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搜一搜

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老师主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180集)

●因果者,圣人治天下,佛度众生之大权也。若约佛法论,从凡夫地,乃至佛果,所有诸法,皆不出因果之外。——印光大师。


《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一八O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6/04/23 臺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180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们研討《太上感应篇汇编》第六十一句,【射飞逐走,发蛰惊棲,填穴覆巢,伤胎破卵。】请各位同学翻开课本五百六十三页第二段,我们看经文:

【白龟年。得异书。能辨九天禽言。九地兽语。一日与潞州太守坐。適驱羊过庭下。中一羊。鞭不肯行。且悲呜。守曰。羊何说乎。白曰。羊言腹中有羔。俟產讫。甘就死。守乃留羊不杀。果生二羔。】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白龟年』,在《中国神话人物辞典》里面有记载这个人,「白龟年」是能够解鸟兽语言的神仙。在宋曾慥,《类说·卷五二》引《翰府名谈》记载。白龟年到了嵩山,有一个人对他说,李翰林相召,白龟年进去后,看到召他之人穿著宽大的衣服,面色润泽,头髮秀美,对他说,我是唐朝李白。李白当过官嘛,所以叫李翰林。李白就对白龟年说了,祂说,你的祖先是白居易,虽然不同个年代,但却也同样都是唐朝的人。

后来李白就拿出一卷书送给白龟年,祂说,熟读此书,可以辨识九天鸟语,大地兽言。就是你熟读这本书,你可以辨识九天的鸟说的话,还有大地动物讲的话,再好好修行就可以成仙了。后来白龟年游歷潞州,潞州的太守知道他有异术,就是他有这种的,我们现在讲就是特异功能,他有这种特异功能。我们在国內,中国大陆,也听说有很多特异功能的人,他们会知道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太守,潞州的太守知道他有异术,很特別的这种能力,所以就召他前来询问。刚好院子里面有两只鸟雀,鸟雀就啾啾地叫著飞过去了。太守就问了,牠们在说什么?我们知道,我们安息国的太子,到中国来出家的,两次还命债的安世高大师,他也通鸟语。有一次安世高大师跟他的同修,同参,在经行的时候,刚好有一群鸟飞过去。那就有人问安世高大师说,牠们在说什么?牠们说,等一下,就有人会送饭过来。

那这里太守就问白龟年了,刚好他院子里面有两只鸟雀,啾啾啾地在那边叫著飞过去。太守就问啦,牠们在说什么呢?白龟年就回答说,他说,城西有一个白姓之家的粮仓中,有穀子晒在地下,牠就招呼牠的同伴一起去吃,大概有一只鸟雀先发现。太守就派人去查验,果然真的是城西的这户白姓人家,粮仓的穀子晒在地下,他没有错。然后太守又看到马棚中的马,昂首而嘶叫,他就问白龟年说,这又是说什么呢?白龟年回答说,这个马说,马槽里面的料太热了,不能吃,马槽里面这个饲料太热了,不能吃。

当时因为快到清明节,太守手下的人驱赶二十多头的羊,准备要杀掉用来祭祀。就报告说,就跟太守报告了,说有一只羊硬是不走,用鞭子抽打,羊就大声哀叫。太守正好就问白龟年了,说诶,那只羊不走,可有什么解释呢?白龟年就回答说了,羊说牠腹中的羔羊,羊羔就是小羊,快要生下来了,等到生下羔羊,羊羔,等生下羊羔之后,愿意去死。於是太守就把这一只羊留下来。一个月以后,一个多月以后,果然这只羊產下了羊羔,就是小羊,这里讲说是两只。

白龟年虽然他置身尘世之外,但常常有人见到他,就表示说他已经成仙了。他已经成仙了以后,还是有人看到他。这个是指白龟年他的灵异故事,现在讲叫灵异故事。

『异书』就是很珍贵、罕见的书籍,叫「异书」。

再来『九天禽言』,「九天」就是天的中央跟八方,这叫「九天」。在《吕氏春秋·有始》篇里面提到,「天有九野」,野外的野。「中央曰钧天,东方曰苍天,东北曰变天,北方曰玄天,西北曰幽天,西方曰顥天」,西南边曰朱天,「南方曰炎天,东南方曰阳天」。这个是「九天」的意思,这个「九天」,各位参考就可以了。

再来「禽言」就是鸟类的语言。

『九地』,这个也是阴阳家讲的,历数里面有九地之数。

『潞州』在今天的山西省,大概是在今天的山西长治市以及武乡,这一带有几个城市跟县。

羊羔,『羔』就是小羊。

『俟』就是等待。

『讫』就是完毕。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有一位白龟年,得到一本异书,从书中学会听懂天地之间的各种鸟兽的语言。有一天跟潞州太守坐在一起聊天、谈天,刚好有赶羊的人经过庭下。刚才讲是说清明节要宰羊,那这里讲说,刚好有赶羊的人经过庭下。其中有一只羊,任人鞭打也不肯走,而且发出悲惨的叫声。太守就问他啦,他说,这只羊说什么呢?白龟年回答说,这羊说,牠腹中有小羔羊,等到生產后甘愿受死。太守就留下这只羊不杀牠,后来果然这只羊產下了两只小羔羊。这个是羊本身也有灵性,佛在《楞严经》里面讲,「人死为羊,羊死为人」。

我们再来看下面这一段:

【文立。业烹屠。尝杀一鹿。鹿跪而泣。以为不祥。鹿怀一麑。寻当產育。就庖哀切。同被刳割。后患奇疾。毛落皮烂。乃深起悔心。倾家买地。造小庄严寺。病乃愈。修行终其身。夫刳胎杀夭。罪之至大。然有改过法焉。请观此案。】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文立』,他是梁朝人。这一段的故事就是讲「文立」的故事,他本身是一个屠夫。在《法苑珠林》里面卷六十四,讲他的名字叫「邹文立」。它这里讲「文立」,「邹文立」。

再来『业』就是他依什么为业,就是从事於什么工作。

『麑』就是幼鹿。

『寻』就是不久。

『庖』是厨房。

『刳割』就是剖杀切割。

『倾家』就是拿出全部的家產。

『小庄严寺』是在梁朝的时候建的,在当时盖的地点,就是在今天的江苏省南京市,以前叫做建业。本来是晋朝零陵王的庙地,在天监六年,就是梁武帝他的年號,道度禪师他起造,就是邹文立,文立所捐的地。

道度禪师在《法苑珠林·卷九十六》里面有记载,当时梁武帝在的时候,有一位禪师叫道度禪师,他的戒行非常地清净淳直,而且非常深入摩訶衍。摩訶衍就是大乘经典,通达大乘经典。梁武帝非常地尊敬他,尊称他叫四果禪师。四果就是阿罗汉,他阿罗汉是破见思惑,证我空真如,证得无生,所以阿罗汉可以接受供养。所以当时梁武帝就尊称道度禪师是四果禪师。在有一天的夜里二更的时候,寺里面有杂色的光映一个房间,到五更的时候,听到山顶上火声震裂。就有人惊走去看,看到道度禪师合掌在火中,等於说捨报要往生了。当时春秋六十有六,就是六十六岁。当时的刺史武陵王,乃派人来为禪师建塔,这个是小庄严寺的道度禪师,他有修有证。

再来『刳胎杀夭』就是挖开母胎,残害幼体,凶残不义。確实是有人这样做。听说有人甚至被杀,他那个肾都被割走了,他的器官都被割走了。可以移植的,比如说肾啦、肝啦,都被人家挖走、挖空了。是真有这样的一个,听说有这样的一个丧天害理,凶残不义的行为,確实好像有听说过。因为这肾跟肝可以拿去卖,有些人需要这种换肝啦、换肾。那有些人为了贪財,贪图钱財,不惜杀生害命,也可以讲说叫「刳胎杀夭」,那是非常残忍的行为。尤其是杀害母胎,残害幼体。

