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老师主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133集)

●世界本清宁,由情见互异,遂成棼乱。天心原慈善,因众生恶感,而屡降灾殃。是以古德云:“人人信因果,天下大治之道也;人人不信因果,天下大乱之道也”。


《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一三三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5/05/31 台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133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们研讨《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三十五句,【所作必成,神仙可冀】。我们上一集研讨到四百页最后一段,《性命圭旨》这本道家的书。但是因为这一段是探讨我们心性,也就是我们的真如佛性,常住真心。上一集我们讲到字句解说,今天我们要解释这一段的白话解释。在还没有白话解释以前,我们再把经文再念一遍,我们各位请看经文:

【性命圭旨云。欲修长生。须识所生之本。欲求不死。当明不死之人。那不死的人。即吾人本来常住真心是也。此心灵灵不昧。了了常知。无去无来。不生不灭。无奈世人不悟。从无始来。迷却真心。故受轮转。枉入诸趣。原夫真心无妄。性智本明。妙湛元精。由妄瞥起。俄然晦昧。则失彼元精。黏湛发知。故转智为识。形中妄心。名之曰识。心本无知。由识故知。性本无生。由识故生。生身种子。萌孽于兹。开有漏华。结生死果。今人妄认方寸中。有个昭昭灵灵之物。浑然与物同体。便以为元神在是。殊不知此即生生死死之识神。永劫轮回之种子。故曰学道之人不识真。只为从前认识神。无量劫来生死本。痴人唤作本来人。异见王问波罗提尊者曰。何者是佛。曰。见性是佛。王曰。师见性否。曰。我见佛性。王曰。性在何处。曰。性在作用。曰。是何作用。波罗提即说偈曰。在胎为身。在世为人。在眼曰见。在耳曰闻。在鼻嗅香。在口谈论。在手执捉。在足运奔。徧现俱该法界。收摄在一微尘。识者知是佛性。不识唤作精魂。是以世尊教人先断无始轮回根本者此也。此根既断。则诸识无依。复我元初真常本体。所谓真静妙明。虚灵通彻。朗然而独存者也。背之则凡。顺之则圣。迷之则生死始。悟之则轮回息。欲息轮回。莫若止观双运。须时时保此七情未发之中。念念全此八识未染之体。神光一出。即便收来。不可刹那忘照。古仙云。大道教人先止念。念头不住亦徒然。圆觉经曰。居一切时。不起妄念。于诸妄心。亦不息灭。住妄想境。不加了知。于无了知。不辩真实。起信论云。心若驰散。即便摄来。令住正念。念起即觉。觉之即无。修行妙门。惟在于此。当知妄念起于识根。缘境成妄。非实有体。在众生时。智劣识强。但名为识。当佛地时。智强识劣。但名为智。祇转其名。不转其体。初一心源。廓然妙湛。由知见立知。妄尘生起。故有妄念。若知见无见。则智性清净。复还妙湛。意念消融。一根既已返元。六根皆成解脱。既无根尘六识。则无轮回种子。一点真心。独立无依。万劫常存。永无生灭矣。此法直指人心。一了百当。乃成佛成仙之妙诀也。欲求长生。须于此处参究。】

这一段我们上一回有讲过,这一段真的是非常地深。它这里面有佛家里面的性宗跟相宗,性宗就是讲如来藏,金刚般若,相宗讲唯识。你看我们这里面,我们翻过来四百零一页。像这种经文,如果你白话解释,这样带过去,其实大众真的会不明白它里面的意涵。我们说,佛陀灭度的时候有讲四依法,依法不依人、依智不依识、依义不依语、依了义不依不了义。佛陀跟我们开示的依义不依语,你不能死在这个文字下。你文字会背,你不懂得它的,“愿解如来真实义”,所以禅宗里面常讲说,“意在言外”。《大乘起信论》里面跟我们讲说,要离言说相,离名字相,离心缘相。所以佛法它是藉这个文字般若,我们现在看到这就是“文字般若”,来启发我们的“观照般若”,你在日常生活里面起观照作用。最后开启我们本有的“实相般若”,“实相般若”就是无上正等正觉,无上菩提。

所以文字在禅宗里面讲法,叫做指月标,也可以讲标月指,告诉你月亮在哪里。所以文字,大家从字面上去,你大概看得懂。但是佛法里面有讲,佛家有讲,佛法无人说,虽智不能解。你依文解义,喔,我大概猜的是这样,字面解释是这样,白话解释大概也是这样,这叫“依文解义,三世佛冤”,冤枉啊,你解错了。所以为什么净空老法师说,要开悟以后才能讲经,所以我们这个是研讨,我们依祖师的注解。老法师说,李炳南老师说,要多鼓励他的弟子学讲经。但是我们又知道说,一字之差,堕五百世野狐身,这一句话,没有人敢再讲经了。一字之差,堕五百世野狐身,五百世不能出离。

净空法师就鼓励我们,这个末法时期,要发心讲经的人已经愈来愈少了。所以老法师告诉我们说,用覆讲。比如说你依老法师的《科注》的讲解来覆讲,或者是怎么样呢?依祖师的注解来覆讲。老法师说,如果讲错了,是祖师注解的问题,不是你的问题,但是你不能解错。我们刚才讲,要开悟才能讲经。可是这个时期,要产生一个开悟圣人,真的是非常地困难。

所以这一段的整个经文,我刚才讲,它牵涉到佛家的性宗,如来藏,也牵涉到佛家的相宗,唯识。你看这个四百零一页第三行,‘真心无妄,性智本明,妙湛元精,由妄瞥起’。像这个都是在讲,真心就是讲性宗,如来藏的。那后面,‘故转智为识。形中妄心,名之曰识’,这是讲相宗的唯识学,这里面的每一字、每一句真的都是具有无量义。

所以你看,它这里面又讲了,‘了了常知,无去无来,不生不灭’,这在讲自性。我师公广钦老和尚讲,他往生的时候人家请他开示。他最后的法语是什么?他讲台语,台语是先讲说,无来无去无代志。很多人都会朗朗上口,可是你不知道什么意思啊,台语你讲无来无去无代志。大家都知道,“无来无去”就是,用国语讲是无来无去。“无代志”翻成国语叫做没有事。那什么叫没有事?就没有做事吗?不是啊。没有事不是没有什么事情,或者不要做事,不是。那个“无来无去”,它在讲自性。你看,我师公是净土,念佛,所以禅净实在是不二,禅净是不二。

所以自性它虽然有来去之相,但自性没有来去,自性就是自性。但是相有来去,那众生就迷在那个来去相,那就没完没了。比如说你出生,活了六七十岁、八九十岁,要死掉了,有离开了,执著这个来去相,那又为什么要走呢?有来去相,来啦,来投胎很高兴,走的时候舍不得走,不想走,来去之相,着相了。所以“无来无去”就是没有来去,所以你要悟这个真如、悟这个自性,就是佛陀在《法华经》里面讲的,开示悟入众生佛知佛见,那个“佛知佛见”就是自性,就是这里讲的了了常知,无来无去。

那我师公讲说无代志,“无代志”就无事,什么叫无事?我说,不是没有事、不要做事,是离一切相做一切事,叫无事。禅宗里面讲,人从百花过,片叶不沾身。他有走过花园,他有看这些百花,人从百花过,但是他的功夫是片叶不沾身,不会留恋。人从百花过,是妙有;片叶不沾身,是真空。禅宗都是用这种公案,用这种话头让你去参。你悟了以后,你就找到父母未生前本来面目,就抓到那个源头,就这里讲的,‘那不死的人’是谁?你要把他找到、抓到啊,‘即吾人本来常住真心是也’。

