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老师主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122集)

●世界本清宁,由情见互异,遂成棼乱。天心原慈善,因众生恶感,而屡降灾殃。是以古德云:“人人信因果,天下大治之道也;人人不信因果,天下大乱之道也”。


《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一二二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5/03/20 台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122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们研讨《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三十二句,【施恩不求报,与人不追悔】。请各位同学翻开课本三百七十四页最后一段:

【明沈鲤字仲化。归德人。好推毂(gǔ)贤士。不使人知。有警世语曰。呜呼。世事何其参差不齐哉。吾每当宾筵醉饱。箸不能下。主人仍荐珍无已。而贫人有终身不知异味者。有饥饿死者。吾冬裘夏葛。凉燠(aò)以时。犹欲穷奢极侈。以徇时尚。而贫人有衣不蔽体。傍簷(yán)宿露。朔风刺骨。寒颤齿击者。吾高簷大栋。安居甚适。犹复为池台花竹。极耳目之玩。不惜千金购之。而贫人缓急无赖。至有捐性命。割父子夫妻之懽(huān)者。吾身家子孙。已宽然有余。犹务多积厚蓄。为子孙计久远。而贫人有室如悬磬。朝不谋夕者。吾货财纷纭。而耳目不及周。不免至狼藉。阴以润盗贼。而贫人偶拾其遗秉滞穗。则忍不能与。或负贷子钱。通工易事。则刀锥之末。有尽力争之者。吾盛陈筐(kuāng)篚(fěi)。攀援豪贵。惟恐不纳。而贫人丐一钱。以延旦夕之命。有艴(fú)然作色者。有托在肺腑。而不能以贫身归者。吾多财而宣侈导淫。因之贾祸。而贫人有待吾鼠攘(ráng)之余。而不可得者。何世事之参差不齐。一至于此也。吾今为贫人缓颊。非槩(gài)以倾赀赈饥之类。强人所难。惟捐其所无用。以化为有用而已。宾筵若醉饱。何不分杯觞。以施之饿而欲死者。何不分残汁。以施之生平不知异味者。为两得其便乎。衣而敝之箧(qiè)笥(sì)。与无衣同。省为短褐。以施衣不蔽体者。则人且挟(xié)纩(kuàng)。吾文绣亦自不乏也。吾不为耳目之玩。即可全人之性命与骨肉。此义举也。以资谈议则可传。以省深夜则自得。天下之可玩好者。无佳于此矣。吾多积厚蓄。终身不尽用。以遗诸子孙。则贤者。不恃此而足用。愚者。虽得此不为用。何不及吾身而施之。朝不谋夕者之犹为有用也。吾所狼藉者。业置度外。茍贫人得之。是拾遗于道也。非损吾之有也。吾何惜。吾盛陈而攀援。宁讵见德。施升斗于涸辙(chè)。即欣欣起死回生也。何以不为此而为彼。吾多财而为祟(suì)。彼得少而为福。而吾损有余补不足。虽为人贻福。实为我脱祸也。此两利之道也。故曰。捐无用为有用者。此也。不睹天道人事乎。盈虚消长。天且弗违。泉货流行。岂居一处。昔所称富家。今存者几乎。彼其子孙。不终享也。非由前人好施。而不为远图也。盛衰倚伏。势使然也。知其然。而当积则积。当散则散。可为己用。亦可为人用者。达人也。既笼泉货。而聚之一室。又设之隄防。以为千万世不拔之业。使不得他有灌输者。愚人也。积阴德为长久计者。智人也。无所为而为者。君子也。】

这一段我们来看字句解说:

这个是明朝‘沈鲤’,这位明朝的官员,他所写的一篇文章叫《警世语》。我们来看字句解说里面,“沈鲤”是明朝河南归德人,‘归德’是在今天的河南商丘、虞城一带的县市。沈鲤本身他是嘉靖年间的进士,他为官非常清廉,屏绝私交,就是他交友非常谨慎,也可以讲说没有朋友。好推荐贤士,但是他却是会向朝廷推荐良好的贤能的人才,甚至被他推荐的人不知道,别人也不知道,‘不使人知’。他做到礼部尚书,就等于现在的教育部长。

‘推毂贤士’,“推毂”就是推荐、荐举。

我们再看三百七十五页,‘仍荐珍无已’,“荐珍无已”就是主人在请客的时候,大家都吃饱了,主人还是一直把菜送上来。“珍”就是山珍海味。主人就一直说,继续用,请用。“荐”就是这个意思,劝食。“无已”就是不断的把菜送出来,没有停止,这个叫“荐珍无已”。

‘异味’,不是说不好的味道,“异味”在这个地方就是贫人从来没吃过这种美食的味道,特别的味道,这叫“异味”。

‘冬裘夏葛’,“冬裘”就是冬天穿皮衣。“夏葛”,夏天穿布衣,“葛”就是葛布。

‘凉燠以时’,“凉燠以时”就是冷的时候、热的时候来变换衣服,这叫“凉燠以时”。

‘以徇时尚’,“徇”就是追求,就像现在年轻人迷恋韩国风、日本风,我们台湾叫哈日、哈韩。哈就是哈哈大笑的哈,这个名字取得很有意思。现在年轻人都是这样,我想大陆也是一样,叫哈日、哈韩。这个叫“徇”。

‘傍簷宿露’,“傍簷”就是流浪街头的穷人无家可归,没有地方去,就在别人的屋簷下,在那边餐风露宿,这叫做“傍簷”。

‘朔风刺骨’,“朔风”就是北风,非常地寒冷。

再来‘缓急无赖’,这个“缓急无赖”,“缓急”不是说缓慢急速,不是。“缓急”就是很危急的时候。“无赖”不是无赖之徒,“无赖”就是没有什么好可以依靠,在危急的时候没有任何依靠,这叫“缓急无赖”。

‘捐性命’就是丢掉生命,等于死掉了,这个意思。

‘夫妻之懽者’,这个“懽”跟欢喜的欢同一个字。

‘吾身家子孙’,“身家”,我们讲说身家财产多少,这个“身家”是什么?就是家产的意思。

再来‘贫人有室如悬磬’,“悬磬”的意思就是说,磬把它悬挂起来,中间很高,两旁垂下来,中间空无一物,空洞无物,这比喻就是说,“悬磬”就是穷人的家里没有什么东西,就是家徒四壁、一贫如洗这个意思,叫做室中、房屋里面没有任何东西,室中空无所有,比喻一贫如洗,叫“室如悬磬”。

‘不免至狼藉’,“狼藉”什么意思呢?“狼藉”就是挥霍,或者是行为放纵,这叫“狼藉”。

‘阴以润盗贼’,“润”就是让盗贼得到利益,盗贼来偷,来偷就得到利益,叫“润”,这个意思。

‘遗秉滞穗’就是说,我们穷人在路边捡东西,富有人家可能把东西丢出来,他就捡到一个可以用的东西,这个也可以叫做“遗秉滞穗”。就好像我们以前早期割稻谷的时候,有的地方没有被稻谷机辗碎,丢到旁边去,小时候我就有这样的经验,就是去捡稻谷。我以前在讲我小时候的故事,就是小时候家里比较穷,我都会去捡花生米,有的乡下的花生米拔起来,会漏掉一两颗掉到土壤里面去,我再把它挖开,把那两颗花生捡起来再晒干,妈妈就可以炒一个很香的花生米来吃,当做菜来吃。小时候这个日子我都过了。

