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老师主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175集)

●因果者,圣人治天下,佛度众生之大权也。若约佛法论,从凡夫地,乃至佛果,所有诸法,皆不出因果之外。——印光大师。


《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一七五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6/03/17 臺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175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们研討《太上感应篇汇编》第六十一句,【射飞逐走,发蛰惊棲,填穴覆巢,伤胎破卵。】请各位同学翻开经本五百五十三页,我们看经文:

【或曰。人皆不杀。则禽兽充满世间。至如豺狼虎豹。又將食人。岂非养畜害人耶。答曰。佛言。若人具慈心功德者。一切刀兵水火不能伤。一切恶兽毒虫不能害。昔有恶王。驱猛象。欲害佛。而佛起慈心怜悯。见佛五指。化为狮子大吼。於是眾象倒地尽服。故涅槃经。极讚慈心功德者此也。盖至慈。故能化天下之至暴。昔汉光武时。洪(弘)农郡。多虎。太守令民。设陷阱。操弓弩以治之。虎患尤甚。及刘昆为太守。乃曰。暴政之所致也。令民各填陷阱。折弓弩。惟务行仁政。恤民隱。虎遂相与渡河而去。夫昆未曾身证大道。止以一念仁心。遂能顿格暴虎。何况学佛慈悲者乎。又如圣僧伏虎降龙。昭昭在人耳目。不可诬也。使人皆能学佛。学圣僧。则纵使虎豹之类。充满世间。尚不能为害。何忧禽兽之害人哉。盖残暴之人。尽皆化为慈悲。则毒害之物。亦皆化为麟凤。乃知物虽至猛至毒。亦有可感可化之处。但恐人之不能慈悲耳。】

好,这一段我们来看字句解说:

『慈心』,《三藏法数》里面说,「谓人不杀眾生,爱惜物命,令眾得安,是名慈心。」我们都明白这个叫慈悲的心。

再来第二个,『刀兵水火不能伤』,这个「刀兵水火不能伤」,我们平常有时候,尤其像现在这个乱世里面,比如说忧鬱症的啦,有暴力倾向的啦,或者是为了钱財啦,或者盗贼抢劫啦等等,或者是战爭啦,大的是战爭啦,这些都是属於刀兵劫。所以刀兵劫、还有水跟火,「水火」,我们说水火无情。但是「世间无常,国土危脆」,什么时候来个大水灾大地震?没有人料得到的,火灾也是一样啊,你家没问题,隔壁很难保证。同一栋大楼里面,不会有人在这个大楼里面,突然间因为一不小心燃烧起来,恐怕整栋大楼都受影响,尤其现在居住的环境非常密集。

所以这个「刀兵水火」,怎么样可以不受伤害?这一定要懂得因果,懂得因果以后,確实刀兵水火不能伤。在佛经里面有这样的记载,《大悲经·卷五·教品第十四》,这个是在《大正藏》第十二册,佛告诉阿难尊者,佛说,「阿难,若復有人心住慈善,当得十一种功德利益。何者十一?一者,睡眠得安隱。」现在忧鬱症的人很多,都要靠安眠药才有办法入睡。如果你是慈心的人,他夜梦安稳,我们讲说夜梦吉祥,这个叫「睡眠得安隱」。「寤则心欢喜」,醒来以后心里非常地欢喜,每天都是欢喜心,这叫慈悲心的现象。

「二者,不见恶梦」,晚上不会有恶梦。「三者,人非人爱」,「人」就是一般世间人,你有慈悲心,人见人爱,大家都是喜欢亲近你;「非人」就是鬼神,鬼神都尊敬你,这叫「人非人爱」。「四者,诸天拥护」,可以得到龙天善神的拥护。第五,「五者,毒不能害」,尤其像现在,不论是水果蔬菜,尤其农药洒得特別严重,甚至臺湾有很多,甚至有些,我想其他世界各地都一样,那个农夫自己种菜,自己不敢吃自己的菜,农夫种水果,不敢吃自己的水果,为什么?因为虫害太多。虫害太多以后怎么办呢?用喷洒农药来杀细菌。

我们看中国大陆云南省鹿野苑,朱苾锋菩萨他所种的水果园,苹果跟梨子。我跟朱苾锋很熟,每一次在香港佛陀教育协会参加三时繫念法会,我都有跟他谈到,他在云南种水果,按照老和尚的方法,放播经机,放念佛机,放佛號。哪一块是属於这些虫菩萨可以吃的区域,哪些是虫菩萨不会去吃的,他都会告诉这些虫菩萨。那很奇怪,也不可思议,也不洒农药,都是用有机肥料,播放念佛,播放佛號、圣號的,那菜长得特別好,那个水果长得特別好。

那这个我到澳洲净宗学院参加果清律师戒学班,老法师常常提到澳洲净宗学院,最先落实的就是放佛號,在这些菜园里面放佛號。我確实那一次在澳洲净宗学院,有去观察他们净宗学院后面那个菜园,確实有放佛號的地方,都没有洒农药,那个菜长得特別的茂盛,特別的好。蠢动含灵皆有佛性,有放佛號的地方得佛力加持,这些虫虫牠们也都有觉性,牠们会受到阿弥陀佛佛號,佛的大慈悲心的加持,自然而然牠们就会到牠们该吃的那一块去,这就是「毒不能害」,这是根本解决的方法。

那现在呢?现在比如说加工的素料啦,加工的產品啦,要让这些工厂所畜养的这些鸡能够快速的可以拿到市场去卖,所以都打生长激素,那就是毒啊。所以吃鸡肉的人,吃这些鸡块的,就很容易中这个毒。我们学佛人当然不吃肉了,但是也难保蔬菜水果里面不会有农药。所以我每次,我们简丰文老师都教我们,你喝茶喝咖啡、吃饭吃菜,你都念供养。老法师也教我们十念法,念十声阿弥陀佛,那么你供养佛、供养法、供养僧、供养一切眾生,然后再念十声佛號,你在供养偈念完以后,三宝一定加持的,那个毒就被化掉了。那么十声佛號也把你这个毒素化掉,这个就是「毒不能害」。

那最重要的,最毒的是我们自己的心里面的,我们阿赖耶识里面的贪瞋痴慢疑,这是最毒。所以贪瞋痴称三毒,一切的病根都从贪瞋痴来的。所以依报隨著正报转,依报就是我们的身体,正报就是我们的身心,就我们的心,我们的心贪瞋痴,自然而然这个身体就受害。「毒不能害」,因为你慈悲心自然而然可以降伏贪瞋痴,这是「毒不能害」。

「六者,刀箭不伤」,古代是刀箭,那现在不良少年械斗啦,不良少年歹徒抢劫也都是用刀。所以你能够,心能够安住慈善,自然而然刀箭就不伤。「七者,火所不烧」,以前我在新北市长寿山带共修的时候,我一个莲友叫陈龙舟,他每个礼拜三都会到长寿山跟我一起共修。他本身是开了一部娃娃车,娃娃车就我们臺湾来讲,叫幼稚园的接送车,我们一般都叫娃娃车。那么他那一天,他礼拜三,他要去参加我共修的时候,他家里烧什么?在烧开水。

结果他可能太累了,他忘了在烧开水,他门关起就出去要参加共修。结果他去接到,去接我们另外一位共修的陈师姐,卖菜的。刚好那天卖菜陈师姐不参加共修,她有事。所以这位陈龙舟菩萨,他就没有上山参加我们共修,然后他车子就开回来。他想说,既然不去共修,车子就到平常保养的工厂去检查一下。说也奇怪,那个工厂老板就跟陈龙舟居士讲了,他说,陈伯伯,你回去啦,你在家先休息。因为那个工厂离他家很近。他就跟陈伯伯讲说,你先回家休息啦,车子修好我再告诉你,叫你来牵车啦。汽车修理厂这个老板就一直叫陈龙舟回去。这个就是善有善报,佛菩萨就等於透过这个修车厂老板,告诉这个陈龙舟赶快回去。

