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老师主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228集)

故孔子之赞周易也,最初即曰:“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末后五福、六极之说,发明三世因果之义,极其确切。


感应篇汇编第228集

《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二二八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7/03/16 臺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228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们研討《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九十三句,【得新忘故,口是心非。】我们看这一段经文的白话解说,『得新忘故,口是心非』,大家都耳熟能详,它的意思就是说,得到新的就忘记旧的,嘴巴说的是,心中却是非。

我们看课本七百六十四页第二段经文,我们看经文:

【小而衣服器用。大而朋情亲谊。內而妻妾。下而童婢。皆有新故。若得新忘故。此浇薄寡恩之尤者也。先贤有言。与其结新交。不如敦旧好。旨哉此言也。昔楚王詔求遗履曰。我悲夫与之俱出。而不与之俱入也。自是国人无敢弃旧者。此真千古有情人。亦千古知道人也。】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浇薄寡恩』,「浇薄」就是人情淡薄。

『不如敦旧好』,「敦」就是亲密、和睦。

『昔楚王詔求遗履曰』,「遗履」就是鞋子掉了,「履」就是鞋子,「遗履」就是掉了鞋子,所以叫做「坠履」。这个是从汉朝贾谊所作的《新书·諭诚》篇里面,有提这么一段故事。这一段故事记载,「楚昭王与吴人战,楚军败,昭王走,履决,背而行,失之。行三十步,復旋取履。及至於隋,左右问曰:『王何曾惜一踦履乎?』昭王曰:『楚国虽贫,岂爱一踦履哉!思与偕反也。』自是之后,楚国之俗无相弃者。」

这一段的意思,贾谊在他的《新书》里面这样说了,说以前楚昭王跟吴国打仗,楚军被打败。楚昭王就部队要撤退了,正在穿鞋子的时候,撤退的时候,他才知道说鞋子掉了一只。那走了三十步才知道说,诶,鞋子掉了一只,因为他是「背而行」,是背著这样撤退,我们一般是往前撤退,他是往后撤退,他的正前方是面对吴国的军队。后来他决定要再走回去,取回那一只遗失的那一只鞋子。等到找到那个鞋子的时候,左右兵士、將士就问他了,大王你怎么只为了珍惜一只鞋子,就跑这么远再回来呢?这很危险。楚昭王说,楚国虽然穷,我哪里是只爱一只鞋子呢?我只是想说,我把它穿出来,我就要把它穿回去,「思与偕反也」。就表示什么?他惜福,楚昭王念旧。「自是之后,楚国之俗无相弃者」,从此以后,楚国的风俗就没有人抛弃,隨便抛弃东西了。后来以「坠履」为不轻易遗弃旧物,或故物失而復得,叫「坠履」或是「遗履」。

《周书·韦敻传》里面有讲,「昔人不弃遗簪坠履者,恶与之同出,不与同归。吾虽不逮前烈,然捨旧录新,亦非吾志也。」《周书》里面提到这一段。古代的人,她用过的那个髮簪,就是女孩子那个髮簪,或是穿过的鞋子,掉了鞋子。她不愿意,「不弃遗簪坠履者,恶与之同出,不与同归」。我虽然比不上古人,但是捨旧,捨去旧的,喜欢新的,这个不是我的志向。那么千古罪人,『千古有情人』,这是我们通俗的用语,比喻时代悠久。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从小的方面来说,有关日常生活的衣服器用。从大的方面来说,有关朋友的感情,亲戚的关係。从內部来说,有关妻妾。从下面来说,有关童僕婢女。都有新旧的分別,新来的,旧的东西啦,新的东西啦,都有新旧的分別。如果得到新的就忘记旧的,这个是薄情寡恩的人。『先贤』,古代的先贤曾经说过,与其结交新欢,不如敦睦旧好,这句话说得太好了。以前楚昭王曾经下詔,希望找回遗失的鞋子,说我很伤心它跟我一起出门,却不能一起回来。就是刚才讲的这句话,「恶与之同出,不与同归」。刚才我解释,应该是这样解释才对,就是说,我不喜欢,「恶」就是我不喜欢跟我一起穿出去,我一起用的,回来却是不见了。「恶与之同出,不与同归」,应该是这样的解释才对,就是我不喜欢我带出去,结果掉在外面,没有一起回来,「不与同归」,这个意思是这样。楚昭王说,我很伤心,它和我一起出门,却不能一起回来。从此全国上下,没有一个人敢拋弃旧有的东西。楚昭王真是千古以来有情的人,也是千古以来明白道理的人。

『知道』,不是说我知道什么,就是佛陀在讲经也有讲过,「人命在呼吸间」。那弟子答说,在「饭食间」,在「数日间」,佛都说,你不知道。另外一个弟子说,「人命在呼吸间」。佛就说,你知道了。意思是什么?瞭解自己的心了,明白自己的心了。这一段里面有,跟我们有关就是「得新忘故,口是心非」。用现在我们俗话讲的,喜新厌旧,口是心非,这是常常会用的。诶,你这个人口是心非,尤其是夫妻之间、朋友之间、情人之间,男女朋友谈恋爱都常常会这样,叫做喜新厌旧、口是心非。这个只是指感情,刚才里面也有讲,不是只有指感情,亲戚朋友也是一样,还有你用过的东西啊,衣服啊。

那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会喜新厌旧、口是心非呢?老和尚曾经在讲经讲过,没有到阿罗汉的果位,不要相信你的心。因为什么?因为阿罗汉已经破我执了,他无我了。阿罗汉无我,就可以相信他说的话,还没有到阿罗汉不要相信。为什么?因为都是八识五十一个心所,用第六识的分別、第七识的末那执著、第八识的阿赖耶,八识都是染汙识,所以不能相信他说的话。

这里这一段,「得新忘故,口是心非」,我们就引用净空老法师的老师,李炳南老教授,我们最尊敬的李炳南老师来给我们开示。李炳南老师有解释《佛说四十二章经》,四十二条经文里面,第二十八条经文,佛就说了,佛说,「佛言:『慎勿信汝意,汝意不可信。慎勿与色会,色会即祸生。得阿罗汉已,乃可信汝意。』」什么时候可以相信你的心呢?佛说,到阿罗汉就可以相信。这一段经文,佛跟我们讲,不要隨便相信你的心,你的心不可信。为什么?因为你有我贪、我爱、我瞋、我痴,你有我执。要谨慎,不要跟色相会,「色」,你也可以讲色尘,也可以讲女色,「色会即祸生」,跟色相会,灾祸马上来。

这一段李炳南老教授,在他的讲义里面有这样解释。他说,这是在「此章戒人二事」,这一段经文,在警戒我们世人两件事情。「一者,不论修世出世法,皆须持之,一者,专修出世法,必须持之」。李老师这样开示,他说,不论你是修世间法,或是修出世间法,你都要遵守,你都必须要这样坚持。一者,你专修出世间法,就是解脱的法,那「必须持之」,一定要去做到。李老师说了,他说,「凡夫一事无成」,共同的毛病就是我见,我见就是我的见解、我的看法。我们常常跟人家討论,哎呀,我觉得,我认为,我坚持这样,那个我见很坚持。所以我现在比较学会,当然我的我见也会跑出来,但是我经过反思以后,经过省思以后,我马上会放下自己的坚持,我会退。我说,好,那照你的意思做,我现在已经慢慢可以做到这点,好,我照你的意思做。

