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老师主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156集)

●世界本清宁,由情见互异,遂成棼乱。天心原慈善,因众生恶感,而屡降灾殃。是以古德云:“人人信因果,天下大治之道也;人人不信因果,天下大乱之道也”。


《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一五六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5/10/21 台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156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们研讨《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五十句,【杀人取财,倾人取位】。这句‘倾人’就是设计陷害,这个字一般我们都会唸“轻”,但是这个地方不能唸“轻”,这个地方应该要唸“坑”。比如说你坑人钱财,这叫“倾人取位”。‘杀人取财’,大家都知道这个意思。我们来看经文四百八十四页:

【杀人取财。不必尽是强盗。如贪吏取财。毙人于刑狱之中。豪家嗜财。迫人于颠沛之际。忍人图财。害人于险难之地。庸医为财。致人于危急之时。皆是从财起见。其杀人一也。然未有不为厉鬼索命。随亦死亡者。而所取之财。不亦终归乌有乎。贪吏之案。见前已多。兹略之。】

好,我们看这一段经文的字句解说:

“倾”就是刚才有讲过,是陷害。

‘毙人于刑狱之中’,“毙”就是死亡。

‘忍人图财’,“忍人”叫做残忍的人,铁石心肠的人叫“忍人”。

‘起见’,“皆是从财起见”,“起见”就是着想,表示为了达到某种目的,或出于某种原因,这个叫“起见”。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杀害他人以取得财货,不一定都是强盗所为。就像贪官污吏非法取财,我们一般讲叫索贿,台湾话叫说,有钱判生,无钱判死,这是台湾的一个俚语,叫‘贪吏取财’。那么如果贪官污吏,比如说司法人员,他贪取钱财的话,那可能会将人害死在刑罚或是牢狱里面。有钱人喜欢钱财,喜欢财货,在别人危急困难的时候强迫他,这个叫‘迫人于颠沛之际’。比如说人家向你借钱,拿房子来抵押,这个叫“迫人于颠沛之际”。等一下我再来举一个故事,“迫人于颠沛之际”,是确实有这么样的一个公案跟因果故事。

“忍人图财”就是说,残忍的人为了图谋钱财,将人杀害在危险困难的地方。比如说在海上,他为了夺他的钱财,把他推到大江里面,这个是古今都有发生过的谋财害命的事情;或是现在我们坐出租车,歹徒刚好假冒出租车司机,那在人迹罕至的地方来谋财把人杀死,这个叫‘害人于险难之地’。

‘庸医为财’,医术平庸的医生为了钱财。‘致人于危急之时’,病人都已经非常危急了,他这个时候有钱才要医,没有钱不愿意去救,不愿意去帮他医治。比如说现在医院里面要缴保证金,你要开大刀的话,比如比较重的病,严重的病要开大刀,那可能要先缴这一些保证金,他可能缴不出来,这个叫做“致人于危急之时”。庸医为了贪财,在人生命危急的时候致人于死。这些都是贪财而起了歹念,那么这也是杀人,跟强盗杀人一样。

可是最后没有一个不是被厉鬼来索命的。被厉鬼索命以后,马上就死亡,随即而死。而他所夺的,取得的钱财,也终归为乌有。这是确实,真的是因果不空、真实不虚。贪官污吏所得的钱财,前面我们已经谈了很多了,在这边我们就省略。那么这一段“杀人取财”,就是说‘豪家嗜财’,富有人家爱钱,逼迫人家在颠沛困难之际,往往会逼人家走上绝路。然后四百八十五页第一行讲说,最后都会被厉鬼索命,不久也就会死亡。而他所夺的这个钱财,最后也终归为乌有。

这个在现实里面,事实上很多地方都有发生这个故事。就拿我身边的一位莲友发生的真实故事,我来跟各位分享。以前我在某一个地方带共修的时候,我们有一个莲友,这位莲友他后来才学佛。当时他是因为共修这个地方,原来的老师父修得很好。修得很好以后,当然这些大德或者高僧他们有些都能知过去、知未来,就是我们讲的所谓他会有这种神通道力。我所认识的道场这位老师父,他确实是修得的,就是说他不是一般旁门左道的神通,他确实是藉修德显性德,自性所流露出来,本有的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

那我这位莲友当时他亲近这位师父的时候,这位师父,他们都叫师父,事实上是一个居士大德,年纪很大了。他这个能力到什么程度呢?有一次,我第一次跟他见面的时候,我送他莲花地毯,还有西方接引图。因为我们早期台湾佛教是被日本政府压迫,所以佛教不敢公开的宣扬。所以早期台湾的佛教,都叫做斋教,吃斋的斋。

这位老师父确实是有那个能力,我亲眼看到的。就有一位老先生就来问他了,手上拿一个字条,上面写他儿子的名字,但是他的这个儿子已经死掉了,就写三个字,那就名字拿给他看。这位老师父讲一句话,他用台语讲,我在旁边亲耳听到。他说,这个人已经死去了,你搁来问我?翻成国语说,这个人已经死掉了你还问我?所以你想想看,从名字可以断生死,这个实在是,不是普通的能力。

那等于是什么?阎罗王的生死名册确实是有。我们看很多的因果故事里面都会讲说,有阎罗王的生死簿,那名字不就生死簿吗?所以你活多久?多少寿命?我们看《感应篇》里面的故事,乃至于我们所听到的因果故事,确实是我们人间讲的,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这个富贵在天的“天”,不是老天给你的富贵,是你前世种善因得乐报,不布施就得贫穷报,这叫做“在天”。不是说老天给你钱财,你不布施因,怎么会有果呢?

所以佛法讲三世因果,我们一般人都误会说,在天哪。所以台湾过年的时候,初一的时候,正月初一就会叫做抢头香。他们说抢头香可以赚很多钱,把那个香炉都推倒了,结果整年还是没有赚到钱。那证明神不能赐财给你。《了凡四训》里面讲:“不独得道德仁义,亦得功名富贵”。不只是可以拿到功名富贵,也可以得到道德仁义,“道德仁义”就是智慧,就是“是心是佛,是心作佛”,一样的道理。

这位老师父就跟这个人讲说,这个人都已经死掉了,你还考我?所以我刚才讲的这位莲友,做生意的这位莲友,他就是,刚开始就是很迷他师父的这个能力。所以他当时就买了一台英国的好车,我们翻成台湾的名称叫做捷豹,英文叫JAGUAR,叫捷豹,这是英国名牌的汽车。他就开了这个捷豹的汽车,就带着这个师父到处去帮人家服务。所以他早期就不学佛,他也不从心地下手,他不知道说,因果的一个大前提是,“一饮一啄,莫非前定”,“前定”就是过去生所造的善因跟恶因。

那么当时因为他有钱嘛,人家就跟他借钱,那借钱的人是住在新庄,一个透天厝,我们台湾叫透天厝,就一、二楼的楼房。因为这个一、二楼透天厝,他本身有第一胎向银行贷款,我们台湾叫第一胎,就是第一顺位。比如说这个房子价值三千万,那你向银行借一千五百万,那银行就是第一顺位的债权人,我们台湾叫第一胎。

那么新庄的这位债务人,就跟我这个共修的莲友借第二胎。比如说再借一千万,或者借八百万这样,那就变成第二胎。后来,这位新庄房屋的主人没有钱可以缴利息,包括缴银行的贷款。银行就要来催讨,房子就会拍卖,我们台湾叫做法拍屋。

那法拍的时候,第二顺位的,就是第二胎的人可以优先去填说我要买下来。那银行如果刚才讲,如果三千万的房子,他贷一千五百万,你再借给他一千万,那等于二千五百万,那这个房子价值三千万,比如说。第二顺位这个人他就很聪明,他不会开三千万的底标,他一定会填银行贷款那个金额就可以了。比如说银行是贷一千五百万,他欠他八百万,他填二千三百万,他就可以把这个房子标下来,那净赚七百万台币,因为它市价,市场的价值三千万。