结果陈龙舟回到家以后,烧开水那个水壶,那是铝去做的水壶,铝去做的,结果整个水壶被火烧到全部都透红了。你看瓦斯也没有爆炸,也没有烧起来变成火灾。如果是火灾烧起来的话,那就会祸延到隔壁,那陈伯伯就会犯了,我们臺湾的法律叫公共危险罪,就必须要判刑,而且要罚钱。所以这是什么?这叫念佛的好处,念佛自然心地慈悲,陈伯伯確实他本身非常慈悲,他已经往生了。所以他这个故事,我就把他写入我所编的《现代因果报应录》里面的最后一篇,第一百篇,就是火不能烧,就这里讲的「刀兵水火不能伤」,確实不能烧,这是我自己的莲友作证明。

「八者,水所不溺」,水灾来他就不会有危险,「水所不溺」。以前道证法师还在的时候,我常常会举道证法师的故事,道证法师喜欢念佛,平常在家里都会念佛。她叔叔不喜欢念佛,道证法师都会劝她叔叔说,哎呀,叔叔,你念佛號对你没有什么坏处,你也念阿弥陀佛。那她叔叔就说,妳念就好啦,我不用念啦。结果其实道证法师在念佛的时候,她叔叔都有在听,这是老和尚讲的,一入耳根,永为道种。结果道证法师在念佛的时候,她叔叔都在听,她这个念佛的声音种子,就念佛的种子都进入他的阿赖耶。

有一次下大雨,颱风天雨下得很大,道证法师的叔叔要过一条溪河,溪流,骑脚踏车,就把脚踏车扛起来,要过那个溪流。结果他踩到流沙,踩到流沙他以为是水鬼,就是被水溺死的这些鬼魂,臺湾话讲叫抓交替,就是要把他拖下去。那他踩到流沙以后,他就感觉一种漩涡的力量,一直把他脚往下拉,他感觉好像遇到水鬼,溺死的水鬼。当时他脱口而出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一直念阿弥陀佛。

那为什么他念得出来?因为道证法师在念佛的时候,他都已经听进去了,他用什么听?他的闻性在听,虽然他嘴巴没有念,但是他心的闻性,他的闻性已经入他的阿赖耶里面去了。所以在这个紧急情况的时候,他念一句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种子就出来了。后来他就真的这样在原地,差一点被流沙、被急流把他冲走。他紧急状况之下念阿弥陀佛,得到佛力加持。回去以后跟道证法师说,喔,这一句阿弥陀佛非常好用,我在过溪河的时候,差一点溺死,就阿弥陀佛把我救起来。诶,后来就鬆掉了,脚就自然而然在流沙里面突然间就浮起来了。就这里讲的,水不能溺,「水所不溺」。第二个例子,火不能烧,水不能溺,水所不溺。

「九者,常得好衣,肴膳饮食,床座臥具,病瘦汤药」,这要怎么解释呢?就是你的衣食无缺,居家平安,「床座臥具,病瘦汤药」,你万一生了场小病,去给中医师或是西医看了一下,马上就好了,这是「病瘦汤药」。「十者,得上人法」,什么叫「上人法」?「上人」就是菩萨,你就会跟这些菩萨妙法能够相契,「得上人法」。「十一,身坏命终,得生梵天」,临命终的时候可以到梵天,生梵天。「阿难,心住慈善,得此十一功德利益。」这就是「刀兵水火不能伤」。

再来『昔有恶王』,这个「昔有恶王」,这个「恶王」就是提婆达多所怂恿的阿闍世王,叫「恶王」。在《大方便佛报恩经·卷第四》,这个在《大正藏》里面第三册有这一段经文,「时提婆达多报阿闍世王言:『汝可作新王,我亦欲作新佛。』」我们知道佛陀的僧团里面,可以讲说怂恿阿闍世王,这个提婆达多他跟佛在过去生,因为嫉妒心,在过去世的时候提婆达多也是修行人。那当时佛陀在那一世的时候,佛陀说法非常殊胜,所以当时修行人都喜欢听佛陀说法跟开示。提婆达多的信徒都跑去听佛陀开示,提婆达多就起了一个嫉妒心,就说啦,他说,来生他世,我就投胎到你家里当你的亲戚。

果然提婆达多到这一世,释迦牟尼佛到当净饭王的儿子,悉达多太子的时候,提婆达多就是阿难尊者的兄弟,也就是释迦牟尼佛叔叔的儿子。你看,那一世他就发了个恶愿说,我要投胎到你家当你的亲戚,甚至要障碍你的佛法,破坏你的佛法。这就是当时提婆达多跟六羣比丘,破坏佛陀僧团的戒律。在当时提婆达多就跟阿闍世王讲说,你把你爸爸推翻,当新国王,我把佛陀取代了,我当新佛。「阿闍世王报言」,阿闍世王就说了,「此事不然,父王存在」,他说,这事情不能做,为什么?我父王还在,就是频婆娑罗王,频婆娑罗王跟韦提希夫人是佛陀的护法。

「提婆达多言:『汝应除之,我亦欲灭佛。』」他说,你应该把你父亲除掉,我也想要去灭掉佛陀。我们知道这个五逆罪里面,有一条叫什么?出佛身血,当时佛陀要去托鉢的时候,提婆达多就在山顶,知道佛陀会经过这一条路,他就从山上滚了一个大石头,下来要杀害佛陀。当时四大天王,金刚护法就利用神通力把那个石头打碎,那个石头的碎片去伤到佛陀的脚,这叫出佛身血,这是五逆罪。

那么提婆达多跟阿闍世王说,我也想消灭佛陀,我欲灭佛。「然后新王、新佛教化眾生,不亦快乎?」你去作新国王,作我的护法,我当新佛,我们一起去教化眾生,这不是很快乐的事情吗?「不亦快乎?」「时阿闍世王即隨其言,断父王命」,当时阿闍世王就听从提婆达多的怂恿,想要害、要杀害他的父王。所以阿闍世王就统治波罗奈国,把他的父亲,他把他的父亲囚禁起来,要把他饿死。我们读《观无量寿佛经》里面,就是频婆娑罗王被阿闍世王拘禁起来,幸好韦提希夫人,每天去探视她的丈夫身上涂蜜,所以频婆娑罗王才没有饿死。那么当时非常的痛苦,因为生出一个恶子,这里讲说「恶王」,生出这么一个凶恶的儿子。所以当时就跟释迦牟尼佛祈求,释迦牟尼佛劝韦提希夫人求生西方极乐世界,《观无量寿佛经》就这样来的。

「提婆达多报阿闍世王言:『我欲毁害如来。』」阿闍世王言:「如来有大神力,豫知人之所念。」提婆达多说,我想害佛陀。阿闍世王就说了,他说,释迦牟尼佛有大神力。我们知道释迦牟尼佛有三明、六通、十八不共法、十力、四无畏,这佛陀的神通功德。他说,释迦牟尼佛有大神力,他知道人在想什么。六通里面有他心通,「豫知人之所念」,你在想什么佛都知道。「汝今云何乃能加害」,你今天讲说想要害佛陀,怎么可能呢?「如来兼有诸大弟子」,而且释迦牟尼佛旁边还有几位大弟子,比如说舍利弗啦,比如说大目犍连神通第一啦,阿?楼驮啦,等等这些。

「提婆达多报阿闍世言」,提婆达多又告诉阿闍世王,他说,「王今助我」,你现在帮助我啊。阿闍世王言:「何所作为」,我要怎么帮助你呢?「答言」,提婆达多回答说,「大王!当立制限,不听施诸比丘衣被饮食。」他就说,大王,你应该立一条法律,规定这些民眾百姓,如果你不听阿闍世王所制定的法律,你供养这些诸比丘的衣服或是饮食,那你就是犯法。「阿闍世王遍宣令言」,阿闍世王就颁布法令到全国了,「若有施诸比丘衣被饮食者」,如果有人供养这些比丘的衣服棉被或是饮食的话,「当断汝手足」,要把你的手脚都砍断。

「是诸大弟子一切大眾」,因此这条法令颁布以后,佛陀这些大弟子跟一切常隨眾,共佛住耆闍崛山中,跟佛住在耆闍崛山中,「次第乞食,了不能得」。这条法律颁下去以后,这些眾大弟子跟佛陀住在耆闍崛山中,要出去托鉢,都没有食物可以得到供养。「一日乃至七日」,甚至连续七天都托鉢不到食物。「舍利弗诸大弟子等皆以神力,而往诸方求衣乞食。」舍利弗跟诸大弟子就用神通力,到他方世界去求这些衣服还有乞食,托鉢食物回来。

