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老师主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124集)

●世界本清宁,由情见互异,遂成棼乱。天心原慈善,因众生恶感,而屡降灾殃。是以古德云:“人人信因果,天下大治之道也;人人不信因果,天下大乱之道也”。


《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一二四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5/03/29 台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124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们研讨《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三十三句,【所谓善人】。请各位同学翻开课本三百八十二页,我们看经文:

【所谓善人。】

【自此至神仙可冀。言善人之福报盛大而不爽也。夫善人之实。始于是非不谬。则智勇兼尽。终于人我两忘。则仁恕兼行。况其立心用意。待己待人。内而五常百行。外而事物机宜。无一之不尽乎。此即尧舜周孔复生。无以异此。而第谓之善人者。以天心好善而恶恶。人心有善而无恶也。人每忽于习染。致失其初。当有善则精进。有恶。则改悔。庶乎可矣。】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不爽’,“福报盛大而不爽”,“不爽”就是说没有差错。我们说因果不爽、因果不空,“不爽”就是没有差错的意思。

‘始于是非不谬’,“谬”就是错误,“不谬”就是不会错误。

‘仁恕兼行’,“兼行”就是我们讲的悲智等运,“兼行”就是福慧双修,我们常讲“兼行”的时候是修福又修慧,智慧跟慈悲要等运,这个叫做“兼行”。

‘立心’就是发心立愿。

再来‘内而五常百行’,这个“五常”就是我们儒家讲的仁义礼智信。“百行”,“五常百行”,这个“行”,“百行”就是佛家讲的六度万行,也就是六祖大师所说的,“何期自性,能生万法”,“百行”就是我们的日常生活里面的待人处事、行住坐卧,根尘接触一切万法,都可以称为“百行”,也就是你的身口意行为。这个“五常”仁义礼智信,老法师在讲《科注》的时候,有特别的解释“人弃常则妖兴”。老法师说,现在的人,你跟他讲五常的道理,他们不信,而且非常地困难,为什么?因为现在是网络的时代,人们的讯息其实都来自于网络的讯息,或者是媒体、报纸、广播等等。根尘接触,在接触这些讯息的时候,其实是在不知不觉里面已经被污染了。所以都增长了贪瞋痴慢疑,还有见惑。

所以老法师说现在的人,你跟他谈仁义礼智信很困难,难在哪里?他不相信正法,正法它教你勤修戒定慧,息灭贪瞋痴,正法教你放下妄想分别执著,教你离开四相,人相、我相、众生相、寿者相,正法教你放下自私自利、贪瞋痴慢疑、五欲六尘。民众都不相信这些正法,所以对于外面外道的邪说,反而很容易相信、很容易信奉。所以经上讲,“转受余教”,佛陀就告诉我们说,这个末法时期,邪师说法如恒河沙,民众接受外道邪说,就像经上讲的“转受余教”。

那外道教你什么呢?外道教你纵欲,教给你贪婪,如何能够快速的赚钱,如何能够快速的成名,这个都是增长你的欲望以及贪婪,教给你不要相信鬼神,什么因果都是假的,教你竞争、教你斗争,搞这个,这个很容易相信。这个老法师说,这在经上讲的,“如是颠倒之见,相续不绝,永溺生死”。你纵欲、你贪婪、你竞争、斗争,就是沉溺在生死苦海里面,这叫“永溺生死”。那么这些颠倒的邪知邪见充塞在我们日常生活里面,所以叫“相续不绝”。这个生死,老法师说,这个生死本身就是轮回,生死轮回你没有办法超越,那人为什么出不了轮回呢?根本原因就是痴,没有智慧。所以贪瞋痴慢疑的那个贪瞋痴三毒里面,最严重的就是那个痴,没有智慧,没有智慧以后,就会前面的贪跟瞋。所以老法师说根本原因就是痴,“正是痴业”。

实在讲,老法师常常跟我们教诲说,痴下面有一个疑,痴里面有一个疑,痴,愚痴,我们痴,这个愚痴它下面有一个疑,怀疑,对什么都怀疑,没有信心,这个麻烦可就大了,“生死无常,以痴为本”。有智慧了他就脱离生死,出离三界了,有智慧了他就知道这个世间苦、空、无常、无我,心是会生住异灭。有智慧的人他知道万法是成住坏空,所以他在根尘接触的时候,他能够学习看破放下。

你没有智慧的话,愚痴的话,你就是轮回在生死里面永溺生死。所以他对于无常的东西,他觉得我们这个身是长住不坏的,他觉得这个世间,现在他这个五欲之乐是乐啊,他认为他也真正有一个我,他认为他自己这个身体就是我,他认为这身体是干净的,所以众生执著常乐我净。那二乘人知道轮回的可怕,他依佛陀所教诲的苦集灭道,要脱离生死,所以二乘人证得无常、无乐、无我、无净。佛陀说,那个凡夫执著有常、乐、我、净,这个是没有智慧,那二乘人执著无常、无乐、无我、无净,都在一边,著空。佛陀说,这个不是中道。所以佛陀说,我们有个自性,真常、真乐、真我、真净。

这个地方老和尚说,“生死无常,以痴为本”,疑是缘,痴是根本,痴是本,疑是缘,怀疑、愚痴、不相信,“故云‘无常根本’”。中国古圣先贤教我们五伦、五常、四维、八德,落实在哪里?落实在《弟子规》里面,如果我们都能够依照《弟子规》去学习,都能够把它变成我们自己的日常生活待人接物,灾难就大幅度的减轻。再进一步我们去学习因果教育,落实《感应篇》,灾难就很可能化解掉了。老法师说,《礼记》里面有一句话,“人弃常则妖兴”,妖魔鬼怪就出现在这个世间。人一旦离开五常,妖魔鬼怪就出现了,“常”是什么?“常”是仁义礼智信,叫“五常”。

仁义礼智信在佛法里面它就是杀盗淫妄酒五戒,佛的根本大戒,中国道德的底限、根本的底限就是五常。所以你五戒持好,你就可以得人身,根本的底限是五常,仁义礼智信。人要能够遵守五常,永远不越这个轨道,人会活得很幸福。以前正觉精舍已经圆寂的慧天老法师跟我讲过一句话,他说,三皈五戒,这个五戒跟儒家讲的五常,就好像世间的轨道一样,你依这个轨道来行走。譬如说火车,火车要依轨道来走,它就不会出轨,否则就会发生大灾难。汽车要依汽车的车道来行进,机车你要依机车的车道来行进,如果你机车跑到汽车的这一个车道上来,很容易跟汽车相撞,机车骑士就可能面临死亡的灾难,就是你不依轨道来走。所以人要都能够遵守这个五常,永远不越过这个轨道,人会活得很幸福,社会会很和谐,不致于有灾难、有意外。

现在人们把五常丢掉了,学佛的人把五戒丢掉了,十善丢掉了,那身心就要受病苦了,世间就有灾难了。所以自己要觉悟,你心里头不安、烦恼、忧虑、牵挂,这都是病,这都不应该有的。居住的环境有这么多的灾变,所以我们要明白,老法师说,人一定要回头,跟着佛的教诲认真去修行。这一段开示是老法师在《净土大经解演义》第五〇九集里面,老法师有讲到这一段,“人弃常则妖兴”。

