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老师主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82集)

●因果者,圣人治天下,佛度众生之大权也。若约佛法论,从凡夫地,乃至佛果,所有诸法,皆不出因果之外。——印光大师。


《太上感应篇汇编》(第八十二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4/06/12 台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082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们研讨《太上感应篇汇编》第十九句,【友悌】。请各位翻开课本二百六十三页,第二段:

【宋司马温公。兄伯康。年八十。公奉之如严父。保之如婴儿。每食少顷。必问曰。得无饥乎。少寒。必抚其背曰。衣得无薄乎。】

我们来看这个,这段比较简短。

我们看这个‘严父’,“严父”就是我们讲父严母慈,母亲总是比较慈悲,父亲比较有威严,所以一般称父亲叫“严父”。

‘保之如婴儿’,“保”就是养育、抚育,或者是,在这个地方因为是他哥哥嘛,所以“保之”应该是照顾他像婴儿一样。

‘少顷’就是片刻、一会儿。

‘得无饥乎’,这个“得”,“得无”就是有没有呢?就是这个意思,能不、岂不、莫非,就是有没有。

宋朝‘司马温公’,“司马温公”就是司马光,我们前面有探讨过,他是宋朝的名臣。我们也介绍过司马光,他小时候就充满了智慧跟慈悲,还有他这个菩萨的心肠跟菩萨的性格。他用石头打破水缸,救掉到缸里面去的邻居的小朋友,然后让水流出来,这样救人。所以他小时候就懂得救人,所以司马光其实他就是菩萨乘愿再来。他是陕州夏县人,他本身是进士出身,宋哲宗的时候,他就当到尚书左仆射。他担任历任宋仁宗、宋英宗、宋神宗、宋哲宗这四朝的元老,这不简单啊!四朝的皇帝都重用他,可见他的学问、他的道德都非常崇高。他是北宋非常杰出的史学家,后来他死后被追封为“温国公”,所以这个地方叫“司马温公”,就这样来的。他撰写的很有名的一部史书叫《资治通鉴》,做政治人物,尤其是高官的,其实都应该要了解历史,我们说叫以古鉴今。所以《资治通鉴》事实上是一部历史,它总共二百九十四卷,是由司马光来编辑的,被评价为我国一部非常有价值的历史著作。

司马光他最有名的一句法语就是,我们也引用过,叫“积金以遗子孙,子孙未必能守。积书以遗子孙,子孙未必能读。不如积德于冥冥之中,以为子孙长久之计。”所以这个“积金以遗子孙”,就是你留再多的财产给他,他如果不能给你守,其实刚好你给他的钱,就变成被他花费殆尽,变成成为败家子了。如果他能力比你强,他福报比你大,他也是有福德因缘,他可能他的财富也不输给你,甚至会超越你。所以如果你子孙品德不好、能力不好,你留家产给他,刚好变成五家共有的败家子。如果他能力比你好的话,他也不需要你的这个家产哪。所以这个地方讲“积金以遗子孙”,“遗”就是你留给他,“子孙未必能守”。

“积书以遗子孙,子孙未必能读”。有些父母亲是博士,但是所生出来的儿子,他不见得喜欢读书。我们研讨的时候,黄庭坚的故事里面,清朝的袁枚这个进士,他就讲说“书到今生读已迟”。他今天会喜欢读书,会不喜欢读书,他可能跟他过去生的因缘有关系,跟他的根器也有关系,有些人天生就很会读书。所以像黄庭坚,他前世是一位女子,前世本身就很喜欢读书了,又很孝顺、又吃素、又不嫁,二十六岁死掉了。所以黄庭坚是后来他当县长的时候,他在中午午睡的时候,神识回到他的老家,所以才了解他过去生的因缘。所以子孙他其实,你留书给他,他不见得会读。有些学佛的莲友特别有这种感触,就是说他本身学佛学得很用功,很精进,但是他的子女不见得会学佛,有些父母都没有学佛的,他子孙可能有一两个就来度他了。

我们这边曾经发生过,有一位也可以讲说一个媒体的名人,他本身也多少学了一点佛,后来他就是把他的小孩送去读一个佛教的学校,读国中、读高中,后来读到高中的时候也不能够感化他。他后来就休学了,回到台北来了,后来跟这个损友在一起,就变成去贩毒、抢劫、强盗,后来报纸登得沸沸扬扬,他们父母也是哭得非常伤心,后来也被判刑。你看,他父母学佛,他父母本身也是会读书,但是他的子孙就不见得会读书。所以“不如积德于冥冥之中”,父母积德,然后做为子孙长久之计,就像大舜一样。司马光他这句法语,是大家都非常朗朗上口的。

这段的白话是:

宋朝的司马光,他的哥哥叫伯康,年纪已经八十岁了。司马光尊敬他、侍奉他就像父亲一样,照顾他像婴儿一样。每次吃饭,每餐吃饭,吃了一点点的时候,他就一定会问说:哥哥,你还饿吗?“得无饥乎”就是你还饿吗?如果天气有一点转寒了,寒冷了,他就会拍拍他的背部说:哥哥,你衣服这样会不会太薄了?可见司马温公他真的有做到友悌。所以印光大师说,“一分恭敬得一分功德,十分恭敬得十分功德”。司马温公很显然的,他的德行从这里就可以看得出来,他哥哥到八十岁了,他照顾他像小孩子一样,所以这个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接下来第二段:

【周文灿。性友爱。兄嗜酒。仰灿为生。兄尝醉殴灿。其邻不平而詈之。灿怒曰。兄未殴我。何离间我骨肉也。】

‘周文灿’是北宋时代的人。

‘仰灿为生’,这个“仰”是依靠。

‘其邻不平而詈之’,这个“詈”就是责备。

这一段的白话就是有一位叫周文灿的这个人,他的个性是友爱兄弟,他的哥哥喜欢喝酒,依靠周文灿为生。他的哥哥常常喝醉酒,殴打周文灿,其邻居就看不下去,打抱不平,责备他。周文灿就很生气的说,我哥哥没有殴打我,你为什么离间我们骨肉感情呢?这个是很难得,真的很难得的一个友悌的典范。

接下来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宋郑德珪。德璋。孝友天生。书联几案。夜同衾寝。璋素刚正。与物多迕。仇家陷以死罪。会逮扬州。珪哀弟见诬。阳谓曰。彼欲害我。何与尔事。我往则奸状白。尔去。得不死乎。即治行。璋追及。兄弟相持。顿足哭。争欲就死。珪默计阻其行。夜半遁去。璋复追至广陵。珪已毙于狱。璋恸绝数四。负骨归葬。庐墓再期。每一悲号。乌鸟皆翔集不食。珪子幼怯。璋抚之如己子。】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郑德珪’、郑德璋,他们是宋朝人,性孝友。

‘衾’,‘衾寝’这个“衾”是棉被、大被。

‘与物多迕’,这个“物”是指人,跟众人。

‘会逮扬州’,这个“会逮”就是依据文书接受逮捕,我们现在讲叫拘捕令或者是判决书,这叫“会逮”,就是拘提,我们现在的用词叫拘提。

‘阳’,‘阳谓曰’,这个“阳”在这个地方解释叫假装。

‘得不死乎’,这个“得不”就是能不、岂不的意思。

‘治行’就是整理行李。

‘相持’就是互相的坚持。

‘顿足哭’,“顿足”就是脚跺地,表示他情绪很激动或是很悲伤、很着急,这个叫“顿足”。

‘默计’就是默默地暗中考虑,或是暗中想办法。

‘遁’就是逃走。

‘广陵’是古代的县名,现在的江苏扬州市。

‘恸绝数四’,这个“恸”,“恸”就是因悲哀过度,“恸绝”这个“绝”叫昏厥,就很悲伤地昏迷过去了。“数四”就是三四次,就很多次的意思。

‘庐墓’就是古代的人于父母或者师长死后,服丧期间在墓旁搭盖一个小屋居住,守护坟墓,谓之“庐墓”,这是一般的孝子都会这样做。

‘再期’,“再期”就是以前服丧是三年,父母的丧,服丧是三年。“再期”就是到第二年的时候,就服丧已经两年了,到第二年的时候他除去丧服,叫作“再期”。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释:

宋朝的郑德珪跟郑德璋是两兄弟,他们天生孝顺友爱。‘书联几案’就是说他们同一张桌子读书,叫“书联几案”。“夜同衾寝”,就是晚上盖被是盖同一张被,感情很好。德璋的个性非常地刚正不阿,叫‘刚正’。“与物多迕”,就是常常会得罪别人、会违逆别人,也就是说他很容易去得罪别人,跟人家起冲突,叫作“与物多迕”。那么他的仇家就将他陷害,导致他被官府判死刑,依据文书要到扬州接受逮捕。德珪他知道这个消息以后,非常地哀伤他的弟弟被诬陷,表面上,“阳谓曰”,就是表面上对他弟弟说了,他说他们是要害我,跟你有什么关系呢?就是‘彼欲害我,何与尔事’,就是跟你什么关系呢?我只要前往,我去投案,我去官府那边自首,‘奸状白’,他们想要陷害的这个奸情就会揭露出来,就会真相大白的意思。你去就一定会受害而死,就是“得不死乎”。

德珪就开始准备行李,随这个官吏前往,叫“即治行”。所以当德璋追到的时候,兄弟互相坚持,然后两个互相抱头痛哭,互相的想去争谁去受死,叫‘争欲就死’。大家都想,两个都想说,我去受死好了。德珪暗中就想办法,阻止德璋继续前进,他就半夜的时候,他就偷偷地逃走了。德璋发现以后,就追到了广陵,就是江苏的扬州市,德珪已经死在狱中了。德璋听到消息以后,非常地悲伤哀痛,几乎昏厥大概有三四次。‘负骨归葬’,就把他哥哥德珪的骨骸,就背回故乡埋葬。在坟墓旁边,“庐墓”就是搭一个小茅屋,在那边守丧两年。每一次的悲号、痛哭的时候,这个乌鸦、这些鸟都在上面盘旋飞翔而不吃。这个连动物的蠢动含灵,都得到这种感应,都得到这个感应。‘珪子幼怯’,德珪的儿子年纪还很小,“怯”就是说小孩子嘛,总是比较胆怯,德璋就照顾他像儿子一样,这个是很难得。

现在这个年代,就很少见到这种兄弟了,现在都看到互相陷害的,互相斗争的,互相争产的,互相打官司的,互相推卸责任的,照顾父母都互相推,斤斤计较谁钱出多少,或者就是为了父母的遗产拔刀相向,或是对簿公堂等等这些,不一而足。现在真的是道德沦丧、家庭伦理都没落了,这是一个非常悲哀的事情。所以老和尚一直提三个根,要强调伦理道德因果,一定要扎根,人是可以教得好的,圣贤也是教出来的,坏子孙也是教出来、学出来的,只有教他,才有办法让他们恢复这个性德,恢复这个纯净纯善的本性。

像这种故事,如果把它拍成动画片,比如说《中华德育故事》,你只要播放给他看,都会触动到他的心灵,触动到他那个真骨血,会触动到他的真心。他善根深厚的人,他业障轻的人,他看到这个故事,听到这个故事,他也会泪流满面,他也会忏悔、会改过的,他会回头是岸的。但是你如果没有这个机会给他教育,他每天所接受的污染,这个社会的大染缸,媒体、报纸、电视、网络,他不断的薰这些,老和尚讲的妖魔鬼怪的东西,那人就变成妖魔鬼怪了,他就薰这个妖魔鬼怪的思想啊,他就变成妖魔鬼怪了。

我们再看下面这一段:

【汉薛包。好学笃行。为继母所憎逐。包日夜号泣庐舍外。旦入洒扫。又逐之。乃庐里门。晨昏问安。岁余。父母悟而命还。亲亡。哀痛成疾。诸弟求异居。包不能止。任弟所欲。奴婢引其老弱者曰。与我共事久。使令所熟也。器物取其朽败者曰。我素所服食。身口所安也。田产取其荒芜者曰。我少时所治。意所恋也。诸弟不能自立。致破家产。包复给之。安帝闻其名。征拜侍中。不受。赐谷千石。】

这篇故事非常好,我们来看这个字句解说:

‘薛包’,“薛包”本身他是东汉河南人。他‘好学笃行’,母亲很早就死掉了,父亲再娶。他是以孝顺闻名,他弟弟要求分财产,他都拿那些比较朽败,就是比较没有用的东西。弟弟把财产花光了,他再救济他们,这个是“薛包”。

“笃行”,“笃行”是专心实行。我们现在讲说,他是真的落实了,真干、老实、听话,就是“笃行”。

‘憎逐’就是讨厌、驱逐,把他赶出去。

‘旦’就是早晨。

‘庐’就是寄居。

‘里门’,“里门”就是指称乡里。

‘诸弟求异居’,这个“异居”就是分居。

‘朽败’,“朽败”就是朽坏,“朽”就是老朽,已经用得比较久的,比较容易坏掉的叫“朽败”。

‘素’,‘我素所服食’,“素”就是平常、以前。“服食”就是,“服”就是习惯,“食”就是用,这个地方“服食”的解释是指他习惯使用这个意思。

东汉皇帝,他是汉安帝。

‘征拜’,“征拜”就是征召授官。

‘侍中’就是古代的官职,是在皇帝旁边的,出入宫廷的,是非常亲近的一个亲信贵重的职务。晋朝以后相当于宰相,唐朝的时候恢复为门下省长官,这个就是“侍中”。

‘石’就是计算容量的单位,十斗为一石。

这一段我们来看白话解释:

东汉的薛包,他从小就非常地好学,他行为端正淳厚,他的后母非常讨厌他,把他赶出去。薛包日夜哭泣庐舍外,日夜都在他家门口哭泣,白天就进入屋内打扫,又被赶出来,只好在他们这个乡里的入口处,搭一个茅屋居住,早晚回家向父母请安。这样经过一年,他的父母感动,被他的孝行感动,就叫他回家,回家居住。后来他的父母亲都过世了,他因为哀伤过度而积劳成疾。

他的弟弟要求分家,薛包就不能够阻止,就听任他弟弟所要求的、所希望的。在分家产的时候,他特别选择比较老弱的这些奴婢跟他,他就说了,我跟他们这些奴婢相处比较久,‘使令所熟也’就是我叫他们工作比较方便、比较熟悉。‘器物取其朽败者’,分到家中的这些器物,他就选比较破旧的,他就说,这个我已经用习惯了。‘身口所安’,我身口就是,我的生活用起来比较安适。田产他就分得比较荒芜的地方,他就说了,他说,我年少的时候常常在这边耕作,我的心比较喜欢这一块地,他用这个理由。后来他的弟弟就不能够自立,把分到的家产都败光了,薛包再给他们,再把财产给他们。汉安帝听到他的这个名声,非常地敬佩,就把他征召,派侍中的这个官职给他做,但是他不接受,皇帝就只好赐给他谷粮一千石。

这个也是非常让人家感动的,就是这个分家产,他这么样的一个有礼让心、有忍辱心、有谦让的心,而且心量广大,我们常常讲说量大福大,现在很需要像薛包这一种有忍让心的人。

再下来看这一段:

【汉许武。少孤。有二幼弟。武日耕夜读。耕时。二弟虽未胜耰(yōu)锄。必使从旁观看。读书时。坐二弟于侧。亲受句读。细为详说。教以礼义。训以成人。稍不率教。自跪于家庙之前。云己无德不能教诲。父母有灵。启牖(yǒu)二弟。直待二弟号泣请罪方起。终不以疾言遽色相加也。年壮不娶。或劝之。曰。恐娶非其人。易生嫌隙。由是邻里称为孝弟许武。郡牧交荐。征为议郎。声望大著。随解组而归。先与二弟议亲。后方自娶。同居和气。后二弟名亦著。】

我们再翻回来。‘许武’,他是东汉会稽阳羡人,他本身是以孝廉被推荐当官,他的弟弟许晏、许普就没有。他为了想让他这两个弟弟也能够有机会担任孝廉这个官职,这个许武他就把财产分为三份,他自己取得那个肥田广宅,就是分得比较好的田地,比较大的房子,这叫“肥田广宅”。他两个弟弟所得到的,那就非常地差、非常地不好。他就说让他弟弟有这个忍让、克让之名,就是他会因礼让之名而得到选举,他就会被推荐。这个哥哥,这个许武还是真用心咧,他故意把财产分得多一点,把房子分得好一点,他两个弟弟也都能够忍让,这个名声就传出去啦,乡下的人就把他推荐啦,说他两个弟弟非常能够友悌,就被推荐为当孝廉。后来他这个许武,跟这个宗亲见面的时候,后复会宗亲,因为后来有人批评说,他这个大哥家产分得比较多。后来他就在跟宗亲见面的时候,他就泣言,就是他哭着说,他分财产,他宁可背着这样被人家批评的这个名声,他主要是希望不要只有他一个人能够得到这个福报当官,他也希望两个弟弟也能够提携起来。后来他跟这个宗亲都讲完以后,他再把财产全部给弟弟,这不简单啊。所以县里面的人都非常地钦佩他,这个就是“许武”。

再看下来这个‘耰耡’,这个“耰耡”就是他弟弟,两个弟弟‘虽未胜’,“未胜”就是还不行,年纪太小,“耰锄”就是耕作。

‘坐二弟于侧’,“坐”就是使之就座。

‘句读’,文中它语意完全的地方、完足的地方叫“句”,语意未完,而可以稍为停顿叫“读”,叫“句读”。

‘成人’,“成人”就是德才兼备的人,很完美人格的人叫“成人”。

‘率教’,“率教”就是遵从教导,遵循礼教。

‘家庙’就是我们以前讲的宗祠,古代都有这个宗祠,就是私家所设立的供奉祖先神主的寺庙,称为家祠,我们讲叫“家庙”,台湾现在也有,台湾也有,但是不是很多。

‘启牖’,“启牖”就是启发、诱导。

再下来,‘疾言遽色’,“疾言”就是他讲话声音非常非常地粗暴、非常地急躁,叫作疾言厉色的意思,很生气,话说得很重,叫疾言厉色。

‘年壮’,古代的男子满三十岁叫壮年,三十岁叫壮年。

‘嫌隙’就是猜疑或是不满而产生的恶感跟仇恨,这个叫作“嫌隙”。

‘郡牧’,‘郡牧交荐’,“郡”跟“牧”它是指以前的行政单位,叫郡跟州,州比郡稍微大一点,郡有郡守,州有州牧,就是那个地方的长官,叫郡守州牧,就是一地的行政长官。

‘交荐’就是共同举荐,共同推荐。

‘议郎’就是官名,掌议论的职务。

‘解组’就是解绶,解下印绶,就是辞下,辞免官职,也就是说官吏辞职叫“解组”。

‘议亲’就是谈论婚姻,叫“议亲”。

我们现在来看这一段的白话:

东汉时有一位许武,年少的时候就失去了父母亲,他下面有两个弟弟,年纪都还很小。许武白天耕作,夜晚读书。在耕作的时候,两个弟弟年纪轻,还不能够胜任这个耕作,但是他一定叫他们在旁边看,这等于讲,这叫身教,做给他看,我们现在讲说以身作则。所以《弟子规》、《太上感应篇》、《阴骘文》你都要以身作则,你要做给子孙看,这叫作身教,‘必使从旁观看’。

读书的时候,他就叫两个弟弟,“坐二弟于侧”就是叫两个弟弟坐在旁边。“亲受句读”,他亲自教他们读书标点,‘细为详说’,他详细的为他们解说文义,我们现在讲叫,现在的名词叫陪读,陪小孩子读书。所以现在有很多父母,事实上是有做到这个地步,为了教那个小孩读这个书,父母都还要去补习,都还要去学习,这是非常尽责的父母,我们现在叫作陪读。“细为详说”,他就详细的为他们解说文义。教他们礼义、礼节,来教导他们,希望期许他们,训示他们,希望他们长大成人,成为一个完人。

“稍不率教”就是说,如果他这两个弟弟稍有不遵守礼教的行为,叫作“不率教”,他们的行为有一点点违反礼节。他就自己跪在家庙的前面,列祖列宗的前面,说自己没有德行来教诲弟弟,希望父母有灵,能够启发诱导两位弟弟。一直等到两个弟弟‘号泣请罪’,两个弟弟醒悟了哭着向他请罪,他才愿意起来站起来。

他始终不以粗暴急躁的言语神色加在弟弟身上。“年壮不娶”,他到了壮年的时候还不娶太太,有人劝他娶太太,他说,我怕娶到不理想的人,叫作‘恐娶非其人’,就是娶不到一个理想的太太,怕容易出事端,容易产生家庭的一些问题,生出一些是非,叫“易生嫌隙”。所以乡里的人都称他叫‘孝弟许武’。郡守州牧都共同举荐他,推荐他担任议郎的工作,于是他的声望显著。不久就辞官回家,先替两位弟弟提亲完婚,然后自己才娶太太。和弟弟一起同住在一起,非常地和气融洽。后来两位弟弟的名声也很显著。这是这个友悌的故事,这个非常难得。

再来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隋牛弘。为吏部尚书。弟弼。尝醉射杀弘驾车牛。弘还宅。妻迎谓曰。叔射杀牛。弘无所怪。徐答曰。作脯。坐定。妻又曰。叔射杀牛。大是异事。弘曰。已知。何异。颜色自若。读书不辍。后为名相。世之处兄弟而情义参商。惟妇言是听者。观此而不醒悟。其禽兽欤。】

‘牛弘’,他是隋朝人,牛弘的个性非常宽和,好学博闻。

再下来这个‘脯’,‘作脯’,这个“脯”就是肉干、干肉。

‘坐定’就是入座,坐下来。

‘异事’,不平常的事情,特别的事情。

‘辍’就是中断。

‘参商’,我们前面有讨论过,参星跟商星这两颗星,参星是在西边,商星是在东边,此出彼没,一个出来,一个就消失掉,永不相见,比喻彼此对立、不和睦。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白话:

隋朝有一位牛弘当了吏部尚书,他的弟弟牛弼,曾经喝醉酒射杀他的,牛弘他所乘坐的驾车牛。牛弘回到家,太太迎面就向他说了,叔叔射杀驾车牛。牛弘一点也不怪罪,‘徐答曰’,他慢慢地回答说,拿来做肉干好啦,那个牛来做牛肉干好啦,就把牠做肉干吧,“作脯”。坐定以后,他妻子又说,叔叔射杀你的驾车牛,并以其为不得了的事情,就是“大是异事”。牛弘说了,已经知道了,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呢?‘何异’就是这个意思。‘颜色自若’,他脸色一点都没改变。继续看他的书,“读书不辍”。

