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老师主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94集)

●因果者,圣人治天下,佛度众生之大权也。若约佛法论,从凡夫地,乃至佛果,所有诸法,皆不出因果之外。——印光大师。


《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九十四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4/08/31 台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094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们研讨《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二十二句,【矜孤恤寡,敬老怀幼】。请各位同学翻开课本二百九十五页,最后一段:

【隋时一僧。年百余。深解法华妙义。尝告众曰。贫僧敬老人如父母。事之如菩萨。凡可致力。无不尽心。今生得通佛法。享年久远。皆敬老所致。大众人等。不可侮老以损福寿。夫名利场中。弹指便过。还当于自己分上。做些工夫。否即空来人世。浪走一遭。于诸佛所谓愿我寿命长。勤行一切善。愿我福德盛。广济一切人之说。俱错过也。嗟嗟少年。但知负才。轻侮老辈。不知寿为天之所与。老为王之所敬。纵有多才。难到其地。】

我们来看这段里面的字句解说,二百九十六页的第一行:

‘致力’,“致力”就是尽力。

第五行,‘嗟嗟少年’,“嗟嗟”就是感叹辞,表示感慨。

‘负才’,“负才”就是仗恃才学,就是恃才傲物,我们常常讲的恃才傲物,这个叫做“负才”。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隋朝的时候有一位僧人,他年寿有百余岁,他对于《法华》妙义能够深解义趣,常常告诉大众说,‘贫僧敬老人如父母’,我平常对老人尊敬如父母,服事他像菩萨。“凡可致力”,我如果能够尽力的,凡是可以让我尽力去做的,我都能够尽心尽力去做。我今生能够通达佛法,而且又能够活得长寿,‘享年久远’就是活得长寿,都是我敬老所造成的,所得到的福报。大家众等不可以欺负老人,以损害自己的福报跟寿命。

在名利场中,弹指即便过,很快就会消失的,还应该在自己的本分上,做一些工夫,否则那就空来人间走一回,‘浪走一遭’就是浪荡走一回,那就太可惜啦。对于前面诸佛所说,希望我们寿命长久,勤行一切善,希望我们福德能够丰盛,以便广济,就是广大帮助一切众生的这样的一个说法,你就全部错过了,佛菩萨的期许。

少年人,你们要好好把握光阴,他这个有一点在感叹,就是“嗟嗟少年”,就是大家都会空过,“嗟嗟少年”,你们只知道恃才傲物,自负才华,去轻视老年人,不知道寿命是老天所给与我们的。在这个地方我要补充一下,这个“天”,我们前面有讨论过,儒家讲“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了凡四训》里面讲,“命由我作,福自己求”。袁了凡先生他前世的业力,在他那一世里面,他事实上只能活到五十三岁,那是他前世的业。但是他碰到云谷会禅师以后,云谷会禅师给他开示,“从心而觅,感无不通”。后来他就发愿改过,然后力行三千善、三千善、一万善,最后他从没有儿子,有儿子了,从短命五十三岁活到七十四岁,这叫做改命了。

所以这个“天”,在《了凡四训》里面讲,上天只不过给我们做一个,等于说接引跟开示。比如说像云谷会禅师,了凡先生碰到云谷会禅师,你也可以讲说是上天的安排,上天有好生之德,希望能够让袁了凡先生能够改变命运。所以这个“天”,我们不能够去认为说,我们所有的一切福寿都是老天给我们的,这个我们要在这边再这样做一个补充说明。

‘老为王之所敬’,年纪大的,就是皇帝所尊敬的。‘纵有多才’,你纵有多才多艺,也‘难到其地’,这个“其地”是指到长寿这个地步,你也很难到达长寿这个地步。对于这一段,这位隋朝的僧人,他通达《法华》妙义,自己跟大众开示说,因为他是敬重老人如父母,事奉他们像菩萨,这个叫做大慈大悲。

所以老法师对这一段,他也有特别的开示。老法师说,这位僧人能够把老人尊敬如父母,事奉他像菩萨,他能做的都尽量尽心尽力去做,而且最后他也能够开智慧,通达佛法,寿命久远,能够得到高寿,他说这个就是什么呢?这就是说这一个僧人,这位出家人他能够得到中国古老传统所谓的迎五福、避六极。

我们前面也有讲过,印光大师说,你怎么去迎五福?就是要顺天理,如果你逆天理,那就是六极。五福就是长寿、富贵、康宁、好德、善终,这我们在前几集都讲得很透澈,在这边不再解释。六极就是短命、疾病、忧愁、贫苦、恶事、耗弱,这都是我们世间人所不需要的。那你就必须要顺天理,要广积福德。

所以老法师说,五福是善因善果,六极是恶因恶果,他说这些事在历史上很多,在现实社会上有没有呢?他说,有,你只要稍微留意,每天的新闻报导,左邻右舍,发生在我们这个社会上的事情,其实哪一件事情不是五福六极呢?他说这个善恶报应都在我们眼前。

我们前一阵子就有一位,身价将近百亿的某位人士,他从事的工作就是我们一般讲的赌博游戏,包括用电脑,包括用赌博游戏机,也赚进了上百亿的家产,最后被绑架,被杀死,曝尸在荒山野外。这就是什么?刚才讲的六极,短命、多病、恶事、衰耗,我们要不要相信圣贤讲的话?这不就活生生,老法师讲的,善恶报应都在眼前,哪里没有善恶报应呢?印光大师说,不相信善恶因果报应,那是灾难的开始,那是灾难的根源。

现在不就灾难很多吗?全世界各地,空难、海难、地震、病毒,到处都在发生。他说我们如果想要趋吉避凶,这位僧人的榜样值得我们学习,也足以警觉,让我们注意我们自己的起心动念的造作行为。你看他尊敬老人如父母,我们能不能做得到呢?这个部分末学有做到,到我们讲堂来不管年纪有多大,有多困难,我都能够把他当成自己的父母来接待他,接引他,开导他,鼓励他念佛,读《无量寿经》,鼓励他放下身心世界。有很多老菩萨,跟我埋怨家庭的情形,子女不能够尽孝,我说那你就靠阿弥陀佛。

就是我们要尊敬老人如父母,就像我们自己的父母一样。所以我在做临终关怀的时候,我都在跟他们说法安慰的时候,我都一直用长跪的方式,有时候跪到后来,起来的时候两脚都发麻,但是法喜充满,感应道交不可思议。

所以老法师说,这一个僧人,他本身以一个出家人能够做到这个地步,而且寿命得到一百多岁,非常健康,而且最难得的是,他最后通达《法华》教义,这不简单。我们讲说成佛的《法华》,开慧的《楞严》,为什么?这个就是我们讲的,他前面那个是修福,尊敬一切众生如菩萨,那就是修福,尽心尽力去帮助众生,就是利他,菩萨行,就是布施。那么他福报够了,老法师说福至心灵,自然而然就能够相应《法华》妙义。

他说,他所得到的果报很殊胜,很令人羡慕。那么说到果,一定有因,什么样的因造成的呢?因为他奉行佛的教诲,依教奉行,这位僧人,老法师说,他做到普贤菩萨十大愿里面的四点。

第一个,礼敬诸佛。他对这些老人把他当成父母,就等于把他当成佛一样的奉养,这叫“礼敬诸佛”。“称赞如来”,他服事他们像菩萨,这叫“称赞如来”。我们不是只有对木雕佛像,我们对诸佛菩萨,我们对他尊敬,但是对众生,我们就不能尊敬,这样就跟佛菩萨的慈悲愿力相违背了,我们就做不到普贤十大愿里面的这个礼敬诸佛、称赞如来了。再下来老法师说,他做到“广修供养、忏除业障”,所以他得到高寿。