我其实这样学习,我认为我自己得到好处。为什么?其实我是学会放下,这就是放下。不然什么时候才放下?放下你心的执著,你这个八识心的执著。所以那天慈平法师到我们讲堂来讲助念,他讲助念讲得很有意思。他说,什么叫助念?帮助你提起正念。你不是等到死掉再提起你的正念,平常根尘接触,就要帮助你自己提起正念。什么叫正念?清净的念头。那什么叫清净的念头?无我相、无人相、无眾生、无寿者相,这是《金刚经》的境界,你放下我执不就得了吗?那不就是提起正念吗?那你我执放不下,你临命终怎么放得下呢?那不可能正念现前。我们都希望说,临命终时,预知时至,身无病苦,心不贪恋,意不顛倒。所以李老师说,我见就是我的看法。

孔子是圣人,他在讲经说法的时候,「於其论述」,他从来不说他自己说。孔子仍然就说,我引用《诗经》说,「犹引诗云」。「或曰於传有之」,或者说我引某一部传里面有这样说,孔子从来没有说,「未云我见如何」。所以孔子就讲说,我所讲的不是我发明的,我信而好古,述而不作。什么叫信而好古,述而不作?我都是照老祖宗讲的道理,不是我自己创作的,我信而好古,述而不作。所以孔子从来没有讲说,「我见如何」,这是真正的在教诲他的弟子,「於其诲人也」。孔子又说了,「又谆谆於毋意毋我」。你看孔子他也明白这个道理,我执,我见。又谆谆教诲说,不要相信你的心,不要相信你自己,「毋意毋我」。

可见圣人所看真理的看法都一样,这叫「佛佛道同」。所以我们在迴向文里面都有讲,十方三世一切佛,一切菩萨摩訶萨,摩訶般若波罗蜜。「佛佛道同」。佛的说法,也不是自己说,我认为我要怎么说,不是。佛都说,「古佛皆如此说」,古佛也是这样说,「故经云佛佛道同也」。为什么「佛佛道同」呢?因为每一尊佛都把四十一品无明破尽了。从破我执,再破法执,再破四十一品根本无明,最后入妙觉位,究竟成佛,所以「佛佛道同」。「凡夫具见思惑,真心隱,而识心用」。李老师说,凡夫他有见思惑,第一个见惑,就是身见、边见、邪见、见取见、戒禁取见。思惑,贪瞋痴慢疑。所以破见思惑以后,就证阿罗汉了。你有见思惑以后,真心就隱藏起来了,识心就起作用了。

「故所云所见,皆出於无明爱慢」。所以你所说的跟你所看到的,你所提出来的看法,统统是出自你的无明,跟我贪、我爱、我瞋、我慢,「无明爱慢」。「不可信也」,所以不能够相信。「信则害人而復自害」,如果你相信你现在的心的话,你不只是害別人,也是害自己。「古人云:『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庸人」是什么?「自信所见之凡夫也」,「庸人」就是自己相信自己所看到的,那就是凡夫。李老师说,「造原子弹」,最后我摧毁你,你摧毁我,今天的世人就是「同归於尽」。那都是什么?都是「庸人自扰」。「谓凡夫之见既不可信,如汝之见乃可信乎?」李老师就说了,他说,凡夫之见不可以信,那李老师你的见解,可以相信吗?「如汝之见乃可信乎?」李老师自己说了,「答曰:『余之登臺讲经,依祖师注,述圣人言,当可信也,苟违经注,自发高论,岂能信之。』」

我们李炳南老师的文言文,真是好到不行,太好了,他儒佛並弘。他能当孔子的后代孔德成先生的奉祀官府的主任祕书,其来有自。他座下能够诞生四位高僧大德,净空老法师、果清律师、徐醒民老师、江逸子老师。这个笔记谁作的?是徐醒民老师笔记的。徐醒民老师现在身体还很健康,上次我带蔡老师,马来西亚汉学院的同学去见,还有海口国学中心的学生,去见徐醒民老师,非常地尊敬以及佩服徐醒民老师的国学基础,几乎是《易经》的化身、《论语》的化身。所以李老师就自己说自己了,李老师说,我登臺讲经,我是依祖师的注解,我是依圣人的开示,当然可以相信。

就像我现在讲《感应篇汇编》,我都不敢用自己说,我都是什么?引用净空老法师的开示、引用李炳南老师的开示、引用印光大师的开示,这是净空老法师教的。净空老法师说,还没有开悟以前不能讲经。为什么?错下一个注解,五百世野狐身,这会怕啊,错下一个字,讲错一句话,那很可怕的事情。可是当时净空法师也是不敢讲经,他就问李老师。李老师说,大家都不讲经,那这样佛谁来传呢?法不就灭掉了吗?佛法无人说,虽智不能解。后来李老师就跟净空老法师说了,依祖师的注解、依佛陀的开示就没有错。老和尚说,注解要是有错,注解的祖师会负责。所以我就听老法师这样的开示,我都引用祖师的注解,不敢表示自己的意见。所以李老师说,我都是依祖师注解,依圣人开示,当然可以相信。如果我违背祖师的经注,我自己「自发高论」,我表示我自己的见解论调,那当然不用信了,「岂能信之」,当然不用信了。所以不论世间法、出世间法,如果想要有成就,要把我见拿掉,我见的毛病拿掉,「皆当治之」。

「专修出世法者,其为出家人,必须断色慾」,这个地方就讲到,刚才佛陀的开示,要断色慾。李老师说,想专修出离三界,了生死,出世法的人,尤其是出家人,必须要断色慾,必须要把色断掉。在家修罗汉果位者,也需要男女分居。「修大乘法」就是修菩萨大乘法,在家可以允许有妻室,就是可以有妻子家庭。「然非谓不戒女色」,但是並不表示说他不戒女色。而是要什么?要「戒之於心」,在心上要完全断色。因为菩萨他重视心念,他起心动念,动了就是犯戒了。所以「乃戒之於心也」,所以菩萨道,大乘菩萨道是在讲心戒,不是在讲事相上这样持不持,他起心动念,动了就犯戒了。如维摩詰大居士,如维摩詰大菩萨,「是法行之尤难」,所以行菩萨道,就要学维摩詰大菩萨,所以要行这种清净行,不容易啊。

「通法八万四千,不论小乘大乘」,通途法门,八万四千法门,不论是小乘法、大乘法,「在家出家,若不断男女之慾,决无可成者也」。李老师讲得很严格,李老师说,通途法门,八万四千法门,不论你是学小乘、学大乘,在家人或是出家人,如果你不断男女之慾,绝对不可能成就的,「决无可成者也」。「由此观之」,由此看来,「不离妻子,而曰修禪,岂非自欺欺人」。李老师说,由此说来,不离开妻子而说你要修禪,那不是自欺欺人吗?「自审色慾不能断」,那自己说,我色慾,我目前还断不了,自己自审,就是我自己觉得,色慾我还断不了,我还有家庭。「惟可修净土」,我带业往生。李老师说,如果你认为你色慾断不了,是可以修净土,求带业往生,但是还是需要怎么样?「亦须严戒邪淫」,还是必须要严格戒除邪淫。

「以上二事解之已,经文一说即知」。以上就是李老师在解释《佛说四十二章经》的第二十八条经文。佛说,「慎勿信汝意」,「意」就是凡夫的我见,就是我们第六识的分別、第七识的末那执著、第八识的阿赖耶识。「若信之,即是信无明爱见我慢」,如果你相信你的心,就是相信无明、相信我爱、相信我见、相信我慢。「未有不害世也,故復云汝意不可信」,所以佛陀说,你的心不可以相信。「『慎勿与色会』,即是戒男女之慾,不然,贪瞋痴慢疑愈染愈深,轮迴生死,永无解脱之期」。佛陀告诉你,「慎勿与色会」,你不要去跟色相应。所以必须要「戒男女之慾」,不然的话,你「贪瞋痴慢疑愈染愈深」,就「轮迴生死」,永远没有解脱的日期。