最近末学就是有一个,也是学佛的朋友,是一位菩萨。他最近就是因为动了一个手术,要做一个手术,这个手术算是不小的手术。他要去做手术前的当天有跟我联络,我当时就马上问,我们平常都在护持的,臺湾臺南的观音的家护生园区,是专门有些动物要被宰杀的时候,都会把牠买下来,放在观音的家护生园区来保护。前一阵子,在去年年底十二月中的时候,末学救了大概十五只的乳牛。就是臺湾省农委会,平常在他们的牧场有养了一些乳牛,这些乳牛平常就是生產牛奶,来卖给民眾来喝。

那么这些乳牛,因为已经到一定的年纪了,不能够再產乳了。所以臺湾省农委会就公告,要把牠们拍卖,要宰杀。因为是臺湾省农委会的牧场所畜养的,所以牠们这些乳牛,不论是体型或是肉质都是非常地,还非常地良好,所以牛肉商一定会想办法去把牠买下来。当时末学就发愿要把这十五只母牛,这些乳牛全部救下来,不惜一切代价。我还教护生园区的负责人,那个负责人,我教他怎么样去填那个標单,可以买下来。因为这是公开招標的,他给你出高价就可以把牠买走。后来我教护生园区的负责人怎么样填標单以后,果然標到了。这个影片在我们的网站都有公布,现在都在护生园区安享晚年了。

那刚好,我刚才讲说,我这位莲友他刚好要动手术。我当天就问这个护生园区,有没有要救的动物?正好他那一天早上,要准备去买一批,大概五只,就是这里讲的,五只的母鹿,还有七只的也是鹿,也有公的跟母的。那其中这五只母鹿,牠肚子里面就有小鹿,小鹿在这地方称叫什么?叫「麑」。所以羊还没有出生以前叫羊羔,小羊羔,小羔羊。那鹿还没有长大以前,在怀里面叫「麑」。

我问护生园区说,买这要干什么呢?他说,就是有人要把母鹿把牠杀死,然后就把牠怀中的那个小鹿,把牠挖出来,就是这里讲的「刳胎杀夭」。我就问护生园区说,他要那个小鹿干什么呢?他说,要提炼一种,因为鹿茸本身可以做药嘛,可以做一些补药嘛。那么这个小鹿,他也是要把牠提炼,变成一种中药,很名贵的,人要进补的一种中药。这是非常残忍的,这叫这里讲的剖挖母胎,残害幼体。后来当然就全部被我救下来了,我也看到照片,確实是怀孕的母鹿。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从前有位叫文立的人,以屠杀烹煮畜生为业,曾经要杀一头鹿,该鹿跪下来哭泣以表示求情。这蠢动含灵皆有佛性,每一种动物都有灵性,你说甚至小到一只蚂蚁、一只苍蝇乃至一只蚊子,牠都有佛性,都有灵性,这是佛说的。佛陀在菩提树下证果的时候,讲一句法语,就「奇哉,奇哉,一切眾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只因妄想执著而不能证得」。佛陀並没有说,一切人皆有如来智慧德相,他说一切眾生,一切眾生就含六道眾生跟蠢动含灵。

我们也看过前一阵子,香港的一个新闻报导。香港一家屠宰场里面,长期累月都在杀牛的一个屠宰场。有一天就杀到一只灵性非常高的一只牛,牠们都有灵性,但是有些牛里面,牠受报时间已经到了,可能牠要墮畜生道,可能要被宰杀好几次,好几世,牠每被杀一次就是受一次报。杀生的重业就是怎么样呢?你看得到,比如说,你现在杀人或是杀动物,你杀人来讲的话你会得到花报,花报就是你现在,法律给你判死刑。可是你要晓得这个花报判死刑,服完以后,它不是这样就结束了呢,人不是一死百了,是没完没了,不是只有一生一世而已。

老法师说,你这个花报受完以后,你还有来世的果报啊,你死后要去哪里啊?你死后你要去阴间啊,要去地狱道受报啊,你还要去受果报啊,那果报在地狱。果报受完以后呢?你还要,你如果有命债,有欠人家一条命,你去地狱受完报以后,你出来还要什么?还要短命多病。那你再出来,假如你都受完地狱的苦报以后,你出来以后,你有机会当人好了,你还是要短命多病。你短命多病以后,你还有余报,你生生世世你还要受这个余报的苦。

就像目犍连尊者,是佛陀的弟子里面,十大弟子里面神通第一。可是目犍连尊者有一世,他在当人,跟我们一样也是迷惑顛倒。所以这些圣人都示现给你看,都表法给你看,他也是从凡夫修成佛。像文殊师利菩萨,以前在因地的时候,在当人的时候,他是一个女身,她也曾经墮过胎,她的名字叫顛倒。那他现在的名字,现在的法名叫智慧,那智慧跟顛倒,两个刚好是顛倒过来。目犍连尊者在那一世的时候,跟我们一样当凡夫。所以你要知道,你都可以成佛,这些圣人都示现给你看,佛陀讲的三藏十二部,就是教你成佛。如果你做不到,佛陀不说,佛陀在经典上所讲的,都是你做得到的。

结果目犍连尊者,跟现在的世间人一样,听老婆的话。他的太太不喜欢供养孝顺公公、婆婆,就给目犍连讲耳边话。目犍连尊者耳根软,就听他太太的话。目犍连就生一个什么恶念呢?想杀死他的父母,然后呢?就有一天,因为他母亲看不到嘛,他母亲眼睛瞎了嘛。他就带她到山上去以后,他拿一个棍子,假装说遇到盗贼,盗贼,盗贼,他就喊盗贼来了,盗贼来了。他妈妈看不到啊,喊盗贼来以后,他就开始用乱棒打死他妈妈,他妈妈第一句话讲什么你知道吗?他妈妈第一句话不是讲救命,不是啊,她说,儿子你快逃,儿子你快逃啊。母亲再怎么样,第一个念头都是想到儿子。

你注意看很多火灾、空难的,掉下来,烧死的。臺湾的地震也是一样。最近这一次,过年,在臺南那个维冠大楼地震,那个母亲把小孩抱在怀里被地震这样压死。每一个母亲都有这个本分、都有这个天赋,这是性德,佛法上讲叫「法尔如是」,就是自然的道理。所以孝就是性德,所以叫中华文化的根,敬是中华文化的本。孝敬是性德,什么叫性德?你本来具有的德行叫性德。不是说因为你学佛才变成有这个性德,不是。你学佛只是把它恢復而已,你学圣贤教育,只是把这个性德,把这个德行恢復而已。

所以学佛是断恶修善、转迷为悟、转凡成圣。所以佛法它是非常科学的,非常超越哲学的,你可以做得到的。把一个人从凡夫变成圣人,確实是可以做得到的,佛陀亲自示范给你看。他从兜率內院,乘六牙白象到人间来投胎,去当净饭王的儿子、太子,悉达多太子,后来出家修行,在山中六年悟道,菩提树下证果,成为一代的伟人,释迦牟尼佛。释迦就是能仁,牟尼就是寂默、清净。他的名字,他的法名里面,代表清净慈悲,表示每一个人都有这个清净慈悲的性德。清净就是我们的智慧,慈悲就是我们的德行。

所以目犍连尊者他的妈妈听到乱棒的时候,她不知道她的儿子打她,因为她看不到。她说,儿子快逃。当下目犍连尊者天良发现,良心发现,跪下去跟母亲懺悔,他母亲当然是原谅他了。可是目犍连因为出这个恶念,才这么一个小小的恶念,想害死他的母亲,他生生世世都被人家乱棒打死,这么可怕。

