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老师主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205集)

●世界本清宁,由情见互异,遂成棼乱。天心原慈善,因众生恶感,而屡降灾殃。是以古德云:“人人信因果,天下大治之道也;人人不信因果,天下大乱之道也”。


感应篇汇编第205集

《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二O五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6/09/28 臺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205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们研討《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七十九句,【紊乱规模,以败人功。损人器物,以穷人用。】请各位同学翻开课本第六百五十四页,我们看经文:

【紊乱规模。以败人功。损人器物。以穷人用。】

这句话白话解说的意思是这样:

故意去扰乱他人的计画,这叫『紊乱规模』,扰乱別人所进行的计画,以败坏他人的成功,以破坏他人的成功,叫『以败人功』。『损人器物』,损害他人的器材或是工具,就「器物」,別人生產的工具,別人所使用的工具,就是去把它破坏,损害他人的器物。『以穷人用』,就是造成他人无法使用这个意思。这一句就是我们平常人嫉妒心作祟。所以这一段的经文,主要是针对大家最容易犯的嫉妒心,怕別人成功,怕別人超过我,怕別人贏我,都会做这些破坏的动作。所以这一段很值得我们学。

我们看第一段经文:

【规模如一切政教律令之类。天下之得失安危。实皆係之。彼小人者。忌人之功。幸其败坏而紊乱之。不知败彼之功。实是败国之事。害既大矣。罪岂小乎。至於一身一家之事。若紊乱而败之。亦是伤天理坏良心之人。罪无二也。】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政教律令』,「政教」就是政治与教化,「律令」就是法令。

『幸其败坏而紊乱之』,「紊乱」就是扰乱、干扰。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所谓规模,像一切政事、教育、法令、命令这一类的事情,这些事情实在是关係到天下之间的得失以及安危。这些事情就有一些小人,『彼小人者』,就是有一些小人,嫉妒他人的成功,希望人家失败,故意去破坏人家,而使其產生紊乱或者挫败。他却不知道破坏別人的成功,实在是等於破坏国家的安定,这种害处是很大的,所犯的罪过怎么会很小呢?至於对他人一身或是一家的事情,如果扰乱他而使其败坏,也是伤天理,败坏良心的人,罪过是没有两样的。

这一段就是我们很容易去犯的,那这个地方它虽然是指「一切政教律令」,但是事实上在修行的过程里面,也很容易嫉妒。老法师曾经在讲经的时候也开示过,他这一生讲经弘法,透过华藏卫视,等於说整个地球都是老和尚的弘法道场。但相对的我们看看老和尚的遭遇,他也是什么?有家归不得,他想要落叶归根,他回他安徽老家都有困难。老和尚有一次拿那个照片给我看,他的弟子,老和尚的学生很用心,老和尚安徽老家的祖坟,还是老和尚的家人,以及很用心的这些弟子们,共同去帮忙。然后老和尚的家人把祖坟修好以后,老和尚也是很低调的回去,祭拜他的祖先。老和尚今天因为某些因素,也不方便回国內来参学或者参访。以前赵朴初在的时候,老和尚倒是常常回去,他的老朋友也很多。

那老和尚就讲,他以前刚开始讲经弘法的时候,在臺北圆山临济寺,他就是选择讲经这条路。很多人跟他讲,包括法师,早期臺湾的佛教界,讲实在话,讲经的不多,其实老和尚说,现在也不多。所以很多人就跟老和尚说,讲经没有前途,还是做经懺佛事比较快。老和尚还是坚持他自己的理想,他认为佛陀的一生,就是在从事教育的工作,佛陀的教育就是觉悟的教育。所以老和尚他在这一生的弘法过程里面,六十几年的过程里面,他感触非常地多,尤其是这个嫉妒障碍。所以老和尚常常自叹,他福报很薄,居无定所,美国、澳洲、新加坡,现在到香港。为了中华传统文化的教育,他现在也是千里迢迢地到英国威尔斯大学,要办汉学院的教育,非常地辛苦。

所以我昨天看了一篇文章,就是香港亚洲电视臺,有一个节目叫做「名人本色」,主持人是香港金牌司仪何守信,访问老法师,访问的时间是公元二OOO年六月五日。那么在这一段访问的过程里面,老和尚说法无碍。何守信先生非常地讚叹,最后他做结论的时候,讲了这一句话真是画龙点睛。把老和尚的一生,那个时候还是十六年前,老和尚今年已经九十岁了,九十岁,十六年前,等於老和尚当时才几岁?七十四岁而已,七十四岁,人生七十才开始。

但是何守信先生访问以后,他给老和尚下一个註脚,做一个总结。他怎么说老和尚呢?他说,净空法师,净空老法师放得下的是自己。老和尚一直教人家说,要看得破、放得下。章嘉大师跟他一开始见面的时候,跟他讲六个字,看得破、放得下,老和尚到今天一做六十年,六个字他做六十年,他坚守不换。把这六个字他彻彻底底地做到,瞭解宇宙人生的真相。所以何守信先生说,净空老法师放得下的是自己,他一生不管人、不管钱、不管事,他真做到了,放得下。

然后何守信说,担得起的是世界。你看老法师的使命感,「为万世开太平」,「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这个愿大不大?这个担子大不大?大。所以何守信先生说,老法师担得起的是世界。他创办多元宗教的融合,多元宗教文化的团结,他帮助基督教、帮助回教、帮助印度教、锡克教,这个就是他担得起的是世界。然后他说,老法师有承担天下的气概。你看现在老人家九十岁了,还要办汉学教育。他说,十年不做,將来会后悔。他说,已经没有人才了,光有《四库全书》,光有《群书治要》,没有办法,没有人会讲。

老法师在去年的大概是九月份的时候,在香港的六和园,用完早斋的时候,师父亲口跟我讲。他说,威尔斯大学汉学教育,是阿弥陀佛派给他的最后一次任务。所以老和尚有承担天下兴亡的气概。什么样的气概最大?老和尚讲,圣贤教育的传承,文化命脉的传承跟保存。所以何守信先生说,老和尚有修身治国平天下的理想,確实,其实可以媲美孔子。然后最后他的结论是,老和尚以上这四个他的特点,他从年轻到今天都没有放弃过,这个结语做得真好。可以讲老和尚的一生就是这样,真的跟佛陀一样,从事佛陀的教育。

所以这个地方我们就来探討,老和尚常提醒我们的,在学佛的路上,在菩萨道上,尤其是讲经弘法的,最容易遭受的是什么?別人的嫉妒。所以这个地方经文里面有讲说,『忌人之功』,我们看六百五十四页的最后一行,讲经也是一种功德,不是说一定是要「政教律令」。所以就有人会嫉妒你的功劳,嫉妒你的功德,「忌人之功」。「幸其败坏而紊乱之」,最好他到后来,「幸」就是什么?希望,希望这个人最后会败坏、会失败,「而紊乱之」。『不知败彼之功』,你不知道你这样去嫉妒他、破坏他。『实是败国之事』,「败国之事」是败坏一个国家喔。