当时新庄这个屋主就拜托他说,你填,因为我欠你八百万,八百万再加银行贷款一千五百万,等于二千三百万。他拜托他说,你填二千五百万,给我二百万东山再起,我还掉银行一千五百万,再还给你八百万,我还有二百万可以东山再起。那我这个朋友竟然跟他讲说,喔,不行,我才不愿意填二千五百万,我当然填愈便宜愈好啊。后来房子就给他标下来,他拿到了,换主人。所以这个房子就是五家共有,今天换你住,明天你没有钱,拍卖掉,别人住,这叫五家共有。

结果这个第一个主人,第一任的主人,屋主想不开,在里面烧炭自杀。在台湾也常常发生这种情形,那就变成鬼魂了。鬼魂祂就阴魂不散了,祂不愿意离开这个地方。这人都有执著啊,祂可能这一栋房子,是祂辛苦赚钱买下来的房子,祂对这个东西,祂有所坚固的执著,祂不愿意放下来。只要祂没有造大恶,祂没有被黑白无常抓到地狱去,就开始闹鬼了。

我这个朋友有一次在共修,那时候就跟我讲,我在带他们共修。他就说,黄警官,我拜托你帮我抓鬼,好不好?我说,我不会抓鬼,我只会讲经。他说,你不是很会讲经吗?我说,讲经不等于会抓鬼,我说,我不行。我还跟他开玩笑说,我还满怕鬼的咧。我说,我不会抓鬼,我会讲经,我会讲道理。

后来有一次,我在新庄地藏庵,就地藏菩萨的庙,大概三百年,清朝盖的到现在,我满喜欢去拜那个新庄地藏庵的地藏王菩萨。我就在这个庙门口碰到我这位朋友的太太,她整个脸都发黑,我一看吓一跳,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叫她大嫂。我心里在想说,怎么变这个样子?原来她死期已近。怎么近呢?因为因果轮回、因果循环。

后来我共修这个地方,这位老师父往生以后,他就没有依靠了。以前都可以问那个老师父说,我明年的运怎么样啊?我明年应该做那个生意啦?那就有一个依靠,对不对?那位老师父走了以后,他就没得依靠,要问谁?又没智慧,以前又没有修行。好,他生意开始大败,自从买了那个房子以后,那个钱都没有赚到,就是这里讲的,趁人之危,“迫人于颠沛之际”,他一定会被厉鬼索命。

所以我们看《感应篇》,这古代的故事喔,现在就发生给你看,而且还发生在我旁边给我看。我朋友,亲眼亲自看的故事啊。后来我在地藏庵看到他太太脸色发黑,我就知道说有问题,后来才知道整个内幕。然后他搬进去住以后,就开始不平安了,他太太的病就开始发作。为什么发作呢?因为他们后来做生意失败,也是债主临门。故事短短在几年之间,这个故事重演,因果故事重演。

因为他做生意也需要贷款,所以他又把这个房子拿去向银行贷款,他钱又不够用,又去叫第二胎,跟别人借钱,换他跟别人借第二胎,也是他认识的朋友。然后他后来缴不出利息,他的房子又被拍卖了。他一样跟上一次第一代的那个主人讲的话一样,他去拜托,现在算成他是第二个主人嘛。拜托第三个要来借他钱的,第二胎那个债主说,你再多填二百万让我东山再起。第三位那位屋主就跟他讲一句话说,我才不愿意这样。他说,我当然填愈便宜愈好。后来房子就被拍卖掉了,房子又被第三个人夺走了,他只不过是住了几年而已。

然后他太太就是因为这样的打击,本来二十几年都没有事的,血癌发作,后来就死掉了。死掉以后很可怜,因为他已经走投无路,然后他又没有钱处理他太太的丧事,他就躲起来,跟他儿子切断父子关系。因为银行会继续再追讨,从他追讨到他小孩的薪水,银行的薪水,他小孩子是在银行上班。那后来我知道这个消息以后,我知道他没有钱处理他太太的丧事。因为他怕亲戚朋友知道,他躲起来,躲在我们新北市三峡山区的一个小房子里面。那工厂当然就不见了,结束了。

后来我就帮助他太太包括助念,在台北板桥殡仪馆帮她助念。因为没有地方可以助念,因为没有房子,房子全部被人家拿走了,他也没有地方可以容纳尸体。所以就是在台北板桥殡仪馆助念。我还送她一个骨灰坛。然后他说,他怕亲戚朋友知道这个丧事,所以不敢通知亲戚朋友。我就发动莲友,然后我做维那,我请我一个莲友打木鱼,再请他帮忙请一个法师来主法,在台北板桥殡仪馆帮她做一个最简单的告别式。

我们台北分成甲级、乙级、丙级,我就给她选个最简单的丙级厅,帮她做告别式。但是也很庄严,二、三十个莲友去跟她念佛诵经。然后我跟我另外一个做葬仪社的莲友讲说,你不要跟他收太多钱,成本就好,因为他已经走投无路了。所以你想想看,他以前把人家赚来的钱,全部又不见了,就这里讲的,‘而所取之财,不亦终归乌有乎?’“乌有”就是化为乌有。

后来他就梦见他太太,当时他就开始跟我共修《地藏经》。我说,你要好好修行,你求地藏王菩萨,然后你诵《地藏经》来消业,你做了这些不好的事情。他这个也算是“杀人取财”,对方烧炭自杀,因为你逼债,他想不开就在里面烧炭自杀,那不就等于“杀人取财”?那这跟杀人没有什么两样。你说,我是讨债啊。问题是他死掉了,那就是杀人取财,害死一条命。

我说,你跟我共修《地藏经》。他梦见他太太被两个人押著,就是无常大鬼,然后满脸愁容。因为他太太跟他感情非常好,那他就跟我讲一句话,他很怨叹。他说,我曾经梦过老师父,老师父往生的时候,旁边两位护法金刚,就是我们一般看的像天神一样在保护他师父。他说,怎么差那么多?我太太死了以后变两个无常大鬼押着她。后来我就告诉他说,你诵一百零八部《地藏经》给你太太回向。结果他真的诵一百零八部《地藏经》。结果他在最后一百零八部《地藏经》诵完以后,回向完毕,他太太穿海青,胸前挂一百零八颗念珠,在梦中示现给他看,旁边那两个无常大鬼不见了。你看这么神奇,不可思议。所以《地藏经》跟你讲,神通不可思议,智慧不可思议,慈悲不可思议,是讲地藏王菩萨。

那后来我就告诉他说,从此你要老老实实地,你要重新再把自己的心地要修好。我说,你从《地藏经》下手。我说,如果你还有福报,就可以东山再起。那以前所欠人家的债,你要好好跟银行谈,看要怎么还?你还是要还给人家。后来他就这样,不断跟我一起共修以后,他每个月都诵《地藏经》,每天都诵《地藏经》。那我有读诵那个《地藏经》CD嘛,早期读诵的《地藏经》CD,后来改成DVD。

所以他那个《地藏经》CD在车上放,放到那CD带都坏掉。你看他每天无时无刻不在诵《地藏经》,他没有诵就在听。他是做布料的,他就批发那个大块的布料,然后再卖给加工厂去做衣服。他就经过这样不断的忏悔、改过、修行,然后慢慢再起来以后,最后他买了一部车。现在工厂也恢复了,机器又买回来了,又继续生产了,开始又有订单。这就是改变命运,就是《地藏经》讲的从心地下手。这是真实的故事,来跟各位讲说《感应篇》所讲的都完全是事实。

那么在中国大陆所编的《太上感应篇新证》里面,我们这位编者他讲,他说,有的人心肠很狠毒,为了中饱私囊,故意设计杀害别人,以夺取他人的钱财;或者为了谋取高位,故意陷害别人,以夺取他的官位。这位编者就分析了,他说,夺取别人的钱财算是恶事,如果你再杀人的话,那就杀人取财,那就是大恶。进到人家的房间去把人家抢劫,又抢钱财,这叫杀人取财。这是一种很明显的杀人取财的事例。

