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老师主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171集)

●世界本清宁,由情见互异,遂成棼乱。天心原慈善,因众生恶感,而屡降灾殃。是以古德云:“人人信因果,天下大治之道也;人人不信因果,天下大乱之道也”。


《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一七一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6/02/29 臺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171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们研討《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五十九句,【訕谤圣贤】。请各位同学翻开课本五百四十页,我们看第二段:

【訕谤圣贤。】

我们看经文:

【訕。是戏侮。谤。是非毁。訕谤有二种人。一是愚痴昧其影响。是名瓮里憎天。一是才辩煽其风波。是名水中捉月。圣贤。儒释道三教也。儒以正设教。释以大设教。道以尊设教。观其好生恶杀。同一仁也。视人犹己。同一公也。惩忿窒慾。禁过防非。同一操修也。雷霆眾瞶(聵)。日月羣盲。同一风化也。由粗迹而论。天下之理。不过善恶两途。三教之意。无非教人之改恶从善耳。由心地法门而论。则无不归一。故宋孝宗原道辨曰。以佛治心。以道治身。以儒治世。诚知心也。身也。世也。不容有一之不治。则三教岂容有一之不立哉。今之儒者。或以圣闢佛。或以佛驾於圣。今之僧道。或为佛而灭道。或为道而议佛。总皆我见能所。谬分大道。抑知三教原无同异。惟患妄生臆见。以私意卜度。以浮心骋辩耳。上智者。果能平心融会。直探源头。则知佛之明心见性。去迷求悟。道之清心寡欲。积功累行。儒之致知格物。正心诚意。摄化多方。无有乖戾。总归引人入道而已。有何名相之可以执持哉。故知三教正法。同为万世生灵之眼目也。訕谤之者。胡为自造拔舌之因乎。至於经典。书籍。字纸。乃圣贤精神所寄託。作践之者。与訕谤同罪。】

好,我们来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戏侮』就是戏弄轻侮、侮辱。

『非毁』就是毁谤,这个「非」跟言字旁那个誹谤是同一个意思,它是通的。

『昧』,「昧其影响」,「昧」就是不瞭解。

『是名瓮里憎天』,「瓮」是开口很小、腹部很大的,这种陶製的汲水罐。瓮天比喻说在瓮中所观的天。那这个地方就是侷促在极狭小的地方,眼光非常短浅,这叫「瓮里憎天」。

再下来五百四十一页的『惩忿窒慾』,这个「惩忿窒慾」,它的意思就是说克制忿怒、杜塞情欲。我们《金刚经》里面讲是「一切法得成於忍」。「惩忿窒慾」,它是从哪里出来的呢?这句成语,它是从《易经·损卦》里面出来的。《易经·损卦》里面它原文是这样写,「君子以惩忿窒欲」。我们就来解释这个,为什么「君子以惩忿窒欲」?能做到惩忿,就是能够降伏自己的瞋恨心。「忿」就是忿怒,瞋恨,就是忿,瞋恚心,这个也是忿。

佛陀在因地的时候,他在山中修行,歌利王带著嬪妃到山中去游玩。歌利王翻成中文的意思就是非常暴虐的一个国王,歌利就是暴虐的意思。歌利王就是他很容易动怒,非常暴虐的一位国君。因为佛陀他在山中修行的时候,他入定的时候,法相威仪非常地好。嬪妃就非常地仰慕佛陀,佛陀就为她们开示,要放下五欲六尘,远离五欲六尘。这些嬪妃听了法喜充满。

歌利王醒来以后,就责怪佛陀不应该对他这些嬪妃起好欲之心。佛陀说,我没有起淫欲之心,我也没有起任何的意念、妄想。歌利王就说,如何证明呢?五通仙人都还有欲,你怎么可以说是没有欲望呢?歌利王就用刀割佛陀的耳朵啦、手脚啦,身体这样。后来四大金刚,四大天王为了保护佛陀,显示神通力,飞沙走石,所以歌利王才向佛陀懺悔。佛陀就跟他讲了,他说,我没有起欲望之心,就如同你现在割我的身体,我没有起瞋恨心一样,將来我成佛以后,我第一个还是要度你。那就是这一世佛陀的弟子,憍陈如尊者,他就是歌利王的后身。

这个地方佛陀就告诉你说,他没有起贪瞋痴欲,贪瞋痴的这一种妄想,这个叫做「惩忿」。「窒慾」也是降伏自己的妄心,就《金刚经》里面讲「云何降伏其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那么这个「惩忿窒慾」,每一个人都会有这样的一个,我们讲的情感,而且种类很多。《礼记.礼运篇》里面说有七种,就是喜、怒、哀、惧、爱、恶、欲。这七种情感不用学习,触境就能发生,这是我们无始劫来的习气。它藏在哪里呢?藏在我们的阿赖耶识里面,就是这七种。你只要遇到境界,它就种子起现行,现行又薰种子,又回薰到阿赖耶识里面去,这个叫做触境就能发生。因为阿赖耶识里面有这七种,这一种情感的种子,遇到境界以后,它会生起这些情感,就会继续发展,到最后不能够节制,就会把理性蒙蔽了,就是把我们本有的良知良能就蒙蔽了,那就是蒙蔽理性。以致於起惑造业,引起种种的苦恼。在七情里面,特別是以怒、欲,就是瞋恚跟贪欲,这两种给人的苦恼最深。

所以孔子在《周易》里面说:「《象》曰:山下有泽,损,君子以惩忿窒欲」。「象」是《易经》中的「象辞」,损是损卦,由八卦中的兑、艮二卦构成的,兑卦跟艮卦二卦构成的。兑为泽,艮为山,泽就是湖泊,山就是高山。兑是损卦中的下卦,艮是损卦中的上卦。故云「山下有泽」。卦名为损,即《彖辞》中所说的「损下益上」之义。根据郑康成解释,山在地上,泽在地下,山所以能够高出於地上,乃因为泽能自损,泽能够自己自损,自己降低。泽自损,泽到地下,湖泊的水里面,就流到地下里面去了,使自己成为一个泽,就是沼泽、湖泊的意思。所以所损出的土使山增高,这个突出来的部分,就变成高山了。因为我们知道湖泊跟沼泽,它是有一个凹进去的底,里面盛著水,成为泽,所以泽自损到地下,使自己成为泽,以所损出的土使山增高,使其成为山,这是损卦中的自然现象。

孔子以这种现象,他把它用到我们的人事上,教我们要从损卦里面学习损己利人的行为,损己利人。所以你看到这个《易经》的卦,它其实有很深的含义在里面。孔子以这种卦象告诉我们,要从损卦里面学习损己利人的行为,以修养自己的道德。而损己利人它的基本涵养就是惩忿窒欲。你怎么做到损己利人呢?就是你要把自己的脾气,要把自己的情绪降伏。你把自己的脾气、习气降伏了,你的清净心、你的慈悲心才会现前,你的平等心才会现前。你能够做到惩忿窒慾,你才可以降伏自己的烦恼。

所以这个地方的「惩」,当做止这个字来解释,止就是什么?就是伏住。「惩」又可以做为通徵,象徵的徵。郑康成说,「徵,犹清也」。郑康成解释徵就是清净的意思、清澈的意思,这个叫徵。所以清净你的念头,惩念、惩忿,这个地方我们说惩忿窒欲,清净你的心念。那么这个「窒」,我们知道「忿」,就是我们刚才讲忿怒嘛,「窒」就是窒塞,堵住了,把它伏住了,这个叫做「窒」,「欲」就是贪欲。