但是你去障碍一位圣贤,障碍一位讲经弘法,弘扬正法的一位弘宗演教的出家人,或者讲经的人才,那不是一国,那是障碍眾生的法身慧命,障蔽眾生的人天眼目。这个因果可不是开玩笑的,我们很容易起嫉妒心,真的要考虑到那个后果跟果报。就有人真的障碍,包括《无量寿经》会集本,障碍老法师。老法师一再在讲经里面讲,他都能够原谅,他也都能够接受,他不起任何的埋怨。所以你败坏別人的功劳,那只是可能败坏国家的大事,但是如果破坏、败坏佛法的话,障碍別人法身慧命的话,这个就不是这里讲的『罪岂小乎』。

在《发起菩萨殊胜志乐经》里面,非常地精采。如果喜欢嫉妒別人的话,我劝你好好去看这部经。老和尚开演过,老和尚讲过这部经。《发起菩萨殊胜志乐经》完全在讲现在人的毛病。甚至你学佛了,你自称为菩萨,因为《发起菩萨殊胜志乐经》就是有六十位菩萨,他们后来去见佛陀。他们幸好遇到很慈悲的弥勒菩萨,弥勒菩萨带他们去见释迦牟尼佛。因为他们產生退转的现象,產生很多烦恼,当然也造作很多恶业,当然包括嫉妒了。在这部经里面他有给他归类。

《发起菩萨殊胜志乐经》里面讲,老和尚说,这些罪业深重,愚痴的菩萨,他有意无意之间造了很多的恶业。造作恶业的时间虽然不长,你可能是嫉妒讲一句话而已,短短的一句话而已,造作恶业的时间可能不长,但是果报实在是太恐怖了。经典里面讲,类似这一些开导,处处可以见到。那为什么学佛的人,依旧不知道警惕,还毁犯,还犯这个毛病呢?老和尚说,佛在这一部经,就是《发起菩萨殊胜志乐经》里面有很详细的开示跟说明,我们要仔细去研读、去观察,造作罪业似乎好像不是很严重,但是为什么果报会这么严重呢?

那一些菩萨听到佛陀开示以后,他们以前造作那些恶业的时候,都不觉得是什么。可是听到佛陀开示以后,他们的反应是什么呢?经上讲说,「举身毛竖。」老和尚说,用现在的话说是什么?寒毛直竖,整个汗毛都竖起来了。老和尚说,我们今天有没有这种情形呢?没有感觉到,现在的人都麻木不仁了。没有感觉叫做麻木不仁,这个罪业我们还照干不误。你相不相信?尤其现在微信很发达,电子邮件很发达,全世界都一样,都会发生的。因为现在是末法时期,斗諍坚固。所以老和尚说,由此可知这六十位菩萨,他们的罪障虽然说重。老和尚说,比起我们现在的人,他们轻得多了。他们听了佛陀这样的开示,都有这样寒毛直竖的感触,我们听了没有感触,他们有救。老和尚说,我们没有救。

所以我看到《发起菩萨殊胜志乐经》,我就是兴起了一股好乐之心,很喜欢,看了很喜欢。老和尚说,我们造作这些罪业,结罪,在戒律上讲叫结罪。佛说得很清楚,你毁谤一个圣贤,海贤老和尚特別交代,在往生前有特別交代,不要毁谤圣贤。老和尚说,佛陀开示,毁谤圣贤不是对一个人结罪,因为造作罪业的人,由於嫉妒瞋恚,所以才恶意的毁谤,造谣生事,破坏道场,破坏大眾的信心,就是这句话,破坏大眾的信心。佛门常说了,这老法师开示的,佛门常说,杀人生命这个罪轻,你杀人,杀一个人,杀一百个人,乃至於杀一万人、一千万人。那个罪业,老和尚说,你还是会去地狱受报,但是基本上是你个人,那都不重。当然害命是不行的,杀人也不行。

但是老和尚用这个来比喻,杀人生命跟毁人慧命、杀人慧命,两个来做比较。他说,你如果杀人的话,这个罪是你个人的,这个罪业都不重。但是你断一个人的法身慧命,那个罪就重了。为什么?这一个人如果遇到机会,他在今生能够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作佛。老和尚说,一个人生到西方极乐世界作佛,他作佛、作菩萨,你要晓得他在虚空法界里面,他要度多少个眾生,不只千万。就像六祖大师一样,你如果是毁谤六祖大师的话,那还得了,他度多少人啊,从唐朝到现在。所以老和尚说,他不只度千万,他度亿万,还有幽冥眾生,九法界眾生。所以你障碍一个人的法身慧命,比你杀一个人,你仔细的去思惟,你就会体会到这个严重性。

古人常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那个法师纵然有过失,我跟你讲,你在《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里面,有特別,佛陀特別交代,那位法师纵使破戒,连那个鬼子母,地狱里面那个鬼道的鬼子母,都不忍心伤害那个破戒的出家人。你知道吗?你去看《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里面讲得很清楚,何况你现在看到一个毁戒的出家人,你还毁谤他。老法师说,法师纵然有过失,他是凡夫,不是圣人,你不能说他没有回头的机会。莹珂法师破戒都往生极乐世界,他还是念佛念三天,把阿弥陀佛请来了,再念三天往生了,你能说他不能往生极乐世界吗?

所以老法师说,他破戒有过失,他是凡夫不是圣人,何况法师的过失,是真的过失?还是他有意示现的?你根本没有正法眼、没有智慧眼,你看不出来。我们也不晓得,我们凡夫更看不出来。所以过去中国的天臺祖师,天臺宗的祖师。我那一天去拜访我们这里白云寺的,修苦行的宗兴律师,我才知道他是天臺宗第四十六代传法的法师。他的师父是常定法师。常定法师的师父是四十四代的乐果老和尚,早期到臺湾来的一位老法师。那乐果老法师他得法於谁?諦闲老法师,是天臺宗第四十三代。我看传法的宗兴法师,那个传法的证书,智者大师是第四代。天臺宗的初祖是谁呢?初祖是龙树菩萨,八宗的祖师龙树菩萨。

老法师说,过去天臺宗的智者大师说得很好,他老人家说过一句话,做法师的人,讲经说法的人,能说不能行。欸,听清楚喔,能说不能行,他还做不到喔,但是他说得出来正法喔,「能说不能行,国之师也」。「国之师也」,好好去体会这句话,这是智者大师说。我们称他,当时的人称智者大师是小释迦。他读《法华经》的时候入定了,到「药王品」的时候,他说,出定的时候讲说,佛陀的灵山一会儼然未散,他回到过去了。老法师说,有高深的禪定功夫,可以回到过去,可以看到未来。

所以智者大师说,做法师的人,讲经说法的人,「能说不能行,国之师也」。他能说,说了怎么样呢?他自己做不到,他烦恼还没断,他还没破根本无明。但是这位法师他教大家断贪瞋痴,他贪瞋痴反而还没有断。老法师说,这个人我们要不要尊敬他?智者大师说,要尊敬他,智者大师称他叫「国之师也」。他是国师呢?我们一国之人的老师呢?因为他教的是正法,教得没有错,不是邪法。所教的我们当中,如果有人能够肯学决定得利益,所谓青出於蓝,而胜於蓝。学生的成就往往超过老师之上。只要他说的不是邪法,这个是「国之师也」。