所以告诫我们,「色会即祸生」,如果你跟色慾相会、相应,灾祸马上来。「色慾必须永戒」,色慾必须要永远戒除。「意则去乎凡夫之见」,那么「意」的话,就要像去掉你凡夫的我见。「故经云,得阿罗汉已,乃可信汝意」。所以经上说,你得到阿罗汉的果位,破见思惑了,才可以相信你的心。「阿罗汉已断见思惑,真心之光已现」,他「真心之光」,智慧已经流露出来了。「如上弦月」,「上弦月」就是初一到十五,这种月亮像香蕉一样,这叫「上弦月」。十六到三十是下弦月,有一点像香蕉那个形状。那阿罗汉他不是满月,满月就是佛。所以阿罗汉是「上弦月」,他就像上弦月一样。「虽微而能照破凡情」,虽然他不是全部圆的月亮,但是他可以照破无明,他可以照破凡夫的情执。「故可信也」,所以可以相信。「未躋此境,世法惟信孔子之言,出世法惟信佛言」。这句话讲得非常好,你还到达不了阿罗汉的境界。「未躋此境」就是说,你还做不到阿罗汉这个境界。世间法,你可以相信孔子说的话,出世间法,你只有相信佛说的话,这样就不会走错路、做错事、说错话。

我们往下看下面这一段经文:

【汉光武娣(姊)。湖阳公主新寡。欲適宋宏(弘)。帝谓之曰。富易交。贵易妻。人情乎。对曰。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帝顾主曰。事不谐矣。愚读此叹(嘆)曰。怜新弃旧。举世皆然。妻妾之际。尤易移人。往往枕上生嫌。闺阁胎祸。害有不可言者。人可不谨之哉。】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汉光武娣,湖阳公主』,「汉光武」就是刘秀,东汉的中兴开国皇帝,他名秀,是汉高祖刘邦的第九世孙,定都在洛阳,天下大定。他喜欢文学,重视忠孝节义,施政也非常地好,內治也盛,在位三十三年驾崩。他的大姊,长姊,就是他的大姊,叫湖阳公主,刘黄是刘秀的长姊。

再来『欲適宋弘』,女孩子出嫁叫「適」。「宋弘」是汉朝京兆长安人,他是担任汉光武帝的大司空,封宣平侯。他所得的薪水,全部分给他们九族的亲人,他家里没有固定的財產,「家无资產」。「以清行致称」,他的操守非常地清廉,他推举贤士三十余人给皇帝。汉光武帝想要以他的守寡的姊姊湖阳公主嫁给宋弘,就问他,里面经文这句话,汉光武帝问他说,『富易交,贵易妻』。

『糟糠』就是酒渣、穀皮等粗劣食物,贫穷的人都用它来充飢,这叫「糟糠」,就比喻,「糟糠之妻」比喻说,贫贱时共患难的妻子,叫「糟糠」。

『下堂』就是现在讲的话叫离婚,妻子被丈夫遗弃,或者和丈夫离异,这个叫「下堂」。

『顾』就是回头说了、回头看了。

『谐』,「事不谐矣」,「谐」就是办成、办妥,「不谐」就是办不成。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汉光武帝的姊姊湖阳公主,刚刚守寡,想再嫁给宋弘为妻。汉光武帝就对宋弘说了,有钱人容易交到朋友,有地位的人容易取到妻子,是人之常情吗?这一句话可以背起来,「富易交,贵易妻」。宋弘就回答说了,「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这意思是说,贫贱时所交的朋友不可以忘记,贫穷时候共患难的妻子不可以离婚。汉光武帝听完,回头看了湖阳公主说了,这个事情谈不拢了。我读到此地,感叹的说了,喜新厌旧,这是世间人的通病。尤其是在妻妾之间,更容易隨时换人,往往枕边人容易生嫌隙纠纷,內室易起祸胎就是闺房之內容易起灾祸,会种下灾祸的因,原因。其所生的祸害实在是难以形容,世间人可以不谨慎吗?

这一段重点是「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那我们就说一个古代的故事,就是糟糠之妻不下堂,一日夫妻百日恩这句俗话,古代人说,如果把妻子休掉会遭受到报应。清朝的时候,寧波有个「葛观察」,「观察」是他的官名,葛观察他读书的时候,每一次去「学塾」就是去学校,古代叫私塾嘛,就学校的私塾里面会经过一座庙,他都会拜了一下再走。庙里面的神就託梦给庙祝了,祂说,葛状元每天经过那里,都要给我鞠躬作揖,就要跟我拜一下,我这小神受不了、受不起。因为那个神知道,他將来会考上状元。祂说,我这小神受不起,他每一次给我拜,我都慌忙起身迴避,实在受不了这个折腾。

告诉庙祝说,你一定要在庙的门口帮我建一堵屏障,就是做了一个屏风挡在庙门口。庙祝就在乡里面奔走筹划了,准备要纠眾动工了,要盖一堵屏障了。又梦到庙里面的神跟他讲了,祂说,不用不用不用不用。祂说,葛书生帮人家写休书,就是写离婚书,离婚证书,上天已经把他科举功名削掉了,我不用再怕他了。原来是这样,是乡里面有人想拋弃他的妻子,就出一两银子託葛书生帮他写休书,休书就是离婚书嘛,葛书生心想,我不写,別人也会写,一样救不了他们这个原配,反而伤害我跟他们的感情,结下怨恨。还不如顺水推舟送个人情,赚一两银子,葛书生就糊里糊涂写了啦。

等到听庙祝这么一说,汗流浹背,因为后来庙祝有跟那葛书生讲,葛书生后悔莫及啦。就赶快去找要休妻那个人过来,拜託他说,你们两个夫妻,赶快和好,婚姻和好,后来葛书生中了举人,但是没有中进士,没有打一百板、打五十板,就是说他只中了举人,没有中进士,当然当不了状元,官途、官运只做到监司就到头了。

清朝一样也有这个公案,就是某一个某公,某一个读书人,他们家里本来是名门望族。他小的时候,他的父亲就跟某一个富翁订下亲事,就是联姻啦。这位某公他的父亲慷慨好施,把积蓄都布施得空了,临终的时候家徒四壁,只有把阴德留给某公。虽然说他没有留钱给子孙,但是积阴德给子孙,所以这位某公的父亲就积阴德,把阴德留给某公。某公那时候就已经很贫穷了,他考上秀才以后,东借西借才筹到一笔钱,把媳妇娶进门。

因为是他爸爸帮他做的婚事,就是从小就订的这个婚事,那个富翁后来就嫌这个女婿太穷,后来就反悔了,就用一个婢女把她掉包,那位婢女她也长得端庄温婉。某公不知道她是替身。后来某公前往岳父人家,乡里面那些无赖的这些乡人,就不怀好意了,群起嘲弄这个秀才,说婢女的女婿,就是他娶到婢女。某公非常愤怒,要无赖们闭嘴赔礼,却遭到无赖们,这些乡民无赖嘲笑奚落他。这个某公心里很不舒服,回到家就偷偷问他妻子了,说妳据实以告,妳是不是婢女?那个妻子就是承认了,她是婢女,某公才大梦初醒。