但是他说,现在这个社会上,不就都这样发生很多这种类似情形吗?比如说,第一种,做生意的为了打击对手,雇人把对方杀死或是害死,自己一个人独霸市场的配额,这也是一种杀人取财。第二个,司法人员,收受人家的贿款,把加害人判无罪,重判另外一方,结果就造成另外一方自杀死亡或是怎么样,或者是他被判死,这也是杀人取财。

那么第三个,就是刚才我们讲过的庸医,他昧著良心贪图暴利,用假药给别人治病造成死亡,这也是杀人取财。第四,恶霸强占别人的资产,让对方生活走投无路,死亡,这也是杀人取财。那么杀人取财的人,天报、果报非常迅速。他夺别人的钱财跟性命,到时候都要还命债跟钱债,还要到三恶道去受无量的苦,还有“等流果”的果报。“等流果”就是来世还要一样受这样的果报,这叫“等流果”。

那么这位大陆《太上感应篇新证》的编者又分析了,他说,也有另外一种,比如说什么?就是官员打击下属,让他失去工作,没有收入,让他流离失所,这个就是第一种,逼他走投无路。第二种,就是他对方不送礼就被下岗,这个中国大陆的名词叫做下岗,我们台湾就是离职,没有工作了,这叫离职。他说,不送财物就下岗,失去工作,他说,这也是一种杀人取财。或者自己不使用的干部,也不许别人用,用官势权力压迫下属退休,这都是属于杀人取财的一种。

他特别举一个例子,我们刚才这边有讲说:“庸医为财,致人于危急之时,皆是从财起见”,就是看了钱财而害人。那么他这里举了一个公案,他说,在《近代果报录》里面有记载这一段。他说,有一个叫叶伯皋这位先生,他是以前军阀。以前在中国,我们民国初年的时候,军阀割据。当时在军阀割据的内战里面,各地方富有的人家都避居到青岛,中国青岛这个地方很多。

那么有一天清晨,青岛市的近郊,有一个人把私生子弃置在路旁,丢弃在路旁。然后在那个小孩的身上,在那个婴孩的身上绑着钞票七百元,上面写着说:“求仁人君子,善抚此孩,洋七百元,以为酬报。”他说,希望有仁人君子能够帮我抚养这个小孩,我这边送大洋七百元,希望你们帮我养这个小孩,我做为报酬。

某甲刚好经过那个地方,看到婴孩身上绑着钞票,他不但没有发救护的善心,反而起了一个狠毒的念头,萌起毒念,把小孩子踏毙,当场把他踏死,把这个小孩子踏毙,踏死。然后把七百元大洋就拿回家了。回家以后,他很高兴,就拿个五块钱,给他八岁的儿子。他的儿子非常地高兴,喜极而跳,跳起来,结果不小心失足堕楼,失足堕楼以后,就掉到楼房的底下,脑浆迸裂而死,摔死了。

某甲非常悔恨,就把他在路边踏死那个婴孩的事情告诉他妻子。他的妻子非常痛恨他做这个恶事,以致造成自己的儿子立时遭受跌毙的恶报,要跟他拼命。他老婆要跟他拼命,哭闹不休。给员警听到以后,拘捕某甲,以杀人等罪送法院讯办。这是真实的果报故事。

其实这道理很简单,那位私生子也是一条命,你为了七百元当场把他踏死,你以为他就死掉了吗?你以为人死了,一了就百了吗?不是。老法师说,一了不是百了,是没完没了。因为灵性是杀不死,灵性是不灭的,灵性是杀不死,灵性它无形无相,非色声香味触法,非青黄赤白。就是我们迷了以后叫灵魂,悟的时候叫灵性,你执著了就变成灵魂,不执著变成灵性。灵性就是佛性,就是佛,灵魂就是众生、凡夫。

你以为他是一个小孩子,这么一个小的小孩子,你把他踏死就死掉了。他没有死,他的灵魂就跟着他回家了,跟着这个某甲回家。他当时起瞋恨心嘛,当场你杀死我,那我也让你小孩跌死,这叫鬼神捉弄,这叫百分之百的现世报,非常可怕。这就是什么?“杀人取财”,为财杀害别人的生命,这个就是我们中国大陆的这位编者,他所讲出来的真实故事。

我们现在看第二段:

【刘钥匙。放债为业。有借债者。积年不问。忽一日执券算之。即倍数极广。既偿未毕。即以年系利。略无期限。遂至产尽。负债者。往往滨死。后钥匙死。邻家生一犊。有钥匙姓名于肋。日受债家鞭使。体无完肤。夫人间征子母。茍存恕心。亦是随处作方便。然无奈其知而不为何也。】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刘钥匙’他是中国陇右人,就是甘肃省水门村那边的人,叫“刘钥匙”。他本来的名字不知道,姓刘,只知道他姓刘,“钥匙”是人家给他取的名字。他是以举债为家,就是放高利贷,所以累积了很多钱,累积千金。他常常去把别人的钱财变成他的钱财,就好像拿了钥匙到别人家的柜子里面去打开,把别人钱财拿走,他这个高利贷是这样做的。所以人家给他取一个不好的名称叫“刘钥匙”。他就放高利贷,他的名字是这样来的。

我们看再来下面,‘放债’就是高利贷,我们台湾叫高利贷,就是借钱给人然后收取利息。

‘积年’就是多年。

‘券’就是凭证。

‘以年系利’,“系”就是计算利息那个意思。

‘略无期限’就是毫无期限。

‘产’就是产业、家财。

‘滨’,‘负债者往往滨死’,“滨”就是逼他死亡,“滨”就是靠近,比如我们说海滨。所以“滨”就是逼近、靠近的意思。

‘邻家生一犊’,“犊”就是小牛。

‘鞭使’就是鞭打使唤。

‘夫人间征子母’,“征”就是征收,我们一般讲的索取,比方说放高利贷,要索取人家高额的利息,这个叫“征”。那为什么叫“子母”呢?“子”就是利息,“母”就是本金。这个地方你不能把它当成母子,就很奇怪了。所以“子”就是收取高利贷的利息,“母”就是本金。

这一段的白话解释,我们来解释一下:

从前有一个叫刘钥匙,平时以借钱给别人收取利息为本业。有人向他借钱,他几乎好几年都不问,好几年都不追讨,他是故意的。忽然有一天才拿着这个借据来跟你清算,那就多出当时借款的好几倍了。在清偿一部分以后,‘既偿未毕’,在清偿一部分以后,其他未还的部分,他就以每年来计算利息,“以年系利”。在长期利息的压力之下,到最后财产都被他算尽了,就是“遂至产尽”。那些负债的人往往被逼得无路可走的地步。

后来刘钥匙死掉以后,邻家生出一只小牛,在牠的腹部有刘钥匙的名字,每天受到债家的鞭打,可说是体无完肤。其实人间那些做高利贷的人,如果能够心存宽恕,还可以随时随地做一些方便他人的事情。然而无奈的是,有些人虽然知道这个道理,但是他却不肯去做,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这一段在讲放高利贷的果报。

我们再看下面这一段:

【扬子江。舟人龚僎(撰)。乘大风。挤一巨商于水。取其资。成富室。居维扬。生一子。既长。视父如仇。僎忿怒。叩乩仙。仙判曰。庚子八月西风恶。扬子江中波浪作。二十年前一念差。贵君试把心头摸。僎(撰)大惊。弃家去。不得其死。夫谋财不能自用。仍为怨家所有。所落下者。二十年提心吊胆。及不得其死耳。且阴司尚未算帐。其苦当奈何。】

这一段就是也是谋财害命,后来被害的人到他家当他小孩、当他的儿子,再把钱财要回去。那重点是鬼神后来把它点破,就神把他点破。

我们先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扬子江’就是长江。

‘维扬’就是现在讲的扬州。

‘乩仙’就是我们民间比较流行的一种,旧时迷信求神降示的一种方法。两人扶一个丁字的木架,放这些沙盘,然后神就降至,在木架上划字,另外旁边有一个人翻译,就看那个沙里面字写什么?这样帮人家释疑治病,或者预卜吉凶,一般我们称叫扶乩或是扶鸾,这叫“乩仙”。