所以你要悟这个“常住真心”,我们上一集讲,佛跟我们讲要多久?三大阿僧只劫,要三大阿僧只劫。佛垂悯我们没办法解脱,所以开一个方便法门,净土法门,带业往生。否则我们要到明心见性,才能够悟本来常住真心。所以“无事”的意思就是说,离一切相,做一切事情。我刚才讲的,人从百花过,是妙有,有做事啊,不是没有做事,有走过去啊。片叶不沾身,是真空。那这个真空妙有合起来是什么?就不二,就是《金刚经》里面讲,六祖大师悟的那个开悟偈,“应无所住,而生其心”。那个片叶不沾身就是“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就是妙有,就是人从百花过。这个是,我讲到这一段,有讲到性宗跟相宗,我们就了解说,要悟这个常住真心是多么重要,因为它就是让你明白,当明不死之人是谁,也就是我们净土讲回到极乐的家乡。

那在这里面也有讲,你再看看这个经文里面,四百零二页,这个异见王见波罗提尊者,这个对话偈语是非常地重要。这在讲什么?讲六祖大师那个开悟偈,“何期自性,能生万法”。他讲,‘在胎为身,在世为人,在眼曰见,在耳曰闻,在鼻嗅香,在口谈论,在手执捉,在足运奔。’这个在讲六祖大师那个开悟偈的最后一句,“何期自性,能生万法”。所以它这一段,异见王跟波罗提尊者这个对话,它就在讲我们六根的作用,我们这念心性透过六根产生妙用。

所以它,你看下面在讲这一段经文,‘徧现俱该法界,收摄在一微尘。’这个境界非常地深,你用白话解释,其实真的也是看不懂,是在讲什么?什么“徧现俱该法界”?“俱该”就是含容一切。什么叫含容一切?净空老法师讲说,佛陀在楞严会上,《楞严经》上跟阿难开示七处征心,心到底是在内?还是在外?还是在中间?还是在眼根?还是非因缘生?非自然?阿难七次都答不出来。后来佛陀才点出来,叫周遍法界。

老法师用虚空做比喻,“心包太虚,量周沙界”,这是我们心本来的面目。那是不得已用虚空做比喻,因为实在找不到一个东西可以比喻心它的真实面貌。所以我们悟了那个心体,清净法身佛,清净法身佛就在讲这一句话,“徧现俱该法界,收摄在一微尘”。这几乎是开悟的境界,我们都没有开悟。为什么“徧现俱该法界”呢?它遍一切处,我们清净法身佛叫遍一切处。

所以“徧现俱该法界”就是我们经典上讲的大而无外。它这个“大”是大方广的大,不是大小的大,大小的大是有对立的。比如说,你说你身高一百七十公分,他是长得一百五十公分,这差距二十公分。大跟小,那是对立的,对立不是我们讲的真心的境界。只要是相对待的都是有漏,都是世间法。所以“徧现俱该法界”就是遍一切处,就是讲佛那个自性的这个广大,大方广。

那“收摄在一微尘”呢?这就很深了,就芥子纳须弥。它收摄像一微尘,它用微尘做比喻。所以这一句话在讲《华严经》里面讲的境界,“大小不二”。所以“大而无外,小而无内”,就是禅家常会这样讲,说大小不二的时候就不二法门,讲“常住真心”。所以这一段经文,你看,光提到这一段就这么重要,才这短短的十二个字而已,那就是华严的境界。所以我为什么说这一篇要把它讲大约三集的目的?也希望自利利他,我们共同研讨。这一段经文算是我讲到现在,《感应篇汇编》也差不多讲到快一半,到这里、到这一段经文,“所作必成,神仙可冀”。因为它是道家的,所以它的最高标准讲神仙。但是,老法师说神仙也在三界内,祂没有出三界。要到明心见性、成佛作祖才是究竟。那对我们佛家来说,就是成佛作祖了,至少你要带业往生,往生极乐。

往下走,“所作必成,神仙可冀”,到后面再提的,“欲求天仙者,当立一千三百善。欲求地仙者,当立三百善”。这个经文往下走就开始讲恶报了,就讲《感应篇》里面讲的恶报了。所以它这个地方,这一段经文,四百页到四百零四页这一段经文,我觉得是《感应篇》里面最精彩的部分,它把善在这边提升到极致、提到最高标准,成仙、成佛、成圣贤,道家,成仙;儒家,成圣成贤;佛家,成佛作祖,在这个地方几乎是非常圆融的一个收尾。末学这样的观察,祖师大德、古圣先贤真的是用心良苦,而且几乎到,编辑这一本《感应篇汇编》到无懈可击的地步。所以为什么印光大师非常赞叹《感应篇汇编》,他的道理在这个地方。你不要看它是道家的书,它里面有儒释道的精华在里面,这一段就是佛家精华。

你看它里面有讲《圆觉经》的大乘的经义的道理,‘居一切时,不起妄念。于诸妄心,亦不息灭。住妄想境,不加了知。于无了知,不辩真实’。这个地方是难到实在是非常难,它有提到《起信论》,《大乘起信论》。《大乘起信论》,老和尚讲什么?老和尚讲说,《大乘起信论》是要讲给圆教初住的菩萨听的,他准备证法身的、成佛的。也就是圆教初信到圆教十信位,要入圆教初住位,证法身,破一品根本无明的,《大乘起信论》开始真正起信了,这境界这么高。它这里讲,‘心若驰散,即便摄来,令住正念。念起即觉,觉之即无’,这么高的境界,‘修行妙门,惟在于此。’那后面这个就是,‘当知妄念起于识根,缘境成妄,非实有体’,这讲唯识了。所以这一段我不厌其详的,把这一段不断的再反复探讨,我们宁可把它讲慢一点,让三集来成就这一段经文,那就真的阿弥陀佛了。为什么?我们可以从这一段里面能够得到利益。

那么我们今天就来看这一段里面的第一段这个白话的解释,我们看四百页的最后一段,《性命圭旨》的第一段的白话,我们看经文:

【性命圭旨云。欲修长生。须识所生之本。欲求不死。当明不死之人。那不死的人。即吾人本来常住真心是也。】

每一个人都要长生,每一个人都怕死,没有一个不怕死的。只有一个人不怕死,开悟的人不怕死,像道证法师、忏公、广钦老和尚、海贤老法师,人家海贤老法师就不怕死,他说,老佛爷叫我去了。往生前可以去城里面去拜访那些老朋友,往生前一天还可以在做事,这是真的喔。确实修行可以修到‘欲求不死’,可以不怕死。

我以前在长寿山带共修。我们有一个黄炳文师兄,也是我们本家。长寿山那个住持是愿兴老菩萨,九十七岁往生。老和尚在《种善因得善果》里面有赞叹他。因为有人跟老和尚提到这位老居士,早期在台湾日据时代就开始修行了。他的师兄弟就是黄炳文师兄,他们两个一起开山的,两个都修得很好。愿兴老师父是在一九九七年走,那修到什么程度?我在一九九六年人家跟我介绍,因为他道场是在承天禅寺的后面,听说广钦老和尚也去看过他,他们私交也不错,广钦老和尚是我师公。我见到这个愿兴老师父,我是送《金刚经》到承天禅寺,人家就跟我介绍说,我带你到后山见这位在家居士,修得非常好。

我总共见他三次面。第一次面是一九九六年,就他往生前大概五个月。我送去的时候,他在楼上在那边打坐,我在楼下等他,他在楼上等人,他大概知道,大概是有人要来跟他请法。我上去,他就跟我开示蕅益大师的《弥陀要解》。那他用什么注解呢?他用净空法师讲的《弥陀要解》来开示。他就跟我讲,净空老法师讲得很好。这是我第一次跟他见面的印象,他就跟我讲《阿弥陀经要解》,蕅益大师注的。第二次见面,我送他莲花地毯还有西方极乐图。他跟我讲,这个莲花地毯,我不能坐,我也不能拜,这留给阿弥陀佛用。你看,从他这样就可以看出他很谦卑、很恭敬。

第三次我看到他,有一个老信徒来请教他,因为这个愿兴老居士他修的功夫不错。他也懂得一些我们一般讲叫做,有人会问命运,就跟他请示。那这个人拿给他是他死掉的儿子的生辰八字,因为台湾早期一般来讲,民众都很喜欢所谓的求神问卜,他们不晓得要学袁了凡居士去改变命运,就是“命由我作,福自己求”。我就在旁边看,我也没有问,因为它是一个佛寺嘛,元亨寺,我在旁边看。

