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老师主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106集)

●因果者,圣人治天下,佛度众生之大权也。若约佛法论,从凡夫地,乃至佛果,所有诸法,皆不出因果之外。——印光大师。


《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一百〇六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4/11/27 台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106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们研讨《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二十五句,【济人之急,救人之危】。请各位同学翻开课本三百三十二页,我们来看三百三十二页第二段:

【曹世美。家贫好善。一僧教其实心劝人帮人。亦可造福。世美从此约人广结善会。舍粥。舍衣。舍药。舍姜汤。放生。惜字。施棺。掩埋。修桥路等类。人出财。己出力。每年如此。愈久愈力。荒岁尤加意劝济焉。后与富家贩油。渐获五千余金。子孙安享厚福。凡事富者易为功。贫者难为力。然居难为力之地。而能勉为。此其所以异于人也。古人有云。贫者行功一百。即当富贵者行功一千。由此观之。贫者安可自弃。而不具刚肠苦志也哉。】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这个‘曹世美’他是顺天人,但是生平不详。

‘刚肠苦志’,“刚肠”是指刚直的心肠;“苦志”就是苦其心志,就是磨炼自己的意志。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曹世美他家里贫穷,但是他喜欢行善。一个出家人教他要‘实心’,“实心”就是要真诚的心,去劝导人行善,或者帮助人行善。他说这样也可以造福。曹世美从此以后,他就召集了一些人,有志一同的这些可以讲说善人。然后‘广结善会’,“广结善会”就是我们讲的成立一个慈善会这样的一个组织。然后专门做行善的工作,就施粥,‘舍粥’就是施粥,或是捐衣服。

像台湾就有很多人做这样的一个工作,比如说‘舍衣’,就是有些富有人家,衣服事实上买了以后都没有穿,后来就丢掉了。台湾就有很多慈善机构,在道路的旁边或者社区里面,申请放一个铁箱子,让你把还可以用的衣服或是新衣服,把它丢进去。当然这也有是,大部分都是慈善机构放的,然后他拿到哪里去呢?拿到非洲去救助那些儿童。但是也有一些是属于,他也是善心,但是他是买卖性质,他把人家的旧衣再经过整理以后,他再用比较低的价钱,卖到比较落后的国家。所以很多人到非洲去行善的时候,看到非洲的儿童穿的衣服,那个制服是我们台北最有名的建国中学或者北一女绣的那个学号,学号都还在。这个叫做“舍衣”。对我们来讲,我们不觉得这个衣服有多重要。但是对非洲那些儿童来讲,如果天气很冷的时候,他们就真的很需要这些衣服,这就是“舍衣”。

‘舍药’就是布施医药。就我所知道,台湾有很多慈善团体,比如说高雄很有名的路竹会,这个路竹会就是专门由医生组成的。然后他们跟法国的一个无疆界医生联盟结合,然后到非洲流行病比较多的地方,他们去做这样的一个医疗救助。加入路竹会的这些医生都是志愿的,而且都自己掏腰包。真正要这样去行善,到国外去行医的话,我们讲史怀哲,这个仁医就为人所津津乐道。我知道也有台湾的西医或者中医,到西藏那边的高原,去救助那些算是生活比较穷困的妇女。她们有些都有妇女病,没有办法治疗,医生就到那边去施药,或者是义诊。所以义诊跟施药,在台湾非常地普遍。这个叫“舍药”。所以布施医药是很好的一个布施行为,让人家得到健康。

‘舍姜汤’就是,像我在放生的时候,我们那个放生的这个卖鱼的妈妈很有意思。她儿子在卖鱼,他妈妈跟他爸爸都吃素,你说这样的一个共业家庭,很特别,儿子是在卖鱼,但是那个卖鱼的也被我们度过来了。我每次都叫他布施一点钱,有时候会叫他布施两千块,我也劝他念佛,他自己也知道要行善,但是他因为业力所感召,习性所使然,他变成以卖鱼为业。现在又把卖鱼的工作交给他的女儿来管,这就是共业。当然杀生有杀生的果报,卖鱼有卖鱼的果报,但是我们还是不忍心,我们还是度他。他妈妈跟他爸爸本身是吃素,很特别。

因为我们放生的人满多的,有时候多到一百多个人,我那个放生团叫莲池放生会,为什么会成立这个莲池放生会呢?这可能我夙世里面,我也喜欢放生,我们也有过海放,到海边去放。现在台湾在这方面管理比较严格,它也规定你要申请,不能随便放。尤其是在内地的河流放很困难,警察会抓,抓了以后罚很多钱。我为什么会成立这个放生会?是因为我哥哥的大儿子结婚典礼,我哥哥很惭愧,说他儿子结婚办荤食,杀了那么多鸡、鸭、鱼,他就生起一个惭愧心。

所以这个惭愧财是我们的七圣财,很有用。你只要有学佛、有行善、有在修道,你一定会起惭愧心。尤其你做错事情会起惭愧心,那个惭愧心就是你得度的因缘,我们称它叫七圣财里面的惭财、愧财,它是分开的,合起来叫惭愧财。但是七圣财里面,它就是信财、戒财、舍财、闻财。比如说你从来没听过经的,你突然听到净空法师,你就很喜欢,为什么你很喜欢?因为你那个闻财,那个功德法财已经开显出来了,所以你一听到这个法师讲经,听到这个法布施,你就很高兴。有些人你叫他听经,他很痛苦,他听不下去,他就一定会往外跑,为什么?因为他闻财还没有开发出来。

信财就是我们信、愿、行里面的三资粮,我们往生西方要信、愿、行,那个信财要出来。什么叫信财?你要到开悟,你的信财才会出来。净空法师讲经不是常讲吗?李炳南老居士跟他讲说,你要信佛,你要信佛。他跟净空法师讲说,你要信佛。净空法师说,我头都已经剃了,都已经出家了,怎么不会信佛?李老师就跟他讲,很多包括出家人,出家了很久,他还不能够信佛。不是说他不相信佛陀,各位不要误会,不是说他不相信佛陀,或者是他不相信佛,不是,你们不要这样误会。他不信佛的意思就是说,他那个自信的信心,那个信财没有开发出来。所以他的信佛还停留在宗教,乃至于说我们讲的迷信,心外求法。

所以真正在我们的大乘教里面,真正要到信财开发出来,要在圆教初信位的菩萨,他破身见,他信财就开发出来了,那个我们通常叫圆教初信位的菩萨。圆教初信位的菩萨他就可以怎么样?他就做到位不退,什么叫位不退?他不会退到凡夫的层次,你看信财有多重要。像刘素云居士,刘素云老师她的信财有没有开发出来?她有,她听十年的《无量寿经》,成就了;她念十年的佛号,成就了。她的信财开发出来了,所以她不畏惧生死。她也跟她的姐妹刘素菁讲,她说,她也想舍报,她想表法,表法什么?表法就是她想示现舍报,示现给人家看。她如果没有把握,她如果怕死,她怎么敢讲这种话呢?万一真的阿弥陀佛带她走呢?