‘西风’就是恶势力,比如很凶恶的风叫“西风”。风刮得很大、很凶恶的风叫“西风”。

‘不得其死’就不得善终。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在长江那一带,有一位船夫叫龚撰。有一天他趁著大风吹袭的时候,将一位富商挤落在水中,取走他的钱财。船夫后来就成为当时很有钱的人,就成为富翁,就搬到维扬去住。后来生下一个儿子,长大以后,看到他的父亲就像看到仇人一样。龚撰非常生气,就去问乩仙。乩仙就说了,“庚子八月西风恶”,在庚子年那一年的八月,有一天西风狂作,恶劣的天气里面。‘扬子江中波浪作’,在长江滚滚的波浪中你所做的事情。

‘二十年前一念差’,至今刚好满二十年,从前因为一念的差错。‘贵君试把心头摸’,请你好好摸摸自己的良心,想看看,你有没有做什么亏心事呢?这个神跟他这样讲,龚撰大惊哪,为什么?我们说,天知、地知、你知、鬼神知,你以为没有人知道吗?他当时在长江里面利用西风,狂风大作的时候,把这个人推倒,他以为都没有人看到啊。诶,大海里面都没有人看到,旁边都没有船啊,他不知道老天在看。所以龚撰他当然大惊。他就离开他家里,离开他家以后,最后不得好死。

这里讲,其实谋财害命,自己是用不到的啦,最后仍然归怨家所有。所落得的下场,是二十年来的提心吊胆,天天提心吊胆,以及不得好死罢了。阴间冥司还没有给你算帐,将来的痛苦还不知道如何呢?

我在“明因果,解业力,幸福圆满人生”里面,当时在二0一0年,在香港佛陀教育协会讲“明因果,解业力,幸福圆满人生”,我就用到这个公案。因为当时我是有讲一个林口厨师的命案。林口厨师赚很多钱,后来被他的儿子杀死,他儿子勾结他同学,他儿子杀他父亲、他同学杀他母亲。他的父母总共被砍各五十刀,手脚都被砍断,连脖子都快断掉。因为他爸爸是做办外烩的厨师。我们台湾办外烩就是人家有婚事、有丧事,他就帮人家办桌,几十桌的餐桌,都是办外烩,赚很多钱。被他这个,因为他元配离婚了,再娶一个太太所生的小孩杀死。

这个地方我们说,乩仙来跟他讲二十年前的事情,就是印证了我们讲的,举头三尺有神明。我也曾经在讲“X档案”里面有提到这个故事,在“明因果”里面有提到这个故事。就是发生在我们台北港的一位王姓的司机,被他的同行害死,弃尸在我们桃园的芦竹乡竹围港的出海口。当时检察官去验尸的时候,看不出来到底是意外死亡呢?还是投河自尽?看不出来。

后来怎么破案的呢?也是鬼神讲出来的,神讲出来的。这个王姓的司机的太太,就是不相信他先生会意外死亡,或是投河自尽,就到处去找证据,到处去问神。当时加害人是他同行的一个姓宋的,还有一个姓陈的主嫌。这个姓陈的主嫌叫这个姓宋的,把尸体丢弃在桃园的芦竹乡竹围港的出海口,还把他的手机拿过来。然后这个姓陈的就非常奸诈的,就人在台北县的三重,我们现在新北市的三重,拨电话给尸体,大体,就是放的那个地方,就是出海口那个地方。他就叫那个姓宋的把手机拿起来接听,但是不要出声音,保持二十秒的空白,他要制造不在场证明。

他以为没有人知道,天衣无缝啊,姓陈的真的打电话给被害人,被害人都已经死掉了,怎么会接手机呢?当然是他的共犯姓宋的来接,但是不出声音。然后将来警察问到他的时候,他说,我有不在场证明,那这样就没有办法办下去了。确实后来警察也办不下去,因为没有证据。后来就是这位王姓的被害人的太太去问神,神跟她讲说,妳先生不是意外死亡,也不是投河自尽,是被人家害死的,而且害死他的人,两个人。你看厉害不厉害?我们台湾话就很准啊。

这就告诉我们什么?关圣帝君有一个《觉世真经》里面讲这一句话,它说,天知、地知、你知、鬼神知。如果你想到这样的话,有鬼神在看的话,我们常一般讲的,天眼洞视、天耳彻听,“人间私语,天闻若雷”。人间讲悄悄话,你不要跟别人讲好不好?天上都知道,像打雷一样。所以这个公案,跟我们讲一个很明显的因果故事。

那他后来,他夺了他钱财,他又来投胎当他小孩。这在《文昌帝君阴骘文》里面有讲这句话。首先你要先明白,如果你为了钱去害死别人的性命,你所用的,当然这边讲,这个钱也是用不着的啦,换来只有二十年的提心吊胆,最后这个钱还是要怨家所有。那你就必须要明白三世因果。《文昌帝君阴骘文》里面讲,它说,个人的财产是按照个人的福力,就是福报,他福报的力量有多少,他就有多少。它说,不是你去谋,非设谋可得者,不是你用奸诈的巧计、计谋,去把它夺过来可以拿到的。

孔子讲一句话:“富而可求,执鞭亦为;如不可求,从吾所好。”这是孔子讲的。“富而可求,执鞭亦为”什么意思呢?他说富贵如果可以去求得的话,那么即使我去赶马车,我也愿意啊。对不对?如果不可求,如果富贵不可求,不能求得,那我还是要坚持我自己的志向,去做我喜欢做的事情。孔子讲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富贵是你过去生财布施的结果,富贵如果是可以用求来的,那做赶马车的也可以求财,对不对?孔子说,那这样我也愿意。

孔子是个圣人,他不是不明白因果道理。如果不能够求来的,那我就按照我自己的志向,我好好发愿去做好事。不可求嘛,那我就好好发愿,我重新立愿,我好好去做,做君子、做圣、做贤,坚持我自己的志向,去做我该做的事情,就是“从吾所好”这个意思。它说,求既然还不行,怎么可能还有谋害呢?“况于谋乎?”

各人的财产来源于各人的福报,不是用计谋可以得的到的。何况大部分的人去谋别人的财产都是为了贪,“大扺为室家之计”,都是为了想把这个家做得更富有、生活更富裕。甚至把这个钱财希望传给他的子孙,“欲以传诸子孙”。那至于他变成他妻孥,他妻子儿女的走狗,“所弗计矣”,他已经不去想这么多了。

《毗婆沙论》里面讲,《毗婆沙论》说:“家中父母兄弟,妻子眷属,唯增贪求,无有厌足。”“若识得子女是索债之人,室家是怨业之薮,则大梦顿觉,沉疴忽疗矣。岂为其多结怨仇,广行众恶乎?”谋取别人的财产,大部分的人都是为了想把家庭的利益摆第一个,想用富贵跟财富来炫耀别人,想要去夺那个不该得的钱财,或者想要传给自己的子孙,甘心做子女、妻儿的走狗。

《毗婆沙论》里面讲,它说,家中的父母兄弟,妻子眷属,贪得无厌,从来不会满足。如果看出子女是讨债的人,家庭是怨业的根源,你就要大梦顿醒了。久病立愈的意思就是说,“沉疴忽疗矣”,什么意思呢?就是你的无明习气、你的妄想执著,就放下来了,你大梦就醒来。大梦是什么?大梦就是你的妄想、分别、执著。它说,你怎么为了钱财跟人家结怨仇呢?“广行众恶”呢?那么这一段是《文昌帝君阴骘文广义节录》里面有这一段的,告诉你钱财不是用抢的、不是用夺的,要得财富一定要从财布施下手,这老法师一再讲的。

