰妆”,让我打扮打扮。“今吉礼而素妆”,今天要举行婚礼,我这个发夹上这个素妆,这样可以吗?因为我没有戴发冠,“缁冠”就是黑色的那个帽冠,帽子,“幸以缁冠相易片时”,妳可不可以妳那个缁冠跟我对换一下,我那个素笄就给妳插,我们这个衣服跟这个素笄就对换一下。

大嫂就戴着那个帽子,那弟妇呢?二弟的太太就戴着那个素笄,‘仲妇授之’,这个二弟的太太就把身上的衣冠给了大嫂,自己就戴着这个素笄,大嫂就躲避而去了,就逃走了。这些富商跟他的客众看到这个第二个弟弟的太太,‘随拥而去’,就把她押走了。‘乘风舟发’,乘着这个风浪很大,这个船就开了。二弟回来以后,才感觉不对劲,他太太不见了,“始诧失妇”,就是太太不见了。‘追之’,要追出去的时候,‘则千帆杂乱’,到港口的时候很多很多的船,帆船杂在一起,叫“千帆杂乱”。‘不能得矣’,已经不知道在哪一艘船,他太太在哪一艘船的上面,“不能得矣”。

‘及次朝’,到第二天早上,“伯氏肩其重橐归”,大哥就带着行李,背着行李就回来了,他们夫妇重新聚在一起。同乡的人都来慰问,来慰劳这个大哥老远这样回来。二弟就觉得很惭愧,非常惭愧。可是大家都听到他那两个幼小的儿子在哭,“啼索伶仃”,哭着要找妈妈,哭着要吃东西,觉得很孤苦伶仃。大家听到以后,肠为寸断,大家听了都很不忍心。同乡的人都知道这个事情,“无不揜袖胡卢者”,大家都暗自偷偷地窃笑。

所以这个故事给这个,“敬顺欺悖之于兄弟”,给这个尊敬顺从长兄,或者弟弟的,欺骗弟弟的人,‘较之他人,其祸福之报十倍’。它的意思是说,凡是在兄弟之间行尊敬顺从之道,或者说你行欺骗、诈骗背离的方法,比起和无亲情关系的他人,他的祸福报应是十倍的。也就是说你同样去骗兄弟跟骗别人,它那个祸福的报应是差十倍,这里讲其报十倍。如果跟父母比较,那就百倍之多,‘若父母则百倍矣’,你欺骗父母那这个果报更重,就百倍之多,可不敬畏吗?可不戒慎吗?

在这一段里面,我们就看到这个二弟来欺骗他这个大哥跟大嫂,这个在《印光大师文钞》里面,也有提到这一段,印光大师跟我们怎么开示呢?印光大师说,兄弟之间要戒贪财,要戒争财,在《印光大师文钞卷一》“复陈慧超居士书”里面有这样的开示。他二弟为什么会这样?这个二弟就是因为贪心贪财嘛。

所以印光大师说,“贪瞋痴心,人人皆有”,贪心、欲望、愚痴的心,每一个人都有,凡夫都有。“若知彼是病”,如果你知道这是一个习气,这是一个毛病。“则其势便难炽盛”,你有学佛,你有觉悟,你有忏悔,你有修行,你有接触善法,你有读《了凡四训》,你有读《太上感应篇》,你有读《弟子规》,你就怎么样?你就会知道这些圣贤的道理,你就不敢去造作,不敢去造恶。那么这个贪瞋痴心,它这个种子就很难炽盛,就很难种子起现行,现行薰种子。所以我们读《弟子规》、《太上感应篇》的目的是怎么样?我们来作观照般若。

所以印光大师说,如果你能够这样了解说,每一个人都有这个习气种子,你遇到贪心起来了,你遇到没有智慧了,痴心起来了,“譬如贼入人家”,就好像盗贼到你家去一样。“家中主人若认做家中人”,如果你没有觉悟,你没有薰习这些圣贤的道理,你就没有这个觉照的功夫,你碰到你的贪瞋痴,三毒的种子起来了,你就没有觉照的功夫,没有觉照的功夫,就好像盗贼跑到你家去,要抢你的钱财。你起了这个贪心跟痴心,它会劫你的功德法财,我们讲七圣财,我们以前常提过,信财、戒财、舍财、闻财、惭愧财、定慧财、精进财,这就是七圣财,它会劫你这个功德法财。