某公在还没有发生这个事情以前,就是还没有问他妻子是婢女之前,他曾经作一个梦,梦到那个地方是「朱栏碧瓦」,蓝色的屋顶,琉璃瓦,栏杆都是红色的,「朱栏碧瓦」,完全不是人间的房子,不是人间的景象。有几位女郎在那边绣一件锦袍,「锦袍」就是我们讲说,布料很好的衣服,叫「锦袍」。某公在梦中就问那一群女郎了,妳们在干什么呢?那些女郎就说了,这是新科状元穿的衣服。某公仔细一看,那个锦袍的衣袖间,用红笔绣两个字,就是自己的名字。某公醒来以后,哎呀,就很高兴,颇为自负,就觉得自己要当状元了,这是他以前作的梦。

那现在他知道,他自己的妻子是一个贱婢,是一个卑贱的婢女,丟人现眼,非常地生气。他在想,我富贵之后,我一定重娶名门闺秀,扬眉吐气。有一天晚上,某公又梦到以前去的那个地方,那个刺绣女郎態度冷漠,不理他,「不予理睬」,再看看那个衣服,襟袖,襟袖,衣服,锦袍,「襟袖间」,衣襟那个字模糊不清,就快要消失掉了,那个字快要消失掉了。某公大吃一惊,急忙问那些女郎说,为什么?问这些女子说,为什么?那几个女子就说了,隨口就说了,这小子刚刚萌生了弃妻一念,上帝命状元换別人做。某公猛然惊醒,深深后悔不已,当然不敢跟他妻子离婚了。从此与妻子和谐恩爱,发誓白头偕老。不离婚了。几年后某公中了状元,担任了京城要职。

这个故事很有意思,告诉你说,其实他为什么他后来就是后悔?因为他怕损德,损德就是损福报,损福报的话,就没有那个状元的福报。因为损德以后,就是要我们讲的「夺纪夺算」。所以现代的人,传统道德观念比较淡薄,离婚的案件隨时都是,常常看到这些报纸登载的新闻报导。现代人都说什么?说古人讲这些话,都是封建礼教束缚。现在事实上,比如说,臺湾的企业家到大陆去,也有娶二太太的,这是新闻媒体的用词叫包二奶,婚外情司空见惯,可见道德的沦落已经到一个颇为严重的程度了。因为一时的感情衝动,失去了理智跟伦理,人伦遭到破坏。所以就为所欲为,却不知道这样做是会削减阴德,带来报应。

婚姻是终身大事,老法师说,老法师讲得比较重,老法师说,离婚要墮地狱。事实上,我所知道的,包括有些在学传统文化教育的,甚至也在讲传统文化教育的,本身婚姻就不美满,这个是我们必须要省思的地方、要反省的地方。对不对?所以婚姻是终身大事,今生的婚姻是前世因缘註定的,婚姻是在天地神灵祖宗面前订下的契约,是不能想离就离,不能说想不忠就不忠的,这个是清朝梁恭辰先生所写的,《北东园笔录初编》里面节出来的。刚才我们讲那两个故事的公案,是清朝梁恭辰先生编写的,《北东园笔录初编》里面有这么一个记载。所以这个案子、公案应该是真实的。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一富翁无子。已抱养兄子十年。忽妾產一子。翁遂弃兄子。產悉为妾子有焉。后兄子以勤俭成家。且孝悌恭慈。通族称之。而妾子长。放荡嫖赌。罄费所有。翁懊恨卒。】

我们看这一段白话解说:

有一位富翁膝下无子,已经抱养哥哥的儿子十年。忽然娶妾生了一个儿子,富翁就拋弃哥哥的儿子,全部的所有財產,全部归妾所生的儿子。后来哥哥的儿子以勤俭成家,而且能够孝顺父母,友爱兄弟,恭敬且慈祥,全家族的人都称讚他。然而妾所生的儿子长大以后,行为放荡,嫖妓赌博全能,耗尽所有的家產。富翁后来很后悔,含恨而终。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仪徵景暘。穷时与扬州史城友善。暘卒。遗孤衰落。昔时亲故。不相往来。城独不忘。时时问馈。逾於昔日。暘有遗文数十卷。城捐千金刻之。曰。吾不忍故人。菁华殞地。后城仕至大僚。】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仪徵』就是仪徵县,在今天的江苏仪徵市。

『景暘』是明朝扬州人,他是进士,他担任编修、司业。「司业」就是掌管儒学训导之政,就是管儒学训导这个公务。他讲学「不避寒暑」,这个是「景暘」。他跟当时的蒋山卿、赵鹤、朱应登,他们都很能够作诗还有写文章,被称为江北四才子。

『殞地』,「殞」就是毁损、损毁,「殞地」就是死亡埋葬入土。

『大僚』就是大官。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明朝时,住在仪徵的景暘,在贫穷的时候,和扬州的史城感情很好。当景暘过世的时候,他的儿子很落魄、很衰落,他的儿子很衰落。以前的亲戚朋友都不相往来了,唯有史城没有忘记交情,时常拿东西去慰问,比往日更为殷勤。景暘遗留下来的文章几十卷,史城就拿出千金来將它刻印成书,並且说,我不忍心老朋友这样精美的文章,隨著他死掉而消失,后来史城当上大官。

我们再看下面这一段:

【宋范文正。以吏部员外郎郡守时。有三婢从。及官歷二府。乃至於薨。凡十年。不增一人。亦未尝輒易也。】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我们看这个经文,『吏部员外郎郡守时』,「吏部员外郎」,「吏部」就是以前官署的名称,是六部之一,掌理京城、京都內外的文职銓敘。勋阶,黜陟,黜陟就是免职升官的事情。「员外郎」是旧官名,仅次於郎中。「吏部员外郎」就是吏部官员,吏部四司都设此官,与郎中共掌或分掌该司的职务,叫「吏部员外郎」。「郡守」,宋朝以后改府,知府或称郡守。

『二府』,也称两府,宋朝中央政府中,並列两个中书决策机构,一个是中书,一个是枢密院的合称。中书它是主文,就是管文职的部分,习称东府。枢密院,主武,就是管军队,习称西府。东西二府是辅佐皇帝,对持文武二柄,掌握文武大权。宋朝开国皇帝赵匡胤,他刚开始建立政权的时候,创立这个制度,就东西二府。他建立二府制度的目的,是在分散权力,分散宰相的权力,也即是宰辅的权力,使国家的政治跟军事的决策权,由两个机构分別掌握,两个机构分別直接对皇帝负责,以加强皇帝的权力。这是「二府」的由来。

『薨』就是自周朝以后,人的死亡有尊卑的分別,「薨」就是诸侯的死亡,叫「薨」。在《礼记·曲礼篇下》,天子死亡叫「崩」,所以古代皇帝死叫天子驾崩。「诸侯曰薨」,诸侯死掉叫「薨」。大夫死亡叫「卒」。「士曰不禄,庶人曰死。」所以有这五个名称,所以「薨」是属於诸侯,诸侯死亡。

『輒易』,「輒」就是副词,每每、总是。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宋朝的范文正公,就是范仲淹,他以吏部员外郎的官称,当郡守时,他只有三位隨从的婢女,从他官当到二府,一直到过世,一共十年,不增加一个奴婢,也不曾换过人,这是范仲淹。所以范仲淹很惜福,他的福报用八百年。所以老和尚有开示,粗茶淡饭保平安。老和尚说,现在的社会,每一个人生活压力都很重,心理压力啦、精神压力啦、生活压力啦,工作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来。所以现在很多人睡不著,都要吃安眠药,要不然就得忧鬱症,要不然就躁鬱症,臺湾叫忧鬱症、躁动症。这么沉重的压力,身体怎么会健康呢?怎么会不出毛病呢?所以身体常感到不舒服,常常会有病痛,这是当然的道理。所以你去看医生了,医生都说,哎呀,放轻鬆啦,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啦,但是回来以后马上又有压力了。