这四句,菩萨修学可以说都包括尽了,这十六个字,“礼敬诸佛、称赞如来、广修供养、忏除业障”,我们要怎么修呢?为什么我们业障不能消除呢?我们学佛学了这么长久,我们也很用功,可是我们为什么业障不能消呢?是不是前面三个我们没做到呢?我们没有做到对一切众生、一切蠢动含灵都能够“礼敬诸佛”呢?我们都能够称赞随喜他人呢?就“称赞如来”呢?最后我们是不是没有做到“广修供养”呢?我们有分别执著呢?如果你前面三个都做到了,后面那个“忏除业障”就做到了。

老法师这一段开示非常地精辟入微,老法师说这十六个字,四句,普贤的四个愿是菩萨修学都全部包括在内,他说一个出家人做到了,那么他本身有很深的体会。

老法师看到这一段故事,老法师也有体会,老法师说,为什么现在的人做不到隋朝的这位百岁僧人的这个事蹟呢?老法师说,今天为什么这么困难?难在什么地方呢?老法师说,现在儿女不孝父母,不敬父母。老法师说,你对老人能够像对父母一样,你告诉他说,你对一切老人都要像对父母一样尊敬。他说,他听了好像没有感觉,平平淡淡地,没有什么反应。老法师说,现代的人,他就是这样的反应,那为什么?因为他没有做到孝顺父母,他孝顺父母,他一定会孝敬一切众生如父母,孝敬一切老人如父母。

他说这个是社会风气、社会教育,在这个时代敎人能够回心转意,他说确实比过去困难得太多了,就是现在的众生难调难伏,刚强难化。他说,这样的一个说法,刚才讲说敬老尊贤,他说,现在的人听起来相当冷漠,这是事实。我们也有这种感受,为什么呢?他说,现在的人他不孝父母,他也不敬佛菩萨,不敬佛菩萨,也不孝顺父母,两个是互为关联的,他不敬佛菩萨,所以他招致巨大的灾难。这种大灾难,李炳南老居士往生前一天,跟一些学生说,他说这个灾难,佛菩萨、神仙来都救不了,我们李老师已经先预言了。

到今天看起来,李老师的话真的是应验了,现在是幸好老法师不断的在虚空法界为众生说法,不断的呼吁三个根的教育,不断的在讲《无量寿经科注》,《大经解》,老法师不断的这样的鼓励大家念佛来消业障。所以二〇一二到现在也真的能够比较平静,小灾难是有,但是很巨大的灾难都能够逢凶化吉。

他说李老师讲这句话之后,第二天就往生了。老法师说,我们想一想,李老师说的有没有道理?他说今天这个社会,没有孝顺父母的好样子,没有尊敬佛菩萨的好样子。他说一个真正孝顺父母的人,尊敬佛菩萨的人,不但不敢为非作歹,连起一个恶念,也觉得对不起父母,违背佛菩萨的教诲,现在在这个社会上,到哪里去找呢?他说真正一个孝顺父母的人,尊敬佛菩萨的人,他不敢为非作歹,他起一个恶念也不敢,他也不敢违背佛菩萨的教诲,但是像这种人,现在社会上去哪里找呢?

他说,现在世间人你所看到的,你所听到的,都是怎么样?见利忘义,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只有利害的关系,只有斗争,只有你争我夺。他说道义没有了,人跟人相处只有利害,道义没有了。他说怎么不遭难呢?所以年岁大了,阅历深了,对于灾难的原因比较容易明白,有很深的体会。

老法师说,他常常劝导别人,别人不能相信。老法师说,自己要不要相信?自己一定要相信,他说你要相信这些道理,他说你一定回头,那你回头以后呢?你要行菩萨道,哪个地方有灾难,我们就到哪个地方去,跟受灾的人一起来承担。他说不用逃避,决不逃避,他说没有动这个念头。他说如果你有逃避灾难的念头,老法师说,这是自私自利的念头没放下,记得啊,世界末日来了,我赶快逃。老法师说如果有这个念头,那是自私自利,那要怎么办?我们应该学老法师,劝更多人回头,灾难自然能够减轻,就会最后化为无形,那就对了。

这是这一段里面,老法师特别为这位隋朝的僧人,他这样的一个善行,老法师做这样的开示。

接下来这一段里面有一个重点,“夫名利场中,弹指便过,还当于自己分上,做些工夫。否即空来人世,浪走一遭。”这一段我有很深的感触,在我这一生里面,在官场上、在名利场中,我在差不多一九九八年,我那时候就可以当满高阶的官职了,外勤。那时候长官问我,我要选择哪一条路?我跟他选一个比较没有这些外勤的、繁重的工作压力的,一个内勤单位来做主官,就是民防管制中心主任。我在那个地方当主任,一共用了将近八到十年的光阴,我全心投入经教,我全心投入去自利利他,行菩萨行。

我这一生里面,助念最多的,将近三百多个个案,关怀临终病人,就是在那个八年的主任的生涯里面,我在那边完成这个任务。自己这十几年来,在官场的浮沈,我其实也相当能够悟透这些其中的道理,就是这里面讲的“名利场中,弹指便过”。所以我们警政署里面,最高阶的督察室主任,三线三颗星,那时候得癌症的时候,住在我们新店碧潭的别墅里面,当他得到癌症讯息的时候,他才六十二岁,他不敢下楼,也不敢跟朋友通电话,他仿佛世界末日。

莲友叫我去跟他关怀的时候,叫我跟他讲,不能讲往生,不能讲死,那我说讲什么?我后来跟他讲人为什么到世间来?要如何离开这个世间?短短的三十分钟跟他讲十二因缘的道理,我用通俗的话把它表达出来,十二因缘就是无明、行、识、名色、六入、触、受、爱、取、有、生、老死。讲完不到一个礼拜,他就死在荣民总医院,最后他来不及换衣服,因为死在荣民总医院的时候,只穿一个短裤,运动裤跟运动上衣,躺在他女儿的手臂上断气。

往生的时候,在荣民总医院的太平间助念室,助念完了以后我跟他说法,被葬仪公司放在助念室的大门口,等运大体的车子过来。我看了很不忍心,我说,叫莲友说,把他围起来念佛,帮他庄严,我说他堂堂是一个三线三颗星的高级警官,一生的尊崇,到此全部告一个段落,结束,也不过是躺在助念室门口地上的一位大人物而已。那时候助念完的时候是半夜快一点到两点,他的太太,万夫人几乎撑不住了,唯一的独子比他早死,他还没到达退休年龄六十五岁,还有三年,他六十二岁,就得这个肺腺癌,换成任何一个人都死得不甘不愿,不愿意断气。所以我很能够体会这八个字,“名利场中,弹指便过”,看得很多了。

以前提拔我过的一个局长,也在台北市不可一世,叱吒风云,大权在握。最后往生的时候,癌症病发的时候,整个头部像一个篮球这么大,他太太后来也得了忧郁症,这位局长夫人我也去跟她安慰。我们这个局长得癌症以后,打电话给那个督察室主任说,老万,你怎么过日子啊?两个同病相怜,两个都是三线三颗星,在我们警界里面最高是三线四颗星,他是三线三颗星,不能说不大。最后我陪他到台北市第二殡仪馆,到凌晨五点,在清脆的念佛声中,用引磬念佛声中,通过了第二殡仪馆五百多具的冰柜的走道长廊,把他的大体缓缓地放进去冰冷的冰柜里面。

我陪伴另外一位高级长官,也是三线四颗星的,他的儿子自杀,唯一的独子自杀,七孔流血,在二馆,第二殡仪馆的冰柜里面,不忍卒睹。我们这位三线四颗星的校长,忍住了悲哀,他夫人几乎快昏倒,我在那个地方陪伴他度过人生最艰难的时刻。你真正会体会到世间苦人多,有什么好争的呢?有什么好骄傲的呢?有什么好计较的呢?