这些意义都从卦中的象来把它詮释,而卦象都来自於什么?天然的法则。所以「惩忿窒欲」是顺乎天然的道理。那就是我们佛家讲的,天然的道理是什么呢?就是隨顺性德。那我们现在不是隨顺性德,我们是隨顺习气,我们是隨顺无明。所以我们才会有情绪,我们才会起瞋恨心、怨恨心、贪欲心,这就是隨顺我们的习气。所以在崇尚物欲的时代,而且现在像电视名嘴,像臺湾这个部分就很普遍,电视名嘴利用电视的平臺,到处几乎用那个口业造谣生事,我们所谓的聚眾骂街。

所以一般人对於忿怒跟贪欲,大家都习以为常,甚至认为理所当然。如果有人跟人家谈到说惩忿窒欲,必然为人所不谅解。为什么呢?因为现代人读古书的一大障碍就是这个地方,没有从古书里面得到古人的智慧。像我们刚才研討《易经》里面这个卦,这个损卦,你看这是《易经》告诉我们的智慧跟道理,从这个损卦里面,我们去瞭解天然的道理、自然的道理。所以现代人因为对古书的不瞭解,事实上有不少的事实,是可以从古人的智慧里面去除去这种障碍。

老法师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老人言是什么?老人言是我们中国老祖宗的智慧,老祖宗的智慧都在儒、释、道三家。这一段里面也在探討儒、释、道,它是一如的,它是三而一、一而三,三个都是辅助上天在教化眾生。所以像现在天灾人祸不断,包括社会上发生层出不穷的凶杀案。像我们臺湾最近在过年的时候,发生一个不孝子,他怨恨他父亲分財產不公,给他大哥財產稍微多一点。就在过年的时候,在除夕夜,用汽油把他们老父、老母乃至於嫂嫂她们一家,全部都烧死了,总共造成五条人命。所以层出不穷的凶杀案,原因有很多种,有些为情、有些是为財、有些是其他原因。但是如果能够忍一时之忿怒,也许有很多的惨案是不致於发生的。

像现在敘利亚的战爭、伊拉克的战爭、利比亚的战爭,兄弟,自己种族的兄弟互相残杀。因为他们回教徒分成两派,逊尼派跟什叶派,互相残杀。乃至现在的IS政权,这些都是他们种族里面的一个,兄弟互相相残的一个现象,互相残杀。造成难民到处流窜到欧洲去,这都是怎么样?这都造成很多人命的丧失,那不仅是金钱的损失,人命的损失是无法计算的。那当然这个追根究柢,就是美国是始作俑者,为了石油,几十年来就是在中东不断製造纷爭,就是美国是始作俑者,就是为了石油,还有军火的买卖。那么这个就是什么?这个当然也是跟什么?这种战爭,就老和尚讲的,先教你竞爭,然后再教你斗爭,最后就发生战爭。所以老和尚说,要谦让、礼让、忍让,所以如果能够礼让、谦让、忍让,那战爭是可以避免的,忿怒之害也可以减少,而且可以避免的。

至於贪欲那为害更烈了,欲的种类很多啦。但是以財欲以及男女淫欲的行为,赌博、负债、自杀、或是他杀、或者抢银行、绑票、撕票,一切的罪恶都是从財、欲,財跟欲所使然的,一个是財、一个是色,一切的罪恶都是从財跟色所使然的、所感染的。就像现在传染最厉害的,所谓的爱滋病,所以这些罪魁祸首是淫欲。从这些事实看来,为何要惩忿窒欲呢?可以说不言可喻,不言而喻。所以《易经》的义理,不能只凭所举几个事例就能了然、就能够明白。

所以《繫辞传》说,《繫辞传》里面说:「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惩忿窒欲这一句话,它兼含形而上跟形而下的意义在里面。如果就形而下来说,无论个人或者是羣体,如果都能够惩忿窒欲,每一个人都能够惩忿窒欲,降伏自己的瞋恨心,伏住自己的欲望,就能够趋吉避凶。如果就形而上来说,惩忿窒欲就是修道。因为人人都有圣人的天性跟明德。也就是我们讲的,佛陀在菩提树下证果时所说的,一切眾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只因妄想执著而不能证得,人人都有佛性。六祖大师说的,「何其自性,本自具足」。人人都有这个佛性,这就是圣人的天性跟明德。

但为欲望等七情所障碍,也就是佛陀说的,一切眾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只因妄想执著而不能证得。以致於沦为凡俗之人,那我们佛家讲叫六道轮迴。其在世间动輒得咎,所以在这个世间就造成种种的烦恼、种种的灾难、种种的苦难。只有修学成为自己成圣成贤、成君子,乃至於成我们佛家讲的成阿罗汉、成菩萨、成佛,才有办法具备大智、大仁、大勇,就是佛家讲的具备戒定慧,三无漏学。这样才有办法得到自由自在,就是解脱,解脱知见香,才能得到解脱自在。所以学为圣人没有什么妙诀,要成佛成圣、成佛成菩萨没有什么祕诀,就是这里讲的惩忿窒欲。忿跟欲就是瞋恨心跟贪欲,就是降伏我们的贪瞋痴烦恼。忿欲诸情能够降伏的话,以明明德,以率其性而已。所以惩忿窒欲兼含形而上下而为损卦的重要詮释。

损卦所讲的自损,就像这个泽它自己自损,成就了山。所以损卦所讲的自损,確实是人所难为之事,是你要把自己降低,缩小自己,要把自己贬损,降伏自己的烦恼,是非常不容易的,这是確实是人所难为之事。但是老祖宗跟我们讲,有损必有益,损是损去七情,益是显明性德。损就是断掉我们的贪瞋痴慢疑。益,成就我们的性德,破我们的我执、法执,再破根本无明,这叫益,也是儒家讲的显明性德。

去情显性之后,敞开无际的心灵。这个意思用佛家讲说,当你破了根本无明以后,见了法身就是显性、就是见性,明心见性、见性成佛。敞开无际的心灵就是我们心包太虚,量周沙界,见到自己的父母未生前本来的面目,就是见法身,见性了。永无物质世间的拘束跟困惑,这就是什么?就是解脱生死,佛家讲解脱生死。这是学《易经》可以到达止於至善之境。

止於至善就是什么?在明明德,在佛家讲也就是到最终的目的,就是明心见性。所以儒家確实有它非常重要的一个修行的境界,这是儒家为什么比一般的学说要好?它原因在这个地方。以上是我们提到惩忿窒欲,我们特別引用《易经》里面的损卦来做为说明。那么这个惩忿窒欲就非常有意义,对我们修行非常有意义。

我们再看下面,『禁过』就是省察过失。

『操修』就是道德修养。

『雷霆眾瞶』,「雷霆」就是威猛的意思、迅猛的意思,迅猛警醒。「瞶」就是昏聵,比喻愚昧、糊涂。「雷霆眾瞶」,像雷霆,就是像闪电一样,惊醒我们迷濛的眾生。「眾瞶」就是迷濛的眾生。