老和尚说,只有身心世界一切放下的人,身体精神毫无压力,所以我们是確实要学习放下。学习放下,身体、精神就会改善,他得到轻安、轻鬆,他的生活隨顺自然,当然健康长寿,健康长寿的祕诀就在此。就像新加坡许哲一样,她没有吃其他的菜,她只有吃一个生菜沙拉,生菜,还不是沙拉,吃生菜而已,她不加盐、不加酱油。老和尚说,现代人不加盐、不加酱油、不加味精吃不下去。他说,许哲活到一百零一岁,那时候讲的是一百零一岁。在新加坡,老和尚讲到许哲的时候,是一百零一岁。他说,一百零一岁的年轻人,她只有吃生菜。

诸位想一想,人生在世能享受什么呢?充其量不过是日食三餐,夜眠六尺,一天吃三餐嘛,晚上睡六尺的一个床舖嘛。还能有什么享受?你有钱,也不可能一天吃二、三十餐,你不可能一天吃三十餐。所以真正需要的,就这么一点点而已。然后你有没有想到,你这一生为谁辛苦为谁忙?真的是冤枉操了心。为何如此迷惑顛倒呢?为何不觉悟呢?菩萨他明瞭、他觉悟,所以他不为自己,因为菩萨的生活都很简单。

有一次老和尚讲经,坐计程车,在大陆叫打的,的士,这跟香港一样,的士,打的,臺湾叫计程车。计程车司机就跟老和尚发牢骚了,钱很难赚啊,生活很辛苦。其实那时候是这样讲,到现在还是这样,现在我们臺北的计程车司机,一个月收入,大概也臺幣五、六万没问题。因为它物价上涨,臺幣变贬值了,那时候恐怕没有五、六万,那时候能赚几百元,上千元就算很好了,老和尚以前讲经那个时代。现在的计程车司机,你问他,他也说,钱很难赚,生活很辛苦。老和尚就问他了,你一家有几个人呢?那个计程车司机说,三个人,夫妻两个,一个小孩。老和尚就跟他讲,你在生活方面不要跟別人爭嘛,你跟別人爭就活得很辛苦啊。你不要跟別人爭,你就活得很快乐。老和尚讲话四平八稳,四两拨千斤,马上找出他为什么压力重的原因。老和尚说,你不要跟人家爭嘛,那生活就很快乐啦。

那个计程车司机就问净空老法师,为什么?老法师说,现在的市场花样很多,日新月异,你要跟它追求,你当然辛苦啊。你今天买这个东西,明天它又出来新货,尤其像现在手机,半年就推出一支了,明年又变了。现在最流行的,美国的手机iPhone,臺湾把它翻成国语叫爱疯,爱不爱的爱,疯就疯子的疯,每天在那边换。所以大陆曾经有小朋友,为了买iPhone手机,卖肾,甚至去伤害自己的长辈,妈妈跟亲人,跟爷爷,只为了一个iPhone手机,这真的是爱疯了,爱到都疯掉了,叫iPhone。

所以老和尚说,市场变化很多,花样很多,日新月异,你跟它追求当然辛苦啊,你要看破。老和尚说,譬如你家里,一个电冰箱好好使用,用个十年,不管出什么新花样都不要理会它,等冰箱坏了再去买一个。不要看到新样子来了又换一个,你不是天天在换冰箱吗?你不是天天在替它赚钱吗?替冰箱赚钱,不是你赚钱。一件衣服好好地穿,穿个十年、二十年,所以你十年、二十年不要买衣服。像我的鞋子都穿两年到三年,那一天鞋子磨到见底了又去补,补了以后不好穿,就跟儿子讲,你都换那个好鞋,我都穿旧鞋。这就是什么?跟儿子讲要惜福,我就有学老和尚这个道理了,只是说,老和尚的標准比较高,十年、二十年,我现在穿的鞋子,是以前我当副分局长发的鞋子,公家鞋子。

老和尚说,家具选坚固的就好,中国古时候的家具,最少用一百年。你看那个明式家具,明朝的家具,最少都用五十年、一百年,房子的建筑至少用三百年。所以你现在可以看到清朝的房子。因此你的心是定的,不用去追求,日子就好过。那个计程车司机听了有一点觉悟,他说,欸,对对对对,法师你讲的是有道理。老法师说,你天天跟人家爭,譬如衣服,人家穿这个花样,你穿的就不时髦,不敢穿出去,怕被人家笑,你要追求时髦,你会累死了,日子过得好辛苦。你要为自己活,自己当主宰,清心寡欲,日子就好过啦。

你开计程车,开一天赚的钱,一个星期就够用了。你一个月,工作一个星期,有三个星期可以放假,多自在啊。老和尚说,人在享福,何必那么拼命呢?你到底为谁拼命呢?实在讲,还不是为了妄想、分別、执著?冤不冤枉?所以谁会享福?谁懂得享福?三时繫念里面讲清泰的故乡,以前我在念三时繫念,我常想清泰的故乡在何处?就享清福,什么叫享清福?佛菩萨觉悟的人懂得,迷惑的人一天到晚在追求,那是可怜悯者,有福不知道享。福在哪里?福在你的心,所以心叫福田。老是不向福田耕,老是向外找福田,去哪里找福田?福田用心耕。

老和尚以前有教过一些同修,他们的工作环境收入都不错,常常跟老和尚说了。老和尚也跟他们讲,他说,像你们收入这么高,工作一年能不能吃三年呢?那些人跟老和尚说,可以啊,差不多啊。老和尚说,好,那你工作一年,三年休息不要工作,好不好?你的生活还过得去啊,你这三年就老实念佛,三年之后钱用光,再工作好不好?那些弟子跟老和尚怎么说呢?我怕到时候找不到工作了。老和尚说,你念佛三年,感应不可思议,佛菩萨一定再给你安排更好的工作,你再去工作一年,大概又可以七年不要工作了。你能否相信呢?老和尚,你看他讲经,很幽默又很风趣,又很会开导,真的是善巧方便。你看老和尚年轻的时候讲经,他现在也是一样,浅显易懂,但是小故事大道理。这是老和尚他讲经,跟人家特別不同的地方。

老和尚说,真正理解就相信,才能过幸福美满的生活,粗茶淡饭保平安,平是平静,安是安稳。这其中有真正的自在幸福,真正是生智慧不生烦恼。我们要把时间精力用在找真的东西,真的东西是佛法,真的东西是真诚、清净、平等、正觉、慈悲,这是灵性。我们的自性、灵性具足真诚、具足清净、具足平等、具足正觉、具足慈悲,这是真的永恆,不会隨身体、世界消灭。所以真正聪明的人,是不断的提升自己的灵性,提升自己的境界,决不是提升物欲的享受。提升物欲的享受是往下坠落,提升灵性、提升智慧、提升境界,这个提升永无止尽。一直要到究竟圆满的佛果,成佛之后广度眾生。眾生无边,我愿无尽。普贤菩萨的愿里面,眾生业尽,眾生界尽,我愿乃尽。老和尚说,诸佛菩萨的愿望都是,眾生无边,我愿无尽,这就是对了,这完全契入佛菩萨的境界了。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心口皆是。纯善之人也。即心口皆非。人犹得而防之。惟言称尧舜。心同桀紂。口誓山海。心怀陷穽者。最难测度。其人事君必不忠。事亲必不孝。交友必不信。临下必不义。此辈乃小人之尤者也。使人悞信其言。而入其机彀之中。其罪加阳恶数倍。佛经有云。妄言恶口之人。死墮拔舌烊铜犁耕地狱。遐劫受苦既毕。生畜生中。恆食荆棘。若復为人。舌根不具。口气恆臭。脱有善言。人不信从。口是心非之业。获报如此。可不戒哉。】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临下』就是对待部属,治理下属。

