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老师主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163集)

●世界本清宁,由情见互异,遂成棼乱。天心原慈善,因众生恶感,而屡降灾殃。是以古德云:“人人信因果,天下大治之道也;人人不信因果,天下大乱之道也”。


《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一六三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6/01/01 臺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163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们研討《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五十五句,【入轻为重】。这个『入轻为重』,就是跟前面的「以直为曲,以曲为直」都有关联,都有相关联,这就是把轻的判重,叫「入轻为重」,当然这就是指判决。我们来看经文:

【书曰。罪疑惟轻。又曰。寧失出。毋失入。乃故意入轻为重。圣人卹刑之意安在乎。人命关天。有司最宜留意。世有诬赖一节。极为惨酷。下辈恃此放刁。至奴僕胁主人。顽佃梗业主。妻妾制夫长。一有不虞。则乡族乘而攘臂。縉绅因而磨牙。抢家私。辱妇女。缚尸灌汁。簇攒酷打。以求贿赂。则有子激母死。妻气杀夫。恃多男为赖死之根。指富家为甘脆之质。则有儒绅亲奴婢。衣冠族乞丐。阴设阳施。朝怒夕喜。则有虐尸烧骨。踏门坏屋。贫怨对袖手旁观。富亲戚遭殃坐罪。种种未易殫述。世之官长。独谓尸场一验。足以辩怨称快。而孰知其鱼糜肉烂。鯨吞虎噬。已至此极也。此弊不革。不惟启人自杀。且令父子兄弟。以死为利。暴尸灭法。揣其情节。与手刃无异。真堪凌迟处死者。今既难概置不理。但严诬告加三等之法。不论极冤极迫。凡药死而不以药首。自縊投水。而不以自縊投水首者。即问如律。务在惩一警百。张榜告諭。其係亲人逼死。以为图赖之本者。勘破其情。益宜重处。有乘乱索骗。冒认挟打者。严究號令。则事情得矣。事情得。而后可论是非。究轻重。生无痛苦。死无疵癘。亲戚无利死之心。风俗无搬抢之恶。其阴德寧有量乎。】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这个《感应篇汇编》,因为这些都是古德的註解,所以我们注意《感应篇汇编》的每一段经文,都非常地重要,他们的遣词用句,而且文章写得非常地好。像我们如果没有来读这个《感应篇汇编》,我们就不能够来认识这些古文。像老法师说,文言文非常重要。所以我们在解释《感应篇汇编》的时候,我们还是不厌其烦的要把这里面的字句解说,我们要把它解释得清楚,因为现在的人都是靠网路、靠电脑。以前我们记得在读书的时候,我们都还要查字典,查字典是非常辛苦的事情,而且做功课作业,都要准备很多的工具书。那现在网路发达,大家都从网路上就可以取得资料,但是相对现代的人,对文言文就非常地陌生。所以老法师现在极力的在推动汉学教育。所以认识古文、认识文言文是非常重要的事情。那么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入轻为重」,「入」就是定以罪名,使人受刑罚。「入轻为重」,刚才有解释过,就是他本来轻刑的,你把他判重刑了。

『罪疑惟轻』就是说定罪轻重很难决定的时候,要怎么样?要从轻处理,这叫「罪疑惟轻」的意思。

再来『寧失出』,「失出」就是他本来是犯重罪,可是你给他轻判了,或者是说他应该判刑,你没有给他判刑,这个叫「失出」的意思。

『失入』呢?「失入」就是说他应该轻罪,可是你给他重判了,照理讲他轻罪,他犯了轻罪你给他要轻轻地判嘛,可是你把他判重罪了,重判,就是轻罪重判,或者不应该判刑,你给他判刑了,这个就变成什么?就变成失入了。

再下面这个『圣人卹刑之意安在乎』,「卹刑」就是慎用刑法,这个「卹刑」是从哪里出来呢?从《书经.舜典》,里面讲:「钦哉,钦哉,惟刑之恤哉。」「恤」就是慎重的意思。

『有司最宜留意』,「有司」就是古代它设官分职,各有专司,所以称「有司」,那用现在的话叫政府官员,文武百官,这个叫「有司」。这也是从《书.大禹謨》里面出来,「好生之德,洽于民心,兹用不犯于有司」,从这里出来的。

再来我们看下面这个『诬赖』,「诬赖」,我们都很清楚明白,用现在的话叫做诬告,莫须有,这个就是「诬赖」。

再来『一节』就是这件事情,诬赖这件事情。

『下辈』就是晚辈,地位卑下的人。

『放刁』就是耍无赖,用狡猾的手段让人为难,这叫「放刁」。

『胁主人』,「胁」就是逼迫、威嚇。

『顽佃』就是,「顽」就是顽固,「佃」是佃农,古代租种地,租地主的地来耕种的农夫叫佃农。

『梗业』,「梗」就是不缴租,「梗」就是抗拒的意思。

『业主』,「梗业主」,这个「业主」就是產业的所有者,就是地主。

『一有不虞』,「不虞」就是死亡的比较委婉的说法,这叫「不虞」。

『攘臂』叫做捋起衣袖,伸出胳膊。「攘臂」就是把袖子捲起来,振臂高呼,把手臂抬起来,这个形容很激动的意思,叫「攘臂」。

再来『縉绅』就是插笏。那什么叫插笏呢?这个是古代大臣上朝的时候,要见皇帝,我们看那个连续剧里面都有看,电影里面古代的大臣见皇帝,他在上朝的时候,都要执这个很长的狭长的板子。它这个狭长的板子,有些是用玉去做的、有些是用象牙去做的、有些是用竹木去做成的。於绅带间,什么叫绅带呢?绅带就是古代官员他的装束,一般都指士大夫。「绅」就是古代官员穿那个官服,官服以后他那个腰间有一个宽宽地那个,好像腰带这种东西,硬硬地,他会扶著这个绅,就是扶著这个腰带。所以他那个笏,就是见皇帝带的狭长那个板子,他就会束在这个腰间,有一头会下垂,一头会下垂的这个大带,这个就是「绅」的意思。所以「縉绅」就是插笏的意思。

再来『磨牙』就是磨利牙齿,这形容那个凶狠的样子。

再来『缚尸灌汁』,「缚」就把他绑起来。「灌汁」就是湖南话,湘语就湖南话,它是指什么?化脓,尸体已经化脓。那么这个地方就是指说,他为了求贿赂,不轻易让尸体下葬,他保存尸体,即使是化脓腐烂了,也要达到这个目的。这个叫「缚尸灌汁」。

再来『簇攒』,「簇攒」就是什么?「簇」就是围著、簇拥。「攒」就是停棺待葬,待葬的棺柩,这叫「攒」。像我们臺北有某一个水果大王,以前早期,臺湾早期卖水果到日本去的,有一位臺湾的水果大王,香蕉大王。因为妻妾很多,所以他死掉的时候子孙爭財產。所以子孙因为財產没有解决,所以就把他的尸体放入那个灵柩中,就把他停到臺北的阳明山,他以前住的那个別墅,就不让他下葬,这个也可以讲说叫停棺待葬。

