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老师主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188集)

●因果者,圣人治天下,佛度众生之大权也。若约佛法论,从凡夫地,乃至佛果,所有诸法,皆不出因果之外。——印光大师。


《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一八八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6/06/02 臺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188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们研討《太上感应篇汇编》第六十六句,【形人之丑,訐人之私。】请各位同学翻开课本五百八十一页,『形人之丑,訐人之私』。「形人之丑」就是形容宣扬他人的丑事。「訐人之私」就是揭发传播他人的隱私。我们看经文:

【人之丑行。所谓言之辱而不可闻於人者也。尔乃形容暴露之。则厚道既伤。阴騭隨捐矣。盘山语录云。修行人。大忌说人是非好丑。乃至一切世事。非干己者。口不可说。心不可思。但口说心思。便是昧了自己。若专链心。恆搜己过。那得有工夫管他家屋里事。粉骨碎身。唯心莫动。收拾自心。时时刻刻体究自己本命元辰端的处。由此观之。人当自治为急。念念恐自家身心有错。尚暇管及他人耶。】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言之辱而不可闻於人者也』,这一句经文是从《诗经·国风》篇里面出来的。「闻」就是传布、传扬。在《诗经·国风》篇里面有这样说,「墙有茨」,这个字唸慈,「茨」就是一种草本植物,蒺藜,它旁边会长刺,旁边会长刺,尖尖地。但是它会长果实,果实它会有刺出来。「不可束」,「束」就是捆绑。「中冓之言,不可读也」。「中冓」就是內室,就闺门之內,「不可读也」。「所可读也,言之辱也」,「言之辱也」是从这个地方出来,它的意思就是说,墙里面有长一种蒺藜这种草,它长出来的果实是有刺的,如果你去把它绑起来,你就会受伤。那这个「墙」代表什么?屋內的事情,每一个人,他的內心世界,每一个家庭他,我们一般讲说家丑不可外扬。

为什么老祖宗,俗话会讲这样呢?这跟我们今天讲的,「形人之丑,訐人之私」有关。每一个人都不愿意他家的祕密被人家知道,也每一个人都不愿意让人家知道他內心世界在想什么。但是这一段以及这一段经文,其实在讲口业。现在像我去助念,插管的都很多,就是现在的人口业造得都很重。为什么被插管呢?你如果生病,临命终的时候,你到医院去。如果你到医院去的时候,你病床躺一段期间以后,你肺功能自然会怎么样?慢慢就会退化,那么你自己如果刚开始进医院,可能是自己可以呼吸。但是你年老气衰的时候,尤其是临命终的时候,那个气是最衰弱的。

老法师有讲说,冤亲债主什么时候来討债呢?什么时候来现形呢?就是你临命终气衰的时候,冤亲债主统统现形。那么你临命终的时候,你气衰的时候,你的肺部,久臥病床的时候,你就慢慢地不能自行呼吸。等到你不能够自行呼吸的时候,必须靠机器呼吸的时候。比例上机器呼吸会愈来愈高,那么你自己自行肺部的呼吸,会愈来愈弱。到后来医师就宣布,你的肺部自行呼吸功能不行,就要插管。插管就是把那个呼吸的管子,插到你的喉咙里面,这样要插一个月。插一个月以后,你的喉咙这边,它这个插管必须拔掉,不然会烂掉。所以在这个地方,会用刀割一个洞,我们臺湾的医学名词叫气切,从这个地方做呼吸。那个时候就没办法讲话了,你的声带就没办法讲话了。所以现在气切的非常地多,插管的非常地多。口业造得重。

但是我也有去助念那些老菩萨,年纪都很大的,八、九十岁的,都是善终,没有病痛的往生,那个口业都修得非常好。这个地方《诗经》跟你讲说,「墙有茨,不可束」。这种果实,会长刺的这种蒺藜,你不要去给它绑。「中冓之言,不可读也」,闺门里面的话不要听,听的话你一定会搬弄是非。「所可读也」,如果你去瞭解他在闺门里面的事情的话,你再把它传播的话,那是一种侮辱,中国人讲「士可杀不可辱」。所以这个「言之辱而不可闻於人」,就是不要去传播人家的是非。

再来我们看下面的『尔乃』,「尔乃」就是发语词,它没有意义。

『形容』是描述。

『阴騭』就是阴德。

『捐』就是消散、损失。

『盘山语录』,它是一本道家的书,这位道家人士,是金末元初全真道士王志谨,他所撰述的。在道家的《道藏》里面,有收录这本书,是王志谨的门人,他的弟子刘公记录的。主要是讲全真道,炼心修性之真功、真行,它是以道家的《清静经》为本,但是它也吸收了禪宗的《心性论》。

它说,修道之人先要明了自己本分事,所谓自己本分事,自我形骸底一点灵明主宰,这个灵明主宰就是我们的自性、我们的觉性。「形骸」就是我们这个四大五蕴,是谁在主宰呢?由「一点灵明」,就是我们的灵知性。是「从道里稟受得来,自古及今,清净常然」,就是自古到现在,它一直都是清净的。这就是六祖大师所悟的那一首,五首偈子,何期自性,本自清净,本自具足,本不动摇,本无动摇,本不生灭,能生万法。所以这个「自古及今,清净常然」,確实它有吸收到禪宗的《心性论》。

其次要通明教化,透过教育、透过薰习,这叫通明教化。遣除偏执成见,就是破我见、人见、眾生见、寿者见,识別「万缘虚幻」。就是《金刚经》里面讲,「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一切法不可得,这个是识別「万缘虚幻」。使「本源清净」,真宰自明,自然恢復清净,恢復自性的光明。故曰,「心不逐物,谓之安心。心不爱物,谓之虚心。」你不去追求五欲六尘,你心就安住了。你不执著万物,不起贪、不起心、不动念,你心就放下来,「虚心」就是心就放下来,「心安而虚」,便是清净,清净便是道。这是这一本《盘山语录》它讲的重点。

再来我们看下面五百八十二页,『非干己者』,「干」就是关涉。

『昧』,『便是昧了自己』,「昧」就是迷乱。

再来『收拾自心』,「收拾」就是收敛。

『体究』就是体会、思考。

『本命元辰』,这个是禪宗的用语、禪林的用语。「本命元辰」指本性,「本命」的意思就是出生年月日,你人出生的时候的,我们讲天干、地支,他的干支,就是天干、地支,称为本命星。「元辰」是人的命运受阴阳两星所左右,这个叫做「本命元辰」。所以「本命元辰」是支配人命运的星,禪宗將它比喻自己的本性,这叫「本命元辰」的意思。

『端的』,也是禪林的用语,就是事理之本末始终,確切分明而显然可见,义同於正是、真是、確实等语。在《碧巖录》,禪宗有一本书叫《碧巖录》,第一则之「评唱」,里面有这一段经文,「且道达磨是观音,志公是观音,阿那箇是端的底观音」。它说,且说达摩祖师是观世音菩萨化身,宝誌公禪师,听说也是观音菩萨的化身,那到底哪个是?哪个才是究竟的观音呢?它这句话的意思是这样。其实你心地慈悲就是观音。「端的」就是事理的本末始终,这个是这一句禪宗用语的意思。

『自治』就是修养自身的德性。

『尚暇』就是哪里有空閒呢?这个意思。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人的丑陋行为或者是人的丑行,就是所谓的说出去会让人觉得耻辱,而且难以让人听闻的事情,这个叫『丑行』。既然如此,但你却把它宣扬暴露出来,不但有伤厚道,阴德也隨之消失。《盘山语录》说了,修行人最忌讳谈论他人的是非,修行人最忌讳的是谈论他人的是非美丑。甚至一切世间的事情,跟自己不相干的事,不但口不要说,连心都不要想,只要口说心想了,那就已经欺昧自己的良心了。

若专心锻链自己的心性来说,『若专链心』来说,『恆搜己过,那得有工夫管他家屋里事。』就是说若就专心锻链自己这一念心性来说,应该去找自己的过失才对。应该常常找自己的过失,哪有时间,那个工夫去管別人家里的事情呢?就算粉身碎骨,也要保持自己的心念不动。收敛自己的心思,时时刻刻探究自己的本命元辰,那个最究竟的地方,就是我们自己心性的根源。由此可见,人应当要自我检点最要紧,念念唯恐自己的身心有过失。哪里还有时间去管別人的事呢?

