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老师主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198集)

●因果者,圣人治天下,佛度众生之大权也。若约佛法论,从凡夫地,乃至佛果,所有诸法,皆不出因果之外。——印光大师。


感应篇汇编第198集

《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一九八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6/07/19 臺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198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们研討《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七十六句,【无故剪裁,非礼烹宰。】请各位同学翻开课本第六百二十九页,我们看经文,『无故剪裁,非礼烹宰』,这个意思就是说,无缘无故剪裁衣布,违背礼法烹杀牲畜。我们看第一段的经文:

【蚕妇机女。万缕千丝。无限辛勤。方成布帛。非甚不得已。何忍剪裁。即礼不可废。尚宜减省。况无故乎。至罗綺之类。尤宜珍惜。赵太守。蚕妇图诗曰。蚕未成丝叶已无。鬢云繚乱粉痕枯。宫中罗綺轻如布。怎得王孙见此图。寇莱公。曾以綾帛赏妓。有诗曰。一曲笙歌一束綾。美人犹自意嫌轻。不知织女机窗下。几度拋梭织得成。又曰。风动衣单手屡呵。幽窗轧轧度寒梭。腊天日短不盈尺。何似妖姬一曲歌。字字剴切。引而伸之。凡可约己施贫。当无不至矣。】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蚕妇机女』,「蚕妇」,古代的妇女,她们在家做女红是要织布的,布的来源就是蚕丝。所以「蚕妇」就是养蚕的妇女,「机女」就是织布的女子。

『布帛』是古代一般以麻、葛之织品为「布」,丝织品为「帛」,因此「布帛」统称供裁製,裁缝製成衣服用品的材料,这个叫「布帛」。

『减省』就是节省。

『罗綺』就是「罗」跟「綺」,这两个都是不同的织品,「罗」就是比较稀疏而轻软的丝织品,「綺」是有花纹的丝织品,所以「罗」跟「綺」就是指丝绸的衣裳。

赵太守他这一首诗,是出自於明朝刘若愚他所作的《酌中志·卷二十二》里面,「见闻琐事杂记」里面,有记载这一段。就在明朝洪武年间,明朝洪武也就是朱元璋,明太祖,洪武是他的年號,就是朱元璋称帝叫明太祖,明朝第一位皇帝。朱元璋在当皇帝的时候,那个时候,临海有一位赵姓的人家,临海在今天的浙江省临海市。他毕业以后,他在太学毕业以后,他「为一中贵」,中间的中,富贵的贵,「中贵」是古代朝廷中的高官。他为朝廷中的一位高官题『蚕妇图』,就有人画一幅画嘛,那个画中人物就是一位妇女,养蚕妇女的图,这张图。

这个图可能有人要送给朝廷的一位高官,就「一中贵」,请赵某来题个字。这赵某很有学问,他就题了这首诗,就是我们现在经文上这首诗,就「蚕妇图」里面这首诗,就是『蚕未成丝叶已无,鬢云撩乱粉痕枯。宫中罗綺轻如布』,那么这边我们瞭解,是「爭得王孙见此图」。但是《感应篇汇编》这个经文写,『怎得王孙见此图』,差一个字。这个地方写「怎」,「怎得王孙」。那我们这个地方瞭解,在刘若愚这个记载里面是写「爭」,爭取的爭,「爭得王孙见此图」。

明太祖朱元璋他就到这位朝廷高官的家里,古代皇帝到你家,这叫临幸,「偶幸中贵宅」,皇帝到你家就是「幸」。如果皇帝到皇后或是嬪妾的宫中,叫临幸,这叫「偶幸中贵宅」。就是到这位朝廷高官的府第中,就是他的家。看到了这一幅「蚕妇图」,「见之,詰问谁作」。这明太祖朱元璋还是很会欣赏好文章,他问说,这一篇诗谁作的?「詰问谁作」。「中贵以赵某对」,这位朝廷的高官就说,一位赵先生写的,「赵某对」。朱元璋就下令了,「即召除肇庆知府」,马上给他召见以后,「除」就是派任,马上召见,派任、担任肇庆的知府,肇庆在今天广东省肇庆,担任肇庆的知府。这位赵太守「在郡」,在肇庆知府任內,他的操守非常地廉洁,大家都非常地讚叹他,所以叫「在郡大有廉声」。这个是『赵太守』的由来。

我们再看下面,「鬢云」就是形容妇女鬢髮美如乌云,「鬢」就是指耳朵两旁,两颊上的头髮,这个叫做「鬢」。

我们再看下面,『寇莱公』就是寇准,他是北宋的政治家,他自幼丧父,家境清寒,但是他发奋读书,在十九岁的时候登上进士第。他当了一个地方官,后来就被朝廷选入朝中任职。因为他的政治才能,很得宋太宗的器重。后来因为他的个性刚直不阿,所以被排斥离开朝廷,后来封地给他是在莱,所以世称「寇莱公」,就这样来的。

寇准他早年发跡得早,所以「早登政柄」,就是他很早就当大官了,掌握很大的权力,但是他的个性「豪奢」,很豪华、很奢侈,尤其他喜欢歌舞,「喜歌舞」。所以那时候的人有给他一个称號,当时就有人称寇准叫「寇莱公,柘枝顛」,这个「柘枝顛」的「柘」,是一个木字旁再一个石头的石,柘树是一种植物的名称,它可以养蚕,是贵重的木材。所以「柘枝顛」就表示说,他掌握很大的权力,在一个末端,在一个顶尖的位子。但是因为他喜欢歌舞,「性豪奢」,所以他在这方面,在歌舞方面有这种嗜好,所以才说称呼他叫「寇莱公,柘枝顛」。这个是「寇莱公」。

接下来我们看下面这一段,『綾帛』,「綾」是一种薄而细,纹如冰凌,光如镜面的丝织品。「帛」,刚才有讲过古代的丝织品。『有诗曰:「一曲笙歌一束綾,美人犹自意嫌轻。不知织女机窗下,几度拋梭织得成。」』这是这一首诗。一共两首,还有下面这一首,『风动衣单手屡呵,幽窗轧轧度寒梭。腊天日短不盈尺,何似妖姬一曲歌。』这两首我们来解释一下。

「笙歌」,「笙」,「笙歌」就是合笙之歌,「笙」本身是一种乐器,共有十三个管子,现在的话大概都有十七个管子,现在是用竹子下去做的,这个叫合笙之歌,叫「笙歌」。

「犹自」就是尚。

「机」就是织布机。

「梭」,织布机中牵引纬线的织具,形状像枣子那个枣核、核心。

「手屡呵」,「呵」就是嘘气、哈气。

「轧轧」就是织布机的声音。

「度寒梭」,「度」就是过,度过了,这是指时间跟空间。「寒梭」就是在织布的时候,她家境很贫寒,再加上寒冷的冬天,所以这个「梭」就是在牵引纬线的这个织具,这个「梭」,这个机器叫做「寒梭」。

