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老师主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105集)

●因果者,圣人治天下,佛度众生之大权也。若约佛法论,从凡夫地,乃至佛果,所有诸法,皆不出因果之外。——印光大师。


《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一百〇五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4/11/22 台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105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们研讨《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二十五句,【济人之急,救人之危】。请各位同学翻开课本三百二十九页,我们看经文:

【延平祝染。每遇岁歉。设粥大救饥民。其子乡试日。邻人梦人驰报状元。手执大旗。有施粥之报四字。果联捷。大魁天下。昔人论赈济之法。设糜最下。而席文襄救江南大饥。特主赈粥。谓给散银米。必须编审详确。杜绝弊端。饥民命在旦夕。何能悬待。设粥则所赈皆贫民。为救饥急着。是可见最下者。亦有当用之时。在临事者。相机度宜耳。非可一律拘也。有论设厂施粥。事虽美而实未尽善。一则老弱不能赴。又如数里之远者。忍饥而冒风寒易病。倘若来十里。归十里。再守候拥挤。未能即徧。多食则腹胀。少食则即饥。且沴(lì)气熏蒸。常致变生意外。有食粥而即毙者。有其躬一俯而粥即喷出者。言之惨伤。是宜体察。乃见为善之真。今更得良法。莫若用粥担。每担用白米五六升煮粥。盛以有盖桶。其下或置少火。使不冷。外备小篮。贮碗十只。筷十双。盐菜少许。挑担至通衢。或郊外。遇贫者。令其列坐。给一餐毕。借水涤器。以便后食者。约每担可食四五十人。十担便足食四五百人。得逐里逐巷。每日各各举行。诚有随时救济之实。而无设厂聚人之弊。此赈粥至便至当之法也。】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延平祝染’,“祝染”是这位善人,“延平”在今天福建省南平市这一带。

‘岁歉’就是一年的农业收获、收成不好。

‘设粥’就古代天灾来的时候,由政府机构或者善心人士,在一个定点或是一个地方提供这些米粥给灾民吃,这个叫做“施粥”,在古代是非常普遍的。中国人喜欢吃粥,当然可以煮很多东西下去,比如说广东粥等等这些。施粥之报是真的很感应道交。我认识了一位王老师,《弟子规》的老师,她的丈夫崔居士,本身对《历史感应统纪》非常地深入,在高中教书。他就曾经跟我讲这个故事,就是他的爷爷在大陆,那个时间点应该是在清朝或者是民国初年,因为战乱频繁加上天灾不断,所以他爷爷都会在家门口,会找一个定点。因为他爷爷家里经济情况还算是中上以上,所以他爷爷就在这一个定点,就是这里讲的施粥,提供热粥给路过的灾民来食用。因为灾难来的时候灾民流离失所,所以他爷爷就常常做这样一个施粥的善事。

这位崔居士就讲,他爸爸跟他哥哥,因为他爸爸也刚好两兄弟,他爸爸现在还住在台北县(新北市)的永和。他爸爸跟他哥哥,他爸爸的哥哥就是他大伯,到东北去玩,刚好在松花江那边滑冰,刚好那个时候是冬天,松花江那边就结冰。他们就在上面,两兄弟在上面滑冰玩乐,结果踩到一个地方,刚好是一个湖泊,那个地方冰当然就比较脆弱,他们就踩空以后,冰踏破,两兄弟就掉下去了。掉下去就等于要沉尸湖底,那就要死掉了。正巧刚好有人路过,把他们两兄弟救起来,没有死亡。否则那次照他爸爸的形容,一定非死不可,怎么会那么巧在那个冰天雪地,虽然说很多人在滑冰,可是他们两兄弟在滑的地方没有什么人。正好有一个人就在旁边,就刚好把他们两个救起来。

他爸爸后来在战乱的时候,又撤退到中国南方来。那个时候,因为国民政府撤退到台湾的时候兵荒马乱,几乎谁有办法弄得到车位、弄得到机票,就有办法搭上飞机、或者船、或者火车,才有办法撤退到台湾本岛。所以战乱真的是很可怜,流离失所。他爸爸正好得到一个位子,是他们的一个好像是朋友给他的位子,就上去了。那就第二次了,结果跟他换的那个人,后来就在机场被炸死了,好像是死掉了,等于换了那个位子以后,就换了这个灾难,就等于他顺利到台湾来,跟他换位子的那个人,后来就战死在机场附近,那就第二次灾难了。

第三次,到台湾来,因为他爸爸对于《易经》,对中国古典的小说、古典的书籍很有兴趣,而且像是知识份子,喜欢写文章。早期台湾戒严,蒋介石先生在台湾实施戒严,他爸爸因为写文章比较尖锐,不符合当局的需要,所以就被关了,在监狱里面关了好几年。他爸爸就在监狱里面,就写《易经》注解,出来以后去给人家算命,因为他会推算,《易经》他会推算,他自己知道,他知道他自己活几岁。他跑去给人家算命,算命先生跟他讲说,这个人,因为他去算命的时候,对方算命的不知道算命这个出生年月日是他爸爸本人。他说这个人应该死掉了,他说两次都应该死,一次在北方,一次在多久以前,就是那个撤退战乱的时候。所以很不可思议。

所以这个地方讲说,祝染他设粥大救饥民,他儿子得到大魁天下,这是有可能的,感应道交,福报很大可以福荫子孙,这是事实。福报可以送给别人,但是功德没办法送给别人。比方说你修很多福,你可以送给你爸爸,给你妈妈。像我以前印经书,我都会写我爸爸的名字、我妈妈的名字。虽然他们没有学佛,但是他们临命终的时候,都仗这个福德,都得到了利益。我都把那个助印经书的功德回向给他们,这是事实。我妈妈要往生的时候,那时候要断气,没办法断气,在那边痛苦,在断气的时候非常痛苦,插管一个月,血都是用喷的。满一个月以后,当天晚上她要舍报,那天晚上我在家里就把她这十几年来,我帮妈妈助印经书,就在佛陀教育基金会助印佛经的这些经书的名称,还有那个功德,我就跟佛菩萨禀报,跟地藏菩萨报告,我就把它化掉以后回向给妈妈,妈妈就舍报了,很不可思议就舍报了,结果当天晚上就舍报断气了,往生了。

所以设粥得到施粥之报,这个是千真万确的,感应道交,各位一定要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再下来‘乡试’,“乡试”是中国古代科举考试之一,唐宋的时候称乡贡、解试,由各地州府主持考试本地人,一般都在八月举行,所以又称秋闱。科举考试名称,明清两代每三年一次,在各省省城举行乡试,中试者称举人,这个是“乡试”。

‘联捷’,科举考试连中两科、或三科都及第,这个叫“联捷”。

‘大魁天下’,科举考试,殿试得居首选,即中状元,这个叫“大魁天下”。

‘昔人论赈济之法,设糜最下’,这个“糜”下面有个米字,就是粥的意思。

‘席文襄’这个人他又叫席书,是明朝四川遂宁人。

‘编审详确’就是说要调查户口,而且要非常地详细明确,我们现在讲的编造名册,叫做“编审详确”。

‘悬待’,“悬”就是久延不决,“待”就是等待、等候。因为你在那边发放米、钱,都要排队,这叫“悬待”。

‘急着’,“急”就是很急切、急需,“著”就是比喻他的方法、手段。

‘临事’就是处理事情,或是治理政事。

‘相机度宜’,“相机”,察看机会、等待因缘,“度”就是推测,“宜”就是适当的事情、适宜的事情或是办法。

‘一律’就是没有例外。

‘论设厂施粥’,这个“厂”古代叫做粥厂。范仲淹也有这样做过。这个“厂”不是说有一个工厂,它是一个棚舍,简单讲就是一个大房子,叫做“厂”。

再看下面三百三十页,‘未能即徧’,“即徧”,“即”就是立即,“徧”就是普遍。

下面这句成语,‘沴气熏蒸’,“沴气”就是灾害不祥之气,“熏蒸”就是那个气味往上飘升、或是散发,叫“沴气熏蒸”。

‘其躬一俯’就是这个人吃了粥以后,身体弯下腰,“躬”就是身体,“俯”就是弯个腰这个意思。

‘惨伤’就是非常悲惨伤痛。

再来‘粥担’,“担”就是用扁担挂在两头,挑这些粥去给大家用。

‘贮碗十只’,“贮”就是盛东西,把粥盛在碗里面,这个叫“贮”。

‘通衢’就是交通要道。

‘赈粥’就是旧时代,以前为灾民或贫民施粥,这个叫“赈粥”。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白话:

延平地方有一位祝染,每遇到歉收的年头,他都会设粥来大救饥民,大救灾民。他的儿子参加乡试的那一天,邻居作梦,在梦中告诉这个邻居,‘驰报状元’,就是‘手执大旗’,拿了大旗,上面写‘施粥之报’四个字。后来果然祝染的儿子,“联捷”就是连连中试,最后“大魁天下”,考上状元。以前的人说要赈灾救济的方法,设施粥是最下,是最不好的方法,最下策。但是席文襄他救江南大饥荒的时候,他特别主张用赈粥的方式。他说,你给他米、给他银钱,发放银钱,必须编造名册,而且要详实确实、确切,而且要杜绝弊端。然而饥民他命在旦夕,怎么能够在这边等待呢?“悬”就好像灾民的生命倒挂在梁上一样这么痛苦,就是“悬”。

设粥它所赈济的都是贫民,而且都是救这些饥荒,急着需要马上给他们,有饭跟粥给他们吃的,所以说它是最下策,但是也有它可以用的时候。法无定法,你看当时的情况。只有在执行的时候、在做的时候,选择适当的时机,用适当的方法,不一定说要一成不变这个意思。也有人说,设厂施粥,事情虽然美、虽然好,但是没有办法‘尽善’,没有完全做到完善。因为有一些‘老弱’,年纪大的或是比较衰弱的人,他不能够到现场。他可能住在数里之远,他真的要来吃这个粥,他要忍受饥饿,而且还冒着风寒,容易生病。倘若他过来是十里,回去还要十里,还要在现场‘守候拥挤’,守候推挤。所以它不能够马上全面实施赈济。

而且你多吃,肚子会胀气,少吃马上就饿了,粥很容易消化。而且现场吃粥的时候,它会有这些恶气到处熏染。因为灾难时期,大家生活比较困难,生活环境比较差,也有可能衣服都没有办法换洗,而且卫生条件比较差,当然就会怎么样?这里讲“沴气熏蒸”,味道就很不好闻了。所以常常发生意外。有人在吃粥的时候,突然间死掉了;有人一弯腰,粥马上喷出来。我们光靠想像这样,就觉得很可怜,对不对?“言之惨伤”,真的是很悲惨,令人伤悲。

所以我们应该好好去体察,就是要去关怀这些苦难的人,你就可以见到‘为善之真’,是在那个心,不是在施粥有没有用、方便不方便,是在那个心,那个“济人之急,救人之危”那个心。那个心很真诚、很急切,会相应菩提心,直心、深心、大悲心。菩萨因众生的苦做悲体,因众生做悲体,因众生的苦而生悲心出来,因为生悲心而发菩提心,因为发菩提心而成等正觉。不是说菩萨去救众生,就一定要成佛,是因为成就你这样的一个功德,成就你这样的一个佛道,无上菩提。所以菩萨对众生,他都用平等心。

所以你要把这样的一个灾难,乃至于苦难的人,这些灾民,当成菩萨示现。他们就是菩萨,他们在示现,给你能够行慈悲喜舍的一个因缘。所以你要感恩。你不能说,我这样就有福德,我这样就有功德,我可以成就佛道,这样不行。“度无量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度者”,不住色、声、香、味、触、法布施,“离一切相,即一切法”,即名诸佛,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这个地方就在探讨第二个方法,就是说‘今更得良法’,它说,现在有更好的一个方法。它说,不如使用扁担来挑粥,每一担用白米五六升煮粥,把它装在有盖的桶子里面,下面放一些少火,让它不要冷掉。外面放个小篮子,里面装了碗十个、筷子十双,加上一些盐巴跟咸菜少许。挑扁担到交通要道或者郊外,或者遇到贫穷的人,让他们坐好,给他们一餐毕,给他们吃一餐饭或是粥,这个地方应该给他们吃粥啦。然后他们这些灾民用完以后,再借人家的水,再把这些碗筷洗干净,以便后来的人可以再继续吃。这样每一担可以大概提供四五十人来吃。你挑十担,就可以让四五百人来吃。

而且‘逐里逐巷’,每天都可以举行。而且可以随时救济的事实,实际就是有这样的一个真实,随时救济的真实。而没有设粥厂的弊端,因为粥厂要排队,要走很远的路,它是定点,这个是做不请之友。我们《地藏经》里面讲,叫“亲手徧布施”,我亲自把粥送到你家来、你的门前,你本人面前提供,这个功德可大了。各位如果今天换成你回到以前,你是古代的人,你愿不愿意去挑这个十担呢?你能不能这样天天挑呢?考验你的菩提心,考验你的悲心,很不容易。

所以你现在看到,今天不管是台湾或是大陆,尤其是大陆,富豪非常地多,十亿百亿的都非常地多。你没看到他们前世布施,那都是前世布施而来的果报。印光大师说,如果是靠人力为之的话,就是靠人去操作的,比如说你投机取巧,靠人际关系,靠奸诈的手段去骗来的、去诈来的,印光大师说那个都会有灾难,还有奇祸,而且迅速的那些福报马上不见。比如说我们现在讲,铤而走险的、走私的、贩毒的。前一阵子美国的金融风暴,那个就是没有种福因,没有种善因。所以等无常一来的时候,马上消失殆尽,变成赤贫,没有钱。所以因果不空,因果是真实不虚,我讲到现在我深深体会,老和尚讲这句话的道理,因果不空,讲起来很简单,要深信不容易。大家都会讲,朗朗上口,因果不空,真叫你做的时候,你又不做。所以它是相续不空、循环不空、轮转不空,老和尚讲的没有错。

所以赈粥是‘至便至当’的方法,就非常恰当、非常好的一个方法。我们从祝染这样的一个施粥之报,感召他的儿子大魁天下。我想他也没想到说,祝染也没想到说,我设这个粥厂,我来救这些灾民,就说我儿子一定可以考中状元。我想他当时应该是没有这样的想法,他完全是悲天悯人,不忍众生受苦,而发了这一念真诚的心。

所以善事人人可做,《德育古鉴》里面讲:“崔子有言:‘惠不在大,济人之急可也。敝衲之所直无几,而寒雪时冻者得之,不啻重裘之温矣!昔陈璲家本清贫,每急于行义。常戒诸子,遇贫者宜随力赈之,不必计多寡;若待富后行,恐终无济人之期。人可以财力不及自诿哉?’”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也是我们常常在犯的毛病,因为现在不是台湾都很流行签乐透吗?我们台湾现在也学美国,流行什么乐透,以前是流行那个赌博叫大家乐。乐透就是一种类似彩券,国家来做,里面再提拨一定的比例,做一个帮助残障人士的基金。这样好像说你签乐透,你买乐透就好像做善事一样,坦白讲它也是一种赌博游戏。很多人就跟我这样讲,让我民乐透。前阵子不是什么,没有人中,一直累积,累积到三亿、四亿、五亿、七亿。就有人讲了,有人跟我讲,让我中一亿、两亿,我捐一千万出来做善事。

这里就跟你讲这样,不要等到你有钱再来做,你要怎么教子孙呢?崔子说,恩惠不在大,能够帮助人家在急迫的时候,这是最重要。像我今天,因为我这边都不看报纸、不看电视,我今天就看到,我都会浏览一下网络的新闻,看一下发生什么重大事情。虽然我是在讲堂用功,但是天下事我还是关心,就像老和尚他没有看电视、没有看报纸,可是老和尚跟我讲说,弟子还会帮他整理全世界重大事情的一个汇报,就重大标题的,发生什么事情,会呈报给老和尚看。老和尚他是关心人间,关心众生的苦。

像我今天就看到一个新闻说,两个夫妇,他们早上起来去做生意,到市场去摆摊,小孩子寄在台湾中部,叫爸爸帮他照顾。一早从南部出发要去市场摆摊,就偏偏在高速公路的路肩,一部车子故障,没有放警告标志。两个夫妻就这样撞上去,后面再一部车追撞,刚好撞到他的油箱,汽车的油箱爆炸,起火燃烧。两个夫妇在那一刹那之间,生死之际,两个互相拥抱,死了。我看这个新闻觉得很可怜,虽然想去帮助他也不知道找谁。然后他爸爸跟记者讲,他说,这样突然间儿子没了,媳妇没了,家里失去依靠,怎么办?

