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老师主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154集)

●世界本清宁,由情见互异,遂成棼乱。天心原慈善,因众生恶感,而屡降灾殃。是以古德云:“人人信因果,天下大治之道也;人人不信因果,天下大乱之道也”。


《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一五四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5/10/01 台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154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们研讨《太上感应篇汇编》第四十八句,【轻蔑天民,扰乱国政】。我们从今天开始,就讲完了“太上感应篇注讲证案汇编”卷一跟卷二。那么华藏净宗学会或者佛陀教育基金会所印制的《太上感应篇汇编》,一般都是一套四册原文,卷一、卷二、卷三、卷四。我们从二0一三年六月开始讲《太上感应篇汇编》,末学是接定弘法师的讲座,从《感应篇汇编》第二十四集开始讲起。那么讲到现在,今天要开始讲的是一百五十四集。那么到今年的六月过了以后,事实上就是讲了两年了,讲两年,讲了卷一跟卷二,还有卷三跟卷四。那今天这个‘轻蔑天民,扰乱国政’,是卷三第一篇的经文跟文章。

那么不久前我们《太上感应篇》东北共修网的师兄在问说,黄警官,这个《感应篇汇编》还有多久会讲完?讲经这个东西是从事入理,最后讲到事理圆融。然后我们都是依照原文、字句解说、白话解释,还有印祖的开示,黄念祖老居士《无量寿经》的注解,还有净空老法师的开示。所以你要问我说,还有多久才会讲得完卷三跟卷四?我也没办法答复。随顺这个因缘,一切交给佛菩萨来安排。

我也曾经请示过老法师说,我讲完这个《太上感应篇汇编》,要怎么继续?老法师说,继续讲。像老法师现在讲《无量寿经科注》,他已经讲第四回了。所以末学也想学老法师这样的一个讲经的方式,就是一门深入、长时薰修。那么希望能够做到老法师所讲的后后胜于前前,一遍会比一遍更深入。

所以今天我们开始讲的是《感应篇汇编?卷三》,经文是“轻蔑天民,扰乱国政”。请各位翻开《汇编?卷三》的四百七十五页。首先解释这个“轻蔑天民,扰乱国政”是什么意思?这个主要这一篇是针对当官的来说,“轻蔑”就是不重视、轻视、看不起、瞧不起。那么用现在的语言就是不重视民意,不知人间疾苦,这个叫做“轻蔑天民”。“天民”是人民的意思,上天的子民。我们说上天有好生之德,仁民爱物,所以“天民”就是人民。

那“扰乱国政”呢?“扰乱国政”的意思就是说扰乱国家政务,比如说你贪赃枉法、废弛职务、胡作非为,这就是“扰乱国政”。所以这个“轻蔑天民,扰乱国政”是对所有公务人员,古代讲上自天子,下至地方的官员。那现在是上自总统,下至最小的,我们台湾来讲叫村长、邻长,在中国大陆也是有村长,都不能够“轻蔑天民,扰乱国政”。我们看经文:

【帝天之命。主于民心。凡此苍生。皆上帝之赤子。故曰天民。天之爱民至矣。其立君立相。立百有司。无非为此民也。其生豪杰。生圣贤。成仙佛。成神明。亦无非为此民也。其布五行。长万物。奠山川。定劫运。开治乱。审报应。亦无非为此民也。故周礼献民数于王。王必拜而受之。仲尼式负版者。然则天民固可轻蔑乎。】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刚才“轻蔑”跟“天民”我们都解释过了。

来看这个‘帝天’,“帝天”就是上天。

‘苍生’就是百姓。

‘赤子’就是婴儿,比喻百姓、人民。

‘天之爱民至矣’,“至”就是达到极点。

‘立百有司’,“有司”是古代设官分职,各有专司,统称官吏叫“有司”。“百”,很多,我们一般叫做文武百官,“百”就是很多的意思。

‘其布五行’,“布”是布置、配置。

‘奠山川’,“奠”就是定。它这个是从《书经?禹贡》里面:“禹敷土,随山刊木,奠高山大川”,从这个地方出来的,“奠山川”,“奠高山大川”。

‘定劫运’,“定”就是安定、平定。“劫运”就是灾难、厄运。

‘开治乱’,“开”就是开创。“治乱”,治理混乱的局面,这叫“治乱”。

‘周礼’是周代后期根据周朝,周王朝的系统,有过的官制加以整理的,王朝设官分职的一本书叫《周礼》,汉代称为《周官》,又称《周官经》。西汉末年,刘歆他称叫《周礼》。这本书分成六个篇幅,分载天、地、春、夏、秋、冬六个官,这六个官分别管理不同的工作。

比如说“天官”就是管朝廷大政以及宫中事项,“天官”又叫治官。“地官”又叫教官,管土地、方域还有人民的教养。“春官”称为礼官,“春官”叫宗伯,宗伯是礼官,管理宗教及文化。“夏官”叫司马,称为政官,管理军队、步骑、兵甲、交通,以及各方诸侯之间的事情,这是“夏官”。“秋官司寇”,管刑狱,又称为刑官,管理刑狱、司法、政务,同时兼管礼宾等事宜。“冬官”是司马,称为事官,管理工程建设,及沟洫、土地、水利等等。所以《周礼》这个官治非常地完整。

这个“天官”有一点像我们中国大陆的国务院。“地官”有一点像什么呢?宗教的内政部、教育部。“春官”管宗教的文化部,文化。“秋官”,司法部,台湾叫法务部。“冬官”,管理工程,就有一点像经济部,或者是工商建设部等等这些。所以周朝的时候就有很完整的这样一个政府的编制。

那么再来‘献民数于王,王必拜而受之’,这是出在《周礼?秋官?小司寇》这里面:“孟冬祀司民,献民数于王,王拜受之,以图国用而进退之”。“民数”就是指我们现在讲的人口数字。

‘仲尼’就是孔子的字,孔子名丘,字仲尼,他是我们中国五千年来的圣人,大圣人,孔子。

‘式负版’,“式”就是古代的一种敬礼的方式。手抚著轼,一个车字旁再一个式,公式的式,古人表示敬意的一种礼节。比如有点像我们现在部队阅兵,统帅他坐着这个阅兵车,上面有一个扶手,然后他就检阅部队,这是一种礼节。所以外宾来的时候,也有这种礼节,这个叫“式”。这在《论语?乡党篇》里面:“凶服者式之,式负版者”。那“负版”是什么呢?是手持国家图籍,简单说,手握国家地图的人,那就是最高元首,“负版”。

再来‘然则’表示那么的意思。

‘固’就是难道,怎么可以呢?是这个意思,怎么可以,这就是“固”的意思。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上天的命令主要是以民心为主,凡是天下百姓都是上帝的子民,所以叫做“天民”。上天爱护他的人民是无所不至的,在国家中树立君王将相以及各种官员职司,无非都是为百姓设想的,‘无非为此民也’,就是无非都是为百姓设想。上天诞生了豪杰之士、圣贤的人才,成就了仙佛的果位、成就了神明的英明。这些也无非都是为了人民。在世间布满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相克的作用。以生长万物,奠基山川居所,定下吉凶劫数的命运,开启治理混乱的先机,审核福祸的报应,也都是为了人民的生活。