「腊天」,「腊」是十二月或是指冬月。

「日短不盈尺」,古代的人因为没有时钟,所以用太阳的影子长短来估计时间,「日短」是指白天短,「盈」是超过。

「妖姬」就是美女,妖艷的妇女。

『剴切』就是切实、恳切,切中事理。

『约己』就是约束自己。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古时候养蚕织布的妇女,要把千万条的丝线编织成丝绸,是要经过无限的辛苦,才能完成一匹丝布。若非情不得已,怎么忍心將它裁剪呢?即使是礼数不可废除而需要裁剪,也应该要节省,何况是无缘无故的剪裁呢?至於丝绸衣裳之类的东西,尤其应该珍惜。以前有一位赵太守,在「蚕妇图」上题诗说,蚕未养到能吐丝时,桑叶已经被吃光了。养蚕的妇女辛苦的工作,连双鬢黑髮都凌乱不堪,脸上的汗水把所抹的粉也脱落了,只剩下枯乾的粉跡。但见宫中的宫女,人人穿著轻盈丝绸的衣裳,不见得,怎么不见得那些穿著丝绸衣饰的王孙公子有看过这一幅画呢?后面这一段的意思就是说,那一些穿著轻盈丝绸衣裳的宫女,或者穿著丝绸衣服的这些王孙公子,他们怎么没看过「蚕妇图」呢?「蚕妇图」的养蚕妇女的辛劳呢?这个意思。

宋朝的寇莱公曾经以綾帛赏给唱歌的歌妓,就有一首诗曾经这样说,「一曲笙歌一束綾」,唱一首笙歌,寇准宰相就送她一束罗綾布,这叫「一曲笙歌一束綾」。「美人犹自意嫌轻」,受赠的美人还在心中嫌这个礼太轻了。「不知织女机窗下」,她哪知道这些织绸布的妇女在织布机的窗户下。「几度拋梭织得成」,是要经过辛苦的拋掷多少次的梭子,才得以把这个布织成,才得以把这一块綾布织成。

又说了,「风动衣单手屡呵」,寒风吹动单薄的衣服,冷得屡次呵手以便取暖,这叫「风动衣单手屡呵」。就是寒风吹动单薄的衣服,冷到屡次双手要搓一搓,就叫呵手,以便取暖。「幽窗轧轧度寒梭」,在幽暗的窗户下,陪伴著织布机轧轧的声音,伴隨著的是这些冰冷的织布机的梭子。「腊天日短不盈尺」,十二月的冬天,白天特別短,总是织不到满一尺的布,总是织不到满一尺的帛布。「何似妖姬一曲歌」,怎么能比得上妖艷的歌女,轻轻鬆鬆地就唱完一首歌,就可以得到一束綾布呢?

这两首诗诗句中的每一句话,都描写得非常地深切中肯,將这个道理延伸主要是告诉你,要节约自己,要惜福,把福报来布施给贫困的人,这个应当都值得我们去做。这一段主要是讲养蚕的妇女跟织布的妇女,她们的辛劳。主要告诉我们是怎么样呢?后面这一句话就是要节省、要惜福。所以老和尚他也有开示,他说,我们要愈节俭,生活过得愈简单、愈节俭,其实身体会愈健康。老和尚说,眾生都很辛苦,有人心很苦,有些身很苦,心很苦的烦恼多,身很苦的衣食不济,就眾生很苦。那么我们学佛人怎么样来代眾生苦呢?菩提心里面有,有一个代眾生受苦,那怎么样代眾生受苦呢?我们自己要认真修行,就是代眾生受苦。

特別是在现在社会困难的时候,世间灾难特別多的时候,这个灾难一多,大家就感觉到很忧虑,徬徨无助。尤其像现在全世界,没有一个地方平安。像我们前几天看到新闻报导,美国的警察在盘查一个黑人开车的时候,那个黑人要拿驾照的时候,那个警察以为他要拿枪,当场把他枪毙,在车上当场把他格毙。引起美国黑人非常大的不满,所以他们举行游行抗议。想不到美国黑人以牙还牙,美国警察,这些白人警察在维持游行秩序的时候,这个美国黑人採取报復行动,狙击手在大楼的高处用枪枝射杀了五位美国警察,这叫以暴制暴。同样的,中东的IS恐怖分子,在法国尼斯的度假圣地,他们这些人,法国这些民眾正在欣赏烟火的时候,是法国一个节庆的时候,他们在欣赏烟火。想不到这个恐怖分子,开著卡车带著枪,这样辗过去,总共辗死八十几个人。

这就是老和尚这样讲的,举世混乱,没有一个地方平安。老和尚讲,只有中国跟臺湾平安,只有中国平安,全世界都乱。那这样的一个五浊恶世,我们学佛人要怎么办呢?老法师说,我们要怎么样去做代眾生受苦呢?他说,我们要做出一个適应当前环境的榜样给他们看。怎么样才是適应当前榜样给他们看呢?就是在这样一个艰难困苦的环境里面,我们学佛人没有忧虑,我们过得心地很清閒、很自在,他们就会向我们学习。老和尚说,这叫代眾生苦。我们这个清閒跟自在,不是说你过得很悠閒、很愜意,不是这个意思。就是无忧无虑的生活,不攀缘五欲六尘的生活,这个意思。在生活上,老法师说,我们要养成一个节俭的习惯。他说,生活很容易过,那么节俭是美德。这一段文也是教我们节俭,把多余的福报布施给贫穷的人,所以节俭是美德,愈是节俭,身体愈健康。

老法师说,过去他在澳洲讲经的时候,他在讲经的时候他也常提到,他说,像在澳洲跟纽西兰,这两个国家的牛羊数目超过居民,比人多,全世界有名的。而且澳洲跟纽西兰的牛羊长得特別好,而且他们外面的草原非常丰富。那么牛羊只吃青草,只吃一种,没有调味,但是这些牛羊身体养得特別好。世间人讲求味道,要色香味俱全,却吃出一身都是病,还不如这些牛羊。老法师为什么举这个牛羊做比喻呢?老法师的意思是说,生活愈简单愈健康。单一的东西能不能养身?老法师说,可以,能。动物跟人其实是没有两样的,是人把自己糟蹋掉了。也就是说,人善於分別、执著,人在生活当中,衣食住行精心的去挑剔,这就是烦恼。烦恼是什么?就是痴毒的根源,就是病毒的根源。

像前几天我们这边有一个警察,因为长官要,我们臺湾的院长要出去巡视,警察都会做交通管制。我们新北市芦洲的这个警察,在放交通锥的时候,要做交通管制的时候。竟然有一位年轻的女子,喝得醉醺醺,酒醉驾驶。竟然在高速公路上,在高架桥上,把要放交通锥的这位警察当场拦腰撞下去,撞断了这位警察的腿,必须要截肢,这就是灾难。那为什么会这样呢?酒醉驾驶,就是病毒的根源。悔恨不及,悔恨莫及,造成终身的遗憾,妳害人家断一条腿。记者问她,妳为什么要喝得这么醉呢?她说她心情不好,因为她跟她先生分居了,投资生意失败,开店做生意投资失败,跟三朋好友喝酒解闷,病毒的根源。妳自己饮酒作乐,却害了一个家庭,害了一个警察断了一条腿,必须截肢,终身痛苦。

