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老师主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159集)

●世界本清宁,由情见互异,遂成棼乱。天心原慈善,因众生恶感,而屡降灾殃。是以古德云:“人人信因果,天下大治之道也;人人不信因果,天下大乱之道也”。


《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一五九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5/12/08 臺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159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们研討《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五十三句,【弃法受赂】。请各位同学翻开课本五百零二页第二段,我们看经文:

【夫官长。岂第以清白自了哉。又当禁下僚下吏下役之贪。何也。官长耳目有限。其事全操之公门中人。即如常常比较。时时刑罚。其间贫而遭累。冤而负罪。愚而被欺。弱而受制。呼天控地。无可告诉。惟公门中人。下接民隱。上通官情。艰苦孤危之时。扶持一分。胜他人方便十分。宽假一次。胜他人方便十次。若能释贫解怨。教愚扶弱。无乘危索骗。无因贿酷打。无知情故枉。无舞文乱法。则一日间。可行十数善事。积之三年。有数万善。人当困阨。谁不知感。神明三尺。寧无保佑。自然吉庆日至。子孙昌盛。如其不然。怨毒之財。得亦非福也。又有穷人无財可骗。从而酷刑。徒损阴騭。积怨何为。无论古昔。即今豪杰之士。潜身衙门中者。亦时祭孤修斋。收葬髑髏。亦有亲老家贫。求財养赡。尽是好心好人。谁非孝子慈父。但恐视財太重。或乃阴谴非轻。何如酌財可否。存心方便。稍贬虎威。莫肆狼毒。命里有时终须有。享福后来必长久乎。中有善信妙人能以此意化导同儕。功德尤无量也。夫为公役者。惯扞文网。习鞭挞。如人业屠相似。积久杀机日盛。生意日微矣。故有初入衙门。犹有心存。老年猾贼。并忘前性。又有自己尚是好人。大眾一攻。竟坠恶道者。故术不可不慎也。其斲丧甚者。狐假虎威。自谓豪杰。作奸不法 夸胆智。而不知造恶造业。子孙受之。来生偿之。亦何益乎。休论其远。即观耳目前。害人过多。索骗过甚。为邑民共侧目者。有谁不罹宪网哉。间有持斋诵经。以赎前罪。固亦良心之萌。可解一二。然恃此谓过恶可赎。肆行不顾。则非也。得財不义。布施无益。且懺罪而復造罪。罪益重焉。不如就此作方便。宽贫穷。救冤苦。人知其忠厚长者。则倚仗必多。得財亦裕矣。近有公宪。远有冥责。思之思之。】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官长』就是古代行政单位的主管官吏,叫「官长」。

『岂第以清白自了哉』,「第」就是它是副词,就是岂只是,「第」在这个地方做只是这个意思。「自了」就是你自己清白就好了,这个叫「自了」,我们一般叫做自了汉,我们说洁身自爱,你自己顾好就好,不管別人,这个叫「自了」。

『下僚』就是下属,你的部属就是「下僚」。

『下吏』,它也是一种像部属一样,叫属吏。

『下役』就是下面的差役。

『官长耳目有限』,「耳目」就是他的左右手,「耳目」就是帮他侦察或是瞭解情况的人,这叫「耳目」。

『即如』就是正像、就像。

『冤而负罪』,「负罪」就是背上罪名,叫「负罪」。

『愚而被欺』,「愚」就是他愚昧、愚笨,忠厚老实这叫「愚」。

『呼天控地』就是极端的痛苦向老天求救,这个叫「呼天」。「控地」,以头叩地叫「控地」。我们现在就说,这个人突然间趴在地上呼天抢地,我们臺湾的用词叫呼天抢地,它这个地方叫「呼天控地」,向老天控诉。「控地」就是磕头,以头叩地。

『无可告诉』,「告诉」就是没有办法向上申诉,这叫「告诉」。

『民隱』,民眾的痛苦。

『上通官情』,「官情」就是官场中的关係人情。

『孤危』就是无助的意思,危急的意思。

『宽假』就是宽容。

『若能释贫解怨』,「释贫」,「释」就是解除、消除。这个地方,「释贫」的意思就是救济贫困的人,就是济贫,这个叫「释贫」。

再来,『舞文乱法』就是玩弄文字,或者是玩弄法律条文,曲解法律,这个叫「舞文乱法」。

再来,『人当困阨』,「阨」就是困窘、困难。

『徒损阴騭』,「阴騭」就是阴德,《文昌帝君阴騭文》,「阴騭」就是阴德。

『潜身衙门中者』,「潜身」就是说在这个地方,如果按照字面上解释,叫藏身隱居,就是潜身衙门中的。

『亦时祭孤修斋』,「孤」就是孤魂。「修斋」就是召集会集这些僧人,供斋食、作法事。像清朝孔尚任作的《桃花扇·入道》,他讲「广延道眾,大建经坛,要与先帝修斋追荐。」「斋」是专指僧道或其信徒诵经拜懺、祭祀求福。其实我们讲八关斋戒这个斋,正確的解释,应该是说清净的意思,「斋」就是清净的意思,我们讲说斋戒斋戒。

『髑髏』就是死人的头,也可以解释尸骨叫「髑髏」。

『养赡』就是赡养供给生活所需。

『或乃阴谴非轻』,「或乃」就是或者。「阴谴」,冥冥之中受到责罚,这叫「阴谴」。

再下来『狼毒』就是指敌人的凶狠毒辣,这个地方叫处理案件手段毒辣,叫「狼毒」,我们一般叫狠毒。

『同儕』就是同伴、伙伴。

『功德尤无量也』,「功德」在佛门里面的用词,是功跟德。这个「功德」就是跟我们性德相应,什么叫「功德」呢?在《大乘义章九》曰:「言功德,功谓功能,善有资润福利之功,故名为功。此功是其善行家德,名为功德。」《胜鬘经》里面说,「恶尽」,你恶都断掉了,叫「恶尽言功」。那什么是恶呢?贪瞋痴是恶,三毒是恶,我执是恶,法执也是恶,无明也是恶。所以《胜鬘经》里面讲说,「恶尽言功」,你恶都断掉了,这个叫做功。「善满曰德」,离一切相,行一切善,三轮体空的善到圆满,这个「曰德」。「又德者得也」,得到的得,「修功所得,故名功德也」,修功所得。所以我们说藉修德显性德,性德是本具的,所以菩萨的名称代表修德,佛的名称代表性德。

比如说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是从梵语翻过来的。佛就是觉也,阿弥陀叫无量,阿弥陀佛叫无量觉。无量觉叫无量的智慧、无量的德能,叫无量光、无量寿。这无量光、无量寿就是我们的性德,光代表智慧,寿代表无量的寿命。因为自性不生不灭,自性没有生死,所以无量光、无量寿代表自性不生不灭。所以阿弥陀佛代表什么呢?代表我们的性德。所以一般我们又说,唯心净土,自性弥陀。那我们现在迷了,我们迷了以后,佛成凡夫,智慧变成烦恼。这个叫做阿弥陀佛,是佛的名称,名號是性德。

