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老师主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229集)

故孔子之赞周易也,最初即曰:“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末后五福、六极之说,发明三世因果之义,极其确切。


感应篇汇编第229集

《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二二九集)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7/04/19 臺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229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们研討《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九十四句,【贪冒於財,欺罔其上。造作恶语,谗毁平人。】请各位同学翻开课本七百六十九页,我们看经文,『贪冒於財,欺罔其上。造作恶语,谗毁平人』。这句话的白话解释意思就是说,对於財物,钱財贪得无厌,而且不知羞耻的去冒取、去强求,这叫「贪冒於財」。「欺罔其上」就是欺瞒长上,或是长官。「造作恶语」就是编造坏话,捏造坏事,以恶语毁谤平常人。

我们看经文:

【索取无厌曰贪。昏昧无耻曰冒。事上忠而持己廉。人臣之大节。今也以贪冒之故而罔上。臣节安在。纵令一时富贵。多见旋踵破败。子孙狼狈矣。孰若忠廉有守。求保身名乎。至夫衙胥侵蚀钱粮。庄僕隱匿税租等类。种种弊端。不可枚举。总属下取上財。计掩智罔。然所取之財。原是命中本有。无如来路不正。遂致身財两失。何如於此纤毫不苟。则本有之財。必从他途正分中来。在我同一取而有之。然安险之相去远矣。此是至理。人当不昧。】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大节』就是指品德操守的主要方面、重要节操,这个是「大节」的意思。

『罔上』,「罔」是蒙蔽欺骗。

『旋踵』就是转眼之间,表示时间很短促。

『衙胥』,「胥」是古代官府中的小官吏,这叫「胥」,「衙胥」是衙门中衙门官府中的小官吏,这叫「衙胥」。

『计掩智罔』就是以计谋来掩护,用聪明才智来蒙骗,这叫「计掩智罔」。

『无如』就是无奈。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索取財物不知足叫做『贪』,不明事理,没有羞耻心叫做『冒』。事奉君上要忠心,自己的操持、操守要廉洁,这是为人臣子的大节。现在却因贪冒的缘故,而欺君罔上,为臣大节也就荡然无存了。这是古代有皇帝跟大臣,现在有长官跟部属,所以这个地方用现在的话,就是现在却因为贪冒的缘故、贪婪的缘故而欺骗长官,做人家部属的大节,也就荡然无存了。纵使你得到一时的富贵,但大多数的很快就破败了,使得子孙狼狈不堪。还不如以忠贞廉洁自守,以求保住自身清白的名誉。

至於衙门官府的小官吏,侵占公家的钱粮,大户人家的僕人,私藏庄主的税租之类的事情。古代大地主都会有佣人,他都会有田租嘛,所以僕人私藏庄主的税租之类的事情,这种种弊端不胜枚举,都是属於在下位的人窃取在上位者的財物,而用计谋来掩护,用聪明才智来蒙骗。然而他所取得的財物,本来就是命中注定本有的。就老法师说,「君子乐得为君子,小人冤枉做小人」。小偷偷来的钱,原来是他命中所有的,他命里本有的福报。这就是你所偷来的是你命中注定本有的福报,但是现在却是因为来路不明,损福、损德,最后导致生命、钱財两样都失去了。

还不如对这些钱財,一点也不要存有苟且不法的手段,就是一点也不要存有这种苟且不法,想去得到的这种手段,不要存有这种心念。那么你命里该有的財物,必然会从其他正当的途径中得到。对自己来说,同样都能够得到、都能够取得,而且为你所拥有,这是安全的。后面这个『然安险之相去远矣』,一个是平安得到,一个是富贵险中求。我们现在时下,现在人都讲,哎呀,我要富贵,一定什么?无奸不成商,或是在官位里面去谋取利益,这叫富贵险中求,这叫「然安险之相去远矣」。一个是平安的得到,一个是冒著生命的危险去得到这个財產,那这两个「安险之相」,平安跟危险的这种相,就相差太远了。那么这是真理,世人应该要知道,『人当不昧』就是世间人你应该明白这个道理,还是做人要老老实实做人。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明贵州大中丞王公。总制两广。清查库帑。有贏金三十四万两。户部已经开销。军餉亦皆发足。无主可归。盖缘承平日久。军少餉多。日积月累。 遂以有此。莫能究其何自而来。朝廷亦不知也。公查得。即欲具疏奏闻。家人莫敢言者。有同学老友从容请曰。公一尘不染。朝野共知。但此银既非下取民膏。亦非上侵国课。公有令嗣四人。可以稍为之计乎。报出三十万金。留四万金分授四郎君。於公之忠介无损也。公笑曰。君言亦合情理。但孀居三十年。一旦为儿孙计。白头改节。毋乃左乎。卒尽数题报。不留錙銖。后公歷任郡守。诸孙元魁接武。清要相继。即雪园太史兄弟也。嗟乎。王公可以为难矣。可以为天下之真君子矣。】

这一篇非常地好,这是「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的见证,也就是司马光先生说的,「积金以遗子孙,子孙未必能守;积书以遗子孙,子孙未必能读。不如积阴德於冥冥之中,以为子孙长久之计。」这就是王公他已经做到了,所以他子孙繁盛,这是明朝『贵州大中丞王公』,他真的做到这里面讲的『忠介』,忠贞廉介。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大中丞」就是明朝清朝的时候,称巡抚为「大中丞」。巡抚有时候都管两个省、三个省。

『总制』就是总督官职。

『库帑』就是官库所藏的钱財,我们现在讲的名字叫国库里面所拥有的预算或是钱財。

『贏金』,「贏 」就是多余。

『开销』就是处置完毕,用现在的术语叫预算已经执行完毕。

『承平』就是天下太平。

『具疏奏闻』,「具疏」就是准备公文要呈报朝廷陈述,「奏闻」就是臣下將事情向皇帝报告,这叫「具疏奏闻」。

『从容』就是怂恿、劝诱,这个地方跟我们讲从容就义,那意思是不一样的。

『国课』就是国家所课徵的税赋。

『令嗣』就是,「令」就是尊称,就是我们讲说,称对方的儿子叫贵公子,因为讚美他的才德美好的儿子,叫「令嗣」,称对方儿子的尊敬的用语。

「忠介」,忠诚耿介。

『孀居』,本来「孀居」的意思就是守寡的妇人,妇人守寡之义。但是这个地方,「孀居三十年」,这个「孀居」不是指守寡,是指说他廉洁不取,为官清白,这种操守叫「孀居」,已经守了三十年了。所以他才说,不要『白头改节』,「白头」就是年纪大了,老了,他晚节不保叫「白头改节」,我们一般讲说晚节不保。

『毋乃左乎』,「左」的意思就是说,那这样就一步错,千步错了、步步错了,叫做「左」,就是不当、偏颇、差错,这叫「左」。

下面『不留錙銖』,我们一般常常用的就是錙銖必较,非常小器叫錙銖必较。那这个地方「不留錙銖」,就是一毛钱都不留。「錙」跟「銖」,这是古代的一个重量单位,「錙」是古代的重量单位,《说文解字》里面讲六銖就是一两的四分之一,以前的用钱都是用黄金一两,黄金一两的四分之一就是六銖,这个「錙銖」就是比喻微小的数量。