老法师说,佛把这个贪瞋痴说成三毒,我们天天都用这个三毒。他说,我们用不用贪瞋痴?每天用,无时无刻不在用,而且从来没有离开这三毒,所以当然身体就不好。所有一切烦恼助长这三毒,你怎么会不生病呢?这就是生病的来源。病从哪里来呢?许多人都得了,世间许多人都得了不治之病,痛苦不堪。老法师说,病从哪里来呢?都是这些三毒来的,自作自受。他要是真的相信佛菩萨的话,息灭贪瞋痴,勤修戒定慧。像海贤老和尚一百一十二岁,无疾而终,没有病,预知时至,身无病苦,心不贪恋,意不顛倒,自在往生,什么病都没有。

这个是老法师在《修华严奥旨妄尽还源观》里面,七十四集里面老法师的开示。因为这一段是讲到惜福、节约、节俭,老法师说,愈节俭、愈节约,身体愈健康。过简单的生活,简单的心念,一句佛號,一部经。现在手机多,电脑多,少看手机,少打手机,最好不要用,用了烦恼特別多。那天有一个学佛的师姐来我们讲堂开会,我看她脸色苍白,气色很差,我说,师姐,妳最近好像都不用功,是不是手机微信看太多?她说,黄警官,你怎么知道?我说,我看脸就知道,相由心生。我说,妳一天看多少?她说,一个早上起来,早课都还没有做,要看两百通的微信短讯,看完已经没有时间、心情做早课了,磁场怎么会清净呢?一早就被这些人我是非干扰妳,心不乱都很难,心不清净,百病丛生,愈简单愈好。

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朱无繇。家巨富。妻妾皆衣异锦。裩袜亦用绸綾。所蓄数姬。费耗尤甚。后遭横祸。家遂零落。及无繇死。妻妾皆破袜敝履。向人求尺布不可得。】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衣异锦』,这个「衣」要唸易,如果唸依的话,就是衣服,唸易,就是穿衣服,穿衣服的穿,这叫「衣」。「异」就是奇特的。「锦」就是彩色花纹的丝织品。「衣异锦」就是穿很奇特的,有彩色花纹的丝织品这个意思。

『裩』就是裤子的意思。

『姬』就是妻妾、妾、侍妾,这叫「姬」。

『零落』是衰颓败落。

『敝履』,「敝」就是破烂、破旧的,「履」就是鞋子。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有一位朱无繇,家里非常有钱,他的妻妾都穿著奇特的锦衣,裤袜也都用丝绸製成的,家中所养的几个侍妾,所耗费更多。后来家中遭到横祸,家道开始中落。等到朱无繇死后,死了之后,妻妾都穿著破袜、破鞋子,向他人求乞一尺的布也不可得,也得不到。这一段是讲富贵人家不惜福,最后就是我们说的禄尽人亡,福报用尽了,命就没了。这是现在人都有这种通病,而且这种例子特別多。

所以老法师说,懂因果,做个真正聪明人。这个聪明人不是教你说,你是世智辩聪那种聪明人,就是说做个真正有智慧的人,懂因果,做个真正聪明人,就是有智慧的人,过智慧的生活。老法师说,你先要瞭解,今天为什么这个人会做大官?这个人为什么会赚大钱、发大財?是因为这个人命里有的。如果你命里有,为什么別人不发財,是你发財呢?为什么別人不做大官,是你做大官呢?那表示说你命里有的。很多人就看不透这一点,不悟这一点。老法师说,关键在因。因为你过去生中修的这个因嘛,所以你命里面有,就是因你过去生中修的这个因,所以这一生感得这种果报,没有別的,就这个原因而已。我们为什么会不相信这些东西呢?因为我们有隔阴之迷,我们见不到前世,有隔阴之迷以后,对过去累世的这些因缘果报,我们完全不清楚。

老法师说,既然是命里有的,那么这个事情,读了《了凡四训》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所以印祖印了《了凡四训》印得特別多,几十万册,里面就是说明这个道理。所以你安分守己,时节因缘到了,时节因缘成熟了,你的富贵自然就会现前,果报就会现前。如果你用不正当的手段、手腕,去谋取得这个財富,这个富贵,你得到的还是你命里有的。比如说你福报能享受一百年,不正当的手段得来的,你用不正当手段得来,这个福报本来是可以享受一百年。但是因为你用不正当手段得来,结果这个一百年,还没有到的福报你全部提出来,你十年、二十年就把它用完了。

就像这个朱无繇一样,他本来可以用好几十年的福报,他十年、二十年,因为太奢侈了,『费耗尤甚』就是太奢侈了,后来遭横祸。他本来是五十年的福报,他十年、二十年就把它用完了。你命里面没有了,福报没有了,没有怎么办?没有了,你的寿命就到了。你本来是一百岁的寿命,可能三、四十岁就享完了,你就走了。为什么那个福不留著慢慢享呢?要把它在几天一下享完呢?老法师说,你是个聪明人,是个有智慧的人吗?他说,中国古人说,禄尽人亡,你的寿命並没有完,但是你的禄尽了,你的福报尽了,就是你命里这些財富,你把它享光了,是这个道理。

大福报的人,像古代的帝王,他能够享多少年的福?享几百年。你说那个福积得厚不厚?厚,子孙十几代的福都享不尽。像周朝,周文王、周公、周武王,周朝这几个有德的皇帝,他们所积的福,周文王的父亲,他们这几位开国的这些皇帝的德行,他们所积的福够厚。而且他们本身又能够修善积德,积功累德,他们並没有把福报享完,所以因此周朝的福报,给他们后代的子孙用,总共用八百年。就老和尚这里讲的,那个福积得厚,子孙十几代都享不尽,周朝就是一个例子。范仲淹先生他当宰相的时候,把他所有的薪水都布施给他的亲族,灾难来的时候,天灾来的时候,他都提供粥厂给这些灾民来食用。所以范仲淹积了很多的福,也是好几代都用不完。

所以现在的人不懂这个因果,不看这些古书了,以为死了,人死了就了了。老法师说,如果人死了就了,那就太好了,人何必那么辛苦呢?说实在话,真的懂因果,就晓得死了就不得了,没完没了,麻烦可大了。你造作不善的,你到地狱、到饿鬼去受报、去受罪。罪受满之后,你到人间来还债,欠命的还命债,欠財的还钱债,那时候你就可怜了。杀人太多到哪一道呢?老和尚说,变什么东西呢?到畜生道变蜉蝣。蜉蝣是水上那些小虫,他说,在水中,水上跑,牠的寿命只有几个小时,因为牠欠的命债太多了,杀人太多了,让牠一天就要偿一、两次的命,天天偿,把你的命债还完以后,老法师说,那还还得了吗?所以懂得因果的人,常常存著畏惧,不敢做坏事,果报实在是太可怕了,特別是三恶道。这一段是讲禄尽人亡,老和尚在《净土大经解演义》一百四十一集里面,他做这样的开示。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赵士周。夫人王氏。死数日。凭语女使来喜曰。我平生好费綾帛之物。及洗头濯足。分外使水。阴司罪我。日加捶楚。幸为我达意於士周。举家闻之感愴。】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凭』就是附著、依附。