这个台湾话有一句话,这台语叫作“听老婆话大富贵”,翻成国语就是说,听老婆的话会富贵,这个俚语跟这段就完全南辕北辙了,这听老婆的话大富贵,就是听太太的话会富贵,那你要看那个太太有没有德行。他那个太太如果是骄傲又傲慢,娇生惯养,没有智慧、没有女德、没有德行,习气毛病很多,那这个听老婆的话,那就等于跟着魔鬼走啊。对不对?她会造成你冲突啊,会造成你兄弟之间不能够友爱,会造成你跟父母之间不能够孝敬。

所以我们看到这个牛弘的故事,你就可以看到说牛弘本身,他是真的把友悌落实到他的生活跟行为,他真做到了。而且他太太一直跟他唠叨说,叔叔射杀驾车牛,是不是?提两次,你看他也很大方,他说,把牠做成牛肉干啊。然后第二次再提,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呢?所以这个地方,牛弘继续读他的书,继续读他的书没有停止。后来他成为有名的宰相。你看他度量大,我们讲说宰相肚里能撑船,就这个意思啊。

我们前面有探讨过,“丈夫休听室人唆”,这个唆也可以讲叫唆的唆,也可以讲叫囉唆的唆。做丈夫的,“休听”就是不要随便听,“室人唆”就是妻子在旁边讲的这个闲言闲语。当然如果是夫妻之间能够互相尊敬、恭敬,而且都才德兼备,那就共修共学,那是我们称他叫菩萨道侣,我们称他叫法亲眷属,那是非常好,那么在菩提道上可以作为,互为善知识,那这是好的。

后来这个地方,“世之处兄弟而情义参商”,就是世间上兄弟相处,而变成感情不和睦的,‘惟妇言是听者’,惟独听妇人言所使然的。大概世上的兄弟感情会不好,都是听妇人之言,是有关系的,这里的意思是这样。如果看到这个故事还不醒悟的话,这里就讲得很重囉,那你跟禽兽有什么差别呢?‘其禽兽欤’,你跟禽兽有什么差别呢?

我们再看下面这一段:

【北齐有普明。兄弟争产。经年结讼。各相援证。告于清河太守苏琼(qióng)。苏召谕之曰。天下难得者兄弟。易得者田地。假令得田地而失兄弟。心如何。因下泪。诸证无不感泣。兄弟叩首交让。】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北齐’是朝代的名称,是南北朝那时候的北朝。

‘普明’他是北齐清河人。他们兄弟争产,互相援引证据,诉讼有多年,而不能够判决,就是各相援引证佐,讼有年不能断。太守苏琼莅任,到任的时候,就召请普明兄弟来跟他们讲,就是这里面故事的内容。

‘结讼’,“结”就是聚合,“讼”就是官司。

‘清河’是以前的郡的一个名称,后来改为国,相当于今天的河北清河,山东临清市一带,后来改为甘陵国。

‘苏琼’,他是北齐武强人,他担任刑狱参军,任清河太守,在郡六年,“民吏肃然”就是民风非常淳朴,“奸盗止息”,没有盗贼,都能够替民众申冤,就是申雪冤狱,他没有造成冤狱。当时的人就称赞他“断决无疑苏珍之”,这个名号出来,“断决”就是他的判决,没有任何可以怀疑的。这个苏琼就很得民心。

‘召谕’,命人来加以开示。

‘交让’就互相谦让。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北齐有一位普明,这个兄弟他们互相争财产,长年累月互相打官司,各自都去引用,都去取得那个有利的证据跟证人,然后告到清河的太守苏琼那里。苏琼召见他们并告诫他们说,天下最难得的就是兄弟,容易得到田地。也就是说天下最难得的是兄弟,很容易得到的就是田地,你有钱就可以买田地了,但是兄弟是手足,是父母所生的,那个是有缘,过去生有因缘,这一世才来当兄弟。他就跟他们这样讲,兄弟很难得,田地很容易得。刚好后面一个字,都是弟(地)。他说,假使让你得到田地,而失去兄弟,你们心中做何感想?两个人听完以后,因此就很伤心流下眼泪,在旁的证人也都备受感动,备受感动而流泪。于是兄弟就向太守叩首认错,并且互相推让田产。这个地方就是什么?就是我们讲说公门好修行,所谓的好修行就是这个意思,很容易积功累德,造福人民。

这个地方我就引用一个公案的故事,我们再来探讨这个太守苏琼来教育这两个兄弟,本来是兄弟,兄弟我们讲说这个友爱嘛,但是最后变成仇家,就是变成冤家债主。苏琼的一番话感动了他们以后,他们就解冤释结了。等一下我们会引用《无量寿经》的经文,来谈这个教育的重要性。

我先引用这个公案,清朝有一位叫郭大椿,还有郭双桂,郭三槐三兄弟,他们这个三兄弟里面,郭三槐常常欺负他哥哥,大哥跟二哥,而且到县衙里面去告两位哥哥的状。有一天他回到他家里的时候,经过旁边一个佛寺,也就是他去告状回来以后,经过一间佛寺。刚好他在那边中途就休息一下,就在佛寺旁边休息。休息的时候,正好看到大概佛寺在作这个法会,他就看到这个庄严肃穆的法师,站在大殿里面。这表示他能够到佛门,到佛门清净地,他还是有善根啦。只是他无明习气,贪瞋痴慢疑,障碍了他的这个本性。他就站在那边看,他看到那个法师在诵经,钟声跟梵音清澈嘹亮。那位施主刚好在作一个大概是消灾祈福的法会,那位功德主就是施主,他身穿一个很朴素的衣服,但是他却是面容憔悴,而且非常地哀伤,他跪在那个地方。

那个师父就在朗读疏文,而那个跪在师父后面的施主,他就泪流满面,形状就好像有说不出的悽惨难过。郭三槐当时站在旁边看,他就问那个出家人,其中有一个出家人,他就问他说,他说这个人怎么回事啊?怎么哭得这么伤心呢?那个僧人就合掌,就说,阿弥陀佛,他说这位施主,就是在法师后面那位施主,他的尊兄病情非常严重,快死掉了,他特地来这边,来这个佛寺为他兄长祈福。郭三槐听了以后,这句话听完以后,呆呆地站在现场,好久好久的时间一动也不动,忽然间像发狂一样,顿足捶胸,顿足就是脚踢在地上,打自己的胸部,顿足捶胸喊道,人家的兄弟是这样的啊,就一直讲这一句话,就反复一直讲这句话,唠叨著,人家的兄弟是这样的啊。

这个叫见贤思齐,见不贤内自省,可知人人都有这个什么?人人都有这个,我们有这个善根。我们讲说“七圣财”,七圣财里面,第一个叫“信财”,我们以前讲过,其中有一个叫“惭愧财”。七圣财就是你本来具足的这个性德,这个功德法财。你世间财都会被抢走的,都会被劫走的,你投资失败,你的钱就不是你的,这个世间财就不是你的。小偷把你抢走了,就不是你的了。官府课税,那就不是你的了。败家子把你败完,那也不是你的了。你得癌症,到医院去花光了,也不是你的。水灾、地震、风灾,战争来,火灾来,不见了,那财产也不是你的。所以这个地方讲说,我们讲说七圣财,这个惭愧财叫功德法财,只有这个财是真正属于你的,这个财是别人抢不走的,本来具足,人人都有,这叫功德法财。功德叫戒定慧,世间财它会增长你的贪瞋痴。