再来看下面,『同一风化』,「风化」就是教育感化。

『粗迹』就是从比较粗的方面来说、比较大的方面来说,叫大道正理。

再看下面这个『心地法门』就是我们讲的般若法门。

再来看『宋孝宗』就是赵眘,他是南宋的皇帝,宋太祖的七世孙。他刚即位的时候,他是有心要改革,他用抗金名臣张浚主持军务,恢復岳飞的官职,用礼来改葬。可是在符离之战失败以后,张浚罢相,跟金订隆兴和议。他在在位期间,他重视武备,就是军事,不忘收復故土,是南宋几位皇帝里面比较有作为的一个。但是当时受到太上皇为首的投降派掣肘,所以效果有限。在淳熙十四年太上皇赵构死了,但是宋孝宗年纪也大了,他的儿子赵惇,就是宋光宗,后来即位,那么宋孝宗就变成太上皇。可是光宗即位以后,父子不和,最后宋孝宗是悒鬱而死。

这个《原道辨》是宋孝宗写的,他是怎么样呢?是宋孝宗在淳熙八年,他写了这篇文章,批驳韩愈所写的「原道」论。那他写什么?他写《原道辨》,《原道辨》要是在於提倡三教合一。在佛教传入中国,道教开始流行的时候,就有三教合一的理论。宋孝宗提出以佛修心,以道持身或者说养生,以儒治世的三教分工的说法。就是经文里面所讲的,『以佛治心,以道治身,以儒治世』。「以佛治心」,佛经讲的就是「云何降伏其心」,如何降伏我们的烦恼,降伏我们的执著、分別、妄想,佛家在讲这件事情,这个叫「治心」。道家比较重视修身养性,要羽化成仙,要透过修身来怎么样?长生不老,这「以道治身」。儒家强调经世治国,「半部《论语》治天下」,所以「以儒治世」。

宋孝宗他就分析了,他还提出他的看法,他说,佛教讲不杀生,那个不杀就是儒家的仁,「不杀,仁也。不淫,礼也。不盗,义也。不妄语,信也。不饮酒,智也。」所以佛家里面的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就是儒家讲的仁、义、礼、智、信。他说,这个跟仲尼就是孔子,又有什么不同呢?他认为佛家跟儒家不同,只是给同一件事物,予不同的名字,名称虽然不同,內容实质是相同的。那么这个看法跟老和尚的看法是一样的。道家讲究的是三条,这在海贤老和尚的光盘里面,也有提到这三句话,道家讲的三条是什么呢?「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

我们如果看海贤老和尚的带子里面,《永思集》里面有提到这三点,慈、俭、不敢为天下先,这是道家讲究的三条。所谓慈,就是孔子提倡的惟仁为大;所谓俭,就是孔子提倡的节用而爱人;所谓不敢为天下先,是孔子提倡的温良恭俭让。因此道家既没有弃仁义,也没有绝礼义,与儒家並非背道而驰。

后来《原道辨》改名叫做《三教论》,为什么呢?因为后来宋孝宗把他的《原道辨》给了前宰相史浩看。史浩个性比较温和,史浩他本身是学佛的,他就懂得忍让啦、礼让、谦让啦。所以史浩他认为从佛家角度看问题,佛家比较会包容。所以史浩他就跟皇帝建议了,他跟宋孝宗建议了,他说,哎呀,你这个《原道辨》有一点尖锐啦,这个太大胆啦。他就向皇帝报告说了,他说,「臣惟韩愈作是一篇,唐人无不敬服,本朝言道者亦莫之贬,盖其所主在帝王传道之宗,乃万世不易之论。」他有帮韩愈说好话。

他的意思是说,韩愈的文章也是有人佩服,他主要是要帮助皇帝治理天下,而且他所举的也是万世不易的一些道理。所以史浩认为,不要跟韩愈针锋相对,所以他建议皇帝改名。所以皇帝就把《原道辨》改名为《三教论》。史浩啦、程泰啦、朱熹啦的规劝跟反对,在相当程度上反映当时的道学、理学势力迅速增长的情况。宋孝宗儘管將此文题目做了变更,但是文中主要內容没有放弃。

所以我刚才讲说,宋孝宗这个三教合一论跟老法师讲的很接近。所以老法师就有开示,老法师说,儒释道三家相即。相即是《法华经》里面的一个用词。老法师说,这些年来宗教界都觉悟了,要团结。因为老和尚都一直在推动宗教团结、多元文化。老和尚认为这个因缘是成熟了,为什么?因为地球生病了,地球有危机。不管你是哪个宗教,你都没有办法离开地球。现在全世界都乱,有一次我问老法师,我说,臺湾政局有一点乱。老法师说,全世界哪个地方都乱。这是地球生病了,人心生病地球就生病,那么大家要来救,所以就可以合作。

我们现在讲多元文化,一就是一个宗教,一切就是一切宗教,一切宗教就是一个宗教,一个宗教就是一切宗教。这个是华严的境界,因为《华严经》讲,「一即一切」,它是平等法界的,所以宗教也是相即自在。多元文化,实际上这种概念,在中国至少一千多年前就已经落实了。中国传统文化今天提倡起来,各位就立刻想到儒释道三家,儒是一,道也是一,佛也是一。三是多,一即是三,三即是一,一多不二。

所以我们今天才看到,在形相上確实有三家,形相不一样,可是在教学上,在境界上,三家相即。相即的意思是说它互相融合的,它是一体的,这个意思。这个才是真学问,这是真学。学儒的人他也读佛经,他也学老庄,他也学,他都学。学道的人,这些道长他也念四书五经,他也读佛经,他都通。学佛的人,在过去学佛,决定有四书五经的基础,有老子、庄子的基础。確实我们注意看,莲池大师的《緇门崇行录》里面,里面就有讲到老庄思想。我们看净土宗的第九祖蕅益大师,他有写《四书註解》。像印光大师,他们对四书五经都非常地深入,老法师也是一样。

所以他们都有很深的四书五经的基础。因为老法师说,唯有儒家基础才能入大乘。因为老法师认为唐朝中叶以后,学佛的人不再学小乘了,那时候俱舍宗,小乘的俱舍宗已经没落了,那用什么来取代小乘宗呢?用儒家的,儒家跟道家,也就是《弟子规》啦、《太上感应篇》,来取替小乘宗的修学,用儒跟道来代替小乘,这是老法师的看法,確实也是如此。

那么老法师特別说,他说,像少林寺的石碑,有「混元三教九流图赞」。这个「三教九流图赞」我看过,给各位看这个图,事实上这个图就是混元三教九流,这里面讲就是儒释道是一体的。老法师很特別强调这个图案,就是儒释道,拿念珠这个就是佛,儒释道是一体的。就是里面讲,你看这样起来变成一个圆,圆满。老法师说在少林寺的石碑里面,有「混元三教九流图赞」,三教九流是一家。我们常常口头禪说三教九流,这个人是三教九流,其实三教九流是一个,是一家的,真的。老法师说,今天宗教界觉悟了,所以三教九流是一家,这个图要多印。他说,这个少林寺的石碑,相传是在唐肃宗年代,唐肃宗是唐明皇的儿子,距离我们现在应该是有一千五百年,中国人已经落实多元文化了,讲多元文化,中国人还是老祖宗喔,中国古人还是老祖宗。

