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老师主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107集)

●世界本清宁,由情见互异,遂成棼乱。天心原慈善,因众生恶感,而屡降灾殃。是以古德云:“人人信因果,天下大治之道也;人人不信因果,天下大乱之道也”。


《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一百〇七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4/11/29 台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107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们研讨《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二十五句句,【济人之急,救人之危】。请各位同学翻开课本,三百三十五页,我们看课文:

【附清苏州府陈公鹏年。救荒二十策注。康熙四十七年。水旱相仍。陈公以此策。请详江浙督抚颁行。初时米价二十文一升。不及两月。每升止籴(dí)八九文。民歌再造。一。禁糯米作酒。二。禁小麦烧酒。三。禁黄豆打油。四。禁糙白粞(xī)作糖。五。禁麸皮作面觔(jīn)。注。令即籴与贫民。作饼度荒。五项严禁。中县一日省米数百石不止。故立见米价日减。六。禁屠沽熟食。注。省财惜福。只许卖粉食。面食。素食。七。劝巨室富商。捐米赈饥。注。是年平湖县董公天眷。得陈公指教。先造为富不仁匾额二十。堆在县堂。亲至富室劝捐。至诚感人。刚柔递(dì)用。先至乡村。遇顽富三家。钉匾门首。并准告发。凡田土断赎断加。家业几去半。从此由乡到城。乐输众多。给米给钱外。到处设厂施粥。又施药。赈济数月。至食新而止。捐数有余。派还富室。活人无算。宋真德秀西山先生曰。惠恤穷民。必获天地之佑。此以理言也。若以利害言之。无饥民。则无盗贼。无盗贼。则乡井安。是又富家之利也。陈几(jǐ)亭曰。救荒须各区各村之乡绅富户。就近各救穷民。自得合邑无一饿莩(piǎo)。黄震曰。救荒惟在劝分。劝富室。加惠贫民。捐有余以补不足。天道也。国法也。人若但思独富。不思饥荒之惨厄。即或国法可幸逃。必难逃天道之诛也。又闻朱子曰。劝分以救民之急。不得不小有所忍。若为富民计较太深。则恐终无可行。威克厥爱。于事乃济。是以陈公深得朱子救荒之道也。八。兴工作以济乏。注。如筑城。开河。修桥路等。使工匠得食。九。宽山泽之禁。注。如豁免杂粮苛税以便水运。及不禁采樵等。使有糊口。不致流为盗贼。十。犯罪情可矜疑者。听其以粟赎罪。取以赈饥。十一。不论官吏军民。妇女僧道。各色人等。能助赈者。少则给匾领赏。多则详宪候旨。十二。延请名医。开药室以救病民。十三。近山之民。教采松柏疗饥。注。博物志云。荒岁不得食。可细捣松柏汁。以水送下。不饥为度。粥清汤送下更佳。每用松汁五合(gě)。柏汁三合研服。或专用松叶以可。但须禁一切食物。自能疗饥却病。十四。缓刑。注。凶岁犯法者多。故宽之。十五。省礼。注。冠婚丧祭。减其礼文。十六。贷民种食。注。恐荒地利也。十七。谨防盗贼。注。恐为民害也。十八。官吏绅衿耆(qí)民。每逢朔望。斋戒沐浴。执香步行。各庙拜祷。以祈民休。注。荒岁乃人民共业所感。祈祷忏罪。挽回大数。亦周礼荒政之一。十九。每州县中。择有才德者。主持荒政。注。如料理给米施粥之类。使小民得沾实惠。事成之日。与捐银捐米者。一体上闻。二十。花米豆麦等船。放关一月。并遣人夫牵挽护送。注。外郡花米日至。则价日减。是转歉为丰之一大作用也。】

我们来看这一段。这一段是清朝苏州‘陈公鹏年’,就是陈鹏年,他救灾的二十个‘策注’,就是他的办法。

我们来看陈鹏年这位善人,他是清朝湖南湘潭人,他本身是康熙三十年的进士,本来是做浙江西安知县,后来被拔擢为江宁知府。他为官非常清廉,有外号陈青天之称。在康熙四十四年的时候,圣祖南巡,总督阿山想要加税,陈鹏年力持不可而止。事后他被诬陷,并且被关入监狱。但是他被关入监狱以后,江宁人为之罢市。那时候就有罢工了,清朝的时候就有罢工,“罢市”就是罢工。你看他多得民心,你看,他本身清廉,处处为民众着想。他被陷害,被关进监狱,民众为他罢市,市场不开市,全部歇业了。但是最后他还是又被提拔,再复出,担任苏州的知府,最后当到河道总督,有一点像现在的交通部长,专门管河道运输。皇帝给他的一个,死后给他一个封号,叫“恪勤”,可见他为官非常勤快。这个是陈鹏年。

再下来看这个“注”,“策注”的“注”,这个“注”是记载。

再看,‘水旱相仍’,这个“相仍”就是连续不断,不是水灾就是旱灾。

‘请详江浙督抚颁行’,这个“详”不是详细的详,这是古代下级的官员对上级的长官请示报告用“详”,是一种报告的一个格式,叫“详”。“督抚”就是总督跟巡抚的合称,“督抚”在明清那两代是地方最高级的长官,最高长官,他同时统理军政跟刑狱,也就是说管军队跟管司法,这是“督抚”。

我们再看三百三十六页,‘止籴’,这个“止籴”,“止”就是仅仅或是只怎么样;“籴”就是买进谷物,这叫“籴”。

‘民歌再造’,“民歌”就是怎么样?民众歌诵你德政。“再造”就是说重新再对政府的德政非常感恩、非常地推崇、非常地拥护,这叫“民歌再造”。也可以讲说他的施政深得民心,得到民众,用现代话说,热烈的拥护,这是“民歌再造”的意思。

‘烧酒’,这大家都知道,用高粱或是麦、米来酿酒,叫“烧酒”。

‘打油’就是榨油。

‘禁糙白粞’,这个“糙”就是不精致的。“粞”就是碎米。“糙白粞”就是,不是品质很好的白米,这个意思。

‘麸皮’就是小麦磨成面,筛过以后剩下的麦皮跟碎屑儿,这个叫做“麸”,“麸皮”。

‘面觔’就是面筋,就是面粉,一种食品的名称,用面粉跟水把它拌和在一起,洗掉它其中所含的淀粉,剩下来那个凝结成团的,那个混合蛋白质就是面筋。我们吃素的人早餐都会吃面筋,它就是把那个淀粉去掉,那个凝固物,凝结成团的混合蛋白质,就是面筋。

‘中县’是中等规模的县。

‘禁屠沽熟食’,“屠沽”,“屠”就是屠夫,宰猪或是宰羊、宰牛。“沽”就是卖酒。“菩萨戒”里面,六重二十八轻,在《优婆塞戒经》里面,有六重二十八轻,其中那个“六重”,六个根本重戒,第六个叫酤酒戒,就是不能卖酒。以前我常常跟人家讲,说我去受戒的时候,到新北市的树林镇的海明寺受菩萨戒。我刚开始报名,只报五戒。我师父,就皈依师父,刚开始的皈依师父叫传顗法师,他是广钦老和尚的承天禅寺的知客师。他知道我要受五戒,用一个又有一点像惊讶,又有一点说,怎么可能,那种眼神看我,说你也可以受五戒啊?我就笑一笑,我也没讲话。