为什么叫功德法财呢?它是智慧财,它可以让你到彼岸,这个资粮,我们说不得少善根福德因缘,它就是福德。所以惭愧财在我们佛门里面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法门。我们现在在大力推广这个《占察善恶业报经行法》。蕅益大师就是发现到这一点,他说你如果业障没有消,你想要求这个定慧,那是障碍重重,你不能够契入经义,人家说“读书千遍,其义自见”,你是怎么读都领悟不进去,而且容易昏沉,障碍很多,障缘很多,很容易起贪瞋痴慢疑,习气毛病很不容易断掉,那就必须要怎么样?必须要这个惭愧财跟忏悔。这个忏悔法门,蕅益大师就创这个《占察善恶业报经行法》。刚好蕅益大师他写这个《经行法》以后,定弘法师到正觉精舍,他是想要得到这个戒体,受戒的戒体,他希望能够得到这个清净的轮相。正觉精舍很多法师就跟他推荐说修占察忏的《经行法》,蕅益大师所著作的,定弘法师就非常地用功去拜,拜万佛,后来得到清净轮相。

所以这一个人就是看到法师在诵经,那个功德主在那边非常地悲伤,他看了以后就一直讲说,人家的兄弟是这样的,就是他的什么?他的惭愧财,他的惭愧财已经流露出来了,可惜是真的他福报比较不够,没有遇到善知识。旁边的人看他反复的、不断的在唠叨讲这一句话,人家看他在发狂了,就拉拉扯扯把他送回家。然后他不吃不睡,仍然是顿足捶胸,不断的叨唠唸这句话,一直折腾三天三夜也没有停止。他的哥哥,郭大椿跟郭双桂,听到以后就赶过来了,他们本来已经跟郭三槐分开居住了,听到郭三槐突然间发狂的消息,他们都很匆忙的赶过来看,探望。他们就拉着郭三槐老弟的手说,泪流满面的说,弟弟你为何变成这个样子呢?郭三槐又是呆呆站在那边好久,突然间抱着两位哥哥说,两位哥哥原来待我这么好啊,说著不禁悲恸著,哀号叫了数声以后,突然间往后一倒下去,就断气了,就死掉了。

有人说他是哀伤过度,有人说是神明惩罚他。但是清朝的这个纪晓岚,这位大菩萨,纪晓岚就说,他说不是,不是神明惩罚他,他说这个是圣贤教他改过,佛家所讲忏悔,他说是因为他真情流露,他天良发现,他起了非常惭愧的心,非常自责。他说假如那个时候,这个人能够立定志向,他就可以成就孝悌之行。他为什么突然间死亡呢?是因为他看到别人兄弟是这么个友爱,自己的兄长是这么样的关心,他心中大为感动,一时天良激发,自觉无颜面可立足于世间,所以两眼一闭,匿身黄泉。这是当时纪晓岚给这个故事,这是真实的故事,纪晓岚他所下的评语,他所下的结论。

纪晓岚又说了,他说可惜他自己知道自己的过错,却不知道如何补过自新。不过这也奇怪,他当时既然已经到佛门了,为什么不赶快接引他,度他呢?法师怎么不把他叫进来说,那时候教他拜佛啊,教他念佛啊。却不知道如何补过自新,只凭意气用事,加上他自己本身没有修行的智慧,又没有良师益友开导,又没有贤妻来劝导他,以致于他没有断恶修善、转恶为善的机会,这是非常大的不幸。

所以纪晓岚说,没有良好的教育,不知道做人应有的道德准则,所以平凡家庭的子弟,从小就应该好好地教育,使他们先懂得礼。其实我们讲真的,我们现在在研讨《太上感应篇》何尝不是在教育我们自己呢?我们就是不懂这圣贤的道理啊,我们今天就来薰习这个《太上感应篇汇编》,我们就在接受圣贤的教育啊。我们看到这个故事,我们有则改之,无则嘉勉。我们会增长我们的智慧资粮,我们以后就知道怎么教育子孙。如果我们不懂这个圣贤道理,我们就不知道怎么敎下一代。这个叫作什么?这是陈大惠老师讲的,他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说老和尚讲的这个“不孝有三”,定弘法师也讲这一条,他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个“大”,不是说你没有生儿子,就是断了这个香火,我们传统上都会觉得说,好像是没有儿子就变断香火,对不对?定弘法师说,不是,你真的不能够传承这个家业,家学、家业、家风,你把你这个家的家业、家学、家风败坏掉了,那才是“无后为大”,怎么会生出这种子孙出来呢?对不对?

所以这个地方,我就引用《无量寿经》的“浊世恶苦第三十五”品里面讲,它跟这一段的经文有关系,第三十五品里面讲,“爱保贪重,心劳身苦,如是至竟,无一随者,善恶祸福,追命所生,或在乐处,或入苦毒。”

黄念祖老居士的《无量寿经》注解里面是这样解释,“心劳身苦,如是至竟”,“心劳身苦”的意思是说,我们人活在世间,我们就是想方设法,用心良苦,用各种计谋,用各种手段,无非是想博名闻利养、荣华富贵,想多赚多一点的钱,想争更好的地位,这叫“心劳身苦”。你用了太多的这个烦恼心,贪爱心,执著心,这叫心劳。这真的是会疲劳、疲倦。所以这个缘虑心,我们这个缘虑心,苦乐忧喜舍这个缘虑心,攀缘心,它真的是非常劳累的。所以黄念祖老居士说,“心劳身苦,如是至竟”,是什么意思呢?他说你终生劳苦,直到你寿命终了,寿命终尽,但你所得者,“只是独死独去,无一随者”。

《嘉祥疏》说,“无一随者”的意思是什么呢?它这个地方讲说,“神识孤游戏,财留在自界”。这句话讲得很好,人奋斗一辈子以后,当临命终的时候,这个神识离开肉体的时候,这个孤魂,我们讲说游魂为变,这个神识,阿赖耶识这个灵魂,很孤独的到处游荡,这叫“神识孤游戏”。你所赚的钱都留在这个世间,留给子孙花费,“财留在自界”。他说,“盖万般将不去,惟有业随身也”,生平所作的善恶之业,你生平所造的这些善恶的业,以及所感的祸福之果,“则不相舍离”,这个无一随者的意思是讲这样。你赚钱赚那么多,家财万贯、荣华富贵,没有一个东西可以跟着你走,只有什么跟着你走?没有一个东西,“无一随者”,没有一个东西跟你走。只有一个东西跟着你走,就是善恶之业,以及所感的祸福之果,这个业果,“则不相舍离”,它没有离开你啊。所以《无量寿经》里面讲,“故云追命所生”。

“义寂云”,何谓追命所生呢?“谓善恶因及祸福果,皆追命根所生处也”,“追命根”就是说你临命终的时候,你的神识投生到哪一道去,你造五逆十恶,就到地狱道去,你造了贪业,就到饿鬼道。所以命根所生,就是你这个神识出离的时候,到底投生何处呢?这个叫善恶因跟祸福果。追者叫追随、追逐也,所以到后世的时候,到第二世、第三世的时候,“或在乐处,或入苦毒”,苦毒就是什么?三恶道,乐处就是三善道,为什么叫苦毒呢?它说因为“毒者毒祸,痛苦之极,故云苦毒”。

这一段里面,苏琼,这个清河太守苏琼,他把这两个兄弟召请过来,跟他们开示,感得这两个兄弟感动了,到后来就不再相告了。这个表示说教育的重要性,以及教化的重要性,我们就引用《群书治要》里面讲的,我们知道“建国君民,敎学为先”,我引用三条就表示说,老和尚常提的,教育它是胜过一切。

《群书治要》里面讲的第一条,“子曰:‘性相近也,习相远也。’”我们刚才看到普明这两个兄弟,他们为什么经年结讼呢?为什么这个兄弟要争产呢?其实就是他们的贪瞋痴,他们的本性,为什么后来经过苏琼给他们开导以后,他们能够醒悟过来呢?就这一段里面讲的,孔子说的,“性相近也,习相远也”,这个“性相近”就是人人都有本自清净的佛性,这叫“性相近”,这个性就是本性,本性大家都一样,叫“性相近”。但是随着个人过去生的因缘不同,所以“习相远也”,习气就不一样,毛病也不一样,所以各人的命运就不一样,为什么不一样?因为各人的业力不一样,所以“性相近也,习相远也”。