上天有金、木、水、火、土的相生相克,然后让这样的山川,我们居住的地方各安其所。然后在这个世间还有善恶因果报应,有吉凶劫数的命运,个人有个人的吉凶劫数的命运,社会有社会跟国家,有吉凶劫数的命运。然后有善恶祸福的果报,这叫审核祸福的报应。像我们佛家讲的,行五戒十善升天,造五逆十恶下地狱,这就是审核祸福的报应,也无非都是为了人民的生活。

所以《周礼?春官?天府篇》里面讲,叙述有关单位将人口数字呈献给君王的时候,呈献给皇帝的时候,皇帝一定要很诚敬的礼拜去接受。孔子对于手持国家图籍的领导人,在车上必定俯而凭轼,以表示他的敬意。由此可见,百姓是不可以随便轻视的。

这个“轻蔑天民,扰乱国政”,这个第一篇的文章,主要就是告诉从政者必须要顺应天意,你不能够倒行逆施、逆天而为,不能这样做。所以这个地方讲到说:“周礼献民数于王,王必拜而受之”。我们看中国大陆,习近平总书记说一句法语,他的开示我非常地赞叹,习总书记说:“未来的中国,是一群正知、正念、正能量人的天下。真正的危机不是金融危机,而是道德与信仰的危机。谁的福报愈多,谁的能量愈大。与智者为伍,与良善者同行,心怀苍生,大爱无疆”。这一段开示,我用一个成语给他形容,壮哉斯言。这是圣贤才讲得出来的法语,充满智慧。所以老法师说,习近平总书记是菩萨再来,确实是如此。

这一句短短的几十个字的话,里面充满智慧。你看他说,未来的中国,要统领十三亿人口的人,他要有正确的知见、要有正确的心念、要有正确的能量的人。什么叫正能量?什么叫负能量?情绪暴躁、脾气大,贪瞋痴慢,这个毛病很多的,这些都是负能量。嫉妒、贪婪、瞋恨这都是负能量。你嫉妒心重、瞋恨心重、贪婪心重,这样的人,他都是散发著负能量。正能量的就是智慧、心量广大,能够修忍辱的,有相当高的禅定功夫的,能够遵守法律,我们佛家讲能够持戒的,这种叫正能量。

所以他说,真正的危机不是金融危机,是道德跟信仰的危机。这一句话讲得非常好。可见这个习近平总书记他真的是深入经藏喔,他有深入经藏才讲出这种圣贤的话。他说,不是金融危机,金融危机你可以用政府的作为,可以把它化解掉。但是道德危机就麻烦了,那是人性的沉沦,还有信仰的危机,一个人要有正确的信仰。所以他很有眼光,他说,不是金融危机,是道德跟信仰的危机。

那么谁的福报愈多,谁的能量就愈大。那什么叫做福报呢?真正有智慧的人,才是最大的福报。所以他说,与智慧的人在一起,跟良善的人同行,然后心心念念都要“心怀苍生”,那么“大爱无疆”,大爱无疆就是大慈大悲。

所以能够在近代中国,能够诞生这样的一位领导者,确实是当代中国人的福报。怎么样来去推动圣贤政治呢?掌舵者本身必须是圣贤或是君子才能做到。圣贤是儒家的说法,佛家的说法就是菩萨。所以刚才习总书记才讲说,要心怀苍生、心念苍生,“心怀苍生,大爱无疆”,这是菩萨的作为就是这样。

那这个老法师有开示,就是古代的中国,圣贤君子的政治。老法师肯定的说,中国古大德所说的,就是讲法治跟伦理道德。中国古人重视法治,他说,法,治之本也,这就是治国平天下的根本,就是法。像国家的宪法就是根本大法,治之本也。

人者,本之源也,人是这个根本里面的根源,叫人者本之源也。这个人是什么呢?就是《感应篇》这里面讲的民心。人心就是人,人心是法的根源,所以你政治要好,人心很重要,所以这里才说人心是法的根源。如果人要不好,法再好也没有用,法律再严格也没有用,人一样干坏事。人要是好人,法再坏,甚至没有法,他都会做出好事出来。这是中国几千年来治国平天下最重要的理念跟概念。那就是什么?圣贤君子。

所以中国古代是圣贤君子的政治,这一点我们首先要明白。中国人讲五个层次,道、德、、仁、义、礼。“道”是圣人,为什么呢?纯净纯善没有自己,起心动念都是为天下众生着想。圣人他不想自己,自己的生活过得很清苦,跟平民一样。周文王住的房子跟老百姓的房子一样,没有比他们住得更好一点,吃的东西跟老百姓一样,这是圣人。从来没有为自己好像舒服一点,这样着想,没有。

老法师说,就像毛主席说的,全心全力为人民服务。把自己忘掉了,这是圣人的境界,真正做到了,这是中国的什么?三皇,古代的三皇,三皇做到了。到五帝的时候就降一等,人心慢慢学坏了,没有上古那个时候的淳朴了。那五帝用什么?用德。因为道没有了,道完全是自然的,纯乎自然,真的是无为而治。那到德的这个层次来,德就是有为的,道是无为,道是自然。德呢?德是有为,就是有治国的理念,不是完全随顺自然,有理念、有方法,慢慢形成制度。这是五帝时代是这样,用德。三皇的时候,那时候是纯净无恶,那是圣人的境界。到五帝的时候,他是用德。

到三王的时候,三王是什么时候呢?三王,就是夏、商、周,夏商周又降一等了,又比五帝那边又降一等,降一等是什么?用仁,就是道德仁,仁是什么呢?有自己一定的想到别人,仁是两、二人,仁这个字里面有两个人,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他们能够为社会大众做出最好的榜样。那时候中国没有统一,夏商周中国没有统一,完全是部落,诸侯都是小国的国君,在政治上没有统一。

虽然没有统一,这些小国的诸侯都是听周文王的教诲,都接受他的指导,都听他的话,大家称他叫天子,跟以后的皇帝是不一样的。后来的皇帝都有实权,在周文王那个时候是没有实权,因为各个都是独立国,就像现在联合国一样。大家公认因为你做得最好,你的政治做得最好,我们都向你学习,就这个意思。所以天下共主,夏商周都是这样,这是三王的时候,是用仁。

那周朝到末年,诸侯就不听话了,各个独立了。渐渐地变成壮大了,变成五霸七雄,五霸七雄就春秋战国。春秋战国乱世差不多多久?四百年,混乱的局面,为什么会开这个局面呢?会有这个局面呢?因为周朝后代的子孙没有做好,德行不够,不能感化这些人。所以这里面我们有提到,“周礼献民数于王”,周朝的法就是靠这部《周礼》。