后来去报到的时候,以前的中国佛教会的会长,是台湾的,叫悟明长老,他专门修《大悲忏》的,台湾这些佛教界称他叫观音老人。我也不认识他,他看我的资料以后,他叫师父出来广播,因为菩萨戒是七天,五戒是五天。我会去受戒,是在一九九四年,那时候第一次被贬官,就是我常在故事里面讲说,那个刘姓督察长,我把怨气放在心中十六年,就是那一次。被贬官是从管两百多人的督察组长,贬到管两个人的民防组长。那时候我也没有垂头丧志。刚好看报纸,《中国时报》说,悟明长老要传五戒、菩萨戒,我就登记报名参加受戒。这是我真正学佛的开始,也是菩萨要接引我的开始,从那一次才是重新,我的新生命的开始,也是我的慧命的开始。

悟明长老交待寺务处,说叫我改菩萨戒,因为我报名是五戒。我那时候心想,我能够少分戒就不错了,比如说持两条、三条,五戒你可以持少分戒、多分戒、满分戒。“少分戒”,比如说你只持不杀生,其他四条你做不到,你就不要说能持,不要骗佛菩萨,也不要骗自己。那时候我想说,少分戒就好了,一两条应该OK了,应该没问题。“多分戒”就是你持四条。“满分戒”,那就圆满了。

结果寺务处找我去的时候,我那时候就跟悟明长老报告,我说,开玩笑,我怎么可能会受菩萨戒?因为菩萨戒它是论心不论事,它是论你的心念,起心动念就算了。小乘戒是论事不论心,大乘戒是论心不论事,是看起心动念。悟明长老就说,没关系,你再考虑看看。结果我就考虑了将近两天,第二天悟明长老就问我了,我刚好在大雄宝殿擦那个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的莲花坐(座)。他在下面问我,他说,黄警官,你考虑好了没有?我说,还没好。好像是观世音菩萨透过他来找我说,你来受菩萨戒。所以我在想,是观世音菩萨度我去受戒,他不忍我继续造业、沉沦。

我擦完莲花座以后,就跑到大殿后面,那个悟明长老供养的浙江普陀山请过来的老观音,就是不大,大概这样的老观音。我就用意念跟观音沟通,我说,观音菩萨,我最喜欢喝的酒是二十五年威士忌,是欧洲进口的;我最喜欢抽的菸是德国的Davidoff,一包那时候台币大概四五十块,那个二十五年威士忌最少都开五千块以上。我那时候喝那种酒,抽好菸,喝好酒。我跟观世音菩萨沟通,我就用拈阄,跟观世音菩萨谈。我说,观世音菩萨,既然受戒不能够喝酒,那可不可以喝药酒?那个阄相现说,可以。我想说,太好了,观世音菩萨同意我喝药酒,因为我跟他讲三杯药酒。我说,我菸一下子戒不了,可不可以同意呢?他也同意了,我在心里就很高兴说,诶,可以抽菸,可以喝酒,喝药酒。但是我们知道,酒在受戒里面它有“开遮持犯”,老和尚也有讲过,比如说有些老和尚,他有风溼,冬天的时候很冷,他要治病,酒变成可以治病,那个是开缘,所以戒里面有“开遮持犯”。

等到第五天过堂的时候,我们就搭幔衣要过堂,结果第一道菜我去挟,我幔衣就搭得很好看,那个第一道菜挟的是香菇,那个香菇一挟,噗咙一溜,就掉下来,把我这个幔衣弄脏了。我看了一下说,哇,这个幔衣弄脏,当时就领悟到,幔衣受损了。我当下回光反照,我说,香菇,那不就是香菸跟酤酒戒吗?合起来叫香菇吗?所以我是被香菇度的。以前那个禅宗都一棒一喝的,像永明延寿大师经过一座桥,看到人家丢一个石头到水里面,噗咙一声,他当下大彻大悟。他说,“扑落非他物,纵横不是尘。山河及大地,全露法王身。”当然我不是开悟了,我只是说,香菇把我打醒,打我这个梦中人,迷惑颠倒的众生,终于醒过来。我想说我既然来受戒,有那个心发愿,发心要来受戒,那就要去持戒修行,才能得到戒德,有戒德才能有戒行。既然有戒心,为何不坚持持戒呢?那就要断得干净。

所以老和尚说,持戒很重要,戒律很重要。所以我是因为这样,香菇,就香菸跟酤酒,所以烦恼即菩提。有时候你从这边去领悟说,烦恼真的是菩提,烦恼在哪里?烦恼就是众生。所以六祖大师要圆寂的时候,跟他的弟子讲,说你们要找佛,佛在哪里?你如果认识众生,就认识佛,在《六祖坛经》里面这样讲。到最后六祖大师要圆寂的时候,告诉他弟子法海禅师跟其他的弟子,六祖大师说,你们认识众生,就是认识佛,众生在哪里,佛就在哪里。换句话说,迷的时候就叫众生,悟的时候叫佛。所以众生跟佛是一体的。众生就是识,八识五十一心所。佛,四智菩提,妙观察智、平等性智、大圆镜智、成所作智。

所以等到你成佛的时候,你转识成智,转八识成四智菩提,那不就成佛了吗?所以迷的时候有香菇,有香菸跟酤酒;悟的时候,觅之了不可得,你要再去找那个香菸跟酤酒,觅之了不可得。所以古德讲,烦恼本空,本觉本有。但是你没有放下,你还是继续执著,烦恼就空不了,觉悟就找不到,佛就找不到。所以永嘉大师讲一句,“梦里明明有六趣,觉后空空无大千”,确实是如此。所以这个是刚好提到这个“沽”,我就讲到我受戒的经过,跟各位分享。

再下来‘粉食’就是面粉制的食品。

‘巨室’就是世家大族、有钱人家。

‘平湖县董公天眷’,“平湖县”是在哪里呢?在今天的浙江平湖市。“董公天眷”就是他的名字叫董天眷,他是康熙年间担任平湖知县。

‘递用’就是轮流交相使用。

‘顽富’就是顽劣的这些富有人家。

‘断赎断加’就是说,因为不愿意布施的这三家富有人家,那个知县把他钉这个‘为富不仁’的匾额在他门口,并且告发他,要罚他钱。凡田上断赎断加的,‘家业几去半’的意思就是说,他们这三家不愿意布施,不愿意把米卖出来的,这三家的田地,政府要罚他们钱,当然他们可能也不缴钱。不缴钱有点像现在,政府说那我就,我们台湾来讲就是假扣押,我就扣押你的不动产,来把它拍卖以后变成现金,来算罚款。这在台湾是这样,我不晓得中国大陆是什么样的一个程序。所以他这个田地就被知县把它扣押,要罚他钱,就不准他赎回,再罚你,不给你赎回。罚到后来他田地都快没有了,叫“断赎断加”。这一句话比较不好解释,但是从文章的意思是这个意思。我一直再给你追加,你不缴,不缴再给你追加,一直罚你,这个叫“断赎断加”。

“家业几去半”,“去半”就是差不多损失一半了,后来乖乖地全部的人都捐出来。

‘乐输众多’,“乐输”,就乐意捐献,没有人再顽劣抵抗。

再翻过来三百三十七页,‘食新’,可以吃到新收成的食物,叫“食新”。

‘真德秀西山先生’,这个人是宋朝人,他又称希元,又叫做西山。也有说他原来的姓名姓慎,但是因为避开皇帝的名字,所以改成真。他担任户部尚书,有点像现在的内政部长。对于救济灾民,他本身在那个年代他做了很多。