『女使』就是女僕。「凭语女使」就是附体在这位女僕身上讲话。我们现在臺湾叫附身,中国大陆叫,国內叫做附体。「凭」就是附著、依附。「语」就是说话。「女使」就是女僕。

『濯足』就是洗脚,这个是在《孟子·离娄篇上》有这一段文,「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濯足」就是洗去脚汙。

『捶楚』就是鞭打、杖击,古代的刑罚之一。

『幸』就是希望、期望。

『达意』就是表达心意。

『感愴』,感慨悲伤。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有一位赵士周,他的夫人王氏,死后几天,又復活起来,附体在女僕的身上来说话,『来喜曰』就是这个女僕人,就是「来喜」,附在这个女僕来喜身上说话了。说我一生耗费綾帛的东西,以及洗头洗脚的时候,过量的浪费水,不惜福,浪费水,阴曹怪罪我,每天痛加鞭打我,希望帮我传达心意给士周。『士周』就是她的丈夫,是他的夫人王氏死后再復活,附在这个女僕身上讲话,这女僕叫来喜,她说,希望帮我传达心意给士周。全家人听了之后,感到非常地悲伤。这一段就讲到「凭语女使」,这个附体的事情。

老法师说,其实相信因果报应,绝对不是迷信,有些是值得採信的。老法师说,人没有宿命通,不晓得过去造作的善恶,才会敢一味的去造恶,而且自私自利,起心动念损人利己。现在大部分都是这种念头,这就是古人所说的人心坏了,坏在什么地方呢?坏在只是自私自利,只有自私自利,不肯利益別人。如果能够在自私自利里面,发一点点的心去利益他人,老法师说,这已经很难得了。我们的確也见过不少,只有自利,不能够利益他人的,这个念头不善,只有自利,不能够利益他人,这个念头不善,这是个很恶的念头,只有只顾自己,来生的果报是在三途。问题是他不相信来生,这种人他不相信来生,自私自利的人他不相信来生,他也不相信轮迴,他不相信有过去,等到他知道的时候已经来不及。

所以因果教育,在现代社会上比什么都重要。说实在话,人真正相信因果,他会欢喜的接受伦理道德教育,这个听清楚,重点在这句话,人要是真正相信因果,他会很欢喜的接受伦理道德教育。他如果真正相信因果,他就会落实《弟子规》,他会落实《了凡四训》,会落实《太上感应篇》。他如果不相信因果,他对於伦理道德教育,他就会很冷漠。他认为是什么?他认为这些伦理道德教育,对自己都是有伤害的。伤害他什么?伤害他自己的欲望,伤害他自己的贪婪,所以他排斥,於是乎他就不能够接受。

所以为什么很多人,对这种伦理道德因果教育会排斥、会否定?为什么?因为这些圣贤教育,伦理道德教育,因果教育都讲到他的內心的欲望。他怕他自己的欲望被揭穿,他怕他自己的贪婪心被人家看到。所以他对这些《弟子规》,传统文化教育,他就產生排斥的心理,他不能够接受。老法师说,在这个乱世,老法师总觉得佛菩萨很慈悲,祖宗很慈悲,鬼神很慈悲。老法师说,这些年来,事实上也有很多地方,也有人跟老法师反应,也有人看到很多附体的。那么附体里面,老法师说,其实里面也有真,也有假的,要善於辨別,有真有假,要善於辨別。如果是真的的话,他里面透露的讯息,就不是假的了。

老法师在讲这一段的时候,那时候有一本书出来,那一本书叫什么名称呢?叫做《凯撒军团东征中国之谜》。凯撒军团这本书是附体透露出来的讯息,这本书我也有,我相信很多人都看过。凯撒军团当时它侵略中国,这个已经是两千一百多年前的事情。这个事情没有人知道,他们是祕密的到中国来,但是中国不属於他们的,所以他们得不到中国。结果到达中国以后,全军覆没。就像日本人想要併吞中国一样,不惜发动八年战爭,他用生化战爭,用侵略的方法。但是老法师讲,中国不属於你日本的,你今天有富贵是因为你有因。日本人的因地里面,他没有布施中国,中国不是属於他的啦。所以他当然也是八年战爭也就失败了。这个凯撒军团也是一样,中国不属於他们的,所以他们在中国全军覆没了,都死在中国。

这些鬼魂到现在还在,还没有离开,两千一百年了还没有离开,他们把这个讯息透露出来。透露出来以后,东天目山的齐居士很慈悲去跟师父报告,齐素萍,我看那个影片,她亲自到驪靬古城这个地方,驪靬古城在甘肃嘛。她就发愿帮祂们盖一个大的佛寺,给这些凯撒军团的兵將,这些士兵在那边修行,教祂们求生净土。这个齐素萍居士很有魄力,很有福报,很慈悲。她说盖真的盖成了,而且规模相当大。据说那边现在也有三、四百个,好像应该是比较多的出家人,也办得很好。

当时《凯撒军团东征中国之谜》,这本书是一位高先生写的,据说他本身还是公安人员退下来,跟我一样属於警务人员,他是无神论的。他去採访很多次,发现这个不是人编出来的,没有人能说得出来的。后来他去查证,这位高先生去查证,因为他们所讲的统统是罗马话,他去找外语学校的老师来看、来听,鑑定不是真的罗马话,为什么?因为是两、三千年前的罗马话,跟现在讲的义大利话、罗马话不一样。古罗马的语言鑑定结果,祂讲的话,这些亡魂所讲的话,都是古罗马的语言,证明是真的不是假的。所以齐素萍居士认识的这个高先生就把这个故事写出来,写成一本书,叫《凯撒军团东征中国之谜》。老法师说,这本书,叫可以相信的鬼话,是从鬼附身出来,这可以相信。这些东西要把它整理出来,如果可以相信的鬼话看多了,人就会相信因果报应。但是要细心的去审查,有好处没有坏处,绝对不是迷信。

这是讲到赵士周他的夫人王氏,附在女僕来喜身上,讲出她平生奢侈浪费,然后阴司加罪於她。提到这一段,我们附带的把老法师在《净土大经科註》一百八十七集里面提到,凯撒军团的公案,相信因果报应,这些所谓的附体绝对不是迷信。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宋范忠宣公。纯仁。將娶妇。或传妇家以罗为幃幔。公曰。罗綺岂幃幔之物耶。家素清俭。安得乱我家法。敢持至。当焚之。呜呼。此犹公卿之家耳。歷观古今帝王。如晋文公衣不重裘。刘宋主常藏破袄。汉文帝所幸夫人。衣不曳地。明孝慈皇后马氏。恆著练裙。唐文宗尝出袖以示羣臣曰。此衣已经三浣。宋艺祖因衣翠襦而戒公主曰。富贵当知惜福。夫以帝王妃主。尚且惜福如此。奈何今士庶之家。竞习奢靡。矜鲜鬬丽。妾媵罗紈。儿童锦绣乎。岂知一片之衣。千蚕之命。若任情暴殄。恣意费縻。则造恶业之端。必蹈奢侈之祸。且今日之鶉衣敝絮。冽肌冻肤之子。何尝非当年紈綺之儿耶。】