印光大师说,就好像盗贼到你家去,如果主人,主人是谁?主人就是我们这个本有的清净的自性觉性,我们这个惭愧心,我们这个忏悔心,就是我们的觉性啊,这是主人,这才是真正的主人。他说这个主人如果认得出,如果你认得出你自己在做什么,我们讲自觉觉他,觉行圆满,你现在做,你自己的什么行为,你自己的心念,起心动念,自己有没有看到了,这个叫作认得自己的家中人。你六根接触六尘,你有没有攀缘,你自己要觉照,你动心了没有啊?这个叫作主人若认做,如果你把这个起心动念,这个贪瞋痴当成自己的家中的人一样,这叫“认贼为子”。这里讲的,印光大师说,你如果认贼为子,则全家的珍宝,全家的这个财产,都被这个小偷把你偷走了,你的功德法财,就被这个贪心跟痴心把你劫走了。

“若知是贼”,如果你知道这是妄心,这是贪念,这是愚痴的行为,这叫作“若知是贼”。“不许彼在自家中停留一刻”,你用念佛把它观照,把这个烦恼伏住,这个叫“不许彼在自家中”,不让它在我这一念心里面停留片刻。“必须令其远去净尽”,必须把这个妄念转掉,念佛就是把这个妄念转掉,拜佛就是把这个妄念转掉,听经就是把这个妄念转掉,读诵经典就是要把这个妄念转掉,把这个贪心、痴心、瞋心转掉,不让它停留片刻,“必须令其远去净尽”。“庶财宝不失”,你这样才可以让你的功德法财不会失去,而主人就安泰啦,主人就平安啦。

“古德云:不怕念起,只怕觉迟”,不怕念头起来,就怕你没有这个觉照功夫。“贪瞋痴一起,立即觉了,则立即消灭矣。”狂心歇,歇即菩提,这禅宗讲的,你知道它是狂心,狂心歇,歇即菩提,把狂心放下来,菩提心就出来了。“若以贪瞋痴为自家正主”,则认贼为子,其家财宝必致消灭、消散矣。

印光大师教我们说,念佛时不能够恳切者,他是不知道这个娑婆轮回的苦、极乐的乐。你要想到人身很难得,“中国难生,佛法难遇,净土法门更为难遇。”“若不一心念佛,一气不来”,定随宿生今生最重恶业,堕三途恶道去了,“长劫受苦,了无出期”。“如是则思地狱苦,发菩提心。”菩提心者,自利利他的心。“此心一发”,印光大师教我们发菩提心,他说菩提心只要一发出来,“如器受电”,就好像这个电灯泡有电,把它导电一样,这个东西有电,把它导电一样,这叫“如器受电”。“如药加硫”,就是这个药里面,就把它加这个硫,就是我们讲说,火药里面把它加这个东西,“其力甚大”,它就有爆炸力了,爆发力了,而且迅速。“其消业障,增福慧,非平常福德善根之所能比喻也。”

所以发菩提心,我们《无量寿经》里面讲,“发菩提心,一向专念”,一定要发菩提心,那什么叫菩提心呢?印光大师说自利利他的心,去利益别人那个心,他说你被境界转了,是你平常的操持力浅,你平常的功夫不够,所以你就会怎么样?被境界转以后,“喜怒动于中”,所以你就会有这个喜怒的这个妄心,“好恶形于面矣”,心一起心动念,脸色就不好看了,叫“好恶”。“操持者,即涵养之谓也。若正念重,则余一切皆轻矣。”

所以什么叫提起正念?老法师有跟我们开示过,他说什么叫正念现前?他说你根尘接触的时候,这一念心不起执著叫正念,我们常常说,期待说临命终的时候,临命终时正念现前,心不颠倒,但是什么叫正念呢?你平常就要有这个修持功夫,就是说,老法师说的,你当下根尘接触不能起执著,念佛就让你不起执著。所以印光大师说,若真修行人,“于尘劳中炼磨,烦恼习气,必使渐渐消灭,方为实在工夫”。