能说又能行呢?像六祖大师就能说又能行了,「国之宝也」,国宝。国宝少啊,国师多啊,所以都要尊重。不能够看到他有一点瑕疵,就把他所说的法整个否定掉,这是现在人最容易犯的毛病。不能说他有一点瑕疵,你就把他所有的法全部否定掉,他说的统统不算,你也不想听,这个是断眾生的法身慧命,所以才遭受这样残酷的果报。你如果障碍眾生的,断眾生的法身慧命,果报有多重呢?经上说,先墮地狱,从阿鼻地狱、等活地狱到烧热地狱,以我们人间的时间来算,是一千八百万年。比唐朝还久啊,唐朝到现在也不过一千五百多年而已。而实际上他在地狱里面受苦所感受的那才叫做无量劫,这就是我们谚语常说的度日如年。所以他在地狱里面感受的时间,这个时间不晓得要长多少倍。就像癌症病人一样,他躺在癌症病房做化疗,那一天你可能感觉很短,对癌症病人来说,度日如年。

老法师说,时间,时这个法不是定法,每一个人感受不一样。有人感觉一年好像没几天,很快就过去了。有一些人在苦难当中,这一年好长好长。佛告诉我们,时不是一个定法,全凭个人的业,这业报。这一些菩萨善根还算深厚,就是来听佛陀开示的这六十位菩萨,曾经造过罪业的这些菩萨,他们善根还算是深厚。听了佛陀开示以后,瞭解这个因果的报应,「举身毛竖」,寒毛直竖。「深生忧悔」,他们就產生很忧愁后悔了,这就是生惭愧之心了。「便自抆泪,前白佛言」,他们就告诉世尊了。「世尊,我今发露悔其过咎」,他们就是向佛陀懺悔,把过去他们所造的罪业,毫无隱瞒的都说出来,这个叫「露」,发露懺悔的「露」就是讲,全部讲出来。

所以在正觉精舍传戒的时候,如果你要再去做復戒,你曾经有受戒破坏过,你曾经毁犯过这个戒条。那正觉精舍的要求说,你必须要求一位法师,为你来做发露懺悔的一个告白。男眾就找比丘,女眾就找比丘尼,你必须把你所犯的错,全部讲出来,他帮你做证明。这是在正觉精舍,它有这样的一个要求。所以懺悔最要紧的是什么?从今之后,再不做同样的错误的事情,真正彻底改过自新,这种懺悔才有用处。老法师说,决定不是做错事情,在佛面前祷告懺悔,明天照做,做了再懺悔,他说,那一点都没有用。老和尚说,这罪反而更重,天天骗佛菩萨,在佛菩萨面前打妄语。所以最重要就是后不再造,老和尚称这个叫做真干。

那么这些菩萨乘人,就是来见佛陀这些六十位菩萨乘人,他们都是弘法利生的。他们有出家菩萨,也有在家菩萨。所以老法师说,不论在家或出家的菩萨,弘扬正法都叫「菩萨乘人」,我们也称叫大乘菩萨。他们犯的毛病就是「轻慢嫉恚及余业障」,「轻」就是瞧不起別人。老和尚在《发起菩萨殊胜志乐经》里面特別有提到,比如说你受戒,你受戒受得很好,持戒持得很好。但是你起了一个慢心说,你看你都破戒,瞧不起別人。老和尚说,这样也不行,这有轻慢的味道,要悲悯心。所以「轻」是瞧不起、轻视他,「慢」就是怠慢他,「嫉」是嫉妒,「恚」是瞋恚。嫉跟恚,它就是难兄难弟,嫉里面有恚,恚里面也有嫉。轻慢是表现在外面,內心是嫉妒跟瞋恚,那外表示是轻慢。

所以有犯这些毛病,特別在这部经里面有告诉我们,「今於佛前如罪懺悔」,就在佛前发露懺悔。这是讲到,这一段里面讲到嫉妒的问题,虽然它讲的是国家的政教律令,天下的得失安危。那我们特別在佛门里面,也很容易犯这个毛病。那障碍的是法身慧命,障碍的是眾生,而且毁坏的是障人天眼目的,毁谤圣贤这个工作,那就很严重了。我们希望引以为戒,那我们学这一段就有价值了。

接下来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寰朔之役。杨业奉命。副潘美进討。既至。贼攻寰州。业曰。贼锋方锐。未可战。宜引兵出大石路。先諭云朔守將。从石碣谷应接。方得万全。监军王侁。以畏死责业。业不得已请行。乃嘱美於谷口。分步兵强弩为两翼。约以转战至此。夹击贼必全胜。美乃屯谷口。侁復以贼將遁。欲爭其功。引兵去。业至抚膺大哭。復奋身决战。手刃数百人而死。非侁沮之。功已成矣。朝廷闻之。罪侁紊乱师律。侁自杀。为业兵臠食。顷刻而尽。】

那这一段也是嫉妒抢功的一个,造成一个国家整个战爭的失败,甚至害了一位名將杨业,自杀身亡。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寰朔』,「寰」是在今天山西省朔县东边,古代叫寰州,「朔」,在今天的山西朔县。

『杨业』,我们来介绍这位名將,他是宋朝名將,「并州太原人」。出身將门,「有智谋」,他有智略,有智慧有谋略。「善骑射」,他的射击非常地准,非常地精准。「治军严明」,他带领部队非常严格,善待士兵,「善待士卒」就是对士兵非常地好。他原来是北汉的將领,「屡立战功,官至建雄军节度使」。在太平兴国四年,宋朝灭掉北汉,杨业就归宋,「归宋」就是投效到宋朝。

那么这个地方的这一段经文的故事,我们大概先讲一下。在雍熙三年,宋朝分三路出兵要攻打辽国。那么杨业他为云应路行营副都部署,他跟都部署,他本身是副都部署,就是杨业是副將,主將是潘美,监军是王侁。他们出兵雁门关,「连克云应寰朔」。「云」就是今天的山西大同,「应」是今天的山西应县,「寰」是今天的山西朔县东边,还有「朔」,他们连破这四个县,「云应寰朔」这四个州。

但是有东路军,我们知道曹彬他是不妄杀的,我们看过他的故事,也讲过他的故事。曹彬后来因为带兵不妄杀,后来得长寿,而且子孙非常地兴盛。当时曹彬就是带领东路军,但是他东路军在歧沟关溃败。辽国的军队乘胜在西路进攻,这个时候,潘美、杨业等奉命掩护四州的民眾撤退,往南撤退。那么杨业主张,力主把部队分散到应州,来诱导辽军向东边走,以保护民眾往石碣谷的方向。这个经文里面有提到『石碣谷』,「石碣谷」在哪里呢?「石碣谷」在今天山西省的朔县南方。他想建议说,把部队引诱辽军往东走,然后让民眾安全撤退到石碣谷。同时他建议「设弓弩手」,就是弓箭手千人,在谷口那边埋伏,那骑兵在中间接应,然后阻遏辽军南下。