再来我们看‘无以异此’,“无以”就是没有什么可以拿来,无从。

‘而第谓之善人’,“第”就是只是、只的意思。

‘天心好善而恶恶’,第一个“恶”就是憎恨、讨厌,第二个“恶”就是恶事、邪恶,讨厌、憎恨邪恶。

‘习染’就是我们的毛病习气,“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习相远”就是我们的习气毛病,那就是我们的阿赖耶识。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白话:

‘所谓善人’这句开始到‘神仙可冀’,“可冀”就是说可以成为神仙,‘自此’就是从“所谓善人”开始,到成就神仙的果位,这是可以期待的,为止。它在说明善人的福报是盛大,而且是不会有差失的。那么谈善人对于善事的实践,‘善人之实’,做一个善人他的基本的一个基本的修行,就是要从什么?从是非不谬开始,他要明辨是非,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他必须先了解。自己起了善念,自己起了一个恶念,自己起了一个妄想,自己必须要很清楚明白,这个叫做“始于是非不谬”,是非要分清楚,不要弄错。接下来他必须要‘智勇兼尽’,智慧跟勇,“智勇”就是智仁勇,儒家讲的三达德。佛家,勇在佛家就是精进,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所以“智勇兼尽”就是要精进勇猛,最后达到人我两忘的境界。这样的话就可以让“仁恕兼行”,仁慈跟忠恕并行。

这一段老法师也特别针对这段,老法师有开示。老法师说,第一点,老法师说,注解里面有几句话说得很好,给我们说出一个总原则,什么叫做善?“善人之实,始于是非不谬,则智勇兼尽;终于人我两忘,则仁恕兼行”。老法师说,这两句话说得很好,把世间的善跟出世间的善都说到了。世间的善就是是非不谬,“智勇兼尽,终于人我两忘”,智勇兼尽也是世间法,也通出世间法。那最后这个人我两忘,仁恕兼行,那就是出世间的善。

像我们佛陀,释迦牟尼佛,释迦牟尼佛的佛号,释迦是能仁,牟尼是寂默。所以佛的佛号,它表法是性德,菩萨的圣号表法是修德。比如说南无地藏王菩萨,他就代表大愿;南无观世音菩萨在表法大悲;文殊师利菩萨表法大智、修行的智慧;南无普贤菩萨,普贤代表落实。所以释迦牟尼佛,他释迦就是能仁,能仁就是这里讲的仁恕,就是慈悲。寂默就是清净,表法我们的性德。所以老法师说,这一段注解里面这一段文,它把世间善跟出世间善都说出来了、都说到了。他说,《感应篇》的文字是道教,但是它注解里面有儒家的、有道家的、有佛家的,这就是三教汇归成同一个真理,三教一如,它都揉合在一起,非常难得,古圣先贤的教诲尽在其中。

孔夫子一生最忧虑的一件事情,就是学不讲、过不改,从夫子的忧虑我们能够省察到,圣人为什么何以能称为圣人?佛菩萨为什么能够修成佛菩萨?夫子这两桩事情我们要搞清楚、搞明白,这个答案你就找到了,一个是讲学,一个是改过,老法师讲,这个讲学跟改过就是我们讲的解行并重,讲学是解门,改过是行门。佛陀也是这样教我们,解行相应,定慧等学,也有讲定慧等持,你才能够成为大圣大贤,佛家讲,超凡入圣。孔夫子一生讲学、改过,天天都在改过,释迦牟尼佛亦复如是,四十九年每天讲学、每天改过、劝人改过,这是我们要学的。所以第一点,老法师说,善人,在我们注解里面这一段,老法师说,它已经把世间的善跟出世间的善都讲出来了。

那我们要成为圣人、要成为圣贤,我们要成为佛菩萨,老法师在这个第一段里面跟我们开示,你从善人开始,善人要从是非不谬开始,你是非都搞不清楚,对错都不知道,迷而不觉、邪而不正、染而不净,那你怎么有办法成为圣贤呢?你怎么有办法成为佛菩萨呢?你怎么去往生极乐世界呢?那你去修六度万行,你要智勇兼备,要有智慧、要慈悲、要勇猛,最后才做到人我两空、人我两忘。你要达到《金刚经》里面讲的,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也是要从善人开始。就像我们净业第一福里面讲的,要修净业第一福、第二福,再修净业第三福。第一福,“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就是做人间善人,你从这边开始做起。

老法师特别在这一点里面又提到一个问题,你有解无行也不行,有行无解也不行,要解行并重。所以要讲学、要改过,因为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们毛病习气是无量无边的,都储藏在我们的阿赖耶识里面。所以老法师说,“解”就是听经闻法、讲学,“行”就是改过忏悔,这样你才有机会从善人变成一个觉悟的人,从善人进入圣贤的领域。所以初果圣人,须陀洹叫做预入圣流,他就进入圣人之流了。这是第一点,老法师的开示。

第二点,老法师说,这里面的意思非常地深、非常地广。凡夫之人不知道自己有过失,我们想想大乘佛法里面所讲的,等觉菩萨都还在改过,为什么呢?因为等觉菩萨还有一品生相无明未破。老法师说,这就是等觉菩萨他的过失,他还有一品生相无明没有破,这就是他的过失。等觉菩萨尚且如此,我们哪里没有过失呢?所以你能够发现你的过失,你就觉悟了,把过失改过来,这叫真正修行。各位把这一段,老法师这段的开示非常地好,把它记起来、把它落实,你能够觉悟,能够改过过来,叫真正修行,这就是善人哪。老法师这样开示就很究竟了。

第三点,注解里面讲“善人之实”,我们第五行这里面讲,“夫善人之实”,老法师说,“善人之实”,这个“实”是什么呢?“实”是实质,怎样才能成为善人呢?“始于是非不谬”,是非不谬是最基本的功夫、最低的水平,他有能力辨别是非,他有能力辨别邪正,他能够破邪行正,所以他才能后面的,才能够做到智勇兼尽,“智”是能辨别,“勇”是有取舍,取善舍恶,这是善人。“终”是讲最高境界,“终于人我两忘”。高境界是佛家讲的人我两忘,《金刚经》里面讲的破四相,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我们常在讲座里面提到这个破四相的问题。你如果能够离开四相,大慈悲心就流露出来了,大慈悲心就是大善人,它相应菩提心,直心、深心、大悲心。这是第三点,老法师的开示。

第四点,从这个标准上来讲,大善人是佛菩萨,小善人是世间的贤君子。这一句话我们要特别重视,为什么?佛在经论上讲得太多了,经上常讲,善男子、善女人,老法师说,我们读得太多了。我们自己想一想,自己的心行符不符合佛在经典里面讲的标准呢?我们研究经教的时候,曾经跟诸位提过,这是老法师讲说,他在讲经的时候有跟大家提过,佛家讲的善男子、善女人,它也有上中下三品,下品的也是最低限度善的标准。

老法师说我们用净业三福来说,大家好懂,也是佛的意思。“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这是下品,下品的善男子、善女人。中品的,“受持三皈,具足众戒,不犯威仪”,这是中品的善男子、善女人,那上品的呢?“发菩提心,深信因果,读诵大乘,劝进行者”。我们想想,我们是哪一品呢?所以我们说,“愿生西方净土中,九品莲华为父母”,为什么莲华分成九品?就是根据这个净业三福的标准,上品的、中品的、下品的,你属于哪一品自己很清楚。