释迦牟尼佛,释迦是能仁,牟尼就寂默,能仁寂默。能仁代表什么?能仁就是慈悲的意思,寂默就代表清净。所以慈悲跟清净,释迦牟尼佛的佛號,代表我们自性本具的性德。这就是佛的名號,代表我们的性德。菩萨的名號代表修德,比如说观音菩萨,代表你修慈悲行。地藏菩萨代表大愿、大孝,这是地藏王菩萨。

这个地方讲功德,我们就来探討一下,我们在福德跟功德之间,我们常常会弄不清楚。功德可以灭罪,福德、福报不能灭罪。我们说,《六祖坛经》里面讲说,福不能抵业。所以我们看到有很多富贵人家,很有钱,但是他也有布施,但是他不能够怎么样?他不能够抵业障。他福报用完了,我们讲说禄尽人亡,他就必须要离开人间。

那什么是功德呢?功德就是我们自性的戒、定、慧、解脱、解脱知见香,五分法身香。那么在《六祖坛经》里面,有六祖大师的弟子请示六祖大师,六祖大师的弟子就请示六祖大师说,「弟子见说」,就我们听说了,「达摩大师代化梁武帝」。我们知道达摩祖师到中国来,是中国的禪宗初祖,六祖大师是第六祖。他首先到达的地方是广东,后来他见到梁武帝。我们知道梁武帝有供养宝誌公禪师,宝誌公禪师据说他是观世音菩萨再来的。梁武帝喜欢修福,他也是在家居士身当皇帝,他也能够讲经。中国的吃素就从他开始的,他当时本身吃素,所以全国的僧人就完全跟著他学了,就变成全部都吃素了。

达摩祖师遇到梁武帝的时候,梁武帝因为他喜欢做善事,所以你看做善事的人,他心外求法。他就问达摩祖师说了,问达摩,「朕一生已来,造寺、布施、供养,有功德否?」他说,「朕」就是他自己,皇帝就是「朕」,我一生以来,我造这么多佛寺,我布施这么多金钱,供养这么多僧人,印这么多经,「有功德否?」我这样有功德吗?达摩祖师回答说,「达摩答言:『并无功德』」,就是毫无功德。「武帝惆悵,遂遣达摩出境」,就送客,把达摩祖师送走。这就跟一般人讲的一样,话不投机半句多,两个不相应。达摩祖师是古佛再来的,他开悟的圣僧。那梁武帝他还是凡夫,凡夫碰到佛,他也不知道对面就是佛。

当时梁武帝跟达摩祖师这一段对话,达摩祖师有跟他开示,达摩祖师一跟他讲说毫无功德以后,接著他就马上讲一句,开示一句法语,梁武帝也是听不懂。他说,「净智妙圆,体自空寂。如是功德,不以世求。」「净智」就是什么?我们清净的智慧。「妙圆」就是什么?本来俱足,「妙」就是不可思议,「圆」是圆满俱足。佛有我们也有,如果佛有我们没有,这就不圆满,人人本具。

所以他说,「净智妙圆」,就是每一个人都具有这个清净的自性。「体自空寂」,自性的体谁见得到呢?「空寂」就是清净的意思,所以实相是无相无不相,你觅那个心体了不可得,但是它作用恆河沙。就像镜子的照性,你走过去,胡来胡现,汉来汉现。男生走过去它照男生,女生走过去它照女生。你在那个镜子的镜面上,去找它的照性,你找不到,但是你走过去它就现相。所以照性在哪里呢?照性在相上,在作用上。所以「净智妙圆,体自空寂」,我们这个清净的自性,它是无相的,它的作用就无不相,妙有,无相就真空,就讲我们这念心是真空妙有。

所以达摩祖师跟他讲说,「净智妙圆,体自空寂」。我们要开悟,我们要明心见性,我们要见到这个自性,像这样的功德,「如是功德,不以世求」,不是去心外求怎么样才可以开悟,不是。你放下执著,你就出三界。你放下分別,破一品根本无明,证入一真。所以像这样的功德,「如是功德,不以世求」,不是说你在世间要做多少善事,你才会变为得到这个智慧,不是。你只要做到《金刚经》里面讲的,离一切相,行一切善,那个就是功德,你所做那个善事就是功德。所以一般叫做三轮体空,没有布施的我,没有布施的物品,没有布施的对方,三轮体空。或者说不住相,不住色声香味触法布施,也可以,或者说无我相、无人相、无眾生相、无寿者相,不住相布施,你就可以见到功德,就会跟功德相应。

所以当时「武帝惆悵」,就把达摩祖师送走了。「未审此言」,那么六祖大师的弟子就问六祖大师说,我们不瞭解这一句话什么意思。他说,毫无功德,「并无功德」,「请和尚说」,他请六祖大师开示。「六祖言」,六祖大师就说了,「实无功德」,他说,真的没有功德。「使君勿疑」,他说,你们不要怀疑。「达摩大师言武帝著邪道」,他说,达摩祖师说梁武帝著邪道就是什么?著邪道就是,邪不是他中邪了,不是这个意思,心外求法叫做心邪。你心邪掉,你不是向內求,你是向外求,这叫心邪,所以叫著邪道,不是他著魔叫著邪道。

「不识正法」,他不知道什么叫正法,什么叫正法?正法就是清净。所以我们讲说正法久住,什么叫正法久住?你跟佛陀相应,你跟般若相应,就是正法久住。如果你勤修戒定慧,那佛陀就住世了,释迦牟尼佛现在还住世,对你来讲还是正法,为什么?因为你勤修戒定慧。那如果你没有勤修戒定慧,你是造贪瞋痴呢?那佛就灭度了,那就是末法,对你来讲是末法,为什么?因为你不修戒定慧,你是造贪瞋痴,那佛就灭度了,灭度的意思就是佛就圆寂了,那你就是末法的眾生。

所以六祖大师说,「实无功德,使君勿疑」,你们不要怀疑,因为梁武帝不知道什么叫正法。「使君问」,六祖大师的弟子就问了,「何以无功德」呢?他说,为什么没有功德呢?六祖大师说,「和尚言:『造寺、布施、供养,只是修福。』」所以你现在捐款去建佛寺,你现在布施啦,送米到佛寺去,或是去打斋,这都是修福,只是修福而已,得到福报。

你財布施得財富,法布施得智慧,得聪明智慧,无畏施得健康长寿。健康长寿跟聪明智慧跟財富,这个都是世间人想要的东西,你想要长寿,你想要有钱,那就是福。但是福它是真的不能够抵业,天灾来了、水灾来了、地震来了,那你福报有什么用呢?地震来了,钱全部都化为乌有,战爭一来的话,钱都化为乌有。共业中有別业,有不共业。