但是潘美跟王侁却逼其率军直趋朔州,本来说他是希望到应州,但是他们潘美跟王侁,逼他部队开到朔州去。杨业知道说这样去朔州,一定失败。但是他出发前,他还是跟他们的主將,他的主將潘美约好说,请潘美在陈家谷口。这里面有讲『美乃屯谷口』,就在陈家谷口,在今天山西省朔县南阳方口陈家沟这个地方接应。

但是这个辽国的部將,辽將耶律斜軫见到杨业来攻,他就叫萧达凛设下埋伏,自己引军,引部队假装撤退,要引诱杨业继续深入,等到杨业挥军而进的时候,陷入重围,苦战终日。最后退到陈家谷口的时候,发现潘美跟王侁早已经撤退到南方去了。他本来跟潘美讲好说,你在陈家谷口跟我配合。结果等到杨业自己部队撤到陈家谷口的时候,潘美跟王侁已经违约南撤了,害得杨业孤军再战,他全部的部队都战死了。而且他自己「多处受伤,坠马被俘」,最后他「绝食而死」。

接下来,『副潘美』,「副」就是副將、辅佐。「潘美」也是北宋將领,他跟宋朝的开国皇帝赵匡胤交情非常好,他后来受到赵匡胤的重用。但是刚才他在,我们提到他在跟杨业配合,要攻打辽军的时候,他后来害了杨业阵亡。但是为了这个事情,潘美他被削三任,被降三级。降为什么?检校太保。后来有把他再提拔了,担任同平章事了,但是几个月以后就死掉了,也是没有得到善报。

我们再看看,『进討』就是进攻討伐。

『贼锋方锐』就是敌军气势凌厉这个意思,因为当时他们称辽国叫「贼」嘛。

『先諭云朔守將』,「諭」就是指上对下的文告、或是指示。「云朔」我们刚才已经提过了,「云」在今天山西大同,「朔」在今天山西朔县。

「石碣谷」,在今天山西朔县南方。

『监军』是监督军队的官员。

『王侁』,他是宋朝开封人,就是害得杨业战死的这位,可以讲说嫉妒心很重的一位军人。但是最后他也不得好死,最后他也是,在经文里面讲,他是最后自杀。然后被杨业的部队,割他的肉来吃,一下就割光了。那么当时就是因为杨业他有他的战略,在《宋史》里面杨业列传里面有提到说,王侁他批评说,批评杨业说,「领数万精兵而畏懦如此」,意思是说,你怎么领了数万的精兵,还这么怯战呢?你应该「但趋鴈门北川中,鼓行而往」,你应该往前推进。那么杨业就说了,「不可,此必败之势也」,杨业他有战法,他说,这样的话会战败。

王侁就说了,「君侯素號无敌,今见敌逗挠不战,得非有他志乎?」就是把它嫁祸给他啦,他说,你平常不是號称无敌將军吗?今天你看到敌人却是「逗挠不战」,你反而在那边打圈子不战,难道你有其他的想法跟其他,意思是说你想投降吗?这个意思啊,「得非有他志乎」。杨业说了,「业非避死,盖时有未利,徒令杀伤士卒而功不立。今君责业以不死,当为诸公先。」这是战將,战將就有这个气魄,他很爱护他的部属。他说,我杨业不是怕死,因为时机因缘不对,对我不利,你这样去进攻,只是让我们的士兵损伤惨重,但是不能够打胜仗。那么你今天责备我杨业,说我怕死,好,我今天「当为诸公先」,我先出兵。这是『以畏死责业』这个典故。

「谷口」就是陈家谷口,在今天山西朔县南阳方口陈家沟。

『强弩』就是指开硬弓的射手。

『两翼』就是两侧。

「屯」就是驻守,「美乃屯谷口」,「屯」就是驻守。

『以贼將遁,欲爭其功,引兵去』,就是指王侁,他以为辽军要撤退,要逃走了,所以他想去抢这个功劳,所以带兵就攻进去了。

『业至抚膺大哭』,「抚膺」就是抚摩、捶胸、捶拍胸口,表示惋惜哀叹,叫「抚膺」。

但是他『奋身决战,手刃数百人而死』,最后他自己杀了好几百人,最后他自己也是被俘自杀。在杨业列传里面讲,他已经被人家砍了数十剑,他的士兵几乎都战死了,杨业还「手刃」,自己拿了宝剑杀了数十百人。但是他的马,他的战马,因为受伤不能再前进,所以他就被辽国所擒、所俘虏。然后杨业当时就叹息了,「上遇我厚,期討贼捍边以报,而反为姦臣所退,致王师败绩,何面目求活耶!」古代这些忠臣守將,他们就有这个节操。他说,皇上朝廷对我这么好,这么优厚,希望我討贼,捍卫边疆来回报,今天反而我是被奸臣所打败,以致我们「王师」,就是皇上的军队,反而尝到败绩,我有何顏面来求活呢?因此他后来被俘就三天不吃,后来就死掉了。这「杨业」。

『沮』,『非侁沮之』,「沮」就是败坏、破坏。

『师律』,这个地方「师律」,「罪侁紊乱师律」,「师律」是什么呢?就是军队的纪律。在《易经》里面,《易经·师》篇里面有讲,「象曰:『师出以律,失律,凶也。』」

『侁自杀』,我们刚才有提到,王侁最后是自杀的。这个地方它有提到啦,它说歷史记载,王侁是病死的。但是这个文章里面讲,是因为王侁害了杨业自杀。最后他的肉被士兵来『臠食』,就是分食,「臠食」就是碎割。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在宋朝的寰朔,「寰」,在今天山西省朔县东,「朔」,在今天山西省朔县。寰朔之役这个战役里面,杨业奉命北伐,被任命为潘美的副將,进攻以討伐辽军贼匪。当他率兵到达现场的时候,贼匪已经攻陷寰州了。杨业说,贼兵来势汹涌,不可以正面硬战,应该先將贼兵引兵到大石路。就先告诉云州、跟朔州一带的守將,率兵从石碣谷来接应,这个策略才能够万全,才能万无一失。

可是当时的监军王侁,责备杨业怕死,杨业在被激不得已的情况之下,请求直接带兵攻打贼匪。但是他仍然嘱咐潘美在谷口,在陈家谷口,他也希望,刚才讲说陈家谷口,在谷口这边驻军。並且分成步兵跟弓箭手,两边来待命。那么约定,当他转战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就出兵夹击贼匪必能获得全胜。潘美就依计画驻军在谷口,王侁以贼匪將要逃遁为理由,他想要爭夺灭贼这个功劳,所以他就带兵去追击。

等杨业转战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发现大势已去,乃捶胸大哭。但是他又再披掛上阵,奋不顾身的跟贼匪决一死战,亲手杀死数百人之后,因寡不敌眾,被俘虏了。照刚才这个记载,是被俘虏以后,三日不吃,后来就自杀了。如果这一次的战役,不是王侁败坏他的计画,早已一战而成功了。朝廷后来知道这件事情后,判王侁紊乱军纪的罪名,王侁因而自杀。最后被杨业的部属蜂拥而上,分割烹食他的肉,一下子就没有了。

好,我们看第三段:

【宋艺祖营汴京城。紆曲纵斜。可以互相照应。实有深意焉。及蔡京专政。奏为不適观美。撤而方之。靖康中。黏罕斡离不。扬鞭城下曰。是易攻。令置砲四隅。隨方而击之。城既引直。一砲所至。一壁皆不可立。识者恨之。】

我们看字句解说:

『宋艺祖』,「艺祖」是有文德之祖。这个地方「宋艺祖」是指宋朝开国帝王的通称,就赵匡胤啦。那为什么称呼他呢?这可能也是当时他们的讚叹啦,说有文德之祖。因为在《书经·舜典》篇里面有讲,「归,格於艺祖,用特」,「才艺文德,其义相通,故蓺为文也。」后来就是为开国帝王的通称,叫「艺祖」。那这个地方是指宋太祖赵匡胤,宋代的开国皇帝。

『营』就是建造製作。

『汴京』,在五代梁朝、晋朝、汉朝、周以及北宋的都城,都在汴京,都定都在汴京,就今天的河南省开封市。

再来看『城』,「汴京城」,「城」的意思,「城」就是都邑四周的城垣,一般分为两重的这个城墙。古代的城墙分成两重,里面的叫做「城」,外面的叫做郭,我们说一般叫城郭,城郭。如果你单独用一个「城」字的时候,它里面是包括城跟郭,就是內城跟外城。如果城、郭分开用的时候,城、郭对举的时候,里面的叫「城」,外面叫郭。这个是我们要瞭解古代城的设计。

『紆曲』就是迂迴曲折。

『照应』就是配合。

『蔡京』,这位我们要来介绍一下,北宋的奸臣蔡京,我们来介绍他一下。忠臣也是很有名,奸臣也是很有名。「蔡京」,他是北宋末年的权奸,就掌握权利的一个奸臣,他是福建人。蔡京他善於奉迎,很会逢迎。他先后担任四任的宰相,长达十七年之久。他跟宦官童贯、梁师成、李彦,还有权臣王黼、高俅、朱勔等把持朝政,向宋徽宗进丰亨豫大之言,几乎用尽全国的钱財,也可以讲財政,供他挥霍。设应奉局跟造作局,大兴花石纲之役。然后建造延福宫,耗费巨万。设西城括田所,大肆搜括民间的民田,以弥补財政的亏空。而且把盐法跟茶法,以前卖盐跟卖茶是国家的专卖,他把盐法跟茶法改变,铸当十大钱。民怨沸腾,幣制混乱不堪,给北宋人民带来极大的灾难。所以蔡京是北宋最腐败昏庸的宰相之一。后来在北宋末年,太学士陈东上书,称蔡京、童贯、朱勔、李彦、王黼、梁师成为六贼,称蔡京为六贼之首。在宋钦宗即位后,蔡京被贬岭南,途中死於潭州,在今天的湖南长沙。这是北宋权奸「蔡京」。

『靖康』是宋钦宗的年號。

『黏罕』是完颜宗翰,金朝的名將。

『斡离不』就是完顏宗望,也是金朝的军事统帅。

『令置砲四隅』,「隅」就是四个角落。

『城既引直』,「引」就是被拉倒,拉。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宋太祖在建筑汴京城墙的时候,故意把它建成曲折直斜等不规则的形状,以便可以互相照应,实在是有他更深一层的用意。到了蔡京独揽朝政大权的时候,向皇上启奏,说这种城墙既不舒適也不美观,就把它拆除,建成方形的城壁。在宋钦宗靖康元年,金朝的粘罕跟斡离不两位大將军,率兵直攻打到城墙下。说这个太容易攻击了,命令属下在城郭的四个角落放置大砲,依方形四边加以砲击。城墙既然是直的,砲一击发,所有的墙壁统统倒塌。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都很痛恨蔡京。

好,我们看下一面这一段:

【器物如文之纸笔。武之刀杖。耕之犁锄。工之斧凿。家则动用器皿。路则伞盖行具。车有輗軏。舟有篙楫之类。即器物极小。当需用时。所关甚切。若损害之。使临期无措。可恨孰甚。为此者。何心术乎。】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动用』就是使用。

『行具』就是出行的用具。

『车有輗軏』,「輗」就是大车辕端,与横木相接处的活销。在《论语·为政》篇里面,「大车无輗,小车无軏,其何以行之哉?」所以这个「軏」是古代车辕跟横木相连接的关键。那么也有说,解释说「軏」,就是辕端上曲鉤的衡,这是古代马车的一种器材。

『篙楫』就是,「篙」就是撑船的竹竿或是木杆,这个叫做「篙」。所以这个「楫」就是船桨,短的叫「楫」,长的曰櫂。

『孰』就是程度深。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所谓器物就是指文人所使用的纸笔,武人所用的刀枪棍杖,农夫所用的犁头、锄头,工人所用的斧头、凿子,居家所用的器具,出门走路所要用的伞盖,车子上面的輗軏,舟船用的篙楫等等这些东西,这是指器物。即便是很小的器物,只要是用得到的话,都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將它损坏了,使得要用的时候却无法使用,这种行为实在是太可恨了。去做这种事情的人,心肠实在太坏了。

再翻过来,我们再看最后一段:

【淮南徐陈二人。皆渡船为业。陈稍捷。得钱多。徐忌之。每暗损其器物。困其用。一夕密折其楫。至天明恐觉。乃开船而去。至江中。忽坠水呼救。陈急欲往救。楫折。舟不能行。立视其死。】

我们看字句解说:

『淮南』是指淮河以南,长江以北的地区,在今天的安徽省中部。

『捷』,我们看第一行,『陈稍捷』,「捷」就是他划得比较快,就是迅速。

『困其用』,「困」就是阻碍。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淮水的南岸,有姓徐的跟姓陈的两个人,都以渡船为业。陈某的渡船稍微快了一些,所赚的钱比较多。引起徐某的嫉妒,经常暗中损害陈某的器具,使得他无法使用。有一天晚上,徐某又暗中折断陈某的船只楫桨。到了天亮的时候怕被发现,赶紧开著船离去,到了江中忽然掉到水里喊救命。陈某著急的想前往去救他,结果发现他船的楫桨已经被徐某折断了,所以无法行驶,於是眼睁睁地看著他沉入水中而死掉了。这个就是非常明显的现世报应,现做现报,所以感应不可思议。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的,八十句的经文:

【见他荣贵。愿他流贬。见他富有。愿他破散。】

这一段经文的意思说,看到別人荣华富贵,就希望他流放贬官。看到他富有,就希望他家財破散。我们看经文:

【凡人荣贵。皆非偶然。皆其昔有善缘。夙植德本。更其祖宗积德。乃能如是。见之者。当起追慕之心。非慕其荣贵。实追慕其前修也。若愿他流贬。是不於实处省察。而於虚处生毒。欲人下同於我也。何小人之妬嫉而愚。一至此乎。其实毫无损於他人。徒自造恶业。自益穷贱耳。】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夙』,早年。