宋朝的莹珂法师是一个犯了错的出家人,他说,他如果不往生极乐,他一定堕地狱。所以他就念了三天三夜,阿弥陀佛来见他,阿弥陀佛说,你还有十年的寿命。莹珂法师说,我不要了,我一定犯错,他说他经不起诱惑,他一定犯错。他说,我十年福报不要了,我要往生。后来阿弥陀佛真的来接他。那就是什么?他讲这个话的时候,他的信财也已经开发出来了。同样锅漏匠也是一样,站了三天三夜,念佛念了三年,那个也是信财都开发出来了。他只要信财一开发出来,他就能够预知时至,然后身无病苦、心不贪恋、意不颠倒、自在往生。广东黄忠昌居士也是这个例子,也是一样。

信财如果没有开发出来,他一定怎么样呢?他一定怕生病,他一定怕死,他会恐怖颠倒,他没信心。所以老法师讲说,他随时都可以走,那就是什么?讲这样的话的菩萨,包括我们的师父上人,他们的信财都开发出来了。所以信财不容易。所以刚才是提到我哥哥的惭愧财,再提到这样的一个因缘,后来就是因为我哥哥有这样的一个惭愧心,我说好,我就成立一个放生会,到我故乡宜兰三星梅花湖去放生。从这样开始的,从二〇〇二年开始,到现在多少年?也差不多十二年了,放多少?每个月都放六、七万台币,一年差不多要放上百万,救的牛更不用讲了,救牛、救兔子、还有鸡,被宰杀的鸡。我在讲经里面都有提到很多公案,感应都不可思议。所以放生有放生的福报跟功德,杀生有杀生的业报跟罪业。

现在的人说,他们比较有这种科学知识,他们对于放生真的是很排斥。但是佛陀在《楞严经》里面讲,最难戒除的,杀跟淫这两个,这两个业如果不断除的话,佛陀说,要成就佛道,“犹如蒸沙作饭”。你不要讲说往生极乐了,如果你杀业不断,你不吃素,你肉大口大口的吃,然后嘴巴念阿弥陀佛,然后你说你很慈悲,你有发菩提心、一向专念。你吃的时候你都没有惭愧财吗?没有惭愧心吗?那个惭愧财都没有出来吗?所以惭愧财非常有用。为什么要忏悔?我们就是有惭愧心嘛。为什么去受五戒?为什么去受菩萨戒?我跟你讲,惭愧财是一个驱动的力量,很厉害,它会让你趣向菩提,就一种力量一直给你拉过来。就像我以前也会喝酒,就一直拉过来,一直拉过来,跑去受戒,酒就戒掉了,那时自己都觉得很惭愧。这个就是“舍姜汤、放生”。

‘惜字’,因为字是圣贤,我们仓颉发明的。那么字,如果说佛经是绝对不能烧的,因为它是给人家光明,给人家解脱。所以自古以来,古人都教人家惜字。所以我们现在都,还好现在科技进步,现在都有很多的机器,所以怎么样呢?再生纸。印光大师讲的就很彻底,你那个经书如果没有坏掉的话,是不能随便丢,那怎么处理呢?包括佛像跟佛经要怎么处理?比如就拿佛经来说,印光大师怎么说?他说,如果那个经不能再看了,你要在佛前禀报,把它火化以后变成灰,再用一个干净的布,把它装到布里面,再一个布袋里面,把它封起来,不是随便放,就把它放在一个比较干净清澈的水流,把它沉淀下去,这是表示恭敬心。

所以印光大师也说,你到这个,我们现在讲厕所,古代人讲茅房,那是不能拿经书进去的。印光大师也说,如果是你那个卧室,更衣的地方也不能放经书,经书也不能跟内衣、内裤,那些常常穿的这些更换的衣服放在一起,那都没有恭敬心。所以惜字其实是一个恭敬心。你就算说不是佛经,你说这个叫世间的这种书,那最好都是回收,它可以用现在的科技做再生纸,这也是一种惜福,怎么讲呢?让物品能够物尽其用,能够延长它的使用寿命,这也是一种放生。所以惜字,从中国古代到现在,有很好的传统。

我上次在巴黎参加师父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会议的时候,北京的陈芳信居士就送我一本文昌帝君劝人家惜字的经本给我。所以现在有很多人就不懂这个概念,佛经也是到处乱丢,书籍也是随便乱丢,你至少世间的书籍都可以增长你的一些世间的知识,这是“惜字”。

‘施棺’,我们前面有提过,真正灾难来的时候,贫穷的人他是连棺木都没有的。尤其是战争的时候,那更可怕。或者比较贫穷落后地区的民众。所以施棺也是一个很好的布施行为。

‘掩埋’就是这个人死了,没有人埋葬,我们帮他出丧葬费。现在这个时代还是会有,我上次讲的,我们台湾台中有一个陈居士,专门在掩埋猫跟狗,义冢,这也是一种掩埋。

以上这些善行包括修桥、铺路,台湾嘉义有一个嘉邑行善团,那个邑是一个口再一个巴,就是古代的一个县,嘉邑行善团。就专门在造桥,做得比政府还好,专门在铺路,做得比政府还好。你只要哪个桥断了,你叫他去铺,都是什么?都是发心的义工,他们有他们自己的预拌水泥车,也有他们专业的人士,绑钢筋、做结构体,他们都很有经验。我也曾经捐钱过,给这个嘉邑行善团,在台湾的口碑非常地好。台湾从北到南大大小小的一些桥都是他们造的,而且他们征信非常地好,就是他们做多少善事,你捐多少钱,他们都在一个他们的通讯,像报纸这样的一个张数里面。他们把所有捐钱人的姓名全部公布出来,然后用多少钱、剩下多少钱,他都公布在帐上,昭信天下,所以公信力非常地好。这叫修桥造路,这是自古以来我们都讲说,这是一个很好的美德。

这个曹世美因为他家穷,所以人家出钱,他出力。我们讲说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现在的话叫做当义工、当志工。每年都是这样,他愈做愈久愈出力。遇到荒年的时候,就更加的,‘加意劝济焉’,就是他更加的努力、更加的用心,去劝导人家救济行善这个意思。后来你看,他改变业力了,他改变贫穷的果报了,终于转业了。后来他跟一个富人,‘富家’就是富人,卖油,‘渐获’,后来获得五千金。他的子孙都安享厚福。

凡事富有的人去做,很容易成功;贫穷的人去做很困难,无以为继,就是‘难为力’。但是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而能去做,而且能够勉励自己,也勉励别人去做,这个就是跟人家特别不同的地方。这一段的意思是说,‘然居难为力之地,而能勉为,此其所以异于人也’。你虽然穷,但是你发心可贵。像我们上次提过了,有一位贫女叫华严女士,家里很穷,她只有找两块布、十粒米,十粒米而已,供养法师,把那个米放在那个米锅里面。她发愿希望能灭她无始劫来悭贪的业报,她希望米变黄色的,后来真的变金黄色。她后来也出家了,那个就是“然居难为力之地,而能勉为”,能够勉励自己去做。也可以讲说你勉强去做,都可以这样说。这个就是异于常人,跟人家特别不同的地方。

古人有说,‘贫者行功一百’,贫穷的人行功一百,什么意思呢?他做一百件的功德,就是富贵人家行功一千件,你做一百件的善事等于富有人家做一千件的善事,一百件是贫穷人来做。由此看来,贫穷的人怎么可以自暴自弃呢?我接触很多贫穷的人,吃饭都没有了我还捐钱?所以一看到募款他就愁眉苦脸,或看到师父来托钵,装做没看到,赶快闪开,这是“贫者安可自弃,而不具刚肠苦志也哉”,而自己不以刚强坚毅的意志跟精神坚持下去。

这一段我们看这个故事,其实是很简单,是曹世美他家里贫穷,但是他喜欢行善,可是他没有钱。但是那个出家人劝他说,你可以发真诚心,你可以劝别人行善,你可以帮助别人行善,你也可以造福。所以你看,因为这样出家人的接引,我们称他叫善知识,他就发心立愿成立一个慈善会,今天如果没有这个出家人给他开导,他如果没有这个善根,他怎么会成立一个慈善会呢?他没有钱怎么成立慈善会呢?所以我们在省庵大师讲的《劝发菩提心文》里面讲发心立愿,发心为首、立愿为先,为最重要的事情。

所以《德育古鉴》里面讲过这句话,《德育古鉴》里面提到,薛西原这位善人他喜欢布施,薛西原这位善人曾经把自己的一件棉衣脱下来,给需要衣服的这位穷人,受寒受冻的这个人。他只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而已,他自己身上的棉衣脱下来给这个穷人,在寒冷的这个人而已。有人就说了,有人在旁边看到这个动作,看到薛西原这样的一个善心,那个人就讲话了,他说,哪里有可能每一个人都给他衣服呢?“焉得人人而济之?”你看,这就是我们现在世间人的愚痴,什么救不完啦?你这个穷人一个,那么多人怎么救得完?这个都是什么?这个都是我们一般讲叫做,也可以讲说是邪见,他不相信因果。所以他说,“焉得人人而济之?”