再来『甘脆之质』,「甘脆」就是美味佳餚、美食,这个叫「甘脆」。「质」就是目標。所以这个地方「甘脆之质」的意思是指说贪求勒索的对象。

『儒绅』就是指士大夫。

『衣冠』就也是等於前面那个「縉绅」,士夫夫同一个意思。「衣冠族」,「族」就是聚集的意思,在这个地方的解释叫合谋。

『阴设阳施』,这个在《德育古鑑.救济类》里面有这一段原文,「阴设阳施」就是「官告私和」,「官告私和,朝怒夕喜」。

再来就是『怨对』,「怨对」就是怨恨不满。

再来『未易殫述』,「未易」就是很难啦,不能够一一地去殫述。「殫述」就是详尽的敘述,这叫「殫述」。

『鯨吞虎噬』就是像鯨鱼和老虎一样吞食,这个地方比喻吞併土地財物,叫「鯨吞虎噬」。

『暴尸』就是暴露尸骸。

『手刃』就是亲手杀死,叫「手刃」。

『凌迟』是封建时代一种残酷的死刑,又称剐刑。这个是最早从五代开始,元朝、明朝、清朝都把它列入法条里面,到清朝末年才废除。在《宋史》里面有提到这一段,「凌迟者,先断其支体。」它说,凌迟这种刑法,它是先砍断他的手脚、他的身体,叫「先断其支体」。「乃抉其吭」,「抉」就是折断,「吭」就是喉咙、咽喉,「乃抉其吭」,所以「抉」就是折断,「吭」就是他的喉咙、咽喉。这是在当时那个时代,非常残酷的一种死刑,也是要让他死啦,但是他就是凌迟而死,是一种残酷的死刑。

再来『诬告加三等』,这是明朝跟清朝法律对於诬告的人,反坐定有加等办法,你反正是诬告它一定再加三等。

『凡药死而不以药首』,这个「药首」的「首」就是伏罪。

『即问如律』,「问」就是审讯,引申为判决。

『图赖』是诬赖、讹诈。

『本』就是根据的事物。

『勘破』就是审问。

『严究號令』,用现在的法律名词叫依法严办,这叫「严究號令」,叫依法严办。「號令」是將犯人行刑以示眾,这叫「號令」。

『事情得』,「得」就是明白。

『死无疵癘』,「疵癘」就是灾害病变、灾变。那在这个地方就是指死者他不会含冤,这个叫「疵癘」。

『亲戚无利死之心』,「利」就是利用。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书经.大禹謨》篇里面讲,「罪疑惟轻」,对於犯罪的事实有怀疑的时候,就要轻判。又说「寧失出,毋失入」,判罪寧愿判轻一点而有失误,不可因为判重而有失误,这叫「寧失出,毋失入」。但居然有判官將轻罪判成重罪,要知道喔,圣人慎重明刑罚,圣人明慎刑罚,他用刑罚是很慎重的,圣人慎重刑罚,他的用意何在呢?他主要是什么?他不冤枉、枉滥,他不冤枉、滥用的用意所在,不冤枉滥用的用意,所以有关人命关天的重大案件,有关的审判官员都应该要注意。

接下来看「世有诬赖一节」,就是说世间上有以冤枉別人来达成他的目的,那是最残酷的事情。因为你诬赖別人,让人家百口莫辩,无法辩解,这叫诬赖、冤枉。晚辈的人以诬赖的手段,「下辈恃此放刁」,「下辈」就是晚辈。他以诬赖的方法、诬赖的手段来达到欺诈、凌辱长辈的事实,这个叫「放刁」。「至奴僕胁主人」,或者是奴僕以诬赖的手段来达到胁迫主人的事实。顽劣的佃农以诬赖的手段,来达到不缴田租给业主的事实。妻妾以诬赖的手段,来达到其控制丈夫的事实。

「一有不虞」就是只要一不小心,就会让乡族的人有机可乘,就奋起干预事情,就是「则乡族乘而攘臂」,就是让乡族里面的人有机可乘,就奋起干预事情。「縉绅因而磨牙」就是地方的仕绅也就藉机来敲诈,地方的仕绅也藉机来敲诈,以抢夺家產,或者侮辱妇女,捆绑尸体,这个是「缚尸灌汁」。我们刚才讲说这是,刚才在前面我们字句解说的时候,我们特別提到说这个是湖南话,「缚尸」,就好像说把尸体绑起来,不让他下葬,这叫「缚尸灌汁」。「灌汁」不是说把他灌东西下去,因为他人身体死掉以后,尸体会肿胀,那肿胀就好像是灌东西下去,事实上是他里面尸体要化脓腐烂了,会臃肿。

所以我们这个身体就是四大五蕴的和合,我们要体认清楚。四大就是地水火风,五蕴就是色受想行识。迷的时候是四大五蕴,悟的时候就是一念真心。谁住在里面?我们这个真正的主人是谁?我们真正的主人翁是谁?前面我们《感应篇汇编》里面有讲说,惺惺乎主人翁,主人翁就是我们的佛性、我们的自性。就是六祖大师所悟的那五首偈子,「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不动摇;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能生万法。」前面那个本自清净、本自具足、本不生灭、本不动摇,那是体,后面能生万法是用。

所以我们这个身还没有悟,叫业报身。悟了以后,我们这个身就变成愿力身,叫清净法身、圆满报身、百千亿化身。体是清净法身;相,圆满报身;用,百千亿化身。佛陀在菩提树下所开悟的那一首偈子,奇哉,奇哉,一切眾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只因妄想执著而不能证得。所以禪宗里面讲说,这个拖死尸的人是谁?参拖死尸的人是谁?你拖著一个尸体在走,那谁住在里面呢?拖死尸的人是谁?其实你一气不来的时候,你那个身体就像尸体一样,死尸嘛,谁在起作用?如果眼睛在起作用,耳朵起作用,为什么躺在太平间,死掉的时候它不会起作用?就是我们这一念真如,见闻觉知在起作用嘛。迷的时候就变成四大五蕴嘛,就变成五蕴烦恼嘛,见闻觉知变成五蕴烦恼,真如变成阿赖耶嘛。

所以这个叫做「缚尸灌汁」,我们要瞭解它这个是湘语,就是湖南话,就是说,意思是说他不让尸体下葬。那他为什么这样做呢?他可能是有目的,他可能是为了家產。「簇攒酷打」就是什么?集体求刑的意思。那为什么这样呢?『以求贿赂』,来达到索取贿赂的目的,有些被诬陷的原因是怎么回事呢?是『有子激母死』,是什么意思呢?是儿子激动才杀死母亲。『妻气杀夫』就是妻子气愤才杀死丈夫。有些是自己仗著小孩多,男孩多,用杀害小孩来诬陷別人,以做为求偿的原因,认为可以以此来向富家予取予求,「指富家为甘脆之质」,就指说以此来向富家予取予求。

有些读书人或者地方仕绅,他亲暱奴婢,简直是衣冠禽兽。「阴设阳施」就是什么?暗中设计胆大妄为。「朝怒夕喜」就是早晚表现喜怒无常,以达到他的目的。那么有些人是用虐待尸体、烧毁骨骸、侵门夺户、毁坏房屋的残酷手段,使得穷人的心中怨恨,却无可奈何,「贫怨对袖手旁观」就是他无可奈何。而且让富贵的亲戚连带受罪而遭殃,导致他亲戚被判刑坐牢,种种这些情况太多了,都不能够一一敘述。

在世上一般执行审判的官长,自己却认为只要將尸体检验完了就没事了。这我们现在的法律名词叫验尸,有发生命案,检察官、法医,还有警察的鑑识人员,一定要到命案现场去对这个尸体做验尸工作,这个叫做『尸场一验』。所以有些官长他认为说,他將尸体验完就没事了,就足够辩明案情,让世人称快叫好。哪里知道他们正极度的欺压百姓、侵夺家產,怎么叫做说,『孰知其鱼糜肉烂』呢?