这是净空老法师今年清明节,四月一日在香港佛陀教育协会所举办的清明祭祖,师父的开示,因果报应,因果教育有五个法则。第一个,因果不同时。因跟果是一段期间的,不可能现在马上种下去,马上就开花结果。就像你种水果一样,你种下去,不可能马上就有水果可以吃。你现在种稻穀,现在不可能马上长出稻穗出来,可以收割,它也要经过一段期间,时节因缘,还要阳光,还要空气,还有水分,还要施肥,还要灌溉。你行善造恶也是一样,不是马上就看到恶报,不是马上看到乐报,它要经过一段时间。

第二个,因果通三世。三世里面有过去、现在、未来。现在马上做,马上报。如果你做得很重的话,欸,不是只有做恶,行善也是一样,你做得多跟重,马上果报就出来了,现报,这叫这一世的。这一世现在做,下一世才报,这叫生报。这一世做,好几世才报,那叫后报。还有老和尚特別讲,第四个,叫不定报。不晓得什么时间才会出现那个缘,才会报,叫不定报。四种,叫因果通三世。

第三个,就是我们现在讲的,目犍连尊者起这个恶念,叫因小果大,你才起一个小小的念头,果报这么大。就像目犍连尊者要害死他妈妈,累世他都被乱棒打死,到这一世证果了。你们晓不晓得目犍连菩萨,他是目犍连尊者,他是神通第一的,他什么都知道,但是他最后怎么样?被外道把他打死,他被外道把他打死,在印度。所以他因为过去生造这个因,恶因,所以他有时候,他就在修行的过程里面,会干扰到他的定功,让他的禪定不能现前。禪定不能现前,他就不能见到一些过去、现在、未来,要见到过去、现在、未来,就是要禪定。

禪定是什么?跟我们作梦一样,差別在哪里?差別在禪定,你如果在作梦你会想东想西的,所以我们的心事实上是没有休息,晚上在作梦也是妄想分別执著,在哪里?在你的阿赖耶识里面。你身体好像在休息,好像是不省人事,对不对?事实上你还在作梦,那表示什么?你的心还在继续运作,还在起心动念。所以目犍连尊者到这一世,成就在佛陀的座下是神通第一,他到最后也是被外道打死,这果报这么可怕,他只不过是那一世,他想害死他母亲而已,到这一世他还是被外道打死。实在是,因果这种事情,实在是很麻烦的事情,你知道就不敢做了。

老和尚说,懂得伦理道德,你只是羞於去做坏事,羞就是羞愧。但是老和尚说,遇到高名厚利,给你很好的名位好了,给你很好的位子,当什么长啦,给你很多钱啦,你全部都迷惑顛倒,什么都干得出来,为了去夺那个位子,为了夺那笔钱,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都可以做得出来,为什么?因为你是凡夫,你没有禪定功夫,你毛病习气一大堆,你不能够把持自己,不造业都很困难,一定造业,那造业一定要受果报。

所以老法师常常在强调伦理、道德、因果,这是扎根的工作。懂得伦理道德,他只是羞愧去做坏事,但是懂得因果教育跟因果报应,他不敢做坏事,为什么?他可以不怕法律,他可以不怕公检法,他可以不怕法官、检察官、警察,在中国大陆叫公安,但是他没有不怕鬼神的啦。

像佛陀他也示现给你看,他们释迦族被灭掉,被琉璃太子灭掉,佛陀要救三次都救不来,在路上等琉璃太子,挡他的军队,挡三次都没有挡成功。虽然琉璃太子不喜欢佛陀,但是佛陀是成就的一个圣人,也是必须要尊敬的。到第四次,琉璃太子的部队他就不走那条路,他走另外一条路去,把释迦族全部灭掉。弟子就问佛陀说,为什么你成佛了,为什么你不能救你的家族?这个道理跟我们现在讲的一样,欸,你学佛吃素,为什么你还得病呢?你为什么不能救你家庭的小孩呢?你的太太呢?各人业各人了,各人吃各人饱,这没有办法,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分飞,各人保护自己,各人飞自己的。

所以佛陀就跟他的弟子讲说,在无量劫以前,他们的释迦族是一个渔村的渔民。而今天琉璃太子跟这些他的部队,就是那一世被那个渔村的渔民捕光的整个池里面的这些鱼王跟这些小鱼,跟这些虾啦螃蟹。因为有因、有缘,有因,它一定有缘,然后有果,果报就现前,那这些缘是什么?我讲过好几次了,就是琉璃太子的妈妈是茉莉夫人,茉莉夫人是佛陀最,可以讲说佛陀最听话的一个弟子、居士。因为她是出生在奴婢的家里面的一个小孩,她去帮人家看茉莉花园。

琉璃太子的爸爸波斯匿王是佛陀的护法,要去打猎,看到茉莉夫人,一见倾心,我们讲说一见钟情,问她说,妳是哪里的人?她说,我是释迦族某某亲王的婢女,她讲得比较小声,听成某某亲王的女儿。印度当时有种族的歧视,有四种种姓的,他们是不通婚的,婆罗门、剎帝利、吠舍、首陀罗,她婢女是等於首陀罗嘛,是贱民之子。结果当时因为琉璃太子到他的外公家去玩,印度当时纪念佛陀,盖一个佛陀纪念馆,他只是踩进去而已,就被管理员跟他讲说,你是婢女之子所生出来的小孩,你是贱民,你不能踩这个圣地。他当时跟旁边的童男童女讲说,你跟我一天提醒三次,这个仇一定要报仇。这就是缘,都有因果的啊,报恩、报怨、討债、还债,因果实在是错综复杂,这是因小果大。

佛陀就说,因为那一世我没有吃鱼,我只有在鱼王的头部敲三下,我到现在想这个事情,我头还要痛三次。那佛陀他,你们知道佛陀他在这一世的时候,他跟阿难尊者出去行脚的时候,他也会腰痛啊,佛陀的背部会腰痛啊。老法师这一次在开示里面特別提到,佛陀曾经有一世跟人家在摔跤,他好几世以前,他也是跟我们一样在做人的时候,在比武、在摔跤。结果佛陀在那一世把那个人的腰折断掉,就起了这个恶念,把那个人腰折断以后,到这一世佛陀成佛,这个因果还是不空,佛陀腰就痛,叫因小果大。

第四个,善恶不能相抵。你行善归行善的,你造恶归造恶的,善恶是不能相抵的。第五个,因果不空。这个老法师讲的因果教育的五个原则。

所以刚才提到说,香港那个电视臺报导出来说,那个屠宰场的杀牛的要杀那一只牛,那一只牛跟这里讲的一样,跪下来哭啊。牛会流眼泪啊,跟人一样啊,牠知道牠要死啦。这一只牛特別有灵性,牠也许是最后一世啦,最后一世当牛,牠就要当人啦,牠已经受报完毕了,所以牠的灵性特別敏感,牠知道牠自己要死了。所以牠就跪下来,跟那个屠宰场的屠夫流眼泪求情。那个屠夫一看,他真的也惊嚇到,说杀了这么多牛,从来没看过一只牛会这样跪下来,会流眼泪的,刀杀不下去了。后来就跟几个现场,他们屠宰场的工人,大家集资,乾脆跟老板讲说,这只牛不要杀啦,把牠放生啦,还算是有一点点良心,有一点点慈悲心。这一点慈悲心就可以种下他的善根了,也希望他能够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就跟这里一样,这个鹿跪下来哭泣,以示求情,文立就觉得很不吉祥,以为不吉祥之兆。当时这个母鹿身中怀有小鹿,不久就要生產了,该母鹿又到厨房悲切的哀求,「就庖」就是到厨房了。但文立仍然將这个母子,就是这一头鹿把牠一併宰杀,宰杀以后,他得了一个奇怪的疾病,后来罹患一个奇怪的疾病。