所以六祖大师说,「只是修福,不可將福以为功德」,你不能够把这个福当成功德,一般人都把福当成功德,说我在修功德。六祖大师说,「功德在法身」,法身在哪里?我们这个自性有清净法身佛、有圆满报身佛、有百千亿化身佛,我们一般叫做一体三身佛,在哪里?在我们自性里面。释迦牟尼佛开悟以后,就证得这一体三身佛。我们大经里面讲的体相用,体就是清净法身佛;相,圆满报身佛;用,百千亿化身佛。

所以六祖大师说,「不可將福以为功德。功德在法身,非在於福田。」所以你开悟以后,你破了根本无明,你证法身,你功德就显露出来了,那功德是可以灭罪的。净空老法师寿命只有四十五岁,他讲经功德,他讲经成就的功德,他有得到这个福报,所以他能够延寿,到今天八十九高龄。老法师说他命中只有四十五岁的寿命,为什么?他功德可以灭罪,他不是去抵罪,他是灭罪。因为老法师他能够跟戒定慧相应,他贪瞋痴慢疑就断掉了。

六祖大师说,「功德在法身,非在於福田」。「自法性有功德」,自己的法性,自己的自性里面有功德。「平直是德」,「平直」就是平等心,我们说直心就是道场。「佛性外行恭敬,若轻一切人,吾我不断」。六祖大师说,你虽然有佛性,可是你对外,你对人家,如果你能够开发佛性,你对外一定可以行恭敬心,就是「佛性外行恭敬」。

但是如果你轻视一切人,六祖大师说,为什么他说「若轻一切人」呢?梁武帝在问达摩祖师说,我有没有功德?我盖这么多佛寺有没有功德?达摩祖师说,没有功德,梁武帝就送客了,这叫做什么?「若轻一切人」,他没有恭敬心,他真正能够跟戒定慧相应,他一定恭敬。所以有些人虽然他学佛,但是他对人会傲慢,他修的是福报,所以老法师说,八万四千法门统统是修福。你要破了我执,破了法执,破一品根本无明,你才会见法身,那才是功德。

所以六祖大师说,如果你轻视一切人,「吾我不断」,那表示那个人我执很重,「吾我」就是自我很重,「吾我不断,即自无功德」,就没有功德。「自性虚妄。法身无功德」,什么叫「自性虚妄」?自性迷了叫虚妄,你自性迷了以后,法身就没有功德了,因为法身就是什么?法身就是被无明障住了,那就见不到功德了,「法身无功德」,念念行平等直,平等真,「德即不轻」,如果你念念都能够行平等真心,你德性显发,你就不会轻视別人。「常行於敬」,对人就可以恭敬。所以六祖大师怎么解释功德?六祖大师说:「自修身即功,自修心即德。」你看,你现在这个身体,你清净自己的身口意,你持戒、念佛、修六度,再清净你的身口意,这叫自修身,把你的身口意修清净,这叫自修身。

六祖大师说,「自修身即功」,就是有功。「自修心即德」,你把你內心的贪瞋痴慢疑,妄想、分別、执著断掉了,就是德。所以「自修身即功,自修心即德,功德自心作」,功德不是去外求的,在自心里面开显出来,叫「自心作」。「福与功德別」,这就是这里讲的,福跟功德的分別在这里。「武帝不识正理,非祖大师有过。」梁武帝不知道什么叫做正理,什么叫开悟自性,他不知道,所以不是祖师的大德,「祖大师」就是达摩祖师,有什么过错,没有。这是讲到「功德尤无量也」,我们把功德解释一下。

再下来『惯扞文网』,「惯扞」,「扞」就是触犯,跟那个犯罪的犯是一样的意思。「文网」就是什么?「文网」就是法网。「惯扞文网」就是触犯法网,法网就是法律。

『生意日微矣』,「生意」就是生机,这个地方讲的叫怜悯心。

『猾贼』就是奸诈、残忍、狡猾,奸狡残忍。

『大眾一攻』,「攻」就是攻击、进攻。这个在《易经》里面「繫辞下」讲,「爱恶相攻而吉凶生」,你人一旦有爱恶心的时候,吉凶马上就立判,你只要生一个爱恶心出来以后,好事就变成坏事了,「吉凶生」。

再来『故术不可不慎也』,「术」就是思想、念头。

『斲丧』就是摧残、伤害。

『爭夸胆智』,「胆智」就是胆识跟智谋。

『邑民共侧目』,「邑民」就是州县的百姓,「侧目」就是斜目而视,形容愤恨,就是大家非常愤怒,这叫「侧目」。

『不罹宪网』,「罹」就是遭受,「宪网」就是法网。

再看五百零五页,『公宪』就是国法。

『冥责』就是,「冥」就是阴间,「责」就是处罚,阴间的处罚。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当人家长官的人,或是当官长的人,怎么可以认为自己操守清白就可以了呢?你应该要禁止你的属下的幕僚、官吏、僕役,你应该禁止他们去贪汙,禁止他们贪汙,为什么?因为当官长的人,他耳目是有限的,而且像裁决这种事情,它的权限都操在衙府中的人手中。也就是说在裁决事情的权限,大部分都是官长的下属,所以在衙府人的手中。所以像平常就要常常比较,时时刻刻要去关心刑罚案件,看看其中有没有贫穷的人遭受拖累,或者因为冤枉而背负罪名,或者因为愚鲁,就是愚笨,或是忠厚老实而被欺负,或者因为弱势而受制於人。这些人他们心中都非常地悲痛,「呼天控地」,求诉无门。这个地方我们告一个段落。

「无可告诉」,这个地方这一段主要讲,你不能够只有自己清白,当官长的不能够只有自己清白,你还要把你的下属,都要能够让他们也能够清廉,这样才是好的官长。所以你要去注意那个案件是不是有冤屈的,有被欺负的,等等这些的內容。所以要怎么做一个官长呢?在《群书治要》里面有讲,包括你要做一个国君,你要做一个县长,甚至你要做一个省长,或者你做一个局长,或是做一个公司的董事长,《群书治要》都可以適用。

《群书治要》里面讲,「古之贤君,饱而知人之飢,温而知人之寒,逸而知人之劳。」它说,真正好的国王、好的长官,如果在企业上来讲就是好的董事长,他怎么做呢?《群书治要》里面讲说,「饱而知人之飢」,你吃饱了,你还会想到你的部属有没有吃饱?有时候你要去体会你的下属,比如说你的司机送你去吃饭,那你要问司机吃饱了没有?你要帮他准备一份便当给他吃,这叫「饱而知人之飢」。你当长官的,你要知道老百姓会不会飢饿?你吃饱了,老百姓会不会飢饿?物价现在飆涨,物价高涨,你晓不晓得民眾的苦啊?他买得起吗?这个叫做「饱而知人之飢」。

