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老师主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226集)

故孔子之赞周易也,最初即曰:“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末后五福、六极之说,发明三世因果之义,极其确切。


感应篇汇编第226集

《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二二六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7/03/11 臺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226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们研討《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九十句,【怨天尤人,呵风骂雨。】请各位同学翻开课本七百四十八页,这个『怨天尤人,呵风骂雨』,它的意思就是说,不检点自己,反而怪老天、怪別人,怨恨別人,呵骂风,咒骂雨,这个意思。我们看第一段的经文:

【阎浮世界。素號缺陷。人安得每事称心。其不称意者。必因积累薄。而受享亦薄也。惟当守分思过。修其天爵。此千古处穷之善道。亦趋吉避凶之善法也。怨天则天愈怒。尤人则人愈疾。非徒无益。而又害之。】

我们看字句解说:

『阎浮世界』就是阎浮提,阎浮提就是我们南赡部洲,就是我们南赡部洲。四大部洲,第一个就是东胜神洲,西边是西牛贺洲,南边叫南赡部洲,北边叫北俱卢洲,这个叫一四天下。南赡部洲是指我们现在住的这个地球,这南赡部洲,它在须弥山的南方大洲名,就是我们现在住的地方。阎浮提本身是印度的一种树,它的树名。「阎浮」就是树的意思,「提」就是提鞞波的简称,提鞞波就是洲的意思,这个洲的中心有阎浮树之林,故以为洲名。因为在属於南方,所以叫南阎浮提。《地藏经》里面有讲,南阎浮提眾生,起心动念,无不是业,无不是罪,这是我们常常读到的经文。说我们这个娑婆世界,是不苦不乐,人道好修行,得人身了,好修行。你说苦嘛,不会比三恶道苦。你说乐嘛,比不上天人,所以它叫不苦不乐,这个叫娑婆世界。所以它是带有缺陷的,就是南阎浮提的眾生。这里面讲,『素號缺陷』,它就是美中不足,俗话讲,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比三善道不足,比三恶道有余,这个意思。

『天爵』是上天给你的爵位,简单说,就是上天给你的,得到人家的恭敬。这是指什么?指高尚的道德修养,因为你德高望重而受到人家尊敬,胜於有爵位,就好像是一个无形的爵位一样,人家尊敬你。这个在《孟子·告子篇上》,「仁义忠信,乐善不倦,此天爵也」,就从这个地方出来的。所以「仁义忠信」就是我们的性德,「乐善不倦」就是乐善好施,永远就去帮助別人。「此天爵也」,这就是你高贵的、高尚的道德修养。「公卿大夫,此人爵也」。你说你当部长、你当院长,这个就是人间给你的爵位。上天给你的爵位是什么?就是你的道德修养,你的德高而受到人家的敬重,这个是上天给你的爵位,这个就是「天爵」的意思。

『善道』就是好的途径、好的方法。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在这个人世间,本来就是以缺陷著称,世间人怎么能够事事都称心如意呢?我们讲说,人间的事,不如意十之八九。那些不称心如意的人,一定是你积累太少的德行了,所以享受也少。那应当要守本分,思过失,努力修补上天的爵位。这是千古以来,处於穷困最好的方法,也是趋吉避凶的好方法。你怨恨上天,上天愈是生气。其实上天不用生你的气,你愈生气,你增加你的业障重,人家说火烧功德林。你怪罪別人,別人愈是忿恨你,不但是於事无补,且反而有害。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我们看经文:

【焦俊明。早岁登第。久而不迁。屡以坎坷怨天。又上章致祷。是夕有一幅素书坠鑪前。细视。乃天篆一十六字。俊明闻何仙姑有道。往问之。姑不言。俊明苦告。姑乃曰。受金五两。折算十年。枉杀一人。死后处分。尔有之乎。焦语塞。不能对。】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上章致祷』就是,「上章」就是道家或者是道士他们上表求神,写疏文,奏表。「致祷」就是进行祈祷。

『素书』,古人以白绢作书,以做为书信。「素书」就指一般的道书,一般的书信这个意思。

『何仙姑』,据说是八仙之一,零陵人,採茶山中,为吕洞宾所度,成为吕洞宾的弟子,这是道家八仙之一。

『苦告』就是求,请求。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焦俊明在年轻的时候,就考取功名当官,且经过一段长时间,都一直没有升迁,经常由於命运坎坷而埋怨上天。又写疏文祷告,当晚就有一封书信落在香鑪前,仔细一看,乃是以上天的篆书写了十六个字。焦俊明听说何仙姑很灵,前往求问,仙姑不说。经过焦俊明苦苦哀求后,仙姑才说了,你接受过五两黄金的贿赂,折寿十年。又冤枉杀了一个人,死后再做处理。你有做过这些事情吗?焦俊明被说得答不出来。

这就是我们俗话讲的,举头三尺有神明。关圣帝君就伽蓝菩萨,祂这个《觉世真经》里面讲,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其实应该这样说,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鬼神知。天知就是你看,何仙姑就知道了,祂就天知。鬼神知,鬼神也会知道。所以这是我们《感应篇》里面,所学习的「天眼洞视,天耳彻听」。人间窃窃私语,「天闻若雷」。你在人间讲悄悄话,在天上听起来像打雷。

所以这一段主要是在讲,焦俊明他虽然早岁登第,就是他已经考上科举了,考取功名了,可是久而不升官。所以这个东西,久而不升官就是一定有过,你讲说好像人间,人家障碍你,其实你有业障、有过错。这个我在官场待了三十几年,自己很有心得,很有经验,確实如这一段讲的这样,都是个人的业障跟福报的问题。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宋章惇为相。安置元祐宰执於岭南。范纯仁与焉。时纯仁年已七十。闻命怡然就道。每戒诸子。不可小有不平。凡闻诸子有怨惇者。必怒止之。及在道。舟覆於江。纯仁衣尽溼。顾谓诸子曰。此亦章惇为之耶。范公此案。全是乐天知命之学。人能达此理而顺受安处之。自无怨天尤人之事矣。】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章惇』是宋朝人,他跟司马光力辩免役法不可废。宋哲宗亲政被拔擢为尚书左僕射兼门下侍郎,他排挤元祐党人,元祐就是宋哲宗的年號,报復仇怨,诛连甚眾,这是「章惇」。这个尚书左僕射兼门下侍郎,就等於是部长。尚书左僕射等於是什么?等於宰相一样。

『元祐宰执』,「元祐」是宋哲宗的年號,「宰执」就是指宰相等执掌国家政事的重臣。

『岭南』是指长江与珠江流域的分水岭以南的地区,即广东、广西一带。

『范纯仁』,宋朝苏州吴县人,字尧夫,是范仲淹的次子。他是宋仁宗时候的进士,他跟胡瑗,跟孙復学习。他父亲就是范仲淹,范仲淹死后他才出来当官的。印光大师有说,老法师也有说,我们中国歷史上福报最大是孔子,再其次就是范仲淹。范仲淹的福报有多久呢?他的福报有八百年,我们前面有研討过范仲淹,他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所以他的福报你看等於周朝的福报,印光大师非常讚叹范仲淹。范纯仁你看,他父亲在的时候,他不当官。他父亲往生以后,他才出来当官。后来担任知县,知县就是县长,然后升到御史。元祐元年,就是宋哲宗的时候,他担任枢密院事,后来拜相,也是当宰相。