好,我们来看这段的字句解说:

我们看『宋范忠宣公』,「范忠宣公」就是宋朝的名臣范纯仁,也就是范仲淹的儿子。他是宋朝苏州吴县人,字尧夫,范仲淹的第二个儿子,他在宋仁宗的时候考中进士。范纯仁他做得非常好,他是等到他父亲范仲淹往生以后,他才出来当官的,父没始出仕。他刚开始担任襄城知县,累官就是升官升到侍御史。但是他对於王安石的变法,妨碍民眾利益,他提到王安石变法,他就语气非常激动恳切。后来他就被调往成都,担任路转运使。宋哲宗的时候他除给事中,后来拜相,就后来担任宰相。但是等到宋哲宗的时候,他又被贬到永州安置。后来在宋徽宗的时候,虽然他又被提拔,担任观文殿大学士,但是最后他以眼睛有病,乞求退休,告老还乡。他死后,朝廷追封他为「忠宣」,所以叫做「范忠宣公」。

『罗』就是稀疏而轻软的丝织品。

『幃幔』就是布帛製作的,围绕四周的遮蔽物。在《周礼·天官·幕人》里面记载,「掌帷、幕、幄、帟、綬之事。」郑玄注里面讲,「在旁曰帷,在上曰幕。幕或在地,展陈于上。帷、幕皆以布为之。」在旁边的叫帷,在上面垂下来的叫幕。

再来看下面『晋文公』,「晋文公」是春秋时代晋国的国君,他名重耳,是晋献公的次子,第二个儿子,太子申生之弟。在驪姬之乱,重耳离开他的国家,奔走在外十九年。他歷经狄、卫、齐、曹、宋、郑、楚、秦诸国。那么惠公死的时候,怀公继位,不得人心。所以就藉秦穆公的力量,回到晋国,这就是晋文公重耳,就藉著秦穆公的力量回到晋国,他才可以继承王位。他任用狐偃、赵衰等人,整顿內政,增强军力,使国家的力量,国力渐强。同时他平周朝王室王子之乱,平周王室王子带乱,迎周襄王復位,以尊王为號召,树立威信。后来他打败了楚国、陈国跟蔡国三国的军队,然后会诸侯在践土,遂成霸主。他在位九年,晋文公是继齐桓公为诸侯盟主,成为春秋五霸之一。这「晋文公」。

『衣不重裘』,「晋文公衣不重裘」,「重裘」就是重叠在一起穿的两件裘衣。在《尹文子·大道上》里面有记载,「昔晋国苦奢,文公以俭矫之,乃衣不重帛,食不兼肉。无几时,人皆大布之衣,脱粟之饭。」这一段「衣不重裘」是表示晋文公他非常节俭。在《尹文子·大道上篇》有记载说,当时晋国全国上下,都过著非常奢侈的生活,晋文公他就以节俭来矫正这个不良的社会风气。他本身以身作则,「衣不重裘」,也就是说不穿两件的皮衣,不重叠穿著丝绸的衣服,形容衣著朴素,「衣不重帛」。《尹文子·大道上》记载是「衣不重帛」,但是这个地方叫「晋文公衣不重裘」,这里面用的一个字不一样,「衣不重帛」跟「衣不重裘」。他不穿两件皮衣,但这个地方在《尹文子》里面记载,晋文公他不重叠穿著丝绸的衣服,形容他衣著很朴素。「无几时」,过了没多久,「人皆大布之衣」,全国上下改穿大布之衣了。这是「衣不重裘」。

再来『刘宋主』,「刘宋主」是宋武帝,也就是刘裕。南朝宋国,这个宋国不是赵匡胤的宋,是「刘宋」,刘裕的宋,开国之君主。刘裕家贫,少年的时候,以卖鞋子、耕种、捕鱼为业,后来担任北府兵將领,从刘牢之镇压孙恩起兵。在晋安帝义熙元年,刘裕击败桓玄,担任侍中、车骑將军、都督诸军事,后来掌握朝政,出兵灭南燕,回师击破卢循。后来他就灭后秦以后,他官当到相国,封宋王。晋恭帝元熙二年,他代晋称帝,国號宋,这个叫「刘宋」的由来。他施政崇尚俭约,严禁世家大族隱匿户口田地,实行庚戌土断,集权中央,在位三年就死掉。这个是「刘宋主」。

『常藏破袄』就是常穿,刘宋主本身都常常穿破的棉袄。

再来『汉文帝』,「汉文帝」是刘恆,西汉的皇帝,汉高祖刘邦的第三个儿子,他的母亲叫薄姬。初封代王,他刚开始被封为代王,后来吕后死掉以后,大臣就诛杀这些吕后的家族,就迎接代王,迎接刘恆来担任汉帝。

汉文帝的夫人,『衣不曳地』,穿衣服绝对不会拖到地上的,「帷帐无纹绣」。汉文帝专门都是以德,「专务以德化民」,「轻徭薄赋」就是减轻税赋,「轻徭薄赋」,就减少动用民力来做劳动的工作,然后减轻税赋,「与民休息」,让民眾都能够休养生息。提倡农耕,慢慢地经济就渐次恢復了,社会就日趋安定。「是以海內殷富,兴於礼教」,开始从事教育的工作。他的儿子汉景帝遵循这个政策。所以歷史上称为「文景之治」,就汉文帝、汉景帝。在位二十三年,这汉文帝在位二十三年。

『所幸夫人』,「幸」就是宠爱。「夫人」,汉文帝的夫人,他有两个,一个是慎夫人,这个地方的夫人是指慎夫人。「慎夫人」,她是西汉邯郸人,她是汉文帝的夫人,很受到宠爱。「在禁中」,就是在皇宫里面,她常常跟汉文帝的皇后同席坐,平起平坐。有一天慎夫人就跟隨汉文帝,跟皇后「幸上林」。「上林」是古代宫苑的名称。当时慎夫人跟著汉文帝跟皇后,登上上林苑的时候,中郎將袁盎就出来讲话了。

这个袁盎就是非常有名的,「慈悲三昧水懺」里面,造成晁错断头的那个袁盎。他十世担任国师,在唐懿宗的时候,到第十世的时候,已经是到唐懿宗了,皇帝疼他,赐他为国师,送给他沉香坛座。结果他在登座说法的时候,起了傲慢心,脚去撞到太师椅,结果长出人面疮出来。还好他早年在佛寺里面,照顾一个病苦的僧人,迦诺迦尊者,有告诉他,你將来有难的时候,到四川来找我。就是后来的「慈悲三昧水懺」的由来。

