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老师主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114集)

●世界本清宁,由情见互异,遂成棼乱。天心原慈善,因众生恶感,而屡降灾殃。是以古德云:“人人信因果,天下大治之道也;人人不信因果,天下大乱之道也”。


《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一一四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5/01/22 台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114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们研讨《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二十九句,【推多取少】。请各位同学翻开课本三百五十七页,我们看经文:

【此句所指甚广。如兄弟分产。朋友交财等类。但兄弟义属天伦。财为外物。更当推让耳。遗教经曰。多欲之人。多求利故。苦恼亦多。少欲之人。无求无欲。则无此患。若欲脱诸苦恼。当观知足。知足之法。即是富乐安隐之处。知足之人。虽卧地上。犹为安乐。不知足者。虽处天堂。亦不称意。故知人能推多取少。自然心地平夷。对境无侵。常行知足。】

我们看这段的字句解说:

‘朋友交财’,“交财”就是互通钱财,就朋友之间的借贷关系,这个叫“交财”;或是朋友金钱上互相的帮助,这个也叫“交财”。

《佛遗教经》,它是后秦鸠摩罗什翻译的,又称《佛垂般涅槃略说教诫经》、《佛临涅槃略诫经》、《略说教诫经》、《佛遗教经》,内容主要是叙述释迦牟尼佛在拘尸那罗之沙罗双树间,入涅槃前最后垂教之事蹟。谓佛入灭后,当以波罗提木叉,“波罗提木叉”就是说戒律为本师,就是我们佛灭度以后,所交代的四件事情。“以戒为师”,“以戒为师”就来调伏我们的五根,眼、耳、鼻、舌、身、意。眼、耳、鼻、舌、身这五根,一般我们都称六根,叫眼、耳、鼻、舌、身、意。这个地方,他说用戒律来调和,来调伏我们的眼、耳、鼻、舌、身,然后离开瞋恚、憍慢等等。鼓励佛弟子,世人不要放逸,而应该精进道业,这是《佛遗教经》的宗旨。

我们再看后面的三百五十八页,‘富乐安隐’,“富乐”就是富裕而安乐。“安隐”就是平安。

‘心地平夷’,“平夷”就是平和,心平气和。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

“推多取少”这句,它所指的范围非常地广,例如兄弟之间的分财产,或是朋友之间互通钱财等类的事情,都可以用在这个推多取少这个太上垂示上面。但是兄弟之间它是属于天伦,五伦之一,所以它是‘义属天伦’。财是身外之物,财为身外之物就是外物,所以更应该要推让才对。但是问题世间人都在这个钱关放不下、看不破,兄弟之间因为钱财而反目成仇,比比皆是。古往今来这种因果故事非常地多。

《佛遗教经》里面说,多欲的人,他因为要求得多,要求得多以后,所以他苦恼也多。因为凡夫就会在得失间,有得有失,得失就是能所对待。凡夫因为有无始劫来这一种无明习气,我们说“一念无明生三细,境界为缘长六粗”。凡夫他会起心动念,迷而不觉,所以贪得愈多,苦恼也多。《遗教经》里面讲说,少欲的人,欲望少的人,他‘无求无欲’,无求无欲以后则没有这种欲望,‘则无此患’,就是没有这种祸患,没有烦恼。像老和尚,他不管钱、不管人、不管事,他就等于无求无欲。所以老和尚他心清净、平等、觉,所以他没有这种烦恼。

如果想要脱离这种苦恼,应该要静观知足,‘当观知足’。知足的方法,“即是富乐安隐之处”,你能够知足,就可以过得富乐安稳的生活。知足的人,虽然他躺在地上,但是他都觉得很安乐。这个‘地上’就是说没有床舖,他睡在地上,他也觉得非常安乐。不知足的人虽然处在天堂,但是也不能够称心如意。要如何做到知足呢?一定要能够心开意解,他“我执”愈来愈淡,贪瞋痴慢疑愈来愈淡,他就能够知足。所以还是必须从贪瞋痴下手,他才有办法知足。不知足的人,他虽然处在天堂,但是他也不能够称心如意。由此可知,人如果能够做到推多取少,自然而然就能够心地平坦,对境也不会受其侵扰,‘常行知足’,平常就能够知足常乐。

这一段里面他有提到‘兄弟分产’,兄弟分产要能够做到推多取少,这个要有相当大的忍让功夫。我们这边就来提一个公案,叫“兄弟异心”。有一位叫陶金水,跟陶木土这两位兄弟,他们是广东省新会县人,从小就没有爸爸,就是孤儿,因为祖宗有一些家产庇荫,所以他们生活就无忧。这个陶金水本身他秉性非常地慈悲善良,而且对母亲很孝顺。这个陶木土则不是这样,他奸雄阴险,不孝父母,不孝母亲。这个很显然,一个是报恩来的,一个是报怨来的,而且对兄长也不义,整天只知道迷于嫖跟赌,不务正业。

他的母亲白发苍苍,两个眼睛也都瞎了,盲掉了,要必须靠拐杖才能够走路。幸好都靠这个陶金水早晚侍奉她的饮食跟生活,所以还不致于受寒挨冻。陶木土挥霍成性,但是财产因为是他的哥哥在管理,所以他也没有办法入手、插手。但是他一天到晚就吵着要分家产,“分爨(cuàn)”就是说他想要分开,大家各自生活。陶金水他怕他弟弟分财产以后,将家业挥霍殆尽,所以他把持得、守得很严格。但是还是禁不起他的弟弟陶木土不断的这样的压迫。后来没有办法,就请他们族里面的长辈开个会,将现在他们家里所有的遗下来这个祖产,把它变现成六百两银子,各分一半。

但是因为他家里还有老母,所以没有办法分开居住,分开各自生活。陶木土他心中只有想到这个银子已经到手了,所以也就不去想说,分开生活是分家的事情。他到手的这个钱,他还是希望去能够大肆的嫖赌。刚好那一年碰到匪徒猖獗,盗贼横行,稍微有一点财富的家里,都遭受盗匪的抢劫。有一天陶金水到乡下去收田租,陶木土在家,忽然听到有人在敲门的声音很急。陶木土从那个门缝里面去看,原来是有匪徒数人。他知道事情,大事不妙,他就告诉他母亲了,他母亲“惊骇欲绝”就是非常害怕,她就告诉木土说,你背着我赶快从后门逃走,免得受盗贼的加害。

但是这个可恶的逆子,这个不孝子,他却置之不闻。在这个危险紧要关头,他只顾着他的三百两银子,他就把那三百两银子的背包,赶快背住就跑掉了,把他母亲丢在现场。匪徒就进来了,匪徒进来看到是一个老妇人,两个眼睛都瞎掉了,正要举刀,要砍老妇人的时候,陶金水就跑回来了。陶金水跑回来以后,看到他母亲即将要被杀害,他非常孝顺,紧急不顾自己的身危,马上就跪下去跟匪徒求情说,你不要杀我的母亲,你杀我,我的命去换我的母亲的命,这么孝顺。他说,你不要杀我的母亲,我把我家里所有的钱财都给你,甚至你杀我的命都可以。这匪徒被他感动了,刀子砍不下去。所以大孝之人,“通于神明”,就是这个道理。“光于四海”,那个“光”就是智慧,就是那个德行,光于四海,通于神明。蠢动含灵都会被这个孝心感动,这叫“光于四海”。“通于神明”,就会感应道交,佛菩萨护法神天神就会保护他,自然而然就化险为夷。

所以这个匪徒被他感动,被他感动以后,就刀子放下来,然后也不拿他的钱了,就放他们母子。可见人人皆有本善之心,就是老和尚讲的,“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那个匪徒也有佛性,也有这个自性。然后他们就呼啸而去,就离开了。走了以后,那个匪徒大概走了,大概几百公尺以外,后来遇到陶木土在路上,看他背个东西很沉重,知道里面大概是有钱财。那个刀子一砍下去,就把陶木土砍死了。结果一搜他的这个背包,里面得到银两三百两,银子三百两。