再下来我们看这个‘惠恤’,加恩体恤。

‘乡井’就是家乡。

‘陈几亭’,我们有看过他的文章,陈几亭本身是进士,明朝崇祯时代的进士,他后来是被东厂把他害了,他是一个忠臣。

看这个‘乡绅’,就乡间的绅士。

‘合邑’,就整个县。

‘饿莩’就是饿死的人。

‘黄震’是宋朝人,本身也是很喜欢救灾。他在任的时候,他担任浙东的提举常平,专门管赈灾米的,而且都能对地方上的豪强,他都能给他摧抑,就是能够给他制裁,然后能够赈济安抚灾民。所以当时在宋朝那时候,他被贵富所怨,就是这些富有人家埋怨。这叫“黄震”。

‘劝分’就是劝导民众要互相的帮助,这个意思。

‘即或’就是即使。

再来,‘朱子’就是指朱憙(熹)。

‘不得不小有所忍’,“小”就是稍微。

‘威克厥爱’就是说,以威胜所爱,必有成功,能以威胜所爱。

再下来,‘于事乃济’,这个“济”就是成就。

‘兴工作’就是能够做一些工程,就是“兴工作”,让民众有工作的机会。这在有灾害的时候,我们叫做以工代赈,台湾的名词叫以工代赈,你来工作,给你钱,等于在赈灾一样。

‘济乏’就是救助穷人。

‘豁免杂粮苛税’,“豁免”就是免除。“杂粮”就是米麦以外的粮食。“苛税”,“苛”就是烦琐、繁细。

‘采樵’就是砍柴。

‘不致流为盗贼’,“流”就是沦落。

‘矜疑’就是罪犯他的案情可值得悯恕、可原谅的,或是案情有可疑的,这叫“矜疑”。

‘详宪’是以公文向上司申报。

‘博物志’就是一本笔记,它是西晋时代张华所作的、所撰的,是一本古书。它专门记载异境奇物,或是古代的一些琐闻的杂事,但是也有宣扬神仙方术。这个是一本记载,在那个年代记载地方的一些,比如说矿产、食物等等那些的功能,叫“博物志”。

‘每用松汁五合’,这个“合”就是量词,一升的十分之一,叫做“合”。

‘研服’就是研磨以后再服用。

‘却病’,就可以治病。

‘省礼’就是减少这些礼节仪式、典礼仪式。

‘冠婚丧祭’,“冠”就是冠礼,成年礼。“婚丧祭”,这大家都知道。

再下来,‘绅衿耆民’,“绅衿”就是绅士,有官职而退居在乡间者。“衿”就是青衿,就是生员所穿的衣服,指生员。一般都是称地方上有体面的人叫“绅衿”。“耆民”就是年高而有德的人,叫“耆民”。

‘朔望’,朔日跟望日,每个月的初一跟十五叫“朔望”。

再来看‘挽回大数’,“大数”,就是挽回上天、命运等等,这叫“大数”。

‘周礼’,相传是周公他在担任摄政王的时候他所撰的。

‘荒政’就是赈济饥荒的政令跟措施。

‘一体上闻’,“一体”就是一律,“上闻”就是向朝廷呈报。

‘放关一月’,“放关”是什么意思呢?“放”就是免去,“关”就是关税,这是古代的用语。

‘人夫牵挽护送’,“人夫”就是受雇用的民夫,以前的时代叫做脚夫,或者挑夫。“牵挽”就是牵拉。

‘花米’就是糙米,这个叫做“花米”。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白话:

清朝苏州知府陈鹏年他的救荒二十策。在清康熙四十七年,那时候水灾跟旱灾相继的发生,陈鹏年就用这个方案,用公文呈请江浙督抚,能够来颁布施行。因为他这个策注非常地好,所以让当时的米价,二十文一升的米价,不到两个月,降到每升米,每升只有八九文钱就可以买得到了,差不多降掉一半。所以当时的民众非常非常地欢乐,这个“民歌再造”,当时民众非常非常地拥护政府这个德政。

当时陈鹏年这个二十策注的第一条,就是禁止民众用糯米做酒,他要把米省下来。

第二个,禁止小麦烧酒。这也是把小麦省下来,酒可以不用喝或是少喝,但是麦跟米是一定需要吃的。

第三,禁止黄豆打油,黄豆榨油。

第四,禁止糙碎米或是白碎米作糖、制糖。

第五,禁止麸皮去作面筋,而且命令即时将食粮让平民买进,制作食饼来度过饥荒。前五项,这五项严禁,使得中等县以下,一天可以省下的米有数百石不止,所以立刻让米价就下降了。就前这五项让米价下降,民众得利益。

第六,禁止屠宰的人家或是卖酒人家煮熟食物去卖,这样可以节省钱财,而且让民众惜福。而且只准你卖米粉,“粉食”就是米粉,还有面食、素食之类。那时候也是有吃素人家。

第七,劝募大户人家或是有钱人家,要捐出米粮来赈济饥饿的灾民。注释:当年的平湖县董天眷,得到陈鹏年陈公的指导,陈鹏年教董天眷,他就先造好“为富不仁”这个匾额,一共有二十块,堆在县府的公堂上,干什么呢?就是知县亲自去劝这些富有人家捐米,但是很有诚意,至诚感人。但是方法上是刚柔并用,劝以道德,叫你行善布施,这是柔;刚,后面那个“为富不仁”匾额在等待你,你要是不听就跟你挂“为富不仁”。这个刚柔方法交相使用。

先到乡村,遇到三家非常顽强的富有人家,坚持不捐钱,也不捐米。知县就把匾额,这个“为富不仁”的匾额钉在他们的门墙上面。现在好像不能这样做,这样做的话,民众会抗议。并且告发他们,并且把他罚钱。然后他如果拿田地来赎罪的话,一经中断,那就再给他增加罚钱的额度,慢慢把它增加,所以罚到后来,这个三家的富有人家,几乎他的家业去掉一大半。从此以后,从乡村到城市,乐于捐助的人非常地踊跃众多。这个施政还是要用方法,他刚柔并用。

除了供给米粮或钱财以外,而且到处设置粥厂来施粥。‘又施药’,我们现在讲叫义诊,医疗救助,还有赈灾救济等,几个月以后,一直到新的粮食收割为止,捐赠的物资还有多余的,有剩的,就还给这些富有人家、富贵人家。所救活的灾民,‘无算’就是无可算计,非常地多。

宋朝号称西山先生的真德秀先生说,嘉惠抚恤穷苦的人民,一定可以得天地的庇佑跟保佑,这是从天理上来说。如果以现实的利害来说,没有饥饿的灾民,就没有盗贼;没有盗贼,那么家乡乡里就会平安,就会安宁。那这个富有人家最乐意的,为什么?盗贼一多,他也会被抢劫。所以这个跟富贵人家的利益有关。

陈几亭说了,对于救助饥荒的工作,必须由各区各村各里的地方仕绅以及富有人家,自己就近去救济自己村里的灾民,自然可以让整个村落没有一个饥饿的人,没有饿死的人。宋朝的黄震说了,救助饥荒,唯有用劝导老百姓,让他们互相的帮助。劝导富有人家要捐米捐钱来加惠贫穷的灾民。捐款如果有剩余的部分,就发给这些贫穷人,以补足贫穷人的不足。这真是天道啊,这也是国法所定的。世间人如果你只想自己一个人独自富有,而不想到这些饥饿灾民的悲惨跟困厄,即使国法你可以逃得了,但是你绝对难逃天道的诛罚,就是因果报应。我们前面有提过卢至长者,对不对?天帝就来示现成卢至长者,来教诲他。