所以莲池大师说的,莲池大师我们以后就会提到他,这一篇里面就会提到他。末学非常仰慕莲池大师,我从学佛到现在,就每一次看到莲池大师的文章,我就喜欢。莲池大师他就特別强调放生,末学也带了一个放生会,莲池放生会。我的名字叫莲池放生会,我自己取的,刚好他是莲池大师,我自己也觉得我跟莲池大师特別有缘,可能在那一世我曾经听过他开示。他在浙江杭州那一带,我们叫《云棲法汇》,就是莲池大师的文集,他所写的这些,这个佛书,叫《云棲法汇》,他有全套的《云棲法汇》,比如说《竹窗隨笔》。我也很喜欢看《竹窗隨笔》,我都看过了。

所以我在中国大陆的法缘也很奇怪,我跟浙江特別有缘,现在很多莲友里面,我浙江人认识很多,跟浙江感觉就是特別有缘,我说不上来,很有缘。还有江苏,江苏我是还没有去过,但是浙江我是去过,感觉很有缘。我在去年八月有到浙江温州,还有乐清党校讲座演讲,在温州讲两场,在乐清党校讲一场。

所以他就得了一个很奇怪的病,毛髮脱落,皮肤溃烂。於是他內心深感懺悔,就將家產全部卖掉以后,买了一块地,建造一所小庄严寺。这还算是文立有善根,他懂得懺悔,懂得怎么样?捨宅为寺,买土地盖佛寺,他的疾病才痊癒,病才好。因为盖佛寺可以度很多人,而且他是请道度禪师来主持。道度禪师我们刚才讲过,他是有修有证的。他疾病才痊癒,於是终身修行。所以对於那种杀母胎,残害幼儿,罪恶最大的,但仍然有改过的方法,从本案可以知道。

所以懺悔法门是佛陀的八万四千法门最好的法门,所有东西都可以救,只要你能懺悔,真心懺悔。当然懺悔有两种啦,一个事懺跟理懺。「往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瞋痴,从身语意之所生,今对佛前求懺悔」,这是事相上的懺悔。另外一种叫理懺,「罪从心起將心懺,心若灭时罪亦亡,心亡罪灭两俱空,是则名为真懺悔」。你要把做坏事的心要把它断掉,你为什么会罪呢?为什么有罪呢?因为你有妄想、分別、执著,你有妄念,你有贪瞋痴慢疑,你有这些恶念,一起来以后就去做坏事。

弥勒菩萨讲,一弹指有三十二亿百千念,念念成形,形皆有识,弥勒菩萨讲这么微细,弥勒菩萨是唯识学里面的祖师。三十二亿百千念,一弹指而已,这样而已,百千多少?百千就是十万,一百乘一千嘛,十万。三十二亿呢?三十二亿百千念,就三十二亿再乘以十万,三百二十兆。老法师说,动作快一点的,一秒钟有七个弹指,七个弹指这样可以弹七次,三百二十兆再乘以七,两千两百多兆的念头,你怎么看得到呢?三百二十兆再乘以七,等於两千两百多兆,两千两百四十兆,你怎么看得到你的念头呢?

除非怎么样?除非你成佛,除非你证果,你破根本无明,你分证法身,你成为法身佛你就可以见到了,为什么?因为他不起心、不动念,只要法身大士都可以做到这个境界,不起心、不动念,叫念不退,念念流入娑婆若海,就是功德性海。等到四十一品无明破尽了,入妙觉位,成究竟佛,常住常寂光净土,就究竟佛了。除非你证法身大士,否则老法师讲,十法界里面六道四圣。六道是六道凡夫,四圣是声闻、缘觉、菩萨、佛,那个佛不是天臺里面讲的圆教佛,那是三界外的。三界內的,还有藏教佛跟通教佛,他是没有破根本无明的,除非你到这个境界。所以都有改过的方法,「罪从心起將心懺」,你把妄想断尽了,就是把无明破了,这就是「罪从心起將心懺」,你至少要把烦恼伏住,我们念佛人叫功夫成片。

所以六祖大师说,「心地无非自性戒」,就是「罪从心起將心懺」,那自性戒就出来了。「心地无非」,就是没有妄想了,「心地无非自性戒」,那就是没有妄想了。如果你没有妄想的时候,「罪从心起將心懺,心若灭时罪亦亡」,你如果真的把妄想断掉了,你的罪也消了。但是罪也消了以后,刚才讲因果不同时,因果不空,对不对?要不要去受报?要受报,但是因为他已经证得无我了,他破我执、法执了,所以他受报是欢喜受,因为他瞭解自性没有生死。「罪从心起將心懺,心若灭时罪亦亡」,因为你不会再造业了。

「心亡罪灭两俱空」,你的妄想断掉了,罪也消掉了,这样才完全跟空性相应,才是「心亡罪灭两俱空」,就是你才能跟清净心相应。「两俱空」就是跟清净心相应,我们一般讲空性相应,那个空性可能他有些人听不懂,就是跟清净心相应,就是跟菩提相应。「是则名为真懺悔」,你跟清净心相应的时候,才是真正的懺悔。所以为什么经典上讲懺悔即清净?就这个道理,那是真正的懺悔,懺悔过去的业障,悔將来不再造作,那是真懺悔,他不会再做了,孔子讲不贰过,你不会再犯第二次错误。

所以这里我们就来提这个重点,就是不懺除业障,果报逃不掉。刚才看到这个文立,他也不是逃掉了,他是有重罪轻受,他后来病好了,这个奇怪的病就好了。毛脱落,皮肤溃烂,各位,这个一定要身歷其境才知道那个痛苦。我因为孝顺,我妈妈往生的时候,妈妈是一个瘖哑人,我要想尽一切办法,一定要帮助妈妈,一定要送到西方。是在二OO三年SARS来的时候,那是二OO三年五月,SARS来的时候,风声鹤唳,人心惶惶。

当时母亲被关进去臺大医院重症病房,那是SARS的重症病房。我不惜一切的代价进去看妈妈,穿了隔离衣、隔离袜、隔离手套。可以讲母亲那时候是在寒冰地狱,因为那是温度非常低的,零下三、四十度的这种地方,病房。后来当然母亲也被关进去臺大的SARS病房。后来阿弥陀佛慈悲,特別让母亲往生两次。她六月二十一日被关进去SARS病房,七月二十一日被插管,八月二十一日捨报,都是二十一、二十一、二十一,真的也很奇怪。六月二十一日被关进去SARS病房,臺大,七月二十一日在署立医院被插管,八月二十一日捨报,插管一个月,重罪轻受。欸,瘖哑人不是那么简单的罪业喔,《地藏经》里面讲,「若遇毁谤三宝者」,盲聋瘖哑报。

但是我最后求阿弥陀佛跟地藏菩萨,给我妈妈一口气回家,从新庄的署立医院到我家,臺北市的景美,开车要三十分钟。阿弥陀佛满我的愿,妈妈真的最后一口气,回到家才断气,才捨报。所以当妈妈,母亲在臺北市第二殯仪馆火化的时候,烧出一个骨头观音。我在《圆满临终关怀》这本书里面特別提到,「我如何助念母亲往生」里面,重罪轻报里面有提到,怎么助念母亲往生,这里面有提到这一段故事。

当时那个葬仪公司的人跟我讲说,哎呀,黄居士,恭喜你啊,你妈妈烧出一个骨头观音,就放在我的手掌心。我从此,大概是连续五年,二OO三到二OO八,我的两个手就好像烂掉一样,痒得不得了,以前都没有。从二OO三到二OO八,五年,痒哪里不是,一方面是痒这边,也痒这边手掌心,是痒指头跟指头中间这个地方,痒得不得了。那就刮痧,刮痧以后就会有水泡,水泡再把它戳破,戳破再流出那个汁出来,那个脓汁出来。好了以后又再继续刮痧,折磨五年。