所以确实灾难来的时候,真的有很多人真的是没饭吃,真的是没有棺木可以埋葬,这是事实。所以这个社会、这个人间真的需要菩萨,真的需要善心人士。为善最乐,我常劝大家这样做,为善最乐。这个世间绝对需要菩萨在人间。老和尚讲,众生这么苦,菩萨都不忍众生苦,一定会乘愿再来的。

所以这个地方讲说,他说,“济人之急可也”。像我刚才讲这个故事,就是济人之急。所以假如有一个慈善机构或者慈善的基金会,能够专门去蒐集这方面的讯息,现在网络也很方便,你马上通报。现在很多网络族,其实都在守着电脑没有事做,你就可以做这样,去追寻这个案子到底发生在哪里?然后透过当地的比如说区公所,或是邻里乡长、里长,下去做呼吁号召。然后把这个讯息,现在网络很方便,什么手机、电脑、网站一大堆。你可以这样马上po出去,马上爱心就送到了。不要说现在的手机、网站都拿去做不好的事情,好的事情要赶快有人去做,不要用手机或是网站或是微信,就传播那些人我是非、腥羶垢秽的那些事情,不要去做那种事情。你可以利用现代的科技去传播佛法、传播善法。

所以济人之急就非常地重要。你一件破的衣服,或者一件很普通的衣服,“敝衲”就是一件很普通的衣服,可能价格没有多少钱。可是突然间在冰天雪地,他就很需要啊,“寒雪时冻者得之”,“不啻”就是说,就好像突然间得到很重的一件皮衣一样,很温暖。他说以前有一个人叫做陈璲,大概家里很贫穷。他虽然家里贫,但是他一定急着“行义”,“行义”就是什么?就是去做救济的事情。他常常告诉他的小孩,“诸子”,告诉他的几个儿子,他说,你们遇到贫穷的人一定要“随力赈之”,要随时随力的去帮助对方。

那现在就来了,有人问一个问题说,如果在马路边那个乞丐是假的,要不要帮呢?也许中国大陆也会有这种情形,比如说他假装去撞你的车,那他死在现场,假装死在现场也有。也有听说是一个类似那种黑道集团的,控制残障人士,博取人家同情心,在天桥下、路桥下、在马路边苦苦哀求叫你施舍。或者是假装的,你在看的时候,他装得很可怜。你一走以后,他马上跑到旁边去抽菸的、去吃东西的,这大有人在。也有这种情形,不能说是没有,当然我们要用智慧去辨别。

他说,陈璲跟他儿子讲,不要去在意说你捐多少钱。像我小孩,我都告诉他,你收入多,你就捐多,你收入少,那你捐个五百块台币、两百块台币,是在那个心,那个长远的心,所以“不必计多寡”。如果说等到有钱再去做,恐怕永远没有去帮助人的时间跟时候,人可以用财力不足来自己推诿吗?很多人都这样,我钱不够,我薪水很少,我怎么去帮助众生呢?有心就不难,有愿就不难。你可以从一百块,老和尚刚开始也是没有钱,老师跟他讲说,那你一块钱有没有?老和尚说,有。那从一块钱开始买东西,跟大家结缘。老和尚今天福报这么大,也是这样点点滴滴累积来的,财施、法施、无畏施。

现在时代不一样,要怎么施粥呢?你随着时代进步,其实也是可以用现代的方式来做救济、救急的工作。比如说台湾来讲,我想到中国大陆应该也有很多这种善行。比如说在台湾来讲,现在最普遍就是所谓的超商,我们台湾叫超商,比如说像7-11,超商是一个很方便购物的社区的一个点。像台湾就有善心人士,会跟超商做合作。比如台湾有一个,我上次讲过曹庆,创办创世基金会,专门照顾植物人,还有又贫又穷又病的老人,或是独居老人,创世基金会,他另外还成立一个华山基金会,他们就怎么样?他们常常送热食便当去给街民吃。

所以曹庆这位大菩萨真的很了不起,他真的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公务人员退下来,竟然可以做这么伟大的事情,叫做创世基金会。他也没有什么宗教信仰,他不属于佛教、他不属于道教,他也都不是,他也不属于儒教。但是他确实是个菩萨,台湾多少人响应创世基金会的善举跟善行。从一块钱、一块钱这样捐,从发票这样去捐,捐到他现在可以在全台湾盖了那么多的植物人的医院,送那么多热食跟便当。热就是很热那个热食便当,给这些流离失所的人吃。

他就跟台湾有一家超商叫OK,OK商店合作,怎么做呢?他说,爱老人,爱心便当。因为社区很多,事实上有很穷的老人他独居,比方说他老伴已经走了,儿子不理他,媳妇不理他,或者根本没有儿子,也没有媳妇,也没有小孩的,这些事实上是很多的。他就推动一个什么?就是时间到了,你可以到超商去用餐,你去登记,填一个资料。然后或者你是一个弱势团体、独居老人,他每天有善心人士提供爱心便当,这个非常好。

另外新北市,台湾新北市那个市长也很用心,他推动一个幸福保卫站。有些小孩的家庭,家里很穷,父母收入不高,当然学校会提供营养午餐,现在大部分都会提供营养午餐。但是也有些小孩,他就可能不能温饱,他说只要十八岁以下的学生跟孩童,不管你有没有设籍在台湾的新北市,也不限定你是中低收入的,你可以到新北市的四大连锁超商填写资料,就可以享受八十元以下的免费餐点。这个是市长非常有爱心的一个善行。

我们再来看下面这一段:

【魏时举。好施。遇岁歉米贵。即发廪平粜。只取时价之半。尝曰。凶年之半价。即丰年之全价。虽少取之。不为损。亲友之贫者。常赒之。一郡多赖以济。子收节。官尚书。】

我们看字句解说:

‘魏时举’是北魏钜鹿人。

‘发廪平粜’,“廪”就是公家的粮食,“平粜”就平价卖出,官府在荒年缺粮的时候,将仓库所存的粮食平价卖出,这叫“发廪平粜”。

‘赒’是周济。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白话解释:

有位魏时举,他喜欢布施。遇到荒年的时候米价贵,就把米仓里面的米粮平价来卖出。但是他只取当时米价一半的钱,来卖给这些灾民。他常常说了,他说遇到凶荒之年,就歉收的年头,用半价卖这个米,就是丰收那一年米价的全价。虽然钱拿得少,但是不损失。因为丰收的时候价格会比较好,就卖得比较好。他亲友里面如果有贫穷的,他常常去救济他们,这整个郡县里面都靠他接济。他的儿子叫魏收节,官当到尚书,尚书相当于现在讲的部长,这是这一段白话解说。

我们再看下一段:

【宋黄承事。每岁收成时。出钱籴米。至来年新陈未接之时。粜与细民。价不增。升合如故。后梦紫府真君曰。赐汝子。位至尚书。汝身登仙籍。后果俱验。元丘长春真人曰。平粜米。是第一大方便。诚歉岁济人无量功德。有力者。于收成时。广行收籴。或有田地。自能收积。遇缺乏时。只依原价出粜。在己未损。在人极利。亦何乐而不为乎。次则量减时价。均粜尤佳。】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黄承事’这个人,他就是黄兼济,他是北宋四川成都人。在《德育古鉴》里面,有记载黄承事这个故事。但是《德育古鉴》里面讲的,是用黄兼济的名称。我们看《德育古鉴》这样提,它说,黄兼济他是成都人,当时成都的知府叫张咏,这个“知”就是知府。所以张咏当时做成都的知府,张咏有一天梦到紫府真君来告诉他,梦中就跟他讲了,他说西门黄兼济到,就看到一个人头部戴了羽巾,古代读书人都会戴那个头巾,穿的衣服好像道服就进入了。这个紫府真君就降台阶,去接待他上来,是张咏在梦中看到,紫府真君接黄兼济。黄兼济坐的位置,是坐在张咏的上面。