另外《无量寿经》里面,因为这一段里面主要是讲二弟欺骗大嫂,把她偷偷地卖给这个商人。在《无量寿经》“重重诲勉第三十六”品里面,也有这一段经文,我把经文念一下:“共其怨家,更相杀伤,从小微起,成大困剧,皆由贪著财色,不肯施惠,各欲自快,无复曲直,痴欲所迫,厚己争利,富贵荣华,当时快意,不能忍辱,不务修善,威势无几,随以磨灭,天道施张,自然糺举。”

这个故事里面跟《无量寿经》这个经文里面是不谋而合。黄念祖老居士说,“重复造恶,结怨成仇”,就变成冤家啦。“互相报债,甲杀乙,乙复杀甲”,所以这个“更相杀伤”。从什么地方开始呢?“从微至著,愈演愈烈,无有穷期。”从什么地方呢?从我们这个,“从小微起”就是这个念头起动的时候,“成大困剧”。所以都是什么原因?“皆由贪著财色。多求无厌足为贪。贪心牢固曰著。《宝积经》云:‘邪念生贪著,贪着生烦恼。’”我觉得这段注解写得很好,我们心里起了邪念了,就生了这个贪著,贪爱跟执著的这个心,因为贪著就生了烦恼,什么原因呢?因为财色,财是指钱财货物,色是指这个女色,男女之间的情欲。

《嘉祥疏》云:“或贪财,或贪皮肉。”贪皮肉就是贪色。又云:“‘皆由贪著’下,出三毒之过。贪著荣华,贪现在乐造恶。”“各欲自快,无复曲直”,只想眼前得到这个快乐,或是得到这个利益,不去问这个是非曲直,“无复曲直”。“只求自利快心,不问是非曲直”,为什么?因为他愚痴,“痴欲所迫”,贪欲的心,贪其实是为什么造成的?贪主要是从愚痴过来的。所以这里讲说,“贪欲之心,实根于痴”,所以我们要问说,到底是贪心严重?贪心比较严重还是痴心比较严重?我们讲贪瞋痴三毒,各位,哪一个比较严重?黄念祖老居士跟你讲,贪欲之心它从哪里出来的呢?“实根于痴”,就是没有智慧,愚痴。我们为什么要薰习经教?我们为什么要读《太上感应篇》?我们为什么要听闻佛法?听老法师的开示?因为我们就是贪心习气重嘛。你为什么贪心习气重呢?因为你没有智慧,就是这里讲的,贪欲之心是实根于愚痴,所以叫痴欲。

《佛遗教经》里面讲得很清楚,这一段要把它背起来:“若有智慧,则无贪著。”你说,哎呀,我就是放不下这个身心世界,我放不下五欲六尘,你为什么放不下呢?前面跟你讲,《遗教经》跟你讲,无有智慧。所以老法师常讲,看破一定可以放下,为什么没有放下?因为看不破。为什么看不破呢?因为没有智慧,“若有智慧,则无贪著”,你没有贪著就放下啦,所以我们智慧没有开啊。“此经文明痴贪二恶”,他说贪跟痴这两个恶,超过瞋毒,超过瞋心。所以看这个故事里面,这个二弟也是贪慕富贵荣华,结果没有想到自己老婆就被卖掉了。本来是要卖大嫂,结果弄了半天,自己的太太把她卖掉了,为什么?就是富贵荣华,他贪慕这个富贵荣华。“以求快意于当时。不愿忍辱修善,积累福报于来日。于是威势不常,随即消灭。”

最重要是后面这一段,“天道施张,自然糺举”。我们刚才看到这个二弟把大嫂卖掉,结果就这么巧,大嫂没有被卖掉,反而把自己的太太卖掉了。就是这里经文讲的,“天道施张,自然糺举”。“施”就是什么?“施”就是张也。那么“糺”呢?就是纠,正也,察也,举其他这个错误的地方。“自然之理”,他说天地的道理,天道的道理,法尔如是。“法尔之道”就是本来就这样,“谓之天道”。

