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老师主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108集)

●世界本清宁,由情见互异,遂成棼乱。天心原慈善,因众生恶感,而屡降灾殃。是以古德云:“人人信因果,天下大治之道也;人人不信因果,天下大乱之道也”。


《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一百〇八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4/12/03 台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108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们研讨《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二十五句:【济人之急,救人之危】。请各位同学翻开课本三百四十页,第三段:

【宋周必大。绍兴中。监杭州和剂局。局内失火。火犯当死。公曰。此火设起自官。当得何罪。吏曰。削职为民。公曰。吾可以一身。而忍视十余人之命哉。遂诬服罢官。各家全生。后为宰相。】

这一段很短,但是它的内容跟意义,却是很值得我们探讨。我们来看字句解说:

‘周必大’是宋朝人,他号“省斋居士”。他是宋高宗时候的进士,累迁监察御史。他缴驳就是弹劾,不避权幸,跟赵阅道,赵抃,跟包拯一样。在淳熙年间,他拜右丞相,进左丞相,封益国公,但是他最后也是遭弹劾。

‘绍兴’是宋高宗的年号。

‘监’就是主管,他主管的业务叫“监”。

‘和剂局’是在宋朝那个时候,它那个官署的名称,有一点像台湾现在的卫生署,中国大概也是属于主管卫生的部门。它是属于太府寺,掌配制药品出卖,这个是“和剂局”。

‘削职为民’,这个“削职”就是免职。

‘忍视’,“忍”就是忍心,“视”就是看。

‘诬服罢官’,“诬服”就是无辜而服罪,“罢官”就是免除官职。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白话:

宋朝的周必大,在宋高宗绍兴年间,他当杭州和剂局的监官。局内被火烧毁,根据法令规定,火犯要处死刑。周必大说了,如果这个火,假设是由我引起的话,该当何罪?官吏说,要削去官方的职务去当百姓。周必大说了,我怎么可以为我的一身官职,而忍心看十余人的生命失去呢?于是就自诬,“自诬”就是说这个火灾是我造成的,自诬为火犯,服罪退除官职。和剂局这些官员的各家的人都保全性命。后来他当了宰相。

周必大这种高风亮节,现在的话叫做勇于承担,在现在这个年代很少见。一般来讲的话都会怎么样呢?都会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这里面可以看得出,周必大的心量很大。所以我引用《群书治要》里面的两段经文来形容,为什么周必大有这样的心量?也就是说为什么到后来他能够当宰相?他这个算是现做现报。

第一个,《群书治要》里面讲说,“坤”,《象》里面说:“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有些人为什么他当大官,或者他很有钱,但是他的福报都撑不了多久?这是为什么?因为他德行不足,也就是我们常讲的,他没有厚德来载物。所以坤卦象征大地的气势宽厚和顺,君子应当要取法大地,以深厚的德行容载万物。你看这个大地自古以来到现在,它承载世间所有的人、所种植的东西、所有一切物品,都在这个大地承受。这是坤卦里面讲的,它就象征大地的伟大,为什么呢?它厚德载物。

《群书治要》里面又讲一段,跟周必大的这个道义,他这个讲道义有关。《群书治要》里面讲说,“圣人以仁义为准绳,中绳者谓之君子,弗中者谓之小人”,小人跟君子差别在哪里呢?它有一个准则,就是以仁义做准则,符合仁义的是君子,不符合仁义的是小人。君子虽然死亡了,但是他的名不灭。我们看戚继光、岳飞,他被害死了,但是他这种对国的尽忠,还有我们讲关老爷也是一样,“其名不灭”。他们都可以称为君子,可以称为圣贤。“小人虽得势,其罪不除”,小人怎么样?他左手可能拥有天下的大权,“左手据天下之图,而右手刎其喉”,他拥有天下的大权,但是相对的他等于也拿一把剑,割自己的颈部,叫“右手刎其喉”。“愚者不为,身贵乎天下也。死君亲之难者,视死若归,义重于身故也。天下大利,比身即小;身所重也,比义即轻。此以仁义为准绳者也。”

这一段的白话就是说:圣人是以仁义做为心行的准则,符合仁义标准的人就是君子,不符合的人就是小人。君子纵使他去世,被害死了,但是他的声名不会消失。小人虽然一时得势,他的罪恶却是难以消除,左手掌握天下版图大权,右手自割其喉咙,即使愚昧的人也不会这样做,因为生命比天下更为宝贵。但是有一种人,他把仁义(看得)比生命更重要,周必大也是属于这种人。他为君王或是父母的危难而牺牲的人,这种人是视死如归,他是把义看得比生命更重要的缘故。拥有天下极大利益,但同生命相比也是渺小的。生命是极其宝贵的,但跟道义相比又是极为轻微。我们讲说,君子死有重于泰山,对生命他不在乎,轻如鸿毛,就这个境界,他们真的做得到,我们做不到。所以以仁义做为准则的人,就是这个样子。

《太上感应篇汇编》这一段,跟《德育古鉴》有一点点不同。我把《德育古鉴》的原文再朗诵一遍。《德育古鉴》里面说:“周必大,庐陵人,监临安府和剂局。局内失火,逮吏论死,未报。必大问法吏曰:‘设火自官致,当得何罪?’吏曰:‘除为民。’必大遂自诬服,坐失官,吏得免死。必大归,道谒妇翁。门外雪交下,童子扫于庭。妇翁前一夕梦扫雪迎宰相,及见必大,叹曰:‘今扫雪,乃迎失职官也。’必大归,刻苦读书,赴博学弘词试。”

它这一段跟《感应篇》这一段有一点点不同。我把《德育古鉴》这一段把它翻成白话。周必大,庐陵人,他主管临安府和剂局。局内失火,官员都被依法移送法办,“逮吏论死”,而且都要判死刑,但是还未向上面呈报。周必大就问这个调查的法官说了,“法吏”就是法官,假如这个火是我们自己引起的呢?“自官”就是他自己,“当得何罪”?因为是他主管的和剂局。“吏曰:‘除为民’”,就贬为民众,贬为老百姓。“必大遂自诬服”,他就被免职,“坐失官”就是被免职。所以和剂局里面的那些干部、员工,“吏得免死”,那些官员就免得被判死刑。

周必大回家以后,刚好途经一位大概是他熟识的一个妇人家里的公公,“道谒妇翁”,就是他认识的一位妇人的公公,“翁”就是她的公公。门外正好下雪下得很大,童子就在庭院扫雪。这个妇翁前一晚,他就有作这个梦,梦到扫雪迎宰相,前一晚就作梦了,好像冥冥中就注定了。所以周必大这个善行,天神已经注记了,感应道交了,这个叫“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等到这个妇翁见到周必大,“叹曰:‘今扫雪,乃迎失职官也’”,因为他是失职官,他说今天扫雪乃在迎接这个被免职的官。周必大回到家乡刻苦读书,“赴博学弘词试”,再去赴考试。他去考试的时候,他到京城去的时候,寄宿在一个人家家里。刚好遇到有一个里面那个人,带着一个小册子从外面进来,他就把它借来看,你这些书是什么资料?原来是什么?是《卤簿图》,就大概是那时候的一种书,“卤簿图也”。他全部就把它记下来,他有看过就记下来。等进入考试,刚好题目就是《卤簿图》这里面的资料,这也是老天帮他的忙,怎么那么巧呢?“遂中式”,竟然考上了。当官当到宰相。

所以周必大他还没有考中以前,考中这个功名以前,他自己本身其实有先作了一个梦,“先是必大梦入冥司”,他梦见他到阴间去,看到一个判官在抓一个小鬼,然后告诉那个小鬼,因为周必大是在旁边看,他在旁边看。判官就抓了一个胎鬼,就是好像要诞生的一个人一样,“胎鬼”就是好像要诞生的一个鬼。然后就听那个判官说了,他说这个人有阴德,“当位宰相”,当官位做到宰相,但是他的长相实在不是很好看,“貌陋如此”。大概周必大他的长相可能普普通通,就是没有那种方脸大耳,那一种宰相的相格,“貌陋如此”,奈何奈何,那个判官,阴间的判官就这样说了。