还有就是到别人的稻田里面,舅舅知道我在捡稻谷,那就会把一些稻谷,以前不像机器割,以前就是用脚踩的割稻机,然后他就会把一把的稻,稻穗在割稻机里面辗碎,有一些他就没有辗到就丢在旁边,我就去把它捡起来,这样就一把稻穗,串起来以后就变成一把。回来家里以后把它晒干,晒干以后用畚箕把它倒过来,稻米再把它打碎,打碎以后那稻谷就掉下来,再把这些稻谷收集起来晒干,做什么呢?妈妈就养鸡跟养鸭。小时候这个日子我都做过。所以小孩子小时候还是吃一点苦比较好,容易惜福。

像这个我儿子年轻人,跟现在年轻人都一样,他们没有吃过苦,比较会追求所谓的时尚的东西,刚才讲的“以徇时尚”。比如说他们穿美国这种名牌的运动鞋,他们就想要穿这种比较有名的名牌运动鞋。以前我们不是啊,以前我们那时候上课还赤脚啊,穿卡其裤,赤脚,在小学的时候是这样,太阳一热,踩在那个石头上烫得不得了。这个就是“遗秉滞穗”,“遗秉滞穗”就是刚才讲农作物遗漏在稻田里面的谷穗,意思在这个地方说,贫人捡到一个你不要用,他捡到一个可以用的东西,这个叫做“遗秉滞穗”。

再来‘子钱’,“子钱”就是有钱人做高利贷,还要再生出利息出来,这叫“子钱”。所以“子钱”就是要缴利息,放高利贷。

‘通工易事’就是穷人为了赚一点微薄的钱,他必须要去做苦工,赚一点工钱,这个叫做“通工易事”。也可以解释说人各有业,互通有无。

‘刀锥之末’就是刀子的末端,那个尖尖的地方叫“刀锥之末”。这个表示什么?非常微末的小利益,微薄的小利,这叫做“刀锥之末”。

‘盛陈’,“盛”就是装满,“陈”就是陈列。

再来三百七十六页,‘艴然作色’,“艴然”就是恼羞成怒,愤怒或是发怒。“作色”就是脸色神情大变,这个叫“作色”。

‘宣侈导淫’,这叫做什么?我们讲什么?饱暖思淫欲,古人讲说饱暖思淫欲,就是“宣侈导淫”。“宣”就是什么?“宣”就是崇尚,“导”就是导致,从事邪淫的行为,或者是像现在讲吸毒。

‘贾祸’,因而召致灾祸。

再来,‘有待吾鼠攘之余’,“鼠攘”它是有典故的,它在哪里呢?在《庄子·天道》篇,“鼠壤有余蔬”,“鼠壤有余蔬”就是说,“鼠壤”就是老鼠窝里面,这个土挖开还有一点点的食物,这叫“鼠壤有余蔬”,比喻穷人连要这么一点点微小的食物都不可能。《庄子·天道》篇里面它的原文,这里面有“鼠壤有余蔬”这个原文在里面,在《庄子.外篇.天道》第十三篇里面讲,“士成绮见老子而问曰:‘吾闻夫子圣人也,吾固不辞远道而来愿见,百舍重趼而不敢息。今吾观子,非圣人也。鼠壤有余蔬’”,就在这里,“‘而弃妺之者,不仁也;生熟不尽于前,而积敛无崖。’老子漠然不应。”

我把这一段翻成白话,就是士成绮去见老子,对老子说了,他说,我听说你学问学识很高,又有智慧,又是一位道德家,所以我就慕名的千里而来。但是我来到这里我很失望,你的家简直像老鼠洞。有些有学问的人,比如说有些人怎么讲,比如说艺术家,艺术家他们的生活都非常地跟人家与众不同,里面的摆设,里面的东西,不像我们一般人都放得井然有序。就是这个人,这个士成绮跟老子说,你的家像老鼠窝,跟牛马猪舍差不多,我不知道你这里还有什么值得我请教的。就是说刚才讲的,“鼠壤有余蔬”,就是老鼠窝里面还有土堆里面有什么食物呢?那意思是说,我到你这边来,我看你家像老鼠窝,我不知道你有什么地方值得我请教的呢?就是“鼠壤有余蔬”的意思,真是失望啊。老子听了以后他漠然不应,他根本就懒得回应他,圣人跟凡人的思想不一样,他们的心境跟凡人也不一样。

“士成绮明日复见”,他第二天又去见老子了,“曰:‘昔者吾有刺于子,今吾心正却矣,何故也?’老子曰:‘夫巧知神圣之人,吾自以为脱焉。昔者子呼我牛也而谓之牛,呼我马也而谓之马。苟有其实,人与之名而弗受,再受其殃。吾服也恒服,吾非以服有服。’”

这段的白话什么意思呢?就隔了一天以后,士成绮忍不住又去见老子了,他说,奇怪了,我昨天来请教你,对你这么不客气的批评你,我说了一些话来辱骂你,可是我看你没有什么反应,也不生气。老法师说,老子最少他是色界天的,色界天老子的禅定有多高呢?大概是无想定,就是我们一般欲界六天,色界十八天,无色界四天,这样加起来二十八天。再欲界上去的色界里面有一个无想天。老和尚说,老子就是在无想天,他得的禅定是无想定。得无想定的人,你骂他、你称赞他,他听得很清楚,但是他漠然不予回应。

说你什么反应都没有,也不生气。老子就回答了,说你讲什么圣人不圣人的,我早就把它当成一双破鞋,扔得远远地,这个名分跟我毫不相干。如果我是一个真正有道的人,不论你叫我是牛、是马、或是老鼠,跟我什么关系呢?这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这一段我们从这个对话里面,我们也深深体会到老子是真的,也可以讲说中国的一位圣贤,他境界也非常地高,孔子问礼于老子。在我们《金刚经》里面讲,你看老子就有这个境界了。你看我们《金刚经》里面讲,菩萨是什么境界呢?菩萨就是“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这是佛说的,菩萨去度无量无数无边的众生,你一般凡人说,菩萨了不起,度无量无边无数的人。

那在菩萨的心中说,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为什么?因为菩萨没有四相,他没有我能度、我所度、还有我所度的众生,他三轮体空,没有能度、所度,菩萨,这种菩萨是什么?是法身大士,不是一般的权教菩萨,他是实教菩萨。实教菩萨他最少是什么?开始分破四十一品无明的菩萨。我们讲,在《华严经》里面讲,叫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觉、妙觉,最少就是什么?最少是十住位的,圆教十住位的初住菩萨,他才有这个功夫说,“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

因为什么?因为法身大士他就不起心、不动念了,他不起心、不动念的时候,没有能度、所度,他没有能所。他证法身的时候,就分证常寂光净土,分证常寂光净土就是分证法身。分证法身,他分证一分常寂光净土的时候,他没有能所,他入绝待境界。绝待境界没有我能度、我所度的众生。我们就是有能所,我们讲说一念无明生三细,境界为缘长六粗。那个三细相就是无明业相、能见相、所见相,那就有能所了,法身大士没有。你想想看,老子都可以漠然不予回应,你看看那个法身大士的境界,“何以故?须菩提!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这是佛定的菩萨的标准,要离开这四相。如果你还有这个四相,你不是真菩萨,你可能是名字菩萨,或者是我们讲新发意菩萨。