『元魁接武』,「元魁」就是殿试第一名,我们以前有乡试、会试、殿试,殿试就是皇帝主持的,皇帝主持的考试,那个第一名的叫状元,我们一般叫「元魁」。末学有到南京去讲学,他们就请我到南京孔子庙,夫子庙,哎呀,夫子庙非常地好。如果各位有到南京去,我建议你们去看一看夫子庙,那边保存得非常地好,夫子庙的旁边,秦淮河畔,哎呀,那个古代秦淮河畔,富有人家那个典故歷史,歷史的哀怨故事很多。现在中国的政府单位把这个古代的古蹟保存得非常地好,末学非常地敬佩,做得非常地好,不管是街道啦,还有古代的秦淮河啦,那甚至都是明朝、清朝的桥梁,到现在都还维持得很好。南京是我看过的在中国的各城市里面,我最喜欢的就是福州,很像臺湾,而且真的,福州那个地方的风水,以及那个道路系统,那个山不高,非常地好。

南京曾经是国民政府的首都,你在那个地方,可以看到很多朝代的兴衰。我们知道梁武帝的首都也在金陵,南京,国民政府的首都在南京,它朝代里面有很多,首都都建立在金陵。那个地方就有这种古代考试的时候,那一些的文房四宝,然后考上以后,会有什么样的待遇,里面都讲得、解释得非常地好。就是「元魁」是殿试第一名,然后即状元。所以那个地方就有魁星庙,魁星庙就是,「魁」就是第一名。所以我特地也进去那个魁星庙,看那个魁星神,很多人都去那边,以前古代要考试都进去顶礼膜拜魁星。「接武」就是步履相接,前后相接继承,这个就是王公他的后代,每一代都出「元魁接武」,都出了很多状元,就祖先积德,所以积德很重要。

『清要相继』,「清要」,高显重要的政务,地位显贵,职司重要,而政务不繁的官职,叫做「清要」,位阶很高但是事情不是很繁重。但是现在不容易,现在老法师说,现在当官叫,以前叫民不聊生,现在叫官不聊生,当官现在很辛苦,全世界都一样。所以以前的当官,像苏东坡他们可以游山玩水,拜访这些佛门中的禪师,可以品茶论道,现在没有办法,现在已经忙得这些当官的,已经忙得日积月累,身心俱疲,就现在没有办法有这种「清要相继」的官职。

『太史』就是明朝、清朝修史的职务之翰林院,俗称翰林为「太史」。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明朝贵州大中丞王公担任两广总督时,清查府库的钱財有多余的黄金三十四万两,在户部已经报销完毕了,『军餉』,军队的薪餉也已经发完了,不知道这笔钱三十四万,三十四万两黄金,不晓得要归属於哪个部门。这是因为太平日子相继太久了,军队少而粮餉又多,这样的日积月累,所以才有多出这么多的黄金。没有办法去追究说,这些黄金是从哪里来的,朝廷也不知道有这笔黄金。现在被王公查到了,他就想要具文上疏稟奏皇上。家人不敢向他说了,那就有同学老友怂恿的请求他说了。说王公啊,你的为人清清白白,这是朝野大家所共同的认知。但这些银两既不是向下榨取的民脂民膏,也不是向上侵夺国家的税赋,而王公你有四个儿子,你是不是可以稍微替他们打算打算一下。这个都是送你下地狱的人。

我这次到日本去演讲,海南岛的监狱管理局局长张发,我们两个两地相会,都是两岸的高阶警官,我讲因果,他也讲因果,所以我们在东京第二届的传统文化论坛,两边讲因果的警官在东京相逢,高兴得不得了。我也邀请张发能够到臺湾,为臺湾的监狱典狱长来讲话。因为末学曾经在臺湾办过第一届的生命教育研习营,我把全臺湾所有监狱的典狱长、教化科长、戒护科长请来臺北,我们办两天一夜的生命教育研习营。老法师说,应该改成慧命研习营。他说,犯人犯错,你不要瞧不起他,你把他教化好了,等他回头,他是人间最好的导师、人间最好的老师。为什么?因为浪子回头金不换。

所以我就跟张发老师说,我想请你到臺湾来,看看我这个心愿能不能够达成,希望佛菩萨护佑我能够完成第二届生命教育研习营。张发菩萨在海南岛,迟来的爱,高墙的春天,他在海南岛做得太好,现在在全中国大陆各地去演讲。所以我称他是人间的活菩萨,人间活的阎罗王,因为他是监狱管理局局长嘛,等於阎罗王,不然叫什么?死掉了,死后的时候叫地狱,人间叫监狱,所以他们中国大陆这边不叫典狱长,叫监狱长。

他就跟我讲了,送这些人,尤其是青少年,或是贪官汙吏到监狱里面有三种人,第一种,哥俩好,这个就是哥俩好。老友,这个叫同学老友怂恿王公,你就为你子孙打算嘛,你只要报出三十万两黄金,留下四万两黄金分给你四个儿子嘛,这不是送他进监狱吗?对於王公你的忠心清廉,一点也不会影响啊。听起来好像有道理,那害死他啦,哪一天东窗事发,不就是抓去关,砍头了,在古代是砍头的,不是像现在是判刑。所以张发菩萨老师说,张发老师说,送他去监狱有三种人,一个是哥俩好,这个就哥俩好。第二个,甜蜜蜜地,甜蜜蜜就是女人,女人送他去监狱。所以说第一个哥俩好,第二个,甜蜜蜜,第三个,人民幣。甜蜜蜜,他取那个音,甜蜜蜜,人民幣,这三个进监狱,我就觉得张发真的了不起。

我后来讚叹他,他没有半句佛言佛语。我说,你不是说佛法,做佛法。不是菩萨,是菩萨,我跟他这样讚叹。不说佛法,做佛法的事情。什么叫佛法?教人家觉悟叫佛法。佛者,觉也。法也,正也。僧也,清净也。佛法僧三宝,叫觉正净。那张发不就是教人家觉正净吗?所以我说,不说佛法做佛法。不是菩萨,不说菩萨是菩萨,他不说他是菩萨,但是他做的都是菩萨行为。他救那么多人,他让死刑犯回头。他也曾经让犯人回去过节,后来乖乖全部都回来,这个在古代《感应篇汇编》里面就有这个故事,张发已经把它实践做到了。

他后来说,我在海南岛有看过你的因果讲座,「明因果,解业力,幸福圆满人生」,很有趣。他说,我想请你来监狱讲,你可不可以不要讲佛法,不要讲佛的用语,你用什么个方式来表达。我说,好啦,好啦,我没你那个本事,你智慧比较高,真是难得。人间能够遇到善知识,真的是很幸福的事情。张发菩萨,我第一次跟他在东京见面,非常非常地尊敬他,他是真的菩萨,为国为民,忧国忧民,现在都在从事教化的工作,帮助习近平总书记,让政治更清明,很难得。