像臺北就发生一个富翁死掉的时候,他財產有好几亿,那子女在爭財產。那他爸爸死掉的时候,已经入棺了,但是他爸爸的保险库里面有一千万的现金就不见了。所以大儿子就非常地怀疑说,会不会是弟弟他们动手脚把爸爸害死。那么大儿子就向法院投诉,检察官就来调查,后来就派法医来现场验尸,就开棺,再把他爸爸的尸体再解剖,要查明他爸爸的死因,是不是弟弟害死的?结果不是,法医鑑定结果,他爸爸吃馒头噎到,去噎到以后死掉。结果你看这个大儿子为了爭夺財產,不惜开棺把他爸爸的尸体再解剖一次,这是非常不孝的。

所以司马光先生有讲,积金遗子孙,子孙不一定能守;积书遗子孙,子孙不一定能读;不如积阴德於冥冥之中,可做长久之计。这个就是说,你认为说把他尸体验一下,让人家称快叫好,甚至有些造成什么?「鱼糜肉烂」,就是去欺压百姓、侵夺財產的目的。「鯨吞虎噬」就是侵吞財產,『已至此极也』,已经到如此严重的地步。这种弊端如果不赶快改革,不只是开启百姓自杀的风气,而且还让父子、兄弟之间,误认为可以用死来得到利益。

这种伤害尸体,枉顾法令的作为,揣度它其中发生的情节,与自己亲手杀害有什么不同呢?真的可以说將这种人,就是这种官员,碎尸万断处死。今天实在已经到达不能一概置之不理的情况了,只要严加执行诬告的人罪加三等的法令。不论是多么冤枉或是逼迫,凡是以毒药杀害他人,你用毒药去杀害別人,这等於谋杀嘛,对不对?你以毒药谋杀別人、杀害別人,这个就不以药死人定罪,就不以服药死人来定罪,就是药死人定罪。自己上吊自杀或者投水而死的人,不以『自縊投水』来处置,因为可能有问题、可能有冤枉。

像我们臺湾苗栗有一个男的,因为刷卡背了一大堆的卡债,就是负债。他不惜把他太太投人寿保险,投了很大的金额。然后有一天假装在山上钓鱼,把他太太骗到那个钓鱼的地方,然后用药物把他太太迷昏勒死,然后再把他太太推到湖里面去,那再假装报案,说他太太溺水死亡。结果检察官去调查结果,他太太是生前落水,也就是说她被掐死,被灌迷药以后,掐死以后,才把她丟到水里面去的。后来这个丈夫,男的就判无期徒刑。

这就是说,她投水,你不能用投水来判刑、来起诉,它可能案情不单纯。那自縊为什么不能用自杀来处理?他有可能是加工自杀。什么叫加工自杀?先把他弄死以后,再假装他吊绳子自杀。所以这个要勘验清楚,不能草草就他就是自杀了,上吊自杀,说不定里面有不单纯的原因,这叫「自縊投水,而不以自縊投水首者」。不以自縊投水来处置,这个叫做「不以自縊投水首者」,「首」就是处置的意思。

就要按照法律的规定,严加处罚这些失职的人员。假如这个案子办错了、勘验错误了,或是草草结束这个案子,把它结案了,那就要严加处罚这些失职的人员。要必须做到惩罚一人达到警告百人的效果,叫『惩一警百』,要张贴告示来告诉民眾。如果是自己的亲人逼迫而死,把自己的亲人逼迫而死,以做为意图诬赖的依据的人。你如果把亲人逼死以后,然后你再用诬赖的方法,意图用诬赖的方法来逃避刑罚或是法律责任,这个一查出来,一经查出实情,就是「勘破其情」,就要加重处罚。

那些乘著混乱的机会想索骗的,故意冒认並且要胁打人的、挟持打人的,「严究號令」,就要依照法令严加办理,使事情能够真相大白。真相大白之后,才可以使案情来论断是非,追究刑责的轻重。如果能够这样去做,让在世的人觉得没有痛苦,死去的人他不会含恨九泉,就「死无疵癘」,死去的人不会含恨九泉。如果有人能做到让亲戚之间没有以死诬赖得利的存心,让社会的风气没有任意搬弄是非、抢夺財物的恶习,那这样的阴德是无量无边的。

这一段虽然是讲「入轻为重」,好像是针对审判的官员,但是它跟民眾都有关係。那么净空老法师对於这一句「入轻为重」,跟前面那一句「以直为曲,以曲为直」,老法师在《太上感应篇》开示得非常好。老法师说,这一段也是这样说,就是两个人在诉讼的时候,是非曲直还没有审定的时候,这个生死定夺是在法官一句话,所以怎么可以轻忽呢?这是指当官断案做一个例子。

这种事情,老法师说,在现代的社会几乎每一个人都会犯这个过失。老法师说,曲跟直,也就是是是非非。有时候我们在看这两段经文,好像是在指法律或者官司审判,但是老法师把这两段,他单独来探討这个曲跟直,就是我们讲的人我是非。如果没有真实的智慧很难断定,尤其是一些似是而非,似非而是,我们说以讹传讹,「谣言止於智者」。老法师说,如果没有智慧、没有学问,就很不容易判断,往往判断错误,就造成很重的罪业。所以读这两段的《太上感应篇》的经文,你不能纯粹只有看法律或是判决错误,而是说我们在这个人间,我们在修行,我们其实也是很不容易判断,我们往往会判断错误,那我们就造成很重的罪业,自己还不知道。

第二个,老法师说,他说,什么叫做真正的善?我们念《了凡四训》,我们都知道,一些儒家的学者、读书人去问中峯国师,什么是真善?什么是假善?中峯国师就跟他们分析了,善有端曲、有阴阳、有是非、有偏正、有半满、有大小、有难易。讲得非常详细,说得很广泛,也说得非常深入,这个原则我们要学习。我们掌握到就是是非曲直,不仅仅是现前,要看它影响有多深、有多广?有些事情眼前好像是不利的,可是对將来利益是很大。在这个时候、在这个地点不利,其他地方利益很大,我们有没有思考这个问题呢?