方东美教授告诉净空法师说,周朝第一就是这个《周礼》。他说,历史上没有人能够超越周朝,周朝福报有八百年,最长的。周朝它八百年的福报,靠的就是《周礼》。事实上“三礼”里面,一个是《周礼》,《周礼》就是治国的,就像现在的宪法一样,是周公作的,周公是圣人。那时候方东美老师、教授,有教净空老法师学《周礼》,当时净空老法师是二十六岁,他没有去学,是后来才去看的。后来因为当时净空老法师一心一意想要学佛,他觉得佛教非常好,所以《周礼》就没有看过。那么“三礼”里面叫《礼记》,还有《周礼》,还有《仪礼》。老法师说,他当时是心力放在佛法、佛教上,所以这个部分他就没有涉猎。以上是净空老法师来开示,古代的圣贤政治,是这样教的。

好,我们来看下面这一段:

【帝尧曰。吾存心于天下。加志于穷民。痛万姓之阽危。忧羣生之不遂。仁行而义立。德溥而化广。故不赏而民劝。不罚而民治。唐太宗曰。人者国之本。德者身之本。德厚则人怀。民安则国固。故人主有仁厚之德。则民归之如父母。而有土有财。自然之理也。观此则古今圣王。尚且不忍轻蔑天民若此。况代人君理民者。乃不体此意乎。】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尧’是中原古代的帝王,他名叫放勋,原来他的父亲是部族的首领,刚开始居住在陶,后来迁居到唐,所以一般又称叫陶唐氏,历史上称为唐尧。相传曾设官掌时令,定历法,命鲧治洪水,未成。曾咨询于四岳,选择舜为继承人。他观察舜做事有三年,后来命舜做摄政,死后由舜来继位,历史上称为这叫禅让政治。这是“尧”。

‘存心’就是专心、用心。这一段它是从哪里出来的呢?是从贾谊《新书·修政语上篇》,里面讲:“帝尧曰:‘吾存心于先古’”。这地方讲说“吾存心于天下”。贾谊《新书》里面讲说:“吾存心于先古,加志于穷民,痛万姓之罹罪。”这里讲‘痛万姓之阽危’。“忧众生之不遂也”,它这里讲“忧群生之不遂”。“故一民或饥,曰:‘此我饥之也。’一民或寒,曰:‘此我寒之也。’一民有罪,曰:‘此我陷之也。’仁行而义立,德博而化富。故不赏而民劝,不罚而民治,先恕而后行,是以德音远也。”

这个贾谊所作的这本《新书》,就在讲帝尧那个时代,“帝尧”,尧帝是用什么样的心来治理这个国家?尧怎么讲呢?尧他就是常常‘加志’,就是关心,他常常去关心穷苦人民的生活。他很痛心老百姓犯罪,这叫“痛万姓之罹罪”。他一直忧心众生不能够成就。所以他看到有一个民众饥饿,他就说,这是我在饥饿。你看人家以前尧是这种存心,看到民众饥饿,这是我在饥饿,这“人饥己饥,人溺己溺”。看到一个民众很寒冷,他说,这个是我很寒冷。佛家讲,我们一般讲叫将心比心。

“一民有罪”,看到一个民众有犯罪,他就说,是我把他陷害,我造成他犯罪。这个是多么的仁慈的这种想法、说法跟做法,还有这种心念。他说,那就是我害他犯罪的。所以尧因为当时有这样的一个仁政,所以他“仁行而义立,德博而化富”。故不用去奖赏他,民众就会效法,“故不赏而民劝,不罚而民治”,你不用处罚他,民众就会守法,这叫“不罚而民治”。他是先实施宽恕的仁政,而后再去推动。所以我们刚才讲说,古代是圣贤的政治没有错啊。老法师说古代是圣贤君子政治,这叫君子,这叫圣贤。古代人家是这样教人民的,“是以德音远也”。所以这样尧的这种威德,民众都感受得到,无远弗届。

这就是“存心”两个字,它是从贾谊《新书》篇里面,帝尧的这样的一个话里面,有这么一个“吾存心于先古”,这个地方讲“吾存心于天下”。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刚才讲的,跟这里不谋而合。他说什么?习近平总书记说,“心怀苍生”,“心怀苍生”就是“吾存心于先古”。所以习近平总书记说,“与智者为伍,与良善者同行”,跟这里也是一样,所以很难得,很难得习总书记能讲出这样的一个法语。

好,我们再看下面这个“阽危”,“阽危”就是危险。

“不遂”就是不顺利。

‘仁行而义立’,这个从贾谊的《新书?道德说》,“安利物者,仁行也。仁行出于德,故曰:‘仁者,德之出也。’”这个“仁”就是行惠施利,以恩德济助。这个贾谊对儒家是非常深入的,我们在读研究所的时候,都还要特别去研究贾谊的这个著作。

‘溥’,‘德溥’,“德溥而化广”。“溥”,通敷,又叫敷,或者是普也可以,通敷,分布的意思。它这个是《礼记?祭义篇》里面:“夫孝,置之而塞乎天地,溥之而横乎四海”。所以这个“德溥”或是德敷,是德行广大而普被。就像现在习近平总书记得到全中国人民的爱戴一样,这德行广大而普被。

‘劝’,‘故不赏而民劝’,“劝”就是勤勉、努力。

‘不罚而民治’,“治”就是有规矩,社会安定,政治清明。

‘唐太宗’我们已经介绍过了,我们就不再重复讲,就是李世民,就是叫魏徵编辑《群书治要》,这“唐太宗”。

‘德厚则人怀’,“怀”就是爱惜。

‘人主’就是皇帝、君主。

‘归’就是归附。

‘理民’就是治理百姓。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帝尧说,我心中所想的是天下人的安危,对于贫穷的百姓我更是关心,对于百姓遇到危险感到心痛,忧虑百姓事事不能顺畅。能行仁德的事,而自然道义就会兴起。道德广被,使大多数人民得到感化。所以不用奖赏,就可以使民众都能接受劝化。不用惩罚就可以使百姓治理得有条不紊。

再来,唐太宗说,人民是国家的根本,道德是做人的根本,德行如果能够丰厚,那么人们就会感怀。人民生活安定,那么国家就巩固。所以身为一国的君主,必须要有仁厚的道德,那么百姓归顺他,就像尊敬自己的父母一样。所以能得到土地跟财货,这是很自然的道理。由此可见,从古至今的圣王,都尚且不忍心轻视百姓到这种地步,更何况是那些代理君王来治理人民的地方官吏呢?可以不去体会这个道理吗?这一段的白话解释,我们就解释到这里。

那么这一段里面,老法师有特别的开示。老法师说,“帝尧曰:吾存心于天下,加志于穷民。”老法师说,看看他们这样的用心,尧帝这样的用心,尧帝在想什么?尧帝心里想什么?老法师说,尧帝在想天下苦难的苍生,天下众生的苦难,尧帝是在想这个,他想的是天下苦难的众生,这个很值得现在的官员来学习。