接下来我们看下面这个白话,王公就笑著说了,我们看后面这个,王公就笑著说,在七百七十一页的第四行,王公就笑著说了,你们所说也很合情合理,但是守贫守节已经三十年了,一旦为儿孙打算,到老才变节,这不是很错误吗?这表示王公德行非常好。德行好的长官,德行好的官,你看他的觉照能力特別强,在重要的关卡上,在面对財色名食睡的关卡上,他能够悬崖勒马。这个没有德行是没有办法观照的,一定是迷惑顛倒的。最后全数提报归缴国库,不曾留下一点点。后来王公歷任郡太守的官职,他的诸多子孙不是考上文状元,就是武状元。所以「元魁接武」也可以都,也可以解释说,他的孙子,孙子辈的统统连续考中状元,也可以这样说。或者是说,他各代的子孙都能够连续的考中状元,这也可以这样说。所以「元魁接武」也可以讲说,文状元,武状元。当清高显要的官职相继不断,就是「雪园太史兄弟」。哎呀,王公的作为,实在是难能可贵,可以说是天下的真君子。

那么我们当公门中的官员,应该好好去省思这一段,古代明朝距离我们不是很遥远,也不过现在是七、八百年前,甚至可以讲说,是五、六百年前而已。明朝贵州这个大中丞王公,他担任两广的巡抚,他清查国库,剩下三十四万两黄金,他可以自己要报多少就报多少,剩下的他自己可以中饱私囊,但是他却不起贪念,这影响到他的,不仅是影响他这一生,也影响他所有歷代的子孙,这叫祖上有德,我们一般讲叫老祖宗保佑,这叫积功累德。

这个地方我们就探討一个问题,在这个五浊恶世,我们很容易迷惑顛倒。人家说,所谓的「人为財死,鸟为食亡」,很多人都是晚节不保。那么这个就是要怎么?李炳南老师跟我们讲的,做人要有前后眼,什么叫前后眼?不是说你头部长一个眼睛在前面,长一个眼睛在后面,不是。所以你要看得到古代人的例子,然后会想到未来的事情,这叫前后眼。你可以看到古代的古圣先贤,这些人是怎么个积功累德,你可以看到自己未来的命运是怎么样,如何消灾免难,这叫前后眼。

所以老法师说,佛教我们发心,从哪里?从放下。王公就是放下三十四万两黄金,他要贪也可以,他放下。所以放下,我告诉各位好好修这两个字,很多东西你要学会放下。现代人都不是放下,是放弃。你现在放下,临命终才会放下,你才能够解脱自在。放下,在什么时候放下?在根尘接触,在五欲六尘,在財色名食睡现前的时候,你能不能作得了主?这叫放下。作得了主,叫放下。作不了主,放不下。

我们要放下什么?放下七情五欲,放下贪瞋痴慢疑,就是学习放下这些东西,放下自私自利,放下財色名食睡,你才有办法入门,入什么门?入解脱之门。你才能够真正断恶修善,从这个地方开始,你才算说开始积功累德。功德的累积实至名归,你如果真的积功累德了,你要求富贵,你不要求,它就来了。你要求官位,你不要求,它就会来。你没有求富贵,富贵来。你没有求地位,地位来。你没有求名利,名利来。为什么?来了怎么样呢?来了你一样不会放在心上。如果你放在心上,就表示你在享受这个果报。果报享受完了呢?积的这个福德不够殊胜,你是有积了,但积了起作用,但是问题在怎么样?问题在这个时候,你遇到不善的缘在诱惑你,你动心了。

王公他能当到巡抚这个官位,他也是一定过去生有积功累德。可是现在不善的缘来了,一共国库里面还剩下三十四万两黄金。他的好朋友劝他报三十万,留四万两黄金给子孙,这是这个缘,就诱惑的缘就来了,这叫不善的诱惑的缘来了,你动心了没有?如果你动心了,你就做了缺德的事情,这些国库的钱你拿走了,你下一世要做牛做马来还,那是纳税人的钱。虽然你现在好像没有事,做缺德的事情好像没有事,你依旧在享福,还当你的大官,这是什么原因?你过去生所修有福德,那个福德还在支持你,你还没用完。等你享受完了,你享受的是以前的福,你现在做这个缺德的事情,那个造罪业的果报还没有成熟。什么时候成熟?你上一世的福报享尽了,现前所造的这个恶业果报就成熟,你就会被人家发现,叫东窗事发,你就被人家举报,你就被人家移送法办了。

等到你福报享尽了,现前所造的这个恶业就现前了,果报就现前。那这个成熟了后就麻烦了,可能你的事业就一败涂地,鋃鐺入狱,最后死掉的时候还死墮三途,这个时候后悔就来不及了。这是做人、做官要有前后眼。王公就有前后眼,前眼是看因,后眼是看果,这是李炳南老师说的。一定要知道善有善果,恶有恶报,因果报应丝毫不爽,怎么能够疏忽呢?时时刻刻要提高警觉,名利现前一定要想到,合不合义?合不合道义?合不合礼?如果於礼义都不合,你就不要拿,不合礼、不合义就不要碰。如果你一要碰了,你一接触,马上带来给你的是灾难。你眼前有小利,后面有苦难。各位要记得这句话,眼前贪得一点蝇头小利,后面就有大灾难,就有苦难了,这不能不知道。

这是老法师在《净土大经科註》二百三十九集的开示,我们提供给各位参考。这是看到王公的故事我们觉得,我们必须学习王公的深信因果,他是真的深信因果,我们要学习王公的积功累德,庇佑子孙。那要怎么样?就要有王公这种精神,要有前后眼,前面知道因,后面知道果。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明成化中。秦紘巡抚陕西。秦府旗校肆横。居民苦之。紘悉擒治。不少宽。秦王奏紘欺灭亲藩。上怒。逮下锦衣衞狱。命內臣尚亨籍其家。止得黄绢一疋。故衣数件。亨回奏紘贫状。上亲阅其貲。嘉叹久之。詔释紘繫。赐钞万锭。以旌其廉。调巡抚河南。既抵任。太监汪直。亦以事至。时直威势震赫。他巡抚皆屈礼以见。紘独抗礼。直知其忠廉。加敬焉。紘密疏汪直。多带旗校。骚扰地方。后直回京。上问各省抚臣贤否。直独称紘廉能。上以紘疏示之。直叩头服罪。称紘贤不置。上释之。紘后位尚书。】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成化』,这是明宪宗的年號。

『秦紘』,他是明代的官吏,他山东人,为官清廉、端正,清廉端正。他有很多的政绩,他担任雄县知县的时候,因为惩治不法的权贵隨从,被他的上司逮捕下狱,当时乡民五千多个人,到京城为秦紘喊冤诉讼。后来他调到府谷县,担任陕西各地的知县、知州,他在任內揭露不法的宗室,抗击蒙古军,但是他屡遭贬责,后来担任右都御史、户部尚书、太子少保,总制三边军务,他的部队纪律严明,这个是「秦紘」。当时的人称呼他叫「伟人」,他为官清廉,个性非常刚直果断,「勇於除害」,这个是「秦紘」。