那个鬼就请为作宰相须,宰相都会长一个胡须嘛,然后就起来摩他的下巴,就是周必大的下巴,他在旁边看。那个鬼就给他种这个胡须,种这个胡须下去,就把他摩他的下巴,“为之种须”。等到周必大醒来以后,他感觉下巴这里痛痛地。后来“罢相家居”,后来有一天,他当宰相后来又罢相了,但是后来又去当宰相,他罢相在家里,“家居”就是在家里隐居。有个算命的来拜访他,“邂逅于门外”,在他们家的外面,在那边聊天。可能周必大是刚好在门外,这个相士也不知道他是宰相,退居的宰相,两个在那边聊天。

相命的就说了,他说,“相公安在”,他说,宰相在不在?周必大就鞠躬打揖、作揖,就说,请进,请进,就是这个意思,这个动作。他说,某某人,就是大概讲他自己,就是“待罪宰相”,就是我有这个罪的宰相。那相者就说了,“何宰相貌如此”,他说哪里有宰相相貌是这样的呢?你不是骗我吗?“得非诳我耶?”周必大他就心平气和,周必大气色就是心平气和,请他上座。相者再问说,想请你引见我来见宰相。周必大就跟他第一次答的一样,就是说“某前此待罪宰相”。

相者仔细一看他的脸,就把他,“捋必大须”,就抓他的胡须,“捋必大须”,他说,这是“真宰相也”,就讲一句话。“必大惊服”,为什么?因为他曾经作过到阴间那个梦,那个小鬼就是种他的胡须,所以他就感觉下巴会痛。这个故事、这个梦境,他没有告诉任何一个人,结果这个相士大白天去拜访他的时候,也作这个动作,所以周必大就有点惊讶,“必大惊服”。“盖前此种须事,从未以告人也”,从来没告诉别人,那仿佛是命中注定。这个是在《德育古鉴》里面有记载这一段有关周必大的一个故事。

《德育古鉴》里面这样说了,“以一官可换一人命”,平心而论,还是很划算。它说,他以一个官位被贬职来换一个人的生命,它说,这个还是划算。以一个小官,他只是管一个和剂局一个药局而已的小官,换一个宰相,它说,这番交易,“竟何如哉”,那也实在是不成比例,它说,一个小官换一个宰相,“诚共详之”,好让我们去参详参详,原因到底在哪里呢?

这个地方就讲到,刚才讲那个妇翁先作一个梦,扫门前雪,在迎接一个宰相,再加上周必大作梦梦到阴间去,然后被鬼给他种须。那么就讲到梦,梦到底准不准呢?梦到底是可不可以相信呢?我们就引用我们近代的高僧大德慈舟大师,慈舟大师他开示得非常好,他从一般的梦,“有漏有为”,讲到“无漏有为”。我们如何解决生死大梦?慈舟大师讲得很好。慈舟大师说,俗话说,“什么人说什么话,三句话不离本行”。因为慈舟大师有时候也会作梦,他才讲说“什么人说什么话,三句话不离本行”,因为他也曾经作过梦。

我们土城的承天禅寺,以前的住持叫传悔法师,是我师公广钦老和尚来台湾交给他的第二任住持,就是传悔法师。传悔法师有写一本书,叫做《觅菩提》,在找菩提。传悔法师本身在《觅菩提》里面就提到他很喜欢作梦,而且都会在梦境先出现,所以梦境有时候很难去解释。比如说,我上次跟各位讲那个故事,说我表哥他的弟弟,我表弟,因为他婚姻出现问题,婚姻出现问题以后,他的太太非常生气,穿了红衣服、红裤子,选择有一天,好像是情人节,在我们台北市跟新北市的华江桥跳下去。

我表哥在宜兰打电话给我,叫我去帮他找尸体,因为沉到淡水河里面去找不到。我前一天晚上作一个梦,我梦到我坐了一个平底船到海中央去。我一直想不出来说,为什么会坐平底船到海中央。到第一天去找那个尸体的时候,我跟消防队到淡水河的水中央去找尸体的时候,原来那个消防队的快艇是平底船。我才恍然大悟说,昨天晚上已经先梦到了。所以佛菩萨要给你加持,或是佛菩萨先给你入个梦,他可以把时间往前挪,也可以让你看到未来,也可以让你看到过去,就这么不可思议。我相信那个是菩萨给我先示现的。

我第一天找不到,因为我那些舅舅,大舅、二舅、三舅、四舅,统统没有学佛。那我就回去,第一天找不到这个跳水的弟妇,我就回去跟地藏菩萨祈求,我跟地藏菩萨说,明天一定要找到,绝对不能让佛教漏气(丢脸),让他们相信佛法不可思议。因为我第一天离开淡水河的河岸的时候,在车上引磬袋里面就放着我那个弟妇的驾照,为什么在里面我也搞不清楚。后来我就恍然大悟,她是要借着佛号上来,引磬代表佛号,南无阿弥陀佛,仗佛功德离开那个淡水河,不然就要沉在海底里面。

结果我回去跟地藏菩萨祈求以后,回去的第一天晚上我就作了一个梦,在那个每一层的层板里面,就看到一堆一堆的尸体,我就梦中说,找到找到找到了。结果第二天去,就果然找到了。就是有些梦是很不可思议,有些梦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有些梦是你的妄想造成,有些梦是三宝加持。比如说,《了凡四训》里面讲的,你如果是学袁了凡,改过忏悔,行善积德,那么你会梦吐黑物,对不对?或者梦佛菩萨给你放光加持,那个都是好梦,也是一种瑞相。

慈舟大师这样说,慈舟大师说,他说,其实我们的身心世界是我、我所的世界。我们现在所拥有的身心世界,有我,跟我所拥有的身体,我拥有的依报环境,我的家亲眷属,所以我们这个世间的所有身心世界,其实它都是因缘和合,它的本质是幻化的。你结善缘或者是恶缘,来结为家亲眷属。世间这个身体,是四大五蕴的和合,也是借你用的。你今生享受富贵,是因为前世种了善因,财布施今世得富贵。你这一世贫穷下贱、短命多病,前世造了恶因,今生受了这个恶果。所以基本上来讲,究竟来说,这个身心世界它是幻化的。所以佛陀在《金刚经》里面讲,“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那么“如是观”是怎么观呢?这是今天慈舟大师跟我们讲,要怎么观呢?“如是观”,他说,“如是”两个字,这个“如是”两个字什么意思呢?“如是我闻”的“如是”,如是体是用,从体起用。我们讲,天台宗里面讲,“一心三观”,空观、假观、中观,空、假、中,一心三观。他说,“如是”两个字是指“梦幻泡影”,“应作如是观”,用这样去给它观照。

那么他现在,慈舟大师就跟你讲说,我们先来探讨梦观。他说,什么样的梦观呢?他说,要把世间的有为法当成梦观,你要把它当成是梦。人生呢?我们讲说人生是一场梦。有为法呢?有两种,一个叫做“有漏有为”,一个是“无漏有为”,都是有为,但是一个是有漏,一个是无漏。

他说,什么叫做“有漏有为”呢?“有漏”就像是一个漏斗,它下面是空的,会漏水,你用这个因去感那个果,果报用完了就完了。比如说,你这个有漏的盆子去装水,它一定会漏尽,这个是针对不修行的人来说。一个因果漏了又来了一个因果,这不究竟。你种了一个善得了一个乐报,造一个恶得了一个果报,这个因果了了,你再来一个因果,还是有漏。比如说你前世造善,布施很多,救很多人,可是你并没有解脱,没有往生极乐。这一世当员外,很有钱,亿万富翁,一个因感一个果,现在又得到这个果报以后,一定会造业,比如讲三妻四妾、吃喝嫖赌、酒色财气等等,可以讲说无业不造、无恶不作,也许会去做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因为你有钱。杀生,这一定会的;邪淫,一定会的;妄语,一定会的;饮酒,一定会的,你很有钱了。

