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老师主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119集)

●世界本清宁,由情见互异,遂成棼乱。天心原慈善,因众生恶感,而屡降灾殃。是以古德云:“人人信因果,天下大治之道也;人人不信因果,天下大乱之道也”。


《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一一九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4/02/28 台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119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们研讨《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三十一句,【受宠若惊】。请各位同学翻开课本三百七十页最后一行,我们看经文:

【唐岑文本。拜中书令。有忧色。母问之。文本曰。非勋非旧。滥叨荣宠。位高责重。故忧惧。语贺客曰。今受吊。不受贺也。宋王文正公旦。晚年。官益尊。及为朝鲜使。自禁中。乘车辂。出都门。百官饯送。交口称公荣遇。公曰。吾何益于国。但觉反侧不安耳。司马温公与姪帖云。近蒙圣恩。除门下侍郎。举朝忌者无数。而以愚直处其闲。如一黄叶在烈风中。几何不坠。是以受命以来。有惧无喜。汝辈当识此意。数公皆受宠若惊者。而岑公受吊一语。当申其说。昔孙叔敖为令尹。有一老人来吊曰。身以贵而骄人者。民去之。位以高而擅权者。君恶之。禄以厚而不知足者。患处之。又曰位益高。而意益下。官益大。而意益小。禄已厚。而慎不敢取。君谨守此三者。足以治楚矣。盖岑公深得此旨也。居高之法。洵在乎此。】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岑文本’是唐朝南阳人,他十四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因为有事情被关进监狱。那时候的岑文本就很有胆识,他就去见那个监狱的长官司隶,他要来能够理冤,理冤就是伸冤。结果这个监狱的长官就叫他作一篇文章,“命作莲花赋”,写了一篇文章叫《莲花赋》。结果岑文本下笔马上成文章,而且内容写得非常地好,终于最后替他的父亲洗刷了冤屈。岑文本在唐太宗贞观元年,因为李靖的推荐,他被皇帝擢升拜中书舍人。当时国家皇帝的诏诰文书以及军国大事,那个文章都出自岑文本的手笔。不久他当了中书侍郎,专典机密。像岑文本这种文章非常好的,其实书到今生读已迟,事实上就是前世他就有修了,他前世说不定是儒家的学者或者是出家人。

像我的同学邱居士,他是跟我官校同学,他在官校的时候参加孔孟论文比赛,他就得到大专组第一名。毕业以后,他一直在我们台湾的考选部,考试院服务。从科员开始当起,后来当到这些长官的祕书,后来到美国去修读学位,后来拿到台湾文化大学的法学博士。他本身通达儒家,也通达佛家。我们前几年有办监狱典狱长的生命教育研习营,我们也请他来讲授课程。我同学邱华君博士,他现在也官拜考选部的政务次长。他就是跟这个岑文本一样,他都帮院长、部长写文告,年度的文告,这个都是过去生有修的,儒家的底子非常深厚。这个“岑文本”。

‘拜’,“拜中书令”的“拜”,就是封爵、授官。“中书令”,隋朝跟唐朝是以中书令、侍中、还有尚书令,共议国政,都是宰相。后来以“中书”来称为宰相。

‘忧色’就是忧愁的脸色。

再来看三百七十一页,‘旧’就是德高望重的老臣,“勋旧”就是跟帝王皇帝有交情,有旧交的功臣,这个叫做“勋旧”。

“滥叨”,“滥”就是过度,“叨”就是忝,跟忝字一样,表示承受的意思,这是一种自我谦虚的话。

再来‘语’,“语贺客曰”,“语”它的意思就是告诉。

再来‘宋王文正公旦’,这个“王文正公”本身叫做王旦,他是宋太宗的进士,是宋朝的大名人,他姓王名旦字子明。宋真宗的时候他担任枢密院,契丹来进犯的时候,他也担任守卫的工作。另外他也尝劝宋真宗要行祖宗之法,慎所改变,要改变东西要特别谨慎。王文正公非常地能够知人善任,他一般都是起用厚重之士,就是很稳重的人。治国很久,但是他处理事情,他不胶,不胶就是不急躁,有谤不校,遇到毁谤他不计较。后来在天禧元年,因为生病辞掉宰相的工作。皇帝封他太师,又封魏国公,死后人称他叫王文正公。

‘禁中’就是皇帝居住的地方。

‘车辂’就是大车。

‘出都门’,“都门”就是国门、国都。

‘饯送’就是设宴款待送行。

‘交口’就是众口齐声。

‘荣遇’就是荣获君主皇帝知遇而显身朝廷,这个叫“荣遇”。

‘反侧不安’就是辗转难安、惶恐不安。

‘司马温公’就是司马光,这个司马光在中国历史上非常有名,我们来介绍一下他的生平。他是一位非常令人敬佩的人物,所以我们特别把他介绍出来。司马光他字君实,号迂叟,山西运城人,他是北宋的政治家、史学家,宋仁宗时候的进士。在宋神宗的时候王安石变法,司马光反对,他曾经在皇帝面前跟王安石辩论,他就是跟宋神宗讲,祖宗之法不可变。因为宋神宗还是支持王安石变法,后来他就离开朝廷,离开朝廷以后这十五年之间,他并没有心灰意冷,他投入编纂《资治通鉴》。

所以我们前面有讨论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就是这个意思,祸福是相倚的。你看起来他是失宠,好像是得不到皇帝的支持,但相对的成就了他历史的钜著,《资治通鉴》。我们讲说,立功、立德、立言,这个司马光确实做到这三点,他的德行非常好,他也有功绩,对当时的民众也非常地好,立功、立德。他立言,立言就是《资治通鉴》,这本史书非常了不起。他编《资治通鉴》非常用功刻苦、勤奋努力。他自己说,“日力不足,继之以夜”,也就是日以继夜的在做。后来新党被罢黜以后,他又恢复宰相,但是做了八个月以后,他就病死了。他可以讲说为了《资治通鉴》,舍报往生,他后来被追封为温国公,他著有《司马文正公集》。

他一生非常精彩,我给他综合,他总共有八大特别事迹。第一,他编纂《资治通鉴》,他为什么要编《资治通鉴》呢?就是要做为统治者的借鉴。我们老和尚在推荐《群书治要》,当然《群书治要》是摆第一,它的高度跟它的重要性是超过《资治通鉴》的。但是如果你研究历史的人,不研究《资治通鉴》,那就不懂得历史。所以这本《资治通鉴》对中国的历史影响非常地大。他跟宋英宗报告,他从战国时代开始写,写到秦国的《通鉴》八卷,他呈给宋英宗。宋英宗支持他继续修,并提供费用以及增加人员,宋神宗还帮他题字,“有鉴于往事,以资于治道”,并赐书名《资治通鉴》,并且宋神宗为他写序文。

《资治通鉴》是从周威烈王二十三年,一直到五代后周世宗显德六年,总共记载了十六个朝代,一千三百六十二年的历史。你看,人的寿命只有百岁,但是司马光了不起,写了一千三百六十二年的历史,这是超越他的生命。历经了十九年的编辑完成,非常不容易啊。可以讲说司马光为此书付出毕生的精力。所以成书不到两年,他便积劳成疾往生了。他写这个《资治通鉴》,亲自动笔不假他人之手,从发凡(删减)到定稿。清代的学者王鸣盛说,“此天地间必不可无之书,亦学者必不可不读之书”,这是《资治通鉴》,司马光的贡献。