所以这个世乱之日,世乱之日就是这个世间有战乱,或是混乱的时候,那个善恶分判也是在这个时候。古代人讲,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可不畏乎,难道都没有果报吗?他把他的两个眼睛瞎掉的母亲丢在现场,只带走他的银子三百两。他这种不孝,就是“善恶之报,如影随形”,“天地有司过之神,依人所犯轻重,以夺人算”。那就是夺算,感应道交,刹那之间而已。

所以陶木土他重银而轻母,负银而丧命,背着银子而丧命。对于不孝父母、不义兄长的人,是痛下针砭。所以证明说冥冥之中有主宰,主宰是什么?因果报应。《太上感应篇》里面讲,“祸福无门,惟人自召”。所以印光大师说,你造了恶以后,你不受果报,那是不可能的。就好像你站在太阳底下,躲避那个身影一样,徒劳奔驰,你在那边跑来跑去,都业随身,你还是跑不掉的。所以从这个地方,从这个故事,还有这一段里面所告诉我们的,“推多取少”。这要怎么教呢?这要在从小就要教育,这不能等到他长大要分财产,你才要求他推多取少。童蒙养正,你从小时候,三岁看八十,你从小时候一出生,就开始要教他这些圣贤的道理。像陈大惠老师现在在广东推动的这种传统文化的教育,他就是从小做扎根的工作,就用古代圣贤的道理,用私塾的方式来教育这些国家未来的主人翁。

所以你不能等到他分财产,他本身没有学佛,他会有我贪、我爱、我瞋、我痴,这无始劫的习气毛病。因为这一世当兄弟,里面的因缘错综复杂,有报恩、有报怨、有讨债、有还债的。也许他是对父母报恩、报怨,也许他是对兄弟报恩、报怨。所以必须要从小做扎根的工作、做教育的工作,才是釜底抽薪之道,否则人无始劫来的这个业力,佛陀跟我们讲如果罪业有体相,虚空不能容受,对不对?

像我上次讲过四个兄弟分财产,他的母亲被车祸撞死了,赔了一百万的车祸赔偿金。四个兄弟回他们自己的老家,过端午节。结果四个兄弟都坐在他们父母亲辛辛苦苦建立出来的老家的古厝,就是他们的古宅,他们出生的地方的这个广场,可以讲说我们乡下叫做广场,三合院里面的,前面有一个水泥地在那边,兄弟在那边,表示这是天伦之乐。但是一牵涉到分家产,分财,兄弟分财,他们就没办法推让了。最小那个弟弟,就是他们四个兄弟最小那个弟弟,就质问他的哥哥说,为什么他要多分一点?那这个就是没有推让,那就会招来杀身之祸。他哥哥认为他是大哥,所以就当下恼羞成怒,拿了西瓜刀把他弟弟当场砍死。

所以一旦到利益当头,天伦也没有了,本有的清净自性也迷惑了,地狱果报也不怕了。所以要怎么去教小孩子呢?《感应篇》里面我们前面有讨论过,“福以酬德”,你要有福德,你那个福报是要用德去感召来的,叫“福以酬德”。你有福没有德,那个福报是保不住的,那个福报可能是一个灾祸。这个就是一样,他不懂得福以酬德的道理。他如果懂得福以酬德的时候,你命中有这些财产,你有这些因在里面,前世有造这个布施的因,他就得了这个果报。

老祖宗告诉我们,怎么去教子孙呢?将要为子孙造福,而不是求福。如果你求福,那就是旁门左道,就是邪径。那怎么样为子孙造福呢?你要“谨家规”,要家训,你要学《了凡四训》、《朱子家训》。所以如果你小孩子一出生,或是孙子一出来,你教他背诵《朱子家训》,等到他慢慢懂事以后,你教他落实,你教他实践,在日常生活之中养成这个良好的习惯。

你教他《弟子规》,你先教他朗诵、读诵,读经千遍,其义自见。然后遇到日常生活,遇到境界来的时候,你再给他境界教育跟机会教育,这叫“谨家规”。养成他什么呢?“崇俭朴”,养成他节俭朴素的习惯,减少他的贪欲。“训耕读”,要读圣贤书,这叫“训耕读”。怎么样?要教他积阴德,这很重要。如果你能够做到有遵守家规,养成节俭朴素,就是“崇俭朴”。然后“训耕读”,读圣贤书,教他培植阴德,这四样把他扎根,这就是根。

你怎么扎根呢?做父母的你留那么多家产给小孩子,他们最后是争产,兄砍死弟,这个标题是兄砍死弟,喝农药自杀,兄弟相残,后悔都来不及了。你一开始,从小一出生,他懂事开始,你教他遵守家规,然后培养他节俭朴素的习惯,这个在他日常生活中去落实,不能什么都满足他。然后你要教他读圣贤书,就是《弟子规》、《三字经》、《朱子家训》、《了凡四训》、《太上感应篇》、《文昌帝君阴骘文》,你教他背。我听说东北共修网有一位同学已经把《感应篇汇编》背下来了,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你想想看,他已经背下来,他这一生他会变坏吗?他不会。所以你怎么教育子孙?这个老祖宗教我们这四个方法,最后一个教他积阴德、培福,那这样就是为子孙造福。

香港一个慈善家叫余彭年他讲,他说他身后九十亿的财产,港币全部要捐出来,这个很不简单,这也是一种放下。他讲一句名言,他说,儿子比我强,我留钱给他做什么?他赚得会比你多,因为他福报比你大,儿子比你强,你留钱给他,他福报都比你大了。儿子比我弱,儿子比父亲弱,你留钱给他,刚好给他败坏,对不对?如果儿子有办法,他会比我做得更好。如果儿子没有办法,我留钱给他反而害了他。余彭年说,历史证明如此,特别我要奉劝有钱的人,将钱捐给社会做慈善绝对正确。当然是最好这么做,慈善当然很好,布施金钱得财富。但是最好能够做财施、法施、无畏施,那是最理想。最后要怎么样呢?要做到三轮体空,那就会跟般若相应,就会跟解脱相应,那就会跟功德相应。如果遇到善知识,教他一心念佛,发菩提心,求生极乐,那是非常圆满的事情。

接下来我们看下面这一段,三百五十八页,第二段:

【于铁樵曰。财者。天地之元气也。尧舜之治。阜财也。平天下之道。理财也。人生世上。非财不生。无不爱财之人也。无不用财之日也。此其为必不可少之物。此其为必不能多之数也。然用财之性。各有其偏。挥霍者。一掷千金。鄙吝者。一毛不拔。廉洁者。却之于暮夜。贪横者。攫之于白昼。夫挥霍之与廉洁。固皆美名。然亦不可过节。挥霍而过。则牀头尽而不可继矣。廉洁而过。则晨夕缺而俯仰怨矣。若鄙吝与贪横。相去较远。鄙吝者。识见浅陋。锱铢如宝。如蜂之护蜜。稚子之怀饼。毫不肯分以与人。然尚是自保其所有。故人厌之。而天不深怒之。贪横者。欲得其所本无。则有不可限量者。如鱼吞舟。如蛇吞象。兄弟争鬬。朋友争仇。强贼杀人。墨吏枉法。奸臣卖国。皆贪之一念为之也。篇中申戒贪财之祸。不啻再三。然戒人妄取。而直教人不取。则必不可。故示出多少二字。使人随分斟酌。以为取财正道。多少之数。本无定衡。贫者一金非少。富者万金非多。廉者当得百而得十。不觉其少。贪者当得百而得千。不谓其多。惟平心公道。度量吾应得之数。而取之不过其分。即取少之法也。然人心患少望多。常情也。但能随缘不竞。己自不恶。若令其见多而反推之。岂不违情乎。噫。有说焉。财之来也。其源不一。眼前可取之财。未必非吾命中所有。然冥冥定数。毕竟无从稽考。万一非吾命中所有。则漏脯鸩酒。其可饱乎。故莫如推之。非命中所有而推之。固可以免过矣。即命中所有而误推之。彼必定于他途再至矣。慎勿不能忍。而孟浪于眼前也。此在富贵者犹易。而贫贱者更难。知其难而力为之。使鬼神鉴此一点不敢孟浪之心。则虽地处艰难。当不至有不聊生之苦。信得真。守得定。则取少之道。即致富之道也。】