再下来,“先王知人有好善尚德之性,而又贪荣而重利,故贵其所尚,而抑其所贪。贵其所尚,故礼让兴;抑其所贪,故廉耻存。”这一段讲得非常好。这一段就是等于在论证苏琼这个太守他这一段的开示,它是《傅子》卷四十九里面出来的,这一段的白话的意思就是说:

“先王”就是我们的老祖宗,老祖宗知道人一方面他是善良的。所以老法师在我们办这个生命教育研习营,就是我们邀请全台湾所有这些典狱长,跟监狱的这些教诲师来讲习的时候,老法师开示就讲,他说这些犯错的人,被判刑的人,假如我们能够教诲他、劝导他、教育他,让他能够回头。老和尚讲,所谓浪子回头金不换,他如果能够回头,他是人间最好的善人,他是人间最好的老师,就是这里讲的,为什么可以回头?就是先王知道人一方面喜欢善良的东西。所以佛陀他在讲经的时候,他讲到《法华经》的时候,他说一阐提也可以成佛,一阐提是什么?“一阐提”就是断了善根的人,因为“心佛众生,三无差别”。

所以先王知道人一方面有喜好善良,崇尚美德的本性,另一方面又什么呢?又贪慕荣誉财利,所以就重视其所崇尚的,又抑制其所贪求的。重视其所崇尚的,所以礼让之风就要去推行,抑制其所贪求的,所以廉耻心就要保全。所以你必须把他善的先把他开显出来,他自然而然他善缘会先出现,就是这里讲的这个意思。你要重视他所崇尚的,然后抑制他所贪求的。比如说我们受五戒,菩萨戒,我们用戒律,用因果,就是抑制他所贪求的。老和尚讲三个根,推动伦理道德教育,推动因果教育,就是重视其所崇尚的。所以因缘果报跟这个五戒十善,就是要抑制他所贪求的,然后提升他所崇尚的,他善的那一面先把他牵引出来。

再下来,《群书治要》里面讲“治民之道,务笃于教也”,这是《盐铁论》卷四十二。它说治理老百姓最好的办法,就是一心一意的致力于推动教化。你看我们从这三条里面,我们就可以老老实实地得到一个结论,就是老法师所说的“建国君民,教学为先”,古代的圣贤在这三条里面讲得这么清楚,怎么把人民敎好?怎么把好人敎好?怎么样敎出一个圣贤的子孙出来?就是这个道理,就是要教化,就是要教育。

我们再看下面的这一段:

【于铁樵曰。淮阴某宦二子。自幼参商。经年不一相见。后其兄病革。呼弟至榻前。执其手曰。吾年十九完姻。幼时无妻子之爱。三十八丁艰。晚年无父母之爱。相聚最久。莫如尔我二人。又一生不合。今始悔悟。而吾生已尽矣。痛哉。闻者可以动心。】

我们来看这个字句解说:

‘于铁樵’就是于觉世,他是明末清初山东人,他号铁樵山人,他也是当官的,当过广东学政,还有布政使司参议,他写有《居巢》、《使越》、《岭南》这些文学的书籍。

‘淮阴’就是淮阴县,就是现在江苏淮阴县。

‘病革’就是病势危急。

‘完姻’就是完婚。

‘丁艰’就是丁忧,丁忧的意思就是说,遭逢父母丧事,以前父母死掉,子女要守丧三年不做官,叫“丁忧”。三年不做官、不婚娶、不赴宴、不应考这四个,不做官、不婚娶、不赴宴、不应考。以前这是国家的规定,丁忧它是法令的规定。所以陈大惠老师在《圣贤教育改变命运》里面,特别有提到丁忧这个问题,他说以前的政府,它制度上是这样建立的,就是要做什么呢?就是让这些官员重视孝道,重视孝道以后,他就会去教化他的县民、他的子民。所以古代当官的话,他只要遭逢到父母的丧事,父母往生,他不能做官,他等于要,我们现在讲,现在的名词叫停职,有没有留薪我不晓得,他停职就要回到家乡去守什么?去守孝,要守孝三年。所以这个是非常好的一个制度。但是现在的时代,现在官员停职三年,好像他们就会觉得说,这个会不会是比较古董?但是你想想看,这孝道就沦落了,它设计这个制度的目的,倒不是叫所有官员都这样,它的目的是这样,就是说它让政府来带头来重视这个孝道的教育,关键是在这里。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释:

于铁樵说,淮阴这个地方,某位官吏有两个儿子,从年幼的时候兄弟就不和睦,一年见不到一次面。后来哥哥在病危的时候,就叫弟弟到床的前面来,握着他的手说,我在十九岁的时候就结婚了,在幼年的时候没有妻子的恩爱,到了三十八岁的时候,父母就过世了,所以晚年也没有得到父母的疼爱,我在世间上相聚最久的,没有比我们两个更久了,可是我们两个又偏偏一生不相合,两个不讲话,现在我才开始后悔觉悟了,但是这一生已经到了尽头了,真是让人家悲痛啊,听到这个故事的人,都足以感动心情啊。

我们再看看下面这一段:

【后汉缪彤少孤。异母兄弟四人。财业相共。及各娶妻。诸弟遂求分异。又数闻鬬争之言。彤掩户自挝(zhuā)曰。缪彤。汝修身谨行。学圣人之法。将以整齐风俗。奈何不能正其家乎。弟及诸妇闻之。悉叩头谢罪。遂为敦睦之行。】

这个‘缪彤’,缪彤他是东汉人,他当官担任主簿,然后他担任那个县接近京城,就有很多的这个权贵土豪,这个缪彤就诛杀了这些很多的奸官贪吏,以及这些权贵的亲戚,就有一百多人,他威名就远播,也是一个刚正不阿的一位清廉的官员。

‘财业’就是财产家业。

‘分异’就是分居。

‘挝’就是敲打。

‘谨行’就是谨慎行事。

这一段的白话:

后汉有一位叫缪彤的这个人,他从小就失去了父亲,他异母的兄弟有四个人,财产家业都互相共有。到了各自娶妻的时候,弟弟们都要求分家,他因为常常听到他们互相争斗的言语,缪彤就把门关起来,自己责问自己说,缪彤啊,你修身的目的是干什么?你修行的目的是做什么的呢?你谨慎言行是要做什么的呢?你难道不就是要学圣人的,效法圣人的这个道理吗?你不就是要‘整齐风俗’,就是你就是要来端正风俗吗?你为什么你连自己的家都不能够端正呢?就这个意思。他在把门关起来在责问自己的时候,他的弟弟们跟那些弟妇听到以后就‘悉叩头谢罪’,就在缪彤前面叩头来谢罪。那么这一家又恢复了‘敦睦之行’,就是和睦的这个感情。

我们接下来,我们来看这一段:

【五代张士选。幼丧父母。及长。惟叔父存焉。叔有七子。一日叔谓选曰。吾当与汝分析。剖之为二。选曰。选不忍七人共一分。可分为八。叔固辞。选亦固让。遂分为八。时选年十七。遇荐入京。同馆者二十余辈。有术士相曰。南宫高第。独此少年。同辈笑斥之。术士曰。文章非某所知。但此少年。满面有阴德气。必积善所致。及揭榜。士选独登高第。夫今之薄手足之爱。争货财之贱者。即同胞并蒂且然。而继庶则欺凌易生。相煎更甚。若堂从之兄弟。彼此愈分。亲疏愈见。孰能如张公哉。不知古人云。薄待兄弟。便是薄待父母。薄待堂从。便是薄待祖宗。根本若亏。枝叶必坏。此源头之论。人当三复。】