第二个,他不得诳语,也就是司马光本身非常诚实,他不诳语,他受他父亲教育的影响。所以以前的家学、家道、家业、家风,你看他这一生的诚信,受他父亲的影响非常大。所以这也可以讲说典型的扎根教育,《弟子规》教育。他大概在五六岁的时候,有一次他要把那个胡桃去掉皮,他不会做,他就叫他姐姐帮他,但是还是去不掉。他姐姐就先离开,离开以后,有一个婢女过来,用热汤替他顺利把胡桃去掉皮。等他姐姐回来以后问他说,这个谁帮你做的?他就骗他姐姐说,我自己做的。他父亲便当场训斥他,“小子怎敢说谎”,这六个字影响到他的一生,司马光从此不敢再说谎。年长以后,便把这件事情写到纸上,策励自己一直到死,没有说过谎言。

你想想看,以前的父亲是这样教小孩的。现在呢?儿子说谎,搞不好爸爸还帮他圆谎,对不对?这就是教育的重要性,建国君民,教学为先。他写在纸上的这张纸,宋邵雍的儿子邵伯温曾经看过这张纸。清朝的一位也是非常有名的人,叫陈宏谋,他说,司马光的一生,“以至诚为主,以不欺为本”。所以后人对司马光盖棺论定之语是一个字,诚。这个诚老法师有讲,至诚心,这个诚之一字,其实它是相应菩提心的。

第三点,大家都耳熟能详,司马光破缸救友。有一次司马光跟小伙伴在后院里玩耍,院子里面有一口大水缸,里面都装满了水。有一个小孩爬到缸的旁边去玩,一不小心掉到水缸里面去,缸大水深,眼看那个小孩子快灭顶了。别的小孩子一见出事,吓得边哭边喊,跑到外面向大人求救。司马光看到以后急中生智,从地上捡了一个大石头,就使劲的向水缸砸去,砰一声,水缸破了,缸里面的水流出来,被淹水的小朋友也得救了。小小的司马光遇到事情沉着冷静,从小就是一副小大人的样子,这件事情使司马光出了名。听说当时东京跟洛阳,有人把这件事情画成图画,被人广泛流传。这个是第三个司马光破缸救友。

第四个,诚信卖马。司马光要卖一匹马,这匹马牠的毛色纯正漂亮,高大有力,性情温顺。只可惜夏季,夏天的时候会有肺病,司马光对管家说,这匹马夏季有肺病,这一定要告诉给买主听。管家就笑着说了,哪有人像你这么笨呢?我们卖马怎么可以把人家看不出来的毛病说出来呢?司马光不认同管家的看法,对他说,一匹马多少钱事小,对人不讲真话,坏了做人的名声事大,我们做人必须要诚信,要是我们失去了诚信,损失将很大。这个让我们很佩服啊。第四个,他诚信卖马。

第五个,他低调淡泊。他虽然官当这么大,但是他很低调,他性情淡泊不喜欢奢华。他在写给他的儿子《训俭示康》这个文章中里面提到,他说他小时后(候),他长辈给他买华丽的衣服穿,他总是很害羞脸红把它脱下来。后来在宝元年间他中举时,得到宋仁宗皇帝接见,当时酒席宴上每个人头上都要插鲜花,而且肆无忌惮的嬉戏取乐,唯独司马光正襟危坐,也不愿意戴花。后来旁边的人跟他讲说,这是皇帝赐的你不得不插,他才勉为其难的,才把这个花戴上去。

司马光家里有一个老仆,一直都称司马光叫君实秀才,因为司马光字君实嘛,他就称他叫君实秀才。有一次苏轼,苏轼是谁呢?就是苏东坡,他的父亲叫苏洵,他的弟弟叫苏辙,他们在宋朝称为三苏,非常有名的文学家。苏东坡本身是当官,文章很好但是官场不如意。司马光比他如意,但司马光他有受宠若惊的这种修持。他的老仆都称他叫君实秀才。有一次苏东坡来访,到司马光的家去参访,听到仆人称呼不禁好笑,就开玩笑说了,你家主人不是秀才了,已经是宰相了,大家都称他叫君实相公。你看他宰相还这么性情淡泊,不奢华。老仆大吃一惊,以后见到司马光就毕恭毕敬的,尊称叫君实相公,而且很高兴说,幸亏苏大学士教导我。结果司马光听了以后跌了一跤,摔在地上讲一句话,我家这个老仆,活活被子瞻教坏了。子瞻就是苏东坡的字,苏东坡他苏轼,字子瞻,号东坡居士,我们一般都称苏东坡,他又叫苏子瞻,苏轼,他四川人。

第六个,司马光的第六个特点就是坚不纳妾。北宋那个时候的士大夫,生活都很富裕,有纳妾蓄妓的风尚。司马光跟王安石还有岳飞一样,罕见不纳妾的,也不储妓。他婚后三十余年,他的妻子张夫人一直没有生育,司马光并不放在心上,也没有想过说要纳妾生子。张夫人急得半死,有一次她就暗地里背着司马光去买了一个美女,悄悄地把她安置在卧室里面,然后自己再借故外出办事。司马光见了以后不加理睬,他就到书房去看书了。这个美女就跟到书房,一番搔首弄姿以后,就取了一本书随手翻了一翻,娇滴滴地问说,请问先生,中丞是什么书啊?司马光离她一丈,你看离她一丈喔,板起面孔,拱手答道,中丞是尚书,是官职不是书。这美女觉得很无趣,她就大失所望离开了。这个就是什么?见色不淫,他就有这个修持的功夫啊,所以他坚持不纳妾。

第七,典地葬妻。司马光在编修《资治通鉴》的时候,他居住的地方非常简陋,于是另外再辟一个地下室,读书其间,在里面读书。当时的大臣王拱辰也住在洛阳,他的宅第就是他的住家,非常豪奢,中堂建屋三层,最上一层叫朝天阁。所以当时洛阳人就戏称了,“王家钻天,司马入地”。司马光的妻子去世以后,清贫的司马光无以为葬,拿不出钱来给妻子办丧事,这你相信吗?当一个宰相没有钱帮妻子办丧事,但是这是事实,历史的事实。他只好把仅有的三顷薄田典当出去,置棺埋葬,尽了丈夫的责任。

司马光当官近四十年,而且官高权重,竟然典地葬妻。他说这个让我们觉得,现代的人读到这一段历史,让我们深思,俗话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讲得比较通俗一点说,当知府当三年,可能是非常地清高,但久了以后就累积了十万雪花银了。在封建社会,大多数人都是寒窗苦读,能够跻身仕途,跻身官场,无不是为了显耀门庭,荣华富贵,泽被后世,荫及子孙。所以在这些人面前,司马光的清廉更显可贵。宋仁宗曾经他下圣旨,赐司马光金钱一百余万,珍宝丝绸无数。但司马光不为所动,这了不起。

司马光年老体弱的时候,他的好朋友刘贤良拟用五十万钱买一个婢女供他使唤。司马光很委婉的跟他讲,他说,我几十年来,“食不敢常有肉”,我连吃都不太敢有肉,“衣不敢有纯帛,多穿麻葛粗布,何敢以五十万市一婢乎?”他说,我的一生吃饭都不太吃肉,穿的都是麻葛粗布,你竟然用五十万去买一个婢女给我用?这非常难得啊,所以这个表示他怎么样?跟我们佛门的迦叶尊者一样,以苦为师,这就是以苦为师的典范。而且他几乎是守着戒律,也是遵守因果。