『旗校』是明代皇宫內,內部协同管庄太监,管理皇庄的武装人员叫官校。这个明代「旗校」,这些官校他们都跟太监勾结,然后欺负佃农,危害万端,占用民间的土地,收敛、收刮人民的財物。当时京城的人都被这些「旗校」,他甚至汙人妻女,害人性命,所以京畿內外人民深受其害,就是这是保护皇帝宫廷,跟太监勾结的这些武装人员,这叫「旗校」。

『秦王』,这个地方秦王封陕,秦王封陕的意思,就是明朝建国以后,明太祖朱元璋大封他几个儿子,在各地设藩国来分给他们,其中他第二个儿子叫朱樉,被封为秦王,位列诸王之首。那这个藩王府,就秦王府,就设在西安,今天的陕西省。那秦王他不仅广置藩田,而且他还可以迁制陕西、甘肃、寧夏等地的將领,负有镇守西北的重任。这个秦王府它里面也设了很多官吏,光他的卫兵就一万六千人。那么在明成祖的时候,他想要削去这些各地藩王的兵权,但是还有保留他其他的特权。秦王的地跟他的藩地,后来由朱樉的子孙世袭,总共传十一世,十六王。这是明朝的一种,他们这些亲王封地的情形。

『亲藩』就是帝王宗室亲属被分封者,叫「亲藩」。

『锦衣衞』,这个「锦衣衞」,我们看电影都看过,在明朝里面非常有名叫「锦衣衞」,我们现在讲叫祕密警察,有点像苏联以前的KGB,祕密警察。这个锦衣衞,锦衣亲军都指挥使司,是明朝洪武十五年开始设的,它本来是管理护卫皇宫的禁卫军,跟掌管皇帝出入仪仗的官署,后来慢慢演变成皇帝的心腹,它有特別的命令可以兼管刑狱,可以管到司法,皇帝给它巡察缉捕的权力。后来在明朝中叶以后,设东西厂並列,成为厂卫並称的特务组织,叫「锦衣衞」。这个造成很多的冤狱,这是明朝一个很特別的组织。

『內臣』是宦官太监。

『籍其家』的意思是说,登记他的家財予以没收。

『詔释紘繫』,「繫」就是他被羈押在监狱里面,拘禁,后来把他释放,「释」就是释放秦紘这个拘禁。

『汪直』是明朝广西那地方的人,他是成化时的御马监太监,他的工作是专门刺探大臣跟民间的一些隱事,就是一些祕密的事情。但是汪直他屡兴大狱,造成很多大的司法案件,而且仇杀诬陷,无所不为,夺占民地达两万顷。他当时的权力非常地大,巡边监军,威势倾天下。后来还是这个汪直被御史弹劾,把他罢官免职,从西厂职务上把他拉下来,他的党羽后来都被放逐。这「汪直」。

『抗礼』,这是对等之礼,以平等的礼节相待。

『不置』就是不捨、不止。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明宪宗成化年间,秦紘奉命担任陕西巡抚。在陕西的秦王府中,有旗兵的校官横行霸道,当地的居民深以为苦。秦紘全部將他们捉来究办,绝不宽贷。秦王就向皇上稟告,告状了,说秦紘欺灭皇亲贵族。皇上非常生气,下令锦衣衞將他逮捕,將秦紘逮捕下狱,关在监狱里面,命令亲近的大臣尚亨,去查秦紘登记的家產有多少,而且把它没收。结果尚亨去查一查,只有黄绢一匹,几件旧衣服而已。这个秦紘的为官清廉,穷到这种程度,只有黄绢一匹,还有几件旧衣服,这古代叫家无恆產,就为官非常清廉。那尚亨就將秦紘贫穷的情形回报皇上,皇上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当到巡抚怎么都没有这些家產呢?亲自查阅他的家產,后来发现是真的只有黄绢一匹,几件旧衣服。皇帝就非常讚叹他,讚叹不已,下旨,下詔释放秦紘,並赐给他一万锭的银子,以表扬他的廉洁,並调任河南巡抚。

秦紘到任的时候,刚好太监汪直,也刚好有事情到这个地方来。当时汪直的威势正是如日中天,很显赫的时候,其他的巡抚都卑躬屈膝来求见他,只有秦紘行平等礼。汪直知道秦紘他很忠贞又廉洁,更加敬重他。秦紘暗中將汪直的事情上疏皇帝,说汪直多带旗兵护卫骚扰地方百姓。后来汪直回到京城,皇上就问汪直了,哪一省的巡抚最贤能?汪直说,只有秦紘最廉洁能干。皇上出示秦紘的疏文给他看,他说,你看,秦紘说你骚扰地方。你看汪直怎么说呢?汪直叩头认罪,而且还不停的称讚秦紘很贤能。可见这个秦紘他的德行实在让这些恶人碰到他也尊敬不已,所以汪直就跟皇帝不停的称讚说,秦紘很贤能。皇上最后原谅汪直。这汪直还是有一点点良心未泯,他讲真心话,那皇上最后还是原谅他。后来秦紘官当到尚书,以前古代的官职叫六卿,尚书等於部长。

那么这一段里面,也有值得我们探討的地方就是,秦紘当巡抚,他严办秦王这个权贵,他那个部属无恶不作,但是他却被锦衣衞把他逮捕下狱,也就是说,秦紘被秦王诬陷,他最后被逮捕下狱,他没有抱怨,秦紘他处逆境不起瞋。后来皇帝发现他为官很清廉,叫尚亨籍查他的家產,只有黄绢布匹一匹,皇帝后来非常讚叹他,赐给他一万锭的银子。秦紘顺境不起贪,他的德行从这里可以看得出来。

那我们就要探討一下,为什么秦紘得到西厂的汪直这么个讚叹?连这么恶的人都讚叹他。他后来当然皇帝也给他恢復河南巡抚了。所以这是老法师说的,一生的荣华富贵,富贵穷通,完全自己要负责任,自己要负百分之百的责任,跟別人都没有关係。一生富贵穷通,完全要自己负责任,跟任何人都不相干,这是真理。怎么能够怪別人呢?你如果真想通了,明白这个因果道理,所有一切的缘都是对你修行提升境界的增上缘,对你都有好处、都有帮助。包括秦紘他被秦王陷害,他如果能处在这些逆境里面,对这一切缘都感恩,那这提升秦紘的德行,提升境界最好的增上缘,对秦紘来讲也有好处,他没有怨恨,所以皇帝后来给他释放了。这是秦紘他本身,他把这些逆缘当成增上缘。就是看你怎么去面对这些逆缘,它是可以帮助你断烦恼、帮助你消业障,你要心存感恩,这是真话。