那个人就问老居士了,他就拿儿子的名字给他看,他只有看名字而已,我真的也吓一跳,他说,这个人都死掉,你还问我干什么?只有看三个字他就知道死掉,这不就是功夫吗?给你看你也不知道这个人死掉。他说,这个人都死掉,你还问我做什么?我是在旁边看,我实在很佩服说,哇,这修行有到这种地步了。后来他就带着我去吃饭,我说,老师父,您可不可以帮我算一算啊?他说,你不用算啦!你不用算啦!他拉着我的手去吃饭,这是我跟他见三次面。

送他莲花地毯那天刚好是农历的九月三十日,药师佛圣诞。到第二年,就是一九九七年的二月,他是三月二十九日往生,农历三月二十九,就是一九九七年的三月二十九日,他圆寂。他圆寂的时候,非常多人跟他助念,大概四五百人。台湾中国佛教会前任的会长悟明长老给他封棺,因为悟明长老的道场离他大概是几公里。

悟明长老是我受戒的,得戒大和尚,也就是他叫我从五戒改成菩萨戒,就是悟明长老。他说,黄警官,你五戒改菩萨戒。我说,怎么可能?我五戒都做不好,还菩萨戒?愿兴老居士的封棺大典,因为他是坐缸嘛,就是坐在那个桧木的佛龛里面,他助念,大概就我所知道,他助念大概是超过三天。一般佛事是四十九天,他做佛事大概做一百天。很多的法师、很多的居士感恩他过去的帮忙,都去跟他助念,去跟他诵经做回向,那这是修行有功夫了。这个就是愿兴老师父他一生的德行。

后来我因为带了陀罗尼被去,我那个陀罗尼被是中国北京,在中国那边刺绣的陀罗尼被。它正面是阿弥陀佛的咒轮,背面是阿弥陀佛的四十八大愿,是中国国内做的。很多人在助念,大概四五百人,那我就坐在外面那个石椅上,我就动一个念头。我说,啊,老师父,你要不要我盖陀罗尼被啊?我说,我有带陀罗尼被来。我才刚念头起来而已,他的侍者走过来,他那个女众的居士,就是帮他服务的侍者走过来。那我就问那个师姐说,师姐,师姐,妳的师父有没有陀罗尼被?她说,没有盖,就穿居士服。她说,来、来、来,你就帮他盖起来。我就上去帮他盖,我跟他也不认识,第一次见面,上一次就是见面送他莲花地毯而已,我就帮他盖陀罗尼被。

后来悟明长老给他封棺,那我就是捧著这个大势至菩萨,他的大徒弟就捧着他的往生莲位,他的大护法就捧他的相片。我在那边帮他道场顾了十年。因为他那个道场,他在的时候,大概有一千多人的弟子,在我们台北地区算是满兴盛的。他那个佛寺很简单,很清幽。然后他在往生前,就是三月二十九日的往生前,大概二月份的时候,他的弟子跟他讲说,诶,老师父啊,你带我们念佛好不好?他就跟他弟子讲说,不用啦,快来了,有人会来带了。你看这个就是,人家他已经,‘须识所生之本’,他也不会贪生怕死,他已经知道不死之人是谁,那不死之人就是“吾人本来常住真心”。

所以当时听说他往生的时候,台北的张德声居士,也是净空老法师早期的护法,都护持净空老法师在电视讲经。去机场接老法师的时候,跟老法师报告这位老居士往生的行仪。老和尚在讲经特别赞叹他,说这位老居士,我有听说过,他修得很好。所以当时他往生的时候,封棺的时候,我送这位老师父一个偈语,他叫愿兴嘛,我就给他写个偈语,愿深慈悲超十方,兴转法轮度群伦。

他的师弟叫黄炳文,今天要讲就是讲黄炳文的故事。我在长寿山带他们共修十年,把他们道场稳住。我用什么稳住?很简单,只有念佛法门,一句佛号就把他们稳住十年。到现在道场还维持得正法久住,道风没有变,是十年没有变。他们现在一直要请我回去,我说,我实在是忙不过来,不是不帮你们忙。我那时候去护持这个道场的时候,每个礼拜下班开车就到土城去带共修,每个礼拜这样开车去,晚上喔。

下班以后晚上七点多,还要开车到那边共修,晚上十点多,快十一点才回来。每个月去那边打一个“佛一”,而且是自己带菜上去的,不是他们准备菜,是我跟我家中师姐,我们提着大包小包的菜,到山上去带佛一共修,一共这样十年,把他道场稳住,没有产生一些人为的困扰。

因为他弟子很多,一千多人,突然间他往生了,顿失重心,众弟子不晓得怎么办?那我就是用念佛法门,那当时在十年之内,大概做了八九年,我请悟道法师去那边,一年做一次三时系念,也是我请悟道法师去的。悟道法师带着悦众法师,去那边大概连续做了将近十年的三时系念。就平常用这句佛号共修,一个月一次“佛一”共修,一年做一次三时系念,把他们道场稳住了,到现在没有任何不好的事情发生。

他的师弟黄炳文是怎么往生的呢?就是我讲,他已经悟了什么叫做不死之人,因为他本身平常也是称念佛号,他心念非常单纯。我听说他早期的时候,早上很早就起床,做完早课以后,带了两个馒头,带了一壶水,他就到后山去出坡,就像海贤老法师一样去干活、去做事。做到下午五六点太阳下山他才下山。他到底在山上做什么没有人知道,可能是念佛,可能是经行,可能是入定、打坐、参禅,这也有可能。

他要往生的那一年,他是慢了愿兴老师父,大概慢了将近大概是七八年。他从十一月十一日,阿弥陀佛的圣诞是十一月十七日,永明延寿大师的圣诞。他从十一月十一日就跟里面那个师姐讲,就是那个老师父的侍者讲说,我要借妳这个地方死掉往生喔。一般人听到知道要死就很可怕,我要死了怎么办啊?他没有,他说,我要借妳这个地方舍报往生喔。因为台湾的习俗是这样,台湾习俗,大家都很不喜欢听到死这个字。就这里讲,“欲求不死”。所以他跟那个师姐讲说,我借妳这个地方往生死翘翘,好不好?你看他几乎是游戏人间了,人家这种就叫,真正叫做生死自在,我们是生死不自在。就是印光大师讲的,死的时候就像那个锅里面的螃蟹,呼爹叫娘的,印光大师说叫呼爹叫娘。

结果那个师姐跟他讲说,呸、呸、呸,不要讲这个不吉祥的话,呸、呸、呸,就是这个话不吉祥。到十一月十五日,因为那个师姐每天送饭菜到他的寮房给他吃饭。这黄炳文师兄,我们都叫他阿炳叔,我们台语叫阿炳叔,就是中间那个字,我们唸阿炳叔。我跟他很熟,每次我去看他,他就说,我这个《六祖坛经》的卡带给你听好不好?因为卡带都老式的卡带,那时候已经流行CD跟DVD了,光盘,我们大陆叫光盘。

我跟炳文师兄讲说,不用、不用、不用,你自己留着就好。没有什么病,每天就在那个寮房里面,他也没有说什么练什么功,没有。你说他吃什么?也是很简单的,青菜、萝卜、一碗稀饭、一个白饭,就这样而已,人家他活到八九十岁。没有烦恼,一句话,没有烦恼,心地清净、预知时至、身无病苦、心不贪恋、意不颠倒,真的没有生病,连送医院都不用去,他连医院都不用送。现在的人要死的时候,要嘛就是植物人、要不然就老人痴呆症、要不然就是插管、要不然就气切,要死死不了。为什么?我们业障深重,人家他没有送医院,是真正的叫做五福临门,寿终正寝。