如果你下品的善男子、善女人,也就是说,“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你没有做到,那你往生极乐连下品都没有,你怎么去得成呢?所以老法师他来讲这个上中下品,用善男子、善女人来解释所谓善人,是非不谬,则智勇兼尽,我觉得非常好,相得益彰,让我们知道如何下手,从哪里下手。你要做善人,《太上感应篇》里面讲的“所谓善人”,你依佛家就从净业第一福开始修起,你就是成为善人了。

这里面,“终于人我两忘”,这是最高境界,行善布施它的最高境界,三轮体空,人我两忘,这是破四相。我特别引用《金刚经》里面这个经文,佛在《金刚经》里面讲,“须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你看这里提到善男子、善女人,“初日分,以恒河沙等身布施,中日分,复以恒河沙等身布施,后日分,亦以恒河沙等身布施,如是无量百千万亿劫以身布施。若复有人,闻此经典,信心不逆,其福胜彼,何况书写、受持、读诵、为人解说。”

这里面佛菩萨,释迦牟尼佛跟你分成两段的说明,你到底是要福德呢?还是要功德?如果你是要功德,必须要依教奉行。佛陀他讲,佛陀跟须菩提讲,他说,“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初日分,以恒河沙等身布施”,这个初日分、中日分跟后日分是西域的习俗,也就是印度那边的习俗。他们分成,他们对时间的分配分成昼三时、夜三时,我们中国是子丑寅卯,我们讲说子时、卯时。晚上十一点到凌晨一点,这是子时。

现在是用西洋的时间算法,就一天有二十四个小时。在印度那个时候,古时候是用昼三时、夜三时。昼三时就是初日分跟中日分跟后日分,就是白天,它分成三个时段,叫昼三时,这样加起来等于西洋的时间是十二个小时,所以它们等于四个小时,三四十二,等于初日分、中日分跟后日分。晚上,他们分成初夜分、中夜分、后夜分,这叫夜三时,也是十二个小时,如果以西洋来说。在印度叫初夜、中夜、后夜,也是等于四个小时,叫初夜分,中夜分也是四个小时,后夜分也是四个小时,这样加起来十二个小时。

所以佛陀说,如果你白天,初日分,你以恒河沙等身布施,“身布施”就是说你身体去做所有的善事,做多少呢?做像印度恒河那么多恒河沙。佛陀常在讲经里面讲恒河沙,恒河沙代表无量无边,没办法计算的,这叫恒河沙。如果你初日分以恒河沙等身布施,中日分又这样去做,后日分也是这样去做,白天都去做这些善事,用身布施。佛陀说,这样无量百千万亿劫,你修到无量百千万亿劫,用这样身体去做布施、去做善事。

如果有人闻此经典,《金刚经》里面讲的重点,我们已经讲过,它根本的核心就是前面的十六品讲破四相,后面的十六品讲破四见,整个根本核心就是六祖大师开示的,开悟的那个偈语。六祖大师说,他听到人家诵《金刚经》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他豁然顿脱,开悟了,契入了,契入那个《金刚经》的境界,就是“闻此经典”,他这个闻不是我们的闻,我们的闻是用八识五十一个心所。六祖大师是“反闻闻自性,性成无上道”,差在这里,“反闻闻自性,性成无上道”,他是用根性,我们是用识。所以佛家教你要“舍识用根”,《楞严经》里面讲教你舍识用根,就是用根性,就是用闻性、用见性,见闻觉知。

所以佛陀说,“若复有人,闻此经典”,刚才讲“反闻闻自性”,用自性。“信心不逆”,什么叫“信心不逆”?“信心不逆”就是大乘里面来讲,如果以天台来讲,藏、通、别、圆,四教,圆教,出三界的利根菩萨,圆教。老法师常讲圆人说法,无法不圆,那个圆教初信位的菩萨就开悟了,圆教的初住位菩萨就破一品根本无明,他就证得法身了。信心不逆是在哪里呢?信心不逆是在圆教的初住位菩萨,“不逆”的意思就是说他不会再起心动念了,他不起心动念,他证得不生不灭,那就是法身大士,他已经证得法身以后,他就证得三不退里面的念不退。

我们有位不退、行不退、念不退,位不退,不会退到凡夫;行不退,不会退到二乘。所以圆教的初信位,他就位不退了,就不会退到凡夫了。圆教的初住位破根本无明,就证得念不退,就是阿惟越致菩萨,阿鞞跋致,就是念不退。念不退的菩萨就是这里讲的,《金刚经》里面讲的信心不逆。信心不逆,佛陀说,“其福胜彼”,胜什么?超过刚才讲的,初日分、中日分、后日分,以身布施,以恒河沙的身布施,而且经过多久?如是无量百千万亿劫,你修那么多的布施,佛陀说,如果你能够证得信心不逆,也就是明心见性,见性成佛,“其福胜彼,何况书写、受持、读诵、为人解说”,这法布施。

这一段的经文告诉我们,就是这里面讲的,“终于人我两忘”,最高境界。所以发大心,不着相布施,使自他超越生死,自己跟别人都超越生死,圆成佛道,依正庄严,故其福德不可思量。所以我们要明白,要修这个无漏功德,而不是有漏的福报。所以佛陀一再告诉你,菩萨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佛陀一直告诉你,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因为你的智慧性德就会流露出来。老法师常讲的,我们讲世间人讲的福至心灵,那个“福至”就是到人我两忘的时候,那智慧就流露出来了。这一段我特别引用老法师的这一段开示来解释,“所谓善人”,这里讲这两行的意思。

接下来我们看下面这一行,“况其立心用意”,何况善人他的存心用意,无论是对自己、对别人,他内心常常存著仁义礼智信,五常之德,以及他的各种德行的操守,“百行”就是各种德行的操守。他对外待人处事,也都能够适合时机、兼顾情理,无不尽力修持。能做到这个境界,此即尧舜周公孔子复生,如果是尧舜周公孔子再示现在这个世间,对于这个道理,他也不会有不同的看法,“无以异此”。就算尧舜周公孔子再来,他对前面讲的这个道理,“立心用意,待己待人,内而五常百行,外而事物机宜,无一之不尽乎”,这些圣人他就算乘愿再来,他也不会有不同的看法,这个意思。

而要如何称为善人呢?“而第谓之善人者”,而要如何称为善人呢?因为天心是喜好行善,而厌恶做恶的。人心本是有善无恶的,但人往往疏忽了恶习的染著,所以就应该要精进,有恶事已做的要赶快忏悔,这样就可以称为善人。

这一段里面,“以天心好善而恶恶,人心有善而无恶也”,这个在《德育古鉴》里面有提到这一段。朱在庵说,“今人不肯行善,非诿之财力不足,则曰时势有所不可也。”现在的人,那个时候,有些人他不肯去行善,他就,哎呀,我没有钱,我财力不足。就像很多人一样,等我民乐透以后,我中奖以后,我要做多少个善事,“非诿之财力不足”。或者说,哎呀,我的环境、我的情况,不太许可我去行善,“则曰时势有所不可也”。朱在庵说,“抑知时时处处俱有可为之事”,其实我们要行善不一定要金钱。他说,你任何时间、任何地方都可以行善。从上到下,你位高的、卑下的,“原无限量”,都没有限制。