『机彀之中』,「机彀」就是机关、圈套。

『佛经有云,妄言恶口之人』,这个是《法苑珠林·恶报部第十一》卷七十,这里面写著,「何故妄语墮於地狱?缘其妄语不实,使人虚尔生苦。是以身死受地狱苦。何故妄语出为畜生?以其欺妄,乖人诚信,所以出狱受畜生报。何故妄语復为饿鬼?缘其妄语,皆因贪欺。慳欺罪故,復为饿鬼。何故为人多被誹谤?以其妄语不诚实故。何故妄语为人所誑?以其妄语欺诱人故。当知妄语四大苦也。」

《法苑珠林》里面这样记载,妄语是墮地狱的,因为他「妄语不实」,使人家產生痛苦,因此身体死后要受地狱苦。妄语会墮畜生道,因为他「欺妄乖人诚信」,他做人没有诚信,所以出地狱以后,离开地狱以后要受畜生报。何故妄语墮为饿鬼呢?因为他妄语都是因为贪心,欺骗別人,就像现在诈欺集团、诈骗集团。「慳欺罪故,復为饿鬼」,所以慳贪,欺骗別人,造罪,所以坠为饿鬼。所以他当人的时候多被誹谤,因为「他妄语不诚实故」。所以他妄语,他也被人家欺骗,因为他曾经也是欺骗人故,这是妄语四大苦也,「四大苦」就是地狱、饿鬼、畜生,做人的时候他也是被誹谤、也是被欺骗。

『烊』就是熔化。

『遐劫』,「遐」就是长远。

『脱有善言』,「脱」是假使。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心跟口都善是属於纯善的人,即便是心口都不好,他人还得以预防。只有那些嘴巴说得像尧舜圣人一样,心中却同桀紂的狠毒。口中海誓山盟,心中却暗怀陷阱,这种人居心最难猜测。这种人来事奉君王,必定不忠。事奉双亲,必定不孝。结交朋友,必定不信。治理政事,必定不义。对待下属,必定不义。这种人乃是小人中的小人,会让人误信他的话,而陷入他的圈套之中。这种人的罪过,阴间的惩罚比阳间超过数倍。

佛经上也曾经说过,犯有妄言、恶口罪业的人,死后会墮入拔舌、烊铜、犁耕等地狱,要经过长远劫数受苦之后,转生为畜生道,永远都吃著有刺的荆棘。若出生人道,则不能言语或口齿不清,口中常有臭味,如果口说善良的话,人家还是不肯相信。这种口是心非的人,所遭受的业报就是如此,可不引以为戒吗?

这一段主要是讲口过,所以老法师有开示,「善护口业,不讥他过」。老法师说,一般经典里面,讲到三业都是身口意,顺序是这样来的,就是身业,口业,意业。可是《无量寿经》里面讲的不是这样,《无量寿经》里面讲的,第一个是口业,「善护口业,不讥他过」。第二个是身业,「善护身业,不失律仪」。第三个是意业,「善护意业,清净无染」。所以你想一想,佛为什么这样说呢?用意何在?娑婆世界眾生,特別是现在的眾生,最容易犯的就是口业。口造什么业呢?喜欢批评別人,不知道自己是在造口业,口业是妄语、两舌、綺语、恶口,批评人有的时候这四个都犯了,他自己不知道。所以善护三业,头一个就是口业,「善护口业,不讥他过」。

別人小小的过失,就恶意的批判,太过分了。没有过失,则胡造谣言,那罪是更重了。有过失,批判得恰如其分,已经是有过失了。为什么?你不厚道。就算是对方有过失,你批评得也没有错,就是恰如其分,其实这样也是有过失。为什么?你不够厚道。忠厚的人看到人有过失,他是不说的,规过劝善这是有礼节的,你看到这个人,劝导他,他能改过、能回头,你就劝他。什么时候劝他?没有第三者的面前你劝他,这个时候你劝他,有第三者的时候,你不要劝。为什么?因为他要面子,他会难为情。

我们要守住古人讲的隱恶扬善,別人有好的一面,我们可以讚叹,別人有过失,我们不说,这个就是积德,这是留口德。劝他,要背著人。你如果背著人说他过失,他会感恩你、感谢你,你给他留面子。树要树皮,人要脸皮,大家都爱面子。老和尚说,规过一次,再一次,不能到第三次,也就是你劝对方的过失,最多只有讲一次到两次,第三次就不要再说了。第二次再劝不听,以后就永远不要说了。为什么?得罪人,会结怨。他不听,不听你就放下,缘分没到。再说会怎么样?再说就变成仇人了,他对你会產生怨恨,那你何必呢?古人说得好,冤家宜解不宜结,这一生当中不跟人结怨,无论他犯什么过失,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为什么?凡夫嘛。

譬如老法师说他在讲经的时候,有时候听到很多同学,有的见过面,有的没过见面。那么有些人,老和尚就讚叹他的善行,老和尚会讚叹。老和尚一讚叹,听眾就听到了,都知道了,后来发现这个人有过失,不像老法师讚叹这样。老法师说,你们想想看,我讚叹错了吗?老法师说,我讚叹的是他那一件事情,人总是有善有恶,他不可能全部都是恶。我讚叹这个人,是讚叹他某一件善的事情。那有些人可能听到老和尚讚叹这个某甲、某乙,他看到某甲,老和尚讚叹他。后来看到某甲的缺点,他说,老和尚怎么会讚叹这个人呢?老和尚说,我是讚叹他的优点,讚叹他的善行。人总是有善有恶,我们讚叹他的善,不提他的恶,要懂这个道理。

所以我们要学释迦牟尼佛,要学佛陀的身口意业,这很重要。「善护口业,不讥他过」,决定学著不批评別人,我们修行从这个地方开始做起,我们先不批评人,先做看看。你就会发现,诶,很容易修定,很有忍辱心、很有耐心,你试看看,这也是修定的一种方式。不批评人,不能以严厉的態度、语气待人,要学柔和质直,真诚心。我们说话的言语、態度要柔和,要谦虚,要恭敬。对一切人事物,你这样去学就对了,你真的学到了。普贤菩萨要求的更高,净宗学人都要修普贤行,不能把自己的水平向上提升,你怎么会成就呢?