「时提婆达多白阿闍世王言」,这个时候提婆达多告诉阿闍世王说了,「佛诸大弟子等,今皆不在」,他说,佛陀这些大弟子,现在都不在耆闍崛山中。「如来单独一身」,他说,释迦牟尼佛一个人在。「王可遣信,往请如来」,他说,阿闍世王你派一个人,带一个你的口信,就是你的话,去请释迦牟尼佛。「若入宫城」,请释迦牟尼佛到宫城来,入城来,「即当以酒饮五百大恶黑象」。因为提婆达多故意教阿闍世王说,你假装去请佛陀到城里面来接受应供。然后再教阿闍世王说,你用酒把五百只的大象,大恶的黑象把牠灌醉,「极令奔醉」,让这些醉象奔跑流窜。

「佛若受请来入城者」,佛陀如果接受邀请进到城里面来,「当放大醉象而踏杀之」。佛陀一进城,就把这五百只大恶的黑象,牠们已经喝醉了,把牠放出去,让牠们把佛陀踏死,「当放大醉象而踏杀之」。「时阿闍世王遣使往请如来」,当时阿闍世王派的使者就带著这个口信,去见了释迦牟尼佛。「佛与五百阿罗汉」,佛陀就跟五百尊阿罗汉,这些都是证果的阿罗汉,「即受王请,前入王舍城」,佛就带领这五百位阿罗汉到王舍城接受阿闍世王的邀请。

「尔时阿闍世王即放五百醉象,奔逸搪揬」,当时阿闍世王就把这五百只醉象,喝醉的大象放出去,到处奔逸搪揬,就是到处流窜奔跑。「树木摧折,墙壁崩倒」,当时这五百只醉象一放出去以后,很多树木被践踏倒下去,很多房子都倒掉了,墙壁都倒掉了。「哮嚇大吼,向於如来」,这五百大象就向著佛陀咆哮大吼。「时五百阿罗汉皆大恐怖」,当时佛陀旁边这五百阿罗汉就生了大恐怖了。「踊在空中」,阿罗汉用神通力先把自己跳在虚空中,因为他们已经有神通了嘛,就用神通力就踊上虚空,「踊在空中,徘徊佛上」,他们徘徊在佛陀的上面。

「尔时阿难围遶如来」,当时只有阿难保护佛陀,就在佛陀旁边把他围起来,「恐怖不能得去」,当时非常地紧张、非常恐怖,不能够离开,离开不了,旁边五百只大象都喝醉了。「尔时如来以慈悲力」,你看,释迦牟尼佛大慈大悲,大慈悲力,佛陀当时有大慈悲力。「即举右手」,佛陀就把右手举起来,「於五指头出五师子」,就在五根手指头里面生出五只狮子,「开口哮吼」,这五只狮子就张开大口,咆哮大吼。「五百醉象恐怖躃地」,这五百只醉象就恐怖害怕,就趴在地上了。

「尔时如来」,当时释迦牟尼佛,「大眾围遶,前入王宫」,大家就把佛陀围起来以后,进入王宫。「时阿闍世王即出奉迎」,当时阿闍世王就出来迎接了,「请佛令坐」,就请佛陀升坐了。「佛即坐已」,佛陀就坐下去了,「求哀懺悔」,阿闍世王就向佛陀懺悔。「白佛言:『世尊!非是我过,提婆达多耳。』」告诉佛陀说,世尊,不是我犯这个错,不是我的过错,是提婆达多教我这样做。

「佛告大王」,佛陀就告诉阿闍世王,「我亦知之」,佛陀当然知道,佛陀说,我当然知道啊。「提婆达多常欲毁害」,提婆达多常要毁害、杀害我,「非適今也」,不是只有今天才这样,他破坏我的僧团,但是佛陀从来没有起瞋恨心。「过去世时亦常欲毁害我」,你看,过去世的时候,提婆达多就常常想办法要毁坏、杀害佛陀。「我以慈悲力,乃能得济」,我因为慈悲力,慈悲功德力,才能够免於被他杀害。这个是在《大正藏》里面,《大方便报佛恩经·卷第四》里面有提到,提婆达多、阿闍世王欲害佛的这个事情。

再来《佛光大辞典》里面也有提到阿闍世王,阿闍世王在佛那个时候,他是出生在中印度摩揭陀国,频婆娑罗王的儿子,那么为什么叫闍世王呢?这有典故,它翻成中文的意思,华文的意思叫做未生怨王,还没有出生就埋怨了,法逆王,又叫做法逆王。「其母名韦提希」,他的母亲叫韦提希,故也称阿闍世韦提希子,所以又叫做阿闍世韦提希子。「后弒父王自立」,后来他要杀害他父亲,把他囚禁起来,自立为王。「大张中印度霸权」,称霸於中印度。「其於处母胎时」,其实阿闍世王在他母亲的肚子里面,要出生的时候,「占师预言此子降生后將弒父」,那时候占卜的算命师就跟频婆娑罗王説,这个小孩子出生以后会杀害父亲,先预告。

「父王听占师预言」,频婆娑罗王听占卜的算命师的话,「十分惊恐」,非常恐慌,「遂自楼上將之投弃」。所以阿闍世王一生出来的时候,那个父王就从楼上把阿闍世王,要把他丟下去。这就是业障啊,报恩报怨、討债还债啊,不是你把他这样丟下去,就好像墮胎一样。我们臺北也有发生这种情形,在我们新北市三重,有一个小女生大概十六、七岁,跟男朋友发生非婚的性行为,结果就怀孕了。怀孕了就是跟频婆娑罗王这样一样,她竟然把她生出来的婴儿,用塑胶袋包起来,从她家楼上往,臺湾大楼里面都有防火巷,就往那防火巷一丟下去,把他当成垃圾袋处理,就跟这里一样。

他的父亲就从楼上將之投弃,但是业力就是这样不可思议,阿闍世王是来討债的,债没有討到怎么可能会走呢?「然仅折断手指而未死」,可是阿闍世王被丟下去,只有手脚断了但是人没有死掉。「故又称婆罗留支」,「留支」就是折断手脚的意思,「並以其未生前即已结怨,而称之为未生怨。」过去生就跟频婆娑罗王结怨了,所以阿闍世王又称婆罗留支,又称未生怨。「及长,立为太子」,等到长大以后,把他立为太子,「因听信提婆达多之唆使」,因听提婆达多的唆使,「幽禁父王於地牢中」,把父王囚禁起来,「欲致之死」,想害死父王。

「即位后,併吞邻近诸小国,威震四方,奠定印度统一之基础。」「后因弒父之罪而遍体生疮」,后来阿闍世王因为他弒父,就是要杀害父王的这个罪,而感召果报,全身都长了脓疮,「遍体生疮」。「至佛前懺悔即平癒」,到释迦牟尼佛座前向佛陀懺悔,这个生疮才治好了,才康復。「遂皈依佛陀」,就皈依佛陀了。「佛陀灭度后,为佛教教团之大护法。」后来反而阿闍世王变成佛陀僧团的教团的大护法,这就是什么意思?这就是善恶皆莫思量,阿闍世王他的自性功德流露了,自性功德是超越善恶对待的。前面那个阿闍世王是他的业障、是他的业力,是跟他父亲频婆娑罗王之间过去生的冤业,他也受了这个果报。受了这果报以后,他透过懺悔,所以懺悔即清净,即清净他自性就能够显现出来,所以他后来变成佛教的大护法。

「摩訶迦叶於七叶窟结集经典时,阿闍世王为大檀越。」所以佛陀灭度以后,摩訶迦叶是大迦叶,跟阿难尊者、跟五百罗汉,在七叶窟结集,第一次结集经典的时候,当时护法的大功德主,「大檀越」就是大功德主,就是阿闍世王。所以阿闍世王在《无量寿经》里面,他是上品生。「供给一切之资具」,所以他供养无量无边的诸佛菩萨。这个就是「昔有恶王」,我们把这个阿闍世王的典故,我们就说出来。