等到天亮了,张咏觉得这个梦很奇怪,他就去拜访黄兼济,真有这个人,他就去拜访黄兼济,果然就是梦中所见的这个人。他就问黄兼济说,你平常是做什么善事呢?以致于紫府真君这么礼遇你呢?黄兼济说,他说也没有什么,“初无善事”,我并没有做什么善事。就是麦要熟的时候,他可能种一些麦,麦要熟的时候,我“以钱三百缗”,这个“缗”是古代的计价单位。我以三百缗来收购,然后到第二年的时候,米麦,“禾黍未熟”,就是说,麦还没有收成,没有收成的话,民众生活就很艰苦,“小民”就是民众,“艰食时”,就是没有麦可以吃。那个时候黄兼济就把麦卖出去,价钱没有变,但是升斗一样,他也不涨价。

他说,对我当初来讲,我并没有损失,但是民众可以得到救济,危急的时候可以食用。张咏就赞叹他说,怪不得你坐在我上面。然后马上派官员去,等于讲说表扬黄兼济。黄兼济后来无疾而终,他的子孙大显。所以这个就是“匹夫可以行之矣”,任何人都可以做的事情。所以你想帮助人,你不一定要坐那个官位。像他只是一个有米的人,他只三百缗买进来放著,但是第二年收成不好,他一样用这个价钱卖出去,他也不涨价。一般人都会斤斤计较,我三百缗买进来,我卖的时候卖四百缗,赚一百缗。他不赚,他不赚就是做善事。所以这个是《德育古鉴》里面记载黄承事的故事,刚好《太上感应篇汇编》里面有记载他的故事。

再下来‘细民’,“细民”就是平民。

‘升合’,这个字要念葛,不是何,要念葛,“升合”就是一升一合,比喻数量很小,少许的米粮。

‘紫府真君’是道教的一个仙人,道教所称的仙人。他们道教所称仙人居住的地方,叫“紫府”。“真君”是道教对神仙的尊称,也泛称修行得道的人。上次老和尚在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讲座,末学有去参加,它有邀请到马来西亚那边的道长参加。他们真的是戴帽子,他们戴帽子穿那个道服很特别,也让我们觉得说,道教的服装有它独特的地方。

再下来‘丘长春真人’,他名字叫丘处机,他号长春子,十九岁出家,他是全真道教七真之一,他是金朝时候的人。他认识一些读书人,后来应金世宗,金朝皇帝金世宗的召请到中都,成吉思汗十四年的时候,他率弟子李志常等西行,见成吉思汗在西域雪山。成吉思汗问他长生之道,怎么长命百岁?丘处机这位修行人,这位真人他就跟成吉思汗说了,你清心寡欲就可以了,而且你不要常常发动战争,天道好生,天有好生之德。他跟他讲,“并以天道好生为言”。后来成吉思汗赐他叫大宗师,掌管天下的道教,这个是元朝丘长春真人。

‘平粜’就是在荒年缺粮的时候,将官府仓库所存的粮食平价卖出,这叫“平粜”。

‘歉岁’就是荒年。

‘收籴’就是收购粮食。

‘量减’,“次则量减时价”,“量”就是考虑,“减”就是减轻、降低。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白话:

宋朝的黄承事,在每年粮食收成的时候,他都出钱买进米粮。到第二年,新米还没有推出的时候,旧米已经用完了。青黄不接的时候,他把米粮卖给老百姓,但是价钱他‘不增’,就是价钱不涨,不加价。“升合”,几公升几斗,量器不变。后来梦见紫府真君跟他说,上天赐你儿子,位至尚书,而且你将来可以登仙籍。后来果然都灵验。

元朝丘长春真人说,能够以平价卖出米粮,是给穷人最大的方便,第一大方便。实在是歉收荒年救济灾民的无量功德。有财力的人,于收成的时候要“广行收籴”,就是说要广为买米粮。或是自己有田地的人,自己能够收藏积蓄,遇到市面缺乏米粮的时候,你就要照原价卖出,对于自己毫无损失,但是对于灾民有很大的帮助,极为有利,又何乐而不为呢?其次可以比当时的价钱降低,能够全部以平均的价格卖出去最好。这是这一段黄承事济人的事情。

我们再看下面这一段,我们看经文:

【邓成美。约族人做周利会。取凶年不能杀之意。其法丰收时。每亩出谷一斗。或二斗。来春以二分息放出。秋场交还。成美秉公董其事。后遭荒旱。不但救邻族。且能及人。寿七十五岁。死之日。异香满室。邻人见冥役无数。声言迎某城隍者。】

我们看字句解说:

‘邓成美’是明朝人。

‘周利会’它是一个慈善的机构,为什么取成“周利会”呢?“周利”就是财利富足,它是从《孟子·尽心》篇里面引用出来的,《孟子·尽心下》它有讲:“周于利者,凶年不能杀;周于德者,邪世不能乱。”这什么意思呢?“周于利者”就是说,平时有富足财利的人,你到凶荒之年,要出来救济灾民,不能让民众饿死,这叫“凶年不能杀”。有福报、有财利的人,你要出来做这件事情,这个叫“周利”的意思。你有钱、有福报,你要去帮助苦难的人,把福报布施出去。就是佛在《金刚经》里面讲的,菩萨有福德不受福德。我也认识很多善心人士跟莲友,他们生活其实都很简单,自己也没有住什么豪宅,车子开得也很简单,吃得也很简单,但是帮助人都很热心。

《孟子·尽心》篇里面就讲了,“周于德者,邪世不能乱”。它说,你平常有累积功德,你有德行,在这个邪法的乱世就不会乱掉。这个人间如果有德行的人在这边讲经说法,那么这个世间就不会乱,意思就是这样,“周于德者,邪世不能乱”。“凶年不能杀”,就刚才从《孟子·尽心》篇里面出来的,“凶年不能杀”,不能让民众在凶荒之年、灾年,他们被饿死,这个意思。

‘秋场’是秋收使用的打谷场。

‘董其事’就是主持这个事情、主管这个事情。

‘冥役’就是阴间的官差。

‘声言’就是声称,就说了。

‘城隍’是守护城池的神。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

有位邓成美,他邀他们的亲族、族人成立一个周利会,这样一个慈善的组织。主要取周利会的意思是说,希望灾荒之年不要让民众饿死或是饿杀。他们的方法怎么做呢?是在丰收的时候,每亩田拿出谷粮一斗或是两斗,因为都是他们的族人,你拿一斗或是两斗,隔年春天再以两分的利息借贷出去。秋收的时候,秋天收割的时候,本利收回。邓成美他亲自主持这件事情,所以他们的族人之间,乃至于他们这个郡,就没有人饿死,或者是没有饭吃的情形。

后来遇到旱灾来的时候,‘荒旱’就是旱灾来的时候,不但可以救亲族的人,而且还救其他的人。他享年七十五岁,在过世的那一天,房间异香满室,邻居有看到很多阴间的鬼役,鬼差口说要迎接邓某去当城隍。邓成美到后来当了城隍神了。

我们现在来讲,很多人可能对城隍神、城隍爷,只知道说中国有三个,安定我们传统文化,安定我们五千年文化的一个安定力量,就是老和尚讲的孔庙、宗祠跟城隍庙这三个地方。祠堂是一个家族聚会的地方,很多事情,家族里面的事情,都在祠堂里面解决。所以这个祠堂,它是我们伦理一个稳定的力量。孔庙是教学的地方,教道德。第三个城隍庙是教你因果。所以我们就来探讨说,为什么邓成美他成立周利会,他死后成为城隍神呢?我们讲说他的德行循这个,我们佛家讲叫五戒十善,诚正为神。