宋哲宗亲政,他后来被贬官到永州安置,这一段讲的就是他后来被贬官。宋徽宗继位的时候,又把他提拔做观文殿大学士,请他赶快来担任这个工作。但是他以眼睛有病请求要归隱山林了,不想当官了。他死后被封为忠宣,所以范忠宣就是范纯仁,就是范仲淹的儿子。范忠宣他有《范忠宣公集》。

『怡然』就是安適自在貌。

『就道』就是上路,动身。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宋朝的章惇在当宰相的时候,將宋哲宗元祐年间,当过宰相的重臣,全部流放到岭南地区,范纯仁也是其中一位。当时范纯仁已经七十岁了,接到这个命令之后,欣然上路。范纯仁有德行就是有德行,总是能够逆来顺受。范纯仁他经常告诫他的儿子说了,心中不可稍存有不平的心態,只要听到他的儿子有怨恨章惇的,一定生气的加以制止,这就是教育。在前往岭南的途中,所乘的船只在江上翻覆,范纯仁的衣服全部都溼了,回头对儿子说,这难道也是章惇所做的吗?范纯仁这个案例,完全都是乐天知命的学问,世间人能够通达这个道理,进而能够顺受心安的话,自然就不会有怨天尤人的事了。『怨天尤人』这一个经文里面,这第三个故事,说宋朝范纯仁这个故事,是最佳的解释。

我们总是会去责怪別人、怨恨別人。六祖大师跟我们讲,「若真修道人,不见世间过。」范纯仁他有没有学佛,我们不知道,但是他真的做到六祖大师说的,「若真修道人,不见世间过。」他也当到宰相,你看他当官,这个就是菩萨示现。菩萨示现什么?就观世音菩萨里面讲,「应以宰官身得度者,即现宰官身而为说法。」所以范纯仁就是菩萨,不一定说学佛才是菩萨,他这样就是菩萨。你看他做到六祖大师说的,「若真修道人,不见世间过。」他当时被贬到岭南,岭南在哪里?岭南就是现在的广东。

现在广东很发达了,可是在那个时候,唐朝那个时候,宋朝那个时候,岭南不是很发达,那时候属於蛮荒地区,未开化地区就叫蛮荒地区。所以六祖大师当时住在广东南海,他挑柴到客栈去卖,那客人在诵《金刚经》,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他豁然顿脱,契入「应无所住,而生其心」的那个境界,我们讲相应了、契入了。禪宗里面讲直下会取,他见了父母未生前本来面目。不是听到那个声音,不是听到《金刚经》说,诵《金刚经》,「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听到声音。他是见到那个闻性,「反闻闻自性,性成无上道」,他契入了。

所以当时他问客人诵什么经,因为六祖大师不认识字,他说,我诵《金刚经》。他说,你《金刚经》从哪里来的?他说,我是湖北蘄州弘忍大师的东禪寺,黄梅,蘄州黄梅,湖北蘄州黄梅县东禪寺,弘忍大师那边请来的。当时这个客人就募了十两黄金,供养六祖大师他的老母,因为他六祖大师的父亲已经往生了,就供养六祖大师的母亲,做为衣粮,他希望六祖大师他前往黄梅去礼拜五祖。

那当时他去见到他师父弘忍大师的时候,第一句话对答就非常地精采,他师父就问他了,五祖就问他了,「汝何方人」,你是从哪里来的?「欲求何物」,你来这边做什么?惠能大师回答说,「弟子是岭南新州百姓。」你看这讲岭南了,所以古时候讲岭南。「远来礼师」,我这么远来这边拜见师父你,「惟求作佛,不求余物」。他问他说,「欲求何物」嘛。那六祖大师说,「惟求作佛」。我看自古以来,中国歷史上只有六祖大师有这个智慧跟胆量,说我是来作佛的。

六祖讲完以后,五祖大师就回答,「汝是岭南人,又是獦獠」,「獦獠」用现在的名字叫没有文明,未开化的地区,蛮荒地区的,我们臺湾讲叫原住民。「又是獦獠,若为堪作佛」,你怎么可以作佛呢?他师父在考他,你獦獠怎么可以作佛呢?没有文化,中国这边在讲,我们大陆莲友讲没有文化。「惠能曰:『人虽有南北,佛性本无南北。』」这个句句都单刀直入的,「人虽有南北」,师父,你是北方人,我是南方人,人有南跟北,佛性怎么会有南北?哪有北方的佛性,南方的佛性?没有啊。「人虽有南北,佛性本无南北。」

刘素云住东北,净空法师住在香港,佛性有不同吗?一样啊。刘素云,老法师很讚叹她,说她有悟处,她是东北人,她有悟处、有悟性。师父上人在南方,在香港,师父也是大彻大悟啊。那佛性有不同吗?一样啊。所以「人虽有南北,佛性本无南北。」獦獠身与和尚身不同,你是和尚,我是獦獠。「佛性有何差別」,佛性有什么不同呢?见闻觉知都一样啊,佛有我们也有,叫心佛眾生,三无差別,所以心佛不二。

五祖想进一步说,旁边很多弟子在听、在看,这个根器太利了,五祖为了保护六祖大师,叫他去做事情,不想再说,再说怕引起人家嫉妒。那六祖大师又说了,因为他师父叫他去做事,他说,「惠能启和尚,弟子自心常生智慧。」我常常生智慧就是最大的福田,还修什么福田呢?「不离自性,即是福田。未审和尚教作何务。」你叫我做什么?五祖弘忍说,五祖弘忍大师说,这獦獠根性太利了,「大利」,这个獦獠,这原住民的根器太利了,根性太利了。「汝更勿言」,你不要再说了。「著槽厂去」,去做事,到后院去。这一段因为提到岭南,我特別把《六祖坛经》里面,这一段讲出来,来跟各位共勉。

那么这里提到说,范纯仁他告诉他儿子说,那我们现在船翻了,这跟章惇有什么关係?我被贬,可能跟章惇有关,但是船翻掉了,翻船了,那这跟章惇有什么关係呢?所以如何消除业障?老和尚讲,消业障就是把妄想、分別、执著捨弃了,这样就消业障了,你把执著放下就消业障,你都去责怪別人,你自己执著都不放下来,那业障怎么会消呢?所以老法师说,学佛人无论受什么委屈、冤枉都不能怨天尤人。像范纯仁这样,你看他是范仲淹的儿子,还被贬到南方去,岭南那个地方。所以老和尚说,无论什么委屈、冤枉,都不能怨天尤人,欢欢喜喜地接受他人的侮辱毁谤。