再来,我们看下面这一句,『故涅槃经,极讚慈心功德者此也』,「极讚慈心功德」是出在哪里呢?出在北本《大般涅槃经·卷第十五·梵行品第八之一》里面的经文,「一切声闻、缘觉、菩萨、诸佛如来所有善根,慈为根本。」一切声闻、缘觉、菩萨、诸佛如来,所有善根里面,它的根本就是慈悲心。「善男子!菩萨摩訶萨修习慈心,能生如是无量善根」,菩萨摩訶萨修习慈心,能生出无量的善根出来。「所谓不净、出息、入息、无常、生灭,四念处、七方便、三观处、十二因缘、无我等观,暖法、顶法、忍法、世第一法,见道、修道、正勤、如意、诸根,诸力、七菩提分、八圣道」,这个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这叫「正勤、如意、诸根、诸力」,「诸力」就是五力,「诸根」就是五根。七菩提分、八圣道分,「四禪、四无量心、八解脱、八胜处、一切入空无相愿、无諍三昧。」

以上所念这些,都是从修行的次第上,也就是先修不净观,然后再修出息、入息,「出息」就是呼吸呼出去,「入息」就是呼吸吸进来,叫出息、入息。然后再观无常生灭法,然后再观四念处,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然后再观七方便,再观三观处,再观十二因缘,再观无我等观,然后再进入,等到观照的功夫上来了,暖、顶、忍、世第一,然后就开始见道了,见道就悟了。悟以后,悟后起修,修道,然后再修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圣道分,然后再修四禪,再修四无量心,慈悲喜捨。然后再修八解脱、八胜处,然后进入一切入空无相无愿,空、无相、无愿,然后最后进入无諍三昧,最高境界。

「知他心智及诸神通、知本际智、声闻智、缘觉智、菩萨智、佛智。善男子!如是等法,慈为根本。」你从他心智,知他心智、诸神通、知本际智,还有声闻智跟缘觉智,菩萨智到佛智,这些都是以慈为根本。「善男子!以是义故,慈是真实,非虚妄也。若有人问谁是一切诸善根本?当言慈是。」有人问说,什么是一切诸善的根本呢?就应该说慈悲心,「以是义故,慈是真实,非虚妄也。」所以慈悲心是真实的东西,是我们的性德,不是虚妄的。

「善男子!能为善根者名实思惟,实思惟者,即名为慈,慈即如来,慈即大乘」,慈就是佛性、自性,慈就是大乘法,「大乘即慈,慈即如来。」「善男子!慈即菩提道,菩提道即如来,如来即慈。善男子!慈即大梵,大梵即慈,慈即如来。」「善男子!慈者能为一切眾生而作父母」,你能够慈悲,就可以把一切眾生当成自己的父母,这是用慈悲心的性德流露,「父母即慈,慈即如来」。

「善男子!慈者乃是不可思议,诸佛境界不可思议,诸佛境界即是慈也,当知慈者即是如来。善男子!慈者即是眾生佛性,如是佛性久为烦恼之所覆蔽故,令眾生不得覩见,佛性即慈,慈即如来。善男子!慈即大空,大空即慈,慈即如来。善男子!慈即虚空,虚空即慈,慈即如来。善男子!慈即是常,常即是法,法即是僧,僧即是慈,慈即如来。善男子!慈即是乐,乐即是法,法即是僧,僧即是慈,慈即如来。善男子!慈即是净,净即是法,法即是僧,僧即是慈,慈即如来。善男子!慈即是我,我即是法,法即是僧,僧即是慈,慈即如来。善男子!慈即甘露,甘露即慈,慈即佛性,佛性即法,法即是僧,僧即是慈,慈即如来。善男子!慈者即是一切菩萨无上之道,道即是慈,慈即如来。善男子!慈者即是诸佛世尊无量境界」,这个地方就是帮我们总结说,慈悲心是诸佛如来的无量境界,「无量境界即是慈也,当知是慈即是如来。」所以如来就是我们的自性,就是我们的佛性,那就是慈悲心。

『能化天下之至暴』,「暴」就是凶恶残酷。

好,我们再看下面,『汉光武』就是东汉中兴之主,东汉王朝的开国皇帝,叫刘秀,名秀,也就是汉高祖刘邦的第九世孙,他定都洛阳以后天下大定,在位三十三年驾崩,死后被追封为光武帝,庙號世祖,这是汉光武帝。

『弘农郡』就是在西汉的时候的弘农县,在今天河南灵宝市北边,故函谷关城。

再来『刘昆』就是河南兰考县人,他在西汉的时候有学过《易经》,后来在王莽那个时代的时候,教授弟子五百余人,那时他的学生有五百多人。刘昆当时在王莽的时候,他有教授学生五百多人。当时汉光武帝举孝廉,刘昆並没有考上,他在江陵,就是湖北荆州市,在继续从事教授的工作。当时汉光武帝就知道刘昆这个人,他就举他,提拔他当弘农郡的太守。汉光武帝在任的时候,他就问刘昆说,听说你为了祈求上天下雨来救火灾,你磕头求上天下雨来救火灾,而且听说你能够降雨止风,而且听说你让这些老虎带著虎子,渡河离开,有这些事情吗?

皇帝问他了,汉光武帝问他了,因为后来汉光武帝提拔他为光禄勋,就召见他,问他这个事情说,听说你会祈雨救火灾,而且能够降雨来停止风灾,而且让这些老虎带著小虎离开。皇帝问他这个事情,他怎么回答?他说,「偶然耳」,他说,这个巧合啦,偶然就是刚好是这样。旁边的左右大臣就笑刘昆很老实,木訥就是老实。帝笑曰,他说,你果然是「长者之言」,「长者」就是有修行的长者。后来把他升官升到骑都尉。后来因为他年纪大了,他请求皇帝给他退休,以老乞休,「以千石禄终其身」。他的福报,皇帝后来给他千石,「千石」就是,以前的计算单位叫一石嘛,一石米嘛,给他一千石的米,等於退休俸,「禄终其身」,一辈子有这个福报,千石。这是「刘昆」。

『惟务行仁政』,「务」就是极力、致力推动。

『恤民隱』,「民隱」就民眾的痛苦。

再来看下面,『相与』就是共同、一道。

『大道』就是证果。

『顿格暴虎』,「格」就是感通、感动。

再来『圣僧』就是开悟的圣人,「又如圣僧伏虎降龙」,这个降龙伏虎,是佛家跟道家这两家都有相传,確实有降龙伏虎的故事。有些修行境界很高的,真的能够降服真龙真虎。像佛陀当时在世的时候,当时大迦叶三个兄弟他们是外道的,当时佛陀要去度他们的时候,先去降火龙。那时候大迦叶三兄弟以为佛陀会被这只猛龙把他吃掉,就火龙吃掉。结果没有想到佛陀用如来妙法,把这个凶猛的恶龙降伏在鉢里面,变成一条小龙。就是佛陀確实有降龙的功德力。

它说,例如「苻秦僧涉」,在苻秦那个时代苻坚那个时候,有一个出家人「僧涉」,「能使龙下鉢中」,能够让龙下降到鉢里面去。「后汉道士赵炳,能禁虎使伏地」,后汉的时候有一个道士叫赵炳,可以禁止老虎,就让牠趴下去。「又十八罗汉」,在佛经上讲十八罗汉里面,有降龙跟伏虎两位尊者。

刚才提到「苻秦僧涉」这个故事,就是在梁慧皎《高僧传·卷十·神异下》里面有提到。「涉公者,西域人也」,涉公这位出家人他是西域的人。「虚静服气不食五穀」,他等於不吃五穀了,「不食五穀」。他能够日行五百里,他有这个神通力,每天可以走五百里路,日行五百里。「言未然之事」,可以先预告一些事情,还没有发生的事情,他都可以先讲出来。「验若指掌」,而且后来验证都实现,而且要他预料的事情都能够怎么样?很容易,指掌就是很容易。