我们今天探討的,「形人之丑,訐人之私」,其实这一段,开头的这一段经文很重要。这一段的经文很重要,攸关到我们的德行、我们的修行,以及我们的积功累德。我们是在积福呢?还是我们在造业?我们在修行呢?还是在搬弄是非?我们在往天堂走呢?还是往地狱自挖坟墓呢?这一段经文好好给我们去思惟,跟自己不相干的嘴巴就不要说,连想都不要去想。讲起来都很简单,但做起来很困难,尤其现在这个时代更困难,为什么?媒体太发达。

昨天我带,我请南普陀佛学院的院长宗兴法师,在臺湾佛教界,大家非常尊敬果清律师跟宗兴法师,两位法师修持都非常好,都是过午不食,都是持戒律。宗兴法师是跟隨广化老和尚十几年。我在南林尼僧苑,看到广化老和尚的舍利,他的舍利是琥珀色,非常地漂亮,晶莹剔透。本来是一颗,现在生出好几十颗,一直分出去还是继续生出来,这真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昨天我特別在车上请示宗兴法师,宗兴法师就跟我讲,他很客气,他说,我不是他的隨从弟子,我是跟班的,他讲说他是跟班的,意思说是提皮包的、背僧袋的,其实宗兴法师为人非常谦卑、低调。

他昨天跟老法师畅谈甚欢,两位高僧大德谈法,谈了一个多小时。老法师就提到这个问题,他说,现在一年不如一年、一代不如一代,现在是算年的,不是算十年的,也是整个道德的毁坏是算年的,不是算十年的,一年比一年,败坏的速度很快。老法师说,现在没有弘法人才、没有讲经人才,光一部《群书治要》,谁来讲?中国五千年的优秀的孔孟思想,传统文化,谁去认识老祖宗呢?你不懂文字学、不懂声韵学,你就没办法跟老祖宗对谈,都是文言文。你看不懂文言文,就不能够看古书,就不能够懂老祖宗的智慧。

所以老法师昨天有跟宗兴法师提到,他要到英国威尔斯大学办汉学院的事情。老法师特別提到现在,为什么道德毁坏这么快?他说,因为现在的手机太发达、电脑太发达。他说,他不拿手机,他也不看电视,也不看报纸。当然弟子会给他汇集重大时事新闻,会给师父上人看摘要。我看宗兴法师也不看电视、也不拿手机,因为我从头陪他,到下去臺南极乐寺回来,我没有看他讲手机,他事实上也没有手机,这样心才会清净。所以老法师说,有人送他手机,老法师说,你不要害我,就还给对方。

那现在最容易造业是什么?就是住相生心,眼见色、耳闻声,刚好手机提供这个方便,你不看都不行,因为它微信传进来,LINE传进来,在日本叫LINE,在美国叫FB脸书,在中国叫微信,它传进来,你就一定会去看,你会接受它的勾引,就去打开一看。如果你看到是传播佛法还好,如果是传播邪知邪见的,你心就汙染了,你就中毒了,现在叫做电脑中毒。电脑中毒,电脑就当机,你心中毒就没救了。你一天好不容易,搞不好是念一千声佛號,也全部功亏一匱。就这里跟你讲,好好顾好自己的「本命元辰端的处」。

但是现在魔强法弱,你怎么办呢?所以如何去收拾自心呢?『粉骨碎身,唯心莫动』,这个都是古德教我们的,但是现在的人能做得到吗?所以这一段主要是讲口业,『口不可说,心不可思』。所以老法师有关「善护口业」,讲得非常多。我们简单摘录一些老和尚说的,一些善护口业的重点,就让我们受益无穷。我们知道《无量寿经》里面有经文,「善护口业,不讥他过。善护身业,不失律仪。善护意业,清净无染。」那这一段最难修的就是「善护口业,不讥他过」。

六祖大师说,「若真修道人,不见世间过」。但是我刚才讲,现在手机传播速度非常地快,电脑媒体速度非常地快,你电视打开统统是,可以讲说乌烟瘴气的邪知邪见在汙染我们。所以老法师昨天讲,为什么道德崩溃这么快?他说,现在的小孩子跟谁学?跟网路学、跟电脑学、跟手机学,那现在谁在教道德伦理?伦理道德因果,没有人在教。所以老法师说,这十年是中华传统文化存亡关键的十年,再不做,他说,来不及了,老法师说,来不及了。那我们就摘录几点老法师对於「善护口业」的一些开示。

老法师说,第一点,老法师说,《无量寿经》里面教我们善护三业,把口业放在第一个,「善护口业,不讥他过」,把口业放在第一个。各位,你看十善业里面,或是十恶业里面,你说,比如说你十恶业,杀生、偷盗、邪淫,身业是三个。口业呢?不恶口骂人、不两舌是非,不妄语、不綺语,四个。那下面意业,不贪、不瞋、不痴,或是贪、瞋、痴。那是十恶业里面的话,杀生、偷盗、邪淫是身业;恶口、两舌、妄语、綺语是口四业;贪、瞋、痴是意三,三种。这样口业占四个。佛陀知道最难守的就是这个口业。

第二点,老法师说,「善护口业,不讥他过」,这句话包括不妄语、不两舌、不恶口、不綺语,刚才我们讲过了。再来,老法师说,我们平常修积的功德,说老实话,都从口业里面丧失掉了,所以你要怎么修?不要造口业就是修福了,你搬弄是非、传播是非、说人是非,你就损福了,福报流失得很快。你今天才做一点点好事,马上就流失掉了。所以老法师说,我们修积的功德,讲老实话,都是口业流失掉了,功德积不住。

再来,口业最容易造业,很多修行人修行一生,积功累德,到后来功德都漏掉。从哪里漏掉?从口里漏掉。辛辛苦苦修了几十年,几句话的口业就漏光了。「口为祸福之门」,不可以不知道。再来,觉明妙行菩萨教人家,「少说一句话,多念一声佛」。现在我们如果到佛堂,如果到佛堂去,都会贴这一句法语,那放一个小沙弥,画一个小沙弥,用手指头比这样,「少说一句话,多念一声佛」。但是我如果到佛堂去,尤其是现场如果女眾多一点,嘰哩呱啦,嘰哩呱啦,统统是声音,旁边也有写,「少说一句话,多念一声佛」。

再来,看到別人有过失,我自己要反省,我有没有?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你说別人的过失就造口业,你的功德就流掉、漏掉,你修得再好都完了。老法师,我到香港大埔去参学,我跟老法师的护法胡居士在谈事情。同一个小小房间里面,老法师的寮房非常小,老法师不盖庙,所以老法师的会客室,小得实在是太可怜了。我跟胡居士在这边讲话,老法师走开,到那边去看他的讲课的经书,他听都不听。你从这个地方就可以看到,老法师就真的做到六祖大师说的,「若真修道人,不见他人过」,他的不闻世间过。