我们到现在都在讲古代的公案,我现在讲一个真实的现代公案。我一个朋友,这个我在讲因果里面也有讲过,在我们台北天母。他早期非常地辛勤努力,也买了很多产业。他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是讨债来的,赌博输了很多钱,二儿子很乖巧帮他做生意。那当时我是在士林分局当督察组长,这位富人他是我们当时的士林分局的义警分队长。

有一次我去查勤,派出所的所长他跟我讲说,那个义警分队长已经自杀死了。我问那个所长说为什么自杀?他说,被他的大儿子害死了。当时他还没有自杀的时候,他就有一次请我吃饭。因为他本身都打胰岛素,他有糖尿病,肾也不好,所以就注射胰岛素,所以他什么都不能吃,看着我吃。当时我还没有吃素,当时我就知道他很有钱。他大儿子输掉的钱,总共我们这位义警分队长,身家大概有三亿左右的台币,他的大儿子赌博输了一亿。然后他就非常地气愤,把他大儿子就软禁在我们台北市士林区的延平北路,叫人家看管,软禁。

但是业力牵引,就像我们一般的巡弋飞弹一样,业力是不可思议的,《地藏经》里面讲业力是不可思议。结果他的儿子被软禁在延平北路,最后还是被这些赌徒找到,再把他带出去赌,又输了台币一亿。所以他总共三亿的身家,被输掉两亿。这位分队长非常地伤心,有一天就穿白色的衣服、白色的裤子、白色的鞋子,把房地产都过户完了以后,在他的自家豪宅的地下室,吃了三百多颗的安眠药自杀。他的车子刚好是奔驰的,朋驰的白色的车子。后来他在停棺期间,他的大儿子拜托所长说,可不可以请人帮他守灵?一天五百元。那个所长看不下去,说他不孝子。

那么这个故事,后来我在去年二0一四年,我到日本太和净宗学会,请我去带共修,演讲。当时我是在日本东京的一家禅东院,一家佛寺里面带共修,大概有二百多人,太和净宗学会的孙会长请我去。我在讲这个故事的时候,因为刚好那个禅东院的住持是日本人,所以当时在致欢迎词的时候,有请一位台湾台北移民去东京的女子当翻译官。后来我在讲这个因果故事的时候,就是讲天母这个因果故事的时候。那位翻译官的女子,台湾的移民就跟我讲,她说,黄警官,你晓不晓得?你讲的那个故事的当事人,曾经在早期骗过我祖母跟我舅舅,骗了将近一两亿的钱财。

我说,怎么骗的?我说,真的是这个人吗?妳会不会听错?她说,绝对不会错,你讲的人、事、时、地、物都对。她说,我知道这个人是谁。因为她也是台北人。她说,早期我祖母辛辛苦苦赚来的钱财,我们都是买田地的。她说,你讲的那一位分队长,那个人他把我的舅舅带出去赌博输钱,然后再并吞我们家的财产。其实因果就是现世报,他当时骗人家的钱财去赌博,换成他的大儿子,也被人家骗去赌博输钱,然后他所得的钱财,又全部化为乌有。就是这里面讲的,‘谋财不能自用’,所以这个就是真实的一个公案。

好,那在《文昌帝君阴骘文》里面有一篇叫“执枪自刃”。有一位叫梁石柱这位睢陵的富商,他有一个儿子,非常疼爱。在清朝顺治末年,儿子十九岁的时候得了重病,梁石柱非常伤心。儿子突然间叫他爸爸的名字,他说,我前世是徐州的某某人,我有三百金,跟你一起去做生意。有一次我得了痢疾,中途我上厕所,你乘机用一个锋利的刀子刺我胸膛,我就死掉了。你为了掩盖罪状,你还把自己的手割伤,表示说、证明说我们两个人是遇到强盗,你抵挡强盗,你被杀伤的。这是第一世。

他说,后来我死了以后,我一样投胎到睢陵一个姓王的家里,二十年前的王某就是我。你后来比我慢了三年你也死掉,你也跑到睢陵来投胎。真的是寃家路窄,都投胎同一个地方。就是现在的你,我找你找了很久了。有一次我在柜台遇到你,我看到你,我就非常地生气,我就出拳头想打过去。所以有时候我们看到某一个人,我们觉得跟他话不投机半句多,马上两句话就吵起来了,诶,你小心,他搞不好就是你前世的寃亲债主。有些人就是跟你很投缘,两句话就好像亲戚一样,好像我们哪个地方见过?我们什么地方见过面?搞不好是过去生的眷属。

他说,我在那一世的时候,我就出拳要打你,你因为你跟我素不相识,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这样做,你也不介意。后来我回家以后我就很愤闷,几天以后我就死掉了。那这个就第二世了。第三世找到因缘了,我到你家投胎了,就是讨债的时间到了,我到你家去当你儿子。这个叫什么?已经隔三世再来要债。他说,我今年刚好满十九岁,我小时候出生的时候长痘痘,你花了一笔钱;你请老师教我,帮我娶太太,用多少钱;我考试、拜老师,花多少钱。另外还有一些零星的花费,到现在加起来,总共是你前世欠我的债,三百金都满了,我要走了。

但是你的命还没有还,你只还钱债,你还欠我一条命。因为你这几年对我非常地好,我实在不忍心杀你。我想离开你到别的地方去,但是我担心阴府不会宽恕你的,所以我把这个事情讲出来。说完以后就死掉了。这位梁石柱日夜痛哭,就对别人说了,他说,我的儿子非常孝顺聪明,他怕我悲痛,就故意编这个故事来骗我。他说,哪里天底下有这样的父子关系呢?其实他自己心里有数啦,但是他因为他已经第二世了,他也有隔阴之迷了。他第一世抢他的三百金,到第二世他投胎了,他也忘了。这个被害人是投了三世,才当到他的儿子。

后来这位梁石柱先生就磨一支枪,那个枪是古代尖尖刀枪那个枪。有人问他说,你要干什么呢?他就告诉他家里的佣人说,今年是灾荒的年,我很怕这些盗贼会出现,所以我要拿来自卫的。其实他是准备要自杀了。有一天他就把枪柄顶住一头,尖尖的那一头顶住他自己的胸口,另外那一头就顶住墙壁。然后他就讲一句话,他说,儿啊,你让我自己撞上去吧,后来就用力一顶,那个枪锋就插进去以后,枪尖插进去他的胸膛七、八寸,钉进那个脊椎骨里面,就是他前世杀害那个人的那一报,要还这个命债。

这是在《文昌帝君阴骘文广义节录》有这一篇故事。所以佛经上讲说:“假使百千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逢时,果报还自受”。欠命债要还命债,欠钱债要还钱债。《红楼梦》里面讲说,老和尚讲说,欠眼泪要还眼泪。这个是因果真的是很不可思议,你没有办法去解释的。

再来我们看第四篇:

【一卒早行。至棘野。有賷轻资者。见卒来。疑有他志。匿棘中。卒亦暗不辨也。第闻行止声。近身不见。恐是虎豹。因以鎗徧刺丛中。中之拽而出。则死矣。方知其误。既无奈何。取其囊中金。弃尸于棘。人莫之知。卒由是家富。妻生一女。卒一日在门首。忽见所刺人来。亟阖户窥之。竟入对门皮匠家。遂生子。卒知因缘。厚遇匠。爱其子。以女妻之。匠喜。令其子事卒如父。卒后饮酒而卧。盛暑汗涌出。匠家子侍侧。微以刀刮去其汗。卒醉中不辨何物。以手击之。刀入腹。未即死。呼家人言其故。女卒归之。并家私还焉。】