最后第八个是死后哀荣。司马温公非常有名的一句法语留给我们,“积金以遗子孙,子孙未必能守,积书以遗子孙,子孙未必能读,不如积阴德于冥冥之中,为子孙长久计”,他这句讲得非常好。你怎么样给子孙宝贵的资产呢?不是现金,不是珠宝,不是田地,不是豪宅,而是你要在冥冥之中为子孙积阴德,这才是长久。司马光他后来,当然又恢复宰相以后,当了一年半就与世长辞,享寿六十八岁。“京师人为之罢市往吊”,京城的人为他可以讲说什么?“罢市”就是什么?就是停工,前往吊祭。“鬻衣以致奠”,卖衣服来包奠仪,“巷哭以过车者,盖以千万数”,街头巷尾为他哭泣的人非常地多。“民哭公甚哀,如哭其私亲”,就好像自己的父母亲死掉一样。“四方来会葬者盖数万人”,有数万人来送葬,所以公道自在人心。“家家挂象,饭食必祝”,家家都怎么?挂他的像,然后“饭食必祝”,一定给他供养,这了不起啊。

我们来看接下来这个,三百七十一页的这个‘帖’,“帖”是简短言词书写的柬帖,一种书信。

‘圣恩’就是帝王的恩宠。

再来‘除门下侍郎’,这个“除”是免掉旧官职,改授新官职,我们现在讲,一般叫做真除,就是这个意思。“门下侍郎”,唐宋时多以此官同平章事,为宰相的称呼。

‘忌’就是猜忌、嫉妒。

‘愚直’就是愚笨而戆直。

‘黄叶’,枯黄的树叶。

‘申’就是表明,“当申其说”,“申”就是表明。

‘孙叔敖’是春秋时楚国的期思人,他官当到令尹,令尹就是宰相,辅佐楚庄王,大胜晋军,兴水利,有政绩。他三次为令尹而不喜,王罢之而不忧,这孙叔敖也是君子。孙叔敖最有名的就是杀两头蛇的故事。孙叔敖“为婴儿时,出游,见两头蛇,杀而埋之,归而泣。其母问其故,叔敖对曰:‘闻见两头之蛇者死,向者吾见之,恐去母而死也。’其母曰:‘蛇今安在?’曰:‘恐他人又见,杀而埋之矣。’其母曰:‘吾闻有阴德者天报以福,汝不死也。’”

就是小时候孙叔敖出去玩,在路上看到两头蛇,他就把牠杀了以后埋掉。他回来就哭泣啦,他母亲问他说,什么原因?孙叔敖就回答他母亲说,我听说看到两头蛇的人都要死掉,刚才我见到这两头蛇,恐怕我会死掉,我会离开母亲妳而死去。他母亲说,那一条蛇现在在哪里呢?他说,我怕他人看见,我就把牠杀了以后埋了。他母亲说,我听说,有阴德的人老天都会降福给他,你不会死的。你看这个就是什么?他在杀蛇的那个当下,他不是杀心,他没有那个杀机,机会的机。他的起心动念是为了众生,他不是为自己。一般人讲说见了两头蛇会死掉。那他假如说,我见了以后我死掉,那倒无所谓,那别人见了也会死掉啊。

所以跟佛陀当时在因地的时候,有一次在船的上面一样,他知道有一个坏人要杀死这五百个商人。佛陀为了救这五百个商人,就把那个坏人杀了,这就是什么?舍生为众,为大众。所以孙叔敖他当时这一念心,不是要杀生,不是要杀这条蛇,他是为了救众生,这是菩萨的心肠。所以为什么他母亲说,“吾闻有阴德者”,这就是阴德,所以天必降之以福,所以他没有死掉。后来他当到令尹,就是宰相。

我们再看下面,‘令尹’,春秋战国的时候,楚国执政的官名,相当于宰相。

‘擅权’就是擅弄、擅自玩弄权力,我们讲专权。

三百七十二页,‘洵在乎此’,“洵”就是诚然、实在。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白话:

唐朝的岑文本,他官拜中书令,当宰相的时候,他面带忧愁的脸色。他母亲问他说,什么原因呢?岑文本说,我跟君王非亲非故又没功劳,虚受这个荣耀、宠幸,而且职位高权责又重,所以才忧虑害怕。于是对于来祝贺的客人说,今天我只受吊唁不受祝贺。一般吊唁是丧事,他说,我今天只接受吊唁,不接受祝贺。这是第一个例子。

第二个就是宋朝王文正公旦,宋朝的王旦在晚年的时候他官位愈尊贵,被皇帝授命出使朝鲜。他从天子的皇宫走出来,乘坐大车经过国都的大门,文武百官都在此设宴送行。大家交相称赞王文正公受到皇帝的荣耀的待遇。王文正公说了,我对国家有什么助益呢?我觉得辗转不安啊,这是这里解释受宠若惊的第二个例子。

第三个就是司马温公,宋朝的司马温公他受封为温国公,在写给他姪儿的书信中说,最近蒙受圣上的恩典,升迁为门下省侍郎,朝廷上下嫉妒的人非常地多。我以愚痴憨直的本性处在其间,就像一片黄叶,枯黄的落叶在强风中飘荡一样,能保持多久而不坠落呢?自从接受旨命,圣旨任命以来,只有恐惧没有欢喜,你们应该要知道我这个中的含意。以上所举的这三位,‘数公皆受宠若惊者’,这三位都是受宠若惊的代表。

然而这位岑公他说接受吊唁这句话,应该在这个地方说明清楚,“当申其说”。他说,因为以前在春秋时代,楚国的孙叔敖当令尹的时候,有一位老人来向他吊唁说,身居高贵而骄傲于人的,人民会抛弃他;位高权重而又擅耍权术的人,君王会厌恶他;食禄已经很优厚,而又不知足的人,就会处在忧患之中。这老人跟他讲这三句话。接下来又说了,他说,职位愈高,存心要愈低下,官位愈大,存心要愈小。权禄已经很优厚了,俸禄已经很优厚了,就要谨慎不可随便滥取。如果你能够遵守这三个原则,就足以来治理楚国了。大概岑公是‘深得此旨’,就是他深深地获得此中的奥旨。居在高位的方法,真的就在这里啊。

这一段里面有一个重点,就是刚才我们唸过的,孙叔敖当宰相的时候,那个老人来跟他吊唁,送他这几句,“身以贵而骄人者,民去之;位以高而擅权者,君恶之;禄以厚而不知足者,患处之。”这三句话,这就是受宠若惊的代表。我觉得这个地方,我们每个人都要学习,这个地方的精华,这个地方的智慧的法语能够给我们什么启示?我们不管是做生意,我们不管是学习佛法,甚至讲经说法,或者你是领众共修。乃至于世间法里面,你当官的、你当个科长、当个局长,或者是说你当个部长,当个国家元首。我本身也是当官的,除了当官跟做生意以外,还有出世间法里面,学佛里面的讲经说法,老和尚告诉我们,要避免自私自利、名闻利养、贪瞋痴慢疑。

当你福报现前的时候,享受名闻利养的时候,其实它不是好事。《了凡四训》里面讲,名也是福,名气也是福报,容易遭受嫉妒,所以它不是好事,要警惕小心。那怎么办呢?你当高位的,你坐在高位的人,你享受很大名声的人,你要怎么办呢?我觉得周公教伯禽那六守值得我们学习,也就是在你这一生里面,你怎么去避免被人家嫉妒?周公那六守是什么?我们上一集有讨论过,我再把它重新唸一遍,“德行广大,而守以恭者荣;土地博裕,而守以俭者安;禄位尊荣,而守以卑者贵;人众兵强,而守以畏者胜;聪明睿知,而守以愚者益;博闻多记,而守以浅者广。此六守也。”