这一段在讲道理,于铁樵的开示,里面开示得非常地好,我们来看字句解说:

‘阜财’,“尧舜之治,阜财也”,“阜”就是厚积财物,让人民财物丰厚,这叫“阜财”。这一句话是出自于《孔子家语·辩乐解》,它原文是这样:“昔者舜弹五絃之琴,造《南风》之诗,其诗曰:‘南风之薰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南风之时兮,可以阜吾民之财兮。’后因以“阜财解愠”为民安物阜,天下大治之典。

这一段主要是在说明,舜他在弹五絃之琴的时候,他写了《南风》这首诗,“南风之薰兮”,“南风”就是什么呢?就是德风。佛教里面讲,南方是指精进,增长,光明的地方叫南方。所以让民众能够得到富足的生活,能够过著富裕安乐的生活,叫“南风之薰兮”。可以解除民众心中的不满、跟愤怒、跟苦恼。讲这个时间,“南风之时兮”,这个时候都能够做到这样,就可以丰富民众的财富,“可以阜吾民之财兮”。那表示说,舜念念著就要让民众富贵富足的生活,他是一个仁君,所以叫“尧舜之治,阜财也”。

‘理财’就是掌理财政,治理财物,你怎么去经营国家的预算财政,这个叫“理财”。

‘鄙吝者,一毛不拔’,“鄙吝”就是我们讲的吝惜钱财。

‘却之于暮夜’,“却”就是拒绝、推辞。

‘贪横’就是贪婪横暴。

‘攫之于白昼’,“攫”就是抢劫、夺取、抢夺。

再翻过来,‘然亦不可过节’,“过节”就是超过限度,没有节制叫“过节”。

‘牀头尽而不可继矣’,“牀头尽”就是钱用完了,我们一般叫做牀头金尽。身边的钱财都耗尽了,过著贫困的生活。唐朝张籍写的《行路难》的诗里面讲:“君不见牀头黄金尽,壮士无颜色”。“壮士”就是勇士,他身上都没有钱的话,他也寸步难行,他也会忧愁,“壮士无颜色”。

再下来,‘晨夕缺’,“晨夕”就是早晚。

‘俯仰’就是什么呢?“俯仰”就是生活。这是在《孟子·梁惠王上》,“是故明君制民之产,必使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孟子告诉梁惠王说,真正一个开明的君主,他怎么样去让人民有财产呢?他就必须要做到什么?“仰”就是上面可以孝顺侍奉父母,下面可以畜养妻子,让妻子过一个好生活,养家活口,这叫“俯仰”。

‘相去较远’,“相去”就是相距。

‘锱铢如宝’,“锱铢”我们一般叫做锱铢必较。“锱”跟“铢”比喻微小的数量,极小的数目,这叫斤斤计较,叫做锱铢必较。“锱铢如宝”就是连一点点,我们讲说目光如豆,心胸狭窄。

再下来看,‘墨吏枉法’,“墨吏”就是贪官污吏。“枉法”就是歪曲和破坏法令。

再来,‘申戒贪财之祸’,“申戒”就是告诫。

‘不啻再三’,“不啻”就是不仅、何止。

最后一行,‘本无定衡’,“定”就是必定,“衡”就是准则。不一定有这个准则,就是“本无定衡”,就是不一定有一定的准则,这个叫“本无定衡”。

再看三百六十页第四行,‘反推之’,“反推”,“反”是副词,反而,“推”就是推让。

‘违情’就是违背了常理。

再来,‘冥冥定数’,“冥冥”中自然有定数,引申为不知不觉。

‘毕竟无从稽考’,“无从稽考”就是没办法去考证、考察。

再下来这一个常常用到,这个叫做‘漏脯鸩酒’,“漏脯鸩酒”是什么呢?“漏脯”就是说,中医里面讲,他说,这个肉你如果放到第二天的话叫隔夜,这个肉它会被屋漏那个水把它浸染,然后就会怎么样?会产生一种毒素,因而生漏脯毒。隔夜以后吃了让人家胸膈满涨,“胸膈”就是横膈膜这边会涨,上吐下泻,肠如刀割,这在中医上这样讲。所以这个肉(漏)脯表示隔宿、隔夜的肉,古人认为这个肉有漏水沾湿了,有毒,就晚上半夜会有露水,会有毒,那吃了会致人命,这个叫做“漏脯”。“鸩酒”就是毒酒,用鸩羽去浸泡、去制造,饮之立即死亡,这个叫做“鸩酒”,很毒的一种酒。

‘孟浪’就是鲁莽、冒昧。

再来三百六十一页前面的第二行,‘不聊生’,我们讲民不聊生,“不聊生”就是没有办法维持生活。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白话:

于铁樵说,钱是天地的元气,钱财是天地的元气,‘财者,天地之元气也’。尧舜治理天下就是增加财物,奔驰天下就是统治天下的方法,就是治理财政。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财不能够生活,这个也不一定,‘非财不生’,你说现在定弘法师到正觉精舍,果清律师他们是持戒律的,他们戒律持得非常好。他们持的这个《梵网经·菩萨戒本》里面,他们有一个不捉金戒,就不拿钱。定弘法师现在他也是持不捉金戒,定弘法师、果清律师他们都持不捉金戒。正觉精舍大概就我所知道,几乎都是持不捉金戒。当然他们有几位法师,就是行利他之道,他们本身就是毕竟还是,为了让众生种福田,有几位法师他们开这个缘。

我以前也讲过这个故事,果清律师有一次要出去弘法,这早期一点的时候,那侍者没有跟过去,他就在公车站牌等公车。但因为他没有带钱,所以这个地方讲,“人生世上,非财不生”,这对持戒律的法师是行不通的,他们会有龙天护法拥护。果清律师就一直在公车站牌,一直等公车,因为他没有钱买车票,就不能上车,他又不能带钱出去买车票,刚好那天侍者没有跟,那这怎么办呢?我们要是没有耐性,我们没有定功的,就再走回来,走回来精舍,再叫人家再带个钱,到车站去买车票。你看清公和尚定功有多了得,他也没有走回来,他就在现场一直等,一直等,一直等,等了差不多也一段很长的时间,终于等到龙天护法来了。有一个居士就问师父了,报告师父,你在这边怎么那么久?我看公车过去你都没有上。果清律师说,我持不捉金戒,我身上不能带钱。他说师父,你早说嘛,我就买车票给你坐了嘛。那个居士就买车票,给师父送上车。所以他戒行清净,都会有龙天护法拥护,会有龙天护法供养。

以前道宣律师在终南山,持戒持得非常地好,天人应供,修到天人应供。所以这个地方讲说人生在世上,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财不能够生活。天下里面也没有不爱钱的人,这句话对佛陀来讲是行不通的,对圣贤也是行不通的。天下没有不爱钱财的人,我跟你讲,出三界的人,你跟他讲钱财都没有用,他观法如化,“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佛陀有一次出去托钵,带着阿难尊者,旁边有一堆黄金。佛陀说,阿难,这是毒蛇。阿难说,对,这是毒蛇。所以天下没有不爱钱财的人,这个对圣贤,佛、菩萨、声闻、缘觉,他们都已经看破放下了,他们都出三界了生死了。他们真正的悟了《大般若经》里面讲的一切法,毕竟空,不可得,无所有。他怎么还会爱钱财呢?菩萨有福德不受福德,《金刚经》里面讲的。