佛又说了,“须菩提!于意云何?须陀洹能作是念,我得须陀洹果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须陀洹名为入流,而无所入,不入色声香味触法,是名须陀洹。”《金刚经》里面在这个经文里面有提到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我只把须陀洹列举出来。它的意思就是说,须陀洹他是证初果的须陀洹,他要人天往返七次才能证圣果,才能证得阿罗汉。但是须陀洹如果他还有个念头,说我是须陀洹,佛陀问他说,我得须陀洹果不?须菩提说,“不也,世尊”。既然须陀洹他是破身见的,我们讲所谓的破见惑,既然破见惑,第一个要破的是身见,对不对?我们见惑有五种,身见、边见、邪见、见取见、戒禁取见,他第一个破就要破身见。所以须陀洹他已经没有身体的执著,他破身见了。破身见,他就没有身体的执著。

所以须菩提答复佛陀说,须陀洹本身没有说我是须陀洹,你看须陀洹就有这个功夫了,我不是须陀洹,为什么?他已经破身见了,虽然他还没有到达无我,他要到阿罗汉破见思惑,他才能证到无我。但是须陀洹就有这个功夫了,他破身见,他就不会执著说我是须陀洹。他到什么境界呢?佛陀在这边讲,他说,须陀洹名叫入流,入流就是入圣人之流,叫入流。但是他已经进入圣人之流了,但是他无所入,什么叫做“无所入”呢?他六根接触六尘,他不入色声香味触法。比如说我们说金钱是,佛陀跟阿难讲说,金钱是毒蛇。我们看到金钱我们会不会入?我们会不会入色声香味触法?我们会入,我们看到金钱会心动,我们看到黄金会心动,这叫入了,叫入色声香味触法。

所以须陀洹对于世间五欲六尘,他知道它是跟粪便一样,他知道那是臭的,他知道那是粪便,他不会去碰。须陀洹就有这个功夫,也就是说五欲六尘,它是毒蛇猛兽,须陀洹已经知道了,他不会去碰,他也不会心动,他就有这个功夫了,这叫不入色声香味触法。佛陀说,他不入色声香味触法,他才可以叫做须陀洹。你看看这个境界,不得了,小乘而已。圆教的破身见是谁呢?是初信位的菩萨,他开悟了(圆教初信,断三界的见惑,相当于藏教初果(须陀洹果)),等同小乘的初果须陀洹,但是他那个功夫完全不一样。圆教初信位已经开悟了。

所以我们刚才提到老子,他不理会刚才讲的士成绮对他不礼貌。老子说我管你什么圣人不圣人,我只要我能够得道,在我们讲叫开悟,你叫我牛也可以,你叫我马也可以,你叫我老鼠也可以,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这个味道有一点像我们讲,刚才讲的初果须陀洹,他破身见了,他没有说你叫我圣人,或者我有一个长得圣人的样子。因为士成绮到他的房间去看,他一点都不像圣人,他说,你家像老鼠窝。他本来想是说,圣人应该家里面跟人家不一样,这个就是凡夫的知见。这个地方是因为刚好提到“有待吾鼠攘之余”,我就把这一段提出来。

我们再来看这一个‘非槩’,“槩”就是大概的概,是同一个字。

‘倾赀赈饥’,“赀”就是钱财。“倾”就是你把所有钱都拿出来赈饥,不是要你这样的,这叫“倾赀赈饥”。

‘杯觞’,“觞”是什么?“觞”是酒杯。

再来‘敝之箧笥’,“箧笥”就是古代放衣服或是东西的竹器,这叫“箧笥”。“敝”就是丢掉、丢弃。

‘短褐’就是粗布短衣,在古代来讲叫穷人或者是仆人所穿的衣服叫“短褐”。

‘挟纩’就是披着棉衣的意思,但是在这个地方就表示说,这个穷人受到你给他施舍、给他慰勉,他忘记寒冷,这叫“挟纩”。

‘文绣’就是刺绣华丽的衣服。

再来三百七十七页,‘玩好’就是玩弄嗜好的物品,比如说收集古董,有些人是会这样。像我们台湾早期,有些人都很执著古董这个东西。像台湾早期股票很好的时候,一盆兰花都是飙到台币几十万、几百万,现在一千块、两千块都没有人买,什么达摩兰,等等这些。台湾早期有被日本统治过,所以很多日本的武士的士兵在台湾,所以当然有些人就会收藏一些武士刀。

我们老师讲一个有趣的事情,就是说有一次日本人到台湾来,收集那种日据时代的日本的武士的武士刀,就有一个人就去收集,有储藏这个武士刀。它出土以后就是,当然就是好像看起来当然很旧,他喜欢这个玩好,就是喜欢玩弄古物的人,他就喜欢愈旧愈好。日本人来收集、收藏的时候,收这个武士刀的时候,那个人就把那个刀再拿去磨利一点,结果给那个日本人收藏家说,我不是要这样,我是要完全都没有去动过的。所以这就是一种执著。所以钻石事实上它是一个矿物,它跟木炭其实是一样的道理。但是钻石因为人的执著,它变成钻石。钻石自己本身不会说我是钻石,我很珍贵。是因为人迷惑颠倒执著它,它才是有价值。你对修行境界非常高、对初果须陀洹,你钻石给他,他看起来像石头一样。但是对一般凡夫,趋之若鹜,眼睛就亮起来了,一听到佛经、听到佛法就睡着了,就是这个意思,这善根不同,一样道理,这个“玩好”。

‘及吾身’,“何不及吾身”,“及吾身”就是你在世的时候。

‘攀援’,就是跟我们一般讲的攀缘也是一个意思,比喻趋炎附势。

‘拾遗’就是拾取他人的失物。

‘宁讵见德’,“讵”就是否定,等于没有的意思。

‘升斗于涸辙’,“涸辙”就是像水里面那个水快干掉,那个鱼都快死掉了,这个叫“涸辙之鱼”。在我们《文昌帝君阴骘文》里面有这一段文,“济急如济涸辙之鱼,救危如救密罗之雀”。这个就是“涸辙”的意思,就是表示他非常地危急。

‘吾多财而为祟’,“祟”就是鬼怪害人,比喻灾难。

‘贻福’,“虽为人贻福”,“贻福”就是积福泽以遗子孙,就是给子孙造福。

‘泉货流行’,“泉货”就是钱币的意思、货币的意思。“流行”就是流通。“泉”是古代钱币的称谓。

‘远图’就是深远的谋划。

‘倚伏’就是祸福相倚。

‘达人’就是通达事理的人。

‘笼’就是收罗。

‘不拔’就是不可动摇,牢固的意思。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白话解释:

明朝的沈鲤,他字仲化,归德人,在今天河南省的商丘县。他喜欢推荐贤能的人给朝廷,而且不让人家知道。他撰有《警世语》。他说了,他说,世间许多事情实在是不公平,每当我参加别人的宴席餐会的时候,总吃得酒醉饭饱,吃到筷子都不能再挟菜了,吃饱了,但是主人仍然是怕失礼,不断的在劝食。但是我们看看这些穷人,他们甚至一辈子都不知道有这个人间美食,甚至有因为没得吃而饿死的。这一段它主要是在讲贫富的差距,那都是怎么样呢?过去生,其实是他过去生有布施,所以这一世得乐报。过去生悭贪不舍,所以这一世里面就变成得到饥饿的果报,这完全是过去世的因造成的。这一段主要在讲,它主要讲就是富人的生活跟穷人的生活是有天壤之别。