「温而知人之寒」,你自己过得很舒適、很温暖,那你晓不晓得別人呢?也就是民眾的这个苦呢?寒冷,这叫「温而知人之寒」。「逸而知人之劳」,你在那边享受,在那边舒適,那你有没有去想到別人或是你的下属的辛劳呢?局长都在办公室吹冷气,出去都有车子,有人开车,那你的部属都在街头在服勤,日晒雨淋,你有没有去体恤他们的辛劳呢?「逸而知人之劳」。你要想到老百姓的苦、你的部属的苦,这样才是一个好长官、好官长。

好,我们再看下面这一段:

『惟公门中人』,只有在衙府中工作的人,他向下才能够接受、瞭解民眾的隱情,「民隱」就是民眾的痛苦。对上,他就可以通报给上面的长官。如果能够在人家艰苦危急无助的时候,你能够帮助他一分,扶持他一分,就胜过別人方便帮他十分。你宽容原谅他一次,胜过其他人方便原谅他十次。如果官方的人能够帮助人,救济贫穷,解除怨恨,教导愚痴,扶持弱小。没有乘人之危,或者索贿欺骗的事情,没有乘人之危或是索贿欺骗的。没有因为他没有给你贿赂,你就严刑拷打,这在古代会有,不要因为他没有给你贿赂,你就给他施行严刑拷打。不要知情而故意冤枉人,不要卖弄文章,卖弄法律条文以违法乱纪。如果你能够做到这样的话,你在衙府中的人,如果能够做到这样的话,你在一天当中,你就可以做十多件的善事。你这样积累三年,就可以做数万件的善事。所以我们说衙门,人在公门好修行就是这个道理。

我们再看下面这一段:

「人当困阨」,人在遇到困苦危险的时候,他受到帮助,有谁不知道感恩呢?我们要知道举头三尺有神明,在头上三尺的神明,祂怎么不会保佑你呢?当然『自然吉庆』,吉祥好事每天都会到来,而子孙就会昌盛。如果你不是这样做,『如其不然』,如果你不是这样做,『怨毒之財』,恐怕人家因为怨恨,不高兴给你钱,这叫「怨毒之財」。你拿他的钱財,都是他充满了怨恨,这叫「怨毒之財」。就算你得到这样別人给你贿赂,你得到这个钱財,『得亦非福也』,你得到这个財也不是福气啊,恐怕有灾祸啊,祸到临头。

另外一种就是『又有穷人』,他没有钱可以让你骗,因为拿不出钱財给你索骗。你就给他严刑拷打,『从而酷刑』,这样只有暗中损害你自己的阴德而已,你又何必去结怨呢?『积怨何为』,你又何必去结怨呢?

所以当官的人,就必须要怎么样呢?要在积阴德,怎么积阴德呢?在《群书治要》里面有讲,「与杀不辜,寧失不经。」这怎么解释呢?这《尚书》里面讲,它说,「与其妄杀无辜」,你给他严刑拷打,这叫做妄杀无辜,「寧可犯不依常法的过错」。可能上面会责怪你说,你依法执行,可是你万一妄杀无辜呢?它说,「与其妄杀无辜」,不如犯不依常法的过错。也就是说,你处理案件要体现仁政,尤其是司法的官吏,你要存心仁善、仁德,要避免冤狱。

好,我们再看下面:

不论古代,古时候或者现在的豪杰之士,他置身在衙门中做事的人,有时候也常常会怎么样呢?他也会祭祀孤魂,或者设坛修斋消灾祈福,「收葬髑髏」,或为暴尸在野外的髑髏收葬。也有家庭因为贫穷,无力抚养老人,「亲老家贫,求財养赡」,就是说帮他们爭取財物来抚养。就比如说你当官的,这一段主要是讲你在公门里面,除了你能够积阴德以外,另外你也可以在衙门里面怎么样呢?「亦时祭孤修斋」,就是说,比如说我们臺北地方法院就有一群检察官跟法官,他们一年会举行一次的三时繫念法会,请悟道法师去主持,那为什么这样做呢?因为那些法官跟这些检察官他们也认为说,因为法院嘛,就总是会判死刑,他们抱了一个悲悯的心,所以他们每年一年一度都会举行三时繫念法会。他们平常中午都有共修,他们会诵经共修,这个是我知道的臺北地方法院。

比如说像我们臺北的中华电信公司,他们里面有一群员工、同仁,我记得他们就组成一个念佛会。每天中午利用十二点半到一点半之间,他们不休息,他们有学佛的或是喜欢诵经的,他们就会聚集在一个办公室里面,长官就给他们一个办公室,他们在里面,他们就会诵经共修,有人在领眾。然后他们都会常常捐款做善事,比如说打斋啦,或者举办法会啦,或者供僧啦,都会做这种善事,或者印经。这个叫做在衙门中,他也可以「祭孤修斋」。我所知道有些地方都有,但有些地方它就排斥,它不让你成立这个共修。

那么有些「收葬髑髏」,就是什么?比如说你从事警察工作的,或者你在市政府里面工作的,那你一定会发现有很多,比如说独居老人死掉了,他没有子女。有很多派出所的,或者有很多警察人员,他们常常会怎么样?会自掏腰包买棺木、棺材,「收葬髑髏」。

比如说我讲一个因果故事里面,在臺中火葬场,开一个洗车场的叫陈嵢镇。他有一天作梦,就梦到臺中殯仪馆有一个老菩萨给他託梦。这陈嵢镇本身很老实,他开洗车场的,他都僱用一些智能有障碍的这些人,我们臺湾叫做智能不足的这些人,他们开了洗车站,叫阳光洗车站。殯仪馆里面就有一个老菩萨冷冻了九百天,因为她长子死掉了,二儿子通缉犯,女儿没有钱可以给她埋葬。所以她就变成我们一般叫做无主,没有人来认领的这叫无主的尸体,就会冰冻在殯仪馆里面。她一共冰九百天,九百天她冰得很冷。我们灵性是不灭的,我们虽然肉体死了,但是我们的灵性是不灭的。我们的灵性也有见闻觉知,迷了以后就变成色受想行识。

她就给殯仪馆隔壁的洗车场的这个老板陈嵢镇,她给他託梦。她说,我很冷啊,我很苦啊,都没有人给我祭拜。陈嵢镇在梦中看到她,她说,这位老婆婆自称姓黄,她说叫黄婆婆,她八十八岁。她梦中都跟他讲,八十八岁,她说,我八十八岁,她说,你去帮我找一个脸胖胖地、圆圆地,戴眼镜,带有一点官位的,讲这三个条件。第一个脸胖胖地、戴眼镜,她特別跟他讲戴眼镜。所以我们说举头三尺有神明,「十目所视,十手所指」,「人间私语,天闻若雷」,人间讲悄悄话,天上像打雷。「暗室亏心,神目如电」,你在房间里面讲悄悄话,干坏事,你以为人不知鬼不觉,神的眼睛像电一样,啪就看到了,「神目如电」。因为我们人只有肉眼,你不知道天人他们有天眼,天有天眼。