再来,跟我交情非常好的,我们北市警局的副局长,李副局长,一生功业彪炳,全国有名,最后英年早逝,六十二岁肺腺癌。最后也是我陪伴他,在台大医院度过。最后插管,整个脸肿得也是不行,最后断气的时候嘴巴都是血迹。他也是放不下,副局长的位置都还没有坐热,就要离开了,最后我帮他全程的忙,助念,安排吊祭的场合,放在中和一间佛寺里面,帮他打理一切。

另外一位也是三线三星的长官,夫人得癌症死掉,最后他自己本身也得癌症死掉,局长都没做完。种种的这些,其实都让我们深深体会,真的这里面讲的,名利场中,弹指便过,应该在自己的本分上做些工夫啊。

老法师说,你会吗?你契会了吗?你领悟了多少啊?你功夫成片了吗?你往生有把握了吗?你今生所累积的善根、福德、因缘有多少呢?如果一点工夫都没有,一点善根福德资粮都没有,那就是后面那句话,“否即空来人世,浪走一遭”。

所以我以上讲这些感叹的故事,都是真实故事,发生在我身边的。我选择跟佛菩萨在一起,我选择勤修戒定慧,息灭贪瞋痴,我学习佛陀一样,他放弃王位不继承,走上修行解脱之道,这是正确的道路,走向菩提解脱之道。所以这一段我想,老法师说我们都一定要观照自己的起心动念,不能够为个人,也不是为了自己的小团体,要为国家民族、为整个人类,这样的善心善念,要与日俱增,不可以消退。这种念头如果消退,就堕落三途,堕落恶道。我们明了这种意念,如果真的是与日俱增,天天有进步,那是我们修学的一个动力,推动我们勇猛精进,自自然然,不必作意,天天就是在积功累德。我想老法师这一段开示,我深深有体会,我们就在学习这个精神。

再下来这一段里面的第三个重点,“于诸佛所谓愿我寿命长,勤行一切善;愿我福德盛,广济一切人之说”,寿命跟福德都是我们需要的,怎么样可以得到寿命长、福德盛呢?在这一段里面主要跟你讲,要敬老人如父母,事之如菩萨,凡可致力,无不尽心。

这一段里面,我就用一个故事来说明怎么去做得到寿命长、福德盛?这个故事就是在这个,发生在中国大陆丹阳这个地区,丹阳我去了解,它是地处长江三角洲,也就是在上海的附近,位于江苏省南部,属于太湖流域中的那个地点,是丹阳。

这个故事它的题目叫《天从有德》,丹阳这个地方,有一位叫岳忠,岳飞的岳,岳忠,精忠报国的忠,岳忠。他家里非常地清苦,父亲早亡,母亲改嫁,跟他的祖母江氏相依为命。他长大以后对祖母非常尽孝,但是他们这个岳忠,他们这个家族,五代都是单传,就是只有一个儿子,而且都没有超过三十岁,寿命大概都在三十岁左右,就死掉了。岳忠本身他的体质也非常地孱弱,非常地衰弱,体弱多病,身体消瘦得弱不禁风。他的祖母江氏天天就是担心这一个孙儿早亡,香火断掉。所以天天祈祷佛菩萨,祈祷仙佛保佑他们岳家,这个岳家不要断这个香火种。

有一天这个岳忠就到家附近的郊外走一走,就遇到了一位老妇人,这位老妇人头发非常地雪白,走路一跛一跛的,几乎都快跌倒了。岳忠看到以后,赶快就把她扶起来,扶了以后,她走路还是很慢。后来岳忠生起了一个恻隐之心,他说老婆婆我背妳好了,妳到哪里我背妳到哪里,他就帮她背起来。背起来以后,因为那个老婆婆就在他背部的后面,那就摸著这个岳忠的头部说,哎呀,“何家”,哪一家,“何家”是哪一家,何家少年有此慈悲之心哪?“惜乎年寿不过弱冠”,其实她这个也是示现,好像神人教化一样,其实她知道他是岳家的子弟。她说何家少年如此有慈悲之心,可惜寿命不过弱冠,就是不会超过二十岁,就讲这几句话而已,给他摩顶。

然后岳忠回家以后,赶快把这个事情告诉他祖母,他祖母就觉得很奇怪。他祖母就好像我们一般乡下的老婆婆,每天就是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那种很善良的,这跟我祖母很像,老一辈的人都有这种德行,很特别。吃早斋、口说好话、不与人争,我祖母就这一种的,一生吃斋,非常善良,非常慈祥,逢人就是笑嘻嘻地,这种老一辈的在台湾很多,我想大陆也很多,中国大陆也很多。这个就是印光大师说的斋公斋婆、愚公愚妇,这个都能往生。

他回去赶快跟他祖母讲,他祖母说,不对,有感于心哪,她说这是异人,异人是什么?有点像神人一样,这是异人指点,赶快再去追她在哪里。岳忠又跑出去了,跑出去以后就追到了,他说请妳到我们家来一下,我祖母有请。这个老妇人,老婆婆就答应了,就跟他到他家去。岳忠的祖母就很虔诚的跟这位老婆婆说,老人家妳帮我祖孙,帮我孙儿祈寿好不好?这位老婆婆也很有意思,“吾能相不能解”,她说我只会看相,我没办法解,我没有方法。

有些老人家,老法师说,年纪大了,对人生阅历深了,就有这种智慧,会看人,老人家都很会看人,这个小孩子能不能成材,她一看就知道了,为什么?老法师说,人生阅历深,自然懂得很多道理,跟这个老婆婆一样。吾能相不能解,她说我会看相不会解,她跟他讲,她就跟那个岳忠讲,你可以到里中,里中就是他们这个村落里面,有一个林姓的老翁,你看她也知道他是有德的人,林姓老翁,她说你去跟他求一个这个寿帖,就是毛笔字写着一个寿。我们家人都喜欢挂,一般家庭都喜欢挂这种寿,对不对?你跟他求一个寿帖,她说你寿帖挂在家里厅堂,依照这样去修行你就可以延寿。

江氏,就是那个岳忠的祖母说,这样会感应吗?这样能够灵验吗?在我们讲也是,挂一个寿字就会长寿,有这种事情吗?一样道理啊。这就是凡夫的疑,疑心一起来,不能相应了。老婆婆说,她说“此翁大善人”,她说这个林姓老翁是大善人,他所写的那个寿帖,“天必从其愿”,为什么?他有德,天必从其愿。为什么菩萨有求必应?为什么我们有求不能应?你去想想看,问题出在哪里?德行。为什么佛菩萨,净空老法师心想事成,为什么我们心想不成?因为我们都是妄想嘛,我们都是为自己,自私自利,净空老法师为众生,所以心想事成,有愿必成。

她说林姓老翁是大善人,天必从其愿,“汝勿疑”,她说你不要怀疑。说明这个众生的习气就是,有可能吗?就是这个动作。赶快前往,江氏就依照她的话,带着她的孙儿岳忠去拜访林大善人,恳求林大善人,写这个百岁寿三个字,百岁寿,大家都希望长命,我刚刚讲五福里面的第一个,就是长寿。

果然老婆婆的话应验了,这个岳忠到二十岁的时候,那一年春夏秋冬都生病。这有一点像老法师说,算命的说他四十五岁会往生,老法师那一年,到那一天他就念佛,他讲经说法,最后那一年没有事。这个岳忠那一年,二十岁那一年四季都生病,那个年尾要快到的时候,病得特别严重,年关难过,到那个岁末的时候,有一天晚上突然间病特别严重。