好,我们来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卒’就是一般的差役,在官府当差役的人。

‘棘野’就是有芒刺的草木,旷野或是荒野,这叫“棘野”。

‘賷’,‘有賷轻资者’,“賷”就是挟著、挟抱、怀持,这叫“賷”。“轻资”就是以便于携带的财物。

‘他志’就是别的想法,企图。

‘第闻行止声’,“第闻”就是只是听到。“行止”就是行步止息。

‘近身’靠近身体。

‘鎗’就是古代一种尖头有柄的刺击的兵器。

‘奈何’就是办法。

‘门首’就是门口。

‘亟’就是相对快速的,“亟”就是快速的。

‘阖户’就门关起来。

‘厚遇’特别对他优厚的待遇,对他特别好,这个叫“厚遇”。

‘妻’就是嫁给,嫁给谁。

‘侍侧’就是陪侍左右。

这个‘卒’就不是官差了,这个“卒”就是最后。

‘女卒归之’,这个“归”就是古代女子出嫁叫“归”,我们一般叫归宁。

‘家私’就是家产。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从前有一个官差,早上起来外出,走到一个满是荆棘的野外。这时有一个身带钱财的人,看到官差来,他怕他起了恶念头,就藏匿在草丛中。官差也不清楚那是什么,也没有去辨别,只听到有行动的声音,走近一看又没有,又不见了。他怕是虎豹藏匿在其中,于是用那个鎗在草丛中到处戳刺。结果刺到了,将他拖出来,原来是一个人,已经把他刺死了。这个人已经死了,才知道是误杀。既然无可奈何,就取下他囊中的金钱,将尸体弃置在荆棘中,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

官差从此家中变成富有。他的妻子生了一个女儿。官差有一天在家门口,忽然看到被他刺死的人来了,就赶快将门关上。事实上他是看到那一个被他刺死的人的中阴身,那个人已经死掉了。可是我们知道,我们常讲的去后来先做主公,李炳南老师讲的。“去后”就是人要死掉的时候,最后离开的就是那个中阴身,就是那个灵魂,我们佛家讲神识,叫“去后”,最后走。“来先做主公”,“来先”就是还没有来投胎的时候,他就已经在旁边等了。他跟这个父母有缘,他就在这边等,准备要投胎转世了。

就像天台宗的倓虚老法师一样,因为倓虚老法师他的俗家的父亲,曾经到附近的观音庙去求子。那么有一天倓虚老法师俗家的妈妈就作了一个梦,就看到一个梵僧,就是一个印度来的出家人,走进去她的房间。然后就跟倓虚老法师的妈妈讲说,妳房子借我住。倓虚老法师的妈妈说,不行,要我们家男人答应才可以。他说,妳说可以就可以。他说那个房子就是指她的肚子,那倓虚老法师的妈妈以为是住的这个房子。后来他爸爸就梦见那个梵僧,走进去他太太的房间,后来就入胎了,出来就是倓虚老法师,他的俗家名字叫王福庭。

我们也讲过他的故事,他曾经下过地狱,被阎王问案。他说,他以前他舅舅跟他讲。因为他姓金的同学后来也是流行病死掉,他非常害怕。当时他舅舅教他读一千遍的《高王观世音经》,他说,读一千遍的《高王观世音经》就不会死掉。所以他后来阎王在问他的时候,他就跟阎王讲,他说,我读一千遍的《高王观世音经》怎么没有给我延寿呢?阎王说,有啊,你十七岁本来就应该死掉,现在二十二岁,延了五年的寿命。他说,这样好不好?我再念一天十遍的《金刚经》,你放我回去。阎王知道他是未来的天台宗祖师,他说,好,好,后来又叫鬼差把他送回来,他回魂了。这是很有名的倓虚老法师曾经到地狱的故事。

所以你看他这个官差,他看到以前被他刺死的那个人来了,而且是到对面的皮匠家,做皮匠的,大概是做一般我们讲,古代的那种用皮去做皮包啦、皮箱之类的皮匠家里。他看到那个人,走进去对面那个皮匠的家里,不久皮匠的太太,就生出一个儿子,就是被杀这个人来投胎了。诶,祂还选他家对面来投胎。官差他自己知道啦,为什么?他做亏心事他知道嘛。所以他自己知道这件事情的因由,所以他对皮匠特别好,对皮匠的儿子也非常疼爱他,而且答应把他的女儿嫁给他的儿子。皮匠很高兴啦,就叫他的儿子要事奉官差像自己的父亲一样。

有一天这个官差喝醉酒在睡觉,因为夏天流很多汗,炎热的夏天,汗水像泉水一般这样涌出来,皮匠家的小孩就在旁边侍候。这很奇怪,他照理讲应该拿扇子才对啊,他竟然拿什么?拿一个刀片。皮匠的儿子在旁边侍候,轻轻用刀刮他身上的汗水。怎么会用刀去刮呢?这就是因缘果报已经现前了。那官差在酒醉当中,不能够辨明是什么东西,就大力用手一击,那个刀子插到肚子里面去了,就插到肚子了。没有马上断气,马上呼叫家人过来,他把这个事情全部都说清楚。后来他的女儿就嫁给皮匠的儿子,所有的财产又归还给他,又还回去了。

那这个地方,《文昌帝君阴骘文》里面有讲,这个道理我们来分析。他说,阳间有忘恩负义的人,阴间没有扺赖不还的债,世人只知今生的债重,不知道来生的债更重。讨现世债的人站在门口,“不敢入内”。我们对这个世间来讨债的人,如果站在我们家门口,我们都觉得很讨厌。但是如果到你家来投胎,投胎来讨前世的债的,他就不是站在门口,直接到你的房间里面去,债主直接进入你的房间。然后他一出生以后,就“安然高卧”,躺在床舖上。

这个欠债的夫妇两个人,就要百般的珍惜,要疼啊,哎呀,儿啊,子啊,就开始要去疼爱他了,“乳哺怀抱”。等到年纪长大以后,这个儿子再把你的家产田园全部荡尽,全部花完。就像我刚才讲的,天母那个义警分队长一样,把他父亲的钱财输掉两亿,就是全部把他的家产田园全部荡尽了。不留一针一线,不跟你留一针一线,全部把你用完。你只好把这个钱财让他全部都花完,全部交给他。你回想半生的忙碌,这么辛苦的赚钱,无非是“借本求息”。“借本求息”是你拿别人,害别人的命来当本钱,这叫“借本求息”。枉为别人作牛马,难道不是很愚蠢和可哀吗?

老法师有讲过一个上海的故事。老法师说,世事无常。他说,世间事,老法师说,其实都是因缘果报。他说,只是一般世间人对这种因果的事情知道得不踏实。因为我们什么?因为我们没有智慧,我们都有隔阴之迷,而且因果本身是错综复杂,有现报、有生报、有后报。现报,现在做现在报;生报,现在做下一世报;后报,现在做好几世以后才会报。

老法师说,早年有一位上海叫邬余庆这位老居士,他就讲过一个真实故事。他说,在抗战初期,在上海认识一个商人,这个商人做生意做得很好。他的小孩子是独子,非常地顽皮。小孩子有一天,他去上学的时候就带了十块钱,结果十块钱就掉在地上。有一个人就跟他父亲认识,就把这个十块钱捡起来,就跟这个小孩子说,你叫我一声伯伯,我把这十块钱还给你。这个小孩子说,这个小孩子也是很调皮,因为他有钱嘛,他家里爸爸有钱。他说,换成你叫我一声伯伯,我再给你十块钱。他说,老法师说,顽皮到这种程度。

那么有一天这位商人在做生日,请了很多朋友过来。他突然间看到这个小孩子的面貌,非常惊讶,当时他向大众宣布,他把所有钱财要给这个小孩子。后来他跟他朋友说了,他说他的财产,他为什么呢?因为他当时,上海这位商人他做生日那一天,他看到他小孩子的脸的时候,他根本就看到他前世的老板,那个德国人。所以他才会当众宣布,他财产全部给这个小孩子。

照理讲,他也是会给他小孩子继承,但是他在众人面前,要表法这个因果。为什么?他后来才把这个故事讲出来。他说,在二次世界大战以前,他是帮一个德国人做事,在上海。那个德国人后来要回去德国,要回去德国以前,他有叫他把公司的业务先暂时代理一下,就是这位富商。他说,你代理以后,我将来还会再回来。结果没有想到,这个德国人回到德国以后就死掉了。所以这个公司跟钱财就全部变成这个中国人的。后来就生出这个儿子出来。就在他做生日那一天,他看到他的儿子的脸突然间变成他那个德国人的老板,他就知道说,是他老板来投胎当他的儿子,要把公司跟钱财再要回去了。所以上海这个商人就当众这样宣布,事实上就是表法这个因果。