所以中国这个国家,五千年的歷史,这样大的版图,这么多的族群,这么多的人口,几千年来长治久安。靠的是什么?靠的是多元文化,互相融合,互相包容,不是一家独大,平等的,每一家都第一,佛也第一,儒也第一,道也第一。如果它要不能够相即相容,那就有第一、第二、第三。相即相容,个个都是第一,没有第二。这个道理我们一定要懂。为什么?个个都第一就是称性,因为眾生平等,一切眾生皆具有如来智慧德相,从这个佛陀开示里面就可以看到,每一个眾生都是佛。那既然都是佛,当然是平等。所以老法师说,回教的阿拉,穆罕默德啦,基督教的耶穌啦,道家的老子啦,儒家的孔子啦,佛家的释迦牟尼佛,都是菩萨示现的。

为什么个个第一就称性呢?这里面有很深的意思。因为一切法里面,「一即一切,一切即一」,一微尘里面有整个宇宙的信息。这个境界很深,那就是多,一微尘有整个宇宙的现象。我们所谓讲的,佛经上讲的,「芥子纳须弥,须弥纳芥子」,须弥是须弥山,包容一个芥子,我们能够体会。芥子这么小,怎么?芥子就是芝麻嘛。芥子,芝麻怎么有办法包容须弥山呢?这个凡夫是体会不出来,为什么?因为那是平等法界,那是讲心性的,这是佛在经上常讲的比喻。芥子,芥菜子,跟芝麻粒差不多大,它能容纳须弥山,这是佛常常举的比喻。

实际上,我们在《华严经》上看到,一微尘里面有大千世界,这就是相即。一微尘皆如是,所以给你说一即是多,多即是一。这是讲的事实真相,你要问为什么?因为老法师说,一微尘是自性,一切剎土也是自性,心现识变,称性的,自性里面没有大小,没有高低,没有好坏,没有美丑,没有是非嘛,它是平等的嘛。所以自性里面没有大小,自性里面没有先后嘛。这个是老法师开示,在开示这个儒释道三家相即,是老法师在《净土大经解演义》里面,第五十五集里面开示的內容,刚好跟我们这个地方的经文很能吻合。

我们再看下面的字句解说,五百四十一页的倒数第三行,『以圣闢佛』,「闢」就是驳斥。

『以佛驾於圣』,「驾」就是陵驾。

『总皆我见能所』,「我见」是唯识学里面的名词,就《金刚经》里面讲四相,人相、我相、眾生相、寿者相,人见、我见、眾生见、寿者见。「我见」就是我们眾生的见惑,所以见惑破了以后,就证初果须陀洹,只要人天七次往返,他就证得阿罗汉了。能所是我们烦恼的来源,能见的我,所见的境界,能所是我们分別执著所產生的。有我、我所,那就有能所,我跟我所,我所就是境界,我的东西、我的身体、我的財產,还有我们这个末那的执著,这个是我,这叫能所。

在《大乘起信论》里面讲,又分为人我见跟法我见。人我见就是执著色受想行识,五蕴假合之身心为实我,这叫人我见。法我见,就是妄计一切法皆有其实在的体性。所以唯识宗就是相宗里面,以我见为四个根本烦恼之一,跟第七识末那识是相应的。末那识都是由无始以来的虚妄之薰习力,缘於第八识阿赖耶识之分,而有实我实法之见。

再看下面这个,『抑知三教原无同异』,「抑」就是难道。

『妄生臆见』,「臆见」就是主观的看法。

『卜度』就是推测、臆断。

『以浮心骋辩耳』,「浮心」就是浮动不安的情绪。

再看后面五百四十二页,『则知佛之明心见性』,「明心见性」就是大彻大悟。像六祖大师听到人家在诵《金刚经》,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他豁然顿脱,契入那个《金刚经》的境界,六祖大师就是明心见性。后来五祖弘忍大师三更授法,以《金刚经》印证,袈裟遮围,以《金刚经》印证,授给他衣钵。那么六祖大师就跟五祖弘忍大师报告,那五首偈语就是他的学习报告,就是他开悟的报告。「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不动摇;何期自性,本不生灭」,最后「何期自性,能生万法」。

前面那四个就是体,后面那一个「能生万法」是用,就是我们这一念心的一体二用,从体起用,摄用归体,体用是不二的。所以明心见性是,在禪宗里面讲就是大彻大悟。《楞严经》里面讲,「唯愿如来哀愍穷路,发妙明心,开吾道眼」。所以见性是禪家的常语,彻见自己自心的佛性。《达摩悟性论》里面说:「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教外別传,不立文字。」黄檗禪师的《传心法要》说:「即心是佛,上至诸佛,下至蠢动含灵,皆有佛性,同一心体。所以达摩从西天来,唯传一法。直指一切眾生本来是佛,不假修行。但如今识取自心,见自本性,更莫別求。」《血脉论》里面说了:「若欲见佛,须是见性,性即是佛。若不见性,念佛诵经,持斋持戒,亦无益处。」

那么这个地方因为大彻大悟或者明心见性,这个境界非常地高,这是法身大士的境界。我们就来引用老法师他所开示的,我们净土宗里面讲的,真正契入了才是大彻大悟,老法师怎么开示我们净土行人的明心见性,见性成佛?老法师说,《净影疏》里面说,「证会为入,可见入者,为契会证入之义。」这个「会」意思很深,你看禪宗语录里面老师教学生,常常一句口头禪说得最多,看到学生就问他说,你会吗?老法师在讲经的时候,也常常提这一句法语说,你会吗?这不是说我们会不会读经?我们会不会?这个东西不是,那个会是契会的意思。

老法师说,这一句话意思很深,什么是会?契入就是会,你没有契入你不会。契入就是契入我们的宗源,就是心源。不是靠文字的,也不是从文字进去的,或者是言说,你在看经、你在听教契入自性,我们一般讲开悟,看经开悟,听经开悟,那叫入,但是没有悟入。老法师说,为什么说呢?因为没有悟入就不算。他说,真正悟入才叫做入,就是入佛知见。我们知道《法华经》里面讲,佛陀说,开示悟入,眾生佛知佛见。开示悟入,那个入就是要悟入。也就是《法华经》里面讲,佛知见中的入字,入佛知见,这个入就是证的意思,这个入是契入。佛知佛见就是自性的般若智慧,禪宗里面讲的大彻大悟,明心见性,是说这个,教下里面讲大开圆解,也是指这个。

我们念佛,念佛人叫理一心不乱,我们净土行人有功夫成片,有事一心不乱,有理一心不乱,理一心不乱就是入佛知见,跟禪宗的明心见性是一样的境界。教下里面讲大开圆解是同样的,层次是相同的。事一心不乱它是解悟的境界,解悟不是证,所以事一心不乱,生极乐世界是生方便有余土,等於我们这个世界里面的四圣法界。理一心不乱是生实报庄严土,实报庄严土那是不一样的,那就是成佛。所以事一心还是菩萨,不是佛的位次,事一心他也有三辈九品,中下品就是小乘的阿罗汉的地位,中上品是菩萨。这是我们从教理上来看,西方极乐世界四土三辈九品,而实际上我们要瞭解,能够到极乐世界去,都是得力於阿弥陀佛本愿威神加持,所以统统叫做阿惟越致菩萨。为什么净宗称为难信之法?原因就在这个地方,它是真的是难信之法。这个地方老法师特別开示,理一心不乱就是明心见性的境界。