我就引用《群书治要》里面这样说,它说:“君子养心,莫善于诚。致诚无他,唯仁之守,唯义之行。诚心守仁则能化;诚心行义则能变。变化代兴,谓之天德。”他为什么可以当天神?为什么?因为他就是行仁、行义。它说“君子养心”,我们怎么样去修我们这念心呢?最重要是要真诚,“莫善于诚”。它说你要“致诚无他”,你只要守住仁,就是慈悲心就可以了,守住仁德,然后实践道义,“唯义之行”。你能够守住慈悲的仁德,就能够去感化他人。你能够行使道义,就能够改变风俗,使民心向善,善良的风俗就会为之一变,这叫“变化代兴”。你这样守仁跟行义,你的德行就跟上天一样,这叫天德,就可以跟上天同德,所以死后就可以当神,它的道理从这个地方来。平常他行仁、守仁、行义,他有慈悲心,去行仁义的事情,邓成美就是这样来的。

我们就来探讨城隍的来源,在《周易·泰》里面,它说,“城复于隍,勿用师”。在《说文解字》里面说,“城,以盛民也”,“隍,城池也”,“无水曰隍”。从以上的古书记载,我们可以很清楚的知道,原来“城”是指城墙,古代城里面的城墙。“隍”是指没有水的护城河。我想在中国大陆都有,就是城的外面都有个护城河,那个没有水的护城河叫做“隍”。所以城隍一词,它原来的意思,是保护人民身家安全的城墙跟护城河。在《梁书·陆襄传》里面提到,就记载陆襄曾经率领城中的百姓一起修城隍,以防备敌人来袭。而汉朝的班固也曾经为文说,“修宫室,浚城隍”。

所以我们可以知道城隍的信仰,我们现在讲说,拜城隍爷,城隍的信仰原本是起于人民对于维护自身安全的城墙,跟护城河的一种敬谢之心,感谢它们长年来保护人民身家财产安全的贡献,就演变到现在我们讲的城隍神。城隍爷到底是谁呢?城隍爷按照民间的记载,祂不是固定的一个人,祂跟现在的市长、县长一样,也是一个官职。城隍爷跟其他神明不一样,祂是有任期的,祂做得好会被拔擢升官,更升一等的天神,做不好的话,祂会被免除职务受罚,跟人间一样,还要贬官。掌握城隍任命的大权是谁呢?是玉皇大帝。

根据民间的记载,能够当城隍神,祂有三个善行。第一个,祂在世的时候,祂一定是忠良孝悌有德行的人,我们说忠孝仁义。第二个,生前要有才学教养,正直无私,或者是个好官。第三个,就是祂生前有行善,或是其他的原因。在清朝的时候,政府单位有盖城隍庙,所以以前城隍庙是政府单位盖的,祂做为帮助地方的官员,管理地方事务,祂就变成地方的守护神。所以他们新官上任的前一晚,一定要去先拜见城隍爷。

人在死后还没有到阎罗王那边去报到,也先到城隍爷那边去报到,拿人生前在世的成绩单,行善的成绩单。所以城隍它是一个地方的官庙。明太祖的时候,他因为城隍保佑,所以明文规定,他下旨,天下各知县、知府都要祭拜城隍爷,而且新官上任一定要去祭拜城隍。所以城隍爷自古以来,祂是一个城、一个县一个城墙护城河的守护神,演变成一个区域的守护神。祂不仅管阳间的人,祂还管阴间的事情,人死后灵魂的事情。这个以上仅供各位参考。

民间传说城隍爷祂是司法神,祂管六个执行官,文官、武判、牛头、马面、枷神、锁神,七爷、八爷是指范谢两位将军。讲到这个七爷、八爷,黑白无常,各位都说,这会不会是民间信仰呢?我就问各位,你会不会说这好像是神话故事。我在讲经里面或者讲座里面,我常跟各位讲的就是,我们一定要开发我们自性的智慧。但是因果是不空的,你造业一定有果报,一定有三恶道,你造善行善,一定有三善道。

我有一个莲友叫做连阿勉师姐,以前我在讲座也有讲过,她的妈妈叫连吴差,现在已经往生,往生到极乐世界去了。连师姐的妈妈连吴差,当时中风的时候,住在我们台北市的仁爱医院。连师姐她跟我共修很久,我《地藏经》的读诵的木鱼就是她打的,她修得也很好,而且很有定功。她平常就帮人家缝缝衣服,在工厂做手工裁缝的工作。当时我怎么度她来行菩萨道呢?后来因为我跟我师姐去帮助一些团体,煮素斋给人家吃,每个月一次,都要煮一两百个人的素斋,给环保人士他们来吃午斋,一个月一次。

我就跟连师姐讲说,妳平常怎么煮素食给妳家人吃?她说,他们都不吃素啊,我就把青菜烫一烫,他们爱吃就吃。我说,妳这样不行,妳没办法度妳家人。她说,那怎么做呢?我说,妳一定要用心去煮素斋,把他们带进来。先以利钩牵,而后入佛智,他如果觉得素食很好吃,他就会多吃素食,就减少杀业。当时她先生喜欢钓鱼,每个礼拜六、礼拜天都去钓鱼,然后钓了一大堆鱼回来,都把她的冰箱塞得满满地。连师姐非常苦恼说,整个冰箱都是鱼,这就是业啊,这是共业啊。

那妳怎么去度妳家人呢?结果我就开始教她去行利他,去帮助众生,用素食跟大家结缘。你要去种那个,素食就是妳吃一天素,就是减少一天杀业,这样差不多磨炼了大概六七年,她也累积了福报。后来佛陀教育基金会招募志工,要煮香积,她去应征。那我再跟简老师推荐一下,她后来就录取了。现在在佛陀教育基金会煮素食给这些志工吃。我就跟她讲说,妳现在已经在佛国了,在极乐世界,每天见的都诸上善人俱会一处,那不就极乐世界吗?佛陀教育基金会专门都是在印佛经到全世界去流通的。

她的妈妈中风,在台北市仁爱医院,她非常地焦虑、非常地忧心,为什么?因为她妈妈算是重度的中风,呈昏迷状态。后来醒过来,醒过来以后,不认识连师姐她们姐妹,她们两个姐妹都学佛。连师姐就到我们讲堂共修《地藏经》,我在诵《地藏经》的时候,她有跟我讲,她平常也忙得没有办法来找我,就为了那个妈妈的事情来找我,就在讲堂共修《地藏经》。共修完了以后,我就跟她通电话,我说,阿勉啊,连居士,我觉得妳妈妈现在昏迷醒过来,不认识妳,妳不要慌张。我说,妳妈妈平常修得很好。因为她妈妈跟我共修佛一,在长寿山共修将近十年。我以前有在长寿山,台北县(新北市)三峡区那边,有一个地方的道场叫长寿山,元亨寺老住持往生以后,我在那边帮助十年,帮他把道场稳定下来,就每个月打一次佛一,每个礼拜共修一次,用十年的时间把道场稳定下来,现在好好地。不然那个老住持往生,里面就差一点,道场就不稳定。

她妈妈跟我共修的时候,她一天一部《无量寿经》、一部《地藏经》,佛号都不断。所以连师姐就很紧张说,我妈妈昏迷,怎么往生极乐世界呢?昏迷就是不能够正念现前。那天晚上我就跟她讲,我说这样好了,礼拜六我刚好要带放生,我们先回向给妳妈妈,妳帮妳妈妈先放生一点鱼。她就大概买了五千块的鱼。我说,妳妈妈以前有没有杀过鱼?她说,一定有的。她说她们以前住在台北市的隔壁,新北市三重那边,河水要是泛滥,淡水河都会把二重埔跟三重埔那边都淹没了,鱼都跑到岸上去。她妈妈就用桶子去装那个鱼,都一桶一桶的分给亲戚朋友、邻居吃。所以我就叫她放生鱼。

放生完了以后,我们又诵《地藏经》,然后又去放生。完了以后,我跟她讲说,我带妳们到台湾中部持戒律最好的女众道场跟男众道场。女众是南林佛学院,忏公非常赞叹的一个比丘尼佛学院的道场,有六七十个比丘尼,专门研究戒律的。男众道场持戒最好的就是果清律师的正觉精舍。我们先到南林佛学院去斋僧,她们两个姐妹赚的钱不多,但是每一个道场各供养十万块,很发心,她们的薪水不高,一两万块台币而已,供养十万块,每一个道场。她们两个姐妹拿出来的钱。

然后到南林精舍斋完僧以后,剩下来就供养她们佛寺。完了以后,我们就到正觉精舍,到的时候刚好中午,清公和尚在休息,我们就把供养金放在知客室。知客师就到清公和尚的寮房外面三弹指,这样三弹指,清公和尚不出定。然后那个知客师就下来,跟我讲说,黄警官,抱歉,清公和尚入定中,不见客。我们众生都有个执著,希望师父给我加持,师父的功力比较好。所以我当时是有点失望,怎么来见不到清公和尚呢?