到十一月十五日的时候,他跟那个师姐讲说,我还有三天就要走囉!他还笑笑地,我还有三天,比这样。换成我们,我还有三天就要死掉了,怎么办?没有,人家说,我还有三天就要走了。就是莲池大师在大回向文里面讲的,“屈伸臂顷到莲池”,就像这样伸一个手臂,“屈伸臂顷到莲池”。人家是这么简单,我们是死去活来。所以你说修行重不重要?不修行吗?不修我们就死不了、走不了。老和尚讲说,不是一死百了,是没完没了。

结果他就跟那个师姐讲说,我还有三天就要走囉。那个师姐还是不信,你看,信跟不信差在这里,那个疑就在这里。同样的闻信,同样听他讲这句话,人家他在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她是还不知道,她也不知道他要走了。但是黄炳文师兄知道他自己要走,可是对方这个师姐不知道他要走。同样都是一念心,差这么多,这就是功夫。那后来到十一月十七日,十一月十六日晚上,我们都是子时转过去才算是十一月十七日,子时是晚上二十三时。他到十一月十六日,那个师姐还给他送饭,他照吃。他就跟海贤老和尚一样,凌晨两点自己在房间打引磬,舍报往生。

这个黄炳文师兄是在凌晨两三点的时候,自然安祥舍报走。到第二天早上,师姐要给他送早粥的时候,才发现他已经断气了。真正有修行的人,就是海贤老法师说,不需要人家助念,他就是不需要人家助念。我们那个师兄,给他从他的寮房楼上,背到那个地下室,助念室,去助念的时候,全身柔软。我问那个背他的师兄说,他怎么样?他说,哇,全身甩来甩去的,很柔软。这就是我们净土里面讲的境界,预知时至、身无病苦、心不贪恋、意不颠倒。后来我在给他临终说法的时候,我跟他讲的就是《弥陀要解》里面很深的这个经文。

我就用这一段,用这个故事,来讲什么叫长生。刚才讲这个,我们讲说道证法师、广钦老和尚、海贤老和尚,他们就是悟了什么叫长生,悟了什么是“所生之本”。所以这段经文的意思是说,这个《性命圭旨》说‘欲修长生’,你想要长生,这个“长生”不是我们现在讲的长命百岁,我们这个身体再怎么样长生,它还是脱离不了万法的成住坏空。

人有生老病死,你根本脱离不了这个原则,佛陀特别示现给你看,他八十岁入灭。所以这里讲的“长生”,你要先明白是谁长生?是我们这一念慧命,我们这个法身慧命长生。“须识”,必须要先明白所生之本,你为什么会有这个肉体?为什么会有这个色身?你为什么到人间来?你要先了解它从哪里来,就生从何来、死从何去,这叫做“须识所生之本”,你要先去了解它从哪地方来的呢?

我们上一集有提过,净界法师说,如果你是你父母生出来的,那理论上讲起来,你跟你的父母应该长得一模一样,当然也有长得一模一样的,共业嘛。但是净界法师说,那还要思想一样、念头一样、习惯一样,这怎么可能呢?每一个小孩跟子女,跟父母的想法都不一样,尤其是现代的时期啊,那更不一样了。有时候常常父母气得半死,你怎么这样跟我不一样。他本来就不一样,为什么?金山和尚说,因为过去生的业不一样,所以命运就不一样,那习惯就不一样。你不要说是母子、父子,兄弟都不一样,兄弟的个性、习惯都不一样。所以你先要明白“所生之本”是什么?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所以你不是父母把你生出来的,是你借父母的胎出来的,这样说才说得过去。你是带着业力来的,借你的父母的胎出来的,你带你的业力来到人间。

那么“欲求不死”,这个色身有生老病死,有一期的生命,这叫分段生死。你是不可能保住它的,你到后来活到一百岁、一百一十岁、一百二十岁,你骨头还是不行。你整个身体的机能,它就是有一定的极限。你要先去明白这个缘起性空,因缘所生法的东西。《中观》讲的,“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亦为是假名,亦是中道义”。你要去懂得这个,明白龙树菩萨讲这个偈语的意思。明白“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那个“我”是悟自性,是真我,如来真我。

所以因缘所生法的东西,它都是,本身是缘起性空,“缘起”是妙有,“性空”是真空。你不懂,佛陀才跟你讲说苦、空、无常、无我。那你悟了以后,就是《大般若经》里面讲的,“一切法无所有,毕竟空,不可得”,就在讲因缘所生法,“无所有,毕竟空,不可得”,包括正依二报,一切法不可得。虽然不可得,但它不是说永远都没有,那这样的话叫断灭,那就是邪见,它是真空妙有。所以你想要不死,你应该先明白不死的人是谁?这里讲的“那不死的人”,就是本来的面目,那个不死的对象就是我们本来的常住真心,这个常住真心它是‘灵灵不昧’,“不昧”的意思就是不会昏暗。

我们以前有做比喻,就像乌云把月亮跟阳光障住,月亮、阳光有没有在照?有在照,这叫寂而常照,禅宗讲照而常寂,“寂”就是清净不动。所以这个“灵灵不昧”就是非常灵敏,不会昏暗。“了了常知”,了了知、了了见,就是我们的见闻觉知。“无去无来”,没有来去,“不生不灭”。可是‘世人不悟’,不能够觉悟,从无始以来就迷失掉这个真心,迷背真心,所以受到轮回六道,就辗转沉沦之苦,这叫‘轮转’。冤枉的轮回到诸趣中无法出离,‘诸趣’就是六道或者讲五趣,把修罗道拿开就五趣。那么以上这一段是白话,我们解释到这里。

那么再来,这一段里面因为经义非常地深。它说生命的本源,想要求不死的方法,应该先明白不死的对象是谁?就是这里讲的“常住真心”。五祖大师经文上有讲,“无上菩提,须得言下识自本心”,“无上菩提”就是我们眼前这一念心。那我们无上菩提在哪里呢?你要去体悟,我们这个身体它是五蕴四大和合而成的,但是你要先去明白五蕴本空、六尘非有,明白六尘是虚妄不实的幻象。也就是《法华经》里面讲的,一切法从本以来,本自清净寂灭相。你知道它是空的,因为世间一切万法都是刚才讲的因缘所生法,它自性空,没有实体性,只有名相差别而已。

但是因为你心里执著、放不下,你在那里打妄想,所以你会念念迁流。什么叫念念迁流?一念来一念去都是妄想,这叫念念迁流,念念生灭。那么你就把这个身心世界,就是本来是因缘和合的这个色身,五蕴四大和合的这个色身当成真的。其实身心世界也是缘生法,虚妄不实。如果你能够体悟它的真相,了解它的空性,你便能够做到无我。如果你能做到无我,你就可以做到禅家讲的,“我若无心于万物,何妨万物常围绕”。就是我刚才讲的,人从百花过,片叶不沾身。

但是谁能做到无我呢?阿罗汉就无我,菩萨也做到无我,佛也做到无我。阿罗汉是正觉,菩萨是正等正觉,佛是无上正等正觉。那么做到无我是要开悟的圣人,对我们来讲,好像是有点困难。那我先跟各位讲,怎么样可以简单做到。你不要说是无我,要做到忘我就不容易了,忘我,我们讲说浑然忘我。那我这里就解释一个公案,怎么样做到无我或是忘我?无我是要透过修行,藉修德显性德,你破见思惑,见惑跟思惑,贪瞋痴慢疑,你就可以跟阿罗汉一样,证到无我,证我空真如。那我们说,最起码你要先懂得什么叫做忘我。

我就举一个故事,就是在中国的老庄思想里面,庄子让我们是非常赞叹的一位,可以讲说圣贤。庄子在他的《达声》篇里面,有提到一个鲁国的木匠,叫做梓庆的故事。这个梓庆他当时,人家叫他做一个乐器。他把它削木为镶,“镶”就是要把它插进去的一个卡榫,削木为镶,这个镶他上面把它雕老虎的样子。大家看到这个镶,后来插进去那个卡榫里面,插得几乎是天衣无缝,刚刚好,不会太紧,也不会太松。这个做木工的人大概都知道,那是凭功夫的,就是那一念心,很专注的那一念心。文殊师利菩萨讲的,“制心一处,无事不办”。世间法都要这样,何况是修行?