我们来看这个字句解说:

‘五代’是宋以后,称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为“五代”。

‘分析’就是分家产。

‘叔固辞’,这个“固”就是坚持。

‘遇荐入京’这个“荐”就是推荐。

‘同馆者’就是同在会馆住宿的叫“同馆者”。

‘南宫’,“南宫”的意思就是以前礼部会试,就是进士考试的地方,汉代尚书省的别称,象列宿的南宫,因而得名,科举时代称会试为礼部试,也称南宫试,就是等于进士考试。

‘高第’就是科举中式。

‘斥’就是驳斥。

再过来,‘即同胞并蒂且然’,“并蒂”是两个花朵或两个果子共一蒂,“且然”就是犹言尚且如此。

‘继庶’就是,“继”就是继子,“庶”是非正妻所生的孩子,宗族的旁支。

‘相煎’就是我们讲的折磨的意思,煎熬。

‘堂从’就是堂兄弟。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三复’,下面这一段最后的“三复”就是反复的诵读。

这一段的白话它主要是讲五代有位叫张士选,他幼年的时候父母就过世了,他长大以后他就跟他的叔叔,叔父住在一起。叔叔有七个儿子,有一天他叔叔就告诉张士选说了,我应该跟你把这个家产分配一下,就把它分为两大份。张士选说,不要,他说我不忍心你们七个人共一份。张士选真的是很不简单,他真的很有这种礼让心。他说可以把它分成八份,他叔叔坚持不要,推辞。张士选就坚持要礼让,那只好就分为八份。当时张士选年纪十七岁,他被推荐进京考试,住在同一个馆子里面的一共有二十几位考生。有一位算命的相士就告诉他们说了,他说这一次的南宫,这个礼部的进士考试,会中到这个,考中的这个人就是这个少年。同辈的人就笑了,而且排斥。这个算命的就说了,文章我可能不知道啦,但是这个少年本身满脸都有阴德气,他一定是积善所致的。等到放榜的时候,张士选果然“独登高第”,他果然是这个榜首,中了这个考试。

今天对待手足的爱很刻薄的,争家产、争钱财,争得非常重的人,这些人,‘争货财之贱者’,就是他们不能够礼让的这些人,“即同胞并蒂且然”,就是父母所生的兄弟都是如此,这“同胞并蒂”就是父母所生都是这样,何况有些他本身是继母或是旁系的母亲所生的兄弟呢?互相欺凌、互相折磨就更严重了。如果是堂兄弟之间的感情,就更加的分离啦,‘彼此愈分’了。‘亲疏愈见’,他们其中之间的亲情疏离的关系,就更加的明显了,有谁能够像张公艺一样呢?五代同堂呢?不知道古人说,‘薄待兄弟’,对兄弟薄、刻薄,就是对父母刻薄,对堂兄弟刻薄,就是对祖先刻薄,这句话讲得很好喔。“薄待兄弟,便是薄待父母;薄待堂从,便是薄待祖宗。”

所以在这个地方,比如说像我,我祖坟盖了很久,有一点点崩落了。当时我就是要修这个祖坟,我们这些堂兄弟,他们家庭环境有些并不是很好,他们就是不愿意出这笔钱。后来整个祖坟的修缮,就我一个人来负责,这个就是我至少做到这一条,我可以说我落实了,我有真做到了。我也没让兄弟出这笔钱,我就是等于对待兄弟宽厚,我就没有说薄待兄弟,那就是说你没有薄待父母,堂兄弟不能够出钱,我们也给他随顺因缘,我们那个顺从就能够修随喜功德。“薄待堂从,便是薄待祖宗”,你对堂兄弟不好,就是对祖宗不好。‘根本若亏,枝叶必坏’,你根本都已经,根都烂掉坏掉了,那枝叶当然就会坏掉了。“此源头之论,人当三复”,这个是大根大本的东西,我们要反复的去思维,反复的这个,人当三思就是再三的去三思而后行。

今天这一段的这些,我们就讲到这里。接下来,来跟各位分享净空老法师对于这个“忠孝友悌”这一段的开示。我们来聆听老法师对这一段的开示。

老法师说,我们前面有讨论过说我们要顺亲。老法师说,你如果能懂得顺亲,你要懂得那个方法,他说如果你能够懂得顺亲,你就懂得恒顺众生,那就是普贤行。他说,普贤菩萨里面有十大愿,他说大舜他就做到这一点。大舜他恒顺了他的父母、他的弟弟,他的父亲虽然对他不好,他的母亲对他也不好,他弟弟又傲慢,但是舜把他当成圣贤,事实上大舜他已经做到普贤菩萨的十大愿里面的第一愿,就是什么?“礼敬诸佛”,他把他的父亲、母亲跟弟弟,都当诸佛菩萨在供养、在恭敬、在孝顺,他这个真正是做到什么?就是顺亲。所以你孝顺,为什么孝后面就配一个顺?也就是说,不管父母做得对不对,父母责备你是对跟不对,你都要接受,你都要随顺,你真正随顺才是孝,就像大舜一样,才有这个福报,你看大舜后来被尧选为当皇帝。所以大舜把他的父母亲跟弟弟,当成诸佛在恭敬,这叫“礼敬诸佛”。他做到了,他为什么能够礼敬诸佛呢?因为他把他们当成佛,他是看到他们的心性,换句话说,大舜是从体上去看众生,他看一切众生都是佛,那这个只有大菩萨、法身大士、佛才做得到,我们讲说,佛看众生永远都是佛,众生看佛还是众生。

所以大舜他事实上,他第二点做到“称赞如来”,什么叫称赞?你说好,我也给你赞叹,就净空法师说的,你对我称赞,我也阿弥陀佛;你对我毁谤,我也阿弥陀佛。所以一句阿弥陀佛就可以怎么样?“礼敬诸佛,称赞如来”。

第三个呢?大舜他这样的孝顺父母,就是最大的供养,他用孝来供养父母,这是“广修供养”。

第四个呢?“忏悔业障”,一定是自己做不好,才惹父母亲生气,如果是有德的人他一定说,我一定做得不好,我做得不够孝,我才惹得父母亲生气,那他是什么?叫“忏悔业障”。

第五个“随喜功德”,如果你能够随顺,那就怎么样?会增长你的戒定慧,会息灭你的贪瞋痴。那这是什么?就成就你的功德。所以你随顺本身就可以得到功德了,就是这边修随喜功德了。

事实上,大舜这样的一个孝的行为,事实上是在说法,他事实上是在做示转跟证转,我们讲所谓的三转法轮,“劝转”,我劝你,对不对?“示转”,他示现给你看,他做给你看,“证转”,所以大舜做到什么?做到示转跟证转,也做到劝转,为什么?大家会向大舜学习,那就劝转,所以大舜做到普贤菩萨的什么?第六愿“请转法轮”。所以你看,光一个孝就可以说法,就可以三转法轮。

第七“请佛住世”。到后来他父母亲都对他都非常地好,我们前面探讨过,杨甫要去四川拜访无际大师,中间碰到一个僧人说,你家有两尊古佛,你赶快回去,那个披着个五彩衣,倒穿鞋子,那个就是佛。他杨甫真的跑回家敲门,他妈妈真的起来开门了,果然是披了彩衣,倒穿鞋子的。他后来领悟了,家里有两尊佛。所以这叫请佛住世,父母在,让你能够孝顺修福报,那就是请佛住世,是真正请佛住世。

第八“常随佛学”。你在孝顺过程里面就可以修十大愿王,这不就是在常随佛学吗?