像我们台湾常常看到报纸,很有钱,父母很疼那个小孩,买双门的奔驰的跑车给小孩子开,才二十几岁的小伙子,还在唸大学。在大陆叫朋驰,我们叫奔驰。带女朋友去酒店喝酒,三更半夜才回家,喝得醉醺醺,开车不小心撞死一个半夜出来运动的人,造了一个杀人的罪业。这叫“以因感果”,再用现在的因感另外一个果,因为下面要去还命债。这个叫什么?叫“有漏有为”。就是一个因感一个果,报尽了就完了,如“漏盆盛水,终必漏尽”,一个因果漏了,又来了一个因果,以致“因因果果,生死不了”,名为“有漏有为”。

前几天我看到一个报纸,也是新闻报导,发生在我们台北中山北路,最热闹的地方。也是一个年轻人,很有钱,爸爸妈妈买一台奔驰车给他开,喝醉酒了,女朋友开车,然后一紧张,大概是半夜爱睡觉,一紧张开到对面的车道,跟人家相撞,把人家撞死,她男朋友也死了。就是刚才这边讲的,“因因果果,生死不了”,名为“有漏有为”。

“有为者”就是“有为有造”,“如是因,如是果,好不空好,坏不空坏”。你说他前世造好因,这一世感得富翁的果报,“好不空好”,他也许会再造业。那么前世造的恶因呢?到了这一世短命多病,但是假如他有办法去接触到三宝,去修那个无漏有为,他今生的病苦搞不好就是增上缘,对不对?那叫做“坏不空坏”。你要这样去看这个梦境,很有意思。他说,“如是因,如是果,好不空好,坏不空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若是不报,日子未到”。

什么叫做“无漏有为”呢?“无漏有为”,“无漏”就是什么?“无漏”就是修行,就是断烦恼,“漏”就是烦恼,“无漏”就是不会有烦恼,叫“无漏”。所以“有漏”就是烦恼,“无漏”就是没有烦恼。“无漏有为”是什么呢?“就是修行”,也是“有为有造”。你修行还是要去受戒,还要去三皈五戒,还要去修行,还要去拜佛,要忏悔,要诵经,要去行善,这也是“有为有造”。但是他可以迈向“无漏有为”,最后会到达涅槃,会解脱。

所以你如果修“无漏有为”,是修行,它有因有果、有为有造,但是到最后它“一得永得”,“故名无漏”。他假如今世能够往生极乐,今世能够开悟的话,虽然是有为有造、有因有果,但是它是无漏的。比如说你持戒,得大福报,这就是有为有造的。你去受五戒、菩萨戒,“持戒得大福报,习定得大自在,修慧开大心光”。所以“依教修行”,你看,照这样次第上去,以圆教来说,大乘教来说,十信、三贤,“三贤”就是十住、十行、十回向,三贤位,“十信、三贤、十地、等觉、妙觉”。就好像世间人做官一样,从科员再升科长,科长升局长,局长升省长,省长升总理,总理升总统,升总书记,这叫有品级的,像世间官位一样。

但是世间官位它是无常法,慈舟大师说,它是无常的,因为台塌了以后就是完了,你的后台塌了就没了。但是佛法是出世间法,是佛法,佛法不是这个样子,你只要“登了三贤十地永不再退”,为什么?你到圆教初住位,初信位的时候,悟了,虽然它是悟后起修,但是圆教初信位的菩萨就怎么样?位不退,不会退到凡夫了,所以你能够登初住,就“不愁不登二住”,“乃至于证等觉,不愁不成佛,故名‘无漏有为’”。

“虽是无漏,但也是一个梦”,这个是慈舟大师讲的一个重点。你这样有为有造,其实对佛来讲,还是在梦境。还是什么梦呢?要迈向觉悟的梦,所以他说,“也是一个梦”,所以我们今天是来讲梦。不过这个修行的梦,虽然有修有造,但是无漏有为,它“是向醒处造作”,要醒过来了,“愈作修行的梦,愈醒得快”。像各位现在在学习《太上感应篇汇编》,以后再听,慢慢地提升,听《印光大师文钞》、老法师的《科注》等等这样,慢慢再登上来,这个就是向醒处觉,“向醒处造作”。“愈作修行的梦,愈醒得快”。“睡眠梦”,时间更短。但是如果你不这样作,那么“生死大梦却很难醒”,也就是轮回的梦,要修三大阿僧祇劫,才可以醒过来。

所以慈舟大师跟我们讲说,因为生死大梦太长了,所以我们必须要回向。他说,怎么回向呢?他说,“回恶向善”,“身心总要不离三宝”。因为是向醒处作,这个梦是不可不作,你非作不可,也就是说你要醒来,这个梦一定要作。但是“人情恩爱的梦”,就是“愈作愈迷”,那是不可以作的。但是三宝门中的梦是可以作的,虽然是梦话,但是它是说醒来的梦,是“醒梦的话”。

那么究竟的这个生死大梦,要怎么样才可以醒来呢?因为睡着的人你要把他叫醒,怎么样才可以醒来呢?就是要“转他的迷梦心”,要向醒处喊。我们要醒生死梦,也是要转迷梦的心,怎么转法呢?慈舟大师说,“念‘南无阿弥陀佛’,一声声向自心上喊,喊久了就会醒的”,这个叫做什么?这个叫做“为山九仞,功亏一篑,那么一叫便醒”。

像锅漏匠,他不认识字,他请谛闲老法师给他剃度,谛闲老法师把他送到宁波乡下一个小庙去修行。他只念三年的佛,就把他的生死大梦叫醒,他站了三天往生,他不就解决他的生死大梦吗?如果你按照佛陀的教法,你要叫醒这个生死大梦,要三大阿僧祇劫才会醒过来,也就是才可以成佛,就是醒过来,锅漏匠是用三年。所以慈舟大师说,“念‘南无阿弥陀佛’,一声声向自心上喊,喊久了就会醒的”,就是这个道理。

广钦老和尚也是预知时至,也是向醒处喊,喊到醒过来,人家开悟了。忏云老法师,忏公也是向醒处喊,人家醒来了。道证法师也是预知时至,她要往生的时候,跟她同参道友讲说,我不能陪你拜佛了,她念到南无阿弥陀,她就倒下去,舍报了。这个叫做什么?这个叫“为山九仞,功亏一篑”。

但是他说,“一叫便醒”,要看各人的“根机不等”,如果不是顿超根机的,要多喊几次才会醒过来。刚才讲说,念佛是把他叫醒的,禅宗它是参禅,它在参念佛人是谁?谁在念佛呢?是嘴巴呢?还是你的心?参悟的时候就是醒过来了。以前在禅宗的宗门里面,有一件公案叫巨指和尚,“巨指”,就巨大的巨,手指头的指,巨指和尚,他是参禅悟了道。有人就问他了,他说,如何是祖师西来意?他就把这个大拇指这样一指。人家问他什么是祖师西来意?他就比这样。

如果你是根机比较钝根,可能还看不懂,这大拇指是干什么,他这是什么意思呢?因为佛法就在日用间,我这样比起来就是心,祖师西来意在讲什么?讲我们的心,我拿笔,这也是心的作用;我眼睛在看,也是心的作用。我常跟各位讲,眼见色、耳闻声、鼻嗅香、舌尝味、手在抓、脚在奔,那都是心的作用,那就是祖师西来意。问题是说你是用真心,还是用妄心。

结果这个巨指和尚每次都是比这样,旁边当然有小侍者,他每天这样看,可是小侍者并没有开悟。很多人这样来参访以后,可能也都修了很久了,但是因为经过这个巨指和尚这么一比,很多人也是这样开悟的。这个叫做什么?“‘为山九仞,功亏一篑’,随拈一法”,就能让人家开悟了。

有一次就来了一个人,想请教佛法了,刚好老和尚不在,侍者就对那个人说了,和尚出去了,你要问佛法,我也有点功夫,我也有一点,就是我也有一点底子,但是他没有开悟。那个来问的人就问他说,如何是佛法?侍者也学老和尚说,嗯,就比这样。然后那个人就恍然大悟以后,若有所悟就下山了,很高兴,半路碰到巨指和尚,你那个侍者了得啊,我问他什么是佛法,他跟我比这样。