像我第一次被贬官,跑去受五戒跟菩萨戒。第二次贬官,我欣然接受,我完成《玉历宝钞》的拍摄工作,开始规划拍摄《玉历宝钞》的动画。我从二OO六年开始规划,那时候是第二次被贬官,我开始规划《玉历宝钞》动画的拍摄工作,总共进行十年。到二O一五年办万人念佛,第一届的万人念佛,我才完成《玉历宝钞》的拍摄工作,一共十年。古人讲十年磨一剑,所以我两次贬官,我两次都是向上提升的动力。世间法看起来是贬官,出世间法看起来,是增加我们什么?我们精进用功,增加我们的福德资粮,这就是什么?就消业障,就不怨天尤人了。欢欢喜喜接受,业障消一半,你不愿意去接受还要加重利息。

所以老法师说,欢欢喜喜接受他人的侮辱毁谤,可以为自己消灾。问题是我们看不破、放不下,遇到人家侮辱毁谤,我们本身也造口业,那业障也没有消,灾难也没有消除。对於怨恨我们的人永远的爱护、关怀与帮助,冤结自然就化解。无条件的去帮助別人,既不求名也不求利,就不会有障碍。学佛后確实能逆来顺受,业障就消了。业障的根本就是烦恼习气,烦恼习气是什么?总不外乎自私自利、名闻利养、贪瞋痴慢、五欲六尘。你的行为跟这些相应,麻烦就来了,这是佛在经上常常讲的造恶业。克服自己的烦恼习气就是消业障,所以我们拜佛懺悔啦、我们拜经懺悔啦,这也是消业障最好的方法。

但是最重要就是你必须要断除、降伏自己的烦恼习气,就像《金刚经》里面讲的,须菩提尊者问佛陀第一句话,「云何降伏其心」。你要怎么降伏你的,「云何降伏其心」呢?你必须要断烦恼习气,就是消业障。心一天比一天清净,就是业障消除的现象。心一天比一天烦恼,你就是业障增加。没有自己,把这个身体奉献给佛教,献给一切眾生,这就是转业力为愿力,就是佛家讲的乘愿再来了。不用等到来世,你今世就可以乘愿再来。我们常常去帮人家助念啦,老菩萨往生,希望你迴入娑婆度有情,乘愿再来啦。你现在如果把业力转成愿力,那你现在就是乘愿再来了。

老和尚说,有占有支配与控制的念头就是造业,这一点很重要。我们不知不觉的就会有占有欲,占有的心,会有支配控制別人的念头。所以往往比如说我们,像我们学佛人,世间人自然而然就会有占有支配控制的念头,这不用说,我们学佛人其实也会。比如说你的信徒跑掉了,跑到对面的佛寺去护持別人了,你会不会起烦恼呢?你会不会起瞋心呢?如果有的话就是造业。別人造业我们也不必说了,说了与人结怨,结冤仇,他也不会接受。你讲別人的缺点,讲他的怎么样,他也不会接受,你反而跟他结冤仇。要紧的是自己决定不可以造恶业,胡思乱想是造轮迴业。

功夫不得力的时候,我们修学没有魔障。为什么?魔不用来考你。可是你功夫稍微得力的时候,魔障就很多了,障碍就很多了,嫉妒就很多了。佛教我们每天天念佛、听经,都將功德迴向给冤亲债主,希望他们明了,我们成就了就是报恩、还债,这样就可以减少冤亲债主的障碍。「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没有把握的就不要妄下断语,只要能谦虚卑下就不会造业了。

业障就是起心动念,业障要消除,福慧才会增长。所以你看我们起心动念,无不是业,无不是罪,我们起心动念就是我执。老和尚讲,四大烦恼常相隨,我贪、我爱、我瞋、我痴。你只要起心动念是我贪、我爱、我瞋、我痴,业障就现前了。所以业障就是起心动念。那不念佛就会造业,多念佛就是消业障。你起心动念打妄想就是业障,你一天到晚讲废话是业障。老和尚说,一天到晚讲废话,讲人我是非,所以一天到晚讲废话是业障。念佛,你不打妄想了,时间不够用,没有办法打妄想,也不说废话,那你的业障就消除了。

冤业病可以调解、劝导来化解,业障病可以用真心懺悔来化解。不得罪人,魔障就少。得罪的人多,魔障就多。不议论別人,一议论就造业。別人的不善与我不相干,放在心里是我们的心不善,放在口上是造口业。性情不好,常常生病,心不慈悲就是业障。老和尚这一段跟我们讲业障,讲得非常清楚。我们一天到晚说,「愿消三障诸烦恼,愿得智慧真明了」。哎呀,我要消除业障,业障怎么消不知道。老法师跟你讲这么清楚,起心动念就是业障,你不念佛就是业障,你打妄想就是业障,一天到晚讲废话就是业障,话很多。诶,这些都是一般人没有注意的,不晓得业障在哪里。你要知道业障在哪里,才知道怎么去抓这个贼,他会劫你的功德法財。

所以我们要记得起心动念就是业障,不念佛就是业障,打妄想就是业障,讲废话是业障,议论別人就是业障,说別人是非就是业障。別人不善,你放在心里也是业障重,你放在嘴巴就造口业。这一段好好把它记起来。老和尚有讲,说你嘴巴不说,可是你放在心里,放在心里也是业障。你看到別人的缺点,放在心里也是业障。老和尚说,心情不好就会生病,常常生病,心地不慈悲也是业障,所以我们都怕生病嘛。老和尚说,冤业病可以调解。

那业障病要怎么办?业障病就是你与生俱来,过去生的业障,你用真心懺悔来化解。那你不得罪人,业障消一半了,魔障就少了。另外老和尚还教导我们怎么样可以消除业障,培养慈悲心?老和尚说,素食。他说,素食是卫生、卫性又卫心。素食是很卫生的,卫性就是保护我们的佛性,护念我们这个自性。为什么叫卫心呢?它可以让我们有清净心,会跟清净心比较容易相应,所以肯定会消业障。卫生就是保护身体,卫性就是讲护卫你的性情,卫心就是护卫慈悲心。

所以懺除业障从哪里落实?经上讲得很清楚,「善护口业,不讥他过。善护身业,不失律仪。善护意业,清净无染。」所以懺悔业障,后不再造,感应就不可思议了。天天念佛,天天消除业障。学佛不是一帆风顺,这与多生累劫的业障有关。恭恭敬敬地拜佛十万次,业障就消了。佛门中有求不应,是因为求的人有业障,业障消不了,是由於缺乏真心真信,若以真心真信去求,那就一定会有感应。天天接受佛法的薰陶,可断疑生信,懺除业障。业障现前要懂得消业障,把自己的过失改正过来,后不再造。