佛说一切法,从空间上来讲是横遍十方,要利益十方一切眾生,从时间上来说要竖穷三际,这才是真实的利益,永恆的利益。所以我们常讲心性的时候,会讲这句法语,就是「竖穷三际,横遍十方」,其实讲我们这个真如自性,我们这个真如自性,三心不可得。《金刚经》里面讲:「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你假如入了甚深禪定,念佛三昧,你就时间跟空间都打破了,没有过去、现在、未来,禪宗里面讲叫念劫平等。像智者大师在诵《法华经》的时候,入甚深禪定,他说,佛陀的灵山一会,儼然未散,他进入佛陀的灵山的盛会。

所以老法师说,西方的科学家或是西方的催眠大师,是用催眠的方式让你回到过去。但是佛家是用禪定看到未来,回到过去。因为禪定,甚深的禪定它可以突破时间跟空间。为什么?我打一个比方给你听,我常常在讲课里面讲过,我们臺北的,新北市的土城,承天禪寺的住持,我的师公广钦老和尚,他不认识字,他都用臺语开示,一本《广钦老和尚开示录》。

他见到道证法师,还没有出家前叫郭惠珍医师,他当著郭惠珍医师说,妳的大冤家要现前了,广钦老和尚他用什么?他用正法眼、他用智慧,能知过去、能知未来。所以海贤老和尚也是这个道理,他预知时至,他说,老佛爷要我回去了,明天不用再做事了。这个叫什么?他已经入甚深禪定了,他见到未来了,明天还没有到啊,但是他已经见到了,这个叫做什么?这叫「竖穷三际」,三际就是过去、现在、未来,他就突破时间叫「竖穷三际」。所以《金刚经》里面讲,「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跟你讲「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横遍十方」就指空间,我们讲说尽虚空遍法界,所以我们的清净法身佛叫遍一切处,这叫「横遍十方」。所以老法师说,你真正要做到「横遍十方,竖穷三际」,这才是真实的利益。

什么叫真实利益?证得这一心叫「真实之利」,《无量寿经》里面讲,「真实之利」,「真实之慧」,永恆的利益啊。凡夫思考没有想这么多啦,他只看眼前的利益啦,想到现在而已啦,他不会想到未来轮迴、想到未来世、想到来生,他不会想到这么多。凡夫只想到这个地区,甚至只想到自己的一生,我眼前有没有利益?往后的利益他都不去想,这个眼光可以说短浅到极处。

所以古大德教导学佛的同学要怎么样?李老师讲的,要有前后眼,前后眼就是什么?好像说前面长眼睛,后面再长眼睛,叫前后眼。就是你要看到未来,要想到过去,你要想到你的前世,要想到你的未来世,佛在经教里面讲的,我们怎么样?五眼圆明,哪五眼?凡夫是用肉眼,天人有天眼,阿罗汉有慧眼,菩萨有法眼,佛有佛眼,再加上前面的他都有,五眼圆明,叫做五眼都能够圆通,叫五眼圆明。你要到佛这个地步,你才有办法对事情全部都看得很清楚啊,这是老法师讲的第二点。

我们凡夫看不出来是非曲直啊,这一段只是在讲说,跟前面那个只在讲说什么?讲说法官断案啦,对的说成错啦,错的说成对啦,轻的判成重,重的判成轻,这只是怎么讲?这是人间小事,你做错当然要犯因果。但是还有更深一层的呢,你对眼前这些假象都看不清楚,对人生都看不清楚,不明白宇宙人生真相,那才是大事,这是第二点,老法师跟你这样开示。

第三点,老法师说,我们常说,常常提醒什么是佛法?真实明瞭宇宙人生真相,这叫佛法。人生是你自己,宇宙是你的生活环境,你能够认识自己,认识自己的生活环境,你就是菩萨、你就是佛。一个人不认识自己,不明白自己生活环境,这个人叫凡夫。这一桩事情几个人认真思考过,认真去想过、去思量过,我是什么东西?什么是我?只有真正学佛的人才会想这件事情,这个身不是我,身不是我,六道凡夫都执著这个身是我,这个错了。

因为一执著,《金刚经》上讲的我相、人相、眾生相、寿者相,统统起来了。四相的根本就是我相,我相的根本就是执著,相宗就是唯识学里面,唯识里面讲得很好,末那是执著,我们讲八识五十一个心所,眼识、耳识、鼻识、舌识,眼耳鼻舌身意这是六识,第六识是分別,第七识叫末那,这是唯识学的名词。末那识就是执著,第八识阿赖耶识,仓库。你要到十地菩萨的时候,才有办法转识成智,转八识成四智菩提。四智是第六识,妙观察智,转成上品的妙观察智,到十地满心的时候,第六识转成上品的妙观察智;第七识转成上品的平等性智;第八识阿赖耶识转成大圆镜智,像一个宝镜一样;那前面的五识,眼耳鼻舌身,转成成所作智。有智慧了,眼睛就会做,眼识,眼对色,就会做对的事情;耳闻声,就会做正確的事情,叫成所作智,看什么、听什么都是充满智慧。

但是我们现在呢?现在就老法师讲的,你四相都有,你我相的根本就是执著,末那是执著,四大烦恼常相隨。什么叫四大烦恼?我爱、我见、我痴、我慢。你看,我们每天是不是在四个东西里面转来转去?我爱,我不爱;坚持我的见解,我见;我痴,没有智慧;我慢,傲慢。我爱、我见、我痴、我慢,爱、见、痴、慢是我啊。所以你每天如果有我爱、我见、我痴、我慢,你就是要继续轮迴,因为你我执深重。

第四个,佛要不要给我们说清楚?佛要不给我们说清楚,我们怎么会知道呢?每天活在爱见痴慢里面,爱见痴慢,说实在话就是贪瞋痴慢,原来这个东西是我。人人都希求满足贪瞋痴慢,贪瞋痴慢果然满足了,到阿鼻地狱去了,六道里面最下面的一层。换句话说,贪瞋痴慢愈轻,就往上升;贪瞋痴慢愈重,就往下坠,六道就是这个现象而已啊。天道,贪瞋痴慢轻,无色界最轻,无色界,就是欲界、色界、无色界,就是四空天,四空天最轻。色界天比无色界天重一点,欲界天又更重,修罗跟人道比,欲界天又要重了,愈重愈往下墮落,最重的到地狱去了,阿鼻地狱。老和尚说,那这样,你还要搞贪瞋痴慢吗?这是第四点。

第五点,佛教你修行修什么?就是修正你错误的观念、错误的见解。我见就是见解,见解就是起心动念,起心动念就是爱见痴慢,这个叫我执。执著爱见痴慢,永远脱离不了六道轮迴,这个日子太辛苦了啦,太可怜啦。佛教我们要回头,觉悟就是把这个事情搞清楚、搞明白,回头不再干了,把这个捨得乾乾净净。但是我们都知道,我们也知道要放下,可是我们要把它捨掉,就偏偏捨不掉。老法师说,你捨掉就成佛了,佛跟眾生就差这里啊,就这一念之差,转过来,转凡成圣、转迷为悟,为什么?因为你转不过来。为什么你不觉悟呢?因为你执著太重,念念都想自己的利益,念念都是怎么样?都是自己的私心跟我爱、我痴、我见,念念为这个造业。