台南净宗学会的总干事跟这个一样,他五十几岁就退休了。为什么?因为算命,很多算命,包括有一点有那一种预知能力的人都跟他讲,你活不过五十三岁。他五十三岁那一年就跟岳忠一样,身体衰弱得不行,几乎快死掉。最后他这一次六月底、七月初,老法师到台南净宗学会,到台南国学书院,老法师在那边长住一个月,我去看老法师两次,他送我到高铁站,他跟我讲,黄警官,我的命是佛菩萨,老法师救我的。他现在已经快六十岁了,他说我过了那个劫难了,所有算命的统统讲,他说不是只有一个,好多人讲他活不过五十三岁,好像是五十三岁,他跟我讲的。他后来自己发愿,力行善事、广积阴德,所以他在台南净宗学会做义工,做到现在,担任总干事,积功累德,所以积功累德可以改变命运。

这个岳忠,他那天晚上病得特别严重,似梦非梦,到达阴司了,他的神识已经去阴司报到了。他内心非常地舍不得,而且非常地苦,为什么?因为他们家单传要断了,他想到祖母在堂无人奉侍,他这个念头想到说,他死掉以后,他家里剩下一个老祖母在,怎么办?无人奉侍,孝。

结果他到阴司看到什么?堂上坐着那个衙门的人就是林大善人,就是林翁,“在衙高坐”,那个衙门就是阴司的衙门。岳忠赶快就跑过去求救了,求救了,林翁说你已经到了这里了,怎么可以救呢?“汝已到此,胡能解救?”“胡”就是怎么可以。岳忠说,你不是写那个百岁寿帖给我吗?你看他带了百岁寿那个帖子,那个阿赖耶识的那个种子,他人已经到阴间去了,那个种子都还在。

他说你不是写了那个百岁寿帖给我吗?他就从他的念头里面,呈现出来那个百岁寿帖给他看,这就是你写的。你看我们这个念头多么不思议,人已经离开厅堂了,那个有形的百岁寿帖挂在他家的厅堂,人已经到阴间了,拿出来说,这不就是你写的吗?这叫做,我们讲的因果,就欠命的还命,欠债的还债,拿出来给你看,在哪里?在阿赖耶识里面,这么不可思议。

所以“献为证”,拿给你看,拿出来做证明,林翁见了以后点头,“翁见而点头”。他继续再求说,好啦,我们来求上帝,玉帝,玉皇大帝,玉帝怜悯岳忠孝顺而且有善心,他刚才不是遇到老婆婆,背她,敬老吗?“准汝所请”,准你所请,这是怎么样?他的孝心敬老可以延寿,他有这个福报可以延寿,这各位明白吗?上帝要赐给你寿,也要看你有没有因哪。老法师说,看到果报要想到因,他的因就是孝顺,就是慈悲心,就是敬老。

林翁再将帖子给岳忠,等于什么?你可以活到百岁了,将百岁寿的那个帖又交给岳忠。并且说“汝有孝行,玉帝准汝寿至百岁”,他说你有孝行,玉帝,玉皇大帝特别准你活到一百岁,但是你“须加力行善事,救人之难,济人之急,以报天恩”。岳忠叩头而醒,就醒过来了,醒过来以后就告诉他的祖母。他的祖母江氏就说了,你死掉三天了,你已经死去三天了,但是你的心头尚温。

我们上次有讨论过,顶圣眼生天。顶圣眼生天,这个地方如果还温温地是生天,这探温法,一般助念,印光大师也有开示过,顶圣眼生天,他心头热热,就表示他还可以得人身。她说心头热热地所以不敢埋葬,今天你可以九死一生,“理合叩谢上天神圣扶持之恩”,然后他祖母就叫他摆个香案,当天叩谢。那一天以后,这个岳忠病就慢慢好起来了。后来岳忠果然寿命到达一百岁,而且子孙绵延繁盛。实在讲这个是孝心所感动,天心也非常地清楚,天从有德。在现在这个道德沦丧,孝道更应该推行奉行,希望以上我们说这个故事,做为大家的期许互勉。

刚才讲说这个岳忠,他到阴间三天,心头还热热地,所以他的祖母不敢把他埋葬。这个就是我在讲X档案,《古往今来X档案-迷信、理智、人生价值》里面,所提到的这个生命轮回里面,我们彰化也有一个粘黄谢流,她是住在彰化县福兴乡厦粘村,她六十七岁得肝癌末期,有糖尿病。她在一九九五年三月二十六日,也是被医生说没有希望了,送回家,后来死去十个小时,在厅堂也是跟岳忠一样,心头热热地,所以她女婿后来就不敢入殓。已经帮她穿寿衣了,她就十个小时以后,因为心头还热热,就表示这个人可能还可以回阳。这个是很特别很特别的,有很大的福报。

后来她就从这个厅堂的木板床上面坐起来说,我这样坐起来,会不会吓到你们?全家吓成一团,那里有不吓的?死去再活过来,怎么不吓呢?因为已经开始在,台湾的习俗,在她的脚旁边,脚的末端那边在烧这个脚尾钱,就是冥纸,这个是真实的故事。

因为印光大师也有说,探温,顶圣眼生天,人心饿鬼腹,人心就是心脏那个地方,还热热的话,那他还可以有资格当人。如果最后体温消失的地方,是在腹部的话,那就饿鬼道。就是他神识从哪个地方出离?人心饿鬼腹,畜生膝盖离,如果是膝盖那个地方大概都畜生道,地狱脚板出。就是顶圣眼生天,人心饿鬼腹,畜生膝盖离,地狱脚板出,如果是脚底那边温温的话,那就不好,到地狱果报。

这个地方这一段里面,其实是有很大的意义,很深的意义在里面。前面的经文里面有讲,隋朝这一位僧人,他深解《法华》妙义,那什么是《法华》妙义呢?什么是《法华》妙义?我们这边有必要了解一下,我们就举六祖大师在《六祖坛经》里面的这一段开示,来说明什么是《法华》妙义?

因为《法华经》是佛陀说法四十九年里面,最后七年所讲的一部大经,所谓开慧的《楞严》,成佛的《法华》。到《法华》的时候,佛陀就讲整个经义,“唯有一乘法,无二亦无三,除佛方便说”,只有教你直接成佛,一佛乘。

我们知道佛陀说法有五乘说法,人天乘、声闻乘、缘觉乘、菩萨乘、一佛乘,前面的人天乘是方便,你实在是没有办法契入三乘,佛陀跟你讲,那你只好先把人天乘做好,把人先做好。如果你有出离心,想离开三界,那就修声闻乘、缘觉乘,再修一个菩萨乘是大乘,声闻、缘觉是小乘,你再修一个大乘,就是菩萨乘。大乘跟小乘,这个都是二乘,“唯有一乘法,无二亦无三”,二就是大乘、小乘,三乘就是菩萨、缘觉、声闻。“唯有一乘法,无二亦无三,除佛方便说”,所以换句话说,菩萨乘以下都是方便说。

在《六祖坛经》里面有这一段经义,这个法达禅师他七岁就出家,很有善根,他常常诵《法华经》。有一天他去见六祖大师,照理讲我们见大师应该要五体投地,法达禅师头不着地。六祖大师就呵叱他,他说“礼不投地,何如不礼”,他说你头不着地干脆不要拜,“汝心中必有一物”,你心中一定有个执著。法达禅师就回答说,他说我念《法华经》三千部,这就是有一物,就是什么?有执著。

六祖大师说,“汝若念至万部,得其经意,不以为胜,则与吾偕行”。他说你念到三千部,好,你念到一万部,你如果知道《法华经》在讲什么,“得其经意”就是你能够通达了,能够相应了,而且你不会引以为骄傲,“不以为胜”就是不要以为你很了不起,那么我跟你走在一起,你也不用跟我顶礼啦,这个意思大概是这样。