当然这一段主要是针对世间人,所以天下没有不爱钱财的人,也没有一天不使用钱财,所以钱财为生活所不可缺少的东西。但这也是不能够在数量上多得的,‘此其为必不能多之数也’,虽然钱是生活所不可或缺的,但也是不能够在数量上多得的,什么意思呢?你命里有的自然就有,一饮一啄,莫非前定,这《了凡四训》里面讲的。

所以这个地方讲,‘然用财之性’,但是每一个人用钱的习性都各有偏执。挥霍的人一掷千金。吝啬的人、小气的人,一毛不拔。廉洁的人,在半夜他都不敢违法。贪婪、蛮横的人光天化日之下,他也公然敢抢夺。谈到那些豪爽、挥霍无度的人,以及非常廉洁的人,固然都可以博得美名,但是也不能够过度。你挥霍过度,就牀头金尽,没有办法有生活依靠。你廉洁过度,应该说节俭过度,“晨夕缺”,就早晚会发生缺钱,生活就发生困难了,就会有埋怨了。

像“鄙吝”,就是悭吝跟贪横,这两个比较之下相差太远了。鄙吝的人,他见识浅短鄙陋,看到一点东西就像宝贝一样,好像那个蜜蜂在保护蜂蜜一样,这是指鄙吝的人就是悭贪的人。就好像那个‘稚子’,就是小孩子身上怀着食品一样,不分给人家。但是这个只是他保他份内所有的,‘然尚是自保其所有’,就是说,它还算是他份内所有的,只是他这种行为让人家讨厌,那么小气,那么鄙吝,那么悭贪。上天还不会对这种人,会深责发怒,那上天对什么人发怒呢?就下面这个,‘贪横’,贪婪蛮横的人,想得到他份内本来没有的。我们刚才讲福以酬德,你要有那个德行,就是你命里面有的。所以贪得无厌的人,‘有不可限量者’,就是说贪得无厌的人,就像鱼要吞船,蛇要吞象一样。‘兄弟争鬬’,朋友为钱财成仇争吵。盗贼、强盗杀人取财,贪官污吏枉法贪赃,奸臣出卖国家都是一个贪字所造成的,一个贪念所造成的。

太上在这个地方,在本篇中一再地申述,告诫贪财所造成的祸患,不只是再三叮咛。然而祂告诫人不要妄取是对的,戒人不要妄取。祂不是告诉你不要去拿,‘而直教人不取’。如果你教人直接不取,他做不到,‘则必不可’,行不通。祂告诉你不要妄取,不是告诉你不要取,这个意思。所以“推多取少”,它的意思就是,所以祂示出多少两个字出来,你随分斟酌,拿你该拿的,不该拿的你就不要拿,这叫“推多取少”。

做为取得钱财的正确方法,多少这个要定什么标准呢?“本无定衡”,没有一定的标准,你到底要推多少?推到什么程度?少到什么程度?“多少之数,本无定衡”,没有一定的标准。贫穷的人一金都不嫌少,富有的人万金不嫌多,廉洁的人,他本来应该得到百金,你给他十金他就很珍惜了,他也不觉得少。贪婪的人,他本来只能得到一百金,他还想得一千金,他得到一千金,他还不会说太多了,他不满足。

只有‘平心公道’的人,度量我们应该得到多少的数字,‘而取之不过其分’,你取得的时候,不要超过自己应得的本分,这就是取少的方法,那这要有智慧,‘即取少之法也’。然而人心总是患少,希望多,这也是人之常情。但是如果能够‘随缘不竞’,随缘而不竞争,自己就不会产生恶念,就不会造恶,如果让他见到可以得到更多,他却反而推让,这不就是违反常情吗?

那这个地方它就讲,按照道理来讲,钱财的来源,所得的方法各有不同,眼前可以得到的钱财,未必不是我命中注定所有的,然而冥冥中有定数,虽然讲冥冥中有定数,但是毕竟冥冥中有定数,这个是没有办法去考究的。万一不是我命中所有的,那就好像什么?“漏脯鸩酒”,就好像吃了毒肉,喝了毒酒一样,会招来杀身之祸。

以前佛陀,我刚才讲说佛陀要托钵的时候,不是跟阿难讲说,那个金钱黄金是毒蛇吗?刚好有一个农夫,就看了以后说,奇怪了,这个黄金,他怎么会说是毒蛇呢?他就把它捡起来,捡起来以后,后来官府就要追查这批黄金到哪里去?刚好是有人到国库里面,去盗了这个黄金。但是后来发现是国库的黄金,就把它丢在那个路上。佛陀就告诉阿难说,这是毒蛇,这是毒蛇。那个农夫就说,这怎么会是毒蛇?这可以用啊,他就把它拿走了。后来官府派官兵去追查,一追查就追查这个农夫,就把他押起来要砍头。他就跟那个官员讲,他说,这真的是毒蛇,真的是毒蛇。

要判他死刑的那个官员说,奇怪,他怎么一直讲说那个黄金是毒蛇?他说,他是因为听到佛陀跟阿难讲说,那个是毒蛇。他说,那是黄金,怎么是毒蛇?后来官员就去请佛陀来帮他作证明,终于救那个农夫一命,他免于刀下亡魂。这就这里讲的,你说冥冥中的定数,但是没办法考究。万一不是命中所有,那个农夫捡到黄金,就不是命中所有,那不就像是吃了毒肉、喝了毒酒一样,要人命吗?它可以填饱你的肚子吗?所以不如把它推掉。那不是命中注定所有而推掉它,固然是可以免除罪过,即使命中是你应该有的,你把它推掉了,你认为是一个错误,或是别人认为是一个错误,这些钱财还是回到你身上来,这就是“一饮一啄,莫非前定”。这些钱财也会从其他地方再回来。

所以太上老君特别勉励我们,‘慎勿不能忍’,对于钱财一定要谨慎,千万不要不能忍,不要忍不住。不要见到眼前的钱就见钱眼开,“孟浪”就是什么?就是鲁莽随便。但是这种情形,看到眼前的利益而不动心的,那毕竟是少数,祂说,这个地方讲说,在富贵的人做起来他可能容易,但是对于贫贱的人来讲,那就很难了,很不容易。但是知道它难而能够努力去做,这一点鬼神会看到,“鬼神鉴此一点不敢孟浪之心”。鬼神会看到我们这个一点不敢茍取的心,纵使你处在的地方生活是非常地困难,也应该不致于到活不下去的苦,无法生活下去的痛苦。对这点一定要信得真,守得定,就是要深信因果,但是现在这些话,对现代人好像都行不通。

老和尚说,钱是身外之物,它是毕竟空,不可得,无所有。放在口袋才是你的,不是在你口袋里面的,就不是你的。这个衣服给你穿是你的,挂在衣柜上的,你没有穿就不是你的,这是真的。我以前一个唐督察,他的太太要死掉的时候,唐督察在荣民总医院照顾他太太。他太太是一个学佛人,平常念佛的功夫也不差,也修了一点福。所以要往生的时候,能够正念分明,意识很清醒。我们唐督察是没有学佛,这是真实的故事。