那么第六点,大乘佛法,世尊教你高明到极处,迷惑极重的人,如果你能够相信佛陀的教诲,都能够转过来。你看,我们看胡小林以前在做生意的时候,也是要交际应酬,喝酒啊,喝得醉醺醺地啊,差一点就得到忧鬱症了,都快变成忧鬱症了。后来接触到大乘佛法,接触到佛陀的教诲,接触到净空老法师,他转过来了。老法师说,他现在深入《大乘起信论》有悟处了。这就是什么?迷惑到极深的人,他如果能相信佛陀的教诲,都能转得过来,胡小林就是一个例子,刘素云也是一个例子。你不相信,你不肯学,那就没法子了。只要你肯相信,依教奉行,凡夫一生成佛,老法师说,不但理论上是可能,事实上也绝对可以办得到。刘素云就是一个例子,胡小林也是一个例子,凡夫一生成佛。

第七点,佛怎么教给我们呢?《金刚经》教的就是极高明的方法。我们注意,你看,老法师虽然讲净土经典,讲《无量寿经》,老法师对《金刚经》用的句子也是很多。老法师说,《金刚经》念的人很多,不管是哪一宗、哪一派,修学哪一个法门,几乎没有不读《金刚经》的。《金刚经》讲是讲原理原则,佛说了,发心度无量无边眾生,实无眾生得度者。我们读《金刚经》的经文这一段,「度无量无边眾生,实无眾生得度者」,这怎么解释呢?为什么?《金刚经》最后就教你破我执。你说,我度无量无边眾生,佛跟你讲说,你度无量无边眾生,实无眾生得度,连那个度无量无边眾生那个执著都要把它放下来。我空、法空,再破根本无明,四相都空,哪里还有度眾生呢?还有哪里能度的我跟所度的眾生呢?那当然就没有眾生相,没有寿者相了。其实利他就是自利,你度別人事实上在度你自己,在破你的贪瞋痴慢疑嘛,对不对?

所以老法师说,《金刚经》上讲原理原则,你度无量无边眾生,这个心一发,念头就转过来了。凡夫念念都为自己,现在把自己放下来,度无量无边眾生,都是为一切眾生,就不再为自己,那不就把我破掉了吗?肯为一切眾生的人,把自己捨掉,绝对没有一念为自己,这个人叫做转识成智,转迷为悟。要知道迷悟,为自己就是迷,为眾生就是觉悟。

这句话把它记起来,为自己是迷惑,为他人是觉悟,为眾生就是觉悟,为將来是迷,为现在是觉悟。这个话同学能听懂吗?为什么说为將来是迷呢?因为你还有寿者相,你四相没有破,为现前,没有將来,寿者相就没有了。我们一般讲叫把握当下,你不要说我以后以后要如何,你现在好好把今天的工作做好,把今天要读的经文赶快把它读好,因为你没有將来,就把寿者相破掉了嘛,时空就突破了嘛。

第八,《华严经》里面讲,「三际不离一念」,这话怎么说呢?一念悟了,三际就没了。三际刚才讲过,过去、现在、未来。一念迷了就变成三际了,过去、现在、未来,迷了才有。一念迷,產生三际的妄念。觉的时候只有一念,绝对没有三际。换句话说,觉悟的人没有十方,迷的人才有十方,十方、三际都在一念,一念能现,一真是境界,一真法界是所现,能所是一不是二,你真正觉悟了,这是真正觉悟了。所以迷的人,迷了能现所现,不知道能所是一,所以他迷了,能所是一,所以他不知道能所是一,在这里面產生十方、三际这种错误的认知。

《般若经》上讲得很清楚、很明白,这是是非曲直的根源。老法师现在已经把这个重点都讲到这么深了,你就入这个境界了,你知道能所是一,能所是一的时候,哪里有是非曲直了呢?老法师说,你真正要入《般若经》这个境界,入这个境界,就是《华严经》里面讲的入法界,那哪里还有是非呢?哪里还有曲直呢?没有,你入平等法界了啦。

所以老法师把这两段,你看讲得这么深,「以直为曲,以曲为直」跟「入轻为重」,讲到这么深的境界。老法师说,是非曲直是对凡夫来说的,什么是是?什么是直?与性德相应是是、是直,与性德相违背是非、是曲。凡夫哪里晓得呢?不明瞭事实真相,哪有不造业的道理?你如果真正知道能所是一,你就不会造业了。

第九,老法师说,你要知道,「万法皆空,因果不空」。因果也是属於万法之一,万法都空了,因果哪里有不空的道理呢?那为什么讲因果不空呢?老法师讲说,讲因果不空是讲它相续不空、转变不空,因果的现象还是空的,还是不可得。为什么?因为因就变成果,因空了嘛;那果又变成因了嘛,果也空了嘛。但是因果它的相续现象是永远不中断的,因果的转变也是永远不中断,所以说因果不空,所以相续不空、转变不空。你现在的因就造成未来的果,未来的果又变成因,因又变成未来的果,所以叫做相续、转变不空。讲因果不空是指相续不空、转变不空,不是说因相果相,不是的,是讲它的转变、相续,善因决定感善果,恶因一定得恶报。老法师讲到这个因果不空,已经讲到非常地究竟。

第十,佛菩萨心地清净,观照微密,眾生起心动念造业之时,就是受报之时。这句话我们要记得啊,眾生起心动念的时候,造业的时候,就是受报的开始啊。从来没有眾生去发觉到这一点,我们迷而不觉,你起心动念造业的时候,就是受报的开始,不是等到你死掉才去地狱受报,不是啊,这是我们凡夫见不到的。佛法里面跟我们讲,现报、后报、生报,这一世的报应、来世的报应、后世的报应,这是讲粗相,极其明显的果报现象。极为细密果报的现象,只有佛菩萨知道,跟凡夫讲的,他也不知道,因为他凡夫体察不到。实在讲,起心动念就是受报之时,佛家讲到真实这地方,极真实之处,跟人家讲因果同时。

所以佛家用莲花做表法,为什么我们佛家用莲花做表法?为什么不用其他的花呢?因为莲花最明显,莲花开的时候,莲子就在里面了,它因果是同时的,因跟果你都看到。几个人一下子省悟过来呢?莲花因果同时,所以你念佛的当下,他就成佛,所以念佛是因,成佛是果。老法师说,哪一法不是因果同时呢?法法都是啊,只是莲花的因果同时比较明显,其实一切诸法因果同时,它比较不明显,其实是没有两样的。

我们怎么能够把是非曲直搞清楚、搞明白?至少你不造恶业嘛,你就不用再搞轮迴了嘛,你就不会受苦报嘛。老法师这一段是讲得实在是太好、太好了。你真把它搞懂了,你其实轮迴也离开了,你也可以离苦得乐,不会再受苦报了。老法师刚才讲,凡夫起心动念造业的时候,就是受报之时啊,为什么?因为因果同时,因果不空是指相续不空、转变不空,现在的因又变成未来的果,未来的果又变成因,又变成未来的果。