六祖大师就帮他,就是为这个法达禅师开示了一个法语,这个偈语讲得非常好,他说,“礼本折慢幢,头奚不至地?有我罪即生,亡功福无比。”这句话怎么解释?礼拜、礼佛、礼敬他人,这是要折服我们的慢心,你头不着地,你就有我啦,我念《法华经》三千部,那就是有我啦。那有我就是有罪,那就有罪业未消,“有我罪即生”,你功德福德就没啦,“亡功福无比”,你功德跟福德损失多少你知道吗?“亡”就是失去了。所以你只要有贪瞋痴慢疑,你所修的善事,福德跟功德都损失。

六祖大师跟他讲,你叫什么法名?他说我叫法达,他说你没有达法,倒过来刚好是达法。法达,六祖大师说,“师曰:‘汝名法达,何曾达法?’”你达法什么意思你知道吗?达法就是说你有没有相应?你有没有契入?一念相应一念佛,念念相应念念佛,你没有达法。

六祖大师又跟他开示一首偈语,“汝今名法达,勤诵未休歇。空诵但循声,明心号菩萨。汝今有缘故,吾今为汝说。但信佛无言,莲华从口发。”这句偈语写得非常好,讲得非常好。

他说你叫法达,你诵经也没有停止,但是你都在音声里面,“空诵但循声”就是什么?背诵而已,背诵要怎么样?要消归自性,你现在没办法做到消归自性,你要怎么办呢?你在日常生活里面要观照,要观照以后,依照经文的教理依教奉行,在日常生活里面去落实,去真干,这个叫做什么?这个叫做消归自性。

如果你只有背诵经典,修了一点福报,跟你生活不相干,跟你的习气不相干,跟你的自性不相干,这个叫什么?叫做“空诵但循声”。有些人就这样,你叫他诵经,他诵《地藏经》、《无量寿经》、《弥陀经》可以诵好几千部,习气大得不得了,毛病习气还是一大堆,很傲慢,这叫“空诵但循声”。

有修到一点福报,但是习气毛病依然故我,怎么样才可以称为菩萨呢?“明心号菩萨”,你要明白心地,你要明心见性,你要始觉觉本觉,你的觉性是本觉,始觉去觉悟那个本觉,最后到达始本不二,就是究竟觉,就成佛啦。你现在开始走上修行这条路叫始觉,你本有的佛性叫本觉,你开始走上修行就是消归自性。

“汝今有缘故”,你跟我有缘,我为你说,“但信佛无言”,为什么说“但信佛无言”?佛所说的三藏十二部经典,都是我们自性本具的功德,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只因妄想执著而不能证得。佛法不是心外求法,是心内求法,所以佛法叫做内典。

佛陀说人人皆有佛性,就是六祖大师说的“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修行只不过是让你藉修德显性德,恢复你本有的性德而已,本有的佛性而已。所以《心经》里面讲“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不是叫你去心外去求一个佛,去心外去求一个智慧,不是,本具的。这是说,“但信佛无言,莲华从口发”。

法达禅师听完偈语以后,非常忏悔感谢,他就说了,“从今而后,当谦恭一切,弟子诵《法华经》,未解经义”,心中常有怀疑、有疑问,他说和尚你智慧广大,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法华经》的义理呢?六祖大师不认识字,“师曰:‘法达,法即甚达,汝心不达,经本无疑,汝心自疑。’”你自己起怀疑。“汝念此经,以何为宗?”法达曰,法达禅师说,“学人根性暗钝,从来但依文诵念,岂知宗趣。”我这个人根器比较差,我只知道诵经,我怎么知道它的宗趣是什么呢?六祖大师说,“吾不识文字”,我不认识字,“汝试取经诵之一遍”,他跟广钦老和尚一样,六祖大师不认识字,他说那你念一遍给我听,“吾当为汝解说”,我帮你解释。

法达即高声念经,到方便品的时候,六祖大师说,“止”。他说,好,不要再念了。“此经元来以因缘出世为宗,纵说多种譬喻,亦无越于此。何者因缘?经云: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一大事者,佛之知见也。”《法华经》的整个经义,这个隋朝这个僧人,深解《法华》妙义,《法华》妙义就在这一段,刚才念过这一段。

你看六祖大师他智慧通达,他是明心见性,你读什么经给他听,他马上知道这部经在讲什么,这叫什么?一经通一切经都通,圆人说法,无法不圆,就是这个道理。老法师讲,读经千遍,其义自见,自然而然就会流露出来。方法,老法师说,一门深入,长时薰修。理论依据呢?读经千遍,其义自见。所以老法师一直都认为,僧才教育要恢复中国传统的佛门里面的复小座,复讲,就是复讲。他说,中国人求智慧,西方人求知识,这些话都是最近成都文殊院的方丈和尚的侍者到香港,由我安排见老法师,请示老法师如何培植僧才教育,老法师就跟他刚才讲这样的一个开示。

所以六祖大师说,“此经元来”,就是《法华经》从头到尾,“以因缘出世为宗”,什么叫因缘出世?就是教你离开三界,了生死,出离六道轮回,教你成就佛道,这叫因缘出世。佛陀为了教你离开三界六道轮回,佛陀用各种譬喻。比如说他在《法华经》里面有提到那个大富长者,那个大富长者的儿子是流浪汉,是一个贫穷的青年,大富长者为了把他这个儿子引回来,跟他讲说这个整个豪宅都是你的,怕他不能承受,只好跟他在旁边搭一个小茅棚给他住,叫他在里面做长工,最后那个大富长者往生的时候,再把所有的家产全部给他,说这些都是你的。

佛陀这是用比喻的方式,那个大富长者,就是我们的自性功德,就是我们的佛性。那位流浪汉,那位流浪在外的那个贫穷的年轻人,就指我们在六道轮回。当他到这个大富长者家里,旁边搭一个小房间给他住,叫他做工人、长工,那是一种方便次第,那是指三乘,小乘、中乘、大乘,因为他一下子不能够接受,大富长者讲这些家产都是你的,这是一个譬喻。

第二个譬喻就是三车,鹿车、羊车、牛车,对不对?这三车的比喻就是指菩萨乘、缘觉乘、声闻乘。这三车的小孩在房子里面玩那些玩具,佛陀就跟他们讲,这个房子快烧起来了,三界犹如火宅,你们赶快出去,外面还有一个大白牛车,里面什么玩具都有。三车的小孩说,真的啊,出去以后,真的有一个大白牛车,那个大白牛车,就是我们的自性功德,就是一切自性所具足的如来智慧德能。前面那个鹿车、羊车、牛车,那是一个比喻,这是佛陀在这个《法华经》里面,他用这种种的譬喻。

何者因缘呢?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缘,什么叫一大事因缘?教你开示悟入,佛知佛见,教你成佛,教你断恶修善、转迷为悟、转凡成圣,那个转凡成圣就是一大事因缘,就佛陀为什么来这个世间示现?因缘到底是什么呢?就是教你开示悟入佛知佛见,我们本具的见闻觉知,那就是佛知佛见。我们迷了以后,见闻觉知变成五蕴烦恼,色受想行识,那就变成阿赖耶识了,真如变成阿赖耶识,佛变成凡夫。

怎么样可以到达这个佛知佛见呢?《六祖坛经》里面这样讲,“若能于相离相,于空离空”,“于相离相”就是不著有,“于空离空”就不著空,空有两边都不执著,“即是内外不迷。若悟此法,一念心开,是为开佛知见。佛犹觉也,分为四门,开觉知见,示觉知见,悟觉知见,入觉知见”,就是开示悟入佛知佛见。这以前我们在讲座里面,我们提了很多,这一段,我就用这样做一个结尾,这就是《法华》妙义。