因为举手动口,你舌头只要一动,舌根一动,是非就生了。举手动口,无不是业、无不是罪。因为你做不到不起心、不动念。你心念一样是用妄心在做主,你不是真心在做主。所以你的习气毛病,都在起心动念里面,遇到六根接触六尘的时候,我们所谓的遇缘起现行,现行又薰种子。遇缘起现行就是说你根尘接触的时候,你眼见色、耳闻声,你的习气就跑出来了,那叫遇缘起现行。现行就是发作,那个习气就发作了,你的贪心就出来了,你的瞋心就出来了,遇缘起现行。现行什么?种子就现行了。那现行又薰种子,你习气跑出来以后又薰回去,放在阿赖耶里面去了,遇缘起现行,现行薰种子。

所以我们为什么所修的都是有漏?为什么不能够往生净土?根本原因我们没有改毛病习气。所以老法师一再跟我们开示,修行的第一个下手处,先改毛病习气。然后再一门深入,然后再依止善知识,这样去修就可以慢慢地跟清净心相应。所以老法师说,你为什么会看到別人的过失呢?因为你自己心里有过失,才看到別人有过失。如果你心清净没有过失,看到一切眾生都是佛,一点毛病也看不出来。就像老法师一样,好人在他前面也是好人,坏人到他前面也是好人。

有一次,有一个居士就问师父了,一个护法居士就问师父说,师父,你不知道那个居士在骗你吗?师父说,我当然知道他在骗我啊。那护法居士就问他说,你明知道他在骗你,为什么你还让他骗?师父就跟这个护法居士勉励了,说有些人你要给他机会,让他从断恶修善开始做起,他恶没有断怎么向善呢?怎么修善呢?那根本不用谈转迷为悟了,转凡成圣了。你看从这句话里面,你可以看出老法师如何的大慈大悲。就这里讲的,心清净没有过失,看一切眾生都是佛。

再来,老法师说,我们中国人常讲,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这话有道理。谁是是非人?说是非那个人就是是非人。他说,那个是非人,未必是是非人。大家要知道,老法师说,你不念佛你就造口业。所以你还是乖乖地计数器跟佛珠,佛號不离口,你就少造口业,功德都保住了,福德都保住了。这里老法师跟你讲,你不念佛,你就造口业。

再来,一天到晚接触人,张家长、李家短都是讲別人的人事、是非人我,都是讲是非人我。你学佛,念经、拜佛、礼佛,修那一点点功德,都在你口里面漏掉。尤其现在透过手机讲话,所以我手机平常很少接电话,我也不太喜欢接电话。我有时候一天,手机就是没有电话。诶,我也很高兴,为什么?不用说是非,也不用听是非,最好不要打给我。我还做不到老法师说不拿手机。现在你用微信,它里面还用语音通电话,等同电话一样,很难啦,你要修到清净心很难,外缘的干扰太多了,它不会让你心清净的,都是这里讲的是非人我。

那么你一天到晚根尘接触,当然就变成张家长、李家短,讲的都是是非人我。某某法师怎么样啦,某某道场怎么样啦,对不对?我常常这样去劝人家,某一个居士被某一个法师,在微信给他发表一篇文章,那个居士气得要死,那个法师怎么可以在微信发表那个文章呢?我说,你尊敬三宝从这边开始,你千万不要评论,你也不要再说,也不要,你要忍下来,不能在微信上说。否则的话,谤佛、谤法、谤僧,你就造成了。所以喜欢说別人过失的,你累积下来统统是罪业,无量无边的罪业,你要觉悟、你要明白,赶快回头,老法师这样劝我们。所以你心里要想佛,口里要念佛,不夹杂、不间断,修无量无边的功德。

像海贤老和尚一样,人家修到成佛。海贤老和尚的弟子编写一本《海贤老和尚懿行录》,「懿」就是他的美德,他的功德的善行,叫「懿」,「懿行录」。那编辑小组很慈悲,叫我写一篇报告,我前几天才送给他们,我题目就是老和尚说的,海贤老和尚跟六祖大师一样的修行境界。我提出我的一点小小的领悟,然后我再引用《六祖坛经》跟《金刚经》来做佐证,证明海贤老和尚最少是法身大士,也就是分证佛,最少。我不敢讲他是不是究竟佛,因为我没有那个智慧,我也没有六通,我没有,不敢说。但是我们从种种的海贤老和尚的密行,他有很多密行,根本就从这里可以判断出来。

比如他的弟子印荣法师,因为农民在烧那个稻作,烟雾很多都飘到佛寺里面去。印荣法师说,烟雾呛到没办法诵经,老和尚拿个东西说,往那边去、往那边去,那个烟雾就飘走了。这不就是神通妙用吗?还有那一只野狼咬著海贤老和尚的裤管到洞里面去,去帮那个母狼,昏迷的母狼念佛,把那五只小野狼生出来,这只有佛才有办法。佛菩萨,海贤老和尚就像佛菩萨给那个母狼加持一样。那只母狼昏迷,业障重,命危了,海贤老和尚帮牠救起来,跟牠讲一句话,少做一点恶,念佛多好,好好修行。那一只野狼也知道报恩,在路口等海贤老和尚,去咬个蜂蜜供养海贤老和尚,这不就蠢动含灵皆有佛性的证明吗?牠也知道知恩报恩啊,谁告诉牠的?牠的觉性告诉牠的,可是牠现在是迷而不觉,业障重变成狼啊,变成畜生身,愚痴啊。

所以海贤老和尚就做到这里,心里想佛,「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人家他成佛了。老法师说,以前他们跟李老师在学教的时候,李老师常跟他们讲,你们每天所修的这些功德,都从口里面流出去了。佛法讲有漏,就像一个水缸里面都在漏水,这是很大的一个漏洞。我们所修的那一点点功德,都是因为有意无意造口业,从口里面出去,就像那个水缸在漏水都漏光了。

所以说別人的过失,是最大的过失,最严重的过失。从你自己本身来讲,你心不清净。我现在愈来愈能体会,不要说,算了,「一切法得成於忍」,「一切法得成於忍」,就忍下来。別人好是別人的因缘,別人成功有他成功的因缘。老法师讲过,你不要去破坏他的成功,「毁人成功」,我们前面有探討过,破坏別人的成功,老法师说,你不明白因果,他会成功一定有成功的原因。你破坏他,只是他延缓成就,他拖了几年,拖一段期间再成功,但是你没办法让他不成功,因为那是果报,老法师讲得很有道理。

所以我们讲菩提心,你如果造口业的话,你真诚没有了,你心是虚偽的;你清净没有了,你心是汙染的;你平等没有了,你是高下,你认为自己是对的,別人是不对的;你正觉没有了,你慈悲没有了,你变成自私自利了。所以跟菩提心不相应的,就跟整个大乘佛法不相应。大乘佛法里面任何一个法门,你都不能够成就。因为你造口业的关係,口业就跟菩提心不相应。因为造口业,你完全是妄想分別执著,所以跟菩提心是不相应,那跟大乘佛法就不相应,那你修任何法门都不会成就。