『德本』,「夙植德本」,道德的根本叫「德本」,古代是以孝为德本。汉朝班固在《典引》里面这样说,「体行德本,正性也。」《孝经·开宗明义》章里面说,「夫孝,德之本也。」唐玄宗注,「人之行,莫大於孝,故为德本。」所以孝悌之道,尧舜之道也。孝悌它就是道德的根本,所以我们说,「孝悌之至,通於神明,光於四海,无所不通。」唐朝王维在「能禪师碑」里面题,就是惠能大师,「其有不植德本,难入顿门。」

那么我们的「德本」是什么呢?佛家讲「德本」就是戒定慧,三无漏学,就是「德本」。所以术语「犹言善根。德者善也,本者根也,诸善万行之功德,为佛果菩提之本也。」所以《法华经·序品》里面说,「於诸佛所植眾德本。」《无量寿经》上也有说了,「消除诸漏,植眾德本。」所以「又德中之根本也,依是义而弥陀之名號名为德本。」我们净土行人来讲,这一句阿弥陀佛,能够念到「净念相继」,那就是「德本」,一切道德的本源,就是指我们这个弥陀名號。《无量寿经》上曰:「繫念我国植诸德本。」「《教行信证六本》曰:『德本者如来德號,此德號者一声称念,至德成满,眾祸皆转。』」这一句佛號它是「至德成满」,一切灾祸都能够远离,叫「眾祸皆转」,都可以转变所有的灾祸,所以能灭八十亿劫生死重罪,「十方三世德號之本,故曰德本也。」

『追慕』就是追念仰慕。

『流贬』就是流放贬謫。

『下』,就是『欲人下』,「下」就是地位低、身分低。

『一至』,竟到、竟至。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凡是能够过著荣华富贵的生活,都不是偶然得来的,都是在他过去世就积有善缘,夙世种有如此的道德根本,更有他祖宗积德所庇荫,才能如此的荣华富贵。看到的人理当由衷起一种追隨仰慕的心念。並不是羡慕他人的富贵,而是实在是追念仰慕他过去世所修的善德。如果希望他人受到流放贬謫,这是不在实际的地方下功夫去省察,却是在暗中虚无之处,生起阴毒的心,希望他人的下场和我一样不好。为何要心存小人嫉妒的心呢?使自己愚痴到这种地步呢?其实这种作法,並不能够有些许的损害他人,只是自己造下恶业,让自己更趋贫穷低贱而已。

这是老和尚说的,你看到別人成功,看到別人富贵成就,你去嫉妒他、你去破坏他、你去障碍他。你没有办法让他的福报就消失掉,那这样就违反因果了。你只能让他的果报延后好几年,延后出现或是延后成就,但是你没有办法去破坏他。明白因果的人就知道这个道理。

所以这一段里面最主要是讲,不要有嫉妬之心,『何小人之妬嫉而愚。』那我们就来探討这个,刚开始我们也在討论嫉妒心,毁谤圣贤。那这一段我们再来探討,嫉妒心几乎是人皆有之,那怎么去消除嫉妒心呢?这对我们修行影响很大。所以我们就来探討,老法师开示怎么消除嫉妒心。我们如何去把它落实,是消除嫉妒心的方法。我们探討的主题就是,消除嫉妒心的方法,如何消除嫉妒心?

普贤十大愿王里面,第五条讲「隨喜功德」,这是普贤菩萨的第五大愿。谈到隨喜功德看起来很容易,实在説,一般人都很难做到。我们很难像菩萨这样去称讚別人。通常不但不愿意隨喜別人的好事,甚至还要加以破坏,或者搬弄是非、造谣生事,看到人家有福也心生嫉妒。佛在经上告诉我们,不愿意隨喜別人,就是自己我执太重,错认这个世间是实有的。这种人他的我见、我执非常地深重,所以看到別人能力比自己好,甚至超过你,心里就五味杂陈。説话也酸溜溜地啦,他有什么了不起,他那个我也可以做得到,做起来也没有什么啊。比如说別人做法会,你先打听说,他法会有几个人啦?多不多?如果人数少就幸灾乐祸,就在旁边幸灾乐祸。然后如果法会人多,就开始嫉妒了,说话就酸溜溜了。

之所以会这样一个错误的认知,就是我执深重。因为我执重,所以这样的人活得非常辛苦,处处害怕別人胜过你,害怕自己不如人。这一种苦恼我们称之为嫉妒心,也是瞋心重的烦恼之一。这种嫉妒心,最好的消除方法,就是修普贤菩萨第五大愿,隨喜功德。看到人家好、看到人家善,你要处处讚叹別人的好处,隨喜別人的功德,隨喜人家的成就,或是隨喜人家的福报。別人会好,一定他因修得好,他德行够、他福报够,他很努力。那为什么我们做不到呢?可能我们因缘不具足,无法满愿。那別人能做得好是他的福报大,他有因缘去圆满,他能够成就,那我们就要隨喜,都要讚叹,就如同是自己去完成的一样。

这个我感触很多。今年老法师叫我办,他的老恩师,也是我们的师公上人,李炳南老教授圆寂三十周年的论坛,木鐸春风三十载。也是江逸子老师特別跟净空老法师推荐,希望我来主办这个活动。在今年二O一六年三月二十九、三十、三十一 ,在臺北科技大学举办,圆满成功。三天的论坛座无虚席,两千多人,没有人打瞌睡。这个光盘我们即將要推出,我校对过了,非常地殊胜,非常地法喜充满。如果对李炳南老师不瞭解的,认识不清的,我建议这个带子流通出去,希望大家多多地研读,大家多多地薰修。就会瞭解为什么李炳南老居士在臺湾,被称为现代的维摩詰居士?为什么在他的座下,有一、二十万人,有二十几万人,能够诞生四位高僧大德?居士,徐醒民老师、江逸子老师;高僧,净空老法师、果清律师。

那么弟子个人,末学在承办这件工作的时候就发愿,我发的愿是什么呢?我愿意而且我真心的希望找回师公上人的歷史定位,这就是我发的愿。后来获得三宝加持、师公上人的庇佑,以及老法师的福德,办得非常地顺利。臺中莲社大力的支持,臺中莲社的张社长跟歷任的社长,推荐臺中莲社九位老师,出来讲这个课程。他们这几位大德,臺中莲社这几位,跟隨过师公上人修学这些老师、大德、高僧,包括果清律师,包括徐醒民老师、黄泳老师、江逸子老师,他们都有怎么样?他们都有隨喜功德的这种雅量。

所以我们对於別人的成就,不要有酸葡萄的心理。看到人家有,自己没有,心里就怀著嫉妒,口里就开始造谣说是非,造口业。这样的人念佛很难得念佛三昧,修行想要往生净土,是没有办法做到的。佛在经典上讲过,菩萨都会隨喜一切眾生的功德,菩萨绝对不会嫉妒你、障碍你。不但在言语上隨喜,在行为上他也隨喜。所以菩萨自己道业愈来愈增上,恶业愈来愈少,这就是隨喜功德的殊胜。大家看到法身大士,为什么功德可以互相融摄?为什么菩萨成就佛道愈来愈快?是因为隨喜功德这四个字。