老和尚说,你看释迦牟尼佛,身业的烦恼繫缚都解脱了,口业的烦恼繫缚也解脱了。佛陀做给你看,別人对他的批评,他完全接受,他恭恭敬敬地听,不辩驳。老和尚也是这样,老和尚学佛陀,別人对他的批评,他完全接受,他恭恭敬敬地听,他不辩驳。对方说对了,你感谢他,我改过。说不对了,不回话,默认就没事了。学学老和尚,对方批评你,说对了,我们感谢他,我有这个缺点,我要改。说不对了,我不回话,默认就没事,你要回话就爭论了。一直听,对方如果批评你,你一直听,你不要回话。老和尚说,相信他讲两个小时,他就没力气了,他就不讲了。这样好,让他讲,我们在那里安安静静地,心里念阿弥陀佛,恭恭敬敬地对待他,等到他脾气发了,发作完了,不就没事了吗?何必要爭论呢?有则改之,无则嘉勉,没有爭论的必要。经过这样一次一次,把自己的境界提升,自己的德行也就成就了。总要学谦虚,总要学厚道。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明薛文清曰。易曰。庸言必(之)信。庸常之言。人以为不紧要。轻发而不慎。殊不知一言之妄。即言之失。故庸言必信。德之盛也。】

好,我们看字句解说:

『薛文清』,他是明代哲学家,是薛瑄,他担任到礼部右侍郎,翰林学士,后来辞官讲学,他的哲学以朱熹为导师,这是明朝的「薛文清」。

『易曰,庸言必信』,这个「庸言必信」是出自於《荀子·不苟》篇里面,「庸言必信之,庸行必慎之」。「庸言之信」,出自於《易经·乾卦·文言》传,「龙德而正中者也。庸言之信,庸行之谨,闲邪存其诚,善世而不伐,德博而化」。也就是说,平时说话要有信用,这叫「庸言必信」。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明朝薛文清说了,《易经·文言》九二里面有说了,平常说话要守信用,平常所说的话,世间人以为不要紧,所以就隨便说而不加以谨慎。殊不知说了一句妄言,即是言语已经失信了,所以平时说话必定要守信用,如此才能够德高望重。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经文:

【宋司马温公。示刘器之尽心行己之要曰。惟诚耳。其工夫先自不妄语始。司马公又尝言器之平生。只是一个诚字。顛扑不破。当时市民田叟。谓若过南京。不见刘侍制。如过泗州。不见大圣。何以感人如此。亦曰。惟诚而已。观此。则诚字。岂有悞人。人奈何不致力於斯耶。】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刘器之』就是刘安世,北宋大臣,字器之,他是跟司马光学,官当到左諫议大夫。在《宋史》里面有记载「刘器之」,他当官,「正色立朝,扶持公道。其面折廷爭,或帝盛怒,则执简却立,伺怒稍解,復前抗辞。旁侍者远观,蓄缩悚汗,目之曰:『殿上虎』,一时无不敬慑。」这白话的意思是说,这个刘器之刘安世,他要是上朝廷奏言,上奏皇帝的时候,「正色立朝」,就是很端正的威仪来扶持公道,总是能够公道,就是他能够行为言语都能够合乎中道、合乎公道。

有时候当皇帝的面,当场力爭,皇帝可能会生气了,「盛怒」。他就「执简」,就是古代当官都会拿那个简,就站在那边不动。等到皇帝稍微怒气消了,他继续走上前,又继续跟皇帝说了,「復前抗辞」。旁边的人在远远地看著,已经嚇得满身都流汗了,流出惊悚的汗了。所以当时人称刘器之刘安世是「殿上虎」,像大殿里面的老虎一样。每一个人都怕他,「一时无不敬慑」。刘安世他的威仪,「仪状魁硕」,他长得很魁梧。音吐钟,音如钟声,音如洪钟。「家居未尝有惰容」,他在家庭生活里面,很少他对客人会怠慢。「久坐身不倾倚」,他坐久了,他身体不会歪到一边去。「作字不草书」,写字不写草书。「不好声色货利」,他不喜欢这些风花雪月的场所,他也不喜欢钱財,「不好声色货利」。「其忠孝正直」,他为人做事忠孝正直。都是以司马光做表法,「皆则象司马光」,他学司马光。年纪大了,群贤凋衰略尽,他年纪慢慢老了以后,旁边这些贤人、这些大臣都慢慢都凋谢了、衰零了。大家更加敬重他,当时的人称他叫元城先生,这是刘器之刘安世。

『尽心行己之要』,这就是讲刘安世他是学司马光一个『诚』字,「平生只是一个诚字,顛扑不破」,他说,诚就是天道,思诚就是人道,天人没有两个道理,只有一个道理,就是一个诚。所以刘安世从十五岁开始,就知道这个道理,就是「诚」,所以他做事情都是很努力、很用心。

『田叟』就是乡下的市民,若经过南京不见到刘侍制,就好像经过泗州,『不见大圣』一样。后来刘安世死了以后,这些市民百姓妇女女子,都是诵经来迴向给他,很多人为他哭泣,有將近数千人为他哭泣。后来刘安世的棺木,有敌人去挖他的坟墓,发现刘安世的容貌如生前一样,没有烂掉,没有腐化、腐烂掉。大家都惊叹説,「必异人也!」他是一个奇人,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人。而且不敢动他,就把他棺木再盖上。这是在《宋元学案·元城学案》里面,有提到这么一个故事,就是刘安世刘侍制。

「如过泗州不见大圣」这个是指,泗州大圣是什么?是唐代来自中国西域的神僧,他是观音的化身,他俗姓姓何,又称为僧伽大师,又称泗州文佛。据说这个泗州大圣,过去阿僧祗伽沙劫,以音声为佛事。他在唐朝龙朔初年,在公元六六一到六六三年,从西域来到长安、洛阳行化,定居在泗州临淮寺。景仰他德行的人接踵而来,他受到唐中宗的礼遇,乃移居到长安荐福寺,后来因为替皇帝祈雨有灵验,所以皇帝赐匾额叫普光王寺,在临淮寺。在景龙四年,他圆寂於荐福寺,享寿、享年八十三岁。唐中宗深为哀悼,勅送遗骸还到普光王寺,弟子惠严、木叉等建塔院。

泗州大圣,僧伽大师他一生的灵验事蹟非常地多,相传他圆寂以后,唐中宗本来帮他盖一个塔,是在荐福寺。后来突然间起了一阵大风,臭气薰天,整个长安城都闻到臭味。皇帝乃根据大臣奏表,皇帝的大臣跟他报告了,他说应该把他改葬在普光王寺,因为他最先是在普光王寺,就是我们刚才提到的临淮寺。后来皇帝把临淮寺赐匾额,叫普光王寺。后来他才移居到荐福寺,所以当时要把他建塔在荐福寺的时候,整个长安城都臭气薰天。后来大臣就跟皇帝上奏了,说应该把他葬在普光王寺,结果那个臭气才停止。而且大家闻到香味,奇香郁烈。后来大家都觉得,泗州是以普光王寺为僧伽大圣的道场。那么唐代以后,唐代以来,泗州以外之地,也广建僧伽大师堂。到宋朝的时候加封大圣两个字,天下很多的精舍、佛寺,都会画僧伽大师的画相,凡遇到战爭、兵难、盗贼、水难,只要向僧伽大师祷祝,就会平安,化险为夷,以求攘除。或者祈雨啦,或者求子啦,在明清两代,福建省城那一带,都有供养泗州文佛。或有供牌位的,或者把僧伽大师,泗州大师写在、刻在壁上供奉著。

后来在二OO三年,在江阴博物馆,倒塌了八十年的青阳镇悟空寺,它是在梁代的时候建立的,在北宋的时候规模很大,据说有五千多间的庙舍。华藏塔塔基进行保护的时候,开挖的时候,发现里面有一具石棺,那个石棺上面刻七行铭文,记录这个宝塔是什么呢?泗州大圣宝塔,就是僧伽大师他的石棺。函內,函就是石棺,函內装有青影瓷钵,钵內置有一个青点净瓶,青点彩净瓶,里面有五彩的舍利子,以白色为主,晶莹发亮,圆润光滑。现在这个僧伽大师,就是泗州大师的舍利,存在江阴博物馆。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宋朝的温国公司马光,在谈到刘器之,「尽心行己」的要诀的时候,说只有诚字而已,而诚的功夫要从不说妄语开始。司马温公又曾经说了,刘器之的平生,只是一个诚字而已,使他所说的话很正確不能改变。当时有一个市民田叟说了,如果路过南京,没有看到刘侍制刘器之,就好像你经过泗州,没有看到圣人一样的遗憾。为何他会如此感动人呢?也是一个诚字而已。由此可见这个诚字,难道会耽误人吗?世人为何不在这个诚字上去努力呢?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任国佐。久病。设醮祈佑。任梦中闻神言曰。任国佐。平生为人。心口不同。自少及长。善功无一。罪恶已定。死在旦夕矣。果卒。夫土无定位。五行秉之为主。四时赖之以行。万物藉之以生。其在五常。则信是也。若四端无信。则亦不成其为仁义礼智矣。故曰。诚者物之终始。不诚无物。今人吐语出言。並无真心对人。岂能自成其人哉。若从此改悟。言行一致。表里相应。则遇事坦然。常有余裕。仰不怍天。俯不愧人。岂不乐乎。然此吾人所最易犯。防检甚难。切毋略略放鬆。自绝於光明正直之乡。而入於黑暗荆棘之境也。】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设醮』就是道士设立道场,祈福消灾。