所以老法师说,毁谤我的人、侮辱我的人、障碍我的人、陷害我的人,对他们统统要感恩。为什么?因为你到最后,你的德行会成就,你的功德会圆满。那你要感谢这些陷害你的人、毁谤你的人、侮辱你的人、障碍你的人,因为他们嫉妒才侮辱你、才障碍你。结果没有想到,他们却帮你提升你的德行境界,你的业障就因为这样消掉了,你修忍辱波罗蜜。如果没有这些人来毁谤你、汙辱你、侮辱你,我们无始劫以来所造这些罪业怎么消呢?这些人对我这种行为是帮助我消业障。如果我们面对这样的一个毁谤跟侮辱,如果我们不服气的话,我们有怨恨的话,我们对对方有心生怨恨,我还是要报復。那这个麻烦就大了,你就跟他共业了,將来就在六道里面,一报还一报,冤冤相报,生生世世没完没了。所以我们现在面对人家嫉妒我们、毁谤我们、汙辱我们、障碍我们、陷害我们,我们欢喜接受,消业障。你对他不要起怨恨的心,你跟他之间的过去生的恶业,业障就消掉了。欠命的要还命,欠债要还债。你不要起瞋恨心,你就不会跟他冤冤相报。

我们今天学佛明白了,知道这些恶缘、这些逆缘是替我消业障,是我的恩人,我对他没有丝毫怨恨,有感恩的心。你自己的境界提升了,怎么提升?这些毁谤、障碍、嫉妒、破坏都是考试,你一关一关的通过,心里真生欢喜,没有怨恨、没有烦恼,这一关通过了。在没有学佛以前我们会受不了,我们会有怨恨心,一定要报復。现在心平气和,什么都没有,结果你的境界提升了。你的修行功夫在这里看,这是逆境。所以你有没有修行功夫?你就要看这里了。我也面对过这种情况,我办三年的万人念佛,有没有这些情况?有啊,怎么没有,比这还更严重的。但是我都过关了,我把它当成佛菩萨在考试,每一个人都是佛菩萨在考我。那我如果能够把这个问题解决了,那我就过关了。所以李炳南老师说,遇到困难,困难来挑战你。李炳南老师说,困难愈多,功德愈大。我们没有求功德。但是李炳南老师说,面对困难,面对困难的挑战,你要欢迎困难、解决困难。

这是刚才讲说逆境,人家来毁谤你、来障碍你、来嫉妒你、来破坏你,这是逆境。那现在讲顺境,顺境,高名厚利,你会不会起贪心?这也是一种考验。你能不能如如不动?如果我们能够不忘恩、不负义。比如说了,你在一家公司担任职务,老板对你不错,待遇虽然不是很高。如果有一家公司,突然间知道你是一个人才,加一倍的工资、两倍的工资叫你去,你去不去?现在的人都一定去的,为什么?现代人不会记著恩、不会记著义,都会忘恩负义。那如果有一家公司,再出一倍到两倍的钱来叫你去,你去不去?如果你能够如如不动,不贪財、不贪地位,你原来的老板知道了,他肯定升迁你。为什么?你这个人难得,这个人有忠有义,这个人知恩报恩,不忘恩负义。

人品、德行就在这个地方看,那你是真正的好人,佛菩萨讚叹你,鬼神恭敬你,不仁不义的人都怕你,都尊敬你。就像太监汪直看到秦紘,他还是讚叹他廉洁,操守很好,廉能。就是这里讲的,你有德行,你是真正的好人,这些不仁不义的人,鬼神看到你,祂都尊敬你。如果你背叛你的老板,你忘恩负义,那这样你就是不仁不义,那这样鬼神也瞧不起你。所以老法师说,人不能够不读佛经,才知道我们这个人生里面,应该要怎么做人,怎么样立足,怎么样是真的好人好事,什么是假的好人好事,要搞清楚。你玩假的,假的会被人家看破,一文不值。虽然人家没有看破你,鬼神看破你、佛菩萨看破你。这是我们看到秦紘他这种遭遇,我们就来跟各位研討,一生的富贵穷通,完全要自己负百分之百的责任。

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明顏茂猷曰。行节至此。如皓月烈炎。如精金美玉。不亦善乎。使秦公稍积货財。则一下詔狱。其能如此洒脱否耶。廉威既震。阉宦无色。威寧伯尹尚书辈。所叩头乞怜者。而秦公以远臣挫其锋。嗟乎。贵贱固所自处耳。】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詔狱』就是关押钦犯的牢狱,钦犯就是皇帝所严办的犯人的牢狱,叫关押钦犯的牢狱。

『无色』就是顏面失色。

『威寧伯尹尚书辈,所叩头乞怜者』就是汪直当时,因为他声势权力很大,当时威寧海子,就是在今天的內蒙古。当时有一个王越这个人,王越就是「威寧伯」,他在明朝的时候,他任三边的总制,这是一个官名,他官当到兵部尚书。但是他急著求功名,所以他有跟宦官汪直,有依附在宦官汪直这边。后来他跟汪直出兵到威寧海子,他们突袭韃靼军的老弱,所以这个王越后来封威寧伯。那后来汪直得罪朝廷,那王越后来也被夺去官职。这个就是「威寧伯尹尚书」,「所叩头乞怜者」的意思。

「尹尚书」是当时另外一位尹旻,他是明朝济南府城这边的人,他担任吏部尚书,掌管銓政,就是选拔考核官吏。尹尚书当时他也是,因为汪直当时掌握西厂,这些士大夫都是要奉承他。这个吏部尚书尹旻,偕同这些卿贰,「卿贰」就是等於次於卿相的朝中大官,叫「卿贰」,想要去晋见汪直。等见到汪直以后,相率的带领这些诸卿贰向汪直叩头。也就是这里讲的,「叩头乞怜者」,就是这些部长都很怕这个掌握西厂的汪直,所以对他卑躬屈膝。这一段的意思是这样,威寧伯也是这样、尹尚书也是这样,都是对汪直叩头乞怜。所以后来尹旻尹尚书去见了汪直叩头以后,率领他这些部属叩头以后,汪直非常高兴。这个事情记载在《四库全书》里面,都有记载这一段。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明朝的顏茂猷说,一个人的品德节操,能做到这种地步,就像洁白的月亮、光明的太阳,又像似精纯的黄金、美丽的翠玉,那不也是很好吗?如果让秦紘稍微积蓄一些钱財或是財货,那么在被皇帝下詔入狱的时候,他能够过得那么洒脱吗?他廉洁的威信建立起来了,连太监的近臣都黯然失色。这是指汪直后来对秦紘非常地敬佩,所以太监近臣是指汪直,都会黯然失色。而这些太监连威寧伯、尹尚书都要向他叩头乞怜的人,但秦紘却以远臣的身分来挫他的锐气。哎呀,贵贱的身分,本来就是自己去建立的啊。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经文:

【宋杜衍山阴人。食於家。惟一麵。或言其太俭。公曰。衍本一措大。名位福禄。冠带服用。皆国家所有。一旦去身。復为措大。何以自奉哉。夫俭者。廉之法也。物交势迫。浸不自由。奢费恣靡。悉此是貲。虽欲廉得乎。故廉莫如从俭。涖民之时。无异处家之时。用官之財。不啻用己之財。斯可矣。】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杜衍』是北宋大臣,他担任州县地方官,以「清廉明断、善折冤狱」而著称,这个是「杜衍」。在《宋史·杜衍传》里面,称他「杜衍」,他「清介不殖私產」。他死的时候告诉他的家人说,「一枕一席」葬之於旷野小坟中。就他临死的时候告诉他家人说,一个枕头,一个草蓆,把我埋葬在旷野小坟墓里面就可以了。这是宋朝的「杜衍」。

我们看下面这个『措大』,这个在以前的名词,叫穷措大,就穷书生。「措大」就是贫寒失意的读书人,叫穷措大。

『自奉』就是自身日常生活的供养。

『涖民』,「涖」就是蒞临的意思,那个蒞的异体字,所以「涖民」就是管理百姓。

『不啻』,无异於,如同。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宋朝的杜衍,山西省山阴人,在家吃饭只吃一碗麵而已。有人说他太节俭了。杜公说了,我本来就是穷人,现在的名位福禄以及所穿戴的衣帽官服,所花的钱都是国家给我的。一旦没有当官,我仍然是一个穷人,那时候如何养活我自己呢?所以节俭是养廉的方法。如果人活在物欲交织,势力的紧迫中,是很不自由的。奢侈浪费的东西,也都是国家的財物,虽然想要廉洁也是不可能的,所以要廉洁必须要从节俭做起。如果能在管理民眾的时候,就好像在自己的家中一样,在花费国家財物的时候,就像用自己的財物一样,那就可以了。你到民间去管理这些地方的百姓,就像你在管你自己的家一样。这个是「涖民之时,无异处家之时」,你把这些县民都当成你的子民,当你家中的眷属,这叫「涖民之时,无异处家之时。」「用官之財,不啻用己之財」,你用公家的钱,就好像用自己的钱一样,那这样就可以了。

好,接下来我们看下面这一段,我们看经文七百七十三页:

【绍兴府一布政。巧於贪饕。积財至数十万。及败官归。买良田十万亩。富甲一郡。其祖父屡见梦。言冥谴將及。不信。止一子一孙。果嫖赌不悛。皆殀死。布政公寻染瘫痪。子媳孙妇。颇著丑声。利其有者趋之若鶩。布政犹目及见之。垂死家已罄矣。临终张目大呼曰。我官至布政不小。田至十万不少。我手中置。我手中了不晓。说毕而死。嗟乎。此特花报耳。其果报在地狱。又不知何如也。善哉杨伯起曰。吾虽无厚產以遗子孙。使后世称为清白吏子孙。所遗不既多乎。】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布政』是古代明朝,它在全国府州县等,分统於两京以及十三布政使司,每司设左右布政使各一人,为一省的最高行政长官,这叫布政使,是各省民政兼財政的长官,它属於布政司所管辖。

『贪饕』就是贪得无厌。

『败官』是居官不法,官场失利,丟官。

『不悛』就是不悔改。

『殀』就短命而死。

『杨伯起』就是杨震,他是东汉人,他出身在官宦世家,他在赴任途中经过昌邑,今天的山东巨野。当时他的朋友,故人王密任昌邑令,他拜见之后,到夜间他怀金十斤要送给杨震。就是王密他担任昌邑令,他要送十斤的黄金给杨震,就杨伯起。杨伯起他不想收,那当时王密就说一句话了,他说,夜深无人知晓为藉口,请杨震收下这个黄金。杨震就说一句话了,他说,「天知、神知、我知、子知,何谓无知」呢?杨震就这样回答王密了。王密说,没有人看到,十斤黄金你收下来,他说,天知、神知、我知、你知,「子知」就是你知,怎么可以说无知呢?这是「杨伯起」。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绍兴府一位布政使,很会贪汙,累积的钱財已经到达数十万。等到丟官回家乡,买了十万亩良田,成为该郡最富有的人。他的祖父经常来给他託梦,说阴府就快要谴责你啦,但是他还是不相信。他的下一代只生了一个儿子,一个孙子,结果都是嫖妓跟赌博,不知悔改,而且都夭折而死布政使不久身体也瘫痪了。他的子媳妇跟孙媳妇不守妇道的恶名声,到处可以听到,前来想要占便宜的非常地多。布政使还亲眼看到,等到他將死的时候,家產已经被花光了。

在临终的时候,他张开眼睛大声的呼叫说,我官当到布政使,职位可说是不小,我的田地也有十万亩,財產可说不少。这些都是在我手中购置的,也是在我手中花完了,真的不晓得是什么原因,说完就死了。哎呀,这只是前段的花报而已,其后段的果报在地狱,还不知道要如何呢?杨伯起说得好,我虽然没有丰厚的財產留给子孙,但能够使子孙,后代的人,能够使后代的人称讚我的子孙,是清白官吏的后代,所遗留的不就是很多了吗?

那么这一段里面,也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就是这个绍兴府的布政使,他贪得无厌,这个贪汙所得的钱財已经到数十万了。等到他被罢官了他回家,他买良田还买了十万亩,成为那个县里面最有钱的人。他祖父来给他託梦他也不相信。最后他唯一的儿子、唯一的孙子都是嫖跟赌,最后死掉了。那子媳妇跟孙媳妇也都把钱花光了。最后他自己死的时候,张目大呼说,在他手中赚了这么多钱,也在他手中,这些钱全部都归於零了。

那这个告诉我们什么?这印光大师说了,印光大师说,人要修福。如果人造业的话,那不出六根三业,就是眼耳鼻舌身意,跟身口意三业。那么眼耳鼻舌身意,前面的五根就是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这是属於身业,后面的意业属於心,就是指意业。那么身口意三业里面,这身口意三业,身业的部分就是杀生、偷盗、邪淫。印光大师说,身业这三种业罪业都很重。这个绍兴府布政使,他贪汙得来的钱,就等於偷来的钱一样。印光大师说,「偷盗人物,似得便宜,折己福寿」。己命中所应得者,「比所偷多许多倍。若用计取,若以势胁取,若为人管理作弊取,皆名偷盗。偷盗之人,必生浪荡之子。廉洁之士,必生贤善之子。此天理一定之因果也。」

这是印祖的开示。我们把它翻成白话说,偷盗的人,看起来好像表面上得到便宜,实际上是折自己的福、减自己的寿。这本来命中所应得的啊,他命中所应该得到的福报,比他所偷来的还多好几倍。那什么样算偷盗呢?「用计取」,就是用计谋得来的钱。「以势胁取」,用他的官位,用他的权力、他的权势,所胁迫人家给他的,这个叫做「以势胁取」。所以如果你当官了,所贪汙来的钱叫做「以势胁取」,就印祖说的这一条。或者另外一种是,你帮人家管理帐目、管理钱財,作弊偷的钱,这叫「若为人管理作弊取」。这三种人所得来的钱都叫「偷盗」。印祖说了,偷盗的人一定生浪荡之子。所以这个贪官,绍兴府的这个布政,他贪得无厌,累积钱財到数十万,买良田十万亩,最后败在他的一子跟一孙手中。这就是什么?这里讲的,印祖说的,「偷盗之人,必生浪荡之子。」这天地很公平,因果很公平。「廉洁之士」,你如果是一个清廉,有节操的官员,「必生贤善之子」,他的子孙往往都很善良、很贤能。印祖说,这是「天理一定之因果也」。