老和尚一回来说,侍者师,什么是佛法?侍者师就跟他讲,今天有人来问,我就跟他这样比。老和尚就跟他讲说,你什么时候会跟人家开示啊?你还能让人家悟道,好,我来问你。他师父就准备了一把戒刀,放在手上,没有给他看到。然后他的师父巨指和尚就问了,他说,侍者师,请问如何是佛法?侍者又把那个大拇指,嘣,依旧比出来了。他师父就用戒刀,就把他的手指头把它割断了,他在旁边哀哀叫。他师父就帮他把血止住以后,他用药帮他敷,敷好以后,敷了以后,它后来就结疤了,这个大拇指就没有了,就变成这样,断指。他师父等他手指头好了以后,这再问他啦,侍者师,什么是佛法?嗯,没有手指头,扁扁地,没有手指头了。他跟他师父讲说,我大拇指到哪儿去了?悟了,这一下悟了,终于见到自己的本心。那个动作出来,他悟了,契进去了。这也是“为山九仞,功亏一篑”。那就是什么?他根熟的众生,悟道因缘到了。

所以悟道因缘很多,我们讲说,“久修百千劫,悟在刹那间”。有人是念佛悟道的,比如说修无法师、锅漏匠、黄忠昌居士,这个都是念佛悟道的,刘素菁居士也是念佛悟道的,刘素云居士也是念佛悟道的。或是诵经悟道的,《六祖坛经》里面讲的法达禅师,《法华经》诵三千遍。或是参禅悟道的,这个在禅宗里面也很多。或者是拜佛悟道的。所以你要向心地用功,向心念,就会悟道。睡觉的迷梦,是有人喊便醒过来,想要醒生死大梦,一定要用叫的方法,就是以心印心,才能从梦境中叫醒。但是也要有时节因缘,功夫成熟了一叫便醒。它还是有次第的,三十七助道品,三学戒定慧,六度万行。一切佛法,虽皆是梦,但是它却是金刚种子。

你种下这个金刚种子,慈舟大师做一个比喻,好像吞到你的肚子里面去,虽然跟污秽在一起,但是它不受污染,它乱冲乱撞,把肠子冲断了,金刚种子出来以后就解决了。他说,“佛法在烦恼心中,亦复如是”,佛法的金刚种子种在你的烦恼里面,但是烦恼影响不了它,但是它总有一天会醒过来。

比如说你念佛的种子,它总有一天会醒过来的,你烦恼影响不了那个念佛的种子。你一天一万遍、一天一万遍,一直要念下去,念到后来真的是开悟了,就是你的烦恼阻碍不了那个金刚种子、那个念佛种子。所以无论听了一言半句,“一历耳根,永为道种”,它不跟染污心在一起,因为不能够混在一起,所以要翻出来说,说了还是要去做。“佛法不怕不懂,只怕不听”,这句话背起来,“佛法不怕不懂,只怕不听”。听了以后求解,久而久之去实践,它终究会放光,“与佛相同,天上天下,唯我独尊”,那个“我”就是真如。

所以慈舟大师说,“有漏有为,与法性相背,向有漏造作,是不会醒的。无漏有为,与法性相顺,向无漏造作,是能醒的”。几时醒呢?要到八地菩萨就醒过来,他就醒了生死大梦。但是醒过来以后,知道以前忙着修行,忙着为了了生死,自度度他,原来也都是南柯大梦,本来无众生可度,无生死可了,那是到开悟才可以讲这句话,没有开悟是不能讲说,无众生可度,无生死可了,为什么?到开悟以后,烦恼即菩提,众生即是佛,心、佛、众生三无差别。

所以《华严经》上有一个比喻,“譬如有人,梦中见身堕在大河,为欲度故,发大勇猛,施大方便。以大勇猛施方便故,即便觉寤。既觉寤已,所作皆息。菩萨亦尔,至不动地,一切功用靡不皆息”。无功用道了,到不动地八地菩萨的时候,他无功用道什么意思?他生活就是佛法,他的一举手、一投足,挑柴运水,无不是禅,那个海贤老和尚不就讲吗?他说,劈柴也是念佛。他上水果树去摘柿子,也是在念佛,“我在念佛咧”。他就证这个境界,无功用道了,他劈柴也在念佛。

所以慈舟大师说,虽然修行是假的,我们又何必修行呢?他说,“但是若不修行,就不能觉”。就刚才讲说到八地菩萨的时候,再看以前的修行,那就好像南柯一梦,所以如果你看到这样的话,那些修行是假的囉?不是,他说,如果你不修行,就不能觉,也不能够空烦恼。“所以说‘梦里明明有六趣,觉后空空无大千’,必到觉后,方知是梦”。八地菩萨证不动地,但是诸佛还是劝他要起大悲心,谓八地菩萨说:“善男子!汝虽得是寂灭解脱,然诸凡夫,未能证得,种种烦恼,皆悉现前,种种觉观,常相侵害。汝当愍念如是众生”。“又‘善男子!汝当忆念本所发愿,无边众生誓愿度’”,倒驾慈航。

所以慈舟大师最后勉励我们,你既然知道是梦,那就要把迷梦叫醒,把生死大梦叫醒,向自心中唤,我们念南无阿弥陀佛就向自心中唤。“自心唤自心,知道自己有个法身慧命,莫令自心”,常在梦中,“常在迷中”。“念佛时念自心,持咒时也是念自心”。望着自心喊,醒醒吧!主人翁,大家醒过来吧。这个是刚好讲到梦,我就特别引用慈舟大师了生死大梦的这个开示,讲得非常好。

接下来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宋雷有终。讨王均。欲屠城。时蜀士范璨。范璲。尚气节。富文学。文鉴大师。有名行。相率进谏。稽首曰。蜀人善弱。其胁从者。特畏死耳。城下日。愿勿屠戮。锄其凶党可也。有终见三人慷慨丈夫。忘身为物。出于至诚。为之改容曰。非闻长者言。几妄举矣。一城遂得保全。范氏子孙。贵显。文鉴得悟道。】

这一段我们来看:

‘雷有终’他是宋朝人。

‘王均’他是北宋益州士兵起义的领袖,农民出身。

‘富文学’,“富”就是多、擅长。

‘文鉴大师’是宋朝的僧人,也就是继真和尚。

‘有名行’,“名行”是什么呢?名声跟他的德行。

‘相率’就是一个接一个。

‘稽首’就是古时候的一种跪拜礼,在九拜里面最恭敬的,叩头至地。

‘其胁从者’就是被迫附从的、被迫相从的。

‘特’就是只是。

‘城下’,“城”就是城池,“下”就是征服、攻下来。

‘屠戮’就是屠杀。

‘锄其凶党’,“锄”就是消灭、铲除。(‘可也’) ,就可以了。“凶党”就是叛党、逆党。

‘丈夫’就是大丈夫。

‘忘身为物’,这个“物”是指人。

‘为之改容’,“改容”就是动容。

‘妄举’是轻举妄动。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

宋朝雷有终,他奉命讨伐王均,本来是想要全城大屠杀。当时四川的士人,读书人,叫范璨、范璲这两个人,他们非常崇尚气节,有文学素养。文鉴大师也是当时有德行的名僧,一起到雷有终这个地方,向他进谏,稽首叩头说了,四川人是善良的,而且懦弱的,有些人是被迫相从的、附从的,被迫做坏事,特别怕死,才不得不去附和于王均,希望你在攻下这个城池的时候,不要屠杀城里面的人,只要铲除那些为首的凶手、党羽就可以了。雷有终看到三人,他们慷慨激昂的陈述,而且是一个大丈夫,为了全城的生命跟物命,他们不怕自身的危险,而且出于至诚,所以他也被他们感动,“为之改容”,就是为他们的这种善行跟义举而感动。他说,要不是听到你们几位长者的劝言,几乎使我轻举妄动而杀戮了。于是全城的生命都能够得到保全,范氏的子孙后来也都富贵显耀,文鉴大师后来也证悟了、开悟了。这个是宋朝雷有终的故事。

再下来这一段,我们来看这个经文:

【冯某隆冬早起。路逢一人卧雪中。身已半僵矣。急解己棉衣衣之。扶归救苏(sū)。梦神曰。汝救人命。出于至诚。当赐韩琦为汝子。后生子名琦。极显贵。】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隆冬’就是寒冷的冬天。