所以“《净影疏》云:‘天下道理,自然施立。’”你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什么道理?就是自然就会这样,感应道交,就是天下的道理自然施立,“是故名为天道施张”。造恶一定会被彰显出来,这叫作名曰纠举。“《会疏》云:‘今所言天道者,但是因果报应之报。’”这里面这个故事里面,句容民,句容县的这个三个兄弟,二弟把大嫂卖掉,最后他自己的太太也这样阴错阳差被卖掉了。就是这里讲的,这个因果报应就是天道。所以你现在所看到的,你说天心在哪里?天道在哪里?你说老天有没有眼?有,善恶报应就是因果报应,就是天道,就是天心。所以《净影疏》说:“罪者归之,无人伴匹。”你造恶的人得到这个罪罚,得到这个果报,没有人给你的,是你自己给自己的。“‘古今有是,痛哉可伤!’表三毒所作的恶因,定感痛烧之恶果也。”

这一段的故事里面,印证到《无量寿经》讲得非常清楚,老法师曾经也示过这个法语。他说人有机心,天有巧报,接下来我们来报告分享老法师对“忠孝友悌”的开示。我们上一回有提到说,养父母之志,养志就是要立愿、要发愿,如何教人家立志发愿?佛家讲发愿,立志不是为名利,而是要立大功之志。老法师说,养其彻地通天、民胞物与之志,这句话现在人读,意思比较难懂。老法师说,我们把它换个角度来说,就是说,养成为法界一切众生尽忠尽孝服务之志。那这是什么?这叫修六度万行,行菩萨道,行菩萨道就是为一切众生服务,行菩萨道就是自利利他,就是为众生服务。人生以服务为目的,以助人为快乐之本,佛是这么教我们,儒家道家也是这样教我们。你的志跟愿如果有偏差、有偏邪了、有不正了、有错误了,那么你的顺亲养志就没办法落实。

怎么样去落实呢?他说从儒家的诚意正心,诚意正心是佛家讲的发菩提心,可是我们发菩提心发不起来,为什么呢?为什么发不起来呢?老法师说因为有障碍,怎么去除障碍呢?就是儒家的格物致知。格物以后才能去致知,致知而后能够意诚,意诚而后能够心正,它是有方法、有步骤的。老法师说,第一个条件就是你要真诚心,你必须要很真诚,真诚以后,你自然而然你可以格物,格除物欲的诱惑,这叫格物,物就是欲望。欲望是什么呢?老法师说,《地藏经》里面有讲两个欲望,很麻烦,一个是爱欲,就是我们讲的情执,一个就是嗜欲,就是我们的习气毛病,我们的嗜好,比如说抽烟、喝酒、吃肉、杀生,都是因为嗜欲所产生的。爱欲就是,爱不重不生娑婆,这情执。他说这两个是比较麻烦,嗜欲是嗜好,他说你能够把这两个欲望去除,这叫格物。

欲望这个力量非常大,他说无始劫以来的习气,它不但是障道,而且是障世间一切善法。佛给我们讲世间的善根,就是所有一切世间善法,它有一个根源,根源是什么?就是要三善根,三善根是什么?无贪、无瞋、无痴。他说如果你还有贪瞋痴,你所做出来的善就是伪善,不是真善,你可能会欺骗别人,但是你不能够欺骗天地鬼神,你不能够欺骗自己的良心。佛法里面讲断烦恼,儒家讲格物,格物就是断除刚才讲那个嗜欲跟贪欲。所以格物就是要格斗,要战胜这个物欲,用你的智慧,用你的理性,克服你的烦恼,这个意思啊。

佛法里讲有二障,一个叫烦恼障,一个叫所知障。老法师说,我们修八万四千法门,我们修念佛法门是要干什么?我们就是要有这个定功,他说你有这个定功,你就可以破除烦恼障。你有智慧,你就可以破除所知障。所以破除这个所知障,儒家讲致知,致知就是要开真实的智慧,真实智慧现前才能够把所知障除掉。必须把爱欲跟嗜欲断掉,才能够修戒定慧。老法师说,我刚才讲过修行八万四千法门,就是用八万四千个不同的方法,不同的手段去修禅定。我们用念佛,用执持名号,用这个方法修禅定,他说禅定是什么?就是破烦恼障,你心清净了,我们讲因戒生定,因定发慧。