那我们以前有討论过,明朝冒起宗他曾经作警世语。冒起宗说了,权贵之门或者豪富之室,就是权贵的人家,或是富豪的家庭,他的不肖子孙都淫荡恣靡,跟这里讲的一样。你看这个绍兴府的布政,他就是什么?他的一子一孙都是什么?都嫖跟赌。这就这里讲的,「不肖子孙淫荡恣靡」。比如说,他身体还没有死,他就已经把家財败光了。以前的祖先銖寸积之,辛辛苦苦累积这些钱財,后代的人把它当成泥沙一样给它用光。这里就是什么?这就是冒起宗讲的,大半聪明的人,以前他逞威挟智,他用他的权势,用他的威势去逼迫別人。「逞威挟智,逼勒牢笼,破耗他人无数,凑成我一富家。」这就这里讲的,你用你的权势去累积你的財富,是把別人家都破散了,来造就你这一家的富贵,你的富有。

「始而耗人,后为人耗」,你刚开始的时候,是损耗別人的钱財,最后你的钱財也被人家耗掉,叫「始而耗人,后为人耗。」这就这里讲的,「语云:『来得不明,去得正好。』」我们大家好好记住这句话,就来路不明的钱,离开这些钱財都是很恰当的,叫「来得不明,去得正好」。我们臺湾有一句俗话,就讲什么?你不正当得来的钱財,就是什么?叫失德財,冤枉了,我们臺语讲叫失德钱,冤枉了。就是你不是用正当手段所得到的钱財,比如说,贪汙来的钱,这叫失德財。那它就会怎么样?就会冤枉了,就不知不觉的就这个钱就了掉了,那跟这里讲的一样,「语云:「来得不明,去得正好。』」

所以就从这个地方可以看得出来,「乃知今日为人所耗者,是当日耗人者」也,这是因果报应。「乃知今日为人所耗者」,今天绍兴府的这个布政,他的子孙,「一子一孙」耗掉他所有的钱財,用嫖赌。「乃知今日为人所耗者,是当日耗人者」也,也就是这个布政当时去敛財、贪婪所得来的钱財,「当日耗人者」也。那「则今日耗人者,有不转眼而又为人耗者乎」,他就有这个败家子,来败坏他家的財產,败家子就来给他耗掉,转眼之间就把它耗掉,这个是因果分明。

好,接下来看下面这一段:

【人纵有过。亦当曲为掩护。若本是平白无辜之人。乃编造流言捏作恶事。以谗毁之。其毒甚於刀斧虎狼。盖人本无罪。而一人簧鼓。羣小吠声。听者荧惑。莫辨是非。致令贤奸溷淆。黜陟倒置。此君子所深诛也。佛言。恶口之业。死当墮入刀兵拔舌地狱。生则备受刲宰。及形体残毁之报。】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簧鼓』就是用动听的言语迷惑人。

『吠声』就是盲从,隨声附和。

『荧惑』就是炫惑。

『溷淆』就是混淆、杂乱。

『黜陟』就是人才的进退,官吏的升降。

『诛』,「君子所深诛」,「诛」就指责、责备。

好,往下这个『刲宰』就是宰杀。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人纵使有过错,也应当妥为掩护。如果本来就是一位清白无辜的人,却编造一些不实在的话,捏造一些坏事来毁谤他,这种狠毒,更甚於刀斧虎狼的伤害。由於他本来就无罪,却因有人说一些煽动的谣言,加上一群小人的盲目附和,使听到的人受其言语的炫惑,使得是非不分。导致贤良的人和奸诈的人,混淆不清。使得官位的任免或升降,顛倒处置,这是君子最痛加诛伐的事。佛说,造恶口的罪业,死后应当墮入刀兵、拔舌地狱,生於世上则要常常遭到被宰杀,以及形体被残害、毁灭的报应。

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古诗曰。谗言慎莫听。听之祸殃结。君听臣当诛。父听子当决。夫妻听之离。兄弟听之別。朋友听之疏。骨肉听之绝。堂堂七尺躯。莫听三寸舌。舌上有龙泉。杀人不见血。谗毁之害如此。听言者。可不慎诸。】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古诗有说了,对於他人所说的谗言,要谨慎不要隨便听从,听了这些谗言之后,就会惹祸上身。君王听了,听从谗言,臣属就会被诛杀;父亲听从谗言,与儿女的亲情就会决裂;夫妻之间听了谗言就会分离;兄弟之间听了谗言就会別离;朋友之间听了谗言就会疏远;骨肉之间听了谗言就会断绝。堂堂七尺的身体,不要去听那三寸不烂之舌,舌头上有如利剑的龙泉,杀人是不见血的。以谗言来毁谤別人的坏处,就是如此。那些喜欢听信谗言的人,可以不谨慎吗?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郑瑄曰。俗语近於市。纤语近於娼。諢语近於优。君子稍一涉此。不独损威。亦且折福。况恶语乎。】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郑瑄说,常说俗话,让人觉得像市井的俗人;常说柔细之语,让人觉得如娼妓;常说戏弄的话,让人觉得如一般世俗的戏子。君子稍微有一点牵涉到此,不只会损及威严而且还会减福,更何况那些说伤人恶语的人呢?

好,我们看最后一段:

【明陈良謨曰。余昔以分守至公安县。有白教諭。会试入京。其妻好善。曾以教諭出名题疏。施银一两与道姑。幷紵丝一丈绣旛。適有同僚之妻。过访。见之骇曰。儒官与道姑往来。为累不小。白妻遂信以为夫之官。自此休矣。怏怏於心。比教諭下第归。取此紵裁衣。却又剪动。妻益不自安。自縊死。余適闻之。以问知县。具道其详。未尝不怜白而哀其妻也。后抚院林二山。会议贤否册。谓余曰。白教諭姦学吏妻。其妻有言。遂勒令縊死。罪不容诛。余乃述所闻告之。公沈吟间。余曰。不审前言。得之何人。果君子也。容或可信。苟非其人。请更访之。公乃幡然击几曰。是矣。是矣。即奋笔抹去之。后白陞国子助教。余转官闽臬。见二山公於莆。公指邻家谓余曰。此吴姓者。向为公安训导。谗白教諭者是也。平素心术不臧。吾故因君言顿悟。渠后陞萍乡教諭。亦为同僚所谗。罢归。过鄱阳湖。舟覆。仅以身免。今且无聊矣。语曰。好谈闺门。及谈人种种短者。必至鬼神所怒。非有奇祸。必有奇穷。矧吴训导。谗玷清白者哉。其报当不止此也。然听言之法。惟在察其进言之人。抑亦明矣。】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分守』是明朝的时候按察使,按察分司,又称监司,也可以称为「分守」。