我们唐督察讲这故事给我听,他是没有学佛,但是他还是会随喜赞叹,他太太就跟她女婿用意念沟通,他女婿可能也有学一点佛,好像跟他岳母能够沟通。因为她那时候,唐督察的太太已经不能讲话了,她就用意念跟她的女婿说,你回到我内湖的家,就是我们这里内湖的家。他们住在我们内湖,碧湖旁边那个房子,她说你回到我的家的衣柜里面,有一件绿色的旗袍,我要穿那件绿色旗袍往生。连我们唐督察都不知道他太太有一件绿色的旗袍。她女婿真的回去衣柜一打开,真的有一件绿色旗袍。所以灵性不灭,去后来先作主公。临命终她只是不会讲话而已,她神识清楚得不得了,那是正念分明,但是昏迷就没有办法了。

所以这个地方要“信得真,守得定”。取少之道也是致富之道,对不对?这个地方取少之道就是致富之道,如果你要从佛家再去解释,放下得最多,完全放下了,那真的是富贵人家,为什么?得到智慧,那才是真正的大智慧,才是真正的富贵。那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我们自性本具的功德法财,那才是致富之道。你带了一亿、两亿,我们死了也带不走。我们台湾很多大王都是,什么塑胶大王,什么金融大王,几百亿、几千亿都带不走,你知不知道他最后还是一样,毕竟空,不可得,无所有?所以取少之道应该怎么说呢?用佛家解释,你放下得愈多,取少嘛,“取少”就是拿得比较少,你的贪欲就愈来愈淡,放下得愈多,你的智慧就愈显发出来,你的功德法财就能够现前,对不对?

这一段的白话,我们就解释到这里。在这一段里面有一个重点,就是三百五十九页倒数第五行,它说,贪横的人,他想得到他本来没有的,命中没有的。但是他却贪得无厌,就好像鱼吞船、蛇吞象一样。所以兄弟争鬬,朋友变成争仇,盗贼杀人,贪官污吏枉法,奸臣卖国,都是一个贪念造成的。所以这一篇整个“推多取少”,其实它是在戒贪,它教你戒贪,所以“篇中申戒贪财之祸”,这个贪财之祸,真正的大祸是什么?其实就是轮回,冤冤相报。

所以《无量寿经》第三十三品里面有讲,“世人共争不急之务”,这些都是不急的,带不走的,带得走的你反而不修,功德你不修。所以《无量寿经》里面讲,“无田忧田,无宅忧宅,眷属财物,有无同忧”。有,你也忧愁,没有,你也忧愁。“有一少一,思欲齐等。适小具有,又忧非常。水火盗贼,怨家债主,焚漂劫夺,消散磨灭”。后面那四句,“水火盗贼,怨家债主,焚漂劫夺,消散磨灭”,就跟你讲因果。你前面要“无田忧田,无宅忧宅,眷属财物,有无同忧。有一少一,思欲齐等,适小具有,又忧非常”。就这里面讲的,‘皆贪之一念为之’。

所以黄念祖怎么解释这一段呢?黄念祖说,世间人都不急着本身重要的大事,什么叫重要大事?“无常迅速,生死事大”,只贪名利,忧苦万端,所以轮回没有出期。所以《会疏》里面讲:“夫物有本末,事有缓急”。什么是本,什么是末?事有缓跟急,你应该以办了一生大事,一大事是什么?出离轮回才是急先务。就好像你到城里面去,“如人入大城中,必先觅安下处”,你要找一个安单的地方。“而后却出干事”,然后再出去办事。“抵暮昏黑”,你到黄昏的时候才到达这个城市,“则有投宿之地”,你万一是到黄昏的时候才到那个城市,你才有投宿的地方,“先觅安下处”,就是修净土,念佛求生净土。“抵暮昏黑”是什么?大限到来的时候,有投宿的地方就是生莲花中,不落恶道,“不落恶趣之谓”。

但是世间人都是怎么样?对于这种火急的事情,就是生死大事,反而不着急,慢慢来。反而是走那个不急的经营,就是那个不急的东西,他反而去经营。“大命将尽,虽悔何益”,无常一来的时候,后悔有什么用呢?所以黄念祖老居士说,世间的男男女女都是因为愚痴贪欲之心,“苦心积虑,忧念重重”。一生奔波劳碌,没有停止的时候,“无有已时”,所以“累念积虑,为心走使”,被这个心、被这个妄心,愚痴贪欲的心所使唤。

黄念祖又说了,他说,世间人是怎么样?“有无同忧,有一少一,思欲齐等”。你比如说有一万块存款,看到别人有两万块,你也想要更有多一万块。自己有一部电视机,看到别人有两部电视机,你也买两部电视机,这叫做“思欲齐等”。想而得不到,“思而未得,故以为忧”。“思而能得”,忧也没有停止。因为欲望无止尽,“故永有不足之忧也”。可是你拥有了又担心什么?“便欲常保”,想要永远保住它,“恐遭祸变”,怕遭到灾难。“虑其复失”,怕又失掉。所以这里讲,“适小具有,又忧非常”,“非常”就是什么?就是“水火盗贼、焚漂劫夺等非常之祸也”。

所以黄念祖到最后讲,火可以跟你焚烧,水可以跟你漂没,盗能够劫夺,贼能够偷窃。怨家可以复仇,债主可以索欠。“甚至俄顷之间”,就是立刻之间“全非我有”。旧日的财富,“荡然无余”。所以说“焚漂劫夺,消散磨灭”。这一段对我们世人是一个告诫,要戒贪财之祸,这里我们就讲到这个地方。

再下来,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宋徐积。与二叔析产。先请二叔毕取所欲。惟余一箧图书。两间弊屋。积怡然受之。】

宋朝这个徐积,他跟他二叔分家产的时候,他先请他二叔取走他想要的东西。只剩下什么?‘一箧图书’,就是只剩下一箱的书籍,还有两间破旧的房屋。可是徐积怡然接受,‘怡然’就是欢喜的接受,心中没有一点点的埋怨跟后悔的念头。

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慈溪。二友相善。甲得一馆。修仪九两。乙亦得馆。修金止六两。甲喜曰。吾两人。明岁皆无内顾忧矣。乙言。兄止尊嫂在家。九金需用有余。弟则上有父母。六金尚未足耳。甲曰。然然。乃以己馆让乙。而己就乙馆。到馆后。床下拾一残书。钞有外科数方。徒言旧师所遗者。冬间还家。见盛仆几人。仓皇叩问。此地有外科否。询之。曰。主人自闽赴山东布政。忽患背疮。痛楚欲绝。已三日矣。甲念前方。正合此证。因随往。照方用艾炙。果愈。布政大喜。酬以百金。谈及让馆得方事。布政大加叹奖。适慈令。其年姪也。为力荐。得拔入泮。噫。亲兄弟尚争财。况朋友乎。念朋友养父不给。而推多取少。三金虽小。义高千乘矣。究之名利两收。皆自一念能让中来。彼殷殷争利。动辄反颜者。观此能无愧欤。】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慈溪’就是现在浙江宁波市。

‘相善’就是彼此交好,感情很好。

‘馆’就是以前的私塾。

‘修仪’就是干肉,就是送给老师的酬金。

‘修金’就是教师的酬金。刚才那个“修仪”,我们一般古代讲叫束修。束修就是什么?送一块干肉,老师、师长的酬金。

‘内顾’就是说对于家事要照顾。

‘尊嫂’就是大嫂。

‘需用’就是需要的用度。

‘然然’就是说表示肯定的答话。

‘己就’,这个“就”是就职、就任。

再翻过来,‘钞有外科数方’,“钞”就是我们抄写文字的那个抄。

‘盛仆’,打扮盛装的这种仆人,穿着很好的,很华丽的仆人。

‘叩问’就是打听。

‘闽’就是浙江南部跟福建一带,后来专指福建叫“闽”,我们叫闽南。

‘布政’就是布政使,这是以前的这一种政府的组织的官员名称,俗称藩司跟藩台。以前在每一个省设布政使一员。

‘背疮’就是背部长脓疮。

再来,‘证’,“正合此证”就是刚好合这个病症。

‘艾炙’就是艾草,我们一般针灸的时候会用艾草。“炙”就是烤的意思。

‘适慈令’,“适”就是正好,“令”就是县令。

‘年姪’什么意思呢?“年姪”就是明清科举中中式者,对同年之子的称呼、称谓。

‘入泮’就是古代学宫前有泮水,所以称学校叫泮宫,科举时代学童入学为生员,称“入泮”,这个意思。

‘千乘’就是兵车千辆,古代一车四马为一乘。

‘殷殷’就是殷切急迫。

‘动辄反颜’的意思,“动辄”就是动不动就,“反颜”就是翻脸不认人,叫做“反颜”。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白话:

慈溪,以前在今天浙江省,慈溪这个地方,有两位老师他们交情非常地好。某甲得到一个学馆教书,教师的酬金是九两。乙得到另外一个学馆教书,酬金是六两。甲就很高兴说了,我们两个人明年就没有照顾家庭的忧虑了,就是说无忧了,无忧虑了。乙就说了,兄长你只有大嫂一个人在家,你九两黄金是够用,还有剩下。老弟的我,上面还有父母,六金是不够用的。某甲就说了,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你的意思,确实你说的也是事实。那就这样好了,我自己的馆让给你,‘乃以己馆让乙’,他自己就去乙馆教书了。

到了乙馆去以后,在床下捡到一本残书,就是捡到一本破旧的书,上面抄有外科的药方。那么问里面的人了,学生说了,是以前的老师所遗留下来的。这位某甲就冬天的时候,就回到家乡度假,看到几个穿着很讲究的仆人,仓皇在打听这个地方有没有外科的这种医生,以前都是中医。经过询问之下,他问他是什么事情?他说,是他们的主人,从福建浙江要到山东当任布政使。忽然背部长疮,痛得不得了,‘痛楚欲绝’,就是痛苦得像要死掉一样,已经三天了。

某甲就想到说以前他所得到的药方,正好合这个病症。因此随他的仆人前往,他就照这个药方用艾炙,就是用艾草来薰炙。结果果然就把他治好了,‘果愈’。布政使非常地欢喜,非常高兴,就百金酬谢他。当两人谈到因为让馆给某乙而得到这个药方,布政使大加的赞叹、奖赏。刚好慈溪的县令是他同科中中式者的姪儿。所以就为某甲大力推荐,甲因此进入县学当个生员。

亲兄弟尚且都会为钱财而争吵,何况是朋友呢?某甲能够体念朋友奉养父母,奉养父亲还不够,所以他推多取少,他将他得到的这个酬金比较多的馆让给某乙,自己去做收入少的那个馆。要知道他让这三金,虽然是小数目,但是道义上却远超过千乘车马的价值。某甲到后来能够名利双收,都是他从一念能够礼让、谦让的心中得来的这个福报。那些为了一点小小利益而争利,疲于奔命的人,动不动就为了利益而翻脸无情。看到这个故事,难道不觉得很惭愧吗?

这一段里面,它有跟我们提到一个事情,某甲让这个馆给某乙,却在这个他去教的馆子的床铺底下,捡到这个外科药方,你说这是偶然的吗?这是巧合的吗?不是。这个我们应该把它当成推多取少的果报,这就是感应,善有善感,恶有恶感。我们在《感应篇》里面有提到,有显报、有直报、有隐报、有巧报。你看到他的报应那是显报,你看到世间人他得到苦、得到乐,这是果报的显报,直报,这个地方也可以讲说什么?这是显报,你看得到,他捡到那个药方,可以治疗那个布政使的病,得到百金,这就是显报。你看得到的报应,那隐报跟巧报呢?就是我们看到有人,有时候这个人吉祥,可是有时候又有灾难,这是果报里面的隐报跟巧报。

为什么会有隐报跟巧报呢?因为某些人在一生里面,可能有做一些不为人知的善事、阴德,或隐藏一些别人不知道的损德恶事。所以他所受的果报,就不是我们表面上看到他的善恶行为造成的这个现象。当然其报应的轻重,就可能会是我们看不到的隐善阴德,或者是隐恶缺德的事所造成的。这个就是某甲他的什么?他的隐善阴德造成的。你看起来他是个教书人,但是他得到这个果报,他只让三金,结果得到百金。这一段我们讲到这里。

接下来最后我们来报告净空老法师对推多取少的开示。老法师开示的第一点说,前面教我们断恶修善,断恶修善怎么够落实呢?这一句话“推多取少”就是落实。所以这一句话的推多取少,是真正真实的教诲。他说,人要不能够相让,断恶修善就做不到。所以要懂得让,相让是美德。在中国古书里面记载,孔融四岁就懂得让,谦让,这是善根非常深厚。当然后天的教育也占了决定性的因素。所以我刚才才讲说,要从小做扎根的教育,他自然而然,遇到这个境界的时候,他才够谦让,才能够礼让。

人都有善根,这是我们不能够否定的,但是他的善根淹没而不彰,这个过错在哪里?过错在他没有机会接受圣贤的教诲。所以教育很重要,如果你不透过圣贤的教育,你说他遇到名利现前的时候,他很难做到放下。他没有办法做到推多取少,他一定里面前面讲的,一定会贪多,他不会取少的,这是人类的习性,人的习性,都在阿赖耶识里面。

第二点,老和尚说,中国古圣先贤明白这个事实真相,所以对于教育看得非常重要,不但童年教育重要,实际上他已经把它引申到胎教,就是胎教的时候就开始要做这个教育了。当母亲怀孕的时候,她的心情、她的举止,对胎儿都会产生影响,所以儒家的教育是从胎教开始。以前我们有讲过,胎教的时候,你要能够教她念观世音菩萨圣号,或者是教她念《大悲咒》,或《般若心经》,会培养她的慈悲心,那么这个小孩子就会比较能够消他的业障,增加他的福德。所以儒家的教育它从胎教开始,怀孕的时候,做母亲的人思想就要纯正,就要清净,真正要做到什么?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这才是对子女照顾得无微不至。老法师说,现在的人,哪里懂得这个道理呢?所以纵有深厚的善根,被这个社会风气习染、污染了,他的善根福德不能够现前,恶的习气就容易被勾引出来,这才是真正社会动乱的根源,一切不安定的根本。

我认识一个企业家,升恒昌的董事长,江董事长。他女儿怀孕的时候,那个小孩子在肚子里面踢得特别厉害,害喜。江董事长他有薰习推《弟子规》跟《了凡四训》,还有《太上感应篇》。他就教他女儿,就教他女儿说,妳跟妳的胎儿,跟妳的儿子用意念沟通。他女儿就用她爸爸的方法,讲《了凡四训》的故事,讲《太上感应篇》的道理。她就对胎儿讲话,她说,你稍微忍耐一下,妈妈讲故事给你听,就讲《了凡四训》里面的道理给他听。因为它都有翻译,她爸爸江董事长就教他女儿唸里面的道理给他孙子听,就他女儿的儿子。那个小孩子好像听懂了,他妈妈就讲《了凡四训》的道理,那小孩子就乖乖在那边听他妈妈在讲话,为什么?因为他有灵性,有见闻觉知。我们一直认为说婴儿没有见闻觉知,没有见闻觉知,你现在长大,你怎么知道那个是甜的,那个是酸的,那是甜的呢?婴儿一出生他还不会讲话,他肚子饿为什么会哭闹呢?他有见闻觉知啊。所有一切有情都有见闻觉知,一切众生皆有佛性,皆当作佛。他怎么没有佛性呢?佛性就是见闻觉知,本自清净,本自具足,本不动摇,本不生灭。他当婴儿,他没有灭啊,他具足啊,他没有动摇。