我把它归纳这六点,因为它原来是文言文,我把它翻成,归纳比较变成白话一点,各位就能够理解。第一点,“德行广大,而守以恭者荣”,是指你要有恭敬心,第一个要恭敬,印光大师说,一分恭敬得一分利益,十分恭敬得十分利益。所以你官愈当愈大,你名气愈大,对人、对事、对物要愈恭敬,恭敬心就没有错,这是第一个,不能够傲慢,不能够轻忽每一个人。六祖大师说,“下下人有上上智,上上人有没意智”,这是第一个,要恭敬。

第二个,节俭,他讲,“土地博裕,而守以俭者安”,要节俭。

第三个,谦卑,这里面讲,“禄位尊荣,而守以卑者贵”,谦卑。你官当愈大,名气愈大,你是讲经的大法师你要更谦卑,第三个,谦卑。

第四个,敬畏,我们一般讲叫敬畏心,“人众兵强,而守以畏者胜”。所谓的骄兵必败,哀兵必胜,为什么哀兵必胜?因为他有敬畏心,这是第四个,敬畏。

第五个,庸鲁,用现在平常话来讲,老实,庸鲁就是老实,就是这里面讲,“聪明睿知,而守以愚者益”,这个愚,一般我们修行人自称凡愚,“愚”就是庸鲁、就是老实的意思。

第六个,浅约,我们用通俗的话说,大智若愚,这里面讲的,六守里面讲的,“博闻多记,而守以浅者广”。

“此六守也”,所以这六个就是我归纳周公教他的儿子伯禽,第一个,恭敬;第二个,节俭;第三个,谦卑;第四个,敬畏;第五个,庸鲁;第六个,浅约。这六个,我个人觉得说,它是怎么样呢?如何避免或防止别人嫉妒的六大方法,也是如何修德行,如何保住福德,老和尚讲的,保全自己的功名富贵,世间人都是在乎功名富贵,那你如何去保全呢?你要遵守周公教他儿子的这六个方法。我个人在这几年,我就看过三位修行人,三位都是修行人,名气很大但是名不副其实,德行不够。印祖说,因果不通,理路不明。我都认识他们,这三位,在台湾也很有名,一位得到癌症死掉,一位身陷牢狱之灾现在还在关,一位被火烧死。两位是家兄的朋友,一位是我的朋友。所以要好好地去了解《太上感应篇》这里面讲的,受宠若惊的这个高深智慧,不要轻忽带过。

刚才也跟各位分享如何避免别人嫉妒的六大方法,你好好去参周公怎么教他儿子伯禽的这六个方法,那就可以消灾免祸了,甚至消灾免难。那在这个地方,我是从官场中来的人,我了解官场中的文化。坦白讲,当官的要全身而退,到晚年能够福寿全归的,甚至一生能够消灾免祸的,那真是要祖宗有德。

我引用蔡礼旭老师所讲的《承传千年不衰的家道》里面,蔡老师的精辟开示。在《承传千年不衰的家道》里面讲,“范文正公尝曰:‘吾每夜就寝,必计一日奉养之费,及所为之事。若相称,则熟寐;不然,终夜不能安枕,明日必求以称之者。’勋名德业,卓越古今。”这里面讲的“范文正公”就是范仲淹。他常常这样说,他说,我每天要睡觉以前,我一定会反省我今天所得到的国家的俸禄费用,以及我为国家做什么事情,我为国家做多少事情。如果相称的话,我那天晚上就睡得很好。如果不相称,也就是说你当公务人员,那一天在打混,没有做一件有利于百姓的事情,“终夜不能安枕”,整晚睡不着。第二天一定努力再做工作,再弥补前面的疏忽。他说,范文正公一生的学问,他的德行、他的功勋,所以“卓越古今”,照耀古今。

接下来说,“嗟乎!尽如公所云,吾人盏粥亦岂能消也耶?天下农工商贾之子,无不自食其力,而我辈泛泛一编,饱食终日,劳心劳力,两无所居。外既不能有益于时,内断不可有歉于己,端修清操,质之衾影而无惭,庶几亦是一种消食方法。先辈格言云:‘受享知惭愧。’能知惭愧者,差可受享矣,自不敢厚享矣!”

这个第二点怎么说呢?第二点就是说,“嗟乎”就是一种叹息,他说,我们今天领国家的俸禄,假如没有尽心尽力,我们吃了这一碟的粥,怎么可以消受得了呢?在佛门里面讲叫信施难消。他说,这个天下里面的农工商他们都怎么?他们都自食其力啊。“我辈泛泛一编”,我们这些当公务人员,吃国家俸禄的人,每天饱食终日,我们饱食终日,什么叫“劳心劳力,两无所居”呢?每天吃得很饱,可是又没有出力,又没有用心,这叫“两无所居”,没有用心,也没有出力。

“外既不能有益于时”,对于不能够尽心力报效国家去付出。“内断不可有歉于己”,你对外不能够利益国家社会,对内就怎么样?没有办法问心无愧。“端修清操”,所以要好好地来学习,要端正自己清廉的操守。“质之衾影而无惭”,所以你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他说,夜阑人静的时候,要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你要能够做到没有惭愧,这样才差不多是一种可以消食的方法,这样才可以去享受那个俸禄。前辈有说一句话,“受享知惭愧”,你享受这个福报的时候,要知道有一种惭愧心。你接受国家的俸禄,或者是你接受老板的薪资,都要怎么样?对得起这份俸禄,这叫“受享知惭愧”。能知惭愧者才可以去享用,如果你享用超过你自己的付出,或者超过自己的收入,这个都是不恰当的。

接下来,刚才我们提到司马温公,他在写这个《训俭示康》,就是司马康,他后来收养他哥哥的小孩做养子。他写给他的这个家书里面讲,“参政鲁公为谏官”,这个“鲁公”就是鲁直,他本身他是当谏官,就是鲁宗道先生。这个鲁宗道先生他在宋真宗的时候当谏官,宋真宗有一天召见他,他就急急忙忙地回来。但是在酒家找到他,这酒家就是一般讲的,就是我们讲的饭店、餐厅,喝酒的地方。他进到皇宫见了皇帝以后,皇帝问他说,你从哪里来的?他也不敢骗皇帝,很老实的说,我从酒家回来的。这个台湾的酒家,跟大陆酒家用词不一样,台湾的酒家就有,有时候会有女色陪坐,女子陪坐。在大陆的酒家就可能是只有纯粹吃饭喝酒的地方,两地的风俗不一样。

他就跟皇帝老实说了,皇帝就说了,“卿为清望官,奈何饮于酒肆”,他说,你是一个清廉的、有名望的官,因为你当谏官嘛,你怎么可以跑到酒家去喝酒呢?他回答说,“臣家贫,客至无器皿、肴、果,故就酒家觞之”,“觞”就是酒杯。他说,我家里很穷,客人到我家来做客,我没有这些器皿,就是没有装菜的这些盘子,没有菜肴、没有水果,这个是清官一个。所以我就到酒家请他吃饭。皇帝觉得他没有隐瞒,更加的器重他。

再来,张文节做宰相的时候,他是宋仁宗时候的宰相,他的生活跟花费,他已经当宰相了,因为他当过河阳,河阳在哪里?河阳是河南的孟县,他当过河阳书记。那个书记跟现在中国这种书记,是不一样的名称。那时候的书记是什么?叫节度判官,节度使的判官。所以张文节在当宰相的时候,他的生活跟花费,就比照他在当书记的时候的那个生活。他的亲戚就劝他了,他说,你今天的俸禄也不少,那你为什么自己节俭到这种程度呢?你虽然自己认为你很清高俭约,可是外面的人会把你形容说,你像“公孙布被之讥”。