又听宋朝朱熹说,劝导百姓互相救助,互相来救济人民的急困,所以在做法上不得不稍微忍耐,“不得不小有所忍”,就是不得不稍微忍耐。如果和富贵人家计较太多、太重,那恐怕行不通。要懂得恩威并济,“威克厥爱”就是要恩威并济的方法,对于事情才会有帮助。由此可见,陈公的做法深得朱熹救荒助贫的方法,是一样的。

第八条,“兴工作以济乏”,在各地兴起发动公共建设,使民众、灾民有工作的机会,帮助他们的生活。比如说建筑城墙、开凿河川、修桥造路、铺设道路,使工匠有饭可以吃,工人有饭可以吃。

第九,‘宽山泽之禁’,放宽山林水泽的禁令。“注”:有如减免杂粮严苛的税收,以便利水运至各灾区,而且不禁止民众上山采食、砍柴等,使灾民能够填饱肚子,不致流窜为盗贼。这是第九。

第十,罪犯他的案情有值得同情的,或有可疑的,可以让他们用米来赎罪,就可以用这个米粮来赈济饥饿的灾民。

第十一,不论这个官吏、军人或百姓、妇女、或僧俗、僧道,各类人等,能够救助人家,少者给他匾额,还有给他一点奖励领赏,赏金。如果他数量多一点,就造册报朝廷上司,等候皇帝的圣旨给他表扬。这是第十一。

第十二,延请名医开药店来施药,救助这些生病的灾民。

第十三,靠近山边的民众,如果他们一时没有食物可以吃,就教他们采松柏疗饥。这我第一次听到的,我不读这里,我就不知道松柏可以疗饥。他说,根据《博物志》的记载,荒年如果没有食物可吃,可以细捣这个松柏汁,跟水一起喝下去,‘不饥为度’,以不再饥饿为限度的意思。如果能加一点清粥或者清汤和下去吃,那更好。每一次用松汁五合,柏汁三合混合在一起服下去。或者专门用松叶,把它捣汁服下也可。但是必须禁止服其他食物,这样可以达到治疗饥饿,而且除病的效果。这一定有它中药的道理,古人很有智慧的,没有饭吃的时候,用这个来治疗饥饿,还治病。

第十四,延缓刑罚的执行。“注”:凶年犯法大部分会比较多一点,所以要宽恕他们。

第十五,节省礼仪的开销、开支。“注”:冠礼、婚礼、丧礼、祭礼,减少它的礼节仪式,这样就可以省钱。

第十六,贷款给民众、农民,让他们能够种植食粮。‘注’:这样就可以让荒地地尽其利,不会让这些田地荒废了。

第十七,要谨慎的预防盗贼的侵袭。“注”:恐民众受害。

第十八,各地的官吏、地方的仕绅长老,每逢初一十五斋戒沐浴,‘执香步行’,到各庙里面去拜佛,拜神祈祷。这个很有意思,它不只是说在技术上、在方法上,是很合乎人性,它也在心灵上,希望得到上天的庇佑,以祈求民众可以怎么样?可以得到福禄,‘以祈民休’。“注”:荒年是人民的共业所感,这没错,众业之所招感,祈祷忏罪可以挽回命运、挽回业力、业报,这也是《周礼》所记载处理荒年的一种政策。可见在周朝的时候,人家周公他们就懂这个道理。所以最早祭祖的,我在写那个祭祖报告给香港佛协,冬至祭祖的时候,我后来去了解,《孝经》里面所记载的,最早祭祖是周公,他祭拜他的父亲,跟上帝享同样的祭礼。

第十九,在每一个州县里面,选择有才德的人来主持这个救灾的工作。‘注’:如料理分发米粮跟施粥,这个是要很清廉,怕会有贪污的情形发生。所以才可以让老百姓、灾民可以得到真正的实惠。事情办妥以后,跟这个捐赠银两跟米粮的人,一起向上级报告,向上司报告,就是主持这个荒政的人,跟捐银两的人、跟捐米粮的人,一起都上报朝廷。

第二十,运载花米、豆麦之类的船只,一个月不收关税,并且派遣人夫、人手来帮助他们拉船护送。“注”:外县市的、外地的花米,每天都能运到,价钱自然就会减少。这在转变歉收使丰盛的方法,就是价钱减少,就可以使这个歉收的时候,它就可以大家够用,是转变歉收成为丰盛够用的方法之一,起了一个很大的作用。

这一段其实是陈鹏年的救灾措施二十条,但是里面也充满智慧。其中有一个比较有趣的,就是说有三户的顽富人家,坚持不捐钱,也不捐米,那就把他钉“为富不仁”的匾额,再对他刚柔并用,再告发、罚钱。每一个朝代都会有这种,因为这是什么?众生的一种悭贪的习性。我们就引用《无量寿经》,你说那个朝代有这样的人,现在有没有?还是有,各地都有。《无量寿经》的三十五品里面,“浊世恶苦第三十五”品里面,就有讲到这个富有人家。所以为什么会有这个匾额出来,叫“为富不仁”。《无量寿经》里面就讲说,“富有悭惜,不肯施与”,那不就在讲为富不仁,对不对?

经文讲,它说一个人会悭贪、会吝啬,这种过错,我就来解释,直接解释这个经文,它说人会悭贪吝啬的这种习性,或者说人他很有钱,但是他悭贪成性,而且悭惜成性。以前我小时候,我爸爸讲,一个钱打四结,一个钱打四个结,小时候我爸爸讲的,我不晓得你们有没有听过?一个钱打四个结,这是悭惜成性。你说真的有吗?其实到处,你放眼去看都有。我们讲到卢至长者,他连在家里要喝那个四文钱的酒、跟面跟菜,他都怕他的妻子跟婢女跟他一起分享。在树下吃,他还怕鸟跟虫、跟这些动物跟他分食,所以他跑到坟墓去吃,这个叫做“悭惜成性”。最后还是劳动到帝释天王变一个卢至长者来救他,来化他,度化他,最后还是佛陀出面。

他就是不肯布施给人家,到死的时候一块钱都带不走。我有一次去助念,过年,在我们这个中山北路,他本身是一个富有人家,住别墅,刚好是农历过年,初一、初二,家家户户都很高兴在过年。我接到电话,黄警官,你来助念。我说,在哪里?我去跟他说法。在我们中山北路这个地方,大直隧道,算是豪宅,我们台北市比较高级的地区,它在马路边,透天别墅,那房子多漂亮啊,对不对?依山傍水的,看着台北市的基隆河,非常美。

结果我去跟他助念的时候,我说,怎么死掉的?她说,过年了,过年我们不是台湾话,台语叫“清尘”,就是要打扫房子,要清扫。他在自己平常用的客厅,那个客厅所用的沙发还是高级的桧木、红木,红木家俱。他就用一个小凳子,放在那个茶几上面,人拿那个鸡毛毯,要清那个电灯的灯泡跟天花板,一不小心踩空,椅子转一下以后,人掉下来摔在客厅就死掉了,就这样就死掉了。为了清洁这个天花板,过年就过不了了。

我去助念的时候,他就躺在他摔死的客厅的厅堂上,没有一个人帮他助念。我去当然很不高兴,莲友叫我去助念,家属没有一个出来助念。所以《无量寿经》里面讲说,“独生独死,独去独来,苦乐自当,无有代者”,在这个地方就证明了,你再有钱有什么用?躺在客厅没有人理他,老婆跟小孩都哪儿去了?你知道吗?躲在房间里面不敢下来,因为他已经变鬼了,不敢下来。我在想,她一定说,他已经变成鬼了,所以都不敢下来。后来我就把她们拉下来。我说,妳们都下来助念,怎么可以躲在房间里面?没有善根、没有福德、没有因缘,所以能够来亲近三宝、能够来念佛、能够来行善积德,那要有累世的善根、福德、因缘。