薛西原先生就说了,薛西原说,“但不负此心耳”,我这样的一个行为,送给他这件棉衣,只是不想去辜负我自己这一片心,他这一片悲心。如果你不做,你就是有违菩提心。所以我们菩提心里面有七种,其中有一种叫不舍弃众生。所以薛西原先生就是说,我只是不想辜负我这一念心。然后薛西原先生又说了,他说,“天地间福禄,若不存些忧勤惕励的心,聚他不来”。每一个人都想赚钱,每一个人都想长寿,每一个人都想要福报,每一个人都想当大官,总统只有一个,如果以中国大陆来讲,总书记只有一个。

天地间的福禄,天地间的这种福报,我们讲“禄”就是我们所有的衣食。天地间的这些福报,如果你不存一些“忧勤惕励”,“忧勤惕励”什么意思?刚才前面讲的,我们这一段经文里面讲,你要刚肠苦志,你要发心立愿,你要精进努力,就是“勤”。“惕”,你要警惕自己。“励”,你要勉励自己,就是“居难为力之地,而能勉为”,你要勉强自己去做。每一个人最喜欢的就是他的身体跟金钱,他舍不得,悭贪不施。所以如果你不存一些忧勤惕励的心,你是得不到福禄的,就是“聚他不来”。

你只羡慕人家,怎么他那么有钱?他怎么做生意?我跟他做同样的生意,他订单接不完,为什么我没有订单呢?不要看谁,你看台湾的郭台铭先生,在台湾投资电子起家的。他以前也是很穷,他在大陆叫富士康公司,他都专门做美国最大厂的手机的零件。他也是捐很多钱,不管是在中国大陆对岸,或者是在台湾。他弟弟后来往生的时候,他一捐就捐一百亿的台币,给我们台大医院癌症医疗中心,专门研究癌症的,这就是什么?对他来讲,他也是这样的惕励自己,所以他有这么大的福报。

薛西原说,“若不做些济人利物的事”,如果你不做一些帮助别人,利他的事情,“消他不去”,消什么?消我们的业障,消我们的贪瞋痴慢疑,“消他不去”。这实在是一句非常中肯的话,非常非常有智慧的话,“至言也”。

这是第一点,我们来看曹世美,首先他为什么会在这一世里面,他就改变了这个贫穷的业报?第一个,我分析他的原因,第一个,他肯发心,他的心跟薛西原一样,但不辜负此心耳。一个出家人跟他讲,他马上相信,这叫善根,这也是他的福报福德,这也是他的因缘。所以他马上就付诸行动,成立慈善会,做这些施粥、施衣、施药、施姜汤、放生、惜字、施棺、掩埋、修桥铺路的事情,善事出来,这是第一个,我觉得他发心可贵。所以我们要改变业力,第一个还是回到我们一开始一直强调的,要发菩提心,要发心、要立愿,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曹世美本身,他贫穷是前世的业,他也明白因果,他得到的是现报。我引用印光大师的开示,印光大师在写给《复泰顺林介生居士书》里面讲,他说,我们要能够逆来顺受,尤其是对贫穷的人,或是对人生不如意的人,印光大师说,你要知道,要能够逆来顺受,才可以说是乐天知命,“乐天”是什么?接受命运的安排。有些人就是不相信说,命运这个东西,不愿意把业来偿还。所以印祖说,“修身植德,方曰尽性”,你能够修身,清净我们的身口意业,培植我们的德行,你能够清净身口意,事实上是在消业,能够培植自己的德行,是增加自己的福德,这叫“修身植德”。你能够修身植德,印祖说,才可以说是“尽性”。

他说世间人,有一些愚人,“愚人”就是没有智慧的人。他不知道夙世的善恶,因为我们都有隔阴之迷,一出娘胎就忘记前世的事情,所以叫不知夙世善恶。他只看眼前吉凶,他认为人家有些作善的,好像命运也不好,而且常常遭受一些灾祸,那就说,作善事没有用,“谓善不当为”。看有些人他没有作好事,专门作恶事,但是却是福报很大,做生意都赚钱,那就说“恶不足戒”,作恶也没有什么好可怕的,“恶不足戒”。

“不知善恶之报,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来者渐”,它是不断的累积、不断的累积、不断的累积。“譬如三尺之冰,岂一朝之寒所能结”,譬如说三尺的结冰,河水结冰不是一天就可以,天气寒冷就可能结这个冰。“百川之泮,亦岂一日之煖所能消”,整个百川就是所有这些河流结冰了,也不是一天的太阳就可以能够把它消融的。他用这个冰跟消融这个冰来解释我们消业,我们的善恶业报。

所以印祖说,“切不可怨天而尤人,犹豫而退悔”,应该学《俞净意公遇灶神记》,俞净意公他就是明朝的俞良臣,我们都看过这个电影。他十八岁的时候当诸生,每一次考试都是高等,他在乡里里面文采第一。后来也娶了他授业的老师才貌双全的女儿做太太。他生了五子四女,同时他也发善心,跟他们的同庠生十余人成立文昌社,他们也惜字放生、戒淫杀口过,也做了很久。但是后来他去考试,考七科,没有一科中,皆不中。到了中年,厄运接踵而来,他九个子女陆续意外死亡、走失,最后只剩下一个弱智的女儿,儿子走丢了,唯一的儿子走丢了。五个儿子死了四个,剩下一个走丢了,四个女儿死了三个,剩下一个弱智,他太太因而失明,所以他工作非常不顺,穷困潦倒,常常向朋友借钱。

每年的除夕夜,一定写疏文向上帝抱怨,后来就感得灶神来跟他点化。灶神点他了,灶神说,你说你有在行善,你有在惜字、在放生,那你在放生,你太太在后面都煮鱼虾。那你惜字,你还把那个纸拿去裹窗,拿去当窗纸。还有你说你戒色,可是你的贪念、淫念、嫉妒念、褊急念、高己卑人念、忆往期来念、恩仇报复念,你那个念头是意恶,你根本没有改。他被灶神给他点破,后来他开始忏悔,每天念观世音菩萨圣号,然后磕头磕到自己额头流血,就发心行善。后来到京城里面去当监考的老师,后来得到一个朝廷里面的公公给他接待,他收容一些儿子,宦官收了几个儿子,其中有一个是他走丢的儿子,左脚有痣,找回来了。

回来以后,他太太非常地感动,非常地激动,这个小孩子帮他妈妈,用舌尖舐她的眼泪,他妈妈也恢复光明。就是我们这里印祖说的,印祖说,学俞净意公的修身,学袁了凡先生的立命。所以这个地方就是曹世美他本身所做的,跟印光大师这边讲的不谋而合。印光大师说报应,“岂知报通三世,转变由心之奥旨乎”。“报通三世”就是“现生作善作恶,现生获福获殃”,就是指曹世美现在这一世,他成立这个慈善会,马上就改变业报,这就是现作现报。

印祖说,“今生作善作恶,来生获福获殃,谓之生报。今生作善作恶,第三生,或第四生,或十百千万生,或至无量无边劫后,方受福受殃者,谓之后报。后报则迟早不定。凡所作业,决无不报者”。我才说,第二点,曹世美是相信因果,唯有相信因果,他才会扎扎实实地去做这样慈善的工作,改变他的业报。