结果有一天,洗车场这个老板陈嵢镇就到臺中协和派出所,因为要装备检查,那警察叫他把车子牵去洗车,警车去洗车。他一到派出所,到协和派出所,就看到副所长林腾瑜,他嚇一跳。因为林腾瑜长得脸胖胖地,脸大概也是圆圆地,然后戴眼镜,他是当官嘛,他是副所长,当官。他一见到他就说,诶,好像黄婆婆梦中说的是你。他就跟他讲了,他说,我作了一个奇怪的梦,他说,她冰在臺中殯仪馆冰了九百天,她叫我去找一个脸圆圆、戴眼镜、带一点官位,会不会是你林腾瑜?林腾瑜说,有这个事吗?他说,你去查看看嘛。林腾瑜就到臺中殯仪馆去查,果然有一位老婆婆姓黄,叫黄阿婆,八十八岁,冰了九百天,没有人给她收尸、埋葬。林腾瑜就去募款了,向善心人士募款,就募了三十万臺幣,就把她的大体把她火化,入骨灰塔。结果那个冷冻费八十万还没缴。

林腾瑜他大概做好事升官了。他就升官以后,大概忙了嘛,因为到新单位忙,就八十万块的冷冻费,就没有去把它解决。这黄阿婆就託梦给陈嵢镇说,欸,你跟他讲,不要他只顾著升官,把我的事情都忘记呢。升官她也知道,对不对?后来林腾瑜嚇得赶快跑去她的灵堂跟她讲,他说,欸,黄阿婆,妳不要这样啦,妳的事情我一定好事做到底,一定给妳办好。后来林腾瑜就去找议员帮忙,找臺中市市长,把这八十万块的冷冻费,冰冻的冷冻费把她免除掉。

所以黄阿婆有跟陈嵢镇託梦说,我好冷,我好冷。所以为什么她说,我好冷,我好冷?她还有执著嘛,她中阴身嘛。中阴身就是这一世死掉以后,到下一世还没有去投胎以前,这个叫中阴身。她见闻觉知还在,她也讲说没有人给她祭拜。所以这个地方讲「收葬髑髏」,可以用这个故事来做解释印证。你在公门里面,你碰到这个事情,你也可以去把它做。「髑髏」就是收他的尸骨把他埋葬。

或者是「亦有亲老家贫」,你看到有很多独居老人,没有子女的,他可能没有饭吃啦,有很多社工可能发现,或者很多专门在关怀老人的人,他都会送便当过去给他们吃,或是送热食,这叫「亲老家贫」。你有可能募一笔款项,让他来养活他的生活,叫「求財养赡」。这些都是有善心的好人,谁不想当一个孝子或是慈父呢?但恐怕都把钱看得太重,善事做不出来,冥冥之中是要受到上天的谴罚,那可就不轻了。「谁非孝子慈父?但恐视財太重,或乃阴谴非轻」,就是如果你在公门中里面的人,你要有这种心,去做这些好事,谁不想当孝子慈父。但是可能就是因为他家里贫穷没有钱,或者钱看得太重,这样可能会受到上天的「阴谴」,就是祂会去惩罚。

「何如酌財可否,存心方便,稍贬虎威,莫肆狼毒。」这一段的意思就是说,如果你在当官的,你想要帮助这些家里贫穷的老人,你不如就斟酌自己的財力,你能不能有这个能力?你存个善心,行个方便,给人家方便。你不必要靠著你的官威去威嚇人,来毒害人们取得这个財物。

这一段主要是讲说,你去帮助別人,帮助这些贫穷的人,你把你自己的官威稍微放下一点,「稍贬虎威」就是你稍微放下一下你这些官威,你不要动不动就去做这种威嚇人的事情,叫做「莫肆狼毒」。你要去跟他索財,『命里有时终须有』,你命里註定有福报,就会有,不是靠这个非法的手段去取得。这样所得的福报,它说,『享福后来必长久』,就是你命里有的你才会有,你得到命里面有这个福报,它才会长久,这个意思。

官僚中如果有善良的人,能够用这样的善意来教化开导同仁,这个功德就是无量无边,功德就无量无边。这里面有讲说,「命里有时终须有,享福后来必长久」,它的意思是告诉你,当官的你不要去索贿、去接受贿赂,得到那个不义之財。那个不义之財就算说你命里有的,你不去索这个贿赂,你一样有这个福报,你索这个福报反而会有灾祸。

「命里有时终须有」,这个老法师有开示,老法师特別解释財富的道理,老法师说,財富是你命里有的,你不用去爭。这里讲说,你不要去索贿,你不要去爭。你命里有的,丟都丟不掉,你丟都丟不掉。命里没有的,你就算去爭、去骗、去索贿,你也爭不来。所以你要怎么样呢?如果你不懂这个道理,你要跟人家竞爭,那岂不是很冤枉吗?《了凡四训》把这一桩事情讲得很清楚、很透澈、很明白,把《了凡四训》多看几遍,你就会恍然大悟,以后你活得不会那么辛苦,就比较容易放下来。

很多人,尤其在官场里面,他利用机会营私舞弊。像我们最近,我们臺湾的某一个市的副市长,也当得很大啦,当到副市长,院辖市的副市长,直辖市的副市长。诶,他利用怎么样呢?利用那个厂商给他邀宴,厂商请他吃饭,就是那个社区要都更,请他帮忙,他就索贿,怎么索贿呢?他透过他的好朋友,就是中间会有一个媒介的人来传达讯息,来通风报信。他就透过那个中间,这我们一般叫白手套,我们臺湾的法律名词叫白手套,厂商就透过那个白手套把钱送进来。

他怎么送进来的呢?他女儿结婚的时候,他叫他送了好几条黄金,大概价值臺幣二十几万。然后他把他的儿子跟他的一个亲戚,安插到那个白手套的公司领乾薪。多少乾薪呢?一个人领三万块臺幣,两个人领六万,这等於间接贿赂。就我没有跟你收红包,是我儿子跟我的亲戚到你公司去上班,你付给他薪水,其实是没有做事,领乾薪,我们臺湾叫领乾薪,就没有做事情领薪水,这个变相贿赂。他以为人不知鬼不觉,所以他现在所拿的,他儿子跟他亲戚所拿这六万块,每个月的薪水,跟他女儿结婚所拿的二十万的黄金,这都是他命里有的。

所以老法师说,命里有的,丟都丟不掉;命里没有的,你爭来的还是一样,最后触犯法网,你最后丟了工作,接受法律的制裁,鋃鐺入狱。所以老法师说,你懂得业因果报,就是现在人所说的创造財富,有能力懂得財富的道理。人家命里头为什么会有財呢?佛经上讲得很清楚,財布施,他过去生中,他財布施多,所以命里的財库非常充实。命里有財库,无论从事哪个行业,財源滚滚而来,不用竞爭自然就来了。来了以后,除了自己生活上必须要用的受用以外,其余去帮助一些苦难的人,要懂得布施。