『四端』就是仁、义、礼、智四种道德,叫「四端」。

『仰不怍天』,「怍」就是羞惭。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任国佐已经病了很久,所以设置醮坛来祈求上天保佑。任国佐在梦中听到神明说了,任国佐平时做人,心口不一致,从小到大没有做过一件善事,罪恶已经定案了,生命就在旦夕之间,果然很快就死了。在五行中,土是没有定位的,却是要以土为主。『四时』就是春夏秋冬,要倚赖它来运行,万物藉由它才得以生长,它在五常中就是信了。如果仁义礼智四端没有信,就无法成就仁义礼智的功用。所以说,诚是万物始终不能离开的,不诚就没有物的存在。

今日世人要说话,並没有真心对待人,怎么能使自己有成就呢?如果能从此处省悟改过,改除不诚实,而真正以诚行事,使得言行一致,表里如一,遇到事情一定就能够坦然面对,经常保持宽鬆的心情,使自己能做到仰不愧於天,俯不愧於人。那岂不是很快乐吗?然而这是我们最容易触犯的事情,要预防检点实在不容易,切勿有一点点的放鬆,使自己和光明的境地绝缘,而进入黑暗荆棘难行的境地。这一段主要是在讲,『诚者物之终始,不诚无物』。主要是讲这个「诚」字。

好,最后我们来报告老法师对於这第九十三句,「得新忘故,口是心非」,老法师的开示。老法师说,「得新忘故,口是心非」,这是大恶。註解里面说得很好,「小而衣服器用,大而朋情亲谊」。古人常说,朋友是老的好,我们也不能说是新交的朋友就不好,但是交新朋友,把以前老朋友疏远了,这是错了。这是社会大眾看到你寡恩,所谓薄情寡义,人家会这样批评。

老和尚说,人不能够忘本,人要常常念旧。像我来讲,我就很喜欢用过的东西,使用过的东西,我比较喜欢用旧东西。我穿唐装,我常常穿的就是那一件,已经七、八年,快十年了,还是喜欢穿那一件蓝色唐装。我冬天录影的时候,穿的那件蓝色唐装,是我已经穿了十年了。所以老和尚说,人要常常念旧,人不能够忘本。从这个地方看到你的心地厚道老成,在社会上真正得到帮助的,实在讲,老朋友交情深,念念不忘故交,培养自己的厚道。所以老和尚如果来臺湾,到华藏卫视,他小学同学、国中同学都会来找他,这是念念不忘故交。

第二点,老和尚说,心口尤其要相应。佛在《无量寿经》里面说,一开端就讲,教我们修行下手处,转恶为善的起点。佛教我们善护三业,第一句话教我们,「善护口业,不讥他过」,这刚才我们解释了很多。新加坡许哲居士,当时老和尚在讲许哲的时候,她是一百零一岁的年轻人。老和尚说,看起来不过是四、五十岁,身体那么好,她怎么修养成功的呢?一生没有烦恼,一生没有发过脾气,一生没有见过別人的不是。所以《无量寿经》里面所说的,佛所说的,「善护口业,不讥他过。善护身业,不失律仪。善护意业,清净无染」。这几句话许哲居士都做到了,虽然她不是佛教徒,她也没有念过佛经,可是人家真做到了。《六祖坛经》里面说,六祖惠能大师所说的,「若真修道人,不见世间过」,许哲居士做到了。

老和尚去访问她,跟她交谈,许哲居士所见的是自己的过失,她不见別人的过错。老和尚是说了,我们跟別人相处,相处不来。如果我们跟別人相处,相处不来的话,我们回过头要想一想,是我自己做得不够好。所以从来没有说是別人不对,许哲从来不说別人的不对。如果你能够反省自己,不说別人的不对,不说我对,那你才是修行人。这一段,老和尚主要是以许哲做典范,告诉我们,他去访问许哲,跟她交谈,许哲所见的都是自己的过失,不见別人的过失。许哲跟老和尚讲,如果她跟別人相处,相处不来,回过头她会想,她一定说自己做得不够好。她从来不说別人不好,我才好,她不说这样。所以老和尚说她是真正修行人。

第三点,我们今天修行为什么不能成就?我们起心动念是別人不对,我对。老和尚说,我们想一想,到底哪个对,哪个不对?这里面大有学问,这道理很深。善財童子五十三参,我们仔细去观察他怎么学的?善財童子一生成就,他不见世间过。他看到甘露火王,甘露火王就是瞋的表法,他不见他的过,他认为甘露火王是个菩萨。所以善財童子,不见世间过,只见自己过,不见世间过,所以天天能够反省、能够改过、能够自新,一生成佛。

第四点,老和尚说,老和尚跟弟子开示说,他说的都是真话,顺境、逆境都是修学成就的好环境,善人、恶人都是修行人的真善知识。怎样修行功德圆满?顺逆境生平等心。我们的真诚、清净、平等从哪里修?顺逆境界里面修。顺境里面你修放下执著,逆境里面你也放下执著,那就不二了,那顺逆就平等了,顺逆境界都是修平等心的环境。善恶是人事上修的,善人,你也放下执著、放下贪爱。恶人,你放下瞋恨,那善恶就平等了,就入绝待境界了。从这里入不二法门,我们就可以得大圆满。

你常常想到《坛经》里面说,六祖大师说,如果是顺境逆境,六祖一定会说,顺逆是二法,顺跟逆是对立的,就是它是二法,相对之法。二法不是佛法,有对有错、有顺有逆、有好有坏,那是二法。二法不是佛法,佛法是不二之法。善人恶人,善恶是二法,二法不是佛法,佛法是不二法门。你从这个地方去体会,你就跳脱善恶的对待,你不要有善恶的执著分別。什么是大乘法?多元一体是大乘佛法。有没有顺逆?有没有善恶?有,多元。但是多元是一体的,为什么叫一体?每一个眾生都有佛性。我们从多元能证得一体就成就,你就入不思议解脱境界,止於多元,不能够契入一体,你是凡夫。换句话说,你出不了六道轮迴。你起心动念,言语造作无不是业,这个麻烦就大了,业就感果报。你要入一体,什么叫一体?十方三世佛,同共一法身,「心佛眾生,三无差別」,就是一体了,你就得解脱了。超凡入圣,关键在此地。希望大家仔细想一想,怎么契入?放下妄想、分別、执著就契入了。

今天我们就讲到这里。若有讲得不妥之处,请各位同修大德批评指教。阿弥陀佛。


文字稿来源:因果教育弘化网


声明:文章来源网络整理!版权属于原作者!感恩您的阅读!如果你觉得文章还不错,就请发送给朋友或者转发到朋友圈。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本文地址:https://www.guoloujiang.com/30211.html

底部文章广告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