第三个,我们从曹世美的感应里面,我们得到一个道理,就是福报它是修来的,它不是求来的,你一定要去种那个因,才可以得到那个果。所以我现在讲一个故事,就是自求多福,福是修来的。在清朝一个写因果故事非常有名的人,我们都晓得叫纪晓岚,我也常常举他的故事。纪晓岚说了,他说他们老家有一个张老婆子,这个张老婆子据说她自己曾经是个走无常,走无常就是我们现在讲,就是说当阴差,晚上作梦当阴差。但是她现在已经不再干这一行了。

张老婆子就说了,她说以前她到过阴曹地府,她曾经问过冥官说,这个张老婆子很有意思,她问这个冥官说,信佛到底有没有好处?她说,信佛到底有没有好处?冥官回答说了,祂说,佛只是劝人为善,行善的人自然会感召福报,所以福报应该说是自己修来的,并不是佛赐福给他的。这个观念,我跟你讲,十个有九个都跟这个相反,九个人都去求佛给他福报。只有一个人说,福是修来的。所以你看这个是冥官讲出来的,也是纠正我们世间人的观念。

冥官接下来就说了,祂说,如果借着供养来求佛赐福,世间的清廉的官吏尚且不受贿赂,难道佛会接受贿赂吗?他这句话讲得很好,等于说你供养三个苹果,就要求佛菩萨赐你什么样的福报。如果你这样的供养是有所求,而且求佛给你赐福报,冥官就用这个做比喻了,祂说,世间的这种清廉的官吏他都还不接受贿赂,难道伟大的佛还会接受贿赂吗?那老婆子就又问了,她说,一个人若是造了恶业,忏悔有用吗?她问这几个重点都非常好。第一个,信佛有什么好处?他会有什么福报?第二个问题,她问祂说,一个人若造了恶业,忏悔有用吗?我相信每一个人都很关心这个问题,因为每一个人曾经都造过恶业。

冥官就说了,祂说,忏悔必须真心悔过自新。我们讲说,“罪从心起将心忏,心若灭时罪亦亡,心亡罪灭两俱空,是则名为真忏悔”,真正忏悔是什么?那是悔不再造,那才是真正的忏悔。所以这里冥官就讲了,祂说忏悔必须要真心悔过自新,而且勇猛精进,修善积德,才能够补救以前的过错。现在的人求忏悔是什么呢?他只能算是自首,想求免罪,换句话说是什么?他那个贪瞋痴慢疑那个心没有断掉。各位看得出来这个答案在这里吗?要断那个恶心恶念,他只想说怕死、怕下地狱,所以他想来自首,只能算是自首,想求免罪,他没有把那个造罪的心断掉。所以我们才说“罪从心起将心忏”。冥官就说了,这又能有什么用呢?我想这些话不是一个巫婆所能说出来的,似乎是有高人给她指教过,我觉得这一个自求多福这个公案,纪晓岚讲这个公案很有意思,给各位做参考,你就知道要怎么忏悔了,你就知道要怎么修福了。

这是以上我们讲曹世美为什么能够改变业报?第一个,他发心,他真诚的发心,第一个,他有发这个心,所以他能成就这样的一个德行,才能有这么好的一个果报。第二个,他明白因果,他逆来顺受,他有遵照印祖这样讲,虽然他不是印祖这个年代的人,但是他做的行为跟印祖讲的一样,逆来顺受,这叫做乐天。我们讲乐天就能知命,能知命就能够改造命运,那就跟袁了凡居士一样。

第三个,就是我们刚才提到的曹世美这个行为,就刚才跟这个张姓的老婆子去见冥官,纪晓岚讲这个故事,她说,福是怎么来的?忏悔有没有用?所以刚才冥官不是讲吗?你就算有造恶,你除了真心悔过以外,你还要勇猛精进、修善积德,这八个字。你看曹世美他成立慈善会,他所做的这些善行就符合这个条件,勇猛精进、修善积德。他因为能够把以前的过错补救了,他业报消了,他福报才会现前,才会碰到一个人,跟一个富家人,富有人卖油,他才赚了五千金,然后子孙才安享厚福。所以这个故事,我特别引用这三条来跟各位共勉。

接下来我们看下面这一段,下面这一段叫段廿(niàn)八,这个字不能念二。

【段廿八。积米数十仓。遇岁饥。欲索高价。官遣使借赈。许诺。次早见饥民候集。悔而不肯发。众方喧噪。乃与家人闭门拒人。忽天大风雨。发其粟于衢。各以色聚。饥民争取之。段为雷击死。】

这个真的是很惨烈的果报,这也是现报,前面那个也是现报,这个也是现报。

我们看‘喧噪’是什么意思呢?“喧噪”就是鼓譟、喧哗鼓譟。

‘衢’就是大马路,四通八达的道路。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有一个叫段廿八的人,他储存积蓄的米粮有数十仓,非常地多。他遇到饥荒的那一年,‘岁饥’,岁荒的那一年,他想提高米价。官方派人跟他借米要来赈灾,他也答应了。可是第二天早上,看到饥民都在他家门外等候聚集,他后悔了,就不肯发粮。众人就正在喧哗的时候,这个段廿八就跟他的家人把门关起来,拒绝所有的人进来。忽然间天上刮大风下大雨,把他米仓的米全部打散了,然后他那个米就随着风飘出去了,飘到哪里呢?飘到整个四通八达的马路上,而且都根据那个米的颜色,粟米的颜色聚在一块儿。‘饥民’就是这些饥饿的百姓,就争相的去取走他的米粮。段廿八后来被雷打死了。

这个故事就是悭贪不施,我们就引用《无量寿经》里面,“浊世恶苦第三十五”品里面的,他就是什么?“欲自厚己,欲贪多有”,他就是因为要涨价,那要涨价,就是他想自己,“欲自厚己”就是想独厚他自己,他自己富有就好了,自己有得吃就好了,不管别人的死活,这个叫做“欲自厚己”。“欲贪多有”,他已经很有钱了,他有数十仓的米,他还是贪餍不足,不满足。

我们看看黄念祖老居士的注解里面怎么讲?我们老法师讲过一句话,他说,善的果报也是一种示现,恶的果报也是一种示现,都是在给我们什么?在给我们做示现、在做教育,所以三人行必有我师,一个是善人、一个是恶人、一个是你自己。所以你看到段廿八,说不定哪一世你也是这样,等你有钱的时候,你也这样悭贪不舍。

所以黄念祖老居士说,“瞋恚愚痴,欲自厚己”,他为什么会想要自己独厚自己呢?因为他“瞋恚愚痴”,他说,这个瞋毒跟痴毒,这两个毒助长了他的贪心。那当然了,这个段廿八应该是痴毒,愚痴。“《会疏曰》:‘三恶相资,炽发邪欲。吸引他财,欲积自己。’”贪瞋痴的这个三毒,“相资”就是种子起现行,点燃了他的邪欲、他的欲望,希望去赚别人的钱,叫“吸引他财”。然后来囤积自己的财富,叫“欲积自己”,所以说“欲自厚己”。

为什么世间人都会有这种现象呢?有些事件,尤其在面对钱财的时候,为什么会欲自厚己呢?都是因为他贪瞋痴三毒,黄念祖老居士说的“三恶相资”造成的,这个欲贪就是贪欲、贪恶。所以《维摩诘经》里面讲,“身孰为本,欲贪为本”,因为他有这样坚固的身见的执著,为什么身见这么执著呢?因为他是“欲贪为本”,所以因为欲贪造成身见的执著。

所以《会疏》里面说,“欲海深广,不知厌足”,我们人呢?人家说,人心不足蛇吞象,就讲这里,“欲海深广”,赚一百万想要两百万。很多金融海啸的时候,美国金融海啸,很多人为什么一夜之间由富变成贫?就是这样,“欲海深广,不知厌足”,不知道满足。“无尊无卑”,这个不是只有说分高跟低,人心大概都是这样,没有分说,这个董事长是这样,那雇员他就不贪,不是,没有分尊卑,都有这样的什么?都有这样欲海深广的习性。