有这么可以简便直接的吗?所以朱在庵就举说,“自踏子杯水而推之”。因为这个地方,踏子跟杯水,我们以前有讲过,就是宋朝镇江太守葛繁,他在当镇江太守的时候,人家去请教他,因为葛繁平生力行善事,他每天都做四五条,多到有时候一二十条,总共做了四十年,每天都没有空过。葛繁说,从卿相到乞丐都可以做。葛繁后来就是高寿坐化,子孙富贵不绝。人家就问葛繁说,怎么做善事呢?葛繁说,比如说这个踏子,会障碍到人家走路,我就把踏子移开,他说,这也是善事。他说,人家来了,你奉他一杯水,也是做善事,这叫做踏子杯水。

所以朱在庵在这里面提到说,“范文正”就是范仲淹,他做高官,“贵而得行其道者也”,做官的,他可以像范仲淹这样做,你高贵的,也可以去做这个善事。“窦禹钧,富而好行其德者也”,窦禹钧,我们以前也有提过。葛繁他担任太守,他所说的,从最微细的,都说得这么清楚,连贫人跟妇女都可以去做。这个是朱在庵他讲行善是看你肯不肯去做,你肯不肯发心。你肯发心,从卿相到乞丐,从达官贵人到富人贫人,都可以去做这个事情。

这里面我们再补充一点,这一段里面它讲说,“善人之福报盛大而不爽也,夫善人之实,始于是非不谬”,这也是在讲善有善报,因果不虚。印光大师他有特别提到,《印光大师文钞》里面有提到说,因为世间的善,世间的人,“由世少通人”,就是这个世间就欠缺能够讲经说法的人,能够传播这些圣贤道理的人,能够有智慧圆融的人,这叫“通人”。他说,这个世间就少了智慧圆融的人,没有人出来提倡因果报应的道理。那么凡夫就沿袭着他们家里的,父亲跟祖父所教的习惯,叫“家袭陋习”,只知道自私自利,相传所致。父亲传给儿子,也是这种家袭陋习,也是增长他的自私自利。

其实印祖说,有所作为,你“顺乎天理”,你怎么去行善呢?印祖说,你从家庭开始,你“恪尽己分”,尽自己的本分;对外,你交际应酬,服务别人,以及种种的善行都要去做,怎么去做善呢?印祖说,“恤灾赈饥”,有灾难来我们就要恤灾赈饥,怎么样呢?你就要去救苦救难,学观世音菩萨一样,去赈济灾民,要“济难扶危”,要去“戒杀放生”,要护惜生命,要“持斋吃素,诵经念佛”,这些都是我们刚才讲的五常百行,你行善从这些事情都可以去做。“以期自他兼利”,幽显均益,冥阳两利,能够这样去做,就可以让“家门清吉,子孙兴隆,富贵尊荣,令人景仰”。

这个在历史的传记里面,历代的贤哲,他们的功业杰出,我们在《感应篇》里面所提到的“忠孝”,这里面我们提到很多这种故事,这就是“凡贤哲挺生,功业杰出,或道传群圣之心,或德为万民之望者,其先代皆有利人利物,资幽资显之懿行阴德焉”。比如说范仲淹、范纯仁,他们范家的福报有八百年。像窦禹钧他祖父来跟他托梦,他力行善事,他延纪三十六年,本来他短命,变成长寿,活到八十二岁,无疾而终。本来没有儿子,五子八孙统统显贵,这是什么意思?他“道传群圣之心,或德为万民之望”,做一个表法。他们的历代祖先,其先代都有利人利物,资幽资显的懿行阴德,“懿行”就是高贵的德行,累积这个阴德。这个都不是我们凡夫可以见得到的,我们凡夫的肉眼可以见到的。

而行善的人,他的神识会上升天宫,“或高超佛国”,往生佛国,这个世间凡夫怎么能够知道?怎么能够见得到呢?“又何能悉知之而悉见之耶?”所以印祖说,因果的道理,虽然它是从,“大发明实维佛经”,在佛经讲得最究竟的就是因果道理,它讲因果通三世。而儒教经书也有说,比如说,《书经》里面讲的,“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还有《洪范》里面讲的五福,富贵、康宁、长寿、好德、善终;六极,比如说,短命、疾病、忧愁、贫苦、恶事、耗弱。或者《易经》里面讲的,“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

这两句,一个来自于儒家,一个来自于道家,《易经》就是道家,《书经》来自于儒家。儒释道三家都告诉你,“莫不皆以因果报应之理示人”。但是道家跟儒家,印祖说,“其言简略”,它讲的比较简短、比较简单,它只提到现世,这一世,它并没有提到过去世跟未来世。所以它们只提到现世跟子孙,没有讲过去、现在、未来,轮回六道三途之事。如果你不“深研精思”,可能会当面错过。

所以印祖他特别提到,他说,“因果者,世出世间圣人,奔驰天下、度脱众生之大权也”,佛菩萨要度众生,也是从因果开始。所以佛陀讲经说法,在定中二十一天讲《华严经》以后,就为五比丘说四圣谛、十二因缘,就在讲因果,那也是世出世间圣人他来度脱众生,奔驰天下,就是度脱众生的一个方便。所以印祖说,“圣教昌明之世,若不提倡因果”,现在佛法很兴盛,如果你不提倡因果报应,尚且还不能够让这些愚民“潜息隐恶”,“潜息”就是让他们放下执著,不再去造恶。尚不能够让这些有智慧的人“大积阴功”。况今天的世道人心坏到极点了,“坏至其极”,废经废教,“废弃圣经”就是废经废教,“推翻伦理,邪说横流,载胥其溺”。

所以有心想去净化人心,就是“有心世道者,思欲挽回狂澜”,力挽狂澜。“若不以因果报应为震聋发瞆之资”,“震聋发瞆”就是把迷惑颠倒的人叫醒。他说,如果你不提倡因果报应,把这些愚夫,就是这些迷惑颠倒的众生把他们叫醒,就算佛菩萨、圣贤都出现在这个世间,也莫可奈何,“亦莫如之何,况其下焉者乎”。

所以老法师说,提倡因果教育,使他不敢去做坏事、去做恶事,提倡伦理道德,他是羞于做这些坏事。但是因果教育,他就不敢做坏事了,不敢做恶了。这一段里面,“善人之福报甚大而不爽也”,这一段里面,我们来举一个公案,叫“居心忠厚,庆及子孙”,这个公案是《印光大师说故事》里面有提到。在清朝苏州有一个孝廉叫曹锦涛,他对医术非常地深入,任何疑难险症经过他诊疗,都可以着手回春。有一天他想出门,忽然有一个贫妇跪在他们家的门外,哭泣的哀求说,希望他为她的婆婆,“其姑”就是她的婆婆治病。但是因为她的家里很穷,没有办法去请其他的医生。她听说曹锦涛慈悲为怀,所以要劳驾他到她们家去帮她的婆婆治病。