以苻秦,东晋十六国里面有一个国王,前秦这个叫苻坚,有前秦跟后秦,前秦是苻坚,后秦是姚萇。在苻坚建元十二年到长安,涉公到长安,「能以祕呪呪下神龙」,可以用祕呪让神龙下降。「俄而龙下鉢中」,这个龙就降到鉢里面,「天輒大雨」,当时就老天下大雨了。「坚及群臣亲就鉢中观之」,当时苻坚跟这些大臣都看鉢里面这只龙,「咸叹其异」,而且会觉得非常地神异。「坚奉为国神」,苻坚把这位西域的僧人涉公当成国神。「士庶皆投身接足」,而且文武百官跟民眾都拜他为师。「自是无復炎旱之忧」,从那时候起以后就不再有乾旱。「至十六年十二月无疾而化,坚哭之甚慟」。当时他圆寂的时候,苻坚非常地伤心。

「卒后七日,坚以其神异」,到他死后七天,苻坚都还觉得说,这位西域的僧人涉公,神通都还在。「试开棺视之」,就把他的棺木一打开,「不见尸骸所在」,达摩祖师还留一只鞋子,这位西域的僧人涉公连尸体都不见,「不见尸骸所在,唯有殮被存焉」,只有棺木里面那一张棉被还在,其他尸体不在了。这个就是我们提到「伏虎降龙」故事里面,在《高僧传》里面有这么一个记载,这个是在苻坚那个年代。

那么在清朝光绪十八年的时候,清光绪诞生了一位广钦老和尚,他是在一九一一年,广钦老和尚他当时二十岁。广钦老和尚是我师公。广钦老和尚二十岁的时候,在福建泉州晋江城承天禪寺剃度出家,广钦老和尚剃度出家以后,这个承天禪寺是皇帝建的,是明英宗正统年间建的。广钦老和尚出家的时候,就自己觉得自己福报很薄,他认为他受供养,他道业没办法成就,所以他本身就减衣缩食少眠。怎么样可以惜福呢?我们在修行上,我们要学广钦老和尚,减衣缩食,就是穿比较简单的衣服,吃得比较不好的食物,然后睡眠减少,减衣、缩食、少眠,就不再重视生活享受。所以睡眠时间短,不要太享福,专注苦修,而且专门修苦行,食人不能食,为人所不为,他吃別人不能吃的,他做別人不能做的。

广钦老和尚他们的广字辈,他的师父转尘上人,他们都是有法號的家传,他们是什么呢?叫佛善转瑞,广传道法。所以像我来讲,我是居士,我皈依我的师父是传顗法师,就是广传道法,他们这些广钦老和尚这一脉的,他们的法號是取第一个字,比如佛善转瑞,广传道法。所以广钦老和尚是在广传道法这个广字辈的,那他的弟子比如说,我们臺北这个承天禪寺,传悔法师就传字辈的啦,我的师父是传顗法师,我是道字辈啦,我就是道昇,再下去就是法字辈了。

广钦老和尚的师父叫转尘上人,还有瑞舫法师,也是修苦行的。午斋完毕以后,他就把工具收起来,后来他就觉得很飢饿,就有一点饿了,也起了一点烦恼。然后他后来就走了一段路以后,自己就悟了。他就回去以后,他的上人,就转尘上人就告诉他了,「吃人不吃,做人不做,以后你就知」。转尘上人跟他讲这一句话,吃人不吃,你吃別人不吃的,做別人不做的,以后你就知道了,以后你就知。

现在我们在读广钦老和尚成道的故事,很值得我们学习。我们有人找我们做事情,叫我们去布施,叫我们去发心,我们都什么?我们都不愿意去承担,这里告诉你怎么,广钦老和尚是怎么成就的?吃人不吃,做人不做。他的师父转尘上人告诉他,刻苦植福,为眾盛饭。当时广钦老和尚知道以后,他就开始自己这样勉励自己,努力培福。他就发心,他早斋跟午斋帮僧眾打饭,总共六百多个人,这个承天禪寺有六百多个僧眾。他帮六百多个僧眾盛饭,打饭,大家都吃完以后没有饭吃,他就吃桌子底下的饭粒。而且没有把它洗掉,没有洗掉,捡起来就吃,捡起来就吃。人家把它倒掉的茶,人家不要喝的茶倒掉,他把那倒掉的茶再喝下来。那这是什么?这破相。

我们都会有什么?都会有脏跟不脏,乾净、不乾净的执著,那掉在地上,哎,它已经有灰尘了,已经碰到泥巴了。广钦老和尚就从地上捡起来,就吃下去,这是什么?破那个执著、破那个分別,他捡起来就吃下去。人家倒掉的茶,他再把它茶再喝下去,这也是破执著、破相。吃倒茶,送洗脸水,他还帮这些僧人端洗脸水,还递毛巾,这修福。拖鞋,僧人要拖鞋,他就送拖鞋;放洗澡水,帮僧人放洗澡水;搬砖瓦、砍柴、煮饭、洒扫、洗刷,这些粗活他全部干。还有当香灯,香花、灯烛,点灯啦、供花啦、供灯啦、供烛啦,还有什么?还有佛寺里面都要打板,他担任打板的工作。

有一次,他担任这个苦差事,睡过头了,睡过头以后,他慢五分钟打板。结果他心想,因为你打板超过五分钟,换句话说,这六百个僧人都晚五分钟起床。他心想说,啊,我因为偷睡,睡过头啦,慢五分钟打板,六百个同修每人五分钟,我总共怠慢三千分钟,这个因果怎么承担呢?他就去到佛前去跪香,他就在佛前跪下去求懺悔,佛前打坐,警戒心,他因为又怕睡过头了,警戒心特別强,一夜惊醒五、六次,睡睡醒醒、睡睡醒醒。后来他就练成不倒单,广钦老和尚的不倒单就是这样练出来的。广钦老和尚也把这个修行方法告诉他的弟子传悔法师,传悔法师再把承天禪寺交给道求法师。

有一次道求法师跟我谈法,跟我开示的时候,我们两个也算是满投缘的,我到承天禪寺去礼佛,道求法师就在方丈室接见我,就一直跟我开示。那他就讲他怎么,他也是不倒单的,他怎么修练不倒单?他是他没有打过佛七,他就参加承天禪寺百日的佛七,他有所领悟了。领悟以后就讲一些心得报告,结果被传悔法师呵斥,呵斥完了以后,他从那次起以后,打完百七以后,百日的佛七以后,他就把棉被摺起来说,我以后不再睡了,不再躺下去了。传悔法师叫他去跟他讲,他说,你要在佛门修福很简单,你把承天禪寺那个功德箱看好就好了,不要被小偷偷了那就功德无量。

他就在那边大殿,大雄宝殿在那边打坐,就是守那个功德箱。传悔法师都选凌晨两点到五点,两点到四点最好睡的时候出来巡视,看道求法师有没有偷睡觉。就拿那个香板,如果道求法师打瞌睡,啪,从后面打下去,就跟这个一样,睡睡醒醒、睡睡醒醒。后来道求法师乾脆不睡了,就练成不倒单了,就这样练出来。到一九三三年鼓山寺精进佛七,广钦老和尚去那边参加精进佛七,结果证念佛三昧,然后受具足戒,然后他在念佛声中,「如入他乡异国,睁眼所见,鸟语花香,风吹草动,一切语默动静,无非念佛、念法、念僧」。

广钦老和尚在鼓山寺精进佛七的时候,证念佛三昧,当时眼睛张开,眼睛所看,睁眼所看到都是鸟语花香,风吹草动,一切语默动静,就是念佛、念法、念僧,绵延三个月没有间断,他见到极乐世界了。然后他就跟他师父讲,他要到后山去苦修。他带了十余斤的米,到承天禪寺的后山,清源山小山洞,去那边,洞中有一个平臺,他在那边坐三天,打坐三天。忽然闻到一个很腥羶的味道吹过来,一个庞然大物入洞,这个山洞,那个平臺就是那个老虎的住家。结果广钦老和尚跑进去老虎的山洞,在那边打坐坐了三天。老虎回来了,广钦老和尚突然间大惊,脱口而出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一念出来以后,那个猛虎听到广钦老和尚的吼声,落荒而逃。等到跑出去的时候,那个老虎一回神牠又走进来了。