所以老法师说,最后一点,老法师说,十一点,我们学佛的同修要往这个道理深处,去把这个精微处,把它去悟到了、去想通了、去悟处了、去观察、去向佛菩萨学习,在这一生当中圆成佛道,关键就是我们能不能转过来。我们转自私自利为一切眾生,念念行行都与性德相应。为广大眾生就是性德,为自私自利是迷惑,这一点要搞清楚啊,要弄明白啊。

我们是讲到这一段,这个「入轻为重」,讲到「罪疑惟轻,寧失出,毋失入」。如果你是用很肤浅的看法,就是说法官断案、法官判案,那你就不懂得这个如来真实义。所以我说《感应篇汇编》深者见深,浅者见浅。你用世间法角度,它能跟你说世间因果。你用出世间法角度去看它,它可以跟你讲轮迴的道理,它蕴藏无量义,无量无边的智慧德能都在里面。这《感应篇汇编》真的是不可思议的一部因果宝典。

好,我们再看下面这一段:

【今人凡遇人命。不问情之轻重。事之真假。竹板不足。转而拶指。又转而夹棍。而甚且有敲至百余者。痛苦之下。何求不得。即后来问成大辟。此时且求缓须臾矣。世有仁人。能无惻然於是哉。朱日升曰。假命图赖。南俗更甚。予令乌程时。痛惩此弊。另发人命状格。直书时日情词。不许即用参语刁字。状后印成正面。反面。左旁。右旁。死尸伤单。令告人自填其上。传鼓而进。不拘时刻。予即刻亲至尸所。照词讯问。照图简验。並不批委僚佐而假手吏仵。果係真伤。依律定罪。若係诬罔。即加痛责。至於自縊投水跌误等类。则又原情分別。押令即埋。以断抄诈拖累之苦。虽遇盛暑隆寒。山僻水洼。亦不少避少迟。故二年之內。並无以人命来告者。噫。人命一事。关係生死。可不谨哉。】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情』就是实情跟情况。

『竹板』是古代用这个竹板或者荆条来拷打犯人的背部、或是腿部、或是臀部。古代的刑罚有五种,一个是笞刑,竹字头再加一个台,这是笞刑,这是古代用竹板或荆条来拷打犯人的背部或是腿部,或者杖、徒、流、死,这五刑里面。所以这个「竹板」的意思就是古代的笞刑,五种刑法里面的一种叫笞刑,它算是最轻的。

『拶指』就是清代的时候,它法定的夹手指头的刑具,以前用刑是合法的。「拶指」是什么呢?它採五根原木来做成,它长七寸,原木的直径五分,然后中间用绳子绑起来,贯以绳索,它来夹犯人的手指,急速的把那个木头拉紧。这一般都在审讯女犯,女的犯人,这叫「拶指」。

『夹棍』是古代残酷的刑具,两根木头做成的,行刑的时候夹犯人的腿部。

『何求不得』,有什么事情能够不招供的呢?这叫「何求不得」。在明朝凌濛初《二刻拍案惊奇·卷二十一》里面提到说,「自古道:棰楚之下,何求不得?」你把犯人痛打之下,哪一个案子不招供呢?这个意思是这样。

『大辟』,这个地方注音讲「大辟」,「大辟」就是五刑之一,就是死刑。

『求缓』就是稍微休息一下。

『须臾』就是片刻。

再来『惻然』就是哀怜。

再来『朱日升』,他是明朝灭亡以后,他怀著反清復明的志向,因此入狱。朱日升他是明朝的人,他在明朝崇禎年间是进士,他曾经在乌程县,就现在浙江的吴兴县当县令。他后来要反清復明,所以他被关进监狱。在监狱里面,他拿那个香的余灰,在那个破的纸上写一个「衣带赞」,他写了一首词:「天地冥晦,人事决裂。万古纲常,维臣之节。文山叠山,於今为烈。报我先帝,一腔热血。」这表达他对朝廷的忠诚。这个「文山叠山」,这个「文山」是指文天祥,他效法文天祥。

文天祥他是南宋末期的吉州庐陵人,就是现在江西吉安县人,他是汉族。他选中贡士以后改名叫文天祥,后来他自號为文山,因为他住过文山。文天祥他跟忽必烈谈判,元朝的忽必烈谈判,忽必烈提出一个条件,说你隱居深山的条件,忽必烈提出的条件是什么呢?他们谈判的时候,有提到隱居深山啦。那忽必烈后来提出的条件说,你要嘛就做官,要嘛就把你处死。结果文天祥选择处死,所以文天祥写的「正气歌」很有名。文天祥跟陆秀夫还有张世杰,被称为宋末三杰。所以这个朱日升就是效法文天祥,他后来就是不投降。

『假命』就是虚假的人命,虚假的人的命案。

『令』就是指他自己,这个朱日升在浙江乌程的时候,当县令的时候。

『情词』就是口供。

『参语』就是明代法官在律,就是法律、律例条文之外所加之语,叫做「参语」。

『刁』就是无赖、狡诈。

『传鼓』就是以前要到官府去报案,要去申冤,就会击鼓通报。比如说我们现在臺湾的法律叫什么?叫做按铃申告,现在没有击鼓,现在叫按铃申告。

『简验』就是跟我们一般讲检查,那个检验一样。

『僚佐』就是属官、属吏、官员。

『假手吏仵』,「吏仵」那个「仵」就是什么?仵作就是什么?就是以前官府中检验死伤的差役,叫做仵作,也叫「吏仵」。

『跌误』,就失误。

『又原情分別』,「原情」就是推究案情、推究本情。

『押令即埋』,「押」就是在公文契约上签字、画符號,我们现在说画押,以做凭信,这是叫「押」。

『以断抄诈拖累之苦』,「抄」就是掠夺。

『山僻水洼』,「山僻」就是山中僻远的地方。「水洼」就是积水的地方,比较低洼地区,这叫「水洼」。

『不少避少迟』,「避」就是迴避、躲开、逃避。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现在的官吏凡是遇到人命的案件,不去问事情的轻重、真假,就先以竹板打人,还不承认就用木条来夹手指,再不承认就用木棍夹腿。更厉害的是,还有打到一百多下的,让犯人在极为痛苦之下屈打成招,到最后问成死罪,「问成大辟」就是问成死罪。这个时候才让他有稍微休息的机会,就让犯人有稍微休息的机会。世间的这些仁人君子啊,对於这样的事情能不起怜悯之心吗?