这个“公孙布被之讥”什么意思?这有典故的,是在汉武帝的时候,有一个大臣叫公孙弘,这公孙弘他是朝廷的大官,但是他非常地节俭,人家说他是沽名钓誉,他故意做给别人看,做样子给人看,要博得美名。这里他亲戚就跟张文节说了,他说,人家都把你形容成跟公孙弘一样,你应该随从大家的意见,不要过得那么节俭的生活。

张文节就叹息的说了,他说,我今天的俸禄,虽然让我全家可以锦衣玉食,吃得好、穿得好,这有什么困难呢?但是这是人之常情啊。可是你要晓得,“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我今天的俸禄岂能够常有呢?我这个身体也不能够常在。一旦我官位没有了,我人不在了,我家的人已经习惯奢侈的生活,不能够立刻节俭,以致就会流离失所。“岂若吾居位、去位、身存、身亡,常如一日乎?”就是说,我今天在高位,我今天离开这个高位,我今天身存在,我身不存在了,就要把它当做什么?就好像是最后一天一样,你就会把握这个当下,只剩下最后一天了,就你把你的一生每一天都当成最后一天,那么你一定会怎么样?会善用今生,一定会把握当下。

“呜呼!大贤之深谋远虑,岂庸人所及哉!”这些大贤能的人、这些读书人,他们考虑得这么深远,这不是普通人可以想像得到的。最后他引用御孙,御孙是谁呢?是春秋时代的一个大夫,他名庆,这句话是从《左传》里面讲出来的。我们看一下,“‘俭,德之共也;侈,恶之大也。’共,同也;言有德者皆由俭来也。夫俭则寡欲,君子寡欲则不役于物,可以直道而行;小人寡欲则能谨身节用,远罪丰家。故曰:‘俭,德之共也。’”

也就是说节俭是一个德行,这个“共”是什么呢?“共”就是共同的意思,也就是根本的意思,就是节俭是德行的根本。“侈,恶之大也”,这个奢侈就是罪恶的根源。所以有德的人都从节俭中来,节俭就会寡欲,君子寡欲就不会被物欲所迷惑,就不会成为物欲的奴隶了,这叫“不役于物”。那就“可以直道而行”,什么叫“直道而行”呢?“直道而行”就是可以照着真理、正道去做事。“小人寡欲”,“小人”就是指一般的平民百姓,“小人寡欲则能谨身节用”,自然会谨慎自己而且节约所用。“远罪丰家”就是他可以远离罪恶,可以让这个家庭能够富裕起来。所以说俭是道德的根本。

“侈则多欲。君子多欲则贪慕富贵,枉道速祸;小人多欲则多求妄用,败家丧身;是以居官必贿,居乡必盗。故曰:‘侈,恶之大也。’”他说,你奢侈你就会欲望很多,君子如果多欲,他就会变成怎么样?他变成贪慕富贵,那就会“枉道速祸”,“枉道速祸”是什么意思呢?他就会不合道义的事情,他也去做了,“速祸”就是招来灾祸。“小人”是指一般的平民百姓。他如果多欲的话,他就会多求妄用,最后败家丧身。所以小人如果他当官的话,一定接受贿赂,他在乡里一定成为盗贼,为什么?因为他“多求妄用”,所以说,奢侈是恶之大也。以上我们特别引用蔡礼旭老师的这段开示,非常地精采,也给一般的平民百姓,也给当官的有一个前车之鉴。怎么样能够保住福德?怎么样能够这里讲的,所谓的远罪丰家?给我们一个很好的指南。

接下来我们看最后这一段文:

【宋卢多逊。初拜参政。服用渐侈。其父愀然曰。吾家世儒素。一旦富贵。遂如此。未知税驾地矣。多逊不念父言。竟以事败。】

‘卢多逊’他是后周显德初的进士,他是卢亿的儿子,他拜中书舍人,参知政事,他有修《五代史》,他当到兵部尚书。他本身也涉猎经史,文辞敏捷。但是他心术不正,好术数,有谋略,他结交秦王赵廷美,所以被削夺官爵。同时他随着他的家属,配流放到崖州,崖州在哪里呢?崖州在现在的海口市,海南岛的海口市,被流放。

‘参政’就是宋代参知政事的省称,为宰相的副职。

‘服用’就是衣着器用。

‘侈’就是奢侈。

‘愀然’就是忧愁的样子。

‘儒素’就是儒家的素质,就是符合儒家思想的品格德行。

‘税驾地’就是休息归宿的地方。

我们看这段文的白话:

宋朝的卢多逊,他刚任参知政事官职的时候,他家里的衣服器用渐渐地奢侈起来。他的父亲就脸色不悦的说了,我们家的家世都是秉承著儒者朴素的操守,儒家的这种家风。你今天一旦富贵,就变得如此奢侈,还不知道将来会沦落到什么地步呢?卢多逊并未听从他父亲的话,依然过著奢侈的生活,最后事迹败露流放到崖州而死。

这里面就提到卢多逊他父亲对他讲,看他这样服用渐奢,就是太奢侈了,这个奢侈就是你无福消受,就有灾难。所以我们就引用《德育古鉴》“奢俭类”里面有这段文,我们来看这段文。楝塘陈良谟,“正德三年”。陈良谟在历史上也是非常有名的一个历史人物,他也是在儒家里面,也非常地让人家敬佩。他写的这篇文章,他就讲了,他说,在正德三年,“正德”是指明朝那个时候,在陈良谟他们家乡那个州有旱灾,“州中大旱”。各乡镇都没有丰收,只有陈良谟他们这个家乡,因为有水坝的关系,“赖堰水大收”,因为他们有水可以灌溉,所以他们稻田收入就很好。

第二年这个地方他们又遭受水灾,陈良谟的家乡因为占在比较高地,“高阜”就是高地,“又独收”,又特别丰收。两次因为有水灾跟旱灾,所以两次的州官都申请减免税粮,“俱得免粮”就是减免税粮。因为其他的乡镇他们都没有丰收,所以就因为没有钱嘛,就把田产跟器皿,就是农具,这些农家的器具卖掉,而且价钱便宜。陈良谟他们这个乡这些人就利用这个机会,把它全部买进来,所以价钱,就价值涨三倍。但是他们有钱以后,陈良谟他们家乡的人都开始家家都奢侈起来了,以前那种俭朴朴素的家风就顿时就变化了。

陈良谟就告诉他的叔叔说了,他说,“吾村当有奇祸”,他说,我们的村会有灾祸。他叔叔就问他说,“何也”,为什么呢?陈良谟就说了,他说,“无福消受耳”。所以有福报要有德行去支撑,我们《感应篇》里面讲,“福以酬德”,你要有德行。所以他说无福消受,他说,我们家跟都家以及张家,这个根基还不错,还有一点厚,“犹或小可”,可能还可以。但是那个俞家跟费家还有芮家,俞家、费家、芮家和李家,必有灾难。就是“彼俞费芮李四小姓”,必有灾难,恐怕不能避免。