那时候我还是继续在佛陀教育基金会讲经,我一点都没有恐惧也没有退转,我也没有害怕。当然別人都不知道,因为我手放在下面,人家也不知道我手这么痒,这么难过,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苦不堪言。所以业报现前的时候,確实苦不堪言,要忍一切苦、忍一切痛,这个叫自作自受,因果的原理,因果不空,「假使百千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逢时,果报还自受」。

果清律师在北斋,就是臺北有一个北斋在桃园,懺公,懺云老法师的道场,叫北部斋戒学会。在我们桃园,臺湾省桃园,是懺公的道场,懺云老法师的道场,叫北斋。果清律师在那边传戒,还有慧天老法师,还有圆寂的道海律师,在那边传戒。我带领香积团队一百多人,所谓香积团队是包括香积、洗菜、切菜、包便当,还有行堂全部包,一百多人,七天,因为五戒跟菩萨戒是七天。那时候主办方是財团法人僧伽医护基金会,董事长是道海律师,执行长是会宗法师,他懂得中医,本身是博士。会宗法师最近也生病了,他也是业报现前,现在正在调养,我也鼓励他念佛。

那时候会宗法师就告诉我了,因为我晚上一定要回到家里面,我不能够睡在那个地方,因为痒得不得了,会受不了。我一定要刮痧然后再把它戳破,然后让那个脓汁流出来,所以我一定做完。因为那个是七天的戒会,都是持午,就是不用吃,不药食,就不做晚餐。结果会宗法师就告诉我了,他说,黄警官,我教你,你就用米酒倒下去,然后再加水,然后用热火烧滚,滚了很烫以后,热热的时候,你就像练铁砂掌一样,两个手就下去。他教我两个手烫那个热水,那个滚烫的热水,里面有加米酒那个热水,我也试过啊,后来没有用啊,烫一下,等一下又来啦。

这是什么意思?烫得了皮肤,烫不了业力。那个业力跟你的心一样,无形无相,在哪里?在你的阿赖耶识里面,你找它找不到,但是痛得让你哇哇叫,让你受不了,那就是业。佛陀跟我们讲,罪业如果有体相,虚空不能容受。平常你看癌症病人,在那边呼爹叫娘的,痛得不得了,一句佛號都念不出来,等他死的时候,躺在那边的时候,谁在喊痛?那痛到哪去了呢?刚才不是活的时候,不是痛到呼爹叫娘吗?现在死掉了,那会叫痛的那个人,到哪去了呢?隨业去受报了,会喊痛是那个我贪、我爱、我瞋、我痴的我执啊,是那个灵魂在喊痛啊,那个执著在喊痛,那个坚固的我执在贪生怕死。

学佛就是转识成智,修到后来我执破了,身见破了,这个身心世界可以捨下去了,就像刘素云居士一样,她死都不怕,她还怕什么?她最后,老和尚说她开悟了。老和尚说,她不见得大彻大悟,但是她已经开悟了。因为她连死都不怕,她得到红斑性狼疮,一般得到红斑性狼疮都会死掉,刘素云没有死,到现在还在讲经说法。

所以这个痛苦我自己身歷其境,我自己晓得。后来五年到了以后,有一天要好的前一天晚上,我作了一个梦。臺北市这些比较有名的皮肤科医生我都看过了,没有用。后来要到病好的前大概一天,我作了一个梦,我知道,梦醒来我就知道我病会好。我就到基隆署立医院,因为那个院长我认识,基隆署立医院。他看,跟我看一看说,啊,这个简单啊,我开一帖药给你吃,你就好了。我吃一帖就好了,现在就好了。就是什么?就是「假使百千劫,所作业不亡」。

那为什么会业报现前呢?你比如说,哎呀,我学佛才业报现前,哎呀,我念佛才业报现前。不念佛就不会业报现前吗?那是因为我对母亲的孝顺,这样的孝心有功德力,可以灭我的罪业,让我的罪业可以重罪轻受。所以要懂这个道理,业报现前不是坏事,是你有懺悔的机会,你有改过的机会,你可以有发愿的机会,你可以有精进用功的机会。將来这些业报跟这些苦难,都是你的老师。你將来修行成就了,你成佛了,你要感谢这些病苦。

佛陀跟我们讲,「四依法」里面有一个「以苦为师」。道证法师四十八岁圆寂,好像出家到圆寂是十六年,癌症折磨她十几年。她也是癌症肿瘤,但是她最后往生极乐世界。我们称她是观世音菩萨再来的,画了五尊佛,写了非常多的佛书,还录了净土五经的有声书跟大家结缘,留在这个世间。

所以不懺悔业障,果报逃不掉。《慈悲三昧水懺》里面,老法师说,里面讲到悟达国师的公案。你们都晓得悟达国师,悟达国师他十世当高僧,唐懿宗非常器重他。悟达国师,以前还没有成为国师以前,他在一个僧团里面照顾一个病僧。所以照顾病僧其实是,我们就说,看病福田是功德最大的,就是照顾生病的出家人,那功德很大。他当时就,那个生病的出家人没有人去照顾他,因为他身上有臭味,有那个异味,悟达国师就照顾他。后来那个生病的出家人好了以后跟他讲一句话。他说,將来你有难的时候,到四川彭州九陇山来找我。那是后来,就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迦诺迦尊者,要来度悟达国师。

所以悟达国师,唐懿宗非常器重他,赐给他沉香法座,就是这个讲经的座位,用沉香木去做的。他要升座说法的时候,他动一个念头说,我这么年轻就当国师。就这个妄想起来以后,护法神退开了。他脚去撞到那个椅子,就生了人面疮出来,每天要给祂餵食,痛得不得了,要给祂餵食。最后他什么药都治不好。后来他想起迦诺迦尊者交代,到四川去拜见迦诺迦尊者。果然有看到两棵松树,刚好一个童子先出来接引他,他去见了迦诺迦尊者。迦诺迦尊者说,这个是小事情,没有关係,明天你就到后面去洗三昧水,他就好了。

为什么叫「慈悲三昧水懺」?什么叫「三昧水」?「三昧」就是定慧等持的智慧水嘛,智慧加慈悲,这个水就代表智慧嘛,三昧,就讲定慧嘛。那你怎么样有办法治病呢?怎么样消业呢?你要用般若,智慧来治病嘛。刚才讲,「罪从心起將心懺」,你妄心断掉了,不再造业了,那就智慧生出来了。

结果呢?他要洗那个水的时候,有一个声音,人面疮就讲话了,有声音出来,等一等,等等等等。祂说,你读过《汉书》吗?他说,我读过啊。说你有没有看到袁盎跟晁错的故事呢?他说,我读过啦。祂说,你是袁盎,我是晁错。当时我被你害死,被皇帝砍头。听说晁错被砍头的时候,非常地恨袁盎,当时头滚下去的时候,刚好旁边有石头,嘴巴张开去咬那个石头,他就非报仇不可。但是找了十世,总共到人间来十世,袁盎都当出家人而且都当高僧,十世高僧,没有办法报仇。就等到这一世,你是皇帝的国师,皇帝赐你沉香法座,好,你就动个念头说,我这么年轻就当国师,这个就贪瞋痴的贪就起来了,当场就进去了。