再下来,他说,我冬天穿皮衣,夏天穿葛布,冷热我随时变换衣服,我不仅是会穿得好,‘穷奢极侈’,我穿得很奢华,过奢侈的生活,我甚至会去追求时尚。但是贫人,他却是‘衣不蔽体’,靠在别人的屋簷下露宿街头。北风冷冷地刺到穷人的身上,他冷得发抖连牙齿都会相撞击,我却住在高楼大厦里面,‘高簷大栋’就是我们现在讲的高楼大厦,我住得非常舒服。甚至我还有花园,里面还有‘池台花竹’,而且还有很多古玩跟摆设,‘极耳目之玩’,我甚至不惜千金去把它购买过来。但是穷人却是危急到没有任何依靠,甚至失去生命,或者父子夫妻必须割舍这种欢乐。这一段主要它是讲穷人跟富人的生活差距,跟前一段也是同一个意思。

再下来,这个地方有提到,我们稍微再补充一下,这个地方有提到说,他“欲穷奢极侈”,就是过奢侈的生活,我曾经也看过,台湾也是这样,中国也有这种情形,就是新闻报导里面也有这样。就是说你注意到餐厅里面去看,甚至现在年轻人,或是这些有钱人,过这个吃这个比如说情人节大餐,或者是圣诞大餐,学过西洋人这种奢侈生活,甚至标下那个高级的饭店。台北也有这种现象,我相信国外或是中国也有。比如说我们台北,情人节那天,就标下我们台北最高的一零一,可以看整个夜景的,台北市夜景的那个饭店的房间,在那边跟情人吃一顿,说不定是五千块跟一万块的这种情人节大餐。然后开一瓶最起码好几万块的美酒,这就是过著什么?穷奢极侈的生活,很多人都这样。甚至你到餐厅去,不管是办酒席或是请客,有些菜吃到三分之一就倒掉。

甚至更奢侈的就是,我也曾经看过,媒体报导里面,也有整个餐厅的环保回收车,把菜运过去回收厂的时候,倒下去里面有的连开封都没开封的食物。这台湾也是很多很多,很浪费、很糟蹋,台湾也是这种情形。我们这边就来讲说,奢侈的生活它结果是怎么样。李炳南老居士有讲过一句话,他说,福不能享尽,势不能用尽。在《德育古鉴》里面有讲到这一段非常好的古文,我们要把它记下来,多劝导现代的人,要过简朴的生活。尤其像现在整个地球的资源都快耗光了,空气的污染,现在食物不够吃就用基因改造,产生很多后遗症出来。

《德育古鉴》里面的“崇修录”里面说,它说,“人生衣食财禄,皆有定数。”我们这一辈子我们吃多少、用多少,“衣食财禄”,你享受多少福报、有多少钱,这个都是皆有定数的。就是《了凡四训》里面讲的,一饮一啄,莫非前定。“若俭约不贪,可得延寿”,你如果能够节俭,约束自己,不贪享受,那么可以延寿。“俭约不贪,可以延寿”,这为什么?因为他惜福。如果你“奢侈过求,受尽则终”,你享受完了就没有了,我们一般讲叫禄尽人亡,“禄”就是福报,禄尽,用完,福报用完了,业报就现前,人就要死了,命就没了。

它这里面有个解释非常好,它说,“譬如有钱一千,日用一百,则可十日”。比如说你有钱是一千元,你一天用一百元,可以用十天,“则可十日”。“日用五十,便可二十日”,如果你一天用五十块钱,那就可以用二十天了。往下再类推,你这辈子要用多少钱、住多少房子,都有一定的定数。你惜福的话,你把福报拉长。你全部都过奢侈的生活,把它用完了,福报就用完了。它说,“若纵恣奢侈”,如果你纵欲奢侈,“一千之数,一日用尽矣!”你一千元的福报一天就用完了。“或难之曰”,后来有人就问难说了,“世亦有廉俭而命促,贪侈而寿长者,何故?”他说,你这样说,可是世间也有很节省、很清廉的人,可是生命就很短。也有很贪,很贪心的,很奢侈,他命活得很长,什么原因呢?

《德育古鉴》就回答说了,这“崇修禄”里面就说了,“贪侈而寿,当生之数多也。”它说,假如这个人是贪心,又过得很奢侈,他又活长寿,为什么?因为他前世所造的不杀生的因,所以这辈子长寿,他当生是他本来就会活得很长,“当生之数多也”,比较长。假如他更廉俭,他更廉洁节俭,他寿可以活得更长。假如这个人“廉俭而促”,假如他这个人清廉节俭,但是他命很短,因为他“当生之寿少也”,他的命定里面,他的寿命比较少。假如说他更贪侈,他更贪爱奢侈,“必愈促矣!”那就更短了!

这一段我们好好去反省省思,福报不要太享受。这里面用一千到一百,可以用十日,五十可以用到二十日去做比喻。你去想想看,你比如说你可以活八十岁,八十岁的福报你四十岁就把它用完了,那四十岁就禄尽人亡了。如果你活到八十岁的福报,你都把它布施给众生使用,把福报给别人分享,那你就跟袁了凡居士一样,袁了凡居士他三千善、三千善、一万善,他就把福报给别人分享,给别人使用。所以他本来应该是活短命的岁数,他活到长命。他本来是五十四岁就寿终正寝,他活到七十三岁。窦燕山也是一样。这一段我就做这样一个补充。

我们再看下面这一段,第五行,我跟我家中的子孙,已经拥有很宽裕多余的生活,我还要想积蓄更多的钱来为我的子孙长久做打算,我还怕我子孙将来生活困苦。可是穷人的生活却是家徒四壁,早上吃这顿饭,晚餐不晓得在哪里?朝不保夕。而我的钱财、财物很多,多到我自己耳目都难以分辨清楚,但是也不免造成我生活糜烂,或是生活放荡,以致于暗地里召感了这些盗贼来觊觎窥伺。而穷人偶而捡到我遗漏的稻谷,或是我丢弃不用的东西,我却表现得不肯给他们,‘忍不能与’就是我却表现得非常吝啬,不肯给与。

或者甚至有些人他放著高利贷,而这些穷人还要去缴利息的重担。而这些穷人为了生活,去做苦工来换取工资,虽然是微薄的收入,但是他还是要努力去争取。我常装满财物在箱柜中,而且去攀缘,去结交权贵人家,还怕人家不接受。而贫人、穷人他乞求一文钱,以便他可以延长命在旦夕的生命,向我乞求一文钱的时候,我反而怎么样呢?我面有恼怒的脸色,不愿意给他钱。甚至假装说,我也是很同情他,‘有托在肺腑’,却不能给穷人一点东西,好让他回家有一餐的温饱,这叫做‘不能以贫身归者’。

这个地方《德育古鉴》里面也有提到,它说“无福消受,斯不可享用。”你要享受这个福报,你要有那个德行才可以享受。但是里面又提到了,它说,你节俭不是教你“鄙啬之谓”,它说,你如果这个人是很悭贪、很吝啬,不肯施舍,这种“鄙啬之极,必生奢男。”你的子孙一定很会花钱,会生出很奢侈的子孙出来,这叫“鄙啬之极,必生奢男。”它说,祖先总是“锱铢积之”,祖先总是一文钱一文钱这样存,子孙都不珍惜,“子孙泥沙用之者矣”,子孙不知道前人的辛苦,用钱如水一样,“泥沙”,就是不重视。