好,我们再看下面,『致知格物』就是格物致知,就是《大学》里面讲的,《礼记·大学》里面讲,「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

『正心诚意』,诚意正心,都是《大学》里面讲的。

『摄化』就是教化。

『多方』就是各种方法。

『乖戾』就是不和谐。

再来『执持』就是拘泥、固执。

『眼目』就是什么?「眼目」就是一种,我们讲说开人天之眼目,「眼目」可以讲说,在这个地方讲,「同为万世生灵之眼目也」,就是我们的正法眼,我们的智慧眼,这些真理就是开我们的智慧眼。在《圆觉经》里面讲,「十二部经,清净眼目」。所以为什么说是,这些是万世生灵的眼目呢?在《圆觉经》的「略疏」里面说了,「良以推穷迷本,照彻觉源,是以理贯群经,义无不尽,於此若解,则诸教焕然,若不了之,何知正道,故云眼目。」这是指眾生修行出离苦海的引导或者舟航,这是「眼目」。

好,我们字句解说就解释到这里。我们接下来看白话解说:

所谓訕,就是戏謔侮辱。所谓谤,就是毁谤。訕谤有两种人,一种人是自己愚昧无知,不知道圣贤对世间有很深的影响。所以这些訕谤的人,就好像蹲在瓮里面,埋怨天空的渺小,「瓮里憎天」就是在瓮里面看天。另外一种人是什么呢?另外一种訕谤圣贤是什么呢?他们是靠他的伶牙利齿来鼓动他人毁谤圣贤。像老法师推动夏莲居老居士所会集的《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招致很多人的毁谤。所以海贤老和尚说,不能够毁谤圣贤。这个地方就是什么?就是有一种人是靠他的伶牙利齿,来鼓动他人毁谤圣贤。这毁谤圣贤的怎么样呢?他是在水中捞月一样,一点作用都没有。

再来,所谓的圣贤,是指儒释道三教的圣贤。儒教以正来设立宗教,诚意正心,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是以正来端正自己。佛家是『以大设教』,像《华严经》里面讲的,《大方广佛华严经》,体大、相大、用大,大方广,体大、相大、用大。佛家讲心包太虚,量周沙界,所以法身叫遍一切处,就大而无外,小而无內,这讲我们心的境界,我们心性的境界。所以佛家是用大来作为佛家里面它教育的重心,这叫「释以大设教」。道家是以尊来设立宗教,比如说他们道家里面讲的,灵宝天尊啦,道德天尊啦,他们是以尊来设教。

从他们这三个宗教里面,从这三教里面,他们所强调的『好生恶杀』,都强调仁慈,从他们好生恶杀的立场来说,都是同样的仁慈的心,都同一慈悲心。从他们看待別人,就像看待自己一样,都是同一个公,『公』就是平等。从惩忿窒慾,防过止非,都是同样都修这一念心,同一修持,用这样来操守修养,就是修持。从他们以雷霆之势的真理,来震醒眾生的迷惑,就好像日月之光照破眾生昏昧的立场来看,都是同样一个教化功能。简单的说,天下间的道理不过是讲向善向恶两条路而已,而三教的教义也都是要教人去恶向善。如果从心地法门来说,三教无不是归於一。这个一就是我们这一念心,所以禪宗里面讲说,若人识得一,大地无寸土,这个一就是根源,就是我们的心地。

所以宋孝宗对於韩愈所作的「原道」论,这韩愈作的排斥佛道的文章,「原道」论。宋孝宗写《原道辨》来辩解说了,用佛家的道理来调伏自己的心,用道家的道理来治理自己的身,用儒家的道理来治理国家、治理这个世间。宋孝宗实在是真正能够深入瞭解心、身、世的道理啊,不容许其中任何一样没有调理好。如此说来,三教中怎么可以使其中一教丧失教化的功能呢?

所以今天的信奉儒教的人,有些人他发扬圣人的道理,而排斥佛教的道理,或者有些人以佛教的道理陵驾在圣人之上。所以今天的僧人就是出家人,跟道士,有的为佛教而灭道,灭道教。有的就是为了阐扬佛教的道理,却想尽办法消灭道教的道理。有些为了道教的道理而去非议佛家。总而言之这些都是我见跟能所,我见的执著太深,能所对立,导致对大道错误的分別。

要知道三教的道理都同出一个根源,本无分別。都是因个人隨意的揣测,用自己的意思来推度,用轻浮的心態强词夺理而已。所以『上智者』,就是具有高度智慧的人,如果能以平等的心,將三教的道理融会贯通,追根究柢的探討到这个源头。就知道说,佛家讲的明心见性、返迷求悟,道家讲的『清心寡欲,积功累行』,儒家讲的格物致知,「致知格物,正心诚意」,都是要教化多方的眾生,都是要教化眾生,没有互相违背,没有互相衝突。最终的目的就是要导引眾生入大道,导引眾生能够依真道来修行而已,有什么名相可以执著呢?

到这个地方我们暂时告一个段落,因为这一段里面的最后这三行,就是佛家的明心见性也好,道家的清心寡欲,儒家的格物致知,它都告诉你一件事情,就是直探源头。假如你融会贯通的话,老和尚刚才特別讲的,三而一,一而三,三个都是第一,他就是直探源头。你真正到佛的境界,到道家最高的境界,到儒家最高境界,他是平等的,他直探源头。

所以这个地方我们就引用老法师常常在讲经讲的一句法语。他说,英国汤恩比博士说的,二十一世纪唯有孔孟学说跟大乘佛法,才能解决二十一世纪的社会问题。老法师就根据汤恩比博士这样的开示,老法师有特別解释说,怎么样可以用孔孟学说跟大乘佛法,来解决二十一世纪的社会问题?老法师说,放眼看现在的世界,哲学没办法解决问题,科学也没办法解决问题。他说,原来在佛经上都有,三千多年前释迦牟尼佛就讲清楚了,三千年前佛陀讲什么?佛陀就讲,一切眾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只因妄想执著而不能证得。他说,七十年代,在一九七0年代,英国汤恩比博士说了一句话,解决二十一世纪的社会问题,只有中国孔孟学说跟大乘佛法。英国人讲的,这是世界上著名的歷史哲学家。

老法师到英国去访问,英国的三个有名的学校,一个是牛津大学,剑桥大学跟伦敦大学,这三个大学都有汉学研究中心。现在老法师也准备到英国威尔斯大学办汉学院。这三个大学都是世界名校,他们有研究汉学的中心,而且都很有名。老法师去看他们的时候,有拜访他们的教授跟学生。老法师说,他们都是西方人却讲一口流利的北京话,而且看中国的典籍,看中国的文言文。里面有一个学生跟老法师说,他用《无量寿经》做论文的题目,博士论文的题目。老法师问他说,《无量寿经》有九种版本,你用哪一种?他回答说,我用夏莲居老居士所编辑的会集本。另外一个同学也是外国人,他用《孟子》写论文。还有一个是用王维,唐朝的文学家。老法师看到他们这样,非常地欢喜。

老法师就跟他们上一课啦,时间不长,有一个多小时,老法师就问他们啦,他说,你们英国人汤恩比博士讲的,你们都是汉学系的,你们对中国的儒释道都很瞭解,也都下过功夫。那我问你们,汤恩比博士讲,解决二十一世纪的社会问题,需要中国孔孟学说跟大乘佛法,你们同不同意?可不可行?结果老法师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这下面的学生都笑著没有人回答。等了几分钟以后,老法师就说,他就反过来问学生说,难道汤恩比博士说错了吗?他们也笑一笑不回答。这个在老法师讲经的时候,老法师说,他看得出来这些外国的学生为什么笑而不答?老法师说,因为他们认为你们中国人都不信,我们外国人怎么会信呢?你们中国人都不相信自己的老祖宗,那我们外国人怎么会信呢?