所以这个地方,《无量寿经》里面讲说,“施与即‘布施’”,不肯以财物给与其他的人,何况说他去救济呢?那怎么样呢?《无量寿经》注解里面讲,“爱欲牢固”,这个贪爱这个钱财、这个欲望,坚牢得、固执得不得了,就是不肯解开,就是“爱保贪重”,贪心深重,所以叫“爱保贪重”。然后他这样的一生是怎么样呢?他辛辛苦苦地去赚钱,每天奔波为了赚这个钱,斤斤计较为了赚这个钱,“心劳身苦”,用心计较,劳心劳力。这报纸也有登,有很多人在拼命赚钱,死的时候是我们叫做过劳死,就趴死在办公桌上,这叫“心劳身苦”。有很多董事长,我们这些科技新贵,有钱人,四五十岁而已,一天熬夜十八个小时,拼命的赚钱,最后,我们最近有一个也是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很有钱,几十亿,五十几岁发现得癌症。后来医生跟他讲说,你不要再这么劳累了。他后来讲一句话,记者去问他,他跟记者讲一句话,他说我要好好地善待我这个身体。他不知道这个身体也是假的,众生和合、众缘和合的东西,它是四大五蕴,对不对?

我昨天在讲《坛经》就讲说,这个身体到底是有情物,还是无情物?我问你们,如果说你这个身体是无情物,像木头、像石头,为什么我骂你,你会生气呢?为什么你失去的时候,你会哭呢?你会舍不得呢?好像听起来是有情物,对不对?说无情物的时候,我骂你,你会生气,所以应该是有情物。可是,是有情物的时候,为什么死掉之后放在太平间,它动弹不得呢?又跟木头一样呢?换一块木头有什么差别呢?所以佛陀说,这个身体是四大五蕴的和合。“四大”,地水火风;“五蕴”,色受想行识。是四大五蕴的和合而成的一个身体,假名为身体,佛陀说的,什么叫众生?众缘和合所成的东西叫众生。你过去生有这个业力,你有这个因缘可以得到人身,假父母之身投胎转世到人间来,出生了,十月怀胎出生了,得到一个人身了,有这个身体是四大五蕴的和合,这前世的阿赖耶识、业识带下来的。所以谁在决定这个四大五蕴和合的这个身体呢?就是你的心。

所以这个地方讲“心劳身苦,如是至竟”,到最后一生终身劳苦,直到寿命终尽,所得者只是独死独去。就是我刚才讲中山北路那个有钱人家,为了清洁,过年的时候从天花板摔下来,死在客厅,就是这个意思。所得到的一个东西,就是独死独去,没有人跟你去,“无一随者”。太太跟小孩统统躲在房间里面不敢下来,“无一随者”,就是这个意思。《嘉祥疏》说,“无一随者”就是说没有一个人陪你去。

我上次不是讲过吗?我去助念的时候,我们一个警察巡佐,退休以后中风,后来死掉了,中风死了。刚好是冬天很冷,他女儿来这边诵《地藏经》,拜托我,她爸爸死了,一定要去关心。我说,好。结果到助念室去助念的时候,躺在那边,没有一个人给他助念。他太太是我们内地人,她就到助念室来,说老公啊,天气很冷啊,你一个人念佛,我回去睡觉了。她就跟他讲这样。“无一随者”,她的意思是说,老公啊,天气很冷啊,你一个人念佛啊,我要回去睡觉了。

莲池大师说,恩爱夫妻一笔勾,你真的是要看清楚,真相就是这样,“无一随者”。佛陀这么有智慧告诉我们,我们要醒醒,要醒过来,没有人陪你走的,叫什么?“神识孤游戏,财留在自界”,你一个孤魂自己去走,钱留在人间。你如果赚很多钱的话,留给你太太跟子女,叫做“神识孤游戏,财留在自界”,这句话很值得这些富有人家好好省思省思,要学学陈鹏年这个救灾二十策。

“盖万般将不去,惟有业随身也”。生平所作善恶之业,及所感福祸之果”,跟着你走,“则不相舍离”。虽然你带走的只是独生、独死、独去,但是这里面,黄念祖老居士注解里面讲,“万般将不去”,没有一个东西带得走,只有你的业随身,你所做的善恶业跟着你走。你造善恶,造善业,得乐报;造恶业,得苦报。所感的祸福之果,“则不相舍离”,它不会离开你。“故云‘追命所生’”,你去投胎,它就跟着你下去,叫“追命所生”,你生,它也来了。你有行善,你就诞生在富有人家、富贵人家里面,当他小孩,享受这个乐报。你造恶,你就是贫穷下贱,多病短命。

“《义寂》云:‘谓善恶因及祸福果,皆追命根所生处也。’”所以我们要记住这句话,善恶的因跟祸福的果,祸福的这个果,就跟着你一起出生了,跟你的命根,你的命根是什么呢?你的命根就是你的阿赖耶识,你的神识,它是一体的。“追”就是追随、追逐也。“于是后世,‘或在乐处,或入苦毒’”,就是我刚才讲的,得乐报、得苦报。“乐处”,就三善道;“苦毒”,就三恶道。为什么叫“苦毒”呢?为什么加一个“毒”呢?因为苦是很痛苦,毒是一个祸害,痛苦至极,所以是“苦毒”。

另外这个三百三十七页,陈鹏年的这个救灾二十策里面,他有提到这个宋朝真德秀西山先生说,“惠恤穷民,必获天地之佑”。这个地方,我们就了解说,行善要及时。在《德育古鉴》里面有这么一个故事。有一个人叫黄汝楫,他是“越人”,“越人”就指广东南方那一带。在“宣和中”,就是宋朝宋徽宗那个年代,“方腊犯境”,“方腊”是什么呢?“方腊”是宋朝睦州青溪县那个地方的人,他是一个雇工,工人出身的。他利用那个宗教,就利用明教,组织群众,在宋徽宗宣和那个年代,他率乡民起义作乱,叫做“方腊犯境”。

当时这个黄汝楫,就把他所有的家产全部变卖掉,他也想去逃难、逃避,“将逃避”。但是他听到这个方腊盗贼集团掠得两千个人,抓了两千人,把他们关在空屋里面,要求要拿金钱来赎回这两千人的人命,否则就要杀死他们这两千人。黄汝楫本来他也是变卖家产,他要逃走了。但是他听到这个消息以后,他马上把他所卖的家产那些钱,总共两万缗,“缗”是古代钱的单位。他全部送去贼营给这些盗贼,要求赎回这两千条人命,结果这两千人都可以得到释放。

这两千的民众去拜见黄汝楫,要道谢他,结果欢声如雷。当天晚上,黄汝楫梦到“金甲神”,就是护法神,从天而降,跟他称说,上帝有敕,因为你救活了很多人,“赐五子登科”,赐他五个儿子全部都考中功名。后来他的儿子,黄子,黄开、黄阁、黄阅、黄闻,还有黄訚(yín),“俱登甲第”,都考上功名,当上状元。