结果这个梓庆,他就在做卡榫的时候,做到几乎是天衣无缝。怎么样可以做到天衣无缝呢?因为他到后来,他也做到忘我,民众非常地赞叹,惊为鬼斧神工。我们一般赞叹说,这个工程做得很好叫鬼斧神工。梓庆后来这样做木工卡榫,做得成功以后,做这个镶做成功以后,鲁国的国君非常赞叹他,鲁国的国君就召见他了。他就问梓庆了,他说,诶,梓庆,梓庆啊,你这个什么方法?你怎么可以做到这样一个天衣无缝,插进去不太紧,也不太松呢?梓庆就很谦虚的跟鲁国的国王讲,他说,我准备要在做这个镶的时候,我不敢损耗自己的丝毫力气,我就用心去斋戒。你看他都懂得去斋戒。

他说,我用心去斋戒。我为什么要斋戒呢?因为我斋戒是为了静心。它这个静就是安静的静,他说,我要斋戒的时候,我在斋戒的时候,我很用心的去做。斋戒到第三天的时候,我就忘记了庆功跟封官,我这个镶做起来以后,人家会给我什么酬劳啦,会给我封什么官啦。他先忘记这个名利。所以他说,我忘记庆赏爵禄,“庆赏爵禄”,就是忘记名利,他先把五欲六尘的名闻利养放下来。第三天,他斋戒的第三天,他先把名闻利养放下来,庆功跟封官,这个就是放下名利。他说,斋戒到第五天的时候,所有人对我的是非的非议、褒贬,我全部忘掉了,不管他们赞叹我也好、或是毁谤我、或者说我这个镶做得不好,我全部把这些毁誉全部放下来,叫做“非誉巧拙”,它原文叫“非誉巧拙”,他说,我就把这个东西忘掉了。

第一个,三天忘记名闻利养。五天忘记这个身,这个身见,他不计一切非议、是非、褒贬。到第七天的时候,我就全部忘记,连我自己都忘记了,他入忘我之境。然后他到第七天的时候,做好斋戒完了以后,他到忘我之境以后,他就到山林里面去,把最适合的木材砍下来,观察这个树木的质地,就是它的质材。我精心选取自然形态合乎制鐻,这个镶,就是它的原文叫制鐻,金字旁再一个,右边是一个收据的据右边那个字,制鐻的材料,直到一个很完整的鐻已经成竹在胸了。我大概用判断的,用智慧判断说,这样这块木材,这样可以做鐻刚刚好。这时候我开始动手加工制作,我顺手一加工,就完成现在这个镶的样子了。他最后告诉鲁国的国君说,我做的事情无非叫做以人合天,就是我的天性和木材的天性相结合。所以我的鐻制成以后,被人家誉为鬼斧神工。

这只是一个木匠的小故事而已,他就到忘我的境界,他就可以做出鬼斧神工的鐻,就是那个卡榫,那个镶出来。所以如果你修行修到无我,像阿罗汉一样,你不就出三界了吗?你做到无住而生其心,不就成佛了?世间法都要忘我,何况修行要出三界、了生死?所以首先,你先“须识所生之本”,那怎么去直下会取呢?因为无上菩提是要直下会取,也就是说,“欲求不死,当明不死之人”,这个“当明不死之人”就是直下会取,也就是要去悟这一念真心。禅宗里面讲,你需要直下识自本心,因为这个不是用想的。老法师说,要离心意识参。禅宗里面讲说,离心意识参,你不能用第六意识,不能用第七识末那执著,不能用第八识阿赖耶。你不能说,想到无上菩提,说喔,原来无上菩提是这样,那是心意识。因为无上菩提是离心意识的真心妙用,这个叫做古代禅家讲的识自本心,他们叫做直下会取。

所以禅家为什么讲说,“向上一著,千圣不传”。如果你透过观念、念头、思惟,你说,喔,本心是这样,那是第六意识,不是真正所见到。所以老和尚说,你会吗?那个“会”就是契入,就是直下会取。所以,直接返照,反闻自性。就像六祖大师一开始讲《坛经》的时候,教大家念,总念摩诃般若波罗蜜,念到很清净的时候,“菩提自性,本来清净,但用此心,直了成佛”。大家返照自性,看到这一念心,叫做识自本心。那么讲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可能大家会不清楚说,什么叫识自本心?我就举一个公案让你们了解,你就知道什么叫,去认识那不死之人是谁?去认识那个“吾人本来常住真心”。

以前马祖道一禅师在训练他的徒弟百丈禅师,有一个很有趣的公案。我们知道“马祖建丛林,百丈立清规”,他们师徒可以讲说名闻千古,都是开悟的圣人。有一天,马祖道一禅师就带着百丈禅师到外面走一走,就看到一群燕子飞过去了,马祖道一禅师就问百丈禅师说,那是什么?就因为一群燕子飞过去嘛,百丈禅师就很老实说,那是燕子。这是相,燕子就飞过去,是相。过了一阵子以后,燕子就飞过去,就不见了。所以众生就是执著在相上,那圣人是见相即见性,他是用根性,不用识,他是舍识用根。我们刚才讲说,“反闻闻自性,性成无上道”,反观这一念自性,就是用根性。

马祖道一禅师就问百丈禅师说,隔一阵子以后,那燕子已经不见了,那他就问他了,他说,燕子呢?马祖道一禅师问得很有意思,说燕子呢?百丈禅师说,燕子不见了,他就跟他讲,燕子不见了。马祖道一禅师就用手去捏著这个百丈禅师的鼻子,捏了很痛,痛得百丈禅师哇哇叫。他说,在这里,在这里。他说,走过去了。你怎么知道痛?见闻觉知嘛,他捏你当然知道痛啊。那自性有走开吗?所以相有来去,见性,见闻觉知,闻性没有来去啊。相有生灭,自性没有生灭。这个地方很重要。相有生灭、有来去,就这里讲“无去无来,不生不灭”。相有,燕子有飞过去,有飞过来、飞过去,相有来去,但是性没有来去,就是“了了常知,无去无来”。相飞过去就不见了,相有生灭,性没有生灭。

所以马祖道一禅师这样把他一捏以后,百丈禅师当下顿悟。就是这里讲的,他当下顿悟,就是言下识自本心。燕子境界有动相,有生灭。但是见性没有来去,没有生灭。所以我们不能够悟这个自性,就是因为我们的习气,智慧性它是平等的,它是寂照的,不生不灭。但是你只要一动心,有取舍,它便有生灭,你变成生灭心了。所以修学佛法,它是教你知道一切明白,“了了常知”,这是智慧,这是菩提。但是你知道以后,如果生起分别,就是我们这个经文里面的,四百零三页的倒数第二行,‘由知见立知,妄尘生起’。

如果你知道以后,你再取舍分别以后,再立一个知,就是“由知见立知”。本来你知道的,一切明白那个是了了知。但是你知道以后,又加了你的习气跑出来了,你又说我喜欢,这我讨厌,那这个就是,就不是智慧了,就变成烦恼。所以你知道以后,生起取舍分别,那是烦恼。所以古德说,莫取第二念。当第二念来的时候,我们马上观注它,把它转成阿弥陀佛,这样就对了,不要生心。这是这一段的经文,我们解释到这里,告诉各位什么叫“常住真心”。

我们看第二段第三行:

【原夫真心无妄。性智本明。妙湛元精。由妄瞥起。俄然晦昧。则失彼元精。黏湛发知。故转智为识。形中妄心。名之曰识。】

这一段也是非常地深,经文的意思就是说,佛性真心它本来是光明的,本来是寂照本心的,就“寂而常照,照而常寂”。“原夫真心无妄”的意思怎么去解释呢?就是你第一眼看到眼前这个东西,比如说,我们眼前摆一盆花,“真心无妄”的意思是说,你看到这一盆花,那个第一眼,那是真心。我们前面如果摆一盆花,我们第一眼看到,那个是真心。但是看了以后,我们这一盆花看了以后,我们如果起了执著跟分别。