“无富无贫”,也不单是富有的人,贫穷的人也会有这种习性,叫“欲海深广,不知厌足”,不知道满足,为什么?我们讲欲壑难填,所以“唯求收积。嘈杂奔波,故云欲贪等”。他只希望累积财富,所以不断的争斗、不断的嘈杂,来来往往地奔波,为的就是什么?为的只不过是为求累积财富。“嘈杂奔波”,有时候你在看他开车,在路上开车,那个车子都呼啸而过,为的都是什么?“唯求收积”,累积财富,“嘈杂奔波”。

所以“欲多占有,故曰‘欲贪多有’”。因为他利害相争,人跟人之间都是有利害相争,为什么呢?就是贪欲,总是希望损别人,肥自己。所以利害胜负,就会有输有赢,赢的人拿去,输的人就赔掉了,就利害胜负。然后怎么样?“结忿成仇”,为什么很多东西会发生命案?会发生凶杀?这不单是夫妻、兄弟、朋友,都会这样,叫“结忿成仇”。甚至到后来家破人亡,同归于尽。还是问题根本在欲贪。

前几天我们电视播出来,也是我们一个警察同仁,他怀疑他太太有外遇,他屡劝不听,他从他太太的对谈里面,他怀疑他太太外面有外遇的对象。所以大概是在争吵以后,一不作、二不休,在家里引爆汽油、引爆火灾,同归于尽,两个都烧死在里面,这叫家破人亡。根本的原因在哪里?还是欲贪,还是身执为本,欲贪为本,然后最后夫妻变成仇家,结忿成仇。一切不顾,所以一旦在贪欲现前的时候,利害相争的时候,损人肥己的时候,我跟你讲,他都一切不顾的,也不管后世,也不管三世因果,也不管轮回的。

“故云‘破家亡身,不顾前后’”,什么叫“前后”?前因后果。我觉得黄念祖老居士这个注解解释得非常好,前因是什么?前因是过去生的恶业、恶缘、恶因,冤冤相报,是因为欲贪为本,前因后果,造成今天这个结果。所以《会疏》里面说,“前不顾是非,后不顾讥嫌”,你前面不管是非,后面不管人家的嘲笑,就是不怕因果。“亦前不顾明哲昭察”,不知道圣贤讲的道理。“后不顾鬼神冥记”,你也不怕幽冥地狱的果报,叫“不顾鬼神冥记”。或者可以说,“前不顾过业,后不顾来报”,你前不顾你所造的业,后面不怕后面所得的果报。你只求谁赢谁输,谁赢谁会输,只求争胜,“不惜两败俱伤,只图快意,不畏当来罪报。一切不顾,广行诸恶”。

这一段解释得真的是太好了,把现在人的人心,几乎是描述得淋漓尽致,大概不出这几个范围。所以我们知道问题根本核心在哪里?贪欲,贪欲的原因在哪里?身执为本,身见,所以身执为本,为什么身见这么执著?因为他“欲贪为本”,所以你只要断了贪欲就好了,我们念佛就是为了断贪欲,我们求生西方就是为了断贪欲。所以老和尚说,要放下自私自利,要放下名闻利养,要放下财色名食睡,要放下五欲六尘,要放下名闻利养。所以这一段我觉得说,这一段提到段廿八他囤积数十仓的米粮不救济,想要涨价,高价来卖,造成家破人亡,最后他被雷打死,跟《无量寿经》讲的一模一样,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我们来探讨说段廿八他不能够去了解圣贤的道理。我们小时候都读过这一篇文章,“孔子曰:‘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又曰:‘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诚明乎此,则急虽在人,不敢视为人之急”,我们说“济人之急,救人之危”,“而直视为己之急矣”。你看到别人的急难,你把它当成是自己的急难,你的悲心就出来了,这个叫做“则急虽在人,不敢视为人之急,而直视为己之急矣”,这个是“济人之急”的意思。

“夫至同于己之急”,跟自己的急难一样,“此生生世世所以不急也”,你如果生生世世你都不会碰到急难的事情,你过去生到现在,就要帮助人家解决急难的事情,这叫“济人之急”。所以如果你能够济人之急,你生生世世,你就不会遇到急难的事情,对不对?一到火车站,忘记带钱,对不对?碰到困难的时候,突然间没有助缘,遇到急难,我们讲就是没有贵人。

所以前面讲,孔子讲这句话,“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它说大道实行的时候,天下为公。所以人民不单是以自己的亲人为亲,“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亲”就是亲爱自己的父母亲,也要亲爱其他人的父母亲,这叫大爱,这叫“天下为公”。我们现在讲叫什么?天下年长者是我父,佛陀说的,年幼者是我子我女,一样的道理,也是天下为公,就是佛陀讲的,无缘大慈、同体大悲。而是以自己的亲,推及到别人的亲,人们不单是以自己的儿子为子,而是以自己之子推及到别人之子。

接下来,孔子就说了,“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财物太多都抛到地上去浪费了,就不要私藏,自己在那里独自享受。这个段廿八就是这样,他就是财物自己要享受,而是应该怎么样?不要只自己在那边享受。“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而是竭尽自己的能力办事,并非是为了自己,这叫“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为了大家。所以真正明白这个道理,那么急难就算是别人,也是自己的急难,真正把别人的急难看成是自己的急难,这个人在生生世世就不会遇上急难,这一段文是从哪里出来的?从《文昌帝君阴骘文广义节录》,周安士居士所编辑的《广义节录》里面有这一段嘉言。

那么里面又提到了,陈几亭说,“谚称富人为财主,言能主持财帛也”。一般人说富贵人家,富人叫做财主,你说你是大财主,我们讲你这个人很有钱,是大财主,对不对?不是,你称他叫大财主就不对,你要能够有办法去处理、去主持你这个财帛,就是你的金钱,你才是财主,就是说这些金钱的主人。可是你到后来都变成金钱的奴隶,一般世俗人讲,富人是财主,就是说他能够主持这个财帛。

“家业虽不可废,然须约己周人。今之多财者,皆役于财者也。能惜能用,方为财主;但惜不用,不过财奴。”我们先翻这一段。陈几亭说,谚语说富人是财主,即是说他有主持财物的权利,家业虽然不能够败落,大家都不希望说他的家业败落。但是必须根据自己的力量去救济别人,你的家业才不会败落。现在那些多财物的人都被财物所主宰,“今之多财者,皆役于财者也”。能够爱惜财物,而能用到该用的地方,叫做什么?“能惜能用”,这叫做财主。你有钱,你要能够懂得去布施,帮助别人,去救苦救难,“济人之急,救人之危”,这样叫做财主。

我们老法师常讲这句话,舍了以后,它会再来。他说,越王句践的大臣就范蠡,我们都听过,就是陶朱公。老和尚在讲经常常提到,真正的财神其实应该是范蠡。他说,都拜错了,拜关公,他说,关公是正义之神,他说,真正的财神应该是范蠡才对,就越王句践的大臣。范蠡他知道越王句践可以共患难,不能共富贵,西施其实是他太太,他把他太太都布施给越王句践,捐给吴王夫差做太太。后来吴王夫差被灭掉以后,被越王灭掉以后,他带着他的太太西施去隐身埋姓,隐藏起来去做生意了。因为他知道越王句践是不能共富贵,所以他就辞掉,不做官了,他去做生意了。他隐藏到一个地方去做生意,隐名埋姓,人家都称他叫陶朱公。

他赚了很多钱,三进三散,全部都散尽,三次全部都散尽。第一次散尽,再赚回来,再把它散尽,再布施出去,第三次再散出去,可以讲三进三出,都是救助那些贫穷苦难的人,这就是什么?他陶朱公范蠡才可以称为财主。所以老和尚说,拜他做财神是对的,财主,那要学什么?你要学陶朱公慈悲喜舍的精神。我们就懂得财富从哪里来?从布施得来的。