曹锦涛,曹公也没有拒绝,他就陪着她去,到她家去了。曹锦涛回来以后,这个贫妇的婆婆,“贫妇之姑”,婆婆的枕头下面有白银五两不知去向。她在想,进来房间只有曹锦涛,这个曹医生,她想一定可能是曹公偷去了。这个贫妇就登门来询问了,曹公二话不说就给她白银五两,什么也没有解释。换成我们一般人当场就生气,你把我当成坏人?当场可能会老羞成怒,而且会讲一句话,行善没有好报,台湾话有一句话叫好心给雷亲,这个台湾话的意思是说,你做好事反而被天打雷劈。

这个贫妇回来以后,他的婆婆就找到那个银子,老人家可能放错地方。刚开始可能放在枕头下面,可能生病或是医生要来了,就赶快把那个白银藏在柜子里面,哎,忘记啦,老人家都会有这个毛病。我妈妈在世的时候,人家给她那个压岁钱,三千元台币,她不知道放在哪个地方,怎么找都找不到,她就起烦恼,那我也找不到,我也不晓得她到底藏在哪里?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再另外去包个三千元红包,就把它拿出来说,我找到了,就在这里,她就很高兴,老人家容易忘记。

这个贫妇回到家以后,她的婆婆就找到银子,这个贫妇非常地惭愧,再把这个白银五两送回去,跟曹公谢罪。她就问了,她说,“公何以自诬盗银”,她说,曹公,你怎么会自己承认说你偷我婆婆的银子呢?曹公怎么说你知道吗?“我欲汝姑病速好耳,我若不认,汝姑必定着急加病,或致难好,故只期汝姑病好,不怕人说我盗银也”。这个境界不就是这里面讲的,智勇兼尽,终于人我两忘吗?他也是从善人开始的,可是人家就可以做到这样的大慈大悲,仁医。

他怎么跟这个贫妇说?他说,我就是要让妳的婆婆赶快能够病会好起来,如果我不承认说我偷妳婆婆的五两白银,妳的婆婆一定会着急病情加重,甚至没有办法治好,搞不好大病就不能够好了。我只希望妳的婆婆病赶快好,我不怕人家说我盗银,就是偷妳们的银子,这是何等的慈悲啊?他也没有我相、也没有人相、也没有众生相、也没有寿者相,没有我能够医治妳病的医生,被我医治的贫妇的婆婆,中间也没有说我帮妳救妳的命,或者我救妳的命有多少功德,没有这种执著,他当下就没有四相。

所以四相在哪里?在根尘接触,在你的眼见色、耳闻声里面,修离开四相,去破你的我相、人相跟众生相、跟寿者相。众生相就是说,你有做多少的善事、救多少的命,这众生相,你帮助过多少个人,这众生相。寿者相,我做这个多少功德,这个都没有,你看他当时那一念心,那个贫妇在说,你是不是有偷我婆婆的五两银子?他承认,他也没有解释,就给她五两白银,这种境界,坦白讲,已经到忍辱波罗蜜了,他证得那个性德了。证到那个性德的时候,他人我两忘,他没有我相了。

他没有解释,当下把白银五两给她,就已经没有我相了,他有我相一定会生气。就像佛陀在《金刚经》里面讲,他忍辱仙人,五百世都是在修忍辱,佛陀在《金刚经》里面讲的,他跟歌利王的对话里面,歌利王的嫔妃听佛陀说法非常法喜,佛陀告诉她们如何离开五欲六尘的染著?如何离开轮回?歌利王醒来以后起了瞋恨心,说佛陀有起淫欲的心,佛陀说,我没有起淫欲的心,歌利王就用刀子割佛陀的耳朵、鼻子、手。佛陀说,我没有起瞋心,跟这个境界不就一样吗?他也没起瞋心。

所以这个曹公他后来生了三个儿子,他的长子是御医,皇帝的医生,寿八十岁,他的家后来非常有钱。他的二儿子翰林,翰林是以前的一种官,“官至藩台”,三子也是翰林,“博通经史,专志著述”,他会著书立说。他的孙子林立,他孙子非常地多,而且多能够显贵,“多有达者”。从曹公这个案例,再去比较一般的医生,唯利是图的医生,纵使不灭门绝户,已经少之又少了。也就是说唯利是图的医生,到后来他们的果报都不太好。

所以印祖就讲了,印祖说,《易经》里面说的,“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所谓的余庆余殃,余庆余殃就是报在子孙,本庆本殃报在自己,“乃报在本身者”。余庆余殃,人可以见到,大家都可以看得到。本庆本殃,它在现世现生,及来世后世所享受者,世间人看不到。但是天地鬼神、佛菩萨,“固一一洞知洞见也”,佛菩萨都知道。“须知本庆本殃,较之余庆余殃”,跟余庆余殃比起来大百千万倍。所以“故望世人”,希望世间人努力修持,“以期获庆而除殃也”。

曹公他“甘受盗名,救人性命”,善报在于他的子孙。印祖说,如果自己更能够“替子孙念佛,求三宝加被”,让子孙亦各自吃素念佛,那善报当在西方。这不是只有三界的有漏福报,你世间显贵,他毕竟是福报享尽,那业报就会现前,还是不能够出离。这个是印祖在三编,《印光大师文钞三编下》,在上海护国息灾法会上的开示法语,我们特别把它引用出来。

我们来看下面这一段:

【宋李文正公昉。既致政。因上元张灯。太宗命安舆迎之。坐之御榻之侧。手酌御樽。选果核之珍者赐之。曰。卿善人君子也。两在相位。未尝有伤人害物之心。此朕所以念卿也。公归训子曰。吾虽无奇功伟绩。惊世骇俗。然未尝蔽人之善。忘人之进。不欺暗室。度德守分。于此四者。自谓允蹈。今蒙圣上。对羣臣前。以善人君子见称。夫善人君子。孔子尚云未见。吾何人而敢当之。汝曹当念圣上崇奖之言。践吾四者之说。于君忠。于亲孝。修谨自立。庶几可以无忝。子宗谔。恪守先训。为一时闻人。夫善人。浅言之。止恶行善。极言之 。证圣成真。穷神达化。皆此善之一念充之耳。】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李文正公昉’,李昉他是后汉乾祐间的进士,后来他在后周的时候,担任翰林学士,在宋朝初期的时候,他担任中书舍人。他主要就是比较有名的,他就是奉皇帝的,奉敕编修《太平御览》。

‘致政’,“致政”就是将政事归还国君,就是辞官退休,叫“致政”。

‘上元’就是元月十五日元宵节。

‘太宗’,宋太宗是赵炅,是宋太祖的弟弟,他在位二十二年。宋太宗他加强中央极权,收节度使所领支郡,扩大科举取士,建崇文院,编纂《太平御览》等书。

再来‘安舆’就是安车,安车是古代可以坐乘的小车,古车立乘,此为坐乘,故称“安车”。供年老的高级官员及贵妇人所乘用的,高官告老还乡,或征召有重望的人,往往皇帝会赐乘安车,安车,也可以叫安居,安车多用一马,礼尊者则用四马。