刚好南林精舍的当家师如慧法师跟常智法师陪我们去。那时候定弘法师还没有到正觉精舍。心里有一点点失落感,如慧法师说,没有关系,既然见不到清公,我们就到大殿去回向。我说,师父妳来说,好不好?如慧法师说,不要,你说就好了。我就带连师姐在佛前发愿,然后斋僧功德回向给她妈妈,希望能够业障消除,病苦减轻。那我们就回来了,回来的时候是礼拜六。礼拜天早上,她妈妈就吐血又大血,排泄那个血,而且量都很大。连师姐就很紧张,她说,我妈妈怎么会吐血呢?会大血呢?我们读《了凡四训》里面讲,“梦吐黑物”,你作梦的时候,你如果学袁了凡居士,或者你改过积善。《了凡四训》里面讲说,你会作梦的时候梦见佛菩萨,或是梦吐黑物或是秽物,表示说你业障消的现象。

连师姐她就是这个情形,她妈妈就是我们斋僧完以后,她就吐又排泄很多血。到礼拜一,再吐一次血以后,吐完以后,医生把她再治疗一下以后,她恢复清醒了,她认出来说,阿勉,我怎么会在医院?会讲话了,会认识她女儿了。阿勉就吓一跳,妳会讲话啦,终于恢复正念分明了。不可思议的感应道交,斋僧功德很殊胜。隔了不久,我又去看她妈妈,她妈妈中风的手就卷得很厉害,然后我再鼓励连师姐继续诵经回向给她妈妈。

隔没多久,轮到连师姐的姐姐顾着她妈妈。有一天,有一个清洁工叫阿美,这个清洁工就进来打扫了。阿美本身并没有学佛,她是道家修行,她是拜我们台湾民间的神,叫三太子。然后因为她身体特别敏感,她会有感应就会,我们台湾讲叫类似乩童,三太子神就会附她的身体,她就会起乩那种感觉。连师姐跟她讲,妳不能起乩,妳不能起乩,我们是学佛的,我们是阿弥陀佛的。阿美就没有办法起乩了,连师姐就在旁边持大悲咒,她就没有办法起乩了。

后来连师姐就问阿美这个清洁工说,妳刚才为什么说妳们的三太子这个神要起乩呢?她说,没有,那个三太子说,妳妈妈可以寿命活得很长,我们会把它想成说什么?她妈妈可能会好起来,延寿,其实是什么?无量寿,善人,善女子无量寿。然后她说,然后呢?她说,妳为什么要起乩呢?她说,没有,我的护法神说,等一下七爷、八爷要过来了,就是黑白无常要过来了。她说,黑白无常不能过来,过来就等于抓我妈妈走了。那个阿美清洁工也没有讲说,要去抓哪一间的。就说完不到一个小时,隔壁那个病人就往生了,就抬出去了。

我讲这个绝对不是故事,我们也不强调怪力乱神,但是它是确实佛陀说的,这个三界六凡的确是存在的。佛陀说,六道是真实存在的,佛陀说的,六道里面当然就有鬼道了。所以城隍是确实有这么一尊神。老法师说,老法师非常尊敬城隍神,所以在老法师的摄影棚里面,就有专门摆了一尊安徽城隍的相片。

那么这里我就来讲一个城隍神的故事。在我们台湾新竹有一个新竹城隍爷,城隍庙,在台湾城隍庙里面算是比较大的。在以前,台湾早期的时候,在新竹那个城,有一个叫林笃敬这个人,他家里非常富有,这个林氏他为人也很忠厚,个性比较鲁直。他跟城里面一个叫许友梅这个人交情不错,情同手足。但是这个许友梅本性很狡猾,利己损人。当时许民他家里穷,他向林笃敬借了白银一百元,然后跟他讲说,等到他将来有钱的时候,他一定奉还。林笃敬也慨然地答应。许民就拿了白银百元维持生活,并且去做一些小生意。过了十年,林笃敬的家,家运开始衰落,而且又生病,家里慢慢贫穷。那他就仰屋兴叹了,想到以前很富裕,现在变成贫穷,为什么悬殊差这么多呢?这很简单,他福报用完了,业报就现前了。

佛法就是这样,你以前布施多少,用完了,用完就没有了。所以像印光大师说,纵使是你有百万家财,你每天挥金如土,到最后一定是什么?一定败家,挥霍殆尽,最后贫穷。许友梅他后来反而变成财丁两旺,有钱又家里小孩也都很好,他又到衙门当吏役,就官差,而且很会逢迎上司,跟地方仕绅都往来。林笃敬当时因为已经家贫了,他想到说现在许友梅已经发达了,以前他穷的时候是我帮他的,我现在贫穷,我请他帮忙,也应该理所当然帮我啊。

结果有一天他去找他,刚好在路上碰到,那这个许友梅旁边有两三位,也是算是豪友,豪友就是也是在地方上很有财富的人,跟他在一起。林笃敬就趋前跟他讲,恭喜你最近发财了,就说明来意,说要回那一百元银元。这个许友梅当时因为旁边有这些富人在,他觉得有失体面,他就是唯唯诺诺地说,没有办法就说,我哪里有欠你的钱呢?你认错了,如果你真的欠钱,我可以帮助你。这个林笃敬听完他这样说,非常地生气,就骂他无情。他说,你现在有钱了,你就没有想到,以前你苦的时候跟我借钱,你还敢忘恩负义?说得更大声了,后来就围起来,引起很多人注意,大家就把他围起来了,围观的愈来愈多了,也不知道谁是谁非。

林笃敬就说了,他说,如果你否认十年前你跟我借了钱,没有借这个钱,好,那现在我们两个人,一起到新竹城隍庙去立誓。这个新竹城隍,我曾经去新竹的时候,我有去拜访过,这个庙真的很大,有去那边参拜。大家就簇拥著把林笃敬还有许友梅,就推到新竹城隍那边去发誓。台湾人有这个习惯,就是诅咒,要不然就到神那边去发誓,你有做什么事,要怎么样怎么样,台湾人有这个习惯。然后就跪下去了,就诅咒了,大家就散开了,已经诅咒了嘛。

林许就回家了,许友梅回家以后,他觉得心里很不安,也没有心吃饭,他愈想愈不对,后来他也喃喃自语的说,哎呀,只为了那一百块,为什么当时不还给他呢?还要到城隍爷那边去诅咒,那城隍爷灵感得不得了。因为许友梅他住在新竹,他对新竹很了解,他也了解这个城隍爷很灵感。所以这些,我们讲说再坏的人,他纵使不怕法律,但是他怕什么?他怕鬼神,他还是怕。所以许友梅就愈想愈不对,他了解这个城隍爷很灵感,威灵显赫,远近驰名,香火鼎盛。所以他想那万一被城隍爷处罚,那不是遭受凶灾吗?他就利用晚上,黑夜的时候出门,直接去城隍庙,去跟城隍报告,跟城隍忏悔,他说,哎呀,城隍对不起,我今天在你这边诅咒,我确实有跟他借一百元。