第九“恒顺众生”。他大舜的弟弟傲慢,他父亲要害他,他一样接受,这就是恒顺众生。我们叫什么?恒顺众生就是随缘不变,不变随缘,什么叫随缘不变呢?随缘不变,要怎么样才有办法做到随缘不变?开悟的人他能够随顺一切因缘,为什么?因为他已经没有我执,没有法执了,他破根本无明了,他没有贪瞋痴慢疑,他也没见思惑,他已经离开四相,他没有我相、没有人相、没有众生相、没有寿者相,他既然没有四相,他就没有人我之分。没有人我之分的时候,他就可以做到这里的恒顺一切因缘,“恒顺众生”。

什么叫众生?你有妄想、分别、执著,那你就是众生。所以菩萨他证得那个空性,他有一个从空出假,我们天台宗里面讲的,教下常常讲的这句话,从空出假,从假入中。天台宗里面讲三观,空观、假观、中观,空观就是他证得那个空性,什么人可以证得空性?我们讲说人空、我空、法空,阿罗汉就证得我空,阿罗汉破了见思惑,他没有我执了,他证得我空了。那菩萨呢?他破尘沙惑,他证得法空,所以证得空性,他有办法怎么样?无住而生其心,他就能够证得空性,什么叫证得空性?我们现在讲叫作大彻大悟的人,身心脱落。

我那一天听老法师讲《科注》,讲到这句阿弥陀佛佛号的功德,我听了非常感动。老法师常常跟我们讲,他在巴黎的时候,参加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活动,在巴黎净宗学会举办三时系念法会,我当时人在现场。净空老法师有做一个短短的开示。他对大众这样讲,他说《金刚经》里面讲,佛陀告诉我们,不住色声香味触法布施,你六根接触六尘,你眼见色,你怎么不会起心动念呢?你还有那么多习气毛病,见到好吃的东西你就想吃,见到不好吃的东西,你就把它排斥。

你说我会不会有?我有时候,我还是会有微细的这个烦恼,对不对?比如说,我不太喜欢吃南瓜,我碰到南瓜,我只要看到南瓜,我就不会去夹南瓜。所以我师姐都知道我不喜欢吃南瓜。我莲友大概都知道,他说老师不吃南瓜,但是我还是随顺,我说我不吃,你们吃啊。你看,我还是有执著,我对南瓜我还是不能够布施,我还是没有办法放下,我还是会住相生心,我哪一天碰到南瓜,我如如不动,不取于相,那我就成功啦。所以我现在也在学习啊。我师姐如果给我放南瓜,我还是把它吃下去,我是在恒顺众生,因为我有这个执著就是众生嘛,所以我就恒顺众生嘛。你们问莲友,很多人都知道我不喜欢吃南瓜,这就是什么?我住色尘,眼见色,色就是南瓜,我眼睛见到南瓜,我就起烦恼,分别心就出来,执著就出来,妄想就出来,妄想是什么?这个烦恼就是妄想,我不喜欢吃南瓜,这个妄想就出来了,那我就是三界内嘛,南瓜就把我弄到三界内了。那我怎么出三界呢?怎么出三界?那你就要即相离相,即南瓜放下南瓜,这是即相离相,《金刚经》讲这个境界,你就做不到啊,即念离念,你怎么有办法做到即相离相、即念离念呢?为什么?为什么你没有办法做到即相离相、即念离念呢?因为我们的习气毛病在嘛,我们会有执著。

所以你要怎么去修?刚才讲学大舜哪,“恒顺众生”,你只要顺就好了。所以你听到这里的时候,就知道说什么叫随缘,喜欢跟不喜欢都放下来,那叫空观,喜欢跟不喜欢都放下来,就是佛家里面讲的放下憎爱,憎就是讨厌,爱就是喜欢,问题就卡在这里,憎就是我就很讨厌,爱就是我就是很喜欢,这个东西最难搞。你只要看到境界,看到相,你就开始无明就跑出来,什么都挡不住,听的经全部都忘光了,连佛号也不晓得到哪儿去了,就是这个东西在搞怪,在执著啊。

所以老法师说,你怎么有办法做到六根接触六尘,你不住色声香味触法布施,那个布施就是放下。老法师说,南无阿弥陀佛,什么叫南无阿弥陀佛?你平常在念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对不对?也就是好的你也转成阿弥陀佛,不好的你也转成阿弥陀佛。老法师特别举一个例子,他说早期,民国的时候在大陆有一位高僧叫慈舟法师,他也赞叹夏莲居老居士编辑的、会集的这本《无量寿经》的会集本。慈舟法师特别作一个印可。他说慈舟法师的修行,人家只要跟他讲,怎么赞叹啦,怎么恭敬啦,说什么话啦,慈舟老法师都阿弥陀佛。人家怎么批评他啦,怎么说什么,都阿弥陀佛,他就是放下憎爱,放下憎爱就是空观。所以一句佛号就可以变成空观。所以南瓜你喜欢也是阿弥陀佛,你能够如如不动,不取于相吃下去,就是南无阿弥陀佛,你不生起一念无明,你就是阿弥陀佛,你不会看到南瓜说我不喜欢,那就不是阿弥陀佛,那就是娑婆世界,对不对?

所以这个能放下憎爱的,一句阿弥陀佛,就可以转这个色声香味触法。老法师教我们学习这个慈舟法师,老法师特别比喻,他说如果你是钝根的,他说普通根器的,说得你听懂,也是废话,说你听不懂,也是废话。他说就把它转成阿弥陀佛,他说学那个锅漏匠三年就成就了,站着往生,他就什么都转成阿弥陀佛。好,你有办法六根接触六尘,都能够把它转成阿弥陀佛,那你就证得空观了,那你还是在世间生活,你还是要做事,还是要上班,还是要做家事,还是要跟人家应对接物。这一句佛号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个叫作假观,你随顺众生嘛。所以菩萨是从空出假,出假是什么?我虽然跟你们合在一起,我和光同尘,但是我跳脱出来,我身在红尘不染尘,这个叫从空出假,我跳脱这个,我知道这是假的,叫从空出假,我知道是梦幻泡影,还是启建水月道场,大作梦幻佛事。然后从这样去修行里面,入不二法门,就是中观,既不著空,也不执著有。

老法师说,这一句佛号就是念到,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念到什么都挂不住,他说无住,念到自己很清楚,生其心,阿弥陀佛的这个觉悟的心,他说一句佛号就是无住而生其心。念到一切烦恼挂不住,是无住,念得很清楚的这句佛号是生其心。他说跟《金刚经》“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不谋而合。他说这句佛号就可以转六根跟六尘接触,不住色声香味触法布施,你就做到佛陀讲的那个目标了。他说这个就是南无阿弥陀佛的功德,佛陀的大慈大悲,这个叫作什么?这个叫作暗合道妙,什么叫道妙?让你到达涅槃彼岸,道妙就是开智慧,我们讲的往生极乐世界,就暗合道妙。那暗合道妙以后,一句阿弥陀佛在不知不觉之中让你放下六尘的世界,巧入无生,你跟无生相应了。他说,这个是不思议的难信之法,但是是易行道,难信之法易行道。你真信切愿,真干、老实、听话,做到了,你就可以做到老和尚讲的这个境界。是我听《科注》的一点小小心得,非常感动,老法师这样的一个大开圆解,让我非常非常地感动,特别提出来跟这边做一个结合分享。可以一句佛号证入天台宗里面讲的三止三观,空观、假观、中观,入不二法门,那就是佛陀的本怀。

今天我们就讲到这里,若有讲得不妥之处,请各位同修大德批评指教,阿弥陀佛。


文字稿来源:因果教育弘化网


感恩您的阅读!如果你觉得文章还不错,就请发送给朋友或者转发到朋友圈。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喜欢就请关注我们吧~https://www.guoloujiang.com/30721.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