大凡人生下来有钱财,这个都是前生种的福分,不可不珍惜。如果你一文不舍,这个不是珍惜。如果你“矫奢暴殄”,这个不是真正的用。它说,我们要学窦禹钧,“家无金玉之饰”,无“衣帛之妾”。所以《德育古鉴》里面讲的这一段最主要就是说,有钱人家一餐饭可以供穷人七天的温饱,吃一顿宴席可以供贫人一辈子能够有饭吃。这个地方我们引用《德育古鉴》里面的劝善的话来解释这段文。它也讲了,它说,“忽闻贫者乞声哀,风雨更深去复来。多少豪家方夜饮,欢娱未许暂停杯。”就是这个跟这一段的文很接近。

再下来就是说,有一个叫做甘矮梅的先生,他精通五经,他的学生很多,其中他有一个学生是担任御史,来见他。这个甘矮梅就留下餐饭给御史来吃,御史因为他是高官,照理讲是应该要吃得很好,可是他留给他的东西是什么呢?是葱汤麦饭,什么菜也没有,葱下面的一点,丢下去的一碗汤而已,麦饭就是麦去做的白饭。他就写了一首诗,他说,“葱汤麦饭煖丹田”,为什么呢?非常感动,我的老师怎么过这么节俭的生活?他招待客人也不会是山珍海味,也是简单到不行的葱汤麦饭。所以他就说,“葱汤麦饭煖丹田,麦饭葱汤也可怜。”他说,老师只吃到麦饭葱汤,也实在是省到可怜。这表示老师惜福,这个甘矮梅先生惜福。他说,“试向城头高处望,人家几处未炊烟。”后面那一段就是形容有钱人家的奢侈,“试向城头高处望”,有哪几户人家不是这样川流不息的,就在那边宴客呢?大鱼大肉的这样在吃呢?这一段我们就讲到这里。

再下来我们看下面这一段,三百七十六页第二行,我拥有很多财富,但是我却过著很奢华的生活,以致于引导我走向邪淫的路,因而召致灾祸。而穷人在旁边等待我吃剩余的食物,却是一点也得不到,这叫做“而贫人有待吾鼠攘之余而不可得者。”为何这个世间这么不公平呢?到这种地步呢?我今天要为穷人说几句公道话,我不是教你们所有的钱财都拿出来去赈济灾民,这样是强人所难。我只是教你们说,捐出你们没有用的部分,把它转化为有用的部分。比如说你宴宾客的时候酒醉饭饱,你为什么不分一点食物给这些饥饿的穷人吃呢?他都快饿死了,你为什么不分一杯剩余的残汁呢?汤汁呢?让这些布施给一辈子都不知道有这种美味的穷人呢?对你来讲是惜福,对穷人来讲是美味,给他一餐吃饱,这不是两全其美吗?你为什么不做呢?‘为两得其便乎。’

再来这一段,你有多余的衣服放在柜子里面,你不穿跟没有衣服是一样的。自己如果能穿短褐布衣,把多余的衣服布施给衣不蔽体的穷人,那么穷人也可以得到慰勉。你为自己种下一点福报,来生他世你也可以穿一个比较好的锦绣的衣服。‘吾不为耳目之玩,即可全人之性命与骨肉’,我不想为耳目之玩就是,“耳目”就是你以这个世间的美食美色,或者古玩之类的,我只为贪得耳目之玩这些嗜好,我只要不去做这个事情,把省下来的钱,我就可以保全穷人的性命,跟让他们的骨肉一家得到温饱,这是一个很好的善事义举。用这样的善事义举来做议题,然后抛砖引玉,传播出去,可以得到很多别人的学习,或是响应,而‘则可传’。你在深夜的时候好好反省这样的一个布施行为,你觉得说天下最好玩的事情、最可玩好的、最美的事情不就这个布施,我们讲说助人为快乐之本,“天下之可玩好者,无佳于此矣”,就是我们讲的助人为快乐之本,没有一个事情比这个更快乐。

再来这一段,我累积了很多财富,我一辈子用不完,我又可以留给我子孙。如果你子孙是贤能的,他不用靠你这些钱,他也一样可以用。如果你子孙是愚昧的、愚笨的,你给他,他刚好被人家骗走,也不能用这笔家产。为什么不在你自己可以做主的时候,而来把它布施呢?为自己种一些福田呢?让朝不保夕的人可以用呢?平时我挥霍无度,早已经不把金钱当一回事,就是‘业置度外’。但是如果这些钱让穷人能够使用,就好像我钱掉下去,人家穷人可以捡起来一样,这并没有损害到我所拥有的,有什么好珍惜的呢?我还有什么好吝啬的呢?‘吾何惜’。

再下来这一段,我准备了很多东西去攀缘有权势的人,难道他们一定会接受吗?可是我布施了升斗的白米,去救这个很穷困的穷人,就可以让他们起死回生,你为什么不这样去做?而去做那样的事情呢?‘何以不为此’,“为此”就是救这些都快饿死的穷人,‘为彼’就是你去奉承这些权贵人家呢?甚至我因为有很多钱财而召来这些灾祸、祸害。对我来讲,你给这些穷人一点点的钱,却可以给自己带来福气。对我来说,我只是减少我多余的部分,我却是给穷人不足的部分,给穷人带来福气,“虽为人贻福”,我给穷人带来福气。这个讲起来,对我来讲是可以消灾免祸,是‘两利之道’,自利利他。所以说,‘捐无用为有用者’,捐出用不到的部分,使它成为有用的东西,就是如此。这个就是种福,要为自己修福德。

在《德育古鉴》里面,“杨襄毅公父瞻之言曰”,杨襄毅公他的父亲就跟他说了,他说,“现在之福,积自祖宗者,不可不惜;将来之福,贻于子孙者,不可不培。”你现在的福报是从祖宗得来的,你不能不珍惜;将来的福报是你要留给子孙的,你不得不培养。“现在之福不惜,如灯之燄,愈燄愈易竭”。你现在的福报如果不珍惜,就好像说你点那个灯一样,那个灯照得愈亮,等一下就枯竭。你将来的福报能够培养,就好像你添那个油,“如添炷油,愈添则愈久”。

再下来,我们看三百七十七页的最后一行,你没有看到天道或是人事间的变化吗?‘盈虚消长’,盛衰的定律,老天从来没有违背过,而且都依这个原理运行不悖。钱财本来是到处流通的东西,所以我们称钱叫通货,通货,它就是要流通的,你怎么可以把钱财囤积在一处,而不让它流通出去呢?你不妨仔细看看,过去大家所称赞,‘所称’,所知道的富贵人家,到现在还剩下几户人家呢?他们的子孙是没有办法终生享用的。这要不是他们前人乐善好施,他们的子孙就没有办法享受今天的富贵,他是前人喜好施舍,哪有今天的富贵呢?‘非由前人好施’的意思是这样。所以你不为远处着想,将来是不会有好结果的,“而不为远图也”。

再下来这一段,兴盛衰亡起起伏伏,本来就是势所必然的。知道这个道理,你该节俭积蓄的时候,你就要积蓄。应该要散财布施的时候,就应该要散财布施。钱财可以给自己运用,也可以帮助别人,让别人运用,这样的人他叫做通达有智慧的人。你把钱财笼络在一处,然后又设了很多道堤防来防范,以为这样可以千秋万世,可以永远都不会有变化,能让子孙世代享福,而以为这些财富不会流失掉,这种做法是愚痴的行为,愚痴的人。平时多积些阴德,是为了长久打算,这种人就是有智慧的人。不为某种目的而去做,这种人叫做君子。

这一段文写得很长,最主要是明朝这个沈鲤,他劝富人要多乐善好施、多布施,了解穷人的苦。那在这一段里面有一段文就是说,一般自古以来都会有这种现象,就是在三百七十五页的第六行,‘犹务多积厚蓄,为子孙计久远。’三百七十七页的,“不睹天道人事乎?盈虚消长,天且弗违。”还有后面的三百七十八页的,“昔所称富家,今存者几乎?彼其子孙不终享也。”刚才唸过这几段文,其实里面都有跟我们讲因缘果报,我们就引用印光大师在写给卫锦州居士书里面,印光大师对于福善祸淫,印光大师怎么开示的?