‘急解己棉衣衣之’,“衣之”就是给他穿上。

‘扶归救苏’,“救苏”就是把他救活了。

‘韩琦’,他是宋朝人。

‘冯某’,他是明朝人。

“韩琦”,他是宋朝相州安阳人,他是宋仁宗的进士。他曾经在担任安抚使的时候,他整饬贪官污吏,淘汰冗役,缓赋税,就是降低赋税,而且让饥民,救活了九十万人。他当时在宋朝的时候,跟范仲淹非常地得到大家的敬重,天下人称他们叫韩范。跟富弼,他们三个人感情都很好,也都是忠臣。这个是“韩琦”。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白话:

明朝的冯某人,他在一个寒冷的冬天,起床以后,在路边看到一个人倒卧在雪堆中,身体已经半僵了。冯某急忙把自己身上的棉衣脱下来,把路倒的这个人给他穿上衣服,就把他扶起来以后,把他救活了,把他带回家救活了。他晚上就梦到天神跟他入梦说,你救人家一命,‘出于至诚’,上天赐宋朝名将韩琦做为你的儿子。后来生了一个儿子,他就把他取名叫冯琦,就这样来的,极为显贵,极为富贵。

我们再看三百四十二页这一段:

【徽商王志仁。年三十无子。旅中遇一妇。抱子投水。止之。问其故。妇曰。夫贫。畜豕偿租。昨天出佣于人。买豕者来。鬻之。不意所得皆假银。恐夫归箠(chuí)楚。且无以聊生。故死耳。仁悼恤。周之银。及夫知之。疑其诳也。拉妇诣寓质焉。仁已寝。夫令妇叩门。曰。我投水妇。来叩谢。王厉声曰。汝少妇。我孤客。昏夜岂宜相见。有言。明早同汝夫来。其夫始悚然曰。吾夫妇同在此。仁乃披衣出见。才启户。墙倒。而卧榻为粉矣。夫妇感叹。致谢而去。后生十一子。享高寿。】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徽商’,宋代逐渐形成,他们都是一群生意人,在长江中下游一带颇有势力,在清末的时候才开始衰落。他们经营主要的有盐、米、丝、茶、墨、木材以及贸易,其中以盐商跟文具商、典当商最为有名。

‘王志仁’他是明朝正德年间的人。

‘畜豕偿租’就是养猪要来还租金,偿还租金。

‘佣’就是被雇用。

‘不意’就是不料。

‘箠楚’就是被他鞭打、拷打。

‘无以聊生’就没有什么可以拿来生活的。

‘悼恤’就是哀伤、怜悯。

‘周’就是帮助。

‘诳’就是欺骗。

‘拉妇诣寓质’,就是拉了他太太到王志仁住的那个地方,要去对质这个意思。

‘悚然’就是很严肃的这样说、很恭敬的这样说。

‘启户’就是开门。

‘卧榻’就是床舖。

看这一段的白话:

徽州在安徽省,有一个商人叫王志仁,他年纪已经三十岁了,没有儿子。在出外经商的旅途中,遇到一个妇人,抱着小孩要投水自尽,王志仁就给她阻止,问她什么原因要投水?那个妇人就说了,她说,我丈夫家贫穷,平常养猪来偿还租金,昨天他外出帮人做事,恰巧买猪的人来,我就把猪卖给他,没想到他给我的钱,全部都是假银子,我怕我丈夫回来以后,拷打我、鞭打我,而且以后也没有可以供生活的依赖的东西了,所以不如算了,‘故死耳’,所以想投水自杀。王志仁对妇人的遭遇深表同情,就把银子给她。

等她丈夫回来以后,知道这个事情,怀疑其妇,就是他太太,另有隐情欺骗他,就拉了他的太太前往志仁所住的地方来质问。当时王志仁已经睡觉了,她的丈夫就命令这个妇人敲门,王志仁问,谁啊?这个妇人就说,我是投水妇,我来叩谢。王志仁就厉声的叫说,妳是少妇,我是孤客,半夜哪里可以在饭店相见呢?这样讲,怎么可以在旅店相见呢?有话,妳明天跟妳丈夫来再说吧。她的丈夫才觉得说不好意思,“悚然”就是不好意思。惶恐的说,是我们夫妇在这里。王志仁就起床披衣出来见他们,才开门,那个墙就倒下去了,就压得粉碎,把床舖都压粉碎了。夫妻两人就‘感叹’,感恩又赞叹,向王志仁道谢以后就离开。后来王志仁生了十一个儿子,而且享有高寿。

这个地方,我看我们台湾的唐湘清居士所编的《因果报应录》里面,他写的比这个地方稍微有一点点再补充的地方,我再把它做一个补充。他说,王志仁当时回到他经营的商店,他当时是还没有出外做生意的时候,那个算命先生有跟他讲说,他数月之内性命难逃,就刚才那个墙倒掉,就是他的这个劫难,他的死劫,算命的就有给他算出来。这个赛柳庄的相士,后来就算不准,因为他后来好好地回去了。王志仁就跑去赛柳庄,就问这个相士说,你不是说我数月之内有危险吗?性命难逃吗?相士就带着很奇怪的口吻就问了,咦,你的气色完全改变了,你一定有救了几个人命,积了阴德。他救两个嘛,妇人跟她小孩。你现在的那个髭(zī)髯,“髭髯”就是胡须,长出来,突然间长得很长,而且你这个口角就是很丰腴、颐丰,金光就聚耀在你的面目,脸上都现的金光,你不仅是多子而且会增寿。后来王志仁生了十一个儿子,活到九十六岁,这里讲高寿,事实上他是活到九十六岁,无疾而终。

这个地方我们看到王志仁救人的故事。我们就来看《德育古鉴》里面,也有提到跟王志仁这个一样,王志仁事先有被人家算命说,数月内有生命的危险,《德育古鉴》里面是这样讲的。它说,当时王志仁要是不是再遇到那个算命的,可能会认为这个相命的算不准了。可是谁去转移这么快呢?就是他的心,他的慈悲心,去转变他这个王志仁的命运。

它说,在弘治甲寅年间,有一个叫吕琪这个人,他刚好春天的时候,到郊外去走一走。在郊外旅行的时候,他突然间,好像刹那间见到一个已经往生的府隶,“府隶”就是以前的一个云南布政司的那种官员。那个人已经算是阴差了,但是他见到了。祂就拿了一张公文纸给他看,祂说,我现在担任东岳大帝的官差。东岳大帝是泰山的山神,我们一般叫东岳帝君,在解释上讲,祂是道教的山神,但是祂是阴间的统治神。那么这个人,这个府隶,已经往生的这个府隶,就跟吕琪讲说,我奉命要来抓这几个人,你也在名单里面。这个东西是确实存在,老和尚讲经的时候,也常提到这些东西。

这个府隶就跟吕琪讲了,他(祂)说,你也在名单里面,可是我跟你很熟,我实在讲,不忍心去抓你,可是不抓又不行,“汝当干毕家事”,你回去好好把家里的事情先料理一下,等我把其他地方的人都抓完了以后,我再来提你,来抓你,大概这个时间要一个月。

这个东西到底你相不相信?有没有?我在基隆净宗学会讲《金刚经》跟《地藏经》的时候,基隆净宗学会香积菩萨,专门煮素食给我吃的阿英姐,阿英老菩萨,我就很佩服她,她念佛念得很好。她的女婿是非常地暴虐,就是常常打她的女儿,她的女儿是一个清洁工,她的女婿后来到大陆,中国大陆去做生意,也在大陆又另外有外遇的对象,回来台湾就会打阿英姐的女儿,打到怎么样呢?打到阿英姐的女儿到医院去诊疗的时候,连医生都看不下去,向警察报案,申请家暴令。这个故事是阿英姐亲自讲给我听的。就是说这个阴差要抓人,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阿英姐的这个女婿,后来从大陆回到台湾以后,觉得身体不舒服,四十几岁而已。他就到基隆长庚医院去检查身体,一检查是肝癌末期,他身体非常地壮,他说,我怎么可能得肝癌呢?我怎么可能会死呢?阿英姐就劝他了,因为他脾气很不好,她说,你要不相信基隆长庚医院,不然你一样都到长庚,你就到台北县还有一个林口长庚医院去检查,两家不同医院检查,看报告怎么样。阿英姐的女婿就到台北县的林口长庚医院检查,结果检查出来还是肝癌末期,他就乖乖地了,当面对死亡的时候,那种刚强就统统不见了。