比如说我们台北市新任的市长,我们台北市最近几次台风来。我是住在新北市,我以前住在台北市,现在是搬到新北市去住。我坦白讲,印象中,我们前任的市长郝龙斌,他做了八年两任。每一次台风不管多大、多强,每一次台风来没有一次停水,这个我讲公道话。这个台风天来,没有水,没有电,真的很苦。为什么?因为现在都高楼大厦,所以以后是抢水大战。

所以海贤老法师就跟我们教化要惜水,要珍惜水资源。所以海贤老和尚,他所用过的水都会重复再使用。现在的人都不珍惜水资源,浪费水资源。你想想看一栋大楼里面二三十层,里面住了好几百户,一天没有水,请问最严重的马桶怎么排泄?马桶怎么办?整栋大楼可能就臭气薰天啦。

那我们台北市换了新市长以后,他讲说也有SOP,就是所谓的标准作业程序。但是最近这几次台风来,民众是怨声载道,每一次台风来都是缺水,本来台风来水是最多的,现在反而变缺水,跟干旱一样。这两天台北有台风来,杜鹃,那个真的是领受到那种没有水的苦。这里就讲,你想的是天下苦难的众生,你不要推给这些水厂说,什么标准作业程序,你要先想到说,平常就要把它准备好,让民众不会遭受这种没有水的苦,没有水的难,这个就是没有什么?没有尧帝的这个存心。

念念当中如何去帮助这些众生离苦得乐。要帮助众生,众生缺吃的,送一点吃的给他;缺穿的,送一点衣服给他。老法师说,这个叫小恩小惠。就像台湾一样,选举一到都全部开支票,政府全部开支票,送农民啊,送什么补给啦,什么生育津贴啦,这些都是小恩小惠。那我们现在有些县市财政赤字一大堆,薪水有些都还发不出来。那平常选举的时候开支票比赛,政府还去举债,像这就是什么?就是没有古代这种圣贤君子政治的智慧,想得不够长远,眼光短视。

老法师说,你给他衣服穿,给他东西吃,这叫小恩小惠,这不是办法,不能够叫众生永远靠救济生活。像我们台湾,选举到了加码比赛,什么农民津贴了,老人津贴了,这个党开多少,那个党就给它加码,这个就是不能够叫众生永远靠救济过生活,这不是慈悲济世啊。慈悲济世是要教众生有智慧,有能力可以独立谋生,自求多福,这是真正的慈悲济世。

真正慈悲济世从哪里做?从教学,教他。他没有智慧,教导他,启发他开智慧。他没有生活能力,教他技术,教导他谋生的能力。所以说“教学为先”,从究竟圆满彻底的教学,这是佛法里面所说的,帮助一切众生转迷为悟,这就超过世间一般的教学。大彻大悟,就是佛菩萨,究竟彻底觉悟就是无上菩提。佛菩萨教众生是这些,我们发心学佛也就是学这些啊。所以这一段是老法师开示这个“帝尧曰:吾存心于天下”,老法师的开示。

所以《礼记?大学》里面也有讲:“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这里面唐太宗讲:“德者身之本。德厚则人怀,民安则国固。”《礼记》这里面讲,主要是彰明自己天赋的德性,亲近体恤人民,以达到至上的境界。所以传统文化里面非常强调担当的精神,就是以天下为己任,成为中国人发自内心的责任,以及忧国忧民的心怀。曾子有说,“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任重而道远”,“士不可以不弘毅”。所以提出了以实现仁德为自己的责任,这样的责任不是很大吗?很重大吗?

所以君子要有坚强的意志,古代的圣贤为后人做出楷模。所以刚才我们提到五帝,他顺天而治,泽被宇内,使当时的人都自己觉得,信仰尊奉大道,天下清平而祥和。到孔子的时候注重修德,一生矢志不渝的弘扬道义。唐太宗严于律己,善政爱民,开创了贞观之治,一代天朝盛世。他柔怀万国的政策,使万民归附和敬仰。北宋范仲淹的名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个都是中国历代仁人志士所推崇的。

刚才引用的这一段,跟我们这一篇是很接近的,最主要是里面的一个重点,“仁行而义立,德溥而化广。故不赏而民劝,不罚而民治。”这个很值得我们现代的公务人员要了解、要去实践,那自然而然就国家能够安定,就这里讲的:“民归之如父母,而有土有财,自然之理也。”国家当然就富强,国富民强,或是民富国强,都一样,国家就强大了。所以这个仁主要有仁厚之德。

好,我们接下来看下一段:

【宋郑清臣。性刻削。为槐里令。虐民。及去任。民遮道唾骂。清臣以部民侮官长奏闻。真宗曰。为政在得民心。民心如是。尔政可知。尚敢怨民渎奏耶。遂坐贬。】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刻削’就是苛刻、严酷。

‘槐里’是在今天的兴平市。

‘任’就是职务。

‘遮道’就是拦路。

‘部民’是人民,古代人民对地方官的自称,叫“部民”。

‘奏闻’是臣下将事情向帝王报告。

‘真宗’是指宋真宗,就赵恒。我们有提过宋真宗,他喜欢广建宫观,他迷信道教,劳民伤财。这“宋真宗”。

‘渎’就是亵渎。

‘坐’就是犯罪、被贬。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宋朝的郑清臣个性尖酸刻薄,当槐里县令期间虐待老百姓,等到他要离任的时候,人民拦道吐痰臭骂他。郑清臣认为这些百姓侮辱长官,就上书向朝廷奏闻。宋真宗说,推行政令是要深得民心,现在人民对你如此唾弃,由此可知你的政绩一定是不好的,由此可知你的政绩。不但不知道检点,还敢怨恶百姓并随便奏闻。于是就将他治罪流放到他处。

好,我们再看下面这一段:

【明陶大临曰。吾侪一列仕籍。即令念念济人利物。一生罪业。尚不能赎万一。我昔以差出京。自京沂(yín)越。自越还朝。凡几千里。水陆舟车。负戴牵挽。所用人夫。不知若干人。念兹菜色枵腹鹑衣之民。皆人子也。当炎蒸。则汗淋如雨。喘息若雷。值严冬。则跋涉冰涂。冒冲雨雪。因而踣(bó)顿道路者。何可胜数也。此等罪案。皆由我造。如果报之说不诬。能不惕然乎。】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陶大临’是明朝浙江会稽人,是明嘉靖的进士,叫“陶大临”。

‘吾侪’就是我辈。

‘仕籍’就是古代记载官吏名籍的簿册。

‘即令’就是即使。

再来,‘沂’就是大沂河,就是现在在山东的沂山。

‘越’是浙江或是浙东地区或是绍兴这一带,叫“越”。

‘凡’,总共。

‘负载’就是负荷装载。

‘牵挽’就是拉物、牵拉。

‘人夫’就是受雇的民伕,就是古代的挑伕跟脚夫。

‘菜色’就是营养不良,饥民营养不良的脸色叫“菜色”。

‘枵腹’就是空腹,很饥饿的样子就叫“枵腹”。

‘鹑衣’就是穿破烂的衣服,叫“鹑衣”。

‘炎蒸’是暑热薰蒸,这表示天气很热,叫“炎蒸”。‘跋涉’就是千里跋涉,就是在泥水中艰难的行走,这叫“跋涉”。

‘冰涂’这个“涂”就是道路。这是从《易经·系辞下》:“天下何思何虑?天下同归而殊涂,一致而百虑。”