他的叔叔就不以为然了,结果没有多久,村里面就产生瘟疫了。这个俞家、费家、还有芮家跟李家,四姓的男生跟女生全部死掉,没有剩下半个,“几无孑遗”,没有剩下半个。他的叔叔就开始动念头了,他说,看到这四姓都死掉了,他说,那我们三家该怎么呢?陈良谟就说了,“虽无彼四家之甚,耗损恐终有之。”他说,我们虽然没有像他们四姓人家这么悽惨,但是恐怕这个耗损,损耗恐怕是避免不了的。后来果然陆续遭受火灾,“回禄”就是火灾。所以姚若候就说了,他说,奢侈之为祸就这么快。

接下来我们看下面这个雪窦大师说的话,雪窦大师他是宋代云门的宗僧,他是四川遂宁人,他谒智门光祚禅师,在问答之间顿悟,所以他得到云门的宗法。他后来在雪窦山资圣寺,跟随他修行的人非常地多,从此在雪窦山修行,住山三十一年,度僧七十八人,大振云门宗风,被称为云门中兴之祖,号称云门中兴。因为他久住雪窦山,所以一般人家都称他叫雪窦禅师。

雪窦大师说,“人无寿夭,禄尽则死。”老和尚常讲这句话,“禄尽则死”,福报享完了寿命就没有了,这个意思。“人无寿夭,禄尽则死”,一个人享用福报享完了,那灾祸就现前。所以你福报用完了,那灾祸就会现前,灾祸包括生病。所以李炳南老居士说,福不能享尽,所以福报不能享。要学《金刚经》里面讲的,菩萨有福德不受福德,那福报怎么办?要布施出去,跟大家分享。那如果大众享受这个福报享尽了怎么办呢?那就会有劫难,“众尽为劫”。

因为上天赐这个福报给人,“天以其所甚惜之福与人”,上天有好生之德,降福给人,给人福分嘛。“人不知惜而天自为惜”,人不知道惜福,人不知道珍惜上天所给的福分,则上天会降什么?“兵、荒、疫三劫生焉”。战争就是兵灾,荒灾,疫就是瘟疫,这三劫就生出来了。他用一个比喻,就好像一个父亲给他一个明月之珠,给他儿子明月之珠跟夜光之璧,授于其子,给他儿子。儿子不知道珍惜,而把它丢在“泥秽之中”,就混泥土里面。他的父亲见了以后,当然必须“夺珠收璧而去”,要把这个明珠跟夜光之璧收回去。“加以楚挞乃已”,教训他一顿,就是“楚挞”,教训他一顿。兵荒疫就是天夺珠收璧之法也。

所以刚才我们提到陈良谟他们那个乡的故事,就是说,他们的州本来就是因为得天独厚,没有遭受旱灾跟水灾。你不要缴税,你又得到那个福报,丰收嘛。因为你有水可以灌溉,这是上天给你这个福报,因为你有水坝可以灌溉,这是上天给你的福报。那你要珍惜,你要布施,要去救灾,照理讲他们是应该去救济那些没有丰收的人,欠收的人的村庄才对啊。他不是啊,他有钱以后,又去把其他村庄的人的家具及稻田都收购过来,而且价钱都很低。后来你看他们家家都奢侈之风,后来那四小姓全部都得瘟疫死掉了。就是这里面讲的兵、荒、疫,第三个瘟疫。后来陈良谟他们那个家也得了火灾,也逃不了。

以上这个地方我们就讲到这里,接下来我们来研讨老法师对于这一段“受宠若惊”的开示。老法师说,“受宠若惊”跟“推多取少”、还有“受辱不怨”,前面我们都有提过。老法师说,这三个就是佛门里面的三善根,“受宠若惊”跟“受辱不怨”、跟“推多取少”,就是无贪、无瞋、无痴。这个“受宠若惊”就是无痴,这个意思非常地深,很不容易体会。荣宠就是现在一般人讲的荣誉,别人加给我们的荣誉,我们自己要想一想这个荣誉该不该得?用我们现在的话说,你得到这个掌声,你得到这个名气,你自己本身是不是说真正有那个功夫?有那个付出?是这个荣誉该不该得?如果不应该得而得到,那决定不是好事情。老子说,“福兮祸所伏”,这个话讲得有道理。

第二点,老法师说,如果是应该得到的,要尽量去谦虚,否则的话也会惹来祸害。什么祸害?老法师说,你如果冷静观察,你不难见到嫉妒障碍特别多,你做的好事,你是好人,社会给你表扬,很多人看到心里不舒服。比如说电视采访你,报纸报导你,人家看了会不舒服。尤其这个时代,古时候的人心厚道,换句话说,古时候的人嫉妒或许比较少一点。因为古时候,坦白讲,媒体也没那么发达,传播速度不会那么快。现在不是啊,现在是网络的时代,媒体传播很快,所以嫉妒的人就会多。

而且老法师说,以前的人他们接受圣贤教育,心胸会比较开阔一点。现代的人完全没有缘分接受圣贤教育,现代的人他从小所见到、所闻到的、所学习到的,都是争名逐利、争权夺利。所以看到别人的荣宠,他能放得过吗?所以现在这种世间,做好事很难很难,做好事受人毁谤、受人污辱,他还可以存在。做好事常常受人家赞扬,恐怕他就不能够长久了,受毁谤的还可以存在喔,受赞扬的就不能长久囉。老法师说,你们想想看,现在是不是这个社会?所以这一句话今天我们看到了,感触特别深,我们要懂得这个道理。这一点,老法师给我们做一个很好的典范,我们要学习老法师。

第三点,老法师说,理明白了就晓得要怎么去做,无论做什么好事,做愈大的事情,姿势要愈低,愈低愈好,做好事不要让人家知道最好。《感应篇》给我们讲的积阴德,阴德就是做好事不必让人知道,让人知道了已经不是好事。可是今天资讯发达,做了一点点好事,就有记者来采访报导,来给你表扬,让别人看到生嫉妒障碍,来找麻烦。这些事情我们有没有想过呢?所以坏事不能做,好事应该要做。

刚才我们讲说,做好事人家会嫉妒,那么好事要不要做呢?老和尚说,好事还是要做,但默默地去做,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决不求果报。如果有希求福报的因,不但福得不到,得到的是灾祸,古时候有,现在更多。这样说来好事应不应该做?老法师说,应该做,还要更努力去做。老法师说,怎么做呢?他说,为谁做呢?为社会做,为众生做,希求社会安定,世界和平,决定不是为自己做。

所以像我一个广州的朋友张居士,他们是企业家,很有成就。老法师说做企业的目的是为什么?不是为自己,要为众生,就是要为社会做,为众生做。所以他们去谢总那边参学,道德讲堂参学,广东那边去学谢总的道德讲堂,很感动,他们也想学习。老法师就跟他们鼓励,要为众生做,随缘而不攀缘,好事还是要去做,这是第三点。

第四点,老法师说,这个是因为老法师在开示《太上感应篇》的时候是在新加坡,所以老法师这里有提到一位居士叫齐居士,她有做了一个录像带给老法师看,里面是讲真实的因果故事。说有一个人见到,在一个夜晚,有一个人在拉车,拉了五个人,结果这五个人不是人,是鬼。拉到一个家庭的门口,祂们进去了,去投胎,投的是猪胎。因为那个家第二天生了五个小猪,五只小猪。所以老法师说,这个说明六道轮回是真的,不是假的。他说,这种事情很多,他说,这不是假的,也不是迷信。

第五点,所以老法师说,我们眼光要看远一点,我们来生要投胎到哪里去呢?来生要生到哪儿呢?会不会变成猪呢?会不会变成毒蛇猛兽呢?死了以后去哪里呢?都在一念之间。佛给我们讲,最后一念决定你到哪里去。佛菩萨、祖师大德劝我们念佛,好事情,念佛能不能往生?决定在最后一念,最后一念还是念佛就决定往生。如果最后一念变了,一个不高兴,佛号忘了,一念瞋恚心就去三恶道,一念贪爱心也许你三善道去了。