广钦老和尚就在想了,如果我过去生欠你一命,那么这一世我就要还这一命,这个因果就相酬,就是互相酬偿了。若不是欠你的命,如果你吃我,报应无了期。这一只猛虎再走进来的时候,广钦老和尚就说了,他说,哎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他就跟老虎这样讲,欸,我们这样听起来好像很简单,换成你在山洞里面碰到这只老虎进来,你怎么办呢?死路一条,这地方没有地方可以逃,准备给老虎做一顿大餐,换成你怎么办?没有退路了,里面就山洞了。

广钦老和尚说了,阿弥陀佛,「老虎莫瞋」,你不要生气,「冤冤相报,终无了期」,你是在地人,我是出外人,牠不是在地人,牠是在地的动物。他说,「你是在地的,我是出外人」,你这个地方让我修行,以后我成就了我一定度你。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广钦老和尚就把这只老虎三皈依了。这个老虎听到广钦老和尚这样念念有词,不晓得是听懂还是听不懂,停在那边没有动静,没有进一步行动,这什么?佛力加持,而且什么?广钦老和尚已经开悟了,他有那个功德力。我们知道这是什么?佛陀一音说法,眾生各各隨类解。广钦老和尚已经开悟了,他说法的功德有磁波,老虎好像听懂,所以站在那边没有动。

广钦老和尚那时候只顾著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一直念佛、一心念佛,「静待奇蹟出现」,希望有奇蹟出现。没料到阿弥陀佛念下去以后,这一只凶猛的老虎頷首,就一直点头,頷首称臣,点头以后很温驯的走出洞外,趴在洞口站卫兵,当护法神,牠当护法神。这广钦老和尚想,诸佛龙天护法庇佑,他说,这要不是诸佛龙天、护法保佑,否则的话难逃虎口,我一定逃不出这个虎口,「信心大增」,信心就生出来了,今生不悟道,誓终身埋洞內。

我师公广钦老和尚,他现在坐在我后面,我后面有一尊广钦老和尚。我师公说,好,我今生要是不悟道、不开悟,我发誓我埋首在这个洞內,死在这个地方,永不出头,不出去。跟佛陀坐在菩提树下一样的发愿,佛陀说,我如果没有悟道,我誓不离此座,不离开这个金刚座。

公虎乖巧通人语,这一只公的老虎很乖巧,听懂广钦老和尚的话,率虎妻还有虎子回来,戏耍现虎舞,而且还跳舞给广钦老和尚看,点头好像有所求。广钦老和尚说,好了,好了,我知道啦,你要求三皈依嘛,就为牠开示,为老虎的妻子、老虎的儿子,就虎妻跟虎子,也跟牠三皈依说法。

广钦老和尚他入定功夫非常好,但是在老虎洞內修行的时候,有时候会飢肠轆轆,肚子会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广钦老和尚就这样,我们商量一下好不好?你再忍耐一下,再坐一会儿,你不必急,等我修好以后,我再给你好吃的、穿好的,出外觅食。他就给肚子跟这个,这是什么意思呢?这个是还没有照见五蕴皆空嘛,他照见五蕴皆空,他入甚深禪定以后,他就超越对待了,他入定以后就不需要吃东西了。后来广钦老和尚在修行的这个片刻,如果出外觅食的时候,他会吃地上,因为广钦老和尚他只带了十斤米上山,吃完就没了,他吃树薯。就像我们那个番薯,臺湾叫这个番薯,树薯就是树的根。他把它切一片以后,吃那个树薯,吃下去以后它自己会再长出来。

广钦老和尚出外觅食的时候,因为吃地上的这些水果,是猴子丟下来、丟掉的,他吃那个树薯充饥。每吃一块他再把它埋到土里面,它会再长出来,吃了好几年,吃这个树薯,番薯的那个薯。有人上山去砍柴的柴伕怕老虎,不敢下山,大家看到法师把老虎降伏了。他说,你们看看,你们来看看,广钦老和尚已经把老虎已经降伏了。因为这些砍柴的柴伕很怕这几只老虎,广钦老和尚就跟这三只老虎说法了,他说,你们看,你们前世造孽,瞋心太重,长得这付凶猛孔,凶面孔,人家人见人怕,去去去,走开。那老虎好像是听懂,广钦老和尚一说,牠们全部跑掉了,几只老虎懂得师父的意思,就离开了。

柴伕就挑了木柴到市场去卖,就传开了,整个泉州城都知道说伏虎师,就是称广钦老和尚,就是降虎和尚,叫伏虎师。伏虎师这个封號就不脛而走,就传开了。广钦老和尚后来他入甚深禪定,没有呼吸,非常微弱的呼吸,几乎没有。当时在福建永春,弘一大师有来探访他,到洞里面来看他。然后看他的定功,非常地讚叹,举世震惊。

在一九四七年广钦老和尚来臺湾,在我们臺北县现在叫新北市,那边新店有一间广明寺,在那边,先在那边落脚。然后再到土城建承天禪寺,然后又盖广承岩,然后又盖高雄的妙通寺。广钦老和尚住世,在一九八六年他预知时至,他跟眾弟子讲他准备要入灭了。后来他在一九八六年,农历过年的时候,过完年以后他就入灭了,他住世九十五岁。最后的法语是,无来亦无去,没有事,翻成国语叫,无来亦无去,没有事,为什么?因为我们自性,「无所从来,亦无所去」,《金刚经》里面讲,「亦无所从来」,《金刚经》里面有这句经文,「无所从来,亦无所去」。

无来无去就是自性,相有来去,性没有来去,这怎么说呢?比如说我说灯,我把它打开,亮了;我把它关起来,暗了。你现在见灯打开,亮、光明,我把灯关掉,见到黑暗,这个见性没有明跟暗。你见明,是你见性起作用;你看到黑暗,是你见性起作用,明跟暗只是相的变化,但是见性没有变化,见明也是见性的作用,见暗也是见性的作用,那个见性就是我们的觉性、我们的自性。我们的自性透过我们的见闻觉知,见到明、见到暗,见明也是见性的作用,见暗也是见性的作用。

所以相有明暗、有变化、有生灭,明跟暗有变化嘛。但是自性没有变化,自性是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这就是什么?无来亦无去,「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无来无去,没有事是什么?没有事就是清净,无事,离一切相。广钦老和尚荼毗的时候,烧出数千粒的七彩舍利子,而且还在空中现莲花,一生他不倒单,一生不倒单,为什么呢?为什么广钦老和尚他可以,在山洞里面可以降伏老虎呢?是因为广钦老和尚他念佛功德,已经成就他的慈悲心了。

净空法师有开示,他说,第一,慈悲是性德,我们说「慈心於物」,我们《感应篇》里面,《太上感应篇》里面有「慈心於物」,这个「物」就是眾生,「慈悲为本,方便为门」,你修心养性,慈悲是德,方便是功,积德就是存心,累功就是行事。慈悲心就是世间人讲的爱心,佛法为什么不说爱而说慈悲呢?因为世间人讲的爱是有感情的,爱生於情,是情执。慈悲也是爱,但是慈悲是生於智慧,我们世间人讲的爱是情爱,是情执。佛法里面讲的慈悲,是从智慧生出来的,所以叫做慈悲,是理智而不是感情的,凡是感情的很容易变化。再来世间人讲爱情,是决定靠不住的,因为它会有生住异灭,千变万化,自己不能够控制。佛菩萨的爱心是永恆不变的,叫慈悲,是理性的,它是心性,真理自然流露的,这是第一个,慈悲是性德。所以广钦老和尚碰到这只老虎,他就是性德流露。

再来第二点,真慈平等,真慈平等就是佛性。佛给我们讲十法界的因行,《华严经》里面所讲的无量因缘,最重要的因素就是真慈平等,真正慈悲,真慈平等,就是平等心。

第三,诸佛菩萨的心行,彻底瞭解宇宙人生真相的人,他有三件事情。第一,他的心是真诚至善,善心达到究竟圆满那就是至善。第二,纯是一个爱人之心,没有想到自己。第三,纯是利益他人的心。这三点是诸佛菩萨心行说尽了,就这三件事情,就是利益眾生的心、爱人的心,还有真诚至善。这三件事情几乎通於一切宗教,可以说是根本法、基本法,从这个基本法著手发扬光大。所以这三桩事情融合虚空法界,种种不同的族群、不同的文化、不同的生活方式、不同的宗教信仰,至善、真慈、利益一切,利益对一切眾生,真正做到捨己为人。佛是大智大觉,我们讲他的觉行圆满,凡是大智大觉的人一定具备这三个因素,能跟平等慈心为伍。