隨喜功德,怎么样叫隨喜功德呢?你讚叹他,你支持他,別人的功德也可以转化成你的功德,別人的福报也可以转化成你的福报,这就是隨喜功德的好处。你的心会愈来愈清净,你的福报会愈来愈大。所以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嫉妒心,一丝一毫的障碍心,无论是世间法,在佛法里面都是一样的。要知道你一念嫉妒、一念障碍,別人的功德你就没有份,別人的福报也不会到你这里来。反而是你的业障愈来愈重,你的福报愈来愈薄。所以嫉妒心產生很大的过失跟障碍。

一个学佛人心量要大,你能够讚叹別人的好处,欢喜別人的德行。绝对不可以在人前人后,用讽刺的方式,或用暗示的方式去毁谤。这都是损自己的德行,现在的话叫做什么?缺德啦。所以你能够隨喜,隨喜別人的好事,隨喜別人的功德,这是修福报最快的方式,这也是修行成就最快的方式。为什么?可以降伏你的嫉妒心,降伏你的傲慢心,会拓开你的心量,会把你的我执很快速的消除掉。你的执著会愈来愈薄,最后就断除了你的我执,还有我见。

有一句话说,量大福大。你心量大能包容的事情就愈多,在生活上就没有敌人,没有障碍,真的像《无量寿经》里面讲的。《无量寿经》里面跟我们讲什么?「游步十方,无所罣碍。」你到哪里,人家都欢迎你。为什么? 因为你心量大。所以「游步十方,无所罣碍」,无论走到哪儿,人家都跟你结好缘,不会有恶缘。因为你结的是净缘。什么叫净缘呢?清净无染的欢喜心叫净缘。以清净的欢喜心,隨喜別人的修行,隨喜別人的功行,自然结的就是净缘了。即使是你的仇人,或是你看不顺眼的人,你也可以藉这样去讚叹他。有一天终於可以转冤仇为亲人了,转冤为亲,从前的冤懟都会消除。懂得去欣赏別人的好处,讚叹人家的功德,这样你的嫉妒心才会消除。

所以嫉妒心是一种瞋恨心,瞋恨心重,虽然念佛,一样会下地狱。一般人並不知道自己在瞋恨、自己在嫉妒,所以为什么我们要听经教?要读诵经典?因为你读诵经典就是像一面镜子,才晓得自己的过失在哪里?你没有听经教,你就没有办法去发觉,去觉察自己的无明,你没有办法一一觉察。所以我们一定要来修持这个隨喜功德,来学习普贤菩萨。我们读《无量寿经》里面讲的「德遵普贤」,就是你要以学习普贤菩萨这种十大愿王,来做为你道德的根本。

好,接下来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唐柳子厚刘梦得之贬。武元衡实主之。元衡死於贼。刘柳犹无恙也。白乐天之贬。王涯实譖之。涯死於阉。乐天犹无恙也。夫当途者。生杀大权在手。视逐臣迁客。等於螻蚁。岂知转盼间身首莫保。彼螻蚁者。反得坐视而笑我矣。况旁观者之空愿。亦胡为哉。】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柳子厚』就是柳宗元,这是唐代文学家、哲学家。

『刘梦得』就是刘禹锡,唐代的文学家以及哲学家。

『武元衡』是武则天的曾侄孙。

『白乐天』就是白居易。

『王涯』,他是唐朝德宗的进士。

『譖』就是诬陷、谗毁。

『当途』就是执政、掌权。

『逐臣』就是被朝廷放逐的官吏。

『迁客』是遭贬斥放逐的人,叫「迁客」。

『转盼』就是转眼之间,表示时间的短暂。

『螻蚁』就是像蚂蚁一样,螻蛄跟蚂蚁。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唐朝的柳宗元跟刘禹锡被贬官流放的事情,幕后实在是由武元衡一手主导的。到后来武元衡被贼所杀,但刘禹锡跟柳宗元两人仍完好无恙。白居易被贬官,实在是被王涯的谗言所诬毁。后来王涯被宦官所杀,白居易仍然是安然无恙。这些当权派的人,手中握有生杀大权,那些被放逐的臣子和流徙的罪人,在他们眼中看来,有如蚂蚁一般的不值得,他哪知道转眼之间自己反而身首就分家了?那些被他们认为如蚂蚁的人,反而坐视当权派也会如此悲惨的下场,因而讥笑这些当权者,更何况那些旁观者,不可能实现希望他人流贬的愿望,又有什么用呢?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宋王博文为政平恕。尝曰。吾生平决罪至流刑。未尝不阴择善水土处。屠太宰鏞(滽) 。每註选至烟瘴地。停笔久之。曰。吾尝经其地。官多以瘴死。必择宜其风土者。因奏著为令。此真仁人之用心也。愿他流贬者。宜一思之。】

我们看字句解说:

『王博文』是宋朝人,他是宋朝的官员,官当到同知枢密院事。

『平恕』就是持平宽恕。

『决罪』就是判罪。

『流刑』是古代犯人遣送到边远地区服劳役的刑罚,叫「流刑」。

『太宰』是明清一般称吏部尚书为「太宰」。

『屠滽』是明朝浙江人。

『註选』就是应试获选,註授官职。

『烟瘴地』,「烟瘴」就是古代在西南边疆地区被发配重犯的地方,叫边瘴,「烟瘴地」。

『以瘴死』,「瘴」就是瘴气,在中国南部、西南地区的山林之间的溼热,蒸发能致病的一种气。

『一思』就是深思。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宋朝的王博文在当官的时候,处事非常平和宽恕,曾经说,我平时判决罪犯,必须发配边远地方的时候,未尝不暗中为他选择一处適合生活居住的地方。太宰屠滽每次遴选官员到偏远有瘴气的地方,都要停笔考虑很久。他说,我曾经经过这个地方,在当地当官的人大多死於瘴气,必定为他选择一处適合风土人情所居住的地方,因此就將这些情况上书给皇帝,做为分发官员的依据法令。这真是仁慈人的用心啦,平时希望他人被流放謫贬的人,看到这个地方,应该好好深思一下。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富有亦由自身植德。祖父积功而致。若忌其富有。愿其破散。是为何心。至愚者。亦不应不明如是。且请反思。设我富有。而人愿我破散。我心如何。我心若怒。则知人心亦怒。人心亦怒。天心有不怒者乎。於此宜作三种观。一彼人富有。必自生前利人作福中来。此可师不可妬也。二或苦心劳力。吞饥忍寒。积渐饶裕。虽復往因。实受眾苦。此可悯不可妬也。三或非意而得为富不仁。然聚散无常。水火盗贼。怨家败子。疾病官讼。皆是耗因。此行自破败。不必妬也。作是观者。心自平等矣。】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富有的人也是由於他本身所种植的善德,以及祖父积阴功,所招感而得来的。如果妒忌他人富有,希望他家破財散,这是什么居心呢?最愚蠢的人,也不应该不明理到这种地步。暂且回想一下,假设我很富有,然而他人希望我家破財散,我心中的感觉如何?我的心如果很生气,那他人的心也一样会生气,人心都发怒了,天心岂有不发怒的道理?