我们需要饮食是业障,吃的时候须生惭愧心与感恩心。植物对我们牺牲奉献,我们接受植物的供养,一定要真修行。我们有了成就,那些植物也有功德。平时忍辱是消业障,好事让给別人,辛苦自己承担,这个消业障,增福慧,比什么都快。一切人事物的磨难都是在帮我们消业障,我们要欢欢喜喜地承受,绝对不起瞋恚心。吃亏是福,肯吃亏,以前的业障就消掉了。佛教我们一心向道,完全不理会障缘。有一个人看不顺眼,有一件事不满意,就成了往生净土的障碍。这一生中绝对不得罪任何人,绝对不与人结怨,业障消除才能够往生。你真正懂得断一切恶,修一切善,这才是真正消业障。欢欢喜喜地接受一切业障,临命终时就没有病痛。以上是净空老法师给我们开示怎么消业障,这大家都很需要的,就是放下你的妄想、分別、执著。

好,我们再看下面这一段:

【风雨为造化之功。各有司掌之神。孔子迅雷风烈必变。曲礼曰。若有疾风迅雷甚雨则必变。虽夜必兴。衣服冠而坐。程子每遇风雨必兴。盖敬天也。无知之民。雨多则怨涝。晴多则怨旱。风烈则怨暴。不思阴阳各有定数。或官苛猛。或民造业。皆能致其不时。而可呵骂乎。徒增逆天之罪耳。】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迅雷风烈必变』,这个是出自《论语·乡党》篇,「迅雷风烈,必变。」《论语讲要》,李炳南老师的《论语讲要·乡党第十》里面有这样的解释,迅速而至的雷或风非常猛烈,此皆是出乎寻常,「天地必有变故,此时孔子即有应变之举。孔注,必变,是为敬天之怒。《礼记·玉藻》说,若有疾风迅雷甚雨,则必变,虽在夜间,亦必起来,穿戴衣冠而坐」。

再看下面『曲礼』是《礼记》的篇名,古有吉、凶、宾、军、嘉五礼。凡是祭祀的礼仪叫做吉礼。因丧乱或饥荒而离开故国的礼仪叫凶礼。接待进贡或朝会者的礼仪叫宾礼。兵车行军的礼仪叫军礼。事长敬老、加冠成婚的礼仪叫嘉礼。以上这个吉礼、凶礼、宾礼、军礼、嘉礼,这五礼是在《礼记》上的记载。这个是「曲礼」,就是《礼记》的篇名。

『兴』就是起身起来。

『程子』就是宋代理学家程顥、程颐的尊称,程顥、程颐两兄弟。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风雨的来临是天地造化的功能,各自有司掌的神明。孔子在遇到疾雷猛风的天气,一定整肃仪容而祈求上天。《曲礼》说了,如果遇有疾风迅雷大雨的天气,一定要整肃容貌,虽然是在夜里,一定要起床,穿好衣服,戴好帽子,端坐著。程子每次遇到风雨交加的天气,一定很严肃以对,这乃是尊敬天地的表现。现在有一些无知的百姓,下太多雨就怨恨水灾,太多晴天没有下雨又怨恨旱灾,风吹得太大又怨恨暴风。不去思考阴阳本有定数,或者是出自於官方苛猛的政令,或者是出自於人民的造业,皆能导致其不按时令到来。难道这可以呵骂天地风雨吗?那只是徒增逆天的罪过而已。

所以印光大师也有开示,说现在眾生都不相信因果,所以天灾人祸不断。天灾人祸不断是什么招感的呢?是眾生的恶业所招感来的。所以印光大师在《文钞》里面有开示,他在七十年前就讲了,他说,以后杀父杀母、杀夫杀妻、杀子杀人,层出不穷,人心日趋暴戾。印光老法师在七十年前就预告了,预告到今天这个乱世。所以老和尚有说了,说以后的歷史家会记载这段期间是乱世,確实是乱世。全世界没有一个地方平安,像欧洲有恐怖攻击,美国九一一恐怖攻击,所有地方都不平安。所以老法师说,只有伦理、道德、因果教育才能够挽救人心、挽救社会。

所以净空法师讲,有一段期间水灾很多,中国大陆水灾很多。那老法师有人问他,老法师就说,这个水灾跟海龙王没有关係。你如果断贪,水灾就没有了。你断瞋恚,火灾就没有了。因为当时水灾多嘛,那大家都人心不安。那就有一个莲友写一封信给净空老法师,他说,最近经常发生水灾,天津有一些居士想把《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这本经,装进塑胶袋里面包好沉到海底供养渤海龙王,想以这个方法减轻水灾,请示老法师说,这样如不如法?请慈悲开示。老法师怎么回答?老法师说,心很好,这个心很好,你发这个心很好,心很好,但是不如法。因为水灾,说老实话跟龙王不相干。因此你就是把《大藏经》整个沉到海里面去,龙王也无可奈何,龙王也没有办法,祂也没有办法,祂无可奈何。

佛在《楞严经》上给我们讲得很清楚,这是佛在《楞严经》上说的,不是老法师说的,老法师是根据佛陀这样说,老法师把它引用出来。佛在《楞严经》上给我们讲得很清楚,灾难从哪里產生的?一切法从心想生。水灾是贪心,你看人贪的时候好吃,贪的时候会流口水,所以贪所感应的就是水灾。火灾是瞋恚,我们说火气很大,你火气很大喔,生气嘛,所以火灾是瞋恚。瞋恚的话是火烧功德林,人一发脾气,你看脸都红了,所以瞋恚是感应火灾。愚痴是感应风灾。不平,贡高我慢,心不平感应的就是地震,现在的人不相信这些自然灾害都是眾生的业力所招感的。我们也希望没有水灾,大家不要有贪心,水灾就没有了,不是龙王管的事情,龙王自己也做不了主,道理一定要懂。佛讲的是有道理的,是这里讲,雨多民眾就埋怨,就埋怨涝灾,涝灾就是水灾。天气太晴了,民眾就埋怨旱灾。所以不去想说阴阳都各有定数,或官府严苛的法令,或是不好的施政,或者民眾造业所招感来的。所以老和尚所讲的,跟经典上讲的,跟这一段就很相应。

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真定咸寧县学。斋夫杨宽。公宴司酒。见墙角有二旋风。沥酒酬之。他日与眾至东狱(岳)烧香。遇二卒邀饮。未问姓名而散。次日登山。至一神祠。见二卒状貌。宛如召饮者。心甚恐。至邸仍见二卒谓曰。君无疑也。我二人皆岳帝部从。某日奉差过贵处。蒙君二瓢之赐。昨故以杯酒答谢耳。言讫不见。】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咸寧』就是在河北省,真定府在河北省。

『斋夫』就是古代学舍中的僕役,叫「斋夫」。

『沥酒』就是洒酒於地。

『东岳』就是泰山。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在真定咸寧县,今河北省武昌市南的县学里,有一位学校的差役叫杨宽,有一次在公家举办的宴会上担任司酒的工作,看到墙角有两股旋风,他就洒了一点酒给它们享用。后来有一天他和眾人到东岳庙烧香拜拜,遇到两位兵卒请他喝酒,还没有问对方的姓名就分散了。第二天登山到一处神庙前,看到有两尊兵卒的神像,他们的神貌和邀请他喝酒的两位兵卒一模一样,他心中就非常害怕了。到了旅馆仍然看到两位兵卒对他说了,你不用猜疑,我们两个人都是东岳大帝的部属,那一天是奉命出差经过贵地,承蒙你赐我们两杯酒,所以昨天以一杯酒来答谢你而已,说完就不见了。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宋鄂州一妇人。持沙盆河边洗涤。忽淋雨路湿。妇出秽语骂天。立为怪风捲妇入河。夫急救之。瓦盆中破。戴於妇首如枷。欲脱则痛入骨髓。观者填门。数日不堪其苦而死。】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鄂州』,在今天的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城区。