所以冤亲债主怎么个上身呢?病怎么来的呢?你的业力感召来的,你的贪瞋痴感召来的,这叫自作自受。跟什么人有什么关係?跟任何人都没有关,跟阎罗王也没有关係,跟玉皇大帝也没有关係。所以悟达国师他十世高僧,就是袁盎十世高僧,修十世,积十世的修行功德,在这一生他才当为国师,皇帝的老师。皇上对他非常尊敬,供养他一个沉香宝座,就是这个椅子。他傲慢心生起来,觉得这非常光荣,在出家人里面摆第一个,再没有人能够跟他相比了。这个念头一起来,护法神就退开了。所以你精进修行,护法神就在你旁边。你跟贪瞋痴相应,护法神就不理你了,因为你退转了,护法神不需要再保护你了。这个念头才起来,护法神走了,冤亲债主找到身上来了,几乎要他的命,长出人面疮。毕竟是个高僧,有德行,他有所感应。

老和尚是说,迦诺迦尊者是阿罗汉啦,但是也有经典记载说,是观世音菩化身啦。后来是因为悟达国师用那个三昧水,洗了这个人面疮,痛彻骨髓,昏倒了,晕过去了,醒过来以后人面疮不见了,病好了。证明「病由业起,业由心造」。你看起来是一个人面疮,是一个疮疤,但原来它是一个业力,业力的果报现前,这就是因果。后来他在那边搭一个茅棚,在那边写《慈悲三昧水懺》,懺悔。

末学刚开始修行的时候,我拜了很多部《慈悲三昧水懺》,我也特別喜欢《慈悲三昧水懺》。我也建议你们,如果你真的有很重的业障,我也建议你可以拜佛,也可以拜《慈悲三昧水懺》。我个人是拜《慈悲三昧水懺》,一句一拜,一句,一句一拜。一方面在拜的时候,去谨记那个经文在教我们懺悔,我们犯了哪些错,这个叫「隨文入观」。我看了经文,就观照自己这一念心,造了这个恶业,隨文入观。

老法师说,阿罗汉来帮助他度过这个灾难,就是迦诺迦尊者,他自己觉悟了,懺悔了。这个故事说明三世因果,人要不能够懺除业障,果报是跟著你的,逃不掉,善因善果,恶因恶报,丝毫不爽。而且在佛法里头,善恶是不能相抵。刚才有提过,这个道理一定要懂。不能说我过去造恶,现在修善了可以抵销,没有这个事情。恶有恶的报,善有善的报,哪个在先?哪个在后?看因缘,看因缘的不同。你现在如果在行善,你在修行,可是你恶的种子已经成熟了,但是你善的功德力还不够,那你的恶因已经现前,你必须要受报,这个叫做善人恶报。

那也有恶人善报的,欸,他没有行善,他也没念佛,他也没吃素,奇怪,身体健康得不得了,诶,他还生活过得很富裕,还当大官,恶人善报。但是你还没看到,你还没看到果报来。所以因果要看究竟,而不是看一时。你不管一世、两世、三世、四世,都在老天爷算帐的范围里面。我们四天王天,一天人间五十年。忉利天,一天人间一百年,你活一百年,他们才一天而已。老天都很慈悲,总是痴痴地等你回头,而不是说老天痴痴地等,老天也很慈悲在等你回头啦。所以哪个在先?哪个在后?总是遇缘不同,这个缘是什么?你的最后一念。临命终最后一念是善,善报在先。最后一念如果不善,恶报提前。就这个道理,所以它不是一定的,但是决定要报。所以人不能够跟人家结怨,有一点点不愉快要求化解。

这一点我从老法师旁边,我学到很多,也观察很多,老法师不说人家的过错,不说人家的是非。他真正是做到「若真修道人,不见世间过」。老法师真的做到了,真的个圣人。所以老法师不嫉妒人家,他不说人家是非,他也不传播是非。你在说什么话,他就在旁边看他的书,老和尚根本不想听你们在讲什么。我们觉得这个人好像很不受欢迎,去见老法师,老法师还是真诚相待,口不出一句恶言。老法师真做到不起心,不动念,也就是不起恶念。

我们不是啦,我们看到这个人很討厌,不受欢迎,我们连想讲话都不想跟他讲话。我们是凡夫,標准凡夫,生死凡夫就是这样,这副德性,不能够转这个境界,就怎么样也转不了,做不了主,对不对?不要说是以后或是来世啦,眼前就被境界转得自己做不了主,苦不堪言,那你来世怎么办呢?你临命终怎么办呢?那你如果还不念佛的话呢?那如果你还不悔改,不懺悔,怎么办呢?那就李老师讲的,李炳南老师讲的,该怎么生就怎么生,该怎么死就怎么死,这李炳南老师说的。所以老法师一辈子不跟人家结怨。这一个我们真的要学,但是我知道很难,为什么?我们这个嘴巴不听话,老是喜欢说別人的是非,东家长,西家短,不说很痛苦,说了很后悔。那你还算有点懺悔心,说了马上就后悔,但是业已经造了,口业已经造了。

老法师不跟人家结怨,这个要怎么样才有办法?一定要忍让,礼让,要包容,要慈悲。否则你做不到,你一定结怨的。非常不容易,要放下名闻利养,要放下五欲六尘,不勾心斗角。如果跟人家有一点点不愉快,老法师说,赶快化解。这是修行里头,最重要的一个环节。你跟人家不愉快就是恶缘了,他就变成你的冤亲债主了。

我教你一个方法,我曾经被一个也算是善知识,当场羞辱我,当场呵斥我,责骂我。我回去我没有恨,我也没有怨,我跪在佛前懺悔,我当下发愿,我要诵一千部经。我到现在还继续在诵,一天赶两部、三部。现在问你,这个呵斥跟责备,是不是你精进的一个来源?是一个菩提的力量呢?是一个觉悟的一个根源呢?没错。

所以六祖大师说,跟惠明將军讲。当时惠明將军要来夺衣钵,惠明將军说,仁者,仁者,我为法来,不为衣来,我是为了求智慧来的,我不是为那个衣钵来的。六祖大师在避难石后面讲一句话,他说,「不思善,不思恶,正与么时,那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你下去参,当你跳脱善恶对待的时候,「不思善,不思恶」,不是说不知道善,不知道恶,你不要搞错,是你不要起善的执著,不要起恶的执著,叫「不思善,不思恶」。那个「不」,是离相的意思,离开那个善恶对待的相。我们就是跳不脱那个对待相。欸,他是好人,欸,他是坏人,他是我喜欢,他是我討厌的。你就跳不开那个相,你跳不开那个执著的相。

佛陀怎么跟你讲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你是怎么样都转不过来,你明知道你也做不到。六祖大师说,「不思善,不思恶」,就是你跳开那个善恶对待,你离开那个相。什么叫离开?不是你不要管他、不看他,走开那叫离开,不是。是你把你心中的执著放下来,你把你的执著放下来,就离相。你现在那个妄想,你把它放下来,你现在把那个执著放下来,那就离相,你做到了就是离相,「不思善,不思恶」。好,你离开那个执著的时候,迴光返照。「正与么时」就是,那个是以前唐朝那时候的用词,现在没有在这样用。「正与么时」就是那个时候,那一剎那,那一念心,「那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明上座」就是智慧。「本来面目」就是你那个清净的自性,那才是真正你的面目。你现在所有的这个五官啦,你这个身体啦,你这个身材啦,你这个名字,这些都是假的,这是「一合相」。《金刚经》里面讲的「一合相」,是眾缘和合的。

老法师跟你讲,有一点点不愉快要求化解,这是修行里头最重要的一个环结。所以我常常用这个方法,就是第一个道歉,说对不起,你马上当场对不起。我曾经被我一个亲戚当场给我放下很重的电话,你说,我当时有没有生气?我有生气,很不舒服,很难过。但是我还是打电话跟他讲,我还是打电话跟他讲话,我过年还是买水果去看他。诶,我过年真的买水果去看他,我还打电话跟他,照理讲,是他错不是我错,我就是不想跟人结怨。所以修行是要真干的,真做,我就是这样做。