朱日升说,製造假命案,欲图诬赖別人,在南方的风俗非常地兴盛。我在乌程,浙江吴兴县当县令的时候,我曾经痛下决心惩处这种弊端。另外发给人命状的表格,直接將死亡的实情及时间写在表上,不许用干预的语句、欺骗的文字来述说。人命状印成正反两面,再分成左右两旁,死尸的伤单由告诉人自己填写。当来衙门击鼓报案的时候,就传他进来。不论什么时间,我立刻就亲自到尸体的现场,依照他所填的內容审问,照他所画的伤害图示检验,並不批准委託幕僚辅佐人员,或者假手官吏仵作去验尸。如果真的是伤害致死,就依据法令定罪。如果是诬告、陷害人,就要痛加斥责。

至於那些自己上吊自杀、投水死亡的,跌倒误伤而死的人,就依据各自的情况,命令他画押即刻埋葬,以便断除抄作诈偽、拖延累赘的痛苦。虽然是在炎热的夏天或是寒冷的冬天,无论是在偏僻的山区,或者是水低洼的地方,也不稍许逃避或延迟。也就是说,也不允许稍微有一点逃避或是延迟。所以在两年之內,並没有人以人命诬赖別人来提告、来告诉的人。他说,哎呀,人命这种事情是关係到生死,能够不谨慎吗?这一段是讲明朝朱日升他当时是怎么处理这样的一个命案的事情。

我们再看下面:

【李若水。为淮南司理。时有劫贼五人。事败繫狱。且言曾与僧人自成为党。既而五人就戮。而僧方出。僧言。实未尝为盗。若水於此从轻可矣。乃坚执贼语为实。惨杀之。月余。狱卒李能无故大叫。和尚不干我事。特司理驱使耳。言讫卒。明日推司刘元亦卒。又明日若水暴卒。一门死丧殆尽。】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淮南』,在今天的江苏、安徽两省的江北、淮南地区。

『司理』是古代的官名,掌管刑罚,掌管监狱诉讼勘验的事情,这叫「司理」。

『繫狱』就是囚禁在监狱里面。

『就戮』就是被杀。

『惨杀』,这个地方怎么叫做「惨杀」呢?就是这个僧人怎么被杀呢?在清觉罗乌尔通阿《居官日省录·卷四·察监狱》这本报告里面,这本书里面有这样记载:「若水坚执盗语为实。」就是李若水坚持前面那五个盗贼讲的口供,他就坚决认为这个僧人有罪,是跟这五个盗贼是同党的。「夜以溼纸糊僧口鼻,压以土囊」,这个土囊是什么呢?土囊就是明代的一种杀人刑具,用装满砂土的袋子压死或是闷死囚人,片刻之间就让死囚脐腹、腹部就裂开而死。这个是非常残酷的一种杀人的刑具,叫「惨杀」,这个地方「惨杀」的意思是这样。

『特』就是只是。

『推司』,在县里面的「推司」就是官员的名称,他是辅佐知县审理讼案,等於县令的助手,辅佐知县审理狱讼、诉讼案件。

『一门』就是他们同一个政府部门。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李若水在担任淮南县府里面的司理的时候,有五名强盗事跡败露被捕入狱,审讯的时候曾经说,跟一位僧人结党。这五个人被执行死刑的时候,僧人才出现。僧人说,这个出家人说,我实在不曾和他们结成盗贼,就是我不是跟他们同党的。李若水,就是这个淮南司理李若水,在这个时候其实他可以从轻发落,但是他坚持这五名贼匪所说的话是真实的,就用残酷的刑罚將僧人杀死。一个多月以后,狱卒李能无故大声惊叫,他说,和尚,这不干我的事,是司理李若水特地叫我去做的。换句话说,这个狱卒已经先看到这个僧人来报仇了,他已经看到阴界,阴间的境界了。说完以后,这个狱卒就死掉了。第二天,推司刘元也死了。再过一天,李若水就暴毙而死。整个县府里面,这些人几乎都死光了。

这一段故事是「入轻为重」的一个明显的公案。他没有罪,你一定要把他判成有罪,那就造下这个可以讲说「入轻为重」,就变成杀人了。所以老法师他有开示一段,他说,真正相信业因果报,连恶念都不敢发生、都不会生。老法师说,「或於寿终,入三恶道」,就《无量寿经》里面讲的这个经文。「或於寿终」就是你临命终的时候,生命结束的时候,你被业力牵引到三恶道去,「乃后世之果报,明五烧也」。

《无量寿经》里面讲,五恶、五痛、五烧。为什么叫五恶呢?五恶就是杀生、偷盗、邪淫、妄语、饮酒,这是五恶。为什么叫五痛呢?你在这一世里面,你这个五恶就会去造业,王法就会治你的罪,你会被抓去关,你会被惩罚,那就是五痛。那五烧呢?五烧就是你未来世的时候,要到三途去受报,这叫五烧。老法师说,你造作恶业,肯定要到恶道去受报。

恶道从哪里来?我们现在清楚明白,恶道是自己的恶业变现出来的,自然变现的。饿鬼、地狱、畜生,没有人设计,没有人去建造,全是业报现前。所以我们在拍《玉历宝钞》的时候有拍到这一段,清朝那个章太炎他是个名人,当官的,他晚上都会去阴间审案。他就是发现那个阴间的炮烙,就是犯邪淫,然后去抱那个烧红的铁柱,那身体都烧烂了。章太炎说,炮烙这个刑太残忍了,太残酷了。阎王就说,好啊,那你去看一下现场。那就派两个小鬼带他去,经过一段期间以后,就到现场去了,就在那个炮烙现场。

结果到现场以后,那鬼差说,就在这里啊。章太炎看不到,他说,没有啊,才知道这里讲的全是业报变现,自己设计、自己建造的。所以老法师说,我们自己冷静去思惟观察,我们今天在这个世间,一生当中所有的机遇,也是自己的业报所招感的,同样的没有人在策划,没有人在设计,没有人在製造。

我在讲美国海豹部队,是全世界最厉害的特种部队,他们到中东、伊拉克、利比亚去发动战爭。美国海豹部队最厉害的那个狙击手,专门做暗杀任务的,他在中东、伊拉克、利比亚那个地方执行战爭任务,他曾经狙杀两百多个人,就把两百多个人杀死。结果他退役以后,回到他的美国家乡,一样重操旧业,教人家射击。

结果有一天,他在教人家射击,因为美国枪枝是合法的,他就教射击技术的时候,就来了一个有忧鬱症的年轻人,精神有点异常,拿起现场那个练习用的射击的枪枝,朝著美国海豹部队这个狙击手身上射杀,当场射杀非常多颗的子弹,把这个人当场杀死。可是被教训练射击那个人,在旁边没有事。就这里讲的,这因果没有人在策划,没有人在设计,没有人在製造,是你在製造,你自己设计,你自己策划的。这活生生一个案子,这样的公案故事印证老和尚讲这样的开示,是非常吻合的。

所以恶道受报从哪里来?你自己招感来的嘛。老法师说,你要看清楚、想明白,佛经上讲,佛讲的话,我们就信得五体投地,真的佩服,不但不再怀疑,完全接受、完全相信。佛说的话真的没错啊,经上讲的全是事实真相啊。「愁痛」就是现在讲忧悲苦痛,我们现前所受的忧虑、悲伤、苦痛。「酷毒」是死了以后到三恶道去受报,极惨的苦痛。「燋」就是被火烧,「然」就是燃烧。这都是讲地狱果报。

所以老法师说,人不能造恶,造恶没有好处,那人为什么喜欢呢?这句话不就讲我们人的毛病吗?我们也明知道不能造恶啊,造恶没有什么好处啊,可是那为什么还要去作呢?老法师说,这叫刀头舐蜜,刀子上面把它涂那个蜂蜜,你刀上涂蜂蜜,愚痴的人就去舔那个蜂蜜,也就是嚐这个甜头,结果甜头嚐到了,舌头也被割断了,也被割掉了。这是比喻什么?眼前一点点小利益就诱惑他,他就敢造作罪业,起什么?起杀盗淫妄的心。他要造业,他想获一点小利,敢作杀盗淫妄。他得到了,说实在话,是他命里所有的。命里没有,你造这个罪业,你享受不到这个利益,因为你命里没有。得到这点小利是你命里有的,你又何苦造业呢?你不造这个业,晚几天得到;你造这个业,是提早几天得到,这何苦呢?