再来我们看下面这个,『昭昭』就是明白、显著。

『诬』,『不可诬也』,「诬」就是妄言。

『学圣僧』,圣贤僧,圣僧他可以伏虎降龙。我们看莲池大师在《山房杂录·卷一·禳虎疏》里面有这一段记载,这个是在《云棲法汇》里面有这一段记载。在万历,明朝万历二十四年十月,杭州府钱塘县,这个县的「定北五图」,那个地方「各乡村虎兽为灾」,有很多老虎酿成了些灾害,而且伤害到人还有畜生很多。当时本乡有一些人就来求禳解,「禳解」就是向神祈求解除灾祸。「宏思人虎本同一性」,这个「宏」是指莲池大师,祩宏,他法名叫袾宏。莲池大师就想到说,人跟老虎是同一觉性的。「伤害繇乎宿冤」,如果你伤害老虎,结果又就结了冤业。「捕之则彼此相夷」,如果你把牠老虎抓到了,也是互相的屠杀、互相的杀害。「遣之则自他何別」,如果我们把老虎放了,这样的话就能够,自他有什么不同呢?

所以认为必须要怎么样?要「修斋作福」,跟这个刘昆的做法,刘昆是把这些陷阱都埋起来。莲池大师当时那个地方,他住的那个乡下,就閙了虎患,就老虎。我们知道莲池大师也会祈雨,当时閙乾旱的时候,县长没有办法,县长就去求这个,县令就去求这个莲池大师。莲池大师说,我只会念佛。县长就说,好吧,你就是大师,你帮我们祈雨啦。莲池大师拿著木鱼,就带著县令走在田埂间,就说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就念到哪里,雨下到哪里。莲池大师他是证果的圣僧,他就是有这个功德力,他到哪里,雨下到哪里。

当时虎患,莲池大师认为说,应该要修斋作福,才可以把这些野兽化解到无形。於是莲池大师就把这些出家人就召集起来,「云集僧伽」。「就於本境黄山妙净寺中启建禳解道场五昼夜」,当时莲池大师就召集这些僧人在「本境」,就是他们在杭州府这个地方,黄山的妙净寺,「启建禳解道场五昼夜」,作五天的法会。「至某日圆满」,到某一天要圆满的时候,「於中谨备香烛茗果」,准备了香烛茗果,命僧翘勤顶礼梁皇懺法十二部,当时就请这些出家人诵十二部《梁皇宝懺》。「终宵设放瑜伽焰口」,当时晚上还兼作瑜伽焰口。

「以此功德」,用这功德来迴向。「又復祈祷自古伏虎圣贤,牒至诸方山神土地」,就是自古以来这些伏虎圣贤的这些菩萨,他们最后呈报疏文的时候,都请诸方山神土地。「承斯善利,伏愿前生负虎之命者」,希望前生如果有害这些老虎的命的人,「悉皆解释怨瞋」,希望放下怨恨瞋恨心,「不相酬报」,不要互相冤冤相报。

「今日为虎所噬者」,今天被老虎所吃掉的人,「俱得早生善趣」,希望他们能够早生善道,「不墮伤亡」。「人无害虎之心」,人不要有害老虎的心,「发慈悲而永除杀业」,发出一念慈悲心,永远除掉这个杀业。「虎绝伤人之意」,老虎絶对没有伤人的意思,「尽此报而速脱苦轮」,希望不论是老虎或是这些百姓,都能脱离业报轮迴之身,「而速脱苦轮」,离开轮迴之苦。「下至微类含灵」,小到这些蠢动含灵,「咸蒙护庇」,都能蒙佛力加持。

「远及多生滯魄」,甚至在这多生累劫来这边,在这个六道里面流浪的这些鬼魂眾生,「俱获超升」,都能够超升。「人人植菩提因,处处成安乐土」,希望人人都种下菩提因,处处都成安乐净土。这是当时莲池大师在《山房杂录》里面「卷一·禳虎疏」里面有记载这一段。杭州府祈求作法会,来把这些虎患能够消除的故事。可能在当时一定有达到这个效果,所以才会有这一段的记载。这个就是「圣僧伏虎降龙」。

最后第五行『麟凤』,「亦皆化为麟凤」,「麟凤」就是麒麟跟凤凰,那这比喻什么?这是吉祥的动物,麒麟跟凤凰就是吉祥的动物。比喻什么?世间的圣贤,他们都是很稀有难逢的,这个意思。

好,那这一段,我们来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有的人就会说了,如果人都不去杀动物,这是世间人很多人的邪见、谬见、错误的知见。他说,人如果不杀动物来吃,那么禽兽就充满世间啦,以致於那些豺狼虎豹到处都是,又要吃人啦,那这样不是养了这些畜生来害人吗?他说,我就回答说了,『答曰:佛言』,因为这一段就是在我们前面上过的,前面我们讲过的顏茂猷他,明朝顏茂猷写的这一篇,「造化生物养人,理宜逐而食之。不知人亦天地间一物耳。」「人亦天地间」,就是十方三世佛,同共一法身,这个意思。

顏茂猷就讲了,有人有这个知见,顏茂猷就回答说了,顏茂猷就说了,他说,佛说,如果人具有慈心的功德的话,一切刀兵水火都不能伤害。如果你这个慈悲心,一切恶兽毒虫都不能害你。顏茂猷就讲了,他说,以前有一个恶王,就是阿闍世王听了提婆达多的唆使,驱赶了五百只大象,喝醉的大象,要踏杀佛陀。佛起慈心怜悯这些五百醉象,还有阿闍世王,看见佛陀就举出五指,化为狮子大吼,於是这些五百醉象就伏倒在地,被降服了,『尽服』。

所以《涅槃经》说了,所以《涅槃经》里面非常讚叹慈心功德的人,原因在哪里呢?原因是在慈心到究竟极处的时候,能够化天下最残暴的暴戾之气,慈心到究竟处的时候,能感化天下间最残暴的禽兽,乃至於暴戾之气。以前在东汉光武帝的时候,有弘农郡这个地方,很多老虎伤人,老虎为患。当时的太守就命令该郡的这些民眾,挖了很多陷阱,设了很多陷阱,要来捕捉这只老虎。而且操作『弓弩』,就是弓箭,要来射杀这些老虎。结果虽然有这些陷阱,有这些弓箭,结果老虎的灾患愈来愈严重,『虎患尤甚』。

等到刘昆来当太守的时候,刘昆就说了,刘昆说,为什么老虎多呢?是因为暴政所招感的,『暴政』就是政府的苛刻的施政,这叫「暴政」。刘昆说,是暴政所招感这些老虎为患的现象,所以就命令民眾把这些陷阱全部填土,废弃,而且把弓弩,弓箭折断,努力的去,积极的去推动施行仁政,体恤民眾的苦,「恤民隱」就是民眾,体恤百姓的疾苦。结果施政,这样施政下来,这些仁政施行下来,不久,老虎就相继的率牠的这些虎类就渡河离开了。

这个地方就讲到说,其实刘昆他並没有「身证大道」,也就是刘昆他並没有开悟证果,他只不过是一念的慈悲心,一念仁心,他就能够「顿格暴虎」,他就能够怎么样?他这一念慈悲心,就可以在很短时间內除去了暴虎之患,降服了暴虎之患。刘昆没有修行证果,都有这样的一个降虎的能力,何况那些学佛有慈悲心的人呢?又如圣贤,开悟的圣人,这些出家人,开悟的圣僧,他们有降伏老虎,降伏猛龙这个功德,降龙伏虎的这个功德,这个在歷史上是昭昭可见,很清楚有很多这样,可昭,可见,可闻,是假不了的啊。