‘冒冲’就是不顾危险或是恶劣环境而向前行进,这叫“冒冲”。

‘踣顿’就是跌倒,跌倒而死叫“踣顿”。

‘如果报之说不诬’,“诬”就是虚假。

‘惕然’就是警愓,警觉省悟的意思。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明朝的陶大临说,我们一旦当上了官职,即使是每个念头都心存利人济物、济人利物,只要一不小心,一生所犯下的罪业,是无法以此功德来赎取所犯的罪业于万一的。我过去曾奉派从京城出差,经过山东的沂水一带,再由越地回到京城,就是今天的浙江回到京城。所经过的路程有几千里,所用的交通工具有船跟车,途中必须用人力搬运牵挽船只,所用的人力不知道有多少。想到那些饿著肚子,带着菜色,身穿破旧衣服的百姓,也同样是人家的儿子。当炎热的暑气上升的时候,工作‘汗淋如雨’,工作流汗如雨下,呼吸急促的声音如雷响。在正值严寒的冬天,要冒着风雨霜雪在冰冷的路上跋涉,因而倒毙在路上死亡的人,说起来不计其数,可说不计其数。这些罪业都是由于我造成的,如果因果报应的说法没有错,能不以此来警惕自己吗?

所以这一段就是要陶大临他用他自己亲身的经历,他能够体恤民众的疾苦。那么这个地方我们就引用老法师,老法师说,古代的官员是怎么让社会安定的呢?老法师说,德育世人,社会安定,用道德来教育世人,那社会就会安定。为什么古代的社会人心安定呢?生活在这个世间,他快乐、他幸福,在什么地方看到呢?他满面笑容,他身心都没有压力、没有忧虑、没有畏惧、没有烦恼,以前的社会是这样。

现在的社会跟以前相比,我们现在叫反常。老法师说,我们常常看新闻报导,看到老人自杀的,在老人院里面老人自杀,他为什么自杀呢?他自杀的原因在哪里呢?因为人生没有目标,人生希望没有了,他活得很痛苦,他活得不如死,就自杀了。还有小孩的自杀、小学生自杀、中学生自杀、大学生自杀,这已经不是新闻了。老法师说,这些小朋友、年轻人他为什么要自杀呢?像现在这个在台湾也有发生过,小朋友轻生的也有,不是没有。他说,这个我们要去想一想,把原因找出来。因为活在这个世间,没有方向、没有目标,那这样活着就很痛苦。

老法师说,今天的社会,大家都知道问题太多。总的来说,从根本上就是教育出问题。现在的教育从幼稚园到研究所,没有教伦理、没有教道德、没有教因果。因为这些是古代,无论是中国或是外国的教育的核心,那现代人不讲了。中国人年岁大一点的知道孔子的教学四个科目,第一个是德行,第二个是言语,第三个才是政事,第四个是文学。现在教育是讲后面那两样,就是政事跟文学,政事就是技术。那么前面那两个就不要了,所以现在社会出了问题。

古时候教育,德行在先,德行学好了再教你说话,就教言语。你有德行了再教你说话,因为言语是一个人一生祸福之门。人跟人往来,如果不会讲话的话,言语是个管道,如果不会说话,他有意无意都会得罪人,很容易跟人家结怨,很容易我们讲说祸从口出,很容易跟人家结怨。偏偏现在小孩子都不会讲话,他也不会沟通,每天跟电脑为伍,所以他不知道怎么沟通,也不会跟父母沟通,也不会跟人群沟通。所以现在台湾有这种现象,我想中国大陆也有这种现象。我们在台湾叫做月光族,还有靠爸族,靠爸就是靠父母。

所以以前人的教学,是先教德行,再教你说话,然后再教你政事跟文学。现在前面两个不教了,只教后面那两个,那结果就是这样。所以人跟人,现在年轻人一出去不会沟通,跟同事不能沟通,跟民众不能沟通,跟同学没办法沟通。因为他没有德行,又没有学德行,也没有学言语。老法师说,你不会讲话,言语是一个管道,不会说话,有意无意会得罪人,跟人家结下怨仇。结怨都是言语造成的,冤冤相报,生生世世没完没了,所以言语是个大学问。但是言语要以德行做后盾,你才会口说好话。你没有德行不会说话,说的都是伤人的话,说的搞不好都是恶毒的话。

好的言语带给自己幸福,带给家人、带给社会幸福,带给社会、世界和平,那是功德。你不善的言语引起家庭冲突、社会冲突,国际间的冲突,绝大多数都是跟言语有关,语言有关。现在这两门都不讲了,德行跟言语都不讲了,只讲政事,政事是什么?就是技术,科技教育。学成以后,将来在社会上可以谋生了,帮助你物质生活,可是你没有精神生活。精神生活是空虚的,物质上你有很丰富的物质生活。像这样讲的情形事实上在台湾、在中国大陆现在非常地普遍。他精神是空虚的,物质很丰富,但是精神空虚。所以活在这个世间,活在现在这个世间其实是活得很辛苦,活得很累。

特别是在我们现在这个时代,老法师说,在西方,就是在西方的国家,宗教教育没有了,教堂不再教育了;东方,古圣先贤的传统教育没有了,这就是今天的社会。所以老法师说,现在地球上的灾变真正的原因就在这个地方。老法师点出来了,德行跟言语教育都没有了,人跟人之间容易冲突。所以怎么办呢?老法师说,怎么办呢?老法师说,回过头来找老祖宗。中国古代有一句话,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老人是我们的祖宗,我们现在为什么不听老人言呢?他说,大家认为老人已经过去了,他们的智慧没有现在人这么高,现在科技发明古时候没有,现在人的观念是这样想的,说你这个落伍了,你这是老人的想法啦。

老法师说,现代人不明了,中国古人有智慧。有没有知识?也有知识,有智慧的人必定有知识,有知识的人不一定有智慧。就像现在博士犯罪一样,博士也会犯罪啊,博士就是有知识,可是他不一定有智慧。智慧能带给人生幸福美满,知识不可能,为什么呢?智慧的根源是道德,是伦理道德。知识可以不要伦理道德,听清楚喔,知识可以不用伦理道德。

所以现在的学校教育,坦白说,为什么说知识可以不要伦理道德?请问这个是不是事实?是事实。比如说大学要交学期报告,要通过硕士论文,要通过博士论文,有时候还会抄袭,有时候还请老师吃饭请客,还要送礼,有没有?有。知识可以不要伦理道德,可以不用。真正有伦理道德,就不需要请客送礼了。所以有知识没有智慧,有智慧一定有知识。古代的人,老师传道、授业、解惑,是真正的为成圣成贤。所以这是老法师说,这是我们今天要研究探讨的,为什么社会变成这个样子?今天是提到陶大临他心念苍生,那是古代人的圣贤政治。老法师说,我们要探讨为什么今天的社会变成这个样子?