印光大师说,他说,“世间最博厚高明者”,“世间最博厚高明”就是说世间大家最尊敬的,“莫过天地日月”。但是天地日月它也是有变化的,印祖说,“而日中则昃,月盈则食”。他说,我们认为这个天地日月可以讲说世间最博厚高明,但是“月盈则食”的意思就是说,月亮圆的时候它就会发生月食。“日中则昃”的意思就是说,太阳要西下了,表示说它这个事情,盛到极点就会衰落。“高岸为谷,深谷为陵,沧海变桑田”,桑田变沧海。他说,古往今来道德最高尚的,“最道高德备者”,我们认为学问最好的、智慧最高的那就是孔子,这里讲的,印祖说“道高德备者”,最有德行的、智慧最高的、道德最高的就是孔子,莫过于孔子。

但是孔子也曾经“绝粮于陈,被围于匡”,孔子当时也在陈国曾经绝粮。它这个典故是这样的,楚昭王派人请孔子,孔子就随即出发,陈蔡两国的大夫就很怕孔子被楚国楚昭王所用,就把孔子围困在陈国,围困在陈蔡野外。我们看那个孔子的影片里面就有演这一段,孔子跟他一些弟子就不能继续前进,在那个地方孔子曾经也绝粮七日,七天没有东西可以吃,许多弟子病倒不起。弟子中,多有不快者,孔子仍旧讲诵不绝。里面有人不高兴,也起了烦恼。孔子在那种最困难的情况之下,还是在旁边讲圣贤道理给弟子听,就是讲诵不绝。后来派子贡到楚国,楚昭王发兵迎接孔子,把他救出来。

从其中孔子经过宋国的匡城的时候,他们的师生们也忽然被一队士兵给围住,后来一问才知道说,当地人把孔子误认为鲁国的阳虎,因为孔子的模样跟阳虎长得有点像,而阳虎在匡城做过很多坏事。所以孔子跟弟子们虽然否认,但是匡城的居民都不相信,也不放他们走。这就是孔子他是一个道高德备者,他也曾经在陈国绝粮,也被围困在匡城,这个典故从这边来的。

印祖说,孔子“周游列国”,一生还是没有人重用他,“卒无所遇”。他只有一个儿子,才五十岁就死掉了,“年才五十,即便死亡”。幸好还有一个孙子可以“得绵世系”,还可以传承香火,传到台湾来就是孔德成。“降此而下,颜渊短命”,他说,从孔子往下,“颜渊短命,冉伯牛也短命”。子夏眼睛瞎了,左邱明也是眼睛瞎了。屈原就是因为他被人家陷害,所以他忧愤投江自杀,在汨罗江中自杀,我们现在五月五日的端午节就是纪念屈原。“子路作醢”,这个“醢”就是肉酱,子路因为他在卫国当官,后来卷入了卫国的政争,后来被敌兵把他斩成肉酱,这是“子路作醢”。

印祖说,“天地日月”,还不能够让人家常然不变,大圣大贤也不能够让他只有顺,没有横逆。他说,怎么办呢?连天地都会怎么样呢?刚才讲沧海变桑田,桑田变沧海,还有我们讲说“日中则昃,月盈则食”,连天地都会变化,那圣人也有受到灾难,有短命的、失明的,眼睛失明的,那怎么办呢?印祖他说,要怎么办呢?他说,你要“乐天知命”,你所遭遇的就无不安乐。他说,千百世以后,他说,千百年以后,从天子以至到庶人,大家都非常尊敬孔子。但是如果以孔子当时的情况来讲,“以当时现境论之,似乎非福”,孔子他的儿子五十岁就死掉了,孔子他有一子,年才五十就死掉了。所以以当时情况来讲的话,是觉得他好像没有福报。但是传到后来,“以道传后世论之,则福孰有过于此者”。有谁比孔子的福报还大呢?对不对?传到台湾来的时候,也传到孔德成。范仲淹他们有八百年的福报。

所以印祖说,人生在这个世间,“千思万算,种种作为”,说到究竟的地方,也不过只要养身餬口而已,或是留一点钱给子孙而已。既然人生只有这样,那么如果身体上穿个粗布也可以遮体,你穿的短褐,一样可以遮体,为什么一定要穿绫罗绸缎呢?吃东西,“菜羹尽可过饭”,刚才我们提到一个御史,他到他老师家去,他老师是甘矮梅,他老师请他吃饭是吃什么呢?吃葱汤麦饭。所以印祖说,我们如果能够说,可以吃简单的菜羹就可以吃饱,那为什么一定要鱼肉海味呢?子孙如果能够贤能,如果能够读书或者耕田,或者做生意,他可以养活自己,为什么一定要富有百万呢?为什么一定要家财万贯呢?

他说,“古今为子孙谋万世之富贵者”,就是秦始皇,他并吞六国,“焚书坑儒”,把天下的兵器全部收起来做成一个大钟。他无非是想“愚弱其民”,就是要愚昧人民,让他们不能够起兵,不能起事。谁知道陈涉一起义,“群雄并作”,秦始皇一统之后,也不过是十二三年而已,他就变成怎么样?身死国灭,而且子孙全部遭屠戮,被杀死,如同斩草除根,没有留下半个子孙,“靡有孑遗”。所以秦始皇想让子孙得安乐,反而害他的子孙快速的死亡。

汉献帝的时候,曹操为丞相,曹操他是“专其威权”,他所作所为就是要“弱君势,重己权”,就是要弱化皇帝的权势,要增加自己的权势。他是希望说,他只要一死掉,就赶快能够让他儿子可以继承皇帝。等到他死掉的时候,曹丕篡位,曹操的尸体还没有入殓,曹丕就把他曹操的嫔妾纳来自己的己宫里面,皇宫里面。而且曹操死后永堕恶道,总共多久?一千四百年。到清乾隆年间,《印光大师文钞》里面这样记载,到清乾隆年间,苏州有一个人杀猪,杀猪的时候,在那个肺肝上面写有曹操两个字,旁边有一个人看到以后,“生大恐怖”,说啊,怎么这个肺肝会写曹操两个字呢?他“随即出家”,他觉得这个因果太可怕了,世间太无常了。这个人出家以后,他法名叫做佛安,他一心念佛,遂得往生西方,这个事情记载在《净土圣贤录》里面。

再来曹操费尽心机想为子孙谋,虽然作皇帝也不过是四十五年,国家就灭亡了。每天跟西蜀东吴互相争战,战争,“何曾有一日安乐也”,他哪里有一天的安乐呢?曹操以后,接下来“两晋宋齐梁陈隋”,到五代的“梁唐晋汉周”都不长久,其中东晋最久也不过是一〇三年。其他甚至有些朝代,有两三年的,有八九年的,有一二十年的,或者四五十年的,就灭亡了。这还是正统,那其他如果是窃据伪国呢?那这个数目更多了,而且它这个朝代就更短促了。推究到他们刚开始的那个用心,他无非也是想让他的子孙可以富贵尊荣,但是如果你仔细去研究他的实效,反而让他子孙更容易遭受杀戮,甚至灭门绝户。