他就叫他到四川的彭州,来找迦诺迦尊者,后来洗了慈悲三昧水懺的三昧水,才把人面疮冤业,十世的冤业。因为他十世袁盎都当国师,所以晁错没办法復仇,一直到担任国师的,这第十世的时候起了傲慢心,护法神退开,他才有办法报仇。后来因为迦诺迦尊者,是观世音菩萨化身再来的,调解他们这个冤业,这个就是袁盎。在汉朝那时候,所以当时要洗三昧水的时候,晁错就跟他讲,等一等,你先不要洗,你读过《西汉书》吗?袁盎说,我读过。他说,你既然读过,你晓不晓得袁盎杀晁错的事情,害死晁错的事情?袁盎说,我知道。他说,我就是晁错,你是当时的袁盎。就这里讲,「中郎將袁盎」。

袁盎他引慎夫人坐下席,他就带慎夫人,他说,妳坐下面那个位子,不是跟皇后平起平坐,並且「以尊卑失序非爱之而適祸之」之说来说文帝。他就告诉汉文帝说,尊卑要有序,你爱她反而是害她,告诉汉文帝。后来慎夫人非常高兴,赐给袁盎黄金五十斤。这典故怎么来呢?我解释这个白话给各位听,很有趣。在《史记·卷一百一》里面提到,「袁盎列传」里面有提到这一段典故,这是真实的歷史故事,值得我们学习,也值得我们警惕。老和尚讲过,福报愈大愈容易造罪业。

汉文帝他带著竇皇后、慎夫人乘輦,輦就是马车。乘輦,乘马车,同往上林苑游幸,去游玩。由於慎夫人在宫中,常与皇后平起平坐。上林郎官按照惯例,上林苑的郎官按照惯例,把慎夫人的座位,也安排在跟皇后对等的上席,就是跟皇后坐同一排。中郎將袁盎看到了,令內侍把慎夫人的座位撤到下席。这个就是要非常大的勇气,袁盎他看到以后,马上叫皇帝旁边的侍者,就是太监,把慎夫人的椅子、座位撤到下面去,撤到下席。

慎夫人勃然大怒,慎夫人就很不高兴了。欸,这个如果换成你的话,你会不会不高兴呢?你本来坐在总统,坐在皇帝的旁边,突然间把你撤到下席,你当然会生气。慎夫人大怒,不肯入下席就坐,她不愿意走到下面去坐。汉文帝也生气了,汉文帝亦怒。这个会有杀头之罪,砍头。袁盎也是很有勇气,他为了维持这个礼制。而且他也知道,他会以古鑑今,他真的是以古鑑今,袁盎不愧是有读歷史的人。

汉文帝也生气,乘輦回宫,乘马车回去了,不看了,就回去了。袁盎还进一步进諫说,这是真的要很大勇气,也要皇帝听得进去。汉文帝还好是一个贤明的皇帝,很有度量,本来忠言就逆耳,他能够察纳雅言,这个就很不简单了。怪不得会有文景之治,歷史上有文景之治,他也是有这个胸襟。

袁盎再进一步劝諫说了,臣听说「尊卑有序则上下和」,「臣闻尊卑有序则上下和」,这个值得我们学习。一个团体里面,要怎么能够和合呢?要恭敬师长,要恭敬长辈,也就是长辈尊卑要有顺序,那么这里面团体就一团和气,就是「臣闻尊卑有序则上下和」。你尊卑要是没有序,不讲求伦理,上下就乱掉,就不和。「今陛下既已立后,慎夫人乃妾」,他说,皇帝你今天已经立了皇后了,你也把慎夫人当做妾了。「妾主岂可与同坐哉!」妾怎么可以跟皇后坐在一起呢?「適所以失尊卑矣」,这样就刚刚好失去尊卑的顺序了。「且陛下幸之」,皇帝你很疼她,我知道。「即厚赐之」,你也给她一个很优厚的宠赐。「陛下所以为慎夫人,適所以祸之」,陛下你这么爱慎夫人,你正好是害她。「陛下独不见『人彘』」,他说,皇帝,你难道不知道人彘这个歷史公案吗?

什么叫「人彘」?在《文昌帝君阴騭文》里面,有这一段典故很精采。文昌帝君有一世在天宫,在天上,看到秦朝那时候暴政,秦国的暴政,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那么文昌帝君生了一个悲心,想来挽救这些万民,所以他就下凡到人间来,他投胎给谁呢?他投胎到汉高祖赤帝子的儿子。当时汉高祖的宠妃就是戚夫人,汉高祖的太太,皇后叫吕后。当时汉高祖就冷落了吕后,特別宠幸戚夫人,结果最后是害死戚夫人。汉高祖死掉以后,吕后就把戚夫人抓起来,砍断她的手足,用药把戚夫人变成哑掉,变成哑巴,让她喝哑药。把她的眼睛,把她的耳朵都毁掉,把她当成什么呢?把她丟在厕所里面,把她当成人彘,彘就是猪,让她过猪的生活。当时非常地残忍,连吕后的儿子都看不下去,惠帝都看不下去,离家出走。吕后的儿子非常同情如意太子。如意太子就是戚夫人跟汉高祖所生的儿子。后来当时如意看到她的母亲戚夫人被吕后害死,非常地含恨,报復心就出来说,我要变成一条大蛇把妳吞掉。

后来到第二世的时候,吕后的福报没有用完,吕后投胎到东海之滨,那一世也姓吕,她当了当地的县长,县令。吕后的姪子投生到东海之滨,变成吕后的一匹爱马,到畜生道去了。那么戚夫人因为福报用尽了,她也投胎到东海之滨,也跟吕后同一个地点,冤家路窄,到东海之滨。吕后她福报还没用完,所以她当县令了。她的姪子造了很多杀业,投生到畜生道,变成她的一匹爱马,也给她骑。那么当时的如意太子,他算是累世有修行,但是他在他母亲临终的时候,他產生恶愿,他说要变成一条大蛇,要吞食这个吕后。结果他后来投生到什么?他也投生当成一条龙王,一条大蛇,因为情执难断嘛。

戚夫人到那一世的时候,因为福报用尽,就投胎到东海之滨,当非常穷苦的一个农村妇,也是姓张。我们知道文昌帝君累世都姓张。那么戚夫人到第二世的时候,变成一个非常贫穷的农妇以后,她的丈夫以割草为生,但是长年都没有生小孩。戚夫人就跟她的丈夫,农夫,到野外去割草。因为想求儿子,就向上天祈愿,她说,哎呀,上天如果你怜悯我,你赐一个儿子给我,不管长出任何东西我都要养牠。动了这个念头,就情执。

因为她前世是如意太子的妈妈戚夫人,所以那个情执都还在,她一动念,如意太子就知道了,他的神识就准备要投胎下来。可是投胎下来,因为她不能怀孕,戚夫人当时讲一句话,她说,只要在石头下面,这一滴血下去,只要这一滴血下去,不管长出任何动物我都要养牠,把牠当成自己的儿子来养牠。结果那一滴血滴下去,在那个石头底下长出一条金色的小龙,就是小蛇,但是牠会长出四脚,会长脚出来。