阿英姐就跟他讲说,你到这个关头来,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救了,你乖乖地跟我念佛,我教你念佛。你看,阿英姐没有把他当成坏人,阿英姐就像阿弥陀佛一样,没有善恶对待,虽然他以前这样的欺负她女儿,打她女儿,她心中没有怨,阿英姐是真的老实念佛人。她说,我教你念阿弥陀佛。她就大概短短的三个月之内,她每天教他念阿弥陀佛,带着他念。有一天阿英姐就到基隆净宗学会去煮素食给我吃,那不在(家),不在,她的女婿就告诉她的女儿说,今天阿弥陀佛到哪里去了呢?怎么没有煮饭给我吃呢?他已经把阿英姐当成阿弥陀佛,他不叫她岳母。他说,今天阿弥陀佛怎么不在呢?

结果后来念了三个月以后,他的女婿就跟阿英姐讲,他说最近会有两班的法船要到,我不是第一班的法船,我是第二班的。他说,第一班的,我们附近有两个人会搭第一班的船,我是第二班的。阿英姐也半信半疑,是真的假的?他讲的那个日期,那一天阿英姐到附近去打听,果然有两位学佛人往生,这第一班的法船。他讲的第二班的那一天,阿英姐就有预感,因为他讲的时间,第二班的时间差不多接近了。

阿英姐就跟她女儿讲说,妳今天不要去帮人家清洁房子了,因为她女儿在帮人家打扫房子,结果她女儿还是要去打扫。你看,阿弥陀佛就这样安排。她女儿到那个打扫的家以后,主人跟她讲,今天不用打扫了,很干净,回去,回去啦。这个也是另外一种程度的预知时至。等到阿英姐的女儿开门进来的时候,她先生刚好断气,见到她先生最后一面,这就是说,他这个是念佛得到佛力加持,他能有这种感应。

所以东岳大帝的这个役夫就跟吕琪讲说,我先去抓其他地方的人,大概中间要一个月,你回去把家事料理好,我再来抓你,大概中间要一个月。吕琪回去以后,他就把这些话告诉他的儿子,而且交代说,我这一生有三件事情没有了了我的愿。他说,某五他家的丧事没有办法帮他做,我想代他们把丧事办完,不能够做,这是第一件,我觉得很遗憾;第二件,某一位,某人家的一个贫穷人家的女儿,二十几岁没有嫁,我想帮她嫁出去,也还没有做到,这是第二件;第三件,就是某一个道路已经倾塌了,我想把它重新修建,我没有做,这是第三件事情。

吕琪就把他身上的家产,把他所有的钱拿出来交给他儿子,把这三件事情办好。他儿子果然把这三件事情全部办好以后,准备要治理他的后事。吕琪就在家里,“杜门俟死”,就是在家等候死亡。经过几个月以后,好像没有什么变化,其他的儿子就跟他爸爸讲说,你那个都是妄想,是假的。后来那一年的除夕夜,他再遇到东岳大帝的这个官差,他就跟祂对话了,祂说,我本来要勾魂,勾摄到半路的时候,要去抓你的时候,就是除夕夜就要去抓他,不让他过这个年关,忽然接到免提牌,不用抓了,祂说,你近来有做三件事情,三件善事,加了二十年的寿命。你看,你这边一做善事阴间马上知道。吕琪后来更健康,比以前更健康,果然后来二十年以后才死掉,所以这个祸福之变跟这个道理一样。

所以有些人就不相信这些东西,也不去及时行善,等到勾魂使者到的时候,你要再做已经来不及了。你怎么可以像吕琪这样,可以碰到他一个旧识,就是他以前的一个朋友担任府隶,一个官差,而能事先跟他通报一下,通报一声呢?你有他这个福气吗?这一段的意思是这样。

算命到底准不准呢?我们学佛人,谁都知道,佛教是不主张看相算命的。前面讲的这个王志仁,他被相命讲,他命中无子,而且数月内会死亡。可是王志仁他发大慈悲,救了人命竟能够多子延寿,可见人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心行,不必看相算命。我们看袁了凡先生,孔先生算他只活五十三岁,八月十四日丑时往生,连什么时候死,都可以给他算得出来。他命中无子,他考第几名,四川一大尹,在任做多久都讲出来,三年半,一直到什么时候?一直到遇到云谷会禅师。了凡先生遇到云谷会禅师,禅师教他改命的方法,就是要这几个重点,各位把它记起来,怎么改命就在这几个重点。

云谷会禅师说,“人未能无心,终为阴阳所缚”。“阴阳”就是定数,就是我们的业力。什么叫“无心”呢?“无心”就是要离一切相,行一切善。“无心”也可以讲说,“应无所住,而生其心”,离一切相。“无心”不是没有心,就是你能够离一切相,“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你这样就不被阴阳所缚了。“安得无数”,如果你不能够做到无心,你就被阴阳所缚,而且会有数,“数”就是定数,什么时候死?什么时候生病?这里面都算得好好地。

但是云谷会禅师说,只有凡人才是有数,他说,极善之人,数拘他不定,极恶之人,数也拘他不定。这道理大家都懂,他改变了业力。“汝二十年来,被他算定,不曾转动一毫”,那么你不是凡夫吗?了凡问说,“然则数可逃乎”,但是这个定数可以逃吗?云谷会禅师说,可以,“命由我作,福自己求”。后来了凡先生立命,改过,积善,三千善、三千善、一万善,终于改命了。他不只是当了宝坻县长,我去了解那个资料,他最后是当到剿日寇的兵部驻朝鲜军事团参谋长,他活到七十四岁,生了一个儿子袁天启。

所以讲到这个算命,陈希夷先生就问道于麻衣说,他说,我常看到有子的相,可是他相不变,其实没有儿子,没有儿子的相貌,相貌没有变,却是生男的;长寿的相,却是夭折;没有长寿相,却是长寿;面相长得很福重,很有福气、敦厚的样子,可是却是遭受这些刑罚,形没有改变,他遭受刑罚;本来是夭命禄尽的必亡之相,相没有改,他却是长寿。为什么呢?陈希夷就问麻衣说,为什么呢?麻衣答复他,他说,“心生相貌,以理言也”,相是由心生。

他说,我听说,“吾闻古人相法”,麻衣跟陈希夷,陈希夷是唐朝非常有名的一个算命先生。麻衣就说了,我听说古人相命法有洪范五福。五福就是什么?我常讲过的,长寿、富贵、康宁、好德、善终。六极:短命、疾病、忧愁、贫苦、恶事、耗弱。古人相法以洪范五福六极为主。他说,这个人如果“忠孝仁义,守道有恒”,他到什么程度?他到“颠沛造次”,就是逆境现前的时候,他也不改变他的节操。他说,这是吉相,他就可以享受五福之庆。他说,如果人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到颠沛造次的时候,他那种习性都不改,他说,这是凶相,“必受六极之刑”。这个一问一答,就可以证明人的命运,并不决定在相貌,完全操纵在哪里?操纵在自己的德行。

以前印光大师有一位台湾籍的皈依弟子叫蔡伯伦居士,他在上海帮人家看相。他写了一本书叫《嘤鸣集》,印光大师有帮他题序文,他这个序文里面怎么讲呢?这一段可以做为我们算命先生来参考参考,看印光大师怎么对你们期许。

印光大师跟这个蔡伯伦居士说,“伯伦居士,侨寓沪上”,就是住在上海。“以相为业”,用相命为他的职业。“凡遇来者”,凡是来算命的。“无论其相之善恶”,不论他的相是好还是不好。“皆勉以修德积善”,他都告诉对方一定要修德积善。你相好的,你做好事的,我还是要教你修德积善,你命不好的,我还是要教你修德积善,就是印光大师说,蔡伯伦就是这样做。“以祈善者益善”,好的更好,不善者也好,“不善者亦善”。“深合命自我作,福自己求”,印祖说,蔡伯伦居士这样的鼓励人家向善,他说,就跟命由我作、福自己求是不谋而合。