比如说台北有一个大学生叫郑捷,家庭环境很富裕,爸爸搞建设的,建设公司,盖房子。在我们台北捷运上,在台北的龙山寺观世音菩萨的前面买了一把刀子,上了捷运,在捷运车内连杀二十几个人,这是今天的结果是这样。社会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呢?古圣先贤东西好,今天没有人要提倡了,没有人学习了。东西真好,我们没有看到,没有听说过,没有看到好在哪里。老法师说,他这一生如果没有遇到方东美教授,老法师说他跟一般年轻人一样也不知道。

好在老法师他说他喜欢哲学。老法师说这门学科学的人不多,因为大学生里面,大家都喜欢学科学的,喜欢学生物、物理的,没有人要选哲学系,哲学系在大学里面其实是最冷门的。老法师说,这门学科的人,人不多,因为现在年轻人追求的是财富,哲学是求智慧,所以希望得到财富的人很少去搞哲学。没有想到哲学的最高峰是佛学。所以老法师跟方东美教授学到最后一章是佛经哲学。

佛经不但是哲学的最高峰,从现代三十年科学的成就就让我们理解,佛法也是科学的最高峰。科学跟哲学不能解决的问题,佛法里面有。这个是老法师说他一生当中不幸当中的大幸。老法师说,他的老师教他放下世间的工作,专心去研究这门课程。老法师说他从二十六岁开始到今天讲经已经六十年了,锲而不舍,一个方向、一个目标,才有今天这样一点成就。

成就了什么?对于传统、对于伦理、对于道德、因果跟宗教认识搞清楚,搞明白了,肯定这些东西可以救社会、可以救地球。对于释迦牟尼佛当年在世一生讲经教学,才真正体会到释迦牟尼佛他老人家用心良苦,为什么他放下、放弃帝王之尊?三衣一钵过著苦行僧的生活。他说,老法师说,这是佛陀大慈大悲真实的流露,留下这么多经典,三藏十二部经典,这叫法宝,真正称得上这些宝,为什么?它能帮助我们得到一生究竟圆满的幸福。这只是小利益喔,不是大的喔。大的利益帮助我们永远脱离六道轮回,证得跟佛陀一样的佛菩萨地位,那是大利益。而且任何一个人都能够争取得到。这不是世间法,世间法是你命里有的,你才能得的到,命里没有的很不容易得到。比如说财富,世间财富,命里有的你才能得的到,命里没有的很不容易得到。

佛法讲智慧,大家都有,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这是佛陀开悟以后的偈语,开悟之后的偈语,皆因妄想执著而不能证得。六祖大师说,“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佛法讲的是智慧,人人都有。为什么?因为一切众生都有佛性,这都有。大乘经里面讲,一切众生本来是佛,你看,你本有的,中国老祖宗也说人性本善,《三字经》里面讲“人之初,性本善”,这是你本有的啊,“本善”是什么?“本善”是佛性,是圣贤的智慧,这不是命里有的,个个都有。所以你一定要明白、要觉悟、要回头。

这是这一段老法师的开示,开示得非常地好。老法师讲,古代的社会为什么会安定?因为用德育来教育世人,德育世人。我们有一本因果的善书叫《德育古鉴》,我也很喜欢看这本《德育古鉴》,里面都是讲古代的因果故事。

好,我们再看下面这一段:

【唐大历二年。秋霖损稼。渭南令刘澡。称县苗不损。上疑。遣使往视。损三千余顷。上叹曰。县令字民之官。不损犹应言损。乃不仁如是。流之。】

我们看字句解说:

‘大历’是唐代宗李豫的第三个年号。

‘秋霖’就是秋天的淫雨。

‘渭南’在今天的陕西省渭南市。

‘刘藻’是那时候的一个县令,就是渭南的县令。

‘字民’就是管理人民。

‘流’是古代的五刑之一,把罪人放逐到远方叫“流”,这是一种刑罚。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唐朝代宗大历二年秋天,连下大雨损害农作物,渭南县令刘藻向上报称,县里农作物没有受到损害。皇上怀疑,就派遣使者前往查看,共损害三千多顷地的农作物。皇上感叹的说,县令是要爱护百姓的官吏,虽然没有受到很大的损害,都应该尽力为百姓的损害向上申报。这刘藻身为县令,却如此对百姓不仁慈,就将他流放到远地去了。这就是这个县令不能够仁民爱物。

那老法师说,教导人民要怎么做呢?要断恶修善,就是护国息灾。伦理道德、圣贤的教育,老法师说,我们学一遍怎么行?老法师在看蔡礼旭老师的“《弟子规》细讲”四十个小时,还有老法师看到青岛论坛第一届、第二届,还有唐山企业家论坛,老法师说他看这两个论坛,还有蔡礼旭的《弟子规》,老法师说他看几遍?他看了至少十遍,老法师说他劝别人至少要看三十遍。有没有必要?老和尚说,有必要。

他说,这些论坛都在讲正法。他说,这样办论坛就有一点像我们佛门里面所讲的护国息灾法会。它是怎么样来化解灾难呢?来挽救灾难呢?就是要好好教导人民,教他们开智慧,教他们忏悔、断恶修善。他说,念头一改了,恶的念头没有了,善的念头起来了,那山河大地、天地鬼神统统被我们善心所感,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为什么我们提这个呢?因为这个刘藻就是不能够体卹民众的疾苦,他等于是“轻蔑天民”。他“轻蔑天民”,所以后来被流放了,他也可以讲说“扰乱国政”。

那怎么样可以能够做到仁民爱物呢?老法师说,佛法里面有一部经叫《仁王护国般若波罗蜜多经》。这个在台湾佛教界也常常会,如果有天灾的时候或是需要的时候,都很多法师会诵这部《仁王护国般若波罗蜜多经》。他说,仁王护国法会是指上课跟教学,很多人把这部经典都搞错了。老法师说,搞错了。他说,《仁王经》上讲国家有大灾难的时候,国王会召集佛门的长老,大概礼请一百位高僧大德来诵《仁王经》,做法事。

但是那些话,老法师说,它含义很深,你不能光看表面上的字义。老法师说,这一百个法师什么意思呢?这个百不是数字,它是指,百是指大圆满,表示全国这些法师都是从事教学工作,要号召他们来把人民教好。现在这个世间不好,不好,一定是人民的看法、想法、行为都出了问题了,所以你们要好好教导他们,让他们能够明理、改邪归正、断恶修善、积功累德,那灾难自然就消掉了。这才是“仁王护国”真正的意思,绝对不是我们拿着经念几遍就可以了。老和尚说,那是叫迷信。这个地方我们就讲到这里。

接下来,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隋义宁初。榆林大饥。郡丞王才。不务赈卹。郭子和。号召饥民。执才数其罪而斩之。遂为乱。此虽盗贼之行。终归枭磔。然亦足为不卹天民者戒。】