对於此事我们应该有三种看法。第一种,他人富有,一定是他在前生,做过利人的事情所產生的福报所得。这样的情况我们只能效法他,而不可以嫉妒他。第二种,有些人平时劳心劳力,辛苦做事,为了省吃俭用而忍受飢寒,渐渐积蓄才富有起来,虽然他的富有和过去行善有关,其实也是今生今世受诸苦而得来的。这种情况是值得我们怜悯,而不可嫉妒他。第三种,他的富有是无意中得来的,或者是以不仁慈的心、方法得来,然而这些钱財都是五家共有的。哪五家?『聚散无常』,例如水火灾害、强盗贼匪、仇家、败家子、疾病、官司诉讼等等,这些都是消耗財富的原因,这种行为乃自取破败之道,也不用我们去嫉妒啊,能够如此去观察的人自然就心平气和了。

好,我们看最后一段:

【虹县。周义夫。富而不俭。性恣横。孙识之尝戒之。义夫怒曰。汝何知敢预我事。识之由是忌之。且曰。我且伺其败也。及识之登第。为本路司漕。按部至虹。適有告义夫。挞人於市者。送所司推勘。不意告者偶死。识之即坐义夫以谋杀论死。不数年。识之移漕河北。合门死於寇。无异义夫。呜呼。在义夫恃財横暴。固宜遭败。而识之竟挟仇破其家。故天亦以破其家报之。与人方便。自己方便。诚至论哉。】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虹县』就是在今天的安徽省泗县。

『预』就是干预。

『伺』就是等著、等待。

『路』就是宋朝行政区域名。

『司漕』是主管运河河流的官职。

『按部』就是巡视部属。

『挞』就是用鞭子、棍子打人。

『所司』就是主管的官吏。

『推勘』就是审问。

『坐』就是判罪。

『合门』就是全家。

『至论』就是非常精闢的言论。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住在虹县,今天安徽省境內的周义夫,很富有,但是他不节俭,个性放肆而蛮横无礼。孙识之曾经劝告他。周义夫生气说,你知道个什么?还敢干预我的事情。於是孙识之很忌恨他,並且说,好,我就眼睁睁地看著你失败。等到孙识之中试当官,奉派当本路司漕,刚好他的辖区可以管到虹县,这真是冤家路窄。刚好有人把周义夫在市上鞭打人的事情告到官府,並且將他送到司法机关审理。没有想到告发的人突然死掉了,孙识之就以谋杀的罪名,判处周义夫死刑。过不了几年,孙识之转到河北省当官,全家都被盗匪杀死,跟周义夫没有两样。哎呀,在周义夫来说,仗著財势残暴无理,固然应遭惨败的命运。而孙识之竟然挟著私仇,去破害他的家庭,所以天理也以破孙识之的家做为报应。给人方便等於给自己方便,这实在是至切的理论。

好,剩下一点时间,我们就来报告净空老法师对於这一段经文的开示。老法师说,「紊乱规模,以败人功。损人器物,以穷人用。」这一个,第一点,老法师说,这是很缺德的事情,可是我们在不知不觉当中,很容易犯这些毛病。「规模」就是指今天讲的制度、规矩,所谓家有家规,国有国法。人是一个群居的动物,大家在一起生活,就一定要有规矩,没有规矩就乱了。团体愈大,当然这规矩就多,就要严格。我们是团体中的一份子,一定要知道自己的身分,破坏规矩,就是现在所谓的特权阶级,自己以为自己有特权,可以不遵照规矩来办事,这个就错了。团体的兴旺、社会的安危,都是在这一些法令规章的保护。

第二点,老法师说,一个有德行的人,有学问的人,有良心的人,一定非常尊重制度、遵守规矩,决定不敢紊乱,就是我们这里讲的「紊乱规模」。紊乱不但是破坏这个团体,实在是伤天理、坏良心。我们听了这个话会觉得说,哪有这么严重的呢?仔细思惟想一下,因为你做一个不好的榜样,你用特权,就是比如说,我们像说,我们在道场里面,我们要遵守六和敬,那你不遵守这个道场的规矩,就是使用特权,这也可以讲说是「紊乱规模」。

你用特权,別人不能用,於是国家法令规章虽然有,但是不能执行。团体虽然订有规矩,在寺院里面有常住公约,如果大家不能够遵守,这个规矩、规约等於一张废纸。那这个团体哪有不乱的道理?我们要能想到这个道理,知道这些事实真相。特別是佛门,我们要遵守戒律,遵守规章,就是要尊重佛法,尊重社会。所以他们佛寺里面,一般都有羯磨,经过羯磨以后大家要共同遵守。羯磨就是开会討论,决议通过以后的这个规定、这个决定,大家要共同遵守,这叫常住规约。尊重一切眾生,理跟事都必须要通达明瞭,决定不敢违越,岂敢破坏呢?这些事,实在讲古今中外都有。

为什么有些人会破坏,「紊乱规模」,破坏这个团体的纪律呢?他说,这个心理,大部分都是不正常的心理,这种心理从哪里生出来?它是从傲慢心,从骄慢心中生出来的。骄慢,我比別人强,別人不如我,这个事情我可以做,別人不能做,別人要守规矩,我可以不守规矩,这是从骄慢心中生出来的,这是非常重的烦恼。有智慧的人是不会这样做的,没有智慧的人,没有受过好教养的人,贪瞋痴慢不但伏不住,实在讲天天在增长,他也习以为常,不知道改过。纵然天天读圣贤书,甚至天天有机缘闻佛法,听到圣人的教诲,但是他已经养成习惯了,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已经养成习惯了,习性时间太久了,不容易改掉。也因为这个事实,所以古人垂训要从孩童教起,童蒙养正就是这个道理,要从孩童开始教起,比较好教。

第三,中国圣人更是了不起,从胎教开始,母亲从怀孕就开始教育她的小孩。日常生活当中起心动念要纯正,情绪要温和,举止要安详,这个是做母亲的本身要做到的,这样的话会影响到胎儿,所以从胎教开始。现在人不懂这个道理,以为这个好像太过分了,做父母的只顾自己,怀孕的啦,跑去喝酒啦,应酬啦,打麻將啦,跳舞啦,就是胎教她都做得不好,不顾下一代。这是对社会不负责任,对於国家民族不负责任,对一切眾生的福祉不负责任,不负责任就造罪业。

所以今天这个世界有许许多多的灾难,天灾人祸,追溯其原因,就是不负责任,造罪业所感得的果报。虽然佛菩萨慈悲,《无量寿经》里面有讲,「先人不善,不识道德。无有语者,殊无怪也。」长辈、前辈没有教我们,我们怎么会懂得呢?老和尚说,像他这种年龄,还受了几年的教育,不多,两、三年而已。以后就遇到日本人侵略中国,八年抗战流离失所,从小离开家庭,跟著学校,不错,学校有老师来教,那时候的老师跟现在老师不一样,所以对於老师的恩德永远不忘。

今天我们就讲到这里。若有讲得不妥之处,请各位同修大德批评指教。阿弥陀佛。


文字稿来源:因果教育弘化网


声明:文章来源网络整理!版权属于原作者!感恩您的阅读!欢迎关注传统文化扎根网微信公众号。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本文地址:https://www.guoloujiang.com/30261.html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