『沙盆』,用陶土和沙子烧製的盆子。

『填门』就是门户填塞,形容登门的人很多,来看热闹的,这一段故事里面就是来看热闹的人很多。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宋朝时的鄂州有一个妇人拿著沙盆到河里清洗,忽然下雨路滑,路上很滑溼。妇人就以脏话破口骂天,立即起了一阵怪风,將妇人捲入河中。她的丈夫急忙去救她,瓦盆从中破洞,刚好戴在妇人的颈上,就好像戴枷锁一样,想要把它拿掉,却痛入骨髓,观看的人挤满了他们的家门庭。过了几天,受不了痛苦就死了。

好,接下来,我们下一句的经文,第九十一句,【鬬合爭讼,妄逐朋党。】这一句经文的白话解说是,唆使他人爭斗,撮合他人诉讼,隨意驱逐他人或纠朋为党。好,我们看七百五十一页,下面这一段经文:

【人有爭讼。便当善言劝解。使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则两家均受其福。若因而鬬合之。或暗中挑唆。或挺身干证。或代揑呈揭。或包揽衙门。以便就中渔利。此神责人怨。造孽亏心之甚。业报到时。有不堪其苦。悔恨莫及者。】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他人发生爭斗诉讼的事,便应当要好言相劝,使大事化解为小事,小事化解为无事,两家人都会受福。如果因而唆使他们互相爭斗,或者暗中挑拨唆使,或者挺身作证,或者代为捏造证词,或在衙门包揽诉讼,以便从中谋取利益。这种行为会造成天怒人怨,是造罪孽,做亏心事,最严重的事情。等到业报来的时候,就会有不堪业报之苦,后悔都来不及了。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瀏愿质。疽发背。方术不效。医曰。人事尽矣。恐有天殃。质令道士告斗。夜梦神曰。汝犯天律。告斗难免。质对以无罪。神曰。汝馆某家。造端兴讼。致两家破坏。质曰。是弟愿立。非质也。王命吏覆核。果然。乃之免。次年愿立死。唆讼之报。歷俱惨酷。目见耳闻。凿凿不爽。普劝世人。百业俱可营生。何苦从事刀笔乎。近见娄东冥案。载一讼师至冥。冥王言。汝虽恶业。然写词时。每劝人息爭。切莫诬告。又词中每暗为从轻。有此善念。姑免罪判生。是在已习此业。势不能改者鉴之。庶几少有瘳乎。】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疽』就是中医讲局部皮肤肿胀、坚硬的毒疮。

『告斗』就是祭告斗星之神,「告」就是祭祀祷告,「斗」就是斗君,道教里面认为,这是北斗星的神主,认为祭祀膜拜祂可以去灾得福。

『汝馆某家』,「馆」就是以前的私塾,所以就馆就是教私塾。

『造端』,製造事端。

『凿凿』就是鲜明,证据確凿这个意思,

『刀笔』就是诉讼,写诉讼的文书的笔,你写诉讼文字要用笔嘛,这个笔就是「刀笔」。所以这个律师的笔,就是等於「刀笔」一样。

『娄东』,在江苏太仓,位於娄水之东,故称为「娄东」。

『讼师』,以替打官司的人出主意、写状纸为职业的人,这叫「讼师」,现在我们讲叫律师。

『瘳』是减损、消除。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有一位瀏愿质,背上长了一个大疽,看了很多医生,吃了很多药,都没有效果。医生说了,我已经尽人事了,恐怕是上天降灾殃。瀏愿质就找道士,向北斗星君祷告,晚上梦见神明说了,你触犯天律,向北斗神君祷告还是不能免除。瀏愿质就回答说了,他不曾犯罪。神明说,你在当人家教师的时候製造事端,唆使人爭讼,导致两家人都破败了。瀏愿质说,那是我弟弟瀏愿立所为的,不是我瀏愿质所为的。阎王命令官吏再行审核,果然是如此,乃免除,免去瀏愿质的惩罚。过了一年,瀏愿立就死了。

唆使诉讼的报应,歷来都是非常残酷的,眼睛看到,耳朵听到的,都很明显的,一点也不爽失。奉劝世间人,各种行业都能够维持生活,何苦要去从事书写讼状、讼文的讼师行业呢?最近看到娄东冥案的这本书,里面记载一位讼师到了阴府,冥王对他说了,你虽然从事这种不善的行业,然而在书写讼词的时候,你都会劝人要息灭爭讼,切莫诬告他人,又讼词中常常暗中减轻他人的罪罚,有这样的善念,姑且可以免除你的罪行,可判你復活。看到这一则案例,现在还以此为行业的、为职业的,一时间还不能转业的人,要引以为鑑,如此几乎可不造恶业。

好,我们看下面第三段:

【休寧一蒙师。家贫力学。喜读律。村中有富人死。二子爭產。兄欲讼弟。持厚仪求写词。师曰。某读律。为他年判狱地耳。岂肯为兄兴讼。备言手足至情。相爭共败之事。以警惕之。兄感悟。其弟来。亦劝训之。弟化服。遂欢好如初。同心致富。一日贩沙板。忽见板有鐫师姓名者。弟兄悟曰。荷某劝爭息讼。幸得成家。大恩未报。故天书彼姓名以示我二人耳。相约归售此板。价悉赠师。抵家市银三百两。时师年迈无馆。父子对食麦粥。忽二人持银趋拜。备言其故。师始谢却。二人曰。天赐也。卒赠之。】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休寧』,在今天的安徽省休寧县。

『蒙师』就是童蒙的老师,蒙童的教师,启蒙的老师。

『力学』就是努力学习。

『厚仪』就是很厚重的礼物,叫「厚仪」。

『备言』就详细解说。

『沙板』,「一日贩沙板」,「沙板」是树木因为地层变动而久埋在土中,称做阴沉木,一般多为杉木,故也称为「沙板」。这个树木的本质很坚固耐久,一般古代多做为棺材之用,所以叫做「沙板」。

『鐫』就是雕刻,「板有鐫师姓名」,「鐫」就是雕刻。

『荷』就是承蒙、承受。

『市银』,「市」就是卖,卖出得银子多少,这叫「市银」。

『对食』就是共同进餐。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休寧在今天安徽省,有一位童蒙老师,家很贫穷,却很努力向学,喜欢读法律。村中有一位富人死了,两个儿子互相爭財產,哥哥將弟弟告到官府,並且准备厚礼请求这位蒙师,童蒙老师写讼词。童蒙老师说了,我读法律,是为了他日避免被判刑入狱,怎么肯为你来打官司呢?那就藉这个机会,向他这位兄长说了很多关於手足情深,互相爭斗最后都失败的事例,以做为警惕。为兄的听后受其感动而觉悟。他的弟弟也来了,也一样劝诫他,他弟弟也被感化而心服了。於是兄弟两人和好如初,同心协力开创事业,变得很富有。