所以《德育古鉴》里面就提到说,你要真会用钱,才能够真正使钱发挥到它的功能,“真会该钱人,真会使钱人”,你有机会赚钱,你要有机会能够用这笔钱去做有意义的事情。我们上一回有提到,《文昌帝君阴骘文广义节录》里面有提到说,你才是真正的财主,而不是财奴。“不然”,这个地方讲,卖了两万缗的家财不用,你不去救人,跟一大堆瓦砾有什么不同呢?就好像说你把这两万缗的钱,埋在这个土堆里面,难道就不会让人家去发现,去把它挖掘吗?因为钱是五家共有的。有人因为钱而招感这个灾祸,甚至而且这些灾祸还会祸延子孙。但是有智慧的贤人,他就没有这个事情了。愚昧的人反而增加他们,“花荡”就是吃喝嫖赌,散尽这些祖先的家财。这是《德育古鉴》里面提到这一点。

第二点,它讲说,钱财这个东西,“有聚必有散”。你赚多少,它就一定会散开,纵使你可以保住五十年、一百年,你难保你的子孙他不会把你的钱败光。也许你的子孙继承你的家产,他投资失败,恐怕也是倾家荡产。所以《德育古鉴》里面,特别跟我们提到这一点说,你一定要记得,钱财这个东西,除了是五家共有以外,它是有聚必有散。你怎么赚进来,就会怎么样的失去,有聚必有散。“聚之愈久者”,你累积得愈久,存得愈久,“其散之必甚速”,那么散掉得就会非常快速。

我们台湾不是有一个很有钱的某某大王?他那个产业的某某大王,他不是生前身价,不管是在台湾、美国,国外、中国大陆,最少两三千亿,最少两三千亿的遗产。结果他后来死在美国,跟他的第三个夫人在美国,他就在美国睡梦中往生,他算是个善人。最后他两三千亿的财产,全部分散掉以后,他所有这些三大房的子孙,全部分开了,都把它分走了,就是这里讲的,钱财有聚必有散。

所以这个地方讲说,“吾未见粟红贯朽之家”,什么叫“粟红贯朽之家”呢?家里很有钱,米买了很多,但是最后都不吃,最后在里面烂掉,“粮有余而腐坏”,败坏掉那个米不能吃。这个是事实,有钱人家就会有这种情形,米买了太多了,结果放得太久了,那些米都是长虫了,或是坏掉了,不能再吃了,“粮有余而腐坏”。钱久不用,古代那个钱是中间挖一个洞,古代的铜银,对不对?中间不是一个四角吗?那会串一串钱,用绳子串起来。你钱都不用,那个绳子都坏掉了,穿钱的绳子也烂了。丰年门粟,粮过剩,比喻太平盛世。这叫“吾未见粟红贯朽之家,曾有与其子孙,岁衣日食逐渐空乏而后贫困也”。就是说这个很有钱的人家,最后他们的子孙逐渐把它,“岁衣日食”逐渐的吃空。

就印光大师说的,就算你有百万的家产,子孙不断的挥霍,最后还是会挥霍殆尽,一无所有。就这里讲这样,“逐渐空乏而后贫困”,堕落到贫困的家族。“还望其散得不十分出丑为佳耳”。所以,姚若侯这位善人有说了,遇到兵荒的时候,兵荒马乱的时候,这算是世间的一个劫运,也是灾难。就是战争的时候,是一个灾难。能够救助这个劫难的,必须要顺天之心。天运是不好,没有错,可能大家兵荒马乱的时候,都非常地困苦,钱财都没有了,这叫“逆天之运”。

但是你要救助这个劫难,你唯有顺天之心,你要顺上天。上天之心是什么?上天之心就是“天心好生”,上天有好生之德。“顺以承之;天运行杀,逆以挽之”,虽然天运是这样,到处都是死伤的人口,死亡的人很多,这叫“天运行杀”,好像大家都活不下去了。但是我们必须要怎么样?要用这个逆境来挽救,“逆以挽之”。这个是做为一个人,“人道之所以与天地参也”。人想一天可以行一千个善、一百个善,一个人可以救一千个人、一百个人,你舍这个不救,舍这个不做,你要等到一个时机再去做,没有这个机会了,“舍却此等时,无处着力矣!”

所以我一个朋友跟我讲,也许你的一生里面,上天会给你三次机会,你要把握那个机会。就像说,上天、佛菩萨给我讲这个《感应篇汇编》的讲座,我要好好把握,我利用这个机会去法布施,去共修参学。我自己得利益,别人也得利益。一天可以做一千件善事、一百件善事,一个人可以救一千个人、一百个人。我们讲这个讲座,也许有一百个人在听、有一千个人在听,也许有一万个人在听,我们怎么可以放弃这个机会不做呢?这里面讲,“舍却此等时,无处着力矣”,你错过这个机会,不会再有机会了。“创论”,“创论”,实在是太好的见解,太好的见解,“至论”,“至论”,“足空千古”,可以讲说千古不变的真理。这一段讲得很好,提供给各位做参考。

接下来我们看经文:

【济急之说。上已详言。至于救危。大抵其理相同。但更觉生死相关耳。数案附后。】

这一段比较简单,白话文解释是这样:

济助急难的方法,上面已经详细说明。至于救助危困,其道理大致一样,但让人觉得和生死更有密切的关系。有几个案例,附述在后面。

再来,我们看第三段:

【高邮张百户。舟中遥见一人。踞覆舟之背。浮沈出没。呼号求救。张急呼渔舟往救。不应。与银十两乃行。救至。则其子也。】

我们看字句解说:

‘高邮’,“高邮”是古代的地名,就是在今天的江苏省高邮市这个地带。

‘踞’就是依靠。

‘覆舟’就是翻船。

‘浮沈出没’就是载沉载浮的。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

在江苏省高邮这个地方,有一位张百户先生,他在船上看到远方有一个人,依靠着一个翻覆的船的背,船体的背部,时沉时浮的,在水中,他就大声的呼号求救。张百户急忙,他在讲的时候,没有人要去救,他后来就想到旁边有渔船,他就赶快跟那些渔船讲说,你们赶快去救,如果你们救到了,我就给你们十两钱。结果渔船全部跑去救了,结果一救回来,结果一看,里面那个人就是他小孩,自己的儿子。

这个是一个很有趣的故事。我们分析这一段的故事。它很短,但有很深的意义在里面。我把它分析有两个重点:

第一个重点就是说,他看见有人在那边载沉载浮的,他就马上要叫人家去救,结果没有人要去救。后来就是说,他出十两银子,谁愿意救他就给钱,结果渔船就去救了。这是第一个重点,就是说这个张百户刚开始看到那个人要落海了,他想要去救他,他这个叫一念的恻隐之心。这是第一个重点,他一念恻隐之心。

我们来看这个一念恻隐之心,孟子说人人都有这个“不忍人之心”,“先王有不忍人之心,斯有不忍人之政矣。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治天下可运之掌上。所以谓人皆有不忍人之心者,今人乍见孺子将入于井,皆有怵惕恻隐之心,非所以内交于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誉于乡党朋友也,非恶其声而然也。由是观之,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非人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人之有是四端也,犹其有四体也。有是四端而自谓不能者,自贼者也;谓其君不能者,贼其君者也。凡有四端于我者,知皆扩而充之矣,若火之始然,泉之始达。茍(苟)能充之,足以保四海;茍(苟)不充之,不足以事父母。”

这一段为什么我把它唸出来?在《孟子》里面,有孟子的这一段开示,我觉得他讲得非常好。这一段我们把它翻成白话,怎么解释呢?孟子说,人都有不忍伤害别人的心,所以“先王”,古代的这些英明的皇帝,先王都有不忍伤害民众的心,所以才会有不忍伤害民众的政治跟政策。用不忍伤害别人或是民众的心,去施行不忍伤害民众或别人的政治,那么治理天下就像在手掌中这样运动自如,这么容易。我们刚才看到陈鹏年,就是有做到这一点,他不忍民众受到伤害,所以就有不忍民众受到伤害的政策、荒政的策注、荒政的政策出来。