所以刚才讲格物,是让你持戒。比如说你持五戒,你持八关斋戒,这个都是格物的方式。你念佛,你执持名号,用这个方法修禅定的功夫。像定弘法师他们在正觉精舍,他们日中一食,他们持不捉金戒,这个是儒家讲的格物,也就是佛家讲的,刚刚讲的,老法师讲说去除这个嗜欲,嗜好跟贪欲这个习气。所以如果你到正觉精舍去,你就会看到他们这个正觉精舍的法师,有一些法师修持得非常地精进用功,他们穿那个百衲衣,他那个百衲衣是,你看他这种天气,夏天,他也是穿那个百衲衣,他冬天也是穿那个百衲衣,他不是说夏天他就穿比较薄的百衲衣,不是,就是那一件。

我那一天去供僧,还特别把他们看得很清楚。它真的有些地方是真的很破,有些是用缝的把它缝起来。有一次我们就带莲友去,有一个莲友很有意思,她看到正觉精舍很多师父穿百衲衣,她回来在车上跟我讲,这位师姐特别有意思,她可能对佛门不是很了解,她就跟我讲说,黄师兄、黄师兄,我看你跟正觉精舍很熟,我看那有几个师父穿那个百衲衣,那个衣服很破。她说你哪一天再带我去,我再买很多比较高级的布料,跟出家人那个僧服给他们穿,让他们穿好一点。我后来在车上就跟那位师姐解释,我说师姐,他们穿那个百衲衣,就是要破那个贪爱,破那个执著,破那个贪欲跟嗜欲。他想要断那个贪的这个习气种子,你再让他穿得更好,他这个就变成什么?就变成说这个增长他们的贪爱了。

所以老法师说,你真正把烦恼障破掉了,他是心就清净了。所以如果你到正觉精舍去,你会发现佛说的,经典里面讲,心净则国土净,那个地方真的很清净,心净则国土净。为什么心净呢?他习气毛病断掉了,他习气毛病伏住了,所以心净则国土净。我上次去供僧的时候,他们那个正觉精舍的典座,也是穿百衲衣。你看这种天气这么热,典座是什么?典座是专门在这个大寮里面,就是厨房里面,大寮就是佛教的用语,在这个香积寮里面,这个大寮里面,这个锅炉上炒饭、炒菜、切菜、洗菜,满身大汗,正觉精舍那个典座。我问说,法师你上下怎么称呼啊?你跟我讲你一个法名,他说叫我典座就可以了,很认真。

有一次我在供僧的时候,我看他打菜,他什么菜都把它打在一起,就跟佛陀时代一样,这里面有你喜欢吃的,也有你不喜欢吃的,破你的执著。日中一食,树下一宿,佛陀就是要破你的执著。他就把喜欢吃的菜,跟不喜欢吃的菜,跟你和在一起,打破了,打破你的执著跟贪爱。所以你怎么破烦恼障?念佛再加四念处,再加持戒,持戒念佛。你那个贪爱跟嗜爱的习气就可以断掉了。就这里讲的,你心就清净了。

所以那个典座就跟我讲,他这样不断地在大寮里面,为常住众这样服务。他说他本来有痛风,这病都好了。我还好心说,师父,要不要我拿药给你?他说不用吃药,不药而愈,为什么?业障消了嘛,病由业起,业由心造。那个典座,你不要看他是典座,我问他说,典座你出家多久?他跟我讲一二十年。我说你以前还没有出家在做什么?他说我在桃园当个企业家,是一个工厂的董事长。我说你董事长?放下这个世间的荣华富贵,来出家修行,他修苦行,为了自己的法身慧命,为了了自己的生死。所以老法师说,你戒定慧具足了,自然而然佛道就成就了。

以上我们就讲到这里,因为时间的关系,若有讲得不妥之处,请各位同修大德批评指教,阿弥陀佛。


文字稿来源:因果教育弘化网


感恩您的阅读!如果你觉得文章还不错,就请发送给朋友或者转发到朋友圈。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喜欢就请关注我们吧~https://www.guoloujiang.com/30722.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