我们再来看下一段:

【宋时吴元嗣。一门有八十九十一百以上者八人。帝询其所致。盖累世义聚不分也。韶旌其门。宠赐隆异。尝考上庠之设。尧舜之时已然。而三代尊崇其制。著之礼记等书甚详。夫子言志。亦曰老者安之。盖国家之典法。与士民之心志。两有在焉。可曰他人之老。与我无预。而不敬哉。】

这一段里面‘一门’就是一个家族。

‘义聚’就是以义聚居,就是以礼义来团结在一起,来聚合在一起。

‘韶旌其门’,“韶旌其门”,“韶”就是美好,“旌其门”就是表扬他们这一个家族,就以前朝廷对所谓的忠孝节义的人,赐个匾额,挂在他们这一家的家族的门庭之上,或树立碑坊以示表彰,这叫做“韶旌其门”。

‘宠赐隆异’,这个“隆异”就是优厚异常。

‘尝考上庠之设’,“考”就是研究,“上庠”是古代的大学。

翻过来二百九十七页,‘三代’,“三代”是指夏商周。

再来‘礼记’,这个“礼记”是汉朝戴圣所辑,有四十九篇,以郑玄的注解最为精奥。哪《十三经》呢?《十三经》是十三部儒家经书的合称,是儒学的核心文献,包括《周易》、《尚书》、《诗经》、《周礼》、《仪礼》、《礼记》、《左传(附《春秋》)》、《公羊传》、《穀梁传》、再来《孝经》、《论语》、《尔雅》、《孟子》,这以上是《十三经》,这是儒家很重要的一个经典。

‘无预’就是无关连,没有关连。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白话:

宋朝的时候有一位吴元嗣,这个人他们这个家族里面,有八十岁、九十岁的、有一百岁,八十、九十、一百以上的有八个人,这个是长寿的家族。皇帝问他说,为什么能够得这样长寿呢?他说,我们累世以来都是以义礼聚居,不分离,就是他们这个家族都讲道义、礼义。所以皇帝非常赞叹他们,就颁匾额来表彰他们这个家族,而且皇帝也赐了很多优厚。“宠赐隆异”也可以讲说,皇帝赐给他们很丰富的礼物,也可以说,上天的恩赐也优厚于常人。这一段里面,“韶旌其门,宠赐隆异”。

研究古代大学教育的设立,“上庠”就是古代的大学,在尧舜那个时代就已经有了,到夏商周三代,还是遵从延用这个制度,在《礼记》里面也记载着这些事情,非常地详细。孔夫子的志向,孔夫子的愿力,他也只有讲说老者安之,让老年人可以得到安心。这样的一个精神,就是国家的法典,所制定的一个法典,就是按照夫子里面讲的,老者安之。国家的政策也要遵从这样来去制定法律啊,也是士民心中所希望的。就是老者安之,在法律上,在士民的心志上,都是希望这样的,两者都是需要存在,就是‘两有在焉’,两者都需要存在。怎么可以说他人家的老人跟我没有关系呢?那就对他不尊敬了。

这一段就到这里,我们看下一段:

【幼。是童穉无知之人。怀。不止是爱他。有置诸其怀之意。为之长者。保赤少怀。常理当然。况有一种遭逢不好。困苦堪怜。若前妻之子。异母之弟。偏房婢妾所生。茍或挟长凭陵。孤孽横罹惨毒。可悯孰甚。推而广之。他人之有幼者。及奴婢厮养之辈。皆当加意矜怜。不宜分别彼此也。至于规倂家产。则为尊长者。为兄姊者。为赘壻者。每有不慈不义。凌虐卑幼。甚至巧妆诉谍。伪立契约。嘱牙保以曲证。贿吏胥而舞文。使之无诉。且阴谋损命者有之。昔李知本一门。子孙百余。长少雍穆。阳城兄弟。孤茕相依。前辈用心如此。诚足法也。】

这一段,我们来看字句解说:

‘童穉’就是幼童小孩。

‘保赤’,“保赤少怀”,这个“保赤”就是养育、保护幼儿。

再来,‘遭逢’就是人生际遇。

‘挟长’,“挟长”就是自恃年长。

‘凭陵’,“凭陵”就是仗势欺人。

‘孤孽’,“孤孽”就是孤臣孽子,指孤立无助的远臣,或贱妾所生的庶子,这叫“孤孽”。

‘罹’就是遭受,“横罹”就是遭受。

‘可悯孰甚’,这个“孰”是什么,“甚”是超过,“可悯孰甚”就是,简单解释就是,可值得怜悯的事还有什么能够超过这种情况呢?这是“可悯孰甚”的意思。

‘及奴婢厮养之辈’,“厮养”,“厮养”就是以前干杂事劳役的奴隶,受人家驱使的奴仆,“厮养”就是指这个从事非常卑微工作的人,这个意思。

‘矜怜’,“矜怜”就是怜悯。

‘规并’,“规并”就是并吞,并吞家产。

‘赘壻’就是招赘的女婿。

‘巧妆’,这个“巧妆”就是假装,以虚假来掩饰。

‘诉谍’,“诉谍”就是诉状,我们现在法律的诉讼,这个诉状。

‘牙保’,“牙保”就是立这个契约的仲介人跟保人,这个叫“牙保”,这古代的一个用词,跟我们现在讲的保证人跟中间人意思是一样。

‘吏胥’就是官府里面,那些比较低阶的官员叫“吏胥”。

舞文弄墨,这是一个成语,“舞文”就是什么呢?就是搬弄文字,曲解法律。

‘李知本’,他是唐朝赵州人,他是对父母非常孝顺,在唐太宗的时候当过县令,这“李知本”。

‘阳城’,“阳城”他是一个人,他是唐朝定州北平人,他性好学,后来也担任官职。

‘孤茕’,“孤茕”就是孤独,无依无靠。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白话解释:

所谓幼,是指儿童还不懂事,还不懂事的这些小孩。怀,不止是爱他,而且还要置于怀中加以保护。当人家长辈的要知道保育关怀这些幼小的小孩,是理所当然的。何况有一种,他遭逢,他的人生遭遇不好,困苦堪怜。比如说像前妻所生的儿子,异母的弟弟,同父异母的弟弟,偏房或是婢妾所生的小孩。如果有些人,这些人容易受到,‘苟或’,受到他们那些依老卖老、仗势欺人的长辈,变成他们这些前妻之子,异母之弟,偏房婢妾所生的小孩,孤立无援,而且甚至会遭受横逆、灾难的毒害,有什么比这更可怜的呢?非常悲惨值得同情呢?