你要是真的会布施,热心的布施,无条件的布施,那你的福报可不得了。老法师说,可不得了,你命里有的財富会倍倍在增长。因为你是无条件的布施,你命里有的財富,就会倍倍在增长,你的財富就会愈发愈多。我的好朋友里面,也有很多富贵人家,他真的很喜欢布施,不管是基督教的、天主教的、佛教的,不管是大学要奖学金,不管是孤儿院要送钱、要送米,他全部都做。

我认识的就是昇恆昌公司的江松樺董事长,那行善真的是已经到三轮体空了。所以有一次他接受一个国外的很高的团体颁一个奖给他,我就看到记者在访问他说,江先生,你布施多少钱?江先生说,我没有钱的概念,你问我布施多少,我讲不出来。他说,我真的已经无条件的布施,你问我布施多少,我怎么讲得出来呢?他是无条件的布施。老和尚讲说,他的財富是倍倍在增长。这叫命里有时终须有,你必须要去明白这个业因果报,你要去瞭解財富怎么来的。老法师说,你財富,就命中有这个財库,你做什么都赚钱,命中没有財库,做什么都赚不到钱。

那么在官府当差役的人,已经习惯在讼状,就是在法律条文上卖弄文章,就「惯扞文网」,喜欢玩弄法律条文,习惯来鞭打犯人。就好像说那个以屠杀为业的人一样,他日子久了以后,心中的杀机是愈来愈重,心中仁慈的生机就愈来愈少。所以刚刚进衙门的时候,当官吏的时候,刚刚进衙门当官吏的人,还存有一点良心,『犹有心存』,就是他还很善良,有一点良心。但是到老年的时候,就变成老奸巨猾了,「老年猾贼」,就是老奸巨猾了,忘记以前所具有的好心性。

又有一些官吏差役,自己还是一个好人,但受到大眾的攻击以后,就把持不住,跟大家同流合汙而造恶了。所以对自己的心术,不可以不谨慎。那些丧尽天良的人,经常『狐假虎威』,自己以为是豪杰志士,尽是作奸犯科。在恶行上爭相夸讚,比赛胆识,却不知道自己已经在造恶业,让子孙去受恶报,自己来生还要偿还这个前债,这又有什么益处呢?

暂且不论,暂且不要去谈论將来如何,就看目前,被他所害的人太多了,『害人过多,索骗过甚』,被他索取欺骗的也太过分了。这些行为被县民所共同愤怒,所共同嫉视,嫉就是愤怒,到后来有哪一个人不遭到国家法律的制裁呢?其中有些人他收了贿赂以后,他自己本身良心不安,所以他就用『持斋诵经』的方式,希望来赎以前所犯的罪过。这固然是他良心已经有所发现,可能会化解他的业报的一二分。但是如果认为依靠这样的做法可以把罪恶赎回,可以赎回过多的罪恶,对於所做的非法,一点都不懺悔、不悔过,那这样就大错特错了。

要知道你用不正当的方法,所得的钱財拿去布施,就『得財不义,布施无益』,那么你所去做布施的是没有助益的。而且懺悔之后又要再造罪业,罪业就会更加深重。不如衡量自己的情况,方便行善事,宽待贫穷的人,解救冤枉受苦的人。人家知道你是忠厚老实的长者,信赖你的人自然就会很多,所得的钱財也就充裕了。在近处,有国家法令的制裁;在远处,有地府的谴责,「冥责」就是地府的谴责。所以官吏在行事的时候,在做事的时候,要好好地去思虑,要好自为之。

我们看这一段里面,这一段我们做一个结论,这一段主要都是在讲公门中要怎么去修行。老法师对於这一段,老法师有个开示,老法师说,聪明人要有前后眼。老法师说,早年他跟李炳南老师在修学的时候,李炳南老师常常提醒他们,提醒净空法师他们,他说,聪明人要有前后眼,就是你眼睛看前面,也要看后面,叫前后眼。

李老师说,聪明的人要有前后眼,这是什么意思呢?前后眼就是你能看到古人,能看到未来,这叫前后眼。吸取古圣先贤的教诲、经验,认真修行,创造美好的將来,这个人才算是个聪明人。决定要相信因果报应,善人决定得善果,恶人决定得恶报,善恶果报丝毫不差,千万不要看错。恶人今天他享福,好像因果是假的。因为你看到恶人他没有行善,那他怎么会享福呢?所以你就认为因果是假的,这叫做恶人得善报。所以你就认为说因果是假的,没有因果存在。那个善人,那个人心地善良,可是他过得非常清苦,这好像是跟因果完全相违背。

老法师说,这是什么原因?这叫做恶人善报,善人恶报。老法师说,这是什么原因?因为我们只看眼前,我们只看到现在,没有看到过去。如果是说恶人善报,过去生这个恶人,他可能也有积善,今天他这个善的因缘成熟了,所以得到这个乐报。他现在所造的这个恶,將来一定会受恶报。那么善人得恶报,他过去生所造的恶,今天缘成熟了,所以他受恶报。

老法师说,因为我们只看到现前,我们只看到现在,没有看到过去。因为我们人有隔阴之迷,我们也没有看到未来,我们只有很狭窄的这一段,被我们看到了。这个人过去生中所修的大福报,在这一生所造的恶业很多,他现在享受的是过去生的福报,还没有享完,继续在享受,是这个意思,这一世所造的恶还没有报。我们这样明白了,这一世所造的业因来世报,因果它是通三世。这一世造善业没有得善果,但是他要能够坚持,再苦、再难,还是要积善、要修德。老法师说,好,他过去生中没有修福报,没有善行,没有福报,这一生得到的苦报。但是这一生行善,来生的福报好,善果在来世,一定要懂得。要不然,为什么这个世间有人富贵、有人贫贱?好像老天待人不平等。这个事情,实际上跟老天不相干,都是眾生自作自受,这个道理一定要懂。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明耿九畴。为两淮盐运司。廉名大著。尝坐水傍。一童子曰。水之清。 不如使君之清。天顺初。欲举廉介之仕。以风天下。召用为都御史。后为尚书。子裕。遵父教。世守清修。亦官太子太保。吏部尚书。】

我们看字句解说:

『耿九畴』,他是明朝河南人。他是明朝永乐年间的进士,担任给事中,给事中就是负责掌管规諫,侍从规諫,稽察六部的弊案、弊误。他耿九畴本身很有清望,他的操守很有名望,很有清望,就是他非常地清廉。后来正统年间,他出任『两淮盐运司』,这是「耿九畴」。