我们这个执著分别,一注意了,马上起分别执著的时候,就把原来第一眼、第一念的那个了了分明、明明朗朗,就这里讲“心灵灵不昧”,那个了了分明、明明朗朗,这一念觉性就变成心意识的执著。你就分别这牡丹花好看还是不好看?你就起了这个分别执著了,你就不喜欢这盆花的颜色了,就开始有什么?就开始有起分别执著。这样你的心本来第一念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那个真心,或是佛性,你因为起了分别执著以后,它就变成识,就这里讲的,“名之曰识”,就“形中妄心”,它就生出来了。从哪里生出来?从你的第八识阿赖耶识生出来。第六识的分别、第七识的末那执著、第八识的阿赖耶识,你的心意识就生出这个执著出来,这叫做变识了。本来如果你不分别它叫智,你分别取舍以后它就变成识。所以唯识学里面讲识智本一家,它的道理就是这样。你转识成智,它就恢复本有的智慧,就识智本一家。所以你心意识的执著,从哪里生出来的?就是你佛性迷了,去取相分别。

所以《金刚经》里面教你说,如如不动,不取于相,那个不取于相,也不动,打成一片,那佛性就现前。佛性它是我们的觉性,你根尘接触,明明白白这念“常住真心”。我们因为不守住这一念真心,这一念真心它是寂照的。什么叫寂照?用镜子的照性做比喻,镜子的照性,你什么人走过去,它都照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你有走过去它也在照,你没走过去它也在照,这个镜子的照性就好像是我们的觉性一样。这个照性,这个叫做“寂而常照,照而常寂”。照性在哪里你找不到,就像觉性在哪里你找不到。那镜子的照性就在相里面,就是异见王跟波罗提尊者那个对话,“在胎为身,在世为人,在眼曰见,在耳曰闻,在鼻嗅香,在口谈论,在手执捉,在足运奔”,那就是什么?那就是作用,就相上。

所以性在哪里?性在作用上啊。你根尘一接触它就起作用,眼见色就起作用了,性在这个地方。你要去找这个地方在哪里,这个叫做不死的人在哪里,你把它找到,就找到回家的路了。但是如果你一取舍分别,那就不行了,那六意识的分别、执著、妄想就出来了。所以镜子的照性在相上,镜子,你走过去它也是照,你没走过去它也在照,所以差别在一个迷跟悟。悟的话叫智慧,迷的话就是妄想、分别、执著。

所以我们现在能起作用,并不是说离开我们这一念能起作用的心以外还有一个佛性在,不是。是我们这个佛性迷邪染了,老和尚讲迷而不觉,迷而不觉就迷了,邪而不正就是邪,染而不净就是染,叫迷邪染,六祖大师教我们皈依觉正净。所以你迷邪染了,我们的佛性迷邪染了,佛性受染。但是你藉修德显性德,转迷为悟、转凡成圣,你离开了我们这一念妄心,狂心歇,歇即菩提,你就恢复你的佛性了。

所以这一念常住真心,是只要你能够放下万缘,妄念止息的时候它就现前了。所以,我们不可能在这一念心以外还可以找到一个佛性,就在当下这一念心。这就是为什么说达摩祖师跟二祖慧可大师的开示,慧可大师跟达摩祖师说,弟子心不安。达摩祖师说,将心来,我为你安。二祖慧可大师找这个不安的心,觅之了不可得,他跟达摩祖师说,弟子觅心了不可得。达摩祖师说,我为汝安心竟。这一段最主要是前面那一句话,“真心无妄,性智本明”,本来第一念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它叫“妙湛元精”,“妙”是不思议,“湛”是清净,“元”是本来的面目。

但是因为“由妄瞥起”,就是你第二念起来,分别、妄想、执著,你喜欢跟不喜欢。就前面这盆花,你喜欢跟不喜欢,你起了这个分别执著、分别取舍,这个叫做“由妄瞥起”。‘俄然晦昧’,突然间这个真心就昏暗了,其实真心也没有暗掉,它还是一样。那个照性还在,那个觉性还在,只是你乌天暗地了,你的自性变成乌天暗地,本来是放光动地的。所以这个地方叫“俄然”,就是突然,它就“晦昧”,“晦昧”就好像乌天暗地一样。你就变成无名烦恼了、就变成心情不好了,那情绪就生出来,因为你已经有分别取舍。‘则失彼元精’,那一念真心就失掉了,就是‘黏湛发知’,转智为识。“黏湛发知”的意思就是说,你失彼元精以后,迷了以后,那真心就变成妄心了,本来的智慧就变成阿赖耶识了,就变八识五十一个心所了,就是转智为识了。“形中妄心,名之曰识”,它就变成妄心在作主了。

再下来这一段:

【心本无知。由识故知。性本无生。由识故生。生身种子。萌孽于兹。开有漏华。结生死果。】

‘心本无知’的意思,不是说它什么都不知道。这个“心本无知”就是我们“般若无知,无所不知”的意思,就是我们的根本智,“无所不知”就后得智,所以“心本无知”就是“般若无知”。这个“无”就是离一切相、离一切的执著、离一切的分别、离一切的妄想,叫做“心本无知”。‘由识故知’,因为你的分别取舍,“识”就是分别取舍,就是你再立一个知见,所以“由识故知”。‘性本无生’,“无生”就是清净的意思。‘由识故生’,你就生起生灭心。‘生身种子,萌孽于兹,开有漏华,结生死果’,因为这样的一个心意识的分别以后,你就变成怎么样?“开有漏华”就是变成,“有漏华”就是烦恼,那就感得“生死果”。

这一段,“开有漏华,结生死果”,我们就引用《无量寿经》里面的经文。《无量寿经》里面,“浊世恶苦第三十五品”这个经文,“世间诸众生类,欲为众恶。强者伏弱,转相尅贼。残害杀伤,迭相吞噉。不知为善,后受殃罚。故有穷乞、孤独、聋盲、瘖痖、痴恶、尪狂,皆因前世不信道德、不肯为善”。我觉得这一段的经文,来这里讲说,“开有漏华,结生死果”,是讲这一段经文,用《无量寿经》这样的一个经文来做说明,是满恰当的。《无量寿经》这段经文再下来说,“寿终之后,入其幽冥,转生受身,改形易道。故有泥犂、禽兽、蜎飞蠕动之属。譬如世法牢狱,剧苦极刑,魂神命精,随罪趣向。所受寿命,或长或短,相从共生,更相报偿。殃恶未尽,终不得离。辗转其中,累劫难出。难得解脱,痛不可言”。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个生死苦果呢?结成生死轮回的后果。这个经文里面刚才解释说,《太上感应篇汇编》这个经文里面讲说,因为识的作用,就会发生生的作用。那生我们这个有情身体的种子,就在这个此识中发芽成长,绽开了有情欲的人生,结成了生死轮回的后果。我们引用《无量寿经》“浊世恶苦”这个经文来解释这段经文。黄念祖老居士他在《大经解》里面的注解里面,黄念祖老居士这样说,他说,《无量寿经钞》说,“有云第六识名魂神,第八识曰精识”。我们一般民间讲三魂七魄,所以《无量寿经》经文里面讲说,“魂神命精,随罪趣向”,就是说,为什么它会变成这个因果循环,结生死果呢?黄念祖老居士就说,因为第六识的魂神、第八识的精识,就是这里讲的“命精”,那第八识就是我们讲的“去后来先作主公”,也就“去后来先作主人”,所以叫做“命精”。

所以首先我们必须要去了解这个识跟这个智。第八识它“相似相续”,它在“舍命之际,随重投堕,故云‘随罪趣向’。依其罪报,投入恶趣。若陷无间狱中,永劫难出,是名‘或长’。或为微菌,则刹那生死,是称‘或短’。”最主要是我们要先明白我们这念心,我们“从无始来,迷却真心,故受轮转,枉入诸趣”。所以你要先了解为什么我们无始以来迷却真心?那你先要了解为什么来投胎?