所以《优婆塞戒经》里面讲,“若以衣施,得上妙色;若以食施,得无上力;若以灯施,得净妙眼;若以乘施,身受安乐;若以舍施,所须无乏”。如果你布施衣服,你得妙色身。如果你布施食物,你有用不完的力量,你如果能够布施,这个“无上力”就是获得无上大力的果报。如果你用灯光布施,用灯就是什么?我们现在讲说法宝布施,给人家智慧光明叫“灯施”,你得“净妙眼”,你就是得智慧眼。“若以乘施”,就是你提供车马布施给人家坐,“身受安乐”,你可以得到安乐。像台湾的话,你看林口斋僧大会,他们就给司机一个很好的布施机会,就是谁愿意发心,在斋僧那天他就到车站去,把师父接到林口体育馆去应供,这叫做什么?“若以乘施”,就提供交通工具,那就得到什么?“身受安乐”,就会得到身受安乐的果报。“若以舍施”,“舍施”是什么?布施房子得到所须无缺的果报。

看这个段廿八的果报,我再举一个《文昌帝君阴骘文广义节录》里面,也有跟他同样的一个故事,这不是只有发生在段廿八身上,这个题目叫“贫者富贵,富者贫困”。文昌帝君说,在蜀地就是四川,“蜀帝”是刘备,建国的时候遇上大饥荒,巴西那一带特别严重。有个富农叫罗密,他积存了五千多斛,“斛”是古代一个计量单位,但是他闭门不粜,他就不卖,跟这个一样,不卖。当时有一个“义士”,就是我们现在讲的有一位菩萨叫许容,“义士”也可以讲仁义之士。他用尽家财,就是要来赈济这些贫困的人,但是他力量有限,他每天晚上整夜烧香,祈祷上天保佑。这个许容真的是很慈悲。

那个“邑神”就是当地的县的县神,叫做来和孙这县神,祂就赶来告诉文昌帝君,文昌帝君就报告上帝了,上帝就下圣旨,要取这个罗密的稻谷散给群众。然后就派风神刮大风,刮进罗家的屋里面,他那个榖仓随着风转,整个被搬上天空,然后散在各地。有的成包成包掉下来,米有成包成包掉下来,或者成团成团的降落下来,整个县里面的贫穷人都可以吃得饱。罗密所积的谷一天就散完了。所以你这么悭贪,老天一天就可以把你全部毁掉,这叫五家共有。县里面的人都很感恩这个许容的义行、他的恩德,就去酬谢他。对这个罗密就幸灾乐祸,当然是拍手称快说,哎呀,活该,你这么悭贪,老天惩罚你。

蜀帝就任命许容当那个县的官员,“邑佐”。罗密一听到这个事情,就上吊自杀。跟这个段廿八后来被雷打死也是异曲同工之妙,不同的年代都有这样的人一样。就像我们刚才讲,《无量寿经》里面讲的,悭贪成习。另外在《法苑珠林》,还有佛经里面有一个叫《卢至长者因缘经》里面,《法苑珠林·卷七十七》里面也有这个故事,这发生在佛陀那个时代。所以每一个时代都有这样的悭贪不舍得布施的人。

佛在世的时候,舍卫城里面有一个叫卢至长者,他家里很有钱,但是他很吝啬,他喜欢怎么样?他穿破衣,不让人家知道他很有钱,穿破衣,然后吃那个糠菜,米糠跟很不好的菜叫糠菜。他常常被别人讥笑。有一次刚好碰到过节,城里面的人都张灯结彩,大家都饮食歌舞,过得很快乐。但是这个卢至,因为他很悭贪,他就回到家打开宝库拿了五钱。他心里在想,如果我在家里吃,我的母亲、我的妻子、我的小孩都看到,不够分,他很悭贪。因此就用两钱的钱去买麦粉,两钱去买酒,一钱买个葱,然后再从家里面拿一把盐巴,他就离开城里面,到城外一棵树下准备吃。

但是树下,看到树上有鸟、有动物,他怕来分这个食物,怕鸟兽来抓取,就干脆躲到荒野的坟墓中间,那里大概什么都没有了,因为那个地方猪狗都跑掉了。他就在酒中洒了盐跟麦,一饮,而且大醉,这个是在《法苑珠林》里面有这么一段经文。我们现在把它翻成更详细的白话。

这个卢至长者因为他这么悭贪,当时他在喝醉酒的时候,他在喝醉酒,在唱歌的时候,他就讲过一句话,他就高声唱歌了,他说,“我今庆佳节,畅饮大欢乐,超过北天王,又胜天帝释”。他讲了这个语,他说,我今天很快乐,我庆这个佳节,我喝酒很快乐,我的快乐超过北方天王,我胜过天帝帝释。这话被天帝听到了,我们常讲说,人间窃窃私语,天上如打雷一样。所以天帝听到以后就笑着说,这个人吃喝只不过四文钱,就说他的快乐超过我,我应当想个办法恼他一恼。

我们前面是说,那个原文里面它讲说是五钱,但是事实上这个地方白话解释里面它是讲四文钱,但是不管怎么样,他就是悭贪,不管是带着四文钱或是五文钱。帝释听完,祂当然有变化神通,祂就变成卢至,跟他一模一样的,到他家去了。祂就告诉真卢至的家人,就说了,哎呀,我以前亏待你们,是为什么呢?因为我旁边有个吝啬鬼跟着我,今天还好那个吝啬鬼出去玩了,我脱离那个鬼以后,现在回来宣布,你们从现在开始以后,可以随便拿我家中的财物。

说完就把仓库打开,赐给他们家人,不管他的妻子、儿女,或者那些佣人,告诉他们说,这个吝啬鬼的样子很像我,等一下会回来,你们把他赶出去。如果放他进来,你们又跟以前一样了,他又很吝啬,你们又没得吃、没得穿了。家人说,好好好,等一下回来,我就把他赶出去。结果这个天帝变的那个卢至,把金银珠宝都散出去给家人。过了不久,这个真卢至回来了,他酒醒了,就回来了,回来以后被守门的把他赶走。因为刚才天帝有先交待了,被这个守门的把他赶走。他急忙就喊叫他的妻子跟儿女,哎呀,妻子儿女,唸他们的名字。他的妻子儿女也拿着棍子出来要赶他。

卢至就非常害怕,他就去找他的亲友诉苦了,亲友就把他送回家了。妻子儿女都说,他是吝啬鬼,怎么可以相信他呢?亲友看见家中的卢至,因为家中还有另外一个卢至,就是天帝变的,神态自在。两个卢至闹双包,天帝变的那个卢至出来就骂真卢至说,你确实是个吝啬鬼。这个真卢至有口难辩,他就借了一匹绢布,拿去要献给国王,要向国王申冤。结果国王那个门人也不让他进去。卢至就大喊说,我要进贡。国王听到以后,就给他进去了。卢至想要把那个绢布,在两腋下面夹着,想要把那个绢布拿出来,偏偏那个天帝用神通,让他整个人手臂夹住,夹住以后那块布拿不出来,那块布抽不出来。结果那个卢至用尽全力,把它抽出来以后就变成一束草,卢至非常惭愧。

国王就在那边笑了,国王说,哎呀,我不要你的绢布,有冤赶快说啦。卢至就含泪哭诉,国王就要判到底是真卢至还是假卢至,就命令家中卢至,跟妻子儿女都到国王这边对质。两个卢至声音都一模一样,完全相同。国王叫两个卢至脱下衣服验痣,大概臀部这边有痣,验痣,也两个都有痣,不能分辨。然后又叫两个卢至写下生平最隐密的事情,只有他自己知道的,那个字迹跟内容一模一样。那个天帝有神通,知道他要写什么。国王就叹息说了,哎呀,凡夫肉眼,这样很容易迷惑,我应该去问伟大的佛陀,他有智慧,释迦牟尼佛来解释解释。