第二个,你碰到恶缘来了,碰到逆境来了,你不要跟他结怨以后,你还要发起一个发愿的力量,这个发愿要从真心去发。《地藏经》里面讲的,什么叫本愿?「愿不依諦,名为狂愿」。愿要是什么?要依自性,要依真理。「諦不从心,目为邪諦」,这《科註》里面讲的,《地藏菩萨本愿经科註》里面讲的,什么叫「諦不从心」?不是从你的真心发出来,不是从你自性流露出来的。名为邪諦,「目为邪諦」,就是你还是心外求法,「邪」就是心外求法。如果你是真的是从自性发出来的愿,那个根扎得深,根本坚固。《地藏菩萨本愿经科註》,青莲法师讲的根本坚固,哪怕是狂风大雨,都不会受影响,任何的境缘来,你都可以转烦恼为菩提。因为你的愿是真愿,所以碰到逆境,碰到恶缘,除了你能做到不跟人家结怨以外,最主要你要发愿,那就可以把这个业消掉,把这个业转掉。

以上是老法师在《净土大经科註》二百二十九集里面跟我们开示,不懺除业障,果报逃不掉,就跟文立这一段文是很接近的,我们跟大家分享到这里。

再来看下面这一段:

【佛言。人若暴恶。不信罪福。捕雏食卵。令诸禽鸟。各失其子。悲呜叫裂。眼中血出。当得孤独无子报。】

人为什么会孤独?老来孤独,人为什么没有,我们讲说没有子孙呢?这里面就跟你讲杀生的果报。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佛说,人如果残暴极恶,不相信做恶造罪、行善积福的观念,捕杀幼鸟,食用鸟蛋,让各种飞禽失去其子,使得悲泣的哭声肝肠断裂、眼睛出血,如此当得孤独无子的果报。

我们再看下面这一段经文:

【杨序梦神曰。子逾旬当死。若能救亿万命可免。序告期迫不及。神曰。佛言鱼子不经盐渍。三年尚可再活。序醒。日买有子鱼放之。且大书神语於通衢。人见知戒。见人杀鱼。取子投之江中。数日復梦神曰。亿万之数已满。寿可延矣。附施愚山放鱼子法。凡鱼既死。將子轻轻取出。勿损坏。勿著盐水。摊置稻草把上。俟水迹略乾。浅埋水际沙泥中。庶免鱼吞。自得全活。但埋处不可离水。又法。將乾泥拌裹。晒暖收藏。自冬底及三春。积至四月望后。放河滩水草中。无不全活。余月隨时可放。尤为至便。】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杨序』是在《莲修起信録·卷第六·因果浅说》里面,有记载这么一个人,就是「宣和」,这个「宣和」是宋徽宗的年號,当时有一个富商叫杨序,他寿命多少岁呢?九十八岁,「无疾而终」,所以他得长寿的果报。

那么我们看这一段里面,再来这个『子』,古代对男子的尊称或是美称,这个叫「子」。

『旬』就是十天。

『通衢』,再翻过来,「通衢」是四通八达的道路。

『人见知戒』,「戒」就是警戒。

再来,『施愚山放鱼子法』,「施愚山」,他是明末清初江南宣城,在今天的安徽省宣城市的人,他字尚白,號愚山。他在清顺治六年中进士,担任刑部主事,刑部主事是当时一个官名,这司法工作,总共十八年。他学问非常地好,博学鸿儒,授侍讲。侍讲就是在朝廷里面讲课。预修《明史》,而且他参与修编《明史》。后来也担任侍读,就是陪太子读书。他在服务公职期间,非常地有治绩。他的文章非常地优雅,尤其会写诗,跟我们李炳南老教授一样,会写诗,跟宋琬有南施北宋之名。他编有《学余堂文集》、《试院冰渊》、《青原志略》补辑、《矩斋杂记》等等。

再来看下面,『三春』是春季的三个月。农历的正月称为孟春,我们在看农民历里面,都会有这种孟春,孟春就是农历正月。二月叫仲春,三月叫季春,这叫「三春」。这个我们要把它学起来,正月叫孟春,二月叫仲春,三月叫季春。

再来『积』就是贮藏。

『月望』就是望月,满月,月满之时,通常是在月半,所以每个月的,旧历的每个月十五日,这叫「月望」,就是望月。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有一位杨序梦见神明说了,你再过十天就会死了,若能够在这段期间,你救活亿万条生命,就可以免死。杨序告诉神明说了,时间太紧迫了,实在来不及啦。神明说了,佛说,鱼子不要泡在盐水里,三年还可以存活。杨序醒来,每天去买有鱼子的鱼放生,而且用大字书写神明所说的话,张贴在四通八达的要道,使人看到以后知道警戒。看到有人在杀鱼,就將鱼子投到江中。过了几天,又梦见神明说了,他说,救活亿万条生命的数目已经够了,你的寿命可以延长。我们刚才看他活到九十八岁。

附录「施愚山放鱼子法」,这个「施愚山放鱼子法」,就是凡是看到鱼死了,可以將牠肚內的鱼子轻轻地取出来,不要损坏,也不要碰到盐水。把鱼子摊放在稻草上,等到水滴稍乾的时候,浅埋在水边的泥沙中,避免被鱼吞食,自然就可以全部活下来,但埋藏的地方不可以离开水。又有另外一种方法,將乾的泥土跟鱼卵拌和,让太阳晒暖和后收藏起来,从冬天开始,经过阴历的正月、二月、三月,到四月十五日之后,把牠放进河滩的水草中,没有不活的,也就可以全部都活过来。其他的月份,隨时可放卵,尤其非常方便。

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周豫尝煑鱔。见有鞠身向上。首尾就汤者。盖腹中有子故耳。因戒杀。】

我们看字句解说:

『周豫』,这个故事是在周安士,清朝周安士《万善先资集》里面「卷二·因果劝下」,这里面有提到。「学士」是古代在国学读书的学生,叫「学士」,叫周豫。「尝煮鱔」,喜欢煮鱔鱼。「见有鞠躬向上,以首尾就汤者」,就从这里出来的。「剖之,乃腹中有子,鞠躬避汤耳。惻然感叹,永断不食。」就是这个周豫他喜欢吃鱔鱼,看到有一只鱔鱼,牠头跟尾都让这个热汤来滚烫牠,但是中间腹部拱起来。把牠切开,原来牠里面是腹中有子,所以牠才弯这个鞠躬。「鞠」就是弯曲、弯腰,让这个小孩不要被汤水烫到。你看连这个鱔鱼牠都有这样的一个佛性,这个觉性,要保护牠的小孩。所以周豫看了以后「惻然感叹」,永远断了,他不吃鱔鱼。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有一位周豫,有一次在煮鱔鱼的时候,看到鱔鱼弯曲著身向上,头跟尾都在沸汤当中,原来是鱔鱼是为了保护腹中的鱼子,从此以后,周豫就开始戒杀了。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唐文宗尚食厨。进御膳。烹鸡卵。忽闻鼎中微有声。羣呼观世音菩萨。悽愴之甚。监宰以闻。帝遣验之。果然。帝叹曰。吾不知佛道神力。乃能若是。因敕自今勿用鸡卵。夫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之本行也。釜中尚有羣呼。为人乃不敬念乎。】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唐文宗』,他是李昂,唐朝的皇帝,穆宗的次子,唐敬宗的弟弟。他在唐敬宗宝历二年,被宦官王守澄拥立即位。刚开始他励精求治,遣散宫女三千人,把五坊的鹰犬,皇帝以前都会打猎,把那些老鹰跟猎犬全部放走了。省冗食一千两百余员,把朝廷里面在那边,冗食就是那些冗员,那些只领薪水不做事的,没有事可做的这些朝廷的官员,总共有一千两百位,全部把他们遣散。所以当时唐文宗的政號叫清明。后来因为宦官挠权,就是抓权,唐文宗就用李训跟郑注发动甘露之变,想要计划把这些宦官全部诛杀,结果没想到事情败露。这个我们在前面有討论过,在《感应篇汇编》里面有討论过,后来李训跟郑注全部被杀,唐文宗也被软禁,这號称,歷史上叫甘露之变。他在位十四年,这「唐文宗」。