老法师讲的这是真的,我曾经去新北市新店那边去助念一个个案。这位师姐本身得肝癌,她本身因为家里住别墅,但是她的先生没有学佛。人家请我去助念,就是我们台北礼坊糕饼公司的董事长张师姐。她说,黄师兄,你去跟她关怀,这我一个朋友,承天禅寺一个助念的师姐。她因为肝癌,到临终的时候,肚子就会胀得大大地。我进去的时候,她就没有办法舍报断气。我就看得她整个家里的环境,了解她可能家庭环境不错,这个师姐放不下家亲眷属以及放不下田产。

我就跟那个师兄讲,跟她先生讲,我跟他讲说,等一下你跟你师姐讲说,哎呀,太太啊,妳不要担心,妳安心跟阿弥陀佛去极乐世界,我不会再娶太太我不会再娶小太太,这个家产是属于我们的,不会被别人拿去。我就敎她先生这样,我说,你跟她讲这样就好,剩下我来讲。她先生讲完以后,我就下去跟师姐安慰佛法。结果我讲完以后,我回到家大概不到三十分钟,那个张师姐打电话跟我讲,她说,哎呀,黄师兄,那个师姐真的断气了。你看助念了一天一夜,没办法断气,就在一念之间而已,要敎她放下。这个就是这里讲的,她一念贪爱心,起了一念贪爱心。

在新店碧潭那边我认识的一位法师,他去关怀一位老法师,那老法师九十几岁了。到临命终的时候,还没有把这个衣钵传给谁,所以佛寺就没有继承的、传承的人,这老和尚就没办法断气。这位法师跟他开示,他说,哎呀,老和尚啊。因为这位老和尚是我师公广钦老和尚的徒弟。他说,你师父不是讲,没来没去没代志吗?我们台语讲,因为广钦老和尚是讲台语,呒来呒去呒代志,翻成国语叫没来没去没代志。这个就是说,相有来去,性没有来去,相有变化,本性没有变化。就是“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不动摇;何期自性,本不生灭”,就是六祖大师的开悟偈,这前四句。

见性哪里有来跟去呢?见性没有来去,见性就是见性,如如不动,不取于相,六根接触六尘,就了了知,了了见。见性本身超越那个对待,它是绝待的境界,它没有能所,没有能见、所见,所以没有来跟去,来跟去它是相的变化,它来去都是自性的作用,都是自性起作用。但是众生有执著,就有来的相跟去的相。那就有得跟失,那就有生跟灭,那就有好跟坏,就有生跟死的执著。你一旦有执著,就有能所对立,有能所对立,就有烦恼,你执著的话就三界出不了。所以那个法师跟老和尚一开示,他说,你师父不是讲,没来没去没代志吗?那你现在还执著什么呢?他说,这个佛寺自有佛菩萨安排人来接,你就安心的去极乐世界吧。讲完他就断气了,那个老和尚就断气了。就是这里讲的。

所以老法师说,你贪爱人间富贵,决定在最后一念,因此我们学佛的人要知道,信的力量,愿力要强,无论是顺境逆境,永远不变,才能达到自己希求的目标。所以断恶修善、积功累德都要怎么样?回向西方,要把功德回向净土、回向菩提、回向众生。我们一般讲,回事向理、回因向果、回自向他。回因向果、回事向理、回自向他,就是这里讲的,回向众生,不为自己。不为自己,我们自己这一生所受的吉凶祸福就无所谓了,心地坦然,不放在心上。可是一定要断恶修善,一定要积功累德,遵照佛菩萨的教诲去做,一定是正确的,而且心量要拓开。

第六个,老法师说,各位要晓得,一切的罪业从哪里来?心量太小,容不得人,容不得别人的意见那就错了。一定要学佛菩萨,佛菩萨自己没有意见,因为佛菩萨已经没有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所以佛菩萨能够容纳一切众生的意见。佛菩萨没有意见,佛菩萨容纳一切众生的意见,我们怎么会知道呢?我们看佛菩萨的种种经,就是容纳别人的意见。佛所说的经法,就是听别人意见的反应,他的反应是真实智慧、究竟智慧、圆满智慧。所以能令众生听了以后就开悟、就证果。虽然开悟了,证果了,改变众生对人生宇宙的想法、看法,并没有改变他的生活,并没有改变他的习尚,他所崇尚的生活方式、风俗习惯没有破坏,改变众生什么?帮众生破迷开悟,这是佛法,这是佛法的教学。所以佛法能令一切众生欢喜信受,原因在这个地方。

这个地方我们补充一下,老法师说,佛菩萨说种种经就是容纳别人的意见。在《金刚经》里面也有讲到这一段,它说,“若有人能受持读诵,广为人说,如来悉知是人,悉见是人,皆得成就不可量不可称,无有边不可思议功德。如是人等,即为荷担如来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若乐小法者,着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即于此经不能听受读诵、为人解说。”

慈舟大师对于这一段有开示,他说,我们发大乘心,乃至于发自利利他的二利菩萨心,发最上乘心,最上乘心是什么呢?最上乘心就是成佛的心。这两种发,不管是已发或是堪发,人人都可以发。“彼既丈夫我亦尔”,就是他是大丈夫,我也应该是大丈夫。他说,修行人不应该自暴自弃,“此又非人人可以为尧舜可比”,因为尧舜只是世间的圣贤,那成佛就不是了,成佛是出世间的大圣大贤。

荷担如来,“荷担”就是“荷担佛法,化度众生”。“无尽灯,代代相传;无尽愿,生生无穷”。担法就是担众生。所谓“乐小法者”,就是你“小心着相,希求自了”,不能够利生,那就不能够如法听受读诵,也不能够为人解说。如法就是不着相。所以你“发大心不着相布施”,使自他都能够超越生死,“超生死,圆成佛道”。那么他的功德是不可思议的。

第七个,老法师说,他说,这个话再说回来,总要我们现前能够受用,说得太高太玄,我们得不到受用,那这个话就是废话,佛不说。那么最低教学,最切实的受用,佛告诉我们,要把自己的意思放下来。佛在经上讲得很清楚,证得阿罗汉果以后,才可以相信自己的意思,为什么?因为阿罗汉已经破了我执,阿罗汉已经是正觉。在还没有证得阿罗汉以前,你虽然聪明,虽有智慧,站在佛法里面讲叫世智辩聪,世智辩聪是八难之一。为什么阿罗汉的智慧算是真智慧呢?能够相信自己呢?因为阿罗汉已经做到无我了,所以他能够相信自己。我们今天起心动念有我,既然有我,当然你这个念头一动,不知不觉,不管你有意无意,决定是符不符合我的利益,有意无意这个东西在作祟。

第八,老法师说,什么是我?他说,法相唯识经典里面讲的第七末那识,我们八识里面,第六识的分别,第七识的末那,第八识的阿赖耶识,第七识的末那识就是执著,它执著阿赖耶识的见分,以为是我。相宗解释得更清楚,四大烦恼常相随,什么是我?痴是我,愚痴;见是我,什么见?成见,我的想法、我的看法,外国哲学家讲,我思故我在。他说,你们想想,这不是我见吗?他说得没有错啊。但是相宗讲的我是什么呢?我是我见,就跟这个哲学家讲的,我思故我在的我见,是一样的意思。佛讲的四大烦恼常相随,这个四大烦恼就是我见、我慢、我爱、还有我痴,我痴、我见、我慢、我爱。这个我慢,慢事实上是瞋恚,也可以讲我瞋、我爱、我痴、我见,爱是贪爱。

什么东西是我?贪瞋痴是我,成见是我,你有这些东西,你的思想见解就不会正确了。所以你有我见、你有我慢、你有我痴、你有我爱,这四个东西,你有这四个东西的时候,你的见解、你的想法、你的看法就不正确。所以为什么阿罗汉可以相信自己的心?因为阿罗汉已经没有这四个东西了,他没有我见,他我痴、我慢、我爱也破了。因为他思惑也破了,那见惑也破了,见惑破了他证初果须陀洹,二果跟三果跟四果,就是破贪瞋痴慢疑,就是破思惑。所以阿罗汉没有这个四大烦恼常相随,他就可以相信自己的心,因为他证得正觉位了。我们连初果都做不到,你还有很坚固的执著这个我见,那你怎么可以相信你自己的心呢?