后来慢慢长大以后,会吃附近农舍里面,农村的这些鸡鸭牛羊,这些大动物。因为愈长愈大,变成小龙王了,小龙了。小龙以后,牠因为前世有修,牠会兴风作浪,会兴风作雨 …本来是向玉帝告状要报仇,但是来不及告状,牠引用海水直接倒灌,淹死了整个县城里面,淹死了吕后,就真的要报仇。当时县长的坐骑,就是那一匹马,就是吕后的姪子投胎变马,被这只龙吃掉,牠就真的来报仇。那后来因为牠会呼风唤雨,牠会变化莫测,有一天变成一个读书人。因为牠的爸爸妈妈,牠的父母就是这对农夫夫妇,姓张的这个农夫夫妇,这个夫妻养了这一只大龙,咬死了很多动物,人家告到县府那边去,包括县令的爱马都被吃掉了,所以非常地生气,把这姓张的两个老农夫农妇,把他抓起来,关起来。

那么如意太子当时已经变成一条龙了,牠就变成、化身成一个读书人,去警告县令,把牠的父母农夫农妇放走。吕后后身的县令就呵斥他说,你装神弄鬼。但是这个读书人就讲一句话,他说,你面有死气,就是说这个县令的脸上已经有死气了,你死期到了,就隔没多久,牠就呼风唤雨,引进海水倒灌,把整个县都淹没掉,淹死两千多人。里面除了有些过去生跟牠有冤仇以外,其他两千多人都是冤死的,最后他要还这个命债。

这在《文昌帝君阴騭文》里面,非常精采,有这一段故事,就讲如意太子他变成畜生道,又变成小龙。然后到三国时代,到三国时代的时候,就是刘备、曹操、孙权那个时代的时候。他后来到那一世的时候,他再转世的时候,他就变成一个將军,然后带部队去攻打诸葛亮的儿子。在攻打四川的时候,他被万箭穿心死掉,还这一世淹死县城的命债,这因果真的是非常可怕。就讲到这一段叫「人彘」,就是袁盎告诉汉文帝说,难道你没有读到汉高祖跟吕后跟戚夫人这个歷史恩怨吗?

这个歷史一讲出来,这个因果一讲出来,老和尚讲,因果一讲出来,没有一个人不好好修伦理道德了。只要跟他讲因果,他就会好好修伦理道德,如果他不明白因果,他都不修伦理道德了,这老和尚讲的。欸,果然没错,汉文帝一听到这个歷史的因果故事,嚇到了。他觉得袁盎说的话很有道理,就告诉慎夫人说,你絶对不能变成戚夫人,歷史上的戚夫人,竇皇后变成以前的吕后了。慎夫人后来一听到这因果,那个心中的怒气就降下来,息怒了,赐给袁盎黄金五十斤。这个叫做「汉文帝所幸夫人」,这有典故的。

所以这个地方就告诉我们什么?老法师说,「一切法得成於忍」,老法师特別引用他自己的一生,他的经歷,他学佛、修佛、学讲经的这样一个歷程,一个过程。老法师说,「一切法得成於忍」,他说,你修学能不能够成就,第一个因素就是你能不能够忍。早年老法师在臺中莲社求学的时候,他遭遇到的逆缘也是很多,老法师说,不忍就不能够成就,环境再恶劣,別人轻视你、毁谤你、侮辱你,你都要接受。要是不接受,发个脾气,像刚才汉文帝跟慎夫人,要是一生气把袁盎杀头了、砍头了,那也就没有后面的文景之治了。

老法师说,有人毁谤你、侮辱你,你都要接受,要是不接受,发个脾气,离开了,我们学习的机缘就断掉了,到哪里去求学呢?到哪里去再找一个李老师这样的老师呢?找不到了。纵然有,他也不肯教你,得老师肯教。所以净空老法师说,他在臺中的时候,有几个关心老法师的同学,照顾老法师的人,老法师都跟他们表態说,只要李老师没有叫我走,他没有让我走,任何人给我的苦难,我都接受。那可见老法师以前,在李老师旁边学佛的时候,也是困难重重,也是障碍很多,也是磨难很多,那照这样讲起来,是真的困难很多,不简单。

这古代我们《孟子》里面讲,孟子曰,「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是这个道理。老法师说,除非李老师叫我走,任何人给我的苦难,我都接受,我决定不走。我如果学好、学成了,我自然就会走,我没有学成,我不走。因为老法师以前在臺中莲社的时候,就很会讲经了。老法师在臺中住满十年,最后学了一部《华严经》才离开,离开,他在臺北讲《华严经》。第一次,也就是民国六十年,一九七一年,他在臺北市第一次讲《华严》。所以这个成就就是很大的忍耐得来的福报。

那么学习的心態,真诚恭敬,学业是附带的啦,德行才是第一的。你修忍辱就是修德行,就是成就德行,你修忍耐就是成就德行。所以老法师说,对於这些障碍、磨难、困难、障难,我都能感恩,为什么?他们都在考验我,我是每一关都顺利的通过,我也看了很多同学,有人到臺中来亲近李老师,老师一个星期上一堂课,一个星期讲一天经。换句话说,佛教正规的活动两次,讲经是两个小时,两个小时有翻译,实际上是一个小时。教学一个星期才一次,三个小时,换句话说,一个星期佛学课程,实际上是四个小时。有很多人到臺中住一、两个月,三、四个月就走了,为什么?时间太少了,要在这里住很长时间,他受不了就走了,不走的只有净空法师一个人,为什么不走?因为老师一个星期四个小时讲课,对净空法师来讲非常適合,他统统把所学的东西消化掉。他说,老法师说,要是一个星期讲十个小时、二十个小时,他就消化不了。

那么听课的时候,老法师工作准备至少十个小时,听经之前要做预备工作,他自己先看,先找参考资料,再仔细看一遍,然后再去听老师讲经。老法师会看李老师讲的跟祖师大德之註解,有哪些相同,有哪些不同,他为什么这样讲?揣摩老师的意思,换句话说,每个星期学习有心得,有法喜充满。同学学习跟老法师不一样,他们只是去听经,做笔记。老法师不是这样的,李老师不准老法师做笔记,听讲的时候,专心听就够了,不用写笔记,为什么?境界年年不相同,今天写的笔记,到明年境界就提升了,笔记完全没有用,浪费时间,也分心了,不如专注的去听,听懂了就懂,听懂了就悟了,听不懂,不要再去研究,一直听下去,有一天清净心就慢慢形成了,清净心生智慧,你听经有悟处,这是最重要的。

那么现在讲臺上叫你覆讲的,依样画葫芦的,老法师说,这是教初学的,训练他什么?训练他忍耐,训练他忍耐这个字,不准他发表自己的意见,老师讲什么你就说什么,训练他的耐心。要知道教学的义趣,真正能忍耐,你就会得到好处,这是古人所说的。所以世出世间法,不能忍耐就不能够成就,所以一切法得成於忍。以上我们做这样的补充。