我们来看字句解说:

‘义宁’是隋朝恭帝他的年号,隋朝恭帝是杨侑。

‘榆林’是今天内蒙古准格尔旗,东北黄河南岸的十二个城市。

‘郡丞’是郡守的副手。

‘务’就是从事。

‘赈卹’就是将钱物、物资救济贫苦或是受灾的人叫“赈卹”。

‘郭子和’是在隋朝,他是担任官员。隋炀帝大业末年,以罪徙榆林与敢死人士十八人,攻郡门,斩郡丞王才,这是指“郭子和”,他开仓赈济穷人,这是“郭子和”。

再来‘为乱’就是造乱、作乱。

‘枭磔’就是诛戮。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隋恭帝义宁初年,榆林这个地方发生大饥荒,当时的郡丞是王才,他不努力去救助百姓。郭子和就号召饥饿的百姓将王才抓起来,数落他的罪状后将他杀掉,于是开始作乱。这种虽然是盗贼的行为,最后也是被朝廷诛戮。但这也足以做为不体恤人民饥苦的官员的戒鉴。

我们再看下面这一段:

【国家须养和平之福。不可恣意变更。即有建置更革。须要十分详慎。若只一人之私意变更。率情轻议。则有了一番施行。即有一番扰害。况祖宗成法。有司久已奉行。民亦安以为便。何必纷更扰乱耶。】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恣意’就是任意。

‘建置’就是建造、兴建。

‘更革’就是变革。

‘详慎’就是周详审慎。

‘率情’就是任意。

‘轻议’就是轻率议论。

‘扰害’就是侵扰危害。

‘成法’就是已经制定的法则。

‘有司’,古代设官分职各有专司。

‘民亦安以为便’,“安”就是习惯了,民众习惯就是“安”的意思。

‘纷更’就是变乱更易。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国家平时就要培养和平的福气,不可以任意变更政策。即使有了建设购置变更的事情,有些建置要变更,“更革”,也要十分的周详谨慎。如果只凭一个人的私意,随便说改变就改变,那么有了一番新作为,必然有一番的扰乱侵害。何况祖宗已行之多年的既定法则,有关单位已经奉行很久了,人民也习惯遵从,以此为方便了,又何必再经常更改,而造成扰乱呢?

接下来,我们看四百七十九页第一段:

【宋李沆为相。马亮曰。人以公为无口匏。沆曰。吾于政事。无长才。但中外所陈利害。凡更张喜激昂者。一切报罢。聊以补国耳。今国家法制。纤若凝脂。茍徇所陈。一一行之。则所伤实多。憸(xiān)人幸一时之进。肯念及扰乱斯民耶。】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李沆’是宋朝的宰相。

‘无口匏’,这个“匏”像葫芦一样,“无口匏”就是没有口的葫芦,这意思是这样。

‘报罢’就是批复所言的事作罢,就是事情不准,叫“报罢”。

再来,‘纤若凝脂’,凝冻的油脂因为没有间隙,比喻事情严密,就是指法网的意思。

‘苟徇’就是没有原则的顺从。

‘憸人’就是小人,奸佞的人。

‘幸’就是庆幸,引以为乐。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宋朝的李沆当宰相的时候,马亮对他说,有人认为说,李公你只会说而没有什么作为。李沆说了,我对于处理政事没有什么长才,只是将朝廷内外所建立的利害关系加以衡量。对于那些情绪比较激动,喜欢建议变更的人,将其上疏的文件审视以后,若对国家没有帮助的,我就把它退回,以免浪费资源,以此来对国家有帮助。

现在国家已经有法令了,已经多如牛毛了。如果又依照他们的建议,一一施行,恐怕对国家人民的损害会更多。对于奸佞的人为了一时的表现,侥幸的受到进用,他曾否想到这样更是扰乱民心呢?

好,我们看最后一段:

【李林甫。广彍骑之法。朝议纷纷。林甫力持之。而唐兵因之不振。王安石创行新法。繁急扰民。宋家元气。从此索然。此皆扰乱之流害也。】

我们看字句解说:

‘李林甫’是唐宗室,我们介绍过他,他是唐朝的一个奸臣,人家都说他是口蜜腹剑。他善于音律,就是擅长音乐。他常常了解皇帝在想什么,所以他奏文都能够符合皇帝的意思。

‘彍骑’是唐代宿卫的兵名。在唐玄宗那时候,因为宿卫军师的军队大量逃亡,所以在开元十一年,用宰相张说的建议,以招募的方式,把京兆、蒲、同、岐、华等州府的兵跟白丁,每年宿卫两个月,他们不用去作战,他们负责镇守皇宫,这叫做“彍骑”的意思。“彍”就是拉满弓弩。

‘朝议’就是朝廷的评议。

‘王安石’,我们已经介绍过了。

‘繁急’就是繁多而急迫。

‘索然’就是完尽,空乏。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唐朝的李林甫为了推广宿卫兵的彍骑法,不顾朝廷上下议论纷纷,仍然坚持己见,使得唐朝的兵力因而一蹶不振。宋朝的王安石创造施行新法,政令繁琐急迫,因而扰乱民心,宋朝的元气因此衰微。这些都是扰乱所带出来的一些毒害。

这个“轻蔑天民,扰乱国政”,我们就解释到这里。接下来,我们来报告老法师对于“轻蔑天民,扰乱国政”的开示。老法师第一点说,这个“轻蔑天民,扰乱国政”,是当仕宦,就是当官的第四种恶。这里面讲得很好,“帝天之命,主于民心。凡此苍生,皆上帝之赤子,故曰天民。天之爱民至矣。”

老法师说,这几句话我们要常常读诵,常常存在心中。在佛法里面讲,我们与一切众生的关系,说得更透彻,这个道理古人也很清楚,就是老法师说的,我们常常听到所谓我为人人,人人为我。他说,我跟人是一不是二,就是法身,十方三世一切佛,同共一法身,这就是人我是一。佛家讲法身,就是和虚空法界一切众生是一体的,这是真正的平等。人我一旦是一体的,就没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了。人我真正一体的时候,无缘大慈、同体大悲就出来了。

我们现在为什么不能一体?就是因为我们有人我之分,有分别、执著。所以老法师说,换句话说,我们如果轻视别人就是轻视自己,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这个道理要懂,这是事实真相,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老法师说,人不能没有尊严,尊严从哪里建立的呢?尊严是尊重别人,尊严不是狂妄自大,自以为是。狂妄自大,轻视别人,实在讲是严重破坏自己的尊严。一个人处处叫别人怕他,这个人就完了。如果这个人在在处处都受到人家的尊敬,他就成功了。尊敬从哪里来呢?绝对不是作威作福得来的,都是从真诚、尊重别人得来的。古人说:“敬人者,人恒敬之。”你不敬人,人家怎么会尊重你呢?