所以老法师说,佛法讲的邪正标准是正确的,经上讲得这么清楚,正觉的标准,必须这四个烦恼都断了,就是我见、我痴、我慢、我爱放掉了,它这四个标准,你破了以后,你证得正觉位,才是正知正见。他说,邪跟正在这边分别,这标准在这里。他说,诸佛如来、法身大士,心包太虚,量周沙界,量大福大,我们要懂这个道理。

荣誉不好当,世间人看的是好事情,大家要争。有智慧的人、聪明的人总是想尽办法回避,我们一定要晓得。有智慧的人,他没有我见、他没有我慢、他没有我痴、他也没有我爱,对不对?所以他受宠,他一定是惊的,受宠若惊,他一定是惊的。就像我们刚才看到的这个岑文本也好,或者是王文正公也好,或者司马温公也好,他们起码的德行都可以做到这样。他们有没有断见惑、思惑?我们不清楚,但是至少他们也相应到这个境界,他们的德行可以相应到这个境界。这是第八个。

第九个,老法师说,注解里面有引用一段故事,就是我们前面所讨论过的,“周成王封伯禽于鲁”。他说,周公这一句话值得我们学习,周成王把鲁这个地方封给周公的儿子伯禽。周公却对他儿子说,“子无以鲁国骄人”,周公告诉他的儿子伯禽说,你不要以鲁国来骄傲别人,因为那个时候鲁国的文化非常鼎盛。周公是大圣人,孔子非常敬佩他,孔子也是鲁国人,鲁国文化水平在当时非常地高。所以周公说,你千万不要以为你是鲁国人而骄傲,总是这样教诫他儿子。

周公说,“吾闻之,德行广大,而守以恭者荣”,这是讲恭敬心。真正有德行的人,什么是德?佛法修学,老法师写了二十个字,就是真诚、清净、平等、正觉、慈悲,心里常常有这十个字,这个是德,就是真诚、清净、平等、正觉、慈悲是德。那行呢?我们讲说德行,那行呢?老法师说,看破、放下、自在、随缘、念佛是行。所以真诚、清净、平等、正觉、慈悲就是解,他大开圆解,真正去落实就是看破、放下、自在、随缘、念佛。他真正是有德有行,如果能够做到这二十个字,那个人表现在外一定是恭敬,对待一切众生都恭敬,这个人是真正的荣耀。所以孔老夫子做到了,学生赞叹孔夫子的德行是温、良、恭、俭、让,夫子对人恭敬,不管什么人,决不敢轻慢一个人,所以千年万世,后人都把荣耀归于夫子。

第十,第二句话,“土地博裕,而守以俭者安”,古时候,对国家对人民有功,封赏就封土地。今天我们把这一句看做财富,你有很大的财富、有很多财富,你能守之以俭,就是节俭,你才能得到平安。如果你有财富,你的生活奢侈了,祸害就来了。中国最有名的石崇,大富大贵,生活享受奢侈糜烂,到最后身败名裂,他被杀了,财产被没收了。石崇是在晋朝这个年代,晋武帝那个年代,就是在南北朝的时候,石崇他当时在当官,他当官的时候,事实上他的财富都是在荆州的时候,商旅行劫,把这些商人压榨,得到巨大的财富。

后来石崇有钱以后,他生活非常地奢侈,跟王恺在比富贵。王恺有一次皇帝赐给他,王恺本身有炫耀珊瑚,石崇就把它打碎,用铁如意把它打碎,后来又赔给他,把自己的珊瑚树,高有三四尺的六七株,每一株都比王恺大,后来石崇再还给他这个珊瑚树。他生活非常地奢华,后来还是被孙秀,建议司马伦诛杀欧阳建跟石崇。后来石崇被杀的时候,也是为了一个妓女。因为孙秀看上他这个美人绿珠,当时他是在自己家的餐厅宴客,叫金谷园。他知道以后,知道孙秀要杀他,他就跟那个绿珠说,我今天因为妳而获罪。结果绿珠流泪的说,“妾当效死君前”,就坠楼而死。

石崇被捕了以后,押往东市处决,石崇的母亲、他的兄长及妻儿,共十五人同时被诛杀,石崇享年才五十二岁,他富可敌国,生活非常糜烂,炫耀。老法师说,财富从哪里来?是从布施来。我们要学范蠡,范蠡跟着越王句践打败吴王夫差以后,隐姓埋名,当陶朱公,做生意,三聚三散,把他的钱财全部去救难这些贫穷的人、这些苦难的人,最后人家奉他为财神爷。

最后老法师说,“禄位尊荣,而守以卑者贵”,地位愈高,高官厚爵,愈是要谦卑,不敢在人上面,自卑而尊人。所以你自己才是真正的贵人,那么你的富贵就不会失去。

第十三,“人众兵强,而守以畏者胜”,这是讲国家的军备武力,虽然很强大,但是常常有畏惧之心,这是真正胜利。要以这个强大处处欺负别人,处处去压别人,终归会毁灭,所谓骄兵必败。

第十四,“聪明睿知,而守以愚者益;博闻多记,而守以浅者广”。周公敎伯禽这六件事情,我们前面有提过,恭敬、节俭、谦卑、敬畏、庸鲁、浅约。他说,老法师说,我们弘法利生决定不为自己,要为一切众生的福祉,为整个世界和平幸福。他说,一个国家富强,周边国家不富强,中国古话讲,一家饱暖千家怨,这是事实真相。大家都好,我们这个好是真的。大家都好,我们好,这样也是真的。如果大家都不好,我们是好,这就是灾难。所以我们一个人好,大家都不好,灾难就来了。

就像刚才石崇一样,大家都不好,他一个人好,后来就被诛杀了,灾难就来了。因为你变成众人之敌,遭人嫉妒,遭人瞋恨,你还会有好日子过吗?所以要帮助一切不同的族群,帮助一切不同的宗教,帮助世间一切苦难的人,大家才会有真正的幸福美满的生活。这是古圣先贤教导我们的,只有不为自己,才是真正的积德累功。若有丝毫私心掺杂在里面,就把你的功德破坏掉了,这是我们要特别记住的。

今天我们就研讨到这里。若有讲得不妥之处,敬请批评指教,感恩各位同修大德。阿弥陀佛。


文字稿来源:因果教育弘化网


声明:文章来源网络整理!版权属于原作者!感恩您的阅读!如果你觉得文章还不错,就请发送给朋友或者转发到朋友圈。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本文地址:https://www.guoloujiang.com/30456.html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