所以老法师说,他说,佛讲一家人,当父子、夫妻、兄弟,都是报恩、报怨、讨债、还债。所以这个小孩子是来讨债的。他说,因缘果报丝毫不爽。他说,我们明白这个道理,就联想到,若我们得罪人、我们欺负人、我们陷害人,这个人要是投胎到自己家里来,就必定造成家破人亡。所以任何人在这个世间,绝对没有吃亏的事情,也没有谁占得了便宜。所以施恩给别人、帮助人,会有回报,欺负人、糟蹋人、侮辱人、陷害人也会有回报。若回报得恰如其分那也就罢了,他说,往往在报复的时候,往往都过了头,就变成生生世世的互不相让,冤冤相报,没完没了。

国与国之间的战争也是这样,两国百姓也是没有什么冤仇,有冤仇的是那少数几个人。因为他有权力,就让许多人遭受灾难,伤害了许多人的生命财产。这种人遗患无穷,哪里有不堕地狱的道理呢?所以老法师说,我们明白这个道理,了解事实真相,就晓得这桩事情不能做。

所以六道轮回就是恩恩怨怨,互相酬偿而已。我们明白了,就要学习放下。因为六道轮回,你的眷属,冤亲债主、家亲眷属,乃至于你的很多的冤亲债主里面,事实上就是一种恩恩怨怨,互相酬偿。老法师说,我们如果明白这个道理,我们要学会放下。怎么放下?老法师说,如果是你欠别人的,你就好好还给别人;如果是别人欠你的,你要讲说,那我不要了,我要去极乐世界,不要再冤冤相报了。

老法师说,世间不好玩。佛菩萨看得很清楚,给我们指出一条光明大道,就是大乘佛法。十方诸佛刹土在大乘里面最殊胜的地方,就是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不仅释迦牟尼佛为我们亲自介绍,鸠摩罗什翻译的《阿弥陀经》,六方佛赞叹,玄奘大师翻译的《弥陀经》,也是十方佛赞叹。鸠摩罗什是六方佛赞叹,玄奘大师翻译的是十方佛赞叹,《无量寿经》也是十方佛赞叹。一切诸佛如来都劝我们求生弥陀净土。这是老法师对我们的鼓励,永脱轮回。

禅宗里面讲,迥脱根尘,二死永亡,就是分段生死、变易生死永远都结束。凡夫叫做分段生死,比如说我们一期一期的寿命,在六道里面,你到天界当天人,寿命比较长。福报享尽的时候,还是要再贬坠。你当人,那最多一百岁,有时候出生就死掉,有时候中年,这一期一期的生命,这叫分段生死。菩萨呢?菩萨还有尘沙惑,未破根本无明,所以他还有变易生死。只有佛他破四十一品根本无明,见思惑、尘沙惑,分段生死、变易生死,永亡。所以这个就是老法师对我们的开示。

接下来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目连尊者。晨出城。见一饿鬼。泣告曰。我之此身。有类块肉。无有手足眼耳口鼻等。被诸禽虫。常时噉食。何罪所至。目连曰。汝前生行医。不精其术。妄投药饵。使病者不生。故至于此。宋范文正公。不为宰相。愿为名医。以其救人多也。近世庸医。不知此意。惟识重财。多犯七杀。如病证原有缓急。今乃缓其所急。急其所缓。一杀也。以小为大。以轻为重。故用毒药。使之沈苦。而徐收其功。二杀也。病有贫富。富则用心。贫则忽略。三杀也。懒惰游睡。畏避寒暑。博弈饮赌。四杀也。方脉不精。疑疾试药。众医相聚。彼此诋毁。五杀也。见病不治。来请不去。致病增重。六杀也。药味不精。不全制度。或加或减。以致误伤。七杀也。有此七者。杀人甚于梃刃。梃刃不伤要害。尚有可活。惟一剂入口。则五脏皆裂矣。犹得自恃曰。吾名医也哉。至于服药之家。尤当勿晦病源。若匿而不言。及药贵则弃而不用。甚至使低银。吝谢金。则亦自寻死路而已。与医何尤。】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目连’就是目犍连,佛陀十大弟子之一,又做摩诃目犍连、大目犍连、大目干连、大目连,或者“目连”,意思翻成中文叫天抱,被誉为神通第一。为古代印度摩揭陀国王舍城外拘律陀村人,他原来是婆罗门种。他生出来的时候容貌非常端正。他从小的时候就跟舍利弗交情非常好,而且都是删阇耶外道的弟子,他们各领二百五十位徒众。他跟舍利弗互相约定,假如谁先悟解,谁先悟道解脱了,就要先告诉对方。他们两个,他跟舍利弗就精进修行。

后来舍利弗因为遇到佛陀的弟子,非常庄严,他就问说,你是跟谁修行?他们就跟他讲说是佛陀。那佛陀的弟子就跟舍利弗说,我们的老师,他悟诸法实相,他悟诸法无我之理。就是佛陀悟到诸法无我之理。舍利弗听到这个消息,赶快回去告诉目犍连,目犍连就率了他的弟子一同,跟舍利弗率他的弟子,一同去拜见佛陀,并且接受佛陀的教化。当时经过一个月,他们两位都证得阿罗汉果。在《佛本行集经·卷四十七·舍利弗目连缘品》里面有提到这里,有提到这一段。《四分律》里面卷三十三等都有记载这个事情。目犍连跟舍利弗后来,最后就皈依佛陀,跟佛陀精进修行,遂成为佛陀的十大弟子之上首,帮助佛陀教化。那么目连也曾经说,他入地狱救他的母亲。这个就是这里讲的目犍连尊者。

‘尊者’就是他智德兼备,智慧跟德行兼备,或者罗汉的尊称也叫“尊者”。在《资持记》下三曰:“尊者,腊高德重”。什么叫“腊高”呢?一般我们讲说,你僧腊多少?“僧腊”就是说你出家多久,叫僧腊多少。你受戒多久叫戒腊多少?这个意思。所以“腊高德重”,他出家的时间非常地长、非常地久。所以“腊高德重,为人所尊”,这叫“尊者”。在《行事钞》下三里面有讲:“下座称上座为尊者,上座称下座为慧命”。你们如果读《金刚经》,《金刚经》里面有,佛陀告诉须菩提,怎么讲呢?他说,“慧命须菩提”,对不对?你们去读《金刚经》里面有这一段,“慧命须菩提”,就是上座称下座叫慧命,下座要称上座叫尊者,这个意思。

‘类’就是像、相似。

‘噉食’就是吞食。

‘妄投药饵’,“投”就是用,“药饵”就是药物。

‘范文正’,我们有提过,宋朝的文官,他有作“岳阳楼记”,他最有名的就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是“范文正公”,就是范仲淹。

‘病证’就是我们一般讲的他生病的情形。

‘沈苦’就是深苦,很重的病所造成的苦痛。

‘徐’就是慢慢、缓慢。

‘收其功’,“功”就是成效。

‘博弈’就是赌博。

‘饮赌’就是饮酒,喝酒跟赌博。

‘方脉不精’,“方脉”就是医方跟脉象。

‘疑疾’,疑难病症。

‘制度’,“不全制度”,“制”就是炮炒等法炼成中药,这叫“制度”。

‘梃刃’就是棍棒跟刀。

‘自恃’,自负,“自恃”就是自负。

‘低银’是成色低的银子。

前面这个‘尤当勿晦病源’,“勿晦”的“晦”就是掩蔽。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目连尊者有一天早上出城门的时候,看到一个饿鬼哭着告诉他说,我这个身体就像一块肉球似的,没有手脚眼耳鼻口等器官,经常被这些各种飞禽虫类吞食,我到底犯什么罪业呢?目连尊者就告诉他了,他说,你前生行医的时候,对于医术你研究不精,对于病人妄投药物,使病人无法活下去,所以才得到这个报应。