老法师就跟这些学生说,汤恩比博士的话没有说错,是很多人解读错了,意思会错了。老法师就提出一个问题了,他说,如果提到儒家你们就会想到四书五经、十三经,对不对?这些学生都点头。他说,提到佛家一定会想到《华严经》、《法华经》、《般若》,这些大乘经典,学生也点头。提到道家你们就想到老庄思想,也没有错。老法师说,这些都是儒释道的花果,开花结果了,很漂亮,很好看。那么这些东西对於现前的社会,能不能解决问题?就是刚才讲的四书五经啦,《华严经》、《法华经》、《般若》啦,还有老庄思想,对於现前的社会能不能解决问题?不能。

汤恩比的话没有说错,但是你们要晓得就像植物一样,花果从哪里来?在树上长的,花果长在枝条上,枝条长在树干上,树干长在根本上,你一层一层去给它挖掘,挖到最后什么东西最重要?老法师说,根。儒家的根是什么?道家的根是什么?佛家的根是什么?你抓到根,它就会发芽,它就会茁壮,它就会成长,它就会开花结果。那现在怎么办呢?根没有了,根烂掉了,根坏掉了。老法师说,你们天天研究儒释道,像花瓶里面的瓶栽,没有根,就像花瓶里面的花,下面没有根,是死的,不是活的。所以就变成做学术研究,而不是修行,不能够解决问题。

所以汤恩比的话没有说错,我们把儒、释、道的根找出来,从根本下手,汤恩比博士所讲的话就是真的。但是如果你没有从根本下手,那只能做学术研究。老法师说,汤恩比博士的话是真的,绝对不是假的,是真能拯救二十一世纪的社会病態,也能够拯救地球的危机,確实是如此。如果每一个人都从根本下手,老法师说,回教的你也要教育,孔家的,儒家也要教育,佛家的也要教育,道家的也要教育,基督教的也要教育,你都从根本下手,就可以解决问题了。

老法师说,儒家的根就是《弟子规》,道家的根是《太上感应篇》,就是我们现在在研討这个,佛家的根就是《十善业道经》,这三个东西重要。他说,以前人学儒、学佛、学道,都是从这三个根开始扎根,你不从这个地方扎根的话,你学什么都没有用处。最后告诉,老法师最后告诉他们,他说,我对你们很佩服,这真的,不是假的,因为由衷的佩服你们,因为你们所学的,学儒学、道学、佛学,你们都非常地不简单,你们可以拿到博士学位,可以做为名教授,甚至可以做为欧洲的汉学家。但是老法师跟他们讲说,你们做得到汉学家,可是你们没有我的快乐,没有像我这么自在瀟洒,你们肯定没有,你们一生肯定还是生活在烦恼的世界里面。结果下面的学生都笑了。

老法师说,我说的为什么呢?因为我跟你们学的是相反的。老法师意思是说,你们所研究的是佛学、儒学、道学。如果你研究的是佛学、儒学、道学,你就不能解决烦恼问题,你没办法自在瀟洒、你没办法快乐自在。但是你反过来,如果学佛、学儒、学道,他说,那就不一样了,味道完全不一样。你学儒要学得像孔子一样,那不就解脱了吗?对不对?「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那就快乐无比啊。学佛要学得像释迦牟尼佛一样,法喜充满,常生欢喜心。学道要学得跟老庄一样。

这是什么?你如果学到这个境界的话,这是智慧啊。可是你们搞的是儒学、道学、佛学,老法师说,那是知识,知识不能解决问题,知识跟智慧是两桩事情。智慧可以解决烦恼,可以解决生死,知识不能解决生死跟烦恼,还有轮迴。知识解决问题它只是解决局部,但是它会带来很多后遗症,智慧解决的问题是根本解决,而且解决得非常圆满,没有后遗症。

老法师的確是一个大智慧的人,从这一段的开示里面,老法师就是万世生灵的眼目。所以让我们从老法师这一段开示里面,让我们知道確实二十一世纪,孔孟思想跟大乘佛法是解决二十一世纪的问题的妙方。那么这个地方我们特別,因为『三教正法』,我们特別用老法师的开示来做一个补充说明。我们看最后一段,由此可知三教所创的正法,同样都是千万年来,一切生灵的眼目,修行的准绳。而那些任意讥笑毁谤圣贤的人,为何要製造拔舌地狱的苦报业因呢?至於圣贤所遗留下来的经典、书籍、字纸,都是圣贤精神所在,如果践踏轻视,罪过跟訕谤同罪,是相同的罪过。这一段我们就解释到这里。

最后我们来探討一个,本段的重点就是最后这两行,就是『至於经典、书籍、字纸』,乃圣贤精神之所寄託,『作践之者,与訕谤同罪。』我们这个经文是「訕谤圣贤」。我们就来探討,为什么经典、书籍、字纸,我们中国古人都惜字纸。印光大师也教我们说,经本不能隨便乱放,尤其厠所里面也不能放这些佛经。床铺上,在更衣的地方也不能放佛经,这是对经典的尊重。那么我们就探討一个问题,就是对佛、法、僧三宝的恭敬心,尤其是对法宝。现在人因为法宝流通太顺利了、太方便了,很多人的法宝都到处乱丟。甚至我们这边有很多地方的道场,乃至於宫庙,那个法宝太多了,我听说都怎么样呢?全部整车运去烧掉。乃至於光盘,这些DVD带也都拿到去毁掉。

有一次我在某一个佛教团体的环保回收站,我去那边帮她们忙,我跟我师姐去煮素食给她们吃。我就看她们把那个法宝经书都用一片一片撕掉。那个负责人怎么讲呢?她说,妳们撕没有关係啦,一切都我负责啦。我说,欸,师姐,妳现在撕的经本是佛说的,而且那个经本都还是新新地,妳就把它撕掉去做回收,我说,这个有因果责任,妳敢不敢?妳可不可以负这个因果责任?妳根本负不起啊。

她被我这么一说,她嚇到了。她说,黄警官,那怎么办?我说,妳就把这样佛说的经本,佛经这样一页一页地撕掉,我说,妳完全不懂得法宝的尊贵。她说,那怎么办?我说,妳不会把它变成一个小型图书馆吗?妳把这些佛经跟儒家的书,或者道家的书,妳把它在妳们这个回收站,环保回收站,妳开闢一个地方做为,妳们都有衣服的,二手货的衣服的贩卖中心,妳怎么不会去弄一个法宝流通中心呢?她被我这么一说,她恍然大悟。