所以,以前我在讲因果故事里面,也有提到我们台中的在二〇〇四年五月十二日,台中有位五岁女童张雅雯,她在婴儿车里面,因为天气太热,那个婴儿车的司机伯伯就把门关上。那关上以后,因为不晓得这个张雅雯她在车子里面。因为外面的温度太高,门关起来以后,张雅雯就在里面闷死了。闷死了以后,张雅雯的妈妈陈美娟就很伤心。因为张雅雯她会怀胎,来怀胎,她是她妈妈陈美娟用三次的试管才生下张雅雯。也可以讲说,好不容易才得到张雅雯这个小孩子,经过三次的试管处理才怀她的。

那后来张雅雯她死的时候,她妈妈很伤心。她妈妈后来在灵前有给她掷杯问雅雯说,愿不愿意再回来做她的小孩?那么陈女后来有去向菩萨许愿,那张雅雯就数度的入梦,鼓励她妈妈受人工生殖,可见不是说人死了就是一了百了。这就是刚才讲的,“去后来先作主人”,或是“去后来先作主公”。确实我们这个灵性是不生不灭,但是迷了以后,就是随着这个“魂神命精”,就是“随罪趣向”。

这个“魂神”就是刚才黄念祖老居士讲的,它是第六识的分别、第八识的阿赖耶识,合起来叫“魂神命精”。所以黄念祖老居士解释说,第八识是“命精”,那第六识是“魂神”,其实最重要中间还一个执著,它是第七识的末那。所以《无量寿经》里面讲,“魂神命精,随罪趣向”,你就必须要知道说为什么会来轮回?为什么印光大师说我们是酬业而来?就是你是带着这个业力来人间。所以“十二因缘”里面讲,无明、行、识、名色、六入、触、受、爱、取、有、生、老死,就是带你那个业识来投胎转世。

这个张雅雯就给我们做一个真实的见证。所以你杀死一个人,你是杀死他这个色身,但是你杀不死他的灵性,他是会来报仇。这几天台北也发生一个案子,非常地不好。我们这边台北市的北投就有一个小朋友,是小女生,在读小学,国小。她在上厕所的时候,后面跟了一个精神有问题的一个男的。后来记者问他,他是说,他有听到说叫他去做一件事情,其实他已经几乎是着魔中邪了。这个歹徒就把这个小女生脖子划了几刀以后,这小女生就,今天的报纸登出来,就死掉了。这个歹徒当然也抓到了。这个歹徒以为这样把她杀死就杀死,其实杀死不了她的灵性,她的神识是会报仇的。

所以这个张雅雯她跟她妈妈,跟她讲说请她再去做人工生殖,就表示说什么?黄念祖老居士这个注解里面讲,“去后来先作主人”。这个神识只差在说,我们凡夫是迷邪染、是执著、是有情执,差在这里。陈美娟后来经过两年,再做五次的试管手术。在二〇〇六年的八月,又生下一个男婴。结果生下来那个男婴,这个他妈妈陈美娟再把那个男婴的相片跟前面那个张雅雯一对照,两个几乎是一模一样。陈美娟回忆,最后一次要植入胚胎的前两天,陈美娟,陈女就梦见雅雯来给她入梦说,母亲,妈妈,妳准备好了没有呢?我要下去囉。这就是我用张雅雯这个故事来解释黄念祖老居士讲说,“去后来先作主人”,这个叫“命精”。

所以我们首先要了解,为什么我们“从无始来,迷却真心,故受轮转,枉入诸趣”,也是这个业识。到三善道是因为做善业,到三恶道是因为做十恶业,就在六道里面轮回不息。那黄念祖老居士有再跟我们讲,他说这个第八识“相似相续”,它在“舍命之际,随重投堕”,你哪个业障重,你就往哪边去投生,这叫做“随重投堕”。你造什么罪,就到那个地方去投生了,这叫“随罪趣向”。

那么依照你的罪报投入恶趣,如果你是无间业的,你就到无间地狱去了,那是永劫难出,所以这个叫做“或长”。如果你当细菌的话,是刹那生死,这叫“或短”。所以最后,大慈念老,黄念祖老居士说,“《会疏》曰:‘杀生等人,生生同出,彼此互害,报其怨恨也。’”你造杀业的人,他是同时出生的,互相再来陷害,互相来杀害,来报复你这个怨恨。你杀他,他来酬报他这个怨恨的心,所以被杀死的为索还命债,必定是追逐他的冤家债主。所以同时出现在世间方能报偿。所以冤家债主是“相从共生”,《无量寿经》里面讲的“相从共生”。

所以黄念祖老居士说,人杀掉这个羊,人死就变成羊,然后羊死再变成人,这佛说的,“人死为羊,羊死为人”。那“羊死为人”以后,就好像猫死变老鼠,鼠死变猫,老鼠死了变猫,“世世同生,讨命偿债”,所以“更相报偿”。所以《无量寿经》说,“殃恶未尽,终不得离”,不得出离。就是这里讲的,“从无始来,迷却真心,故受轮转,枉入诸趣”。

那么我们今天大概原则上解释到这个第三段,“心本无知,有识故知。性本无生,由识故生”。那最重要还是要前面讲那句,“吾人本来常住真心是也”。能够明白常住真心,就可以转识成智。如果你不能够转识成智,你就变成你这个“生身种子”,就是你这个阿赖耶识,“生身种子”就是阿赖耶识。它就会种子起现行,现行又薰种子,又薰回去了,这叫“萌孽于兹”。那最后这阿赖耶识,这个八识,阿赖耶识就变成,会“开有漏华,结生死果”,所以一定要转识成智。

那怎么转识成智呢?就是你要明白这个本来常住真心。那么为了明白这个常住真心,你必须要了解、去悟那个不死的人。所以我们今天讲到这第三段里面,最重要就是要去明白那个不死的人是谁,去体悟那个“此心灵灵不昧,了了常知,无去无来,不生不灭”,你才能够脱离生死苦海。

那老法师对这个“常住真心”,老法师有一段非常好的开示,我们来研讨老法师这段开示。老法师说,我们看《地藏经》,或是我们看《无量寿经》,里面都讲什么呢?他说里面都讲自性,讲真心。他说什么是自性呢?真心在哪里?他说《楞严经》一开端,阿难说了七个地方都被世尊否定,那心是什么?“心包太虚,量周沙界”。我们刚才讲周遍法界,那这才是我们的自己真心。他说真心本来是这么大,虚空法界从哪里来?真心变出来。

他说《楞严经》上释迦牟尼佛比喻得很好,把太虚空比喻做我们的真心,把十方诸佛刹土比做虚空当中的云彩。那你们想想看,十方诸佛刹土大还是真心大?那才能体会到什么叫做“心包太虚”。他说,十方法界无量无边的诸佛刹土,都像空中的云彩一样,那个真心是我们自己的真心,是自己的本性。《华严经》上说,佛说“唯心所现”,现的是什么?现的是十方诸佛刹土,法界是唯心所现,不但法界是唯心所现,虚空也是唯心所现。

老法师说,你以为虚空真的有吗?他说你别搞错了。你要不相信,你作过梦,试问你作梦的时候,梦中有没有虚空?这是我们大家都有经验,梦中有虚空,醒来的时候梦中的虚空到哪儿去了呢?他说虚空也不是真的。他说虚空法界都是自性变现出来的,叫“唯心所现,唯识所变”,心跟识都是自己,不是别人。

再来,老法师说,什么人觉悟呢?佛在经上告诉我们,什么是法身?虚空法界是法身、一切众生是法身。诸位要知道,一切众生就是虚空法界。他说众生两个字怎么讲呢?众缘和合而生。虚空是众缘和合而生起的,法界也是众缘和合生起的。然后你就懂得佛在经上讲,一切众生就是法身、一切众生就是法性、一切众生就是自己。他说,众生的意思你要弄清楚,并不是指一切人,它包括一切物,包括虚空法界,没有一样不是自己。他说,这是在教里面,我们相信,我们信释迦牟尼佛的教诲。