‘御榻’就是皇帝的坐卧具旁边。

‘酌’就是斟酒。

‘御樽’就是皇帝所用的酒杯。

‘归训子曰’,“归训”就是返回教诲。

‘奇功伟绩’就是我们一般讲的丰功伟业。

‘惊世骇俗’就是,惊世骇俗或是惊世震俗,他的言行异于寻常,而使世俗震惊。

‘未尝蔽人之善’,“蔽”就是隐蔽。

‘不欺暗室’,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没有做亏心事。

‘度德’,这个“度”唸堕,“度”就是推测、估计,“德”就是道德。

‘允蹈’就是遵循、遵守。

‘见称’就是受人称誉。

接下来这一句,‘夫善人君子,孔子尚云未见’,这一段是在《论语·述而》篇出来的。它原文是这样,“子曰:‘圣人,吾不得而见之矣,得见君子者斯可矣。’子曰:‘善人,吾不得而见之矣,得见有恒者斯可矣。’”这一段就是善人君子,孔子说他没有见到。刚才唸的这段文的白话,孔子说了,他说,圣人我不可能看得到,“吾不得而见之”,也就是我不可能看到,能看到君子就不错了,就可以啦。“善人,吾不得而见之矣”,我不可能看到善人,能看到一心向善的人,“有恒者”就是一心向善,也就可以了。没有装做拥有,空虚装做充实,贫穷却装做富裕,打肿脸充胖子的人,很难一心向善。所以孔子才会说,“得见有恒者斯可矣”。这一段的意思我们就解释到这里。

‘汝曹’就是你们。

‘崇奖’就是尊崇、奖励。

‘修谨自立’,“修谨”就是行事或处事谨慎,恪守礼法。

‘庶几可以无忝’,“无忝”就是不羞愧,不侮辱你的祖先,或是不侮辱。这是在《书经·君牙》里面有提到,“今命尔予翼,作股肱心膂,缵乃旧服,无忝祖考”,就是无辱累祖考之道,不要侮辱祖先的意思。

‘宗谔’就是李昉的儿子,他本身是一个诗人。

‘恪守’就是遵守。

‘一时’就是一代、当代。

‘证圣’就是证入圣果。

‘成真’叫成仙。

‘穷神达化’,“穷神”就是穷究事物的神妙,“达化”就是,“达”就是通晓明白,“化”是造化。

‘一念充之耳’,“充”就是扩大。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白话:

宋朝的李昉,他往生以后,皇帝赐给他文正公,所以这里讲“宋李文正公昉”。他在年老辞官退休的时候,刚好遇到元宵节,皇宫里面张灯结彩。“太宗”,宋太宗就命,安排车驾迎接他入宫,并赐他坐在皇帝的旁边,皇帝亲手拿着酒杯来为他斟酒,而且还选非常珍贵的果核赐给他吃。皇帝说,宋太宗说,你是善人君子,卿真是一个善人君子,两次担任宰相的位子,从来没有看过你有伤人害物的心,这是朕非常怀念卿你的地方。李公回家以后,就训诫他的儿子说了,我在相位的时候,我虽然没有建立奇功伟绩可以惊动世人,但是我从来未曾隐蔽别人的善行、忘记提拔肯上进的人,而且“不欺暗室”,我不在隐蔽的地方欺瞒自己的良心。我估量自己的德行,我谨守自己的本分,这四点我都做到了。

就是哪四点呢?就是“未尝蔽人之善”,就是不嫉妒别人,也没有把别人的善行隐藏起来。不忘提拔后进肯上进的人,我们一般佛家讲,就是肯接引众生。而且我做到不欺暗室,我守自己的本分。这四点我做到了,今天承蒙圣上在群臣面前以善人君子来称呼我、来称赞我。这个善人君子,孔子他说他还没有见过,皇帝这么说,我怎么敢去承担呢?我是何等人?我怎么敢承担呢?你们要感谢皇帝这样一个崇高奖赏的话,你们要好好去实践我所说的这四种德行,勿蔽人之善、勿忘人之进、不欺暗室、度德守分。你们对于国君要尽忠,对于父母亲长辈要尽孝,自己要能够谨慎修持自立自强,这样才差不多可以做到不辱祖先。他的儿子李宗谔极力遵守他父亲的训诫,成为当时的名人。

所谓善人,简单的说,就是平时不做恶事,能够力行善事。深入来说,能够证入圣位成就真人,能够穷尽于神通变化的境界,“穷神达化”就是能够明白宇宙人生真相,能够成就无上菩提,证得本有的智慧,这叫“穷神达化”。也都是从一个善念开始扩充出来的、成就的。这一段我们就解释到这里。

我们接下来看第三段的经文:

【明江西邹子尹。崇信三宝。勤行百善。凡救人患难。成人好事。虽汤火寒暑。亦所不辞。众以善人称之。病故。至阎君前。心中不服。命吏简簿示之。开簿。即有名利两大字。凡子尹。一生所做善事。或载名字下。或录利字下。子尹愧服。复苏语人曰。为吾徧告人之为善者。宜真诚迫实。净扫心地也。越五日终。唐时曰。予详知子尹。为人好名或不免。至于利。则子尹轻财仗义人也。何以有此。必其居间请托。初念为善事发愿。比及财物到手。偶有挪用之弊。或始曰。吾暂借之。后遂久假不归耳。乃子尹勤劳一生。仅博得此二字。可见阴司。惯上隐微委曲之帐。予体子尹之意。为之表章。因徧告为善之人。无为而为。无所不为。随机利物者上也。无求报心。救拔苦难众生。劝人为善。次也。广积阴功。求自免三途。又其次也。若有一毫为名之意。便是错了路头。更若有一毫私肥囊橐。则入地狱如箭矣。可不懔哉。载此。以期后之愿为善人者。明辨而笃行焉。】

这一段我们来看字句解说:

‘勤行’就是努力去行。

‘百善’,各种好事。

‘汤火’,我们讲说赴汤蹈火,比喻极为危险的事情或处境。

‘亦所不辞’,从不推辞。

‘简簿’,“简”就是寻捡,“簿”就是簿册。

‘录’是记载。

‘愧服’,惭愧而心服。

‘复苏’就是醒过来。

‘宜真诚迫实’,“迫实”,“迫”就是接近,“实”就是真实不虚假。

‘越’就是经过。

‘居间’就是在其间。

‘比及财物到手’,“比及”就是等到。

‘久假不归’是长期借用没有还。

‘惯上’就是习惯登载。

‘隐微委曲’,“隐微”就是隐约细微,“委曲”就是邪曲不正。

‘帐’就表示我们的善恶事情。

‘为之表章’,“表章”就是表明。

‘私肥囊橐’,“私肥”就是便宜自己,贪污中饱私囊,“囊橐”就是袋子,“私肥囊橐”,有点像中饱私囊,也是同一个意思。

‘可不懔哉’,“懔”是警惕。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白话:

明朝江西邹子尹,他崇信三宝,努力去行善,“勤行百善”,很勤劳的力行各种善事。凡是救人危难的、救人患难的,或是成就别人好事的,虽然赴汤蹈火,不管寒冬炎暑,他也都不会推辞,大家都以善人来称赞他。等到他病故以后,到阎王面前,他心中非常不服。阎王就命冥官抬出簿册,拣选他善恶的簿册给他看,打开簿册一看,上面有名利两个字。看到这一段真的很可怕,你做善事有名利心,阎王那边也有纪录,打开簿子,上面有名利两个大字。