有一天正在贩卖沙板的时候,忽然看到沙板上雕刻有童蒙老师的名字。兄弟两人忽然有所领悟的说了,我们两个承蒙童蒙老师劝导,而不爭讼,才能够幸运的得以成家立业,这个大恩德,大恩的事情还没有报答。所以上天书写他的姓名在沙板上,以告示我们两个人要知道报恩。两个人就约定回家的途中,把这些沙板所卖的价金、价钱赠送给老师。回到家的时候,所卖的价金共有三百两银子。当时老师已经年纪很大了,没有办法再教书了,老师跟他的儿子,父子两人穷得对坐吃麦粥而已。忽然兄弟两人持三百两银子,前往拜访,详细的將事情经过讲述一遍。老师刚开始坚持谢绝,后来兄弟两人就一直劝说了,这是上天所赐的啦,最后老师才接受赠银。

这个公案是在解释说,这个童蒙老师他有学法律,这两兄弟爭產,兄长请他写诉状,他拒绝了。所以这是什么?这是童蒙老师知道因果,他不造业,让他们兄弟和好如初,『同心致富』,这就是积功累德。所以你看他拒绝「厚仪」,就是很优厚的礼仪。可能他那个哥哥准备很多钱,请他给他写讼词,他拒绝这个诱惑。所以老和尚说,拒绝诱惑就是消业障,那消业障就是积福德。你业障消,福德就来了。你福报享尽,业障就现前了,这两个刚好顚倒。业障消,福报就现前。享受福报,业障就来。福报用完,业障就来,两个刚好顚倒。所以生病也是消业障,不说废话也是消业障,拒绝诱惑也是消业障,劝人和好也是消业障、增福德。

所以这个老师虽然穷,但是他积功累德,最后你看他穷得没有饭吃,吃麦粥。诶,感召上天来给这两个兄弟感应,把那个沙板卖掉,卖了三百两银子,坚持一定要送给他,本来他不收。你看他节操,他有骨气而且有节操、有德行,我们所谓的无功不受禄。后来兄弟两人一直跟他讲,这是上天赐的,就请老师你收下来了。所以老和尚就说了,知恩报恩是十地菩萨所修的功课,初地菩萨、二地菩萨就开始修知恩报恩了。所以这个公案给我们一个很大的启示,他读法律,他也可以做好事。所以这一段,我们做这样的一个补充。

看下面这一段:

【于铁樵曰。居官则於唆讼健讼之徒。痛加惩禁。居乡则於已讼未讼之人。苦心劝止。此培养元气之首务。国家之大功臣。亦天地之大功臣也。】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健讼』就是《易经》讼里面讲的,「上刚下险,险而健,讼。」这个意思就是说,孔颖达註疏说了,「犹人意怀险恶,性又刚健,所以讼也。」这个人为什么跟人家打官司?为什么会官司临身呢?「人意怀险恶」,人的心怀著阴险、狡诈、恶毒,这叫「人意怀险恶」。刚才我们讲说,休寧的这位童蒙老师拒绝写诉状,他就是有德行,积这个阴德。「阴德天报之」,所以后来感召兄弟送三百两银子。这个地方孔颖达註疏说,人心如果阴险恶毒,你看如果你怀阴险恶毒,个性又是刚强。「刚健」就是什么?刚强难化,刚强固执,不相信因果,邪知邪见,这是邪知邪见。个性又刚强,就很容易招感「讼也」,很容易招感诉讼。这《易经》里面讲的,「上刚下险,险而健,讼。」那么后人就误將「健讼」,就是后代的人就误解了。所以这个地方用以称好打官司,叫「健讼」,好打官司。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于铁樵说,当官的人对於喜欢唆使他人诉讼,或者自己喜欢打官司的人,要严加惩罚並且禁止。在乡里的人,对於已经诉讼,或者是还未诉讼的人,要苦口婆心劝告制止。这是培养元气最重要的事情,这种人是国家的大功臣,也是天地的大功臣。

最近我们就有一个莲友,他的哥哥在我们这个地方附近被车子撞死了。当时撞死的时候送到三军总医院,叫我去跟他临终关怀。那撞死了嘛,就中阴身的时候,我到三军总医院帮他做临终关怀助念,说法安慰。后来车祸赔偿,赔了臺幣大概两百万,两百多万。他的儿子,因为我这位莲友的哥哥,本身就离婚了,又单亲家庭,家里环境不是很好。他的儿子在当保全,保全是大楼管理员。按照遗產的分配法,我这位莲友的哥哥,这样车祸意外死亡,所赔偿的金额,他爸爸也可以分,姐妹也可以分一点。结果这位莲友的哥哥的儿子就讲一句话了,说要来分这两百万的財產,分这两百万的赔偿金,拿命来。

这莲友跟我讲,我跟他讲一句话,我说,统统不要分,全部让给你哥哥的儿子。他有福报,自然可以享受这两百万的赔偿金,他没有福报,一下就花光了,不需要去招感这个灾祸,也不需要去造成家庭的凶灾。后来我这个莲友听进去了,就没有分这两百万。这个跟这里讲的一样,我们要『苦心劝止』,就是『培养元气之首务』。「元气」是什么?培养我们的性德,其实我也是在保护他们的性德。家以和为贵,家和万事兴,钱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必须要看透这个真相。他这个小孩穷嘛,就等於送他嘛,你就送给他就好,不要分嘛。他自然知道,会悔过嘛,他有一天会回头,他会觉得惭愧嘛,也可以化解他们家中这个冤气,也可以消除他哥哥的儿子这个瞋恚之心。

我们桃园这边就有一个老先生,他们两个夫妇分財產,大儿子分得比较多,二儿子分得比较少,那个二儿子本身又是吸毒的。结果有一天要过年的时候,要过年的前一天,回来跟他爸爸兴师问罪,说为什么哥哥分的財產比我多?他爸爸有稍微教训他一下。这个二儿子本身也不乖,吸毒,他当下去买几桶汽油,把他整个老家全部烧掉。一把火烧掉六条生命,他爸爸,他妈妈,照顾他爸爸的外劳,他哥哥的太太,嫂嫂,跟他哥哥的儿子,还有肚子里面的小孩,总共一把火烧死六条人命。就是为了一点区区的钱財而已,爭財產而已,造成这个家庭人伦的悲剧。所以老和尚教我们要礼让、忍让、谦让,什么都可以让,让到一无所有,上天就会回报你了。忍让也是消业,忍让,老和尚刚才讲,也是消业障的方法,可以消灾,自然就免难了。