那么之所以说人都有不忍伤害别人的心,它的根据就是什么?孟子说,比如说有一个人看到一个小孩子要掉到井里面去了,都会有惊恐的、同情的心,想去救这个小孩子。就像刚才我们看这个高邮张百户,要救要掉到海里面去的这个人,就像看到一个小孩子要掉到井里面去的道理是一样的。他刚开始要去救他的那一念心,并不是说想去跟他父母认识,讨这个恩情,套这个交情。也不是说,因为我救人,才可以得到我这些朋友、乡里同党的名声、赞誉。也不是说讨厌那个小孩子,还在那边叫,实在很讨厌,赶快去救他,也不是这个意思。

由此看来,孟子说,没有同情心,不是人;没有羞耻心,不是人;没有谦让心,不是人;没有是非心,也不是人。同情心是什么?仁的开端。羞耻心,义的开端。礼让心、谦让心,是礼的开端。是非心,是智的开端。仁义礼智信,老法师常提的。人有这四种开端,就好像他身体是两只手、两只脚一样。有这四个开端,却说自己没办法走路,没办法拿东西,那是自己害自己。你如果不劝皇帝这样做,这是害皇帝、害君王。你身体保有这四种开端,你好好去发挥它的功能,去发挥这个德能,去救人,这好像是什么?你能够扩大去充实它,一把火把它点燃了,它就燃烧起来,你菩提心就发出来了。一发菩提心,即成等正觉,成为菩萨。就好像说,这个火把它点燃了,泉水把它打开以后,它就涌出来一样,没有办法停止的。

孟子说,如果能够扩充它们,就可以安定天下。这四端,仁义礼智这四端,如果你把它开发出来,就可以安定天下。如果你不给它扩充出来,那你连事奉你的父母都做不到。我特别因为看到这个张百户救人,我就把恻隐之心带出来,让我们去重新认识孟子所讲的这种仁义礼智,这四端。

他是跟你讲,如果你好好去把它开发,它就像熊熊烈火一发不可收拾,就像那个泉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那个熊熊烈火就是智慧之火,那个泉水取之不尽,就是我们的智慧法水。那个熊熊的烈火,可以烧尽一切烦恼薪,就是烧尽一切见思惑、尘沙惑、根本无明,那叫烦恼薪,薪就是草字头,再一个新旧的新,“薪”就是木材,就是指我们的见思惑、尘沙惑、根本无明。智慧水可以滋润我们的心田。我觉得孟子这一段讲得很好,这是第一点,我们探讨的。

第二点探讨,就是说,第一个是张百户有恻隐之心;那么第二个就是什么?我们学佛人来讲,利他就是自利,我们说自利利他,自觉觉他,觉行圆满。所以在帮助别人,事实上在帮助自己,这叫慈悲心。我觉得这个张百户本身,他一见到有人要掉到海里面去了,他马上去救,他这个人就是有古代人家讲的,拥有什么?淳朴敦厚之心。老和尚讲,纯善纯净、纯善无恶的那一念心,他才会做出这个行为出来。人家不救,那我给十两银子,让他去救人,这个心根本就是菩提心,直心、深心、大悲心,他这个完全是大悲心。所以儒家讲说,他这种心叫淳朴敦厚。

我就引用《普贤行愿品》里面讲,为什么他可以救出来是自己的小孩呢?发现是自己的小孩,他当时去救,也不晓得那是他的小孩。我引用《普贤行愿品》里面讲这一段经文。每一个人都有这个性德,只是我们迷而不觉,我们自己本身的执著、分别、妄想,把这个性德障蔽了。

《行愿品》里面怎么说?“谓尽法界虚空界,十方刹海,所有众生种种差别。”我们会分别,这个是我的小孩,那个是别人的小孩;这个事情跟我有关,这个跟我无关,我们会有这种差别,为什么?《行愿品》里面跟你讲,“十方刹海”就是所有这些世界里面,所有这些众生,他都有种种差别相。“种种生类”,人、动物,牛、马、猪、羊,乃至于蠢动含灵,胎生、卵生、溼生、化生,各种都有,“种种生类”。“种种色身”,人的身体、鬼的身体、动物的身体,各种身相都不一样,“种种色身”。“种种形状”,连形状长得都不一样,“种种相貌”。“种种寿量”,每一个众生的寿量都不一样,你说人的寿量,五十、六十、八十;鸡的寿量,几个月,对不对?那有些是朝生夕死的。“种种族类”,我们中国人、非洲人、美国人、日本人,种种的族类,我的家族、你的家族,台湾的平地族、原住民,种种的族类。“种种名号”,你这个法门、我那个法门。“种种心性”,每一个众生的心性,心、佛性是一样的,但是习气不一样。“种种知见”,你的看法、我的看法,见解都不同。《普贤菩萨行愿品》把这些众生相都点出来了。

接下来,“如是等类,我皆于彼,随顺而转”。普贤菩萨说,我怎么做到的?每一个众生,我都随他们的情况,我来转变我自己,随顺啊,普贤菩萨讲,“随顺而转”,“我皆于彼,随顺而转”。“种种承事,种种供养”,我对他们这些众生,我都一样的服事、一样的供养,没有分别,“如敬父母,如奉师长”。这经文是很长,我中间都有把它省略掉,点点点就是省略。“于失道者,示其正路。于闇夜中,为作光明。”

慈舟大师怎么解释这一段呢?慈舟大师说,这正是说明普贤菩萨以及一切诸佛菩萨,他们随顺众生的大慈悲心,“谓我普贤皆一一随顺而转”。这个“转”是什么意思?“观智”,起观照的智慧,“随顺众生而起观智。观一切众生性相皆空”。他有这个智慧,所以他没有分别、执著众生的差别相,所以观一切众生的性相皆空,佛性是一样的,相不同,“观一切众生性相皆空”。但是他并不否定他存在,“而非断空”,不是什么都没有了,“而非断空”。“即空即有,自他不二”,老法师讲,虚空法界一切众生都是我自己,这是自他不二。就像老和尚常比喻的,这个身体上的一根汗毛,你把它拔起来全身都痛,对不对?你打右手,你不能说左手不会痛,也感觉右手会痛,全身都会痛,这是自他不二,为什么?“同一中道”,什么“同一中道”?同一佛性,就像佛视众生如一佛子一样,自他不二。

所以“种种承事供养众生,即是承事供养自己”,你供养众生就是供养自己,供养众生那个众生就是,你去修那个供养的时候,你把你那个悭贪的习性布施掉,把它舍掉了,所以你供养外面的众生,事实上是供养你内心的这个众生,这个悭贪的习性的众生,把它舍掉,众生得度了,你也得度了。所以“承事供养众生,即是承事供养自己”。因为得到的利益是你把自己的习气舍掉了,这就是承事供养。这里事实上是讲“承事供养众生,即是承事供养自己”。

“如敬父母者”,《梵网经》说,“一切男子是我父,一切女人是我母,生生受生,皆有父母,故六道众生,皆是父母”。你怎么去分别哪一道、哪一世的父母呢?对不对?你前世再前世都有不同的父母,每一世都有每一世的父母,所以“生生受生”,每一世都是这样生生受生,都有父母,所以六道众生都有我们的父母在。如果你能够从智慧的观点,“称性而观”,“称性而观”就是你从体起用,“称性而观”就是你开悟了。你看到这些众生,你就自然而然不生分别,就像佛陀当时跟阿难尊者经过路边,在托钵的时候,旁边看到一堆骨头,佛陀跟它顶礼。阿难就说,佛陀,你怎么顶礼一堆骨头呢?他说,过去生他都是我的父母,佛陀不生分别、执著。所以你从佛陀这样的一个顶礼路边的一堆骨头,就可以知道说,“称性而观,不生分别”。那么这个境界就是“平等供养也”,平等,自然就不分别,你分别,就不平等。你能够平等,自然就不分别,那就是阿弥陀佛了,就是平等智了。