『教諭』是元明清县学里面所置的「教諭」,掌文庙祭祀,教育所属的生员。

『怏怏』是闷闷不乐的样子。

『国子助教』是国子监的助教。

『闽臬』就是福建按察使。这个臬司是明清提刑按察使司的別称,这福建省管司法的官员。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明朝的陈良謨自述其经歷说了,我以前被派到公安县巡察,有一位姓白的教諭官,刚好到京城去参加考试。他的太太喜欢行善,曾经用白教諭的名字写在疏文上,施捨一两银子给女道士,並且以一丈的麻丝绣在旗旛上。刚好有同事的太太经过而入內拜访,看到之后,就很惊嚇的跟白教諭的妻子说,儒学的教官和道姑往来,会阻碍官途的。白教諭的妻子信以为真,以为丈夫的前程从此就完了,所以心中闷闷不乐。等到白教諭落榜回家,取回那麻料来裁做衣服,当时又剪了旗旛,白教諭的妻子心中更是不安定,自己上弔死了。

我刚好听到这个事情,就去问知县,知县將案情详细告诉我,我因而很同情白教諭的遭遇,更替他的妻子感到哀伤。后来巡抚林二山,在討论各臣属贤能与否的名册的时候对我说,白教諭是强姦同事的太太,他的妻子对他不满,白教諭就命令他的妻子上弔自杀,这种罪过实在是天地难容。我听了以后,就將所听到的情形的事实告诉林二山巡抚,林公考虑了很久。我接著就说了,不晓得你之前所听说的话,是从谁的口中说出来的?如果这个人是正人君子或者还可以相信,如果是品行不良的人,那么请你要再深入察访。

林公听了我的话,有所领悟,拍著桌子说,你说的对,你说的很对,你说的很对,你说的很对。隨即拿起笔来,將白教諭的资料涂掉,后来白教諭升任国子监的助教。我转任到福建省的按察使,在莆田,在福建的莆田见到林二山先生。林公就指著邻居对我说了,这位姓吴的人,以前当过公安县的训导,说白教諭坏话的人就是他,他平时为人心术不正,因为你提醒,我才马上醒悟。

后来这个吴某升任萍乡,今天的江西省內的西部的教諭,他也是被同事的谗言所毁,被罢官回家。经过鄱阳湖的时候,所乘坐的船翻覆了,只留下一条命,现在已经很落魄了。俗话说了,喜欢谈论闺门男女的事情,以及谈论他人各种是非的人,一定会触怒鬼神,不是会遭遇到奇祸,必定会遭遇到奇穷。况且吴训导谗毁汙辱清白的人,他所受的报应,还不止是如此而已。然而听人进言的方法,只要观察那些说话人的人品,不就是很清楚了吗?

好,剩下一点时间,老法师对《感应篇》,《太上感应篇》这个第九十四句「贪冒於財,欺罔其上。造作恶语,谗毁平人。」老法师的开示。

老法师开示第一点,老法师说,《註解》里面註解得很清楚,「索取无厌曰贪,昏昧无耻曰冒。事上忠而持己廉,人臣之大节。今也以贪冒之故而罔上,臣节安在?纵令一时富贵,多见旋踵破败,子孙狼狈矣。」这一段老法师说,这种事情在现代的社会,可以说非常普遍。

第二点,老法师说,六道凡夫原本烦恼就很重,在佛门的《百法明门》里面,善心所十一个,恶心所是二十六个。善心所,比如说,惭愧啦,这叫善心所。那恶心所,比如说,贪瞋痴啦、嫉妒啦,这叫恶心所。恶心所的力量超过善心所,所以古圣先贤无不重视教学,尤其重视儿童的教学。善的理念、善的行为,一定要从小孩子的时候开始培养。中国的教育是从胎教开始,从怀孕的时候就开始教了,目的何在呢?我们现在才明白,目的是希望社会祥和,眾生和睦相处、平等对待、互相尊重、互助合作。稍微受过圣贤教育的人,都懂得捨己为人,所以社会秩序才能维繫几千年。每一个时代,国家领导人、社会上的志士仁人无不重视教学。所以教育工作就如同河隄的防患一样,稍微不谨慎,这个隄防就崩溃了,洪水就成灾了。洪水成灾,无法挽救了。

好,那我们再看老法师对於「造作恶语,谗毁平人」。这句老法师的开示。老法师说,「贪冒於財,欺罔其上。造作恶语,谗毁平人」,这四句。老法师说,我们读了以后才知道,这个过失是很严重的。谗言就是我们讲的两舌、綺语。口业的四种罪过偏重在这两种,就是两舌、是非、綺语。当然任何一种与这四种过失都有关联。《註解》里面讲说「人纵有过,亦当曲为掩护」,人家有过错,我们还是要適当的为他做一些掩护。老法师说,这句话很重要,世出世间的圣贤,无不是教人家积德累功。而积德累功,就在能够原谅別人的过失,要从这个地方下手。

老法师说,自古以来,一切眾生最容易犯的就是口业。李炳南老师说,我们所修的好事、所做的好事都被这个口业,造口业都损害掉了,最容易犯的就是口业。所以释迦佛尼佛在经教里面,善护三业,总把口业摆第一,「善护口业,不讥他过」。这个用意我们要知道,我们要能够体会得到。老法师说,不要轻易说別人的过失。这一点我也要学习,大家都要学习。我们不要轻易的说別人的过失,我们把这个当成修行。各位记得,不要隨便去说別人的过失,这个我知道很困难,为什么?我们会受不了,会忍耐不了,一定会说的,那就是我们的习气、我们的毛病。但是你学习看看,不要说別人的过失,你从这个地方把它做看看,这是非常不容易的。在这个人我是非非常氾滥的这个时代,很不容易做到这一点。

老法师说,我们不要轻易说別人的过失,什么原因?我们自己本身的过失也很多,自己有过失,有什么资格说別人的过失呢?这是常理。等到哪一天自己没有过失了,我们就深深地相信,你绝对不会说別人过失,好好记住老法师讲这句话。等到你哪一天自己没有过失的时候,我跟你讲,你也不会去说別人的过失了。为什么?因为你当自己没有过失的时候,你起心动念都是纯净纯善,那你的性德就流露出来了,你所流露出来都是般若智慧。你怎么还会去,还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寿者相,怎么还会有人我是非呢?没有了。所以你当然就不会去说別人的过失了,那你就是人间的菩萨、人间的圣贤了。

我们今天就讲到这里。若讲得不妥之处,请各位同修大德批评指教。阿弥陀佛。


文字稿来源:因果教育弘化网


感恩您的阅读!如果你觉得文章还不错,就请发送给朋友或者转发到朋友圈。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喜欢就请关注我们吧~https://www.guoloujiang.com/30212.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