这个「鬬合爭讼」,它就是,这个讲起来就是「鬬合爭讼」,我讲这两个案例都是「鬬合爭讼」。那学佛的你要怎么去消除这个灾难?让就好了嘛,让就天下太平了,让,业障就消了,消业障就是福报。刚才我们讲过嘛,上天给你天爵嘛,你现在所要的官位跟钱,都是人间的爵位嘛,那没有什么用嘛,那是生灭法嘛,那是梦幻泡影嘛。那你为什么不得天爵呢?天爵是什么?上天给你的果报,你的高尚的道德,上天会回报你很好的果报。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谢逑。好行善事。性不爭。恶词讼。邻有侵其地者。或劝之赴官。逑自解曰。占得地。占不得天。凡事和厚。类皆如此。寿七十五。子孙蕃盛。且有显者。】

好,我们看字句解说:

『词讼』就诉讼。

『蕃盛』就是茂盛、繁茂、兴旺。

我们看这一段白话解说:

从前有一位谢逑,喜欢做善事,个性不喜欢爭夺,討厌打官司。邻居有侵占他的土地,有人劝他告到官府去。谢逑自我解释说了,占得了地,占不了天。这一句话可以学,『占得地,占不得天。』凡遇到事情,都以宽厚来处置,其他都是一样的。活到七十五岁,子孙满堂,而且有地位显赫的。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息讼歌曰。词讼不可兴。家业从此废。纵贏一万兵。自损三千骑。讼师摇软桩。干证索厚幣。那有善公差。亦无白书吏。官断未可知。危惧如临履。倘然失足时。辱及难遮蔽。每闻变產人。多为爭田地。尝见告家私。徒然坏兄弟。为气结讼词。成讼更受气。贪利打官司。反失本与利。婚姻相订讎。空把亲戚弃。失贼更遭官。又送一倍费。杖义代人爭。终久到失义。因亲强出头。从此绝交谊。士子悞读书。百工忘技艺。农家荒田畴。商贾抛生意。富者因讼贫。贫者因讼毙。小事不周旋。大事杂逃避。弄假遂成真。终难因始易。疲力且劳心。何趣復何味。一时虽兴高。后苦谁来替。我劝世间人。词讼勿儿戏。若非不共讎。切勿相牵繫。俚言详且確。万恳牢牢记。】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息讼歌》说,官司不要打了,家產从此会荒废,纵使贏了一万兵,自己也要损失三千骑。恶讼师专门拣容易的下手,要为你作证,必索取厚金,哪里有善良的官吏?也没有白白为你写讼词的文书官。判官要如何判案还不知道,所受的危险和恐惧,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一旦有所闪失,所受的侮辱难以避免。每每听到变卖財產的人,多的是为了爭田地,经常看到有为了爭家產,徒然把兄弟的感情破坏了。为了一时之气打官司,打了官司更是受气。为了贪图利益打官司,反而失去了本钱和利息,使得婚姻关係反目成仇,白白把亲戚关係拋弃了。財產有如被盗贼抢走还遭官司,又要拿出一倍的诉讼费。刚开始是仗义替人爭讼,到最后却失去道义。为了强为亲戚出头爭讼,最后弄得亲情都断绝了。

使得读书人躭误读书,百工忘了从事技艺,农夫荒废了田园,商人不顾生意,有钱人因诉讼而贫穷,贫穷人因诉讼而死亡。小事时不想办法解决,等变成大事就复杂难解决了。到弄假成真的时候,导致困难重重,乃是开始觉得太容易了,终究是劳心又劳力,这有何趣味呢?刚开始虽一时觉得高兴,到后来的苦谁来替受呢?我劝告世间人,不要把打官司当儿戏,如果不是不共戴天之仇,切勿互相缠讼不已。俗语说得好,俗语说得详细又真確,千万恳求大家要牢牢记住。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妄。谓不问可否。逐。谓隨逐。大而人臣。分朋立党。把持朝政。显斥暗倾。小而常人。附社结义。相为羽翼。引类呼朋。皆是妄逐朋党。必有大罪深祸。公卿士庶。共当切戒者也。】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所谓妄,就是不问明可不可以。所谓逐,就是隨意驱逐。从大方面来说,身为人臣,结合朋友,树立党派,爭取权势,『把持朝政』,明显斥责,暗中陷害不同朋党的人。从小的方面来说,百姓的附社或结义,互相帮助,招引同伴结为党羽,这都是『妄逐朋党』,一定会招致大的罪孽,深重的祸害。所以无论是『公卿士庶』,全国上下都要共同深以为戒。

我们看下面这个:

【唐柳宗元。刘禹锡。高才绝学。名冠一时。值顺宗得疾。瘖不能言。小人王叔文。骤秉大政。二人倾身附焉。轻相逐引。以为伊周復出。汲汲若狂。超迁至侍御史。举朝侧目。未几。顺宗传位太子。叔文事败。言者交章攻之。皆贬为州司马。困死穷裔。噫。刘柳不陷叔文之党。其文章才品。亦是为一代名臣。片时失脚。终身不振。何可不慎。然此害之小者也。如唐宋明三代之乱。皆始於此。故人臣植党。厥罪甚大。】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柳宗元』跟『刘禹锡』,他们都是唐朝的人。这个柳宗元跟韩愈,同为唐代古文运动的倡导者,这「柳宗元」。当时的世间人称他叫柳河东,因为他是河东人,在山西永济,他官当到柳州刺史。后来就是跟王叔文还有刘禹锡反对这些宦官、藩镇,后来他被贬到永州司马。「刘禹锡」也是一样,他跟「柳宗元」同为政治革新的核心人物,称为二王刘柳。二王就是什么?王伾跟王叔文。

『顺宗』就唐顺宗。

『骤秉大政』就是掌握政权。

然后『伊周』,这是商朝的伊尹和西周的周公旦,周公旦就是周公,两人都曾摄政。伊尹是商汤大臣,商汤的妻子陪嫁的奴隶,伊尹是商汤的妻子陪嫁的奴隶。后来帮助商汤伐夏桀,被尊为阿衡。商汤去世后,歷佐卜丙跟仲壬二王,也就是商汤的儿子,伊尹就是帮助商汤的儿子,在当摄政二儿子。周公就是西周初期的政治家,姓姬名旦,他是周文王的儿子,周武王的弟弟,周成王的叔叔。当时周公就是帮助周武王灭商,周武王驾崩,周成王继位,当时年纪还小,周公当摄政。东平武庚、管叔、蔡叔之叛变,后来又制定典章制度,让天下大治。所以大家都尊称周公是圣贤的典范。

『汲汲』就是心情急切。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唐朝的柳宗元和刘禹锡才华高超,学问很好,名气为当时之冠。当唐顺宗生瘖哑病,不能说话的时候,小人王叔文乘机骤然之间掌握朝政大权。柳宗元跟刘禹锡两人就倾身倚靠王叔文,並且很轻率的相互奔逐引荐,以为他是伊尹、周公的復出。於是急忙营求,有若发狂。两人被王叔文破格提拔,官当到侍御史,朝廷上下都侧目相看。