那一天果然,晚上城隍爷给他托梦,城隍爷跟他怎么讲呢?他说,“汝能反省,亦可赦宥”,就是可以赦,可以原谅你。但吾神职任再三天就要转他处,你看我们刚才讲说,城隍他是有任期的,他说,我的任期只剩下三天,我就要转任到其他地方了。但念在你能够改过自新,我给你一条生路,明天你很虔诚的到我们新竹城的某一个地方,有一个白发老人,在卖甘蔗的老人,你向他哀求,这个老人将在某天接任我这个本境的城隍,就接任我这个位置。

许民,许友梅醒过来以后,他醒过来以后,他觉得很奇怪,这个梦很奇怪。他醒过来以后,他就再到城里面去拜见新竹城隍,而且掷筊三次,都信以为真。第二天回家,他就把这个梦告诉他妻子,他就按照梦境所讲那个地点去找,果然在中午的时候,看见一个老翁在卖甘蔗,城隍爷跟他讲是一个白头老翁卖甘蔗。现在问题是这个白头老翁,他自己本身也不知道他要往生,而且现在要去当城隍,他也不知道。他是一个善人,我们刚才讲,守仁行义,他就可以跟天同德,就可以当神。

结果那个许民到了以后,许友梅到了以后就跪下去了,跪下去以后他就一直跟他讲,他跟他讲,他跟林笃敬借一百块的事情,然后诅咒的事情。他说,请老翁帮忙,老翁怎么说呢?因为他还没去当城隍,他不知道他快往生了,快去当城隍。他说,汝作事亏心,有干天律,如果我死能为城隍,必先拿汝归阴,以警世人,使不敢忘恩负义。这一个城隍比前面那个城隍个性还硬,跟人一样。这个官员跟那个官员,比如说我当过副分局长,前任的分局长比较慈悲,后面的分局长六亲不认,道理是一样的。人同此心,天同此理,长官个性都不一样,每一个人作风都不一样。

这一个地方,老翁就说,你做亏心事,有违天律,如果我死掉能够当城隍,我一定先抓你归阴,以警告世人说不能够忘恩负义。前面那个比较好商量,这个不好商量。结果许友梅被责备,恼羞成怒,他转个念头,你看他还是没有这个福报,福不能抵业,我们讲过,“迷人修福不修道,只言修福便是道”,修道是怎么样?修道是要去灭自己的毛病习气,要去清净自己的身口意三业,你修福不修道,你习气毛病都还在,你执著、分别、妄想都还在,业还在,为什么?贪瞋痴慢疑一品都没断,一个烦恼都没断,业障就是在嘛。业障在很简单,你福报用完,业障就现前,纵使你这个福报可以用一世、两世、三世,你总有用完的时候,你用完的时候业报就现前。

但是功德可以灭罪,什么叫功德?息灭贪瞋痴就是功德,勤修戒定慧就是功德。所以许友梅本身就是没有修行,他只不过是一个衙门里面的官差而已,他平常也是逢迎上司,结交地方仕绅。我们讲说这是愚痴的人、没有智慧的人,有福报没有智慧,叫痴福。他突然间,那个白发老翁跟他这样一骂,他恼羞成怒,他说,他突然间说,世间真的有这个事情吗?不对,这个老翁精神还这么好,他再三天,他未必能如城隍所述的会死掉啊,当城隍啊。就悻悻然回家了,谁知道三天后,那个老翁果然无病而终。许友梅一听到,紧张了,真的死了,就赶快跑去看,果然如是,他已经走了。

再经过大概数旬,就是经过一两个月,许某突然间有一天,染一个怪病就死掉了。那这个事情为什么会记载出来呢?因为许友梅他死掉以后,他的妻子许妻不满这个事情,所以告到官里面去,告到官府里面去。所以新竹城的人都知道,这个因果的故事就记载下来。所以世间人不要以为神明无知,诅咒无凭,要知道天鉴分明,神灵洞察,报应昭彰。

这个地方我就引用《无量寿经》里面讲的,刚才讲说许友梅本身说,那个老翁跟他这样讲,他说,真的会这样?会走吗?这叫什么?他就不知道无常迅速,我们来引用《无量寿经》三十三品,“劝谕策进”品里面讲,“世人善恶自不能见,吉凶祸福,竞各作之”。就是刚才讲,许友梅这个事情就是这样,就是“世人善恶自不能见,吉凶祸福,竞各作之,身愚神闇,转受余教,颠倒相续,无常根本,蒙冥抵突,不信经法,心无远虑,各欲快意,迷于瞋恚,贪于财色,终不休止,哀哉可伤。”

我觉得我引用这一段,很适合形容刚才讲这种城隍爷的故事。形容林笃敬跟许友梅他们中间只为了区区的一百块银元的借贷,欠债不还的一个故事。黄念祖老居士的注解里面,怎么解释这个三十三品,“劝谕策进”品呢?他说“世人愚痴,不明何者是善,何者为恶”。世间人不明白三世因果,愚痴没有智慧,所以以致于不知道什么是善,不知道什么是恶。“各逞己意,妄加分别”,就是世智辩聪,我们八难之一。于善恶三世因果的恒规,不能够生起信心,不相信有三世因果,这就是所知障跟烦恼障的结果,就是这样。

总是我们觉得这个身体是可以永恒的,常乐我净,是真的可以存在的。我现在所享受的世间的这些荣华富贵是快乐的,永远不会变化的。他不知道人会有生老病死,他不知道万法会成住坏空,他不知道我们心会生住异灭。所以对于善恶的三世因果恒规不能够生信。所以才说“世人善恶,自不能见”。

“既不知因,便不畏果,但图当时快意”,只是想要当时的利益或者快乐,或是贪图当时的享受。“不惧后患无穷。纵情恣欲,任意作恶,竞造恶因,不顾当来之凶祸”,所以说“吉凶祸福,竞各作之”。《嘉祥疏》说,身造恶所以叫身愚,心不相信因果叫做神闇,“身愚神闇”就这样来的。你身在造杀、盗、淫、妄,身三、口四、意三,身就是造杀生、偷盗、邪淫,这叫身愚。心不相信因果,这叫神闇。所以《净影疏》说,“身愚神闇,心塞意闭”,你就是没有智慧,“心塞意闭”。

世间人,你不要看他是有钱人,你不要看他官当很大,他是当局长也好,当署长也好。就像我以前有一个长官一样,我会帮人家助念,我会讲经,事实上我也会处理公务。我们以前内湖分局这边,不是常常被诈骗集团骗吗?民众损失很大,分局长苦恼得不得了,我们就用一个警察去照相,做一个警察立像,提醒民众怎么去避免被诈骗集团骗这个招牌。我们全内湖区要做一百零七个的招牌,每一间银行都要摆警察立像,告诉民众不要被诈骗集团骗,总共要十六七万台币的造价,这些人像立牌、警告标语,分局长说,没有这个预算。我说,没有关系,我去跟我们老和尚讲,老和尚会帮你。老和尚真的答应,我跟老和尚报告,老和尚就笑,老和尚的钱就来帮助人像立牌。

后来真的,人像立牌一放下去以后,真的一段期间,把这个诈骗案子就把它压制下来。我立这个人像立牌,我们分局长说,你师父捐这笔钱,做这个人像立牌,那要写你师父。我说,那要写什么呢?后来我就想写一个法语,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机未到,时机一到,一定有报。我就写这个法语下去,旁边一个警惕法语,因果法语,我唸给老和尚听,老和尚就微笑。

所以这个地方讲说,“身愚神闇,心塞意闭”,他没有智慧。像我最近有一个莲友,师姐,她的爸爸九十五岁了,老人家住在台湾南投,生了一个儿子,七个女儿,没有一个人有办法去奉养他。他的儿子还当到什么?当到台湾政府里面的某一个署长,这么大。把他爸爸送到新北市板桥区里面的一个安养中心。那一天我共修完,莲友一定要叫我去,我刚好录完影就赶过去了,跟老人家安慰。我就跟老人家说,现在时代不一样,子女都忙着生活、忙着赚钱、忙着工作,委屈你了。我说,儿子是你生的,女儿也是你生的,我说,你要能够原谅他们,最后给他安慰。我说,你病好以后,我们就回去老家,不要操心、不要罣碍。