所以因果报应它有个缘,无论是善、是恶,缘成熟了,果报就现前,我们刚才讲这个李若水,对不对?他掌握这个权力,他可以判人家生可以判人家死,他寧可相信那五个盗贼讲的话,他竟然不相信一个出家人讲的话。那个出家人跟他讲说,我从来没有去跟他们结为党羽,我没有跟他们结党。李若水照理讲是可以把他判轻,可是他坚持相信盗贼讲的话,还用最残酷的刑罚把他惨杀而死。所以报復就非常惨烈,连狱卒也死,连推司也死,最后是李若水暴毙。

这个缘是什么?这个缘就是那个出家人出现了,这就是个缘,他跟他讲的事实,你不相信这也是个缘。老法师说,缘成熟了果报就现前。聪明的人有耐心,缘不成熟,不动,等待机缘成熟,自然就有丰收。我们讲稻米,种植蔬菜,一定要缘成熟,它长成了,你再去收割它。还没有长成,还没有熟透,你去收割,是生的,不能吃,吃了要生病。所以都要忍耐,要耐心去等,不要贪小便宜。

我们修行也是一样,我们要观时节因缘,我们要有耐心去等待。世间的財富,老法师说,不义之財决定不能取,你要是取了,后面肯定有灾难。现前真的有忧悲苦痛,死了以后有三恶道报,三途恶报,何苦呢?那何苦来呢?真正瞭解、真正明白,他才真正相信业因果报丝毫不爽,决定不敢作恶。不敢作恶,不是说恶不敢作,连恶念都不应该生,这真正有智慧,真正聪明人。所以老法师说,修行人我们要学会有前后眼,我们以前有討论过前有宝莲,后有刀山,退一步就死无葬身之地,你不能够贪眼前的小便宜,你要想到后面的忧悲苦痛。

我讲的因果故事里面,也常举这些例子。比如说在我们臺湾嘉义有一个工人姓黄,他认识一个寡妇。本来寡妇你就不应该去欺负她,结果他跟那个寡妇同居以后,他跟那个寡妇的女儿,姓吕的这位女眾,他跟她借了臺幣两万元。他跟她拿钱的时候,约在嘉义的饭店里面拿钱,就看到这个寡妇的女儿长得姿色还不错,他当时起了一个淫念,当场性侵她,就强暴她。结果那个女的把两万元放下以后离开饭店,这位黄姓工人到浴室去泡澡,去洗澡的时候暴毙在浴缸里面。死的时候鼻孔都流血,脖子有勒痕,他一定是什么?一定是被黑白无常抓走了。老法师说,你如果知道作恶的苦报是这样,你相信因果报应,你绝对不敢作恶,连恶念都不敢起来。这个李若水就是恶念起来。

剩下一点时间,我们就来讲净空老法师对於「入轻为重」他的开示。老法师说,这几句都在讲仕宦之恶,就是当官他所造下的恶。他说,其实现在这个社会,几乎每个人都常常犯,只是轻重不同而已。老法师说,我们知道这本《感应篇汇编》,这本书的完成,年代相当久远,那个时代的社会跟现代完全不相同。古代的时候,教育虽然没有像现在这样普及,但是古代的教学效果,我们现在远不如古代。

古代的时候家庭有教育,父母长辈普遍都有一个观念,就是给子弟、给年轻人做一个榜样,都有这个观念。而机会教育尤其是国家各个阶层的领导人所尊重的,他们极力的提倡,表现在戏剧、歌舞、音乐、美术各方面,都含有很深刻的因果教育、伦理教育、道德教育,所以叫做寓教於乐。像我们看古代的京戏都在演因果故事,所以它不是以娱乐为目的,娱乐当中要达到教学的目的。现在的社会不一样了,提倡的是民主自由、科学技术,古圣先贤的教育完全放弃了,这才造成现代社会的危机。

我们都晓得,东方教育跟西方教育根本差別在哪里?东方教育重视道义,西方教育著重在功利。我们现在捨弃道义,模仿西方人,人人都变成急功好利,那么社会到现在已经是人人都具有竞爭这么一个观念,不竞爭就没有办法生存。竞爭到最后是什么?竞爭到最后的结果是整个世界同归於尽 到最后就打,核子大战怎么发生的?竞爭最后的结果,跟东方的道义思想不一样,道义思想是彼此礼让。所以礼让不是说软弱,是彼此礼让,哪有竞爭呢?他说,中国几千年来古圣先贤教人都是忍让、礼让,从来没有听说过爭这个字,这么一爭还得了?这是东西方在教学基本上的差別之所在,我们要认识清楚。

仁义道德可以维繫社会的长治久安,这一句话我们要清楚,不是说我们表现软弱,不是。有些人说,《弟子规》太软弱了,《弟子规》都让人家都礼让,全部都让了啦。老法师说,仁义道德可以维繫社会的长治久安,急功好利那是曇花一现,后面就没有了,一定要认识清楚。所以现在讲的这些恶行,在今天这个社会上,一般人普遍都犯了。

所以老法师说,「入轻为重」是什么意思?註解讲得很好,「罪疑惟轻」,在《书经》上讲的,一个人有过失,犯罪了,我们应该怎么想法?不要去想他犯的这个罪太重了,大恶不赦,不要这样想。他说,如果这样想,这个人的心一点慈悲都没有。我们常讲心狠手辣,不是个仁慈的人。仁慈的人看到犯罪,极重的过,也要想这个过失不是很严重,处处往轻的方向去想。一个仁慈的法官来断这个案子,处处总希望把他那个罪洗刷乾净,而不是看到犯罪的人,小罪给他的罪再加重。

但是现在我们一般人对自己犯重大过失,自己可以原谅自己,別人犯小小过失,就把那个罪加重了多少倍,为什么现在这个心理?为什么社会是这种现象呢?这个根源实在说,捨弃自己传统文化的教育,受到外国人的影响。老法师这一段「入轻为重」讲得很好。

我们今天就讲到这里,我们下一回再继续讲。若有讲得不妥之处,请各位同修大德批评指教。阿弥陀佛。


文字稿来源:因果教育弘化网


声明:文章来源网络整理!版权属于原作者!感恩您的阅读!欢迎关注传统文化扎根网微信公众号。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本文地址:https://www.guoloujiang.com/30347.html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