从这样再去推广开来,其他人家的小孩、幼小的人,‘他人之有幼者’,及奴婢所养的这些,奴婢贱役所养的小孩,我们都要加以关心怜悯,不宜分别的,不应该有分别。至于有些要计谋并吞家产的,就是那些为人长,为人家长辈的,为人长辈的,比如说做人家兄姊的,或者是招赘的女婿,常常有不慈悲、不道义的行为,凌虐那些幼小的人,虐待幼小的这些晚辈。甚至以虚假掩饰的手法,向官方提出诉讼,伪造建立契约,暗中嘱咐这些仲介的人替自己作证,‘曲证’就是作证。然后贿赂官吏伪造文书,使这些卑幼的人诉诸无门,而且还遭受阴谋迫害,这种事情都会发生。过去唐朝李知本一家人,子孙有一百多人,长幼之间相处得非常地和睦。唐朝的阳城兄弟,虽然孤苦贫穷,但是却能够相依为命,前人,前辈的人能够如此用心,实在是值得我们效法。

我们再看下面这一段:

【唐元德秀贫时。兄早亡。有遗孤期月。嫂又丧。无乳哺之。德秀昼夜哀号抱其兄子。以己乳含之。涉旬而乳遂有汁。儿得长大。事虽偶然。于此可见。怀幼之合天心也。孔子曰。少者怀之。孟子曰。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圣贤之垂训至矣。为尊长者。胡不体诸。】

这一段我们来看字句解说:

‘元德秀’,他是唐朝河南人,他从小就是孤儿,事母非常孝顺,考中进士。他母亲死去的时候,他在坟墓旁边,庐墓侧,就是在,古代的孝子会在母亲的坟墓旁边,搭一个小屋,在里面追思孝顺。

‘期月’,这个“期月”是一整月,一个月。

‘涉旬’就是经过十天,“涉旬”,一旬是十天。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白话:

唐朝的元德秀,家里非常贫穷,哥哥又早亡,遗留一个孤儿才满月,接着兄嫂又死去了,孩子没有乳水可以哺育。德秀日夜抱着哥哥的儿子,痛哭哀号,用自己的乳头给小孩含着。结果经过十天,乳头竟有流出乳汁,孩儿因而得以长大。这个事情是很稀有的,男生呢,他竟然可以这样,这就是什么?就是感应天心,这件事情看起来好像很偶然,就是很特别,但是由此可知,关怀幼小正是契合天心,“怀幼之合天心也”。

孔子说,‘少者怀之’,幼小的孩儿要受到关怀,孟子说,‘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就是爱护自己的幼儿,同时也要照顾他人的幼儿。古圣先贤的教训实在是至理名言。为人尊长者,为何不体会这些至理名言呢?‘胡不体诸’就是这个意思。

这一段我们就到这里,再下来:

【刘彝(yí)。在虔州。民饥弃子。彝出榜召人收养。日给广惠仓米二升。每日抱至官府看视。细民利二升之得。皆为抚养。全活莫计。夫救荒之道。首在收养孤幼。出之沟壑。而置之襁褓。临民者。加意当先。其阴德过于全活壮夫也。】

我们来看字句解说:

‘刘彝’是宋朝福州闽县人。他也是担任官职,担任虔州的县令。

‘广惠仓’就是宋仁宗的时候设的一种粮仓,它这主要是怎么样?就是社会上一些老幼贫病的,可以得到赡养,同时也可以当救急之用的储粮的一个地方。

‘细民’,“细民”就是贫民。

‘全活’就是保全他的性命,“全活莫计”。

‘沟壑’就是荒山野外,困厄的地方。

‘临民’就是管理人民。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刘彝在虔州当知县的时候,‘民饥弃子’,就是民众因为饥饿,都抛弃自己的子女小孩。刘彝就贴出这个公告,‘榜’就是公告,公文,‘召人收养’,而且每天给这个广惠仓的米,救济米两升。而且他每天都告诉这些僚属,就是官员,把这些弃儿带到官府照顾,看护照顾,把这些弃婴抱到官府来看护照顾。百姓也把他们所得到的,两升的米,就可以扶养他们的小孩,那就不用弃儿了,所以救活了很多人。

救荒之道就是,当这个灾荒的时候,要怎么去救济呢?首先最重要的就是要收养这些孤儿,使他们免于死在荒郊野外的困境,“出之沟壑”。而能够把他们安置在安全的地方,这个‘襁褓’就是安全的地方加以保护。身为民众的父母官,就应该更加的留意,更加的注意这些孤儿的处境,以及这些事情。能够做这样的事情,他的阴德超过保全壮年人的性命。

这一段的白话是讲,刘彝在担任虔州知县的时候,他怎么去照顾这些弃儿弃婴。

最后一段,我们来看这个经文:

【明杨翥(zhù)。性仁厚。买一驴。为趋朝用。邻人老而生子。驴善鸣。恐惊其子。卖之。步入朝。后居家。墓碑为田家推倒。坟丁奔报。问曰。伤儿乎。曰否。喜曰。幸矣。语渠家。善护儿。无惊之。公之盛德极多。即此二事。人亦所难。其由孤贫而登贵显也宜乎。】

‘杨翥’是明朝苏州人,也是当时宋仁宗提拔当到礼部右侍郎。

‘趋朝’就是上朝。

‘田家’就是农夫。

‘语渠家’,“渠”就是他。

‘盛德’是指盛美的事,就是他的德行非常地尊贵。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

明朝的杨翥,他本性仁慈又宽厚,买了一头驴当做乘坐上朝用的。当时有一位邻居,年纪很大才生了一个儿子,由于这个驴很会叫,恐怕会吓到他家的小孩,他就把这个驴卖掉了。这个杨翥很有意思,很爱民,而且很爱护小孩,他怕这个驴的叫声吓到小孩,还把牠卖掉,每天走路上朝,这是便民,也是爱民。

后来他告老还乡居住,祖先的墓碑被农家推倒,看守坟墓的这个家丁奔回报告,他问说有没有伤到小孩呢?家丁说没有,他就很高兴的说,那很幸运哪。他就告诉那个农家,他说要好好照顾小孩,不要让他们有惊吓。杨公他所做的盛大德行,非常地多,这两件事一般人都很难做到,是真的很难做到。为了怕驴子去惊吓小孩,把牠卖掉。自己的坟墓被农家推倒了,没有去责怪,还问说有没有吓到小孩。就表示他的德行很丰厚很丰盛,一般人都很难做到,‘人亦所难’。他家里,幼小的时候,孤贫的家庭,能够登上显贵,我们刚才讲的,他登到礼部右侍郎,就很大了,也是应有所得,就是他这个显贵是感召得来。

这一段【矜孤恤寡,敬老怀幼】,我们就讲到这里。接下来我们来报告净空老法师对这个【矜孤恤寡,敬老怀幼】的开示。

老法师说,真正的修行人要在境缘当中,要立刻觉悟,立刻回头,要修清净心,修平等心。他说清净心是道,平等心是道,修行要怎么修呢?要在日常生活里面当中,在自己起心动念的地方,你要微密观照,要很仔细的去观照自己这一念心的起心动念,你还有没有在根尘接触的时候,在日常生活里面,看到东西,听到东西,你有没有起了执著?还有没有分别?我们对人、对事、对物,还有没有爱好?还有没有嫌弃?这个就是很难做到的,尤其是对人,我讨厌他、我排斥他、我喜欢他。

老法师说,你对人对事对物,有没有爱好嫌弃呢?还有没有嫌弃呢?顺自己意思就生欢喜心,不顺自己的意思生瞋恚心,一丝毫的瞋恚,有一点点的不如你的意,你就说我不想跟这个人往来,不想看到他。老法师说我们错了,我们还有分别执著。各位,这一点不就大家犯的毛病吗?我讨厌他,我不想看到他,你叫他不要来啦,这修行是在这个地方修的,对人对事对物,你还有没有爱好嫌弃呢?就是厌憎呢?厌就是讨厌,憎就是很憎厌,很生气。

他说我们如果有这样的心,我们还有分别执著,我们还没有放下,心里还有计较,还有是非,还有得失,还有好恶,这怎么得了?老法师说,这就是六道凡夫。这也在说我,我也应该要这样自我勉励,我们要在一切境缘里面,随时去做一个微密的观照,在我们的一切境缘里面,我们的起心动念,还有没有这种爱好嫌弃,如果有,就是还有分别执著,就是没有放下,就是自己还是六道凡夫。这一点很重要,你要做到“矜孤恤寡,敬老怀幼”,你也可以从这个地方得到观照。