“与夫有心无相,相随心生”,“有心无相”就是说,你能够有这样的一个慈悲心、善心,虽然你的相并不是很好,但是你最后相随心生,你的相貌还是会跟着你改变。像我个人来讲的话,我以前在当官的相,跟现在就长得不太一样,基本轮廓没有变。但是很多看过我的人说,跟我以前官校毕业的相是完全不一样。我每次出去,人家都说,这个是学佛的,我都还没有自我介绍,他就说,这个是学佛的,这就是什么?“与夫有心无相,相随心生,有相无心,相逐心灭等义”。你面相好,相貌堂堂,可是你的心却是不好,最后你的相是会走样的,是会变化的。我们看到很多人一开始当大官的时候,那个相貌很好。我们以前有一位总统就是这样,刚开始做总统的时候相貌非常地好,我常常说,哇,他那个额头好像在抹油一样。曾几何时,锒铛入狱,因为贪污罪被起诉,现在整个相貌都不行了,就是讲这里“有相无心,相逐心灭等义”,印祖说的。

而且这个蔡伯伦在谈论中,他常常告诉人家三世因果报应的道理,还有教人家念佛求生净土,“与夫净土横超法门,俾一切人由问相而得入圣贤之域”。我跟你讲,这个蔡伯伦就不是一般的算命的,他就是应以算命身得度者,即现算命身而为说法。他有一点像观世音菩萨一样,算命只是他的一种方便法,他最后教人家求生极乐,蔡伯伦就是菩萨了,就不是算命师了。所以这是各行各业都可以成就菩萨,不废世法而证佛法,不离世法而行佛法,黄念祖老居士说的道理就是这样。所以印祖说,一切人都由问面相,问相而得入圣贤之域,“以及往生极乐之邦,其挽回世道人心也大矣”,这个是印祖特别赞叹上海蔡伯伦居士。

另外台中李炳南老居士有一个弟子,叫做《菩提树》月刊的发行人朱斐居士。这位朱老居士,老和尚也认识,朱斐居士算是李老师的一个弟子,也可以讲跟随李老师很久了。他一个好朋友叫葛晋寿,也是精研麻衣柳庄之术,就是算命的,设命相馆在苏州玄妙观旁边。朱斐居士就说了,他说,他的好朋友,这个葛晋寿居士,看到跟人家谈相,命中有福寿的,都勉励他念佛行善,最后都能够增福延寿;看到命中有灾祸的,他都鼓励他念佛行善,最后都能够消灾免祸。唐湘清居士说,葛晋寿跟蔡伯伦乃是以谈命看相为手段,劝人念佛修心为目的,所以不能够用一般的算命家来看他们。

他说事实上这是什么道理呢?他说,学佛我们虽然究竟来说,不希望有人天福报,但是佛陀也很慈悲,鼓励世人要念佛向善,但是也不废言人天福报,因为毕竟芸芸众生,都是希望这个,人天福报。佛经上也有说,求子得子,求寿得寿,求官得官,也不见得每一个人都可以解脱,那你对这些缘未成熟的,善根不具足的,那要怎么办?为他种个善根,为他说法。他不一定今世得度,可是这一世你跟他结个法缘,来世他就有得度的因缘。

这一段刚好提到王志仁算命算不准,我们又讲到袁了凡,又讲到李炳南老居士的学生也有会算命的,还有印祖写给蔡伯伦居士的序文,都有跟我们讲算命,要怎么去改命的道理。

再下来,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唐裴度。游香山寺。拾玉带二。犀带一。候其人。日暮不至。诘旦复往。一妇泣至云。父无罪被系。昨假宝带。思以脱罪。不幸失于此。祸无所逃矣。度慨然还之。先是有相者。相度必饿死。至此复遇云。公气色顿异。必有阴德及人。前程非某所知也。后封晋国公。赠太傅。】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裴度’,他是唐朝河东人,唐德宗的进士。后来他被封为晋国公,也当到几乎是宰相,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也相当于宰相。

再下来‘香山寺’就是在河南省洛阳市的西南,龙门山上。

‘玉带’,它是玉做的腰带,古代贵官所用的,古代贵妇也有用这个。

‘犀带’就是犀角,犀牛角的腰带。

‘诘旦’就是隔天的早晨。

‘系’,“被系”,就被关、被拘禁。

‘昨假宝带’,“假”就是借,“宝带”,用珍贵装饰的佩带。

‘慨然’就是慷慨的样子。

‘及人’就是给予。

‘赠太傅’,“赠”就是(死后追赠)。“太傅”就是三公之一。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

唐朝的裴度,他河东闻喜人。有一次到香山寺去旅游,捡到两条玉带,一条犀角带,他就在那里等候遗失的人,到了晚上没有人来找。隔天他又前往那个地方等候。有一个妇人就哭着脸来到这个地方,就说了,我的父亲没有罪,被人诬告关在监牢,昨天跟人家借了宝带想帮我父亲脱罪,不幸在此遗失,我家的祸事已经无法逃脱了。裴度问清楚以后,就很慷慨的拿出来还给她。在这之前,有相士说裴度今生必定会饿死。这时候相士又遇到了裴度,说你的气色忽然变得不一样,你一定有做一些阴德的事情给别人,你的前程已经不是我能够预料的。后来他被封为晋国公,又赠封为三公之一,太傅。

再下来,我们看最后一段:

【世路巘(yǎn)巇(xī)。遭危不一。仁人推类尽余。事事当尽所能为。兹未及备载也。至于刑狱逼迫死生。尤属诸危中之更甚者。录于后入轻为重注内申之。故不附论。】

‘世路巘巇’,“世路”就是人生譬如在走路一样,行路,处世的经历为“世路”。“巘巇”,“巘”就是险恶、险峻,危险难行,这叫“世路巘巇”。

‘不一’就是不相同。

‘推类尽余’,“推类”就是以此类推,“尽”是竭尽,“余”就是非主要的。

‘备载’就是详细的记载。

‘申’就是表明、表达。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

人生的路途危险难行,每人遭遇的危险也不尽都相同。有慈悲心的人,有仁德的人,以此类推,自然可以及于未尽的部分,每一件事情要尽自己所能尽量去做,在此不能够一一地来转述备述。至于受到刑罚牢狱的逼迫,这个是面临生死关键的事情,‘尤属诸危中之更甚者’就是说,它算是面临生死关键的事情,属于众多危难里面,危急中最严重的。我们将蒐录在后面的‘入轻为重’这个注讲里面,我们再来详细讨论,所以在这个地方不再论述有关刑狱逼迫死生的这一块,以后在“入轻为重”那一段我们再来讨论。

今天我们讨论的这几个公案的故事,不管是周必大,他自己为了救这些和剂局的官员被判死刑。他自己自诬,自己来承认这个火灾是他造成的,然后他被免官,后来他竟然当到宰相。再过来这个宋朝雷有终本来去讨伐王均,在四川要屠城要杀死很多人,幸好碰到三位善知识,范璨、范璲这些读书人,还有文鉴大师,跟他讲说,四川人怕死,四川人很善良,但是他怕死,这样救了整个城里面的人,没有被屠杀。否则的话,雷有终恐怕就下地狱了。冯某救了一个快冻死的路人,给他披一件衣服,这样救了一条人命,感得天人送韩琦来当他的儿子,后来当了大官。最后这个王志仁本来宿业被算命说会死掉,没有儿子,但是救了一个妇人跟她小孩,要投水自尽,送她银子,最后他生了十一个儿子,活到九十六岁,也是改变命运。

所以这里面你可以看到,求子可以得子,求富贵可以得富贵,求长寿可以得长寿,这《感应篇》讲的道理你能不信吗?这是真人真事,他们也跟我们一样去算过命,我们也去算过命,那人家他为什么可以改命呢?真干,他真的做啦。大善之人,数拘他不得,大恶之人,数也拘他不得,我们当然不希望是大恶,我们要做大善。