所以老法师说,就世间法来说,你「口为祸福之门」。你喜欢批评別人,有意无意跟別人结冤仇,结这个冤仇迟早你会遭到报復,因果通三世。你喜欢批评別人,人家也批评你,果报是这样来的。你怎么可以免得掉呢?所以是你自己本身去破坏你自己的德行,破坏自己所修持的功夫。因为老法师开示「善护口业」非常地多,我只是摘录一些重点跟大家分享。

老法师说,夏莲居老居士在《净语》里面有讲一句话,老法师说他印象非常深刻。夏莲居老居士说,我们净宗同学如果三年不讲话,三年不讲话,保证开悟。听说我们臺湾有一个地方叫九华山,九华山很特別的一个法门,就是朝山懺悔。在我们的臺湾苗栗铜锣。这位法师,臺湾的人都称呼她救世师父,人家说她是观世音菩萨再来,她的法相真的很像观世音菩萨。我见过她本人,我真的还有一点点福报跟运气,为什么呢?因为我孝顺。

当时救世师父还在的时候,她个子不高,她穿的那个长褂,可以讲说,百衲衣,很厚。夏天也是那一件,冬天也是那一件,像棉袄一样,我们一般叫长褂,她都是补丁的,她脚没有穿僧鞋,皮肤完全像观世音菩萨一样。当时她舀大悲水给我,因为她最特別就是,她用大悲水跟眾生结缘,然后再来就是平安麵。臺湾非常多人从那边得度,很多造恶极重的这些眾生,去那边懺悔以后,改头换面、改邪归正。

我要做维那的时候,我发愿做维那的时候,我就九华山去朝山朝一年。每个月朝一次,都是半夜,晚上十点开始朝,朝到天亮,大概是凌晨三、四点。那吃完她平安麵再回来,很特別,她那个平安麵非常简单,但是很好吃。这个救世师父,所以我见过她本人,听说她是不倒单,她修不倒单,没有人看过她房间那边有床铺。听说她的寮房非常地小,是水泥地。她的信徒非常地多,那她就是怎么样?她就是修止语,不讲话。她会讲话,但是她不讲话。就是这里讲的,三年不说话,口业清净。如果三年不讲话,保证你开悟,这夏莲居老居士说的。你试看看,不要说三年啦,你先三天不讲话看看,看心会不会清净?什么叫开悟?「净极光通达」,你清净心现前就开悟了。

所以老法师说,这个话说得有道理,三年不说话,你口业清净。所以喜欢说话的人,你的功德就这里漏掉了。所以为什么很多闭关的法师,最后都成功了?或者是修般舟三昧的,像臺湾灵巖山寺的以前那个妙莲长老,他是修般舟三昧的,一修就修九十天,般舟三昧是不能睡觉的,只站著的,一句佛號,没有人跟你讲话,就是一句佛號。

果清律师三次闭关,每一次三年,你看他就有悟处了。老法师说,现在这个人间,戒律持得最好的,靠果清律师来传承这个戒法。闭关三年,也是跟这里讲,三年不讲话。所以如果你对这个世间,对眾生,特別是现前这个时代。老法师说,你要瞭解,眾生现在所造的业,都是地狱的罪业。为什么?因为今天这个社会,各位都晓得动乱不安,將来在歷史上,这是天下大乱的时代。这个动乱谁造成的?老法师说,喜欢说话的人造成。我们现在讲,名嘴治国,妖言惑眾。

所以你天天批评人,天天在说这个不是,那个不是,你在这里製造纠纷,那里製造矛盾,你在那里製造对立,你就是破坏社会安定,破坏世界和平,你让全世界的人都受苦受难。你天天说话批评这个,批评那个,你有罪过。你说他们大家都批评,没有错,大家都批评,所以才有世界末日,这是共业所感。

所以老法师说,你要真正觉悟了,从今天以后不再批评別人,那你就是修大功德。为什么?从此以后,你就不会再破坏社会安定,破坏世界和平,你这个功德多大。所以《无量寿经》一开始,就教你「善护口业,不讥他过」,这是真的佛陀慈悲到极处。佛陀知道你从这个地方修起,你就有功德,就有福报。你从口业开始修起,你就能够清净心现前,就能够觉悟,就能够清净、平等、觉,那么你修行就会成就。你才有可能出离三界,出离生死轮迴。所以海贤老和尚特別叮嚀,不可恶口骂人,海贤老和尚特別叮嚀,不能恶口骂人。

所以以上这一段主要是在讲,「非干己者,口不可说,心不可思」。我们从这个地方去探討口业的严重性。再引用老法师对我们的开示,我们从口业开始做起。我们学习夏莲居老居士说的,三年不说话,一定开悟的,从这个地方开始做起。

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刘仲辅初婚。有偷儿入室。公惊视。乃所识也。曰。汝贫耶。检二首饰与之。且曰。我终不言。汝勿再犯。遂令去。后夫人讯其姓名。公曰。已许不言。胡问及。公歿。有一人先无赖。后为善行者。服衰絰。哭甚哀。家人疑是昔偷儿焉。孙璲。官尚书。諡庄襄。】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刘仲辅』,我们根据这个资料查询,应该叫做刘仲輢,车字旁再一个奇怪的奇,刘仲輢。因为在明朝有这么一个人,是明朝赠兵部侍郎,麻城人,刘仲輢,是丰城县知县刘璲的父亲,就是这里讲的这个人,庄襄公刘天和的祖父。那这样就没错了,所以应该叫刘仲輢,不是刘仲辅。

再来『检』就是挑选。

『胡』就是表示疑问、反问,「胡问及」就是妳怎么又问这个东西呢?

『歿』就是去世。

『衰絰』就是古人服丧的时候,胸前在心的位置,「缀有长六寸、广四寸的麻布,名衰,因名此衣为衰」,围在头上的散麻绳叫首絰。现在这个在我们臺湾的习俗里面还是这样,披麻带孝的时候就是这样。在头上那个叫做「絰」,用麻绳綑一个圈圈的,或是缠在腰间的叫腰絰。那么「衰」跟「絰」两种,都是丧服的主要部分。

『孙璲官尚书』,諡庄襄公,刘天和是明湖广麻城人,他是正德年间的进士,他当到兵部尚书,后来死后追封为『庄襄』。

我们来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有一位刘仲辅,就是刚才讲刘仲輢。刘仲輢这个人在新婚之夜,有个小偷进入他的臥室,刘公惊讶的看一下,原来是他认识的人,就对他说了,你家里贫穷吗?於是就拿了两件首饰给他,並且对他说,这个事情我绝对不会说出去,你不要再犯案了,於是就叫他离开。后来这个夫人就问她丈夫说,这个小偷的姓名是谁?他这个小偷姓名是谁?刘公说,我已经答应不告诉別人了,妳就不要再问了。这一般来讲,丈夫都会跟太太说,他连太太都不说。那表示什么?这个刘公他有德,他有德行,德行从这边看出来。等到刘公死后,有一个人先前是品行不良,后来成为行善的人,穿著丧服,哭得很悲切。家里的人就认为,他就是以前那个小偷。他的孙子叫刘璲,后来官当到尚书,死后被追封为庄襄。

所以现在讲的这个刘仲辅,刘仲輢,就是刘璲的祖父,这是富过三代的证明。那么这个地方我们就探討,刘仲輢这样的一个善行。老法师说,人的命运是自己可以改变的。老法师讲,他说,看相、算命都有道理,不是没有道理的。老法师说,香港的李嘉诚大家都知道,李嘉诚是香港的首富。他的一个好朋友叫陈朗,前几年,前年过世。他是一位算命的、看风水的高手。老法师在香港讲经,陈朗常常来听经。陈朗这样就不简单了,虽然他会算命,但是他会亲近善知识,会听经闻法,增长智慧。所以他来听老法师讲经,老法师因为这样他才认识他的。