这个地方,“敬人者,人恒敬之。”我最近刚好我们的好朋友,我常提到的升恒昌企业的副董事长吴锡显先生,突然在八月二十七日,因为血管剥离舍报,那么七十一岁。他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企业家,跟江松桦董事长,都是从事利他的菩萨工作。所以他往生,老法师也给他赐法语是,莲登上品。我就看他的告别式,很多他的员工在为他哭泣,都舍不得他走,这就是这里讲的,“敬人者,人恒敬之”。我们平常不尊敬别人,人家怎么会尊敬我们呢?我们尊敬别人,我们如果真的落实到《弟子规》、《太上感应篇》,我们就懂得这个敬人的道理,那我们就会做到,你真正没有落实是做不到的。

所以老法师说,有意无意之间,我们会得罪一切众生,这个后患会无穷。他说,这个道理说起来,我们都能够理解也能够接受。可是在日常生活里面,我们在待人处事的时候,我们还是会犯这个过失,这个我能体会。我们常常也想改这些习惯、改这些毛病。可是境界一来,我们的毛病又跑出来了,又一样又造口业,又一样去得罪人,所以到处跟人家结恶缘。这就是老法师讲的,老法师说,这是什么原因呢?为什么道理都懂,可是在日常生活待人处事,毛病还是犯呢?老法师说,因为懂得不够透彻,不够彻底,境界现前自己转不过来,这是真的啊。

有时候我会看到莲友,我们学佛的都会这样,他境界转不过来,整个脸色就大变了,毛病习气就出来了。那讲话就很不客气了,眼神就不对了,甚至掉头就走了,都不理你了。学佛的人都会这样,更何况是一般人。这是什么?境界现前,自己转不过来。那为什么转不过来呢?懂得不够透彻,就是悟得不够深,体悟得不够深,这是什么?他心性不能做到,也就是不能够消归自性,不能够真干,老实真干,真正老实真干,他就做到了。

所以老法师说,你要知道,你要学,你不知道这个道理,应该要括号(道) 你要学。他说,我们现在求学,就是古人讲的亡羊补牢。小时候没有学,父母也没有教我们,“先人不善,不识道德”,你不用怪他,对不对?青少年的时候没有学,现在学太晚了。但是不能不学,不学就是一身的罪业,到处跟人家结恶缘、结怨业,起心动念、言语造作都是罪业,这怎么得了?所以不能不学,为什么他做官会“轻蔑天民,扰乱国政”?他就是不懂圣贤的道理,他又不学,那当然是一身的罪业。

第三点,老法师说,今天实在讲是不怕得罪人,都说一些不好听的话,可是对大家是有利益的。老法师说他们在求学那个年代,李炳南老居士是他的老师,老法师跟他的时候,老法师才三十一、二岁而已,李老师已经是七十一、二岁了,七十一、七十二岁了。他说,李老师教他们的时候,都很含蓄。他跟净空法师讲过很多次了,这一点李老师教净空法师教了很多次,跟他提醒,说教人家,二十岁以前可以严厉的教诲。听清楚喔,二十岁以前你可以严厉的教诲,二十岁以上不可以,二十岁以上要婉转,婉转委曲的劝导。这是真的啊,就现在小孩子是这样,超过二十岁没办法教了。说话点到为止,让你听了会觉悟。

他说,四十岁以后不能教了,有什么毛病都不可以讲了,已经成年了,不可以教了。我们台湾话讲,再讲我就变脸了,台语叫变脸,就生气了。我认识一个学《金刚经》的老莲友,她先生管她,讲她话,她说,我七十几岁了,还要你教吗?我爸爸妈妈都没办法教我,你还教我?就是这里讲的,四十岁以上不能教了,有什么毛病都不可以讲了,已经成年了。

所以从前老人教人,你想想看,二十岁之前,三十岁到四十岁都是用暗示的,绝不明说。现在说了四十年,六十岁、七十岁暗示也听不懂,老法师说,怎么办?老法师说,只好明说,明说会得罪人,不说不行,因为他会堕落,过去没有学过。所以老法师说,别人对我们怎么暗示,老法师说他懂,那是因为他有跟李老师学。这是第三点。

第四点,老法师说,无论世法、佛法,学习都要在少年时代,少年失学,中年如果没有遇到善知识,四十岁以后就是晚年了。人生七十古来稀,不足一甲子过世的人有多少?老法师说,你们注意、留意一下就明白了。所以四十岁以后就是晚年了,晚年求学一定要出于自动自发,真正觉悟回头,遇到善知识,人家看你的虔诚。印祖说,一分诚敬就教一分,两分诚敬教两分,言语教学都有分寸。

世法、佛法的教导,说到究竟处是一个真诚。世间法跟佛法都一样,说到究竟的地方还是真诚,一个爱心,一个真诚。所以佛法常讲,慈悲为本,方便为门。真诚的慈悲心,一片慈悲,慈悲一切,念念为众生,念念为一切众生,这个心就是菩提心。行行,为一切众生,这就是菩萨行。决定不能轻视一个众生,今天我们讲“轻蔑天民”。老法师说,决定不能轻视一个众生,给一个众生结下怨仇,后面的麻烦就是没完没了。这是老法师对我们特别的开示。

再来,老法师说,为什么怨不能结呢?老法师说佛法里面常常讲的“慈悲三昧水忏”,你看悟达国师那个怨家,几百年当中,转世已经转了十次了,那个怨家债主常常在这里等他。他说袁盎跟晁错嘛,悟达国师是袁盎,晁错被害死以后找他找了十世。这个我们讲“慈悲三昧水忏”都有讲过了。

所以老法师说,古德教我们,冤家宜解不宜结,你有意无意很容易结怨。怨解开了,怨结解开了,是不容易的,没有那么简单。但是冤冤相报就是没完没了,人是不可以得罪,鬼神也不能得罪。不但鬼神不能得罪,老法师说,我有跟各位同修说,动物也不能得罪。你不是说牛猪羊,还有这些老鼠啊,这些动物也不能得罪,都是人去转世的啊。你欺负牠,牠那个报负的心、报负的念头,永远都存在。所以菩提道上魔障就多啊。

魔障从哪里来的?都是我们生生世世,跟一切众生过节造成的魔障,觉悟以后就用真诚心、慈悲心对待一切众生,善待一切众生。普贤菩萨说礼敬、称赞、供养,供养就是为众生服务,无私的服务啊,无条件的服务啊。这样才能够让累劫的怨亲债主看到你,祂的心就平下来了,心平气和不来找你麻烦。这个道理要懂啊。老法师这一段的开示,对我们今天讲这个“轻蔑天民,扰乱国政”帮助非常地大。我们学到这个圣人的智慧,用在我们的日常生活,那就能够幸福美满。

今天我们就讲到这里。若有讲得不妥之处,请各位同修大德批评指教。阿弥陀佛。


文字稿来源:因果教育弘化网


声明:文章来源网络整理!版权属于原作者!感恩您的阅读!欢迎关注传统文化扎根网微信公众号。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本文地址:https://www.guoloujiang.com/30383.html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