接下来,慈舟大师说,“众生有病,‘为作良医’。有身病则治身病”,“有心病”,有烦恼病,则治烦恼病。“于失道者,示其正路”,他说,这个“失道者”有两个解释,一个约事、一个约理。“约事”,众生走险路,比如说刚才这个张百户看到一个人掉到海里面,这个叫“走险道”,“险道”就是快灭顶了,这个人快被大海淹死了,这叫“走险道是失道”。你把他救起来,事情这个就是把他救起来。约理来说,走生死路,他走到六道去了,走到三恶道去了。他不走菩提道,不走涅槃道,“是失道”。你要去度他,你要让他去亲近三宝,去受三皈五戒,就是“于闇夜中,为作光明”。“众生在无明黑暗中,为彼说法,即是施光明”。

接下来剩下一点时间,我们就来解释,报告净空老法师的开示。老法师开示,《感应篇》里面这个“祸福无门,惟人自召”,讲《感应篇》感应的道理,老法师说,像刚才讲说,这个张百户救这个人,结果救起来是他的小孩,这就是感应,是不可思议的。他想都没想到说,救起来竟然是他的小孩。他在救的当下,他也没有想到说,会不会是他自己的小孩?我们刚才讲众生会有分别相,是我的小孩,一定想尽办法去救;不是我的小孩,在旁边看。难道不是吗?我们看到常常发现,马路边有车祸发生,大家都在旁边看热闹,没有一个人下去救。如果是你的小孩,哎呀,呼天抢地,赶快救啊,赶快叫救护车,对不对?这是众生相就是这样。

但是菩萨就不是这样,不管是不是自己的小孩,一定去救。老法师说,这个张百户能够救起来是他的儿子,这就是感应道交,就是“祸福无门,惟人自召”的道理,他得到这个福报。他说,感应的道理真的没有办法去解释。他说,心电感应,心是真的,电是比喻,比喻总不能够比喻到恰到好处,只能说比喻仿佛。老法师说,因为在世间物理的现象,似乎电的速度最快,跟光速,光的速度一样,但是心的感应的速度比光、比电不知要快多少倍,简直是不能比。这是真的,念力的速度超过电力、超过光波,不可思议的,念力的感应。电波的速度,一秒钟才三十万公里,心里面的念头的速度,念头才启动,它就遍虚空法界。所以我们讲说,一念震三千,一个念头启动,震动三千法界,就这个道理,念头才生就遍虚空法界。这很可怕,你动一个恶念,地狱马上感应到,这是感应的道理。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六祖大师说,他说,这个在《感应篇》里面也有这一段,“一切福田,不离方寸”,这一句话是总说,《感应篇》里面讲,“祸福无门,惟人自召”。“方寸”就是我们的念头,起心动念,就感得吉凶祸福。我相信这个张百户,他会救得到他儿子,也是因为这里面讲的,他的起心动念,感得他有这个福报,这绝对不是偶然或是巧合。小的果报叫吉凶,大的果报叫祸福,佛在经上说,吉凶祸福都是心造的。罪福这两件事情,苦乐这两种果报,都是身口意三业所造作、所招感的。

世间人不懂这个道理,如果你明白这个道理,才真正说得上说自求多福。福不是上天给你的,祸不是地狱给你的,不是鬼神给你的,是你自己招感而来的。你懂得是你的身口意去造作的,原来福报是自己修来的,自己得到的福报,原来是自己种出来的果报。就如同张百户救人一样,救了之后,结果救自己的儿子。你懂这个道理,是自己的身口意所造的,身语意业所造的,身语意三业所造作、所招感的,那才是真正懂得自求多福。你不明白这个道理,随顺自己的烦恼、妄想、造作,决定招感凶祸。这是第二点。

所以第三点,老法师说,努力的行善,善的标准是什么?十善业道。人人都能够奉行十善业道,天灾人祸自然就不会发生了,就没有了。佛在经上说,如果我们的妄想念头,随着瞋恚、随着嫉妒、邪淫,地狱道的境界就现前了。地狱从哪里来的?你要明了,要是随顺悭贪,贪而无厌,自己有的舍不得布施,造的是饿鬼业,鬼道的境界就会现前。如果随顺愚痴,畜生道的境界就会现前。什么叫愚痴?世出世间没有能力去辨别真假,没有能力辨别邪正,没有能力辨别是非,甚至于善恶、利害都颠倒,这是愚痴。愚痴是畜生的行业所招感的。所以贪瞋痴是三恶道的业因。

所以老法师说,第四点,他说,我们今天冷静的观察,社会上广大的群众,谁没有贪瞋痴?不但有,而且不断的在增长,增长的速度,叫人可怕。这是真的,你看现在的环境,你看现在的这个网络的世界,人们的这种斗争的行为,人们的这种瞋恚心跟报复心,贪瞋痴的念头天天增长,时时在增长,行为增长,就是三恶道快速的形成。他说,我们不必堕到六道里面的恶道,恐怕我们现在这个社会就变成地狱、饿鬼、畜生。你说这个多可怕?

今天有一些觉悟的人,仁人志士,想挽救这个社会,印光大师给我们带头,老法师说,印光大师给我们带头,给我们莫大的启示,告诉我们救这个急难。我们讲“济人之急”,救这个急难,儒家的道理来不及了,佛家的大道理也来不及了,要什么呢?《感应篇》,因果,所以才提倡《了凡四训》。印祖提倡《了凡四训》、《感应篇》、《文昌帝君阴骘文》,来救苦救难。一切恶业当中,杀业最重、淫业最重,这是《楞严经》说的,《安士全书》对于这两种,特别用篇幅来说明,就《万善先资》、《欲海回狂》,就是指杀业跟淫业,提醒我们注意,这两种是根本大罪,是凶祸的根本,十善业道能够挽救劫运。

念佛是第一善法,所以《安士全书》里面,最后是《西归直指》,直指念佛求生净土,劝我们念佛求生极乐世界。三恶道的业因我们明白了。还有三善道,三善道里面的阿修罗,虽然能够行善,心行跟十善业道相应,但是傲慢的习气太重,脾气太大。所以我们持五戒十善,起心动念、处事待人接物,如果遵守这个原则,才能够得人身。得人身,再把这个十善业道向上提升,做得非常圆满,那是天道。所以佛法的教学,它第一个先教人断恶修善,目的是保证来生不堕恶道,能够得天人身,天人的福报,但是还不能够超越三界六道。所以更聪明的人知道,三善道不是办法,不能解决根本问题。所以再向上提升,就超越三界了,像阿罗汉,阿罗汉知道人我事实真相。所以《金刚经》讲,“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最后就是破这个我执、法执,再破根本无明,来证得佛果,入一真法界。

今天我们就讲到这里。若有讲得不妥之处,请各位同修大德批评指教。阿弥陀佛。


文字稿来源:因果教育弘化网


声明:文章来源网络整理!版权属于原作者!感恩您的阅读!欢迎关注传统文化扎根网微信公众号。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本文地址:https://www.guoloujiang.com/30484.html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