我跟他讲完,不到一个月,他现在已经走了,死了,往生了。我去安养院就看出来,我跟那个师姐讲,我说,妳爸爸很坚强,满脸愁容。我说,苦得不得了,妳们都不能去体会。我说,老人家不求什么,只求一个他能够安定的地方,我们讲说落叶归根。他只不过是一个微薄的要求,他都不能够达到。我说,等到妳爸爸真走的时候,妳们要孝顺都没有机会了。被我一语言中,讲完不到一个月就走了。妳现在要报恩、要孝顺,也没对象了。所以行孝要及时。

但是他当到署长,他怎么懂这个道理?这叫“心塞意闭”嘛,他那个孝心、性德没有出来。孝是一切德行的根本,是天之经、地之义,这《孝经》里面讲的,孝是一切德行的根本,是天经地义的。孝字上面一个老,下面一个子,老跟子,上一代跟下一代,它是一体的,分不开的。所以孝是性德,为什么《礼记》讲,我们前面有研讨过,“小孝用力,中孝用劳,大孝不匮”。

所以“身愚神闇,心塞意闭”,所以他既然“心塞意闭”,生死善恶,他自不能见。生死善恶,生死无常一来,善恶境界,他不能够见到,“自不能见”,为什么没有智慧?“故知愚闇”,所以愚闇就是痴毒。痴也是三毒之一,愚痴是三毒之一。因为愚痴故,所以心意闭塞。其实这一段就是在形容我们世间人,只知道追逐名闻利养,只知道五欲六尘,攀缘五欲六尘,他不知道生死善恶。所以生死一来的时候呼天抢地,不能够正信因果,不能够信受经法,你跟他讲佛法,他说迷信,“入于正道”,不能够深信因果。“不能信受经法,入于正道”。“对于外道邪说”,反而很容易信奉。你说哪一尊神可以保佑他马上发财的,什么财神,五路财神,连夜他都赶去,再晚他都去那边求,跪在那边求,“反易信奉”,“故云:‘转受余教’”。

前一阵子,我们报纸登一个住在我们新北市中和,有一个人民乐透,民乐透以后,大概中了一亿多,分给大老婆多少,分给二老婆多少,分完用不到一年就死掉了。后来这个新闻怎么闹出来呢?因为大老婆跟二老婆要争产,因为民乐透这个人有买一部车给二老婆。死了以后,大老婆把那部车要回来,所以这个事才公诸于世。是这里讲的,他“身愚神闇,心塞意闭。生死善恶,自不能见”。所以他对于这些外道邪说,他反而更容易相信,“故云:‘转受余教’”。

“如是颠倒之见,相续不绝”,永远沉溺在生死轮回里面,而它的根本就是因为痴业,就是愚痴没有智慧。“生死无常”,为什么会生死轮回?为什么会生死无常呢?为什么会死死生生、生生死死呢?“以痴为本”。“故云‘无常根本’”。所以以上我就特别引用《无量寿经》这一段。刚好刚才我们有提到林笃敬跟许友梅,他们中间借贷不还,就是他们不相信因果,他不能够正信因果,他们不能够相信三世因果。所以他们一个欠一百块不还,一个一直要跟他要回来,两个相拉跑到新竹城隍去诅咒,他们以为诅咒也是好玩,没事,结果没想到真的是死掉了。这就是蒙冥抵突,无常根本,蒙冥抵突,突然间来了,来不及了。

前面的新竹城隍还好意跟他讲说,哪一个老人,那个白头老翁,他准备来接我的位置,他还跟他讲,你去跟他忏悔,他还去跟他忏悔。那个老翁说,我一定把你抓去,到阴间去。他还恼羞成怒说,真的三天会死掉吗?看他现在精神好好地,体力还不错,怎么会死掉?没想到三天后真的死掉,真的无疾而终,为什么?因为他当时是身愚神闇,他心塞意闭,自然而然那个清净心没有现前,就阻塞了,就是执著。所以见不到自己本有的清净心。

接下来,我们剩下一点时间,我们来看净空老法师对于我们的开示。老法师说,苦难的范围很深很广,我们现在讲说,“济人之急,救人之危”,那就是别人有苦难,我们要去帮助他、要去救他。老法师说,苦难的范围,它是很深很广。今天在社会上有地位的、有财富的人,他也是有苦难,这是一般人所疏忽的。他们说有钱人怎么会苦难呢?老和尚说,你们不知道,他的苦难在哪里呢?他怕钱失掉,他怕死了以后就堕三途,怎么不苦呢?怎么不遭难呢?他说,这些人迷在五欲六尘中,他不能自觉,你叫他学佛,他说学佛是迷信,他对于佛法一无所知,对于听经研教,他更没兴趣,也没有缘分。

这是真的,我一个莲友他的亲戚,这一对夫妇是在新北市做企业的,住在豪宅区。每个礼拜六、礼拜天,他因为加入扶轮社,每个礼拜六、礼拜天,都约这些扶轮社的社友到他家唱卡拉OK,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打牌的打牌。就隔没多久,我这个莲友的亲戚,他太太就死掉了,我们还到他家去诵经。就是说,老法师这边讲的,他对于听经研教,他没有信心、没有缘分,没有这个福德因缘,也没有这个善根。他的缘分就在世间的欢乐场中。世间人看到这个人生活很幸福,很多人羡慕,全都错了。他那种欢乐的日子能过几天呢?过完以后,沦落到三恶道。

就像我以前跟各位讲过,我在这边内湖当副分局长,我跟我们分局长去拜访我们这边地方仕绅,义警中队长,他家是豪宅。他们两个夫妻加两个儿子,住独栋的别墅,一共一到七楼,旁边都是高楼大厦,只有他们这栋别墅豪宅是在两栋的豪宅中间,可以俯瞰整个台北市的一〇一夜景,可以俯瞰整个台北市的基隆河,美得不得了。我当时上他们家的顶楼看台北市的夜景,我说,怎么有这么大的福报住这里?他们就招待我们,他们的客厅差不多跟我们讲堂这边一样大。他还跟我讲,黄副座,我跟我太太到新竹去参加,类似我们讲说,饥饿三十那种,就是七天都不吃东西。他给你吃排毒餐,就把身体的毒素全部排掉。我说,那有没有用啊?他说,很好,我身体非常好,回来以后还可以吃很多东西。他排完毒回来继续吃,他不晓得最毒的东西就是痴毒,没有智慧,刚才讲痴毒,他没有排。

结果他这样招待我完,我再看他家的豪宅,他还坐那个奔驰六零零,黑色的。最近他才一块土地,跟捷运局联合开发,赚了台币十五亿,十五亿到了以后,他马上就走了,死掉了。那一天他们在办交接典礼,因为他义警中队,一直到他的癌症重病现前,他穿那个制服,用跑步的,紧张得不得了,脸色发白。我问旁边人说,他怎么跑这么快?他说,你不知道吗?他得了肺腺癌末期,要死了。老和尚讲,这种欢乐日子能过几天呢?过完以后沦落到三恶道,这一件事情佛菩萨看得很清楚,他们是苦难的众生啊,你不要羡慕啊。老和尚这一段讲得真的很好。

我们都会羡慕有钱人住豪宅,坐奔驰的,在大陆叫朋驰,各位不要羡慕。我们心在道上,我们听经闻法最快乐、最幸福,是最大的福报。老和尚说,你不要看这些老菩萨念佛,他将来往生佛国。将来下一回我们再来继续研讨这一块,很有趣。

今天就讲到这里,若有讲得不妥之处,请各位同修大德批评指教。阿弥陀佛。


文字稿来源:因果教育弘化网


声明:文章来源网络整理!版权属于原作者!感恩您的阅读!如果你觉得文章还不错,就请发送给朋友或者转发到朋友圈。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本文地址:https://www.guoloujiang.com/30482.html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