凡是子尹他一生所做的善事,或记载在那个名的下面,你做这件善事是为了名,阎罗王那边就记录说,你做这件善事是为了名,就在名下面写你做的那个善事。或者是子尹他所做的善事是为了利,就写在那个利字下面。子尹看了以后很惭愧,“愧服”,很惭愧的心服。然后他后来又回阳,又醒过来,醒过来以后,徧告这些世间人,醒过来以后告诉人家说,阎王要我徧告大家,做善事一定要真诚老实,“真诚迫实”就是真诚老实,要把这个心地扫除干净。经过五天以后他就死了。

这一段给我们一个很大的警惕,我们在以前,我们有读过明朝的天台的王璧如大师,王立毂。他是在明朝万历年间,是丙午年的乡荐,他到新淦县去做县令。因为他从小有持杀、盗、淫、妄四戒,后来因为当官的关系而废持了这个四戒。戊午年的时候,他进京去觐见皇帝,他所乘坐的船停在芜湖那个地方,就在船的上面小睡片刻。就在那个时候,他的神识被摄到阴司去了,他看到阴司殿上坐着一个鬼王,旁边站了两个官,可能是文判官跟武判官。那鬼王,阎王就呼他的名字了,祂说,你的命本来是应该在丙辰年的八月就要死掉了,所以会延到现在,是因为你有持戒,持斋戒的功德力,你为什么要放弃呢?说完以后鬼王,跟这里的鬼王一样,阎王就命令人家把那个簿册拿出来。

王立毂,王璧如大师他看到他的名字底下都有记载某年某月,到丙辰年八月以后就空白了。王立毂看完以后,他就叩首谢罪了。所以每一个罪人,亡灵见到阎王所提出来的证据,没有人敢辩驳,是千真万确的,可怕啊。毫无辩驳的余地,这丝毫不爽,一点差错都没有,祂不会记错。世间人会记错,阎王不会记错。所以当时王立毂他就谢罪,他说,我当官不得已才这样,把那个四戒破掉。阎王就说了,祂说,你说的也是有道理,可是你的阳寿已经尽了,就命令鬼差把他抓入地狱。

那就看到狰狞鬼过来了,把他抓起来,阎王旁边那个左边的官吏就跟阎王说了,拿他那个破戒以后的事情再来考察考察。不久就抬出两大箱出来,就看到他在担任新淦县令时候的卷宗,凡是他写过的一柬一揭,他写过的公文书或是文件,以及他平常“戏书方寸之纸俱在”,就是说他平常开玩笑所写的那些纸条都还在。“皆有气腾上”,都有一股气飘上来。里面有青色的、有黑色的、有红色的、有白色的。那就命令各检一处,就把这四种颜色的,恶业、善业放在旁边去。

先检查它黑色跟青色就成一团,然后再检查白色的,最后再检查那个红色的部分。青色的部分它就变成,隐藏起来了。黑色部分就像一双筷子这样。可是红色的部分就很亮。阎王就用眼睛斜著看了一下,原来是什么?上面有飘了《金刚经》跟《好生篇》,都还在。阎王就告诉左边的官吏说了,他还知道植德,就是还知道培德,还有生理,“尚有生理”,就是他命还可以,还有一点命,还有生命,损他的五官就好了,就命令鬼差把他两个眼睛抓掉,就放在那个柱子上面,两个眼睛炯炯四照。王立毂他想说,我的眼睛已经被抓走了,怎么还会在墙壁上,柱子上看得到呢?“安得能视?”就在转念之间,忽然间就天昏地暗,全部看不到宫殿里面的这些阎王跟鬼差了。

后来不久就醒过来,旁边有人拍他肩膀说,快走、快走。结果他就赶快要走的时候,片刻之间就跌倒了,后来就醒过来了,他两个眼睛就瞎掉了。后来他就“弃家修道”,后来得到顿悟,两个眼睛又恢复光明。他就遍游云栖博山之门,“真参实证,兼行大悲忏法”,后来再延寿十二年。所以王璧如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说,人除了圣贤以外,“无日不在过中”。刚才老和尚讲,一个是讲学,讲经修学,一个是改过。孔子最担心两件事情,就是讲学、改过。

所以这里也有讲“无日不在过中”,所以你怎么去挽回天心呢?只要真能改过,否则你“前因既劣”,你的前世的业力既然那么重、不好,你后面的业再增加,纵使你有多大的福报,多少的子孙,等到你一气不来,还是业随身。这个地方是提到邹子尹,他崇信三宝,又是勤行百善,做这么多好事。结果他到了阴间,他当然会不服啊,他在想,他应该到天上去啊。所以他看到阎王,就非常不服。阎王后来就叫鬼差把簿册抬出来,让他心服口服。结果他所做的善事都在名利两个字的下面。他后来就是相信,阎王还让他回魂,醒过来五天,跟世间人说法,这也是表示一种惭愧、忏悔,告诉世人说,你们行善一定要真诚老实,要清净心地,这八个字。所以我们怎么做一个善人?我们要学习这八个字,清净心地、真诚老实。你做善事用这八个字下去做,最后也可以达到人我两空、智勇兼备。

后来他的好朋友唐时就说了,他说,我对子尹非常了解,他免不了有时候会为了一些名声,为人会好名,可能是在所难免,那至于利呢?我认为子尹他轻财仗义,他对于金钱不是很重视,但是对于道义的事情他非常地勤劳努力,为什么会到这个地步呢?可能原因是,他中间有人,受人家的请托,居间传送财物,当初是发心要做善事,等到钱到手以后,他就犯了临时挪用善款的弊端。这一点我倒是本身都有做到,比如说人家要助印经典或是要放生,我们的志工,人家如果登记说要印经,会把这个名单跟钱交给我,那我就把它拿去印经,有时候算一算都会少掉五百、一千,一算少掉五百、一千,可能是志工算错了,数字可能算错了,我就变成依照它所少的数字,我再赔进去一千、五百,这个常常发生的事情,我对于这一点非常地谨慎,非常注意这个微细的因果。

你看,他财物到手以后,他可能有挪用之弊。刚开始的时候,只是想说要暂时借,到后来久借不还,到后来就是借久了以后就没有还了。子尹,大概他的一生仅博得这两个字,名跟利。可见阴司他们一定会把你隐微委曲,不容易被人发现的、微细的这样的一个过恶都会记录下来。所以不欺暗室的原因就在这里,鬼王那边,阴间都会记录下来。我能够体会子尹的心,所以才为他解释说明。因此他徧告世间行善的人,要‘无为而为,无所不为’。

什么叫“无为而为,无所不为”呢?“无为而为”就是你要清净心去行善。就是佛陀跟我们讲的,菩萨不住相布施,不住色声香味触法布施,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无为而为”就是不住相布施,没有能布施的我,没有所布施的对方以及布施的财物,这个叫三轮体空的布施,是清净心的布施,清净心的布施叫“无为而为”。“无所不为”,什么叫“无所不为”?会增长你的贪瞋痴的、会增长你的名闻利养的,这个你不去做,你不去做这种事情。“无所不为”的意思就是说,只要你本分应该去做的,你都要去做,无所不为,利人利他的统统要去做,这个叫“无所不为”。