然后国王就带着两个卢至一同抵达只洹精舍去见佛陀。佛陀很可爱,连这个佛陀都要出马来处理这个吝啬鬼的事情。佛陀看到变的卢至,就知道是天帝变的,就喊,变化卢至,那个帝释马上就现出天帝的原形出来。国王见到是帝释,国王看到帝释是天王,就投身礼拜,就要把真卢至打发回去。卢至就说了,我回家也没有用,我的钱都被祂花光了,“则物已散”。帝释就说了,祂说,如果你肯布施,你库藏里面的金银珠宝都会完好无缺。那个真卢至就很生气的说,我不要你管,我只信佛,我不信帝释。佛陀说,卢至,你真的放心回去,听帝释的话没错,要多布施,那么你那个库藏的钱,金银珠宝就会回来,佛陀就劝他。

卢至回去以后,看到库藏的金银珠宝真的毫无所损,喜出望外,因此也慢慢广行布施,没有以前那种吝啬的样子。这个就是我在学习班写报告,给师父报告,就是说,“佛于逆恶不信之流”,他不相信佛法,他不相信三世因果的,这叫不信,“逆恶不信之流”。佛陀“愈生怜悯”,佛陀更加的悲悯他,为什么?佛陀都知道,每一个众生都有佛性,一阐提也可以成佛,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只因妄想执著而不能够证得。这就是卢至长者的故事。

接下来我们看下面这一段,三百三十四页这一段:

【历看荒年仁残祸福之报。书载目繁者系多。不能尽述。非谓止于此也。先儒云。荒者数也。而天心仁爱。其悲悯饥黎倍切也。故智者合天而降祥。愚者违天而降罚。必然之理也。祸报多端。更速于福报。不独闭粜之罪。必遭天击。即积金悭吝。漠视垂死而不救者。忍心害理。谴责尤重。至深居华屋。啼饥不闻。沟瘠不见。欲救而徘徊怠缓。不察饥毙已多。亦属暌违天心。咎愆不免。若为民父母者。泛然不关民瘼。因循缓误。与为吏胥者。生弊逞奸。使民不沾实惠。其罪更万劫不超也。古云。救人一命。延寿一纪。况有势力者。一举手。可救百千万命。故当权如在宝山。听我采取。慎勿空手回也。最贵者。率先倡始。效古人之大赈。即力有限者。亦当约实有善心之人。广为劝募。随缘举行。庶几转沟壑为袵席。阴功浩大。天报不爽也。篇中言此特详者。苦心深意。至切叮咛也。并嘱倘遇荒歉须赈时。速将救荒诸说诸案。采集润色。刊印传劝。广送被灾城乡。绅庶殷户细阅。多贴热闹去处。实是大善。造福无疆。】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目繁’就是事情,‘书载’,书里面记载的这些故事也好、这些道理也好,很多,这叫“目繁”。

‘系’就是涉及。

‘先儒’就是我们以前的老祖宗,以前的这些儒家的人,儒者。

‘数’就是天命。

‘饥黎’就是饥饿的民众。

‘降祥’、‘降罚’,这大家都知道,降吉祥、降罪罚。

‘多端’就是多头绪、多方面。

‘忍心害理’就是心存残忍,违背天理。

‘啼饥’就是饥民的哭叫声。

‘沟瘠’就是因为贫穷困厄而死在水沟、沟壑里面的人,叫“沟瘠”。

‘怠缓’就是怠忽缓慢。

‘饥毙’,饥饿、饿死。

‘暌违’,“亦属暌违”,“暌违”就是违背。

‘咎愆’就是罪过、过失。

‘泛然’就是漠不关心,这些‘为民父母者’就是官员,漠不关心。

‘民瘼’,民众的疾苦。

‘因循缓误’就是随随便便、推拖延缓。“误”就是耽误。

‘吏胥’就是旧时官府中的小官吏、小官员。

‘生弊逞奸’,“弊”就是弊端、害处;“逞奸”就是肆行奸邪。“生弊逞奸”就是产生一些弊端,做一些违法的事情,叫做“生弊逞奸”。

‘不沾’就是得不到。

‘一纪’,“延寿一纪”,“一纪”是十二年。

‘倡始’就是率先倡导。

‘庶几’,希望、接近。

‘沟壑’就是饿死或是病死在水沟里面这些病人、这些饥饿的灾民。

‘袵席’,就让他们得到一个平安的地方,就是太平安居的生活,这叫“袵席”。

‘天报不爽’,“不爽”就是没有差错。

‘采集润色’,“润色”,再经过编辑一下。

‘被灾’就是受灾害的区域。

‘绅庶’就是绅士跟庶民,地方上这些有势力有地位的人。

‘殷户’就是殷实的人家、富户,就是有钱的人。

‘去处’就是场所、地方。

‘无疆’就是无穷。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白话:

它说我们看荒年歉收的情形,常看到这些仁慈的人受到福报,残暴的人、残忍的人受到祸报。这一种果报在书籍上记载的种类非常地多,不能够完全叙述,不是说只有这些资料而已,这些故事而已。先儒说,饥荒的情况发生,这是天数,但是上天存心是仁爱的,“其悲悯饥黎倍切也”,对于受饥饿的百姓,上天更加的悲悯关切。所以有智慧的人应该要合乎天意,上天自然会降吉祥;愚痴的人违背天意行事,上天就会降祸惩罚,这是必然的道理。那么行恶,祸报多端,行恶受祸报有很多种情形,其报应比福报还来得快。‘不独闭粜之罪’,不独是那些关起门来不卖米的,关闭米仓不卖出救济饥民的罪,一定遭受天击,天雷击毙,就前面讲那个段廿八的故事。

或者是‘积金悭吝’,或者他累积了财富非常地吝啬,眼睁睁地看着将要饿死的人而不肯加以救助,这样的忍心害理,被上天谴责也是很重的。第三种,就是‘深居华屋’,就是住在豪华的屋子里面、华丽的屋宅里面,对于外面的这样的一个饥饿者的哀啼声,一点都不同情,不闻不问。对于困死在沟壑里面的人,连看也都不看,“沟瘠不见”。或者想要去救,却是徘徊怠慢,不去体察饥饿饿死的人已经很多了。以上所讲的这些人都是违背天心,他们的罪过咎愆是不能够免除的。

再下来,它是勉励这些官员,为父母官的人,为民父母官的人,如果你毫不关心民众的疾苦,因循苟且,延缓救济的时效。以及那些官府的办事人员,以奸诈行事,发生弊端,使人民不能够得到实益,那这种罪恶是万劫不得超度的。我们上次讲到谛闲老法师讲那个地狱的果报故事,上海那个程姓人家,就是贪污救灾款六十万两银子,就是万劫不得超度。很多百千万人的,千千万万的饥民都饿死了。古人有说,救人一命,延寿十二年,何况那些有势力的人一举手就可以救百千万命。所以有权力的人,当权者就好像在宝山里面,应该听我的劝告,采取行动,不要空手而回。

最宝贵的地方是什么?你要率先来倡导救灾行动,要仿效古人大赈灾的这种善行、行动。即使你财力有限,也应该去邀请那些有善心的人广为劝募,随缘来举行这些救济的行为,才可以让那些几乎快,濒临危困于沟壑死亡的人,能够给他们有一个舒适平安的地方可以安顿、安置,这种阴德是很大的。“天报不爽”,就是上天的报应是丝毫不会有错的。在本篇中说到这种情况特别详细,太上老君的苦心,祂的用意是非常深切的,而且非常殷切的叮咛。并且嘱咐如果遇到有荒年歉收,需要救济的时候,应该赶快把这些救荒的个案,这些资料、这些方法,“采集润色”就是把它拿出来加以整理,把它印成一本书,或是印成刊物,广为劝导,刊印宣传劝募。送到那一些受灾害地区的城乡,让当地的这些绅士商户人家,详细的看这些受灾情形的资料,并且到热闹的地方去张贴,这才是大善。我们现在有网络、有手机、有电视,就是用这种现代的媒体工具来做行善的工作,造福就无量无边了。白话我们就解释到这里。