那老法师说,老法师这一段里面他有提到说,“入彼甚深幽奥处,说诸法性常寂然”。他说这两句话是不思议的。第一句是讲境界,这两句是讲不思议。一切法的理很深,那这个地方讲“甚深”,“入彼甚深幽奥处”,“甚深”怎么说法呢?原来理事不二,事就是理、理就是事,那这就是深了。单论理不论事,可以说深,理事是一不是二,这个法叫妙法。

这段经文,老和尚讲的其实也很深。但是老和尚用一个比喻,他说茗山长老,因为老和尚在讲这段的时候,刚好茗山长老可能在那时候、在那个地方讲《楞严经》。老和尚说茗山老和尚讲《楞严经》,《楞严经》它里面有讲一段叫做“击钟验常”。老和尚刚才讲说理跟事是一不是二,虽然是一不是二,可是理跟事依旧分得很清楚,但是理不碍事、事不碍理、理事圆融、理事不二。这就是这里讲的甚深幽奥之处,不容易去明白。老和尚说,我们要明白这个道理,才去体会世尊教我们用什么做修因,用不生灭的根性,就是交光大师讲的舍识用根,用根中之性。为什么?因为根中之性就是这里《太上感应篇汇编》里面讲的“常住真心”,就是我们悟入这个自性,不生不灭。

那刚才讲说“击钟验常”,老法师特别引用这个,佛陀叫罗睺罗去撞钟,用这个方式来显示我们闻性就是自性。佛陀叫罗睺罗撞钟的时候,钟撞下去的时候,问到说,你听到了没有?佛问说,闻没有?佛是问闻喔,问你的闻性,你去闻。等一下钟声没有了,你闻了没有?他说没有闻。所以老法师用这个罗睺罗撞钟,就是说他钟叩下去的时候,有钟声。那佛就问弟子说,你们闻到了没有?你们有没有闻呢?我们众生的习惯就会听声音,声音就是相,说我有听到声音啊。这个叫做什么?这就不叫做舍识用根。

佛问弟子说,闻了没有啊?弟子说,闻了。等一下那个钟,罗睺罗不再叩了,佛就说,闻了没有啊?弟子说,没有啊,因为它没有声音,所以我们众生都会怎么样?我们都会攀缘在这个声音上,这就用识,不是用闻性,不是交光大师里面讲的舍识用根。其实是这样,其实你是钟声给它叩下时,你听得很清楚,那个叫“了了常知”,那个叫闻性。可是罗睺罗不再撞钟的时候,其实那个闻性还是在起作用,那个也是“了了常知”。只是说,罗睺罗撞下去是有声音,这叫闻性听到那个声音。那罗睺罗不再撞钟的时候,没有声音,那个闻性也一样听到一个没有声音的声音,那个闻性还是在起作用。所以那个闻性就是“了了常知,无来无去”,无生无灭,“不生不灭”。

为什么《心经》里面讲说“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就是在讲这个根性、讲这个闻性。所以佛陀问他弟子说,闻了没有?弟子说,如果罗睺罗叩到有钟声的时候,闻,他当然不是真正用那个闻性,他是用那个识,就是那个了别。所以佛陀看到大家答复得颠三倒四,没有懂这个意思,就再叫罗睺罗撞一声,问说,闻了没有?那一会儿这声音灭了,佛陀再问说,还闻了没有?弟子说,没有。佛陀才说,你们都弄错了,你们不知道什么叫闻性。

所以如果你只听到声音,佛陀说那叫声尘。你要去明白那个撞到声音的,还有不撞到声音的,那个闻性都在起作用,那才是用真心,这叫做舍识用根,关键在这个地方。所以闻性是真心,如果你只听到声音,那是尘,是声尘。那如果是闻性,它是本性。因为这一段里面有提到“常住真心”,提到识,“由识故生。生身种子,萌孽于兹,开有漏华,结生死果”。所以你首先要了解什么是识,什么是智。你如果是舍识用根,那你用根性,你就是用真心,你才有办法慢慢契入,慢慢去领悟这个“常住真心”。

所以闻性它是不随声尘生灭,所以说“无去无来,不生不灭”,那这就是“常住真心”。尘有生灭、相有生灭、声音有生灭,尘有生灭,就是相有生灭,就像你声音有生灭。你把它撞上去有声音,你不给它撞的时候,它就没有声音,所以声音有生灭,尘有生灭、相有生灭,但是性无生灭。你听到它撞声的声音,没有撞的时候,它闻性继续起作用,性无生灭。

所以老和尚说,你要用闻性作本修因,你才能够成就无上道,才能脱离轮转,才不会枉入诸趣。所以要用闻性作本修因,才能成无上道。你如果用六尘作本修因,求无上道,无有是处,就是这里讲的“开有漏华,结生死果”。你找不到源头,找不到那个不死的人是谁。所以老和尚说,你用六尘作本修因,求无上道,无有是处,哪有这个道理呢?因为你是用生灭心,不能证不生不灭的佛果。那佛果是什么?老法师说,明心见性。你想要证佛果,证不生不灭的果,你一定要懂得用不生灭的因。

所以佛讲经说法是因缘所生法,正因为如是,马鸣菩萨才教我们,我们听经要用什么态度来听经?要离言说相,言说是生灭法,所以你要离言说相;要离名字相,因为名词术语是生灭法;要离心缘相,心缘相就是你思惟它的意思,思惟想像也是生灭法。我觉得老法师讲这段很重要。正因是如是,你要离言说相、离名字相、离心缘相,因为言说、名字、心缘都是生灭法。离了生灭法之后,有个什么东西显示出来呢?你离了这些生灭法以后,那个不生不灭的法性才会显示出来。那是什么?那是根性,那是不生不灭,那才叫做“常住真心”。

所以老法师教我们要离开攀缘,因为你攀缘就是分别执著。那要随缘,随什么?随众生的执著而执著、随众生的分别而分别,但是自己了无分别、了无执著,那叫随缘,那也是普贤菩萨的恒顺众生。我觉得老法师这一段,解释“常住真心”解释得非常好。

最后老法师说,你决定要断恶修善。信解行证里面,“行”叫你断恶修善,“证”叫你智慧增长、业障消除、法喜充满,这是你要得到的,身心安乐,你行得愈清净,你证入得就愈深。只要入这个境界,你的信心就坚定。为什么现在学佛,心像浮萍一样没有根?“三十七助道品”里面讲五根五力,因为你根都没有。为什么没有根?因为你没有证,也就是说你在修学、在生活当中,你没有得到好处、你没有得到真正利益。你如果得到好处、得到利益就是证。所以如果果然能够得到,信心坚定、信心清净,功夫才得力,你的生活才踏实,真有受用,这样才能够“入彼甚深幽奥处”,最后你的事跟理才能融合在一起。那么尽虚空、遍法界是一个整体,理是事之理,事是理之事。现相,相是性之相,性是相之性,才能入这个甚深。

以上我们就把老法师这段开示,老法师最后他还讲,“甚深”是个什么样子?他说,不思议的,你去想它,想的是生灭心。“议”是言论,言论也是生灭法。用生灭心、生灭法,想要把这个境界想清楚、说明白,老法师说,跟诸位说,佛都做不到,诸佛如来做不到。所以“甚深”就是要怎么样才能进入?禅宗讲的,“言语道断,心行处灭”,自然会心,自然就会契入。老法师这段讲得非常好,让我们明白什么叫常住真心,就是离言说相、离名字相、离心缘相,禅宗讲“言语道断”,你就会契入。

今天我们就讲到这里。若有讲得不妥之处,请各位同修大德批评指教。阿弥陀佛。


文字稿来源:因果教育弘化网


声明:文章来源网络整理!版权属于原作者!感恩您的阅读!如果你觉得文章还不错,就请发送给朋友或者转发到朋友圈。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本文地址:https://www.guoloujiang.com/30434.html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