接下来印祖说了,他说,“贵为天子”,他“富有四海”,他还不能够让子孙可以世受其福。他说,做皇帝的他富有四海,还不能让他子孙可以享受福报,何况是我们区区的凡夫呢?“从无量劫来”,我们所作的恶业,“厚逾大地,深逾大海”。就是我们讲的,佛经里面讲的,佛陀跟我们讲,众生的罪业如果有体相,虚空不能容受,这就是所作恶业“厚逾大地”。我们讲说,“假使百千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逢时,果报还自受”。所以《地藏经》里面有讲我们起心动念无不是业,无不是罪,“业力甚大,能敌须弥,能深巨海,能障圣道”。所作恶业“厚逾大地,深逾大海”,这是真的。所以无量劫来,我们哪一世造什么恶业呢?其实我们都有隔阴之迷,我们自己也不知道。

曾经就有一个女众,她本身是一个教官,在台湾,在高中或者大学里面都有这个教官,早期啦,现在也有。这位女教官其实满善良的,她后来已经亲近佛法,在我们台北士林那边有一位法师,她去亲近他,那位法师是修地藏法门,在台北市的士林。这位女教官也是满虔诚的,她每天要到学校去上课,去当教官,大概早上差不多要八点半,或是九点到学校去。她就是骑摩托车戴着安全帽,她就到士林那边,可能要参加这个法师的早课,这也是好事。

可是有一天她骑摩托车,经过台北市的民族东路,要往中山北路方向走的时候,因为那个地方,在民族东路那个地方有一个,我们台北市的一个建国市场,因为那个是一个大市场,会有很多南部来的货车,会把蔬菜跟水果运到那个地方去批发。这些蔬菜水果的货车,它因为太早到了,市场还没有开,它就先停在路边。停在路边那个货车很长,司机在车上睡觉,他就把后面关上去那个栅门,那个护栏扎上去,他就把它卸下来。卸下来以后它会有一个把手,是可以把它卡榫把它卡住的。它卸下来以后,那个卡榫刚好是往这个方向,这样悬著。

那个女教官骑摩托车经过那里的时候,没有仔细看,可能那时候早上五六点的时候,天还没有亮,可能也是视线不是很好。她摩托车就撞上那个货车的后面。因为刚好那个司机把后面推上去那个栅栏放下来,那个女教官就撞上去以后,人飞过来以后,飞起来以后,刚好眉心正中那个车上门栏的那个把手,整个铁棒就从她正眉心插下去,当场死亡。消防队来的时候,要把它卸下都卸不下来。最后只好把这个棒子把它锯断,再把它抽出来才有办法,这因果是很可怕。

这里面讲的从无量劫来,所作恶业厚逾大地、深逾大海。印祖说,你怎么可以保持你家道常兴呢?你可以保持你家道不衰呢?要怎么样保持家道不衰?要福以酬德,《感应篇》里面讲福以酬德,厚德载物,你怎么可以有福无灾殃呢?所以要学窦燕山。我们前面讲窦燕山,我们了解说窦燕山他家无金玉之饰,无衣帛之妾。怎么学窦燕山?窦燕山本身也是短命的,他是后周谏议大夫,他三十岁的时候,他祖父来给他托梦,他说,你没有儿子又不长寿,你应该早日多行善事。窦燕山听到以后,他就开始发心去作善事。

刚好他家里有一个仆人偷他两万钱,这个仆人没有办法还这两万钱,就把他的女儿写了一个切结书,绑在身上卖给窦家,就跑掉了。窦燕山就把这个切结书烧掉,叫他太太把这个仆人的女儿,把她养长大。养到十五岁的时候,再把他的女儿嫁出去,再送两万钱的嫁妆给她。后来窦燕山又在延庆寺捡到金子两锭银子十两,他在那边等遗失的人。后来遗失金银的人又回来,他就把钱还给他。原来这个人是要把这个银子去替父亲赎罪。窦燕山他家族里面的同宗或是外姻的亲戚,如果有死丧不能够埋葬的,他都帮他们埋葬;有女儿不能嫁出去的,他都帮她嫁出去;他的亲朋好友里面,如果说生活很穷困的,他就借钱给他们做生意;对于地方上有贤能的人,窦燕山就给他推荐,这个多到没有办法计算。

另外窦燕山在他自己家的南边建了一个书院,有四十间,盖了一个图书馆,里面有一千多册的藏书。他延聘老师来教这些清寒子弟,同时提供粮食给这些穷人家的子弟,可以能够安心在那边读书。窦燕山每年计算他家里的收入,除去夏冬祭,夏天跟冬天要祭祀所需要的费用以外,他全部都拿出来帮助人。他自己家里生活非常地节俭朴素。所以他没有我们刚才讲的,没有金玉之妾,没有金玉之饰、衣帛之妾,就是他的太太没有穿金戴银的,没有穿那个很华丽衣服的。

他这样作了很多善事以后,后来他的祖父来给他托梦,他说,你本来没有子嗣,寿命也短,经过这数年的积阴德,你名挂天曹,上帝延长你的寿命三十六年,还给你五个儿子,而且都富贵显达,死后你还当洞天真人。这是窦燕山,他后来活到八十二岁。他本来短命,后来活到八十二岁,无疾而终。我们把这一段窦燕山的故事引出来,刚好印证刚才印祖说的,你怎么可以让家道常兴?窦燕山就是让他家道常兴,他五子八孙都显贵,这叫做家道常兴。窦燕山为什么可以家道常兴?他就是行功立德,听他祖父的话,去帮助穷困人家。他就可以有福无殃,他还无疾而终,死后能够升洞天真人,他有福无殃。

所以你要怎么有福无殃?学窦燕山,学袁了凡。印祖说,你要知道世间万法都是虚假的,“了无真实,如梦如幻,如泡如影,如露如电,如水中月,如空中花,如热时燄,如乾闼婆城”,“乾闼婆城”就是我们现在讲的海市蜃楼。以上我们就引用印祖的开示,来解释这里面有提到这些富有人家都要把,多积厚蓄,为子孙继久远。我们这个地方来做这样的一个解释。

最后我们来看老法师对于这个“施恩不求报,与人不追悔”的开示。老法师说,他说,《金刚经》里面有一段话,就是也在我们前面有提过,菩萨于法,应无所住而行布施,老法师说,这个境界非常地高。他说,无所住事实上是不住相。他说,真正做到三轮体空,才叫做无所住。经上说,“若菩萨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这个话是真的。他说这个世界为什么会纷争?他说,要领导这个世界,其实用六波罗蜜就可以了。老法师说,我们看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或者海湾战争、波斯湾战争,他说,问题有没有解决?他说,没有解决。他说,愈搞愈复杂。战争要能够解决问题的话,那么第一次世界大战问题就解决了,不可能有第二次。第二次世界大战,问题还是解决不了,那还有第三次,还有第四次、第五次。这说明战争不能够解决问题。