接下来我们剩下一点时间,我们来讲老法师的开示。老法师说,现前衣食缺乏的苦难,我们刚才讲说,“济人之急,救人之危”。他说,对于这些衣服食物的缺乏苦难,我们当然也是看得到,我们看得到是这些穷人。但是那些大富大贵的人,他如果没有学佛,他不懂得修心,他转眼之间,无常迅速,我们讲说,“无常根本,蒙冥抵突”,人命呼吸间,转眼之间,他福报享尽了,他就要堕落到三途了。他说,像这种也是一种苦难,这种苦难你是没有办法看到。你所看到的是世间人好像没有衣服可以穿,没有食物可以吃的这种苦难。可是这种大富大贵的人,他没有学佛,不懂得修心,这也是一种苦难。他说这是我们容易去忽略的。

你看到现在这个人好像他很贫穷下贱,他一天到晚只知道念佛,像我们讲堂这些老菩萨,他们其实生活条件都很普通。像我们邱爸爸,他是当管理员出身的,今年七十三岁,每天一定报到,念《无量寿经》,来这边念佛,念到红光满面,法相庄严,两个眉毛白白,像长眉罗汉一样,每天笑嘻嘻地,四个儿子都很孝顺。他其实也是一个出身于很平民的这种工作,管理员。就是老和尚这里讲的,你看他现在是贫穷下贱,他一天到晚知道念佛。我们眼光要放远来看,再过几年,他就在极乐世界作佛了、作菩萨了,他没有苦难了。可是世间的人颠倒,只看到眼前,没有往深处看,我们要不要学佛?我们如果没有这些年的修行,我们也不知道啊,我们哪里有想到、知道这些事情呢?这是第一点,老法师跟我们这样的开示。

第二点,老法师说,世出世间的圣贤、诸佛菩萨就是一颗慈悲的心。佛家说,慈悲为本,方便为门,就是这个心。然后你学佛以后,你学圣贤、学佛菩萨,你有这颗慈悲心,学到佛法里面这些佛陀开示的真理。你要善巧方便,要落实到日常生活里面,你听经的目的是要做什么?就是要把它落实到日常生活,落实到你的待人处事里面、待人接物里面。如果你能够去把它落实,你所听经闻法的功德就变成什么?教化众生,就在教化众生。落实在生活是自行,落实在处事待人就是化他,叫自行化他。

所以你落实在你的生活是自行,自己度自己,落实在你的待人处事、待人接物,这叫做化他,就是教化别人,这样的话叫自行化他。自行化他就是本着真诚、清净、平等、正觉、慈悲的心,你所做的工作就是圣贤的事业,就是超凡入圣。所以要怎么做?事亲要能够尽孝,待人接物要能够存有慈悲心,叫存仁,仁民爱物。遇到善事要生欢喜心,随喜赞叹,修随喜功德,要成人之美。遇到恶,要能够生悲悯心,要能够忍受。你如果能这样仔细去观察,你所处的生活环境,正依二报,是一念真诚、一团和气。所以如果你能够这样去修,你的福德是不可称量的。

你怎么样去累积福德?就是按照老和尚这样讲,事亲要能够尽孝,接物要能够有慈悲心,存仁,要仁民爱物。遇到人家做善事,要生欢喜心,不要起嫉妒心,要成人之美。遇到恶事,不要起瞋恚,要能修忍辱。你能够从这样去观察,这样去修行,这样就是福德,福德从这样修过来的。不是只有做善事才是修福德,你能够这样去做,就是在累积善根、福德、因缘里面的福德。往生极乐世界不得少善根、福德、因缘,那个福德就是这样修出来的。这是第二点。

第三点,老法师说,各位从释迦牟尼佛,从孔子,你可以看得出来,孔子的一生处世待人,温良恭俭让。我们读书修行,这两位大德是我们的楷模。佛法不是宗教,它是教育,佛法是师道,释迦牟尼佛是我们的本师。换句话说,孔子跟释迦牟尼佛都是我们最好的榜样,我们最好的典范。这两个人用现代的话来说,都是社会教育的工作者,世间人称他们叫社会教育家。我们是圣贤的弟子,应该向他们学习,应该向他们效法,这个是第三点。

第四点,老法师说,如何能够趋吉避凶呢?如何能够成圣成贤呢?如何能够成佛作祖呢?这都是我们修行佛法的目的,最终的目标就是这样,要趋吉避凶、要成圣成贤,我们说成为菩萨、能够成佛。祸福从哪里来的?自作自受,自己造的,这是《感应篇》的根本道理。佛法里面所说的,破迷开悟、离苦得乐,不就是在讲感应吗?不是在讲感应的道理吗?迷悟是能召,苦乐是所召,你迷了,就招感苦报;你觉悟了,就招感离苦得乐那个安乐的果报。智跟乐是福,迷跟苦是祸,这是《感应篇》主要的宗旨。

总说圣贤人的存心,我们想要祈福避祸,求佛菩萨、神明保佑,求佛菩萨、神明可以赦免我们的罪过吗?能够做得到吗?这都是迷信,这不合感应的道理。我们刚才讲到那个张老婆子,纪晓岚讲他们同一个村落里面,那个张老婆子,她是走无常的,走阴差的,她就问过冥官。就是跟老和尚讲的道理一样,你的罪过不是求佛菩萨、神明给你赦免,是你要自己去忏悔。冥官讲,现在人想要去忏悔,都想不要去受罚。祂说真正的忏悔是不要再造,这跟老和尚讲的一模一样。他说,诸位如果把这两句话参透了,你不会再去祈求神明保佑,知道那是迷信。

第五,“祸福无门,惟人自召”,这是我们《感应篇》里面一开始讲的,自己造的,自己修善,自己回头,自己得福;自己造恶,不能回头,那就得祸,与别人不相干,这个道理我们要懂得,这是真理。所以大乘经里面讲说,佛不度众生,佛是说老实话,众生怎么得度?众生是自己度的,自己觉悟。他自己觉悟,他就自己超度自己,自己度自己,你是自悟、自修、自度。佛是说真话,你自悟、自修、自度,那不就是《感应篇》里讲的“惟人自召”吗?“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吗?“惟人自召”就是你自己度自己啊。

你堕落到三途,堕落到地狱,不是别人干涉你的,是你自己造作恶业招来的恶报,怎么去怪别人呢?佛菩萨虽然慈悲,也不能够给我们添一点福,也不能代我们受一点罪,免除我们一点罪,那是办不到的。佛菩萨要是这样做,那我们就不要相信他了。佛菩萨教导我们,你今天享福,福从哪里来的?你今天受罪,罪从哪里来的?他只不过把这个事实真相跟我们说明白,道理跟我们讲清楚,让我们去觉悟了,我们不再造恶业,祸就远离。我们努力行善,福报就现前。这是佛菩萨真实的教诲。我们听了、我们看了,我们接受,这叫自求多福。他说,个人是如此,家庭也是如此,社会国家世界无不是如此。这一段老和尚的开示讲得非常地好,惟人自召,自悟、自度、自觉、自修,自然而然你就能够解脱,能够往生极乐。

我们今天就讲到这里。若有讲得不妥之处,请各位同修大德批评指教,阿弥陀佛。


文字稿来源:因果教育弘化网


声明:文章来源网络整理!版权属于原作者!感恩您的阅读!欢迎关注传统文化扎根网微信公众号。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本文地址:https://www.guoloujiang.com/30483.html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