你如果做到刚才慈舟大师讲的,你能够了生死,大梦醒过来,数也拘你不得。老和尚不就一个例子吗?老和尚就已经了了生死大梦,醒过来了。到今天八十八岁,身体还这么健康,每天讲经四个小时,吃饭跟我们一样正常,牙齿还很好。有些老人家到老和尚这个年龄,牙齿都掉光了,不要说是要吃东西了。我常跟老和尚在一起,老和尚牙齿还很好。老和尚已经了了生死大梦,谁可以了?八地菩萨以上就了了,他就改变命运了,住世呢?随因缘、随愿力,愿意住世多久就多久。海贤老法师一百一十二岁,他住世表法,阿弥陀佛要把他留在人间做表法,最后也是预知时至,往生前还去拜访一些同参道友,告别,然后跟弟子讲明天不要锄草了,不要种菜了,表法。

求长寿得长寿,求儿子得儿子,求富贵得富贵,问题你要不要相信这些感应的道理?就是《感应篇》里面讲的主轴,这四句:“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这四句,你可以做一生的座右铭,你真去做了,真干了,那不只是世间的功名富贵,世间的长寿健康,乃至于出世间的,你都可以做得到。

所以老法师说,“祸福无门,惟人自召”,这是讲感应的原理。接着“善恶之报,如影随形”是说明报应的事实真相。他说,这四句当中,有理有事,虚空法界,依正庄严,是一个大的感应果报;一个世界,一个社会,是一个小型的因果报应;一个人,一个家庭,是最小的业因果报。佛说的一切经,也离不开这个原理,《华严经》上讲“五周因果”,《法华经》里面讲的“一乘因果”。由此可知,世出世间法就是一个明显的因缘果报,所以佛家常讲,“万法皆空,因果不空”。

所以我们以前也有讨论过宋朝卫仲达的故事,这个故事我们都听过,《了凡四训》里面也有提到卫仲达。他是宋朝的一位官员,他一生所造的这个业,就拿卫仲达来说,他造的恶业也很多,可是比起我们现在的人,卫仲达算是很少了。现在人所造的恶业,老法师说,比卫仲达还至少加上百倍、千倍都不止,什么原因?古时候从小接受圣贤的教育,所以卫仲达所造的一切恶业,是恶念,没有成为行为。恶的念头,恶的事情不敢做,为什么不敢做?圣贤人的教诲。现在人不但有恶念,他敢造。老和尚讲的是真的,千真万确。罪业最大的是不孝父母、侮辱三宝,这个事情,老法师说,我们想想我们自己有没有做?我们一生起心动念、所作所为,自己想想,能对得起父母吗?

我这次到澳洲参加戒学班,杨居士跟我去,我们讲堂杨居士跟我去。他在飞机上跟我讲,在澳洲也跟我讲这个故事,因为杨居士以前住过雪梨,澳洲Sydney雪梨。他认识一个台湾的移民,移民到澳洲去留学,拿硕士的一个留学生,后来在雪梨落地生根,在那边创业,担任澳洲政府的一个赋税关的官员,也满大的,生活也很好。当然在澳洲都住别墅,娶的太太也在澳洲留学,两个人在澳洲过得很快乐。但是两个人现在都得癌症,年纪四五十岁而已,两个都不甘愿,他们都说,我们没有做坏事,为什么得癌症?他不知道刚才讲的这个,“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他们说,我们没有做坏事,我们从到澳洲来留学,就安分守己的做一个澳洲公民,就上班下班、上班下班啊。

我就问了,我说,他一定有做错事,我说,你再帮我想看看,什么事?杨居士起来了说,有。因为刚才讲的移民到澳洲这个男的得了肺腺癌,女的得了子宫颈癌。我就问杨居士,杨居士跟我讲,他说,他父母非常地怨,住在台湾南部,一生是个老农,辛辛苦苦地赚钱,老农就是种田的,辛辛苦苦把这个儿子培养长大,送到澳洲去留学,儿子就从此以后不闻不问。他说,老人家在台湾非常地怨,对儿子跟媳妇非常地不满。我说,问题就出在这里,我说,他如果肯忏悔还来得及,不肯忏悔就没得救。

就是老和尚这里讲的,罪业最大是不孝父母、侮辱三宝。他说,我们一生起心动念、所作所为,自己想想,对得起父母吗?能对得起三宝吗?他说,这个罪业就不得了,何况其他?他说,如果你犯了罪业,仁人君子的心可能会原谅你,可是鬼神不会原谅你,菩萨能够原谅你,鬼神不会原谅你,因为善恶到头终有报,所谓只争来早与来迟。所以老法师说,果报这桩事情,理很深,事情非常复杂,我们不能只看眼前,眼前那要真实的智慧,你才能看穿三世因果,你才能看得出来。凡夫怎么能够看得懂眼前呢?人家存心在做事,你要看他究竟,然后你才真正懂得果报是如影随形。

佛家讲果报有三种:现报、生报、后报。现报,现做现报。凡是果报都有因、都有缘,因缘果报,“因”是过去生所造的,“缘”是现前的,现在所遇到的机缘,把你的阿赖耶识里面这些业因又牵引出来,于是又变成现在的果报。善的果报一定有善的种子,种子是因,遇到善缘就得善果。缘有两种,一种叫做增上缘,有顺境的增上缘,有逆境的增上缘,顺逆增上缘都是很好的果报,都有很好的果报,那是你的因好,阿赖耶识里面有善的种子、善的因。如果阿赖耶识里面是恶的种子、恶的因,遇到善缘也会变成恶事,这样各位记得吗?阿赖耶识里面如果是恶的种子、恶的因,你纵使碰到一个善缘来了,也会变成恶事,为什么?因为业力牵引,也会有恶的果报现前。这些事实真相,我们只要稍微冷静观察,你就能够很清楚、很明白。

这个事情要怎么解释呢?老法师就说,老法师他一生的遭遇,他说,各位同学都跟他,跟老和尚很久了,也都很了解。老和尚说,他这一生有善缘、有恶缘,他说,善的缘,遇到几位好老师,比如说方东美教授、章嘉大师奠定他的基础,李炳南老居士成就了他,他说,这是善因善缘。后来老法师在弘法过程中,他自己出家的道场,不能够容纳他,被赶出来,这是恶缘,后来想一想,他说,这个果报好不好?果报好。为什么?老和尚的因好,善因碰到恶缘,但是它还是产生好的果报。老和尚说,这个恶缘,后来想一想,这果报好不好?他说,果报好,他说,我要不是被赶出来,我这一生不能够成就,为什么?他说,成就要在讲台上千锤百炼,我那个道场纵然对我再好,不肯让我讲经,没有讲台的机会,所以虽然是恶缘,但是后来果报还是好。

后来,老法师说他遇到韩馆长,他这一生当中,韩馆长三十年来帮助他,成就了老法师,给老法师讲经的机会。道场管理的权,韩馆长在管,管人、管钱、管事,老和尚说,我三个都不管。结果老和尚说,韩馆长成就了我三十二年的忍辱波罗蜜,我不管钱、不管人、不管事,给韩馆长管,刚好,老和尚说,韩馆长帮我断了我的无始劫的贪这个习气。老和尚说什么?老和尚说,她把我的贪瞋痴断掉了,因为我不管人、不管钱、不管事,我就断了贪瞋痴了。所以老和尚说,你善的因遇到恶的缘,果报还是善的,他说,我有今天这样的成就,别人说韩馆长好像很严肃,说韩馆长怎么样。老法师说,我感谢她大恩大德,他说,她这样的作为是世间一般凡夫见不到的。今天我们刚好讲到这几位的果报故事,又讲到老法师的果报故事,相得益彰。

今天我们就讲到这里。若有讲得不妥之处,请各位同修大德批评指教。阿弥陀佛。


文字稿来源:因果教育弘化网


声明:文章来源网络整理!版权属于原作者!感恩您的阅读!如果你觉得文章还不错,就请发送给朋友或者转发到朋友圈。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本文地址:https://www.guoloujiang.com/30485.html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