很奇怪,她没有智慧,她那个环保回收站,她有那个二手物品流通中心。就是你去那边买她们二手的衣服,回收的衣服或是物品,她便宜的象徵性给你收一点钱,然后她再去作善事。可是她竟然把最尊贵的佛经撕掉,然后载去回收。后来她经过我这样给她开导以后,她在一个角落弄一个图书馆。结果產生效果,很多人去那边去捡回收的书籍带回去看。

为什么我们这一辈子,我们会读书?会聪明智慧?会有智慧?因为我们爱惜字纸,我们恭敬法宝。你要晓得这些法宝是从哪里来,以前玄奘大师啦,这些中国古代这些大师冒著生命的危险,到印度去取经回来的。如果没有迦叶尊者跟阿难尊者,他们经藏结集,我们今天是看不到佛经,佛经是开人天眼目。现在的人真的不重视法宝,我们去年办万人念佛祭祖大典,来自全世界各地的,也有中国大陆的,当然我们都每一个人都一袋法宝。

我跟你讲,退场的时候,给我们留了好几千袋的法宝在现场,他不要啊。里面我放一本什么你知道?索达吉堪布,《善待生命》,它原来的书名叫《悲惨世界》。就是讲在中国大陆很多造杀业的故事,就杀生的故事,索达吉堪布把它编辑叫悲惨的世界,就是《善待生命》。我们那个书名在臺湾印,叫做《善待生命》。他们统统,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统统留下来没有带走。你看,老和尚见了索达吉堪布,讚叹索达吉堪布是现代的大乘菩萨,他是乘愿再来的。这个叫什么?这要有智慧才看得到什么是宝啊。

所以我们这个地方就引用印光大师的开示,印光大师在《印光大师说故事》里面讲,「竭诚方获实益论」。我们知道印光大师说,「竭诚自可转凡心」,「念佛方能消宿业」。印光大师特別强调什么?印光大师特別强调恭敬心、至诚心,还有竭诚心,这是印祖特別强调的。印光大师说,「下人不深,不得其真」。这什么意思?我们都是下人,我们是凡夫,下人是谁呢?下人就是说,你不够谦下的话、你不够谦卑的话、你不够恭敬的话,就是「下人不深」。「不得其真」,你得不到宝,你见不到真实,你得不到真实的利益,这叫「下人不深,不得其真」。刚才我们提到《易经》的损卦,减损自己,贬损自己,你是可以得到利益的。可是问题是现在的人都不让,所以「下人不深,不得其真」。

他说,这个小到,言虽小可以喻大,从小比喻大的。他说,世间大的像经术文章,像学术文章,小的像你学「一才一艺」,你学一个才艺,你学一个小技术,或是说你要学谋生的技能,这叫「一才一艺」。如果你想要「妙义入神」,你想去融会贯通叫「妙义入神」。你想「传薪得髓」,你想得到它的精髓,你想得到你师父的薪传,师父把这个功夫教给你,你得到师父的一生经验的精髓,你想得到。「艺超儕伍」,就是你比別人多,更突出,叫「艺超儕伍」,就超越別人,用现在的话叫超越別人。「名传古今」,你的名字可以永垂古今。

如果你「不专心致志,竭诚尽敬」,怎么可以得得到呢?这八个字,如果你不专心致志,就是你不专心立志,竭诚尽致,做到极处了,你怎么可以得得到呢?所以印祖引用《管子》曰:「思之思之,又重思之,思之不得,鬼神其將通之。」「思之思之」就是你不断的在思惟,不断的思惟,思惟又思惟,思惟到后来还是得不到,但是最后豁然贯通,鬼神將其通,鬼神好像帮助你通了,「鬼神其將通之」。印祖说,是鬼神帮你通的,现在很多人都是什么?靠灵媒啊,靠问通灵的啦,就通了,不是啊。印祖说,「精诚之极也」,这是老法师说的,「精诚之极」就是老法师常说的,至诚感通,感通什么?智慧就通了啦,这个意思啦。

印祖就举一个例子,举四个例子,他举四个例子。第一个,汉朝的魏昭,汉朝的魏昭他去见郭林宗。他想跟他学这个,想跟他,请他传道、授业、解惑。因为魏昭认为「经师易遇,人师难逢」。我们讲人天师,可以开启你智慧的叫人师;只教你会读经啦、只教你会认识字,这叫经师。经师很容易遇到,但是人师难逢,这老和尚讲的,学生找不到老师,老师找不到学生。

净空老法师会遇到李炳南老师,李炳南老师就是他的人师。大学教授很多,但是净空法师要是没有遇到方东美教授,就没有他这一生的恢弘。老法师是从方东美教授开始的,他教他佛经哲学,就是方东美教授,就是老法师的人师。章嘉大师也是老法师的人师,乃至於李炳南老师,也是净空老法师的人师。所以人师难逢,经师易遇。李炳南老教授遇到孔德成先生,遇到印光大师,这两位儒、佛的大菩萨,都是李炳南老师的人师。

所以魏昭要去向郭林宗学,学他的学问,「因受业,供给洒扫」,所以他在旁边侍候郭林宗,帮他服务,我们现在讲说做侍者。有一次郭林宗有生病,他就叫魏昭煮稀饭给他吃。当魏昭把稀饭端进去的时候,把那个粥端进去的时候,郭林宗大声呵斥他说,「为长者作粥,不加意敬事,使不可食」。这个郭林宗大概是在考魏昭,他说,你为长者做稀饭,你不用心来做这件事情,这个东西不能吃。

魏昭什么话都没有说就退下来,也没有辩解,就把粥再端进去,再重做,重做以后再把粥端出来。然后又被郭林宗骂,郭林宗责备,总共呵斥他三次,魏昭「容色不变」,魏昭的脸色都没有变,这什么意思?他没有起瞋恨心。我们刚才特別探討惩忿窒欲,惩忿就是把你的脾气改掉。我们现在的人,尤其现在人很没有耐性,动不动就生气,我们刚刚讲七情六欲,七情里面。魏昭被他们老师郭林宗给他骂三次,他三次没有退。现在的人怎么?你骂他一次他就跑掉啦。净空法师说,老师找不到学生,问题就在这里,没有耐心,他跑掉了,不做了。我为什么跟你学?你那脾气这么凶,这老师这么凶,怎么会教我东西?

以前,几十年前,李炳南老师跟净空法师在一起,在教净空法师的时候,有些学生被骂得很凶,有些学生就没有骂。老法师就不瞭解,就去问李炳南老师说,为什么某某人你会责备这么疾厉,这么严厉?为什么有些你没有责备呢?李炳南老师跟净空法师说,有些人可以教,有些人不能教。有能教的就教他,就讲,就责备。不能教的,不要跟他结恶缘。

你看魏昭被责怪,呵斥三次,容色不变,代表什么?他很恭敬、他很虔诚,他是用真心的,真心就不变,妄心就会变。郭林宗讲一句话,郭林宗说,「吾始见子之面,今而后知子之心矣。」这句话讲得非常好。他说,我刚开始见到你的时候,是看到你的长相外表,「吾始见子之面」,就是我刚开始见到你的时候,我只看到你的外表,但是今天我真的知道你的心了。从哪里看出来?他给他呵斥三次,他没有退,而且容色不变,这是第一个公案。