「两淮」就是指江苏省长江以北,淮河南北的大部分地区。

『盐运司』是盐运使,主要是產盐区,主要管產盐区的盐务的事情,叫做「盐运司」。

『著』就是很有名。

『童子』就是小孩子。

『使君』就是对人的尊称。

『天顺』就是明英宗他的年號。

『举』就推荐。

『廉介』就是清廉耿介。

『仕』就是引申为职位的意思。

『风』就是教化、宣告。

『都御史』就是专纠,专责纠弹,纠劾百司,辩明冤枉,提督各道,为天子耳目风纪之司,这是「都御史」。

『尚书』就是在隋唐的时候,中央首要机关分为三省,尚书省是其中一个。他的职权很重要,在六部尚书里面他掌政务。六部尚书,六个部里面等於国务大臣,以中国来说叫做国务大臣,这「尚书」。

『裕』就是耿裕,就是耿九畴的儿子,他跟他爸爸一样很清廉。

『清修』就是操守廉洁。

『太子太保』是专门照顾太子的身体,负责太子体育的官,这叫「太子太保」。

『吏部』就是以前官制的六部之一,他负责就是主选举祭祀,后来又改为选部,专责任免、考课、升降、调动,这叫「吏部」。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

明朝的耿九畴,他担任两淮的盐运司,他廉洁之名人人都知道。曾经坐在水边,有一个童子就说了,水很清澈,但它不如你的清廉。在明英宗天顺初年,皇上要推举廉洁的官员以宣告天下,所以就下詔任用他当都御史,后来又当了刑部尚书。他的儿子耿裕遵守父亲的教导,一生以清修为守,后来官当到太子太保,以及吏部尚书。

再来,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樊光。为交趾郡佐。在廨视事。忽风雷大作。光及男并犬。俱震死。妻於霆击之际。见一道士。撮置其身於別所。遂得免。人问其故。妻曰。曾有二人相讼。同繫狱。无理者。纳赂於光。光即出之。有理者。大被拷掠。抑令款服。所送饮食。光悉夺与男并犬食之。其囚饿將死。闻於狱內。披髮诉天。不数日间。遂有此事。】

我们看字句解说:

这个『交趾』是在,交趾郡是西汉那时候设置的,它的辖境相当於现在越南的北部地区,后来改成交趾郡,大概是今天越南的河內市,这是「交趾」。所以在越南北部,以前是属於中国的一个国土。

『郡佐』就是郡守的佐贰。

『廨』就是官舍、官署。

『视事』就是办事、办公。

『男』就是儿子。

『霆击』,「霆」就是迅雷霹雳。

『撮置其身於別所』,「撮」就是以三指取物,用三个手指头抓东西叫「撮」,抓取。

『繫狱』就是囚禁於牢狱。

再来,『光即出之』,「出」是释放。

『拷掠』,鞭打刑求,这叫「拷掠」。

『抑』就是冤屈。

『款服』就是伏罪、招罪,罪人自供实情而愿伏罪,这叫「款服」。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樊光在当交趾郡郡佐的时候,有一天在官署里办公,忽然雷雨大作,樊光跟他的儿子以及狗都被雷打死。他的太太在打雷的时候,看到一位道士打扮的神仙將她的身体移置到別的地方,才免於雷击。有人问,什么原因呢?他的太太就说了,她说,曾经有两个人来府打官司,一同都下狱。无理的那个人向樊光贿赂、行贿,樊光就把他释放了。有理的那个人被严刑拷打,並命令他自己招供,所送给他的食物全被樊光拿来给他儿子及狗吃。那个囚犯在快饿死的时候,有人看到他在牢狱內,披头散髮向上天诉苦。过不了几天就发生了这件事情,就樊光被雷打死,有吃到食物的那个狗也被打死,他的儿子也被打死,这叫共业。这一段里面给我们一个启示,就是业因果报丝毫不爽。

老法师说,我们杀害这些眾生,你看他,他不仅是拷打他,最后让他活活地饿死。事实上,也是樊光把他杀害的,把他杀死的。老法师说,我们杀害这些眾生,佛法里面告诉我们,这个源头,其实还不是佛法里面讲的,古老的印度婆罗门说六道轮迴,佛经上同意这样的说法,佛在《楞严经》里面讲,「人死为羊,羊死为人」。你把这只羊杀掉了,你吃了牠,羊死了投胎,牠又到人间来,牠做人了,牠做畜生的那个罪业受完了,牠又回来人道了。人杀害这一切眾生,死了以后就去变畜生,人死了就变成羊,这一生你吃牠,来生牠来吃你,冤冤相报,生生世世,没完没了,这个事情麻烦多了。

老法师说,这个事多麻烦,所以佛在经上告诉我们,对这些小动物,看到的时候要生怜悯心,牠为什么会投这种胎呢?过去在做人的时候,他造的罪业太重了,只是你现在看到这些小动物,你要去怜悯牠,比如说蟑螂啦,比如说老鼠啦,比如说猫啦、狗啦这些小动物,你要怜悯牠 …为什么投这种胎呢?因为老法师说,过去牠在做人的时候,他造的罪业太重,如果杀害生命太多,会得什么样的果报呢?这都是经上说的,像水上的蜉蝣,在水上走来走去的小虫,那个小虫的寿命很短,只有几个小时而已,死了以后又投胎,一天要生死好几次,不知道到哪一辈子你才还得完。你杀害多少眾生,你就要做多少番的生死,你才能够还得了债。这还不算还债,这只是消你的罪业,罪业消了以后还要还债。经上讲,你吃牠半斤,你还要还牠八两,还债,欠命的要还命,欠债的要还钱。你说多痛苦?迷惑顛倒,没有智慧,干这种傻事,这不能做。

老法师说,不幸遇到这些灾难来的时候,我们在灾难当中死去,没有罪。一个灾难来了,好人、恶人同归於尽。有人看到以后就不服气,那个人很好,他为什么受这种难呢?那个人是个坏人,应该的,他会有这种想法,他说,那个人是好人,他为什么也要死掉?那个人是坏人,他是应该要死的啊,一般人都会有这种想法。其实老法师说,这是感情用事,因为你不知道真相嘛,你不知道过去生的因果嘛。

真相是什么呢?老法师说,一起遭难它是共业,可是死了以后去的地方不一样,这叫別业。共业中有別业,有不共业。念佛的人,他在灾难当中,他过世了,他到极乐世界去,好事,不是坏事。不是学佛的人,一生行善积德的人,他在灾难当中死了,他升天。修的善福少一点,他又到人间来了,他又去投胎了,到人间生到富贵之家,比这一生一定要好,不是好事吗?造作恶业的人他到三恶道去,公平得很。老法师说,公平得很,看看,真看清楚了,看明白了,老法师说,你才真正相信业因果报丝毫不爽。