那什么能解决问题呢?老法师就是引用《感应篇汇编》这里面讲的,“施恩不求报,与人不追悔”,他说,问题就解决了。老法师说,美国人打韩战花了一百八十亿美元,这一百八十亿美元要是拿去布施给南北韩,我想问题马上就解决了,这是无条件的布施。但是美国把它拿去战争,所以到今天,美国跟北韩就产生这种深仇大恨。他说你布施以后再来调停他们,谁不尊重你呢?谁不听你的话呢?他说,你是好人啊。然后美国在越战花了十倍,刚好是一千八百亿美元。他说,不但不能解决问题,还是永远的结怨仇,冤冤相报,没完没了。他说,谁愿意干这种事呢?这一千八百亿的美元,如果是送给越南人,我相信越南人看到美国人,都会喊老祖宗、喊爷爷、大恩人。所以我们冷静想想,无私无条件的帮助别人,真正是为别人利益着想,才能解决问题。

第二个,老法师说,今天这个世界纷争解决不了,为什么?因为任何人考虑问题,第一个观念都是对我有没有利。我们常常在报纸上看到美国人处理问题,跟外面交涉的时候,先考虑符不符合美国的利益。他说这个念头就解决不了问题,他说问题的症结就在这个地方,无论你用什么手段都解决不了问题。解决问题,圣贤教诲说,你要考虑到为他的利益,符不符合他们的利益,符不符合大众的利益,不要把符合我的利益摆在前面。

你看美国现在到处在全世界跟人家结怨,比如说美国把中东的伊拉克侯赛因政权推翻了,利比亚的格达费政权推翻了,好了,现在好了,造成一个新的恐怖国家叫ISIS,这个恐怖国家出来,到处砍头杀人,到处发动恐怖战争,现令全世界都头痛。这美国弄出来的,美国把侯赛因跟格达费推翻了,甚至把他杀死,搞出这么大的问题出来,结怨仇。美国是为什么?他还不是为了他自己的石油利益、伊拉克的石油利益,结果呢?因为他只想到他自己的利益,所以没有办法解决问题。所以要把自己的利益抛弃掉,给诸位说,自己真正得到最殊胜的利益。于是我们就明白过来,真正能解决问题的是圣贤的教诲。美国人如果懂得“施恩不求报,与人不追悔”,他到现在还是一个强国。

再下来,第三个,我们中国人讲话,现在真的是人微言轻,没有人相信。英国人汤恩比教授说话,人家就相信,他说的话很好,一点都没错。他说,真正能解决二十一世纪的社会问题,只有大乘佛法跟孔孟学说,这是他指出来的。大乘佛法是什么呢?孔孟学说又是什么呢?到哪里去找?现在孔孟的书不难找,找大乘佛法也不难,找到之后不懂,看不懂。佛家常讲,佛法无人说,虽智不能解。找到了看不懂,或者把意思看错了、曲解了,还是不能解决问题。所以要去实践、要去契入、要去领悟、要去消归自性,回归到自性,必须去领悟,也是我们禅宗前面讲的,见到父母未生前本来面目。

接下来第四个,老法师说,刚才我们讲说二十一世纪的问题,只有大乘佛法跟孔孟学说,大乘佛法跟孔孟学说要怎么做到呢?老法师说,总结来说,还是一个教育问题。你要解决教育问题,第一个,是师资问题,如何来培养师资?今天这个世间,第一等的大功德是什么呢?是培养师资。我们讲说,培养弘法人才,弘护人才,讲经的弘法人才,这个是第一等大功德。诸位一定要明了,今天亡国灭种不可怕,他说,这是小事,他说,道统断绝才是大事。佛家讲法身慧命,他说,这个不能断。道统断了这个世间人苦难无边。如果有一两个人可以续佛慧命,续佛的慧根,那么一切众生就有得救的希望。这就是培养僧才的重要性,培养师资的重要性。

所以老和尚说,诸佛刹土,教学为先。因为如果你一两个人能够续佛慧命,众生就有得救的希望,就有一线光明。这个机会也不是太容易得到。绵延诸佛菩萨圣贤的道统,我们要负担起这个使命,这个使命是世间第一等伟大的使命,你能不能做到这个工作?那就看你发心,你真正要发心,一定要具足清凉大师所说的信解行证,这四个字统统具足。你能够做得到,你就能够承担这个使命,就《华严经》里面讲的“信解行证”。如果你能够做到信解行证,你无论现在是过什么生活,无论你是什么样的工作岗位,都可以做得到。你贫穷沦落到乞丐也能做得到,他说,乞丐里面也有佛、也有菩萨、也有圣贤,问题就是说你有没有这个心,你肯不肯去做。

我们现在讲经,学为人师、行为世范,这个题目,自己总想看看,起心动念、言语造作能不能为别人做好样子?果然能够为一切众生做好样子,你就是圣、你就是贤、你就是佛、就是菩萨,这些话我们讲了很多很多,老法师说,我们要好好去参究。

再来第五点,老法师说,“施恩”这两个字就是布施恩德。我们在讲座里面也有提到,与人为善,总是要有一个纯善的心、纯善的念头,念念为别人着想,这个是布施恩德。布施恩德是他的想法、是他的说法,如果我们自己还有一念布施恩德的心,那就错了。为什么呢?为什么说我们还有一念布施恩德的心就错了呢?因为你还有一念布施恩德的心,就是有能布施的我、所布施的对方,就表示你,“我”没有放下来,我执没有放下来,你还有我相、人相,那这就错了。

错在哪里呢?错在我们着相,你着相跟性德就不相应,跟什么相应?跟烦恼相应。你着相了,它跟性德不相应。那这样的话就不圆满,那不是功德。那是什么?那是修了一点福报。所以“施恩不求报”,其实它就是什么?它就是鼓励你做到三轮体空的境界。施恩不求报其实某个角度来说,也是不着相,与人不追悔。他说,你着相了,你所修的福报,我们佛法里面讲叫做有漏福报。有漏福报在哪里享?在三界六凡,在三界六道里面享受。你只是种了三界六道的善因,跟性德是不相应的。这个道理很深很广,学佛的人不能不知道。你不知道,你的清净心得不到。老法师说,我们要晓得,清净心才是真善,才是大善。

所以我们要明白这个宇宙人生的真相。如果你明白了,看破放下就很容易。你明白了以后,能得、所得都不可得,佛家常讲,万法皆空,那你还会打妄想吗?他说,袁了凡先生明白了,他明白这个,但是他并没有,他并不是说他悟了这个真正道理,他只是明白,不过是因缘果报的道理。他明白了一饮一啄,莫非前定。他明白一生当中功名富贵、夭寿贫贱,都是过去生中所修的,这一生中所感得的果报。袁了凡先生明白这个事相上很粗浅的真相,他明白了。他明白以后,他就可以如如不动了。但是他的妄想、分别、执著没有断,只是比较轻了一点。

所以他跟云谷禅师在禅堂里面三天三夜不打一个妄想,什么原因?因为他明白一饮一啄,莫非前定,他放下了。但是这不是事实真相,你真正了解事实真相的人,叫开悟。开悟以后,他的心才是真正的清净。所以后来云谷禅师跟他开示以后,他发心读书求功名,改造自己的命运。袁了凡做世间人的好榜样,也是做六道众生的好榜样。但是他还不是真正的学佛,真正的学佛,老法师说,要修出世间的大善。但是出世间的大善不容易,要怎么样?要必须把烦恼习气彻底的放下,要能够照佛的教诲去做。

今天我们就讲到这里。如果讲得不妥之处,请各位同修大德批评指教。阿弥陀佛。


文字稿来源:因果教育弘化网


感恩您的阅读!如果你觉得文章还不错,就请发送给朋友或者转发到朋友圈。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喜欢就请关注我们吧~https://www.guoloujiang.com/30459.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