假如人人都能够学佛,假如人人都能够学这些圣贤僧,则纵使像虎豹之类的猛兽充满这个世间,还是不能够危害到你,危害到人,何必忧患禽兽会伤人呢?因为残暴的人都已经感受到,受到感化而变成慈悲了。那些会毒害的动物也都变成吉祥的麟凤,也都变成圣贤了。『乃知物虽至猛至毒』,由此可知,虽然这些动物非常凶猛恶毒,也有可以受感化的地方。只怕人类自身不能够发慈悲心而已,只怕人不愿意发出这个慈悲心。

最后这一行就是说,乃知道动物虽然牠至猛至毒,但是牠也有被感动、被感化的地方,只是恐怕人不愿意发出这个慈悲心。后面这一段话非常重要,他说,残暴的人都已经改变慈悲心,都被感化成慈悲心了,那么有毒害的动物也都被感化成吉祥的麒麟跟凤凰了,变成吉祥的动物了。

最后这一段,就是「知物虽至猛至毒,亦有可感可化之处」,如何证明呢?这是古人给我们讲的道理,他说,虽然牠是非常凶猛、非常地残暴,但是牠也可以有被感动、跟感化、跟教化的地方,为什么?老法师讲,人都可以教得好,为什么人可以教得好?因为佛陀在《大般涅槃经》里面也有讲,一阐提也可以成佛,一阐提就是断了善根的人,也可以成佛。那人人皆有佛性,这个地方我们就要拿出一个事实来证明,为什么「知物虽至猛至毒,亦有可感可化之处」?只是怕人不愿意发这个慈悲心。

我就举一个现代的公案,刚好是净空老法师的侍者胜妙法师传给我的,最近才传给我的。我们知道在非洲有个索马利亚,他们的海盗是全世界有名的,標题就是什么?索马利亚海盗绝跡,被手无寸铁的日本人把他们全都消灭掉了,是这个主题。这个故事是这样的,索马利亚的海盗非常有名,他们在索马利亚到处抢劫,经过的这些油轮,轮船,造成许多的国际事件。从公元二OOO年开始,他们就不断在海上拦截商船跟渔船,进行武装抢劫。严重的程度,还被好莱坞拍成电影。

但是近几年来,几乎再也听不到海盗抢劫,確实我们现在也听不到了。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切竟然最后要归功於一位日本的寿司店的老板。谁说和平一定要经歷战爭才能够拥有呢?像我们现在看美国在伊拉克、利比亚、敘利亚掀起战爭,让他们这些回教国兄弟相残。现在美国又发动他的船坚炮利,他挟著他的武器,尖端的武器,在比如说像韩国、北韩,当然北韩的元首有值得可议的地方,可是美国他这种作风,这种武力决定一切的这种残暴的这种做法,其实不能够带来和平的。

我们从这个索马利亚的海盗被日本人降服,我们印证了这段经文,「物虽至猛至毒,亦有可感可化之处」,確实是没有错。在日本最受欢迎的一个寿司连锁店的老板,叫寿司三昧,这个老板叫木村清,他已经六十三岁,就是这位,我们特別把图,这是黑白的,事实上它是彩色的,这是日本最有名的寿司店,叫做寿司三昧。他这个名字取得很有意思,它叫寿司三昧,三昧是定慧等持。虽然他寿司店是杀生的啦,但是他竟然取成寿司三昧。

老板叫木村清,他六十三岁,他后来在几次研究以后,他发现他们店里面的高价食用鱼叫黄鰭鮪鱼,黄鰭鮪鱼的渔场就位在索马利亚的外海。但是因为海盗猖獗,供应量一直不断的减少,而且受到影响。有一天他灵机一动,决定把这些海盗变成合作的对象。他后来发现,他经过调查以后发现这些海盗,这些海盗在扛著枪枝,你看在渔船上,这些海盗,这是彩色,我把它输出变成黑白的。你看他就是拿著枪,这些海盗,造成很多人人命的死亡。

木村清这个店老板他后来经过研究,这些海盗不断抢劫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生活困难,他们活不下去了,要养家活口才成为海盗,就是我们古代讲的飢寒起盗心。后来这个木村清,这个寿司店老板,他就向海盗提议了,他说,你们与其当一个海盗,不如当渔民赚钱来养家。於是这个店老板木村清,这个寿司店老板就教他们捕鱼的技术。可是这些海盗没有渔船啦,这个日本寿司店老板就把他自己的渔船借给海盗,还教导他们怎么捕鮪鱼的技术,还帮他们安装冷冻仓库,以利保存。而且他还跟这些海盗达成协议,保证全部收购他们所捕到的鮪鱼,来確保他们的生活没问题。

他也跟当地的协会合作,除了技术支援以外,也建立產销管道,这就是这一个日本寿司店的老板木村清,跟海盗坐在这个渔船上面,这叫什么?化干戈为玉帛,就古代人讲的化干戈为玉帛,就是我们讲的慈心功德。这里面探討有慈心功德者,一切刀兵水火不能伤,这是最现实最实际的一个例子,一切恶兽毒虫不能害。

我们认为这些索马利亚的海盗是罪该万死,可是有个武器是最好的武器,大家都不用,美国都用他的飞机大炮,到处造成这些杀业,冤冤相报,以致造成美国的九一一的爆炸。可是有个最好的武器,他们都不用,就是慈心功德。老法师讲传统文化,仁慈的心,你有仁慈的心,有慈心功德者,一切刀兵水火不能伤,一切恶兽毒虫不能害,这是最好的例子。所以在二OO九年到二O一一年,索马利亚的海盗事件最猖獗,一年超过两百件的案子,就在二OO九年到二O一一年。

可是根据美国海军统计的数字表示,从二O一二年,就是这个日本寿司店老板,木村清开始用他的慈悲心去感化这些海盗开始,从二O一二开始,从二O一二开始数字大幅下降。一直到二O一四年,已经没有海盗的攻击事件。日本三昧寿司连锁店这个老板木村清,以大禹治水的方法,以疏导取代防堵,以和平共处代替消灭,慈悲感化。所以他们说这位木村清,这位店老板,最有资格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以前各国为了索马利亚的海盗问题,例如美国、北约组织、欧盟、俄罗斯、日本、中国,都派了军舰去保护他们自家的渔船。但是木村清的方式却根本解决海盗的生活问题。对此,海盗们他们必须面对军舰的威胁。可是木村清提供他们不用冒险,就可以养家活口的方式,当然这些人就选择当渔民,而不当海盗了。

以上这个故事就是我们《无量寿经》里面讲的,「先人不善,不识道德,无有语者,殊无怪也」的最佳证明。他们不懂得伦理道德,不用去怪他,因为他们没有被教育。所以我们最大的麻烦,最大的困难就是我们看到別人的过错,不见到自己的过,这是我们一生修行不能成就的主要原因。修行人应该把这个看法顛倒过来,看到別人在作过失,我们怎么想?我们说那是菩萨在给我们看的,我有没有这个过失?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什么人是这样做法?《华严经》里面善財五十三参,善財童子五十三参他就是这个做法,五十三位善知识所表演的,这五十三个人,男女老少,各行各业都有,还有社会上各行业的。善財童子参访,都把他们看做佛菩萨,诸佛如来应化在我们面前,无论现什么样的身相,心目中都是如来化身来教我们。不论他们作的是善事、恶事,实际上没有善恶,他们是表演给我们看的。

善的境界我们有没有动心?动了欢喜心,喜怒哀乐爱恶欲,动了喜、动了乐、动了爱,这都是烦恼。如果看到他不善的,他在那里造恶,我们有没有发脾气?有没有怨恨?烦恼习气都从那里断,在哪里断?在这个地方断才是真断,怎么样才可以把它断尽呢?观法如幻,这一切不是真的,这一切当体即空,了不可得。就像这些海盗一样,「当体即空,了不可得」,这都是佛经上讲的话。无论什么境界现前,「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我们从这个海盗案例,我们可以得到证明,「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你就见到自性,见性就成佛了。你別著相,你著相你是凡夫,你不著相就见性,著相,相就是產生障碍,见不了真性,慈悲心可以见到真性。

我们今天就讲到这里。若有讲得不妥之处,请各位同修大德批评指教。阿弥陀佛。


文字稿来源:因果教育弘化网


声明:文章来源网络整理!版权属于原作者!感恩您的阅读!欢迎关注传统文化扎根网微信公众号。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本文地址:https://www.guoloujiang.com/30316.html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