就像刚才我们看这个樊光,那个有理的没有送钱,他把他严刑拷打,又叫他招罪。最后人家送来的食物,他给他儿子跟狗吃,最后三个,他跟他儿子跟狗统统被雷打死。这叫因果报应丝毫不爽,吃人家半斤,还人家八两。他吃,连那个狗吃都要被打死,这叫吃人半斤,还人家八两。这个是这一段。

最后我们来报告净空老法师对於这一段「弃法受赂」的开示。老法师开示的第一段,第一个,老法师说,註解里面,从这一句开始,就从「弃法受赂」开始到「见杀加怒」,都是讲刑事上的事情。老法师说,法官判案,从刑法上来说,可是不守法,他接受贿赂,现在已经不只是这些办案的法官。老法师说,不是只有法官接受贿赂,它註解里面讲说,「凡衙役书吏,亦在其中」。「衙役书吏」就是里面办事人员,它不是专指刑官。

现在许许多多的国家地区,社会上的舞弊贿赂的事情已经是很平常了,甚至社会上大眾,也以为这是正常的,不足为奇。所谓有权、有势、有钱,有钱什么事情都好办。事虽然如此,你说你有钱,什么事情都好办。老法师说,事情虽然是这样说,所谓聪明人会钻法律的漏洞,我们也曾经听说,老法师说,法律是为什么人制的呢?为好人跟为守法的人制的,法律是为好人还有为守法的人制的。因为坏人或者奸巧的人,他会走旁门左道,他会想尽各种办法走法律漏洞。甚至有人说,法律是为愚人跟为笨的人来制定的。老法师说,殊不知因缘果报丝毫不爽。凡是故意犯法的人,明知故犯的人,扰乱社会,使人民无所依归,遇到事情不知道怎么办好,这种心態、行为,招感天怒人怨,眼前虽然得到一点小利,后来的果报不堪设想。

第二,老法师说,今天有几个人相信因果报应呢?真的,如果你要去问人家说,有几个人相信因果报应呢?有几个人相信有来世呢?虽然这些事情在科学里面也有许许多多的证明,连西方、外国都用先进的科技,来探测所谓的灵界的状况。最近这半个世纪来,成果也相当的卓著。多少人看了这些事实真相不能不信。虽然如是,一些作奸犯科的人还是不知道省悟,不知道回头,依旧看重眼前的利益。比如说拿枪隨便杀人,他不相信鬼神,他不相信地狱,他不相信轮迴,他不相信因缘果报。这个就是老法师这里讲的,一些作奸犯科之徒,他不知道省悟,不知道回头,只是为了眼前的这些一点利益,没有想到来日的果报。

像我们臺湾有一个姓吕的商人,到南非的约翰尼斯堡,因为他们都是进口鱼翅到臺湾来,鱼翅,跟另外一个商人姓高的发生衝突。这个姓吕的就招集了一些凶手开枪,把姓高的臺湾商人活活开枪把他射杀,然后再把他泼洒汽油把他烧死,烧死了变成就是一堆骨灰而已。他以为这样就没事了,就这里讲的,他没有想到来日的果报,他只重眼前的利益,就是为了鱼翅的衝突。鱼翅就是在一般吃荤的人,他们自认为是比较高档的这种食物。

结果这个姓吕的杀了人以后,在南非他有接受法律的制裁,但是判刑很短。后来就送回到臺湾来,臺湾的法律再给他追诉,又判了两年。判两年以后,他没有服完他就跑掉了,他又跑到南非去,改名换姓。改名换姓以后,他娶了一个中国籍的太太,生了一个女儿。这样总共,杀死那个姓高的臺湾商人,到他逃回去南非,总共十四年。有一天,他带著他太太跟小孩,到中国城去吃饭,一下车就被三个黑人从三个角落开枪,当场给他打死。打死以后,一个黑人走过来,还往他头部一看,死了没有,再补一枪。

这个只是什么?你看得到的是花报,他这样,《太上感应篇》里面讲说,「是易刀兵而相杀也」,就是你用刀杀人家,你也是被刀砍死。你用枪杀人家,你也是被人家用枪射杀死,这就「是易刀兵而相杀也」。「易」就是一样用这样来跟你回报,「是易刀兵而相杀也」,就是《太上感应篇》里面讲这样,「是易刀兵而相杀也」。你现在只看到他被杀死,是花报,那果报在地狱,他还要到地狱去受报。受完报以后,他將来离开以后,他因为造杀业嘛,若遇杀生者,则宿殃短命报。他到人间再来投胎,他地狱都受完了以后,再到人间来投胎,他还要多病短命,那叫余报。花报、果报、余报,就是这里讲的,他没有想到来日的果报。老法师说,这是麻木不仁,我们要觉悟,我们要明瞭。

第三,老法师说,释迦牟尼佛说法,所谓三转法轮,也就是说用三种不同的方式来教诫眾生。第一个,叫示转。示转、劝转、证转,叫三转法轮。示转就是指示你、提示你,你上根利智的人,佛一提示你就明白了,佛一讲因缘果报你就相信了,这叫上根利智的人,他就通达了,他就开悟了,他就觉悟了。根性次一等的人,还不能够觉悟,佛就用明显劝导的方法,像我们在经上常常看到释迦牟尼佛,世尊叫著当机者的名字,须菩提、舍利弗,这个叫做当机者的名字,叫著名字给你讲,这是劝转。聪明的,聪明人不必叫名字,佛说话,或者是一个动作、一个举动,他马上就明白了。

第四,老法师说,种善因得善果,造作恶业必定有恶报,果报太快了,太明显了。所以我们常常劝勉同学们,老法师说,他常常劝勉同学们,做好事也要守法,不能说做好事我就可以违法。违法是一种非常不得已,而且那是高度的智慧,我们要有智慧,要学菩萨的权巧方便,往往后面惹了大祸,所谓欲速则不达。就是你做善事,但是你没有按照法律规定来做,老法师讲的意思是这样,最后惹了大麻烦,叫欲速则不达。真正有高度智慧的,通权达变,他知道会遇到什么问题,问题如何去化解,他都能够很清楚、很明白。你做了,问题来了以后,手忙脚乱,没有能力化解,这是决定的错误。你可能是做善事,但是你做到后来,產生一大堆问题,你没有能力来化解。老法师说,这就是什么?你没有智慧,你不能够通权达变。所以老法师说,一般同学听说这个事情,做这个事情功德很大,赶快去做,急功好利,心不清净,这种好事,说老实话,不如无事。为什么?因为这种好事修福,果报是人天有漏福报,你一定会得到这个福报,但是你得福报以后,你想想看,你得福报以后,看你能不能不造业?

那么今天「弃法受赂」,我们就讲到这里。若有讲得不妥之处,请各位同修大德批评指教。阿弥陀佛。


文字稿来源:因果教育弘化网


感恩您的阅读!如果你觉得文章还不错,就请发送给朋友或者转发到朋友圈。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喜欢就请关注我们吧~https://www.guoloujiang.com/30343.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