不久,唐顺宗將帝位传给太子,王叔文的事情也败露了,很多人都交相上书攻击他们。刘禹锡跟柳宗元都被贬为『州司马』,最后困死在穷困的边远地带。唉,如果刘禹锡跟柳宗元不陷入王叔文的朋党,那么以他们的文章才品来说,是当代的名臣。由於一时的疏忽,终身就无法翻身,怎么可以不谨慎呢?然而这还是伤害较小的,如唐、宋、明三朝代的混乱,都是因此而引起的。所以做为人臣部属,树植朋党,罪过是最大的。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一旧家子。贫无行。数从一伶人游。伶人屡以衣服赠之。因相得欢甚。欢而知伶人盗也。后著所得衣服適市。为失主执而闻官。而伶人已远遁。竟不能辩。死於狱。又一富翁子。喜拳棒。结兄弟十人。父知之。谓可服乡里。弗禁也。后內有一人为盗。事败。辞连富翁子。官以其富也。竟坐窝主。家破焉。呜呼。逐党交朋者。鑑此哉。】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旧家子』就是世家子弟。

『伶人』就是古代这个音乐人,我们称为演员。

『闻官』就是向上级或是官府报告。

『拳棒』就是武术。

『窝主』就是窝藏罪犯赃物的人,或是人家。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有一位世家子弟,家境贫穷,品行不良,经常和一个唱戏的人在一起游乐。唱戏的人常常送给他衣服,因而两人相处得很好,他也知道唱戏的人是一个小偷。后来世家子弟穿著偷来的衣服在街上,被失主扭送官府。唱戏的人早已闻风逃遁,竟然无法说明清楚。这个世家子弟后来死在监狱里。又有一个富翁的儿子,喜欢耍拳弄棒,结拜了十位异姓兄弟。父亲虽然知道了,但以其能让乡里的人畏服,所以不加以禁止。后来其中有一个人偷东西,事情败露了,在供词中连累富翁的儿子,官府因他家富有,竟然判定他是窝主而坐牢,最后家庭都破败了。哎呀,喜欢逐党交朋的人,要以此为鑑啊。

好,我们看最后一段:

【元余忠宣公闕曰。人若近贤良。譬如纸一张。以纸包兰麝。因香而得香。人若近邪友。譬如一枝柳。以柳穿鱼鱉。因臭而得臭。吾人立身处世。所当三復此言。】

我们看字句解说:

『余忠宣公闕』是元朝末年的將领。

『兰麝』就是兰花跟麝香,指名贵的香料。

好,我们看白话解说:

元朝的忠宣公余闕说了,人如果接近贤良的人,就像一张纸,以这张纸来包兰花跟麝香,这张纸会因包香物而得香气。人如果接近邪恶的朋友,就像一枝柳,以这枝柳枝穿过鱼鱉,这枝柳枝就因穿臭秽之物而得臭味。我们平时立身处世,对这些话要再三的思考。

好,接下来我们来报告净空老法师对於第九十句跟九十一句,这个「怨天尤人,呵风骂雨」,跟「鬬合爭讼,妄逐朋党」的开示。

第一点,老法师说,这个註解写得很好,「阎浮世界,素號缺陷」。他说,阎浮提,「阎浮」是梵语,含有欠缺的意思。这个世界的人,古人称不如意十之八九,所以叫娑婆,不叫极乐。称心如意的事太少了,我们不能够称心如意,一定要晓得这是业因果报。我们造的因不善,我们累积的福德不厚,怎么能够称心如意呢?佛给我们讲的,我们確实要记住,不但要记住,要认真努力去学习、去做。所以不用怨天尤人,要怪自己所造的恶因,所造的罪业,要怪自己没有积功累德。积功累德的福德不够厚,所以今天才会不如意,这样就不会怨天尤人了。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老法师说,教我们积功累德,最重要就是什么?从布施下手。就章嘉大师告诉老法师说,看得破,放得下。老法师问他从哪里下手?章嘉大师说,从布施。所以我们去做义工,我们去做財布施,做內財布施,我们去做法布施,替人家解决困难,这是无畏布施。这布施里面无条件的去做,这三施就圆满了。老法师说,布施这一条是总说。六度里面,布施是总说,后面那个持戒、忍辱、精进、禪定、般若是別说。他告诉你什么?布施、持戒要如法,布施要如法。持戒告诉你,布施要如法,这叫持戒波罗蜜。忍辱呢?就是你布施要有耐心,要有长远心。精进呢?布施要不断去做,不是做一天休息一个月,要天天去布施,天天去做好事,天天去帮助別人,这叫精进。

所以这个布施是总说,其他五个是別说,老法师讲得很有道理。这个精进,老法师说,还要不断求进步,要不断的反省,要不断的改过,要天天求进步,这个叫精进。禪定呢?就表示说你布施的时候,自己真心去布施,自己可以做得了主宰,不受外面环境的诱惑。你自己可以做得了主,不受环境的诱惑,这个就是布施了,为什么?因为你放下烦恼习气。智慧呢?对一切事情事理都通达明瞭了,这才是大布施。所以后面这五条都是帮助布施到达波罗蜜,使布施做得圆满,那功德就踏实。

第三点,一切时、一切处遇到有困难的人,自己有力量儘量去帮助他们,决定不求果报,这个布施是清净的。布施决不分別贫富贵贱,那么这个布施就平等了。清净平等的布施就是菩萨行,常存此心就是菩萨道。

以上这个是老法师对於前面这一句,我们前面研討的「怨天尤人,呵风骂雨」,老法师有做这样的一个开示。后面「鬬合爭讼,妄逐朋党」,这老法师也有开示。老法师开示的重点就说,你「鬬合爭讼,妄逐朋党」,这是造业。他说,不要把它看成小事,你喜欢「爭讼」,遇到跟別人爭执的时候,不知道劝解,而且还纵容他、帮助他,让两家结怨。或者是为了爭財產、爭夺名利、爭权位,这些事情太多太多了。老法师说,甚至有些还为了爭寺庙里面的財產。他说,古代的时候,出家人是没有上过法庭。所以佛教我们放下,从哪里放下?遇到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们善言劝解,不但两方得福,自己也修积功德。如果挑拨离间,帮助爭讼,无论你存的是什么心,无论你求的是什么,这都是很重的罪过。

第二点,老法师说,佛都教我们「一饮一啄,莫非前定」。自己命里有的,別人能夺得去吗?夺不去的。自己命里没有的,你想保也保不住。那有什么好爭的呢?所以「鬬合爭讼,妄逐朋党」,老和尚用这样给我们开示。別人要爭,让给他就好了。如果我命里有的,我这里让掉了那个地方就来了。如果我命里確实没有,那你爭也没有用。这证明你命里確实有,別人是夺不去的。所以懂得这个道理,明白这些事实真相,就会欢欢喜喜地忍让,哪里会有爭执呢?

好,今天我们就讲到这里。如有讲得不妥之处,请各位同修大德批评指教。阿弥陀佛。


文字稿来源:因果教育弘化网


感恩您的阅读!如果你觉得文章还不错,就请发送给朋友或者转发到朋友圈。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喜欢就请关注我们吧~https://www.guoloujiang.com/30209.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