第二点,老法师说,《地藏经》里面讲,阎浮提众生起心动念,无不是罪。他说我们领略这句话,我们有没有微密观照呢?我们有没有细心的反省呢?我们认为经文讲得太高,太过分,他说仔细一观察,一反省,经上讲的字字句句都是正确的,一点都没有错。真修行人,大修行人,就在境缘当中把这些烦恼习气洗得干干净净,把这些棱角磨得光光滑滑,那是真修行,把自己的习气都磨掉了。

那修行的功夫在哪里呢?我们明白了,明白要真做,在日常生活当中对人对事对物,没有别的,就学一个看破放下。你对这个人讨厌、喜欢,对这个人学习看破放下,看破什么?看破,要了解宇宙事实的真相,自性没有善恶对待,自性没有是非人我,自性没有好坏得失,自性没有这些东西。有这些东西都不是阿弥陀佛,自性就是阿弥陀佛,你有一念的爱好嫌弃,爱好,也不是阿弥陀佛,嫌弃,也不是阿弥陀佛,那都是娑婆世界的众生,都是五浊恶世的众生。唯有你放下这一个爱好嫌弃,放下这个分别执著,你那一个心才叫阿弥陀佛的心,这样的念佛就是一念相应一念佛,念念相应念念佛。否则你还是六道凡夫,虽然你嘴巴念佛,虽然你在读经,可是你的心都是念念跟阿弥陀佛相违背,你不能跟净土相应,你不可能功夫成片,换句话说,没有办法往生。

为什么李炳南老居士说,一万个人只有一个人到两个人可以往生?就是那一个人到两个人,那万中之一二,那两个人,他有了解宇宙人生事实真相,他有放下爱好嫌弃,有放下爱憎,爱就是喜欢,憎就是讨厌,你什么时候把这个爱憎放下来了,你就跟自性相应,就跟弥陀相应。老法师说,如果有这个丝毫的自己的意念起来了,要放下,他说清净心中,平等心中,真心里面,没有这个意念。就是我刚才讲的,有是非人我,有善恶对待,有爱好厌憎,这些念头都不是清净心,也不是平等心,所以为什么叫清净、平等、觉?真诚、清净、平等、觉,是阿弥陀佛的心,如果你没有真正真诚、清净、平等、觉,那就不是阿弥陀佛的心。他说我们要明白这个道理。

如果这个无明起来了,我们要在这个地方下功夫,净宗学人他的方法,比其他宗门好太多了,方便多了。古人所谓,不怕念起,只怕觉迟,不怕你妄念起来,净宗是一句佛号,你才起心动念,念头才一起,马上觉察,马上转成阿弥陀佛,把这个念头、把这个起心动念换掉,换成阿弥陀佛,他说这样叫做念佛。因为你那个起心动念一起来,一定是分别执著,一定是是非人我,你把它转成阿弥陀佛,他说念佛原来是这样的念法。这一句阿弥陀佛就把你这个念头摆平了,把这个念头打下去,那这个念佛功夫才得力。

老法师说,有些人讲说,哎呀,我念佛已经功夫得力了,老法师说未必,何以见得?什么叫得力呢?他说真正功夫得力,念念都是息灭贪瞋痴,念念都是息灭是非人我,念念都是息灭四相,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这个功夫才得力,他说不但四相没有了,四见也没有了。

所以你看《金刚经》里面,前十六品,前半部讲破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后半部,后十六品教你,破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他说真正用功的人,二六时中在这里面下功夫,哪有功夫打妄想呢?所以可以说,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破我执,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破法执,我法二执一破,再破根本无明,你就证得法身了,这《金刚经》跟你讲这样修。

所以各位要晓得,功夫不得力,妄想起来,佛法里面讲观照,观照要是失掉了,照不住了,妄想起来,杂念起来,我们自己要反省,常常觉悟,常常感到惭愧,起心动念是在造业。在日常生活当中,普贤菩萨讲的恒顺众生、随喜功德就是做不到。依旧干的还是恒顺自己的烦恼习气,顺自己的妄想、分别、执著,我们还是干这些事情。老法师说要觉悟啊,干这个决定不能脱离六道轮回、希求往生。

以前李老师说,一万个念佛人,一万个希望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人,真正能去的只有两个到三个,这是什么原因呢?因为放不下妄想、分别、执著,还是随顺自己的烦恼习气,怎么能够往生呢?最低限度你要随顺阿弥陀佛,念念都是阿弥陀佛,这种人才能往生。所以这个阿弥陀佛的佛号,才真正把自己的妄想、分别、执著压下去,老法师说,这个不是断烦恼,他说并没有说断,因为说断烦恼是要破根本无明,他说这个是伏烦恼,伏住而已。

所以真正修行人,要带头去做,做一个示范,不是表面装一装好看的,给人家看的。他说有这种念头,那还是一个妄想,他说那不是真心。他说如果你没有真正去修行,没有那个真诚心,你是用虚妄心念佛,那你是跟阿弥陀佛结个法缘而已,种这个善根,这一生可能去不了,要等到来生,等到后世来世,后世什么时候遇到这个缘分,遇到念佛法门,要等到你真正用真实心。

老法师说,你做到了真诚、清净、平等、正觉、慈悲,念佛求生净土,你就决定得生。老法师说,能不能够往生,以及往生品位高下,善导大师说得好,总在遇缘的不同。老法师说,对这些道理、方法、境界,我们大致都清楚明白了,明白以后我们就要会做人,会过日子,怎么做人?怎么过日子?离开妄想、分别、执著的人,离开妄想、分别、执著做人,对所有一切众生以清净心看待,真诚心看待,平等心看待,决定不会起一个念头,这个好,这个不好。

老法师讲这句话很重要,他说你既然道理懂啦,你就在一切生活,日常生活里面,在一切境缘里面,你要随时这样微密观照说,不能说这个好,这个不好。虽然你有在读《无量寿经》,你有在念佛,可是你在根尘接触的时候,你要记得这一个观照,你不能再起这个妄想说,这个好,那个不好。

老法师说,如果你还有这个念头,而且还一定要跟人家争,一定要跟人家计较,他说计较到最后,自己堕到三途去了,你要问为什么?他说三途是你自己造的,一切法从心想生,你那么执著,那么好强,那么好胜,这是堕落真正的原因。虽然你念佛,但是你是用虚妄心念佛,跟阿弥陀佛结个法缘而已,今生不能成就。如果你还有这个好,这个我喜欢,那个不好,我讨厌,如果你还有这样的念头。老法师说,你自己造三恶道的因。他说我们在经论里面去看,诸佛菩萨有没有相争?没有。

所以《金刚经》里面讲无诤,为什么佛菩萨他们不争呢?因为佛菩萨懂得一个道理,“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所以好人、顺境是虚妄,恶人、逆境也是虚妄,这个道理很深,要离开善恶对待。好人、顺境,“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不是只有指恶的,你们不要觉得它是指恶的,好人、顺境也是虚妄相,恶人、逆境也是虚妄相,你要懂这个道理,放下善恶对待,因为你如果还有善恶对待,那都是三界内的凡夫。

所以老法师说,好人、顺境是虚妄,恶人、逆境也是虚妄,所以一切境缘摆在面前,你的心还是如如不动,就是《金刚经》里面讲的,“不取于相,如如不动”。他说如果你能做到这个念头,那你往生决定没有问题,一定可以带业往生,就在一切日常生活里面,修这样的心,放下一切善恶、好恶、顺逆的对待,那么你的念佛功夫就可以成就。

我们今天就讲到这里,若有不妥之处,请各位同修大德批评指教。阿弥陀佛。


文字稿来源:因果教育弘化网



感恩您的阅读!如果你觉得文章还不错,就请发送给朋友或者转发到朋友圈。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喜欢就请关注我们吧~https://www.guoloujiang.com/30700.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