陈朗跟李嘉诚关係很好,他就告诉净空法师,李嘉诚三十岁的时候到香港经商,他是潮汕人。潮汕就是现在我们讲的,谢奕辉,谢总道德讲堂那里,潮汕人,潮州那边人,广东潮州,潮州、汕头那边的人。那时候李嘉诚三十岁的时候,遇到陈朗,陈朗帮他看相,而且帮李嘉诚算命,这个关係就这样建立起来的,看得很准。

当时陈朗就问李嘉诚了,他问他说,你希望多少財產你才会满足?李嘉诚告诉他说,我只要有三千万,大概是港幣,三千万港幣我就很满足了。陈朗告诉他,你不止三千万,你的財库不是平的,是漫出来,是一直溢出来的,会一直溢出来的,漫出来就溢出来了。不管你经营什么生意你都赚钱,命里有的,经营哪一个都是缘,命是因,加上缘,果就现前。所以我们看李嘉诚这样,我们就明白,「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但是这是宿命论吗?李嘉诚是过去生的因修得厚,但是命运是可以改变的。

李嘉诚,我知道做很多善事,我前几天跟一位法师,自澈法师,他是灵巖山寺,臺湾的灵巖山寺妙莲长老剃度的。后来自澈法师到正觉精舍去跟果清律师,跟慧天法师学戒。我们因为要邀请自澈法师来这边讲三皈五戒,所以那天我有跟他聊一阵子。他跟我讲,我问他了,我说,那你是臺湾灵巖山寺的妙莲长老座下出家的。妙莲长老在臺湾中部,在全臺湾信徒非常地多,他已经圆寂了,他是修般舟三昧,念佛。他推广吃素,推广得非常彻底,很多人都受他影响。

那么臺湾九二一大地震的时候,妙莲长老所盖的灵巖山寺大雄宝殿几乎毁掉,全部都裂开,非常地严重。灵巖山寺盖得非常地庄严,那个大雄宝殿真的非常庄严,我去看过一次。后来自澈法师才跟我讲,我说,那现在,因为灵巖山寺我很久没有去了,我说,现在盖得怎么样?他说,重盖、重建。我说,谁来重建的?他说,李嘉诚。我说,谁介绍的?他说,灵巖山寺妙莲长老的弟子刘德华介绍的,介绍这个因缘。刘德华大家都知道,刘德华是一个学佛人,也是一个大善人,他是可以讲说影剧圈里面,是非非常少的一个人,也可以说他也是有修行的,德行不错的一个影剧界的人士,刘德华。

你看李嘉诚就修这么大的福报,为什么他的財库是漫出来的?我昨天跟宗兴法师聊,他在我们汐止山上白云寺茅棚,是个持戒念佛,精进修行的一个茅棚,在我们这个汐止的深山里面,叫白云寺,在非常深山。他昨天才跟我讲,白云寺的四周,好几甲的地,都是我们这边一个大地主捐出来的,一个企业家捐出来的。所以证明这些富贵人家,都是前世过去生,在三宝门中修大福报,今世才会这么富贵,財富这么充裕。所以三宝门中福好修,一点都没错。

所以老法师说,你命里有的,你经营什么那是缘,你做什么那是缘而已,问题是在那个因。李嘉诚做什么,做什么赚钱,买房地產,房地產赚钱。最近香港景气比较不好,李嘉诚好久以前就把香港一些產业就撤掉,撤到英国去了,整个股票市场的这种大风大浪没有伤到李嘉诚。他做了这么多善事。所以那个算命,当时就跟李嘉诚说,你將来是香港的首富。这证明什么?老法师常跟我们讲,命里面有的他就註定了。

所以李嘉诚经过陈朗讲完以后,他就没有再离开陈朗,天天向他请教,他变成李嘉诚的专用顾问。老法师跟李嘉诚认识是透过,是陈朗介绍的。老法师说命里有的,你命里没有的,你跟他做什么同样的生意,如果你命里面没有这个福报,你跟李嘉诚做同样的生意,李嘉诚会赚钱,你不会赚钱,因为你命里面没有。李嘉诚赚钱,你亏本,因为你命里面没有,这哪能够求来的?所以福报是修来的,是种来的,不是求来的。

臺湾每年过年初一,庙里面都会拜拜,臺湾叫抢头香,也就是说凌晨子时,到庙里面插的那个第一柱香,神就会送什么福报给你。臺湾还有很多庙很有意思,什么借发財金啦,跟神借发財金,你没有种因,神能送福报给你吗?那不就违反因果吗?这叫借发財金,其实他借发財金再去赚了钱,是他命里面有的。他借发財金,命里没有的,一样没有赚钱。所以臺湾很多庙,发財金借出去,有借没有还,那就是命里面没有的啊。后来有很多人去还,他赚了,有赚钱嘛,那个人是命里面有的。

所以老法师说,你真正明白这个道理,你心就定下来了,定就生智慧,就知道怎么去改变命运。你要想发財,你就多做布施,你想修財布施,就会发財。老法师说,他年轻的时候去给人家算命,老法师给人家算命,大概是他父母叫他去算命,老法师说他的財库是空的,什么也没有,什么命?老法师说,没有財,没有官印,这种命叫乞丐命。老法师现在是,看老法师的福报太大了,现在不是乞丐命了,老法师的福报超过李嘉诚。老法师说,这种命,乞丐命,叫叫化子命。老法师遇到佛法以后才完全转变过来,要不遇到佛法,苦不堪言,四十五岁就要死掉了。老法师说他相信,一点都不怀疑,老法师说他没有求寿命,他也没有求財富,但是老法师知道佛法是殊胜的,这么好,如果不学太可惜了。

很多学佛的人对经教不重视,没有把精神时间放在经教上,非常可惜。老法师说,我们有这个缘,而且是一个人孤身在臺湾没有后顾之忧,自己照顾自己就非常满足了。所以李老师就看中他,章嘉大师就看中他,章嘉大师叫他出家,这个行业是章嘉大师替老法师选的,叫净空法师看《释迦谱》。章嘉大师要净空法师学释迦牟尼佛,李炳南老师教净空法师讲经,老法师说他也很喜欢这桩事情。

这一段我们刚好讲到刘仲辅,他放走了这位小偷,最后改变了这位小偷的命运,然后他的孙子最后当到部长,「尚书」就是部长,富过三代,这是什么?这是改变命运,是他的德行改变命运。刚才特別用净空老法师开示的,人有命运,但是自己可以改变,佛法的究竟就在这个地方,就这么殊胜,所以佛法不是宿命论。

我们就讲到这里,再来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席匡。有相者言其某年当死。匡甚忧。偶遇人有谈闺门事者。匡对之。勃然作色。谈者心愧而止。其事遂隱。至某年竟无恙。后官登台辅。古人云。一座之中。有弹射人者。吾独端坐沈默以消之。此不言之教也。如席公者。可以为法矣。】

我们看字句解说:

『闺门事』就是內室中男女间的事情。

『相者』就是以相术做为职业的人,也就是算命的。

『勃然』就是愤怒,心情紧张而变色。

『作色』就是脸上变色。

『台辅』就是三公宰辅之位,古代中央三种最高的官衔,叫三公宰辅。

『古人云』就古人说了,这个古人说,应该是指石天基居士所著的《传家宝》。这本书是在康熙四十六年写成的,这本书里面,《传家宝》里面有提到这句话,就是「一座之中有好弹射人者,切不可形之於口舌爭论;惟当端坐沉默以消之。此之谓不言之教。」这几句话是从石天基的《传家宝》里面出来的。石天基,他是本名叫石成金,他是清朝江苏扬州人,他对父母非常孝顺。他写了四十几种善书都是通俗浅易,浅显易懂的,教人家劝世持家的著作,他著有《传家宝》。

『座』就是在座的人。

『弹射』就是指摘。

『法』,仿效。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有一位席匡的人,相命先生预测他在某一年会死,席匡非常担忧。偶然间遇到有人在谈论別人闺房中的男女间的事情。席匡对这个人表现得很生气的脸色,谈论的人觉得心中惭愧,而就不再说了,这件事也就隱藏下来,不再继续宣扬。到了那一年,席匡不但没有事,后来官还当到台辅的高官。

古人说,在一群人座谈当中,如果有人隨意指摘他人,而我却端坐保持沉默不出声,使他感到不好意思而不再讲,这样就是『不言之教』。就像席匡一样,可以当我们学习的榜样。所以以后如果你在朋友圈或是在座谈中,有人在批评是非的时候,你就保持跟席匡一样不讲话,对方就会觉得惭愧,这叫「不言之教」。

席匡后来他没有死,算命说他是某年就要死,结果他没有死,那他怎么可以这样呢?他就是人家谈到闺门事的时候,席匡他「勃然作色」,这样的心念改变了他的命运,这也是很不可思议。如果说你,算命的说你几年就要死了,你说赶快放生求寿命,但是你的身口意都没有清净,这也不行,你还是修有漏的。虽然说你有吃素,你有放生,可是你的口业还是不行,你口业还是造损德的事情。刚才老法师有开示,你口业一直造就变成有漏,最后就造地狱业,就造罪业,你还是不能改变命运。你说你命中是短命的,你拼命去放生,可是你还在造口业,所以应该学席匡,他从根本修。

那这里我们就来探討,他为什么可以,在那一年算命说要死掉,后来他改变命运呢?没有死还当到台辅三公呢?老法师说,寿命是操纵在自己的手中,寿命可以延长,也可以减短。確实操纵在自己手上,学佛的人懂这个道理,念念为自己,如果你念念为自己,那你的寿命就会受到主宰。如果你的寿命是过去生修的,那是业力在支配。如果你念头一转,不为自己,为眾生,为眾生是我自己的寿命完了,没有了,眾生需要我给他们服务,寿命自然延长。就像净空法师现在这样,修善积德,寿命会增长。

所以老法师讲这一段的意思是说,如果你念念为自己,你纵使去求寿,你吃素啦,你放生啦,但是你都是为自己,那这样的话,你的寿命还是受到主宰。谁来主宰?你过去生所修来的因来主宰,你该活到六十岁就六十岁,你该活到七十岁就七十岁。如果你念念为眾生,不为自己,你本来寿命没了,眾生需要你服务,你就住世,那你的寿命就延长,因为你再延长的寿命是眾生的,不是你的,那你就怎么样?长短就操纵在你自己的手中。

老法师说,我们看《了凡四训》,了凡先生本来寿命是五十三岁,孔先生算得很准,可是了凡先生自己说,他没有求长寿,寿命自然延长,他活到七十四岁过世的,延长了二十一年。因为了凡先生他学佛以后,他非常认真改过,每天晚上用功过格,一生都没有离开,每天用功过格去检点自己的起心动念、言语造作。功过格的內容就是《感应篇》,《太上感应篇》里面讲一百九十多种事情,了凡先生天天反省,必须做功课,善恶统统记,看自己一天善多还是恶多,认真去做,这是云谷禪师教他的。最早是一个人断恶修善、改邪归正,以后是一家人,夫人、小孩,家里的佣人都在修,家庭就变成一个道场。

这个就是刚才提到席匡,他因为听到人家谈闺门的事情,他勃然作色,那个说的人就不再讲下去了。他因为这样的善念,他改变了他的命运。所以寿命是可以自己做主宰的。

我们再看下面这一段:

【聂从仪。好嘲。人有丑行。必形之诗赋歌谣。使盛传难掩。甚至破人婚姻。辱人闺閫。隔人眷属。后坐事窜死登州。嗟乎。形丑之罪。他尚可恕。惟闺门一事。所繫尤重。訕笑传闻。吠声附影。我既造拔舌之因。彼尤抱没身之耻。骨肉残夷。子孙蒙垢。所关非细。大孽难超。】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闺閫』就是闺房隱私。

『隔』就是隔阂,不相合,离间。

『坐事』就是因事获罪。

『窜死』,贬逐而死。

『登州』,在今天山东的龙口、招远、莱西、海阳这个地方。

『訕笑』就是讥笑。

『吠声』,一条狗叫,群犬闻声跟著叫,这个叫做「吠声」,比喻盲从,隨声附和。

『拔舌』就是拔舌地狱。

『没身』就是终身。

『夷』,伤害。

『垢』就是耻辱。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有一个人叫聂从仪,喜欢嘲笑人,如果他人有丑行,他一定作成诗赋歌谣来大加传诵,使他人难以掩盖。甚至还破坏他人的婚姻,辱笑人家闺房中的丑事,使人家眷属分离。后来这个聂从仪,因案被流窜到登州死去,就死在登州。它说,哎呀,宣扬他人丑陋的罪过,其他的都还可以原谅,唯独闺房的丑事,所关连的部分尤为重大。如果把它当做讥笑他人的笑话来宣传,而且不辨真偽的加以扩散,这对我自己来说,就是製造拔舌地狱的罪因;对他人来说,尤其是让他抱著终身的耻辱,使得骨肉亲情相残分散,让他的子孙遭受羞辱。所关係到的不是一件小事,他所犯下的罪孽是永远难以超生的意思。

再看下面这一段:

【郑瑄。性简默。尝曰。稠人广眾之中。不可极口议论。非唯惹妬。抑亦伤人。岂无有丑者在其中耶。议论到彼。则彼不言而心憾矣。如对官言清。则不清者怒。对友言直。则不直者憎。彼谓我有意而为之耳。惟有简言语。和顏色。隨问即答者。庶几可乎。此言深得应世之道。故併附此。】

这一段比较简单,我们直接讲白话解说:

郑瑄的个性简朴,沉默寡言,曾经说,在大庭广眾,人多的地方,不可大声放肆谈论是非,这不但会遭人嫉妒,也会伤害到他人。在人群中难道没有曾经做过丑事的人吗?如果议论到他,那么他虽不出声,但心中也会感到难过。例如你对当官的人说,当官的人要清白,那么不清白的官员,他就会生气了;对朋友说,交朋友要直爽,那么不直爽的朋友就会怨恨你了,他会以为我是故意在他面前说的。只有少说话,保持和善的表情,他人有问起我才回答,这样就可以了。这句话很合乎待人处事的道理,所以一併附录於此处。

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指斥攻发之谓訐。私者。昧暗不光之事也。人非圣贤。谁无阴私。我本不应伺得之。若窥诸屋漏。而播诸大庭。使其无容身之地。最为险毒。天怒人怨。种祸非小。戒之戒之。】

这一段我们看字句解说:

『指斥』就是指责。

『攻发』就是揭发、揭露。

『阴私』就是隱密不可告人的事情。

『伺』就是窥伺、窥探。

『屋漏』就是表示黑暗的地方,指屋之深暗处。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指摘、责备、攻击、揭发他人的隱私,叫做訐。所谓私,就是指在暗处不能曝光的事。人不是圣贤,谁没有自己隱祕的私事呢?我们本来就不应该以窥伺的方式去获得,如果故意探取別人暗中的隱私,而在大庭广眾面前传播,使他没有容身之地,这是最为阴险的事情。会引发天怒人怨,所种下的祸根不小,应该谨慎,引以为戒。

这一段我们来谈一下就是,这里有特別提到不要造口业,要隱恶扬善,远离口过。这个地方就是你不要去打听別人的是非,打听別人的隱私。所以老法师说,隱恶扬善,远离口过。老法师说,两舌是口业里面最重的,挑拨是非、斗乱两头、破坏和谐,这个罪很重。所以地狱里面的拔舌地狱,有拔舌地狱,那要看他造的业影响多大,破坏一个家庭,业比较小;破坏一个团体,破坏一个社会,破坏一个国家,这个罪就更大。

如果破坏僧团,那是阿鼻地狱的罪业,为什么?破和合僧,五逆罪。所以僧团,你看到怎么不如法,最好不要放在心上,最好不要批评,为什么?因为批评就造罪业,他好不好?各有因果,各位这句话要记得,他好不好?各有因果,各有报应,我们不可以批评,他做好事应该讚叹,他做不好的事情,不批评,不说,隱恶扬善。普贤菩萨十愿里面有讲,「称讚如来」,这个意思,他有善的,跟善法相应的,我们称讚,跟善法不相应的,我不要说就好了。

这个地方老法师特別提到善財童子五十三参,里面有提到甘露火王,他代表瞋,表法瞋,胜热婆罗门代表痴,伐苏蜜多女代表贪。老法师是说,甘露火王、胜热婆罗门、伐苏蜜多女代表贪瞋痴,善財童子去参访的时候,他有礼敬,没有讚叹。为什么?礼敬是对相上来说,他称讚他们每一个人都有佛性,称讚上用如来。但是他没有说诸佛,称讚诸佛,他是礼敬诸佛、称讚如来。「礼敬诸佛」是从相上说,「称讚如来」是从性上说,与性德相应的就称讚,与性德不相应的不讚叹,这是有差別的。与性德相应的,是称讚,与性德不相应的,不讚叹。善財童子做出来给我们看,所以他对甘露火王、胜热婆罗门跟伐苏蜜多女只有礼敬,但是没有讚叹。为什么?因为跟性德不相应。所以老法师说,我们要学习善財童子这个。

这个地方,老法师说,中国人讲良心,自己要晓得,你那个心是良心,把人家脏东西放在里面,良心就变成別人的垃圾桶,这是大错特错。人家有美好的东西,放在里头可以,別人不善的东西放在自己的心上,错了,那是不对的。与你不相干的,你去收集別人的垃圾,收集別人的不善,这哪是聪明人?聪明人心地清净,一尘不染,这是真聪明,真有智慧。可是这个世间干傻事的人很多,到处都可以看到,我们要引以为戒。口不出恶言,自行化他,我们自己能够守得住,能够做到。口四种过,我们统统都离开,不妄语、不两舌、不恶口、不綺语,决定不能做。

好,我们再看下面这一段经文:

【苏颂在杭州。人有以私事嘱公者。公不听。其人后居言官。怀怒詆公。或劝公上昔日书。公曰。訐人之私。我岂为之。虚靖真人曰。凡掩过匿非。自家不可有。为人不可无。盖自家掩护。则善不能入。为人掩护。乃盛德之事也。】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苏颂在杭州当官的时候,有人向苏公讲私事,苏公不听。后来这个人当諫官,因怀恨而向上级詆毁苏公。有人劝苏公將他的往事上书揭发。苏颂说,揭发他人的隱私,我是不愿意的。虚靖真人说,凡是掩饰过失、藏匿不是,对自己是不可以的,但对人是不可没有的。因为对自己掩饰错误,那么善心就不能够入心了,替別人掩饰过错,乃是盛德的善事。

凡是掩饰过失、藏匿不是,是说你自己如果是掩饰自己的过失,藏匿不是,你对自己是不能够这样做的。但是对別人可以做,那叫隱恶扬善。所以对別人呢?你不可没有,就是你还是要帮对方掩饰。因为你对自己的掩饰是错误的,如果你掩饰你自己的过失,你的善心就不能够入心,就不能够发挥出来。如果你替別人掩饰过错的话,那这是盛德的善事。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唐则天朝。禁屠宰。拾遗张德生男。私杀羊。会同僚。杜肃。怀肉訐奏之。明日后谓德曰。闻卿生男甚喜。德拜谢。后曰。何从得肉。德叩头伏罪。后曰。朕禁屠宰。吉凶不与。自今召客。亦须择人。出肃表示之。肃大惭。举朝欲唾其面。肃后沦落。】

我们看字句解说:

『则天朝』就是武则天。

『拾遗』是当时的官名,他负责讽諫、劝諫。

『会』是聚会。

『同僚』就是同朝的官员。

『杜肃』是当时的一个官员。

『訐奏』就是告訐上奏,说別人的坏话,奏给皇帝,叫「訐奏」。

『卿』是古代君对臣,长辈对晚辈的称呼。

『召客』就是邀请,「召」就是邀请。

『出肃表示之』,「表」是奏章的一种。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唐朝的武则天在当政的时候,禁止屠宰牲畜。有位当諫官叫张德的人,他生了一个男孩,一个儿子,就私下宰杀羊,请了同事吃个饭庆祝。那杜肃就暗中拿了一块羊肉,向武后揭发他违反禁令,他想害张德。隔天,武则天就召见张德说了,听说你生一个儿子,非常高兴。张德就向武后拜谢。武后说,你所用的肉是从哪里来的呢?张德就跪下来叩头认罪了。武后说了,我下禁止屠宰的命令,但有喜事跟丧事的不在此限。然后从今,然从今以后,你要请客也要慎选客人,就將杜肃告密的奏摺给张德看。杜肃感到非常惭愧,满朝官员都想向他吐口水。后来杜肃就渐渐没落了。

再看最后一段:

【梁到溉之祖彦之。曾担粪自给。及溉掌吏部尚书。何敬容有请不允。乃语人曰。到溉尚有余臭。今遂学作贵人。溉闻而深恨之。溉弟洽。一日问刘孝绰。吾甚欲买东邻地。而其主难之。奈何。绰曰。但多輦粪於其旁。以苦之。则迁矣。洽怒。竟以事害之。嗟乎。一言而伤天地之和。一事而酿终身之祸。故吾人处世。不可激言謔语。使人怨深骨髓也。谚曰。打人莫打膝。道人莫道实。旨哉。】

这一段故事是很有意思的。

『到溉』,他们是南朝那时候的人,梁国的人。「到溉」,在他的资料里面,他本身当到吏部尚书,他信佛、吃素,还捐两栋房子做佛寺。他的弟弟叫到洽,他有两个弟弟都是以才闻名,当时人称他们叫诸到,到溉、到洽、到沼。