随着机缘一定要去利益万物,‘随机利物者上也’,这才是上等的善。无为而为跟无所不为,以及随机利物,这是上善。没有求报的心,救拔苦难的众生,‘劝人为善’,这是次等的善。‘广积阴功’,想求自己免堕于三途受苦,这是第三等的善。所以如果你做善事是怕自己入三恶道,怕自己堕入三恶道,这是第三等的善。你不求回报的心,去救拔那些苦难众生,劝人广行善事,这才是第二等的善而已。你不是说我不求回报,这还是属于第二等的善。所以你要做到无为而为,无所不为,做而无做,无做而做,就是不住相布施,就是无做而做,做而无做,这个离开四相。若有一丝毫为名的心,就是‘错了路头’,就走错路了。如果你还有一丝毫中饱私囊,那入地狱就像射箭这么快速,这可不谨慎吗?把这一段记录下来,主要是期待以后想发愿做善人的人,要明辨这个道理,而且要笃行去做到这个境界。

这一段里面提到说,“若有一毫为名之意,便是错了路头。更若有一毫私肥囊橐,则入地狱如箭矣”。有些人就会说了,真有这个事吗?《德育古鉴》里面就讲,它说业报可以相信吗?“业报足信乎?”会不会是偶然的呢?“恐皆偶然耳”。谁去记录这个事情呢?谁去记录说你是为名为利呢?我刚才讲阎王那边不是两大箱都抬出来,刚才讲阎王就抬箱子出来,里面都在名利之下。这里《德育古鉴》就提到说,那谁去记录的呢?谁去做分疏呢?谁去做分类呢?“分疏”就是分类。你这个是为名、那个是为利,“孰为记忆?”谁去记录呢?哇,天下这那么多人,像现在地球有七十几亿人口,那鬼王不是忙死了吗?祂记录这么多事情,“孰为记忆?”谁去记录呢?

“孰为分疏之者?”谁去分类呢?你是犯杀生的,你是犯偷盗的,你是犯邪淫的,你是犯妄语的。“曰”,《德育古鉴》里面讲说,“他人有心,予忖度之”,别人有心我看他脸色就知道啦,这个人生气啦,这个人在起嫉妒啦,这个人起怀疑啦,“他人有心,予忖度之,人不可掩”,骗得了谁啊?“人不可掩”,对不对?你看到对方生气你就知道啦,我都可以看得出来,“而况鬼神乎!”你所做所为鬼神怎么会不知道呢?“举心即觉,而况见之行事乎!”你起心动念祂就看到了,何况你还去做呢?

“响应声,影随形”,因果这个东西就像什么?像你打鼓一样,你只要一打下去它就响了,就有回音了,就“响应声”,它就给你回应啦。你打大声,扣大者,则大响;扣小者,则小响。你鼓打大声、打大力,它就现大声的鼓声出来。你轻轻地敲,它就变轻轻地鼓声,对不对?“响应声”。“影随形”,你走到哪儿,影子跟你到哪儿,“影随形”,骗得了谁呢?“惟人自召,何烦记忆?”“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就是《太上感应篇》的开头的开宗明义就跟你讲这样,“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惟人自召”,你自己召感的,“何烦记忆”,怎么还要劳烦鬼差记录呢?你的阿赖耶识里面都有记录,看阿赖耶识就知道了。祂抬出来那个箱子,也就在你的阿赖耶识里面,很简单的道理,种子不灭,“何烦分疏”?

“且行善必自慊”,行善一定会自己觉得很安乐,“行善必自慊”。“造恶必不安”,你做坏事,内心会不安,晚上会做恶梦。“亦自为记忆”,那不就自己记录了吗?你自己去分类啦,你今天造了一个杀生,你今天去偷人家东西,不就在你的阿赖耶识里面,“自为记忆,自为分疏”了吗?到阎王那边,阎王一看就全部清楚,一个都假不了。“语云”,世间人说了,“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秫之不为黍也”,“秫”就是带有黏性的谷物,像高粱,你种高粱的谷物,“之不为黍也”,“黍”就是黄米。“稗之不为稻也”,“稗”就是长在稻子旁边的杂草,跟稻子长得很像的杂草,那个杂草是不可能变成稻。“此必然,非偶然也”,这是必然的,不是偶然的道理。

接下来我们来讲净空老法师对于“所谓善人”的开示。老法师说,“所谓善人”这四个字,到“神仙可冀”,是说善人,它从三十三句到三十五句,文字不长,都是讲善报。种善因一定得善果,善人的福报,不但是很大,而且决定不爽。古今中外历史我们看得很多,现在这个社会只要你留心观察,也能够看得很清楚,就是因缘果报,丝毫不爽。佛家所谓,不是不报,时辰未到。你只要仔细去观察,善报是这样,恶报也是这样。时辰未到,它也有道理,你过去生中的余福余恶,这一生行善没有得到善果,是因为过去生中的恶业太多,所以所受的恶报还没有受尽,所以你的善报不能现前,这是为什么修善而没有得到善果的原因。

造恶还在享福,这是过去生中积的福多,积的善多,他善的余福还没有报尽。这一生做的恶,他的余福享尽了恶报就现前,就这么一个道理。粗心大意的人只看眼前,所以有时候产生错误的想法,以为做恶的人享福,行善的人受苦,于是断恶修善的念头就没了。老法师说,这是错误的想法,这是错误的看法。所以佛家里面讲因果通三世,报通三世,有现报、生报、后报。

老法师又说了,他说,注解里面有说,“况其立心用意,待己待人,内而五常百行,外而事物机宜,无一之不尽乎?”他说,这个是讲善人他的用心、他的用意,我们讲说善心、善意、善行,纯一善心,那是真心,纯一善意处事待人接物,这样才真正能做到止于至善,它是我们大乘佛法里面讲的菩提心。《观无量寿佛经》当中所说的至诚心,就是善心,深心、回向发愿心就是善意,善意落实在生活上、落实在处事待人接物上,就是善行。所以善心、善意、善行,总而言之,善行不外乎好善好德,不外乎五戒十善,这是总纲领,就是好善好德、五戒十善,总原则。世出世间圣人他们所作所为,自行化他,都离不开这个原则,就是好善好德、五戒十善。佛菩萨是这样,天地鬼神也如是,天地鬼神也好善,所以叫做天心好善。

我们都晓得四天王天,忉利天,是修十善业道所感得的果报。由此可知,天人皆是善人,心行不善,决定不能生天。鬼道跟畜生道里面恶多善少,可是我们在经上看到,《地藏经》大家念得很多,《地藏经》上告诉我们,地狱道、饿鬼道,这些鬼王都非常善良,心地善良怎么会堕到鬼道跟地狱道呢?他们其实是菩萨示现的,在那边教化众生,教化那些恶业深重的众生。所以我们相信天人是善的,鬼王也是善的,这是佛菩萨在其中示现。众生愈是造罪业,愈是遭受苦难,佛菩萨示现的就愈多,真是显示真慈大悲。

我们今天就讲到这里。若有讲得不妥之处,请各位同修大德批评指教。阿弥陀佛。


文字稿来源:因果教育弘化网


声明:文章来源网络整理!版权属于原作者!感恩您的阅读!欢迎关注传统文化扎根网微信公众号。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本文地址:https://www.guoloujiang.com/30425.html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