所以我那个朋友江董事长,他就教他女儿读《了凡四训》跟《太上感应篇》,还有朗诵一些经文,给他女儿的胎儿听。她胎儿自从开始听这些圣贤道理以后,从此就不再踢他妈妈的肚子了。胎教,为什么?磁波的影响,念力的影响。

所以老法师这里讲,思想要纯正,就是能够清净,你读圣贤的道理,不管是你读《了凡四训》,你读《太上感应篇》,你当下念头就是跟圣贤在一起。如果你读《普门品》,你读《无量寿经》,你读《地藏经》,你就是跟观世音菩萨在一起,你的念头就跟地藏菩萨一样。你读《无量寿经》就是跟阿弥陀佛一样,念头自然清净。在读经的时候,不就能够非礼勿视吗?读经的时候,不就能够非礼勿听吗?读经的时候,不就能够非礼勿言吗?那就不会看电视了。尤其像现在台湾的电视,媒体这么发达,或是手机、电脑的污染,到处都是那个淫色的新闻,杀盗淫妄的新闻,胎儿怎么会安定呢?那个磁波不好,那个磁波有毒,有贪瞋痴慢疑,小孩子怎么会安定呢?胎儿怎么会安定呢?对不对?所以我们要依圣贤的道理来教育小孩,这是第二点,老法师这样开示。

第三点,儒家、道家、佛家,可以说是多元文化社会教育家,他们在社会上有能力竞争,但是他们放弃竞争。这三家都是修行人,他有本事取得功名富贵,他也把这个完全舍弃掉了,过著隐居修行的生活,过著清贫的生活。乐于从事社会伟大的教育工作,真正做到奉献自己,造福人群。他们的眼光远大,不是看到这一世,是看到往后的生生世世,久远劫后。所以他们的成就备受世人崇敬,几千年来提到这些古圣先贤,即使到现前的社会,还是有许多人尊敬、赞叹、向往,向他们学习。

就像我们看到佛陀,我们看到光目女,我们看到金乔觉菩萨、地藏菩萨,我们看到印祖,印光大师等等这些。他们放弃竞争,他们不愿意求功名富贵,他们完全舍弃了,他们已经不是推多取少,是完全放下,这是第三点。

第四点,《太上感应篇》里面是道家的教学,文字虽然不多,但是义理非常丰富、非常圆满,字字句句都说之不尽,推多取少就是断恶修善的落实。注解里面第一句话就说,‘此句所指甚广’,就是它可以应用到很多方面,理跟事都很深广无尽。它举一个财务上往来的比喻,兄弟分家,朋友交财,要懂得谦让,这是美德。如果说争取,诸位要晓得,贪瞋痴烦恼就现前了,这是佛家最大的忌讳,三毒烦恼如果不能够遏止,果报在三途。就像我们刚才讲那个,大哥用西瓜刀砍死弟弟,为了分家产,这就是什么?就是做不到推多取少,要争取,要争取更多的钱、更多的土地。那贪瞋痴烦恼就现前了,果报就在三途,两个都在三途。所以眼前得到一点点的便宜,算什么?得不偿失,这是第四点。

第五点,老法师说,朋友共财,更要相让。有一些同修问老法师说,朋友来借钱,要不要借他?老法师告诉他们说,你有能力就帮助他,但是你要记得,借给他就不要期待他还给你。老法师怎么说这样呢?老法师为什么要说这样?他说,因为朋友是要愈交愈厚,你借给他,还想要他还,还要讨债,那好朋友都反目成仇,这又何苦呢?所以他说,你要借给他的时候,决定不要想他会还给你,借给他就等于送给他,这是赠与,你的心就多安啊、多快乐啊。将来他还你,很好,欢喜。不还你,决定不要再提起。老和尚这个方法很好,就不会打官司了,不会讨债还债了,不会反目成仇了。

所以帮助人,事先要想到自己的能力,尽心尽力去帮助人,培养自己的厚道,后福无穷。你能够常常这样做,你在社会上建立公信力,你办事很多人拥护你,很多人帮助你,这是种因。别人帮助你是果报,你帮助别人这是种因,别人帮助你是果报,种善因得善果,要懂得这个道理。

第六个,老法师说,我们活在这个世间,实际上自己的生活所需是非常有限的。古大德说,在世间生活不过是日食三餐,夜眠六尺。你就能够安安稳稳、舒舒服服过一辈子,为什么不肯相让呢?所以要知道相让。

第七,老法师说,健康长寿最重要的因素是心地要真诚、清净、慈悲。我们人都喜欢健康长寿,怎么健康长寿呢?老法师说,健康长寿真正的因,不是在吃得多好,不是天天要进补,不是天天要保养。打什么针,吃什么药来补,不是。老法师说,你仔细去观察,古代历代帝王将相之家当中,那些大富大贵,他们的生活条件富足,饮食起居讲求是世间平常人望尘莫及的。但是你看到历史上,有哪几个皇帝是长寿的?三十岁、四十岁、五十岁死的,占大多数。活到七十、八十,非常稀少。反而不如民间的老农夫,农村里面那个活到八十、九十、一百多岁的,我们常常听说,你去看他们的生活起居,粗茶淡饭,为什么那么健康?为什么那么长寿?因为他们心地清净,他们贪欲减少。

可见得健康长寿,不是进补得来的,不是用医疗手段可以获得的。老农为什么可以健康长寿?他心清净,他诚恳,他慈悲,他厚道,他懂这个道理,生活起居一切随缘就好。所以我们听老和尚这样开示,我们就懂了,你要不要健康长寿?你厚道一点,你过清净的生活,过慈悲的生活,自然而然就健康长寿。不要花一大堆冤枉钱,买一大堆补品,买一大堆补品都没有吃,最后还是丢掉,吃了以后也没有用。他说,饮食起居愈少愈好,心愈清净,清心寡欲,自然健康长寿。

第八个,老法师说,引用《佛遗教经》上面讲,‘多欲之人,多求利故,苦恼亦多’。老法师说这句话听起来不难懂,欲望多的人贪心重。没有得到想得到,所得到的又怕失掉,心理负担就太重了,烦恼太多了,患得患失。尤其像现在炒作股票,买卖股票,就是患得患失。他说,为什么会短命?原因就在这个地方。谚语里面说的,忧能使人老,这是古人经验之谈,忧愁让人家会老。一个人忧虑操心的事情太多,容易衰老,听清楚喔,忧虑太多,容易衰老,多病,寿命自然不长。

所以要过著一个无忧无虑的生活,那怎么办?常常念阿弥陀佛,常常听经闻法,听老法师的《无量寿经科注》。做事情的时候专心做事情,不做事情的时候,一心念佛,佛号就提起来,听老法师的《科注》,就可以怎么样?忧虑操心的事情就愈来愈少。你对世间的事情更能够放下,对五欲六尘、贪瞋痴慢疑、自私自利、名闻利养,就比较容易看淡、容易放下。容易放下来,心容易清净,就不会衰老了,就不会生病了,寿命就会长了。

第九,从这些事实真相里面,这些道理上来观察,我们晓得儒家、道家、佛家,这些真正聪明的人,他们懂得养生。尽可能把忧恼的事情丢掉,身心自在。像海贤老法师每天铲土种菜,农村的农民去掰他那个玉米,他说多掰一点,多掰一点,你捡大一点,能够礼让,能够相让,能够推让。人家来给他摘,他还说多掰一点,没关系尽量掰,你要掰多少就掰多少。这个北方人讲掰,就是我们讲拔,拔玉蜀黍,玉米。这是什么?把忧恼的事情推掉、丢掉,能够礼让就是把忧恼的事情推掉。