再来,我们再看下面,这个『孝慈皇后马氏』就是明太祖的皇后。

再来『练裙就是一般贫妇所穿的白绢。

『三浣』就是洗三次。

『宋艺祖』就是,「艺祖」就是有文德之祖,后来以为开国帝王的通称,「宋艺祖」,指宋太祖赵匡胤,他是宋代开国的皇帝。

『翠襦』就是,「翠襦」的意思就是,「翠」就是翠鸟的羽毛,「襦」就是短衣、短袄。

再来『士庶』就是士人跟普通百姓,就人民跟百姓。

『矜鲜鬬丽』,「矜」就是注重、崇尚,「鲜」是明丽,「丽」是美好。

『妾媵』就是古代诸侯贵族女子出嫁,叫做称媵,后来以「妾媵」是指侍妾。

『罗紈』就是指精美的丝织品。

『费縻』,「费」就是耗费、浪费。

再来『鶉衣敝絮』,「鶉衣」就是破烂的衣服,「敝絮」,「敝」就是破烂、破旧,「絮」就是粗丝绵,简单说「鶉衣敝絮」就是破烂的衣服。

『冽』就是寒冷。

再来『紈綺』是精美的丝织品,引申为富贵安乐的家境。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宋朝的范忠宣公,范纯仁將要娶媳妇的时候,有人传说,媳妇的家都以罗綺当帐幕。范公就说了,难道罗綺是用来做为帐幕的吗?我家一向清廉节俭,怎么可以扰乱我家的家法呢?如果敢拿来,我就把它烧掉。再来『呜呼』,这个还只是公卿的家庭而已,从歷史上来看古今的帝王,像晋文公,天再冷从来不穿两件皮衣;刘宋主常穿破棉袄;汉文帝所喜欢的慎夫人,衣服都不拖地;明朝的孝慈马皇后常穿著粗糙的练裙;唐文宗经常出示袖子给羣臣看,说这件衣服已经洗过三次了;宋太祖赵匡胤,因看到公主穿著绿色的短袄,就告诫她说,生在富贵中,更应该要惜福。

这些帝王、妃子、公主尚且如此惜福,怎奈现在的士大夫跟一般人的家庭互相比赛奢侈浪费,穿著鲜艷的衣服,互相比赛亮丽。而且还比赛谁家陪嫁的姪娣以及绸绢多,孩子所穿的衣服,谁家的较为锦绣,而且还比谁家陪嫁的姪娣以及绸绢多。姪娣,解释上是说姪女跟妹妹,从嫁就是陪嫁出去,谁的绸绢多。她哪知道这一片的衣服就要用千条蚕吐丝丧命才得到的,如果任意糟蹋,过分的耗费,那就是造恶业的开始,將来一定遭因奢侈所带来的灾祸。且看今天有穿著破旧的衣服、受冻挨饿的人,那何尝不是当年穿著华丽衣服的富家子弟呢?

好,今天这一段一共两句,「无故剪裁,非礼烹宰」,我们只讲到这个「无故剪裁」。这一段我们先来引用老法师的开示。老法师说,「无故剪裁」,这个是指要爱惜物力。

第一点,老法师说,一切眾生生到这个世间来都是有业因的,佛家跟我们说,这是事实真相,六道凡夫都是受业力主宰,一生的际遇、荣华富贵、寿命长短都有个定数。所以世间高明的算命、看相,往往可以看得相当准確。正如同《了凡四训》里面一开端,袁了凡先生为我们敘说,他早年遇到孔先生给他算命,算他的终生休咎,几乎是丝毫不爽,確確实实证明一点差错都没有。这不是一般江湖的算命先生所算出来的,那一些说法未必可靠,不负责任的。但是孔先生算法、算命,真正是有学问、有见识,而且有修养,所以能够算得这么准確。

第二点,由此可知,我们人的一生,真的就像西洋人所说的,老法师说,法国的预言家诺查丹玛斯就说过很多次,人的一生就好像剧本早就写好了,按照这个剧本下去演,谁也没有办法改写这个剧本。这个是属於宿命论,佛法里面承认命运是有的,但是命运决定可以改变,绝对不是一成不变,为什么?因为命是由业造成的,十善跟十恶造成的,那么业是由心造的。那既然业由心造,你从心去改变,你转变念头、改变观念、改变想法,你把恶的念头转成善的念头,再把善的念头转成清净的念头,你本来想造十恶业变成十善业,再把十善业转成清净业,那就得到大福报。所以命由业造,业由心改。命由业造,业去造成的,那业由心改,业由心造,从心去改变,这是讲佛法为什么说命运可以改变的道理,就在这个地方。

第三,老法师说,首先我们要晓得命从哪里来,是自己造作的。这里面的业因跟果报都非常复杂,业因涉及到无量劫前,生生世世累积的这些习气烦恼,还与一切眾生结下恩恩怨怨的债务,来生后世,因缘聚会的时候要偿债,所谓欠命要还命,欠钱要还钱。

第四,往昔的业因,如果我们自己冷静的观察思惟,在自己这一生当中就得到证明。我们这一生当中所遭遇的一切人、一切事、一切物,细细地想来,有人对我好,过去生我们有恩;有人对我们不好,相处不好,过去有怨。有时候我们得到財物,心里晓得是別人还给我们的,有时候我们损失,知道是我们还人。佛家讲得很明瞭,人生在世只不过是报恩、报怨、討债、还债,人生在世,这四个因缘是这样来的。所以佛总结一句话,人生是什么意思?人生是酬业而来,印祖说的,酬是什么?报酬,业是过去所造的业,过去造的善业,你这一生得到享福;过去造的恶业,这一生生计艰难。

第五,可是业不断的造,果也不断在受,因果循环,享福的时候决定又造业。我们不说別人,在中国歷史上称为十全老人,就是乾隆皇帝,论福报,古今没有人有可以跟他比的。乾隆皇帝,福德、聪明、智慧、健康、长寿,他统统俱足,那真是多生多劫修来的,做了六十年的皇帝,做了四年的太上皇。他这一生当中也造了不少恶业,福享尽了恶报就现前。所以从这个地方来观察,夫子就是孔子,跟我们讲的,「人心惟危,道心惟微」,这两句话说得很有道理,人要不觉悟,不可能不造业,福报愈大造业愈容易,而造的恶业更严重。世间小民没有威德、没有权势,一生所造的业比较少,也比较小。

第六,我们冷静细细观察就知道,我们有幸得人身,得人身又何幸之有?得人身而闻佛法,这个人身就有幸,得人身不闻佛法,得这个人身很不幸,岂能不造罪业呢?正是《地藏菩萨本愿经》里面讲的头出头没,立刻又墮落了,转眼之间的事情,所以多么可悲,多么可怕。所以能够得到人身,又能闻到佛法,我们就好好把握这个因缘,佛法难闻今已闻,我们在佛法上好好用功精进,今生能够当生成就,往生净土,那是最大的福报。

我们今天就讲到这里。若有讲得不妥之处,请各位同修大德批评指教。阿弥陀佛。


文字稿来源:因果教育弘化网


感恩您的阅读!如果你觉得文章还不错,就请发送给朋友或者转发到朋友圈。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喜欢就请关注我们吧~https://www.guoloujiang.com/30297.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