『食厨』就是饮食。

『尚』就是重视、爱好。

『鼎』,古代的炊器,尤其是在装煮熟的牲畜,这个就是肉,装肉食的「鼎」,它是青铜或是陶土下去做的。圆的鼎有两耳三足,是三个脚,四方鼎有两耳四足,盛行在商朝跟周朝。一般来讲都是朝廷的宗庙的里面的礼器,祭拜用的,或者是墓葬的时候用的。

『悽愴』就是悲伤、悲悽。

『监宰』是主管皇帝厨房的官员。

『本行』就是本来所修行之行法,这个在《大宝积经·三十》里面讲,「各隨本行为其称。」《维摩经·佛国品》里面讲,「大智本行,皆悉成就。」「同慧远疏曰:『菩萨所修,能为佛因,故名本行。』」

『釜』就是古代的炊器,它是圆底的,有两个耳,就是旁边有两个耳,放在灶口,用来蒸煮,盛行在汉代,也是铁去做的,也有铜跟陶土做的釜。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唐文宗很重视饮食,平常很喜欢御膳房烹煮的蛋给他吃。有一天忽然听到锅中有微小的声音,羣体呼叫观世音菩萨圣號,声音非常悲惨。负责监厨工作的官员將这个情形稟告皇帝,皇帝就派人前去查看,果然如此。唐文宗讚叹的说了,我不知道佛道的神力能够有这样的情况,因此下令,从现在开始不要再烹煮鸡蛋。这救苦救难的工作是观世音菩萨救世的本愿,在锅釜中烹煮的鸡蛋都能羣呼观世音菩萨的圣號,做人可以不尊敬念诵吗?

好,我们再看下面这一段:

【梁朝有人。以鸡卵白和水浴髮。欲令髮光可鑑。破卵甚多。临死。髮中但闻。啾啾数千鸡声。】

好,我们看字句解说:

『梁朝』就是梁武帝那个年代。

『卵白』就是蛋白。

『鑑』就是光泽。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梁朝的时候,有一个人常常用鸡卵白跟水用来洗头髮,想使头髮保持乌黑亮丽。所以被他打破的鸡蛋非常地多,於是他在將要死的时候,在头髮当中有听到数千只鸡啾啾地啼叫声。

好,接下来剩下一点时间,我们来报告净空老法师对这一段的开示。

老法师第一点跟我们说了,他说,如果我们能够吃素,发愿吃素,这是很好的善行,这是大善,因为你不跟一切眾生结怨仇。可是你在饮食的时候,还是会有意无意的去伤害到一些小动物,比如说你在洗菜的时候啦,在洗水果啦,等等这些,多多少少你会去伤害到一些小动物。像比如说我们吃素的人,有时候我们会吃饼乾啦、麵包屑啦,我们吃的一些食物啦,放在桌子上啦,放在旁边,可能都会有一些蚂蚁过来,或者蟑螂跑过来,我们有时候不小心就会去伤害到牠。这就是可能会伤害到一些小动物,可能是有意,可能是无意的,让这些动物生烦恼。我们要立刻警觉到,这就是我们的过失,要知道懺悔改过。这是第一点,老法师说,这样就是一个修行,这样就好。

第二点,老法师说,「射飞逐走,发蛰惊棲,填穴覆巢,伤胎破卵」,他说,这四句是杀生之恶,就杀生里面的罪恶。世间有许多宗教,这些宗教歷史都很悠久,几乎没有一个宗教不是劝人戒杀的,也就是每一个宗教都是劝人戒杀的。所以杀、盗、淫、妄,不但是佛家的根本戒条,也可以说是世界上所有宗教的基本戒条,都把不杀生摆在第一个。世出世间古圣先贤,我们一定要尊重,尊重他们什么?尊重他们的德行,他们的学问,他们的修学功夫。这是第二点。

第三点,老法师说,高级的宗教都是修禪定的,定中的境界像一般人作梦一样。一般凡夫梦中的境界,是阿赖耶识意识里面的习气种子起现行,这是虚幻不实的。可是修行人定中的境界,跟梦中的境界完全不一样。修行人定中的境界,它是跟清净相应的,凡夫梦中境界,是阿赖耶识里面的习气种子,那是完全不一样的。定中因为他是清净,所以他往往能够看到过去,看到未来,看到我们这个世界,也看到了他方世界,佛家讲的六道轮迴,其实六道轮迴不是佛家这样说,在古印度几乎所有宗教共同的见解。

他们怎么发现的呢?因为古印度里面,当时在印度有九十六种外道。当时印度有很多修行人,他们有些修行人禪定功夫很深。比如说像佛陀出生的时候,佛陀的父亲净饭王就把佛陀抱去给,等於一个算命的大师来看。那个大师就哭泣了,他说,他年纪大了,他说,佛陀他要嘛就是转轮圣王,要嘛就是佛教里面的人天的导师。所以他就哭泣说他年纪大了,他不能够亲自见到佛陀成为人天的导师。佛陀后来成为释迦牟尼佛,成为佛陀。你看,他在印度当时就有这种这么深的禪定的人,他可以见到佛陀的未来,佛陀一出生,他就知道了。

还有佛陀当时一出生的时候,乘六牙白象下来,到人间来投胎,当时九龙注水。佛陀的母亲摩耶夫人在往娘家的途中,佛陀就在蓝毗尼园花园旁边出生了。佛陀一出生的时候,脚踩莲花,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天上天下,唯我独尊」。这个「我」不是我们凡夫的这个名字,这个「我」不是,这个「我」是如来真我。「独尊」就是最尊贵的。

那当时为什么佛经上会这样记载?当时就是有印度的这些,有很深禪定的人他定中见到了。就是这里老法师说的,古印度在禪定中见到的,见到六道轮迴,不是一个人见到,是许许多多的人见到。那我们能不能见到呢?老法师说,肯定可以见到,只要你有这个甚深禪定功夫,你就可以见到,原来六道是个轮迴。

为什么丁嘉丽去东北拍电影,她墮胎四个小孩,她到东北的时候,见到一个出家人。那个老和尚跟她讲说,诶,丁居士啊,妳旁边跟了四个小孩。丁嘉丽说,欸,奇怪,法师,你怎么知道我有墮胎四个?所以丁嘉丽居士很好奇,就去问净空老法师。净空老法师就讲一句话,他说,出家人修行好的,他清净心现前的高僧大德,他说,我们这个心,他说,这个老和尚会有这个功夫,是因为他心清净,他有定功。他说,我们这个心就像接收器跟发射器,就像你现在拿手机一样,你拨讯號出去,讯號进来你都可以收听得到,这接收器跟发射器。当一个人修到清净心现前的时候,他有很深的禪定功夫的时候,他的接收器跟发射器一如了,他就见到了。所以老法师说,只要你肯修定,修清净心,不需要很长时间,半年到一年,你就能够见到饿鬼道。

这个地方还有故事的,我们下次再继续从这地方再讲下去,再讲老法师他同学的故事,明演法师的故事,下一次我们再讲。

今天我们就讲到这里。若有讲得不妥之处,请各位同修大德批评指教。阿弥陀佛。


文字稿来源:因果教育弘化网


声明:文章来源网络整理!版权属于原作者!感恩您的阅读!本文地址:https://www.guoloujiang.com/30321.html

意见与反馈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