我们刚才讲“有一少一,思欲齐等”,就是有一个又想要多一个,你就会忧恼。所以他们能够身心自在,教化众生是他们的事业。虽然做这些事业认真努力去做,但是决定没有希求,为什么?因为有求就有烦恼,无求就无烦恼,多求就多烦恼。他说,教导学生、教导子弟,对学生、对子弟决定没有希望,为什么?有希望就有失望。你能有成就,你的善根福德因缘好,我们看到欢喜。你不能够依教奉行,不能够接受教诲,还是造作一些罪业,我们看到了,我们心里知道,这样就好了。

老法师说,我们为社会、为人民、为众生做一些好事,有缘就去做,众生有福,我们应当做,多做一点。没有这个缘分,众生没福,落得清闲自在,决定不攀缘。如果你说一定要这样做,那就是有忧恼,那就有欲望了。

第十,老法师说,我们在经上读到,诸佛菩萨在十法界随类化身,随机说法,是不是他自己想到这个地方来教化众生呢?他说,不是,如果想到了他就是凡夫,他不是圣人,那他怎么来的呢?众生有感,菩萨有应,他是应来的。我们今天讲应邀、应聘,这个应是什么?是被动不是主动。我们众生有感,希求,他就来了,菩萨就来了。众生要没有这个念头,佛就不会来了,他来干什么?他来不是找麻烦吗?所以诸佛菩萨,连儒家、道家教学,或者是为社会服务,为人民服务,为众生服务,全是被动的,决定没有主动的。我要怎么样?我还要制造一个机会,要怎么样?他说,老法师说,哪里还有这么多事情?这种做法,这种念头,违背自然的法则,自然的法则就是自性的性德。儒、释、道心地都是清净无为,无为而为,无为而无所不为,那是感应。

“无为而无所不为”,各位听清楚,“无为”是清净,“无所不为”就是大机大用,从体起用。所以“无为而无所不为”,就是般若无知,无所不知,就是我们的智慧。所以“无为而无所不为”,为什么?因为称性而为,自性的体用,就是六祖大师开悟以后那句话,“何期自性,能生万法”。那个“能生万法”就是无所不为,在眼曰见,在耳曰闻,在鼻能嗅,在舌能尝,在手能抓,在脚能奔,那就是自性的体用,能无所不为,清净不染,正而不邪,觉而不迷,就是觉、正、净,自性的觉正净,就是无所不为,那就是感应。

第十一,净空老法师说他到香港去讲经,不是他自己要去的,是人家请他去的。他说,以前有一位叫雷太太的,每年都会邀请净空法师到香港讲经,讲一个月。后来雷太太过世以后,没有人再请净空法师去讲经。所以净空法师有好几年没有到香港来,香港回归的时候,他有过去看一看。但是他遇到一些老同修,过去的老听众来告诉净空老法师说,法师啊,你已经七年没有来了。净空法师说,有这么长吗?他后来仔细算一算果然是七年。老法师就说了,不是我不来,你们没有找我,我怎么来呢?所以后来就有人再祈请老法师去讲经,老法师就过去那边弘法。

所以释迦牟尼佛也是这样,永远是被动的,永远不是主动的,主动会有烦恼,主动的心不清净,完全是被动,这叫做什么?随缘不变,不变随缘。随缘,心就清净;你攀缘,心就不清净。随缘就是被动,攀缘就是主动。你一定要这样,一定要那样。所以老法师说,随缘是被动的,攀缘是主动的。他说,这句话意思很长。

第十二,佛又说了,“少欲之人,无求无欲,则无此患”。这是佛教导我们,我们要怎么样在这一生里面,过得很自在、很幸福?常言说得好,理得心安。你道理明白了,心就安。道理明白之后欲望就没有了,欲望就没有了,跟一切众生相处,他要的,我们尽量给他,他要名,名给他;他要利,利给他;他要财,财给他,跟众生结欢喜缘。

我们所需要的,对方不要,一般众生不要,我们需要什么?我们需要戒定慧三学,我们需要智慧,我们需要解脱,对不对?我们需要功德,众生不要,他们不要的,那我们要。我们不要的,就是他们要的,他们要什么?他们要名闻利养、要五欲六尘,这些东西我们不要。我们要的是清净心,清净心他们不要。所以我们跟一切人相处,就不会有冲突。各位一定要记得这个原则,为什么会有冲突?因为你要名闻利养,他也要名闻利养,那就一定会冲突,对不对?他要名闻利养,你给他,你得到的是解脱,你得到的是没有烦恼,那这样就不会有冲突了。

老法师刚才讲,要名给名,要利给利,要财给财,那就不会冲突了。他要的给他就不会冲突,那就不会结恶缘,要结欢喜缘。老法师讲这个方法非常好,为什么你人际关系不好?为什么你到处结恶缘?因为他要的你也要,他要名闻利养,你也要名闻利养,那不冲突才怪?有没有道理?所以“推多取少”,老法师演绎到这种程度,是非常深的境界,这比推多取少境界更高,对不对?他要名闻利养,你给名闻利养,这已经不是推多取少,这完全放下了,那你得到清净了,就没有利害冲突了,我们跟世间人就不会有冲突,世间人为什么处不好?利害冲突,彼此互相竞争,所以不能相处,问题出在这里,对不对?

第十三,现在你们看到,老法师就讲了,他因为,老法师要推动多元文化教育。他说,我们跟许多不同的族群处得非常好,不同的宗教,比如说跟天主教、基督教,还有回教、道教都相处得很好。什么原因?你们要的统统给你,你不要的我要。所以决定没有利害冲突,我们才能够相处这么好,我帮助大家,我是接受佛菩萨古圣先贤教诲。老法师说,这是他这一生所得到的真实利益。老法师说,我把它贡献给大家,跟大家分享这份利益。所以老法师真正做到彻底的推多取少,完全看破放下。符合老法师刚开始修行的时候,他的师父章嘉大师跟他讲的,他师父跟他讲看破、放下。从哪里着手?从布施着手。

所以推多取少,事实上也是个布施,真正到究竟的时候,就到达布施波罗蜜了,就叫三轮体空。你推多取少的时候还在相对法,到完全做到礼让、谦让、忍让的时候,那就到达波罗蜜了。

所以净空老法师他说,第十四点,他说,他跟李老师在求学的时候,大概那个时候是三十二岁、三十三岁,李老师日中一食,每天吃一餐。净空法师二十六岁学佛,那一年下半年,他连晚餐都断掉,他也持午。净空老法师他吃到第八个月,他告诉他老师说,老师,我也持午。李老师就问他说,你觉得体力怎么样?他说,体力很正常,有什么不舒服吗?没有什么不舒服的状况。李老师就桌子一拍,他说,好,永远这样下去,一生不求人,生活容易。多欲就要求人,少欲就不求人。他说,古人讲得好,人到无求品自高。

所以那个时候老法师是一天吃一餐,吃了五年。一直到什么?一直到碰到韩馆长,韩馆长说,我供养你,我护持你,万一你只有吃一餐,身体出问题怎么办?人家会误会我。老法师慈悲,为了随喜韩馆长,他就又恢复了一天吃三餐。老法师后来有讲,他说,等到韩馆长往生了以后,他说,现在我又可以恢复一天吃一餐了,老法师是真的很自在。

所以老法师说,要懂得礼让、谦让,人跟人交往懂得礼让、忍让跟谦让,处处让人,样样让人,跟一切众生交往,就没有利害的冲突,就没有任何矛盾的事情,没有任何的误会。就能够真正做到互相尊重、互相敬爱、互助合作。那么社会就会安定,世界就会和平,一切众生的福祉,自然就能够圆满成就。

我们今天就讲到这里。若有讲得不妥之处,请各位同修大德批评指教。阿弥陀佛。


文字稿来源:因果教育弘化网


声明:文章来源网络整理!版权属于原作者!感恩您的阅读!欢迎关注传统文化扎根网微信公众号。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本文地址:https://www.guoloujiang.com/30451.html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