第二个公案,宋朝杨时跟游酢这两个人,他们两个都是宋朝的教育家、书法家。杨时跟游酢他们去侍奉伊川先生,伊川先生是宋朝大儒程颐。程顥、程颐这两位大儒是两兄弟,杨时跟游酢去侍奉伊川先生,就是程颐。有一天跟他请益了良久,很久。伊川先生就忽然间眼睛闭起来,杨时跟游酢就站在旁边,动都没动,也不敢离开,两个就站著不敢离开。过了很久了,伊川先生突然间眼睛张开,醒过来说了,「贤辈尚在此乎」,你们这些学生还站在这里吗?回去休息啦,「归休矣」,回去休息啦。杨时跟游酢乃退下来。要换成现在的学生早就跑掉了,老师睡觉,不要去吵他,我们赶快回家,我们去休息、我们去玩。现在哪里找到这种学生呢?乖乖地,老师没说不敢离开。结果他们两个退下来的时候,「门外雪深尺余矣」,外面的雪已经堆积得有一尺深了。古代的求学是这样子求学的,现在去哪里找这种学生?找不到。

净空法师以前在美国讲学的时候,每一次回来臺湾都去见他的老师李炳南老教授。我们孝廉讲堂,在今年的三月二十八、二十九、三十,在臺北科大我们举办李炳南教授圆寂三十週年的论坛。末学很荣幸,承蒙净空老和尚的提携,我才能在这边举办这样的一个论坛,我会尽心尽力的把它办好。李炳南老教授的圆寂三十週年论坛,净空老法师、还有果清律师、还有徐醒民老师、还有江逸子老师,都会在论坛上开示。所以古代的学生是这样求老师的啊,是这样子修学啊,现在找不到。所以净空法师去见李老师的时候说,老师你要多培养学生出来,提了好多次,李炳南老师都没有讲。最后李炳南老师讲一句话,你帮我找好了,你帮我找学生好了。从此以后,净空老法师就不敢再提了。

第三个公案,印祖所举的,他说,张九成,张九成十四岁去游郡庠。郡庠就是那时候县学,就是学校,县里面的学校叫县学。郡庠就是我们现在讲叫县学,县里面的学校。张九成「终日闭户」,就是整天关在一个房间里面,而且都没有出来。「比舍生隙穴视之」,他同学,他的同学从那个门缝给他偷看。「见其敛膝危坐」,他看到张九成,「敛膝危坐」就是什么?端身正意,坐在那边如如不动,像八风吹不动一样,非常地严谨。

而且张九成前面的书桌上,摆的诗书的书本,他对它好像这些书本、诗书,看像对神明一样恭敬。他的同学非常地惊讶,乃拜他为师。他十四岁的时候就这样,这么恭敬。以上这四位,张九成,还有宋杨时跟游酢,还有魏昭这四位。印光大师说,他们所学的只是世间的「明德新民,修齐治平之法」,就是在於明明德,在於亲民,在止於至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儒家的学问而已,他们所学的是学这个。

但是他们尊师重道如此的虔诚,所以他们可以「得学成德立」,学问也学到了,道德也建立起来了。以致於「生前没后」,以致於他们这四位,他们在生前的时候,他们死后,「令人景仰不已」,让人家佩服得不得了。他说,这个竭诚尽致,就好像你在下象棋的时候,全神贯注,你才有办法能够在下象棋的时候,能够得到胜利。由此看来,学问没有大小,都是两个字,以诚敬为主。所以印祖说,《金刚经》里面说,「若是经典所在之处,即为有佛。若尊重弟子。」「又云:『在在处处,若有此经,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所应供养。当知此处,即为是塔。皆应恭敬作礼围绕,以诸华香而散其处。』」这一段经文是《金刚经》的经文。

《金刚经》所在的地方,就是佛所在的地方,我们要尊重、要恭敬,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所应供养的,你要知道经典所在之处,就是佛塔所在之处,「即为是塔」,应该恭敬作礼围绕,而且以花香供养。「何以令其如此」呢?《金刚经》里面讲,「以一切诸佛」,「何以令其如此。以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故。」所有十方三世一切诸佛,都是因为这部《金刚经》而开悟的。

「而诸大乘经,处处教人恭敬经典,不一而足。」因为「良以诸大乘经,乃诸佛之母」。所有大乘经典都是「诸佛之母」,就是佛母,佛母就是智慧之母。「菩萨之师,三世如来之法身舍利,九界眾生之出苦慈航。虽高证佛果,尚须敬法。」你就算到成佛这个境界,他一样非常恭敬法宝。这个叫做「报本追远,不忘大恩」。「故《涅槃经》云:『法是佛母,佛从法生。三世如来,皆供养法。』况博地凡夫,通身业力,如重囚之久羈牢狱,莫由得出。」

这意思就是说,《涅槃经》都这样讲,「法是佛母,佛从法生。三世如来,皆供养法。」我们说供养佛、供养法、供养僧,一切供养中什么最大?法供养最大、最殊胜。印祖说,那我们博地凡夫全身都是业力,业障深重,就好像被判重罪的囚犯,被关在监狱里面一样,不能够被解脱、不能被释放。你今天何其有幸,有这个宿世的善根,可以得睹佛经,可以阅读佛经,就好像「囚遇赦书」,就好像囚犯遇到释放的公文书一样,你应该感到「庆幸无极」,应该感到很庆幸。

所以我们应该学这些圣贤,要竭诚尽敬,要「心意肃恭,身口清净」。你这样才可以在佛法大海中隨分隨力,可以得到真实的利益。就好像「如修罗香象,及与蚊虻,饮于大海,咸得充饱」。他就用个比喻,就好像修罗大象或者那些蚊子,牠去大海里面去吸一口水,都可以得到温饱。这意思是说,不管你根基深、根基浅,只要你能够这样恭敬,就可以从佛法的大海里面得到解脱。「又如一雨普润,卉木同荣」。「一雨」就是佛陀说法,一音说法,眾生各各隨类解,就像一场大雨下下来,所有这些大地的草木都得到滋润。「卉木」就是,花卉就是花跟树木,同样都可以欣欣向荣。

因此你自己「受持之功」,你自己受持这部经典的功德,「方不枉用」,才不会冤枉得不到利益。所以如果你能够这样,很竭诚恭敬。所以这里面特別跟你劝勉说,你对这些经典、书籍、字纸,是圣贤精神所寄託,你不能够作践,也就是不能够轻慢、不能够蹧蹋。就像我刚才讲说,那个资源回收环保站一样,她竟然把那些佛经拿来撕起来,当资源回收。那跟报纸是不一样、跟杂誌不一样,杂誌跟报纸不能够解决生死烦恼,佛经读了以后,可以得到清凉解脱。

所以你读佛经跟读报纸,它的功德力不一样、它的磁波不一样、它的磁场不一样。经在如佛在,所以我们在读诵经典,你看可以读经千遍,其义自现。你读佛经,你读一百遍、一万遍、一千遍都不会腻,而且心地清净,磁场非常好。我叫你读一本週刊跟月刊,一般风花雪月的文章,你读三遍你就腻了,你就看不下去了。为什么?因为经就是佛陀的法身舍利,它可以帮你解脱。

今天我们就讲到这里。若讲得不妥之处,请各位同修大德批评指教。阿弥陀佛。


文字稿来源:因果教育弘化网


声明:文章来源网络整理!版权属于原作者!感恩您的阅读!欢迎关注传统文化扎根网微信公众号。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本文地址:https://www.guoloujiang.com/30355.html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