宋朝的范文正公,他说他不想当宰相,愿意当一位名医,因为当医生可以救很多人。那么近年来,有很多的庸俗的医生,不知道这个话的内涵,只是要赚很多钱,大多犯了‘七杀’之罪。

例如病症本来就有缓急的差别,现在却将急病缓医,或将缓病急医,这是第一种杀的罪;第二种就是以小病当大病看,以轻病当重病来医治,所以猛下狠毒的剧药,使病人承受沉重的痛苦,却只有缓慢的收到功效,这是第二种杀的罪;第三种就是把病人分成贫富两类,有钱的人就很用心的医治,没有钱的人就马虎看病,这是第三种杀的罪;再来就是当医生的生活懒散,喜欢游乐睡觉,天气太冷太热都不看病,喜欢赌博下棋饮酒,这是第四种杀。

再来对于医理处方把脉不精熟,对于疾病的症状不明就乱投药,医生相聚不谈医理,却互相诋毁,互相说是非,这是第五种杀的罪;那么再来医生看病,第六个就是说,看到病人他不医治,来邀请的他不去,以致他病情加重,这是第六种杀;再来就是对药物他研究得不精熟,然后炮制加工过程也不周全,要嘛就是过度,要嘛就是不足,导致这个药性造成误伤,这是第七种杀。

这七种杀人的罪过比用刀杖杀人还要厉害,刀杖杀人只要不伤到要害还可以救活,还有救治的余地。但是你做医生的,你药方放错了,他服一剂药下去,入口了,那么五脏全部都毁掉了,自己还大言不惭的说,我是一位名医。这个地方确实是有这样的故事,我们看庸医乱投药,确实是有很多这种庸医的故事。

再来‘服药之家’,就是说到被医治服药的人家,他尤其不可以隐瞒病情。“尤当勿晦病源”,如果你隐匿病情而不说,或是怕药物太贵,舍弃不用,甚至使用低劣的银两,吝啬付给医师做谢礼,这都是只有自寻死路而已,这就不能够全怪医生了。

再下来,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一官一职。皆有义命。下僚修善。可至巍显。平人为善。可沾官禄。若阴险相倾。坑人取位。则倾人者还为人倾。夺人者终为人夺。报应之速。翘足可待。】

这一段我们看字句解说:

‘义命’就是天命。

‘下僚’就是下属。

‘巍显’,“巍”就是高,“显”就是显赫。

‘平人’就是平民百姓。

‘翘足’就是形容时间短暂。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要担任一官一职都是有天命的,在下位的人平时能够修持善事,也可以达到高官显要的职位。平常的人行善事,也可以当官受俸禄。如果以阴险的手段来陷害人,以夺取他人的职位,陷害的人还会被人所陷害;夺取别人的职位,最后职位还是被人夺取。这种报应的快速,在极短时间内就可以看得到了。

大陆这位居士所编的《太上感应篇新证》里面有提到这个公案,他提到这个故事里面,是真实的一个故事。他说,有一个较富裕的村要换一个村长,在大陆因为村长要改选,这个村里面就比较富裕,就有两个人竞争这个位置。一个是原来的村长,另外一个是有智慧的,大家认为说他很有智慧,可以领导全村村民致富的人。

那么原来那个村长,他在村里面苦心经营十几年,已经成为地方的一霸。他的团伙跟他的家人都去左右村里面的一些事情。但是由于他腐化堕落,从不考虑百姓的利益,已经失去民心了。他只要看到有人敢跟他竞争,他就心生毒计,在外买一个凶手,在选举前把那个对方杀害,他自己再次当选村长。但是最后纸包不住火,不久,这个凶手就被抓到,案情大白。他刚选上的村长就成了杀人犯,被判死刑。这是真实的故事。这是里面讲“报应之速,翘足可待”,这个意思,“翘足”就是迅速的意思,时间很短暂。

再来,我们看最后一个:

【宋弥德超。见枢密曹彬。勋望隆重。因诬以不轨。由是彬罢。而德超拜枢密矣。未几。赵普力为辩雪。帝悟。远窜德超。待彬如故。观此。则倾人实以自倾。不更信乎。然此犹害之小者也。至如唐李林甫居相位。反复倾陷。以固己位。时边帅皆名臣。功著者。入为宰相。林甫欲杜其路。乃奏言。文臣怯当矢石。以胡人代之。能尽死力。由是致禄山之乱。此以爵位之念。而害及天下者也。卒坐私通叛逆。剖棺斩尸。非其罪也。然以倾贤固位。而用禄山。卒以叛逆加之。讵非皇天暗中默定公案哉。嗟乎。食君之禄。臣事惟何。乃令有此。昔人云。委身事君。此身当非己有。故念念在于君国。岂再顾及身家。何有不忠之患乎。此言可为前项人之药石。】

再来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就是说宋朝的弥德超,他看到枢密使曹彬功勋名望都很大,因而以图谋不轨的罪名要陷害他,也因此曹彬受到罢黜,而弥德超就升到枢密使。过了不久,赵普全力为曹彬辩白。我们知道曹彬他带兵不妄杀任何一个老百姓,所以他积有阴德。皇帝知道这个事情以后,就将弥德超流窜,贬到,流窜到边地。他又对待曹彬像以前一样。由此可见,陷害他人实在是陷害自己,不是更让我们相信吗?

然而这种还是较小的事情。至于像唐朝的李林甫在当宰相的时候经常陷害他人,以巩固自己的权位。当时守边疆的这些将帅都是名臣,那些功劳卓著的大将都可以当朝廷的宰相。李林甫为了杜绝他们的仕途,就向皇帝奏说,这些文臣都是胆小怯弱,无法保护城池的安全,如果以勇敢的胡人来代替他们,就能尽力来保障城池,以致于导致后来安禄山叛乱。这是因为眷恋爵位而害了整个国家之利。李林甫最后被判私通敌人、叛逆国家的罪名,将他棺材剖开,斩断其尸体的极刑。这本来不是他所犯的罪名,因为他为了保固权位陷害忠良,任用了胡人安禄山,最后被判以叛逆的罪名加在他身上,这岂不是上天暗中早已有定案吗?

哎呀,食用君王的禄位,当人家的臣下,就应该要知道如何去做,怎么会弄到这种下场呢?以前有人说,臣下已委己身去事奉君王,这个身体就不是自己所有。所以每个念头都应该要为国、为君着想,怎么可以再去顾虑到自己的身家呢?怎么还有不忠的忧患呢?这句话可以做为治疗前面那些人的药石之言,就是可以治疗前面那些人,“倾人取位”的这些人的‘药石’,就是治他的病的药一样。

那么这一段,“杀人取财,倾人取位”,老法师说,这些例子其实都是举不胜举,很多。只是我们一般人粗心大意,如果你稍微留意的话,就能够发现这些因果报应,都在我们的生活周边都有发生。这些写的都是古时候的事情,但是现在眼前事实上也都有在发生。老法师说,法律决定不是尽善尽美,所谓法律有漏洞,那么聪明的人钻法律的漏洞,作奸犯科。他说,这是世间人以为是聪明人,在佛法里面看,这种人是最愚痴的人,为什么?因为世间人眼光短浅,只看到眼前的小利,丧失了未来的大利,这不是愚痴是什么呢?所以这个是老法师说,“杀人取财”这些恶报,“倾人取位”这都是眼前的这种短利的行为,他因为不知道因果是通三世的。

我们今天就讲到这里。若有讲得不妥之处,请各位同修大德批评指教。阿弥陀佛。


文字稿来源:因果教育弘化网


感恩您的阅读!如果你觉得文章还不错,就请发送给朋友或者转发到朋友圈。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喜欢就请关注我们吧~https://www.guoloujiang.com/30385.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