那再来看下面,『輦』就是运送。

『酿』是造成。

『謔』就是嘲弄。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梁朝有一位到溉,他的祖父叫彦之,叫到彦之。他的祖父到彦之在贫穷的时候,曾经是担粪的工作来养活,就挑大便、挑粪便的。那么到溉任吏部尚书的时候,何敬容有事情请託他,但是没有获准。他就向人家说了,他说,到溉的祖父以前是挑粪的,臭味到现在还有。这就是指桑骂槐,汙辱他的祖先,是这样的。他说,现在呢?他现在当官了,却学起当做贵人的气息的样子出来。你祖父是挑粪的,你现在当贵人了,就有一点讽刺的味道。这跟我们这一篇所讲的「形人之丑」,他形容他祖先的丑陋,「訐人之私」,攻訐他不愿意让人知道的祕密。到溉听了以后非常地怨恨他,於是就结怨了。

那么到溉的弟弟到洽,有一天问刘孝绰说了,他说,我很想买我们东边邻居的土地,可是这位地主很难沟通。他就问刘孝绰,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刘孝绰就说了,你只要用车子运一些粪便经过他家旁边,那他闻到臭味受不了了,他就会搬家了,他就会搬迁了。到洽听了以后很生气,你这样讲不是侮辱我的祖先吗?后来就用其他事情將他谋害。

一句话造成杀身之祸,这里讲,哎呀,可见人常常为了一句话伤到天地的和气,而且为了一件事情惹来终身的大祸。所以我们处世方面,不可以说太过刺激、激怒对方,戏謔、轻浮的话。这个我们常常会犯,我们去激怒对方,我们去戏謔对方,我们去轻视对方,说轻浮的话,这个不要说。让人家听了之后,对我们恨之入骨。古代的谚语说了,『打人莫打膝,道人莫道实』。这个我们要学,打人不要打他的膝盖,膝盖很痛啊。说人的时候不要说尽实话,就话保留三分,你不要全部都讲出来,委婉一点。

像我们蔡礼旭老师,他就是有做到这一点。你要叫他从他嘴巴讲任何人的是非,他不会说,什么人在蔡老师心中都是好人。他从来都不说任何一个人的是非,「若真修道人,不见世间过」,蔡礼旭老师是真的做到了。所以话不要说,实话不要说尽,这是很重要的。今天这一段里面的,「形人之丑,訐人之私」,都是我们容易犯的,而且都是损德的事情,都是造罪业,我们今天学这一段非常受用。

那么最后一点时间,我们来报告老法师对於「形人之丑,訐人之私」的开示:

第一点,老法师说,他说,这一段说得非常好,「人之丑行,所谓言之辱而不可闻於人者也。尔乃形容暴露之,则厚道既伤,阴騭隨捐矣。」「暴露之」,「尔乃形容暴露之」,这一段老法师说,把恶作都给我们说出来。古人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试问世间人,哪一个人没有过失?哪个人没有隱私?你揭露別人的丑行、隱私,是最不道德的事情,一般讲叫伤感情的事情。你丧失自己的厚道,也丧失自己的阴德,跟人家结下深仇大恨。这个我们要知道,言语伤人往往在不知不觉之中结下深仇大恨,冤冤相报,没完没了。从前读书人都知道,都能够遵守,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老法师说,古德讲修行,最大的忌讳就是说別人的丑陋,说別人的好丑,乃至於一切世事,跟自己不相干的,口不能说,心也不能想,「口不可说,心不可思。但口说心思,便是昧了自己。」老法师说,这叫昧了自己的良心。后面说得好,「若专链心,恆搜己过」,哪得有工夫管他家屋里事。老法师说,这就是六祖大师说的,「若真修道人,不见世间过」。老法师说,他不是没有眼睛,不是没有看见,是没有时间去问別人的过失。自己一身都罪业了,一身的过失,要改过自新都来不及,哪有时间去管別人的事情呢?这一段话讲得非常好。

第三点,老法师说,一个修行人一生当中道业没有成就是关键。喜欢说別人过失,喜欢打听別人过失,这种人决定不是修行人,这种人决定是三恶道的人。所以我们自己在六道里面,將来前途在哪里?在哪一道?自己心里要比谁都清楚、比谁都明白。过去有人问净空法师了,说我会不会墮地狱?老法师回答他说,这个话不必问我,问你自己,好好检点检点就好啦。老法师说,《发起菩萨殊胜志乐经》给我们所说的毁谤三宝、毁谤修行人,毁谤之罪都在阿鼻地狱。我们要相信,破和合僧,破坏道场,尤其是一个正法的道场,你一个念头讚叹,得无量无边的福报,一个恶念的毁谤、嫉妒、障碍,造阿鼻地狱罪业。祸福总在一念之间,人就是这么愚痴。

第四点,老法师说,我们有没有造作这个罪业呢?自己不是圣贤,必定会造作,必定有造作,只是轻重大小差別而已。有些学佛的人,甚至出家的人,埋怨释迦牟尼佛,批评祖师大德,多得是,这是老法师说的,批评经教,批评古大德的言论著作,这也是我们常看到的。没有去深思,他没有去深思,不必说佛经啦,古大德他说的这些话,他为什么要这样说?他对什么人说?他说的用意何在?我们有没有深刻去瞭解呢?没有去瞭解就任意的批评,就是造罪业。这是第四点。

第五点,我们不瞭解人家的用心,不瞭解当时的环境,因为佛说法是应机说法。佛也告诉我们说,「无法可说」,祖师大德也无法可说。为什么说法?因为眾生有病,要替眾生治病。所以说法他有一定的对象,对象是眾生有毛病,比如说眾生执空,佛菩萨就说有;眾生执有,佛菩萨就说空。所谓说法无非是对治毛病,把他的妄想执著打掉而已嘛。其实他哪里有法好说呢?何尝说过一句法?破一切眾生的执著而已。而我们后学的人却很糟糕,把佛所说的那些法,就当做证词来审判他,说他说错了。这个不但自己犯了大毛病,在这个地方生起妄想、分別、执著,还叫一些人来附和,叫一些人来生起妄想、分別、执著。老法师说,你说这个罪过重不重?

第六点,老法师说,我们今天学佛,稍微明白一点意思,诸佛是隨类化身的,没有一定的身相,隨机说法,无有定法可说,说真的,也无有法可说。所以佛在《般若经》上说,有人以为佛说法,这叫谤佛。我们常常听到这句经文,有人以为佛说法,这就叫谤佛。《金刚经》里面也有这样说,何况其他的呢?你要说佛有法可说,就已经是谤佛,这个意思很深很深很深。

读《般若经》的人都知道,都没有想到佛这个教训,佛为我们大家申明,世间人的言行,我们都不能够批评,最好不批评。所以古德,儒家教人,「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儒家教世人不合礼的,都不能看、不能听、不能说。所以老法师今天这个开示,也是跟「形人之丑,訐人之私」,不谋而合。所以老法师说,我们起心动念去求別人的过失,其实这是我们自己最大的过失,没有比这个罪更重。

今天这个社会为什么败坏到这样的地步?就是整个社会大眾,人人都学会批评別人、轻慢別人,所以才招感这样的报应。所以老法师告诉我们,我们做晚课要去思惟、要去反省,这一天我有多少的过失。起心动念、言语造作,这一天当中想了几件好事出来?做了哪几件好事?两相一比较就知道了,我们应该往哪里,哪边走?这个事情还需要问別人吗?所以真正觉悟的人,自己改过自新,是我们第一桩紧急的事情。

我们今天就讲到这里。若有讲得不妥之处,请各位同修大德批评指教。阿弥陀佛。


文字稿来源:因果教育弘化网


感恩您的阅读!如果你觉得文章还不错,就请发送给朋友或者转发到朋友圈。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喜欢就请关注我们吧~https://www.guoloujiang.com/30287.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